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14 最後一部電影

這時她還欠二十世紀福斯公司兩部片約,每部片依合約是十萬元片酬加部份盈利。但這時福斯公司財政面臨嚴重困境,原因之一是女星伊麗莎白泰勒獅子大開口要一百萬元片酬拍Cleopatra (埃及豔后),拍攝途中又多次生病停工,加上改劇本、改變拍攝地點-- 由英國換至羅馬,使拍攝成本漲了好幾倍,也使福斯瀕臨破產邊緣。

當然福斯的困境不是一夜之間發生的,`埃及豔后'不過加速其惡化。早在1956年,塞納克就離開福斯,到歐洲去獨立拍片。後來接任的Buddy Adler 也在1960年去世。加上接連而來的電視的興起、電影公司制度的沒落、以及福斯公司內部的權力鬥爭、洛杉磯製作部門及紐約財政部門的互鬥,都削弱了福斯的實力。

單單`埃及豔后'拍攝時的多災多難就足以寫一本書。但是伊麗莎白泰勒是實力派影星,人緣背景都夠,福斯對她是喝護備至。不斷的將現金投入,毫無怨言。到此時福斯已欠下兩千兩百萬元債務。

夢露本來也是一棵搖錢樹。她過去拍的片子為福斯賺了不知幾個千萬,但是因為她的問題多、不可靠,拍一部片常常超出不知多少預算。加上她的最後一部片子The Misfits也不賣座,因此公司一直沒有為她找劇本。現在福斯窮途末路,也只有再為她籌拍新片。公司為她找過幾個劇本都不合適,後來還是決定舊片重拍。這是加利葛蘭和女星Irene Dunne 在1940年拍過的My Favorite Wife 我的愛妻。現在決定改名Something's Got to Give,由與她合作拍Let's Make Love的喬治丘克George Cukor 導演。

福斯知道她拍片的種種困難。因此在她的劇本中,她的台詞都不多,而且沒有長篇大論。同時這次決定不拍外景,因為在公司的攝影棚中,時間、預算都好控制。因此整座戲的主要場景,片中主人的豪宅都是在攝影棚中搭起的。

這部片子的劇情是,一個女子在海上發生意外,飄流一個小島困了四年。獲救回家後,才發現丈夫即將另娶。但是丈夫仍然愛她,因此整天籌思如何對未婚妻解釋。在新片中她是因為做錯了事離家出走到夏威夷、搭錯一班機、而原來的飛機失事,因此使她家人以為她已喪生。五年後回來,丈夫已經另娶。這次演她丈夫的是鼠黨成員之一的狄恩馬丁(Dean Martin 甸馬田)。

片子預定在四月尾開拍。導演丘克說,在他們拍Let's Make Love時,夢露的毛病是遲到。但在拍這部片時,她如果能出現片廠就值得慶幸。而且她即使出現了,也未必能開工。她可能在化粧間又睡著了。丘克說是她怕面對開麥拉,心中缺乏自信。其實是和她的心理疾病及用藥過多有關。

這時她的態度也不太好。很多時她讓人等也不道歉,好像還是別人的錯。但是仍然有些同情她的人說是公司的錯,是公司有意要使她日子難過,以便能控告她毀約。

夢露在這部片中的朋友之一是編劇Arnold Shulman。他說福斯對夢露的態度很壞:「他們對她像娼妓。而且不論她怎麼做都不對。他們根本不想拍這部片子.」因此他懷疑福斯是有意毀滅她。後來他辭去編劇工作,還對夢露說出他想法:「他們要讓妳自己毀約,這樣他們就可以控告妳。去跟妳的律師、妳的經紀商量對策.」

這套理論是難以令人相信。因為即使控告夢露成功,福斯也拿不到多少錢。最多是福斯目前人事變了、作風也改變了,不再像過去一樣因人制宜,對夢露不像以前牽就。而且她認識的一些元老,好像董事長Spyros Skouras 都已被削去權力,使她更為勢力孤單。但是像Schulman 這班人的說法,就足以使夢露產生更大的心理不平衡,更無法面對工作。

此外對比公司對伊麗莎白泰勒的態度、以及對她的態度,也使她心中不滿。雖然她一直都說她不計較片酬、她只要拍好片,但是比較她和泰勒的待遇,就感到天壤之別。連演她丈夫的狄恩馬丁都有三十萬元片酬,還不說福斯全公司人對泰勒的服侍週到、事事體諒。

