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18, 豬玀灣事件

做總統是甘家人的終極目標,至於治國理念一直不是甘家考慮重心。因此當甘迺迪就職之後面臨到的第一項考驗,就暴露了他的沒有經驗、及沒有準備。

1960年11月17日,也就是甘迺迪當選後一個星期,中央情報局(CIA)局長杜勒斯Allen Dulles(註一)就到棕櫚灘甘迺迪家中向候任總統做了第一次的有關古巴情勢的簡報。指出中情局在中美瓜地馬拉有訓練古巴難民的營地存在。到11月29日,杜勒斯和中情局負責這項計劃的副局長畢索Richard Bissell 向甘迺迪做第二次簡報,他們再對甘迺迪指出,這個游擊隊訓練營的目的是要做為反攻古巴的先鋒部隊。計劃中將有六、七百名古巴游擊隊,由古巴南面的一個叫千里達的小鎮登陸。

中情局說,登陸之前,美軍要先由空中空襲古巴空軍基地,使古巴失去空防能力。此外中情局相信,由於古巴境內存在強大反卡斯楚(卡斯特羅)勢力,因此登陸之後立即會有內應。才能成功推翻古巴共黨政府。

卡斯楚Fidel Castro 於1959年一月革命推翻前古巴政權之時,美國還歡呼為一項成功的民主革命。但不久,他就將許多當地人的產業充公,並且逐漸沒收當地美國人的商業和財產。後來,他還公然跑到莫斯科去擁抱赫魯雪夫,聲稱要在北美洲建立第一個共產主義國家,並挑釁美國可敢來進攻。於是艾森豪在卸任之前就接納國務院建議與古巴斷交,並對古巴實施各種經濟制裁。因為在冷戰期間,美國不會容忍在其近鄰--古巴距邁亞米僅九十里,飛機只要八分鐘可達-- 出現一個共黨政權。

另一方面,在卡斯楚革命之後,就有大批支持前政府的古巴人逃往美國,聚居在佛羅里達州邁亞米一帶。後來當卡斯楚投向蘇聯之後,更多的反共古巴人逃向美國。這些人很多是當時支持卡斯楚、甚至與他一起革命的古巴人。他們認為被出賣,因此在佛羅里達伺機要反攻回去。不到一年時間就有接近十萬古巴人住在這裡。他們中很多是年輕人,都希望美國幫助他們打回古巴。這就是CIA 訓練游擊隊的起因。

當杜勒斯先後兩次對甘迺迪做有關的簡報時,他對整個計劃並無異議。因為在競選時期,甘迺迪就說過:「有兩個人我要他們下台,一個是(工會領袖)哈法Jimmy Hoffa,一個是卡斯楚.」而且以甘迺迪的反共立場,他很快同意了這項計劃。因此中情局全力加速進行。不久全計劃擴充到一千四百名游擊隊,並計劃用美軍B-26 轟炸機進行空襲。

另一個促成甘迺迪毫無疑義的接納這項計劃的原因,可能因為杜勒斯及畢索都是非常專業的情報人員,他們的工作及態度都為甘迺迪尊重。他曾說:「如果你要資料、要新概念,他們很快會給你。....不像國務院那班人,拖拖拉拉的.」特別是畢索,他曾是耶魯經濟學教授,也是美國情報飛機U-2 的設計人。他出生世家,與甘家更有多年交情。甘迺迪對他完全信任。

但是在甘迺迪就職前後,新聞開始外洩。`紐約時報'數度刊出有關古巴人在瓜地馬拉受訓、並將登陸反攻的消息。雖然國務院一再否認,但瓜地馬拉政府就有怨言。同時中情局及古巴游擊隊也希望儘早展開活動,以免夜長夢多。不過紐約時報等自由派傳媒藉著消息外洩,領頭出現反對聲音。甘迺迪就逐漸考慮到這項行動的政治影響。他不希望傳出去美國這個超級大國、對一個小國動武。因此他要中情局將計劃盡量低調處理、同時堅持美軍不參與的原則。

三月初甘迺迪要中情局向內閣重要官員做首次的報告。出席的有:國務卿魯斯克、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國家安全事務特別助理彭岱Mc- George Bundy 及白宮有關中美事務的助理。許多官員是第一次聽見這項計劃,但是都不約而同的採贊同態度。除了因為當時存在美國的強烈反蘇聯及反共黨氣氛之外,也因為大家都看出甘迺迪已經接納了這項計劃。

