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82

2024-03-01 23:02:50

03/31/2024星期日

昨天提過一份美國情報機構的內部刊物The Dive,說有一名情報軍官在裡面撰文,說他喜歡穿女人服裝,還說這樣做對於進行情報工作很有幫助,而且專業。其實這份季刊中還有一篇由總編輯撰寫的文章,督促情報人員以後不要使用一些「有問題的」problematic phrases 字眼或是詞彙,解釋這是為了多元,平等及包容的原則,文中列舉了許多好像Jihadist (聖戰份子),Islamic-Extremist (伊斯蘭極端主義) 等字眼,提醒大家在用詞方面要更敏感。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 是根據資訊自由法得到這份刊物的內容,但是這篇文章的作者(也就是總編輯) 的名字,就被發行刊物的情報機構ODNI 用黑筆抹去,所以不知作者名字。

這篇文章指出,不要使用這些字眼,以避免傷害美國的穆斯林人的感情。

除了上述字眼之外,文章中還說,以後在討論恐怖主義,恐怖行動時,不要將這些行為跟伊斯蘭連接在一起,其他列舉的字眼還包括:什葉派極端主義,遜尼派極端主義,Salafi 聖戰份子,…等等。除此之外還建議,不要使用好像「黑名單」一樣的字眼,因為這表示黑的都是不好的,白色才是好的。還有cakewalk (小菜一碟) 也不要再用,因為這個字最早時是形容黑人的表演…等等。

這是要大家抹拭事實,如果那恐怖行動是伊斯蘭國做下的,難道都不提伊斯蘭這字嗎?這就像在美國,當黑人犯罪時都不要提。到現在大家都以為是警察針對黑人,不知道為什麼針對黑人。

記得一個月前,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也發表了一份內部備忘錄,要大家停止使用有「性別」的字眼,包括:父親母親,丈夫妻子,兒子女兒,先生女士…等等,都要以:大夥,folks,you all,parent (家長),child (孩子),spouse (配偶)等取代。這就是拜登政府的官員每天在忙碌的事情。

不知道拜登的情報部門是擔心觸怒全世界的穆斯林人,還是擔心失去密西根州的選票。總之這樣的「政策」肯定讓國際恐怖份子高興,今後可以盡量犯罪,都不會受到譴責。更高興的是這些恐怖組織的幕後金主。「他們這樣怕得罪我們,我們還要怕他們嗎?」

到現在即使是白癡都應當感覺到,國際恐怖份子,美國的敵對國家肯定希望拜登在今年十一月當選。俄羅斯可以繼續侵略周邊國家,伊朗可以再多四年時間慢慢消滅以色列,甚至發展核子武器,並清除美國在中東的勢力,北京政府也有更多時間消滅台灣的國民政府。川普上來他們還會有機會嗎?

目前這些國家都在靜觀(祈禱)選舉結果順他們的意,伊朗在一個月前指示他們手下的各個恐怖組織暫停對美國基地的攻擊。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過去兩個月中東的胡塞部隊,真主黨勢力都停止了對美國在中東的基地,以及對紅海的攻擊,他們都很清楚,這些攻擊行動目前不可能立即有結果,卻會影響拜登的選情,特別是見到拜登(民調)有難,所以全部都停止了。不要以為是美國在一月底的還擊造成的結果,大家都見到那小兒科的還擊能嚇到誰?

中東戰爭所以拖到現在,都是以色列不計西方的反對,全力反擊,務必要銷滅哈瑪斯勢力。就像烏克蘭戰爭,能夠拖到現在也是烏克蘭國民用血肉換來,如果全部由拜登做主,兩個國家都亡了。所以這些國家怎會不祈禱拜登連任。

 

03/31/2024星期日

來自全美國各地的警察昨天在紐約出席了上星期遇害的31 歲警察迪勒Jonathan Diller 的葬禮。身穿深色警察制服的人擠滿了長島Massapequa 的St. Rosa of Lima 天主教堂外,三四條街都是無止境的人頭湧湧。當地報紙宣稱有一萬人參加。但是這樣的新聞,又是不見於主流媒體。(下:紐約大都會棒球隊在星期五的球賽中,開場前為迪勒默哀致敬。)

 

 

 

 

 

 

 

這件新聞值得注意是,槍殺這名執勤警察的人是一名被逮捕/起訴了21 次的慣犯,最嚴重罪名包括殺人未遂,搶劫,用武器攻擊等,但是因為紐約的「零保釋金」法律所以逍遙法外,而案發時他手中還擁有非法槍枝,並且計畫進行另一次打劫行動。而他當時在汽車中的共犯,也是一位有多次被捕前科的慣犯。

這才是引起警察界人神共憤的原因。過去幾年美國警察在民主黨及「黑人命貴」Black Lives Matter 組織的打壓下,(街頭到處都是塗鴉:警察是豬,警察是野種,Defund the police…),預算被削減,所有保護都沒有了,每次出勤都有機會被攻擊,事後政府及媒體不僅不檢討,甚至落井下石。美國每年都有150 名左右的警察遇害,但是媒體不聞不問,而一個黑人罪犯死於警察之手就全國攻擊,不眠不休。

星期四前總統川普到迪勒的追悼會去致敬,受到家屬及在場警察的歡迎,其家人主動要求擁抱,還一起祈禱。但是紐約州長赫克爾 Kathy Hochul 星期五到達現場時,受到家屬的責備,說「你手上有他的鮮血」,還被其他警察驅逐。這是大家有眼看的,也是媒體所以不報導的原因。(下圖:遇害警察生前跟妻子,以及一歲大的兒子Ryan。)

 

 

 

 

 

 

 

 

紐約郵報今天刊登了迪勒遺孀,29 歲的 Stephanie Diller 的追悼詞,真的是每一句話都讓人掉眼淚。她居然從迪勒的生平,以及他們戀愛時期說起,讓人感觸隨處都有這樣讓人感動的感情,原來歷史上最偉大的愛情故事不止在於古典名著中,不止在於名人傳記中。任何人聽到這樣的感情而能不流淚肯定是石頭,而她卻能全部講完沒有崩潰,下面只是其中幾小段:

從我們交往,他就會不惜做世界上最大的傻瓜來逗我。我們之間的那種心靈相通,是很多人一輩子都不會經歷過的。

2019 年十一月我們結婚那天,我緊張的在那麼多人面前走過通道,但是當教堂的門打開時,見到他望著我,我突然覺得自己好幸福,因為他看著我,就像我是全世界僅有的一個人。而他也永遠對待我好像世界上唯一的一個人。

我不能要求更好的人跟我一起扶養我們的兒子,我們是一個團隊。他總是在兒子面前擁抱我,親吻我,因為他要兒子見到,爸爸很愛媽媽,然後我們一起抱起他,一起親吻他的臉。…

我永遠感激,Jonathan 讓我成為Ryan 的母親,如果我想他,就可以看著這兒子,讓我覺得靠近他。因為這兒子跟他一樣,永遠能讓人笑。我擔保要扶養他更像他的父親。我無法想像我還要等多久才能再見到Jonathan,當天堂的門為我開的那一天,我希望見到他站在那裏,看著我,就像他在我們結婚那天望著我的眼神一樣。

 

03/31/2024星期日

又有一隊超過兩千人的非法移民隊伍朝向美墨邊境進發,預料這星期之內會到達德州的El Paso,這是最新的熱門闖關入口處。見到是紐約郵報最初發出新聞,用的還是路透社發的相片,但是主流媒體仍然是一個字的報導都沒有。(下圖:上星期才出現的最新一批中南美難民隊伍,大舉北進。)

 

 

 

 

 

 

 

這支隊伍於上星期一由中南美抵達墨西哥南面邊界城鎮Chiapas,這些隊伍越來越有組織,有秩序。領頭的照樣是有巨大的十字架,他們高舉的西班牙文標語包括:「我們不是罪犯,我們是國際勞工。」錄影帶可以聽見他們用西班牙文高喊:A la frontera,前往邊界!

他們通常步行到首都墨西哥市之後,就會由國際組織及教會組織安排,乘坐巴士到美國邊界。據報導在這批隊伍之前,已經有一隊難民隊伍到了El Paso 邊界區,正等待闖關。還有一隊數百人則已經抵達距離El Paso 230 英里的墨西哥Chihuahua ,休息之後再度進發。可以說是一批接一批,川流不息,這還不計那些獨立的,個體的小團體。(下:這支超過兩千人的難民隊伍,在經過墨西哥城市Huixtla 時,還見到持槍軍隊的軍車隊伍隨行。相片拍攝於本月27 日。)

 

 

 

 

 

 

 

德州政府過去幾個月用刀片鐵絲網一度阻絕了大部分的闖關者,但是最近見到走私集團用巨大的金屬剪刀切斷這些鐵絲網,帶領非法移民進入。德州將這些鐵絲網加到四五層,仍然被切斷。此外德州還面對拜登司法部的多項控告、起訴,飭令德州消除這些鐵絲網。

非法移民問題已經對拜登的民意支持造成嚴重損害,最近Fox News 做的民調,選民中57%認為川普處理邊界問題較好,認為拜登處理邊界問題較好的只有39%,面對此一難題拜登在本月初會見全國州長代表時宣稱,他考慮用行政命令解決這問題,但是三個多星期來沒有行動,原因是面對黨內極左派的抗議,就不再提。

記得嗎?今年初拜登派了國務卿,國土安全部長到墨西哥跟墨國總統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 談判,要墨西哥幫助解決問題,這位Obrador 當時提出的條件是,要美國每年提供兩百億元給這些難民的祖國,解決他們的經濟問題,還要美國即時取消對古巴,委內瑞拉的經濟制裁,還要對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境內的非法移民,立即給予合法居留身分及工作許可等等,這些不是條件,是勒索。換言之,是不願意幫忙。(下圖:上星期已經抵達墨西哥邊境城市 Juarez,等待闖關到美國的一批難民。)

 

 

 

 

 

 

為什麼川普執政時,這同一位總統願意無條件提供了兩萬八千名部隊,幫美國維持邊界治安,阻止了每天川流不息的闖關難民呢?因為她知道,沒有每天穿流不息的過路客,減少犯罪組織的收入,對墨西哥也有好處;其次川普威脅他,不合作就有可能徵收嚴厲的關稅。這是大家有眼見到的一次又一次,因為拜登的軟弱無能,讓全世界大小國家都騎在他頭上。

而拜登政府現在用的藉口就是:共和黨國會不給他錢,不通過他的議案,才是今天每個月幾十萬非法入境者的源頭,事實是有眼睛的都見到,川普時代經過多少困難,面對民主黨眾議院拒絕撥款的阻擾,面對一次又一次法院的阻擾,終於讓他關閉了邊界,將非法入境者減低到四十年來最低,但是拜登上台不到一個月就用行政命令撤銷了川普所有的邊界措施,製造了全世界的闖關潮流。

現在除了每個月二三十萬的非法入境者,拜登還用飛機每個月偷運三萬多非法入境者分發到各城市,而且參議院的民主黨全體支持拜登這做法,這些都是事實:容許幾百萬非法入境者根本是民主黨的設計,不是意外。他們讓非法變成合法,他們顛覆法律,他們用這方式增加民主黨選民。

 

03/30/2024星期六

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 真是一份盡責任的報紙,他們經常做一些美國媒體做不到的事,或是不願意做的事。這份刊物在上星期揭發了美國情報系統的一份內部新聞信Newsletter,發現裡面的內容都是離奇的,要引導所有職員走向極端的洗腦式文章。其中一篇主要文章居然讚賞情報人員男扮女裝。

這個所謂的情報系統 ODNI 代表的是包括了中央情報局 CIA,聯邦調查局 FBI,國家安全局 NSA,以及軍方的每一個支部在內。而這份新聞信就代表目前在拜登政府中極力推動的DEI 政策(多元,平等及包容)。(下面是這份 Newsletter 中,這篇文章的首頁。從 Daily Mail 截圖。)

 

 

 

 

 

 

 

Daily Mail 在上星期一(19日) 的報導中,發現這份在本月12 日發出的新聞信 “The Dive” 中,有一位匿名人士寫的文章,標題是:「我的性別辨認跟表達,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情報工作人員」,他在文章中開宗明義就說:「我是情報官員intelligence officer,我是男人,但有時候喜歡穿女人衣服crossdressing,這幫助我提高了情報技巧,特別是在批判性思考方面。對於了解外國(情報人員)的動機方面都有幫助。」

他還說,「我很高興見到 ODNI 在五月份推動 DEI,將性別辨認跟變性,性別表達都列入推動項目,但是異服癖還是具爭論性。不過就我個人得到的反應,多數都是正面的,而且造成更好的談判氣氛,及更專業的反應。」

我的天,我真的懷疑這個人是敵對國家埋伏進來的「情報官員」,是來搞破壞的。你如果是真的情報人員,你要避免人們的注意還來不及,你會穿得花枝招展的,五顏六色的去幹情報?

讀了他的文章發現,這些異服癖好者整天都以自己的「性好」做思想中心,好像他說:「我發現我在穿女人服裝時,幫助我認清楚,及克服我的偏見,也更能了解其他人,對世界因此有更好的了解。很多研究國際關係的人,以及國家安全的人,稱之為策略性共鳴strategic empathy,就是換一個(對方)角度看事物。更好的了解外國(對等) 角色。」

難怪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共和黨議員Michael Waltz 認為不可思議,他說「全世界正在起火燃燒,我們國家也受到恐怖主義威脅,ODNI 卻著重於這個?我們的情報人員應當100% 集中注意不要再發生九一一那樣的襲擊,而不是鼓吹DEI。」

以前提過很多次,美國現在的 CIA,FBI,跟國防部在招募新人時都強調必須是:單身母親,穆斯林,同性戀等等身分,現在看來連人妖都要優先考慮了。

Daily Mail 指出,這份新聞信說明是「只供內部」傳閱,但不是機密文件,而每日郵報是經由資訊公開法要求,才得到一份。

 

03/30/2024星期六

昨天談到美國饒舌歌手 Sean "Diddy" Combs 被調查的案件,其中一個指控他的同行說,他經常迫使下屬做同性戀行為,甚至將他們灌醉,迫使他們這樣做,還說「這是我們這一行的流行作法。」這件事證明,近期的所謂同性戀很多都是「教導」出來的,不是天生的。

上世紀七十年代,當同性戀還不是被媒體渲染成「流行」行為時,一般的調查只有不到2-3 % 的人自稱是同性戀者,今日已經增加到一成以上。而在一些大學校園中,更有三成以上的大學生宣稱自己屬於同性戀,雙性戀,變性族群,太明顯這是經過半個多世紀媒體及有心人的無形洗腦的後果。

 

 

 

 

 

誰都不會相信Combs 是同性戀者,但是他會隨著潮流慣常性的作出同性戀行為,還強迫身邊人一起做。這就擴大了 LGBTQ+2 的族群。如果你不相信他們是天生同性戀者,你就是歧視「性小眾」,甚至什麼樣的大帽子都冠上了。

其實最初很多人不是反對同性戀者,實在是看穿了這個社區要擴大他們社區的野心。他們不以作為少數族群而自滿,他們要同化更多人。而且不是他們自己要這樣做,而是有人要利用這題目「破壞」文明社會,要打破所有的舊秩序。

就如變性這回事,有多少人是真正感覺到必須變性?但是今天在美國有多少民主黨的州政府立法保護兒童變性的權利,甚至阻止醫生跟學校通知家長,這根本是要倡導兒童變性,是變態的要擴大變性族群的做法。

美國在奧巴馬時代就訂下每年三月31 日是「提高變性人能見度」的日子,而今年這日子居然跟「復活節」Easter Sunday 同一天。拜登還怕這樣不足以讓天主教會難過,還在今天一早就發出聲明,說:「在提高變性人能見度這一天,我們向所有變性人發出訊息,你們是被愛的,你們的聲音被聽見了,你們被了解了,你們屬於(我們這社會),你們是美國,我們整個政府跟我自己都支持你們。所以我,小約瑟夫拜登,美國總統以美國憲法授予我的權力,宣布2024 年三月31 日為提高變性人能見度的日子。」

這份聲明沒有提到復活節一個字,不僅如此,白宮在今年為National Guard 國民警衛軍的子女舉辦的復活節兒童彩蛋圖案設計比賽中,居然特別聲明,所有參賽作品不可以帶有宗教內容,甚至不可以有宗教象徵。這是甚麼意思?復活節不就是宗教節日?現在舉行的彩蛋圖案裡面不可以有宗教意識?也就是不可以有十字架,不可以有耶穌等等。其實說穿了就是要將復活節跟基督教脫鉤,要除去基督教(天主教)的任何影響。

這就是今天左派的進一步洗腦程序,將來怕不有一半的人類變成 LGBTQ+2 族群。

上星期密西根州一份同性戀刊物 Pride Source 要他們的讀者在這一天到教堂去,慶祝這個日子,或是去看一場變性主題的電影,或是看一場人妖表演。而在加拿大 Alberta 省的一間左派教會Calgary Unitarians,甚至在這一天舉辦一場人妖秀 drag show 作為配合,以「支持我們的變性兄弟姊妹Trans Siblings」,同時作為無聲的抗議。

請不要相信他們求取的是「人權」,是為了要保護自己,他們的目的是要同化更多人加入。盡管多數真正的同性戀者,真正需要變性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是那些出來搖旗吶喊的人,肯定是有政治訴求:打破西方傳統文明,弄成一鍋粥,他們就可以達到目的:佔領,奪權。

 

03/29/2024星期五

再有一個跟民主黨親密的娛樂界人士受到國土安全部門的調查,這人是黑人饒舌歌手Sean “Diddy”Combs (吹牛老爹),近年來竄紅極快的 Combs 先後得過三次 Grammy Award,除了自己出唱片,演唱,而且是最搶手的製作人,幫助許多黑人歌星成名,包括 Notorious B.I.G. 等。兩年前被福布斯Forbes 定位為 billionaire,也就是財產超越十億元的富翁。(下圖:Sean Diddy Combs)

 

 

 

 

 

但是,這星期國土安全部門的持槍探員到了Combs 在美國加州,紐約及佛羅里達的三處住所大舉搜索,據說牽涉到的罪名包括:人口販賣,迫使賣淫 (包括未成年少女),販毒等。當局所以如此大動作,實在因為紙包不住火。

其實像多數的 rapper 一樣,Combs一直都有法律麻煩,自從1999 年他就有多次被捕紀錄,多數是因為打人,使用武器攻擊罪等,他多數是以私下和解,賠款了事。但是去年開始,他受到更嚴重的指控,十一月時被長期歌星女友 Casandra (Cassie) Ventura 控告他在他們十年交往期間(2007-2018) 多次強姦罪,毒打,迫使賣淫,及迫使她跟男妓性交,他還在一邊錄影。後來 Combs 跟她私下和解,也是賠以鉅款了事。(下圖:指控Combs 多項罪名的錢度女友Cassie,在他們友好時期。)

 

 

 

 

 

之後在去年十二月,當紐約的強姦法案控訴期限到期之前,有三個女人出面控告他說受到性侵犯,之後今年二月再有一個同行音樂製作人鍾斯Rodney “Lil Rod”Jones 控告他性侵犯,(同時提出同案另一個被告是男星Cuba Gooding Jr.,還有Combs 的兒子),說Combs 經常對他動手,撫弄他的性器官,而且拍攝錄影。根據娛樂雜誌 Rolling Stone (滾石) 的報導,鍾斯強迫他使用毒品,或是暗中讓他吸食毒品,之後強迫他做男性同性戀的性行為。他的指控書中還說,Combs 會放同性戀錄影給他看,之後說這是他們這一行的慣常行為,要他跟著做。除此之外,還不給他應得工資,至少侵吞了他在最近一次製作的歌曲The Love Album: Off the Grid 的五萬元。

鍾斯的指控中還說,Combs 經常強迫他在外面招募娼妓回到他的家中。其中一次,他被下藥之後醒來,發現自己在床上跟Combs 還有兩個「性工作者」在一起。除此之外,還威脅他如果不服從,會打他直到殘廢或是破相。鍾斯在指控中索取三千萬元賠償。

目前媒體將這件「醜聞」跟富翁淫媒 Jeffrey Epstein,以及好萊塢的淫魔製片人Harvey Weinstein 事件相比,後續發展的影響力。牽連之廣不小於前面兩位。

目前 Combs 還沒有被起訴,法律界人士說,國土安全部如此大規模的同時採取搜索行動,可能是要搜索證據,無論是電腦存檔,財政來往文件,私人錄影等。如果沒有足夠證據,他可能不被起訴。Combs 也透過律師宣稱這些全都是謊言,目的都在求財,他不會認罪。(下:Combs 在2017 年與奧巴馬見面。)

 

 

 

 

 

 

 

過去幾年Combs 跟民主黨來往密切,自從 2012 年的大選,他就公開支持奧巴馬及拜登競選,在黑人的電視及電台節目中,為民主黨候選人打邊鼓,號召黑人選民支持,上一次大選時 2020 年還宣稱「好像川普一樣的白人,應當被驅逐(出美國)。」

凡是未定罪,都是無辜的,不過聽說他現在企圖乘坐私人飛機逃離國外,就有心虛的表態。

 

03/29/2024星期五

拜登昨晚在兩位前任民主黨總統協助下,在紐約無線電城舉辦了一項豪華的籌款晚會。結果有五千人出席,一共籌得2,600萬元。不過不是一切順風順水,場內外都有示威者。其中一些示威者是買票入場,(可能是最便宜的250 元一張的票價),他們干擾了三位總統的armchair discussion 一共六次,高喊Shame on you, Joe Biden,以及 Free, free Palestine 的口號。但是都被當場驅逐出去。紐約市動用了數以百計的警察在場內外維持秩序,很多貴賓入場時都受到示威者的叫罵。(下圖:紐約曼哈頓無線電城音樂廳外,昨晚聚集了數以百計的兇悍的示威者。)

 

 

 

 

 

 

這項三位總統的所謂討論會由CBS 的晚間清談節目主持Stephen Colbert 主持,他在開場白中說:「今天有三位總統前來紐約,沒有一個是來法庭應訊的。」明顯是諷刺川普經常要到紐約應訊。然而事實是,在座賓客中,居然包括拜登那個真正犯罪累累的兒子亨特在內。不過主持人話沒說完,就被示威者的叫喊打岔了。

昨晚的出席者觀看了好萊塢及百老匯的當紅歌星及明星的表演,他們必須付出250 元到五十萬元一張的票價。凡是捐款十萬元者,可以參加跟三位總統合照,捐款25 萬元以上者,可以參加事後的一項更「親密的」酒會,跟三位總統把酒言歡。(下圖:三位前後任總統的座椅上交談,是昨晚的重頭戲之一。)

 

 

 

 

 

 

這項晚會的共同主席是好萊塢的著名製片人及權貴之一Jeffrey Katzenberg,以及時尚雜誌Vogue 的總編輯Anna Wintour,證明這是結合了影視界及時尚界的權貴人士向政界的伸展。他們每一句話都針對川普,包括參議院的多數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他說:「我們是來做兩件事,第一目標就是保證那個混亂的chaotic,不誠實的,虛偽的 mendacious,無效率的川普政權不再回來,第二就是選出拜登當選第二任。」

說到撒謊,無效率,沒有人比得上拜登政府。

拜登經常說,美國的經濟問題都是因為有錢人不繳稅,所以他要大幅向富人加稅,但是大家可以問他,如果你每天都說要跟富人加稅,為什麼有錢人都湧向你,把錢捐給你?

