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甘迺迪傳奇的一生

甘迺迪(肯尼迪)傳目錄及前言
1, 甘迺迪家由愛爾蘭到波士頓
2:由紐約到好萊塢
3, 甘迺迪進軍華府
4, 倫敦大使生涯
5, 年輕魚雷艇英雄
6, 甘家長子英年早逝
7, 約翰甘迺迪踏足政壇
8, 甘迺迪-華府政壇新星
9, Jackie 賈桂琳初試啼聲
10, 甘迺迪參議員在華府
11, 1956 年副總統提名
12, 甘迺迪爭取黨內提名
13, 甘迺迪與黑手黨分享情婦
14 , 甘迺迪獲總統提名
15, 甘迺迪當選總統
16, 甘迺迪遴選內閣
17,白宮春色無邊
18, 豬玀灣事件
19, 賈桂琳星光燦爛
20, 中情局/黑手黨/聯調局
21, 夢露之死
22, 古巴飛彈危機
23, 甘迺迪和南越政變
24, 風雨前的寧靜
25, 達拉斯的槍聲
26, 達拉斯現場
27, 奧斯華生平
28, Jack Ruby為什麼殺死奧斯華
29, 甘迺迪遇害的陰謀論
30 電影 JFK & 奧利佛史東
31, 詹森和 Bobby
32 Jackie 姓了歐納西斯
33 甘家新一代

33 甘家新一代

在Joe 去世後,Rose 升格為甘家大家長。多數時間,她仍是獨來獨往。但是在甘家三代、五、六十人的心目中,她逐漸成為大家的精神支柱。因為年紀大,一舉一動都是新聞。

雖然在甘家人的心目中,Rose 一直沒有肯定的地位,但是她一直維持著她自己特立獨行的風格和身份。對於服裝,她從來是一絲不茍,持續著每年定期到巴黎選購時裝的習慣。六十及七十年代,連著好多年她都上榜世界十大最佳服裝女士名單上。同時她也經常代表甘家到世界各地出席、或主持甘迺迪總統紀念儀式、紀念館之開幕活動。此外她除了有前任總統之母的頭銜之外,因為她一直熱衷於教會的各項活動,早在1951年梵帝岡就曾贈予她Papal Countess 的頭銜。因此她也經常代表教會在世界各地奔波,做一名教廷大使。

在Joe 死時,他將大部份的財產都已先分配好,以免要繳付遺產稅。其中Rose 分到的至少也有一千萬元的現金和物業。單單是每年收利息,都有幾十萬的收入。但是她節省慣了,好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有錢人。在丈夫死後二十四小時,她就對僕傭說,今後她要省儉些過日子,因此將他們都打發了。包括一名司機、一名管家、一名廚子及一個女僕。從此她幾乎不再請長工,只在需要時僱臨時工人。通常是夏天在麻省Hyannis Port 時、及冬天在佛羅里達棕櫚灘時,才在當地請一個司機,兼做雜工。人們說她似乎過不慣有錢人的日子。她請的司機除了要兼做花匠,還要兼做警衛。有一次甚至要他幫忙油漆房子,自然是一樣都做不好。同時她和過去一樣節省。穿過的衣服,都拿到二手店去拍賣,不會捐出去給慈善機構。一名為她工作過的女秘書說,她連用過的指甲油都會要她拿到店裡去退。

 

 

 

 

 

 

 

 

 

 

 

 

 

從此她也不再修整棕櫚灘的房子,讓它自去殘破,到最後好幾間房漏水。Hyannis Port 的房子稍好些,但也十分殘舊。但是她仍然每年到巴黎買最好的時裝:一千元一件的Givenchy 禮服、五百元的Dior絲襯衫。到巴黎住最好的旅館Plaza Athenee。但坐飛機永遠是坐普通艙,也捨不得坐轎車。她總在機場等計程車。為了省錢,還喜歡和人分坐一輛的士。她很喜歡看別人發現她是甘迺迪總統母親時驚訝的反應。一次同車的太太發現她是前總統的母親時,暈了過去。她也不願付小費,常常將甘迺迪的相片做為小費。她印了一種相片,一面是甘迺迪總統,另一面是甘迺迪就職演說中最著名的一句話:「不要問國家能為你做什麼、只問你能為國家做什麼.」她自己還在後面簽了名,說:「你留著,將來會值錢的.」