(甘迺迪總統在就職後的內閣會議,與國務卿魯斯克/左,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右,會商。)

 

 

 

 

 

 

 

 

 

 

在這次會議中,甘迺迪就向中情局提出條件。首先他堅決維持美軍不參與的原則,以免落人口實。其次他要將進攻時間由白天改成晚上,以免太引人注意。這些都與中情局原先的計劃背道而馳。中情局希望白天進攻可以結合古巴境內的反共勢力,一舉將卡斯楚推翻。但是甘迺迪要在晚上靜悄悄進攻,就減少了這種可能。但是中情局無法反對總統的意見,只有隨口答應。在中情局方面,他們可能認為,只要計劃依時進行,到時候軍方不會不出兵幫忙。否則全盤被否決更不妙。

由於無法得到美軍的支援,因此中情局又在甘迺迪建議下,將登陸地點改在距千里達市西邊一百里處的豬玀灣 (Bay of  Pigs)。這是一個少人居住的泥沼區。這個地點對反攻更為不利。因為當地毫無人煙,如何寄望有人裏應外合?這就失去了全盤計劃的重點。(據說中情局曾將此一考慮告知國防部及聯合首長參謀,但他們都未轉告總統。後來據聯合首長參謀主席 Lyman Lemnitzer 將軍說,因為每次開會,甘迺迪都未問他們意見,因此不敢主動表示意見。事實上是因為他在甘迺迪政府中地位不夠高,無權主動發言。同時也証明了一般官員在有總統的場合,多數不敢主動發言。)

此外甘迺迪又增加一個條件,他要保留二十四小時前取消計劃的權利。顯示甘迺迪在遇到重大決策時的優柔寡斷。他願意支持這項計劃,但不希望因此導至國內外的攻擊。他支持推翻一個與美國利益相違的政權,但不希望直接牽涉進去。這就構成了這項計劃一開始就失敗的命運。

在最後一次重要決策會議中,有更多人參加。但除了左傾參議員傅爾布萊特 (William Fulbright) 直言攻擊之外,幾乎無人反對。白宮文人自由派的席勒辛格事後說,他也在心中反對。但是羅拔甘迺迪對他說:「不必反對了,總統已經決定。我們必須全力支持他.」

事後很多出席這些會議的官員都承認他們經驗不夠。國防部長麥納馬拉說,他們才剛剛就職,當時外交的重點區還有歐洲的柏林、東南亞的寮國等地,並未對古巴情勢有太多瞭解。甘迺迪顧問古德溫Richard Goodwin 說,他們當時對外交及軍事作業情況不熟,又見到中情局及軍方人員十分冷靜及具經驗,因此無人敢向他們的權威挑戰。當中情局引用一些專門術語或是數字時,他們都全盤接納,以免洩露自己的無知。

四月十五日那天,是預計空襲古巴基地的日子。因為甘迺迪要將美軍的參與減至最低,因此原定出動十六架軍機改成只有六架陳舊的B-26 轟炸機。而且為了掩飾,駕駛員都要假扮古巴人,飛機機身也都重新漆過,掩飾原來的英文字樣。在這種情況之下,只炸毀了五架古巴飛機,而且一架美軍飛機被擊中,被迫在佛羅里達海岸降落。當新聞記者發現這架飛機時,見到機身新油漆下的美國國旗。因此消息外洩,在聯合國中引起蘇聯集團的強烈攻擊。另一方面,因為這次空襲事件,卡斯楚也猜測會有更大行動,因此下令全國戒嚴。除了下令二十萬大軍全面備戰之外,又為了阻止境內人民響應外間的入侵行動,他又集中、或是拘禁了十多萬嫌疑份子。

在這種情況之下,反對聲音轉趨強烈。而且每次記者會中,都有記者追問「美國是否會以武力形式協助古巴流亡人士反攻?」在這情況下,甘迺迪取消了第二次的空襲行動。在十七日的正式登陸那晚之前數小時,重要官員在白宮橢圓型辦公室舉行的會議中,中情局要求總統對登陸的人提供空中支援及保護時,他再度軟化立場,說美軍只能遙相呼應。也就是,在未受攻擊之前,不可開火。

