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17,白宮春色無邊

在甘迺迪當選後於白宮舉行的第一個記者會中,有人說Jackie (賈桂琳)還像一頭`吃驚的小鹿'。說她緊張得連指甲都啃得變了型。原因是丈夫一直對她維持`禮貌的冷淡',使她難免有些自卑。甘迺迪整天有他自己的一班朋友、部屬在身邊。他有什麼事都向Lem Billibgs、Dave Powers、甚至參議員George Smathers 那班人說。這還不算,他還有弟弟Bobby。對於Jackie,他比一般丈夫更要疏遠。這還不說他在外面有無數女人。然而一向個性堅強的Jackie 絲毫不露聲色。外間人見到的是一個高貴、冷靜、充滿自信的女人。

據說就職禮那天,Jackie 就對甘家小弟Teddy 說:「沒有一個人告訴我該怎麼做,.....我什麼也不知道.」但在甘迺迪就職那天,穿著名家設計的服裝的Jackie 仍然是那麼高貴大方。每個人都不懷疑她在典禮中扮演的是一個最重要的角色。以為那是經過無數簡報之後的結果。

Jackie 第一次去到白宮和前總統艾森豪夫人喝茶時,就對這座巨廈中的古老裝飾深感不滿。因此在他們遷入白宮之後就開始全面裝修工作。最初甘迺迪也高興她有事可做。不過後來她的裝修工程越益擴大。幾乎是要將白宮內部全部改建。

據Jackie 說,白宮中的許多房間中的馬桶壞了、花灑壞了。或是牆壁上油漆斑剝。有些門打開就關不上、關上就打不開。儲藏室中堆滿了沒有分類的名畫、雕刻,但是牆上卻掛滿了惡俗不堪的劣畫。她特別不喜歡艾森豪夫人Mamie 將臥室佈置成粉紅色調。因此她幾乎是要全面改裝、油漆。但是每年整修白宮的經費有限。她幾乎是一個月內就花光了白宮一整年的裝修費五萬元。而甘迺迪也不會為她去向國會申請增撥經費。因此她就成立委員會向私人公司或財團募捐。由於她目前的`第一夫人'身份,每次開口都獲回應。因此她可以大張旗鼓、光明正大的做起她最喜歡、又最擅長的工作。

另一方面,她又向全國的博物館、畫廊及私人收藏者徵募名畫、古董、及有歷史意義的雕刻,借到白宮中擺設。然後又將白宮儲藏室中的兩萬多件藝術品都分門別類整理出來,能用的拿出來用,其他的也都列入資料記錄中。

當然這不是她一個人的辦公室可以應付的工作。不久她又成立了`白宮修復委員會',請了十幾名文化界、藝術界及裝修專家,分層負責。最後她募捐來的藝術品價值超過一千萬元。

過去她只有幾間房時,已經慣於大肆裝修改建。現在有一百多房間,她更可以大興土木。她將所有房間的窗簾、牆紙都換掉。買了無數的新的法國窗簾布和家具。花費也不在她考慮之列。有時一間屋子的裝修費用就是二十五萬元。其中一間外賓接待室的牆紙就用去一萬多。消息傳到新聞界後,使甘迺迪大為光火。因為這影響到他一直想塑造的平民形像。

但她繼續為白宮改頭換面。一盞十幾尺高的水晶燈,她會一間間屋子搬來搬去,直到搬到一個滿意的位置為止。她甚至由法國買來了兩萬多元的白色絲織窗簾,將白宮中的`藍廳'改成白色。當有人批評時,她堅持是別人沒有品味。

(Jackie 在美國人心目中極有品味。)

 

 

 

 

 

 

至於Jack,除了工作之外,他最要適應的就是寸步不離的安全人員。未就職前在棕櫚灘時,他就無法再像過去一樣的自由來去。對這一點他似乎早有預感。在未當選前他就多次對身邊的朋友說:「這次競選若不當選,我就環遊世界一百八十天。如果當選,我的好日子就結束了.」( `好日子'他用的是poon days,這是他在海軍中學來的髒話)。

