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美國政府、國會、司法部門、一再的調查結果,都認定奧斯華是謀刺甘迺迪的唯一兇手。甘家也都接納這一結果。但是自七十年代起,`陰謀論'就高唱入雲,未曾稍懈。而這些陰謀論的理論包括國際性的陰謀:蘇聯KGB 早在奧斯華住在蘇聯時,就訓練他為KGB 工作、到卡斯楚(卡斯特羅)及親共古巴人利用奧斯華行凶,以報復甘迺迪政府的豬玀灣入侵及古巴飛彈危機事件。至於國內陰謀也由最初的:魯比Jack Ruby是由黑社會幕後主使殺害奧斯華以滅口、發展到聯調局幕後支持總統暗殺行動、到中情局及聯調局聯合容許暗殺行動的進行、最後成為:詹森總統聯合軍方及中情局、聯調局一起進行暗殺行動,因此可以說整個事件是一次政變。越說越玄,像是冷戰期間的間諜小說。為什麼?

原因之一,有人分析說:「很多人就是不肯接受這樣一個簡單的結論:一個毫無地位的無名小卒,居然可以殺死一國的總統?」其次,甘迺迪遇害的方式、兇手射擊的準確及殘忍,是令很多人懷疑有黑手在幕後操縱的原因。這樣精確的射擊、乾淨俐落不說,又兼夠狠(將甘迺迪頭骨都打破裂)。很有黑社會做案的痕跡。

最初當甘家與黑社會間的關係逐漸為外人知道時,黑社會謀刺甘迺迪之說就甚囂塵上。特別是美國人都在電視上看見、新聞中聽見Bobby(羅拔甘迺迪)和黑社會中多名頭子長期周旋的新聞。這也是羅拔甘迺迪本人在聽見Jack 遇害後的第一個反應:「我知道`他們'遲早會解決我們中的一個.....」。這個`他們'不必解釋也是指的黑手黨和(工會頭子)哈法Jimmy Hoffa 那班人。相信這也是為什麼Bobby 和甘家人都堅持不要追查的原因。他們不要甘家和約翰甘迺迪的一些見不得人的事都給揭開來。在1976年國會調查中央情報局及白宮收買黑社會的人、進行暗殺卡斯楚的事曝光之後,更多人相信甘迺迪遇害事件是與黑社會有關。為此國會在1978年進行第二次調查。結果仍然是找不到可信的証據,証明是黑社會買兇殺人、或是証明奧斯華是為黑手黨行兇、及因此被魯比殺之滅口。此外,也找不到任何証據奧斯華與魯比之間相識、或是有任何關係。但是這麼多年來,奧斯華為黑社會收買、或是頂罪之傳言頻傳不絕。久不久就有新的`証據'出現,成為新書市場的一個主要資源。

問題是,要將奧斯華與黑社會牽連起來也不是太難。原因是奧斯華的姨丈穆瑞Charles Murret 是新奧爾良(紐奧倫斯)一名職業賭徒。他自己以賭馬為生之外,還開了兩間非法的外圍馬投注站。奧斯華的阿姨Lillian Murret 在華倫委員會作証時,承認她丈夫從事賭博業,並說他的合伙人是Sam Saia。Saia 在新奧爾良開設最大的賭馬投注站,在當地做這一行一定要與馬西洛打交道,此外他們還要向馬西洛租用電報線。

奧斯華因為父親早逝,母親曾帶他投靠姨媽及姨丈。他除了幼年時期在新奧爾良住過外,在加入海軍陸戰隊之前,也在這裡住過。最後一次是在1963年春,他因為找不到工作、來此投奔姨媽。其間還與當地古巴人衝突,打架被捕。也是姨媽為他交保出獄。1964年,他姨丈穆瑞在華倫委員會作証時說:「.....因為他曾投靠蘇聯,我就和他保持距離.」他還說,因為這事實,「我就對他不再有好感.」但穆瑞在當年十月就因癌症去世。

由於奧斯華與穆瑞的關係,陰謀論就說是(黑社會頭子)馬西洛透過穆瑞知道奧斯華是一個`左傾神經小子',因此選中他做為行刺甘迺迪的替罪羔羊。如果他們知道奧斯華曾經企圖暗殺過華克將軍的事,選擇他做替身就更是順理成章。他們一方面派職業神槍手埋伏暗殺甘迺迪,但同時安排奧斯華做明顯的打手。待奧斯華被捕後,因為他曾投靠蘇聯的事實,很容易就令人相信他的動機,使黑社會置身事外。但事後為怕他洩露他們間的關係,就再派自己人魯比去將他殺了。這樣的解釋似乎毫無破綻。

