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3, 1952是夢露的

The Asphalt JungleAll About Eve 彗星美人等片推出之後,她的影迷信居然開始大量擁向好萊塢,每週達到二、三千封之多,比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當家花旦比提葛拉寶Betty Grable 還多。雜誌也注意到她,開始登她的相片,1951年新年出的一期`生活'雜誌Life,並選她為最有前途新人。相片旁白是海德生前所寫:「她只要站著呼吸,就足以使男人由四方奔來.」然後一間影劇雜誌`星條旗'還選她為Miss Cheesecake of 1951,一時間她成為影城最紅的新人。(下:她在All About Eve中,面對 Bette Dabis及Anne Baxter一些都不失色。)

 

 

 

 

 

 

 

 

 

 

韓戰中的美軍也選她為海報女郎,在第二次大戰時,比提葛拉寶是美軍的`海報女郎',而現在她就是最受歡迎的pin-upgirl。她喜歡做剪貼女郎,通常連續拍照一整天。有些相片是她在海灘拋一個沙灘球、或是穿上運動服爬山、或是騎馬的英姿。這種相片經過公司印成海報,向各地美軍駐在地寄派。用在戰地報紙上,鼓舞士氣,或是張貼在各地軍隊的餐廳、辦室處等地。更多的小單張則被士兵們拿去貼在營房中。

但是她的星路確是十分坎砢,到目前為止,她所拍的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色,即使這樣,每一個角色還都是她花了很大功夫才爭取到的。唯一好消息是她終於有了自己的影迷,每個月都有成千上萬的影迷向電影公司索取她的相片,而這些影迷多數是經由雜誌及海報認識她的,很多人連她的電影都沒看過。是這些影迷迫使電影公司不得不注意她。

海德生前已為她與二十世紀福斯公司談好了新合約,但是他所屬的經紀公司對他生前只照顧夢露一人不滿,因此一直擱著未理。這時她在宴會中認識著名經紀人費曼Charles Feldman,由他的公司做為她的經理人,才正式簽約。由於她此時聲名顯然較過去響亮,塞納克同意將她第一年的週薪提高到五百元。(當時標準合約是以每年四十週計算)。總共合約是七年,公司有權每年續約,如果續約下去,第二年週薪為七百五十元、第三年$1,250、第四年一千五百元、其次再加到二千元、二千五百、及三千五百元。合約自1951年五月十一日起生效。

塞納克最大的讓步是,同時聘請娜塔莎為福斯公司戲劇指導。這是夢露談新合約時的條件。一方面因為她自認沒有人指導就不會演戲,一方面因為福斯公司主席,也是財政部門首腦Spyros Skouras 的支持,娜塔莎得到週薪五百元的合約,也是逐年調整。不僅如此,夢露每週還付娜塔莎二百五十元做為私人補習費用,這使娜塔莎的收入比她還高。她對錢的大方也由此可以看出。她說:「我不在乎錢,我只要更好.」(I just want to be wonderful.)

夢露此時的地位是如何升起的,由一名記者的敘述可以看出:

 

在二十世紀福斯公司餐廳Cafe de Paris,正舉行一年一度的招待會,招待全國電影院線老板。餐廳中擠滿了公司大員和衣冠楚楚的影片經銷商。這是一場正式飯局,有許多明星在場共襄盛舉:蘇珊海華、Jeanne Crain、June Haver、Anne Baxter、葛里葛來畢克( Gregory Peck)、泰隆鮑華( Tyrone Power  )等。一名記者在酒吧索取他第五杯酒時,見到門口處、公司的新人瑪麗蓮夢露剛到。突然間人聲靜下來,她站在那兒,金髮的她,穿著一件黑色露肩長禮服。她好似辛德麗拉剛走下南瓜車一樣的呼吸有些急促。在場的賓客都突然靜下來,那些已成名的女星沉默的一一打量著她,那些影片經銷商則紛紛打聽她是誰?然後圍攏過去,問她:「夢露小姐,請問妳什麼時候有新片?」她說:「這你得去問塞納克先生.」總共拍片加起來不到五十分鐘的瑪麗蓮夢露,竟然搶走了所有在場者的目光。

這時福斯公司的主席Spyros Skouras 也在打聽她是誰,並問她拍過什麼片子。當他聽說她還沒拍過一部真正的主角戲時,面色不快。他說:「片商喜歡她,如果片商喜歡她,就表示觀眾喜歡她。不是嗎?」然後急忙走過去將她迎接到自己坐的首席桌上,在自己身邊坐下。