好幾次甘迺迪企圖逃過安全人員的跟蹤,還成功了幾次。不過後來他才相信這樣的保安是有必要的。因為在棕櫚灘時,警方就逮捕了一名企圖行刺他的男子。這人身上帶著七條炸藥準備炸死他。原因是他看不慣新總統`用錢買選票'。他跟蹤甘迺迪好幾天都未動手。後來他對警方說,因為一天他見到甘迺迪及Jackie 帶著一雙兒女由教堂出來,見他們一家人在一起,使他不忍傷害他們。

還有一次他不知怎麼溜了出去,安全人員怎麼也找不到他。因此通知FBI 轉告棕櫚灘地方警察。當地警察就比較了解他,立即到他們隔壁的Earl E. Smith 家中找到這位新總統當選人。

Jack 在十多年前就認識了Earl Smith 現在的太太佛羅倫絲Florence。Flo當時已婚,但與他十分投緣。有人說若不是她當時已婚,可能會和Jack 成姻緣。後來Flo 離婚後嫁了Smith。Smith 在艾森豪政府中出任駐古巴大使時,Jack 還去哈瓦那與Flo 幽會。他們在棕櫚灘的屋子相鄰,因此甘迺迪不時出入他家。

這事証明,甘迺迪一些也不想因為當了總統就放棄過去習慣的嬉樂生涯。事實上是,在他競選最激烈時期,他也沒有辜負他`一天至少要一次'的原則。而且由於他不在乎對方是什麼人、來源也無問題,因此得以和他一親芳澤的女子無數。

例如當他在紐奧倫斯(新奧爾良)競選時,出席了路易斯安那州州長Earl Long 的一項酒會。Long 的未婚妻是著名的脫衣舞女Blaze Starr。酒會中甘迺迪就與她一起躲到一間屋子中的衣櫥中二十分鐘。他還在衣櫥中對Blaze 說起美國第二十九任總統哈定也曾在白宮衣櫥中與他的情婦做愛。

在與尼克森的第一次電視辯論之前夕,他對一名助理Langdon Marvin 說:「明天可安排了女人給我?」於是Marvin 就在辯論舉行的酒店Palmer House 中安排了一名女子,並在辯論前九十分鐘帶他去這房中。Marvin 說他在走廊中等他。十五分鐘後他走出來時,`由左耳笑到右耳'。

事實上甘迺迪的助理都已知道,在他每到一個新城市之前,都要安排好女人給他。他們慣常找的是著名交際花、舞台演員、明星、職業模特兒等。等他名氣越響,安排女人也越容易。當時的傳媒有些是知道他在這方面的聲譽,但是都不聲張。原因是在那個時代,仍然認為玩女人是男人特權。而且是男人私事,不必說給選民知道。何況當時男記者佔多數,女記者在男性中求生存都來不及,更不會爭取自己的權利。一些較有姿色的女記者少不了要被吃豆腐、佔便宜。Look (展望)雜誌一名女記者Laura Bergquist 說,她有一次約了去訪問甘迺迪總統。到時,甘迺迪只穿了短褲,他一邊用手搔著大腿,一邊色迷迷的問她:「妳夠嗎?」(Hi Laura --- getting much? ) 再加上許多男記者自己也不清白,因此記者與官員之間似乎有一條不成文協定,就是彼此包庇、不予張揚。才使甘迺迪變本加厲,更不在乎。一次有人問他難道不怕傳出去?他的答覆是:「我活著的時候,他們不敢碰我。等我死了,我也不在乎了.」說實話,他控制不了自己情慾,而且也不想壓制。

和他相熟的人,經常為他擔心。他們認為他有時的大膽難以瞭解。並認為他有一種`破壞性'的慾望,有自我毀滅的本質。他捨棄正當的感情生活,尋求短暫的露水關係。後來他更追求集體性愛,經常是一次與兩名以上女子做愛。

茱迪甘寶Judith Campbell 在她的傳記中說,在洛杉磯民主黨提名前一天晚上,他們在洛杉磯的比華利希爾頓旅館中,Jack 就介紹她見一名高大苗條的女秘書型女子,要她參與這個三人性遊戲。茱迪說她拒絕了。但甘迺迪一直企圖說服她:「我瞭解妳,妳會喜歡的.」

