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16 死因撲朔迷離

真實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呢?

很多年後,彼德勞福改了証詞,特別是在1975年警方重新展開調查時,他對警方說,他在那天下午五點多與夢露通過電話之後,等到七點多都不見她出現,因此傍晚八時之前他又打去給夢露。這時她的聲音已經十分含糊不清,然後就慢慢聽不見了。於是他開始對她吼,希望她能清醒過來。但是她繼續說:「跟Pat 說再見、跟總統說再見、跟你自己說再見,因為你是好人.」然後電話就沒聲了。(註:Pat是甘迺迪總統的妹妹Patricia,也是彼德勞福的太太。)

他以為夢露掛斷了電話,就再打過去,卻是佔線。他打了半個小時都是佔線。於是他打去電信局,接線生查過之後說,要不就是對方在打電話、要不就是電話沒掛好。這時他十分擔心,他想自己到夢露家看個究竟。但他此時也相當醉了。因此他打給自己的經理人艾賓斯Milton Ebbins。艾賓斯叫他千萬不要自己去。他說:「你是總統的小舅子,你一個人去她家、萬一她真有什麼事,傳出去不好聽.」艾賓斯並說,讓他來處理。於是他打去給夢露的律師魯丁Milton Rudin,因為他也是葛里森醫生的姐夫。

據說艾賓斯終於在一個派對中找到魯丁,時間是晚上八點四十五分。他聽說之後表示,他會打去給夢露的管家尤妮絲穆瑞然後再打回給他。魯丁說,他問穆瑞夢露情況怎樣,穆瑞對他保証夢露情況很好。於是魯丁打回給艾賓斯,說不用擔心。

但照穆瑞當時的說法是,魯丁確是打過電話來查,但是卻未說是擔心夢露可能有事。因此她接完電話又去睡了。到凌晨三點半她突然醒了,發現夢露房中有燈、加上房門上了鎖,於是打電話給葛里森醫生。

穆瑞和葛里森的証詞漏洞很多。如果說魯丁根本未提及擔心夢露可能有事的話,她為什麼會在半夜突然擔心起來?為什麼只因為夢露房中有燈而要驚動醫生來看究竟?同時夢露的房間剛剛裝了厚地毯,即使有燈光也不可能由外面看見。另一方面,夢露的房門並未裝鎖。從何說她是鎖了房門的?(因為夢露的房子是新買的,只有前門裝了鎖,其他房間都未裝鎖)。而且夢露睡覺從不鎖門,這是認識她的人都知道的。

事實上,很多人的証詞証明夢露在四號晚上午夜之前就已去世。

夢露的宣傳經理Arthur Jacobs 在八月四號晚上在好萊塢的Hollywood Ball 和未婚妻Natalie Trundy 一起欣賞亨利曼西尼的音樂會。十點半時,現場一名工作人員跑來對他說,有要緊電話。他去接完電話後回來對未婚妻說:「事態嚴重,我要先走一步。夢露死了。回去我立刻打電話給妳.」

那晚在彼德勞福家做客的Joe Naar 夫婦說,他們在晚上十點半之後離去。回到家換好衣服準備睡覺時,接到彼德勞福電話,他說他很擔心夢露的情況,怕她吃多了藥,因此希望他們過去看看夢露怎麼樣。Joe Naar  正要出門,勞福又打電話來說沒事了,叫他不必去了。

由上述這些矛盾的証詞,一般人估計夢露在十點半之前就已去世,這是彼德勞福又叫Joe Naar 不要去查的原因。但是有人要先將對他們不利的証物清除,因此拖了四個多小時才報警。同時Joe Naar 夫婦說,他們在勞福家時,並不知道他曾打電話給夢露的事,也看不出他有焦慮的心事。

後來律師魯丁也改變說詞,說他在離開派對回家之後就接到妻舅葛里森醫生的電話,說夢露死了。於是他立即趕到夢露家。那時還不到午夜。

當警員克里門抵達夢露家時,穆瑞最初對他說的是,夢露是在午夜前去世的。克里門曾問他們為什麼拖了四個小時才報警,葛里森答說要等福斯公司的宣傳人員到了、由他們決定。稍後穆瑞才改變說詞,說她在三點多才打電話給葛里森。因為她發現前面的說法無法解釋何以這樣遲才報警。

克里門的說法,証明了夢露是在午夜前去世。但是當克里門到夢露家時,只有兩名醫生及管家在場。因此顯然可見所謂的`福斯宣傳人員'已經離去。還有什麼人是已經離去了呢?