見到各大媒體都將這次的籌款會當作是一次成功的民主黨聚會,當作是民主黨及拜登獲得廣大演藝界支持的證明,(他們不說是拜登民調低迷,需要兩位前總統站出來扶一把。)唯一的遺憾是,川普在同一天到紐約出席了星期一遇害的警察迪勒Jonathan Diller 的追悼儀式,這樣的對比讓他們無法不報導,給拜登的慶祝大會抹上陰影。(下圖:川普出席了遇害警察的追悼會。)

 

 

 

 

 

 

邀請川普出席這位警察追悼會的紐約警察互助會(SBA) 事先還發了警告信給民主黨,要他們不要在追悼會中出現,因為知道他們不過是會來留幾滴鱷魚眼淚,不會有真心的感情及支援。事實是,自從星期一的事件發生後,拜登沒有跟迪勒的家人連絡過。今天聽見三大主媒之一的 ABC 新聞中居然在報導川普慰問遇害警察家屬的新聞後這樣說:「…不過川普沒有說他要怎樣解決類似的事件再發生,而且根據數據紐約的罪案在下降中。」這就是主媒說謊的天分一再發揮。

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昨天在被問到此事時,只說:「總統跟紐約市長亞當斯打過電話,致以慰問。」這是多麼冷漠的關切。之後發表的冗長聲明中居然這樣說:「總統在整個職業生涯中都支持執法人員…但是暴力罪案是在前任政府時期劇增的,他們不斷的刪減警察計畫。他們的預算針對警察的關鍵經費,國會中的共和黨人正在建議繼續這樣做。而拜登跟卡美拉正在進行相反的工作,一開始就支援fund 警察,在他們領導下,達到了歷史性的縮減罪案的成果。」

你相信嗎?他們可以將整個事件倒轉過來說。說到無恥的謊言,莫過於此。

 

03/28/2024星期四

加密貨幣FTX 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 班克曼弗瑞德(簡稱SBF) 今天被紐約曼哈頓法院判處25 年徒刑,一般估計他在12 年後可以獲得自由,不過他已經表示要上訴。

 32 歲的班克曼弗瑞德是在去年11 月被裁決侵吞顧客80 億美元罪名成立,其罪名還包括兩項電匯詐欺,四項合謀詐欺,及一項合謀洗錢共七項罪名。檢控官要求處刑40-50 年,不過聯邦法院法官Lewis Kaplan 只判處了25 年。一般認為這樣輕判,是要給他改過,重新做人的機會。

 

聆聽判刑之後,SBF 在庭上表示悔意及發表道歉聲明。

法官也裁決他必須賠償受害人及罰款110億元,這表示他如果被發現有其他產業都要充公。

記憶好的人會記得,班克曼原來被控八項罪名,就是多了一項與「政治捐款」有關的罪名,但是在還未開庭之前就被檢控官取消了。這是非常奇怪的行動,當時新聞都有報導,他在這方面出手大方,單單在2020 年大選期間就捐出四千萬元給民主黨,其他對政客的個別捐款還不計算在內。根據當時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他單獨給拜登的競選捐款就達到520 萬元,難道這是檢控官取消這一項控罪的原因?

我們都知道,被FTX 詐騙的受害人很多是普通市民,很多是全部身家都沒了,難道這些人不應當受到賠償?而現在我們唯一可以追朔到這些被騙的錢去了那裡的,就是這些政治捐款,為什麼不叫他們都吐出來?

據華爾街日報當時的報導,班克曼弗瑞德的捐款中,有兩筆合共是七百萬元,給了兩個民主黨競選眾議員的super PAC,這些都是有紀錄的,現在選舉完畢,都應當吐出來了。請問是民主黨眾議員比較可憐,還是那些被騙的人比較可憐?

現在上網去翻舊的資料,見到一些通訊社(包括路透社) 居然說班克曼的捐款「共和黨跟民主黨等量」,這完全是謊言。班克曼除了父母都是堅決民主黨人,自己更是跟民主黨親如一家人。他自己有時會說「他也捐款給共和黨人」,但是有媒體(包括紐約郵報)查出來,他給共和黨人捐款非常少額,佔了不到5%,而且全部是共和黨中反川普的人,所以證明他的捐款只有一個目的就是打倒川普。請問,如果他的捐款主要受益人是川普,媒體還會不叫川普吐出來嗎?檢控官還會撤銷他這一項控罪嗎?

班克曼當時肯定以為他捐了這樣多錢給民主黨,就可以做為護身符,當時他還跟民主黨眾議院的財政委員會個要員勾肩搭背,親熱得不得了,(當時是民主黨掌管眾議院)。誰知道遇到自己出事時,民主黨人推得一乾二淨,讓他一個人承擔後果,對於那些想藉權貴附身的人,可以說是一大教訓。我在FTX 騙案創始人SBF 跟民主黨的關係 中說過,班克曼被捕的時間,就在他將前往國會作證的前一天午夜,這是要阻止他坦白作證,讓他罪名加重。這件事時間上的「巧合」,再度證明美國現在的司法制度,完全是為民主黨服務的。

 

03/28/2024星期四

川普跟拜登今天都到紐約,川普是在下午出席一位被長年慣犯殺死的紐約警察的追悼 (守靈) 儀式,而拜登就是在兩位民主黨前任總統奧巴馬跟克林頓的簇擁之下,到百老匯的無線電城音樂廳 Radio City Music Hall 出席一項眾星雲集的籌款晚宴。

這就是現在川普跟拜登,共和黨跟民主黨之間,典型的差異。

據說川普是接到紐約警察工會的邀請,出席31 歲的警察Jonathan Diller 迪勒的追悼儀式。一起出席的有 Diller 的家屬,以及數以百計的來自各方的警察。迪勒是在星期一傍晚在皇后區執行交通違規檢查時,被車上的一名慣犯射殺。34 歲的兇手 Guy Rivera 當時在乘客座位,拒絕打開車門走出車外,還掏出手槍射殺了迪勒。迪勒是在防彈背心下方的腹部中彈,當場死亡。(下圖左:兇嫌 Guy Rivera,右圖是死者警員跟他的一歲兒子。)

 

 

 

 

 

據說兇嫌過去被逮捕14次,罪刑包括搶劫,攻擊,謀殺未遂,最後一項罪名讓他坐牢十年。他最後一次被捕是去年四月,也是非法持有裝了子彈的手槍恐嚇他人,當時檢控官要求法官訂下保釋金七萬五千元,以及裝置電子監聽器。Rivera 的親友使用為犯人設立的保險政策付出保金,但是法官沒有規定電子監聽,所以造成今日禍害。

警方懷疑事發時,車上兩人正企圖進行打劫行動,所以用手槍拒絕合作。過去川普多次對執勤的警察表示支持及同情,認為現今的法律及法院執法不公,加上民主黨的 defund the police 等等訴求,都讓警察的工作越來越困難。

這類新聞目前都不會被主流媒體刊登,因為死者是白人警察,而兇手多數是黑人或是中南美洲的移民。還聽到 CNN 的評論員說,川普此舉是要「討好」他的基礎選民 base,似乎這樣做是壞事。

相對的民主黨那邊,今天有三位前後任總統到埠,出席今晚星光熠熠的籌款晚宴。據說票價由 $250 元到 25 萬元一個人,付出十萬元以上者就可以跟三位總統合影,預計五千人出席,總共已經知道籌到了2,500 萬元。至於沒有錢出席的,如果要看現場都要付出25 元在串流平台上面看到。

到目前,民主黨都以籌款成果驚人,引以為傲。過去一個多月,民主黨誇口他們有一億五千萬元現金在手上,相對共和黨不僅籌款數字不如他們,而且因為川普的七八項官司,經費已經用得七七八八。

今晚的晚會除了有三位總統之外,還有晚間節目主持 Stephen Colbert 做司儀,許多影歌星表演:Queen Latifah,Lizzo,Ben Platt,Cynthia Erivo,Lea Michele 等。預料節目都是吹噓拜登的政績,以及詆毀川普為主。

這兩項活動,對比了今天川普跟拜登,共和黨跟民主黨的天壤之別。一個人必須有強烈的正義感才會為這對比唏噓。

美國的媒體今天全部出動,報導三位美國總統在紐約下機的場面,對於這位警察的追悼儀式,川普的到達,一個字都沒有報導。

這次選舉聽到好多人說:不能讓川普再當選,他在任時美國過份分化,成為兩極。大家可以分析,究竟是誰在讓美國分化。

 

03/27/2024星期三

美國的獨立總統候選人,羅伯甘迺迪 Robert Kennedy Jr. 昨天公布了他的副總統候選人,38 歲的富婆 Nicole Shanahan,她是Google 創辦人之一Sergey Brin的前妻,去年她曾捐款450 萬元給一個支持甘迺迪的 Super PAC,這是她獲得甘迺迪甄選的主要原因。Shanahan 是極左民主黨人,上屆大選2020 年時,她也是拜登的主要捐款人之一。(此外這個人過去捐款數千萬元,給推動削減監獄刑期,支持非法移民的法律費用等等的組織。)下圖:羅伯甘迺迪跟他的副總統搭檔,昨日首次一起公開露面。

 

 

 

 

 

 

在甘迺迪昨天的記者會之後,民主黨就展開了對他的攻擊。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的安排下,多位民主黨的「發言人」跟記者對話,包括賓州副州長Austin Davis說甘迺迪是一個破壞者,他的出現只會讓川普當選;另一位加州選出的眾議員Robert Garcia 就說:甘迺迪是由川普的幕後支持者資助的,所以明顯是有幕後陰謀,破壞拜登當選機會。他指的是銀行界大亨Timothy Melton,他是川普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但是據說他也捐出鉅款給甘迺迪。

從民主黨的反應知道,他們處於「恐慌」境界。目前多項民調都指出,川普在全國,以及七個關鍵州普遍領先拜登2-6 個百分點,而羅伯甘迺迪在各項民調中,都有10-13% 的支持率。而川普的領先幅度不變,這表示甘迺迪從拜登跟川普那邊都拉去了支持者。但是民主黨就認為,甘迺迪的10% 以上支持率多數是從民主黨那裏奪去的,因此要盡全力阻止甘迺迪參選。

事實是,民主黨從去年開始就已經成立緊急應變小組,專門對付「第三黨」的參選。其實甘迺迪以獨立身分參選根本是民主黨做成的。當甘迺迪宣布要參選時,民主黨全面抵制他,先是DNC 全面阻止民主黨候選人辯論,但是媒體卻全力推動共和黨那邊的候選人辯論,即使川普不參加,他們也全力推動一次又一次的其他候選人的辯論。都是要藉那些人的口攻擊川普。而所有媒體在民主黨指使下,完全不提羅伯甘迺迪的名字,沒有一間媒體訪問過他,他沒有上過CNN 或是MSNBC 的節目,三大電視網,甚至NPR 全國廣播電台都不訪問他,當他不存在,所以他只有偶爾到Fox News 這類保守派電視台接受訪問,雖然雙方立場完全不一致。是這樣的抵制,打壓,羅伯甘迺迪才成為獨立候選人,跟民主黨對抗。如果民主黨一開始就接受他的挑戰,(真正的民主做法),他或許也會因為支持度不夠而被迫退出,好像另一位候選人,明尼蘇達眾議員Dean Phillips 一樣,自動退出了。但是民主黨擔心如果讓他參加,讓他有機會跟拜登對質,知道拜登應付不了,所以才採取極端獨裁的做法,予以抵制。

另一方面,媒體又每天宣傳說:全國有四分之三的人不願意見到「川普跟拜登再度對壘」,用來做藉口推動第三黨出來競選,現在見到甘迺迪出來了,又打擊他?這就暴露了他們的陰謀。他們只是想要一個共和黨的第三勢力出來,分薄川普的選票,當這第三勢力是民主黨人時,他們就想盡辦法阻止。

過去大半年,一個No Label (沒有標籤)的勢力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現,名義上是由前民主黨(目前獨立黨派) 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 推動,但是這個人雖然口裡反對民主黨政策,實質上卻從來沒有一次投票反對民主黨立場,他們結合了反川普共和黨勢力Lincoln Project 林肯計畫,原來的希望是推動好像前新澤西州州長克利斯第Chris Christie,或是新罕普什爾州長蘇奴努Chris Sununu  這樣的人出馬,都是極端反川普的共和黨人,就最理想,後來當前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 在初選時落敗給川普時,也曾向她招手,但都沒有成功,所以現在才銷聲匿跡。

還有,那個所謂「全國有四分之三的人不願意見到川普跟拜登再度對壘」的說法,也不知道是甚麼樣的民調製造出來的。因為現在川普受到全國至少45% 的人明確的支持,所以根本不可能有「四分之三的人」反對川普出來競選。

 

03/26/2024星期二

美國在昨天聯合國安理會一項「要求以色列在加薩戰爭中停火的議案」中,投了棄權票,結果該議案以14-0 票通過。以色列納坦雅胡政府對於拜登政府沒有投棄權票,感到不快,除了言詞上表示不滿,同時取消了一個高階層的訪問團出訪華盛頓(商討人質問題策略) 的行程。

這還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在聯合國的投票中站在跟以色列相反的立場。(下:拜登跟納坦雅胡。)

 

 

 

 

 

 

在昨天的議案中,要求以色列在即將來臨的穆斯林齋月期間Ramadan 停火,同時呼籲哈瑪斯釋放他們在去年十月七日擄獲的所有人質。但是兩個條件沒有相關關係,也就是以色列必須停火,但是哈瑪斯無須答應釋放人質。所以這議案受到哈瑪斯及俄羅斯等國歡迎,而且哈瑪斯還堅持這停火必須是永久性。

過去對於所有要以色列停火的議案,美國一貫的予以否決。這次的棄權顯示美國立場在改變。加上一個星期前,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多數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公開喊話,要以色列人民選出一個新政府,這樣的動作再明顯不過。這是明白表示,美國要以色列人摒棄他們選出的總理納坦雅胡。

拜登政府的做法也等於對哈瑪斯暗示,美國不會壓逼哈瑪斯先釋放人質,才會談要以色列停火。你說哈瑪斯還會好好跟你們談判釋放人質?

人家俄羅斯跟北京政府完全不放棄他們的否決權,一次又一次。好像上星期五對美國提出的「譴責哈瑪斯的十月七日做為是恐怖組織行為」,以及「譴責胡塞武裝份子攻擊紅海船隻行為」,聯合要求哈瑪斯釋放所有人質的議案,結果就被這兩個國家否決了。但是輪到美國表態時,卻棄權了。

現在正是以色列攻擊行動關鍵時刻,因為以色列軍方IDF 宣稱,他們已經摧毀了哈瑪斯多數的基地,跟多數的頭目,稍早前當IDF 攻破Khan Yunis 時,以為哈瑪斯將人質都藏在該地,但是只發現了藏匿人質的籠子,沒有見到一個人質,因此相信哈瑪斯將最後一批士兵跟人質都藏在拉法Rafah 地區。如果現在逼迫他們停火,等於前功盡棄。

不過拉法有150 萬人口,聯合國等組織就藉口擔心平民安全,要逼迫以色列停火。而這也是哈瑪斯將據地跟人質藏在這裡的理由。

而拜登立場的改變就跟十一月的大選有關。他很清楚上個月密西根的初選,有十萬民主黨人投票「不表態」,就是明顯的因為拜登的中東(支持以色列) 立場。而且最新民調,川普在密西根領先拜登的比例已經達到雙位數字,這讓拜登政府不能不緊張。

拜登政府整天攻擊共和黨不撥款給烏克蘭,可能將烏克蘭雙手拱讓給俄羅斯,這完全不是戰略問題,而是將國內政治牽扯到國際戰爭。因為烏克蘭用了美國一千億元美金都沒有成果,完全是因為拜登拒絕給烏克蘭他們需要的戰鬥機跟長程飛彈。現在卻在以哈戰爭臨門一腳,要以色列停火,這就是完全違反戰略原則。

過去美國出賣盟友的例子太多,其中民主黨政府從羅斯福開始,杜魯門,到卡特,為了討好(蘇聯) 共產黨,造了多少對蔣介石不利的謠言,以方便自己「親共」。現在拜登為了摒棄以色列,就製造對納坦雅胡不利的宣傳術語,分化以色列國民。找出過去民主黨干預以色列大選的事例不知有多少,每一次選舉都出錢出力,阻止納坦雅胡當選,人盡皆知。現在公開喊話要他下台,又在聯合國投票孤立以色列,…做美國的盟友,特別是當民主黨當政時,會很辛苦。

 

03/26/2024星期二

NBC 今天終於宣布,終止他們跟共和黨全國委員會 RNC 前任主席 Ronna McDaniel 麥丹妮爾的合約,距離她在星期日第一次在NBC 的節目Meet The Press 中露面才三天。NBC 母公司 NBCUniversal News Group 的主席Cesar Conde 在給予員工的 memo 中說:「在聽取你們中很多人的合理性的憂慮中,我決定Ronna McDaniel 將不再出任我們的評論員。」他還向員工道歉。(下:麥丹妮爾星期日在 NBC 的中出現。) 

 

 

 

 

 

 

前天報導過,McDaniel 只是在那次訪問中說,她不贊同一月六日國會動事件中的行動,但是她仍然支持川普,因為那不是他的原意。而且她雖然承認拜登是合法選舉出來的合法總統,但是她也認為那一次選舉有很多值得商榷之處,她還舉出很多州政府在大選之前(不經過州議會的合法程序) 才修改選舉法律等等的例子。就因為這樣,讓NBC 裡面的主持跟評論員氣得不得了,當場就跟NBC 上層發難,指責他們不應當讓這樣的人加入他們的陣容。

這完全證明了,NBC 裡面那些所謂的新聞專業人士,一點點不同意見都不容許在他們電視台出現,他們還自稱是代表美國的聲音的媒體。

Fox News 列舉了過去一兩天NBC 跟其他媒體攻擊McDaniel 的例子,好像:我們不需要一個接近犯罪份子(指川普)的人來這裡說話;我們不能給一個Trump Liar 到這裡來散布謊言;那個曾經是白宮發言人的沙琪Jen Psaki 說:「我們代表美國人民,代表你們(觀眾),這是真相與謊言的選擇。」MSNBC 的著名主持Rachel Maddow 在節目中說:「(聘請她)就好像是聘請一個黑幫加入檢察官辦公室,請一個扒手到保安廳工作,簡直莫名其妙。」

這件事再度百分之百證明,美國的主流媒體已經完全成為一言堂,他們拒絕任何站在川普那邊說話的言論,而那是全國一半的人的聲音,他們要完全封殺。

記得紐約時報在2020 年全美兩百多城市暴動時,刊登了一篇共和黨參議員Tom Cotton 寫的投稿文章,說他支持川普總統建議的,派遣國民防衛軍National Guards 維持秩序,結果文章刊出後,那個負責主審的編輯 James Bennet 就受到紐約時報內外的傳媒界人士圍攻,不到一個月就被開除了。你還要甚麼證據證明,這些大媒體完全不能容忍川普那一方面的聲音出現?所以現在川普的民調支持率居然高過拜登,就知道美國究竟還有一半的人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不受這霸道,專制的左派媒體控制。

不過我也很失望,麥丹妮爾沒有得到共和黨人跟保守派媒體的支持,我還聽見很多保守派評論員說,她一開始就不應該跟NBC 簽約。這些人難道沒有看那次訪問嗎?我不僅看了,還比照 NBC 發布的訪問文字稿,知道她讓NBC 生氣,是因為她利用空隙說了很多「真理之言」,共和黨跟保守派應當支持她,多謝她,不要讓她孤軍奮鬥。

麥丹妮爾說,她到現在沒有接到 NBC 的通知,她是從新聞中知道自己被解除合約,她已經請了律師控告NBC。

 

03/25/2024 星期一

今天是川普難得的大喜日子,他除了在上午獲得紐約上訴法院的喜訊,可以將上訴的保證金裁減到1.75 億美元,並延長十日付款期之外,還因為他的個人網路Trump Media Group 跟 Digital World Acquisition Corp. 合併之後,他的個人財富大大增加,根據 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 今日公布的富豪指數,川普已經被登入全球前 500 位富豪名單內。

 

 

 

 

 

 

根據 Bloomberg 公布的資料,川普在這項合併之後的今日起,他的財富由原來的31 億美元,驟增了40 億美元以上,達到64億美元。

據說這間合併的新公司有78 億美元資產,而川普佔有該公司的58% 股權。

在今天之前,每天都見到聽到美國的左派媒體,嘲笑川普的財產沒有他自己說的多,還說他連五億元的保證金都拿不出,還說自己是billionaire,說他將財產報大數。從他們的言論中聽得出來,最希望川普宣告破產。今天的消息是由Bloomberg 新聞社跟Bloomberg Billionaire Index 發布,誰都知道Bloomberg 已經是民主黨人,所以不再能說是川普自己吹牛。

川普是在2021 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發生後,先後被推特跟Facebook 終止帳號,一氣之下自己創辦了Truth Social 社交網頁。雖然其用戶一直無法與上面兩個社交媒體相比,據說其真正的價值只有五百萬元,但是在其個人的號召力影響下,其點擊meme 價值就超值了。這也是川普等人在法庭中一直解釋的,他的物業不能與一般物業相比,因為川普之名,價格就加倍。從五百萬元提高到幾十億元。那是那位紐約州司法廳長 Letitia James 意想不到的吧!她以為將川普的保證金提高到五億,就可以逼他破產,就可以沒收他的物業。今後她要想其他的辦法了。那些民主黨人也必須想其他的辦法了。哈!