問題是,這樣的解釋純粹是推理,但是沒有証據。不但沒有像奧斯華遺孀瑪琳娜一樣的有力人証,更沒有物証。有的只是一連串的想當然。而且陰謀論者似乎不相信巧合。好像奧斯華和穆瑞間的關係,會不會純屬巧合?另外一個例子,奧斯華的俄國朋友中,和他最好的是莫蘭希德George de Mohrenschildt。他還鼓勵奧斯華去行刺華克將軍。後來才發現,莫蘭希德是甘迺迪夫人Jackie 家的老朋友。他和Jackie 的父親﹑母親都熟。在甘迺迪遇害之後,他曾去信Jackie 的母親致哀。但是陰謀論者對於這一樁巧合似乎就沒有興趣去追究。一直到現在不時還有更多新的理論出現,不過多數仍然是`某人說',而且都是這人死後才傳出來的,死無對証。

 

後來流行的陰謀論將謀殺甘迺迪的幕後黑手和美國政府掛鉤,原因是自由主義者(美國左派)不能接受奧斯華是左派這個事實。因為連Jackie 都說,這使甘迺迪做一個英雄的機會都沒有。如果是右派,可以使甘迺迪在總統任內三年的作為更具意義。如果是聯調局和胡佛的作為,可以說他們是因為痛恨甘迺迪的民權政策而下手,就可以使甘迺迪成為民權鬥士。如果是中情局,就可以說是甘迺迪的古巴政策留下的後遺症。到後來,越戰逐漸擴大,美國年輕人的反戰聲音也越來越大。這時自由主義者的新理論就是:軍方因為要打越戰,他們相信甘迺迪計劃要撤軍,於是先下手為強,將甘迺迪解決了,以達到繼續擴充越戰的目的。(陰謀論者一致認為甘迺迪如果當選連任,就會自越南撤軍。事實上沒有証據可以這麼說。實情根本相反,詳情見下一章。)

這一派理論運用`倒果為因'的邏輯,他們問:「甘迺迪死了誰受惠?」於是所有受惠的都有嫌疑,因此甘迺迪的繼承人詹森(約翰遜)成為主要合謀。最初這樣的天花亂墬的理論頗為有識之士恥笑。但是在好萊塢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 將之整理拍成影片JFK之後,卻成為甘迺迪遇害案的主要理論之一。因為後來的年輕人對當時的歷史、政治環境不熟,這部電影成為他們當時唯一瞭解的背景來源。於是全盤接納了。

(下: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總統的座駕離開機場,駛向達拉斯市區之前。前座者是德州州長康納利。)

 

 

 

 

 

 

 

 

 

 

在甘迺迪遇害之後,消息傳回華府,甘迺迪政府閣員及幕僚的震驚可想而知。一位受歡迎的年輕的總統、一個充滿了生命力的總統就這樣一去不回?他的未竟的理想、計劃怎樣伸展?他的幕僚、職員紛紛向白宮集合,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悲憤、不平。在赴安德魯機場迎接總統靈柩途中,(甘迺迪顧問)亞瑟‧席勒辛格對同伴說:「你知道,在這個國家,從來沒有人真的將極右派的勢力當一回事.」索倫森也對同乘一輛直昇機的兩名德州官員說:「我為你們難過。我不知怎麼說,希望你不介意,我一直對德克薩斯州沒什麼好感.」在當時,自由主義者已經在心中肯定了,暗殺甘迺迪的必定是南方的保守派。

因此,當聯邦調查局聲稱暗殺總統的是一個曾經投奔蘇聯的親共份子的單獨行動時,幾乎所有的自由派都不能接受。一名陰謀論者Sylvia Meagher 在她的書(Accessories after the Fact,1976)中就解釋他們的這種心理。她說,當甘迺迪已死的消息一傳出,她就向身邊的同事說:「你們看著,他們一定會捉一名共產黨、然後說是他幹的.」因此當奧斯華的身份一經宣佈,果然是一個曾經向蘇聯靠攏的左派時,她就確信奧斯華不過是整個陰謀的代罪者。