1972年冬天,她八十二歲時,開始寫自傳。`雙日'出版公司(Double Day)派了一名作家,每天上午到她家,用錄音機記載她的自述兩個小時,達兩年之久。她也利用這個機會,重溫自己的一生。相信這個過程對她是痛苦的。但是Rose 與眾不同的是,她能夠只記得所有生命中的歡愉的一部份,將那些痛苦的、不愉快的都忘記。因此當書出版時,Rose 在書中的第一句話是:「我常常想,我是世上少有的最幸運的人之一。好像是上天、或是命運,選擇了我,給我這特殊的寵幸.」

結果這本書Times to Remember 一出版就久據暢銷榜不下。她的名氣也一時無倆。原因是,雖然甘家的傳記充斥書局,這卻是甘家人自己寫的唯一的一本自傳。在她之後也不再有甘家人自己寫傳記。所以,她雖然隱藏了很多她不願為人知的事,仍然是有很多的甘家趣事,是很多甘家傳記不得不引用的主要資料來源。

丈夫過世後,Rose 也開始安排大女兒Rosemary 回家中住。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是住在威斯康辛州一間大房子中,由兩名修女陪伴及照顧。由於甘家經濟上對她照顧週到,什麼都不缺乏。但是比Eunice 還大三歲的她,卻只有六歲的智力,而且因為無所事事,心寬體胖。和她少年時的樣子相去甚遠。

幾兄妹中,Eunice 對她最好,經常帶她各處走。不過她有很多地方不能適應,一次還自己出走。幾年之後Rose 心力交疲,也就逐漸減少接她出來。不過Eunice 還是經常去威斯康辛探望她。

1976年Teddy 競選參議員連任時,Rose 還為他助選,但體力已大不如前。她在演說中說:「當妳六十六歲時幫兒子競選,還沒什麼問題。七十六都說得過去。但是等妳八十六了,就不是那麼容易了。所以千萬別讓你的孩子這樣折磨你.」

1980年,Teddy 角逐總統提名時,她已滿九十歲。她不能像過去一樣為他助選,卻也在波士頓領導舉行了一項盛大的`玫瑰大遊行' Rose Parade。她坐在花車上,每一個參加遊行的市民都要付出兩元,一方面為弱智兒童籌款,一方面為Teddy 的競選造勢。

 

如果Jackie 在未嫁歐納西斯之前去世,她在世人心目中將永遠保持她的高貴、脫俗的形像。不幸她在人世多活了幾年,才露出了她的本質,使她的形像受損。但是美國人是需要名流的,他們又崇拜勝利者,加上自由主義者的包庇、吹捧。因此到最後,Jackie 還是能維持她的地位於不倒。特別是八十年代之後,當卡洛琳及John Jr.成年之後,他們不像其他甘家年輕人一樣的吸毒、鬧醜聞,人們又恢復了對她的尊敬。

一般人所以推崇Jackie 在管教兒女上的成就,實在是因為甘家其他的第三代中出現太多問題。其中又以Bobby 和Ethel 的子女最嚴重。Ethel 一向放任兒女,在Hyannis Port,他們成為當地著名的頑童,經常在附近一帶鬧事。例如將碼頭的船隻欖繩鬆解,讓船隻四處飄流。一次甚至用刀脅迫鄰居女童,搶她的生日蛋糕。還有一次他們將家中僱的廚子吊綁在大樹上,威脅要放火燒死她。1973年,在一次燒烤會之後,因為飲酒及吸食過大麻,羅拔甘迺迪的長子- 二十一歲的Joseph P.Kennedy (JoeⅡ) 借了一輛吉普車,在麻省海邊的小路上橫衝直闖的衝撞,好像是玩特技。結果撞上一輛旅行車,並駛入一個大濠溝內,JoeⅡ車上六個青年中,一名十九歲的少女Pam Kelley 脊椎受傷,導致終身癱瘓。JoeⅡ只不過被判罰一百元。(不過甘家私下與Kelley 家和解,付了一百萬美元賠償。)

