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83

2024-04-01 14:28:49

04/14/2024星期日

很高興見到新罕普時爾州共和黨州長蘇奴努Chris Sununu 宣布在十一月的選舉中支持川普。他就是在年初初選時,大力支持美國前駐聯合國大使海莉 Nikki Haley 的共和黨州長之一。他說,美國基本上是兩黨政治,你不支持川普就等於支持現任政府,那是不可以忍受的。

當初蘇奴努堅決支持海莉,就是為了反對川普,但是他說作為共和黨,他願意放棄成見,他還認為其他共和黨人都應當歸隊。這是相當理智及大氣的看法,至今好多共和黨人都做不到。但是今天他在ABC 的節目This Week 就被(民主黨的) 主持人George Stephanopoulos 捉住不放,甚至質問他:如果川普在「掩口費」事件上被裁決有罪,他是否會繼續支持川普。蘇努奴說:這審訊不會像你們想的有那樣重大的影響。他說:「美國現在有51% 的人支持川普,他們不都是瘋子。我知道你想不通,但是你看看民調,那些人不都是MAGA 保守派,他們不是極端份子,他們只是要改變現在的文化。」(下:主持人喬治面對蘇奴努。)

 

 

 

 

 

Stephanopoulos 提醒她在2021 年一月六日之後,他攻擊川普的言論刺激群眾暴動,現在怎麼可能再支持他重返白宮。蘇奴努說:「我知道你是媒體的一份子,我知道你住在紐約這個大泡泡裡面,但是你看一下全國,這不是支持川普與否的問題,而是要趕走現在的這一切。人們關切的是通貨膨脹讓好多家庭受不了,還有邊界問題不只是德州一個地區的問題,五十個州都受到影響。還有高高在上的菁英派,讓普羅老百姓受不了,這是關乎文化上的改變,我支持的是這個。」

我們見多了共和黨的不團結,堅持不肯認錯的本性,見到蘇奴努的作為感到欣慰。但是從今天這節目可以見到,他們媒體一個支持川普的人都不能容忍,他再追問他:「所以你會支持他,即使他因為收藏機密文件被判刑,即使他煽動群眾暴動,即使你相信他對上次選舉結果說謊,即使他在曼哈頓的案子被判罪,你的答案都是yes,是嗎?」蘇奴努說:「是的,我跟其他51% 的人。」

今天美國媒體的霸道,民主黨的霸道到了無法理喻的地步。他們不知道民主就是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如果你有多看看這些所謂大電視台的新聞節目就會見到,他們每天都咄咄逼人,要對方同意自己的意見。這些人甚麼時候才會照照鏡子?

記得上個月,這位喬治訪問共和黨在南卡州的眾議員Nancy Mace 時,也質問她「一個曾經被人強暴的女人」,怎麼可以繼續支持川普,還一定要她指控川普是強姦犯。雖然那個案子並未裁決川普對人強暴(根本沒證據,是民主黨女人E. Jean Carroll 的政治指控),那個紐約民主黨陪審團仍然裁決他「性騷擾」,結果判他罰款八千多萬元。這是純粹司法騷擾,但是這位民主黨主持人卻在節目中說「法律上川普要為強暴負責」liable for rape,而且說了十次。這樣一位主持政論節目的人可以這樣隨便說話?所以他們可以每天24小時說謊,但是卻栽贓對方說謊。(川普已經對他提出控告,但是ABC 卻拒絕道歉。)

 

04/14/2024星期日

川普跟眾議院議長江森 Mike Johnson 星期五在 Mar-a-Lago 會面,主要是商討共和黨如何應對烏克蘭支援以及邊界保安問題,以及應對江森自己的領導地位面臨的危機,事後兩人舉行了一次記者會,其中江森說到,眾議院即將提出一項議案,規定選舉時選民必須出示公民證件,以阻止非法移民投票。他還說:我們要盡一切能力,保證我們的選舉是自由及公正的。(下:議長江森跟川普一起舉行記者會。)

 

 

 

 

 

 

就這樣一句話,引起了所有主流媒體的攻擊。你到網上去找這條新聞,跳出來的所有的條目都是:川普跟江森毫無根據的製造了一項不存在的議題;非法居民本來就已經不可能投票,但是川普跟共和黨宣布多餘的redundant 禁令…

這些媒體為什麼這樣反對「投票時出示身分證」的規定?全世界那一個國家在選舉時規定無須出示有公民證明的身分證?

CNN立即駁斥江森說:美國目前的制度在生效,根本阻止了大批非公民投票mass voting by non-citizens in US election。(所以他們說的還是「沒有大批非公民投票」,難道少數就可以允許?)還說:盡管江森集中這問題,根據選舉數據,這情況稀有到選舉專家都不認為是一個問題。

這就是他們的的理據,因為很稀有,所以不是問題。至於是否稀有大家心裡有數,否則他們不會將這規定當作是大敵。

CNN 第二個論據是:非法投票的懲罰非常之嚴厲,對(那些觸犯的)人來說絕對不值得。因為「你將面對遞解出境,甚至刑事處罰。」這段話更是讓人笑掉牙的說法。你何曾見到這樣的人被遞解出境?過去兩年多我們見到拜登政府幾乎沒有,也無法遞解非法移民出境。首先有許多國家說明了他們不接受被美國遞解的國民,或是情況上不允許,這些目前已知的就有委內瑞拉,古巴,海地,中共等國家,還有很多跟美國沒有互相遞解協議的國家,其次,這些違法者都很明白美國法律,加上大批左派律師等著為他們打官司,上訴,而且拜登政府為這些非法移民官司設置的基金數以千萬元計,累積在法院的案件堆積如山,甚麼時候輪到他們被遞解更是問題,這是為什麼今天全美各地非法移民每天做出非法勾當,一點都不害怕的原因。

再說這些媒體眾口紛紜都說:目前的法律根本不允許非法居民投票。真的嗎?拜登上台後就立即讓人口統計部門在做人口普查時,將非法居民算進去,也就是人口統計表上不可以問對方「你是否合法居民」,以及「你是否美國公民」,這是甚麼意思?將非法居民算進人口統計,第一步就是用來計算每一個州,每一個選區有多少人,用來計畫那個州該有多少國會議員,州議員,市議員等等。這就是影響選舉。

另外上個月底,民主黨控制的參議院有18 位民主黨參議員,加上那位事事都跟民主黨同一立場的獨立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聯名致函拜登,要他設法簡化程序,讓非法移民快速取得合法身分,以免川普上台時大批驅逐非法移民。

這是民主黨另外一個步驟,要讓拜登上台後開啟邊界放進來的接近一千萬非法移民短期內變成合法,下一步就是讓他們都能夠投票選舉。

過去幾個月,我們見到華盛頓市通過了讓非法居民在市政選舉(包括教育局)中投票,當有保守派團體提出訴訟抗議時,一名聯邦法官在上個月裁決市政府勝訴,維持這法律不變。另外紐約市去年底也通過了容許該市八百萬非公民在市政選舉中投票,目前法院駁斥了這法律,但是紐約市已經提出上訴。這些都是民主黨在一步步要讓非法居民投票的動作。先是市政選舉,下一步就是聯邦選舉。

除了CNN之外,見到美聯社 AP,公共電台 NPR,NBC 等全部都是同一論調。這些媒體駁斥江森,說他製造莫須有的問題,說 2020 年大選無懈可擊。事實是我們都見到,民主黨利用郵寄選票漫天寄出空白選票,之後允許民主黨的黨工去蒐集選票代為投票,之後又阻止共和黨人比對姓名,簽名,地址,日期等資料。這些都是包容非公民投票的步驟。

民主黨毫無執政能力贏得大選,唯一的方法就是偷,就是騙。但是在盟友媒體的幫助下,一再得逞。

 

04/14/2024星期日

到現在知道,伊朗自從昨晚午夜起的幾個小時內,一共向以色列發射了三百多個飛彈,包括170 個無人機引導的飛彈,120 個彈道飛彈ballistic missiles,30 個巡弋飛彈cruise missiles,另外從黎巴嫩的伊朗爪牙真主黨那哩,也發射了40 枚火箭砲,但是這樣多火箭及飛彈,99% 都被以色列跟美國的先進防衛系統擊落,剩餘的1% 也沒有造成大的禍害及傷亡,到目前只有一個以色列南面邊境地區七歲的阿拉伯女童頭部受重傷。

據說英國,法國在中東的基地,以及約旦也幫助擊落了少數的飛彈。約旦事後宣稱,他們不是幫助以色列,只是保護自己的空中領域。(下圖:伊朗發射無人機飛彈。)

 

 

 

 

 

這是近代史上伊朗第一次直接攻擊以色列,但是對以色列造成的傷害非常輕微。沒有一個伊朗的巡弋飛彈或是無人機飛彈突破以色列及美國的空防系統,攻擊到以色列的目標。只有少數幾個彈道飛彈到達以色列目的地。

事後分析,伊朗這次是一次軟弱的攻擊,甚至是象徵性的還擊。一來這樣遠的距離,給了以色列跟美國最好的反擊準備,例如要抵達這一千英里(1,600 公里)距離的攻擊,無人機需要九小時,巡弋飛彈需要兩小時,彈道飛彈則需要12 分鐘,所以最後只有少數彈道飛彈成功抵達以色列。其次,伊朗自己在上星期三就宣稱要還擊以色列,之後美國跟以色列的情報消息也預知了sooner than later 這兩天內伊朗會發動攻擊。這些似乎都是預告。不是成功軍事攻擊的先決條件。

雖然以色列的空防系統Iron Dome,以及美國目前使用的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被認為是相當有效的對抗飛彈的武器,但是這樣多密集式的發射,見證了單單iron dome 仍然不夠。這一次以色列跟美國的空軍還出動了上面載有David's Sling,以及Arrow 2,Arrow 3 式飛彈的戰鬥機,能夠在空中追蹤飛彈,迎面攻擊對方的飛彈。也就是在空中飛彈對飛彈的還擊。類似電影 Star Wars 中的畫面。(下:以色列的 Iron Dome 發揮作用。) 

 

 

 

 

 

 

 

這些都是美國研發出來的第五代的戰鬥機,能夠從空中發射飛彈迎擊肉眼見不到的飛彈。見到報導,以色列使用了F-351 隱形戰鬥機,進行這些任務。另外連美國在中東的盟邦約旦(過去的以色列敵國),也使用了美國製造的F-16 戰鬥機擊落了數個伊朗飛彈。如果中東將進行戰爭,昨晚這四個小時的飛彈進攻可以說是一場熱身戰。

這次短暫的軍事衝突證明了,拜登跟他手下如布林肯,奧斯汀等人說的 Don’t一點用都沒有。不過就證明了美國在軍事上的不斷研究及更新,發揮了作用。這是美國未來的路向。幸好過去三年國防部致力的DEI 沒有影響到這方面的成就。

美國這次行動似乎印證了拜登所說的,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ironclad 鐵一樣的堅定。不過拜登昨晚也對以色列總理表達了「如果以色列要進一步攻擊伊朗,美國不會參與」。而伊朗那邊也在昨晚的四小時攻擊行動之後,表示結束了對以色列的還擊行動,除非以色列再有攻擊行動,顯示暫時不會有後續行動。這顯示雙方都不願意展開戰爭。

 

04/13/2024星期六

伊朗終於對以色列發動攻擊,根據以色列軍方今晚的記者會,自當地時間午夜開始,伊朗一共發射了兩百多枚無人機導彈,巡弋飛彈,以及少量的彈道導彈,不過多數都被以色列以及美國的空防系統在以色列境外擊落。但也有少數進入以色列領空,其中有一個擊中以色列一個軍事基地附近,但無人嚴重傷亡,只有一個小女孩受傷。以色列軍方 IDF 的發言人發言後沒有接受記者問話。(下圖:以色列空防系統 Iron Dome 發射出去迎擊伊朗飛彈。)

 

 

 

 

 

 

有報導說,美國在當地的軍事基地協助擊落不少伊朗的無人機導彈,數量最少「好幾打」。美國軍方聲明說:美國在當地的部隊會繼續擊落伊朗飛彈,我們將繼續提供防衛協助,保護美國在當地的作業。

這導致伊朗發出憤怒的聲明,聲言「這是伊朗與以色列流氓政權之間的衝突,美國必須置身事外。」伊朗聲明中並強調,他們的行動符合聯合國憲章,裡面說會員國家在遇到外侵時,有自衛的權利。

後來證實美國擊落了 70 個伊朗的無人機導彈,以及至少一個彈道導彈。

美國的反應證實了過去幾天拜登總統所言:如果伊朗攻擊以色列,美國對以色列的協助將密不透風 Ironclad。過去幾星期,拜登政府與以色列政府關係雖然緊張,不過據說拜登在趕回白宮之後,與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通過電話 25分鐘。白宮並說,美國跟其在中東的盟友埃及,約旦等一直保持密切聯繫。

以色列有很好的全國防衛系統,據說從當地時間午夜空襲開始之後,全國居民都已躲到地下防空室內。而在伊朗,大批國民湧到街頭高舉國旗歡呼慶祝。

伊朗是為了四月一日其在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的大使館遇襲,有七位伊朗革命衛隊的軍官,包括兩位將軍遇害,而做出的報復。不過以色列到現在都沒有承認為那次事件負責。

以朗在這一次的報復之前,已經發表聲明預先通知,也被美國及以色列情報獲悉,似乎是很節制的行為。見到美國積極攔阻伊朗的飛彈,也許讓伊朗警覺,在發射幾個小時的飛彈之後,似乎有心偃旗息鼓。顯示其無意與美國正面交鋒。

