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自Bobby 死後,Ethel 就決心以羅拔甘迺迪未亡人的身份紀念Bobby。因此她保留了Hickory Hill,過著和過去一樣的日子。雖然後來她有不少男友,包括歌星安迪威廉斯Andy Williams 在內。但她決定不再婚。

但是Jackie 不同。在為Jack 推動了幾項紀念計劃之後,她決定遷離華府,定居紐約。她認為在那裡她可以有更多隱私和自由。她說,她厭倦了美國人將她當做`國家公有物'的態度。在她喬治鎮住宅門前,幾乎天天都有記者駐守。後來更有一車車的觀光巴士開到她門前,人們注視她的房子、等著見她一面。她說:「那些人就坐在我家前面街道上、吃三明治.」一次當她帶著兒女出門時,一名記者的鎂光燈突然就在卡洛琳面前閃亮,使她大吃一驚。於是她決定搬家。

她用二十萬元在紐約第五街(近85街)買了一層有十五間房間、面對中央公園的公寓。另外為了有夏天避暑的地方,又用十幾萬元在長島買了一間有十個房間的別墅。

雖然美國人心目中的Jackie 多是當她在甘迺迪葬禮中所表現出來的冷靜、高貴的形像。事實上是,Jackie 很明顯的是將那葬禮當一場大秀來做。而在葬禮之後,她有好長一段時間都處於失魂落魄的狀況。人們說,她一見到人就滔滔不絕的述說`那一天'的事。哭一陣、說一陣。並且一再說:「今後我該怎麼辦?」很多時,她是吃了鎮靜劑、躺在床上。有很長一段時期她在酗酒。

那時候,她的唯一精神支柱是Bobby。雖然Bobby 當時的心境比她還差,但他們兩人在一起至少可以一起發洩、一起哀悼。甘家其他的人,包括Ethel 在內,都是抱著一副`只許向前看'的入世態度,Bobby 只有到Jackie 那裡才能盡情流露出他的傷感。

當Jackie 還在喬治鎮住時,Bobby 經常到她處一坐幾個小時。在道義上,他有責任照顧他兄長留下來的一雙兒女。據說Ethel 對此心中也有不滿。Ethel 和Jackie 之間因個性不合,一直彼此敵視。Ethel 認為Jackie 太過做作,Jackie 就看不慣她的努力模仿甘家人。Jack 生前的朋友Red Fay 說,Bobby 幾乎每天晚上都在Jackie 那裡。

 

 

 

 

 

 

 

 

很快的在甘家這個小圈子中,就傳出Bobby 和Jackie 間的過份親蜜關係。雖然沒有人明說,但是人人都感覺到不對勁。甘家的僕傭也繪聲繪影的向小報說了不少內幕。例如說,有一個週末在Hickory Hill,兩家人一起吃晚餐。當Jackie 一走進來,Ethel 就起身離去。

還有一次,當Teddy 來訪時,走近Ethel,要在嫂子面上親吻。但Ethel 推開他說:「我們不來這一套。又不是Bobby 和Jackie.」

他們也無意掩飾他們間的親蜜交往。`紐約快報'曾經披露:「前任第一夫人、和前任總檢察長經常一起於紐約、或是其他地方出現.」雖然文章指出,他們是在`共渡'一樁家庭悲劇,但卻不否認外人可能因此`歪曲'他們間的關係,而傷害到甘迺迪夫人的名譽。

甘迺迪剛去世那一段時間,若沒有Bobby 的照顧,Jackie 的日子必定更難過。因此她也投桃報李,在Bobby 幾次競選時,她都積極為他助選。對於一向痛恨競選的Jackie 是很難得的一種表示。不僅如此,她還允許Bobby 帶著卡洛琳和John Jr.一起拍照做宣傳。過去連Jack 要這樣做她都反對。

當Bobby 決定角逐總統提名時,Jackie 也很快投入選戰。一次大家一起在電梯中,她還興奮的說:「我們又可以回白宮了,真好.」這時Ethel 在一邊冷冷的說:「妳這個`我們'是什麼意思?」據說Jackie面孔一緊、訕訕的不再說話。

