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甘家從不諱言,Jack 的下一個目標是白宮。1956年的總統選舉時,他才三十九歲。無論年齡、資歷都太淺,不能競選總統。但他對競選副總統就躍躍欲試。最初Joe 極力反對。原因是他看出艾森豪總統聲望十分高,他競選連任一定沒有問題,因此民主黨毫無機會。如果Jack 是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到時候民主黨必將責任歸疚在他身上。說是因為他的天主教背景才拖累了民主黨。如此一來還會影響他以後競選總統的機會。但是Jack 此時已經會自作主張,他沒有聽父親的。

1956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呼聲最高的仍是史帝文生(Adlai Stevenson)。他在1952年時已曾獲提名,但敗在艾森豪手下。老 Joe 對史帝文生沒有好感,他心目中支持參院民主黨(多數黨)領袖詹森Lyndon Johnson (約翰遜)。他曾寫信建議詹森出馬,但出生德州的詹森在回信中說,這時還不到一個南方人出來選總統的時機。(自南北戰爭之後,南方人還未能獲選總統提名)。

不過當Jack 決定角逐副總統提名之後,Joe 還是去找了史帝文生,並捐款給他競選。這顯示了即使他是不願意,但在兒子決定之後,他還是全力支持的。不過因為史帝文生一向對甘家人極無好感,對Joe的提議不予接納。此外史帝文生集團的人還認為甘迺迪的天主教背景,會使民主黨失去南方`教會帶'(基督教)的選票。而且他太年輕、資歷淺、在國會中毫無建樹。他們說甘迺迪因為永遠在競選,在參院中缺席率最高,沒有任何值得誇耀的成績。不過因為史帝文生仍是黨內最有機會獲提名者,因此甘迺迪公開宣佈支持史帝文生的提名,私下也積極爭取副總統提名。

1956年民主黨總統提名大會是在芝加哥舉行。甘家在市區內的Palmer House Hotel租了好幾間相連的房間做總部。Jackie 因為有七個月的身孕,沒有住進旅館中。她和甘迺迪的妹妹尤妮絲Eunice 及Sargent Shriver 夫婦住在他們在湖邊的公寓大廈中。Shriver 夫婦現在為甘家管理芝加哥的Merchandise Mart,因此在芝加哥定居。

甘迺迪目前的競選組織已經十分健全,而且經驗純熟。一聲令下就運作起來。除了Jack 的兩個弟弟羅拔Bobby、及愛德華Teddy 之外,固定的主力幫手還有:歐當納Kenneth O'Donnell、奧布萊恩Larry O'Brien、鮑爾士Dave Powers (他們就是後來被稱為`愛爾蘭黑手黨'即Irish Mafia  的一班人),還有Torby Macdonald、以及索倫森等文化策士。此外甘家婦女: 尤妮絲Eunice、艾索Ethel、和小妹珍Jean 等也都在場幫忙。唯一未在場的是住在西部的彼得勞福夫婦Peter 及Pat。本來Joe 自己也希望出席大會,但在多次討論之後決定他還是不在場比較好。不僅如此,他還躲到法國南部。當報上刊出他在里維拉渡假的相片時,正中他下懷,好像說他置身事外。事實上是,他電話不離手的在連絡場內外的民主黨人。他還將他的得力助手都留在會場中幫忙。

甘迺迪本來並非副總統熱門人選,但他的名氣卻隨大會的進行逐日上升。Joe 將他的`勇者畫像'一書印製了幾千本在大會中派發,每人一本。但是黨內重量級大老還是對他持強烈反對態度。好像羅斯福遺孀依蓮娜就以他當初沒有公開評擊麥加錫之事拒絕支持。前總統杜魯門也一直對甘家人反感,此時就說他的天主教背景會影響民主黨當選機會。(下圖: 羅斯福總統遺孀立場左傾,是史蒂文生的堅決支持者.)

