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960年七月,美國的民主黨在洛杉磯舉行黨代表大會,推選總統提名人,代表民主黨競選總統。四十三歲的麻省參議員約翰甘迺迪(肯尼迪)贏得了黨內提名,對手是共和黨現任副總統尼克森。如果當選,甘迺迪將是美國歷史上最年輕的總統。

甘迺迪的父親約瑟夫甘迺迪是排名前二十名的美國千萬富豪,過去並曾任美國駐英大使,因此可以說是出身顯赫。不過甘迺迪家聲名不好。因為一來甘迺迪家是來自愛爾蘭的天主教徒,是因為愛爾蘭飢荒才來到美國。在早期美國受盡歧視。此外約瑟夫甘迺迪過去經營生意時,不擇手段,而且傳說他的財富來源不正。他是在禁酒時期出售非法私酒圖利,因此與黑社會也有來往。後來他用私酒上賺的錢到華爾街投資股票,他的專長是用內幕消息炒買股票,一次有幾十倍的利潤。其間他還去好萊塢搞電影,成為RKO 電影公司老板,拍了一些沒有藝術價值、但是賺錢的B 級片。這時他成為影城色狼老板之一,除了勾引無數女星上床之外,還和當時默片最紅的女星葛羅莉亞史璜遜(Gloria Swanson) 相好了三年。期間還欺詐了史璜遜的大部份身家。以後的幾十年,他一直津津樂道自己的這一段光輝史。

約瑟夫甘迺迪有九個子女,四男五女,約翰甘迺迪排名第二。由於家境好,幾個男孩都是讀一流學校。高中畢業後都入了哈佛。但是約瑟夫的家教就十分有問題,他不論言教、身教都教子女事事爭第一,至於用什麼手段去贏,他都不介意。不論是球賽、或其他運動,拿第二都是不可原諒的。對於男孩,他更以身作則要他們以`玩得多'為榮。甘迺迪就對一個甘家的朋友(好萊塢編劇、`時代'雜誌發行人亨利魯斯的妻子Clare Boothe Luce)說:「父親教我們,性和女人越多越好.」他在當總統之後,也對英國首相麥米倫說:「我只要三天沒有女人,就會嚴重偏頭痛.」但私下他一再說﹐他每一天都是`非女人不歡’。

甘迺迪由年輕時期起就不斷在情海中翻滾,卻從來不留情緣。他本想就此玩樂一生。但沒想到長兄在第二次大戰時一次飛行意外中喪生,他父親將全部希望轉移到他身上,迫使他在二十七歲那年就競選及當選國會議員。三十六歲時又進軍參議院,而且一直保持獨身。後來是他父親要他進白宮,才迫使他成家。在同一年以美國最著名單身漢的身份,迎娶有法國血統的東部名媛賈桂琳 (Jacqueline Bouvier/積奇蓮)。

但在婚後甘迺迪不改本性,而且他公開向其他女人下手,絲毫不給妻子留顏面。甘迺迪幾乎從不追逐女人,他擺明了只要與對方上床。例如在酒會中見到喜歡的女人就說:「我們去附近的旅店好嗎?」如果對方拒絕,他會再問幾次。既使不到手也無所謂,又去找其他人。一次當賈桂琳在醫院中流產時,他也與朋友找了幾個女人在地中海遊艇上風流。好幾次賈桂琳要與他離婚,都是公公老甘迺迪在中間說合,並以金錢及未來第一夫人身份引誘,才保住了不離婚。

甘迺迪過去經常有空就到洛杉磯,和不少明星有過交情。由早期的Gene Tierney、June Allyson、到後來的葛麗斯凱莉(後來的摩納哥王妃)、金露華Kim Novak、珍曼斯菲Jean Mansfield、安姬狄金遜等Angie Dickson。有幾個是他要追但未到手的如: Olivia de Havilland 、奧黛麗赫本(柯德列夏萍)、蘇菲亞羅蘭、傻大姐莎莉麥克蓮等。甘家對好萊塢一直有特殊嚮往。他除了喜歡和女星混之外,也是要與父親一較長短。因為甘家男人一向就在這方面比賽炫耀,同時將女人得到手後,就彼此交換。他過去和長兄Joseph Jr. 及後來與小弟愛德華甘迺迪就經常換著女人玩。他們家四兄弟中,據說只有羅拔甘迺迪比較不好此道。

