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話題

11/22/63 – Stephen King 的新恐怖小說
聖誕 Christ-mas
台灣大選與中國統一
雙非子女的爭論
美國的墮胎爭論
多倫多應建地鐵,抑或輕鐵
美國的阿富汗戰爭-對比越戰
美國政治-奧巴馬履次犯錯
美國的福斯新聞台
福特市長對抗報閥

安省醜聞eHealth浪費多少納稅人血汗錢?

2014-01-02 01:14:38

回答讀者Iris的問題,安省自由黨政府的幾個醜聞,到底怎麼回事?到底浪費多少人民的血汗錢?

先生醫療電子化eHealth事件。這事件給我們一個清晰了解,安省在麥堅迪治下的無能,脫序,不負責任及圖謀私利。

eHealth是2008年開始的計劃,為了將全省的省民的醫療資料電子化,除了有系統整理每一個病人的資料,也可以使醫生直接發出處方給各藥店,而無須每次由病人到醫生處得到處方。

其實eHealth的浪費及無效率不起自於2008年。早在麥堅迪上台後的2003年,當時的衛生廳(廳長是大家熟悉的史振民George Smitherman)就成立了一個Smart Systems for Health,但據2007年一月德勤會計師樓Deloitte提出的報告,指這系統SSHA一些也不smart,沒有一個整體計劃,加上安全系統不健全,四年期間用了六億五千萬元後,只建立了一些電郵通訊系統,完全見不到效果。結論是不信SSHA有能力再繼續處理這個一年一億六千五百萬元的系統。

德勤報告裡充斥一個無能機構主持的龐大計劃,但是沒有仔細分析失敗的細節及原因,因為SSHA一直沒有受到公開聆訊或是調查。我們只知道這機構每年用去醫療制度一成五的支出,僱了不少員工,其中有166名職員年薪在10萬元以上。盡管如此,還另外僱了無數的顧問,領取巨額的時薪。

德勤報告出爐後,麥堅迪廣受批評,於是再在史振民領導下,成立eHealth,還廣為宣傳是安省未來的醫療高速公路,將全省醫療系統用電子系統連結起來。這個系統在黑箱作業一年多後被發現,比SSHA還要腐敗,這個電子醫療系統的CEO莎拉‧克萊瑪Sarah Kraner上台四個月,就將480萬元的合約批給了未經投標的公司或個人。最令人詬議的是,這個系統只請了很少職員(30人),但卻聘了300名顧問,他們一個小時的報酬最高300元,有些一日領取2,700元報酬。一個顧問在五個月時間領到19萬元報酬。這些所謂的顧問來歷不明,也沒經過正式招聘過程,相信都是自己的親信。舉例說,有兩個掛著副總裁頭銜的顧問居然住在亞省,定期飛到多倫多工作。而這些顧問申報開支項目更是令納稅人氣憤,他們連兩三塊錢的咖啡糕餅錢都申報。但是正式職員如果有人不滿,向當局舉報,就被開除。據說在四個月期間內,有九名職員因為挑戰公司的這種作業方式而被開除。

至於克萊瑪本人,她的奢侈也讓納稅人血脈噴張。她一到任就用了五萬元裝修自己的辦公室,她的年薪38萬元,但在做了七個月就因醜聞離職,離職時還領到超過30萬元的遣散費,及11萬以上的花紅。

後來更被揭發,與自由黨有緊密關係的人都得到好處。包括1995年自由黨競選主席之一的John Ronson他不但自己做了顧問,領取高薪,他成立的一間遊說公司The Courtyard也得到200萬元合約。而這間公司伙伴之一的Michael Guerriere醫生,更在eHealth中居高職,及領取每天3,000元薪水。而史振民的前幕僚長Karli Farrow,也曾經是麥堅迪的衛生顧問,就被Courtyard聘為顧問,其中一次三十多個小時的工作,收了一萬多報酬。

事後安省審計長麥卡特Jim McCarter提出報告,指出因為克萊瑪是在麥堅迪省長的全力支持下受聘,因此她在省府內地位特殊,她的權力不受限制。他並證實了,eHealth前後一共用了納稅人十億元,但至今沒有做到任何預計的成果。而且安省在電子醫療系統的進展居全國十省的最末。

