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露的一生

1, 諾瑪珍--出生寒微滿懷夢想
2, 一心一意踏上星途
3, 1952是夢露的
4, 夢露與狄馬喬
5 坐正福斯當家花旦
6 事業巔峰性格暗藏危機
7 七年之癢奠定明星地位
8 紐約投閒置散蓄勢再發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0 兩度流產加重心情鬱悶
11 伊蒙坦甩了她 蓋博被她害死
12 紐約黑暗時期 入住精神病院
13 與甘迺迪總統搭上線
14 最後一部電影
15 一代豔星香消玉殞
16 死因撲朔迷離

9 下嫁密勒提升形像

1956年一開始,就是忙碌的一年。二月初,她就與英籍演員勞倫斯奧利維耶 (Laurence Olivier /羅蘭士奧利花) 在紐約一起開記者會,宣佈她的MMP 第一部自資拍攝的就是她與奧立佛聯合主演的The Sleeping Prince (後來改名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 游龍戲鳳)。然後她將回好萊塢拍福斯公司的Bus Stop

The Sleeping Prince 是她的公司買的第一部劇本。這個舞台劇兩年前在倫敦演出時,是由奧利維耶與他的明星妻子費雯麗(慧雲李Vivien Leigh)合演。

她的記者會湧進了一百五十名記者。她在記者會中說,與奧利維耶合作是她的夢想。但是記者的問題不是那麼客氣。他們還是問她:「妳真的想演`卡拉馬助夫兄弟'嗎?」「我不是要演那些兄弟,我要演的是Grushenka,她是女的.」但記者仍窮追不捨:「請問這個名字怎麼拼?」對於記者的侮辱她已經習慣了,因此說:「是G 開頭,你可以去查.」這些一再發生的侮辱事件,在她心中有難以磨滅的影響。因此她曾對人說:「我為什麼總是拿自己開玩笑?因為我要在別人之前先把話說出來,以免別人先說.」

但是很多時,別人看不起她是她自己的責任。例如在這項記者會中,她穿著一件上身十分緊的、黑色絲絨露肩洋裝,只用兩根細細的肩帶吊起。在記者會中,攝影記者們將焦點集中在她突起的胸脯。她也向記者顯示她收起的小腹及臃漲的胸脯,不久她衣服上的肩帶就斷了一根,攝影機的閃光燈立即忙碌起來,朝她的危險地帶集中。她吐吐舌頭說:「別擔心,一個別針就可以解決危機.」一旁的奧利維耶說:「要不要我也把外套脫了?」但沒有一個記者有空答理他。

後來為她設計這件衣服的設計師才說,這件吊帶斷裂的事根本是她自導自演的。記者會之前,她也對自己的攝影師Eve Arnold 說,等一下有好鏡頭出現,叫她注意別走失機會。結果這個幾乎春光外洩的斷帶鏡頭,第二天果然出現在所有紐約大報章上的頭版。

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是一部低俗作品,故事老套。因為電影的製片及導演都是勞倫斯奧利維耶本人,而他在片中多次機會吃夢露豆腐,讓人懷疑他專登拍這電影以便與夢露親近。好像他有四次機會,在夢露的胸口扣一個別針,必要嗎?而夢露除了賣弄身材,簡直看不出她在戲中有任何必要。(下:電影劇照。)

 

 

 

 

 

 

 

 

 

 

 

 

她在二月尾由葛林夫婦、及她自己的律師陪同,回到好萊塢籌拍Bus Stop 巴士站,這是一年多來她第一次再回西岸。她和葛林一家人在洛杉磯Westwood 區租了一間住宅住下,月租九百五十元。

娜塔莎Natasha Lytess 以為夢露會再找她做戲劇指導,但是夢露這次回來卻連她的電話都不接。她要葛林向福斯要求,聘請史特拉斯保的太太 Paula寶拉為她的戲劇指導,結果娜塔莎此時屋漏偏逢連夜雨,得了癌症。由於沒有夢露的支持,福斯也與她解約。她說,以夢露此時的地位,只要勾勾指頭就可以幫她找到工作。但是夢露沒有這樣做。

結果在史特拉斯保的堅持下,寶拉得到每星期一千五百元的薪酬。他向葛林說,夢露目前的精神太過脆弱,必須有人在一旁輔導她。最初葛林、福斯公司及製片人都反對。但是夢露堅持沒有寶拉就沒有她。結果寶拉的薪酬比當時大多數明星都高。