因為JoeⅡ在甘家下一代中年齡最長,被認為是甘家從政的接班人。和其他甘家子女一樣,他可以進任何他想進的學校。在戒毒中心戒除毒癮之後,先後就讀麻省理工學院及柏克萊加州大學,成績都差強人意。但早在他二十四歲時(1976年)就被甘家交付重任,為叔父愛德華甘迺迪的競選活動做經理,以培養他從政資本。而且因為他的家世,民主黨這時就已經接觸他,要他出馬競選副州長一類的職務。就因為這種先天的優勢,他和其他甘家子弟一樣都有一種恃寵而驕的心態,做事亦輕率不負責任。

六十年代的自由放任的風氣,使到甘家的第二代幾乎個個吸毒。最初,Shriver 的兒子Bobby Shriver 和羅拔甘迺迪的兒子JoeⅡ、Robert Jr. 都被提控過持有大麻罪。後來有不少更染上嚴重毒癮。包括Teddy 的一個兒子Patrick、及Bobby 的兒子Robert Jr.和 David 都曾因為藏有海洛因被控罪。而彼得勞福和Pat 的兒子Christopher 更和他那著名的父親一起吸食海洛因。甘家棕櫚灘渡假屋幾乎已經成為甘家年輕人用來吸毒的毒窟。因此Rose 下令不再准許幾名惡名昭彰的孫兒住到這裡。甘家用了不少錢安排這些年輕人參加各種戒毒計劃,結果是時停時吸。其中毒癮最嚴重的是Bobby 的三子大衛,他在哈佛輟學後,到過英國戒毒。但在歐洲更結交演藝界人士﹐毒癮更重,經常昏在歐州旅館中。終於在二十九歲時(1984年),死於棕櫚灘一間旅館中。驗屍結果他是因為同時服用三種毒品致死。

甘家中也有不少有酒癮。過去老Joe 餐桌上連酒都不供應,就因為愛爾蘭人有酗酒的惡名,他要及早防止。因此Jack、Bobby 都不喝酒。但在他們那一代,除了 Teddy 有喝酒的名聲之外、Pat 也在離婚後開始酗酒。下一代中,Teddy 的一兒一女入過戒酒中心。Bobby 也有幾個兒女有酒癮。一名記者說,甘家第三代中半數有酒癮。

 

再度成為遺孀,Jackie 已經建立了經濟上的安全感。她可以逍遙的過下半生,但是她不想無所事事。她要找個工作,建立她自己的身份。由於她過去做過記者,喜歡寫寫畫畫,因此當有人建議她在出版業工作時,她接受了。她先後在`維京'(Viking Press)及`雙日' (Double Day)出版公司做編輯,每週工作三至四天,年薪一萬元起。出版社歡迎她,自然是因為她的名氣,希望她能因此引到一些名人寫傳、或是將來她寫自傳時,可以佔天時地利之便。不過她是一個最重隱私的人,從來不準備出自傳。對於別人寫她的自傳更是深惡痛絕。然而她在出版社時,就藉她的名氣接觸過女星嘉寶(Greta Garbo)、依莉莎白‧泰勒等,希望出版她們的傳記,都未成功。後來只出了一本歌星Michael Jackson 的自傳Moonwalk。此外她參與編輯的都是一些與歐洲藝術有關的、印刷精美的、大本的、圖片多過文字的、用來擺在咖啡桌上的閒書。

再度寡居,她的私生活又成為報紙追蹤的新聞。和她一起出現在餐廳的男士都成為她的未來夫婿人選。其中之一是華裔建築師貝聿銘。他在設計`甘迺迪紀念圖書館'時與Jackie 認識。Jackie 後來在Martha's Vineyard 買了四百畝地,要建別墅時,請貝聿銘設計。但他不肯設計私人住所,挽拒了。1982年她應貝聿銘之邀赴大陸為他設計的旅館主持開幕時,就傳出他們的`好事'。不過這時她對這些傳言已不再在意。

這段時期她唯一曾認真交往的是,曾與女星傻大姐莎莉麥克蓮同居多時的Pete Hamill。由於傻大姐拒絕結婚兩人斷絕來往。Jackie 與他交往數年之久。但自八十年代起,她身邊的固定男伴換了與她同年的鑽石商人譚波士曼Maurice Tempelsman。他也是甘迺迪的朋友,過去還應邀到白宮做客。Jackie 認識他也已好幾十年,這時才開始走得近。不論從外型或是背景,譚波士曼都不像是Jackie 的護花使者。他出生自東歐的猶太家庭。他的妻子也是虔誠的猶太教徒,因此他是不能離婚並與她結婚的。外型上,譚波士曼也是典型的大腹賈,毫無令人起眼之處。使Jackie 對他順服的原因也因為他在商場上的本事。他和歐納西斯都是和老甘迺迪一樣白手興家、或是能光大祖業的商場好手。而這類男人就是她最佩服、最欣賞的一類。