 

於是塞納克下令,凡是公司的片子中,都要為她加一個金髮美女的角色。已有金髮美女的劇本,也都換成她來演。因此她很快投入As Young As You FeelLove Nest等片拍攝工作。不過暫時還是配角。

Love Nest中,她又是在一部別人主演的片子中當花瓶。據史考斯基Sidney Skolsky 記述,其中她有一場脫衣後準備沐浴的戲,以及另一場戲、是她穿了在當時來說小得不能再小的比基尼。因此片場中一早就擠滿了企圖看她身體的旁觀者,大家屏息以待,好不緊張。女主角June Haver 都說:「個個人張大了眼、呆著,像是石柱一樣.」對於這些好事者的心態她自然是知道的。幸好她對於裸體不但不在意,甚至是有些得意。

結果影評人說這部片子無甚可看,但是影評也說:「夢露顯然是一顆升起中的明星」、「只有她一個人是值得看的.」

 

海德去世不久,她就有了新的情人,是她仰慕的理論派導演伊力卡山Elia Kazan。他曾是紐約Group Theatre 的主力,剛因導演田納西威廉斯的舞台劇「慾望街車」而大紅大紫。這時他在好萊塢導一部片子。他在回憶錄中很坦白的說,他對性感的夢露有興趣,因此直接去到片廠找她:「(Johnny 死後)她還沒與其他男人出去過,所以我猜想我可以約她出去....那時候所有女星都被認為是可以玩的....而且我是真的有興趣,我想應當不會有問題.」(下:伊力卡山。取自 wikipedia:)

 

 

 

 

 

 

 

 

 

毫不意外的,夢露接受了他的邀請。在拍完As Young As you Feel之後,他們已經十分親蜜。不過當時四十二歲的卡山已婚,因此他們不能太公開。不過這樣似乎對他們更有利,因為沒有結婚的壓力,兩人可以更為坦誠的對對方。卡山後來說:「她根本不是做妻子的材料,誰都看得出來。她是一個非常好的伴侶.」而她也沒有要爭取、或討好對方的必要。因此他們的關係美滿的持續了一年多。

和她前幾位男人一樣,卡山也是比她年長、比她有閱歷、有地位的男人。因此她又是如飢如渴的在他們身上吸收。除了書架上增加許多新書之外,蘇聯派的表演理論更是朗朗上口。

伊力卡山在回憶錄中沒有說的是,他那天去片廠找夢露時,身邊還有一個人,就是劇作家亞瑟密勒Arthur Miller。他寫的`兒子們'(All My Sons) 及`推銷員之死'(Death of A Salesman)都曾得獎,並在百老匯及歐洲的舞台上演出,相當轟動。這時他是來好萊塢推銷他的一部新劇本。

夢露自然聽說過他的大名,對他心嚮往之。據亞瑟密勒自己出的傳記說,第二天他和卡山去見哥倫比亞公司老板Harry Cohn 時,夢露就跟著。(他應當知道她和卡山前一晚已在一起)。在Cohn 的辦公室,夢露已經向他大拋媚眼。而他對夢露的性感更是忍耐不住想要她(「我急欲想要她,因此決定今晚必須離去,不然我會在此沉溺.」),因而他提早離開好萊塢,以免鬧出緋聞。因為一來她是卡山的女友、其次他尚未離婚。不過他說:「如果我留下來,必將是她。但是我不想,因此我離開了。她確是使我心神蕩漾.」

娜塔莎也說他們當天就墬入愛河:「她回來對我說,亞瑟就是她在找的那種男人,那種她會愛一輩子的.」

他們顯然曾公開調情。夢露對娜塔莎說:「我們之間是`砰'的一聲就來電了。妳看我這腳趾頭,這是他摸過的。我們坐在沙發上,他握住我的腳趾。那感覺像是撞上一棵大樹。或是像發高燒時喝一杯冰水.」

夢露過去一直崇拜林肯總統,她家牆上一直掛著林肯相片。這時她說密勒長得就像林肯。後來她還向密勒要了一張相片,掛在房中。

之後的幾年,他們一直通信。夢露在一封信中說:「大多數人都有一個他們可以崇拜的父親,但我沒有,我需要一個讓我崇拜的人.」顯然三十六歲的密勒又是一個父親形像。

  尋找父親,在她是一直在生活中的進行式。當時因為新聞中常說她是孤兒,許多無賴就找到公司去,自稱是她的父母。也有人提供她`父親'馬丁生Edward Mortensen 的資料。公司都將他們打發了。