很多人認為,如果史特拉斯保真的是好老師,他會幫助夢露恢復自信。但是他堅持,脆弱的夢露無法自己表達,她永遠需要別人的幫助。

事實上是,夢露有嚴重的學習障礙,她需要一個人在場幫助她解讀每一句台詞、瞭解每一句台詞的意義、以及表達每一句台詞及動作的正確方式。一般人可能很難理解她的困難,這也是她刻意掩飾的一面。好像過去娜塔莎就幫她掩飾。在她的劇本中,娜塔莎寫了很多註語,好像:「(在這裡)妳是一個氣泡」。外人看了可能會笑,但沒有這些註語,她是真的不會演。但在表面上,她說她不滿足於只是一般的表達,她要突出於一般演員之上,因此她才需要一名指導在身邊。

由於史特拉斯保是大師級的戲劇指導,不能受僱於她,跟著她在片場跑,因此由妻子代勞 (過去她也做過女星Jennifer Jones 珍妮佛瓊斯的私人指導)。事實上在開拍之後,她們還是要每天與史特拉斯保通電話,求教於他。在有重大問題不能解決時,史特拉斯保還要長途奔波到現場指導。在夢露拍戲時,寶拉等於是她的護士、保母、導師、甚至是母親。她要二十四小時陪伴她,保証她晚上能睡覺,必要時給她藥吃。保証她早上起床到片場。保証她記住台詞。

夢露為`巴士站'選的導演羅根Joshua Logan是走紅於百老匯的`方法論'導演,年輕時還在莫斯科住過一年,親自見習Stanislavsky 導戲。最初他拒絕接納這項任務。他說:「瑪麗蓮夢露根本不會演戲.」但是在請教過史特拉斯保之後改變主意。Lee 對他說:「當今只有兩個真正好演員,就是馬龍白蘭度和瑪麗蓮夢露.」

其實此時的夢露有較過去更嚴重的心理障礙。她即將過三十歲生日,對於五十年代的女星而言,三十歲是一個痛苦的關口。何況她已一年半未接近攝影機。此外她還是一個以色相及容貌起家的女星,因此她的安全感再度面臨考驗。在選擇`巴士站'的男主角時,她就擔心男主角若年紀太輕,會襯出她的年長。因此她一一否決了公司推薦的人選: 這個太年輕了、這個太矮、這個太嫩了、我看起來會像他媽媽....。一直到三月初試戲裝時,男主角人選還未選定。

葛林曾推薦當時正紅的英俊男星Rock Hudson (洛赫遜)。夢露擔心他會蓋過自己的光茫,遲遲不能決定。後來當她表示可以一試時,洛赫遜已經認為對方沒有誠意而推卻了。後來終於選定了年輕的舞台演員Don Murray 為男主角。他也才二十七歲,是紐約舞台演員,這還是他第一次拍電影。 (下:她在巴士站的劇照。)

 

 

 

 

 

 

 

 

 

 

 

         

 

 

 

這次夢露回好萊塢,還請了影城最著名的韋瑟曼Lew Wasserman 為經紀人,而她的地位也與過去不同。韋瑟曼宣傳說,這次回來的夢露是一個截然不同的全新夢露。事實上,在紐約住過一年多的夢露不但頭髮的顏色比過去更淡,服裝上也比過去有品味多了。至少在做過模特兒的艾美的幫助下,她的穿著比過去更貴婦像。此外在行為舉止上也更有明星像,或是可以說她終於有了明星架子。

三月十五日之前,全部演出及工作人員先後到了亞歷桑那州的鳳凰城拍外景。因為當地有一項牛仔節,可以做為影片的外景之一。一開始她就對男主角Don Murray 十分冷淡。其中一段戲中,她要掙脫男主角的調戲而離去,Murray 捉住她的裙角時,她扯下裙角向他臉上打去。裙子上的亮片將他面部劃傷多處。Murray不敢聲張,反而是導演羅根要她道歉。因為在好萊塢拍戲有一項不成文法,就是在演衝突打鬥戲時,不能出手過重,傷到對方。但在導演的勸說下,她都不肯道歉。

除了對男主角不友善之外,她在片場中不再理會別人。而且對片中另一名年輕女星賀蘭芝(賀普蘭)Hope Lange 也時時提防,擔心對方搶去風頭。首先她就認為賀蘭芝的頭髮顏色太淡,堅持她將頭髮染成褐色。從這部片起,她的影片中就不能有人的髮色比她淡。