由於負責調查的主要機構是聯邦調查局FBI,因此聯調局就成為掩飾政府陰謀的主要嫌疑犯。事實上是,當聯調局長胡佛一聽見甘迺迪遇刺時,就確認這是聯邦法律管轄範圍。但是他遍查美國憲法及刑法才發現,這件案子他是完全插不上手。原來依照美國法律,若有人合謀行刺總統,是聯邦的職權。但是一個人單獨行動的謀殺行為、即使殺的是總統,也是地方法律範圍。因此他不能干預。這使他十分失望、也不高興。(過去秘密檢警單位多次要求國會立法,將行刺總統行為列為聯邦罪行,均未成功。)因此奧斯華的逮捕、控訴都是由達拉斯警方處理。FBI 只有從旁協助的份。

但是在魯比Jack Ruby 衝進達拉斯警局、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奧斯華打死之後,達拉斯警方受到舉國的責難。這不僅是警方的疏忽,也有人指責達拉斯警方中有人通風報水、甚至是陰謀者的同謀,否則魯比如何可以在適當時機拿槍進入警戒森嚴的警局?在這種情況之下,全件案子才落入聯調局手中。這樣的發展當然正合胡佛心意,但在達拉斯警局中引起頗為強烈的反彈。他們很不高興權責被拿走,在整個調查事件中,兩個警察單位相處的很不好。很多時,達拉斯警方的態度不是那麼合作。

胡佛過去的工作態度一直十分嚴謹。但他最為人指責處是為顧全名節,不願留下任何把柄在人手中。換言之,他要做到十全十美,雖然這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有時要掩飾,即使是很小的錯誤。因此在整個調查事件中,他留下一個為人垢病的暇疵。這個暇疵被人一再渲染,成為陰謀論者的主要武器。

各位記得在奧斯華去過墨西哥後,聯調局決定重新為他開檔案。被派去訪問他的是探員賀斯提James Hosty。他在十一月一日、及五日兩度到露絲Ruth Paine 處訪問奧斯華的妻子瑪琳娜。事後奧斯華非常生氣,曾到聯調局丟下一句話及一封信。

在奧斯華殺害甘迺迪的事情發生之後,聯調局立即在檔案中找到他的資料,同時也發現了他留給賀斯提的紙條。也許聯調局擔心因此被攻擊為調查不力(為什麼事先沒有注意這個神經病?如果事先對他監視,這樣的事就不會發生了。)於是達拉斯的聯調局負責人J. Gordon Shanklin 就下令要賀斯提毀掉這封信。此外還將沒收來的、奧斯華電話簿上所抄的賀斯提的電話號碼及車牌號碼塗去。

奧斯華留給賀斯提的信上究竟說些什麼?據賀斯提說,字條上並未署名。他當時猜測不是奧斯華、就是另一個他正在調查的人。在甘迺迪遇害之後,他到監獄去對奧斯華問話時,奧斯華一聽見他的名字就動怒,他才確信字條是奧斯華所寫。他事後說,紙條上所寫的是:「如果你有事,可以直接來找我。若再去找我老婆麻煩,我就要採取適當行動,向你上級報告。.....」

一般認為,紙條內容不會這樣輕描淡寫,語氣可能會重些。據聯調局在達拉斯辦事處的女接待員Nanny Fenner 說,她當時見奧斯華態度很壞,而且信封又未封口,因此就看了紙條內容。她說,紙條寫的是:「.....讓我警告你,如果你再去找我老婆麻煩,我就要把FBI 和達拉斯警方的大樓都炸了.」她並說,信後的署名是Lee H. Oswald。

Shanklin 下令毀滅紙條的作法本身就違反了聯調局的章程。因為這是毀滅証物,同時有隱瞞實情之嫌。後來這張紙條的事件是到1978年、國會第二次調查甘迺迪死因時才被公開。而這次的調查結果也認為紙條的存在,並不影響總統之被暗殺是否有陰謀。因為紙條威脅的是`爆炸警察局',並非要行刺總統。然而這個行為就大大影響了聯調局的信用。同時成為陰謀論者用來攻擊整個聯調局的調查工作、及華倫委員會信用的武器。

左傾的美國媒體也利用這事大作文章,例如美國著名電視記者及新聞主持華特‧克朗凱Walter Cronkite 在1967年六月二十八日所做的有關華倫委員會報告書的特別報道中,就做了這樣的結論:「由於FBI 及CIA 都隱瞞了一些有關資料,使到華倫報告的可信性大為減弱.」(註一)

陰謀論者說,黑手黨、或是中情局、或是聯調局(視那一種理論而定),選定了奧斯華做為殺害甘迺迪的替罪羔羊之後,就製造出一些奧斯華的替身,到各處留下`他是共產黨'的印象。例如他到墨西哥的古巴及蘇聯使館,鬧出很多場面,就是要製造他是共產黨的印象。他們說,奧斯華訂報紙、租房子都用假名,為什麼在墨西哥時要用真名租旅館?