當時是夢露紅遍全球之際,因此絕不會逃過甘迺迪的注意。1954年甘迺迪曾因為脊椎毛病住院開刀。去過醫院看他的人就說,他的病房像是大學生宿舍:一個金魚缸、一個足球隨時把玩、牆上一幅巨大的瑪麗蓮夢露的招貼。夢露是穿著短褲、叉開兩腿站著。但是甘迺迪將相片倒掛,因此她是兩腿叉開朝天,姿勢十分不雅。

甘家較美麗的女兒Patricia 在1954年下嫁英國籍的演員彼德勞福(Peter Lawford),兩人在加州馬里布灘定居。從此約翰甘迺迪每到西部就住在妹妹及妹夫那裡。這時彼德勞福也是瘦皮猴為首的`鼠黨'成員之一,和狄恩馬丁(甸馬田)、小森美戴維斯等常在賭城拉斯維加斯一起表演,而競選總統中的甘迺迪也曾去欣賞他們的演出。後來彼德勞福說:「那時我幫Frank (辛那特拉)扯皮條、他就幫Jack (甘迺迪)扯皮條.」但是甘迺迪認識夢露卻是在妹妹家的事。

彼德勞福過去就與夢露相熟,一度還有機會約會。但是當他去到夢露家時就大倒胃口。原來夢露一直養著狗,她又不訓練她的狗,因此滿屋子都是狗的糞便。彼德勞福說,他一去到她家,有新的糞便、也有一些是隔了幾天的,他完全不能忍受。他說:「我自己的家也不是那麼乾淨,但是房子髒是一回事,與她上床又是一回事.」因此他們一直只維持朋友關係。後來他結了婚,妻子Pat 對夢露十分好,因此她和勞福一家就走得更近。

由於甘迺迪有心結識她,因此早在1954年,彼德勞福就在一次聚會中安排他們認識。當時夢露和狄馬喬的婚姻已經出現問題,但仍屬已婚。據說甘迺迪當時已拿了她的電話號碼,但夢露說,她是在與狄馬喬離婚後才與甘迺迪參議員見面。

他們只見過幾次。當時夢露的夢中情人是亞瑟密勒,而甘迺迪不過是東部一名參議員。

1960年七月,正是The Misfits開拍之前。這時夢露一個人在紐約,她和密勒的關係已經破裂。但在早兩年他們一起住在康涅狄克州時,密勒已經將她引進民主黨,並且成為該州登記黨員。因此這時她具有候補代表身份,有資格參加在洛杉磯舉行的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但是她沒有參加。她在紐約的公寓中由賴夫為她按摩時,聽見甘迺迪獲得提名的消息。兩天後,她到了洛杉磯參加甘迺迪的慶功宴。

其中一項慶功宴是由`鼠黨’主持,有人見到夢露由黑人歌星小山姆戴維斯陪同進場。不久甘迺迪到場,然後小山姆戴維絲就消失了。當晚夢露和甘迺迪則一直在一起。下:鼠黨基本成員:左起瘦皮猴,狄恩馬丁,彼得勞福,Joe Bishop。前坐者為小山姆戴維斯。)

 

 

 

 

 

 

 

 

 

 

 

在拍The Misfits時,夢露就多次向人表示如果甘迺迪當選美國總統將是多麼好:「美國有一個這樣年輕英俊的總統多好。總好過一個既不好看、又沒腦子的人.」一名在現場做訪問的英國記者說,任何人只要說一句對甘迺迪不利的話,夢露都會立即與人爭論。

這時的夢露生活在一個她自己也分不清真假的世界中。過去她和全美國最出名的棒球英雄談戀愛、結婚。然後她和全美國最走紅的劇作家談戀愛、結婚。現在她和美國政壇第一人談戀愛,因此她想到下一步就是結婚。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與以前任何一次都不同。他們不但不會結婚,甚至不可以公開。

甘迺迪在紐約曼哈頓的Carlyle Hotel 有一間長期套房,方便他和女人見面。夢露第一次進入這間酒店是彼德勞福陪同。因為甘迺迪已經是總統候選人,酒店外經常有記者守候,因此他要夢露化裝成女秘書,手中還拿了筆記本假裝要做記錄。後來她也曾數次戴上黑色假髮、頭戴絲巾,由酒店側門進入。

有一次紐約一名社交名媛請客,貴賓是甘迺迪總統,只請了十幾名客人。這次夢露是由彼德勞福的經紀人艾賓斯Milton Ebbins 陪同參加。在他們圈內,這種人叫beard,也就是`幌子'。