她在鳳凰城拍了幾天戲就染上感冒病毒,然後發高燒及支氣管炎。情緒上她又自覺孤立無援。葛林自己擔任該片的宣傳攝影,所有照片都由他一人拍攝,其他記者一律得向他取相片。夢露認為他只顧拍照不理會她的利益。一次當她由一個六尺高的斜坡跌下,正在拍照的葛林居然為了搶鏡頭而不去扶起她。為此她對葛林更為不滿。晚上她跟亞瑟密勒打電話時就告狀說,在她與導演有爭執時,葛林不肯幫她。密勒與葛林本來就不合,經過她的挑撥磨擦就更大。

她的個性中有一面就是使身邊的人彼此仇視。此外她的多疑、小心眼也在此時發揮最大作用,她認為每個人都在利用她。她說:「哦,Papa,我沒法拍完這部片子。我要跟你去別墅過安靜日子.」(過去她叫第一任丈夫Daddy、叫狄美喬Pa、Pop,現在又叫密勒Papa、Posie。顯然,她在丈夫身上追求父親的影子。)

雖然導演羅根對她十分牽就,但她每天都對密勒吐一大堆苦水:「他說我把這個女的演的太粗俗了。不是一個歌女嗎?又不是演護士。我不是受過訓練的演員,我不能演不是我的女人。結果我告訴他,他就說我粗俗。我看他根本是仇視女人、害怕女人。他根本是恨我.」

這時葛林、史特拉斯保及密勒三人形成她身邊的等邊三角形,彼此敵視及勾心鬥角。好像史特拉斯保要到現場參觀時,他認為應當由夢露的公司負擔他的旅費,就因此與葛林發生爭執。葛林也對密勒不滿,因為密勒成為夢露的主要財政軍師,常灌輸她提防葛林侵佔公司主權。此外密勒一直不喜歡史特拉斯保夫婦,有時連表面上的禮貌都不能維持。

這些複雜的關係,一部份是夢露有心製造的。因為她此時已經對葛林不滿。因此她要爭取史氏夫婦,同時更要密勒的支持。

在拍`巴士站'時,她和亞瑟密勒的關係還未為外界所知。不久密勒就去住到內華達州雷諾城附近一個僻靜的湖邊,開始兩個月的居留,以便取得該州居留權,方便快速離婚。他們在距離上接近很多,後來每個週末密勒都來到洛杉磯在旅館中與她相會。密勒說,這時的夢露在電話中顯示出深深的恐懼:「哦!Papa,我沒有辦法一個人對付他們這麼多人。我要跟你去鄉下住,做你的好妻子....」使他止不住要對她飛奔而去。

回到好萊塢拍內景之後,她的情緒差了很多。常常記不住台詞,有時說台詞說到一半會突然好像置身遙遠的境地。因此每一個鏡頭都要拍十五、六次。後來導演就只有將每兩、三句台詞分開拍。由於她老是忘詞,使與她拍對手戲的也開始失常。不久男主角也開始忘詞。

導演羅根後來他注意到,夢露在開麥拉停止之後,不像其他演員立即中止行動,還會繼續活動及說話。因此他就叫開麥拉繼續拍,甚至將開始時用的道具再給她,她就會繼續做戲下去。然後導演就在這些鏡頭中選取好的。結果他在拍這部片時,較其他影片多拍了許多。但是結果相當值得。因為他得到很多額外的影片供他選擇。

另外因為這個角色有深度,使她首次得到影評人的一致好評,都說這部片子証明了她是一個不錯的演員。她在片中所飾的女子雖然仍是歌女,但也是一個個性複雜的女子,而她將這個角色表達得相當好。也有人說這是寶拉的功勞。後來連羅根都忘了拍片時的辛苦,讚她是他所合作過的最有天資的女星。影城中人一向不怕誇大,羅根甚至形容夢露是嘉寶之後、少有的同時具有美貌、神秘感、及優異演技的女星。

全片在五月尾拍完,她本來準備立即回紐約過生日的。但是由於印尼總統蘇哈托訪問影城,而且點名說希望見到她,因此延後了她回東部的時間。後來她得意的說:「他一直盯住我的胸膛看。你會以為他已經有了五個太太,應當是夠了.」

 

她在六月初回到紐約,住在Sutton Place 的公寓中。六月十一日,亞瑟密勒在雷諾城獲准離婚。這時他認為應當帶夢露去見他父母。他父母住在布魯克林區東三街近M 大道。夢露一向會爭取長輩的疼愛,這次也不例外。她立即得到了兩位老人的歡心。據說,密勒和前妻瑪麗間的問題之一就是她和婆婆處的很不好。