但是她的問題還是在她自己。舉例說。四月十日及十六日是試裝日,一次在公司試、一次在家裡試。據說她的情緒都十分高漲,對於即將開拍新片也表示十分興奮。但是到四月中,她開始出現服藥過多產生的後遺症。她神智不清、她憂鬱、她擔心無法睡覺因此無法拍片。

四月尾開始的一個禮拜,她就在電影公司醫生的証明下因病請假。四月三十日她首次出現片場,拍了短短的入場鏡頭,是她由國外回來,一進家門見到自己的兩個孩子。但是沒多久她就感到不舒服,就離去了。

五月一日,她到片場準備開工,結果在吹風機下暈過去,又被送回家去。醫生讓她一直休息到五月七日。

五月七日她工作了一日,拍的還是她見兩個孩子及一條狗的鏡頭。那隻狗不太聽話,因此拍了很多次。

這一天她工作了九個小時,五月八日她就在片場暈倒了。醫生又讓她回家。這一次她休息到十四日才出現。每一天,一百多工作人員都在片場等著,不知她是否能工作。她的女傭總在最後一分鐘才打電話來說來不了。

除了不能工作之外,她也有很多其他問題。因為片中演狄恩馬丁新婚妻子的是舞星Cyd Charisse。她比夢露大了五歲,但因為保養得好看來比她年輕。當夢露聽說她出鏡效果不錯之後,就要人安排了她的毛片來看。看過之後她就打電話給製片人Henry Weinstein 說:「Henry,我看到Cyd 是墊了胸部。我早就懷疑了,現在我可有了証據.」Weinstein 說:「什麼話?妳在開玩笑?」她說:「我看到毛片了,她墊了胸,每個人都看得出來.」Weinstein 說:「這怎麼可能?她穿的是薄睡衣,怎麼可能填胸部?」夢露說:「你真是天真,她是在胸部下面貼膠布,誰都知道這最有效.」最後她說她也要墊胸:「她會填、我也會填.」然而這樣做會使前面的片子都要重拍過.

過兩天,她又打電話給Weinstein,說Cyd Charisse 的髮色越來越淺:「她慢慢的每天將頭髮染淡些。你別跟我辯,我每天都看毛片,我清楚她在做什麼。我要她把頭髮染深些.」

結果公司只有低頭。現在看那些拍好的毛片可以看出,Cyd Charisse 的頭髮是越來越黑。

後來她又聽說有一名臨記的頭髮是白金色,因此要導演將那名臨記換了。因為在她的合約中述明,同一部片中不能有人的髮色比她淡。結果拍了一天的外景也要重新拍過。

拍這部片時,史特拉斯保又親自為他的妻子寶拉談判得到每星期五千元的高工資。其實她這時精神已經很不好,因為她得了骨髓癌,已經開始發作。但在當時,得癌症的人多數都不說,而且她自己也不露聲色。另一方面,葛里森醫生也為自己爭取到屬於公司雇用、成為夢露的談判代表。而在夢露身邊的一些人也分成好幾派,彼此攻訐。葛里森說寶拉是騙錢的,要她將寶拉開除。但公關紐康等就說,尤妮絲穆瑞是葛里森醫生派來監視她的奸細,又要她開除穆瑞。據說在電影開拍前,夢露就開了張支票要穆瑞走路。但是星期一穆瑞照常來上班,當做沒事,夢露也不再提。不僅如此,電影開拍之後,葛里森建議她將穆瑞帶到片場照顧她,還建議她將穆瑞工資再加一倍到每週兩百元。

夢露是一個沒主張、又愛聽好話的人。因此誰能哄住她、說她愛聽的話,她就把鈔票送給誰。結果身邊圍滿了人、卻沒有一個是真正關心她的。好像這時,她身邊的人都是葛里森所僱的:她的律師魯丁Milton Rudin 是葛里森的姐夫、穆瑞是他請的心腹,而且夢露新請的管工Norman Jeffries 則是穆瑞的女婿。過去她的身邊就先後被幾個集團包圍:葛林集團、亞瑟密勒集團、及史特拉斯保一家等。夢露一直是這樣,每當她相信一個人就全心全意信賴他。完全不懂得`君子之交淡如水'的道理。

 

由於她的遲到、不合作,福斯上層十分不快,時有怨言。在開拍兩個多星期之後,只拍了不到六分鐘的影片。因此當外傳她又要請假到紐約,為甘迺迪總統的生日慶會做表演佳賓時,公司決定對她採取行動。

五月中,報上的花邊新聞就說她會是總統慶生會的壓軸表演佳賓。福斯公司聽說也在密切注意她是否會請假。五月十五、十六日兩天她都熱心的去上班,預備十八號星期五搭機飛往紐約練歌。