據悉無人機導彈由伊朗飛到以色列為時需要九小時,所以很容易被中途擊落。而巡弋飛彈也需要兩個小時,至於導彈則只需要12 分鐘。

 

04/13/2024星期六

川普被控了那多項刑事罪名,終於有一項要開審了。他被紐約曼哈對地檢處起訴的付出「掩口費」帳目不實的34 項罪名的案子,要在明天開始選擇陪審團員。估計整個案子(照一般類似案件估計)大約三個月內審完,六月可以有結果。其實這是所有川普案件中最薄弱的一單,可以說是川普的幸運。不過紐約也是民主黨的票倉,要選出一個公正的陪審團,也讓人懷疑。(下圖:川普與紐約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每次選舉,紐約州選民投票給民主黨及共和黨的比例大約是二比一,其中紐約市的逆差更大。而且據說這次甄選陪審團,法官問的問題更偏坦民主黨人(也就是反對川普),好像問他們是否曾經屬於那些政治偏激團體時,其中五個是右派團體:Proud Boys,QAnon,Oathkeepers,Three Percenters,Boogaloo Boys等,只有一個是左派的AntiFa。這就已經是顯示立場偏袒。此外還問:是否參加過川普的群眾集會,是否跟川普家族的生意有關係(在川普家族企業工作)等等,也都是要排除川普支持者。但是卻沒有問「你在2020 大選中投票給誰」,這就是不想做到公正,立場很明顯。

雖然紐約的陪審團選拔對川普非常不利,但也有一點是對他有利的,就是控方必須12 個陪審團員一致支持川普(在34 項控罪中任何一項) 有罪,只要其中有一個人認為川普無罪,控方就無法得逞。所以檢控官那邊要抓得非常嚴謹,以免有「川普同情者」,或是有堅持公正的市民「混了進去」,他們就功虧一貫。因為在很多民調中,都有相當大的比數說,只要川普被定罪(隨便一項罪名),他們就會重新考慮對他的支持。

不過要那個「公正的人」堅持也有難度,因為有多少人會因為堅持立場,敢於面對其他11人?多數的人這時都會鄉愿,除非是川普的堅定支持者。

我在川普「掩口費」案件究竟是甚麼底細 一文中,已經解釋了這件案子的法律理據非常薄弱,首先付出掩口費從哪一個角度都不是罪行,其次,川普是自掏腰包付出,與違反競選法無關。這是為什麼拜登的聯邦司法部調查了很久,最後放棄起訴的原因。連本案的紐約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自己都在最初調查後不予起訴。但是最後實在找不出川普其他罪行,才在拖了兩三年之後以「帳目不實」的罪名起訴。即使這樣因為期限已過,只有將本來屬於小罪 misdemeanor 變成重罪 felony,但是是甚麼樣的重罪,他又說不出來。如果是違反競選法,那是聯邦職責,他又管不了。即使是重罪 (五年) 期限都過了,再藉口新冠肺炎,加多兩年。你說,這不是政治起訴是甚麼?

何況川普根本否認跟這色情女星發生過關係,他是因為大選期間不想被民主黨及媒體利用,才以庭外和解方式,付了13 萬元希望事件過去。大家記得當川普獲得提名後,媒體對他的圍剿多麼厲害,連他幾十年前說過的off record 錄音帶都被翻出來攻擊。當時華盛頓郵報派了二十多個記者,訪問所有川普公司的少數族裔雇員,要找出他們家族事業是否歧視黑人,都找不出證據。(記得華郵找到的一些黑人及拉丁族裔雇員,都稱讚川普的公司很公平。他們更翻出當川普買下Mar-a-Lago時,立即將這個原本禁止黑人及猶太人加入的俱樂部組織開放了,不再禁止任何人加入,但是這些媒體都不報導了。)

反而是幫著那個色情女星 Stormy Daniels 將事件搞大的民主黨籍律師Michael Avenatti 現在因為兩件欺詐案及一項恐嚇案,總共被判刑19 年,正在坐牢。而在案件中代川普支付費用的私人律師 Michael Cohen,因為自己逃稅,在調查期間被檢控官及聯邦調查局威脅下,成了悾方證人,現在整天在CNN 跟MSNBC 上面控訴川普罪行。但是他自己也因為調查時說謊(謊稱川普家族要在莫斯科建造川普大樓),以及逃稅等罪名,坐牢兩年半。這些才是真正人品有問題的人。

過去幾天又見到媒體大肆炒作,說川普家族公司的高層 CFO Allen Weisselberg 被判刑五個月的新聞,他已經兩度被判刑了,大家都以為又是川普家族犯罪,其實一次是川普公司給他的福利,他沒有報稅,就被判刑了半年。最近一次是在檢控當局調查川普時,他的證詞與事實不符,(例如說,他在2020 年七月川普的房地產申報價值時,他說是事後才知道價值,而被查出他事先已經知道。)

Weisselberg 兩次判刑加起來將近一年。這位76 歲的老人就這樣因為跟川普有關聯,兩度入獄,都是因為換了其他人不算是罪刑的事被判刑。

這樣的故事聽起來跟歷史上暴君整治宿敵時的連坐法有甚麼不同,你何曾聽過民主社會有這樣的事?川普的擁護者不是下獄就是傾家蕩產,包括參加一月六日的抗議者,已經有一千兩百人被捕。這是拜登跟民主黨清除川普支持者的一步又一步行動。

 

04/12/2024星期五

美國對於伊朗即將攻擊以色列的警告,言詞越來越嚴厲,昨天就說是:48小時之內就會有行動。拜登今天說:我不能透露安全訊息,不過我的預期是「遲早的事」。但是在被問到他有甚麼話要跟德黑蘭當局說時,他只回答一個字:Don’t。

他好像以為這一個字很有用,五個月前就在CBS 的「六十分鐘」訪問中用過好幾次,結果也沒有阻擋伊朗等國家攻擊美國在中東的軍事基地,紅海的商船。任何人都知道,軍事攻略的考慮千絲萬縷,絕對不是你一個字可以阻擋。

伊朗要攻擊以色列的傳言始自於以色列在本月一日攻擊伊朗在敘利亞的大使館,炸死了12人,包括伊朗革命衛隊的七名高級領導,其中包括兩名將軍,伊朗總統以及最高領導都公開宣稱:「那個邪惡政權攻擊我們的領事區域,必須受到懲罰,也一定會被懲罰。」(下圖:伊朗最高領袖何曼尼上星期四出席了七名伊朗革命衛隊軍官的葬禮。)

 

 

 

 

 

 

這令人想起,當川普政府在2020年一月於巴格達機場,用無人機炸死了伊朗革命衛隊最高統帥蘇萊曼尼時,那對於伊朗是多麼大的打擊,但是德黑蘭政府吞下了,毫無反應。川普今天在佛羅里達Mar-a-Lago 的記者會中說:當時我讓伊朗窮得沒有一毛錢,所以不敢還手,但是今天拜登讓伊朗增加了幾千億元(石油)收入,而且伊拉克也歸隊於伊朗,所以他們才有能力還擊。

他說的一點不錯,不僅如此,伊朗也看準了現在拜登政府跟以色列的納坦雅胡幾乎決裂,每天叫陣指責以色列戰略錯誤,又要以色列換政府,在這情況下,對於伊朗當然最有利。雖然拜登另一方面又說:如果伊朗攻擊以色列,他會「百分之百支持以色列」,但是你能相信他多少?加上西方的左翼勢力在全世界發起的反以色列示威,讓以色列孤立無援,真正是情勢對伊朗大好。

拜登最大的弱點是,被美國的敵對國家看死了他害怕戰爭擴大,會盡一切能力阻止戰爭擴大(民主黨的通病),這樣的心態,對方大可以為所欲為,特別是一些流氓國家,要利用機會為自己劃地自封。所以他上台之後,俄羅斯進攻烏克蘭,伊朗支持的哈瑪斯對以色列進行屠殺,企圖驅逐以色列,大小動作不斷。今天難得的聽見CNN 主持 Jake Tapper 問一個民主黨的策略家:「2020 年拜登打敗川普,就因為他警告大家川普時代會製造chaos 混亂局面,但是現在除了烏克蘭,加薩在打仗,現在伊朗又威脅要攻擊以色列…。」這表示,他們左派也開始注意到了拜登製造的混亂局面。

軟弱培植惡勢力,這句話千古不變。拜登除了軟弱,還加上腐敗,愚蠢,所以奧巴馬說的「永遠不要低估拜登搞壞事情 f___ things up 的能力。」只是三年,他搞砸了全世界。

 

04/12/2024星期五

過去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拜登說了兩個顛倒是非的謊言,但是都沒有人公開指證他。他在星期三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中,被問到有關通貨膨脹過高的問題,他居然這樣說:我們已經將通脹大幅下調,從將近10% 降低到接近3%。要知道當我接管這政府時,通脹情況是skyrocketing 急速上升中。

這樣的謊言他都說得出。他上台時(川普卸任時)的2021 年一月,美國的通脹率是1.4%,那時的美國(跟幾乎全世界)人日子過得多好?拜登一上台就阻止美國(跟加拿大)開採石油,一下子就拉高美國的通脹,最高時達到9.5%,之後他利用國家緊急儲備石油,加上鼓吹伊朗跟委內瑞拉等國增加出口(只有沙地阿拉伯不聽話),才壓低了美國的通脹到目前的3.5%,他居然說自己居功至偉,還說謊這高通脹是川普遺留給他的。

事後在白宮的記者會,只有Fox News 的記者問到這問題,而白宮發言人Karine JP  回答不出來,就這樣說:「要記得,當時有Covid,有關閉學校,所以通脹才高…」真的只有白癡美國人才會相信這白癡答案。

另外在星期一,拜登在西班牙語電台Univision 播出的訪問中,那個白癡記者Enrique Acevedo 居然這樣問:「你認為目前對美國的民主跟自由最主要的威脅是甚麼?」(這分明是要給拜登機會攻擊川普的問題。)而拜登也不錯過機會的回答:「Donald Trump,seriously (真的),川普用的詞語是他要瓦解eviscerate美國的憲法,他說要從第一天就做獨裁。」

這就是完全的disinformation。這些左派政客是真的說謊面不改色。他們利用所有的媒體都聽自己使喚,將一件謊言重複又重複。川普當時說的是:「你看這個人(指著那個訪問他的人),是的我要做獨裁一天…我要關閉邊界,我要開始開採石油,之後我就不獨裁了。」中間他多次指著身邊的訪問者,Fox 的Dean Hannity,意思是說:這樣的問題也問得出口。

但是這句話就被所有的主流媒體跟民主黨政客用到今天,天天在電視上說「川普自己說他要做獨裁」。那個戴著「研究美國總統的歷史學者」帽子的歷史學者Michael Beschloss 幾乎每天都在NBC跟MSNBC 上面說:「現在是真實的歷史時刻,如果川普當選並實施他的威脅,終止美國憲法,我們明年就會出現獨裁政權,而且不是短暫的,可能延續到我們的子孫。這是這次選舉的危險。所以美國人應當決定,是要選舉一個民主共和,還是一個獨裁政權。」(你可以在網上見到他這句話,從去年十月他說了至少十次。)下圖:被美國媒體吹捧的歷史學者Michael Beschloss。

 

 

 

 

 

 

這又讓人想起,不久前離開體育跟娛樂電台ESPN 的女主持人Sage Steele 最近透露的,她在2021 年三月訪問拜登時,她的問題的每一個字都必須經過上層的審核,一個字都不能改。她說,上級告訴她:「你必須說稿子上我們寫的每一個字,你不能脫稿一個字。」而且禁止她追問問題,也就是拜登說了算。難怪上面這位Univision 的記者問出那樣的白痴問題,也難怪拜登立即利用這機會又給川普栽贓一次。這都是媒體跟民主黨「安排」的一次一唱一答,你說這跟共產黨有甚麼分別?