(夢露出生後不久的1929年,她母親Gladys 聽說馬丁生騎電單車意外死亡,因此她一直以為父親已死。很多年後Gladys 才知是錯誤消息,因為當她住在精神病院時,曾接到馬丁生的電話。)

但是她自己則在一廂情願的尋找親生父親。娜塔莎說,有一天夢露對她說,她剛發現自己的父親是誰,他在棕櫚泉郊外有一個牧場。她要娜塔莎開車跟她一起去看他。他們開車經過棕櫚泉到沙漠區,在一個加油站她叫娜塔莎停下,她要去打電話跟對方先說一聲,以免到了對方拒絕見她。打完電話她面色沉重的回來說,對方說他有妻子兒女,不會認一個私生子。她傷心的當場哭起來。

但是夢露的記者好友史考斯基Sidney Skolsky 在回憶錄中說,他也經歷過一次相同的經驗,也是陪夢露到相同的地方。到那裡後,夢露叫他在車上等,她自己去敲門。不久她紅著眼回來說:「那個雜種說他與我一些關係都沒有.」因此人們認為夢露不是在幻想,就是藉這樣的事件爭取同情。因為事後娜塔莎及史考斯基等人看她難過,都對她特別好。

她這時的朋友-- 也在當影星的雪莉溫德斯(Shelley Winters),就記得一次在Schwab's 一起喝冷飲。她正等父母來接她,夢露坐在旁邊,她用吸管摺了一條紙蛇說:「我也希望我有親人,可以將這個送給他們.」她就是經常在這些小地方,爭取人們同情。

這時葛麗絲仍在為她管帳,但是她們兩個人都沒有什麼數字頭腦,也沒理財經驗。所以她還是沒有存什麼錢。葛麗絲的主要工作是為她處理信件。但是外間很少人知道葛麗絲這個人,以及她們間的關係,因為她很謹慎的將家庭與工作兩個圈子劃開,以免暴露出她母親仍然存在這事實。好像她有個姐姐這事,她就不想聲張。不少記者聽說有柏尼絲Berniece 這個人後,跑到佛羅里達州去找她及她的家人,他們都迴避了。柏尼絲說,夢露曾在電話中請求她,不要說出她捫間的關係。夢露的理由是:「如果妳想有平靜的生活,就不要透露這個關係。否則妳二十四小時都不得安寧.」她說,當夢露前夫杜兒提的一個妹妹接受記者訪問時,她就非常生氣。

此外,她的母親Gladys 在去年夏天結婚了,她工作圈中的人也無人知道。福斯公司可能是知道的,但為了不想影響她的形像,比她還希望將這事保密。

Gladys 嫁的是一名電器修理工人。婚後才發現那人在家鄉艾達荷州是有妻子的。但正在辦離婚手續時,那男人就死了。Gladys 離婚不成,成了孀婦。於是又搬去與葛麗絲住。

Gladys 與夢露一直合不來,她曾要求搬去現在住在佛羅里達的大女兒柏尼絲家住。但只住了一個多月就回到加州。不久舊病復發,曾在街上狂叫及罵人,因此再度被送入精神病院。之後夢露一直在經濟上接濟她,但幾乎從未去看她。

 

下一部片Let's Make It Legal,她仍然是在別人的影片中當配角,而且只有幾分鐘的鏡頭。但是因為她現在名氣大些,因此排名第三。這角色根本是因應她的性格而寫,而且公司還給她穿上最性感、最暴露服裝,使到她出現的那幾分鐘成為全片宣傳重點。

這時在史考斯基推薦下,她被外借給R. K. O. 公司拍 Clash by Night。據說當R.K.O.向福斯借人時,福斯開價僅僅是六星期三千元,R.K.O.還心中存疑,認為這樣便宜的價格一定不是什麼好的演員。

但是在拍片時,只有她是眾人注意的焦點。一些攝影記者來到片場,也只拍她一個人的相片,使同片演出的另外幾位演員大為不滿。幾名演員在晚餐桌上大嘆苦水說:「這些無聊攝影師為什麼只拍那個十三點金髮女人的相片?怎麼不拍我們的?」還是女主角巴巴拉史旦惠Barbara Stanwyck 有風度,她說:「她比我們都年輕、都漂亮呀.」