另一個經常被提出的疑點是,CIA 曾在墨西哥的蘇聯使館中裝有照相機,將進出使館的人拍照。在十月十日那天、也就是奧斯華離開之後大約一星期,中情局將奧斯華去過蘇聯使館的事通知聯調局、國務院及海軍情報局參考。在中情局的備忘錄中,形容奧斯華的樣貌時,就可能依照使館偷拍的相片形容他「大約三十五歲、身高六尺、體魄健梧,頭髮開始脫落.」與奧斯華本身絕對不襯。因此陰謀論者說,這個奧斯華顯然是化身。

後來CIA 解釋,他們的照相機並非全天二十四小時運作。CIA 是事後在所有拍回來的相片中,選擇他們相信是奧斯華的人,因此才有此錯誤。

此外,在墨西哥古巴使館中工作的女職員Sylvia Duran 也可作証。因為她曾叫奧斯華去拍了六張護照相。如果是假的奧斯華,他拍不出真的相片。另一方面,在墨西哥蘇聯使館中工作的KGB 特務Oleg Nechiporenko 在1993年出的書中,也証明了當時在使館中吵鬧的是奧斯華本人。而且在甘迺迪遇害之後,他的一個同事也立即跑進來對他說:「他們在電視上播出的殺死甘迺迪的兇嫌相片,就是Lee Oswald。那個九月時來這裡吵鬧的美國人。我認得他.」

還有一點是,如果奧斯華是中情局`佈置'的代罪者,那麼就更不可能將他描述成六尺高的禿頭男子。那豈不是自打嘴吧。

 

奧斯華單獨一人三槍就將甘迺迪殺死、將德州州長殺傷的事實,成為華倫委員會報告最令人垢病一點。因為太不可思疑。不過,不可思疑並不表示不可能。而且陰謀論的許多`疑點'是將事實誇大了。

例如說,陰謀論者說,奧斯華的三聲槍響相隔六秒鐘。他們說,沒有人能在六秒鐘之內發射三槍,而且其中兩槍命中目標。

許多人估計奧斯華三槍在時間上的距離、是依照一名達拉斯裁縫Albraham Zapruder 當天在現場所拍攝的最齊全的彩色八釐米影片所推斷的。當時Zapruder 就站在車隊經過的榆樹街右邊的斜坡草地上。在甘迺迪遇害前後,他沒停止的一路拍了下去。

Zapruder 雖然沒有中止拍攝,但影片中卻出現明顯的震蕩。顯示出槍聲發生的時間、和次數。在這段影片中,第一次明顯的震動是發生在第160格影片開始的數格。也就是甘迺迪的車子剛由休士頓街轉入榆樹街之後。

在過去,研究人員在分析Zapruder 的影片時,沒有那樣好的放大及定格技術,因此一般都估計由第一聲槍聲、到第三聲槍聲之間只有六秒鐘時間。1964年,FBI的射擊專家使用同一步槍做試驗,在每一次射擊、換子彈、及再度瞄準之間,至少需要2.25秒的時間。因此一般都認為,奧斯華不可能在六秒鐘之內射出三槍。這表示至少另有一個人在同時射擊。

但在1992年,鑑定專家有了比較好的放大及定格技術。他們發現Zapruder 的三次震動時間分別是在第160格、223格、及第313格。這表示在第一次震動、到第三次震動之間有八秒到八秒半的時間。這就足夠一個射擊好手射擊三次。

由達拉斯現場地圖可以看出,當甘迺迪的座車轉入榆樹街不久,就有一棵大樹(橡樹)阻隔在車隊及德州書庫之間。這第一聲槍聲就是在車隊為橡樹阻隔之前響起。除了影片震動之外,也可以見到前座的康納利州長本來是向左邊看的、突然向右邊轉身。而一名在草地上跑的女孩子,也突然向右轉並且望向街上。這都反應出是聽見槍聲之後的即時反應。