 

 

 

 

 

 

 

 

 

 

 

大會中史帝文生輕易獲得提名。令人意外的是,他沒有在獲提名之後、立即依照慣例提出一名副總統人選。他反而宣佈要在場的代表選舉推出副總統人選。表面上看他是要施行民主。實際上是因為當時黨內派系太多,他不想頭痛,於是將皮球拋給各代表。而一直堅持自己未曾角逐的甘迺迪、此時也只有硬著頭皮公開拉票。而且他們只有十二個小時的時間。因此有人說,這是美國政壇歷史上最混亂的一個夜晚。

一時間Bobby、Teddy、Eunice、Jean和女婿Sarge等和他們的助理全都滿場飛起來。他們紛紛去包圍、說服有投票權的代表。一名在場的觀察員說:「場中實在是有很多姓甘迺迪的人.」但是甘家兄妹到目前還是只有地方選舉經驗、欠缺全國運動的經驗。例如羅拔Bobby,他立即去向一個熟人- 參議員麥克里蘭John McClellan 拉票。麥克里蘭好心的為他上了一門`政治學入門':「我們參議員不一定都有投票權。你要去找那些有投票權的地方代表,特別是一些關鍵人物。好像有些州的州長,他們一個人可以控制全州選票.」(下:1956提名大會中緊張氣氛滿布兩兄弟面上。)

 

 

 

 

 

 

 

 

至於Jack 本人更是忙碌不堪。有人見到他凌晨兩點還在男廁中拉票。他還在半夜打電話給在賭城拉斯維加斯表演的妹夫彼得勞福,要他用電話向場內的內華達州代表們拉票。當Jackie 在半夜走進甘家競選總部所在的房間時,Jack 對她說的第一句話竟是:「妳認不認識內華達州的代表?」Jackie 後來說,在會議那幾天,她和Jack 幾乎沒有見面機會。只有當Jack 偶爾走到他們的包廂時,兩人會打一聲招呼。

第二天上午,經過三次投票之後,參議員基法維Estes Kefauver 勝出。本來在第二次投票時,甘迺迪得票最多,但未到半數。在Al Gore (後來的副總統Al Core高爾的父親)退出之後,他的票給了基法維,使甘迺迪落敗。據在場旁觀的一名有心人說,他見到在第二次投票之後,大批人圍住坐在包廂中的Jackie,好不熱鬧。但在第三次投票之後,那些人全部消失,剩下Jackie 孤伶伶一個人。而本來受冷落的基法維夫人,突然間身邊熱鬧起來。在在顯示了政治的極端現實。

這還是甘迺迪參政以來第一次遭受滑鐵盧。他十分在意,事後一直罵史帝文生出賣他。並指責他`沒種',不敢自己選擇副總統人選。說他是`優柔寡斷、娘娘腔'。但在公開場合,他很有風度的接受失敗,向基法維道賀之外,並稱讚史帝文生這種方式甚為民主。

事實上,一般人都認為Jack 的這次失敗對他是有利無害。因為在年底的總統選舉中,民主黨已注定失敗,他何必淌這趟混水。而且這次民主黨大會又奠定了他的知名度,全國有幾千萬人由電視中認識了他,見到他年輕的風采。在他之前的政府官員都強調自己的老成持重,好像必須嚴肅才能成政治家。但是甘迺迪是那麼不同。他有孩子氣的開朗笑容,剛經過風筒吹過的蓬鬆頭髮,高大瘦削但(看起來)健康的形像。他給予美國政壇一種全新的形像,也為四年後的選舉奠下了的基礎。

在投票結果宣佈之後,Jack 和在歐洲的父親立即通了電話報告結果。隨後他送Jackie 回波士頓,然後就搭機去了法國南部父親的別墅。他說,因為幾個月的緊張競選,他要好好休息一下。Jackie 因為即將生產,因此去了母親家待產。在她心中當然希望丈夫陪她待產。何況Jack 忙了幾個月,兩人幾乎沒有一刻自己的時間。她的失望可想而知。