 

03/25/2024星期一

再度證明,美國不僅是拜登,而是整個民主黨都希望更多非法移民進入美國。

共和黨參議員Bill Hagerty 上星期提出的一項撥款議案修正案,要阻止拜登再使用政府經費,每個月空運三萬多沒有通過移民申請的外國人進入美國,但是參議院所有民主黨人全部反對,所以在星期五晚上被否決。

這位田納西州參議員說,當他知道拜登現在每一個月利用他的一項移民App計畫,去年開始在古巴,海地,委內瑞拉及尼加拉瓜,每個月徵募三萬名當地人申請移民,之後沒有經過審核,就安排他們坐飛機將他們空運到美國43 個城市。這消息還是川普在超級星期二的勝利演說中透露的。

這項行動完全秘密,到現在拜登政府還不透露這43 個城市是那些地方。

這項修正案包含在眾議院通過的1.2 萬億元的短期預算案中,在單獨投票時,以51-47 票被否決,民主黨51 位參議員全體反對。共和黨全數支持。而整個預算案則以74-24 票通過。共和黨人有23 人支持,24 人反對。避免了政府關閉(其實只是政府機構暫時無法發餉。)

這三萬多被秘密送往美國的四國移民,是排除了每一天從美墨邊界非法闖關者之外的數字。目前每一個月都有二三十萬非法移民闖關,每年為數達到三百萬人之譜。

 

03/25/2024 星期一

紐約上訴法庭今天上午將川普的「不實申報物業價值」案件的上訴保證金,由原來的 4.54 億美元,削減到1.75 億美元,削減了一大半,同時多給予他十天時間付出,一般認為是川普的一項勝利。因為證明了原來規定的保證金過高。(下左:川普,右:紐約司法廳長 Letitia James。)

 

 

 

 

 

這項裁決是在原來的期限到期之前幾小時做出,川普說他將會服從這新的數字,並說他會以等值證券或是現金的方式付出。如果這樣,就阻止了紐約州司法廳長 Letitia James 兼姆斯沒收川普在紐約州內物業的行動。上星期,兼姆斯已經開始窺視川普在紐約的一座度假屋Seven Springs Estate,要從那裏著手。而多間左媒的主持跟評論員也都忍不住摩拳擦掌的竊竊自喜。

川普今天在他的 Truth Social 上面發文說,這件沒有犯罪,沒有受害者的不公平的案子很快就會結束,他也對自己的上訴表示有信心,並聲稱要James 在法庭解釋,她何以將他在佛羅里達的Mar-a-Lago 估價只有1,800 萬美元。

過去幾天川普聲稱,他不是付不出這筆保證金,他手頭有五億元,他只是不想出售自己的幾項寶貝物業,而且要用這些錢來競選。

川普的律師Christopher Kise 也表示,這只是川普最終勝利的第一大步而已。不過James 的發言人仍然嘴硬說,「川普仍然面對他詐欺案的誠信度的」挑戰。

這幾天聽到左派媒體的評論員,他們的談話中都是期望川普最好能宣告破產,又或是承認他根本沒有那麼多錢,以推翻他過去總是說自己是billionaire的說法。這些人真的很可笑,川普是billionaire 不是他自己封的。這些都是Forbes 富布斯等金融機構的統計。特別是他在2016 年競選時,Forbes 估計他有45 億美元資產,一年後Forbes 宣稱他只有34 億美元資產,證明他做總統後資產大幅縮水,也證明他做總統沒有為自己謀利。

去年當川普宣布他將競選共和黨提名時,女兒跟女婿 Jared Kushner  宣布他們將不加入川普的競選團隊,有媒體就高興的說:「連他的女兒都不幫他了」,目前看來是有經濟理由,他們家裡總要有人專心賺錢,否則這麼多針對他們的司法整肅,幾十億家產很快就會被折騰光光。

今天川普還出席了紐約曼哈頓另一項官司的庭訊,那是檢控官布萊格 Alvin Bragg 的「掩口費計帳錯誤」的案件,這案件本來訂於今日開庭,上個月法官Juan Merchan接受川普團隊提出的「因為對方增加提出多達一萬五千件證據(紀錄),需要時間研究裁決」理由,而推遲一個月。今日法官宣布不再延期,決定在四月15 日開庭,也就是開始遴選陪審團員。

這名民主黨法官今日提出的理由是,上述一萬多新的證據,多數與本案無關。而在此之前,檢控官已經提出超過十萬頁的證據。而川普團隊的說詞是,那十萬頁的證據(證詞),其中有七萬四千頁沒有給川普團隊檢閱,所以川普團隊要求延期90 日,今日被拒絕,還是維持延遲30 日的決定。

 

03/25/2024星期一

這幾天上網搜尋川普擊潰伊斯蘭國 ISIS 的新聞,意外的跳出來的極大部分的條目,都是「挑戰」這說法的,有的說:川普說他擊潰伊斯蘭國,事實並非如此;有的說:川普聲稱百分之百肅清伊斯蘭國,現在自己收回這句話;川普擊潰伊斯蘭國的宣傳,忽視了那些出力的盟邦;是誰擊潰伊斯蘭國,川普還是奧巴馬?結論當然是說奧巴馬功勞更大。我只見到一個條目是川普時代的白宮網站,對事件有正面的報導,其他「全部」是駁斥川普的。(下:川普在2018 年三月向媒體指出,他已經消滅了伊斯蘭國。)

 

 

 

 

 

 

這只是近六七年間的事情,過程發生在我們眼前的事實,然而「歷史」已經被改寫了。

你無須太過清醒都可以記得,川普上台之前(奧巴馬時代),幾乎每一兩個月,歐洲地區就會發生一件死傷慘重的恐怖襲擊,不是在音樂會,就是在地下鐵,而且因為他們的「成功」,加上反西方的宣傳策略,吸引了不少英美國家青年加入,以及支持。但在川普於2017 年尾宣布消滅了伊斯蘭國之後,這類新聞完全銷聲匿跡了。我們都應當記得,川普當時是跟伊拉克,及土耳其庫爾德族等國合作,在上台九個月之後,就將伊斯蘭國當時在中東一帶佔領的土地上驅逐,之後他們就無法倚靠這廣大土地的石油收入維持生計,才從此逐漸消失。之後川普還再接再厲,殺死了ISIS 的頭目Abu Bakr al-Baghdadi 巴格達迪,之後還殺死了在幕後支持國際恐怖勢力的伊朗軍事大頭目Qasem Soleimani 索萊曼尼。這是多管齊下造成的後果。

當然川普是得到中東一些友好國家及部落的支持,但是如果不是川普的統籌,這件事會這樣快速及容易?,奧巴馬做到了嗎?根據當時的報導,奧巴馬多次表示:這是恐怖組織的動物beast 天性,所以難以對付;這是長期行動,需要時間;這事情不能快,我們必須有耐性。

現在拜登只是上台三年多,ISIS 又大規模活躍起來。美國軍方領袖剛剛在一星期前在國會宣稱,因為阿富汗(拜登撤退後出現的真空),當地已經有了八個 ISIS 的基地,其中一個 ISIS-K 就是這次在莫斯科音樂會發動攻擊的組織,此外聽說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等地,也有新的 ISIS 組織在活躍,那些就是仇視西方的組織。此外還有少數 ISIS 是靠伊朗支持的,現在當然更加聲勢壯大。

從這件事的發展讓我們看清楚,中東地區仍然是一個部落文化地區,沒有美軍的制裁,就會混亂,而且他們不只是在自己家後院作亂,還會伸向地球每一個角落。這是再加多一個理由,美國人如果聰明他們會再度選出川普執政。

過去提過,伊斯蘭國的壯大都發生在奧巴馬於2011 年從伊拉克撤軍之後,他製造了中東的真空,讓十幾個伊斯蘭國零星組織團結起來,之後就展開了全世界的恐怖襲擊。(在那之前,伊斯蘭國的恐襲侷限於中東地區)。根據 CNN 跟 Forbes 的報導,在奧巴馬第二個任期內,伊斯蘭國在伊拉克及敘利亞以外的 29 個家發動了140 次襲擊,造成  2,043 人死亡,傷者更是不計其數。

這些都是以前蒐集的資料,但是都不會出現在現在的網頁。現在這些網頁,包括Newsweek,New Yorker,Politico,FactCheck.org,Bloomberg,CNN 等等,我只瀏覽了一兩頁,沒有時間再查閱下去,就已經見到95% 都是謊言跟假新聞,而且其中有些還是教授,軍事專家撰稿。

而我搜尋的網頁包括了Google 跟 DuckDuckGo 等,表示沒有一個搜索網站倖免(他們的過濾跟洗腦)。

所以大家一定要頭腦清醒,我只是盡一己之力保留史實。

 

03/24/2024星期日

見到美國的媒體紛紛進入讀秒階段,遮掩不住的興奮等待,紐約州司法廳長兼姆斯Letitia James 明天就可以開始進行沒收川普的產業了。包括紐約時報的專欄作家 Maggie Haberman 寫的:除非有意外,讓川普在最後一刻達成交易,兼姆斯就可以凍結他的銀行戶口,開始漫長及複雜的沒收他的財產的程序了。

 

 

 

 

 

 

聽到這些人在電視上解釋這件事所以讓他們興奮,原來他們要證明,川普沒有他說的那麼有錢,聽到好幾位說:如果他真的是億萬富翁billionaire,他怎麼會拿不出五億元?這是其中一個白癡說的話。還有一個說:原來川普一直都報大數字,說自己多有錢,原來是假的。另一個比較公正的評論員說,兼姆斯當時就是評估川普的資產,才從第一次建議的兩億五千萬元罰款,提高到三億七千萬元。原來她是要將川普榨乾。一方面讓他不要再「吹牛」自己多有錢,一方面阻止他有錢去競選。

這不是干預選舉是甚麼?民主黨在民調上,選票上沒有辦法贏,就用司法來阻擋。

如果司法都阻止不了呢?這兩天出了幾條新聞,他們還有更狠的辦法。那個民主黨的知名策士James Carville 星期三在CNN 上建議,拜登應當讓其他人幫他做他的wet work,這句話的意思是「幹掉他」,或是「做掉他」,他解釋,拜登本人不是最好的打手,但是有很多其他人可以幫他做這工作。他還說:這是CIA 的用語,就是「除去他」。

主持人Anderson Cooper 沒有反對的意思,只說:那好像是黑社會做的事mob hit。當然他們不是說暗殺,但是相去不遠,從紐約司法廳的做法,這就是除去他,從「選舉名單上」除去他。看來Nikki Haley 在一邊等待還是有希望的。

Cooper 還說,「其實他身邊很多人已經在這樣做了。」這就表示,他們都知道,民主黨現在每天都在朝著這條路上走。

Carville 說:他(拜登) 不用自己做,像我們這類人可以幫著做,他根本也做不來,他只要跟著(我們) cruise along 就可以,但這是必須做的,而且要趁現在還佔上風的時候進行。

聽他們說話,拜登跟民主黨現在攻擊川普還不夠厲害。原來他們把拜登在民調落後的原因,在於攻擊川普不到位。他們每天製造一個假新聞攻擊川普:他鼓勵普京去攻打歐盟國家,他說當選第一天就要做獨裁,他說如果他不當選,美國就會有內戰,血流成河…

這位Carville 一月時也在MSNBC 上面向沙琪Jen Psaki 建議,拜登必須加大力度,用屠刀meat cleaver 攻擊川普。跟著說:「我們必須做,我們必須用腳踩在他身上,正好在他的脖子上,用腳跟,還要踩了之後轉一轉。」"We do what we got to do. And that’s where we are right now. We have to keep the foot on this guy, right on his neck, take our heel, and twist it," 聽見了嗎?這些話每一個字都是他說的,我沒有斷章取義。

但是當川普說到「汽車工業會因為拜登的政策,出現 bloodbath」時,就被他們說成是如果他輸了就要打內戰,要流血。

最後是一個MSNBC 的前任主持人Keith Olbermann,他最近在X 上面引用了拜登跟卡美拉競選總部發出的一段視頻,上面是川普在Ohio 群眾大會上的一段演說,而拜登總部用的引文是「川普說自己現在受到的媒體虐待,比林肯總統當時受到的虐待還要嚴厲,林肯是被暗殺的。」之後Olbermann 就加了一個註語:我們只能希望There’s always the hope.。(下圖)

 

 

 

 

 

 

 

 

誰都看得出,Olbermann 跟拜登一夥是甚麼意思。這些都不是斷章取義,前後貫通提到的都是暗殺。如果你像我一樣跟蹤美國的兩黨政治,怎麼會不覺得民主黨越來越像是一個流氓政黨?

 

03/24/2024星期日

美國共和黨全國委員會 (RNC) 主席 Ronna McDaniel 麥丹妮爾在上個月被川普友情逼退之後,傳出她應 NBC之邀,加入這個左派媒體,當時 NBC 說他們需要一個來自共和黨的聲音,共和黨這邊很多人哀嘆又有一個共和黨高層「加入敵人陣營」,後果多半是跟著左媒攻擊自己人。(下:Meet The Press 的主持Kristen Welker。)

 

 

 

 

 

 

不過麥丹妮爾今天的表現不僅出乎共和黨人意外,更讓左媒意外,因此在今天早上麥丹妮爾在 NBC 的旗艦節目 Meet The Press,接受了主持人Kristen Welker 專訪之後,NBC 裡的眾多評論員居然在節目中攻擊「聘請麥丹妮爾的」上級,說他們不僅做錯了選擇,還應當跟主持人道歉。這就表示,麥丹妮爾今日的訪談非常成功,刺中了左媒的要害。

如果你有看這節目,這位主持一直逼她口中承認: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川普應當負起道德跟法律責任,(麥丹妮爾說,她不認為川普本人希望這事發生);主持人要她說出,因為一月六日事件,她不會在十一月大選中支持川普,(麥丹妮爾說,她雖然不贊成一月六日的騷動,但是這次選舉是川普跟拜登之間做選擇,所以她會投票給川普);主持人要她說,2020 年大選拜登當選合法總統,那次選舉完全公正公平,(但是麥丹妮爾只肯說:拜登是合法選出的總統,這是事實,但是那次選舉存在很多問題,這也是事實。)(下圖:McDaniel 今日表現可圈可點,頗有大將之風 。)

 

 

 

 

 

 

 

NBC 明顯以為,麥丹妮爾因為是被川普逼退,川普又用自己的媳婦取代她,所以她一定滿腹苦水,會趁機攻擊川普。(上星期,前任副總統彭思 Mike Pence 只不過說了一句他不會支持川普,就被所有媒體做了三天大新聞。)

跟其他在左台出現的共和黨人不同的是,麥丹妮爾還抽空隙插進去很多她要說的話,(這才是那些左派無法接受的事實。)例如她說:當時確實存在很多問題,很多州利用新冠病毒做理由,在選舉前改變選舉法,而且不是經過州議會,而是經由法院,州務卿一個人的決定,結果取消了很多正常的監管機制。

她還說:當然我們心中還有疑問,例如說,現在有78 宗法律訴訟針對RNC,其中一個是在蒙大拿州,民主黨控訴我們要求一個人可以在兩個州同時登記為選民,為什麼他們需要這法律?為什麼控訴我們的「投票時需要身分證明」的規定?

像這些話左台一般不會出現的,她說出來了,所以那些平常一言堂的主持人氣得不得了。(你知道嗎,一個人在幾個州登記為選民後,投票時又無需身分證,這就允許了各州的民主黨的黨工代為投票了。)

主持人Welker 又指控她:你老是說2020 年選舉有疑問,這就給了川普那般人有機會散布選舉不公的謊言,這是對民主的破壞。麥丹妮爾說:我見到的選民都不關心這件事,他們只關心物價,邊境的非法入境者,都市犯罪,學校教育。我代表這國家50% 的選民,不管你是否同意他們,他們都應當有權利說出他們的見解,現在面對大選,這樣做更重要。

她的話讓主持人明顯生氣,於是一再追問,希望逼她同意,麥丹妮爾都沒有動搖。這是讓其他主持生氣的原因。記得嗎,去年初選之前,CNN 為了增加觀眾,給川普舉行了一次Town Hall,結果對川普來說非常成功,他每次說話底下的觀眾都熱烈鼓掌歡呼,事後 CNN 高層不僅受到自己主持的攻擊,還受到其他媒體攻擊,之後再也不敢請這些伶牙俐齒的共和黨人出現。同樣在今天,已經見到華盛頓郵報,Politico 跟 Variety 等媒體發表了攻擊NBC 這項人事聘請的文章。所以現在出現在 CNN,MSNBC 或是其他主媒的共和黨人都是志願變節,或是「被變節」的共和黨人。

今天在NBC 播出麥丹妮爾訪問之後,緊跟著的座談項目中,大家就發難了,這節目的前任主持 Chuck Todd 簡直是毫無保留的說:「我認為我們的老闆應當向你道歉,讓你處於(困難)處境,…她現在是NBC 受薪的評論員,我不知道她今天的答覆是代表 RNC,還是代表(我們) 說話,是誰在付她錢,所以她的誠信度credibility 出現很大問題。她要知道她現在不代表 RNC 了。你今天做得很好,揭發了她很多矛盾,不過她今天根本是在擺弄NBC,所以事先很多人反對聘請她就是這原因。……」(他一口氣說的話是這一段的好幾倍,我只節錄前面一小部分。)

我到今天才知道,這些左派聘請共和黨人去發言,原來不是要聽共和黨人的聲音,全國一半人的聲音,而是「因為今天是我給你錢,所以你要說我們這邊的話。」這真是大開眼界了。我從來不知道,原來誰給你錢,你就要說誰愛聽的話。難怪今天美國 95% 媒體都說同一個聲音的話。也難怪現在這樣多共和黨人變成民主黨傳聲筒,好像 RNC 前任主席 Michael Steele,他現在在 MSNBC 受薪,甚至成為拜登的擁護者,還有ABC 電視台的The View 中兩位主持都曾經是共和黨人,現在每天攻擊共和黨都來不及:Ana Navarro,Alyssa Farah Griffin,還有最顯著的就是 MSNBC 早晨節目Morning Joe 主持人Joe Scarborough,他的節目是拜登目前的最愛,但是他過去是佛羅里達選出的共和黨的眾議員。看來一年幾十萬的(起薪) 薪水,確實足夠一個人變節。

 

03/23/2024星期六

美國國會參議院在星期五午夜通過了一項新的短期預算案,避免了政府關閉(無法發餉)的危機,不過又在共和黨眾議院引發一場「推翻議長」的危機。

這項1.2 萬億元(兆) 的預算案在眾議院中是以286-134 票通過,共和黨有101 支持,112 反對,所以是反對的人多,民主黨只有22 票反對。很多共和黨人認為,這基本上還是一份民主黨的預算,領頭的又向民主黨低頭了,所以在星期五議案通過後,喬治亞州的女眾議員梅喬麗 Marjorie Taylor-Greene (MTG) 就提出剔除議長江森 Mike Johnson 的動議。不過這不是一項必須立即投票的動議,而且國會已經在昨晚開始休會兩星期,所以暫時不會再出現一次罷免議長的局面。(下左:Marjorie Taylor-Greene,右:議長江森。)

 

 

 

 

 

MTG 自己也說,她只是警告,並非真的要投票。不過民主黨那邊,幾十年來從來沒有聽說過一次自己人倒戈的現象。

不管怎麼說,共和黨人好像總是跟自己過不去。一次又一次的給自己製造困難局面。這個議長已經是千辛萬苦選出來的,但是也不能全怪MTG 生氣。她說現在共和黨是多數,為什麼又通過一份民主黨的預算,一千多頁的預算案,全是花納稅人無謂的錢,他們舉的例子真的讓納稅人生氣,好像幾千萬給中東國家維護邊界,卻沒有一毛錢維護美國南面邊界 (只有增加經費處理非法入境者),還有幾百萬是給埃及大學生交學費的,保證支持變性手術作為基本健康保護人權,給不同州分的人到其他州去墮胎,而且沒有懷孕期限,以及多如牛毛的氣候變化支出,總數高達三千五百億....等等。

其實這項預算案,共和黨也爭取到很多項目,好像說刪減國防部五千萬元的DEI 項目(,平等及包容的項目),削減 NGO 的20% 預算,(NGO 是專門幫助拜登將非法入境者安置到全國各地的組織),以及在未來十年,削減政府兩千億元開支。另外,共和黨還逼使民主黨同意,今後禁止美國在海外的使領館懸掛象徵同性戀的彩虹旗幟。過去幾年,拜登的國務院強制海外使領館必須懸掛彩虹旗,現在則是禁止懸掛。

而且江森也是有苦說不出,他現在在眾議院是以218對213 的微小多數,只能跑掉兩票,而共和黨又總是有獨立思想,也就是不聽話,不僅愛跑票,跑票之後還容易生氣。一個月前就是否彈劾國土安全部長投票,有三人跑票所以沒通過,現在這三人中居然有兩人(可能因為被責怪)而要辭職,那就更少了票數。其中一人Ken Buck 的辭職即時生效,已經離開了,另一位Mike Gallagher 原來說到了十一月就不再選,現在居然要提前到下個月中就辭職,所以下個月共和黨會再少一票。這就是自己吃不下一口氣,完全沒有黨性。

本來黨性不是一個好名詞,但是兩個黨的黨性相差如此之大,其中一個黨就要吃虧。

民主黨那邊團結到像是一團膠水,根本分不開。即使拜登家族貪腐證據鐵證如山,他們都團結一起說謊話。共和黨這邊,把原則看得比甚麼都重。任何一個人即使被傳說犯法,都立即有大把人劃清界線。

現在有人說,不要等到十一月大選,共和黨這邊就有可能出現「逃亡潮」,到時候不用選舉,眾議院多數就會變成民主黨,Hakeem Jeffries 就等著坐上議長寶座。

 

03/23/2024 星期六

加拿大前總理梅隆尼的葬禮今天在魁北克蒙特利爾(滿地可)的聖母院大教堂舉行,這是近年來少見的盛大葬禮儀式,出席者包括了總督,歷任總理(杜魯多,哈帕,克里田,Joe Clark等),魁北克歷任省長及政要,總共一千三百多人。上台發表悼念詞的有梅隆尼的女兒卡洛琳,杜魯多,冰棍球明星Wayne Gretzky,美國前任國務卿James Baker 的代表,還有魁北克前省長莊社里 Jean Charest 等人。(下:風雪中,騎警護送靈柩到達聖母院大教堂,家屬都在一邊迎靈。CTV相片)

 

 

 

 

 

 

意外見到加拿大著名音樂家David Foster 也在榮譽扶靈名單上。不盡讓人想起,如果是在十年前,Gretzky 跟Foster 敢公開說,他們跟梅隆尼是朋友嗎?過去梅隆尼在加拿大媒體被攻擊的力度,不下於今天川普所受到的圍攻,在1984 年開始的三十多年間,他跟川普一樣,不僅受到無窮無盡的汙衊,也製造了一件史無前例的貪污大官司,騷擾他十多年,最後他官司勝訴,當時的媒體跟自由黨政府還是堅稱他有罪。難道說,川普也要等到下台後,過世後才受到「稱讚」?(下:梅隆尼靈柩進入大教堂。CTV相片)

 

 

 

 

 

 

 

我說到 Gretzky 跟 Foster是有原因,2015 年大選時,他們兩人都站出來支持保守黨總理哈帕 Stephen Harper,結果 Gretzky 慘遭修理,每一次記者會記者都圍攻他,問他是否應當收回這「贊助立場」,網上的左派網民紛紛叫他去打球,不要管政治。多少年來明星,球員為政客站台數都數不清,但是只要有那一兩個為保守派站台,就這樣被攻擊。(下:兩位總理參加了今日的儀式:克里田跟哈帕。CTV相片)

 

 

 

 

 

 

而且加拿大媒體在無情攻擊梅隆尼三十多年後,突然回心轉意發現了他的「偉大」,原來都因為他在生前最後幾年幫了杜魯多一個大忙。2018 年當川普要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時,杜魯多嚇壞了。原來過去二十多年,加拿大沾了這協議相當多便宜,而且川普的「美國第一」立場肯定要讓加拿大吐出來那些好處。但是杜魯多這人過去罵川普不遺餘力,川普會不對付他嗎?據說談判之初川普就沒有給他好臉色看,特別是當時的外交部長芳慧蘭Kristen Freeland 也沒有甚麼架式,到了美國不受重視不說,川普還作勢要先跟墨西哥談,把加拿大放在一邊。當時不僅杜魯多一夥人很洩氣,加拿大人全都覺得沒面子。現在地位淪落在墨西哥後面了。杜魯多覺得他很有可能就要讓加拿大失去所有好處。當時加拿大真的是風雨飄搖,加拿大媒體還警告保守黨,不可以在這時期跟杜魯多唱反調,大家要團結爭取對加拿大最有利的協議云云。(每一次自由黨遇到挫折,媒體就呼籲要保守黨團結)。這時杜魯多就想起梅隆尼,因為當初梅隆尼就因為「跟美國關係好」而被媒體攻擊,結果梅隆尼不濟前嫌立即幫忙,他利用自己在華盛頓的人際關係,好像今天在葬禮發表悼念詞的 James Baker 就出面幫忙了,而最重要的是,梅隆尼寫了一封私人信件給川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 庫什納,而庫什納後來成了這項北美三國自由貿易 USMCA 的幕後談判代表。我記得後來芳慧蘭就直言稱讚庫什納,說他精明能幹。最後三國達成一份三個國家都滿意的協議。(但是注意,川普還是將加拿大 CA 放在最後。)這是為什麼杜魯多這樣敬重梅隆尼,這一位他父親當年全力打壓的政敵。(不過杜魯多似乎沒有學到教訓,他在今天還是不時攻擊川普。) 

所以如果沒有這件事,加拿大媒體跟國民今天會這樣敬重梅隆尼嗎?前幾天見到最新民調,全國有83% 的人認為梅隆尼是一位好總理。八成以上的人對他有正面感覺。但是記得他在下台後聲望最低時,只有19% 的支持度。