當導演丘克及製片Henry Weinstein 聽說她真的要去紐約時都十分意外,因為片子開拍到現在一直不順利,現在她又要擅自離開。Weinstein 去和夢露的律師談過,沒有結果。因此福斯的律師向她發出了一封長達兩頁的警告信。信中說,如果她平時表現好,公司不會有意見。但是因為開拍兩週以來,只拍到幾分鐘的片子,因此如果中途離去,公司就會將她開除。同時公司的損失及一切後果由她負責。

但是夢露對信件不屑一顧。她是赴總統的約會,誰也阻止不了她。一早她就向好萊塢著名的服裝設計師Jean Louis 訂做了一件貼身禮服。他就是在1953年為女星瑪蓮黛德麗設計那件貼身肉色禮服的設計師。他為夢露設計的這件也一樣,是用肉色紗做成的。然後在重要部位縫上珠子和亮片,使她看來身上什麼也沒有穿。事實上她確是沒有穿內衣,在燈光照射下,看來幾乎像是裸體。

這件衣服用了十八個女工、總共花了幾百個小時的人工。因為布料是縫在她的身上,才有最後的貼身效果。同時六千多粒珠子也是人手一粒粒縫上去的。但Jean Louis 說:「十分值得,因為看來就像是珠子釘在她的皮膚上.」

一天當Louis 的助理Elizabeth Courtney 在她家為她縫上背部的縫線時,電話鈴響,說是找她的。她說:「不論是誰,都說我不在.」但穆瑞走近她身邊說是Hyannis Port (甘迪迪家在麻省的住處) 打來的,她意外的說:「電話拿過來,我在這裡接.」這使穆瑞感到意外。因為過去凡是白宮、或Hyannis Port 打來的電話都是她躲在房中去接。

 Courtney 聽見她在電話中說:「現在我身上正穿著呢.」然後她開始唱她要在晚會中唱的歌`生日快樂'。當她唱到「祝你--總統先生」時,她好像突然發現似的說:「唔、洩漏機密.」不過Courtney 說,她早已在圈中人那裡聽說了這件衣服的用場,因此並不意外。

結果在十七日(星期四)上午,彼德勞福及他的經紀艾賓斯Milton Ebbins 就來到福斯片廠接她去機場。十一點半時,福斯片廠上空一陣噪音像是龍捲風來襲。原來是彼德勞福等人乘坐的直昇機在降落。他為什麼要坐直昇機?為什麼不可以坐轎車?顯然是為了炫耀。這架直昇機還是向富翁霍華曉士借的。他是看小舅子甘迺迪總統來去都坐直昇機十分威風,看多了心中羨慕,因此有樣學樣。於是夢露就在一陣龍捲風中威風的離去了。

就在當天,福斯的律師同時向夢露的律師魯丁Milton Rudin 及她的代表公司MCA 發出嚴重警告信件,指她違約並要她負後果責任。

夢露收到律師信後,就打電話給白宮,並將信件用電報發給白宮。後來電報到了總檢察長辦公室。羅拔甘迺迪第一個電話就打給福斯公司製作部門副總裁Peter Levathes,他說福斯應當賣總統的面子,因為要夢露去為總統唱生日歌是對現今政府很重要的,而且還是為的籌款。羅拔甘迺迪在政壇上公認的年輕氣盛。由於仕途順利,一向意氣風發,沒有什麼是辦不到的。但是Levathes 無法買帳。他說福斯不想手中再有一個Cleopatra,不想兩部片一起將公司拖垮。羅拔見他那裡說不成,又去找他的上司--福斯的財政總裁Milton Gould。他說,Bobby 第一次打去時還很客氣,當他一再解釋福斯公司的困境之後,Bobby 就改變態度開口罵人了:「你將來會後悔,你這個XXXX 雜種....」

 不過夢露的化粧師史奈德說,夢露認為Bobby 已經幫她一切搞妥了,因此全力跟作曲家及歌唱教練Richard Adler 練歌。

那晚夢露將唱的其實就是一般的生日快樂歌,但她中間加了一段獨白:

 

謝謝,總統先生

謝謝你為我們所做的

你為我們打贏的戰爭

你和美國鋼鐵公司簽訂的協議  

還有我們的成噸的麻煩事

我們多謝你- 真真多謝

 

當她練習時,她用的是特別的性感的、黏褡褡的聲音半唱半敘述。聽過她預習的人都說她的聲音太淫蕩了,要她收斂些。但她說:「總統就喜歡這樣的.」後來連教練Adler 也建議她改一種唱法,但是她動氣說總統說過喜歡她這樣唱。