Jack 要去里維拉是與父親檢討這次的失敗原因、及怎樣籌備下次的行動。Joe 沒有對兒子說: I told you so (我早告訴你了。)他從來不對他的兒子說這樣的話,他永遠是兒子最熱心的支持者。

在父親別墅休息一陣,他的參議員朋友、也是一直與他一起作樂的朋友George Smathers 就來與他會合,加上當時在維吉尼亞讀法律的小弟愛德華Teddy 三人,一起租了一艘四十多尺長的遊艇,暢遊地中海。他們租的船還包船長及廚師。船長說,船上有不少美女出入。還有一名在船上的男人說,Jack 一個舊女友也在船上。他們簡直是樂不思蜀。因此當消息傳來,Jackie 在美國生下一個死胎時,Jack 並無意立即結束假期回國。

Jackie 是在八月二十三日因腹痛兼出血被母親送進醫院。醫生為搶救嬰兒,為她剖腹生產。結果產下一名女嬰,但未出世就已斷氣。

Jackie 在醫院中醒來時,第一個見到的人是Bobby。他在民主黨大會後回到Hyannis Port,是Jackie 的母親找到他。Bobby 用了很多時間才連絡到在地中海船上的Jack。但是Jack 最初的反應是,既然嬰兒已經死了,他回去也沒有用,因此決定暫不回去。還是Smathers 提醒他,如果他將來還想選總統的話,一定要維持這個婚姻,就必須立即回去。於是他在第三天抵達熱內亞,和Jackie 通了電話,再兩天才回到美國。

對於情感細緻,而又十分顧顏面的Jackie,Jack 的行為罪無可逭。這是她心情極端惡劣的時刻,她剛剛失去了一個懷了八個月的胎兒,而且她不知道今後是否能再生育。與此同時,丈夫卻在外邊快活。既使沒有人向她報告,她已經知道Jack 是在外面玩。對這樣的行為,她決定不再忍受。因此出院後她沒有回Hickory Hill的家中,而是去了母親處。外間立即傳出他們婚姻觸礁,一些花邊專欄並說他們在鬧離婚。但是甘家是不會允許他們離婚的。Jack 的婚姻本來就是一著政治棋子,如果離婚就前功盡棄。因此傳說Joe 找了媳婦好好談了一次。當時`時代雜誌' 報道說,甘家用一百萬元將Jackie 留住。

事後甘家人都否認這件傳聞,而Jackie 也笑問:「就一百萬嗎?這麼少?」據接近甘家的人說,Joe 是答應她很多條件,包括今後她在用錢方面有較大自由。這表示她雖然不是一次拿一百萬,實際的數字就不會比這個小。其他的包括Jack 和Jackie 要過獨立生活,不要每天都和甘家人一起吃晚飯。此外相信Jackie 也同意幫Jack 競選總統,將來她就是總統夫人。在甘家,Jackie 不但與家翁最談得來,她也最喜歡他、尊敬他。Joe 除了為兒子政治前途鋪路,這次他還挽救了兒子的婚姻。

談判之後,Jackie 決定不再搬回Hickory Hill 的家。因為這裡佈置了嬰兒房,她怕觸景生情。因此將那間房子以原價賣給Bobby 和Ethel 夫婦。他們自己就在喬治鎮租了一間房子。這一次,在父親的建議下,Jack 允許她隨意裝修佈置。Jackie 和她母親一樣,喜歡花錢買貴重的家具、窗簾布。過去Jack 多次抱怨她愛花錢,但現在她有公公撐腰,Jack 就不管了。於是她花很多錢買歐洲古董家具,(路易十六的餐桌、路易十五的椅子)。還有人工刺繡的窗簾和桌布。古董花瓶中每天還要有大把鮮花。家中擺滿了美麗但無用的東西。(喜歡購買奢侈品裝飾自己的賈桂琳,被指用老Joe的無限制信用卡收買。)

 

 

 

 

 

 

 

 

 