今天的葬禮不僅是政治的,還結合了天主教,聯邦騎警,魁北克文化,跟愛爾蘭文化,莊嚴隆重而且多姿多采。除了有男高音演唱Danny Boy,When Irish Eyes Are Smiling 等相當有意義的歌曲,最後還放了一段梅隆尼自己唱的 We’ll Meet Again,在這時刻聽到他本人唱出這首歌,令人感傷也有希望與幽默。畢竟我們將來都會再見。

 

03/23/2024星期六

莫斯科的音樂會恐怖襲擊事件,死亡人數已經增加到133 人,沉寂了六七年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終於又活躍起來了。

剛剛在上星期二,美國國會眾議院就美國自阿富汗倉皇撤軍事件進行調查聽證,當時就聽到這兩位當時負責的將軍說,自從美國撤出後,有八個ISIS 的基地在阿富汗出現,他們很快就會開始行動,言猶在耳,就見到這樣一樁大規模的恐襲。(下:莫斯科受襲的音樂會場現場。)

 

 

 

 

 

 

阿富汗的伊斯蘭國挑選在莫斯科進行襲擊,熟習地緣政治的人都不會意外。阿富汗跟俄羅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進行了一段長期的戰爭,原因是蘇共要在當地成立一個親蘇的「人民共和國」,基於共產黨反宗教的立場,遭到當地基層民眾的強烈反抗。那場戰爭由1979 打到1989 年,製造了一批反共游擊隊Mujahideen,在那時期之後阿富汗成為美國的一個反共盟友。雖然後來的塔利班勢力非常反美,但是基層民眾中(特別是回教徒)則仍然仇視俄羅斯,所以當地新崛起的伊斯蘭國第一個向俄羅斯下手,應當不讓人意外。

這次俄羅斯的攻擊事件是久違了的襲擊。在川普上台之前,幾乎每一兩個月歐洲就會出現一次類似的恐襲,但是川普在上台一年就徹底消滅了伊斯蘭國,他是從「財源」方面扼殺了他們(在伊拉克) 的石油收入,讓他們無以為繼。而行動中美國幾乎沒有犧牲一個士兵。這就是川普了不起的地方。

(但是你今天上網去找相關的新聞,最先跳出來的卻全部是否認這事實的假新聞,甚至說是「奧巴馬消滅伊斯蘭國」的謊言。誰都知道伊斯蘭國是奧巴馬一手造成,他從伊拉克撤軍沒有後續的支援行動,在當地製造真空,成為恐怖組織的發源地,這些大家只要查證時間表就很清楚。我最痛恨人改寫歷史,所以每天不厭其煩保留史實。)

俄羅斯總統普京聲稱這次恐怖襲擊是烏克蘭幕後策動,這是政治謊言,烏克蘭根本沒有這類的經驗或是動機,何況他們現在應付戰爭已經自顧不暇。而且伊斯蘭國已經自己承認了。這些人頂多會利用烏克蘭現在進行的戰爭混亂局面由當地出入。據說美國方面事先獲得情報有此攻擊的可能性,說一個源自於阿富汗的 ISIS-K 將發動對莫斯科的攻擊,美國駐莫斯科大使館並已在本月七日,通知館員不要參加音樂會,但是不知道通知了俄羅斯多少。而這一次聲稱負責的是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的ISIS,足見這些地方的ISIS 也已經活躍起來。這就是拜登當政的後果之一。一個軟弱的美國(領頭人),世界一定大亂。

伊斯蘭國最大的敵人還是西方,聯邦調查局長Christopher Wray 兩周前已經發出警告,大批ISIS 潛伏份子已經經過沒有設防的美國邊界進入美國,可以預期任何時間美國跟西方都會發生類似的襲擊。

 

03/23/2024星期六

紐約一個聯邦上訴法院,上個月以3-1 的大比數批駁了紐約市議會通過的一項「允許非公民有投票權」的法案,說是違憲。那項法律如果實施,會讓該市80 萬非公民可以參與選舉投票。但是這星期四,首府華盛頓的一名聯邦法官,卻批駁了一個保守派團體的訴訟,抗議華盛頓市的一項類似法律,允許非公民(包括非法移民) 參與投票。這名法官Amy Berman Jackson 的裁決說,興訟者無法證明「他們在哪裡受到這項法律的損害」。

 

 

 

 

 

 

有這樣的法官嗎?她不問事件的合法性,合理性,卻針對興訟者的利益做出裁決。

首都華盛頓的這項法律除了允許非公民參與投票,還允許他們參與競選。而這「非公民」的定義還包括非法移民,就是非法入境者,還有在外國使館工作的外國人。這是大大擴充民主黨的選舉票倉。過去我們都見到,拜登上台後闖關的非法入境者,眾口一致的說他們支持拜登。

過去幾個月,民主黨跟媒體每次駁斥共和黨,就說:「這些(非法入境者)沒有投票權,所以你們不能說民主黨是為了增加選票(才開放邊境)。」現在事實證明,他們是一步步在讓這些非法入境者都能參與投票。

華盛頓這項法律期允許任何人在這裡居住超過30 天都可以在地方選舉投票,也可以競選地方官職,包括選舉委員會的官職。

這位明顯是bird brain 的法官居然說:「(這些人投票)不會影響原告自己的投票權,或是與其他人相比受到歧視,不平等待遇,失去任何機會,或是他們自己的公民權受影響。」這才奇怪,一個人經過重重程序獲得公民權才能有選舉權,現在任何人進了來都有選舉權,能說沒影影響嗎?

所以以後民主黨跟美國媒體再說:讓這些人(非法)進來,不是因為民主黨要增加選票,千萬不要受騙。(他們是不會用「非法」這字眼的。現在拜登政府的官方字眼是 newcomer,所有非法進來的都叫做 newcomer。)剛剛最新的數據,剛過去的二月份邊境警察就截獲了十八萬三千非法入境者,這是歷史上二月份的最高數字。

雖然這個興訟團體 Immigration Reform Law Institute (IRLI) 聲稱會再上訴,但是可以見到各地的民主黨政府都在一步步要讓非法入境者很快就可以投票。

 

03/22/2024星期五

川普的選情暗潮洶湧,理不完頭緒的亂。每一天都有新的危機出現,然而每一次危機中,又出現轉機。這發展勝過現實電視劇。

民主黨那邊的媒體跟法院,用包圍戰術,要迫使川普破產,也牽制了他大筆法律費用,有報導說他的十多宗案件每天要用十幾二十萬元在律師費上面。目前民主黨拜登那邊據說有一億五千五百萬元現金在手上,川普這邊只有七千四百萬元。而川普這邊以 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 名義另外籌得的幾千萬,說是為他的法律費用支出,但是已經用去大部分。有媒體每天都發表異議,說有捐款人不希望把錢用在他的法律費用上面,還說「他自己那樣有錢,無須捐款人幫助他。」但是他們都不為民主黨司法當局製造的各項法律官司發表異議。

川普自己說,民主黨的司法部門一步步追逼他就是要他無法競選,沒有錢競選,現在目的達到一大半。他的群眾大會比較過去兩次競選減少很多。不過今天川普有好消息,他的社交網路 Truth Social 的母公司的股東投票通過,批准該公司跟另一間承載路徑的 Digital World Acquisition Corp. 合併,此舉讓該公司可以在下周上市,據稱這間新公司股值高達60 億美元,而川普擁有該公司六成股份,他的身價就徒升36 億美元,相當於他現在的全部資產。

 

 

 

 

 

 

我想恨死他的人心裡在吐血。他們要讓他破產,現在他的身家一夜間提高一倍。不過這筆錢他必須等六個月後才能套現,所以無法讓他在星期一之前用來作為上訴的保金。

不過川普在今天下午指出,他已經籌到將近五億元現金,暗示他可以在限期前達到需要的四億五千萬元。他在Truth Social 上宣布:「透過努力,天分以及運氣,我現在已經有了將近五億元。這是相當大的數字,我準備用在競選上面。」這是說上訴之後,這筆錢會退給他,他就可以用來競選。

川普確實有點石成金的運氣,他碰甚麼甚麼就升值,連一雙一千元的球鞋,都可以升值到四萬元。每天見到那些人在電視上希望他破產,希望他坐牢,已經到了「你不死我不甘心」的變態地步。美國的政治變成今天這樣,真的病態。今天一個知名的民調專家Frank Luntz 在CNN上面說:「當你一開始去沒收川普的公司,物業,你立即就將川普作成為美國最大的受害者victim,你們等於幫忙他當選2024 年的總統。」旁邊兩個CNN主持人頓時啞了,沒有話說。

這幾天每一項民調都是川普持續領先,除了多分民調證實了,川普在七個關鍵州都領先,今天CNN 跟SSRS 公布的民調,川普在兵家必爭的密西根州的合格選民中,以50%對42% 領先拜登八個百分點,這是長久以來最大的增幅。而當地底特律一份報紙在上月份進行的民調,也是川普以47%對39% 領先拜登,也是8% 的差距,證實了川普的明顯優勢。

密西根是拜登必須爭取的一個州,否則他很難贏得11 月大選。民主黨認為密西根是阿拉伯移民聚居區,因此極力要以打壓以色列爭取他們的支持,但密西根也是汽車工業重鎮,拜登原來已經得到汽車工人工會UAW 的支持,以為勝券在握,其實UAW 不代表每一個工人,拜登的電動車強制推銷計畫,讓幾大車廠紛紛裁員,聽到許多UAW 會員表示,他們會不顧工會的決定,支持川普。

除了川普的威脅,還有第三黨的威脅,據說這幾天奧巴馬跟拜登會面多次,警告他川普極有可能贏。本來選舉有贏有輸,見到民主黨這樣「只有我們能贏」的態勢,比對付國際恐怖組織還要緊張,就知道他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共和黨在心態上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03/22/2024 星期五

昨天有大約一百名中南美洲的男子,在德州El Paso 的邊界地點突破重重的刀片鐵絲網之後,集體衝進美國邊境,之後衝向守衛邊界的德州National Guards 國民警衛軍。那十多名警衛軍見到大批人來勢洶洶,阻擋不及,急忙回頭關起鐵閘門,但是那批人還是向鐵閘門不斷攻擊。(下:大批男子闖過鐵絲網,與國民警衛軍發生肢體衝突。)

 

 

 

 

 

 

 

這一段驚人畫面全部由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記者拍成畫面。過去民主黨跟媒體全然否認有「非法入境者入侵」的事實,也拒絕用「入侵」的字眼,但是見到這些畫面,不得不承認非法移民確實是在入侵美國。(下:這些男子奔向入關的鐵門。)

 

 

 

 

 

 

 

據在場記者說,這些男子都穿了冬天厚外套,及有頭套的hoodies,還帶了厚手套,所以能夠一重重突破鐵絲網。明顯見到你道高一尺,他們魔高一丈。現在全世界的想到美國佔便宜的人都奔走相告,互相研究如何闖關。(下:這些男子到達鐵柵門前。)

 

 

 

 

 

 

 

後來據德州警衛軍說,他們沒有處理非法入境者的權利,只有交給聯邦(拜登的)邊境警衛,由他們去登記,之後就像其他非法入境者一樣,全部分發到美國各地。德州政府雖然得到最高法院批准,暫時可以遣返非法入境者,但是一來委內瑞拉政府已經聲明不會接受自己國民,而墨西哥政府也好像跟拜登串通好的說,不會接納任何被德州遣返的人。

今天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在被Fox News 記者問到時說,吞吞吐吐的說,「這事情應當去問德州政府,他們把這件事政治化。而且是德州州長把警衛軍放那哩,我們沒有…。」說的是完全沒有邏輯的話。也聽到民主黨跟媒體說,這全是共和黨的過失,因為他們不肯通過拜登的移民議案,如果通過就不會發生

拜登上台後讓八百多萬非法移民入境,現在居然說是共和黨的錯。見到這麼多人不計一切的搶著進美國,大家捫心自問,他們為的是甚麼?來建設美國嗎?來繳稅嗎?

上個月介紹過一個委內瑞拉非法入境者Leonal Moreno 在TikTok 上面教大家怎麼可以不要工作,就可以在美國過得很好。他叫大家多生幾個孩子所領的福利金,就可以讓全家過得很好。還說他痛恨工作,說工作是給奴隸做的事,他永遠都不會工作。而他現在有50 萬追隨者,相信他的video 短片傳遍全世界。(下:這位非法入境的委內瑞拉男子,現在又教人如何佔領房屋。)

 

 

 

 

 

這個人這星期又在TikTok 上面又說又唱的說:他發現了美國有一條法律,如果發現有空屋,任何人都可以進佔。「如果見到一間沒有人住的房子,就可以佔領。」他呼籲大家利用這法律。

他用西班牙語說,他下一個「生意」就是要這樣做。他還說有非洲來的朋友對他說,他們已經占據了七間屋子。

美國確實有些地區有這樣的法律,好像紐約州規定,如果在一間廢棄的屋子住上30 天,就可以佔領。這法律原意指的是長久被人放棄的廢棄屋子,但是現在很多人卻趁人去度假時,進去佔領。最近見到很多新聞都說,有屋主長期度假,或是夏季(或是冬季)才住的度假屋被人佔領,紐約市一名女屋主Adele Andaloro 在母親去世後前去奔喪,回來時發現屋子被人占領,她把他們趕出去後,換了房門的鎖,結果她自己被逮捕,說她沒有換鎖的自由。

不知說了多少次,美國已經不再是美國,值得哀嘆。

 

03/22/2024星期五

這個星期二,共和黨的眾議院軍事委員會,就拜登政府在2021 年八月倉促從阿富汗撤軍事件造成的混亂局面進行聽證,兩位當時主其事的軍方將軍:中央指揮麥肯吉將軍Frank McKenzie,及當時的三軍參謀聯席主席麥里將軍Mark Milley (兩人均已退休)一致指出:當時混論局面出現,確實有(政策上的) 錯誤,最主要錯誤是因為國務院下達的撤軍令太遲,其次,他們都向拜登指出,撤軍時必須保留2,500 美國士兵維持秩序,但是拜登政府沒有聽。(下:兩位作證的將軍,左:麥里,右:麥肯吉。)

 

 

 

 

 

 

這是驚人的爆炸性新聞,這是軍方第一次就那次事件做出問責性的指證。過去兩年拜登政府都將責任歸咎在川普的舖路工作(計畫)沒做好,跟他無關,這是直接將責任放在拜登政府身上,而且這兩位將軍都是拜登政府的人,其中一個還極端仇視川普。但是有誰見到這新聞了?

上面幾段話我還是從美聯社AP 上節錄的,不過這個忠於民主黨的新聞社居然發了只有213 個字,僅僅四小段的新聞。雖然第一段就說了「兩位當時監管阿富汗撤軍的將軍,責怪拜登政府沒有適當的計畫撤軍,也沒有及時下令撤軍,造成了混亂局面。」但是內容完全避重就輕,也幾乎沒有被其他媒體轉載。

另外同樣左傾的英國BBC 也只發了一個節要式的新聞,只有224 個字,而且結論居然說:兩位將軍暗示hinted 川普跟拜登政府在處理上都沒有錯。(這就是歪曲事實),內容就避重就輕的為拜登脫罪,新聞中說基本錯誤是:「國務院下令撤遷命令的時間timing 有問題;最大的責任在於阿富汗政府垮台太早,總統Ashraf Ghani 逃離過度;美國留在當地的先進武器可能都流入黑市,雖然邁里說沒帶走的武器都被銷毀;兩位將軍都因為一次失敗的無人機攻擊行動受到質詢。」你見過這樣避重就輕的報導嗎?甚麼叫做timing 有問題?這樣大的失誤就這樣一筆帶過?

BBC 新聞中還有一句話說:「這件事損害了拜登在國際上的能力形象,共和黨就捉住這一點不放seized on it。」這是新聞報導嗎?這是民主黨的宣傳字眼。

事實是當天的聽證得到更多爆炸性的資料,他們都說,軍方多次向拜登建議,留守2,500 士兵監督撤軍,但是這建議沒被接受。(提醒大家,事後拜登在ABC 的訪問中對 George Stephanopoulos 信誓旦旦的說,沒有人跟他提出這建議。)他們還說,因為國務院下命令太遲,留下了三千名忠於美國的阿富汗士兵事後全部被處決。

還有有關撤軍時,因為混亂局面讓當地塔利班恐怖份子有機會在喀布爾機場Abbey Gate 施放炸彈,炸死了170 名阿富汗平民及13 名美軍,這是美軍駐守阿富汗期間,一次過死傷最慘重的事件,但是拜登政府到現在不肯提起這事件,也不肯提起是誰的過失。當被問到這件事時,麥里的回答是:「這件事的紀錄目前是機密文件,不是我能在這裡說的。」麥肯吉則說:「我是當時的主管將軍,我個人負全責。」為什麼是機密文件?如果是川普任內做了這樣的事,他可以這樣搪塞過去嗎?至於麥肯吉說他個人負全責,甚麼意思,他受罰了嗎?至於說「國務院」下令太遲,國務院有人受罰嗎?有人出來解釋嗎?有媒體追問過布林肯嗎?全部都沒有,就這樣過了。

記得本月初拜登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時,其中一位陣亡士兵的父親 Steve Nikoui 在場內高喊:記得 Abbey Gate,記得 Kareem Nikoui (他兒子的名字),還當場被逮捕,起訴了多項騷亂的罪名,直到共和黨議員多方關說,直到前天才取消控罪。他到現在還不能原諒拜登政府的沒有問責,現在更要求布林肯辭職。其實現在責怪「國務院」根本是幫拜登諉過,全部的決策都是拜登一個人做的。(以前說過,拜登所以要急忙撤軍是為了趕在九一一二十周年,他好慶祝他能在這個日子完成撤軍。)

另外最近另外一項眾議院聽證,情報單位及聯邦調查局都證實,這次沒有計畫的倉促撤退,導致伊斯蘭國 ISIS 恐怖組織已經在當地建立了八個基地,即將在全世界活動。這就像奧巴馬於2011 年從伊拉克撤軍時,也沒有任何後續計畫,導致伊斯蘭國興起,在全球作惡一樣。只要是民主黨做的事,全部都不用負責。

 

03/22/2024星期五

記得中國在改革開放之後,我們在海外的人都見到中國大陸的人民被毛澤東「改造」成另類中國人。幾十年沒有論語,沒有聖經的閉門教育,幾十年的鬥爭地主,打倒黑五類,大家變得冷漠,無情,只懂得潔身自保,甚至普遍沒禮貌。當時我就想:要把中國人變回去,至少要四五十年時間。

今天的美國沒有經過毛澤東,但是情況非常相似。只是這是經過六七十年的自由主義的「逐漸改造」,經歷更長久,將來需要回復過去的時間也會更長久。

最近這情況嚴重到壞過文化大革命的全民洗腦。舉幾個例子:

黑人女電影明星Whoopi Goldberg 星期三在她的節目中假裝哭得很厲害說:「我很抱歉,原來那個人,你們都知道是誰,他說他沒有錢付出紐約那宗詐騙案四億多的保證金,…」之後繼續哭泣,旁邊一個主持就遞給她一個紙巾盒子,叫她擦淚。這些台下都有人不停地鼓掌歡笑。之後Whoopi 繼續跟其他主持你一言,我一語的諷刺的說,等不及見到 Trump Tower 被裝上鎖鏈。還說他有這樣多有錢朋友,居然沒有一個出來借錢給他,都因為他過去做生意跟做人太缺德的原因……(下:Whoopi 在節目中假裝不停哭泣。)

 

 

 

 

 

深夜清談節目主持Jimmy Kimmel 在昨晚的節目中,很高興的提到紐約州司法廳長要開始清盤川普的幾座物業,他就開心的落井下石:「那個知名的白人種族主義者必須在星期一付出四億六千多萬元,否則州政府就要拍賣他的物業,…他們可以拍賣他的高爾夫球場,還有他的幾座大樓,其中Trump Tower 也有可能被沒收,如果他們沒收了Trump Tower,川普是否還可以買到哪裡的Taco Bowls?」這裡也是每一句話都引起哄堂大笑跟鼓掌。

他還沒完:「他們甚至可以沒收他的私人飛機,這個我會投贊成票,沒有一件事比這更令人開心,你能想像唐諾跟其他人一樣在西南航空公司櫃檯前的C 組排隊登機?」大家繼續鼓掌歡呼。

不只是藝人,連媒體同行都一個個歡欣鼓舞。那個因為編造小布希總統的謊言新聞而被開除的 CBS 前新聞主持 Dan Rather 同時在 X 及Facebook中都發文指出:「那個自稱是 billionaire 的川普,居然無法得到四億五千萬元的擔保,這表示下星期他的許多物業就會被充公。一個人可以想像這是多麼的難堪,這個共和黨的候選人一直都將自己的財富掛在嘴上,現在才知道他的錢財困難不是假的,…誰知道他的Mar-a-Lago是否下一個(紐約州政府的)目標?」

這只是這幾天幾十個例子中的少數幾個,這些話不僅刻薄,而且都顯得無知。昨天說過,不是你有務業就可以換得現金,即使是億萬富翁。當初當世界第一巨富瑪斯克Elon Musk 要購買推特時,也是籌措了相當一段時間的現金。而且沒有媒體提到,紐約州這宗案子不僅是史無前例的控罪,(調查了他七年多,才只發現他申請貸款時將物業價值報得過高?而且沒有一個受害者,而且沒有陪審團,只是紐約廳長跟一個法官一唱一和,就判了史上最鉅額的罰款?)

這些事例讓人意外的不只是這些人的缺德,也是台下的人的歡欣鼓舞。美國的媒體包括電視界,新聞界,學術界,好萊塢,過去幾年將全美國人「教育」的全部都對川普深仇大恨,這是怎樣的洗腦?盡管川普的四年政績無懈可擊,相對拜登不僅極端貪腐,而且無能壞事。就像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中國人被教育仇恨蔣介石一樣。盡管對比蔣介石跟毛澤東,也是一個正派,一個邪惡。

很難想像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民主國家會變成今天這樣,與獨裁國家相比沒有兩樣。

 

03/21/2024星期四

目前華盛頓最關注的就是,川普到了星期一是否能夠支付他要上訴必須付出的四億五千萬元罰款的擔保。到目前他似乎還沒有辦法籌集到這數字,而報導都說紐約司法廳長兼姆斯Letitia James 已經在進行要沒收及拍賣川普在紐約的物業。

最新消息說,兼姆斯看中的是川普在 Westchester 的一處高爾夫球場 Trump National Golf Club,以及占地兩百多英畝的別墅區 Seven Springs Estate。(下面就是被James 看中的川普物業之一:Seven Springs estate。)

 

 

 

 

 

 

此外川普在紐約市區內掛名的物業除了著名的川普大樓Trump Tower,還有位於三個不同地方的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以及The Trump Building,Trump Park Avenue  等。前兩天聽到The View 一個女主持說她迫不及待的要見到Trump Tower 換名字。這些都是出於對川普的仇恨,還有忌妒發出的聲音。還有過去享有盛名的CBS 名主持Dan Rather 居然發出網文說:紐約司法廳長要拍賣川普的房地產,聽說 Mar-a-Lago 也有價了。前女星Whoopi Goldberg 則在節目中假裝擦眼淚說:好可憐,聽說他沒有現金付出保證金,嗚嗚!

紐約州這樣的做法,簡直就像共產黨的清算做法,因為立場不同,又見不慣人家有那樣多物業,就用見不得人的手法幫你充公。還有群眾跟著拍手掌。美國無形中已經走向共產國家境界。

很多媒體評論員跟民主黨人都在幸災樂禍的出主意,幾位常見的川普攻擊者,說他可能向國外調動資金,好像沙地阿拉伯,或是俄羅斯,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攻擊川普「裡通外國」,製造他的謠言。典型的是民主黨的紐約眾議員AOC,她在網上宣稱:「他沒錢了,他將會把美國以一塊錢賣出,以滿足他自己的需要。」這些都是極端不負責任的言論,證實了民主黨人的低下水準。

還聽到很多左派評論員說:「法官所以罰他這樣多錢,是因為他一直都沒有悔意。」他為什麼要有悔意?他做錯甚麼?