不過因為大樹的阻隔,因此幾乎所有的調查人員都肯定這第一顆子彈失誤。因此剩下的兩顆子彈就要射中甘迺迪頭部兩次、而又同時射中康納利州長的胸部、右手腕及左大腿。

第二次震動是在影片的第223格起的幾格。距離160格大約是三秒半鐘。甘迺迪在第226-227格時,伸起右臂到頸部。似乎是因為頸部被擊作出反應。到第235格時,也就是半秒時間後,康納利州長嘴部張開,也是被擊後的反應。

在Zapruder 影片第312格時間,第三顆子彈射出。在313格時,可以見到甘迺迪的頭部明顯受擊的情況-腦殼破裂、腦漿四射。這一顆子彈命中要害,甘迺迪回天乏術。

最引起爭議的就是那第二顆子彈。那顆擊中甘迺迪之後、又擊中康納利州長的子彈。在華倫委員會報告中,引用法醫對傷口的分析解釋,這第二顆子彈由甘迺迪的背部右上方射入之後,由他的喉部出來,然後射中前座康納利的背部,進入他右掖的肋骨部位,由右乳頭旁邊出口之後、穿過他的右手腕、再穿入他的左大腿。

由於這樣的解釋太過神奇,因此許多人將這粒子彈命名為`魔術子彈'the magic bullet。而這種理論就稱之為`單一子彈理論'。在陰謀論者筆下,對這魔術子彈極盡挖苦之能事。在奧利佛史東的電影JFK 中,就大大取笑這顆魔術子彈。說它:「.....在進了甘迺迪身體之內、又向前進入康納利胸部、出來之後向下轉彎射入康納利的右手之後、又再左轉射入他的左大腿.」這樣的解釋自然難以令人相信。然而其實原因很易解釋清楚。因為自第一聲槍響之後,康納利就轉身向右及向後轉,看究竟發生什麼事。以他此時的坐姿,他的身體及右手腕(拿著一頂德州牛仔帽置於胸前下方)及左大腿已成為一條直線。所以說,這顆子彈根本沒有轉彎。不僅如此,以這樣的`彈道'分析,子彈射出的來源就在車隊正後方的德州書庫大樓。

另外一個有力的証據是子彈廢殼。意外發生後,警方在甘迺迪和康納利的車上找到一些子彈屑。一個多小時後,又在Parkland紀念醫院、康納利睡過的擔架上找到一粒完整的空彈殼。加上醫生由康納利手腕中取出的子彈碎屑、以及醫生由甘迺迪總統腦部取出的小量子彈屑。這些子彈碎屑是當天所找到的、僅有的子彈廢屑,也是華倫委員會登記有案的証物。在1964年還沒有先進的科技足以証明都是由奧斯華的步槍中發射出來。但在1978年,國會選擇委員會再度調查甘迺迪暗殺案時,已經有了一種叫做中子幅射測試的技術。這種技術可以驗証這些子彈及子彈碎屑是否來自同一粒子彈。

在國會選擇委員會的核子放射專家的檢驗之下,証實這些子彈碎屑全部出自Western Cartridge公司,而且是專為Mannlicher - Carcano 步槍(也就是奧斯華使用的同一種步槍)所造的子彈。此外,也可以驗証出,這些碎屑全部分屬於兩粒子彈。不多於兩顆子彈、也不少於兩顆。他所以這樣肯定,除了科學試驗給他的明確反應之外,也因為這間武器公司的子彈都有其獨一無二的特徵。就是:每一顆子彈都不同,像人的指紋一樣。

這項子彈測試,使到國會選擇委員會不得不再度肯定華倫委員會的結論,甘迺迪是為奧斯華一個人的步槍所殺害。(下:甘迺迪被擊中腦殼後,賈桂琳爬上汽車後部,沒人知道她為什麼這樣做。)

 

 

 

陰謀論者相信奧斯華不是唯一開槍的人,他們認為在車隊經過榆樹街時的右邊草地上、是第二個射擊者所在的地方。

如果確實有第二個人由其他地方開槍、而且射中甘迺迪,應當在甘迺迪身上留下子彈進出的痕跡。但是法醫的正式記錄上,沒有由旁邊射入子彈的記錄。陰謀論者指責有人破壞甘迺迪的遺體,故意將子彈入口處破壞。事實則是甘家人及甘迺迪的助理當時全力阻止醫生和醫院做適當的解剖。