過去幾星期,我們聽見全美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的編輯Uri Berliner 出來舉證,NPR 所有的新聞報導都是以民主黨的利益為考慮,掩飾了多少事實真相,事後絕對不更正;我們也見到,NBC 請了一個共和黨人Ronna McDaniel 去做評論員,而那人只接受一次訪問就因為說了他們不愛聽的話(說2020 年選舉存在問題),立即受到所有公司內的主持人的攻擊,立即跟她解約。這樣多事實證明了,今天美國的媒體完全跟民主黨站在一起,每天都在進行散布不實消息的工作。所以以後你再聽到左派政客「攻擊」不實消息,要知道他們不是攻擊不實消息,他們是阻止對方說話。

 

04/11/2024星期四

美國的足球明星辛普森 O. J. Simpson 昨天以76 歲逝世。他除了因為在足球界享盛名,被認為是美式足球最優秀的跑衛running back,他的紀錄至今無人打破。此外他也拍電影,拍廣告,可以說是當時的超級明星。不過也因為他在1994 年牽涉到前妻Nicole Brown Simpson 以及在場一位男子的謀殺案,而「享譽」一時。

據當時檢控官的起訴,辛普森是因為忌妒及憤怒,跟蹤妻子到她家裡將她跟那位男子兇殘的殺死,現場到處都是血跡,還有Nicole 被虐死的痕跡。但是據男死者Ron Goldman 的家人說,他只是在那間餐館做侍應,見到 Nicole 留下一副太陽眼鏡,好心送過去給她,根本不是她的男友,沒想到就被憤怒的辛普森,將他們一起殺死。(下圖:辛普森跟妻子Nicole 未離婚時的相片。)

 

 

 

 

 

 

當時46 歲的辛普森在當年六月被逮捕,之後這件兇案在1995 年的審訊就轟動一時,因為是現場轉播 (幾乎是美國第一次全部現場轉播的法庭審訊),每天都受到廣大民眾的追看,(我記得剛好有一段時間感冒,就跟著看下去。)每一個檢控官,雙方律師,法官,證人都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雖然辛普森在法庭中不認罪,事實是辛普森絲毫沒有申辯的證明,而控方就列舉諸多證據。不過這也是美國第一宗因為種族而定罪或是不定罪的案件,而且正好發生在一名黑人犯人Rodney King 被警方毆打案件之後,種族主義成為審訊中心。例如其中一名調查案件的警察 Mark Fuhrman 被發現曾經使用過 nigger 這個字,而沒有自己承認,就被攻擊是對黑人存在種族歧視。據Fuhrman 解釋,他不是用這字眼攻擊任何人,而是在寫一本劇本中使用過,就被媒體大肆宣揚警方都是種族歧視。

審訊期間,證據都指向辛普森,這時他演出了一幕「逃離」行動,帶著護照及大批現款,開著他的白色Bronco「逃亡」,而他事先寫了遺書,就被人通知警方,演出一場公路追逐,記得那時我們都在看,十幾輛黑色警車追逐他的白色SUV,上面是好幾架直升機追蹤,過程大約一小時。連所有的無線頻道都終止了節目,全部轉播,後來統計全美國有一億人在看。

如果他不是自己知道有罪,何必逃跑?根據那封遺書內容,他根本已經認罪了。但是最後他的「聰明的」律師要他在法庭戴上在行兇現場遺留的一雙皮手套,那雙皮手套因為被鮮血浸過,所以縮了水,小了好幾號,他當然戴不上去,(那時又沒有DNA 檢測技術),於是他的律師Johnnie Cochran 當場宣布:手套不合,所以必須無罪。(下:辛普森在法庭戴上皮手套。)

 

 

 

 

 

 

就這樣兩條人命,就因為兇手是黑人,死者都是白人,所以他就被洛杉磯的 (黑白混合的) 陪審團宣判無罪。當時在法庭外及各地,都有群眾歡呼慶祝這項裁決。

但是公理自在人心,後來Nicole Brown 跟Goldman 的家人提出民事訴訟,這一次法庭裁決辛普森要為他們之死負責,並裁決辛普森要賠償兩個死者家人3,300 萬元,但是因為另一個法庭裁決,他的足球明星退休金不可以碰,所以他一直沒有賠償。

後來他在2007 年帶領幾個人持槍到拉斯維加斯一間賭場酒店,搶走了幾件體育紀念品,因此被捕。他解釋這些紀念品本來就屬於他。但因為是持槍搶劫,被警方以持械打劫罪名逮捕提控,因為他還有挟持(綁架) 的前科,被判刑33 年,他在服刑九年後獲釋。

熟悉Nicole 跟Goldman命案的人都知道辛普森是兇手,最初都對他避而遠之,但是直到近期廣大民眾忘記了這件事的慘痛,所以他在X 上有九十萬的追隨者。

美國人為當年進口黑奴的一段歷史,付出的代價我們都一再見到。現在看來非常不值。

 

04/10/2024星期三

川普今天到喬治亞州亞特蘭大Atlanta 參加一項籌款晚宴時,經過一間炸雞快餐店 Chick-fil-A 就跟隨員進去,結果受到出奇不易的熱烈歡迎。這間餐廳有大約七八位黑人男女招待,他們全部都笑臉相迎,還搶著跟他拍照。(下圖)。

 

 

 

 

 

 

 

在川普跟他們打招呼,說了幾句話之後,其中一名少女跑過去高聲說:「不管媒體 media 說甚麼,我們支持你。」川普聽見了就說:這句話值得一個擁抱。於是兩人擁抱。(下圖左邊梳長辮子的女子就是說支持川普的少女。)

 

 

 

 

 

 

 

據稱,川普一進去就跟他們聊天,還訂了30 分milkshake,要分享給眾人。他還說 Chick-fil-A 是一間好的基督徒商店,星期日不營業,這些服務員全部笑臉迎人。這現象令人意外,因為亞特蘭大的都市區被認為是民主黨地盤,隨時有可能出現有人喝倒彩。最近多項民調,拜登在黑人選民中的支持率大幅下滑,而川普在黑人中的支持率就由上次的10% 左右上升到三成以上。

亞特蘭大弗頓郡也是川普被起訴十多項「企圖推翻2020 年選舉結果」罪名的地區。據稱他在今晚的籌款晚宴每張票價由六千六百元,到25 萬元之間。

 

04/10/2024星期三

正當川普公開了他對墮胎權利的中庸立場之際,亞利桑那州的高等法院卻給他迎頭一擊,在昨日通過裁決,說該州有160 年歷史的古老禁止墮胎法仍然有效。這項嚴厲的墮胎法制訂於1864年,亞利桑那還未成立州政府之前,規定除了為保全母親健康(及生命)情況下,任何墮胎都是違法的。

其實這是在聯邦最高法院於去年推翻Roe v. Wade 之後必經的現象,也就是如果一個州不制定新的墮胎法,就必須執行原有的墮胎法。這是逼迫每一個州立即制定新的法律,但是這就被媒體跟民主黨大大炒作,說這就是共和黨跟川普的目標,要全面禁止墮胎。

今天見媒體炒作這新聞,說這古老法律除了禁止墮胎,連提供墮胎的醫生,助理,醫療器材提供者都屬犯法,刑期由2-5 年之間。

幸好川普在星期一提出了新的立場,排除了由聯邦政府限制墮胎的作法,所以民主黨不可以攻擊他支持這樣的墮胎政策,今天川普到亞特蘭大去籌款時,在機場也發表談話說:亞利桑那做得過火了,相信州長會從新制定合理法律。但是見到媒體的報導,還是強調是因為他廢除了Roe v. Wade 導致的後果,又說川普過去多年立場搖擺,好像未從政前無條件支持墮胎,從政之後又支持生命,期間也支持過限期15個星期等等。這些媒體從來不對比拜登在墮胎立場上的改變,他過去也因為天主教立場反對墮胎。還有拜登在南面圍牆的立場,過去他在參議員時期,也投票支持建築全部的圍牆,阻止非法入境者。還有他在1994 年克林頓時期,大力推動刑事法改革的Crime Bill,將犯罪三次的犯人長期監禁。現在則隨著民主黨人從寬處理,連保釋金都取消了。你從來見不到媒體對比拜登的「反覆」。

亞利桑那所以有今天的局面,是因為過去不需要這方面的法律,因為在Roe v. Wade 之前禁止墮胎大家都沒有意見,之後有了Roe v. Wade的判例,亞利桑那就制定了以15 星期為限制的法律。但是因為民主黨人的挑戰,才迫使高等法院作出裁決,這就合乎了民主黨的心願,讓他們可以在大選前大作文章。CNN已經在昨日興高采烈的說,這項裁決等於將亞利桑那(一個搖擺州) 雙手送給了民主黨。拜登的白宮更是不會錯過機會,立即發表聲明說:這項法律是要亞利桑那回到美國內戰時期,讓幾百萬婦女無法受到保障,即使是在被強姦及亂倫情況下。還說都是拜川普所賜。

 

04/10/2024星期三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今天出席了調查外國干預大選的調查委員會的聽證,這是因為過去一年多媒體報導了中共企圖干預加拿大2019年跟2021 年的聯邦選舉,這項聽證已經進行多日,今日其他出席聽證的還有國防部長布萊爾Bill Blair (當時的公安部長),現任公共安全部長Dominic LeBlanc,以及前任民主事務部長 Karina Gould。

 

 

 

 

 

杜魯多在作證時強調,他經由美國跟法國經驗知道,俄羅斯會利用虛假訊息干預他國選舉,但是他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卻被問話者引導這次聽證最重要的一項外國干預行為,就是有關多倫多Don Valley North (DVN) 選區在2019 年九月選出華人候選人董晗鵬作為自由黨國會議員候選人時的事件。他被問到當時情報機構CSIS 有報告稱,中國駐多倫多領事館安排了有多輛巴士載運說中文的國際學生,集體去投票給董晗鵬,問他幾時知道,為什麼沒有採取行動。杜魯多回答說,他只在當年十月的一個星期日在機場,接受了當時的自由黨競選經理  Jeremy Broadhurst 的口頭報告,而他認為「用大巴士」接載說外文的人去投票,雖然不尋常,但是卻是「常見現象」,也不違法,過去就時常有好像接運說義大利語,希臘語的人去投票等等,所以沒有採取行動,取消董晗鵬的候選人資格。

他說,取消候選人資格的門檻比這個高。他還說,CSIS 沒有做這樣的建議(要他取消董晗鵬的競選資格)。而且當他們詢問中共方面是否有企圖干預的作為時?CSIS 回稱「不確定」,所以就未採取行動。他還說一個黨所能做的不多,因為我們不是forensic organization (法證機構)。這句話他們的人用了好幾次。

問到他是否看到CSIS 的書面報告,他說他多數倚賴口頭報告,(間接證明他沒有看那些書面報告)。這也讓人知道,自由黨取消候選人資格的門檻多麼的高。原來外國人參與自由黨候選人的投票是合法的,而且只要14 歲以上都可以投票。其實自由黨這樣的做法行之有年,我都見過不少,候選人隨便到社區拉一把人,幫他們每個人臨時繳交幾塊錢的黨費就可以去投票。難怪杜魯多說這樣的 irregularities 不稀奇。(自由黨跟美國的民主黨難兄難弟,都是作弊專家。)至於這樣的作為是否由外國領事館幕後操縱,杜魯多根本不在乎。

後來董唅鵬因為牽涉到另一項行為,向中共領事韓濤建議,不要立即釋放兩個被中共當局拘押的Michaels,這樣會對保守黨有利,這件事導致董晗鵬被迫離開自由黨,變成獨立議員。而中共方面也因為一位領事趙巍涉嫌威脅保守黨議員莊文浩及其家人,而被加拿大驅逐出境。這是加拿大對中共的唯一「處罰」。

其實外國干預他國選舉最重要的是影響選舉結果,這是杜魯多不關切的原因。因為中共說明了要阻止保守黨當選,要讓自由黨當選少數執政,你說杜魯多會介意嗎?幕後歡呼都來不及。而今天的聽證幾乎沒有這方面的問題,連保守黨人自己的幾個律師,都沒有在這方面尋找答案。(即使這是交叉盤問,但是幾乎沒有跟進問題,杜魯多說了算,真是奇怪。)在2021 年大選期間的保守黨領袖奧圖 Erin O’Toole 上星期作證時就說,他相信那次大選因為中共的影響,讓他(保守黨) 至少失去了九個議會席位。其中位於卑詩省Steveston-Richmond East 選區的華人保守黨議員趙錦榮 Kenny Chiu 更相信自己是在中共的負面宣傳攻勢下(特別是華文媒體)落選的。結果只做了一年多就下台了。

聽了幾天的聽證,都不著邊際。一個外國政府干預本國大選,還影響了選舉結果,但是執政政府是受益者,你說他會嚴厲去調查嗎?而調查的委員會一問一答,好像唱雙簧。

杜魯多上台後受到的調查不少,而且兩次被聯邦操守專員裁定違反操守,但都穩坐寶座。這一回又牽動不了他的一根毫髮。現在只等委員會主席,魁北克法官 Marie-Josee Hogue 在年底前提出報告。加拿大又見證一次官僚調查形式。

 

04/10/2024星期三

過去24 小時中東戰鼓頻催,美國情報消息說,伊朗及期附庸組織隨時會對以色列發出飛彈攻擊。拜登今天在白宮草坪跟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中被問到這問題時說:「提到伊朗的攻擊威脅,美國對以色列的支持是 ironclad 鐵一般的事實。」

 

 

 

 

 

 

這問題的關鍵是,美國只有在伊朗攻擊以色列時,才會全面支援以色列嗎?在其他問題上就未必?因為他在一項今天播出的西班牙語電台Univision 的訪問中才這樣說:(他在炸毀世界中央廚房事件上)做的事是錯的,我不同意他的方向,簡直是令人髮指,將公路上三四輛汽車炸了。我要叫以色列立即停火,在未來六到八個星期讓食品跟藥物通行。

這兩項言論幾乎是反其道而行,你要相信那一句?

這位極端友善的西語記者居然還這樣問拜登:你是否認為納坦雅胡過分關切他自己的政治生存,而不是以色列的國家利益。這句話根本應當問拜登,他才是過分關注自己的十一月大選,勝過美國跟以色列意義。

為了十一月的大選,連被認為這件事立場溫和的,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都加入民主黨內36位極端派民主黨眾議員的聯署信,要求拜登政府立即中止對以色列的軍事援助。信中說:「有見(以色列)攻擊世界中央廚房事件,我們強烈建議你重新考慮將武器運送到以色列的決定,直到事件完全獨立調查…我們也建議你,終止對以色列運送武器,以確保加薩沒有無辜居民受到傷害。」

戰爭沒有不出意外的,現在民主黨就利用這一單意外事件威迫以色列沒有結束戰爭之前,就停止這六個月的戰爭。有多少人記得,哈瑪斯在去年十月七日的大屠殺之後立即表示:如果有機會我們會再度這樣做。他們的任務還未完成。到現在他們都說,最終目標是要驅逐以色列到海裡。如果你是以色列,你會就這樣打住?