這年秋天,Jack 也幫助史帝文生競選。他跑了二十多個州,為民主黨拉票。不過Bobby 就正式的上了史帝文生的競選列車。因為在父親授意之下,他要全面參與這項總統競選活動,這樣他可以深入學習總統競選的運作細節﹐以便四年後正式運用。但事後Bobby 對史帝文生更是仇視。他說,史帝文生的競選組織是最散漫的。此外史帝文生本人又極優柔寡斷,什麼事都拿不定主意。好像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事,例如是誰應當陪他上電視這樣的事,他都要找一班人開會大半天,還未必能決定。他說他對整個運作都十分厭惡。後來在選舉時他甚至投票給共和黨的艾森豪。由這件事顯示了Bobby 在這種事上和他父親一樣的自私。他不希望史帝文生當選,因為他若是當選,至少會再競選連任。這樣Jack 就要多等四年才能再競選。如果是艾森豪連任,Jack 就可以在四年後角逐黨內提名、及競選總統。

結果艾森豪以高票當選連任。但在國會選舉中,民主黨就取得全面勝利,Jack 也以高票連任。此時他可以說是美國政壇上一顆奪目新星。特別是在女性選民心目中,他聲望更高。報上誇讚他的笑容妣美影星。在中西部一所大學中,女學生包圍住他叫喊:「我們喜歡你多過(貓王)普里斯萊!」在他競選時,不少女子投身到他車上。在紐約的一次遊行中,各種年齡的女子包圍著他索取簽名。還有些女子則伸手摸他的頭髮,還有些人尖叫。報上說﹐甘迺迪參議員吸引女性的情況就像熱情的歌迷對待她們的偶像。

Jack 連任參議員之後,全家在Hyannis Port 慶祝,並且討論下一步行動,佈署角逐1960年總統黨內提名。因此史帝文生的落選對甘家是好消息,因為Jack 不必面對一名現職總統。他可以在一班新人中角逐提名,而他自認他此時的機會不比任何人差。

在討論時,Jackie 也熱心參與。為丈夫競選是她同意不離婚的條件之一。但是談到她應當扮演的角色時,Bobby 認為喜歡騎馬獵狐、寫詩畫畫的Jackie 太藝術、太曲高和寡,擔心她會使一般普羅大眾反感。Jackie 說,她願意聽取助選團的指示,扮演她應扮演的角色。第一次,她顯示了對做總統夫人的興趣。

Jackie 過去不但不喜歡政治,甚至厭惡政治。她家庭給她的觀念是:「搞政治的都是惡棍、是吸雪茄的騙子.」她也不喜歡丈夫那一班朋友和他們的太太,說她們都平凡乏味。她說:「她們都只懂談衣服、談孩子和談烹飪.」(好像她自己不一樣)。她尤其憎恨競選活動,她說她不知道那些人為什麼`那麼興奮'?為什麼總是大叫大嚷?從沒有人見過她像甘家姐妹那樣滿場奔跑、興奮大叫。除此之外,她不喜與人接觸。好像競選時,一天要與幾百、甚至幾千人握手。在她來說是不可思疑的事,她那一雙手只適合與貴族握手。她甚至不喜歡與陌生人談話。在甘家的討論中,她是那樣像局外人。當大家在討論1960年民主黨大會在那裡舉行最好時,有人突然轉頭問她的意見,她微笑回答說:「亞加波科.」(墨西哥著名度假區,也是她結婚時的蜜月地點。)眾人都啼笑皆非。但為了要進白宮,她同意配合大家給她安排的任務。彼得勞福就說,若不是為了1960年進白宮,她不會容忍競選活動。如果1960年競選失敗,她會要Jack 另外選一個職務。否則她會離開他,自己搬去歐洲住。

 

這年七月,六十六歲的Black Jack 病重。Jackie 曾去紐約看父親。Black Jack 對她不常來探望,多所抱怨。因此她認為父親只是心情不好,並無生病跡象,因此就回Hyannis Port 過暑假。