彼德勞福對他後來的兩任妻子都說,他曾陪同化了粧的夢露乘坐總統專用的`空軍一號'專機。此外在甘迺迪到洛杉磯時,他們也多次在彼德勞福的家中見面。

夢露曾經向幾名親近的人說過她與總統間的關係,包括史特拉斯保夫婦、記者好友史考斯基等至少十人。事實上她不但不想隱瞞,還希望大家都知道。

一次她還在與甘迺迪一起時打電話給賴夫Ralph Roberts。她說她正在為一個人按摩:「我正在和一個朋友辯論,他說我以前和你說過的那套有關骨骼構造的理論都不對。現在我讓他自己來和你說.」然後電話裡就傳過來他熟悉的波士頓口音,賴夫說:「我告訴他我所知的人體骨骼的構造,然後他向我多謝。當然我沒明說我知道他是誰.」後來夢露對賴夫說,她曾對甘迺迪總統說,讓賴夫來為他按摩,他的脊椎毛病一定不會那麼痛苦。但總統對她說:「他那裡能跟妳比.」

                                

六一年下半年,她多數時間在洛杉磯。因為沒有事情做,她一個星期七天都到葛里森醫生家裡`看病'。醫生知道她沒有事,安排她是每天最後一個病人,而且讓她留下來吃晚餐之後才走。很快的,這裡又成為她的`新家'。

但是夢露的`朋友'都知道,不論她與你多麼親,她都將自己密實包裹,從來不將真正的自己暴露給人知、給人看。連姐姐柏尼絲都說,有些事她甚至不跟她說。蘇珊也說,夢露將自己的生活分成很多層面,每一面只有幾個人知。最親近的朋友也未必知道全部。她說,夢露在紐約時,就有一處秘密公寓,只有少數幾人知道。而她的一些`親密'朋友則是其他`親密'朋友完全不知道的。

不僅如此,她還開始有幻想。寶拉對她的女兒蘇珊說:「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樣,思想由四方八面來。一會說黑手黨在追逐她、一會有說所有的朋友都在算計她。但是有時候她正常得像是一些事都沒有.」

這時期,夢露的憂鬱症和其他心理症狀更為嚴重。這種病症使她對藥物更為倚賴,服藥的次數及數量都更多。而且這種病也使她進一步更為濫交。據說她每在情緒低潮時,就結交新的男人。這些男人中自然有許多是她不應當認識、不應當惹上的男人。

好像每天在她門前、旅館前,都有無聊男子、或忠心影迷守候。有的不過想見她一面、要一張簽名。也有的是無業男子,不過想吃軟飯之流。其中一些男子就這樣跟蹤她達十幾年之久,因此她對這些人也逐漸熟了。後來她就像酬報一樣的,輪流跟其中的男人上了床。其中一名James Haspiel 十幾歲當私人公司信差時,就每天找機會守在夢露酒店門前。最初夢露答應在他面頰上親了一下、給記者拍了照。後來邀他一起搭計程車、還在寂寞時邀他登堂入室。後來Haspiel 還以專家身份寫了幾本夢露的傳記。

後來傳出她和修房子的工人、只見過一次的計程車司機等都這樣發生性關係。有些人見她太過性急,還拒絕了她。

葛里森後來在記錄中說,1961年尾時期,夢露經歷的是嚴重失意,時常說及要自殺。事實上她和很多人都訂有`自殺協議',包括史特拉斯保、詩人Norman Rosten、按摩師賴夫等。就是一旦她再有自殺意圖時,她一定先找對方談過,絕不要一時衝動就採取行動。

後來有人在夢露的記事本中,發現有三十六名醫生的電話。証明她會同時向不同的醫生取得各種藥物。由於她是夢露,這些醫生都不會拒絕她。葛里森也知道她對藥物的倚賴,因此建議她找一個叫做Eunice Murray (尤妮絲穆瑞)的六十歲女人住到家中。葛里森的意思是要她來看住夢露。因為穆瑞過去曾經為幾個有心理疾病的人做過看護。很快的她就成為夢露的全權管家。

 

六一年聖誕節時,狄馬喬怕她寂寞,由東部來陪她過聖誕。他們在葛里森家中過節之後,新年則自己在公寓中度過。夢露一直說很喜歡葛家住的西班牙式的白牆紅瓦屋子,嚷著說要自己買一間屋子,好好佈置一下。買屋就成為她此時的夢想。