夢露還向密勒的母親說:「我可不可以叫妳媽媽?」密勒的母親當然很開心的答應了。夢露還高興的流淚說:「第一次,我有了可以叫媽咪、爹地的人.」

為了表達對密勒一家人的忠心,她還決定轉信猶太教。並向一名猶太教士學習猶太教的歷史及習俗,也跟密勒的母親學習做猶太食品。但是這時期,外界還是不知道他們間的關係已經如此親蜜。  

一週之後,她就通知律師要修改遺囑,將所有財產-- 除八分之一留下來供母親生活所需之外,其餘的都留給密勒。

 

六月尾,亞瑟密勒再度到國會接受傳訊。但是他拒絕回答問題,只願發表聲明保証與共黨組織無關。在聲明中,他承認在四十年代參加過五、六次共黨主辦的作家會議,以及簽署過多次抗議宣言,但否認是共產黨員。他又承認,他確是公開反對過美國國會的HUAC 調查行動,也反對政府的`史密斯法案',這項法案禁止人們推翻美國政府。他說,文人應當有自由寫任何主題的文章及詩。不過他說,如果左派真的佔有美國將是一大不幸。因此他早已打斷了與共黨間的任何關係,也不再相信其主義。

由於他拒絕回答問題,因此HUAC 又以藐視國會為由再度發出傳票。福斯公司怕夢露牽連到密勒事件中,董事長 Spyros Skouras 還特地到紐約拜訪她,希望她不要扯進去。同時也勸密勒識大體,與國會合作。

但是密勒不是妥協的人。他說,美國的基本立國精神就是保障意見表達的自由,憲法第一修正案中也保障美國人民有這項自由。既使一個人選擇的是錯誤的、愚笨的信仰,也不能因此受到干預。因此他在國會聽証中繼續拒絕回答問題及提供同黨名單。

密勒作証時,還表達了希望政府發還他護照的意願。他並說他必須在七月十三日之前得到護照,原因是:「這樣我可以和將成為妻子的女人一起去英國。她預定在七月十三日前往英國拍片.」記者一聽立即包圍住他追問,這時他說:「我將與瑪麗蓮夢露結婚。她將在七月十三日到倫敦拍片。到時她將是密勒太太.」

據說夢露聽說大感意外。雖然他們確曾談及婚事,但是沒談到日子及細節。對於密勒用這種方式通知她,通知全世界,她十分不高興。她打電話給詩人朋友Norman Rosten 夫婦:「你們聽見嗎?他跟全世界說要跟瑪麗蓮夢露結婚。他並沒有問過我。你們快來,我要你們來支持我,這裡全是記者,我不知該怎辦。快點.」

國會自然是不希望將這個即將迎娶美國性感女神的作家關入獄中,結果只有發還他的護照。

隨後幾天記者就全面跟蹤他們兩人,因為誰也不願漏了他們結婚的大新聞。夢露在Sutton Place 的公寓外每天都圍滿了記者。他們要求記者給幾天安寧日子,然後一定舉行一個記者會,回答所有問題。記者會在六月二十九日在康涅狄克州Roxbury 密勒住所舉行。結果有約四百名記者湧到現場,其中不少是歐洲各地趕來的。

記者會預定時間過了一個多小時,密勒一行才來到。夢露的黃色毛衣上還有血跡。原來路上出了車禍。一名代表巴黎一份報紙的女記者Mara Scherbatoff (她原來是流亡歐洲的白俄公主) 趕到密勒他們吃午餐的地方搶拍幾張相片,回程時發生車禍。路過的密勒及夢露還下車企圖幫忙,但已回天乏術,送到醫院後死亡。

後來夢露換了衣服出來再舉行記者會。但是他們的心情顯然大受影響,兩個人都沒有回答太多問題。後來夢露一直說,這是一件不詳的預兆。

 

 

 

 

 

 

 

 

 

 

 

當記者都散去之後,他們才輕裝便服的去到紐約White Plains 一間市政府法院中行婚禮。由於記者都已滿意的離去,沒有人預料到他們會在同一天行婚禮。使他們能寧靜的在四分鐘之內完成婚禮。