       

在紐約時期,Jackie 身邊不乏追逐者。她美麗、有名氣,而且多數人認為她有錢。不過也因此,敢追她的也不多。由於Jackie 本人對性的欠缺興趣,她喜歡的是年紀大她很多的、有身份地位的人,有時同性戀者她亦不在乎。那時經常陪她出入公開場合的也多是有身份的重量級人物,好像前聯合國大使史帝文生、小羅斯福、作家Truman Capote、邱吉爾之子等。其中不少是同性戀者,但也有很多傳出與她有誹聞的,好像:史帝文生、詩人Robert Lowell、前國防部次長Roswell Gilpatric、前英國駐美大使Sir David Ormsby-Gore,和她的私人財政顧問梅爾Andre Meyer。Jackie 無意與他們中任何一個結婚,但是她挑逗的能力一流。這一點小羅斯福的太太很早就看出來。她說Jackie 喜歡挑逗男人,使對方以為她對他有興趣。其中史帝文生就被她弄到心猿意馬。等她看出對方有意時,她又抽身了。另一個是梅爾。他是有妻室的,但對Jackie 就戀戀不捨。梅爾的朋友說,Jackie 經常用她小女孩一樣的聲音說:「我該怎麼辦呢,我真的不知該怎做。你教教我該怎麼辦吧.」有時在梅爾妻子的面前她也是這樣。梅爾的太太知道他們間的關係,但是一直不作聲。因為她自信不是Jackie 的對手。

另一個對Jackie 情不自禁的是前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在甘迺迪內閣時期,他就是Jackie 最欣賞的一個男人。她仍住喬治鎮時,經常和麥納馬拉見面(麥納馬拉自己也是有妻室的)。有一次他們在餐館中旁若無人的親蜜,還被一名`華盛頓郵報'記者見到。這記者說,當時Jackie 顯然喝醉了。但是記者顧及甘迺迪總統名聲,對這些事都不報道。後來她搬到紐約,麥納馬拉也經常去看她。Jackie 死後,麥納馬拉經常追述一次往事,似乎要証明他們間有不尋常關係。(麥納馬拉的妻子Marg 在1981年病逝)

他說,1966年當他仍是國防部長時,也是正當美國年輕人反越戰最激烈時,他曾到紐約和Jackie 一起晚餐。(他說當時Marg 出國旅行)。飯後兩人坐在Jackie 的書房一起讀智利女詩人Gabriela Mistral 的詩集。其中一首`祈禱者'是敘述Mistral 祈求上帝原諒一個她所愛的男人,因為他自殺了。(在天主教教義中,自殺是罪過):「您說他冷酷嗎?您忘了我是這樣愛他。.....愛一個人(這一點您是瞭解的) 是一件多痛苦的任務.」

麥納馬拉說,Jackie 平常是一個優雅高貴的女人,但這一天卻不知是否因為受這首詩的感動,變得十分激動。開始是向他抗議,指責美國的越戰政策不人道。後來終於爆炸了,轉頭用手搥他的胸說:「你一定要想辦法,停止美國這種屠夫行為.」

很多人都認為這不像是平常的Jackie。她不是那種會用拳頭去搥男人胸膛的人。除非他們是特別親蜜。

不過這段敘述也顯示了,Bobby 利用Jackie 與麥納馬拉的關係,企圖影響他的越戰立場。因為麥納馬拉逐漸的也開始反越戰,不久就辭去國防部長之職。

逐漸的,也許因為Bobby 的關係,包圍在她身邊的都是甘迺迪時期的`新領域'人士:亞瑟‧席勒辛格、John Kenneth Galbraith、沙林傑、古德溫、哈里曼、歐當納等人,有時索倫森、彭岱等人也會參與。他們喜歡一起緬懷那段在白宮的日子,並存著一絲能夠重回白宮的希望。因此他們在一起時的話題就是攻擊詹森總統,並且取笑他們不喜歡的國務卿魯斯克。而Jackie 對詹森的態度也跟著那些人改變。奇怪的是,越戰政策雖然是詹森及麥納馬拉一起策劃的產品,但因為麥納馬拉最後終於回到他們的陣營,他們逐之將麥納馬拉與美國的越戰政策分家,將他的責任豁免。