事實上,白宮也收到不少抗議電話,說讓這樣一個沒有格調的女星為總統唱祝壽歌是有傷國體的事。甚至連民主黨全國主席都有異議。但是當Adler 企圖打電話和總統商量時,甘迺迪卻不在乎的說:「沒關係。有她來唱`生日快樂'是好事,不管她怎麼唱,每個人都會喜歡.」

 

十九日在麥迪生花園廣場的晚會,有一萬五千人出席。每人花了一百到一千元買票,因此一晚就為民主黨籌到一百多萬元捐款。

當晚表演佳賓都是一時之選,有: 諧星Jack Benny、歌星Peggy Lee、Ella Fitzgerald、亨利比拉方堤、歌劇明星瑪麗亞卡拉斯Maria Calla 等,還有許多紅星如亨利方達、傻大姐莎莉麥克蓮等。晚會司儀就是總統的小舅子彼德勞福。

當天甘家人也是大部份都在場:甘迺迪的母親、幾個妹妹、羅拔甘迺迪及妻子Ethel、但是第一夫人就明顯缺席。

賈桂琳早已聽說丈夫和夢露的關係,這一天更不能容忍在丈夫的生日會中,公然由他的公開情人為他唱祝壽歌。因此她發出最後通牒:「有她就沒有我.」甘迺迪不為所動。因此她離開華府,帶著孩子到他們在維吉尼亞的農莊去騎馬。

 

到了表演的時候,她例行的出現焦慮不安,因此開始喝酒及吃藥。中午起,髮型師及化粧師就開始為她化粧做頭髮。節目開始之後不久,主持人彼德勞福就開始介紹:「總統先生,下一個要出場的、我們不用介紹,她不但美豔動人、而且出名的守時。各位-- 瑪麗蓮夢露小姐!」

但是當鼓聲響起,沒有人出現。於是其他藝人出場表演。這樣的程序出現了三次以上。現場的人都在竊竊私議,因為大家都知道夢露的遲到習慣。圈內人是久仰其遲到大名、一般影迷也在報上花邊新聞見多了。但事實上,彼德勞福的那一套卻是事先故意安排來製造氣氛的,她本來就是應當最後出場。

因此在彼德勞福最後一次作介紹時,他終於說了:「總統先生,在娛樂事業歷史上,可能沒有一位女性像她這樣重要、做得更多....」(這時台下開始有騷動聲音)「總統先生,--現在是`遲來的'The late 瑪麗蓮夢露....」(the late 這個字表`遲到’。但在英文中也有`已經故去的'之意。因此很多人視做不詳預兆。)

由於衣服實在太緊,她是一小步、一小步輕跑走向台前。然後就唱出她的生日歌。她用像夢一樣的聲音唱完第一段後,就高舉手臂說:「來,大家一起唱!」在重唱一遍之後,她就開始用她的性感的聲音唸那段感謝詞。

 

 

 

 

 

 

 

 

 

 

 

甘迺迪總統坐在他的特別包廂中、手持雪茄、不住對身邊一名作家Gene Schoor 說:「耶穌上帝,你看她那屁股、你看她那屁股.」(Jesus Christ, What an ass! What an ass!)

切完生日蛋糕後,甘迺迪做了簡短致詞。他說:「在有人用這樣甜美滋潤的聲音唱過生日快樂之後,我可以從政壇上滿意的退休了.」

晚會後在後台,她跟總統介紹她當晚的男伴-- 亞瑟密勒的父親Isadore Miller。這些年來她一直與他連絡,還多次寄機票讓他到好萊塢看她、送他貴重禮物。

當晚在娛樂界老板Arthur Krim 公寓中有酒會,主客除甘迺迪總統之外,有將近兩百名民主黨人和社交名流。夢露也是與Isadore Miller 一起趕來。據在場的人說,她進場不久就被總統叫到一邊,他們和羅拔甘迺迪三人在一個角落輕輕私語了十五分鐘之久。他們三人當時被拍到的相片是唯一的三人合照。(Getty images)

 

 

 

 

 

 

 

 

 

那天晚上的情況至少有兩名民主黨人做了記述。其中之一是當時的駐聯合國大使史帝文生Adlai Stevenson,他兩度競選總統失敗。他也是花叢中人,當時女友之一是女星瑪蓮黛德麗。他就在和羅拔甘迺迪兩人爭取夢露的注意。他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那麼美麗的女人。但是我要衝破羅拔甘迺迪對她的重重防衛才能接近她。他守在她的身邊,好像一隻圍住燈火的飛蛾.」