她的朋友說,這時起她開始獲得了物質上的、精神上的寧靜。人們經常看見她和譚波士曼在紐約街頭散步、或在餐廳中享受燭光晚餐,甚至手牽手在中央公園散步。他們還一起參加了1980年Teddy 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競選活動。不知是否因為新聞界對他們的諒解,並不刊登他們在一起的相片。

Jackie 的生活內容仍然是盛裝出席籌款晚宴、酒會、百老匯或電影的首映、芭蕾舞劇等。在一次類似的酒會中,一名中年婦人走近對她說:「妳那麼多錢,為什麼不分一些給窮人?」這也許是為什麼她仍然僱請了大批保安人員在身邊的原因。連她和兩個兒女在內,長期在
他們身邊的保鑣達十多人。

這時她身邊最持久的朋友仍然是甘迺迪時期的一班幕僚,其中很多自由主義份子仍然在利用Jackie 的名氣,維護Camelot的形像和地位。奇怪的是,這班自由主義者一再強調他們與共和黨不同的地方是,他們更重視民生疾苦。然而同一班自由主義者卻也是最愛依附名利,最愛戀權勢的一班人。

甘迺迪生前好友中,只有Lem Billings 不帶政治細胞。然而也只有他與Jackie (僅有的兩個對政治不感興趣的人)合不來。但是他儘量和甘家的下一代玩在一起。例如他曾陪Bobby 和勞福家的幾個男孩到南美洲叢林中探險。其中Bobby 的次子Robert Jr. 和他最親,他們兩人曾一起去非洲玩了一個夏天。他們拍回來的影片還做成記錄片,在電視中播出。有人說,Robert Jr.沒有像弟弟大衛一樣吸毒致死,就因為有Billings 的關懷。不過似乎是Billings 需要甘家孩子甚過他們需要他。最初他和甘家第三代一起吸食大麻、LSD,後來成為一起吸食古柯鹼、海洛因。而且披頭散髮,人說像煞一個老嬉皮。似乎是,JFK 身邊的一群人在他逝去之後都失去了重心,沒有了甘迺迪,他們都無所適從。

Billings 在1981年春去世,死因是心臟病。但前一晚他和Bobby Jr.等人一起吸食毒品,有人相信是導致心臟病的原因。甘家人為他舉行了一個私人宗教儀式。Billings 自己曾說過多次:「我去了,甘迺迪就不再存在了.」在他死後,甘迺迪家人真的有:「那一段光輝日子確是不再存在」那種感覺。

Jackie 的女兒卡洛琳在母親的管教之下,成績不錯。後來進了哈佛Radcliff 女子書院,並取得哥倫比亞大學法律學位。1986年,二十八歲的卡洛琳和大她十三歲的Edwin Schlossberg 結婚。Schlossberg 出身富有猶太家庭,父親開紡織廠。他有歷史學位,職業是為博物館設計視像宣傳。他們不但在天主教堂中結婚,新郎還同意甘家要求,兒女將來受天主教教育。時代不同了,過去Kick 只不過要嫁英國新教徒就要鬧家庭革命。

John John (John Kennedy Jr.)和他姐姐一樣,每年由甘家及歐納西斯為他們設立的基金中就得到二十五萬元的收入。此外他還承繼了母系家庭的褐髮外型,及有著一張似希臘雕像的面孔,十分英俊。不過在校中成績不佳。在紐約布朗大學時,他參加校中戲劇社,對演戲發生濃厚興趣。但是Jackie 對這一點十分執著,堅拒他走演藝生涯。他在母親逼迫下勉強得到紐約大學法學院法律學位。但是在紐約州的律師資格考試,他就考了兩次都未通過。他很好脾氣的對記者說,他會再接再勵。結果第三次考試勉強過關。

(下: Jackie 和一子一女)

 

 

 

 

 

 

 

 

 

 

 