麥卡特報告公開後,當時的衛生廳長卡普蘭David Caplan被迫辭職,但是SSHA及eHealth的總設計人史振民卻沒受到任何懲罰。他早在事發前,2008年六月,被麥堅迪升職出任能源兼基建廳長。這在安省還是首次,將兩個這樣大的部門合併,讓他一個人兼管。但這樣史振民還不滿意,他後來辭職去競選多倫多市長,在星報等支持下幾乎當選。但被福特擊敗,所以多倫多幾份主要傳媒一定要福特下台。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再說史振民任內另一件醜聞Ornge救傷隊。這是他在任內成立的機構,以取代以前一直存在的空中救傷隊。這救傷隊存在是利用直升機,將急救任務延伸到偏遠的北部地區。至於為什麼要改組?沒人做過交待。

但是Ornge和eHealth一樣,完全不當納稅人的血汗錢一回事。這個救傷隊一年由省府得到一億以上的預算,其中史振民任命的救傷隊的CEO馬薩Chris Mazza年薪高達140萬元,成為安省收入最高公務員。是什麼職務需要付這樣多薪水?而在他最後兩年任期,他一共收到460萬元的年薪、花紅,還包括買了兩間屋的賒帳在內。

自從省警OPP展開調查後,發現除了表面的貪婪,Ornge還牽涉到很大規模的私相授受。比如說,這間牟利公司在很多方面收取回傭厚利,包括購買直升機時的回扣(一間義大利飛機公司付了670萬元回扣,下落不明。)包括Ornge給予馬薩巨額的免息貸款,包括給大筆現金給巴西的一間姐妹公司,…

審計長麥卡特在2012年三月的審計報告中,指省府對Ornge的開支作業是不聞不問,因此導致極大的濫用及浪費。例如政府五年內給了Ornge七億元以上,另外Ornge還向省府借了三億元買直升機。但與此同時,直升機的購價上升了兩成,但Ornge運載的病人人數卻減少了6%。報告指,政府幾乎沒有任何監管,對於Ornge的作業亦毫無審核。納稅人的錢怎麼花的,毫無概念。

事實是,盡管Ornge花了納稅人那麼多錢,卻無法維持基本運作。近幾個月來發生兩次次墬機事件,五月份那次就造成機上四人死亡。很多時並因為飛機維修及工作人員不足,置病人不顧,(例如因機上設備不足,無法在機上進行急救,拖延救治機會。)安省首席驗屍官有報告說,過去六年來,有八名病人的死亡直接與Ornge的疏忽及過失有關。而與Ornge有關的間接死亡案件多達40人。

麥堅迪政府的辯解是,基於與馬薩及Ornge簽的合約中的條文,他們無可做為。真是滑稽。這合約是省府簽的,而且經過內閣批准,他們卻說的好像自己被人陷害了。至於始作俑者史振民,卻歸咎於衛生廳內的職員,說他們見到問題出現時,沒有提醒他,(事實是,衛生廳內早在2004年開始已有人提出報告,但是無人注意。)史振民又說他自己會「遺憾一輩子」。他這一遺憾,又讓納稅人不見了至少十億。

而這位自由黨的朋友馬薩,他覺得自己坑納稅人不夠,(他六年賺了970萬元薪水),現在還在控告省府,說省府還欠他100萬元的紅利。

 

因為篇幅關係,暫時只說這麼多。單這兩件醜聞就讓人連想起聯邦自由黨政府在九十年代的贊助醜聞,都是將納稅人的錢當做自己的錢,在自己人中間分發使用。有時覺得自由黨人基因中有一種元素,覺得這樣做是理所當然。

另外Iris問,為什麼媒體集體失聲?這現象我已說了無數次,只能解釋做多數傳媒是自由派立場,所以他們基本上全力為自由派政黨護航。只是他們做得到了完全失控的地步。就像今年十大新聞回顧,安省政府為了私利搬電場,多花了納稅人十多億元,事後又一再掩飾,居然沒有一次上榜。但是聯邦上議院有人多報九萬元開支,事後企圖自己還錢;卻一再當選十大新聞頭條,真的是令人啼笑皆非。

replica handbags replica watches uk best cartier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louis vuitton cheap replcia handbags fake omega rolex submariner replica replica designer handbags aaa+ replica handbag

Click: 535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