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24, 風雨前的寧靜

甘迺迪從不諱言他是一個現實主義者。目前他最主要的目標就是在明年的選舉中當選連任,而且要高票連任。這些壓力在他家庭生活中不能說沒有影響。加上他的一雙兒女逐漸懂事,使他開始有了住家男人的心境。甘迺迪自己也感覺到心情上的轉變。在這年夏秋之際,他在電話中對友人說:「現在有兩個赤裸的女人在屋裡,我卻在這裡看`華爾街日報',是不是我老了?」

不過,以甘迺迪的水準,他的所謂`收斂'也比一般人要多幾處出口。在與Judith Campbell 疏遠之後,他的新寵是瑪麗梅爾Mary Pinchot Meyer。她是甘迺迪的記者朋友(華盛頓郵報的主編) Ben Bradlee 的小姨,也是Jackie 的朋友之一。Pinchot 是賓州著名家族,出過兩位州長。瑪麗的前夫是中情局一名高級官員。她在中學時就認識甘迺迪,但在離婚後才與他正式來往。她因為繼承了一筆不小的遺產,因此可以以作畫為生。有人說她是早期嬉痞士,一個富有、美麗的貴族嬉痞。她在世界各地的上流社會出入、結交各國男子。傳說之一是,當她在義大利渡假時,見到地中海一遊艇上有一個英俊男子,她立即脫下身上比基尼、跳下自己的遊艇、游向對方。據說她在1962年一月開始和甘迺迪交往,一直到他遇害為止。

瑪麗一直記日記。其中不少是記述她到白宮與總統幽會的事。她還記述她帶毒品LSD 到白宮和甘迺迪一起吸食。說到當兩人神遊太虛之際,Jack 還說,他不能再吸了,因為「如果此時俄國向我們發動核子攻擊,我還要控制這個核彈按鈕.」

他們的事應當有不少人知道。有人見到他們在酒會中一起失蹤,半小時後才出現。他們並且經常和Ben Bradlee 及他的太太Toni (她是瑪麗的姐姐)四人一起約會。甘迺迪做總統時甚至和Bradlee 夫婦、瑪麗梅爾一起到賓州去見過她們的母親。但是Ben Bradlee 卻堅持說,他和他太太當時都不知道Jack 和他小姨間的事。(註一)

 

在甘家,孩子是越多越好,特別是男孩。信奉天主教的Jackie 也不例外。雖然她嘲笑Ethel 像兔子一樣會生,但她自己每次懷孕都十分緊張,生怕再流產。而且當她在1963年初發現自己又有孕時,更是興奮,做足了準備和安胎的工夫。

八月七日,Jackie 帶著女兒卡洛琳到Hyannis Port 上騎馬課。回程時開始腹痛,因此臨時送進附近美軍基地的醫院。正因為越南問題召開會議的甘迺迪獲悉之後,立即搭機前去。當他抵達時醫生已經用剖腹方式、取出早產五個星期的一個男嬰。取名Patrick Bouvier Kennedy。但這嬰兒十分瘦弱,生下時僅四磅一安士。放在保育箱中三天之後就夭折了。

這一次,甘迺迪頻頻出現醫院中。人們見到他坐在保育箱前注視他的兒子,或是在醫院走廊中長時間走來走去。中年得子,他對這個嬰兒似乎特別有感情。嬰兒死後,有人見他坐在Jackie 病床前,兩人握住手,一起弔念失去的兒子。

在嬰兒葬禮中,他還眼中含淚、跪在小小的白色棺木前不忍離去。主持彌撒的紅衣主教Richard Cushing 勸了許久,他才起身。Jackie 的朋友說,在那幾天,甘迺迪和Jackie 之間才第一次建立起一種過去所沒有過的親密關係。第一次,Jackie 見到了她所未曾見過的Jack 的另一面。由於這件悲劇,拉近了兩人的距離。每到週末,甘迺迪若是有空,還會到Hyannis Port 去陪一下正在休養的妻子。

一個月之後,九月十二日,他們在岳父家Hammersmith Farm 和一些朋友一起慶祝他們結婚十週年。在座的有Ben Bradlee 夫婦,和Jackie 繼父的一些子女。甘迺迪送Jackie 的禮物是一本著名古董店的目錄,她可以在目錄中任選一樣東西。不過甘迺迪還是他一貫的性格,他事先交待在座的朋友,不要使Jackie 選太貴的東西。結果她選的是一條蛇形手鐲。