那時不但是記者、或是影迷,他們到了片廠都說:「我們不要見史旦惠,或XXX,我們只要見那個有大XX 的。(big tits)」有些記者用的字眼很粗俗,使她聽了都傷心。同片演出的男星Robert Ryan 說,那些記者的態度使她難過。她感覺到,因為她的身材,她被人看輕。

與名氣同時來到的是欠缺自律。這時夢露的遲到已經成為眾所皆知的習慣。史旦惠亦屬於好萊塢早期演員,他們的金科玉律是:準時到場、記好台詞、準備妥當等導演召喚。但是夢露幾乎每天都遲到。在第一天與女主角史旦惠演對手戲時,她就遲了兩個小時。史旦惠一向待人寬厚,這時連她也說:「她沒有自律,而且永遠遲到.」

夢露不僅在拍片時遲到。平時記者採訪她就從未準時,最快是遲一個小時,有時遲幾個鐘頭。好友為她解釋說,她是因為永遠不滿意自己的頭髮、自己的衣服,一再重新弄過,因此才遲到。同時她還有恐懼感,娜塔莎及史考斯基都說,舉凡出鏡、或上電台接受訪問她都嚴重怯場。有時嚴重到身上出現紅斑,有時嘔吐。

因為怯場,她要娜塔莎陪她到片場。導演 Fritz Lang 開始時強烈反對,說不能容忍一部片有兩個導演。但是夢露力爭,她說沒有娜塔莎、就沒有她。結果她罷拍兩天。後來是Lang 妥協。由這部片開始,娜塔莎就在片場中公然做第二把導演交椅。過去她只是站立一邊,給夢露信號。但這時開始,必須娜塔莎認可每一個鏡頭,否則連導演說了print it都不算數。要再來過。

而且夢露對於重拍好像上了癮,每一個鏡頭都要一拍再拍,這是所有`方法論'演員的通病。再加上她的遲到,使她的影片都會因此拖延,增加成本。

但是新片推出後,影評人都只捧她一個,說她是「有實力的新人.」原因是她除了有身材之外,還有一付好像是很稚氣的、極上鏡的面孔。這時她已經很清楚瞭解,電影這一行業最重要的就是表象。而表象是靠燈光、鏡頭、化粧、服裝、角度等組合而成的。矮的演員可以拍得很高,皮膚差的也可以拍得光滑如鏡,演壞了可以用剪接補救,聲音不好也可以調音。總之在好萊塢,什麼都只講究外表、包裝。

在影城中,有搭起的整條紐約第五街、有整個西部小鎮、甚至不時搭起香港街景。但是每一間店鋪都只有門面。演員打開門走進去,鏡頭到此為止。然後就轉到攝影棚拍內景。在好萊塢,一切都是幻象。影星們說多了台詞,不再會說真話。他們台詞唸得多,平時說話也文藝腔,有些自以為有文化。像是All About Eve劇本中一名編劇說的:「不要以為你們明星會說話、有內涵,你們不過唸稿子罷了。....你們就像是一架鋼琴,但自以為是作曲家.」

這一切,夢露看得很清楚,也懂得利用到盡。她花無數時間在化粧打扮上面,不到十全十美不敢出鏡。結果她出鏡的效果也十全十美。這時在鏡頭中的她不止是性感,而且美麗、清新。一雙圓圓的眼睛、豐潤的嘴唇、光滑的皮膚,加上天真的表情。連史旦惠都忍不住說:「有那副身材、樣貌,誰還用演技?」

一個曾在福斯與她拍過同一部片的女星就說,最初她看夢露好像一個有著`扁平大屁股的短腿女孩'。但是在進入化粧間後出來,她就整個人變了,不但突然有了精神,而且整個人明豔照人。再經過燈光及攝影師的技巧,她在銀幕上整個成為一個尤物。

電影圈中人人知道,明星上鏡比什麼都重要。與她合作過的女星Evelyn Keyes 說,攝影機就是偏愛夢露。即使是全世界最了不起的天才,如果在攝影機前不好看也沒有用。而夢露一上了鏡頭就是與眾不同。這是後來電影公司及導演都無法不牽就她的原因。

 

此時看在她的賣座力上面,塞納克也在積極為她找劇本,而且找的是以她為主角的劇本。當時有一部改編自女作家Charlotte Armstrong 的心理小說的故事,敘述一名年輕女子,因為她的男友在戰爭中意外死亡,她開始出現精神問題,在醫院中住了幾年。出院後受僱做保母,但仍然有狂想症,因此發生許多意外事件。後來改編成劇本,名為Don't Bother to Knock。(下: Don't Bother to Knock 劇照。)

 

 

 

 

 

 

 

 

 

 

 

照理說,這是她期待已久的心理表達戲。但是公司未必認為她能演,因此塞納克要她試鏡。事實上,連娜塔莎都懷疑她是否能勝任。演了那麼多花瓶、dumb blonde角色之後,她能演這麼多台詞的戲嗎?

