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瘦皮猴辛那特拉一直是堅定民主黨人,他平時在好萊塢所來往的也都是民主黨人。最早時,他屬於老牌影星Humphrey Bogart(亨佛利鮑嘉)的一個小圈子。Bogart 和當時紅星茱迪嘉蘭夫婦、大衛尼文夫婦,還有Bogart 的妻子羅倫巴寇(Lauren Bacall)等,經常在家中喝酒聊天打牙較。他們自己說是`不務正業'的瘋一陣,不久rat pack(鼠黨)之名不逕而走。他們也經常參與政治活動,為民主黨籍總統競選。好像是羅斯福、杜魯門、及史帝文生等。

鮑嘉Borgart在1957年病逝後,辛那特拉就成為這個組織的龍頭老大。不過後來`鼠黨'成為辛那特拉一個人的王國,核心份子都是和他一起表演的幾名藝人: 狄恩馬丁(甸馬丁)、小森美戴維斯Sammy Davis Jr.、Joe Bishop 及彼得勞福等。(下:鼠黨基本成員:左起瘦皮猴,狄恩馬丁,彼得勞福,Joe Bishop。前坐者為小山姆戴維斯。)

 

 

 

 

 

 

這時辛那特拉已經因為From Here to Eternity(亂世忠魂)一片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男配角),在演唱方面的地位更是無人能及。五十年代開始,他在賭城拉斯維加斯演唱。號召力如此之強,業者說他一個人的演唱等於三個國際大型會議同時舉行。他在Sands 酒店Copa Room 的演唱持續了十幾年,盛況不衰,他每星期的收入高達十萬美元。後來並取得Sands 部份股權,成為該酒店副總裁。

在賭城賺錢容易,但也是罪惡淵源。事實上,賭城最初也控制在黑社會手中。而辛那特拉因為他的西西里人背景,早在三四十年代就已與一些黑道人來往。雖然他自己未曾參與黑道不法行為,但是對這些黑社會人物十分尊重,稱他們the Boss

賭城大亨之一是Sam Giancana (吉亞卡納),他是芝加哥黑社會頭子卡波恩Al Capone 的傳人。辛那特拉早在十多年前就與卡波恩的幾名手下來往甚密。他還曾幫他們將大筆現金帶到古巴去給在當地避風頭的黑道人物。

吉亞卡納在賭城擁有好幾間酒店的股權,每年分到的紅利數千萬元。此外他還在美國中西部一帶擁有各種非法營生,包括:賭場、販毒、娼妓、私酒、高利貸等,每年總收入達二十億美元之譜。單入他私人口袋的都在四、五千萬美元。不過他也因為一再犯法,已經被捕至少七十次之多,並曾多次入獄。據說到1960年時,在他手下被害的至少有兩百人。他手下殺人方式凶狠,有些被屠宰商用的攪拌器鋸成小塊,有的用棒球棒打死,死狀都慘不忍睹。

由於辛那特拉很看重這些人的威勢,而這些人也要借重他的名氣,因此兩造人一拍即合。在好萊塢,人人都知辛那特拉是惹不得的。而吉亞卡納等一班人每有喜慶宴會,也會請辛那特拉等人去表演。有時瘦皮猴還安排全體鼠黨一起去表演,並且從不收費。吉亞卡納在邁亞米有一間夜總會,辛那特拉等也在每年冬天去演唱。他們關係非常親密,辛那特拉還送了一隻藍寶石戒指給吉亞卡納。有黑道人互贈信物一樣的意思。

當時吉亞卡納一直受到聯調局FBI的監視,他也是聯調局黑名單上的人物,基本上他不能在拉斯維加斯出現。因此他每次去賭城,辛那特拉都要設法將他藏起來。但是他又喜歡顯示他與這些人間的關係,常帶他各處出現,這時他就用假名向人介紹。他最常用的假名是Sam Flood

彼得勞福本來與辛那特拉交往甚密,但在1953年,他和女星艾娃嘉娜(Ava Gardner)一起出去吃了一餐飯,被小報說成是舊情復熾,就惹怒了辛那特拉。因為艾娃嘉娜是瘦皮猴第二任太太,同時也是他最愛的女人,對她一直未能忘情。他認為勞福此舉是出賣朋友,因此他打電話給彼得臭罵了一頓。並警告他說,如果他再與嘉娜見面,就打斷他的狗腿。後來彼得勞福影藝事業走下坡,米高梅也沒有好片給他拍。於是他多次打電話給辛那特拉,希望他助一臂之力。他連電話都不接。其實如果辛那特拉要幫他是很容易。因為在當時,片商若要請他拍片,他有權修改劇本、增加角色。因此一班鼠黨都不怕沒戲拍。此外又可一起到各處演唱,不斷有收入,可以說相當吃得開。這時是勞福最需要他支持的時候,但是辛那特拉卻無論怎樣都不買帳。