不過甘迺迪對Jackie 的態度還是大大比不上他對父親的態度。他有空一定回家看父親。每次回Hyannis Port,他一定叫人將父親的輪椅推到門前長廊,看著他的總統專機降落。他也一定一下機就第一個前去擁抱父親。他對父親除了愛之外,還有尊敬。他曾向身邊的助理說:「只要他十分之一的頭腦還可以用,他就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都要有腦筋.」

在他最後一次離開Hyannis Port 時,他眼中含著淚親吻他父親的額頭。上飛機之後,他對Dave Powers 說:「你看他,是他,讓這一切都成為事實.」他明白,沒有他的父親,他絕不會有今天。

表面上,老Joe 像是一個植物人,但甘家人可不這樣想。他們每天都還是將大小事告訴他。有時會放一本雜誌在他膝頭,他看完一頁、會發出聲音,就有人來為他翻頁。甘迺迪兄弟也一直將父親當做正常人一樣,凡大小事都向他報告。有一次聯合首長參謀泰勒將軍和羅拔甘迺迪一起去Hyannis Port,他很意外的發現,甘家三兄弟:一個總統、一個總檢察長及一個參議員,還是一樣一樣的大小事一一向他報告,而且態度十分恭敬。(下:這時是甘家最春風得意的時候。總統一對兒女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玩耍的相片,羨煞世人。)

 

 

 

 

 

 

 

 

 

 

 

 

Jackie 的妹妹Lee 自從嫁給一個有王子頭銜的波蘭貴族Stanislad Radziwill 之後,就活躍在歐洲上流社會的社交圈。此時並和希臘船王歐納西斯(Aristotle Onassis)成為蜜友。這時她就對歐納西斯說,她姐姐因為喪子之痛,心情不佳。於是歐納西斯表示可以出借他的豪華遊艇Christina 號給第一夫人使用,給她散散心。為了避嫌疑、加上他也知道自己名聲不好,因此他大方的說,他會將所有船上的僕傭一起出借,但他本人卻不會在船上。Lee Radziwill 認為這倒不失為好主意,Jackie 一聽說也毫不猶疑的接納了。但她說,為了禮貌,她沒有理由要歐納西斯躲起來。她說:「我不能只收禮物,卻不見主人。這太不近情理.」

其實早在1951年時,Jackie 就曾與甘迺迪一起接受邀請到歐納西斯的船上做客。當時甘迺迪身為參議員,忙著與另一名客人邱吉爾首相應酬。Jackie 就由歐納西斯帶著參觀他這條三百五十尺長的毫華遊艇。當時她就對這船王留下極好印象。

但是這一次,甘迺迪及Bobby 就對她接受歐納西斯的邀請有意見。因為此時她已貴為第一夫人,而歐納西斯的名聲就頗有問題。特別是Bobby,他不能不擔心歐納西斯的一些不良記錄。在艾森豪總統時代,歐納西斯就曾將美國貨輪改裝成國外船隻以逃稅,當時還被判詐欺罪名。他後來自動付了七百萬元罰款才免於出庭應訊。這時他又牽涉到好幾項刑事罪,正由司法部調查中。在美國人心目中,他是典型小人奸商的代表。此時Jackie 到他船上做客,傳出來可能對甘迺迪明年大選有不利影響。

另外社交圈又傳說,Lee 正在設法拉攏歐納西斯,以成為船王之妻。這一方面Lee 完全是她母親的翻版:結婚的目的就是不斷攀上更高的枝。她的第一任丈夫Michael Canfield 是美國哈潑出版公司(Harper)少東,本身在哈佛畢業,並在駐英使館中工作。但在姐姐Jackie 做了第一夫人之後,她就嫌丈夫的地位不夠高。於是嫁了Radziwill 這條大魚。他除了有王子身份外,又在英國投資地產致富。由於她的天主教身份,後來是勞駕姐夫甘迺迪為她向教廷請命,將第一次婚姻註銷,才能再婚。(下圖:Lee 雖然嫁了個王子,取得王妃身份,但是卻對富可敵國的歐納西斯發生興趣。來源:New York Social Diary)

 

 

 

 

 

 