事實上,Black Jack 此時患有肝癌,七月尾因劇痛而入住醫院。當時 Jackie 去了新港和母親一起過生日。八月三日當她得到醫院通知、說父親病重而趕到醫院時,父親已經斷氣。

Jackie 非常懊悔她沒有在最後一刻陪伴父親。她所能做的就是在St. Patrick 大教堂安排一個隆重的葬禮,同時找出父親相片,拿到`紐約時報'去刊登。在Jackie,表現在世人面前的的儀式絕對重要過實質的關係。

Black Jack 沒有留下遺囑,在還了債務之後,Jackie 和Lee 每人只分得七萬九千元。據說Jackie 當時就向處理遺產的律師催促要那筆錢。拿到錢之後,她就買了一架白色跑車`積架' Jaguar 給Jack 做聖誕禮物。但Jack 與她的口味不同,並且認為以他的身份開這樣的車,與他希望塑造的形像不同。因此去換了一輛穩重的`別克'Buick,將多出來的錢放入自己口袋。Jackie 對此不太高興。

Jackie 用錢的方式在她與Jack 之間製造了不少磨擦。Jack 一向用錢謹慎,而Jackie 就一向迷信`價格高就代表高貴'。她在買家具及衣服上的口味越來越大,而Jack 看到帳單後經常發脾氣,很多次他說:「她是不是要把錢花光?」老友Lem Billings 就聽見他在看到一次帳單後說: She's breaking my Goddamn ass!Jackie 常常把買衣服的帳單藏起來,然後列入家用帳上。但日子久了,很多錢她無法付清。這些錢都會轉到甘家財政中心,但每一戶的帳最後還是再轉回每戶自己的帳上,Jack 還是會見到。

這段期間,唯一真正令他們開心的是,在感恩節後的十一月二十七日,Jackie 以剖腹方式生下一女,取名卡洛琳Caroline Bouvier Kennedy。這在Jackie 是極大成就,因為在連著兩次意外之後,她終於能順利生產。而且這次生育Jack 也在場,對Jackie 可以說是雙重喜悅。而Jack 也更開心,因為年屆四十的他終於做了父親。

女兒生下之後,他們就在華府喬治鎮正式買了一座三層樓排屋。Jackie 又是立即開始裝修工作,據說在不到半年時間,她就換了三次牆紙。而且不論什麼時候,總有一間房子是在裝修中,不能使用。因此Jack 埋怨:「為什麼我們的家沒有一個時候是每一間屋都可以用?」(下圖:甘迺迪夫婦與女兒卡洛琳 Caroline 在緬因州的 Hyannis Port.)

 

 

 

 

 

 

 

 

 

 

 

 

                   

1957年春,艾森豪進入第二次任期之後,甘迺迪就展開了他邁向白宮的熱身運動。為了增加知名度、及建立人際關係,他接受邀請在全國各地演說。他帶著索倫森在全國旅行數十次之多,到年底時他已經做了一百五十次正式演說。這時他又請了幾名演說撰稿人,幫助寫稿。其他的助手就一路上搜集、所有將來可以在提名時幫助他的人的名單。包括:黨代表、各地民主黨負責人、工會領袖、宗教領袖、民權及新聞界人士在內。最後這項名單上的名字多達七萬人。

由於當時美國廣大的南方仍是新教徒範圍,對他的天主教背景十分抗拒,因此他集中精力爭取南部選民及代表支持。也因此在民權問題上他採取溫和立場,因為他不想得罪為數甚眾的南方白人民主黨人。對於民主黨人,民權問題一直是一樁難以處理的曖昧問題。因為在政治理念上,民主黨標榜`前進',最支持黑人(及少數)民權。然而當初解放黑奴的是林肯及他所屬的共和黨,因此在南北內戰時及戰後,南方白人普遍支持民主黨。在投票時這些白人固然可以幫民主黨當選,但在政治理念上就成為民主黨一大包袱。因此在有關民權議案的投票中,甘迺迪一方面為鞏固他在東部地區的選票,投了支持票。但為迎合南部選民,他又投票支持一些較為溫和的修正案。連索倫森都承認,甘迺迪此時在民權問題上的立場是以爭取選票為出發點,與任何政治理念無關。