這是她第二次將一名正在吃飯的法官找來舉行婚禮。她穿的是毛衣及半長裙子。結婚証書上是真實年齡-- 她剛過三十歲生日。密勒則比她大十一歲。

兩天之後,他們又在密勒一個朋友家中再舉行一次猶太教婚禮。只有二十五名近親好友參加。

婚後,密勒登報將他在康州Roxbury 佔地二十多畝的農莊出售,當時市價約三萬元(有七間房間及三個浴室、遊泳池、網球場)。他與夢露在附近買了一百畝地,計劃建一座新的房子。

 

七月十三日和亞瑟密勒一起飛往倫敦的夢露已經十足大明星派頭。他們一共隨身攜帶二十七件行李,還不論海運隨後寄送的幾大箱子。除了臨行時在紐約有記者會外,一到倫敦又有兩百多記者在機場包圍呼嘯。記者的問題仍是千篇一律:妳有沒有穿束腹?(今天例外穿了,因為要吊起絲襪。) 妳喜歡英國嗎?(我才剛到,難說有什麼印象。)一些八卦小報當她神仙一樣報道:「她真的來到這裡,她走路、她說話,她確是像草莓奶油一樣滋潤.」

後來她的公司在Savoy Hotel 舉行正式記者會,有四百多記者出現,奧利維耶說是英國史上最大的記者會。密勒說,多數時間幾百鎂光燈一起閃亮,持續不停有如白天。他說此時若是英國被人拖入印度洋中,也不會有人注意。(下:英國的記者會上)

 

 

 

 

 

 

 

 

 

 

 

 

但是英國的記者比美國更殘忍。他們盡量找機會接近她,卻又難免對她輕視。當他們聽說她希望演莎翁劇作`麥考白'中的Lady Macbeth 時,不免用難以相信的語氣重覆再問。她只有趕忙解釋說:「我不是說現在就演,我是說希望將來有機會演這個角色.」一名記者問她喜歡什麼音樂?她說:「我喜歡爵士、好像路易阿姆斯壯,還有貝多芬.」一名記者立即追問:「貝多芬?可不可以說具體些?貝多芬的第幾號交響樂?」她被問住了,一時不知怎麼回答,場面立即尷尬起來,大家都在靜待她的回答。她只有說:「我對數目字一些概念也沒有。不過如果聽見我就知道是那一首.」

在英國,她和密勒在溫莎公園附近,向一名公爵租了一處叫Parkside 的大廈,這座大廈還附有一個佔地十畝的私人庭園。葛林一家人也在Ascot 租了地方住。

 

最初這是夢露公司MMP 自資拍攝的影片,但是在談判中,奧利維耶要求兼導演。由於拍電影牽涉的成本及發行都是相當大的投資,最後成為夢露公司、奧利維耶的公司MCA、以及華納公司(負責發行) 合作的製作。

勞倫斯奧利維耶可能是本世紀最優秀的男演員。他有最專業的訓練及經驗。在英國,他是最傑出的莎士比亞劇的演員,幾乎所有曾搬上舞台的莎劇他都演過。而在好萊塢,幾乎所有的英國古典文學中的男主角,也是非他莫屬:Wuthering Heights 咆哮山莊Pride and Prejudice 傲慢與偏見Rebecca 蝴蝶夢幾乎無一不是因為他而成為經典之作。他有賈利古柏的外型、克拉克蓋博的粗曠、安東尼柏金斯的憂鬱、和史賓塞屈塞(Spencer Tracy) 的演技。難怪夢露要選他做自己公司出資第一部影片的男主角人選。有那一個男明星可以幫助她提昇自己的地位到更高呢。

這時五十歲的Olivier 已經被封爵位,但他很謙虛的不要人稱呼他Sir,要求大家只叫他小名Larry。最初一段時間,大家都相當友善有禮。因為奧利維耶已有心理準備。在影片還未開拍之前,「巴士站」的導演羅根就曾多次寫信警告他:「不要期待一個守時專業的演員,否則你會失望。她不是一頭家犬,而是一隻未經馴服的野獸。你必須用超人的耐心對付她,給她犯錯的機會、很多很多的錯誤。盡量多拍些影片,這樣也許她會給你一些意想不到的表現.」

他到紐約時,也有很多人警告他:「不要對她大聲說話,絕不要顯示你在生氣、或有任何不滿意,否則她會崩潰,這樣你就什麼也拍不到。她會消失六個星期.」

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的攝影Jack Kardiff 後來說:「Larry在片場中確是盡量小聲對她說話。當她遲到時,他也不吭氣。在片場中,當他和夢露說話時,她會中途停下來、走去和寶拉說話,Larry 也停下來等她.」