Parkland紀念醫院中,當醫生宣佈總統已經挽救乏術時,甘迺迪的安全人員、及他生前的`愛爾蘭幫'隨員、以及隨甘迺迪旅行的醫生們就決定要立即將總統遺體運回華盛頓。原因很多。包括他們要趕快離去這個他們不熟悉、他們不喜歡、和他們仇視的地方;同時他們也不信任這裡的醫院和醫生。達拉斯法醫羅斯Earl Rose 曾經力爭要將總統遺體體留下做適當的解剖、留做罪案的罪証。但是一向視尊嚴重要過一切的遺孀  Jackie 不喜歡腦殼被炸開的甘迺迪留在醫院中被人審視、被人指指點點。她也堅持說,沒有甘迺迪的遺體,她不回華府。她並堅持立即回華盛頓。法醫羅斯曾叫來達拉斯警方支援。僵持中,甘迺迪的安全人員拔槍威脅,才強行將甘迺迪遺體放入他們買來的棺木中,運出醫院。

當甘迺迪的遺體運抵華府安德魯空軍基地時,羅拔甘迺迪等都在機場等候。由於甘迺迪過去是在海軍服役,因此Jackie 主張將遺體送去華府海軍醫院Bethesda Naval Hospital。內閣中僅國防部長麥納馬拉被邀守在醫院中。一方面因為他與Bobby 及Jackie 關係都好。一方面也因為他是國防部長。此外,數名甘家人及甘家的好友也在醫院陪同Jackie 策劃葬禮、及安慰Jackie。

其實Bethesda 海軍醫院的解剖設備不完善。當時在場的一些醫生沒有足夠解剖經驗。加上Jackie 幾乎是全力阻止醫生做適當及全面的解剖工作。據說她在醫院另一層樓用對講機一直指示醫生如何、如何。不知什麼原因,連羅拔甘迺迪都在阻止解剖的工作。這使到這樁20世紀最大罪案,無法留下適當証據不說,甚至可以說是連最後一絲証物都徹底被破壞。

據推測,Jackie 阻止法醫人員仔細解剖的原因,可能因為她不想太多人見到甘迺迪的傷口,或是將傷口及傷勢的相片留傳出去。因為那是不雅。而羅拔甘迺迪及甘家人,則是因為不想醫生或是醫院發現甘迺迪還有其他病症。因為一直到這時,甘家還在隱瞞甘迺迪身上的許多病症,包括愛狄生氏病在內。據說,因此羅拔甘迺迪還指示醫生不要追查甘迺迪頸部的子彈傷口。

Bethesda 的醫生說,當甘迺迪被推入時,身體被床單包裹,外面還有一層薄塑膠套。因為血流得太多,有些已經滲入皮膚或是身體器官。醫生依例行程序拍了十多張 X 光相片、及幾十張一般相片。但在Jackie 的嚴厲指示之下,禁止任何人看到這些相片。華倫委員會為了決定甘迺迪身上子彈孔的入口處及出口處,曾經要求查閱這些相片。不過華倫法官也擔心,一旦委員會取得這些相片,新聞界就有權要求看、或是刊登。(憲法中保障的新聞自由)。因此也不敢強行要求。後來在1964年六月時,經由委員會一名律師的要求,才經羅拔甘迺迪的許可,只准華倫大法官、及委員會一名法律顧問J. Lee Rankin 兩個人看了這些相片。華倫法官說,因為這些相片實在可怖,他看過之後幾天晚上都睡不好。

但是為了將這些相片作為証物,列舉在華倫報告書中。只有另外請幾名畫家來畫。但要知道,這些畫家也未獲准看這些相片。他們是在華倫法官及律師Rankin 的描述之下,再依照這描述去畫。所以與實際的情況一定有距離。

由於這些相片從未公開,就被陰謀論者做為攻擊的論點。他們難道不知道這些資料不被公開的原因?最初可能很多人真的不明白。但沒有理由一直到八十年代、九十年代還有人用這個理由做為政府企圖掩飾的藉口。例如陰謀論者Robert J. Groden 和 Harrison Edward Livingstone 寫的High Treason(1980)中說,華倫法官等人只看到少數幾張背部的相片,並未見到全部。並說:「這些相片失蹤的原因是因為被人掉包了。這些相片會等到那些陰謀家可以宣稱目擊証人的記憶已經褪色、或是錯誤時,才再出現。幸運的是,目擊者所見到過的事,是他們永不會忘記的.」(High Treason, 第82頁)