另一名白宮顧問席勒辛格Arthur Schlesinger 後來也有記載:「她好像有一種魔術、又好像十分可憐。而Bobby 就發揮他的武士精神、用他的同情包圍住她。....當晚她對我態度可以說止於客氣,但是對Bobby 就十分熱情.」同時因為那晚夢露又喝了不少酒﹑及吃了許多藥,因此席勒辛格又記載:「那晚和她說話,好像和一個沉在水中的人說話.... .」

 

夢露在星期天回到洛杉磯,星期一早上就回片場工作。她情緒很高。一夜之間,全美國的報紙雜誌都是她的相片、新聞。因為她就是那個在全國人面前、對住總統唱祝壽歌的明星。這時,幾乎所有圈內人都肯定了她和總統的關係。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星期一的報紙上又是伊麗莎白泰勒的消息。她在不久前才搶走了女星黛比雷諾的丈夫艾迪費雪,現在她居然又愛上了有夫之婦李察波頓。全世界都在談論`麗莎及波頓'的公開姦情。夢露不開心的對人說,她要搶回報紙頭條新聞的地位。

星期一,狄恩馬丁抱病上班。他感冒已經快好了,但仍然發著將近華氏一百度的高燒。夢露一聽就拒絕跟他一起工作。她說她的合約中有這項規定,以免被感染。但是醫生強調,狄恩馬丁的感冒已近尾期,絕無傳染可能,她也不妥協。因此導演很生氣的拍了一些沒有她的鏡頭。

但是到下午,片場氣氛好轉。導演丘克被召到夢露化粧間兩人開會密談,不久夢露的公關就電召幾名攝影師第二天到片場中拍攝現場記錄片。

夢露的計劃是,星期三她要拍一場午夜裸泳的戲,她準備真的裸體。雖然真正的裸體是不能出街的。但是她可以假裝是`春光乍現',然後由平面攝影師拍到,登在報上。這樣就可以將麗莎趕出報紙頭條。

為了能拍到她的每一個鏡頭,丘克還叫了兩名攝影及兩架攝影機同時拍攝。另外在場的平面攝影師也有三人。最初,為了假裝是臨時起意的,她穿了一件肉色三點式泳裝下水。因為如果被人發現是預先就這樣設計的,不但不會有預想的效果,而且會被認為低級。因此她和導演及攝影師都在做戲。不一會,著名攝影師William Daniels 就說她的肉色泳衣會露出在畫面中。於是她挾挾眼就將整件泳衣都脫了。

在泳池中,她不時出入水中,也不時露出重要部位。然後她又坐在池邊,用大毛巾擦身,也不時露出背部全身、及前胸兩點。

這是自她在1952年的裸體月曆風波之後,第一次有成名的影星拍裸照,因此立即在片場中、在圈內外引起渲然大波。後來果然為她帶來最好的宣傳,全球有三十多個國家的七十多間雜誌用來做封面。福斯的公關都說:「夢露比我們每一個人都有更好的宣傳直覺。她叫我們不要出售相片版權,以換取全球宣傳。如果我們當時賣版權,至少可以賺到三十萬元.」不過在場的兩位平面攝影師就各自賺了十多萬元。

福斯高層承認,她的這場裸泳戲是她自`君子好逑’Gentlemen Prefer Blondes 以來最好的畫面。而且因為她的好情緒,公司突然對這部片樂觀起來。

 

 

 

 

 

 

 

 

 

 

 

 

 

 

但在星期一(五月二十八日)恢復拍片時、不過兩個字的台詞她都說不好。她要由樓梯上走下來對丈夫說: Nick, Darling。但是她不是說成Darling, Nick,就是只能說一個字。而且她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製片Henry Weinstein 很多年後說:「我們都看出來,她好像受了極大打擊。但是沒有人知道是什麼事、或什麼人使她這樣....不論那個週末發生什麼事,我相信都比她死的那個週末更重要.」