奇怪的是,到現在沒有聽見一個聲音是要哈瑪斯釋放人質的,所有的壓力都放在以色列身上。事實是現在哈瑪斯就利用這「優勢」將自己最後的軍事力量,甚至僅存的人質都藏在加薩南面的Rafah拉法,而美國跟西方國家就呼籲以色列終止對哈瑪斯這個最後的據點進攻,這是要以色列功虧一貫。

以色列軍方宣稱,到目前他們已經殲滅了哈瑪斯24 個營中的18 個,據知他們仍有四個營聚集在拉法,所以攻擊拉法是遲早的事。不過聽說哈瑪斯又在加薩北面重新組合。以色列今天傳來捷訊,他們的部隊在加薩北面的Al-Shati camp 殺死了一組哈瑪斯的軍事人員,其中三人是哈瑪斯領袖Ismail Haniyeh 的兒子,另有三人是他的孫子。但是Haniyeh 事後表示,他的行動不會因為這事件而稍有緩和。

以色列強調,他們的目標不是要殺死哈瑪斯領袖的家人,他們只是因為攻擊哈瑪斯的巢穴,才攻擊到他們。

拜登的目標是在大選之前讓人質都獲釋,為自己的選舉造勢;就像他在2021 年希望在911 的20 周年,將美軍都撤出阿富汗,為自己的國際地位造勢;就為了這個夢想,他上演了一場貽笑大方的撤軍行動。現在他又夢想要迫使以色列幫他完成另一個夢想。這就是不懂外交,不懂軍事的人做了總統之後的後果。

 

04/09/2024星期二

經常關注美國的新聞就會發現,每一個州的民主黨人每一天都在處心積慮的要製造選舉漏洞,讓他們作弊。好像維吉尼亞州的民主黨議會,這個月初在今年的預算案中加了一項修正案,禁止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進行最基本的「減輕出錯的查核程序」。

 

 

 

 

 

這修正案的條文是這樣寫的:「總統選舉中,或是提名選舉中的減輕出錯查核 risk-limiting audit,不應當再進行。」你說甚麼樣的人會規定,選舉過程中不要進行「減輕出錯機會」的查核工作,這不是為了作弊是為什麼?

維吉尼亞州在兩年前改選時選出共和黨的楊金Glenn Youngkin 為州長,但是參眾議院還是控制在民主黨手中。

維吉尼亞州是在2020 年總統大選之後,增加了核對機器點票及人手點票的結果是否符合。這樣可以雙重保證點票無誤,因為機器點算郵寄選票,是最容易在核對日期,地址等個人資料方面出錯(或是忽視)。如果核對機器點票及人手點票之間差別太大時,就可以知道機器點票忽視了很多個人資料的確實,那一批選票就必須重新以人手點算。因為是抽查性質,並不需要增加太多程序。現在民主黨居然要取消這最基本的查核過程。

維吉尼亞州不是民主黨唯一在玩花樣的地區,在賓夕凡尼亞州,民主黨政府也規定郵寄選票的信封無須正確寫上郵寄日期,經過該州共和黨入稟法院之後,當地一個聯邦上訴法庭在一個星期前以2-1 裁決,如果信封上沒有正確郵寄日期,將當作是廢票。推翻了去年十一月地方法庭「不能作廢」的裁決。原來的裁決及規定是說,只要選票及時收到,都可以算是合法選票。這表示在投票日之後投寄的選票都要算進去。而因為民主黨將點票時間延長到大選之後七天至十天,所以將郵寄選票的日子非法的延長數天。

2020 年大選賓州的爭論議題相當多,大批郵寄選票在大選之後出現,而且都沒有投寄日期。當時川普就指責那是一次totally corrupt 的選舉。

美國民權組織ACLU 在賓州的分會譴責這項裁決說,選民的權利將受到壓制,說無數選民的選票會因為一些「文書工作」失誤而被剝奪投票權。

另外在亞利桑那州,共和黨控制的參眾兩院通過了新法律,規定選民在投票時必須出示美國公民身分證,受到民主黨及民權團體的挑戰,說是歧視特殊族群的選民。結果在上月28 日一名聯邦法官裁決維持這法律的合法性,稱無歧視的含意。

這名法官Susan Bolton 在裁決中說,州政府有必要阻止選民詐欺,阻止非公民投票,提高國民對選舉制度的信心,所以可以限制只有合法的人可以投票。

其實每一個共和黨的州,都有規定選舉時必須出示身分證,但是都被民主黨攻擊是壓制黑人選票 voter suppression。拜登更扣以大帽子說共和黨跟川普破壞民主。

由這些立法以及挑戰行動可以看出,民主黨的小動作真的很多,他們在每一個隙縫找機會給他們作弊。很多人記得,2020 年大選之前就不斷出現民主黨州政府或是州議會的臨時決定:因為新冠肺炎大批郵寄選票給選民,又通過法律允許政黨義工收集無主選票集體投票,又通過延長點票一個星期以上,又阻止政黨監票員監督點票…這些都增加了民主黨作弊機會。現在聽到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 宣稱他們要加緊檢查這些作弊行為,但是只要對方存心作弊,真的是防不勝防。

 

04/09/2024星期二

你我都知道美國九成以上的媒體是一面倒的支持民主黨,和全面的反川普。如果還有人不相信就真的是生活在夢中了。今天再有一個在NPR (美國公共廣播電台) 工作了25 年的資深編輯站出來,說他今天見到的 NPR 缺乏不同意見,他向上級提出很多次建議,都沒有得到回音。他又舉出實例說,他們的新聞部的調查中,有87 個編輯是民主黨人,沒有一個是共和黨人。

 

這位編輯 Uri Berliner 今天在 Free Press 上發表了一篇長文,他舉了幾個例子,說NPR 對這些事件的報導都依賴謠言或是不實消息來源,之後當事件獲得澄清之後就全不當一回事,也沒有道歉。他舉的第一個例子是:2016 年當川普當選前後,喧嘩一時的川普勾通俄羅斯當選的事件。他說NPR 的電台經常跟川普在國會的政敵,民主黨情報委員會主席亞當謝夫 Adam Schiff 聯絡,根據他的訊息報導。他說他記得NPR 至少訪問了謝夫25 次,在那些訪問中,謝夫說他有證據證明川普通俄。但是當特別檢察官穆勒 Robert Mueller 的報告出爐,說沒有證據時,NPS 幾乎不再報導,這件事就消失在 NPR 的節目裡。(這些話我說過無數次,這一次是由他們圈內人自己說,我一個字都沒有改。)

Berliner 說,他在2016跟2020 年的大選都投了反對川普的票,他對川普的感覺跟NPR 內的人幾乎一樣,他說這些話完全是基於事實。

他舉的第二個例子是2020 年十月,當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事件爆發時,距離大選日只有幾個星期,NPR 決定對這件事「盲目不見」,他說,當時NPR 的管理階層這樣解釋;我們不會浪費時間在一件不是新聞的故事上面,我們也不願意浪費聽眾跟讀者的時間在這些純粹是「雜音」distractions 上面。

Berliner 說,他不認為這些是雜音,也不是好像幾十位前後任情報機構首腦說的,(那個電腦)是俄羅斯發出的虛假信息。而是揭發了一個貪腐世界corrupt world,為數千萬元計的「出售影響力」influence peddling,甚至有可能牽連到他的父親。

他說事後當證實那電腦確實屬於亨特拜登時,他參加了一次編輯會議,聽到 NPR 的高層說,他們沒有報導這事件是一件好事,否則就幫助了川普。

Berliner 舉的第三個例子是有關新冠病毒的緣起,他說一當傳出病毒有可能是由武漢實驗室洩漏出來時,他們的報導就立即遵循ideological story lines (意識形態路線),不再根據事實。同時指控另一邊的說詞是種族主義,或是右翼陰謀論。NPR 等同時大量依賴福奇醫生Dr. Anthony Fauci的說詞做新聞來源。NPR 成為Team Natural Origin (病毒自然源起) 的信仰者,雖然後來科學家都推翻了這立論。

他還提到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 Ron DeSantis 在 2022 年三月提出一項教育法案,規定小學教育在四年級之前不要教導有關多種性別教育的課程時,各大媒體都指責這法案是壓制同性戀的法案,並取名字是 Don't Say Gay 議案。他說這議案裡面根本沒有提到同性戀。他以此向上級反映。他說每一次他向上級反映,都被叫去討論談話,但是事後毫無改變。

過去幾個月我這裡提過至少兩個紐約時報的資深編輯,在離開後發表文章攻擊紐時的極端偏見。根據他們的報導,這些主流大媒體的偏見已經病入膏肓,不是一朝一日可以改變。只是作為觀眾及聽眾的必須自己打起精神,不要輕信他們的報導,即使是標題,或是本地媒體轉用的報導,都不能信。

NPR 在美國是相當大的一個勢力,在全美國擁有超過一千個廣播電台,同時發布新聞通訊供其他地方電台使用。這個公營廣播網除了少量廣告之外,經費是由政府資助,每年高達二至三億美元,所以是納稅人資助,卻長期做一面倒的廣播。

這讓人想起加拿大的國營CBC (其實還有英國的BBC),都是拿納稅人的錢,做一面倒(向左傾) 的報導。加拿大的CBC每年從納稅人身上詐取11 億元以上的資助,卻一面倒支持自由黨跟新民主黨,綠黨等左傾政黨,只是圍攻保守黨一個右翼政黨。我們作為納稅人有選擇嗎?

 

04/08/2024星期一

在今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民主黨又要以墮胎問題做為主打,因為那是他們唯一佔優勢的議題,所以川普今天正式發表了他對這問題的立場。他在自己的網站Truth Social 中發布視頻說,他支持將墮胎的法律問題交由各州做決定,同時表達他支持試管嬰兒的生育方式。

 

 

 

 

 

 

 

川普在視頻中說:「各州政府將經由投票,或是立法方式,或是雙管齊下的方式,決定自己的墮胎法,唯一必須維持的是,必須制定例外的條文,這包括:強姦,亂倫,及母親生命安全。」

他還說:「每一個州的情況不同,所以可以各自規定要受孕多少個星期之內,才能墮胎,最終都是由人民的意志來決定。」川普在一個月前提出15 個星期的限制,但是在今天的講話中,他沒有提出個人意見。

目前佛羅里達州州長迪山塔斯提出,懷孕六個星期作為合法期限,除了共和黨內很多人反對,更被民主黨用來宣傳,作為共和黨限制墮胎的樣板。對此川普也都表示反對。

他又說,共和黨應當永遠站在「生命的奇蹟」,以及母親的利益上面做決策。所以他支持經由體外受精,試管嬰兒方式的受孕方式。

川普說,他很驕傲在自己任期內推翻了有關墮胎的 Roe v. Wade案例,因為他認為站在法律觀點,那是一個正確舉動,讓這重大議題可以重新有規劃的制定,而不是像過去沒有任何法律。

不過川普的建議立即遭到民主黨的攻擊,而共和黨的保守派也提出反對。一個反墮胎組織 Susan B. Anthony Pro-Life 的主席表示非常失望,主要因為川普不再提出 15 個星期的限制,而且將墮胎法交給州政府,等於向民主黨投降,因為民主黨致力於掃除墮胎障礙的中央立法,最終會沒有任何限制。

而民主黨那邊自然不希望川普有好的政策,或是讓選民支持的立場。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修莫 Chuck Schumer 表示:等幾個星期再看,看他的新的立場是甚麼。民主黨的女參議員Tammy Baldwin 則說:川普的建議將設下限制,使婦女不再能合法墮胎,我們必須繼續作戰,恢復我們的自由及權益。

其實川普的建議打破了民主黨對他的攻擊,說他當選就會在全國禁止墮胎,這篇講話等於打破這謊言,民主黨跟媒體自然不會幫他宣傳。此外這樣的作法也最合乎憲法及人權,州政府比聯邦政府更接近國民,經由投票及立法的方式絕對不能說是違反人權。而且所有歐洲國家,西方國家,甚至第三世界國家都有對墮胎期限的限制,以前說過,歐洲國家普遍的有12-16 星期的墮胎限制。唯一沒有限制的是古巴,北韓及中共這一類極端共產國家。但是美國媒體掩飾這事實,因為目前例如紐約,加州等民主黨的州分就對墮胎毫無限制,可以到胎兒出生時仍然墮胎。如果美國國民知道這事實,對於墮胎的爭論將會扭轉方向。

川普這次沒有重提15 個星期的建議,主要是知道目前不可能在民主黨控制的參議院通過,不過這樣就受到他在參議院的忠實擁護者,南卡羅來納州的林熙葛蘭 Lindsay Graham 的反對,他說他擔心州政府的權限受到今日大氣候的影響,最終限制會越來越寬。他還說:科學證據顯示,15 個星期以上的胎兒已經有感覺,會知道痛。

川普反駁說,好像葛蘭一類的共和黨人會害了共和黨跟美國,他說:「那些極左民主黨人絕對不會通過你們這些共和黨人要求的條件。堅持下去只會讓民主黨得到勝利果實。」川普說得很對,你首先必須贏得大選,堅持原則而輸了大選,就甚麼都得不到。

聽到有人稱讚,川普近來的講話越來越成熟,只是共和黨裡面還有很多夢想派,堅持一寸都不讓步。寧願玉石俱毀。

 

04/08/2024星期一

今天是北美居民可以見到的日全蝕的日子,川普在晚間從自己的網頁發出一個「搞笑」式的廣告,製作了一個動畫影片,原來是一個人影(頭影),逐漸遮住太陽。這個頭影具有川普的特色,一看就是他自己,最後遮住整個太陽時打出字幕說:人類歷史最重要的事件將發生在2024 年,(明顯指的是十一月大選)。以及:我們將拯救美國,讓美國更偉大。

 

 

 

 

 