對於政治他似乎毫無興趣,但他的名字就是政壇最好敲門磚。1988年民主黨提名大會中,他被安排為致詞者之一。雖然演說內容無甚新意,但瑩光幕上的他有令人難以抵擋的魅力,立即吸引了全國人的注意。並被美國雜誌People (眾生相)選為`人世間最性感男士'。

 

 

 

 

 

 

 

 

 

 

 

JFK 的兩個子女中,卡洛琳長得像甘家人,但性格像母親。John Jr.生得像母親,但性格像父親一樣開朗、隨和。他也和父親一樣女友不斷,加上樣子比父親還英俊,女人幾乎是大群的向他自動獻身。不過與他父親不同的是,他一直維持一對一的關係。其中持續最久的是演`美人魚'走紅的女星Daryl Hannah。他們交往將近六年,其間還傳出多次婚訊。但是他也經常與一些名模、名媛公開出現。當歌星麥當娜Madonna 正紅時,聲稱要將這個全世界最性感的男人爭取到手,結果是沒有失望。據說當時Jackie 還對這個正紅的女星感到好奇,說她也想見見麥當娜,因此還邀了麥當娜到他們紐約公寓中晚餐。由此可見Jackie 對名利的看法。因為麥當娜也是除了名氣之外毫無才氣的名女人。

甘家人似乎對好萊塢的一切都有特殊的喜好。Eunice 的大女兒Maria Shriver 外型不壞,因此一唸完書就到電視台工作。在一次網球賽中,認識了原籍奧地利的大力士演員Arnold Schwarzenegger。兩人戀愛多年之後也在1986年結婚。這時Maria 也已成為著名的電視節目主持人。Arnold 是立場保守的共和黨員,而且和其他明星不同的是,很有經濟頭腦。他們婚後除了在政治上互不干涉之外,在經濟上也是各自為政,誰也不沾誰的。(下: Arnold 當選加州州長時。不過後來他們還是離了婚)

 

 

 

 

 

 

 

 

 

 

 

 

 

甘家第二代中,只有小女兒Jean Smith 公開承認生活不愉快。她將責任歸之於母親,一次她向母親說:「我只八歲時,妳就把我送去不同的住宿學校.」Rose 當時說:「我能怎麼辦?那時妳爸爸總是不在家,要不就是使館有晚宴,我那有時間照顧你們.」Jean 的不愉快,很大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夫婿史密斯一直公開的有外遇。然而在甘家這不算什麼事,所以也沒有人阻止。Jean 自己也曾有一次不愉快的外遇,對方卻將她甩了。1990年,史密斯死於癌症。Jean 希望從此可以過寧靜生活。

那時候,甘家人輪流使用棕櫚灘的渡假屋。這一年復活節前的週末,正好是Jean 和二子二女的三個星期。Teddy 和一個兒子及另一對夫婦也來了。晚上Teddy 和幾個姪兒一起去單身酒吧飲酒,然後各帶了女人回棕櫚灘。兩天後,Jean 的小兒子- 三十歲的威廉史密斯William Smith 被其中一名女子控強暴罪。那女子說,威廉在單身酒吧認識她後,將她帶到棕櫚灘的甘家別墅中,對她施暴。經過審訊雖然裁決無罪,但對甘家的名譽及形像都有嚴重影響。在案發後到審判終結,報紙上天天有相關的新聞。至少有另外三個女人出來作証,証明威廉也在其他時間對她們施暴。証詞中還指出,甘迺迪參議員和他的姪兒們一樣,也經常由酒吧將女人帶回家。此外參議員和其他甘家男人一樣,經常裸體在家中、庭院中奔跑、追逐女人。因為此時很多娛樂雜誌靠這類新聞賺錢,就紛紛大篇幅報道。這一次,Teddy 的飲酒及玩女人的習性再一次充份暴露在公眾面前。

然而因為甘家的名氣,甘家下一代多人順利從政。JoeⅡ一滿三十歲就承繼了當初他叔叔JFk 在波士頓的眾議院選區,做了國會議員。Teddy 之子Patrick Kennedy 也在1994年當選羅德島選區的國會議員。Eunice 及Sarge 的小兒子Mark Shriver 也在滿三十歲時當選瑪利蘭州議會議員。羅拔甘迺迪的子女中,長女Kathleen 最有政治野心、也最有能力。和她的大姑Eunice 相似。但是甘家一貫的輕視女性,時隔三十年亦未改變。當她爭取為叔父Teddy 做競選經理時,愛德華甘迺迪寧願找她的弟弟、多次惹麻煩的JoeⅡ,也拒絕她的請求。於是她只有由低層一步步向上爬。但是因為沒有甘家的支持,連競選瑪利蘭州議會議席都失敗。一直到1994年才辛苦贏到該州副州長之職。