試鏡之前她很怕,但是試鏡結果十分令人滿意,她得到了這個角色。

這部片中很少給她賣弄性感的機會,因為演的是一個普通少女,穿的衣服很平常。但是很多對白她可以認同,使她演起來順利得多,好像: 當男主角李察威麥Richard Widmark 要將她送入精神病院時,她說:「不要,你就像我家人一樣,要把我送入精神病院.」這一段話她在她母親身上也見多了。而且許多心裡戲她可以由母親身上體會到,過去她也去過精神病院見過精神病人,對於心情的孤獨特別能體會。但是在推出後,很多影評說她過份誇張。「她將一個心理不穩定的失常少女演成一個冷血殺人狂.」又說她的聲音幾乎輕得聽不見。她的朋友史考斯基在專欄中為她解釋說,她演不好的原因是角色不適合她。

夢露及娜塔莎則指責這都是因為公司只以很低的成本拍攝的原因,為了趕功夫,導演Ray Baker 很多時都不准她重拍,幾乎都是第一次就過。娜塔莎也說,她對這部片的影響力很小,因為導演不准她做太多的干預。

不過她此時已有影迷支持她,不論她的表現如何、也不論影片是好是壞,都有一定的觀眾。而且片商關心的也不是影片的質素,而是當時的賣座﹑及影星的受歡迎度。由於此時是電視闖入家庭的熱門時期,片商要的是能對抗電視的武器,而她似乎就是一項有力的武器。結果這部不受影評人看好的電影卻在票房上創造出好成績。而且因為這是夢露第一次做主角,今天很多人重看這部電影時,都給予相當不錯的評價。

                *                                   *                                   *

因為好的劇本難求,而且男性觀眾就是要看她賣弄性感,因此接下去的兩部片,她又恢復了花瓶角色。而且是配角。Monkey Business 妙藥春情是鬧劇,主角雖然是兩位大明星:加利葛蘭(Cary Grant) 及 Ginger Rogers。但因劇本胡鬧﹐影評很差。不過夢露的角色就很討好。她飾一名性感秘書,也是一個不會打字的秘書,目的是賣弄她的身材。例如伸長了腿試穿加利葛蘭設計的一雙新絲襪,以及一段她扭腰擺臀的背面鏡頭。

We're Not Married是五段故事的組合,當時因為劇本難求,但每間公司都有許多明星、演員要開工,因此就用這種什錦式的劇本應急。故事敘述一名法官在新任命尚未生效前,就為五對新婚夫婦主持婚禮。兩年半後才發現他們的婚姻無效,一一予以通知。但夢露那一段最短,她飾一名家庭主婦,角逐`密西西比州太太'頭銜,當選之後才發現她算是未婚,他的丈夫正慶幸時,她卻升級去競選`密西西比州小姐'。據編劇說,公司對這個不到十分鐘戲份的唯一要求,是要給她機會穿兩次泳裝。

片中其他幾對夫妻的戲份都很重,特別是女主角Ginger Rogers 及Fred Allen 那對,頗有戲味,見出他們的功力。相對的,夢露的戲少、對白也少,看得出公司還不敢給她太多對白。因為即使是那幾句對白,都擔心她會說不好。但是影片上畫時,片商卻都主動將她的名字放在最前面:Marilyn Monroe in We're Not Married,因為據說,當時只要有她的名字,至少可以增加五十萬元票房。

                                

她過去拍的裸照月曆在1951年出版時,因為她未走紅而未引起注意。現在月曆公司見她走紅,又要在明年(1952)的新版月曆中用同樣的相片。在Don't Bother to Knock拍攝期間,有關她的裸照傳言傳到公司行政部門。在當時這是相當嚴重的醜聞,足以毀滅任何一個明星的電影事業。連公司宣傳部都亂了手腳。傳聞福斯要中止與她的合約,甚至將未推出的影片都押住不放。

夢露的反應與其他人完全不同。最初她在被叫到公司行政部門時第一個反應是:「他們發現了又怎樣?我做錯了什麼事嗎?....我倒覺得他(攝影師)沒把我最好的一面拍出來.」