十七日晚,這些古巴游擊隊認為情況不對,拒絕飛行。因此換了美國平民飛行員。但在出發時,因為時差未計算好,飛機早一小時抵達古巴上空時,遭受古巴砲火攻擊。結果四名美國駕駛喪生。而進行登陸的古巴游擊隊就更淒慘。他們前無接應,後無援手。還遭受到古巴飛機的突襲。成為泥沼海灘上的甕中鱉,一個個被卡斯楚的軍隊槍殺或是俘擄。結果總計有一百多人遇害、近一千二百人被俘。只有極少數是為附近的美軍救起。

 

這件事對甘迺迪政府是極大恥辱。他曾說要效法羅斯福的一百日。就是要在上台一百天內推行一連串新措施,帶來一番新氣象。現在他不但未有任何表現,還成為舉世笑柄。使他年輕、朝氣的新形像大為受損。曾經好幾次他重複的說:「我怎麼可以這麼笨?讓這種事情發生.」

但甘迺迪身邊的忠實擁護者決心保護他,羅拔甘迺迪、國務卿魯斯克等都交代下面「任何時候都要說,總統沒有實質參與此一黑箱作業」。席勒辛格並在一項備忘錄中說,要將責任推到中情局身上,以及`過份熱心的古巴僱傭兵'。他們的說法是,中情局在做簡報時,沒有清楚指出美軍參與程度。而且誤導甘迺迪總統這項計劃是經前總統艾森豪批准,甘迺迪只是承繼此一作業。即使是在內部討論時,他們也攻擊中情局沒有正確的提供古巴軍事實力,使他們相信古巴是不堪一擊。加上中情局又誇大古巴境內反對勢力,才會造成這樣的疏忽。

但是甘迺迪清楚自己在此事的責任,他一心要做自己的國務卿,因此他任內第一件外交災難自然不能推諉責任。事後他曾去大衛營見艾森豪。甘迺迪向艾森豪解釋,他取消第二次的空襲就是要掩飾美軍的參與。當時艾帥就反問他:「你真的以為全世界會相信我們沒有參與?」這時他更肯定自己的錯誤。

但私下他對身邊很多策士不滿,他認為他們沒有對他說實話,唯唯諾諾。以前索倫森和Bobby 兩人都因為主管的是內政事務,從未參加有關豬玀灣事件的會議。因此他決定今後重大會議這兩人都要參加,特別是弟弟Bobby。他將成為甘迺迪內政外交所有決策過程中的重要角色。

在這件災難發生之後第二天,他在電視上對全國人民說,他個人承擔全部責任。他說: 做為一國元首,他應負一切責任。就在這一刻,全國人民都原諒了他。這就是電視的作用,因為他的電視形像,他能將一個災難局面扭轉成為政治上的勝利。雖然在國際上甘迺迪仍然是遭人看輕的角色,但在國內他卻扭轉了民意。民主黨更在國會中利用機會讚揚他的道德勇氣。好像麥納馬拉就說,他自認一班內閣閣員都有過失,而甘迺迪卻一個人承擔了。因此當他在電視中見到甘迺迪的演說時就對他更增敬愛之情,並在心中暗自表示,今後不再做使他蒙羞之事。

在這事件之後,甘迺迪的聲望由一個月前的73%、再度上升至82%。他不覺自嘲說:「我是越做得差、就越受歡迎.」

雖然如此,他內心十分憤怒。他一生不服輸,現在卻在全球人面前蒙羞。而且他使一百多`自由義士'喪生。後來Jackie 說,那一整天他的眼中都有淚水。那還是她第一次見到丈夫流淚。他父親苦勸也無效果。Joe 還一度對他說:「既然你認為這個總統這麼不好做,不如把位置讓給(副總統)詹森好了.」

豬玀灣事件之後,甘迺迪未曾發過一言指責中情局的杜勒斯,或是主要策劃人畢索。據說他曾私下表示:「為什麼像杜勒斯和畢索這樣聰明的人會這樣錯?」言詞之間對他們十分偏袒。豬玀灣事件後,甘迺迪唯一公開譴責的是國務次卿,左傾的自由主義者鮑爾士Chester Bowles。因為事後他向新聞界透露他一直反對此一計劃,被甘迺迪認為是背叛行為。鮑爾士成為豬玀灣事件第一個犧牲者,被派任第三世界巡迴大使。這使那班liberals 十分失望。他們認為這件災難是政府中共和黨中的右派一手做成,然而第一個犧牲的卻又是一名自己同路。當他們要求甘迺迪開除杜勒斯等人時,甘迺迪的回答是,他們是共和黨人,留住他們可以阻止共和黨在國會的攻擊。一直到年底,杜勒斯及畢索才先後辭職,而甘迺迪亦很遺憾的接納他們的辭職。左傾自由主義者說,這是因為豬玀灣事件,甘迺迪對中情局所作的重組。事實上是,後來甘迺迪任命的新任中情局長是一個更為反共的共和黨人麥康 John McCone。