甘迺迪也特別喜歡搜集女明星、名女人。當時的女明星似乎也比目前的影星們有道德觀念,發生了這種事不會到處張揚。不像現時的女星、交際花一旦與名人發生肌膚之親,就會寫書、上電視大肆宣揚。當時相信與甘迺迪發生關係的女星除了瑪麗蓮夢露、安姬狄金遜等是一般較為人知的之外,至少還有: 海地拉瑪、拉娜透納、蘇珊海華、珍曼斯菲、瓊愛麗遜、金露華等。但是她們都不張揚。其中安姬狄金遜多次被問及此事,她只說:「他非常的wonder ful,我只能說這麼多,再說就沒格調了.」

除了這些為人知的女星之外,還有更多的相信因為雙方都不張揚因此無人知道。舉例說,女星珍西蒙斯 (Jean Simmons) 於1958年在波士頓拍外景時,結識了甘迺迪。她向她當時的丈夫- 男星史都華‧格蘭傑 (Stewart Granger) 說,有一個很英俊的參議員追求她,送她鮮花,最後幾乎撞毀了她的臥房門衝進去。她說起此事時還說:「他笑起來那麼好看,我幾乎讓他進來.」這事是1981年格蘭傑出自傳時才說出。類似的事有多少是外間不知道的?

還有就是原籍德國的性感女神瑪蓮德列治(Marlene Dietrich)。戰前她在歐洲時,已經和老甘迺迪在法國南部有過`深交'。當時Jack 只對德列治的女兒瑪麗亞有興趣。後來他多次到好萊塢時,都會去探望瑪麗亞。至於他和Dietrich 的關係怎樣?據瑪蓮德列治對人說,甘迺迪當總統後,曾邀她去白宮。她一去到甘迺迪就對她動手動腳起來。她很技巧的躲過了他的挑逗。後來當甘迺迪送她搭電梯時,對她說,他有一個藏了很久的問題想問她,就是:「妳是否曾經和我父親睡過?他一直說你們睡過.」這是瑪蓮德列治生前對人說過多次的版本。但真相如何?也是要等到1992年Dietrich 死後,她的女兒才出書寫了一段。瑪麗亞在書中說,一天她母親由白宮回來,她由皮包中拿出一條粉紅色內褲向她和她的丈夫說:「看這條內褲,還有總統的體味.」

當然不是所有的女星都對他來者不拒,至少有人看見他企圖勾搭義大利女星蘇菲亞羅蘭不成功。

1958年九月,甘迺迪與參議員朋友George Smathers 參加在華府義大利使館舉行的一項酒會。甘迺迪有意向在場的佳賓羅蘭小姐勾搭。他不願自己下手,因此走到涼台外,要Smathers 幫他試探。據說Smathers 去向蘇菲亞羅蘭大灌迷湯,然後對她說: 這位甘迺迪參議員是未來總統熱門人選。現在有空請她去他喬治鎮的家中共進晚餐。並說香檳都已準備好。

當時一名記者在場聽見這段對白。也聽到蘇菲亞羅蘭的拒絕。也許因為當時羅蘭英文不夠好,Smathers 又解釋了一次。她還是拒絕了。

另一位堅拒甘迺迪挑逗的女星,也是鼠黨之一的傻大姐莎莉麥克蓮。甘迺迪當選總統之後,有一次到加州棕櫚泉的瘦皮猴住處做客。瘦皮猴安排傻大姐到機場去接。剛上車還未坐穩,甘迺迪的手就到了她的身上。意外之餘,傻大姐打開車門由剛開動的車子跳出,還跌傷了膝蓋。車子停下來後,她才再回車上。後面跟著的車上的保安人員還上來跟她訓話,說她行為鹵莽,會影響總統安全。不過傻大姐是民主黨﹐她還是支持甘迺迪﹐所以後來她說了一句名言:「我情願他screw 女人,而不要screw 我們的國家.」

甘迺迪一生中一共`滾'了多少女人?這些女人中包括什麼樣的人?相信永遠都無法知道。後來當Jackie 都去逝之後,人們才証實她妹妹Lee 的前夫Michael Canfield (美國Harper 出版社繼承人)曾說出的另一件事。原來在Jackie 生下長女卡洛琳時,在醫院中住了十一天。Lee 和Michael 由倫敦來美國探她時,住在紐約公寓中。一天Jack  由公寓中打電話給好友Charlie Barlett (他是Jack和Jackie的媒人) 說:「我現在和Lee Bouvier在一間房裡。如果這不是對我人格的考驗﹐就不知什麼才是了.」事實是﹐他沒通過考驗。因為Michael說﹐他在走廊上聽見Jack 和Lee 在房中做愛的聲音。Michael並不全怪Jack。因為他說﹐Lee本身就是一個隨時可以引爆的乾柴。