但是不久情況就開始緊張。除了因為夢露的不守時、不夠專業之外,他們對電影、戲劇及表演的方式也有全然不同的態度。

第一天拍片,夢露身後就跟了一大班人:她自己的化粧師、髮型師、秘書、一名廚師、兩名宣傳經紀、數名保鏢。此外還不說葛林,她的心理醫生、和她的戲劇教練寶拉。奧利維耶最不能忍受的就是寶拉。因為不論他怎麼說,夢露都會再去跟寶拉請教。一次當他話說到一半,夢露就轉身去找寶拉,然後兩人輕聲說悄悄話。 

 還有就是夢露的時間觀念,這時已經有人戲稱她過的是與一般人完全不同的`夢露時間'。一次她甚至打破她自己的記錄,上午九時的通告,她到下午六點多才出現,整整遲到了九個鐘頭又二十分鐘。

Olivier 是傳統的專業演員,平時有很嚴格的自律。除了從來不會遲到之外,事先的準備也是一流的齊全。對於夢露的不守時、不記台詞,他不認為是她心理有毛病,而認為是她不夠專業。許多時,他和葛林在夢露的化粧間喝酒等她,一等幾個鐘頭。但是看在夢露眼中,就是葛林和Olivier 串通了來整她。事實上,葛林花了很多時間安撫奧利維耶及其他演員。因為現時在拍夢露的片子時,演員們都因為她的不守時而情緒低落。像在片中演皇太后的Sybil Thorndike 已經近八十歲,就常常在片場中化好粧等了一個早上她才出現。

另一個原因是,Olivier本身也是演員、是這部片的男主角,他和夢露間就難免發生衝突。好像夢露每一個鏡頭都要拍二、三十次,因此和她拍對手戲的他也要陪著拍這麼多次。多數演員都是第一次的成績最好,拍了十幾次之後,再難有第一次那樣自然。而夢露卻是少有的要多拍才有好成績的演員。不久奧利維耶就感到不耐煩了。

此外他又看見夢露每一個鏡頭都要去跟寶拉私下討論,很多時寶拉的意見和他的相反。很多人不了解夢露對寶拉的倚賴,反而認為是寶拉故意藉理論來支配夢露。這些人中包括密勒在內。他說:「....Paula 根本是個騙子,她懂的電影不比一個清道夫多,她使一個像夢露一樣的明星對她百依百順,以製造她自己的權威地位。....不久Larry 就有謀殺Paula 的慾望,而我也十分願意參與一份.」

Olivier 極不欣賞Stranislavsky 式的表演理論,多次公開調侃。他曾說,夢露是一個有天份的演員,難道她沒有那個`老師兼保鏢的'Paula 就不能演戲嗎?密勒在自傳中深感同意的說:「....雖然Larry 自己的準備功夫與 Stranislavsky 派的演員沒什麼不同,但是對他來說,這樣的準備不過是普通常識,不過是模仿人生,根本不需要賦與堆砌這樣多的深奧理論.」

Olivier 對夢露的不滿,很快在言語間表現出來。一次夢露問他意見時,他不耐煩的說:「妳只要做出性感的樣子就可以了,達玲.」這一句達玲就使夢露對他強烈反感。從此夢露對他就是冷面相看。

但是儘管夢露在片場中有這樣多問題,在拍出來的成果中,她卻是最搶鏡、最有效果的一個。同片女星Sybil Thorndike 第一次看到拍出來的毛片之後就說:「她是我們中唯一的明星.」她說:「在片場中,我見她有些小家氣,認為她不是什麼大材料。但是一看到銀幕上的她,才大夢初醒。我們演戲的平常都扮得十足,而她不用做什麼,卻是最搶鏡的一個。後來我看了她很多片子,都証明了她是完美的明星料子.」她還跟Olivier 說:「你跟Marilyn 在一起,是沒有人要看你的.」可見在電影這一行﹐真材實料往往是比不上銀幕上的幻境的。(下:他們在英國期間,難免要與奧利維耶夫婦一起出席公眾場合。左起:奧利維耶,費雯麗,夢露,密勒。)

 

 

 

 

 

 

 

 

 

 

 

 

夢露心理的脆弱超乎常人,加上此時心情不好,她需要很多人日夜在身邊支持她。(說不好聽就是耍大牌)。寶拉的日夜陪伴也不夠,後來連詩人Norman Rosten 的妻子Hedda 也被叫來倫敦做她的私人秘書。即使這樣她還要密勒守住她。拍片期間密勒的女兒生病,他趕回美國探女兒。只走了一個星期,她就日夜在電話中催他回來,還指責他背棄了她。結果密勒很快就回來了。