據說她這一天都在打電話找瘦皮猴辛那特拉。因為他正在澳洲演唱,她還撥了無數電話到澳洲去。她的女傭說,她在化粧間用唇膏在鏡子上寫: FrankHelp me

很多人說,五月二十六日那個週末可能發生一件對她打擊極大的事,而這件事與辛那特拉有關。但因為辛那特拉不在美國,因此不是直接與他有關,他不過當事人之一。

因此事後一般人的推測是,這個週末夢露也接到了甘家的絕交通知。

自從三月中,聯調局發現了甘迺迪與辛那特拉、及與黑手黨間的關係,羅拔以司法部長身份,要約翰甘迺迪中止與辛那特拉等人交往。現在這把火燒到夢露身上了。

據說當這個週末當她再打甘迺迪給她的白宮電話時,打不通了。當她再打去白宮總機時,接線生也不再幫她接。

過去甘迺迪玩夠了女人,從來也不向對方解釋,這次他也一樣。但是夢露不同,她對甘迺迪有幻想,以為自己可以做第一夫人。過去她曾打過很多次電話到白宮,其中一次還是賈桂琳接的。據她自己對彼德勞福說,賈桂琳一些也不生氣。她對夢露說:「如果妳能在白宮公開生活,這第一夫人就讓給妳做.」

其實她應當知道自己在甘迺迪心中的地位。最初在彼德勞福家中見面時,還只有少數幾個客人。不久甘迺迪就當她娛樂節目,很少跟她正經。一次當彼德勞福邀她參加一項派對時,她發現同時應邀的多是一些高級應召女,她就很不高興的推了。

這時候除了安全上的壓力之外,民主黨內也有壓力。因為再有一年多就要大選,這時如果傳出醜聞,將影響他連任總統機會。民主黨還聽說已經有一些親共和黨的右派人士準備將總統與夢露的關係公開,也使很多民主黨人擔心。

當她詢問彼德勞福及其他人時,大家都躲著她。這時她才到處找辛那特拉,希望由他那裡得到一些解釋。

如果甘迺迪能向她說幾句好話,她也許能放得下。但是這樣切斷他的電話連絡,是她最不能忍受的。她一生就怕被人看不起、被人玩弄。甘迺迪的做法是她完全無法接受的。

她在福斯片場的女僕Hazel Washington 說,一個週末她都在喝酒吃藥。星期一早上她根本連站都站不起來,但她堅持去工作。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她才在片場中不知所云。導演丘克說,當天拍的根本無法用:「她整個人像是沉在水中」。後來這天拍的片子都作廢了,丘克連沖都沒沖印。

六月一日(星期五) 那天是她三十六歲生日。下午時,她的替身演員Evelyn Moriarty 為她準備了生日蛋糕及香檳酒。但是導演看見了,很不高興的說,要等當天的戲拍好了才能慶祝。結果一直等到六點鐘,Moriarty 才將她以五塊錢買的蛋糕及一瓶香檳酒推出來。她和工作人員切了蛋糕、並喝她最喜歡的Dom P'erignon。

夢露是一個很好強、要面子的人。她現在不過是吃一個最普通的蛋糕,也要看公司臉色。她很清楚在羅馬拍片的依麗莎白泰勒不久前才過三十歲生日。那一天導演在下午三時就停工,全體員工分享一整箱的香檳之外,福斯還送了麗莎一個純金粉盒,價值兩千六百元。她不了解公司對她們兩人為什麼如此厚此薄彼。

那天晚上她唯一的節目是為一場慈善棒球賽拋球。她狀似愉快的為記者擺了好幾個姿勢,十點鐘就回去了。狄馬喬在歐洲談生意,但也打了電話來祝她生日快樂。

那時是她最需要葛里森醫生的時候,但是他在五月中就與妻子一起到歐洲出席會議及演講。臨行前叮囑一兒一女多多照顧夢露。這晚她就與葛里森的一兒一女一起在家喝酒過生日。事實上她此時情緒低落,葛里森的兒子Danny 說,她一直述說自己是多麼醜、多麼無用、所以沒有人真的喜歡她。

星期一早上,她發燒華氏一百度以上,因此寶拉又通知公司她無法工作。但是福斯公司財政部門並不知道她當時的心情、也不相信她是真的生病,因此決定對她採取行動。這時,丘克已經開始拍其他人的鏡頭,並開始找人取代夢露。

星期二傍晚,福斯就向夢露的律師魯丁Milton Rudin 提出警告,他們準備對夢露提出違約控訴。魯丁說,要等葛里森回來之後才能答覆。於是葛里森在星期三晚上由歐洲連夜趕回洛杉磯。

經過雙方連日談判之後,福斯提出十項條件,包括她必須每日依時出現片場、放棄所有對劇本及鏡頭的控制權,還要為過去的違約行為道歉。後來還加了一條,要她將寶拉及公關派特紐康開除。這最後幾條顯然是葛里森要藉機除去敵對的幾人。但是就使夢露支持者認為是福斯立意要將她開除。