 

住到紐約之後,Jackie 並未隱居。經常和男伴出現在`21'俱樂部、StorkEl Morocco 等熱門的餐廳。或是到Copa 這類地方跳舞。她並不是美國人心目中的`仍在哀怨中的總統的遺孀'。在短裙流行時,她就經常和妹妹Lee Radziwill 穿著迷你裙大跳扭扭舞。(下: Jackie 和妹妹 Lee)

 

 

 

 

 

 

 

 

 

逢週末和假期,她會帶孩子們到別墅騎馬、到科羅拉多滑雪。此外,妹妹 Lee 是她最好的玩伴。她們經常一起去歐州旅行、購物。她們最常去的地方是地中海一帶、或是去瑞士滑雪。她和Lee 都有購物狂,兩人都喜歡買一些華麗而無用處的東西。而且又喜歡到上流人士出入的地方購物:蒙地卡羅、巴黎、瑞士。因此她的錢也永遠不夠。當時她的男伴之一Roswell Gilpatric 就看出來,她也在同時追逐歐納西斯。Gilpatric 說,他看出當時Jackie 對歐納西斯很有意思,只是還未下定決心。而促成她對歐納西斯有興趣的唯一理由就是`錢'。她有一次就對Gilpatric 說:「難道要我嫁一個紐澤西的牙醫?」

甘家留給她的資產是一千五百萬元,但是幾乎全部鎖在兩個子女的基金。這基金一年十多萬元的利息成為她的全部收入。而且聲明她若再嫁,連這筆錢也不能用。她在第五街買房子時,用的也是賣掉喬治鎮房子的錢。所以當時Bobby 就開始每年貼補她五萬元。但對於揮霍慣的她而言,是絕對不夠的。她常常會因為一幅畫、或是一個古董就用去十幾萬元。

1967年起,Jackie 和歐納西斯間的關係已經相當密切。Jackie 常到希臘的`蠍子島'去探歐納西斯。歐納西斯也曾到過Hyannis Port 和棕櫚灘去看過甘家人。他與Jackie 的兩個孩子都相處不壞,似乎是通過了第一關。對這些,Jackie 十分保密。因為歐納西斯都坐私人飛機,因此連記者都很少知道這事。

 

 

 

 

 

 

 

 

 

最初甘家的人反對他們的交往。但是不久,Rose 和Joe 的態度都改變了。因為歐納西斯對他們很尊重,很會討好他們。最主要的原因是,除非他們肯拿出更多錢給Jackie,他們根本無法反對。而他們不論拿多少錢,與歐納西斯都無法相比。不過Bobby 就大力反對,他說這會影響他的競選:「至少讓我輸掉五個州.」因此Jackie 一直將她與歐納西斯的事拖著。而在 Bobby 死後四個月,她就宣佈了她與歐納西斯的婚訊。

當Bobby 遇害時,Jackie 咬牙切齒的說:「我憎恨這個國家,我不要我的孩子住在這裡。如果他們要殺光甘迺迪家人,我的孩子就是下一個目標。.....我要離開這個鬼地方.」這個時候嫁到希臘似乎再自然不過。她又為自己找到一個理由。

 1968年十月二十二日在希臘蠍子島上舉行的婚禮中,三十八歲的Jackie 嫁給了六十歲的歐納西斯。兩個人的四個子女都參加了婚禮。Jackie 的母親、繼父、妹妹Lee Radziwill 夫婦,及甘家的小妹Jean Smith、派特勞福Pat Lawford 等,也都乘歐納西斯擁有的希臘航空公司Olympic Airlines 專機前去參加。

 

 

 

 

 

 

 

 

 