這段動畫說明是政治廣告,看了可以一笑置之。但是美國的媒體不會讓川普就這樣得到宣傳,一定要反駁他,駁斥他,見到好幾個媒體的報導,包括Newsweek,CNN 等,都要拿出2017 年當川普做總統時發生日偏食的情況出來,說當時川普在白宮的陽台上「罔顧專家的建議」沒有帶特製的眼鏡,就用肉眼看太陽。還說他「一再瞪著太陽」而不用適當的護眼工具。甚至說他身邊的助手高聲叫他「不要看」等等。還說連旁邊的川普夫人都叫他戴上眼鏡。事實是當時川普只是看了一眼,並指著太陽給面前的媒體看,之後立即拿起手上的護鏡戴上。但是那一張沒有戴眼鏡的相片立即被所有媒體引用,作為證據說川普在全國人面前做壞榜樣等等。(下:川普當時只是短暫做手勢,之後就戴上眼鏡,但是這樣一張相片就被用來嘲笑了好幾年。)

 

 

 

 

 

 

而拜登更是不會錯過任何一個攻擊川普的機會,見到這個動畫廣告之後,也發表了一個視頻,在X 上面以川普在七年前沒有戴眼鏡就直視太陽,叫大家不要像他一樣:「大家享受日全蝕,但是要安全,不要愚蠢。」還說他建議大家使用眼鏡。這個視頻製作粗劣,毫無吸引力。但是卻見到好多報導都說拜登的這段視頻有意義,不像川普的那個bizarre 怪誕,離奇。

總之川普做甚麼都不對,拜登做甚麼都聰明,成功。

 

04/07/2024星期日

俄烏戰爭開始兩年多了,還沒有聽見有人出來叫囂要俄羅斯停火。但是以哈戰爭剛剛半年,全世界都在叫停,還要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下台。俄烏戰爭的源起是因為俄羅斯要侵占領土,烏克蘭從頭到尾是受害者。但是以哈戰爭誰都知道,戰爭的緣起是因為哈瑪斯恐怖份子到以色列國土上,強姦殺害燒死一千六百多人,還虜回兩百多人質。俄烏戰爭以來,俄羅斯炸過烏克蘭的醫院,學校,住宅區,老人院,但是以色列小心謹慎避過住宅區,即使哈瑪斯將他們的軍事設施,他們的士兵都隱藏在住宅區內,醫院內。現在只不過錯了一次,炸死了幾個救援人員,就全世界要以色列收軍停火,還要納坦雅胡下台。

 

去年十月七日的哈瑪斯暴行之後,一個星期內全世界立即有幾百萬人上街反對以色列。哈瑪斯在去年十月七日的暴行之後,立即表示他們有機會還要再來一次,要將以色列從地圖上消滅掉。現在不願意釋放人質的也是哈瑪斯,但是全世界的手指仍然是齊齊指向以色列。那些家人被俘虜做人質的家屬,怎麼都不到哈瑪斯那裏去示威,全部集中到納坦雅胡哪裡去抗議?

今天看見美國,加拿大的新聞幾乎全部是指責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好像歷史上的戰爭從未出現過collateral damage 這回事。沒有一個士兵,平民是被自己的砲火friendly fire 打死的。以前說過,一般激烈戰爭的collateral 的死傷人數往往占了一成以上,拜登那班無用軍人在阿富汗撤退時,不是打仗都可以用無人機的飛彈炸死一家十口無辜者,其中兩人還是為當地美軍工作的翻譯員跟義工,事後只是道歉了事,沒有一個軍官受到處罰。到現在我只聽見Fox News 一個主持就這兩件事比較,詢問白宮發言人柯比John Kirby 將軍,他根本回答不出來,結結巴巴的說:「你不能拿這兩件事相比,一來時間隔了三年,二來地點也不同,最後…。」他說不下去了。所以現在犯錯也要看是誰,拜登那夥人犯錯不算一回事,納坦雅胡犯錯就必須下台?

受害的世界中央廚房主持人Jose Andres 更成為多個電視台的訪問寵兒。他說他不相信以色列自己的調查結果,盡管軍方已經公開道歉,還開除了兩名軍官,他非要說以色列軍方故意的拿他們做把柄,做箭靶。以色列一早就知道自己是腹背受敵,兩千多年的歷史經驗,他們還不知道嗎,他們會拿這種事來陷害自己嗎?單憑這些話就已經看出來,這個中央廚房一早已經有了反以色列立場,他們不會跟你講道理。看新聞已經感覺到,這些在加薩進行人道援助的所謂慈善機構,幾乎全部都有立場。早先那個聯合國的救援組織UNRWA 中,居然有30 人參加了十月七日在以色列的殺戮行動。雖然這比例在這組織一萬三千人中算是少數,但是後來發現,其中12% 是跟哈瑪斯有來往的成員。而他們在當地輔導兒童的教材中,居然要巴勒斯坦兒童仇視猶太人。這不是教育,這是長期的洗腦。而UNRWA 是得到全世界發展國家的每年數億元捐款的組織。

然而我看了幾天的新聞,特別是今日星期日新聞雜誌報導,全部都是針對以色列跟納坦雅胡的。這個情況就像七十年代的越戰,所有西方媒體都訂下目標要美軍撤退,要將勝利拱手讓給北越。現在則要以色列停火,將哈瑪斯恐怖集團拒絕釋放人質的責任全部放在以色列身上。這是西方文明自我毀滅的第一步。

 

04/07/2024星期日

川普競選團隊昨天晚上在佛羅里達州棕櫚攤一個私人住宅的籌款晚會,一個晚上就籌得超過五千萬元競選經費。這比拜登上個月在紐約無線電城Radio City Music Hall 籌到的2,600 萬元要多出一倍,而那次籌款還是由兩位前任總統奧巴馬跟克林頓協助造勢,以及十多位影藝界人士助陣才得到的成果。

這項籌款晚會由億萬富翁John Paulson 在他自己的家中主持,出席的有一百多位富翁級支持者,包括賭場大王Steve Wynn,太空科技公司Bigelow Aerospace 創始人Robert Bigelow,前任商業部長Wilbur Ross 等。據稱晚宴票價由25 萬元到八十萬元以上,付出80 萬元以上者可以坐在主席桌上,凡付出25 萬元者,除了可以跟川普夫婦合影,同時都得到一本川普簽名的圖片集Our Journey Together。(下圖:川普夫婦,跟籌款宴會主人John Paulson 夫婦。)

 

 

 

 

 

 

 

自從川普鎖定了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地位之後,許多過去持觀望態度的保守派支持者,紛紛回頭表示支持。這也跟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 改組之後的積極籌款行動有關。

美國媒體上個星期對拜登在紐約的紐約成績稱頌不已,還說是拜登的人氣高漲使然,但是對於川普的籌款成績就興趣缺缺。拜登本人今日更在X 上面發放視頻,說川普「跟一群對沖基金的億萬富翁一起籌款,這些人都是要他對富人減稅,要他削減醫療保險跟老人福利的人。」

這些人自己籌款成功就是人氣高,受歡迎,川普籌款成績好就是要剝削窮人。今天大家都有眼見到,跟民黨走在一起的都是巨富階級,而支持川普最主要的族群就是打工階級,中產階級。

到目前拜登集團的籌款成績仍然高於川普,並宣稱手中有一億九千萬現金等著使用,不過川普競選團部宣稱很快就可以追上。但是RNC 仍然要籌款支付部分川普的法律費用。

 

04/07/2024星期日

台灣在上星期發生7.2 級大地震,奇蹟式的到現在只證實十幾人死亡,而且地震發生在上班的繁忙時間,見到好幾座大廈傾斜到幾乎倒榻,還見到救援人士在樓底下匆忙救人。這些都令人對台灣的人民無比欽佩。聽到美國密蘇里大學一位地震學家說,台灣是目前全球對「地震的準備」最先進的國家,除了在建築上有最嚴厲的建築規章,國民對於地震的準備及預防也是最完善的。

 

 

 

 

 

 

雖然這次地震發生在花蓮,但是因為地震級數高,連台中,台北各地都感到震動,加上幾十次的強烈餘震,其他地區也都沒有傷亡。再見到蘇花公路的破壞,巨石滾落到公路上畫面,對於至今只有十多人的死亡紀錄,真的是一方面感恩,一方面敬佩。

這是近年來台灣第二次在國際上「露臉」,在新冠肺炎期間,台灣也因為防疫的成功令全球寡目相看,那一次台灣不僅沒有全面封鎖(封市),還創下了全球最少人死亡的紀錄,還不要說台灣位於最高風險區。台灣的國際地位一夜間提高,還讓世界各國強烈的認為,台灣沒有理由被排拒在世界衛生組織之外。

這一類的「進步」是真正的進步,只有客觀的分析,才能肯定國民素質的提高跟政府素質的提高,必須雙管齊下。見到今天很多地區,很多國家越來越亂,戰爭跟黨爭,要借用武力解決,導致進一步的紛爭混亂。台灣也有黨爭,也有戰爭威脅,國民卻能在這夾縫中向前走,而不是倒退。

在這期間卻見到北京政府代表「台灣」祖國的身分,向世界的同情及關注致謝,真的很無恥。還是一句話,從來沒有見過「落後的」地區要去解放「先進的」地區。也不照照鏡子。難道要台灣跟大陸學習?難道要台灣也向腐敗專制學習?想想看過去75 年台灣人民過的是甚麼樣的日子,大陸人民過的是甚麼樣的日子?

 

04/06/2024星期六

上個月初寫過,香港前任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經由律師發出警告信,給拜登總統之子亨特,要他賠償何志平給他的一百萬元律師費,原因是在何志平被捕之後,及坐牢期間,亨特沒有履行任何律師義務。現在事件沒有了下文。有沒有人好奇,凡是牽涉到拜登家族的驚天動地的大新聞都沒有了下文呢?

現在回頭再看那新聞,何志平除了不滿意亨特拜登「拿錢不做事」之外,還提到一件事,說亨特拜登,以及他的叔父(拜登總統的弟弟) James Biden 兩人(上個月) 到國會去「閉門」作證時說的話不適當,何志平的朋友特別提到詹姆斯拜登在國會作證時說的一句話,說中國華信能源CEFC 的主席葉簡明是習近平的 Protege 門生,說這句話在中國很敏感,也很忌諱。

相信這句話才是那封律師信的重點:那一百萬元只是藉口,不過警告你今後不要再亂說話。

我們都知道,在何志平於2017 年十一月在紐約被聯邦調查局 FBI 逮捕之後,葉簡明自己在2018 年二月就在中國失蹤了。當時有報導說他被調查,之後就完全沒有消息,可以說是人間蒸發。所以當拜登家兩個叔姪到國會去說,這個失蹤的人是習近平的門生時,中共那邊反應就大了。(下圖左起:亨特拜登,業簡明,何志平。)

 

 

 

 

 

 

經由亨特拜登(拿去修)的電腦我們知道,拜登叔姪在2017 年五月,在加州好萊塢一間酒店跟華信能源CEFC 商討成立了SinoHawk 華鷹公司,裡面說到這間公司負責「介紹」人的工作,每年就有一千萬美元報酬。電腦中還有他們如何分帳的方式,其中亨特可以分20%,另外10% 由亨特代Big Guy (大人物) 保管。這些除了有電郵寫得清清楚楚,還有當時在座的這間公司的CEO 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做證人。他說因為要成立這間公司,拜登(當時的前任副總統)本人也兩次露面。但是巴布林斯基交出的資料,他的記者會,以及上個月他到國會作證的新聞,美國主流媒體一個字都沒有報導,聯調局也沒有向他追蹤任何消息。

何志平被捕後,他第一個電話就打給 James Biden,明顯是因為:我們給了你們這麼多錢,這時是否應當做點事呢?

相信這間公司一開始,就不順利,因為後來我們從稅務部 IRS 兩名告密者知道,亨特在2017 年七月30 日透過 WahtsApp 打了電話給華信高層趙學軍,裡面說(摘要):「現在我跟父親坐在一起,你們沒有如協議說的做,如果不做我們不會讓你們日子好過,…我父親跟他的朋友也不會讓你們日子好過…」還要他們立即回話,除了主席或是董事長之外,其他電話都不算數等等。之後的十天內,對方就電匯了510 萬美元。但是巴布林斯基跟拜登家族的另外兩個合夥人都沒有拿到錢,這筆錢全部到了亨特拜登的戶口。(這通電話全文參見:美國稅務部 IRS 吹哨人透露了拜登家族那些骯髒事)

還有很多證據證明,何志平被捕,葉簡明失蹤,都跟亨特拜登有關。其實美國媒體都應當知道(聽說了),2018 年12月12日紐約時報刊登了葉簡明失蹤事件,跟亨特拜登的關係的追蹤報導。當天拜登在電話中給亨特留言說:「紐約時報有了報導,你應當沒事了 in the clear,你有空打給我,愛你。」等等。

這電話很明顯證實了,拜登根本知道兒子跟CEFC 的生意來往,(但是他在之後競選總統時失口否認知道兒子在外面的生意,完全是撒謊。)而且紐約時報即使知道這樣多,也強調拜登跟兒子沒有做錯事。

後來,一份保守派媒體National Pulse 又得到一段電話錄音,是亨特在他父親給他的電話留言之後,打出去的一個電話,裡面說的更明顯,他在這電話中說:「我父親打電話告訴我,紐約時報在找我,結果跟我的一個商業夥伴Eric (Schwerin) 通了電話,這個人害我很久了,他接的電話,因為我父親總是將我的電話轉給他。紐約時報另一個記者也跟我另一個客戶何志平打了電話,這個人是中國的FXXXing 間諜頭子,是他開始的一間公司,跟我的合夥人,這人(指的是葉簡明) 擁有資產三千多億,現在他失蹤了。這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是我的合夥人,現在失蹤了。他是在我在他的五千八百萬公寓見過面之後,還簽了一個40億元世界上最大的LNG 港口之後失蹤的。現在我還接到紐約地檢處的檢察官他自己打來的電話,原來我的最好朋友跟商業夥伴 Devon (Devon Archer 阿柴) 沒告訴我就將我列做一宗刑事案件的證人,還有我父親,也沒有告訴我。」(下圖是葉簡明/左,當紅時期,2015 年跟捷克總統/柱枴杖者,以及習近平在北京見面。)