還聽到很多民主黨人說:「川普叫窮,說他沒有這樣多錢,把那些大樓賣了不是就夠?除非他過去將自己的物業報大數。」這些都是(透露了)他們的無知及淺見。一來這些大樓即使掛了川普的名字,也不表示他有100% 的主權。很多投資者其實是喜歡掛他的名字,提高物業價值。連支持拜登的億萬富豪Mark Cuban 都駁斥這些民主黨人的無知:「一座物業的價值,不代表有現金在銀行。何況長久以來銀行的存款利息等於零,誰願意放現金在銀行。」他還說:只有蠢人才會將錢放在銀行。此外他還說,現在的(有錢人)流動資金都非常少。特別是川普這類投資家,很多資產都在國外,一時間根本不可能調動那樣多現金。但是連兼姆斯都說,她不相信川普說的他沒有這麼多錢。

另一方面,地產業者也說,在這樣情況下出售物業以調用現金,可以出售到的價錢非常低,等於是「跳樓價」,調動不到多少錢。

通常要求保證金都是怕這人跑了,但是川普是全世界最知名人物,他能跑到哪裡?

川普已經聲稱他不會宣告破產,這兩天他向 MAGA 支持者發出緊急呼籲,要他們幫忙捐款,但是這些 MAGA 可以捐到多少錢?川普說:「他們是要讓我沒有錢競選。」這就是民主黨的競選手法。

這件案子的不合理處我提過很多次,除了兼姆斯在競選時就誓言要 get Trump 之外,整件案子是由兼姆斯跟法官安戈隆兩個人說了算,沒有陪審團。而且是沒有受害者的起訴及判決,以及史上沒有的如此高的罰款判例。但是那些反川普的人完全不提這些事實,左媒也從來沒有轉播兼姆斯在競選時說的那些不合理的話。而川普兩次向上訴法庭申請,一次是要求降低保證金到一億元,一次是延期三十天,都被上訴法院法官拒絕。這樣說他即使上訴都未必勝訴。

聽見拜登在新聞中說,他沒有干預這件案子。即使你沒有,但只要你說一句:「我願意跟對手公平競爭,不願意用這手法對付政敵。」就夠了,但是他從來沒有表態,他根本是靠這手法競選。

剛剛聽到奧巴馬的主要捐款大戶 Don Peebles 說:「紐約這樣做只會讓川普更受歡迎,他的支持者憤怒。」他不認為這是聰明的做法。他還說,紐約這樣做會讓生意人都逃走到其他州去。紐約自從 Covid-19 因為限制太嚴,已經流走了很多生意人,以後這現象只會越糟。

有待未來幾天的發展。

 

03/21/2024星期四

拜登民調低迷,今天又使用一個「用納稅人的錢買選票」的絕招,宣布對七萬八千名「在政府機構工作的」學生貸款人免除還款的義務。估計納稅人要為他們支付 58 億元。這樣他又可以得到將近八萬張選票。

 

 

 

 

 

 

美國最高法院已經在去年裁決,拜登作為總統沒有這項「免除還債」的權力,但是他還是一次又一次的借用不相關的法律,走漏洞執法。到目前,拜登已經為幾十萬借貸學生貸款的人,免除了一千四百多億元的欠款,這些都要其他沒有借錢的,沒有上大學的人幫他們還。

拜登在今天做此宣布時,還揚言要為其他的積欠學生貸款的人,想出管道來幫他們取消這些貸款義務。在去年最高法院還沒有做出裁決之前,拜登計畫一共取消四千三百億元的學生貸款。

今天這項寬免還款的計畫,是使用小布希總統時代通過的一項法律,那一次是針對那些願意到政府工作,以及做教師的,消防員的欠款人,所以今天拜登的好心,還惠及教師,消防員,及政府公務員。其實他們都是社會上待遇較優厚的人,他們都不必還債,其他餐館打工的,開計程車的反而要為他們而增加負擔。

拜登宣稱在他的計畫下,已經有四百萬人「受惠」,而且聲明中還說,今天這一批受惠者很快就會接到拜登親自發出的電郵,恭喜他們這好消息。這不是「買票」是甚麼?另外還有兩百萬人即將在兩年後受惠,也將收到拜登的電郵。

民主黨(左派政黨)拉選票,製造選票的計謀真的是層出不窮,他們根本不計較後遺症,唯一考量就是自己當選。

 

03/21/2024星期四

盡管民主黨不斷想花樣收買選票,拜登的民調還是有跌無升,根據紐約時報本周公布的一項民調,拜登在美國拉丁族裔的支持下跌到40%,相對川普的升到46%,這對於拜登是一大警鐘。因為2020 年大選時,拜登得到的拉丁族裔選票是59%,相對川普的38%,這是27% 的逆差。

佔據美國人口13% 的拉丁族裔的選票過去一直都是美國選舉的勝負關鍵之一。現在出現這樣的逆轉,拜登跟民主黨怎會不緊張。拜登以為他大開邊界,讓更多中南美洲人非法入境,會為他爭取到拉丁族裔的選票,沒想到沒有被領情。昨天開始的三天,拜登乘坐總統專機將去到三個最多拉丁族裔聚居的州分:亞利桑那,內華達,德州,昨天最先去到鳳凰城,在一間墨西哥餐館向他們拉票時,一方面痛罵川普,一方面低聲下氣的哀求,一副可憐相。

他說:「你們是我上次當選的重要原因之一,這次選舉不是對我個人的公投,而是在我跟那個叫做川普的人之中做選擇。2016 年他叫拉丁族群是罪犯,是毒販,是強姦犯。他究竟說的是甚麼 hell?…我們今天所以這樣(好),都因為我們是全世界最多元的國家。」他還說:他只關心那些有錢人。

之後:他開始哀求了「我迫切需要你們的幫忙 I need you badly,…我跟 (副總統) Harris 非常迫切的需要你們的幫助 desperately need your help.。」這是絕對的哀求。

據說當時在這間餐館只有75 名支持者在座,這就是拜登今年大選的「選民大會」?而且他只說了12 分鐘就離去了。(但是我在主流新聞中,只見到他痛罵川普的一段話,卻沒有他哀求的一段話,若不是有錄影為證,我都不敢相信。我相信這段話不在稿子裡面,是他自己太傷心了,臨時說出來的。)(下圖:拜登在一間墨西哥餐館與選民見面。)

 

 

 

 

 

見到新聞畫面,當拜登站在台上聽主人介紹他時,聽到有嬰兒哭聲,居然就逕自跑下台去跟那個嬰兒玩,台上及台下的人都露出意外表情。事後他說他是忍不住要跟嬰兒玩。顯然拜登現在的心智是返老還童。

拜登現在不僅失去拉丁族群的支持,黑人支持率也在大幅下降,過去黑人支持民主黨與共和黨的比例是九比一,現在幾乎達到了六比四。所以民主黨就在其他方面想辦法拉平。這些辦法就是用錢買選票,或是加大力度製造川普謊言。

今天Marist Institute 公布的民調,進一步證實川普在七個關鍵州全部領先拜登,其中威斯康辛州及賓夕凡尼亞州,領先一個百分點,密西根州及內華達州領先三個百分點,亞利桑那,喬治亞跟北卡羅萊納州,都領先四個百分點。

另外,如果將小羅勃甘迺迪的第三黨候選人算進去,川普仍然領先:川普40%,拜登36%,甘迺迪15%。所以據說民主黨還成立獨立的工作團隊,將全力對付第三黨候選人。

 

03/21/2024星期四

今日終於證實,昨日美國三大電視網只有NBC 報導了兩分鐘巴布林斯基在國會參加公開聽證的新聞,就是我看到的那一段,完全沒有提到巴布林斯基的名字,只用了民主黨的所謂證人,跟共和黨另一個證人從監獄中提出的證詞。另外兩間電視台:CBS 跟ABC 一個字都沒提。後來見到CNN 也一樣,完全不提巴布林斯基。這可以證明,從2020 年亨特拜登的電腦出現之後,這位最有力的證人,證明拜登全程參與兒子跟外國(特別是中國)做生意的商談。但是美國的媒體可以封殺到這個地步。

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是海軍退役軍官,背景完全清純,而且是民主黨人,但是連他的證詞,美國媒體全部封殺。這就可以見到美國媒體是如何的違背新聞專業道德,也要幫助民主黨跟拜登掌權。

巴布林斯基是親眼見到,拜登安排他為亨特做事,見到他們如何策畫亨特跟中國的華信能源 CEFC 合作成立公司,裡面說明「介紹費」就是每年一千萬美元,此外所有的「收入」拜登本人(Big Guy) 都得到10%。

這不是 smoking gun 是甚麼?見到美國媒體每天將川普的捕風捉影的小道消息都當作至大醜聞報導,足以證明美國媒體不再是新聞媒體,而是政黨打手。

除了媒體,拜登還有一個不離不棄的忠實盟友,就是民主黨人。昨天的公開聽證,民主黨人可以佔一半時間,他們全程眼睛噴火的輪流攻擊巴布林斯基,只是責問而不准他回答。但是見到巴布林斯基真的是一流頭腦,這麼多人圍攻他完全應對如流。其中一位領頭的紐約州民主黨議員Dan Coldman 嚴詞質問他:你說有電郵證明 Big Guy 得到10%,之後你得到證明(回復)嗎?巴布林斯基立即回答:有,亨特自己就說呵很多次....,這很出乎 Coldman 的意外,立即打斷他,阻止他說下去,知道自己問錯了。這就是昨天民主黨的態度,不是要你提供證據,只是要找機會堵住你的口,沒想到他這問題問錯了,巴布林斯基根本就有證據。

另一個更出醜的也是紐約市選出的眾議員AOC (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她霸道慣了,昨天睜大眼睛氣勢洶洶的問巴布林斯基:你親眼見到總統犯了罪?他說:是。AOC 又問:你見到甚麼樣的罪?他說:我有多少時間?AOC:你說,你見到他偷了甚麼東西?他回答:違反貪污法,RICO,陰謀法,還有FARA (外國經紀人登記法)。說到這裡AOC 立即打斷他:是些甚麼罪?他說:你問我問題,我嘗試回答。好像RICO 你明顯不熟悉的(罪名)。AOC 立即很兇的說:抱歉,先生,抱歉,先生,抱歉,先生,RICO 不是一項罪名,只是一個類別,請問究竟哪裡犯罪?巴布林斯基回答:RICO 是一個類別,是你可以被起訴的罪名。AOC 說:我是問特殊的罪名。他說:我剛剛才說了。(下圖:民主黨議員AOC 嚴詞逼問巴布林斯基。)

 

 

 

 

 

 

這段話當然只有保守派媒體刊出,之後就在網上瘋傳,讓大家都知道AOC 居然不懂法律,卻在這樣的公開聽證會中洩了底。有網友說:如果RICO 不算罪名,今天美國監獄裡有一半的犯人要被釋放。還有人說,AOC 還是應當回去做酒吧調酒員。

說起RICO (Racketeer Influenced and Corrupt Organization Act),是包括所有的不誠實的商業詐欺行為,這包含了洗錢,一直到犯罪組織在內。而且AOC 不可能不知道,這一次喬治亞州弗頓郡地方檢察官威爾斯Fani Willis 起訴川普跟他的同夥的罪名就是RICO,如果AOC 說的對,那摩川普的喬治亞州的案子也就不算數了?(事實是,這件案子根本找不到川普等人的錯,所以用RICO 罪名起訴,很多法律界人士都說,這案子到了法院就會崩潰的理由,根本告不進去。

拜登全家貪腐案,巴布林斯基可以說是最直接,最有力的證人,所以民主黨跟美國媒體全力封殺他,如果你只看主流媒體,會不知道他是誰。而且除了他之外,還有另一個亨特合夥人阿柴 Devon Archer,兩位稅務部 IRS 的告密者,當然還有亨特電腦上的所有紀錄,150 多個銀行可疑轉帳,…然而到現在,民主黨跟媒體還是說「共和黨花了幾年功夫,甚麼證據都沒有,可以收手了,何況這些拜登總統都否認了」。

 

03/20/2024星期三

美國國會眾議院今天就拜登家族貪腐的彈劾調查進行聽證,本來不想寫的,因為內容多數都已經報導過,但是見了主流媒體的報導之後,無法不記錄下來。

今天本來也邀請了拜登之子亨特出席,但是他拒絕了,出席的是亨特拜登在2017 年跟中國華信CEFC 合作成立公司 SinoHawk 華鷹時聘請的CEO 巴布林斯基。另一位受邀的亨特前合夥人阿柴也說邀請太遲,或許以後會參加。民主黨那邊一向都是,你有證人我也有證人,他們請了川普過去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的生意夥伴 Lev Parnas,他是因為違反競選法被判刑20 年,而跟朱利安尼鬧翻,(也是因為調查人員跟媒體的挑撥),從此跟民主黨人走在一起。他就出來說的另外一套,說當年朱利安尼要他前往烏克蘭調查拜登家族的貪腐行為,他的結論是一點證據都沒有。(下:巴布林斯基今日在國會公開接受問話。)

 

 

 

 

 

 

這位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就是在2020 年總統選舉前出面舉發,當他跟亨特,以及亨特的叔父詹姆斯James Biden 成立公司時,拜登本人就兩次到加州跟他們見面,親身參與。當時他還有多件電郵,證明大家分配利潤的細節,包括亨特20%,他跟另外兩位幕僚各20%,詹姆斯10%,另外由H 幫Big Guy 保管10%。他說他有百分之一千的證據證明,這個 Big Guy 就是拜登,這些包括其他的電郵,以及亨特自己的談話。此外公司協議中還說明,單單介紹費每年就給他們一千萬元。至於「介紹」甚麼就沒有說。

中國華信已經證實是與中共黨機構有關連的公司,之後過了兩個多月,就是那個 WhatsApp 上的通話,亨特說:「我現在跟我父親坐在一起…如果你們不履行協議,我們就會讓你們日子不好過…」之後十天內CEFC 就電匯了510 萬美元給他們。後來巴布林斯基知道,這些錢全部進了亨特的個人帳戶。之後再有沒有匯款他就不知道。而之後華信的主席葉簡明就失蹤了。

巴布林斯基跟阿柴都是拜登家族貪腐的重要證人,但是自從他在2020 年十月站出來之後,沒有一間主媒訪問他,連他開的記者會都封殺。他公開說可以將全部資料交給FBI,但是聯邦調查局之後沒有一個人找過他。今天最讓人意外的是,見到 NBC 在晚間新聞報導這新聞時,居然連巴布林斯基的名字提都沒提,只說共和黨今天的舉證都是拜登已經否認的事,之後提到民主黨請的證人,用他的話說:我幫朱利安尼調查這件事,結果zero evidence 甚麼證據都沒有,之後還說:這是共和黨在幫俄羅斯散布謠言。之後NBC 還專訪這位證人Parnas,他的訪問會在NBC 其他新聞中多次播出。CNN 也一樣,他們也只播放了Parnas 的話,(雖然他只有一句話,沒有真正內容),之後也只訪問民主黨的打手,完全沒有巴布林斯基的證詞,沒有兩黨議員的質問。

巴布林斯基當時站出來,他自己說是因為見到拜登每天在電視上,都斬釘截鐵說他完全不知道兒子做甚麼生意,更沒有參與。他是最好的證人證明拜登不僅參與,而且分錢。而且到今天經由阿柴,以及銀行證據我們已經知道了拜登家族成立了27 間空殼公司,從外國(中國,俄羅斯,烏克蘭,羅馬尼亞,墨西哥等)得到的匯款已經知道的就有將近三千萬元。此外亨特跟阿柴更各自得到烏克蘭能源公司 Burisma  每人每年一百萬元董事費,為期五年。亨特是一個長期吸毒的,沒有任何一份正當職業的人,他可以每年得到幾百萬元正當收入?

巴布林斯基是一個非常有力的證人,民主黨委員一個個輪流對他嚴詞攻擊,他都一一反擊,密不漏風,反而是很多民主黨議員在問話時洩了底。

但是主流媒體今天繼續隱瞞所有的證詞,只使用民主黨人的話,繼續掩飾一宗美國歷史上最大貪腐案。

今日聽證中,民主黨又提出如果要調查拜登家族,也應當調查川普的女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說他在川普下台後六個月得到沙地阿拉伯20 億元的物業投資生意。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 說他會考慮。不過人家庫什納是精明的地產業生意人,在川普沒有競選總統前已經是成功商人,在川普任內他一毛錢不拿的幫助川普談判成了北美三國USMCA貿易協議,又成功談判成功劃時代的中東 Abraham Accord,沙地阿拉伯欣賞他自然有原因,而且是在川普下台後的生意。請問亨特除了拿父親的名義招搖撞騙之外,還有甚麼本事。

但是看了今天民主黨人的表現,團結一致的圍攻巴布林斯基,一個正派的海軍退役軍官,一個長期民主黨人。此外媒體又幫著將今日的聽證反轉過來報導。我做新聞這行業幾十年,見慣了他們的瞞天過海,但是今天仍然要為這樣的行徑啞口無言,你簡直不能相信他們報導的一個字,他們永遠可以超越自己。

 

03/20/2024星期三

多少人記得2018 年當川普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 Brett Kavanaugh 在參議院進行聽證時,就在投票前夕冒出一個女人,說他在35 年前讀中學時,在酒後企圖強姦她,企圖阻止他的任命被通過。後來經過FBI 調查根本沒有這回事,而且她提出來的證人(包括一個閨蜜) 全部說不記得有這回事,也沒聽她說過,於是卡瓦諾被通過任命。現在這女人居然要出書了,紀載這件事情,還受到各大媒體的吹捧,天天出現在電視上。(下圖:卡瓦諾跟 Ford 當時在參議院宣誓作證。)

 

 

 

 

 

這女人Christine Ford 還是一個心理系教授,當時每天追蹤這新聞的人都可以看出,這是極端民主黨的戰鬥派,為了阻止川普任命的法官通過,藉口說會破壞她們神聖的墮胎權,其實是要打擊川普,所以出來盡全力阻止。她當時不但不記得確實年分,而且過去幾十年沒有跟任何一個人提過,包括她的心理醫生。她提出的四個證人,全部出面否認,但是就要發誓確實發生過。相反的有六十多名當時的高中女同學發表聲明,說卡瓦諾不是那樣的人。這跟最近指控川普在二十多年前在一間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她的女人E. Jean Carroll 一樣,是同一類的人。這些現代左派怎麼都可以這樣編造謊言,只為了一個自以為是的政治目的?她們還都是知識份子。美國的現代學府真的病入膏肓到骨子裡。

這個女人對訪問她的電台說,她在那次事件後,接到很多死亡威脅,也接到來自全球十萬封支持的信件,其中四分之一是曾經被性侵的女子。她出這本書就是要向那些支持者交代。其中ABC 電視台The View 的主持問她,有多少信件來自男人,她說大約10%,(我覺得她的回答很多是信口開河)。她說任何話台下都鼓掌支持。之後女主持之一 Joy Behar 見到台下拍手的男人不多,還指責觀眾:「男人必須了解,幫助我們,我們無法單獨努力。我見到有些男性(觀眾)沒有拍手。」

這位女士說,她對於當時 FBI 的調查結果非常失望,說那時是她情緒低潮的時期。還說恐嚇她的信件也讓她沮喪等等。我想她現在見到 E. Jean Carroll 即使控告川普性侵失敗,都可以得到八千多萬元賠償,所以蠢蠢欲動出來寫書,到時候卡瓦諾若是再自辯,說不定可以也控告他賠償名譽損失。如果川普再站出來說話,就更可以敲一大筆,反正有這樣多媒體願意幫她打邊鼓。(有關當時報導,可以參見:民主黨怎麼整一位大法官提名人)

 

03/20/2024星期三

川普到現在都無法得到擔保,為他的上訴案子付出四億五千萬元的保證金,據說這30 間拒絕他的保險公司,都是因為一個星期前另一間保險公司Chubb 為他擔保九千多萬元的保證金,(付給另一位告他性侵的女士),之後受到媒體的圍攻,迫使Chubb 出來公開發聲明解釋,說他們只是依循商業模式,沒有偏幫哪一方的意思,這導致其他保險公司都不敢再為川普擔保了。

現在紐約州司法廳長兼姆斯 Letitia James 繼續在媒體上宣稱,如果川普在限期 (下星期一) 之前無法提出這保證金,她就會「依法」沒收川普在紐約的物業。(下左:川普,右:兼姆斯。)

 

 

 

 

 

 

我一直以為,當這一夥人做得過火,就會引發群體的反感。但是到目前沒有,主要是因為到目前媒體的報導一點意外的態度都沒有,反而都是沾沾自喜的認為是川普應得的懲罰,甚至說希望見到 Trump Tower 改名字。這些所謂公正的主流媒體沒有一間解釋,「上訴」的權利是每一個被告都有的基本人權,而紐約這項規定(必須付出罰款的120% 的保證金,才能上訴)根本是阻止被告上訴。現在紐約州的做法是剝奪川普的基本人權,但是美國人眼睜睜見到這極端的司法鎮壓,卻都視若無睹。

我們見到紐約現在取消了犯人的保釋金制度,說是因為對窮人不公平,極大多數犯人被捕後都自動釋放。但是卻對川普做出驚人的保證金規定;

我們見到,紐約州司法廳在調查川普七年後,才找到他唯一的罪狀是申請保險及貸款時將物業價值報大了,案中沒有受害者,居然判罰他四億多罰款;

我們也知道,這位兼姆斯在2018 年競選廳長時,競選口號就是要讓川普下台,說他是不合法的illegitimate 的總統,要讓他日子不好過,要讓他記得自己的名字…這些競選演說她說了幾十次,我見到 Fox News 就找出了幾十段這樣的演說,但是主流媒體全部都不播出。只要媒體將這些公開,兼姆斯的案子就全部崩潰。不過我相信川普上訴時,遇到一位公正的法官,案子肯定能推翻。

其實川普目前的案子幾乎都是這一類,先決定你有罪,再去找罪證,找不到也可以改變法律來配合。就像那位告川普性侵的案子,紐約州特地為她修改法律,將性侵告訴年限延長。即使這樣她還不記得是哪一年發生,也沒有證據,陪審團都無法裁決川普性侵罪名,最後這些民主黨的陪審團還是裁決川普比較輕的性騷擾罪,因此說是損害那女人的名譽。這應當是誰賠誰?而且水漲船高到八千多萬元。這是甚麼樣的法律?