很多像夢露一樣享受極高名位的星級人物在成名後都不知道如何應付。他們無論到那裡都有大批人包圍簇擁,他們無論做什麼都有人讚賞迎合,他們的錢用不完,他們很快就被寵壞了。很少有人還會顧及常理、禮貌、和他人的想法。

Olivier 說,他有一次和夢露及寶拉同坐一輛轎車。他坐前座,聽見後座的寶拉對夢露說:「親愛的,妳不知道妳今天的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妳是當今全世界最偉大的女人,當今、甚至歷史上最偉大的人、任何時期。妳想不到有人比妳更偉大、甚至耶穌,而且妳比他還更受歡迎.」

Olivier 發誓說他真的聽見寶拉就這樣對著夢露捧場一個多小時。即使夢露真的因為欠缺自信需要有人隨時在身邊這樣打氣,寶拉的言行仍然顯示了名氣可以為一個人帶來怎樣的虛假幻境。

寶拉此時的報酬已被提高到兩萬五千元,並以拍片十週為計。如果超過十星期,超時都以一倍半計算。此外再加所有開支及住宿。當葛林提出異議時,夢露就說即使是由她自己的薪水中扣除,她都要寶拉在場。事實上寶拉只不過是丈夫的代言人,因為每天晚上她們還是要打長途電話到紐約去和史特拉斯保商量。這還不夠,不久他還親自到倫敦來視察,說要與Olivier 討論鏡頭,結果與奧利維耶鬧得不歡而散。而且因為用的是公司開支,葛林也不高興。不久,寶拉因為在英國的工作簽証到期,被迫離境。夢露吵鬧不休,說是奧利維耶整鬼。於是奧利維耶又設法使她重獲簽証再入境。

在這樣複雜的環境之下,夢露與密勒的關係也遭遇重大變化。一天當夢露在Parkside 家中找東西時,見到密勒一本日記本攤開在桌上,她瞄了幾眼發現說到她,因此看下去。密勒在日記中表示對她失望、對他們的婚姻開始有悔意。據夢露事後對史特拉斯保說:「他說他本來以為我是天使,現在才知錯了。他說他第一任太太使他失望,現在我比她更糟。又說Larry 罵我是找麻煩的潑婦,而他完全同意.」

對於一向超級敏感的夢露來說,這個打擊相當大,幾乎到崩潰的地步。熱衷於佛洛依德理論的夢露還說是密勒潛意識要讓她知道他的想法,否則他為什麼要攤開日記給她看?

夢露一直爭取的是男人的尊重,這也是她一直不跟男明星談戀愛、極力爭取嫁給這位`美國才子'的原因。現在他居然將她全部的幻覺都推翻了。這時她在片場中已經是阻礙重重,再加上這個打擊表現更不如前。遲到、精神恍惚、記不住台詞等情況都更嚴重。

密勒否認他曾寫過這樣的日記,但是由他的自傳中及平時的訪問中,他對夢露的態度一直是當她是一個以色相取勝的肉彈。例如他在寫到他初識夢露時,就整天為慾火焚燒,使他不得不提早離開,以免脫不了身。他說及一次在洛杉磯與夢露一起在書店時:「(在書店中)我由眼角見到一個東方男子-- 不是中國人就是日本人,正一邊注視著夢露、一邊用手伸入褲中自瀆。我立即將她牽到另一邊。她那天穿的不過是一件普通衣裙,一些也不挑逗。但在她身邊就自然充滿了一種像電一樣的東西.」他為什麼要寫這樣的文字?對於一個文化人來說,這樣的形容無疑是貶多於袌。而他用來形容自己的妻子。

密勒從來不認為夢露有演戲天份。在提及夢露與Olivier 配戲時,他也引用影評人的話說這是:「最難令人相信的配對。他代表的是純正藝術、而她就幾近是只有由臀部拍最上鏡的色情女星.」

所以夢露的朋友都說密勒娶她的原因,一是貪圖她的色相;一是在他最低沉的時期,利用她的名氣板回一城。

不僅如此,密勒還有財政問題。目前他每年要付給兩個孩子一萬六千元的生活費,另外要將收入的百分之四十付給前妻做贍養費。此外他還欠了政府稅金及律師費。因此他要求將他的收入與和夢露公司的合併。不過葛林和公司律師都反對。但他們同意如果他寫出適當劇本,公司可以以高價收購。葛林有見他當初在夢露有財政危機時,一毛不拔、見死不救,這時更拒絕幫忙。因此更加深了兩人的間隙。