 

 

 

 

 

 

這個電話證明了,在何志平被捕之後,司法部門就已經在調查亨特拜登,但是後來不了了之。凡是牽涉到拜登家族的案件後來都不了了之。即使紐約時報等都知道,也是報導一次就算,而且強調「不算大事」。

其實有關亨特拜登,詹姆斯拜登跟何志平,跟葉簡明的來往經過,新聞很多。葉簡明在跟亨特拜登牽上線之前,企圖在華盛頓拉關係,做了很多動作,嘗試過軍方,情報方面及共和黨那邊拉關係,都碰了釘子,還向克林頓基金會捐款,各大學捐款,目的就在建立關係,但是都沒有實際的著落,只有在遇見亨特之後才如獲至寶,亨特對他也五體投地,特別因為葉簡明在紐約曼哈頓擁有兩座四千多萬美元的巨廈,讓亨特嘆為觀止。

據這方面消息的權威媒體「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去年12月揭發的新聞,在2017年七月30日亨特經由WhatsApp 打電話給華信能源之後,當時在紐約的何志平就接到CEFC 在上海的董事長Chan Chauto 陳秋途的電話,叫他盡速回到上海。何志平第二天就回到上海,這時葉簡明就告訴他,美國下了逮捕令要捉他。叫他「等我擺平事情之後,你再回去。」到八月底,CEFC 的董功文就開出一百萬元律師費給亨特。據何志平說,六個星期後十一月一日,亨特跟James Biden 兩叔姪「神秘的」到了香港,說要跟他見面。他們在灣仔的 Grand Hyatt 見面,亨特要他提供兩個新的iPhones,之後對他說,美國沒有發出逮捕令這回事,他可以安全回去。何志平在17 號飛回紐約,下飛機時就被逮捕。據說這事發生時,亨特跟葉簡明在紐約中央公園旁邊的豪華頂層巨廈中早餐,等待何志平來見面。

這段消息來自於一個跟華信能源有長期來往的,以色列及美國雙重國籍能源專家 Gal Luft,這個人以前介紹過,他就因為知道亨特拜登家族跟外國來往的很多細節,去年二月在塞浦路斯機場以輸運武器罪名被 FBI 逮捕,但是在等待引渡回美國受審時潛逃,現在藏匿在不知名地點。他對紐約郵報說,美國司法部對他的控罪完全是政治行為,目的是要保護拜登家族。

亨特拜登不僅靠父親之名到處招搖撞騙,而且他的一張大嘴巴也給父親留下不知多少把柄,但是美國司法部,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商業部等等一再幫他收拾爛攤子。如果美國媒體願意追查,這中間有多少人受到牽連?習近平為什麼讓葉簡明失蹤?習近平有多少拜登的把柄在手中?連以色列能源專家都要被捕。太多線頭等待解開。

 

04/05/2024星期五

一件很好笑的事,民主黨一向都很專精於「登記選民」的工作,特別是那些原本投票可能性不高的選民,主動將他們登記了。他們叫那些選民是nonpartisan voter 無黨派選民,但是民主黨知道他們是傾向於民主黨的,好像黑人,特別是中下收入黑人,勞工階級的黑人,以及市區中的低收入階級等等。只要將他們都登記成為選民,民主黨確信這些人中八九成都會投票給民主黨。

但是最近民主黨的內部memo 通知,告訴那些正在進行這工作的人員,叫他們小心,甚至不要再積極做這工作,因為他們(根據民調)發現,原來這個階層的選民最近大批的轉向川普的陣營。民主黨的memo (內部通知)說:如果繼續這樣做,等於幫助川普增加選票。

根據左媒華盛頓郵報本周的報導,民主黨高層現在檢討是否應當繼續這樣做。據該報引述的這份通知內容說:「如果我們盲目的登記這些選民,我們等於是直接幫助川普成為一個獨裁者。」這通知還說,民主黨應當在選民中尋找那些「特殊的,非常傾向於支持拜登的人口」。文章中還說,要工作人員注意「在那些傳統上支持民主黨的未登記選民中,川普的支持者在增加。」

過去共和黨一直攻擊民主黨,他們用公費進行所謂的 non-partisan 選民登記工作「幫助無黨派選民登記」,根本是在幫助民主黨登記選民,現在這內部備忘錄證實了,這工作根本是為政黨拉票,而非公正的幫助選民。但是每次共和黨揭發他們,他們就給共和黨扣帽子,說共和黨要壓制選民投票 voter suppression。

最近報導過,很多民調都顯示在黑人族群,拉丁族裔族群,及年輕人族群中,支持川普的比例在大幅增加。好像2020 年的總統選舉,黑人選民還有將近九成支持拜登,而現在川普在黑人中的支持率已經超過四成。拉丁族裔選民中,拜登的支持率也從上次大選的六成以上,跌到四成多,與川普幾乎相等。最近在很多電視台的街頭訪問中,都見到黑人及年輕人,多數都說他們會支持川普,甚至厭恨拜登,希望他下台。

所以現在是民主黨要公開的壓制選民登記了。

 

04/04/2024星期四

美國第三黨 No Labels (沒有標籤) 醞釀已久的選拔總統及副總統候選人,出來跟拜登以及川普角逐的計畫,今日宣布胎死腹中。這個團體宣布,因為他們找不到候選人,所以結束了繼續「找人」的努力。(下:最早 No Labels 發起人,獨立參議員曼欽 Joe Manchin,以及共和黨前任猶他州長,駐華大使洪博培 Jon Meade Huntsman Jr.。)

 

 

 

 

 

 

No Labels 最初是因為見到2024 年總統選舉,又是川普跟拜登對壘,而民調又顯示國民多數願意見到新人出馬,所以宣稱要尋找沒有標籤的候選人出馬,但是至今沒有找到鍾意的人。據稱最初他們希望過去的民主黨(後來的獨立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 自己出馬,但是這個人口裡說對民主黨不滿,但是態度上絕對不會損害民主黨利益。後來 No Labels 的注意力集中在「反川普的共和黨人」,先後接觸前新澤西州州長克利斯第 Chris Christie,以及前駐聯合國大使海莉 Nikki Haley,他們都拒絕了。到這時,很明顯是要以打擊川普為主要訴求。若是他們因為自我 ego 強大,接受了,計畫就得逞了。這兩個人總算是做了一件正確的事。

在解散之前,據說No Labels 已經籌募了七千萬元競選經費,有八百個代表,並在21 個州完成登記。

另一個打擊是,這個團體的主要創始人,前任民主黨參議員Joe Liberman 突然間在上個月27 日突然以82 歲去世,讓這個組織渙散。

目前雖然沒有第三黨候選人,不過因為對民主黨不滿,以獨立身分競選的小羅勃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Jr. 可以算是第三黨,他在目前一直都有11-13% 的支持率。

 

04/04/2024星期四

拜登今天跟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通了電話,根據白宮的聲明,以及國務卿布林肯發出的消息,拜登要demand (這個字等於是下命令) 納坦雅胡立即在加薩停火,並要他授權以色列代表盡快完成釋放人質的協議。

 

 

 

 

 

根據白宮的聲明,拜登還警告納坦雅胡必須立即改變以色列作戰行動,還說:「如果見不到我們需要見到的改變,我們將會改變我們的(援助)政策。」這表示,美國未來對以色列的援助,有視以色列對加薩平民的保障。

這是過去這麼多年來,美國第一次對以色列做出這樣嚴厲的警告。據說拜登還在電話中說,星期一以色列(誤炸) 七名世界中央廚房工作人員的事件,不可接受。

這讓人想起拜登在星期一跟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打電話時,他不僅沒有對習近平,就包括TikTok 在美國的氾濫,毒品芬太奴 fentanyl 在美國氾濫的事提出警告,反而是習近平對他提出「台灣是我們的底線」的警告。這樣的人你能跟他做盟友嗎?他是典型的欺軟怕硬,他「要求」納坦雅胡立即停火,沒有提一個字要哈瑪斯同時釋放人質,他等於要納坦雅胡立即放棄現有的成就,全盤送上給哈瑪斯。這是先停火,再談釋放人質,這是白癡的「交易」方式。

以前說過,戰爭難免有collateral damage,他自己在阿富汗撤軍時,為了報復當地恐怖份子炸死了13 名美軍,結果用無人機炸死了一個為美國做翻譯的阿富汗人,及他一家十口人,最小的才兩歲。事後還不是道歉了事?何況那還不是戰時,他要以色列戰爭時不能出錯?另外,拜登及西方政府全部都使用哈瑪斯的「死傷數字」,這個政權的數字能相信嗎?過去我們已經見到他們將自己發的(擊中醫院停車場的) 火箭炮歸咎於以色列軍方,還誇大死傷數字,他們甚麼事做不出?賓夕凡尼亞大學的一位戰爭計算學教授 Abraham Wyner 提出數據,指出哈瑪斯提供的三萬多死傷首先就不可信,其次他們說死傷者中70% 是婦女及兒童,也不可信,因為以色列 IDF 說他們炸死了一萬三千哈瑪斯的戰士,所以估計婦女及兒童最多占30-35%。我們都見到以色列一開始就避免炮擊平民區,是哈瑪斯將軍事設備都藏在醫院及平民區內。

至於拜登為什麼對於中共這樣委曲求全,不由不讓人相信,他真的有把柄在習近平手裡。

習近平除了三番五次(包括去年十一月在舊金山),提出台灣的底線不可以越過,還提出香港的「內政問題」也不容干涉,甚至南中國海及其他問題,都是中共主動提出,拜登則同意習近平的「以和為貴」,就是不要動干戈。他雖然保證會支援台灣,但是說不會容許台獨勢力,這是有條件的保護。這就是進入中共的圈套。今天在台灣有誰在提台獨?這根本是北京方面提出來的藉口,他們巴不得有人提出台獨,他就立即可以動武。只有拜登這白癡跟著習近平起舞。

到目前我們都見到,拜登自從上台就巴結伊朗,委曲求全的要跟伊朗坐下來談,對方不肯跟他面對面談,他居然同意由普京在中間傳話,最後還以六億元交換人質,還解除制裁,讓伊朗一年賺上一千億元的石油貿易。你這樣對待美國的宿敵,另一邊這樣對待美國的盟友?

要知道伊朗到現在還是以消滅以色列做為國策,要驅逐美國出中東作為國策。到現在你還不相信拜登是白癡嗎?他一個人對美國(跟世界) 所做的禍害是幾個世代都救不回來的禍害。

世界上最可怕的昏君就是自己明明笨得要死,卻以為自己聰明,霸住位置不放,堅持自己繼續發揮的人。

 

04/04/2024星期四

美國一份保守派媒體 Washington Examiner 揭發,拜登政府仍然在繼續其每個月「秘密運送」三萬多中南美四個國家的,未經審核的所謂難民到美國,其中九成到了佛羅里達跟德州,這兩個州政府說,拜登政府此舉明顯是要將這兩個紅色州,轉變成為藍色民主黨的州。

 

 

 

 

 

到目前拜登政府都不肯說,他們將這些「難民」送到那些城市的機場。據知一共有43 個城市的機場是這些難民抵達的目的地。而現在證實,這些機場極大部分都在佛羅里達跟德州。

拜登政府的邊境局官員承認,這項計畫開始於2022 年十月,最初是針對委內瑞拉國民,勸告他們只要使用美國政府的一項APP,自己上網申請,就可以經由美國政府批准,並給予機票,幫助他們飛到美國。拜登政府解釋,這樣可以避免他們步行到美墨邊境非法闖關。三個月之後,2023 年一月,這計畫擴充到古巴,海地,尼加拉瓜,哥倫比亞,歡迎這些國家國民上網申請,給他們簽證,機票,送到美國四十多個機場。

問題是,拜登政府沒有關閉美墨邊境,卻同時再發出這份邀請函。估計實施以來每一個月批准了三萬份申請,及發出機票。根據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CBP 的數字,到目前有386,000 人經這計劃來到美國,其中最多是去了佛羅里達及德州,達到326,000 人。目前這兩個州的共和黨政府非常憤怒。不僅懷疑拜登此舉是要改兩個州的人口結構,甚至是要讓這兩個州的非法移民問題更為惡化。

而且若不是保守派媒體堅持的質問,CBP 還不會公布這資料,完全是黑箱,秘密作業。

目前美國南面每年非法入境的所謂難民正式統計都高達兩三百萬,拜登還要用這方式,送機票偷偷運送一些共黨國家居民(所謂的難民)進來。

目前美國六個人口最多的州:加州,德州,佛羅里達,紐約,賓州及伊利諾州,只有佛羅里達跟德州仍屬共和黨。過去幾年,民主黨耗用上億元巨資,拉拔民主黨候選人,企圖在德州選出民主黨參議員,及在佛州選出民主黨政府,都未成功,現在就用這方式增加選民。

上個月參議院中的共和黨議員提案,要阻止拜登政府這樣做,結果全體民主黨議員都反對,結果以51-47 票被否決。

 

04/04/2024星期四

川普公司Trump Media 創設的社交網路Truth Social 不算是成功的典範,去年一年Trump Media 只有410 萬元營利,相對X (前推特) 的營利達到六億六千多萬元,是他的一百倍有多。原因是Truth Social 的用戶一直升不起來,截至二月,TS 在美國的用戶只有49 萬多,而且逐年下跌,(原因之一是很多主要媒介好像 Google,Apple 等都拒絕承載TS),目前承載TS 的只有好像iOS 跟Android 等媒介。相對X 在美國就有七千五百萬用戶。甚至Threads  都比 TS 多出十倍的用戶。

 

 

 

 

 

那麼華爾街如何將 TMTC (Trump Media 合併後的公司) 的價值訂在七八十億元的價位?(比其去年營利數額高出一千五百倍),即使本星期一這公司股值下跌了十億元,仍然有66 億元價值。而川普本人擁有58% 股份,所以他的資產被估值增加了37 億美元之多。

據股市中人指出,(雖然我完全不了解其邏輯),一方面是華爾街經常拉拔一些現在虧本,但是「相信未來將會有相當資金流動量」的公司,一方面是見到川普目前競選的 super PAC 動輒籌到數千萬元籌款,這些錢任由川普運用,他當然可以用到Truth Social 上面做廣告。如果這還不夠,有相當的川普支持者(也就是MAGA) 願意,而且已經在過去幾個月大量投資在Trump Media,催谷這間公司的股值。這些都有助於拉拔這間公司的價值。

所以說起來,這價值是「帳面上的」,並不完全確實。只要川普仍然有人氣,就可以換成錢。一旦他的人氣扁了,這帳面上的數字就不存在。見到CNN 的一位財經評論員說,這龐大的數字可以說是「你買TMTG 的股份,等於是捐錢給川普」。

其實現在整個股市都是這樣的現象。美國經濟目前這樣差,通貨膨脹居高不下,財政赤字及美國債務都達到天文數字,沒有還錢的願景,58% 的美國人認為日子比過去差遠了,「美國夢」早已成為空中畫餅,難以實現。但是道瓊斯Dow Jones 指數一路上升,直逼四萬大關,你說有理由嗎?