(甘迺迪在任總統時,夏天都到麻省 Hyannis Port 度周末。有時還在這裡召開內閣會議。1961年一次有關國防預算會議就在甘家別墅客廳中舉行。下圖左起:當時的聯合參謀首長 Lyman Lemnitzer 將軍,特別軍事助理泰勒將軍 Maxwell Taylor,(他後來出任聯合參謀首長),國防部長麥納馬拉,甘迺迪,預算局主任 David Bell,國防部副部長 Roswell Gilpatric,科技顧問 Jerone Wiesner,及總統顧問索倫森 Ted Sorensen 等。)

 

 

 

 

 

 

 

 

 

 

 

 

豬玀灣事件已成過去,但卻有一個爛攤子等待收拾。甘迺迪私下派Bobby 和卡斯楚政府談判以藥物和糧食交換那一千多游擊隊員。古巴革命後,物資普遍缺乏。結果Bobby 安排由私人公司捐出數百萬元的食品、藥物,靜悄悄運去古巴,由Bobby 安排給予捐贈的公司退稅優待。因為這是屬於用贖金交換人質的行為,一直是黑箱作業﹐未對外公開。

另一方面,這次事件受害最慘重的,應當是住在佛羅里達的古巴難民。他們對這次失敗失望兼憤怒。他們認為中情局及甘迺迪出賣了他們。因此這年年尾,甘迺迪帶著會說西班牙語的Jackie 一起到邁亞米的一個體育場中,會見數萬古巴人。甘迺迪向他們保証說:「....將來會有下一次行動,為古巴人帶來自由.」在場的古巴人對Jackie 無懈可擊的西班牙文更報以熱烈掌聲。他們對甘迺迪的不滿似乎暫時消除。

很多人為甘迺迪洗脫時,說甘迺迪是在中情局及軍方的誘騙之下落入豬玀灣的圈套。由其後的發展可以証實實情並非如此。在事發後第二天的電視演說中,甘迺迪除了承擔責任外,他也同時說,這一次「我們放過卡斯楚,但是我們的節制不是無限的,若再有同樣機會,為了美國的安全,我們會再採取行動。並且不再理會那些自己在布達佩斯製造血腥者(指蘇聯)的批評。.....」當白宮中的左傾份子詢問他何以會這樣說時,他說:「我不要他們把美國當紙老虎.」可見他後悔的不是推動這項計劃,而是這項計劃的失敗。

事後在五月中旬於白宮舉行的一次會議中,顧問古德溫就說,他首次聽見了白宮要暗殺卡斯楚的計劃。他說,與會之一的國防部長麥納馬拉在離去時說:「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除去'卡斯楚.」一名在座的中情局人員說:「你是說用行政命令?」麥納馬拉說:「是,這是唯一的辦法.」

這年十一月,甘迺迪就以極高機密下令由國防部成立了一個特別計劃。要用「我們所有的資源、能力,幫助古巴人推翻共黨政權」。參與這項計劃的都是政府中最有權勢的部門首長:中情局長麥康、國防部長麥納馬拉、新任聯合首長參謀主席Maxwell Taylor泰勒將軍、國家安全顧問彭岱等。每兩星期開一次會,由羅拔甘迺迪主持。因為是由總統親自下令成立、由總檢察長主持,因此得到政府全力支持。不久這個組織就擴大到一年有五千萬元的預算,並且擁有自己的戰鬥機、巡邏艇、和砲艇。人員方面有中情局的六百人、及在佛羅里達的古巴人三千多人。這項稱之為Operation Mongoose的計劃,後來被形容為`甘家兄弟的全面報復行動',要洗雪豬玀灣事件之恥。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麻省波士頓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註) 杜勒斯自1953年就擔任中情局長。他的哥哥John Foster Dulles 則是資深外交家,曾在艾森豪總統任內出任國務卿。

Click: 218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