在葛里森鼓勵下,她就在1962年一月在好萊塢Brentwood 區,12305, Fifth Helena Drive買了一棟這樣的平房。當時售價是七萬七千元。她用拍Some Like It HotThe Misfits的部份酬勞付了四萬多元首期,其他的以六釐半年息分期付款,每月付三百二十元。(為了逃稅,她的影片酬勞都是分期付給她。這樣在她不拍片的日子也有收入,而稅率卻會低很多)。

這房子有一個游泳池、車房、及附屬的獨立客房。客廳很大,並有高高的屋頂,但是臥房都很小。其實總共面積不過兩千三百平方尺,在好萊塢`明星'住宅中確是非常樸實。她的個性中一直沒有炫耀財富的心理。而且她很興奮的開始佈置。但是在屋契簽訂時,她卻很心酸的說:「我好難過。生平第一次買屋子,卻是一個人簽約.」(相片來源: dailymail,co,uk)

 

 

 

 

 

 

 

 

 

 

 

 

 

 

 

 

 

這屋子好處是距葛里森醫生及彼德勞福的家都只幾分鐘車程。買屋後因為有事可做,她心情好了很多,醫生也鼓勵她準備開拍新片。沒有人注意到在她新屋門前石階前,有一塊寫了拉丁文的石板,上面寫的是: 這裡是我旅程的終站

                                

為了給新屋買些墨西哥式家具,她就先和穆瑞到墨西哥渡假,兼買了許多當地的家具和裝飾。由於她已一年多沒有拍片及沒有公開活動,生怕影迷忘了她。因此她還帶了公關經紀派特紐康Pat Newcomb 及一名髮型師,住在阿卡波卡的希爾頓酒店,召開了好幾次記者會。

在墨西哥時,她認識了一名叫Jose Bolanos 的影迷。他說他是作家及編劇,但是外型和打扮都似男妓。這時的夢露已似乎完全失去辨別能力。回到洛杉磯之後,碰上好萊塢外國記者協會頒發當年的金球獎,她再度獲得全球最受歡迎女星獎。於是她電邀Bolanos 飛來做她當晚的男伴。

那天她訂做了一件綠色鑲亮片的拖地長禮服。她站了七個小時之久,由福斯公司兩名女工將禮服縫在她的身上,以便使她的禮服可以貼在她身上,並且有露出大半部背部的效果。她的男伴也差不多。Bolanos 穿的長褲之緊,使他無法正常坐在椅子上。他要打斜才能坐下。這一對的出現在全場中引起不少竊竊私議。此外,在頒獎後的晚宴中,夢露的醉態及語不成句,也引起很多人的側目。蘇珊說,當晚夢露引起的不安,部份因為她的醉後失態、部份因為她的服裝的暴露。即使在好萊塢,她的作風都令人搖頭。

在頒獎禮之後,狄馬喬就來到。他是聽見有關當晚的傳言之後趕來的。於是Jose Bolanos 立即飛回墨西哥去了。

                *                                   *                                   *

她在三月初搬入新家,狄馬喬也趕來幫助她搬家。但是他只在洛杉磯停了一個星期,就因為公事必須趕回東部。

由於她在墨西哥買的、及在紐約運來的家具都要幾個星期後才能送到,因此她的屋子暫時還很空蕩。但是她還是很興奮的邀請熟人來參觀她平生第一次買的屋子。

她第一個邀請的是住在附近的彼德勞福夫婦。另一次,她很興奮的帶領勞福及羅拔甘迺迪一起參觀。

她在半年多前就認識了Bobby (羅拔小名)。第一次是在彼德勞福家中一次飯局,據一名在座的記者Edwin Guthman 說:「....午夜時分夢露說要回去。但是她喝多了香檳,我們都擔心她。Bobby 和我不讓她自己開車,因此我們兩人一起開車送她回去.」

二月一日時,羅拔甘迺迪在遠東訪問一個月,回國時經過洛杉磯,彼德勞福又在家中請客。客人之一就是夢露。據勞福的妻子,羅拔的姐姐派特說,夢露對這次見面事先就十分興奮。因為羅拔甘迺迪被視做民權運動的先鋒、自由主義的龍頭,因此她先後向派特、及葛里森醫生的兒子Danny 請教,應當和羅拔談些什麼事情?問他什麼問題?因為她想給他留下個好印象。

據那天晚上在座的人說,對於她的意見及問題,羅拔甘迺迪確是十分意外。她除了談民權問題外、還談國會的反左運動。這些都很合Bobby 的胃口。不過後來他就發現,夢露不時打開身前的手提包、偷看皮包裡的小紙條。