這時經由他父親的推動,參院多數黨領袖詹森選擇他為參院外交委員會委員。以他的年資及經歷﹐他實在無資格參與外交委員會的工作。全因為他父親曾在詹森處做了不少功夫。加入此一委員會,對提高他知名度及聲望都有很大幫助。但他在這委員會中建樹不多。當時外委會主席傅爾布萊特(William Fulbright)就說:「這個甘迺迪,他在外交委員會中什麼也沒有做,.....他整天都在自己的相片上簽名.」(意指他整天都在競選)。

但是在另一個委員會中,他就大出風頭。這是參院中專門調查工會詐欺行為的麥克里蘭McClellan 委員會。這個委員會就是由麥加錫Joe  McCarthy 領導的委員會,但在麥加錫受圍攻之後,改為民主黨的John McClellan 主持。他也是甘家的朋友,因此Bobby 這次就被任命為首席法律顧問。甘迺迪參議員就以委員身份大力支持弟弟的工作。(下:甘家兩兄弟在麥克里蘭委員會中並肩作戰。)

 

 

 

 

 

 

最初這個委員會仍是調查共黨份子在美國的活動,但在民主黨接手之後,逐漸轉為調查工會黑幕。第一個受調查的是底特律卡車司機工會頭子貝克Dave Beck。貝克剛接手工會不久,手上有二百萬工會會員,及近十億元的工會基金及養老金存款。而貝克因為生活奢侈,很快就被發現有貪污嫌疑。據調查,他的豪華屋子、汽車及遊艇都由工會支付。此外又查出他和一些黑社會人物有來往,因此委員會認為他是勾結黑社會,挪用工會基金。

在參院調查之下,貝克不再競選連任工會主席,因此原來的副主席哈法James Riddle Hoffa 有機會升任主席。吉米哈法Jimmy Hoffa 出生草根,父親是煤礦工人,在他七歲時就死了。母親出外工作扶養他及兩姐妹。他十幾歲就出來做工,當他在食品工廠做搬運工人時加入工會,後來搬運工會與司機工會合併,他就成為工運領袖。哈法的生活比貝克嚴謹,生活也不奢侈。一雙兒女在學校中成績相當好,(後來一個女兒做法官、兒子做律師)。民主黨控制的委員會懷疑他藉工會領袖身份圖自己私利,在多年調查之後,都苦無証據。最後委員會終於指控他在1948年一次協調工潮時,受牽連的公司為感謝他調停有功,將一間值十萬元的公司Test Fleet以四千元賤價出售給他。不久他就將公司以十五萬元出售。

但是麥克里蘭委員會無法取得足夠証據証明這項指控屬實。因此全案撤銷。但是Bobby 鍥而不捨,又在哈法另一項計劃上約談他到參院應訊。委員會認為他是將手下龐大基金挪借給黑社會人物,投資在佛羅里達州的太陽谷Sun Valley 興建退休人士住宅及渡假村。哈法否認和黑社會人物勾結,並自辯這項計劃是為工人興建的退休福利之一,而且廣受工會會員支持。這件事經委員會傳訊後,又因為欠缺証據而撤銷。

在參院調查哈法之時,由於傳媒擴大報導,成為報紙電視上的熱門新聞。當時每一天參院前面都有近百記者包圍住哈法和他的律師,以及Bobby 等人。使他們一時之間都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而他們在參院的對話也經由電視每天轉播,成為市民茶餘飯後的話題。