我是財經外行,我了解的股票市場根本是一個騙局。

 

04/03/2024星期三

以色列軍方就星期一誤炸「世界中央廚房」車隊,造成七名分屬不同國籍的工作人員死亡事件,包括總理納坦雅胡都正式提出道歉,但是卻被西方媒體用來做為對付以色列的工具,這個慈善組織的創始人今天甚至說,他相信以色列是故意將他們當作目標,進行攻擊。這樣明確的謊言都說的出來,以色列會這麼笨嗎?

這事件可能是以哈戰爭的轉捩點,兩個星期前,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才公開叫陣,要以色列選出新的總理,取代現任的納坦雅胡,之後拜登總統就說「這是一篇好的演講」,之後這就像是對以色列的左派民眾注射了強心針,過去一個星期,以色列左翼民眾串連了被哈瑪斯劫持人質的家屬,已經連續在以色列國會前,以及納坦雅胡的住家門前,示威了四五天,目前示威者更在兩個地方架設帳篷,準備長期抗戰,他們的口號是直到納坦雅胡下台,不會終止。似乎忽視了不願意釋放人質的是哈瑪斯。(下圖:包圍納坦雅胡住所的抗議者。)

 

 

 

 

 

 

 

在這情況下,納坦雅胡的國防部會「故意」去炸一個頗有名聲的國際慈善組織?除非是這國防部在跟他搗蛋。

先說誤炸的事,戰爭中誤炸是常態,過去有非正式統計說(因為無法正式統計),誤炸,也就是friendly fire 的死傷率可以高達戰爭中的死傷數字10% 以上。過去聽到二戰盟軍士兵說:「我們被自己飛機炸死炸傷的事件多到無法計算,後來我們見到有飛機靠近就開砲,因為等你確實,自己已經死了。」而美國士兵後來在越戰時發生頻繁逃兵事件,也有士兵反映說,是因為見到自己人被自己的軍隊射殺。(雖然有很多是藉口,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最近的例子是2021 年八月,發生在美軍從阿富汗機場撤軍時,美國為了報復 ISIS 殺害13 名美軍,就用無人機跟蹤一個疑似 ISIS-K 的車隊,之後用兩批炸彈對付那車隊,結果炸死了一個為美軍做翻譯的阿富汗人跟他的九名家人,最小的才兩歲。事後國防部長奧斯汀,以及負責的戰地將軍 Frank McKenzie 都出面說是判斷錯誤及道歉,當時拜登有道歉嗎?有指示大家停止「做事」?

另外很多中國人會記得,克林頓總統時代的科索沃戰爭中,盟軍的導彈炸了北京政府在南斯拉夫的大使館,炸死了三名中國記者。難道說這也是故意的?(當時確實有人這樣說,不過是少數。)那麼大的一個固定的目標都會錯,何況戰場中一個車隊?何況以色列軍隊已經盡量做到「精準射擊」,盡量避免平民的傷亡。一個事實是,哈瑪斯將他們的軍事設施,士兵都隱藏在平民主宅區,甚至醫院,學校裡面,這也是公認的事實。

到目前看清一個事實,左派即使手中一張牌都沒有,他們卻仍然有一張王牌,就是:團結,就是鍥而不捨。

從以哈戰爭一開始,全世界的左派就出現了,倫敦有三十萬人大示威,巴黎,羅馬,西班牙都有十萬人以上的示威,要求以色列停火。紐約,華盛頓的示威抗議更是無日無之,星期日復活節甚至闖到紐約的天主教堂去叫囂,這些人哪裡冒出來的?怎麼一呼百應。烏克蘭戰爭發生兩年了,一開始俄羅斯的飛彈就將烏克蘭各地炸成一片廢墟,你見到一個人出來示威,叫俄羅斯停火嗎?何況那次是一次沒有理由的進攻。

美國公開叫陣以色列換總理,就是干預他國內政,干預他國選舉,何況這是美國長久的歷史盟友。而且以色列若是換了一個左翼總理就會聽你的話停火,將國家福祉送到哈瑪斯手裡?那是自我滅亡。一直到現在以色列的正式反對黨都支持納坦雅胡的戰略,民意調查多數國民也都支持對哈瑪斯作戰到對方被消滅為止。而且最近一連串的軍方IDF 報告都說,哈瑪斯內部軍情渙散,戰勝迫近眉睫,但是拜登卻發動全球左翼勢力,要迫使以色列收兵。這情況太像上世紀四十年代的中國,民主黨的羅斯福跟杜魯門先後出賣了蔣介石政府,迫他最後交出大片江山。

拜登不像羅斯福或是杜魯門,他們是立場先天左傾,拜登是投機主義者,他為了自己當選及連任,可以出賣任何原則。這一次則是為了關鍵州份密西根的十萬張選票,昨天另一個關鍵州威斯康辛州再有五萬人投了uncommitted (不表態),他是為了十一月時救他自己。出賣一個盟邦算甚麼?這句話我在去年十一月就說了。

左派的團結,左派的鍥而不捨,是他們致勝關鍵。因為他們只有一個目標,沒有後退之路。即使左派在二十世紀一再證明失敗:史達林,毛澤東,古巴,北韓,但是他們再接再厲。

 

04/03/2024星期三

見到CNN 等主流媒體氣急敗壞的報導一件新聞,就知道有川普的好消息。原來是佛羅里達審理川普私藏機密文件案件的法官Aileen Cannon 艾琳坎農,昨天在對挑選陪審團員時的指示,引用總統檔案法Presidential Records Act (PRA),說「總統有獨有的權力,將總統文件區別為公事或是私事,法庭及陪審團無權檢視這程序。一個離職的總統可以將自己認為私人的文件,保留不送到國家檔案室。」

這件案子的獨立檢控官史密斯 Jack Smith 今天公開批評這位法官,說她不應當將 PRA 列入指示陪審團的建議中。(這很奇怪,這法案是在1978 年經由國會通過的,而且關係總統跟檔案之間的關係,怎麼不能做準?)讓史密斯生氣的最主要原因是,這指示必定讓他輸了這官司,所以他必須就這「指示」上訴,如果這樣這件案子無論如何不可能在今年十一月大選前開審,這就破壞了他們當初起訴的原因。(下左:佛羅里達法官 Aileen Cannon,右圖:檢控官史密斯。)

 

 

 

 

 

 

史密斯說:如果法庭將(這PRA)算進去,總統有權在任期最後帶文件回家,這是錯誤的對陪審團的指示,最終就是極可能造成起訴的失敗。

他的意思是,只能讓他贏,否則就是「錯誤的指示」。他甚至在公開發言時攻擊法官坎農「經驗不夠」,這是一個檢控官所能對法官所作的最嚴厲的攻擊。他們多次攻擊川普,說他不應當攻擊法官,但是他們卻可以自己這麼做。

見到史密斯跟主媒都暗示坎農是川普任命的法官,所以不公平,但是上個月坎農才拒絕了川普團隊的請求,沒有將這案子撤銷。要知道,我們剛剛經由獨立檢控官赫爾Robert Hur 的報告,知道拜登不僅在沒有權力帶機密文件回家時(出任參議員及副總統時),將機密文件帶回家(極高刑事罪行),而且分別放在六七個沒有設防的地方,而且將文件內容透露給沒有經過安全檢查的人(幫他寫傳記的作家) 知道…但是他都不被檢控。

不過經過今天的發展,知道這件案子已經無法在大選前開審,已經是川普的一項勝利。

不過有贏有輸,有關川普付出掩口費的案件,那件案子的法官Juan Merchan,今天拒絕了川普團隊的請求,就是希望等候最高法院就「總統有豁免權」做出裁決之後,再審理此案。這表示這案子將會如期在本月底開審。不過這是所有川普的刑事起訴案件中,最薄弱的一宗。昨天解釋過,他被起訴的只是帳目不實,不涉及其他犯法行為。

這位法官就是昨天提到的,被川普攻擊他的女兒是民主黨的僱員,從民主黨那邊得到數以百萬元計收入,而這位法官本人在2020 年大選時也捐款給民主黨。今天聽到至少兩間主媒評論這發展時,就說這法官的裁決「聰明」。

 

04/02/2024星期二

川普今天到紐約民事法庭繳付了一億七千五百萬元的上訴保證金,這是有關他申報貸款時被指控誇大物業價值案件的上訴保證金,負責擔保的是Knight Specialty  保險公司。這件案子的法官安戈隆 Arthur Engoron 最初裁決完全不合理的四億元以上的罰款及保證金,預料這件案子可以在上訴時翻案,除非上訴庭的法官也跟他一樣是偏見的民主黨人。

另外有關川普在2016 年大選時,被告付出色情女星的掩口費時帳簿不實的案子,法官昨日擴大對他的禁制令,禁止他再度對法官的家人做出攻擊。他究竟如何「攻擊」法官家人?原來他只是公開指出,這位法官 Juan Merchan 的女兒 Loren Merchan 不僅在2020 年為副總統卡美拉的競選總部工作,而且為極左派民主黨人的 Authentic Campaigns 工作,這公司專門協助推動極左政策。之後她又受雇於加州民主黨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目前競選參議員的 Super PAC 工作,也就是受雇於謝夫。而謝夫大家都記得是在民主黨操控眾議院時,出面彈劾川普的主席,也是多次在電視機前斬釘截鐵的說,他有證據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特務的那個人。

川普還說,她女兒受雇的公司還利用川普的案件為謝夫籌款,一共籌到九千三百萬元。證明他的案件被對方用來做武器。(下圖左:法官Juan Merchan 跟他的女兒Loren。右圖:謝夫競選部門用川普的案件,爭取捐款。)

 

 

 

 

 

 

川普列舉這些事實是要證明這位法官是民主黨人,而且是仇視川普的民主黨人,所以建議換法官。他說如果不換人,這就是利益衝突,就不會有公平審訊。每一個公民都有要求公平審訊的權利,請問,這樣的列舉事實,算是攻擊嗎?