後來很多人拿這件事開她玩笑,不過她確是有很強烈的政治意識,也很喜歡與人爭論政治問題。但是與她爭論過的人都說,她的思想很簡單:「每件是不是黑、就是白、不是好就是壞,而且她的態度十分激烈,使人很難與她討論問題.」好像甘迺迪總統是十全十美的好人,尼克森、及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在她口中就是壞人。

第二天- 二月二日,她寫了兩封信記述這一天的會面,一封信是寫給亞瑟密勒的父親Isadore、一封是寫給密勒之子。信的內容大同小異:「昨晚我參加了一項晚宴,總檢察長羅拔甘迺迪也在座。我和他談了有關民權的問題,還問他的部門會怎麼做。他是一個相當聰明的人,而且很有幽默感。他看起來比他的三十六歲要成熟的多....」語氣間透露了她對羅拔的仰慕。

 

羅拔當時是甘迺迪政府的總檢察長,也就是司法部長。他之出任內閣職務,全是父親老甘迺迪的主意。但因為羅拔一來年輕、二來沒有足夠的資歷,甚至沒有當過一天執業律師,甘迺迪很怕被攻擊為任用私人。但老甘迺迪就堅持說:「他幫你競選那麼出力,這是你欠他的。....而且你需要在內閣中有一個自己人.」後來兩個兄弟拗不過父親,才同意了。

很多人說,老甘迺迪過去與黑社會有過結,因此要兒子出任總檢察長是要他主管司法,以便`控制'住黑社會。事實上是,老甘迺迪與黑社會關係不壞,約翰競選總統時,還靠黑社會幫過大忙。在初選時就是黑社會幫他贏了其中最重要的西維吉尼亞州。全國投票時,也幫他在伊利諾州做票,否則他根本不可能贏。因此老甘迺迪不是要兒子掃黑,而且他知道黑社會是得罪不起的。他最初的目的可能是要兒子做檢察總長、罩住黑社會。沒有想到的是,羅拔一上任就開始掃蕩黑社會。最初老甘迺迪強烈反對,還構成甘家父子第一次爭論。但不久(1961年底)老甘迺迪就嚴重中風,失去說話及行動能力。從此羅拔就更是一意孤行、強力掃黑。

但在他開始掃黑之後,他就發現了總統與黑社會的關係。首先,總統與法蘭克辛那特拉來往密切,每次去西部都會找機會住在瘦皮猴家中,因為瘦皮猴會為他介紹女人。而瘦皮猴又與黑社會來往密切,包括芝加哥黑手黨頭子吉亞卡納Sam Giacana。他去西部時,也是住在瘦皮猴那裡。其次,瘦皮猴曾將自己一個情婦Judith Campbell (茱迪甘寶)介紹給甘迺迪總統,隨後又將她介紹給吉亞卡納。後來茱迪甘寶成為甘迺迪與吉亞卡納間的信差。 (下:甘迺迪,茱迪甘寶與吉亞卡納間的三角關係,圈內盡人皆知。。)

 

 

 

 

 

 

 

 

 

三月下旬,甘迺迪要到西部出席一項籌款會,他預定到瘦皮猴在棕櫚泉的家中去住。這時聯邦調查局局長胡佛發現了甘迺迪總統和吉亞卡納、茱迪甘寶間的三角關係,以及甘迺迪利用茱迪甘寶為他傳信物給吉亞卡納,以及美國政府和黑手黨合作企圖暗殺古巴總統卡斯楚的計劃。胡佛獲知此事後,他認為自己有義務要向自己的上司- 司法部長羅拔甘迺迪報告。當羅拔知道後,也是十分震驚及困惑。他知道自己的哥哥一向在花叢中出入,但是沒想到他會惹上黑社會,何況他自己目前正全力掃黑?因此他強烈反對總統踏上瘦皮猴的家中一步。

於是甘迺迪取消了住到瘦皮猴家中的計劃,改住在歌星平克勞斯貝(Bing Crosby/冰哥羅士比)家中(他家也在棕櫚泉)。夢露女管家尤妮絲穆瑞說,那個週末是彼德勞福親自來將夢露接了去。在平克勞斯貝家時,也有人見到夢露是在場。那一天,甘迺迪和她談到民主黨將在五月十九日,在紐約麥迪生花園廣場為他的四十五歲慶生,同時也為民主黨籌款,預計會有一萬多人出席。他邀請夢露到時做表演佳賓。



  甘迺迪的正式生日是五月二十九日,與她的生日只差三天。

Click: 265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