後來她見事情鬧大對她不利時,她開始哭起來:「我怎麼知道有一天會被認出來,那時候我又窮又餓,我需要錢吃飯繳房租.」

最初公司要她否認拍過裸照,但是她建議由她自己出面公開承擔後果。她要用過去用慣的方式,爭取人們同情。因此她召了一名美聯社女記者,給她一個專訪機會。她說:「我現在有個大麻煩,不知該怎麼辦.」然後她拿出衛生紙,按按眼角流出的淚說:「幾年前,我因為沒有錢交房租、吃飯,一個我認識的攝影師正好找我拍裸體照,說是很藝術的人像,用來做月曆的。拍的時候他太太也在場,他們都是很正派的人。他們給的五十元在當時救了我的急。那不應當是什麼壞事、是不是?我怎麼想得到會有人認識我?現在他們說會毀了我的前途。我需要妳給些意見。他們要我否認,但是我不會說謊。妳說我該怎麼辦?」(下:這就是後來被「花花公子」用來做內頁的夢露裸照。Playboy)

 

 

 

 

 

 

 

 

 

 

第二天報紙上大字標題說「夢露承認她就是月曆上的金髮裸女」,內文都是夢露對她所說的一把辛酸的故事。一個可憐的孤女,為了繳房租和吃飯,以五十元代價拍了一輯藝術裸體像。第二天全世界所有報紙都紛紛報導,渲染她的淒涼故事。結果如夢露所預料的,觀眾讀者都同情她的處境。她成功的將一次災難變成一次有利的宣傳。這是連福斯公司都預想不到的。

那是`花花公子'尚未面世的時期,女人的裸體照只能偷偷在沒有人的地方欣賞。同時在這之前,美國人對於有名有姓的女星拍裸照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那時影城中除了有自律性機構,檢查每一部片的道德標準之外,天主教還有專門檢查電影的組織,凡有過份暴露、或是劇本中有暗示性的語言,都可以要電影公司修改。否則教會抵制起來,就大大影響票房。在當時,女星不僅不能露兩點,在電影中連`懷孕'、`處女' 這些字都不能說。但是在夢露的處理之下,她不僅逃過一關,還爭取到更多的同情、更高的聲望。

這次事件使她成為記者包圍目標,整天問她裸照的事。一次記者會中,一名男記者問她:「妳那天真的什麼都沒穿nothing on嗎?」她說:「我有收音機.」(I had the radio on.) 記者說:「妳知道我不是指這個.」她再回答:「我穿了香奈兒五號.」。顯而易見,她是一些不在乎。

事實上是,她不僅不在意拍裸照,她還喜歡拍裸照。幾個為她拍過照的攝影師公認她有暴露狂。影城著名攝影師George Hurrell 說,他為她拍照時,她所表現的與當初的珍哈露Jean Harlow一樣:「她到達時,身上不知裹著一件什麼,然後一扯,嘩,裡面光溜溜。我想她們的目的是要刺激你。她們都有暴露狂.」

在福斯為她設計服裝的Billy Travilla 說,他曾和她一起在公司中拍劇裝照,他站在她身邊,這時夢露會低聲對他說:「說一些髒話.」 於是他就說一些大膽的髒話。他說事後看相片就可以感覺到,她在相片中表達的意淫表情。

曾為她多次拍照的George Barris 說:「為她拍照時我就想她不可能忠於一個男人。她有一次說『我真希望有很多個我,可以令每一個男人都開心.』」

 

就在月曆風波後不久,她的母親又為人發現了。過去不少人自稱是她的父母,報上也多次渲染報道,但都被公司打發了。因此當重回精神病院的Gladys 說,當今紅星就是她女兒時,最初無人相信。後來她說的多了,開始有人注意,傳到一名記者耳中。終於在五二年春登在報上。夢露也直認不諱。她對記者說:「我是有個母親,朋友跟我提過她,但是我幾乎不認得她。從小我就沒見過她,她一直住在病院中。我長大後就一直寄錢給她、照顧她。我還會繼續照顧她.」

連續不斷的事件,使她的新聞持續見報。像她自己說的:「不論好新聞、壞新聞。任何新聞都好過沒新聞.」1952年是屬於瑪麗蓮夢露的一年。(第三章完)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求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紐約The Museum of Modern Art/Film Stills Archives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夢露的姐姐Berniece Baker Miracle 從來不接受訪問。一直到1994年才將她與夢露的關係出書。書中對於夢露的形像、性格也十分保護。

Click: 308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