其實在星期三下午,導演丘克曾向福斯高層報告說,他看過過去幾週拍的片子,他認為根本不可用:「多數時間她像沉在水底。....她好像神經失常,你可以見到她在逐漸失去神智.」他並強烈要求公司將拍這部片子的片場關閉。

對於福斯的條件,夢露方面不能接受,福斯也表明了不肯讓步。因此在星期五下午,福斯正式對夢露提出訴訟。並將公司的損失數字由五十萬元提高到一百萬元。

在此之前,她一直不相信公司會開除她。一直到星期五報上公佈了這項消息、及訴訟內容時,她才相信。她的反應十分強烈,但是她認為是身邊一班人無能的結果,並首次對葛里森不滿。她說,也許她應當將身邊一班人都開除:「這些人幫不上忙,反而壞事.」她甚至指責律師魯丁是與福斯公司站在一邊,與她對立。

很多人責怪葛里森醫生此時的反應。因為在消息傳出後,他去與夢露閉門談了一個多小時,然後他為夢露打了鎮靜劑,要她休息。結果這期間許多人打電話給她都接不通。而他自己就去福斯再與高層談判。很多人說他是為獨攬權力,而不顧夢露的利益。

例如夢露的宣傳經紀Arthur Jacobs 這時要為夢露辯護,但是她的律師魯丁向他保証,他和福斯有君子協定,雙方都不彼此攻訐。但不久福斯就開始對外發佈對她不利的消息。他們分別對記者發言說,夢露拒絕工作、工作狀況不佳、情緒不穩,以及她使福斯損失上百萬的開支。丘克並對外指出,公司是因為她擅自在拍片時離開、到紐約為總統祝壽而將她開除。他同時又說,夢露目前的精神狀況完全不能工作,同時說她的演藝事業已經完結。第二天報紙就以大字標題說:「夢露演藝事業終結」。

夢露每天在家看報、聽收音機,都是對她不利的消息。對她打擊最大的是,第二天連同一部片中的技術工作人員- 電器工人、木工、道具工人等,都聯名在報紙上登廣告,說:「多謝夢露小姐,妳使我們失業!」夢露看了傷心不已。她說:「他們真的那麼恨我嗎?」她一直認為自己是與草根最接近的、她最瞭解他們的情境,這時連他們都在打擊她。

過去,在她片中工作的人對她早已有怨言。因為她不是讓人等、就是增加預算、減少影片利潤。所以這幅廣告並不令人意外。這時她的經理人勸她說,那廣告是福斯出錢登的。她並不信。她還叫秘書一個個寫信向全部一百零四名工作人員解釋,說她自己確是生病不能拍片,絕不是故意鬧情緒,希望他們瞭解。

這時她已經認定,公司是因為無法對付伊麗莎白泰勒,而對付她:「他們是因為麗莎而開除我,是不是?不是麗莎的錯,是他們要顯示權力。他們沒法從我身上賺錢,就要把我毀了.」

但是在福斯對夢露的一仗中,殺出程咬金。福斯暗中進行續拍計劃,由女星Lee Remick (李雷米克) 取代夢露。但是男主角狄恩馬丁一聽就表示拒拍。他說「沒有夢露就沒有我」。這是長久以來夢露唯一聽見的好消息,對他的夠義氣感動到掉淚。

這時她企圖找過去最照顧她的舊任福斯董事長Spyros Skouras 幫忙,但是Skouras 對她說,現在公司改組,福斯已經是由紐約的一群律師在做主,而他不過掛名董事之一,並無實權。而律師中最有實權的就是當時極力阻止她去紐約的Milton Gould。

這時羅拔甘迺迪也曾為她說項。後來在Skouras 及塞納克的文件中,都找出羅拔甘迺迪托人寫的信件,要求福斯重新考慮開除夢露事件。

就在這時候,六月第三個週末,羅拔甘迺迪親自到夢露家造訪。管家穆瑞說,羅拔駕駛一輛白色敞篷車。事先夢露就已化好粧,告訴她有客人會來,她不希望有人打擾。

羅拔和夢露談了一個半小時,他們在她家的花園中散步,羅拔還和她的小狗玩球。事後夢露對幾個人說,Bobby 勸她說:「我是律師和政府官員,我效忠我的工作。妳是一個演員,妳的工作對全世界都很重要,妳要堅持下去.」這話使她聽了十分感動。