今天的美國不是司法獨立,而是全國一半人(在媒體煽動下) 要置川普於死地。他們眼露凶光,鍥而不捨,你不是客觀的看他們的節目很難體會到這一股變態的憤恨。這幾天,見到那些痛恨川普的評論員說的話就像納粹時代痛罵猶太人的口吻,文化大革命鬥爭黑五類的口吻。昨天聽見一個經常痛罵川普的律師George Conway 在CNN上面說:「(川普) 是一個精神變態的psychopath,一個反社會變態者sociopath,他的腦子跟一個爬蟲類無異,他做事全靠直覺,他只懂幾個字彙,他只會說謊跟欺凌。」還有一個黑人女子在MSNBC 上面口沫橫飛的說:「川普在第一個任期已經證明了,他反對移民,他阻止有色人種進來,他阻止回教徒進來,他將嬰兒關在籠子裡,他已經說了一旦再當選就要做獨裁,現在又說如果他不當選,街頭會出現血洗屠城bloodbath 的後果…」連歷史學家Michael Beschloss 都在電視上說:川普讓這次競選變得好像1930 年代納粹德國:「他的競選具有法西斯意味,他自己說要做獨裁一日,我們都知道,獨裁不會在做一天之後就辭職,當他用血洗這字眼時,雖然他說是用在汽車工業,但是他心知肚明他是在說甚麼。」

這些人已經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

見到世界上有些國家的領導已經在準備「川普再度上台」的局面,(至少加拿大有此準備),他們是見到各項民調結果而有此準備,但是他們沒有見到美國國內這一股恐怖的鎮壓川普黑色潮流。不僅民主黨內已經決定採取全力抹黑攻擊川普的策略,見到那些媒體也一致的建議民主黨這樣做,而且他們自己也在這樣做。何況他們還有ballot harvesting,作票的最後絕招。

 

03/19/2024星期二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以六比三比數,駁回了拜登政府的一項請求,允許德克薩斯州的警方逮捕非法入境者,將他們遣返。拒絕離去者可以被判最高20 年徒刑。德州是在去年通過這法律,經由州長簽署後,原定這個月實施。但是拜登政府提出訴訟,指稱這法律侵犯了聯邦政府的權力,美國民權組織ACLU則稱是對特殊族群的歧視,說是 racial profiling。我聽到加拿大的媒體也是都跟著ACLU 說這是歧視特殊族群。在目前的主流媒體心目中,真的已經沒有「非法」這字眼,這是表示法律已經不再存在。

 

 

 

 

 

 

 

德州在當初通過這項法律時說:聯邦政府沒有執行其對非法入境者的應執行的權力,所以德州才被迫自己採取行動。對於今日這裁決,德州政府表示稱讚,但是白宮發言人就宣稱德州這項法律會製造邊界地區的混亂,增加執法者負擔云云。我的天,又是欺騙小孩的話。

過去一個多月,當地聯邦法官及巡迴上訴法院先後做出不同裁決,先是支持拜登政府立場,暫停德州政府這法令的執行,之後上訴法庭支持德州法令,允許在本月十日實施。今日最高法院的裁決,左右派立場法官壁壘分明,三名自由派法官表示不同意其他六位大法官的意見,說德州的法律完全無視於聯邦政府訂下的移民程序,侵犯聯邦與州之間的權力平衡。並稱,聯邦政府有移民政策的絕對權力,所以州政府沒有遞解非法移民的權力。

聽到媒體的報導,每一句話都說德州法律是具爭論性的,又說,要等著看德州何時會開始行動,將(這些人)遞解出境云云。居然沒有一個人說到:拜登政府聲稱移民政策是他們的權力,但是他們有做到這法律上說明的權力嗎?他們自己甚麼都不做,卻也不允許邊界首當其衝的州政府做事。

不過今日的裁決只是就較早時的法庭裁決的上訴,現在案件又交回第五巡迴法院,如果任何一方不服,還會再度上訴到最高法院。

從這些法院訴訟可以見到,拜登政府是一步步要全面開放美國邊界,不達目的不罷休。這是存的甚麼心?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是開放邊界任人進入的?你舉得出一個?

川普在超級星期二勝利演說中宣稱,拜登政府每個月偷偷從中美洲用飛機運送三萬人到美國,分別在43 個機場降落。之後媒體沒有跟進報導,然而卻發了無數的 fact check 說,川普的話不實。事實是不僅確實,一個多星期前,德州一名法官還裁決拜登可以繼續這樣做,駁斥二十多個共和黨州的訴訟。這名法官 Drew B. Tipton 宣稱,「(拜登政府)這樣做,對那些提出訴訟的州沒有經濟損害,反而是如果廢除這樣做,後果是會傷害拜登政府選擇的,較好的移民方式。」

這訴訟承認,拜登每個月從古巴,海地,尼加拉瓜,委內瑞拉運送進來三萬人,他們是屬於拜登的一項「人道假釋」計畫humanitarian parole program,是讓這些國家的人上網申請,批准的就會由美國用飛機接到美國。理論上是比較好的計畫,如果要實施,那麼就請你關閉那不好的移民方式。你們門沒有關,讓人自由進來,每個月進來二三十萬,卻另外用飛機專程再請來三萬人。

這些法官,這些媒體,都不知道是吃的甚麼米。

新聞中還說,「共和黨說拜登是為了增加民主黨的選民,但是這些人是沒有選舉權的。」這是騙小孩子嗎?現在沒有選舉權,但是你們已經在人口普查中將他們算進去了,這就是為了增加選民的第一步。而且你們有那麼多的選舉漏洞,又不能查核身分證,又不能查對地址,這些不是為非法選舉舖路?紐約市議會不久前通過要讓非公民有投票權,幸好上個月被法院批駁,但是誰曉得在這樣不斷努力下,將來都有投票權?

目前的民調,拜登在移民項目上的支持度落後川普將近 20%,但是他還是不肯改弦易轍,他是為的甚麼?就是要為民主黨造票。

 

03/19/2024星期二

見到這兩天在加拿大國會,各黨領袖對於前總理梅隆尼Brian Mulroney  的無盡的稱讚,稍微有記憶力的加拿大人心中都不免苦笑。在昨天,國會中聽見這些溢美之詞後,梅隆尼的次子Mark Mulroney 在國會外面語重心長的說了一句:「聽到每一個人這樣的讚美,可能不是他習慣聽到的,不過相信他會很喜歡,我們也很喜歡。」(下圖:梅隆尼家人昨天在國會旁聽席聆聽國會各黨對他的悼念詞。右邊戴墨鏡的是梅隆尼的遺孀米拉 Mila Mulroney,她的旁邊是女兒卡洛琳,安省內閣廳長,之後的三人是梅隆尼的三個兒子:班 Ben,馬克 Mark,及尼可拉斯Nicholas。)

 

 

 

 

 

 

這就是現代人的健忘,跟多數時候很虛偽。我知道昨天很多人是真心說這些話,這也是虛偽的一部分,因為你不能今天將他捧到天上,而忘記他過去長期被全國輿論踩在腳底下,當作是全國第一罪人。除非你要當年那些人站出來負責任。

昨天在國會一個小時的悼念,以杜魯多總理開頭,他用「加拿大歷史上的一頭獅子」形容梅隆尼,稱讚他在國際政壇領頭打倒南非的種族隔離,帶給加拿大劃時代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奠定加拿大經濟繁榮,讓每一個角落的加拿大人都能夠提高生活水平,說他是「有足夠的智慧,完成巨大的任務」。

杜魯多這樣稱讚梅隆尼,是因為他得到梅隆尼的真正的幫助。他說:「梅隆尼跟美國(歷任)總統的友誼帶給我們美加自由貿易協議,…」過去梅隆尼因為跟美國總統的友誼(特別是雷根總統),給他帶來多少辱罵?因為杜魯多的父親老杜魯多的立場就是以反美為主,當時他處處跟美國作對,還積極拉攏中南美國家,要建立「南北結盟」第三勢力跟美國抗衡。他去古巴跟卡斯楚(卡斯特羅)友好,又到北京去見毛澤東,是西方第一個跟中共建交的國家,所以當梅隆尼跟雷根總統「做朋友」之後,加拿大媒體是怎樣攻擊他的?

小杜魯多是在美國川普上台之後,要重新修訂北美自由貿易協議時,發現自己跟自己的內閣沒有一個人有這方面的人際關係跟經驗,自由黨跟美國(特別是共和黨)的關係又經常處於冰凍,他過去又經常攻擊川普,於是只有低頭去向梅隆尼請教,而梅隆尼也熱心的倒履相迎,幫他達成一項對雙方都有利的協議,(據說梅隆尼除了向華盛頓的政要關說,還親自寫了一封信,給當時負責談判的幕後功臣,川普的女婿 Jared Kushner,這樣牽上的線,這就是人際關係的重要。)如果不是這樣,面對精於談判的川普,你這邊再端上架子,加拿大能夠不吃虧嗎?那份協議成為杜魯多的一項成就,從此杜魯多就當梅隆尼長輩一樣的尊敬。因為杜魯多的態度,梅隆尼突然間變成「受歡迎的」前總理。

記得過去,當梅隆尼之後繼任的自由黨總理克里田 Jean Chretien 每次說:我們不是美國人,台下就響起熱烈的掌聲。見到多少新聞,紀錄片,加拿大人每天都驕傲的強調:我們不是美國人。但是今天在梅隆尼遺體的公開瞻仰第一天,聽見 CBC,CTV 的評論員,跟很多被訪問者居然都說:跟美國建立友好關係是重要的。這不是虛偽是甚麼?

昨天除了保守黨領袖 Pierre Poilievre,左傾新民主黨 NDP 領袖J agmeet Singh,魁北克政團都紛紛讚美這位前總理,最讓人意外的是加拿大綠黨領袖Elizabeth May 對他的致敬,她說:「當梅隆尼站起來推動了Montreal Protocol,他保存了地球的臭氧層,可以說拯救了世界每一個人。」她還說,梅隆尼是在世人沒有覺醒之前,就已經在推動綠色計畫。

今天在梅隆尼的第一天遺體致敬儀式中,聽見不少人說,梅隆尼不以為加拿大是小國家,而發揮了他在國際政壇的舉足輕重影響力。

梅隆尼唯一失敗的就是沒有完成修憲計畫,那也是因為老杜魯多的忌妒,受到破壞。但是那次修憲失敗,也導致了魁北克的1995 年公投。加拿大幾乎失去了魁北克。

杜魯多上台後不知道做錯多少事,但是他為梅隆尼平反算是一件難得的正確行為,在他指導下,梅隆尼將在星期六獲得一次光榮的國葬,他還強調要非常得體。他這樣做豈不是對他自己的父親的一記耳光?當年老杜魯多想方設法破壞梅隆尼的修憲協議,只因為他不想自己做不到的事,讓梅隆尼完成。(下圖:梅隆尼的靈柩今天在加拿大騎警的護送下,被送到在渥太華的Sir John A. Macdonald Building,供全國政要致敬。靈柩後面第一排的三人:左起遺孀米拉,女兒卡洛琳,及長子班。)

 

 

 

 

 

 

 

 

今天很多人說梅隆尼建立了自己的事業,卻犧牲了保守黨,原因是在他下台後的另一次選舉中,保守黨在國會只剩下兩席。事實上這也是修憲協議失敗的後遺症,因為修憲失敗,魁北克認為梅隆尼沒有完成他的諾言,於是分開出去成立了魁人證團Bloc Quebecois,而西部地區更有野心家Preston Manning,認為梅隆尼對魁北克讓步太多,(承認魁北克是獨特社會),而號召西部獨立,成立了西部聯盟黨,所以一個黨分裂成三個,如何可以獲勝?這也是自由黨要破壞修憲協議的原因之一。

今天,沒有見到前任總理克里田的影子,他當時自從上台,就積極揭發梅隆尼的貪污罪行,(跟今天美國民主黨一樣),只要將政敵政黨抹黑,就對自己有利。當年寫書「揭發」梅隆尼貪汙的女作家Stevie Cameron 就說,她經常跟克里田政府的司法部長Alan Rock 見面,交換得到那些梅隆尼貪汙的證據,(細節見:梅龍尼總理戰媒體) 結果這位作者毫無證據的汙衊梅隆尼的書在加拿大一紙風行,創下歷史上最高銷售紀錄,現在這位小姐去了哪裡?這些對梅隆尼的稱讚,其實也是對她的一巴掌。

 

03/18/2024星期一

川普的律師今日向紐約法庭表示,川普將無法在限期前交出四億五千萬元的保金,以進行紐約司法廳因為他借貸時申報物業價格過高的判罰的上訴案件。在這份律師向法院提出的報告中說,他們嘗試經過四間經紀公司,對30 間保險公司申請,都未獲批准。

紐約司法廳長兼姆斯 Letitia James 除了每一天提高八萬多元的利息之外,還曾威脅說,如果川普不在限期內提出保證金,將會沒收他在紐約的資產以充數。(下左:紐約司法廳長兼姆斯,右圖法官安戈隆。)

 

 

 

 

 

這案件的法官安戈隆 Arthur Engoron 是在上個月16 日判罰川普四億五千四百萬元,罪名是川普的家族公司在向銀行借貸,或是申請保險時將物業價值報得過高。川普等人在辯護時指出,申報物業價格無法精準,何況銀行及保險公司都有自己的評估員,不會只根據申報人的報價,並舉例兼姆斯等人提出的對比「物業價值」根本就過低,何況到目前沒有一間公司受到傷害,這些公司都表示願意繼續跟川普家族做生意,甚至出庭為川普做證人。此外這件審訊案件在未審之前,安戈隆已經做出裁決,判川普有罪,而且審訊中沒有陪審團,還是安戈隆一個人做主,所以只是一場「作秀」。安戈隆最初判罰兩億五千萬元,後來兼姆斯重新衡量川普在紐約的物業價值之後,將罰款提高到三億五千萬元。

川普上星期才得到一間保險公司Chubb 的擔保,付出將近一億元,做為另一宗民事訴訟的上訴擔保,就是支付控告他於30 年前在更衣室強姦她的女子 E. Jean Carroll 的名譽損失。這女人雖然控告他強姦罪不成功,(紐約的民主黨) 陪審團只裁決他「性騷擾」罪名,卻仍然堅稱名譽受損,罰款提高到八千五百萬元。

川普的律師團宣稱,法官裁決這樣高的賠償根本是要迫他上訴,而上訴的保金如此高,根本做不到,而且是違反憲法第八修正案的規定:法庭不可以做出過分的處罰跟罰款。兼姆斯的作為根本是要將川普家族從紐約趕盡殺絕。

兼姆斯在2018 年競選司法廳長時,以 get Trump 作為口號,說要趕「這位不合法的總統」下台,要查他過去幾十年的帳簿,讓他坐牢,「讓他受罪,讓他知道我的名字」。兼姆斯在起訴川普之前,被發現多次到白宮跟拜登政府的官員會面。

到目前見到更多人對於川普受到的「冤獄」提出反感,(可惜極大多數人還是不敢作聲)。ESPN 最紅的的體育評論員Stephen A. Smith 也經常做政治評論,他過去聲稱永遠不會投票給川普,但是今天也說:拜登用司法部門對付川普,展開司法戰爭,要到時麼時候才夠?還說:Enough is enough.,過去幾個月他也批評拜登,說他繼續下去,川普勢必會贏。同時在國情咨文之後,嘲笑各媒體的「歡欣鼓舞」的反應是一個笑話。

兼姆斯在一周前在紐約一間教堂中舉行消防員頒獎儀式時,遭到部分消防員喝倒采,同時高喊 Trump! Trump! Trump!,事後消防部門聲稱要依照錄影帶「追緝」這些人,但在紐約郵報刊登事件後,消防部取消這聲明及作法。星期六當紐約市舉行 St. Patrick 遊行時,消防隊高層受到街頭市民再度的喝倒彩。

有時候我想,讓兼姆斯查封、沒收川普在紐約的物業也好,這樣可以讓人見到他們可以做得多盡,對川普反而有好處。

 

03/18/2024星期一

紐約州長赫克爾Kathy Hochul 剛剛在紐約市地下鐵布置了一千名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 跟交通警察後,僅僅一個星期就在布魯克林車站,發生近年來最大規模的槍擊事件,一名36 歲男子頭部中槍,生死未卜。

上周四傍晚繁忙時間發生的事件中,車廂中一名男子跟另外一男一女發生爭執,其中一人Dejuan Robinson 羅賓森掏出一把手槍,但是被對方Younece Obuad 歐布奪去這把槍,向他射擊,羅賓森身中四槍,事件中他們在車廂中追擊,導致車廂中的乘客驚叫躲避,情況非常混亂。目前紐約警方還未決定是否檢控歐布,因為理論上他是自衛。(下圖:地下鐵車廂當時乘客俯身躲避的驚惶局面。以及紐約地下鐵目前警備森嚴,有如戰區。)

 

 

 

 

 

 

 

問題是,紐約市民都在問,那一千名警察及士兵他們究竟做了甚麼?為什麼在大舉防衛的情況下,還是有槍進入地下鐵?一方面當然是疏漏,不過另一方面這些防衛軍跟交通警察都沒有受過警察訓練,也就是,他們只能「檢查」,即使發現行李中有非法武器,也不能逮捕他們,只能放他們離去。而且那一天他們明顯是疏忽了。

據警方消息來源,應當被控的是傷者羅賓森,因為他非法持有武器,而且當天沒有付車資就上了地下鐵,所以沒有被檢查到。警方說,幾乎所有的地下車犯罪行為都起源於「逃票」。只要嚴守入口,阻止逃票的人,大半罪行可以避免。而目前一般認為逃票者都因為貧窮,所以都不予以處罰。(下左傷者及持槍者羅賓森,右圖奪槍射擊者歐布。)

 

 

 

 

此外據稱,羅賓森不務正業,他在幾個月前才被母親趕出家門。他的母親罹患癌症,以為叫他搬來住可以照顧自己,沒想到惹來麻煩更多。警方沒有透露羅賓森是否有精神問題。

事件過後,州長赫克爾解釋她的駐軍計畫還是有用,因為舒緩了紐約市警方的工作。她沒有計畫停止這行動。

 

03/17/2024星期日

昨天才說過,瑪斯克最近在把持平衡,盡量不選邊站,但是他的心裡在哪邊,已經再明顯不過。昨天在評論紐約的一段有關非法移民的視頻時,他在X 上這樣回帖:「十一月大選若不是出現一次紅潮,美國就完蛋了doomed。…想想未來四年比這更糟。」

還有甚麼事比這更清楚的?他說,如果共和黨不是大勝,美國就完了。

之後他又在一張數千難民湧向美國途中的相片,發出評語說:「如果不停止,美國將不再是一個諧和完整的coherent 國家,這就瓦解了美國作為移民國家的最初目的。」

他在回復Andy Ngo 的貼文「委內瑞拉最高法院警告說,越來越多他們釋放的暴力罪犯加入前往美國的行列,殺死喬治亞州Laken Riley (護士學生)的委內瑞拉兇徒,原本就屬於當第一個幫派組織。」瑪斯克在回帖時說:拜登極左政權為什麼歡迎暴力的非法移民入境美國,殺害你們的家人跟朋友?其他國家已經這樣警告我們了,讓美國成為犯罪者的庇護所是瘋狂舉動。

他強調他不是反對移民,只是就「非法」的概念提出意見。

到目前,美國這樣多富翁,只有瑪斯克一個人敢說出心裡話。雖然他有時候還是要「鄉愿」一下,但是看他的帖子,他心裡怎麼想再明顯不過。只希望更多人拿出膽量,說心裡的話。

 

03/17/2024 星期日

普京真的再度當選俄羅斯總統,這是第五個六年任期,而且是以將近九成的票數當選。他的當選不出人意外,因為俄羅斯已經是貨真價實的共黨獨裁國家,反對他的人不是被下獄,就是被毒死,要不就是人間蒸發。

 

 

 

 

 

 

不過普京在國內意氣風發,他的做法卻在國際上引人側目,變得更為孤立,除了少數跟他一樣的獨裁國家之外,將不再有真正盟友。不過看樣子他也不怕這些西方所謂的自由民主國家,因為一個個都是紙老虎,最後還是向他低頭,或是怕他怕得要死。到目前美國都不敢給烏克蘭戰鬥機跟長程飛彈,美國領頭的幾千項經濟制裁,對他也沒有絲毫損傷。怕甚麼?(以前都解釋過)

不過想問那些仍然對共產主義,對社會主義有幻想的尋常老百姓,為甚麼所有左派共黨國家最後都要走向個人獨裁?他們的口號不是人民當家作主?現在連選舉自己想要的領導都做不到。中共的習近平似乎段數更高,一次閉門修憲就把自己終身主席的地位訂下了,連每幾年一次做樣子的選舉都不用。中國共產黨當初是蘇聯共產黨扶植的魁儡政權,現在看起來青出於藍,普京應當叫他老大哥才對。

中共,古巴,委內瑞拉,越南,沒有一個國家有公平選舉。如果說當政者賢明,多做幾年也不應當反對,但是大家看看這幾個國家,不是民不聊生,就是國民集體逃亡。現在連大陸的中國人都成千上萬的長途跋涉到(敵對的)美國去討生活了。這樣的領導不閉門悔過,還每天把口號叫得震天價響,要把人家日子過得好好的台灣人也都「解放」掉。

西方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德國,等等都批評這次俄羅斯的選舉不民主,那個腐敗到骨子裡的美國媒體NBC 在普京當選後問他:這次選舉是否民主時,普京說的也沒錯:「全世界都在笑(你們) 美國,你們用政府資源,以及司法系統攻擊另一個總統候選人,那也不是民主,是災難。」我知道,很多美國媒體因此會說,普京跟川普站在一起,事實是,普京說了別人不敢說的話。這不表示普京因此可以被原諒,但不能說這話說得不對,你以為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烏克蘭總統則蘭斯基心中不是這樣想的?

以前說過,普京,習近平等人心中肯定希望拜登當選,這樣他們就可以拿烏克蘭,拿東歐,拿香港,拿台灣,但是心理上他們肯定都佩服川普,也更怕川普,更不願意川普當選。難道說,普京跟習近平看穿了拜登,就會希望川普當選?當然不會,但是拜登跟美國的媒體都會這樣告訴你。

民主的定義再簡單不過,就是讓老百姓有好日子過。但是見到今天所有的左派元首,都是以鞏固自己的權位放在第一。那些仍然有自由選舉權的人,若是再不好好珍惜這選票,只有活該都進入「解放區」。

 

03/17/2024星期日

看得出來,美國主流媒體現在非常恐慌,見到他們崇拜的領袖拜登跟卡美拉有落選的可能,一方面幫著這兩個「扶不起的阿斗」塗脂抹粉,幫他們摩拳擦掌,打擊川普,一方面暗中/公開勸退。過去是勸拜登,因為年紀的關係,及早讓賢,現在又公開喊話,要年輕的「黑人」「女性」卡美拉,也盡快退出,以免她拖累拜登。

 

 

 

 

 

 

剛剛在一個多星期前,這同樣的媒體才歡呼:拜登在國情咨文的說話中氣十足,證明他不老了,大可以再戰一場。但是一星期來,拜登的民調繼續「不好看」,原來老百姓的眼睛雪亮,他們也沒有再像從前一樣,容易被媒體欺騙。於是媒體現在又洩氣了。

左傾NBC 今天刊出一篇專欄,說拜登現在充滿怒火seething,說他為了自己的「政績」沒有被人看見而憤怒,經常會叫喊跟怒罵難聽的話shout and swear。NBC 說他們訪問了將近20 位民主黨議員,說拜登經常為部屬沒有好好傳播他的成功政策的訊息而發怒。雖然他們一再變換宣傳方式。

最令拜登團隊擔心的是他在幾個關鍵州分,特別是密西根跟喬治亞州的選情,都落後於川普,而將原因歸諸於加薩地區的戰爭。這所以最近見到拜登政府多次向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喊話,要他停火。甚至要他的「傳聲筒」,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在參議院公開叫囂,要以色列選民換總理。

事後拜登解釋說:修莫事先確實將演講稿給他們看過,還說這是一篇好的演說,但是白宮發言人還是要說總統的外交政策完全是以「美國的國家安全」作為唯一考量。這又是用嘴巴兩邊說話,欺騙每一個人。

另一篇華盛頓郵報昨天的專欄,也以大標題呼籲卡美拉退選:為了國家的好,副總統卡美拉應當靠邊站 step aside。作家Kathleen Parker 在文章中說,卡美拉的表現令人失望,警告她會是民主黨選票的負擔。

這位左傾作者難得的非常坦白的說:「(卡美拉)是因為她是黑人及女性而被挑選,這兩樣加起來等於是職業保障,但是現在她成為民主黨選票的負擔,拜登又不能開除她,以免疏離他的基地(票倉)。但是現在情況嚴重,盡管拜登的國情咨文演說相當成功,但是卻無助於行情下滑,加上他的虛弱狀況,都令人擔心。」

接著說「不管甚麼原因,卡美拉的角色都沒幫助,她不是經常說一些漫無邊際的,空洞的,令人尷尬的話,就是突然沒來由的發出一連串笑聲。」

其實華盛頓郵報去年底就已經發出多篇報導,對拜登勸退,見到沒有效果,現在只有對卡美拉勸退。認為兩個換掉一個都會有希望。Parker 在結論中說:副總統女士,為了國家,請你讓開。

這兩份報導都對拜登目前38% 的支持率感到悲觀,因為那比近代史任何一個總統在任期的這段期間的支持率都低,相比(蓋洛普民調) 川普在此時的支持率是48%,卡特43%,小布希總統39%。而卡美拉目前的支持率甚至更低,只有36%。多篇報導都說,這樣低的民調要當選都十分困難。

 

03/17/2024星期日

又出現一個媒體斷章取義,汙衊川普的例子,但是媒體利用這下作手段樂此不疲,因為他們所有法寶都用盡了,還是打不倒川普。今天連拜登跟卡美拉的團隊都加入這抹黑戰團。(下:川普昨天在俄亥俄州 Vandalia 的群眾大會中講話。)

 

 

 

 

 

 

川普昨天在俄亥俄州舉行群眾大會,在他九十分鐘的演說中,民主黨跟媒體無可挑剔,就將他的一段話掐頭去尾,再穿鑿附會的,根本是竄改原意的,攻擊川普說:如果他在十一月大選輸了,將會出現流血大屠殺 bloodbath。(NBC 的標題)

川普究竟是怎麼說的?他說:如果習主席在聽的話,我跟他是朋友,他了解我談判的方式。那些龐大汽車公司現在在墨西哥…他們不會再聘請美國工人,之後還將車子賣給我們。No,我們會徵收100% 的關稅給每一輛這樣的汽車,如果我當選,你們將不再能出售這樣的汽車(給我們)。

之後他接著說:現在,如果我沒有當選,整個,會出現 bloodbath,那是至少的現象,這國家會出現 bloodbath,至少他們不再能出售那些汽車,(我們) 會建造大批新的(汽車)工廠。

我常說,川普說話像市井小民,沒有修辭,跳接快速。但是任何人聽了這段話都知道,他說的是汽車工業會出現 bloodbath,好的方面說,汽車工業會因為他當選而大興土木,壞的說,如果他沒有當選,汽車工業會面臨全面血洗一般的厄運。這有真正流血的意味嗎?