 另外一本陰謀論的書Best Evidence(David Lifton,1980),全書七百多頁,圍繞著的主要論點卻是:甘迺迪的遺體在由達拉斯運往華府途中被人掉包,企圖將所有(槍傷)証據銷毀。這名作者以十多年時間、追蹤研究的結論是:「有人在飛機上偷了甘迺迪的屍體,用外科手術將子彈孔改變位置之後,才再放回去。使到子彈`好像'是由身後進入、由前面出來.」

陰謀論者不但故意抹煞本案最有力的証人- 奧斯華遺孀瑪琳娜的全部証詞,同時也有意的忽視十一月二十二日發生在Parkland 紀念醫院的事。

甘迺迪死後,Jackie 曾經安排一名作家曼徹斯特William Manchester 寫一本有關甘迺迪之死的書。原因是她聽說有不少人要寫這樣的書。一方面她不想別人亂寫,其次她也不想別人藉這件事圖利。因此她要授權給一個作家來寫,這樣其他的作者就會遭到阻力。她找曼徹斯特的原因是,在甘迺迪生前,曼徹斯特就曾寫過一本甘迺迪的傳記,書中褒多貶少,很使甘家人滿意。

於是曼徹斯特辭去大學教職,全力進行寫書工作。他也因此得到甘家人的全部合作,提供了他所要的所有一手資料,同時所有甘家人及有關人士都接受他訪問。結果他以三年多時間寫了六百多頁的`一個總統之死',將1963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前後的經歷鉅細無遺的做了交代。可以說是有關那幾天的經歷的最官方、和最正式的記錄。如果說他有什麼掩飾,也是甘家人的掩飾,不會是`政府'的掩飾。在曼徹斯特的書中,詳細記載了那一天在Parkland醫院中,Jackie 和甘迺迪的隨員如何強迫當地醫官、硬是將總統的遺體強行運出醫院。他們和總統的遺體怎樣運上空軍一號、到華府後送入Bethesda醫院的經歷、當晚在醫院中大家守候、等待解剖的經歷。決定是誰做的?其間的經手人是誰?誰又去買了新的棺木?怎樣再將遺體送去白宮?全部都有交代。如果有人換屍體、有人要改動屍體的傷口、除了甘家人,別人根本辦不到。這也是為什麼甘家人一直毫無疑問的接納司法部的調查結果,因為他們知道事實真相。至於陰謀論者為什麼故意忽視這些明顯的事實,就顯然別有企圖。(註二)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註一:)中情局所隱瞞的事實,則是指CIA 與黑手黨連手進殺暗殺卡斯楚的計劃。然而同時隱瞞這件計劃的還有羅拔甘迺迪及甘迺迪總統本身。

(註二: )  Manchester 在完成The Death of A President之後,與甘家交惡。首先是因為內容起爭執。Jackie 在書寫完之後開始後悔,要求他不要出版。原因是她說在甘迺迪死時,她很情緒化。很多話是不適宜說的。但作者及出版公司都不同意。Jackie 又藉口內容有問題。依他們間的合約,曼徹斯特的書在出版前,要經過Jackie 及Bobby 兩人都看過才能出。但是後來所有Bobby 的顧問都有權出意見。包括:亞瑟席勒辛格、Richard Goodwin等左傾份子。他們添加了很多攻擊詹森總統的字句。但後來因為Bobby 考慮競選總統,認為這樣攻擊詹森會使他自己受攻擊,又要曼徹斯特抽起這些內容。曼徹斯特說,他每次改了一處、就有新的十處要改。到最後就因為錢的原因鬧翻。原來Jackie 不准他因為寫這本書賺錢,所有收入講明是要捐給甘迺迪紀念圖書館。但是曼徹斯特辭職寫書三年沒有收入。因此當一本雜誌Look願意以六十六萬五千元購買部份連載版權時,曼徹斯特同意了,卻因此使Jackie 動怒。她到法院控告曼徹斯特違約。她仰仗自己聲望高,對曼徹斯特說:「任何人跟我打官司,都會像老鼠一樣為人憎。除非我和Eddie Fisher 私奔。」不過後來這事庭外和解。不僅如此,1968年羅拔甘迺迪競選總統提名時曼徹斯特還為他助選。而且這本書的內容還是為甘家批准之後才出版。

Click: 309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