穆瑞說,她看兩個人的樣子,相信兩人之間正在展開一段情。

後來一般人估計,羅拔來訪有兩個原因。第一是在她打不通白宮電話之後,甘家的人都躲著她,她的情緒十分激動,並向很多人哭訴說自己是被人利用,彼德勞福等人擔心她公開攻擊甘迺迪總統。於是在大家協議之下,要羅拔去向她解釋。而她在此時又被公司開除,羅拔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動了惻隱之心。

後來彼德勞福也承認,是羅拔去勸夢露不要再與總統來往時,見她哭得傷心、而他是好心腸之人,因此終於過不了美人關,陷入夢露的情網。

彼德勞福夫婦可能一直在安排羅拔與夢露見面,以安撫她的情緒。六月中,羅拔甘迺迪曾邀請她到他們在東部的家吃飯,主客是彼德勞福夫婦。但邀請函顯然是由彼德勞福轉交的。夢露沒有接受邀請。在一封六月十三日發出電報中,她解釋不能出席的原因:

 

我很高興接受你們的邀請....。不幸的是,我正在參與一項`自由巴士'的戰鬥,爭取人間僅有的所剩無幾的像星星一樣的少數民族。畢竟,我們只不過爭取權利要求繼續閃亮而已。

 

那時羅拔甘迺迪經常要去福斯公司,談判將他的一本書The Enemy Within搬上銀幕。這本書是記錄他過去追剿黑社會的一段經歷,書名就是要向國內反共勢力指出:美國的真正敵人是國內的犯罪組織,而不是外國共黨勢力。那時他由國防部借的藍色直昇機就經常在福斯公司降落。他在好萊塢時,多數時間晚上是住在福斯片廠附近的比華利希爾頓酒店。其他時間他則是在姐姐及姐夫彼德勞福的海邊家中。

 彼德勞福夫婦可能就擔任起了撮合的工作。許多勞福的鄰居都說見過羅拔甘迺迪和夢露在勞福家中出現、或是在海邊散步、狀頗親熱。六月第三個週末他們都在一起,因為夢露在福斯的服裝設計師Billy Travilla 見到他們在好萊塢一間餐廳中獨自晚餐。

夢露死後,她的秘書Inez Melson 在她的文件中發現一封短柬:

 

親愛的Marilyn:

母親要我寫信給妳,多謝妳寫給爹地的甜蜜的信---他也很高興收到這封信,說妳真是可愛。

知道妳現在和Bobby是一對,我們都認為當他這次回東部時,妳應當和他一起來。

再次多謝妳的信--

                                                       愛

                                                       Jean Smith

這封信用的是甘家在佛羅里達州棕櫚灘的信籤,上面還有甘家的地址。而Jean Smith 是甘迺迪總統的小妹。她的丈夫Stephen Smith 後來聽說有這封信時,就說他一直認為夢露是羅拔甘迺迪的`情人'。

瞭解甘家的人說,這樣的信並不令人意外。一來,甘家的女孩子不介意家中的男人有情婦。因為她們從小就看慣了父親的做法。其次,甘家的女孩子經常為兄長介紹女友,即使是他們已經結婚成家。好像彼德勞福的妻子Pat 就時常見到兩個兄弟和夢露在一起,不但不介意,還時常撮合他們。甚至連她們的母親也因為長期忍受丈夫沾花惹草而習慣了,這時還經由女兒之手,邀請夢露和一個已婚的兒子一起`回家'。

這封信上沒有日期,但相信是在1962年內。因為約瑟夫甘迺迪在六一年尾中風,而這封信顯然是在他中風之後寫的。

夢露和總統及總檢察長間的關係,她身邊的人都知道,不過多數人不清楚她是和那一個甘迺迪近些。葛里森醫生的女兒Joan 說,那時夢露就多次對她說她和一個地位非常高的男人來往。她說,她不能說出這人的名字,但是她叫這個人the General。當時Joan 也聽過她與甘迺迪總統間的閒話,因此還以為夢露是指的總統。後來才知道是指的總檢察長the Attorney General。當時在司法部,人們就叫他General



 甘迺迪總統任內﹐鋼鐵公司醞釀大幅加價﹐結果必然是導致嚴重通貨膨脹。甘迺迪親自與數大鋼鐵公司協商﹐終於阻止加價。一般認為這是甘迺迪任內內政方面最大成就。

  `自由巴士'是引用當時一班民權份子,駕駛大巴士載運黑人,故意駛入南方白人區,以反抗南方的種族隔離政策事件。至於`星星',也是夢露過去與羅拔談天時用過的典故。羅拔甘迺迪曾說好萊塢已經不再有明星,只有夢露及伊麗莎白泰勒是僅餘的少數明星。

 

Click: 261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