但是所有媒體都拿這句話改頭換面攻擊川普,CBS 的標題是:在俄亥俄的競選大會,川普說如果他輸了十一月大選,將會出現bloodbath (血洗屠殺)。Politico 的標題是:川普說,如果拜登當選國家將面對血洗屠殺。娛樂雜誌Rolling Stone 的標題是:川普說,如果他沒被當選,將出現bloodbath,選舉就會終止。全國公共電台NPR 的標題是:川普說,有些移民不是人,並警告如果他輸了,會出現血洗街頭。Drudge report 引用英國鏡報的大標題說:川普令人不寒而慄的警告,如果他不當選,將會出現 bloodbath。

 

 

 

 

 

 

這些標題中的 bloodbath 明顯是指血洗街頭,大屠殺的後果。

拜登跟卡美拉的競選團隊也在今天無恥的發表正式聲明說:「這就是川普的真面目,一個失敗者,他(上次)輸了七百萬張選票,卻不去想爭取更多主流觀眾,反而繼續加強要用政治暴力威脅。他要另外一個一月六號(發生),不過今年十一月美國人會給他另外一個失敗,因為他們會繼續抗拒極端主義,他對暴力的熱衷,他對復仇的渴望。」

這樣的正式聲明真的很無恥。他們明知川普說的是甚麼意思,但是卻一而再再而三的歪曲川普的話。拜登在 2020 年就利用歪曲川普的話,說他說「兩邊都有好人」,是支持三K 黨,是白人種族主義。作為競選的主打。這一次更是變本加厲,每天都製造一個川普假新聞。

(Fox News 找出了最近兩個月,民主黨跟左媒使用bloodbath 形容選戰激烈的例子,居然有十多次之多,難道說都是因為選舉導致血洗街頭?其中還有一次是形容RNC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改選,也是使用這個字眼,難道川普使用了就是表示大屠殺?)

加拿大的國營CBC 更進一步,在今日的新聞中不僅掐頭去尾的說「川普使用bloodbath」,還在解釋說「他聲稱是談的是經濟問題」之後,卻再使用拜登一夥人的聲明,以證明川普是真的要血洗美國,要再製造一次一月六號。這真的是很無恥,明知是斷章取義了,還要強詞奪理。CBC 還在新聞中說「川普說移民不是人」,這更是斷章取義。川普是在提到那幾個殺死,及強姦美國女子的非法入境者,他說,「這些人,我真的不想說他們是人…」

除了不少共和黨跟保守派出來譴責這些媒體跟拜登之外,連瑪斯克 Elon Musk 都看不過眼,第一時間出來說公道話,他在X 上引用NBC 的標題,說:這樣的標題是欺騙 deceptive,因為他指的是汽車工業,NBC 可恥。

 

 

 

 

 

 

不過極大多數老百姓不會聽到川普說的全文,因為除了5% 的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一間媒體刊登(或是播出)全文,大家就以為川普真的是可怕的人,不應該當選。昨天見到加拿大的一份民調,指七成加國國民69% 希望拜登當選連任,就是這種媒體欺騙,洗腦的後果。老百姓真的全部都當了傻子。

 

03/16/2024星期六

被大電視台開除的明星主持人,下一個出路就是在串流平台上開闢新天地。去年被CNN 開除的晚間(及早上)節目主持Don Lemon 今年初敲鑼打鼓宣傳的一個訪問節目,說是會在X (前推特)上播出,第一集就訪問了X 的大老闆瑪斯克Elon Musk,但是這一集節目還未播出,他們兩人就鬧翻了。Lemon 在星期三公開說:瑪斯克取消了我們之間的協議,他在生我的氣mad at me,我已經發出聲明,解釋我跟他,還有那訪問之間的事,顯然他對那訪問不滿意。(下左:Don Lemon,右:瑪斯克。)

 

 

 

 

 

 

據說令瑪斯克不滿意的是,Lemon 提起瑪斯克去年被認為符合反猶太的仇恨言論等事件,而且多次有質問的語氣。

根據Lemon 最初的宣布,說他的訪問節目每次半小時,每星期播出三次,首播是在X,其次還將在YouTube 等其他平台上播出。現在這協議取消了,所以Lemon 的節目將只會在X 以外的平台上播出。

瑪斯克那裏對這件事也沒有沉默,他也在當天發了一個推文,說:我不必回答記者Don 的問題,我做這訪問唯一的原是因為他是在X 的平台上。

Lemon 之後在CNN 的一次訪問中,說他的訪問很普通,只是有幾次雙方有不同意見,並且解釋他認為瑪斯克不尊重言論自由,結果這引來瑪斯克的不快,他在X 上面接著發出推文,說:「Lemon 的作法根本是將CNN 搬上社交平台,這樣做不會成功,因為CNN基本上已經垂危CNN is dying。」他還說,Lemon 自己沒有話說,只是將CNN 過去的CEO Jeff Zucker要說的話說出來。這是雙方交戰了。

之後瑪斯克還公開Lemon 為了這節目對他提出的要求,包括除了八百萬元的薪水之外,還要先付他五百萬元的預支費用,此外還要一輛Tesla 的Cybertruck 電動卡車,以及用私人噴射客機送他到拉斯維加斯,私人套房,以及他跟他的未婚夫的每天喝酒及按摩的費用。

我想瑪斯克是看不起他的貪得無厭吧。這樣的需索確是讓人看輕。他讓人看出,選擇瑪斯克做第一個訪問者,就是存著佔便宜的心態。

Lemon 最初宣布時,說瑪斯克請他開闢節目,是為了要讓X 有不同的意見,要爭取自由派的人進來,(因為自從瑪斯克收購推特,美國的左派就抵制他)﹑並且使X 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發言平台。但是瑪斯克看錯了人,Lemon 從來都不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他能在CNN 生存,只是因為他說的話,合乎美國左派觀眾的立場,好像不負責任的攻擊川普,他只要隨便說幾句自己心裡的話,就惹麻煩,就要被開除。

瑪斯克爭取Lemon 加入很明顯是為了平衡,自從他收購推特就被認為是為川普平反,之後收攏了幾位獨立媒體人Matt Taibbi,Michael Schellenberger,揭發了推特跟FBI 勾結,壓制對拜登不利的新聞,又跟離開Fox News 的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 簽約,沒想到唯一被拉攏的自由派(左派)就不爭氣。

瑪斯克一直都想玩平衡遊戲,因為他本來是自由派,沒有保守派的理念基礎,只是越多獨立思考,就發現自己跟自由派理念相去越遠,無法溝通。但是他每次稍微向右轉,又必須小心,以免受到媒體的抵制跟杯葛。超級星期二之後,川普在他的Mar-a-Lago 會見十幾位超級富翁,目的是為今年十一月大選籌款,事情給紐約時報知道了,立即發了新聞,還以揭發的口吻說,川普要跟他「籌款」(借錢),以付出紐約法官處罰他的四億元。導致(逼使) 瑪斯克事後發表聲明,說川普沒跟他開口借錢,而且說他今年不會跟任何政黨捐款。這就是左派媒體先發制人的絕招。要斷了共和黨跟川普的財路。

上星期,著名保險公司Chubb 為川普墊出一億元保證金,讓他可以支付對誣告他的女子E. Jean Carroll 的八千五百萬元名譽損失賠償。之後就受到媒體的攻擊,Chubb 被迫要做出解釋,說提供擔保只是進行一宗法律保險業務,不是採取任何立場。

現在美國的左派完全是對政敵進行極權打壓,不給對方任何透氣機會。即使打官司都有程序,現在他們禁止任何人跟川普一家做生意,連進行擔保都要打壓,這是要趕盡殺絕,你說瑪斯克能不小心嗎?

 

03/15/2024星期五

喬治亞州弗頓郡法官麥卡菲 Scott McAfee 今天早上做出裁決,要當地地方檢察官威爾斯 Fani Willis 要不自己退出起訴川普干預選舉結果的案件,要不就踢出她任命的本案主要檢控官韋德 Nathan Wade。結果韋德在今天下午三點鐘提出辭呈。(下圖左:法官麥卡菲,中:芬妮威爾斯,右:韋德。)

 

 

 

 

 

韋德在他給威爾斯的辭呈中表示:「我現在為了民主的緣故,提出辭呈。這是為了美國的公眾利益,以便讓這(案件) 盡快進行。」他還說,他對檢察官為這件案子所做的努力感到驕傲。

而在威爾斯給韋德的回覆中,她讚揚:「(韋德) 在面對對其個人及家人的威脅,以及事件中媒體的不公正的攻擊,還有在法庭中對你做為律師的名譽的攻擊,所表現的專業及尊嚴。」她還說:「我要永遠記得,以及提醒每一個人,你的勇敢讓你站出來接受調查,及面對本案陰謀干預選舉結果的被告的指控。你勇於接受這角色的勇氣令人感佩,盡管你無意展開這事件。你是一個了不起的outstanding 倡言先鋒。」

從這封辭職信,跟威爾斯的回信可以見到,他們完全沒有見到,或是承認自己在事件中所犯的錯誤。威爾斯甚至表現了對這位「前任男友」無止境的讚賞。如果他們真的沒有撒謊,大可以出來喊冤,或是提出上訴。但是現在他們默默的接受了法官的建議,這代表甚麼?是不服輸,仍然嘴硬死不認錯。反而聽說要上訴的是川普的團隊,而不是他們。這就是真正有理跟無理的分別。

作為地方檢察官,作為刑事檢控官,在法庭宣誓的情況下說謊,他們不僅應當被解除職務:地檢處職務,檢控官職務,甚至應當被剝削律師資格。他們已經算是得到最優厚待遇了。

聽到好幾位民主黨的律師,及前任檢察官,他們都說,威爾斯即使不辭職,她已經無法再理直氣壯的處理這件案子。今天非常意外的聽見,極左台MSNBC 的主持Morning Joe 跟嘉賓Andrew Weissmann 都認為,這位法官的裁決對威爾斯是致命打擊,她已經再沒有任何信譽可以主持這案件,並且建議她自動讓出(這案件),換人起訴。Morning Joe 可能是所有主持中最偏幫拜登的。他們的出發點是怕延誤這件審訊案,他們急於要在大選前置川普於「有罪」及判刑,而且這件刑事案是唯一的「非聯邦起訴」案件,所以也是川普即使被判有罪,即使在他當選後都無法赦免自己的一宗案件。他們很傷心會失去這案子。

從各方的反應,可以看出今天真正的贏家是川普跟與他一起被起訴的被告。根據多間左媒的法律分析,都認為即使威爾斯可以繼續主持這案子,但是她的信譽已經瓦解,不論是法律界,或是在小市民心中她也已經名譽受損。雖然弗頓郡是一個深藍色的選區,陪審團極有可能偏袒威爾斯,但是法律程序肯定被拖延,只要不是在大選前聽審,對方都無法伸展,川普都算贏。

川普目前四件刑事案件,全部受到拖延,聽到CNN 等電台非常無奈的說:看來川普成功了,他所有的案件都在拖。民主黨當初控告他這樣多罪案,目的都是要阻止他競選,所以一定要在十一月前定案,同時要在初選過程中阻止他出線。現在他已經篤定得到共和黨提名,即使每天頻頻奔波法庭之間,他的民調支持還是高於拜登。這讓民主黨跟美國的媒體氣得要命。

 

03/15/2024星期五

喬治亞州弗頓郡法官 Scott McAfee 麥卡菲今天早上終於做出裁決,起訴川普的當地地方檢官(DA) 威爾斯 Fani Willis 可以保留起訴川普的職位,不過她任命的本案檢控官韋德 Nathan Wade 就必須辭去本案檢控官的職責,他們兩人中必須有一人離去。(下圖:法官麥卡菲。)

 

 

 

 

 

法官在裁決書中保留了威爾斯起訴川普(以及其他14名被告) 的職責,但是對於威爾斯的行為做出相當嚴厲的批評,其中一段說:「現有的紀錄凸顯了嚴重的不適當行為表象,影響到目前的起訴團隊的結構,(為阻止這表象),必須除去其中一個(檢控官),又或是韋德自動退出這案件。」

不過麥卡菲又裁決:「(兩名被告) 的個人關係,以及與自己主要檢控官的多次旅行,最終沒有達到 burden of proof (證明) 有實質的利益衝突。」他又說:「這不是說本法庭寬容這位地方檢察官的嚴重缺乏判斷力,或是她在(上個月) 在法庭中的非專業的表現。」

上個月,麥卡菲法官主持了兩天的審訊,以證明威爾斯在任命韋德為檢控官之前是否已經有情侶關係,他們兩人堅持他們是在2021年十一月韋德被任命之後才有情侶關係,但是威爾斯的閨蜜Robin Yearti 在庭上作證說,她確知他們在2019年已經是情侶。另外韋德的合夥人及過去的朋友Terence Bradley 也在一份宣誓證詞中說,他確信他們的關係發展於2021 年之前一兩年。但是Bradley 在庭上作證時推翻這證詞,不是說他不記得,就是說他只是推測。川普方面的律師還提出電話及手機紀錄,顯示他們在2021 年之前已經有一萬兩千次的短訊及電話紀錄,此外韋德的手機位置,在那之前有35 次在威爾斯家裡過夜的紀錄。(下圖:威爾斯跟韋德檔案照。)

 

 

 

 

 

 

這「時間」所以重要是因為,韋德是一個普通家庭法律師,過去最多是進行交通違規一類的案件,而且從未有刑事法案件的經驗,但是威爾斯卻以比一般檢控官多出一倍半的薪水(每小時250 元)雇用他,甚至提昇他做起訴川普的主要檢控官。過去兩年給了他64萬元薪酬。

另外在那兩天的聽證中還要解釋,他們一起用韋德辦公室的信用卡旅行,是否有利益衝突。威爾斯親自志願到庭上作證時,說她事後將這些用費一萬多元都退還給韋德,但是兩人都沒有收據,或是銀行存證,威爾斯解釋她有用現鈔的習慣,所以每一次幾千元都是用現鈔。

如果有看那幾天的聽證,多數人會得到很明確的答案,威爾斯跟韋德是在法庭中串通說謊,就是作偽證,這在一般人都是要坐牢的刑事罪。

麥卡菲在裁決中解釋:喬治亞州的法律不允許他將「錯誤的選擇,即使是重複的作為做準,必須由初審法院trial court 使用適當的條文裁決。」之後他說,其他尚有喬治亞州的州議會,喬治亞州的操守委員會,該州的律師公會,弗頓郡的操守委員會等,還有該郡的選民都可以就這事件做出裁決。據說目前喬治亞州議會,當地操守委員會,以及律師公會都在審核這事件。

麥卡菲也在裁決中譴責威爾斯,說她在今年一月在當地一個黑人教堂中,譴責這事件是針對她是黑人的種族事件。麥卡菲指出,以她所做的行為,與種族無關。

麥卡菲法官今天的裁決明顯是要避重就輕,不想引起太大的政治風波,因為一來弗頓郡是一個極端傾向民主黨的選區,而他本人在五月就要經歷改選,而他的對手又是一個黑人民權份子,受到全國民主黨支持。而提出這件爭議事實的是川普跟他的團隊,他們以威爾斯的私人行為不檢,作為要求撤銷這案件的理由。目前全美國一半人口希望在大選前審訊川普,甚至剝削他競選全力,麥卡菲負擔不起這責任。只有在其中取得平衡。

麥卡菲本人是喬治亞州共和黨州長 Brian Kemp 一年前才任命的法官,本人沒有經過選舉。

威爾斯是起訴川普跟他的18 名前幕僚及律師,說他企圖干預2020 年大選結果,在一通電話中要州務卿「找出」一萬多張選票。川普本人被控13 項罪名,麥卡菲前天撤銷了其中六項,說起訴書的罪名不明確。

到目前我們見到了,美國幾乎所有的檢察官或是法官都不肯起訴民主黨人,但是對於川普,任何芝麻綠豆,甚至捕風捉影的事,都可以將他起訴幾十項罪名,不讓他坐牢不罷休。例如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在2016 年,為了湮滅她使用私人手機發送國家機密的罪名,用硫酸跟鐵槌砸爛了六個電腦跟手機,但是當時的聯調查局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卻說:沒有一個合理的reasonable 檢控官會起訴她,就算了。一個月前,獨立調查員赫爾Robert Hur也說,拜登在過去40 年明知是非法行為,還是將機密文件帶回家,還分開放在九個地方,期間搬來搬去,都不是在安全地點,還與沒有通過安全檢查的人(幫他寫回憶錄的作家)分享內容,但是基於他是「一個失智及失憶的老人,相信沒有陪審團會判他有罪」也就算了。

現在麥卡菲又證明了這現象,你有甚麼話說?

 

03/14/2024星期四

美國民主黨終於忍耐不住了,派出了全國最高級別的猶太人長官,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在參議院內喊話,要以色列人選出新的領袖,取代現在的總理納坦雅胡。

修莫在長達40 分鐘的講話中,直言納坦雅胡的政府及「極右派」內閣,拒絕支持「兩國方案」,是加薩j未來和平的障礙。還說,如果戰爭持續下去,他還是如此追求危險的政策及路線,「美國將沒有選擇,會擔負起更積極的角色,運用美國的實力,改變目前的路線。」(下圖:修莫今天就以哈戰爭發表講話。)

 

 

 

 

 

 

千萬不要以為修莫現在主導了美國的外交政策,他終究是民主黨的參議員。修莫這樣做是在競選期間幫助拜登喊話,做打手。不要倚靠國際媒體告訴你背後的原因,真正原因是,在大選關鍵州密西根州,是美國阿拉伯人的大本營,這個州在上月底的民主黨初選中,有10% 的民主黨選民選擇uncommitted (不表態),以示對拜登(支持以色列) 的抗議。如果他們在大選時不投票,拜登就會失去這個州的50 張選民票,那絕對是勝負的關鍵。

今天出爐的,由Quinnipiac 大學的密西根州民調,川普以48% 對拜登的45% 明確領先。如果加上獨立派候選人,好像小羅伯甘迺迪,川普更會以41% 對拜登的36%領先,甘迺迪有10%,綠黨的Jill Stein 有4%。

密西根是這次大選的兵家必爭之地,所以拜登必須解決這10% 不表態的問題。而今天,他本人就到了密西根州的Saginaw 去跟民主黨的黨工跟支持者見面。但是事後見到他只跟十多名支持者在某人家裡見面,甚至沒有回答記者的問題。顯見他如果事先不在家裡睡足三天,再加上打雞精,他是連幾個簡單問題都不會回答的。而他很迷信的知道,Saginaw 過去連續四次大選,這選區支持的人都當選。所以他大約以為贏了這裡,就可以贏全國。

所以修莫今天在參議院的講話,千萬不要看作是為了美國的利益做的講話,也不要以為是為了盟邦的利益作的講話。全部是為了密西根的 50 張選舉人票。

在以哈戰爭一開始,明眼人就看出,拜登會拿納坦雅胡做祭品。拜登一夥人製造了納坦雅胡在以色列也不受歡迎的謠言,事實是納坦雅胡的軍事行動今天受到以色列所有反對黨的支持。在修莫的講話之後,以色列前總理,納坦雅胡的政敵Naftali Bennett 立即在X 上發表聲明說:「盡管我們政治立場不同,但我們堅決反對外界干預以色列的國內事務。」還說:「我們是獨立國家,不是香蕉共和國,現在面對恐怖主義對國際的的威脅,國際社會最好是協助以色列進行公正的戰爭,這也是同時保護了他們的國家。」這是對修莫打的一個巴掌。

以色列現在的反對黨領袖Benny Gantz 也在X 上發文說:「以色列是一個強壯的民主國家,只有他們的公民能決定未來的領袖。任何外力干預都是錯誤的,不可接受的。」

整天將外國干預選舉掛在嘴上的民主黨,現在在全世界人面前公開叫囂要干預盟邦的選舉。

我看了美國主流媒體的報導,都沒有這些以色列反對黨的反應,他們只會集中於報導加薩的難民問題。只會在以色列尋找那少數上街示威的人做文章。為什麼沒有對哈瑪斯到目前都拒絕釋放人質作文章?