由夢露去世後,她的電話記錄全部為聯邦調查局取走,就可以確定是有人立即在場清除証物。還有就是夢露有記錄的習慣。過去她就有習慣將自己的想法、別人說的有意義的話記在一本小本子上,做為進修的一種方式。在她認識羅拔甘迺迪之後,她更隨時將要與他討論的問題、及與他對話的內容記載下來。在她生前,很多人聽見彼德勞福要她`毀了'這些本子。例如有一次,當夢露又吵著說不想活時,彼德勞福就對她說:「老天,妳振作些好不好?就是真的要自殺,也請妳先燒了這些筆記本.」但是在夢露去世後,這些筆記都不見了。

當時因為有關她與總統及總檢察長間的`友誼'是傳媒談論的熱門話題,因此她死亡的消息一傳出,就有記者向這方面查詢。但是一來因為夢露死亡的消息太過令人震驚,二來因為多數傳媒十分支持甘迺迪兄弟,幾乎所有的報紙都決定不予刊登。

在六十年代初,傳媒的競爭沒有今天厲害。同時當時的傳媒對政壇人物也客氣得多,對於一般認為的`個人私事'都放過一馬。例如當時在華盛頓的傳媒都知道甘迺迪總統的公開追逐、玩弄女人,但是沒有一個記者聲張。一直到1975年國會調查中情局(CIA)及白宮、與黑手黨合作謀刺古巴總統卡斯特羅事件時,才揭發了甘迺迪與茱迪甘寶及黑手黨頭子之一吉亞卡納間的三角關係,同時才首次承認他們的總統對妻子不貞的事實。而總統與夢露間的關係,也是在他去世之後多年才逐漸公開。所以很多人說,甘迺迪在這一方面是十分幸運的。

另一個事例可以証明有人先到夢露住所清除証物。甘家兄弟的髮型師Mickey Song 說,在他到夢露家與她長談時,他相信夢露是裝了錄音機、企圖偷錄他們的談話,以便向甘迺迪進行要脅。因為在夢露死後不久,當他再見到羅拔甘迺迪時,羅拔居然向他道謝,說很感謝他沒有出賣他。因此他確信那卷錄音帶是到了甘迺迪手中。而且很多人都說,夢露在她生前最後一段時間,確是有錄音的習慣。而她死後,卻是一卷錄音帶都見不到。

另一點是,當時洛杉磯市警察局長派克William Parker 就是堅貞的民主黨人。不僅如此,他與羅拔甘迺迪關係十分密切。羅拔甘迺迪還策動推選他來取代胡佛出任聯邦調查局局長。因此派克一早就決定夢露之死是自殺、並且關閉全案的調查。所以後來有關夢露的死因調查都是當時警方的初步筆錄、記者訪問談話,沒有正式調查記錄。也就是說,沒有一個人是在宣誓情況下作証的,所以才會有前後矛盾、多次修改的現象。

另一個令人懷疑的地方是,夢露死後,彼德勞福就去了甘家在麻省Hyannis Port 的家。奇怪的是,夢露的公關紐康 Pat Newcomb 也同時去了麻省Hyannis Port (甘家住所)。所有的記者都找不到她。她在離開甘家之後,就去了歐洲,一年多後才回到美國。後來她進入美國新聞處工作,並活躍於民主黨內。很多人說,她的旅費及工作都是甘家對她的酬庸。連經濟狀況一直不好的穆瑞在夢露死後都突然富裕起來。她在不過數年時間內,到歐洲旅行七次之多。一直到1985年她才又改變許多說詞。

彼德勞福到十三年之後才首次在警方重新調查時回答問題。同時每次回答都有改變,不知那一部份是真的,還是是否有一句是真的。(下:圖片: Daily News)

 

 