 

在白宮中,Jackie 有她自己的臥房,甘迺迪也有他的臥房。他們互不干涉。此時Jackie 可以說對丈夫已完全心淡,因此經常不在白宮。週末及假日,她多數和孩子們在他們新買的別墅Glen Ora 中騎馬。其他時間不是在母親處,就是和妹妹Lee 一同在歐洲旅行、購物。據說她有一半時間不在白宮。

當Jackie 不在時,白宮就好像是一座男人的遊樂園。冰箱中永遠有冷凍雞尾酒、小香腸捲。侍者、女僕都受到命令不可以到泳池邊一類的地方。甘迺迪和他的一班朋友都喜歡裸泳,(這是甘家男人的習慣,甘家男人平時在家中、泳池邊多數是赤裸的)。一次一名臨時前來打掃的工人正要進電梯時,就見到電梯中衝出一個裸體女子,還問他「總統在那裡?」

為了確保這些事不為Jackie 知道,甘迺迪使到Jackie 的保安人員隨時與白宮連絡。只要Jackie 回到白宮附近,她的安全人員就會通知白宮的安全人員作準備。

由於甘迺迪的性格隨和,沒有架子,因此他身邊的人無不對他忠心耿耿,不會出賣他。例如Judith Campbell 在那段時間多次出入白宮。她說都是由甘的助理鮑華斯Dave Powers 或秘書林肯Evelyn Lincoln 接待,但這兩人即使是在1976年的國會聽証中、都在宣誓情況之下,否認有這樣的事。若不是事後電話記錄公開,這些事就永遠都不會証實。

但是Jackie 心中有數。好幾次還捉到証物。其中一次據說是白宮女侍在總統床上找到一件黑色絲織女人內褲,以為是第一夫人的,拿了去給Jackie。後來Jackie 用兩隻手指捏起這內褲去到甘迺迪房中對他說:「看看這是那個女人的。這不是我的尺碼.」

(美國人心目中,這是一個十全十美的小家庭。Wikipedia)

 

 

 

 

 

 

 

 

 

 

 

甘迺迪進入白宮之後,並未如他預計的poon days就此結束。在出外時,一到埠就照例要開兩個會:一是與幕僚人員開會談正經事,一是與隨同的保安人員見面。通常在總統外出時,安全人員已在先兩個星期到達,安排有關保安及住宿等細節。據說甘迺迪總是先與安全人員見面。但是他不是關心保安方面的事,而是問他們可有為他安排了女人(broads)。他的安全人員很快就知道他的習性,就是每到一地要先為他安排女人。如果來了個新人,不知道總統這規矩。他就會問:「你已經來了兩個星期了,還沒有給我安排好女人?你們只會顧自己享受,完全不顧你們的三軍總司令?」雖然他好像是在說笑話,但每個人都知道他是認真的。

即使在飛機上,他也不愁沒有女人。在他競選時乘坐的私人飛機上,就有他父親隨機贈送的女秘書- 一名有法國血統的美麗女子。許多記者都注意到,她除了是秘書外,還有其他職務。特別當Jackie 不在時,有人見到她進入甘迺迪的套房,關起門,半小時後才出來。

除了這些來來去去的女人之外,甘迺迪還要在白宮中安排一些美女在身邊。華府記者中有很多當時都知道,白宮中有兩名年輕貌美的秘書。其中一人是林肯的助手,一人是白宮發言人沙林傑的助理。因為她們外形相似,在大學中又同班,總是同出同入,因此人們稱她們是FiddleFaddle。Jackie 是知道她們在白宮中的作用的。一次還向人說:「那是白宮的兩隻狗.」

甘迺迪並且安排他過去一名舊情人Pamela Turnure 做Jackie 的新聞秘書。Jackie 懷疑她和甘迺迪之間有關係,又不肯定。一次她還問她和Jack 的朋友Charles Spalding 的太太:「Betty,妳知不知道,Jack 和Pam 是否睡過?」