自柯林頓當選總統後,民主黨終於再入主白宮,甘家小妹Jean Smith 也爭取公職。她有興趣的是做駐愛爾蘭大使。在她小弟愛德華甘迺迪參議員的幫助下,Jean 終於在六十五歲之年做了大使。

甘家兒女中,Eunice 和Sarge Shriver 這一對最`健康'。他們仍然是每天早上都上教堂。Shriver 曾經競選過國會議員、又在1976年角逐民主黨總統提名,但都失敗。Eunice 雖不說什麼,但Shriver 家的孩子們就怪叔父愛德華甘迺迪沒有幫他們的忙。後來Sarge 參與Eunice 的慈善工作,致力於傷殘青少年福利。他們成立了`傷殘世運' Special Olympics。在Eunice 的努力下,由最初的反應冷淡,到目前越來越受重視。對於每一樣決策、宣傳他們都親身努力以赴。使到有目前的規模。

由於Rosemary 的關係,甘家中許多人大力推動傷殘者福利。對於傷殘者的捐款動輒以百萬元計。除了Rose 親身多次參與為殘障者幕捐之外,Jean Smith 也成立了一個Very Special Arts,專門推廣傷殘人士的藝術作品。

七十年代中期,Rose 有過一次輕微中風。但她仍然每天游泳,每天聽法文、德文錄音帶自己進修。但在八十年代她九十三歲時,第二次中風之後,她開始逐漸失去意識。同時要坐輪椅才能出外。有時Teddy 還是來陪她游泳,幾個女兒也輪流推著輪椅陪她散步。

1990年七月,Rose 過一百歲大壽,甘家人在Hyannis Port 為她舉行了盛大的慶生會。連美國國會都通過議案,說七月二十二日是Rose Fitzgerald Kennedy 之日。這時圍繞在她身邊的有四個兒女、二十八個孫輩、二十二個曾孫輩。(唯一未到的是Jackie)。但是其實她此時對身邊的人、事都不太清楚。除了食物要經人餵送入口外,連兒女都不太認得。但是甘家人仍然向外宣揚一些她的軼事。Teddy 向記者說,Rose 在這一天還說:「我就像那老酒,越陳越香.」

 

甘家的人都長壽。Joe 與Rose 的九個子女中,除了四個意外喪生之外,其他全部健在。反而是Jackie在1993年底發現得了淋巴腺癌,而且情況相當嚴重。她立即接受放射及藥物治療。很快的,癌細胞擴散及腦部及脊椎。而治療方式造成的痛苦有時甚過病痛本身。幸好此時她有譚波士曼天天陪她,一子一女也幾乎天天陪伴在側。

1994年五月中的一個星期天,她還和譚波士曼在中央公園中散步。第二天就因肺炎住入醫院,這時醫生發現癌細胞已擴及肝部,並對她說,醫生此時已無計可施。於是她在星期三出院,最後一次回到第五大道的公寓。第二天,所有Jack 那一代的甘家的親戚都到了。大批記者駐守在公寓外點名。當天(五月十九日)的晚上,Jackie 陷入昏迷,不久就過世了。死時六十四歲。

雖然她後來又嫁了歐納西斯,但是美國人還是原諒了她。甘家人也同意她葬在阿靈頓國家公墓、第一任丈夫 JFK 的墓旁。        Jackie 後半生在譚波士曼的指導下,很小心的將她由歐納西斯那裡得來的兩千萬元分別投資在物業及証券上面。因此在她死時,她的財產總值已經達到一億五千萬到、兩億元之間。因為除了她在第五街的公寓已增值到四百萬元(她死後更賣到九百五十萬元),她在長島、Martha's Vineyard、紐澤西州及Hyannis Port 都有龐大的物業。加上這麼多年來她積存的首飾、股票、債券。在遺書中,她幾乎將全數財產都留給兩個兒女。同時為了逃避遺產稅,她很早就將大部份的物業以極低的價格轉在兒女名下。這一點她確是頗有老Joe 的作風。