1956年芝加哥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會時,瘦皮猴應邀在場歌唱娛賓,他自然也注意到了約翰甘迺迪這顆急速上升的新星。隨著甘迺迪的政治行情上漲,辛那特拉不免也對這位政壇新秀的內弟另眼相看起來。而正好,Pat 也是最愛與明星做朋友的。她在下嫁勞福之後,就一直設法與瘦皮猴見面,勞福一直未能為她安排。這時在另一位好友- 影星Gary Cooper(賈利古柏)夫婦安排之下,終於見了面,而且使勞福重回鼠黨陣營之中。

這時瘦皮猴對彼得勞福的態度就完全不同了。勞福說:「只要他願意,Frank是最使人開心、最令人舒服的人.」後來當勞福和Pat 的第二個孩子出世時,就以瘦皮猴之名命名為Victoria Francis Lawford。可見他們此時關係的親密。辛那特拉不但安排他在他的下一部影片中演出,並且在他的鼠黨表演中加插Peter 一角,成為狄恩馬丁、森美戴維斯、Joey Bishop 之外的`第五劍客'。雖然彼得勞福是既不能唱、亦不能跳。大家都不知道他在這表演中是什麼角色。不過隨著甘迺迪的政壇地位越高,勞福在鼠黨中的地位也越高。辛那特拉還戲稱他為Brother in-Lawford。可見他的地位全因這`小舅子關係'而來。

在總統提名初選之際,甘迺迪經常飛去賭城看鼠黨一班人表演,以調節緊張心情。因此Rat Pack之名更響。

過去辛那特拉也一直為民主黨助選,但從來沒有這次熱心。Jack 一向對好萊塢十分嚮往,而且他一直對影人小道消息十分好奇,而辛那特拉就在這兩方面都盡量滿足他。而且當辛那特拉決心對一個人好時,沒有一個人可以超越他。甘迺迪的身邊助理鮑爾士說:「1959年十月,在洛杉磯一次籌款晚宴之後,我們曾在法蘭克於加州棕櫚泉Palm Springs 的家中住過一晚。我們住得極之舒服,.....臨走時,他送我一盒首飾,說是送給我太太的,要補償我們,因為他多留了我們一天.」對甘迺迪之助理他都如此週到,他對甘迺迪本人就不用說了。

甘迺迪與他父親一樣,好萊塢對他有一種特殊吸引力。過去每有機會都會到影城落落腳。現在自己的妹妹嫁到洛杉磯,他就更是經常要到影城走走。婚後最初Pat 和Peter 夫婦住在他在加州馬里布灘Malibu Beach 租的房子。兩年後他們就在Santa Monica 海灘買下了一座大廈。這座大廈原是米高梅老闆Louis B. Mayer(梅爾) 所有。梅爾在1932年買下這座大屋之後,花了一百萬元改建裝修。多年來一直是影城許多豪華宴會場所。但近年來因為年久失修,彼得勞福只以九萬五千元的代價就買下了。

甘迺迪是在妹夫的介紹之下認識瘦皮猴。不久他就開始介紹女人給甘迺迪。據FBI 的檔案顯示,他們兩人在拉斯維加斯、棕櫚泉及紐約等地一起出現時,常有女人陪同。司法部的資料也有記載:「拉斯維加斯的Sands 酒店為黑社會人物所擁有,當甘迺迪參議員、辛那特拉、勞福等人在這裡時,全賭城的表演女郎都不時在參議員房間出出入入.」不久一份八卦雜誌Confidential並刊出一篇報道說,他們得到兩名紐約(黑白混血)妓女的証詞,說甘迺迪和辛那特拉曾在紐約召她們陪伴。

彼得勞福從不談甘迺迪的私生活,一般相信他是擁有最多甘迺迪秘密的人。但他也在1983年透露了少許。他說:「我不會談Jack 和他的女人的事,我不會說一些我不引以為榮的事。....我要說的是,那時候,我為Frank 扯皮條,Frank 就為Jack 扯皮條。現在聽起來很下流,但當時大家都很開心.」

辛那特拉介紹給甘迺迪的女人之一是外型頗似伊麗莎白泰勒的黑髮女子Judith Campbell(茱迪甘寶)。當時二十六歲的茱迪結過一次婚,想當影星一直紅不起來,就成了影城交際花。她和辛那特拉好過一陣,她後來說,辛那特拉要她進行集體性愛,她拒絕了。後來兩人一直維持朋友關係。