由於夢露一早已有意擺脫葛林,因此在這件事上是站在丈夫一邊。不久倫敦就傳出葛林會被踢出夢露製作公司,由密勒取代其地位。

 

由於大家都要拉攏夢露,因此都盡量供應她藥吃。過去她與葛林分享安眠藥,現在就由寶拉每天給她藥吃。那時買藥也有限制,他們就先後向紐約分開購買,一次幾打的買。即使白天拍片時,都有人見到寶拉餵她各種不同的藥丸。據說其中有維他命、興奮劑、止痛劑、鎮靜劑。此外她喝酒也比過去多。她本來對多數酒敏感,但獨鍾香檳。而且Hedda 在的時期也影響到她多喝酒。她的婦科醫生過去曾對她說,她這樣喝酒和吃藥,即使有孕也會流產。

果然拍片不到兩星期她就病了。後來才知道她是有孕。很多人懷疑她是假孕,因為過去也有類似的事情。這一次她沒有讓任何人知道,結果一個多月後流產,她相信是飲酒和吃藥的關係,更是內咎。Olivier 更是責怪她不合作、不夠專業。

她這樣希望有孩子實在是因為傳統思想作祟。認識她的人都說,她自己還是個孩子,怎麼照顧嬰兒?她喜歡的是小孩、不是嬰兒。但她對於自己做母親有幻想,和她母親一樣,至於她是否有能力和耐心照顧孩子?連密勒都懷疑。

談到這次懷孕和流產,寶拉對女兒蘇珊說,她懷疑夢露根本未懷孕,並且懷疑她是否會懷孕。原因是她過去打胎太多次,可能已經不可能再懷孕。她說,為此夢露一直未能原諒她自己。

 

片子接近完成時,她受邀晉見英女王依莉莎白二世。同時受邀的還有法國肉彈碧姬芭鐸、美國影星鍾歌羅福Joan Crawford、維多麥丘Crawford Victor Mature等。晉見女王她無法遲到,但是在她最後一分鐘趕到時,為她穿服裝的女工還在她的衣服上縫縫補補。

同時在片子接近完成時,密勒的新劇A View from the Bridge在倫敦首映。由於內容有同性戀關係,英國國會建議禁演。夢露為此又挺身而出,公開支持丈夫立場。雖然她對密勒的幻想已經消失,但是在衝突發生時,她還是站在丈夫的一邊。此外,她要利用密勒的支持,將公司自葛林手中收回。密勒畢竟是自己的丈夫,而葛林則不過是外人。

 

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總算拍完了。她和密勒在十一月尾回到康涅狄克州。他們在密勒原來的住所旁邊建新房子。在新屋未建好前,他們在附近的海邊租了一間房子住。由於一時沒有拍片計劃,她說要做一個家庭主婦。她在家煮飯,甚至自己清洗廚房、去市場買菜,有時和密勒一起在海邊釣魚、游泳。當密勒的父母或兒女來探訪時,他們就在海邊燒烤。有時也有朋友來訪,但是葛林夫婦就未曾來過,因為自從在英國拍完電影,他們間已不再交談。     

                        *                                   *                                   *

在拍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時,夢露的律師就要葛林將他在MMP 的股票以五十萬元讓出,他不肯。這時密勒已經積極參與公司業務,因此夢露再度施壓,於是葛林被迫以八萬五千元的低價出售手中的公司股票。夢露在聲明中說,葛林經營不善、他又常背著她作出承諾,而且他們間的關係已經惡化一年多。葛林為夢露組織公司忙了四年多,最後只換得不到十萬元現金。

後來,密勒積極參與夢露公司事務,葛林及他的律師都被驅逐出公司。整個公司董事局除了夢露、夢露自己的律師、及亞瑟密勒之外,還有一個是密勒的姐夫,及他一個在市政府清潔部門工作的朋友。(第九章完)

 

本書登記版權,禁止轉載及摘錄。如要引用,請徵求作者同意及註明出處。

本書內相片,除非另外註明,均為紐約The Museum of Modern Art/Film Stills Archives所提供,版權所有請勿翻印。


  娜塔莎在1964年死於癌症,比夢露還多活了將近兩年。

Click: 371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