這時的Rose 已經不能說話,多數時間是意識不清,因此家人連Jackie 的死都未告訴她。(她甚至不知道Teddy 在1992年已經與一名三十八歲的女律師再婚)。其實Rose只是身體弱了,身子並沒病。不過家人都在等那一天。畢竟她已經一百多歲了。1995年一月中,她終於陷入昏迷,延到二十二號那天去世。整整活了一百零四歲半。這時她已有二十八個孫輩、四十一個曾孫輩。

 

Jackie 死後,John Jr.好像獲得解放,頻頻出現電視接受訪問,連一些名譽極差的電視、電台訪問他都來者不拒,還數次出現在電視劇中客串演出。

但是他可能在母親病床前答應了Jackie 幾件事。首先他中止了與女星Daryl Hannah 的來往 (下左),重新拾起了和舊任女友貝賽Carolyn Bessette 的交情 (下右)。因為過去Jackie 最堅持的就是絕不要娶電影圈中人,同時不要涉足電影界。

 

 

 

 

 

 

 

 

 

貝賽曾為美國服裝設計師Calvin Klein 做過公關,除外型美麗外,並有絕佳風度,足以擔當Jackie 的繼承人。在Jackie 死後兩年多,他們就在喬治亞州一間小教堂中秘密結婚了。

過去Jackie 用不少壓力希望兒子成傑出檢察官,但他對司法及政治都興趣缺缺。不知他對母親作過什麼承諾,Jackie 死後他選擇了出版業。他和朋友合資出了一本論政的雜誌George,名字取自美國第一任總統喬治‧華盛頓之名。資金據說是兩千萬美元,他自己擔任編輯。雖然傳媒搶著訪問他、介紹這本書,但是行家認為雜誌路向令人不解。好像說,創刊號的封面是找名模穿上喬治華盛頓的衣服。宣傳重點文章則是「(歌星)麥當娜述說如果她做總統會如何如何」,這樣的文章對政治有興趣的人必覺膚淺無聊、對麥當娜有興趣的又不可能真的懂政治。這樣的雜誌究竟針對什麼樣的讀者?

但是觀眾(讀者)永遠不可能被過份低估,因為他的名氣,以及幕後資金充足,這本雜誌已經由雙月刊變成月刊。同時在九六年九月的一期封面上,他更用一名女星化粧成瑪麗蓮夢露的樣子,大字標題寫著:「祝你生日快樂!總統先生」。雜誌一出很多甘迺迪當時的支持者、甘家人都大感意外。有人說,若Jackie 知道都要在墳墓中翻身。但是因為美國人對他的關愛、傳媒對他的寵幸,只聽到很少數人說他此舉是欠缺品味。

過去Jackie 將Jack 和她自己都包裝得漂漂亮亮的,使世人愛不釋手。包裝紙內的真實內容只有很少人清楚。她也用同一方式將兒子包裝過,使他成為全美最神秘、最性感的男人。可惜Jackie 死得早了些,John Kennedy Jr. 就自己拆了包裝,露出真的內涵,倒真的令不少人失望。像在CNN 的Larry King 節目中,他承認愛看娛樂八卦雜誌,就使主持人十分意外。事實是,當初Jack 就對電影圈中的八卦消息最有興趣。他的這一面就是很少美國人知道的。

不過,John Jr. 的決心成家,以及他的出版政治雜誌,也有可能是在為他的從政鋪路。因為民主黨內永遠有人在爭取他,而他也從未關閉從政的大門。George出到現在在政壇上無任何影響力,他也不是為了賺錢營利。他才三十多歲,法律不是他的興趣,影圈不能涉足,有什麼比從政更容易、不需勞力、且又名利兼具的呢?