但是當十月十五日,報上首次刊出Jackie 要嫁給希臘船王的消息時,舉世的反應幾乎是一致的震驚,加上憤怒、不屑。過去她在世人心目中是高貴的、純潔的、幾乎是超出人世的。然而現在她卻要嫁給一個世界上名譽最壞的、樣貌奇醜的、沒有文化的惡棍。身高僅五尺的歐納西斯全身一個`俗'字。她為什麼會選擇他?一份份報紙都忍不住用大字標題哀嘆,有的用斗大的字體畫出一個問號:JackieHow Could You有的說:「約翰甘迺迪今天又死了第二次!」他一世的英名、Jackie 用這樣多心血維護的形像,都毀之於一旦。

一般人所以有這樣的反應,都因為過去多年來一直被她自己塑造的形像所蒙騙。她身邊的人則都對她的選擇一些也不意外。在她和歐納西斯舉行婚禮之前,甘家最後一個兒子愛德華甘迺迪就代表她到蠍子島好幾次,去和歐納西斯及他的律師談判。他說:「我們不想有人虧待Jackie.」除他之外,Jackie 自己的兩名律師,加上梅爾的合作才和歐納西斯談妥了結婚條件。就是歐納西斯要一次過給她三百萬元美金(免稅),並為她的每個孩子各設立一百萬元的基金。結婚期間,Jackie 的支出全由歐納西斯支付。(她在婚後第一年就用去一百五十萬元)。如果離婚、或男方死亡,歐納西斯每年仍然要繼續付她二十萬美金、到她去世為止。

歐納西斯追求Jackie 的動機明顯不過,他要她的名氣。他生平積聚財富無數,而Jackie 就是他所有積聚財富中的最大的一顆明珠。有什麼更能提高他的知名度到如此?在歐納西斯的公司中,人們就以`超級油輪'來稱呼Jackie。可見她在歐納西斯心目中所代表的地位。

然而在純樸的美國人心目中,還是有很多人相信他們的第一夫人是為了經濟上的安全感,只不過是與歐納西斯簽了一份合約而已,他們並無婚姻義務。事實上是,他們之間至少是渡過了近一年的魚水之歡的日子。難怪在她的近親及朋友之間,她絕不是美國人願意相信的是一個`純潔的公主'。好友之一- 作家Truman Capote 就曾說她是典型的`美國藝妓'。

最初歐納西斯對Jackie 的揮霍毫不在意,甚至很得意。因為他要藉Jackie 之名顯示他的財富。他要Jackie 戴著他送她的名貴首飾在世人面前亮相。但是很快的他就發現Jackie 似乎是為了花錢而花錢。她可以走進一間店子,在十分鐘之內用去十萬美金。當她看上一件絲襯衫時,她訂了二十件一式一樣但不同顏色的襯衫。店員說,她不是選購,她只是用手指頭指她要的東西。她不是一樣樣的買,她是一排排的點。在時裝表演中,她也是將一個設計師的服裝全部買下來。她當然不必付帳,她的面孔就是信用卡。所有開支都記在歐納西斯帳戶上。

雖然她很小時起就生活在富裕環境之中,但這時她卻有著一種暴發戶的心態。一次她們在朋友家參加派對,Lee 的俄國貂皮大衣被朋友的狗咬爛一處。她大笑說:「沒關係,我們幫Lee 再買一件,掛在Ari (歐納西斯)的帳上。他不會在乎的.」

Jackie 這樣瘋狂購物,絕不是因為她需要這樣多衣服。其實自甘迺迪死後,她就將自己穿過的衣服放在紐約幾間二手店中寄售。她用的是假名,以免被人發現。她的秘書之一Mary Gallagher 說,Jackie 常用她的名字寄售這些衣服。商店將支票開給她之後,她再開支票給Jackie。這似乎解釋了為什麼她會一次買兩百雙皮鞋。後來當歐納西斯發現她一次買了六萬元的鞋子時,也開始發現Jackie 的用意,只不過將他當做一座金庫。因為歐納西斯當初一次過給她三百萬元之後,不再給她零用錢。因此她只能用這種方法換錢。(歐納西斯建議Jackie 將那三百萬元投資在較穩定的債券上面,但她卻貪心的投資在投機股票上,結果大部份就這樣不見了。)