 

1960年二月八日,正是初選期間。甘迺迪臨時決定繞道到賭城去看鼠黨一伙人的表演。同行的還有小弟Teddy。當晚他們六、七人晚餐。茱迪說她和甘迺迪一見鐘情,Jack 還要了她的電話號碼。此後甘迺迪在巡迴全國各地的競選活動中,幾乎每一站都會打電話給她。終於在三月七號他們在紐約再見面。他們第一次是在Plaza 酒店發生關係。後來甘迺迪又安排他們在不同地方見面:拉斯維加斯、加州棕櫚泉、佛羅里達棕櫚灘、華盛頓、芝加哥等地。當Jackie 不在時,她還去過Jack 在華府喬治鎮的家中與他幽會。但她說因為她是天主教徒,她拒絕在Jackie 的床上與Jack 做愛。

這件事奇特的地方是,在辛那特拉將茱迪介紹給甘迺迪認識後一個月,他又將她介紹給一個叫Sam Flood的人(即吉亞卡納)。茱迪說,她當時不知道這人是誰,只知道此人來頭不小。因為她只要看辛那特拉對他的奉承態度就可猜出七七八八。(下:茱迪甘寶 Judith Campbell.)

 

 

 

 

 

 

 

 

 

 

 

 

茱迪說,那年八月她在甘迺迪於喬治鎮的家中時,聽見Jack 和一名助手正在談西維吉尼亞州初選的事。這時Jack 突然轉頭問她是否可以安排他與吉亞卡納見面,因為他需要他在西維吉尼亞州幫點忙。於是茱迪安排他們在吉亞卡納於邁亞米經營的一間酒店見面。後來Jack 曾要茱迪將一袋東西交與吉亞卡納,他說袋中是現金。後來Jack 和吉亞卡納至少又見過兩次,而茱迪也再度為他轉過幾次錢。

後來經由FBI 資料顯示,甘迺迪曾將一袋袋的錢拿去給吉亞卡納,是因為黑社會擁有當地各酒吧中的彈子機、自動香煙販賣機、點唱機等。他們本來就要定期到各地收錢,因此由他們代為派發選舉賄賂最有效率不說,還不易留下把柄。這些錢後來就用來分發給各地選舉官員,或是分給選民做賄賂。

在甘迺迪許多露水姻緣中,他與Judith Campbell 維持了比較久的關係。他們的關係一直維持到1962年夏天。在甘迺迪獲選總統後,茱迪還曾多次到白宮與他`午餐'達二十次之多。經白宮電話記錄顯示,茱迪打進白宮的電話多達七十次,其中還有幾次是由吉亞卡納的家中打去。據茱迪說,甘迺迪對她也不錯,曾經送她不少禮物。包括一條鑽石及紅寶石鑲的胸針。還有一次給她一張二千元支票,做為她買貂皮大衣的費用。此外情人節還送過她玫瑰花。對於從不送禮給女人的甘迺迪來說是很少有的現象。因此後來彼得勞福說她是`自抬身價'。但是茱迪存了很多收據、証物,証明她所言屬實。此外FBI 收集及竊聽的資料,和參院後來的調查所得,也都証實了她所說的大多數是事實。(註:Judith Campbell 與約翰甘迺迪間的事,在甘迺迪生時無人知道。一直到1975年參院舉行Church 委員會調查中情局與古巴事件時,才揭發了中情局(CIA)招聘黑社會中人行刺古巴總統卡斯楚之事(見本書第二十章)。並由聯調局將甘迺迪與Judith Campbell 間的事曝光。本來參院還欲掩飾,但為新聞界知道。於是她立即召開記者會,承認為實情。1977年,她以婚後的新名字Judith Campbell Exner 出版傳記My Story,記載她與甘迺迪間的關係。但在當時,她仍否認甘迺迪與吉亞卡納間見過面。一直到1988年她罹患癌症之後,才先後向People雜誌及CNN的Larry King 承認他們不僅相識,她還擔任中間人,為他們傳遞東西。) (下:甘迺迪與吉亞卡納間的三角關係,圈內人皆知。)

 

 

 

 

 