以甘家的條件,從政似乎是最自然﹑也最順利的路徑。但是由於缺乏家教,特別是羅拔與Ethel之子屢出狀況,使到再好的條件也幫不上忙。

羅拔長子JoeⅡ因為是孫輩之長子,因此一早就在家人提拔下做了參議員。但他為了要與女秘書結婚,強迫妻子Sheila 離婚不說,還要羅馬天主教會將他為期十二年的婚姻註消。這使Sheila 忍受不了,出了一本書,大罵前夫沒有人性。她說,她和JoeⅡ生了三個孩子。若是婚姻無效,連孩子都成為私生子。

這時,羅拔的第六個孩子,三十九歲的米高Michael也傳出醜聞。據說他在五年前開始與他家請的小保母baby sitter 發生性關係﹐而當時她只十四歲。這行為在麻省不但違法,還算是強暴罪。經過甘家花了不少錢,女方家長堅決不告訴,才使米高免於受審。

不過事發半年後,1997年的除夕,當米高與家人,包括母親Ethel 在科羅拉多州滑雪時,居然在滑雪山坡上玩甘家著名的足球。結果撞上一棵大樹,當場死亡。很多人說,甘家似乎惹了天神,因此總是為不幸之神光顧。也有很多人說,在滑雪山坡上﹑穿著滑雪屐玩足球,根本是玩命的作法。怪不得命運。

本來JoeⅡ計劃政壇上更上高峰,競選麻省州長。柯林頓總統為了幫忙,還將現任州長– 共和黨籍的韋德任命為駐墨西哥大使,以空出州長之缺。但是幾件意外連續發生,JoeⅡ的聲望遠落其他候選人之後。終於迫使他宣佈放棄競選。因為過去甘家的人總共參與十八次大大小小競選,沒有一次失敗。他不願打破這個完美記錄,成為第一個失敗的甘家人。

 

甘家的人中,以Jackie 最瞭解、也最會利用群眾心理。她見到女星嘉寶一生躲避人群、躲避傳媒,結果反而更引人好奇。因此她也為自己蒙上一層神秘的面紗,只准許記者為她拍照,卻絕不接受訪問。但是她比嘉寶要入世得多。對於名利沒有一刻放鬆。她更瞭解一般人對名利的重視,因此連她身後都能繼續控制傳媒、支配群眾。她的ego 也大過一般名流。好像她將自己用過的、戴過的一些文具、首飾都編了號,整理過,在她過世後要兒女拿出來拍賣。在她而言,一條她戴過的項鍊、手鐲都特別具身價。事實証明她絲毫沒有低估群眾心理。例如她戴過的一些塑膠項鍊,市價不過幾十元美金的。她將之記載、登記、編號,並配上她戴有這條頸鍊時之相片。頓時就身價百倍,每條都賣了幾萬美金。她在小學時的法文課本、只不過她曾在上面畫了幾個娃娃,就賣了四萬三千美元;她用過的一條量尺,也因為上面有她名字的縮寫 J,就賣了四萬九千美元。連她的竹籃子(用過沒有都不知道),也賣到九千多美金一個。她為什麼有這樣多`破爛'拍賣?負責拍賣的蘇士比公司就說:「因為她從來不丟東西,所以有這麼多東西.」在她生前,她租用了好幾間倉庫收藏這些東西。至於為什麼有這麼多人花高價買`破爛'?就是心理學家的研究範圍了。不過有識之士對她這種自抬身價及唯利是圖的做法非常不以為然。特別是將一些非常私人的東西也拿出來賣,好像甘迺迪總統的兩張搖椅、和他的高爾夫球桿。甘家大妹子Eunice 心中雖不滿,卻保留甘家一向的維護甘家名譽的風度,口中什麼都不說。但是私下就要親戚紛紛投標,將球桿和一些私人東西標到手,以免一些`暴發戶小人'到處拿去招遙。其中那套印了JFK的高爾夫球桿就被Eunice Shriver 的女婿- Arnold Schwarzenegger 以七十七萬美元買下。

結果這些東西總共賣了三千多萬美金,相信Jackie 在地下都會笑。再一次的証明了她對群眾的瞭解剔透。但是甘家沒有了她這名宣傳大將,還會像以前一樣保持其神秘地位於不倒嗎?一般相信是不會。因此歷史家若是要定位:Camelot是什麼時候結束的?應當是在Jackie 去世的那一刻。

 

後補:

甘家的悲劇似乎還沒有結束,John Jr.短短的生命在他39歲那年終結。1999年的七月,他駕駛剛買不久的小飛機,由新澤西州前往Martha's Vineyard途中失事,墜毀大西洋,結束了光輝燦爛的一生。飛機上還有妻子Carolyn 和她的姐姐Lauren。下圖為當時的People雜誌的封面。

 

 

 

 

Click: 162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