但是紐約地檢處卻在昨天擴大這禁口令,說川普對Loren Merchan 的攻擊是危險的,暴力的violent rhetoric。而且說「參與審訊者的家人應當不在被攻擊之列」,事實是列舉事實怎能算是攻擊,難道作為民主黨的圈內人算是恥辱?見不得人?真是想不通。而且你們整天24 小時不停的攻擊他,任何時間打開電視,打開報紙,打開電腦,哪一個角落不是在攻擊,謾罵川普的?現在他只是列舉一個跟他切身利害有關係的事實,就要禁止他說話?何況這是選舉年,選舉月,最關鍵的時刻。現在是把他放在箭靶前,任人攻擊,卻禁止他辯護。

另外這件案子本身就有問題,一來付掩口費本身絕不犯法,最初聯邦司法部企圖從川普違反競選經費的角度起訴他,但找不到證據,他根本是私人掏口袋付出,無法起訴,後來紐約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才起訴他帳目不實,居然列舉了34 項罪名。其實這根本不算罪名。此外還不要說川普根本不承認有此事,只是為了大選期間避免被媒體炒作,才付掩口費息事寧人。完全是欲加之罪。

 

04/02/2024星期二

如果每一個人都只有在自己受害時才肯說公道話,這世界就不會有公道。不過這至少好過那些連自己受害時,都不敢說話的人。

美國總統選舉獨立候選人羅伯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Jr. 今天終於被請上CNN 做訪問,他直言說:說到破壞美國的民主,拜登是比川普更糟糕的人。他說:「拜登是比川普更糟糕的(對民主的) 威脅,因為現在的總統將聯邦機構當作武器,用來審核、封鎖他的政敵。甚至用祕密警察的力量對付政敵……最大的威脅不是來自一個質問選舉是否公平的人,而是一個美國總統用他的辦公室權力,強迫社交網路公司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 設定門戶網站,讓FBI,CIA,IRS (稅務部),NIH (國家情報局) 去調查,審核。」

 

 

 

 

 

可以預料到的,在這訪問之後,CNN 立即找了他們的fact check 專人,(曾經在多倫多集體害死多倫市長Rob Ford 有份的一個記者) Daniel Dale出來好像很公正的說:拜登從來沒有「親自」下令社交網路審核政敵……。這就是目前美國的媒體,志願做拜登的打手。

其實我在這裡舉過太多的例子,拜登用他的部門做打擊政敵的打手,甘迺迪只是列舉他自己的經驗,所以舉證不多。例如2020 年十月大選時,拜登用他的競選總部的人,包括目前的國務卿布林肯,兩天之內安排了51 名情報單位的前後任官員聯名發信,說有關他兒子亨特的電腦硬盤是俄羅斯跟川普串通的假消息。而他們在當時都知道,這電腦是真的。這些不是利用情報機構做競選工具?其他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

自從甘迺迪宣稱要參加今年的總統選舉(提名),他就受到打壓,主流媒體也沒有訪問過他,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更宣稱初選中禁止其他人跟拜登角逐。所以他才以獨立身分參選。看來CNN經過這次經驗,以後都不會再邀請羅伯甘迺迪上去訪問了。

 

04/02/2024星期二

蘇格蘭的一項仇恨法案昨天開始生效,這項涵蓋廣泛的刑事法,嚴禁任何人因為年齡,傷殘,種族,宗教,性向,變性身分受到歧視。很多人都認為,這樣的法律將使很多言論受到限制,是對言論自由的一項箝制。英國小說家,Harry Potter 系列小說的作者羅琳 J. K. Rowling 就第一個挺身而出,要當地警察逮捕她,因為她過去經常發表:變性男人不可能有月經,變性男人不可能生孩子的言論。在這新的法律下,她都將受到檢舉,甚至檢控。

 

 

 

 

 

 

羅琳在X (前推特) 上面說:如果正確的描述生理性別將成為罪犯,言論及信仰自由在蘇格蘭已經結束,

英國首相Rishi Sunak 也發言支持羅琳,他在網上說:人們不應當因為單純的指出男女之別就犯罪。我們支持言論自由,保守黨會永遠保障(言論自由)。

Rowling 是在蘇格蘭的社區安全部長Siobhian Brown 宣稱,「任何人在網上錯誤的指認一個人的性別,例如說一個變性女人是男性,都應當受到警察調查」之後,在網上做上述表示的。她過去多次在網上指出那些變性後的女人不是真正女人,她還列出十名著名的變性者,否認他們是自認的女性,其中包括一位強姦女子的31 歲男人Isla Bryson,這人被囚禁在女子監獄內八年,之後才因為群情激憤,換到男性監獄。

不過蘇格蘭警方已經表示,在這項新法律下,羅琳不會受到調查。他們說,他們確實收到申訴,不過她的言論不構成刑事犯罪行為,不需要進一步的行動。明顯是不願意在這事件上引起更多注意,更大的反彈。

羅琳過去是女權主義者,及自由派作家,是在變性行動成為流行事物之後,才跟同性戀社區決裂。她的這些行為已經被同性戀社區宣示是LGBTQ+ 的敵人。

 

04/02/2024星期二

拜登在上星期六發表聲明,說星期日(三月31 日) 是提高變性人能見度的日子,還說「你們的聲音被聽見,你們被了解,你們是美國,我們整個政府跟我自己都支持你們」等等,最後還說「我,小約瑟夫拜登,美國總統以美國憲法授予的權力,宣布2024 年三月31 日為提高變性人能見度的日子。」這段聲明不僅引起美國共和黨憤怒,美國的基督徒也都不滿。因為31 日也是耶穌復活節,但在這聲明中卻一次都沒提到「復活節」。

 

 

 

 

 

 

過去兩天,拜登這聲明受到嚴厲批評,共和黨眾議院議長江森Mike Johnson 也在X 上面說:(拜登)背叛了復活節的精神,這樣(的聲明)是極端惹人不齒的。

但是星期一拜登在被記者問到這件事時,卻輕描淡寫的說:他是完全的uninformed不知實情,那不是我做的I didn’t do that.。這就奇怪了,聲明中明明是連名帶姓的說是他發的聲明,他卻說不是他做的。

後來白宮發言人Andrew Bates 作出解釋說:他是說不是他選擇三月31 日這天(是提高變性人能見度),自從2021 年他上台,他就每年都發表同樣聲明。拜登總統是對的,不是他選擇這一天是(這個日子),那是2009 年就開始。

這證明了甚麼呢?只證明拜登的白宮是毫無警覺性的將去年(甚至前年)的聲明再發一次,完全不顧及今年的這天正好是復活節。這是偷懶,這是敷衍。第二,如果說拜登不是選擇這日期的人,那麼當年是奧巴馬選擇的,這聲明是否說:你們應當去找奧巴馬算帳?不管怎麼說,你們都應當為這烏龍事件負責。(何況前次也提過,白宮在今年舉辦的兒童復活節蛋的圖案設計比賽中,也聲明不可以有宗教內容或是宗教符號。那又是誰的問題?)

復活節可能是基督徒最重要的節日,拜登之舉也讓天主教會生氣。拜登經常以「虔誠天主教徒」自詡,說他定期上教堂,白宮發言人也一再用這「事實」以證明他支持墮胎的立場,不違背天主教會的教義。然而事實上,天主教會對他不遺餘力的推動(無節制的)墮胎政策,早已不滿。早在2019 年當他競選總統時,到了南卡羅來納州,當地教堂的神父Robert Morey 就拒絕給他聖體,他當時的理由就是因為拜登支持墮胎的立場。

昨天華盛頓DC 的天主教紅衣主教Wilton Gregory 也在CBS 的訪問中譴責拜登是一個 cafeteria Catholic,好像是業餘教徒,只會挑選他喜歡的教義,對於自己不同意的教義就予以背棄。他還說:「在很多問題上,他利用目前的政治局勢,作為政治棋子,他應當說的是:『我的教會這樣相信,我是好的天主教徒,我願意這樣相信。』但是他卻扭曲事實,扭曲字眼,將他的信仰當作是政治籌碼。」

這位主教一語中的,拜登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騙子,連自己的宗教都可以拿來玩弄。不知有多少次聽見白宮發言人說:(總統) 是虔誠天主教徒,他了解教義等等,但是連美國人都已經不相信這句話了,美國Pew Research 一個月前發表的民調,只有13% 的美國人相信他是非常虔誠的教徒,41% 相信他只是否種程度虔誠,44% 則認為他根本就不是虔誠的教徒。一個人連自己的宗教都可以用來欺騙,用來做政治籌碼,他還有甚麼事做不到。

 

04/01/2024 星期一

這幾天持續聽到美國的主媒高興的慶祝,拜登的民主黨籌款數字超過共和黨很多倍,聽他們的口氣,這比民調還要重要。大家不免想一想,錢箱滿了跟選民投票有甚麼關係,難道電視上的競選(謊言) 廣告那樣重要?可以影響選民到這地步?終於聽到一個民主黨籍的評論員說:他們現在這樣多錢,就可以在每一個地方成立辦事處,請更多的義工,開始工作了。

 

 

 

 

 

 

這就是關鍵。很多人不知道,為什麼民主黨爭取延長投票時間,很多地方已經延長到投票日之前三個星期,甚至更久。也有很多人不去想想,為什麼民主黨的預先投票比共和黨多出好幾倍。難道說民主黨投票熱忱這樣高,都會在投票日之前急著去投票?當然不是,近年來每次民調都顯示,民主黨人的投票意願沒有共和黨高。那為什麼民主黨預先投票的人數是共和黨的好幾倍?

這就是為什麼民主黨爭取更多「預先投票日」,民主黨需要更多錢的原因。他們可以經由「更多投票日」,弄出更多選票。

每次大選都聽說:共和黨人多數都是在大選當日投票,而民主黨就會在預先投票日投票。每次點票點到「預投」的票箱時,就有九比一,八比一的高比數都是民主黨的票。我過去做過競選的義工,我知道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項目就是「帶人去投票」。就是開車去接送那些原本不會(不想) 投票的人,或是行動不方便,有人接送才會去投票的人。民主黨在這一方面做得非常道地,因為他們從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民權運動開始,就展開了「接送」黑人投票的工作。當時極大多數黑人根本不懂得,或是不願意投票,於是民主黨就到他們家裡一個個接送,幾乎是把著他們的手投票,因為黑人是他們的基本票源之一。但是接送一個人需要的時間很多,一天一個義工接送不了多少,所以他們需要很多天,越多越好,那些本來根本不願意投票的人,或是不知道該選哪些人的,都變成了他們的忠實選民。在當時,甚至有送食物,送彩票,送代用券的做法,拉拔那些人投票。

共和黨(保守派政黨) 也有這項工作,不過都是在投票日知道哪些自己的選民,(平常每一個黨都有自己的選民名單,依著打電話叫他們去投票,)如果知道有行動不便的人,就設法安排接送。不會像民主黨(或是其他左派政黨),將這項目當作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所以本來民調顯示,兩黨各有不同的支持率,但是投票時卻出現不同的結果。就是這些錢在後面作怪。最近共和黨選出了新的全國委員會RNC 主席等人,他們都強調會加強鼓勵共和黨人預先投票,聽了真的覺得是「幼稚園程度」,民主黨一定在後面暗笑。每一個政黨的選民就那麼多,你提前投票票數就多了嗎?人家是靠去拉票,「無中生有」的變出新的選票,不是將原有的人去分散投票,數目就加大了。

RNC 的人也說:我們也要ballot harvest,就是去蒐集無主選票幫忙投票。我不相信共和黨真的可以做到。共和黨想到的還是,找到無主選票再去找真人,叫他們投票,或是幫助行動不便的人去投票。而不是像民主黨那樣,蒐羅了一大堆選票,「幫」他們投票。這是為什麼民主黨的州政府堅持立法禁止在預投選票上查對身分證,查對投票日期,查對簽名的原因。

目前美國的選舉已經不再是一人一票,珍貴的民主權利的問題,而是民主黨開了先河,藉口黑人選民需要幫助,每次大選就製造了原本不存在的選票。希望全世界的人都了解這現象,不要事事跟美國學習。

 

04/01/2024星期一

今天是愚人節,加拿大人都有被玩弄的感覺,因為今天起,杜魯多的碳稅又將大幅提高,影響到每一個國民的生計,而總理跟他們一班國會議員卻同時在今天「自動」加薪,讓他們自己成為世界上收入第二高的聯邦政府官員,(僅次於美國)。

 

先說碳稅,這不僅影響到每一個開車要加油的人,也影響到每一個人家的冷暖氣用油,還有最重要的工業支出,工商業的運輸成本,大家必然很快就感覺到每樣東西又貴了,而上一輪的通貨膨脹的壓力還未消除,而新一輪的通脹壓力又要百上加斤。

先說汽油,將由現在每公噸65 元加到80元,這是兩成的加幅,而且要一直提高,直到2030 年時加到每公噸170 元,就是高過現在兩倍半。而每一公升汽油即日起將提高17 分錢,一般車主每次加油可以見到增加15-20元的支出,而大型貨車每一次加油要多付出一兩百元,那些成本都要轉嫁到老百姓身上。這是「不知民間疾苦」。

杜魯多說,全國八成國民會得到退款,而且多過這數字,你相信嗎?如果真的相信他,這是左手拿錢,右手給你恩惠,意義在哪裡?這是平均財富的又一招花樣,讓得到錢的人感謝他,同時再增加一大批處理這退款的公務員,又是一大批聯邦工會會員。

再說杜魯多他們給自己加薪,這是 2005 年自由黨 Paul Martin 政府通過的,每年四月一日給國會議員等人「自動加薪」的議案,(當然只有自由黨會這樣做,而且挑選愚人節),而且今年的加幅是4.4%,每個國會議員可以加$8,500 -$17,000  元之多。目前後座議員(也就是沒有官位的議員) 的平均年薪是二十萬多一點,目前平均內閣閣員的年薪是30 萬元,都會照比例提高。

至於杜魯多本人,他的年薪將提高一萬七千元,到 $406,200。反對黨領袖 Pierre Poilievre (博勵治) 的年薪也會提高到 $299,900。

再說一個讓加拿大人吐血的事實。很多人想知道,甚麼時候下一次大選。我們都知道少數執政政府在政府倒台時就必須大選,但是如果政府不倒台,(好現象現在杜魯多跟新民主黨勾結執政,避免倒台),則依照選舉法,也要在執政四年後改選,也就是明年十月。現在自由黨跟新民主黨的民調都跌到谷底,他們當然是能拖就拖。事實上還有一個理由,是只有他們圈內人知道的,就是杜魯多想盡量拖到最後期限,原因是依照現在的國會議員退休金規定,一個議員必須在工作滿六年後才能(在55 歲時)領取全額的國會議員退休金。而目前國會中很多議員,都是在2019 年十月大選時初次當選,他們必須等到2025 年十月才做滿六年。這些多數是自由黨跟新民主黨的議員(包括一些閣員)都知道,依照目前的民調,下次大選對自由黨跟新民主黨不利,他們可能會落選,所以如果現在大選,他們就失去領取全額退休金的希望,所以杜魯多能拖就拖。

見過太久的加拿大政治,對於自由黨這夥人「照顧自己人」的本事真是嘆為觀止。對於他們搜刮老百姓的本事,也同樣嘆為觀止。這麼多年來他們藉口照顧老百姓,實則是搜刮老百姓,手法之多也嘆為觀止。

Click: 203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