其實甘迺迪家與黑社會間的關係,也非全由瘦皮猴牽線。在吉亞卡納死後多年,黑社會中有傳聞說,早在三十年代Joe Kennedy 就因為經營私酒而與黑社會有往來。那時候經營私酒需要大量白糖,都要向黑社會進貨。同時很多時要向黑社會打招呼、受他們的保護。黑社會保護他不是因為與他有交情,純是生意來往。因為新英格蘭一帶私酒生意對象多是愛爾蘭人,以義大利人為主的黑社會打不進去,他們還是要靠Joe Kennedy 這樣的人經營。因此多數時間是河水不犯井水。1937年時,Joe 和底特律的猶太幫發生衝突。原因是他的貨車在經過猶太幫的勢力範圍時未事先打招呼,猶太幫放話要取他性命。當時老Joe 曾去找吉亞卡納的手下幫忙。所以在當時甘家就欠吉亞卡納一個人情。

後來Joe 在其他事件上也不時和黑社會人物有交往。在Jack 步上政壇之後,Joe 就將手上的合法售酒生意給賣了,另外連他在佛羅里達的跑馬場也都脫手,以示決心要與一切不法行為劃清界線。據說黑社會對他的行為不以為杵,認為有`自己人'在政府中也不錯。吉亞卡納的女兒後來說,甘迺迪大使曾向她父親保証,如果Jack 當選,他將幫助吉亞卡納今後不再受到聯邦司法部的調查。所以後來吉亞卡納常對Judith Campbell 說:「妳那男朋友,如果不是我幫忙,根本進不了白宮.」

但是就在此時羅拔甘迺迪卻在對工會打擊,這把火又逐之燒到黑社會頭上。除了立意要將哈法(Jimmy Hoffa) 繩之於法之外,Bobby 並逐漸傳訊更多黑社會中人。到年尾時,吉亞卡納已經看出Bobby 有心全面打擊黑社會組織。但他仍然不肯相信這會是事實,不相信Joe Kennedy 的兒子會對他們反咬一口。

吉亞卡納終於在1959年尾收到國會傳訊,到華府出席參院的聆訊。他和其他黑社會人物一樣,對所有問題一律引用美國憲法第五修正案為理由,拒絕作答:「因為我的証詞有可能被用作不利我的証據,因此我拒絕回答.」吉亞卡納一共用了三十四次的第五修正案。他私下向人解釋,Bobby 不知道他父親和黑社會的關係,也不知道他們是在幫甘迺迪競選。等一年後Jack 當了總統,情況就會改觀,因為這是老Joe 親口向他保証的。

據說,為了Bobby 擴大查緝犯罪組織,曾在Hyannis Port 引起激烈爭辯。最強烈的反對來自他父親。Lem Billings 說:「老人家說,這是危險的,這種事不是隨便可以惹得起的。他認為Bobby 太過天真.」甘家小妹Jean 說,那是她所見過的,在甘家所發生過的最劇烈的一次爭執。但Bobby 拒絕讓步。後來Joe 去找著名法官William O. Douglas 說項,因為Bobby 最聽他的話。但他的勸說也無效,他轉話給大使說:「Bobby 說這是太好的機會,不容錯過.」

Bobby 不願放過這次機會,是因為他過去一直生活在兩個哥哥的陰影下,要不就是幫哥哥競選。這一次則是他第一次能獨挑大樑,有所表現。Billings 說,自主持參院麥克里蘭調查之後,他才第一次真正開心。也許見兒子高興,Joe 才打消了阻止他的念頭。

Joe Kennedy 之疼子女比起一般父母還要護短。凡是他兒女做的都不會錯。Jack 曾經做過幾件父親反對的事,但只要他決定了,父親都會支持到底。有時他做了一件自己都後悔的事,Joe 也不會怪他,反而說:「別擔心,兩星期之後,大家都會說這是你一生中做的最聰明的決定.」對父親這種沒條件的支持,Jack 是感激不盡。有一次他對`紐約郵報'的記者說:「即使我是競選共產黨主席,他都會支持我.」

Bobby 在參院的調查工作,可以說是無功而返:沒有一名黑社會份子因為這些調查而入罪。經過三十九個月的聽証,傳訊了一千五百名証人,卻仍然無法証明吉米哈法犯下任何不法行為。Bobby 責怪聯邦調查局(FBI)沒有合作、給他適當的証據。此外他又責怪共和黨議員不合作。事實上則是因為他的沒有經驗。學校畢業後他沒當過一天律師,也沒有實際參與過任何審訊的經驗。他有的除了家庭背景之外,就是膽識和熱心。而對方都是狡滑的犯罪組織,又都請了一流律師,就充份的利用他這些缺點,屢次由他手心溜走。但是在甘家而言,Bobby 這幾年的工作給他帶來了相當的知名度,這已經成功了。

1959年九月,羅拔甘迺迪正式向麥克里蘭委員會提出辭呈,全力參與Jack 的競選活動。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麻省波士頓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Click: 2712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