 

 

 

 

 

 

 

 

 

 

 

第二點,夢露究竟是否自殺?不少人認為有理由懷疑。

夢露死時因為是週末,因此她的遺體是由洛杉磯市代理法醫Thomas Noguchi 進行驗屍。驗屍報告說的死亡原因`可能’是自殺,同時致死原因則是服藥過量,中了barbiturate (巴比妥)毒素。這也是當時所有報紙通訊社引用的死因。

但是當時記者都沒有追蹤的是,同樣的驗屍報告中指出,在夢露的胃中,毫無巴比妥餘跡。但是在她的血液中及肝臟中,則有大量的巴比妥及氯化氫。

據醫生分析,夢露體內的巴比妥含量,相當於四十粒的藥丸。一次服用這樣多的藥丸,一定會在胃內留下相當的餘跡。但是因為她的胃中沒有藥丸餘跡,因此這些藥是由其他方式進入體內。

除了口服之外,只有兩種方式可以吸收這樣多藥劑:一是注射、一是灌腸。而不論用什麼方式,都有他殺嫌疑。所以代理法醫Noguchi 及首席法醫Theodore Curphey 都多次私下表示他們不信夢露是自殺的。

同時醫學界也推翻了用針注射的方式。因為注射方式會在血液內留下更多毒素、肝內就不會有這樣多餘跡。而且以她體內的毒素如此多,打針也會留下相當的青紫及瘀傷。但是在她身體上卻沒有明顯的瘀傷或是針孔。因此唯一的可能就是灌腸。

灌腸的理論獲得肯定的另一個原因是,法醫發現夢露的結腸部位有相當的充血現象,同時有大片青紫。証明確是灌過腸。

彼德勞福的第二任妻子Deborah Gould 曾經為了好奇,多次問他夢露是怎麼死的。一次在喝過酒之後他說:「夢露進行了她有生之年最後一次的灌腸.」

灌腸對於夢露並不稀奇。過去為了減肥及為了清潔作用,她經常灌腸。有人懷疑管家穆瑞就曾經為她灌腸。問題是,這最後一次是誰幫她灌的?這次灌腸是一次意外?還是有心置她於死地?於是陰謀論又紛紛出籠。

第一個(1973年)寫出陰謀論的是作家Norman Mailer (諾曼梅勒),他是寫小說的,沒有新聞記者背景,因此以寫小說方式推論有人陰謀殺害夢露以嫁禍甘迺迪兄弟,摧毀他們政治前途。至於那些人是陰謀者,在他筆下就包括了中央情報局(CIA)、聯邦調查局(FBI)等右派組織,藉以打擊右派。這代表了當時美國文學藝術界的普遍反右心態。但是因為全書中都是作者自己的設想,天花亂墬,因此連支持甘迺迪的自由派都不領情,被評擊的體無完膚。

後來更多的陰謀論出籠,包括黑手黨為了報復甘迺迪掃黑行動,因此殺害夢露,使甘家兄弟蒙羞。他們竊聽及偷錄了夢露談話及與甘家兩兄弟歡好的聲音,知道她與他們的關係。利用羅拔甘迺迪來看她時,將她殺害,希望做大這件醜聞。沒有想到聯調局及洛杉磯警方聯合掩飾,計不得逞。於是他們只有多等一年,暗殺甘迺迪總統。

還有一派則說,因為夢露要脅要將她與甘家兄弟的事鬧大,因此羅拔甘迺迪去與她談判。談話間鬧得很不愉快,為了使她鎮靜,在醫生幫助下為她注射或是灌腸,結果使她意外死亡。

但是不論那一派理論,甘迺迪兄弟都脫不了關係。因為在夢露死時,她和羅拔甘迺迪的關係陷於低潮。而且不論是那一派下的手,都與甘家兄弟有關。因此支持甘迺迪的人後來又推出新理論,說是夢露的醫生葛里森無意間殺害了夢露。原因是他一直企圖包攬夢露的公事私事,而他的專斷也使夢露病情惡化。八月四日那天,夢露情緒恨差,於是葛里森醫生在同黨尤妮絲穆瑞幫助之下,為她灌腸,注入氯化氫。但是事後才知,夢露的家庭醫生英格堡已經為她開了巴比妥藥方,而這兩種藥的混合就會造成嚴重中毒後果。這樣說的好處是,甘迺迪兄弟與夢露之死完全沒有關係。作家Donald Spoto 就是持這派理論。他在書中說,夢露與甘迺迪總統只見過四次,(他承認其中一次發生性關係)。而夢露與羅拔甘迺迪之間則只有純友誼關係。當然,這樣的書也是等到葛里森死後才出版。