歐納西斯不是小氣的人。最初他說過,他的錢即使是Jackie 也花不完的。而且他也很希望有這機會向世人炫耀他的財富。最初當他在每到一個地方(談生意)時,都要帶一樣禮物給Jackie。這些禮物經常是當地特產的珠寶首飾。因此他送給她不少的鑽石、紅寶石、珍珠、名貴水晶等。當她四十歲時,他的禮物就是四十卡拉的大鑽戒。單單這些首飾的價值,總共就超過三百萬元。

 後來歐納西斯見到Jackie 毫無止境的揮霍,開始對她有怨言時,Jackie 也開始對他不滿。她嫌歐納西斯沒有文化,使她在她的一班`文化人'朋友圈中失禮。她開始花更多時間單獨行動。歐納西斯恢復了與原來的女友- 女高音Maria Callas 的來往。當歐納西斯的長子墬機去世後,他對人生、對Jackie 都感看淡。他寫了新的遺囑,將他所有財產(估計約十億美金),全部留給女兒克麗絲汀那Christina,及為兒子設立基金。除了一年二十萬元生活費之外,不再給她任何遺產。遺囑中特別聲明要他的律師不可以使Jackie 爭取到任何財產。並開始請律師辦理離婚。但是Jackie 的運氣不錯,就在此時(1975年),歐納西斯的健康開始惡化。不久就去世。Jackie 並未依照當初的合約、及歐納西斯的遺言,不去爭執遺產。在歐納西斯的葬禮中就派了Teddy 去談判。經過長達十八個月的爭執,Christina 勉強同意給Jackie二千萬元,才將她`打發'。她說,兩千萬元可以換得再也不要見到她,也是值得的。(Christina 給的是兩千六百萬元,其中六百萬元用來付美國遺產稅。這一點Jackie 是十分精明的)。

Jackie 的下嫁歐納西斯、她的爭奪遺產,都使她的形像受損。七十年代中期,也是甘迺迪兄弟生前私事大曝光的時期。隨著國會兩項調查庭的展開,揭發了甘迺迪總統與茱迪甘寶Judith Campbell、黑社會頭子吉亞卡納間的三角關係,及甘迺迪和黑社會合作企圖暗殺卡斯楚的計劃。不久之後,甘迺迪兄弟與女星夢露間的關係也首次曝光。一時間嚴重影響到甘迺迪的聲譽。據說,甘家目前唯一大家長Rose 突然間收到許多不友善的信件。過去Rose 每天都收到大批信件,多數是表示對她景仰、及安慰她的信。但自這時起,信件就開始顯著減少。同時還出現了許多`惡言相向'的信件。

但是因為甘迺迪這個名字,仍然能夠在政壇上起一定的作用,因此每隔四年,愛德華甘迺迪還是會被推出來角逐總統提名。特別是七、八十年代,民主黨苦無強有力的領袖人物時,他仍是黨內唯一希望。1980年,因為當時的總統卡特聲望極低,因此黨內一股勢力醞釀提他做候選人。他幾度思考,決定與卡特角逐黨內提名。再一次的,甘家兄弟出面與現任總統爭提名。他分居三年的妻子Joan 也被要求出面,與他扮演親愛夫妻一起競選。而且甘家人又是傾巢而出,全力支持。包括重做孀婦的Jackie 在內。不過一般人都已看出,這時候的甘家競選組織已大不如前。不但少了老Joe 一樣的幕後總策劃,也缺乏一個像Bobby 一樣的人,毫不留情的在旁鞭策。加上Teddy 也沒有像Jack 一樣的運氣。最重要的是,人們都還記得瑪麗喬及Cha- ppaquiddick 事件。由初選開始,一路跑下去都無起色。雖然贏了紐約幾個大州,距應得票數相去甚遠。終於在芝加哥舉行的提名大會中,宣佈放棄。結束了他進白宮的夢想。

Click: 163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