很多人說,Bobby 所以會找工會開刀,純粹是政治原因。因為美國的工會傳統上都支持民主黨,唯有卡車司機公會一直以來都支持共和黨。在貝克任主席時,還捐了不少錢給艾森豪競選。而哈法本人不但支持共和黨、並且曾在黨內掃蕩共黨的滲透份子。另一方面,其他工會此時支持的民主黨人是基法維,Bobby 就藉機打擊哈法等人,以便在工運中為甘家爭一塊地盤。而Jack 也大力支持Bobby,每天出席聽証會,並以參議員身份對哈法嚴詞質詢。另一方面,他們也可以利用這項工作製造知名度。因為在當時,在參院委員會中打擊黑幫最易提高聲望。除了新聞每天見報之外,電視還會做即時轉播,每天都出現在美國人家庭中的電視機中。(好像尼克森、基法維、和麥加錫等都是因參院調查庭聞名一時)。那時連甘家人都陪著興奮。例如羅拔的妻子Ethel 每天都打扮得十分整齊的出席聽証會為丈夫打氣,而母親 Rose、姐姐Eunice、和妹妹 Jean 等也都不時會出席。連 Jackie 都曾出現幾次。他們都將這次聽証當做是Bobby 事業上一個高峰,要給予精神上的支持。事實是,當時美國的傳媒已經有強烈的傾向性,對於與共和黨接近的人與組織都非常仇視,報導時就更熱心,時常是加油添醬。

當時Bobby 以首席顧問的身份對哈法嚴詞質詢時,有如法庭中的檢控官:咄咄逼人、不留餘地,好像與對方有深仇大恨。連哈法都說,Bobby 好像負與他自己任務,一定要將他置於死地才甘心。事實上他們兩人間經過多年交鋒,彼此之間也是恨之入骨。在第一次因  Test Fleet 事件傳訊哈法時,Bobby 在參院外就對記者如此說:「如果我不能在六個月內証明他有罪的話,我就從國會大廈圓頂上跳下去.」而哈法也是一提到Bobby 之名就咬牙切齒,什麼髒話都說出來。(下: 羅拔甘迺迪/左 跟Jimmy Hoffa/右 當時是見面眼紅的仇家。)

 

 

 

 

 

 

 

 

 

 

這個委員會本來全名是`參院永久性調查小組委員會'。不過因為是由麥克里蘭領導,因此簡稱McClellan委員會。Bobby 在這個委員會中的表現首次為他在全國贏得注意。一些報紙並說他是`國會有史以來最能幹的調查人員之一'。但是他對証人嚴詞威嚇的態度,連支持他的人都認為過份,說他誤用他的權力。因為他不是先找到對方犯罪行為之後再傳訊對方。他是先認定對方是歹徒之後,再去找証據。這樣的方式不但違反美國法律精神,而且事倍功半。也因此他的指控無一成功。也使司法權威大打折扣。另一方面,被控者更是不服氣,可能演變出私人仇恨,要和他周旋到底。

甘家的人此時深知著書出版對提高一個人在政界、學術界及社會中名聲的幫助,因此在麥克里蘭調查工作進行到尾聲時,Bobby 寫了一本探討黑社會內幕的書The Enemy Within。書名意指目前美國的最主要敵人是在美國境內,就是有組織的黑社會勢力。一般認為這是當時民主黨的中心思想。就是說,美國的敵人不在國外,不是國際共黨。以對抗共和黨的外交政策。

羅拔甘迺迪的文筆、思路更不及Jack。因此一般都相信這本書是出自他的助手John Seigenthaler 之手。Seigenthaler 本來是一名有哈佛文憑的記者,因為寫了許多揭發工會黑幕的報導,而投效Bobby。他一直堅持這本書是Bobby 自己寫的,他只不過為他編輯而已。一直到後來當事人都已過世後他才說,他在1959年請了一年假,住在Hickory Hill,為Bobby 起草這本書。在簽約那天,老甘迺迪就警告他不可以像索倫森一樣自己居功。後來這本書上了暢銷榜第二名,他們吃飯慶祝。這時Bobby 送他一本書,扉頁上寫著:給John Seigenthaler,是他幫我寫這本書。老Joe 見了十分生氣,斥罵Bobby 說:「你這個笨蛋,要不了幾天`紐約郵報'就會將這件事鬧大.」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麻省波士頓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Click: 214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