 

夢露死後,她母親之外、唯一的血親姐姐柏尼絲Berniece 因為在渡假,接不到夢露律師的電話,因此律師魯丁就通知狄馬喬主持安葬細節。柏尼絲遲了一天才到達。

狄馬喬不必等驗屍,就已經拿定主意是誰害死夢露的。他拒絕任何人的採訪,只和柏尼絲聯合發表聲明說,夢露安葬儀式將以私人儀式舉行,只有極少數受邀親友可以參加。私下他說,都是好萊塢那班人及甘家兄弟害死夢露的,這些人他一個都不許參加葬禮。他對負責儀式的警衛說:「甘家的人一個都不許進來.」(下:紐約 Daily News 頭版,顯示狄馬喬主持葬禮大局)

 

 

 

 

 

 

 

 

葬禮在八號舉行,受邀參加教堂及葬儀的只有二十二人,除了狄馬喬父子外: 史特拉斯保夫婦、葛里森醫生及家人、兩名髮型師、化粧師史奈德、尤妮絲、公關派特、按摩師賴夫 Ralph Roberts、Anna Karger (她是以前夢露男友卡格Fred Karger 的母親)、其他的是律師及私人秘書等。

許多自認是夢露好朋友的都被擯棄門外。彼德勞福趕來了、他的妻子Pat 還特地從Hyannis Port 趕來,都被拒在門外。Pat 傷心得流淚。還有瘦皮猴辛那特拉也被拒絕入內。他不僅是夢露朋友,過去還是狄馬喬的好友。但是狄馬喬生氣是他將甘迺迪介紹給夢露的,此後不再與他來往。福斯公司代表一個都不獲參加。(下圖為葬禮。小圖可見狄美喬於兒子Joe Jr.,兩人都十分傷心。)

 

 

 

 

 

 

 

 

 

 

 

 

這些人雖然不獲參加葬儀,但是都送了鮮花,因此教堂內外一早就擺滿了鮮花。葬禮那天,教堂外面有成百記者守候,希望能幸運獲得機會進入、或是問到當事人的一句話。成千的影迷更是一早就守在外面,送他們的偶像最後一程。

葬禮前一天晚上,狄馬喬就一個人在儐儀館守靈。第二天在葬儀中,他是最後一個瞻仰遺容的。據說他對著夢露的遺體一再說:「我愛妳、親愛的」,幾度泣不成聲。

 

狄馬喬此後一直未再結婚。他遵守當年對夢露的承諾,每週都有專人送兩次鮮花到夢露的墓前。從未中斷。

據說,墓地管理常常不捨得將那些未謝的鮮花拋棄,就順手放在附近不遠處的女星娜妲麗華(Natalie Wood)的墓前。

 

她終於和她的偶像珍哈露一樣,結束了短短的人生旅途。她們都在人生的燦爛時刻提前離去。珍哈露是因為腎臟病忍著不說,到最後病入膏肓。不同的是她比珍哈露還多活了十年。

夢露的母親一直活到八十二歲,到1984年才過世。多數時間她已忘了Norma Jeane 是誰。

夢露到死也沒有改遺囑。她死時只有幾千元現金。夢露財產中最值錢的就是她的電影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 的版權、小部份Some Like It Hot版權(其他電影版權都屬於電影公司),及所有商品版權。她將這些都留給了史特拉斯保Lee Strasberg。但不久寶拉就去世,Lee 另娶。在Lee 也死去後,這項一年一百萬元以上的收入,全部歸於他的第二任妻子安娜,一個夢露不認識的女人。(全書完)



  她在1981年因溺水而死。

Click: 242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