 

 

 

現在,她又望向更高的枝。她的朋友都看出她在拉攏歐納西斯,以成為船王夫人。最初船王也有意思。因為如此他就可以成為美國總統的小舅子。不過Jackie 的朋友Betty Spalding 就說,歐納西斯無意娶他。只不過利用她的關係和美國總統打交道。甘迺迪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對於這項邀請心存懷疑。但他明白Jackie 的性格,勸阻一定無效。因此他建議商務部次長小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 Jr. 夫婦隨同前往,有充當Jackie 的監護人的意思,以免Jackie 和歐納西斯孤男寡女的傳出去不好聽。

歐納西斯為了討好美國第一夫人,將船上的僕傭增加到六十人之多。並在倉庫中堆滿了香檳、魚子醬、和空運到的鮮花水果。小羅斯福說,歐納西斯是那種處處都要顯示財富的人,因此裝璜是極盡豪華之能事。上船後第一天,Jackie 就說,她不能讓主人躲著不出來。因此歐納西斯在第二天就上船了,帶領大家參觀他的船、炫耀他的財富。

據在船上的一名客人說,Jackie 和Lee 的表現就像一對幼稚的女學生。例如她們時常拿小羅斯福開玩笑,說他穿衣服不夠時髦。有時又像吸過大麻一樣的瘋瘋顛顛,令人難以相信她們是見過世面的女子。好像她們時時會開玩笑說:「嘿,讓我們打電話給Jack,說我們困在伊斯坦堡回不去了.」真是十分幼稚。

Jackie 在船王船上做客的消息傳回美國,果然受到國會攻擊。一名共和黨議員並指責商務次長不應陪同前去,因為這影響到司法部正在進行的一項調查。這使甘迺迪十分生氣。他氣的不是Jackie,而是氣議員公私不分。不過他還是打了電報給Jackie。但為了表示他是有器量,他從不明言要Jackie 早些回來。因此Jackie 玩足了兩個多星期。

小羅斯福說,Jackie 和歐納西斯很快成為好朋友。很多時當大家都睡了,他們還在甲板上聊天。後來他們還經常一起到岸上、島上的餐廳吃飯。不過小羅斯福的太太Suzanne 否認他們之間有特殊關係。她說:「Jackie 有時喜歡撩男人。但她對男人一向如此,她只是喜歡男人對她有幻想,如此而已。像Franklin 就經常和她聊天,我也不在意.」她反而覺得Lee 和歐納西斯之間有不尋常關係。巧的是,歐納西斯的女友– 歌劇女高音瑪麗亞卡拉斯Maria Callas 不在船上,而Radziwill 王子則在中途離去。

在船上的最後一晚,歐納西斯照例要給每名女客一樣禮物。在這裡他充份顯示了他的勢力眼光。Lee 得到的是三條寶石手鐲,小羅斯福太太的是一個十八K金和鑽石鑲的手提袋。但是當Jackie 打開她的禮物時,人人都睜大雙眼不敢置信。那是一條星光耀眼的由大顆紅寶石及鑽石鑲成的項鍊,拆開來又可以當做兩條手鐲戴。Lee 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她後來對甘迺迪說:「Ari 給Jackie 好多禮物,我真是受不了。他給我的就是三條不起眼的手鐲子,連卡洛琳都不會要戴的.」

離開希臘後,Jackie 又和妹妹去了摩洛哥,做哈笙王(HassanⅡ)的座上客。玩了幾天才回美國。因此她心情十分好,對Jack 又有些內疚。因此當Jack 問她是否陪他到德州競選時,她說:「你叫我去那裡,我就去那裡.」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得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麻省波士頓The John F. Kennedy Library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註一)   Mary Meyer  本人不幸在1964年十月十二日遇害,也就是甘迺迪死後一年。她是在華府住所附近夜行時,為一名流浪漢所射殺。死時四十三歲。事後她姐姐Toni Bradlee 才發現她的日記,及獲知她與甘迺迪間的關係。當時Toni 將這些日記交與她們家的老友,中情局秘密作業組長James Angleton,由他作主將之銷毀。Angleton 說,這是為了保護Meyer 和前夫的孩子的名譽。後來這件事也是等到1976年,參院調查甘迺迪與中情局對古巴進行黑箱作業時,才公開。

Click: 196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