甘迺迪未當總統之前,常到Turnure 的家中幽會。她的房東是一對嚴謹的天主教徒,很不喜甘迺迪的作為。他們說,甘迺迪參議員常在半夜來,不敢吵醒他們,因此用小石頭丟他家二樓窗戶。後來這夫婦拍下他的相片,還錄下他們談話及歡好的聲音,偵查他們行為達數月之久。當甘迺迪競選總統時,他們認為不能容忍一名`通奸者'入主白宮,還將他們拍到的相片寄到報社。但卻沒有一間報社願意採用。到他選上之後,這對夫婦又到白宮外去舉牌示威,但也一直未引起新聞界回應。可見六十年代之輿論界與今日之不同。

Jackie 對於甘迺迪的這些事能夠如此容忍,自然因為她對於能做總統夫人有相當的嚮往。茱迪甘寶就說,她由甘迺迪得到的印象是,如果他當時得不到提名,Jackie 就會離他而去。他對茱迪說:「到時候我們去一個不用穿衣服的地方.」

甘迺迪的貪戀女色作風越來越大膽,他身邊的人都奇怪他為什麼不怕出事。好友Lem Billings 說:「他好像從來不擔心這些女人可能有危險。從來沒有人搜她們的身、或盤問她們。我聽說有一次,一個十八歲的愛爾蘭女子來美國。她說想見總統,總統聽說就叫人帶她直入橢圓形辦公室。後來才發現她身上帶了一把十四寸的刀子,而且剛由都柏林精神病院中出來.」

不少人可能記得六十年代初期,英國戰爭大臣John Profumo 和應召女Christina Keeler (基勒)事件。基勒的客人除了有Profumo 之外,還包括一名蘇聯特務。由於Profumo 手上擁有英國國防機密,因此這件醜聞立即引起舉世重視。擔心英國及西歐盟邦機密因此外洩給蘇聯集團知道。

經過新聞界嚴密追蹤之下,美國一份報紙發現Keeler 所屬的應召站中,至少有兩名妓女是曾經與`美國最高民選官員'有過一夜情。後來在羅拔甘迺迪壓制之下,這條新聞才不再出現。後來在FBI 調查之下,証實有兩名妓女:一個是二十八歲的華人女子Suzy Chang,另外一個則是一名英國金髮脫衣舞女Maria,都曾和甘迺迪交往過。

其中在中國大陸出生的張女,因為經常到紐約探視生病的母親,還被人見到和甘迺迪一起在`21'吃飯。而Maria 則在英國蘇格蘭警場調查下,承認是在彼得勞福介紹之下認識甘迺迪。當時他剛獲選總統但還未就職。甘迺迪就職後,彼得勞福又找到她,要她安排一個 `派對'。她又找了兩名女子,三人分別扮演護士及醫生,過了一個瘋狂夜晚。

甘迺迪的大膽、不在乎,可能和他出生環境有關。因為他這一生幾乎沒有遭遇過阻滯。在他潛意識中,他是不會出事的。另一方面,則因為大多數的傳媒和自由主義份子都繼續支持他,甚至崇拜他。除了証明有明顯的雙重標準之外,也透露了另一個現象。幾乎所有自由主義者支持的總統都有女人問題,由羅斯福起、史帝文生、甘迺迪、一直到柯林頓總統(唯一例外是卡特總統,他是虔誠教徒,因此也不為自由主義者所喜)。而共和黨人則幾乎都是忠於妻子和家庭:艾森豪(註)、尼克森、雷根(李根)、布希父子、Robert Dole.....名單可以一直列下去。單這一點就証實了左傾的自由主義份子雖然一直將女權掛在嘴邊,卻在行為上背道而馳。然而女權份子卻堅決擁護這些民主黨人。原因也是因為民主黨人肯在口頭上維護女權,確是許許多多的 hypocrites

(甘迺迪當選總統後,總統專機就經常停在麻省海邊甘家大宅邊。甘家在 Hyannis Port 的大宅佔地兩英畝,有15間臥室,九間浴室。還有私人電影院。但是因為人口不斷增加,仍然非常侷促。)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麻省波士頓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註) 艾森豪(艾森豪威爾)總統去世後,傳出他在戰時與女副官有戀情。不過從未能証實。而且即使確實﹐也是一次過的婚外戀。與甘迺迪等人多次追逐、玩弄女人的態度不同。

Click: 226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