最後,同一個今日發表的民調,即使是在密西根州,支持以色列的人39% 都多過支持巴勒斯坦的人27%,但是因為那些少數份子把持了關鍵票數,拜登就要犧牲真正的民意。難怪過去奧巴馬政府中的國防部長Robert Gates 說:「拜登在過去四十年,幾乎在所有重大國際事務及國家安全事務上,採取的立場都是錯誤的。」

 

03/14/2024星期四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好像在自掘墳墓,在目前全國通脹繼續高企,百物騰貴的時期,他堅持原有計畫,四月一日起向全國居民徵收碳稅。目前加拿大各省的汽油價格都在每公升$1.50 左右,最貴的BC 省高達$1.80,如果徵收碳稅,(每公噸增加15元),估計會讓油價再升高一毛五,而且杜魯多的野心是,這碳稅以後還會每年繼續升高到每公噸再提高80元。這是不識民間疾苦的典型。

到目前已經有七個省份高喊要杜魯多暫停提高碳稅的計畫,連加拿大目前唯一的自由黨主政的省分紐芬蘭,都發出公開信,要他從善如流。但是杜魯多針對保守黨領袖博勵治Pierre Poilievre,說是他在煽動,還說這些都是短視的人。(其他三個省有兩個:卑詩省跟魁北克實施自己的碳稅計畫,緬尼托巴極左新民主黨政府還在觀望。) (下圖:杜魯多與博勵治。)

 

誰都知道,油價會牽動所有的物價,因為所有商品的生產及運輸,都靠能源。近幾年的物價上升,通貨膨脹都因為一樣東西-- 汽油的漲價。大家只要想想,美國川普在台上時,鼓勵開採能源,首次達到石油自給自足,還有外銷,那時候加拿大汽油價格在90 分錢上下。自從拜登上台,不僅禁止美國開採石油,還截斷了加拿大的輸油管工程,導致全世界油價上升。杜魯多不僅不設法解決,還要在此時加收碳稅。這都是與民間脫節的領導層,只會空中畫餅。

杜魯多還說,徵收碳稅之後,每個家庭會得到退稅,一個家庭一年可以得到一千八百元。這就是很奇怪的計算方式,如果你到時候會退錢給我,那何必一開始徵收這個稅?這豈不是在多僱幾千公務員,疊床架屋?而且這是懲罰工商業,是另外一種形式的「平均財富」。換一個角度說:抽稅是政府的權力,之後我退錢給你就是「我給你的恩惠」,你要記得。左派政府就是會想花樣玩弄百姓。

杜魯多將去年的全國森林大火怪罪在氣候變化。事實是森林大火從有歷史就存在,而現在越來越厲害都因為政府「保護森林」的做法,你越是保護,森林就越成為著火的倉庫。保護地球的口號很好聽,但是杜魯多的做法是因噎廢食。每一個老百姓都願意保護地球,但是家裡的人口都要吃飯,當雞蛋牛奶都漲價了將近一倍,他會選擇吃飯,還是保護地球?

杜魯多的移民政策也越來越走極端,他現在每年收五十萬新移民,相當於紐芬蘭一個省的人口,是愛德華王子島的三倍。根據最近被洩露的資料,他甚至計畫每年收一百萬新移民,無法想像他的真正目的,唯一解釋是跟美國的拜登一樣,要為加拿大增加自由黨選民。現在幾個大城市都有房屋荒,租金水漲船高,他宣稱要增加建屋撥款,每年要多建幾十萬住屋單位,這不是跟「保護地球」背道而馳?他的基建部長宣稱為了保護地球,今後不再建造公路,難道新移民都騎單車跟走路嗎?

難怪保守黨領袖博勵治Poilievre 人氣高漲,一個星期前的星期日,他在多倫多郊區的Etobicoke 球場舉辦的演說,吸引了三千名觀眾出席,他演說的主題就是廢除碳稅,受到在場聽眾從頭到尾發出歡呼聲(下圖)。這現象在加拿大即使是大選期間都很少出現。過去一年多,杜魯多企圖將博勵治跟美國的川普掛勾,以為這樣就能個置他於死地,結果適得其反,博勵治跟川普一樣能夠吸引到觀眾。反而是杜魯多所到之處都有人叫罵。

 

 

 

 

 

 

 

現在每一個民調都顯示,保守黨的支持度遠超自由黨15%-20%之多,很多民調中自由黨的支持度甚至低於左派新民主黨NDP,杜魯多現在是靠NDP 的支持才不至於倒台,但在這個時候,杜魯多還是要堅持碳稅。當物價進一步上升時,他的支持度相信會再度下調。

除了政策的遠離人心,他的政府的醜聞卻每天浮現。其中ArriveCan 的承包工程,細節讓人眼花撩亂。最初五千萬元的工程,到現在被(一個只有兩個人的) 承包公司二度外包,結果一個收了一億元,另一個收了兩億元。沒有人可以交代那些人如何支薪,如何問責。昨天又聽到杜魯多在電視機前說:「這事不能再犯,所以他要調查。」他好像是在說別人犯了錯。

其實這不是第一次類似的「過失」,幾年前(2016-2017) 他的政府要對聯邦公務員進行電子化發餉工程,這麼簡單的事情,最後用了幾億元還沒辦好,好多年後還有人得不到薪水,或是多發了薪水,人數最高時達到八萬多人(出錯糧餉)。最後總共花了十幾億元修補整個系統。這樣無能又腐敗的政府真是歷史上少見。還不要說他在魁北克的SNL Savalin 貪腐事件,也是非法承包,私相授受。

杜魯多上台後八年醜聞真的數之不盡,而且他已經兩度被聯邦操守專員裁定違反操守,也是史無前例,這樣的膿包不是媒體每天幫他粉飾,能捱到今天嗎?

如果加拿大今天大選,保守黨肯定可以當選多數執政。好的是,加拿大沒有好像美國的民主黨那樣,每天想方設法舞弊,制定一大堆幫助舞弊的奇怪法律。壞的是,加拿大的媒體比美國還糟糕,一到大選就摩拳擦掌的幫自由黨競選。所以大選結果還是有待觀望。

 

03/13/2024星期三

見到台灣的國民黨立法委員黨團建議,開放選舉時的投票機制,包括不在籍投票,事先投票,通訊投票,移轉投票,境外投票等八項。本來擴大投票機制,方便選民當然是好事,但是見到美國這樣濫用自由,製造一個又一個的舞弊機會,感覺事事都向美國學習絕對不是好事。特別見到其中一個國民黨立委說:「美國都不怕了,我們台灣到底要怕甚麼?」

這就是不了解美國,或者是,今天台灣人眼中的美國,都是CNN 告訴他們的「假」美國。事實是,今天美國的選舉制度用千瘡百孔形容都不足說明其弊病。有多少台灣人知道,美國現在很多地區的投票日期已經延長到幾個星期?而且在Covid 之後,更藉口要方便人們在家裡投票,每一個人無須提出申請,都會接到「郵寄選票」,最離奇的是,這些郵寄選票寄出去之後,允許政黨工作人員到各公寓大樓,老人院,學校宿舍去蒐集沒有人領的選票,代理集體投票。這樣的制度豈不是擺明了要舞弊?(下圖:今年一月,新北市板橋一個投票所前大排長龍。)

 

 

 

 

 

 

要知道,這種作法ballot harvesting 目前幾乎在每一個民主黨執政的州都通過是合法,這是為什麼共和黨高喊對方舞弊的原因,因為共和黨追幾百年都趕不上民主黨的這種做法。因為這種事即使合法,有些人都做不出。

我不知道有多少國民黨知道「美國」這現狀。甚麼都跟美國學,最後就是民主崩潰。

見到國民黨提出的通訊投票,建議申請人需要事前依法向戶籍所在地的選務機關申請,這就是還算有理智。其實這也是過去美國的作法,但是現在美國的民主黨執政的州,不問對方是否需要,按照選民名單全部寄出郵寄選票,之後還可以讓政黨的工作人員(黨工)去蒐集沒有人認領的選票,集體代為投票。甚至駁斥共和黨要求的「核對地址,姓名跟簽名」的要求。這是為什麼2020 年美國大選出現那樣多弊病,但是到現在,美國的媒體都禁止共和黨說「選舉有舞弊」,加上美國的多數法官是民主黨人,全部駁回共和黨的申訴。

我問你,民主黨制定這些規定,不是為了舞弊是為什麼?

有多少國民黨人知道,拜登的司法部長Merrick Garland 上個星期宣布,他要全力打擊共和黨的州分規定「投票時要出示身分證」的規定,說是壓制黑人投票權利,(在民主黨人心目中,還有很多黑人沒有身分證,)這全部是藉口。

幸好國民黨提出的八項建議中,沒有說要取消投票時核對身分證,否則就是全面向美國看齊了。

相信國民黨立委提出這些建議不是為了要作弊,只是奇怪他們這樣不了解美國,事事要跟美國學習,殊不知美國今天是最腐敗的民主政治。而且真的大大開放,會給那些多不屑之徒的政黨作弊的機會。

幾個月前還聽到不少人說,台灣的選舉是最公平的,這包括點票,不會計算選票一個星期之久,直到民主黨(跟拜登)的選票多了才停止。雖然每個人都要趕回戶籍所在地投票,好像很不方便,但是見到美國的烏煙瘴氣,覺得還是台灣那樣好。

其實增加選舉日期,增加海外投票(除了軍事基地及領事館之外),增加郵寄選票等等,都會增加大量工作人員及經費,並增加作弊機會,有眼見到2020 年美國大選開票就有此體驗。投票是權利也是義務,必須珍惜,而不是濫用。如果一點不方便就放棄,怪不得人。美國就是因為有黑人問題,大半個世紀以來民主黨都有「幫忙(黑人)選民投票」的機制,造成代為投票的弊病。台灣沒有這問題,無須事事都為那些不懂得投票的人操心。

其實有人建議投票日只允許一天,不過選舉當天放一天假,讓國民去投票,這樣就夠了。其他的建議都是增加「別有用心人」舞弊的藉口,即使你不作弊,都難免都有其他人利用來作弊。

 

03/13/2024 星期三

星期天主持奧斯卡頒獎禮的Jimmy Kimmel 似乎覺得那天詆毀川普還不夠,他在昨天晚上的節目中,居然將川普扮演成監獄的囚犯,還找來四名曾經坐牢的犯人,跟他們大談川普如果坐牢,他如何適應。

如果不是每天看那麼多電視,多數人真的不可能知道,美國的菁英派,輿論領導階層,社會上層人士目前是多麼病態的仇恨川普,你今天將逮捕的哈瑪斯份子,伊斯蘭國恐怖份子,甚至賓拉登死而復生,將這些人放在眼前,他們對這些人都沒有對川普那樣痛恨。

Kimmel 在昨晚的節目中跟那四個坐過牢的犯人說:川普被控那麼多項罪名,如果司法得直,他真的入獄,會怎麼樣?那四個人異口同聲的說:他肯定適得其所will fit right in。於是大家開懷大笑,包括在座觀眾。

Kimmel 還問:他會在哪一個隊伍,有橘色的嗎?(指囚犯服裝)

Kimmel 之後說,川普如何偷運快餐食物進去(暗示川普喜歡吃快餐),討論他如何在馬桶中調製配料。又說川普喜歡發網文,於是要偷運手機進去,其他人就開玩笑說,前第一夫人梅蘭妮雅可以私藏手機跟插電器進去,又很不雅的開玩笑說她可以私藏手機跟插電器的地方。之後就更下流,說川普在監獄是否有機會有「羅曼史」,於是就有人說,他必須有人保護,可能是一個大個子的黑人犯人big, Black man,出來保護他。於是Kimmel 結論說,不同種族在特殊情況下是可以融洽相處,包括性行為。

這些話完全是充滿仇恨的人說出來的。你說這些人不是病態加變態?

為了體現真實情況,Kimmel 還拿出幾個犯人模型,他們都穿橘色囚犯衣服,其中Kimmel 拿著的金髮男子就明顯是川普,叫其他人跟他一起表演川普在監獄中每日生活,包括被打的模擬示範。(下圖)

 

 

 

 

 

 

 

在這一段中,川普不僅被獄卒打,還被其他犯人打。最後Kimmel 做結論說:現在我們學到甚麼?其中一人說:你必須找到一個人保護你。

今天找這新聞時,還見到Kimmel 去年十月就已經製作了川普因為坐牢不能洗澡的畫面,這個人工智能製造的畫面令人難堪,即使不是川普的粉絲看了都應當憤怒(下圖)。

 

 

 

 

 

 

記得川普在 2016 年競選時,只不過有群眾喊出 Lock her up (指希拉里),所有媒體就指責川普跟共和黨,說他製造仇恨言論。何況希拉里真的犯了(湮滅證據的) 罪。這些人見到美國的媒體一年 365 天,每天 24/7 的將川普好像爛泥一樣踩在腳底下,這樣的汙衊,沒有話說了嗎?

過去幾年,Time 雜誌,New Yorker 雜誌等,幾乎都製造過川普穿囚犯服裝的畫面做封面,這已經成為一種文化,即使你沒有真的坐牢,我們都要讓你坐牢。這為什麼病?甚麼原因?想清楚了,只因為他的政治立場不被他們接受。這完全是法西斯,共產主義的再現。

Kimmel 只是每天晚上的清談節目的四五個主持之一,其他的都差不多,都是以痛罵及嘲諷川普為內容,其中至少三個節目都在加拿大同步播出。這是終極的仇恨思想,終極的bully 行為。然而他們都高高在上,自以為高過川普好多等級。這是只有左派才有的忌妒加仇恨。

 

03/13/2024星期三

美國喬治亞州弗頓郡主審川普跟他的14 個幕僚被告干預選舉結果的法官 Scott McAfee今天做出一項決定,川普等被起訴的13/41 項罪名中,有六項被撤銷。他提出的理據是,這案子的檢控官沒有對這六項控罪清楚說明。(下圖:法官 Scott McAfee。)

 

 

 

 

 

 

據說這些被撤銷的罪名,牽涉到的是川普對當時(2020年)喬治亞州州務卿Brad Raffensperger 打的一通電話,說「All I just want to find我只想發現/找到11,780 張選票,就是比我們需要的多一張。」法官McAfee 裁決說,起訴書中沒有就「這行為是(被告)要求對方,做出違反他當初宣誓就職的權責」說清楚。也就是說,這一通電話沒有足夠證明,是川普要 Raffensperger 做違反職責的事。

受到今日裁決影響的除了川普之外,還有同時的被告包括川普的前任幕僚長梅道斯Mark Meadows,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等。

這裁決對於川普是好消息,證明檢控官的起訴書草率,甚至有漏洞。事實是,川普的律師一早就指出,川普這通電話根本不是要對方去做違法的事,好像起訴書說的,要他去「製造」出一萬多選票,而是要對方找出被「舞弊」的票數。但是媒體就一再宣稱是川普要對方去製造選票。

法官的裁決似乎譴責檢控官的起訴草率,「沒有說清楚細節,導致被告無法準備答辯。」

川普的律師說,今日被撤銷的六項裁決,其實是弗頓郡起訴川普的罪名中最重要的六項,現在被撤銷了。但是聽見CNN 等左媒就說,這只是技術問題,法官似乎留了窗口給檢控官改寫這內容。

另一方面,共和黨也有證據證明,這通電話是非法被錄音的,據最近揭發的消息,當時錄音的是州務卿 Raffensperger 的幕僚長 Jordan Fuchs,她贈恨川普在當地盡人皆知,她事後將這錄音帶交給弗頓郡的地方檢察官威爾斯 Fani Willis,作為證據。目前在美國,嚴格說來非法得到的證據不可以呈堂做為證據,(必須最少有一方同意,或是有法院許可),何況川普跟電話對方都沒有同意被錄音。

另一方面,這位法官本星期就應當做出裁決,威爾斯跟她任命的檢控官韋德 Nathan Wade 否違反道德操守,應當被從川普的案子除名。事實是,依照正常程序,威爾斯跟韋德都在法庭中說謊,(說他們的關係開始於韋德被任命之後,但是證據跟證人都顯示,他們的關係起始於韋德任命之前,而且資歷完全不合格的韋德得到的薪酬,比一般檢控官的多出一倍半,而且他們用公款旅遊多次,威爾斯還謊稱全部是用現金支付還款,兩人都沒有收據等等。)(下圖:地方檢察官威爾斯,跟檢控官韋德分別在法庭作證。)

 

 

 

 

 

 

依照任何標準,威爾斯跟韋德不僅應當從這件案子被除名,(另外安排檢控官起訴川普等人),他們在法庭內(宣誓狀況下)說謊,更應當被撤銷律師資格。換了一般人一定是這樣下場,(多少共和黨人只是跟FBI 調查時說錯話,就坐牢了?)但是今天見到所有的評論都說,法官McAfee 不會(或是不敢)這樣做。就像希拉里跟拜登犯了更嚴重的罪行,卻沒有人願意(或是敢) 起訴他們。

還有一個因素是,McAfee 是在去年才被喬治亞州州長,共和黨的Brian Kemp 任命為法官,填補一個空缺,任期只到年底。他是新人,而且要在今年的補選中競選是否可以繼續做下去。而他的對手是當地一個電台的黑人主持Robert Patillo,那人是黑人民權律師,屬於彩虹的極左派,得到全國民權組織及民主黨的支持。他們已經作勢要用這件案子作為競選主題,眼睜睜看著McAfee 是否敢將威爾斯除名。威爾斯是他們黑人的英雄,膽敢站出來拉川普下來女英雄。

其實 McAfee 即使不對付威爾斯,都未必會競選成功。現在就看他能夠(站在法律這邊)做得多徹底。

 

03/13/2024星期三

英國的衛生部昨日宣布不再給要求變性的青少年阻止發育的藥物puberty blockers,也就是不再使用「荷爾蒙治療法」讓青少年變性。對於目前西方,特別是美國鼓吹青少年變性自由的醫學界,及媒體界是一個重擊,難怪這新聞沒有引起注意,甚至被壓制了。(對比他們將法國總統將墮胎權利寫入憲法的新聞,就當作天大新聞大肆炒作。)

過去幾年,美國(跟加拿大)的左派政黨,州政府,醫學界全力鼓吹要給青少年,甚至兒童全面的變性自由,好像加州這樣的民主黨州分,甚至立法保障兒童這自由,通過法律禁止學校通知學生家長,說他們的子女要變性。極端自由派的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甚至號召共和黨州分的家長,帶子女到他們的州去變性。哪個共和黨州分立法,阻止未成年兒童變性,就受到媒體攻擊,加拿大亞伯達省就是一個例子,這個省的省長建議修法,阻止未成年兒童進行變性手術(療法),居然受到總理杜魯多,以及全國95% 媒體的攻擊。(下圖:「變性是人權」的示威者。)

 

 

 

 

 

 

 

事實是,英國只是歐洲國家中加強管制變性手術的最新一個例子,過去幾年已經有多個國家在走這條路,但是美國跟加拿大的媒體壓制這類新聞,讓北美的居民以為變性是趨勢,阻擋不了。以為變性是安全的,必須的,連美國小兒科醫生協會,以及受民主黨全力推崇的家計會Planned Parenthood都全力支持,還指責那些反對的人是不尊重兒童,將來會損害兒童的心理健康。

事實是,今天歐洲國家醫學界經過過去幾年的經驗,證實了變性措施才會引起更嚴重的心理障礙。

到目前,西歐國家中,法國,挪威,瑞典,英國等國家已經先後立法對這類的變性治療加強管理,禁止16 歲以下青少年接受變性荷爾蒙治療,即使是16 歲以上青年,也必須經過重重的心理分析及指導才能進行。最初的原因是,這些國家沒有遵循最初的一套規則Dutch Protocol,對於要變性的青少年進行詳細的心理諮詢過程,等於睜眼閉眼的大開門戶,之後就發現醫學界不僅濫用這制度,後遺症也層出不窮,不僅沒有達到預期的「心理建設」的目的,反而導致更多心理疾病,例如對自己身體變形(畸形)的遺恨,喪失性機能的遺恨,無法扭轉的遺恨。這些後遺症,現在都要對申請變性者說清楚,才能進行變性。好像英國的例子,這樣的過程屬於臨床治療,通過的機會絕對不高。

要知道,青春期的青少年,對於臉上長幾顆青春痘都會導致情緒低沉,過度自卑,現在你讓他們終生不男不女,他們會不得心理疾病嗎?

其實這些後遺症在2021 年就開始出現,但是醫學界跟媒體壓制這類報告,所以好像瑞典,芬蘭及英國近來陸續採取的行動就更顯得他們的勇敢。

美國阿肯色州在2021 年四月成為第一個立法禁止青少年進行變性治療的州分,但是被美國民權組織ACLU 入稟法院,去年被一名聯邦法官裁決違憲,受到全國  LGBTQ 社區及醫學界的歡呼。不過經過共和黨人的努力,美國現在有26 個州,等於所有共和黨的州分都立法阻止青少年接受變性治療,但是都被美國的媒體跟民主黨攻擊是「打擊社會上最弱勢群體」的做法。他們將變性措施稱之為 gender-affirming care,當作是醫療保健系統的一部分,也就是基本人權。所以攻擊這樣的做法是剝奪兒童醫療機會。

你今天到美國的網站去尋找相關新聞,跳出來的全部是攻擊這些限制變性的政府及組織新聞。這就是他們操縱輿論的證據。

見到一篇報導說,美國的所謂進步醫學界,就是倚靠歐洲的作法為自己宣傳,說歐洲的開明國家都推崇這些治療法,現在歐洲國家紛紛轉回頭,他們還在繼續隱瞞。過去這麼多年我們見到,他們左派是做錯了事永不回頭,而且最後將責任怪罪在保守派身上。我們等著看他們最後怎麼mea culpa。

 

03/12/2024星期二

英國的全國健康系統NHS 今天宣布,暫停給「性別焦慮」的兒童發給「阻止性別荷爾蒙生長」的激素,也就是不再自動給青少年改變性別puberty blockers 的荷爾蒙治療藥劑。

 

 

 

 

 

 

終於有一個國家的醫療系統夢醒了。NHS 在聲明中指出,這是因為最近的一項公開諮詢及審核結果。過去幾年通行的puberty blockers 能阻止兒童的性發育,就是阻止女童長出胸部,阻止男童睪丸生長等等。NHS 的決定不代表所有變性診所都關閉,但是就不再使用這種荷爾蒙激素幫兒童變性。

據多項研究報告指出,這類荷爾蒙不僅阻止性器官的發育,還會影響腦神經的發育。此外NHS 的報告還說,這類治療方式會導致永久性的不育。其他長期影響還未確定。此外聲明中還說:目前沒有證據顯示,這項治療方式有長期的安全性。

據說目前英國有五千以上的兒童在等待變性的名單上,他們都將暫時無法接受「治療」。只保留少許名額作為臨床實驗,不過細節仍未公布。

因為新聞剛剛發生,我聽到很少討論,只見到英國的 LGBT+ 權益團體 Stonewall 表示憂慮,說在更多研究結果之前就制定新政策,剝削了很多變性青少年的權益。

過去幾年我們見到的媒體報導都是:變性兒童權益不可忽視,美國有幾個州限制兒童接受變性,就被攻擊是剝奪兒童人權。加州更歡迎所有兒童及家長到他們那裏去變性。加拿大亞省限制兒童變性也受到所有左翼政黨跟媒體的攻擊。希望未來幾天有更多資訊幫助了解。

 

03/12/2024星期二

美國國會在2021 年一月六日發生的騷動事件,被美國民主黨跟美國的媒體炒作了三年多,其中民主黨控制的國會就請了好萊塢的製作團隊,舉行了六七次的全國聯播,每一次的證詞都是電視新聞頭條。但是後來我們知道,當共和黨掌握眾議院多數時,要這個調查小組交出這些調查紀錄,但是民主黨卻遲遲不交出,後來交出幾十個箱子,既沒有編號,也沒有索引。昨天,共和黨終於找出一些重要的證詞,發現被民主黨壓制了,原來民主黨只公開他們選出來的對川普不利的證詞,而對川普有利的證詞,完全可以擊潰原有證詞的紀錄,完全被掩飾了。

例如民主黨的明星證人,川普幕僚長梅道斯Mark Meadows 的助理Cassidy Hutchinson,她在國會小組中作證說,一月六日那天,川普坐在總統的SUV 上時,憤怒的說他要去國會,甚至去搶正在開車的祕密警察的駕駛盤,口中說著粗口:「我是FXXX 總統,現在就帶我去國會(大樓)。」還去搶駕駛盤,說要去國會跟群眾在一起。(下圖:Hutchinson 作證的片段,當時被主媒大大炒作,成為明星證人)

 

 

 

 

 

但是眾院監督委員會昨天發表了一份報告,中間引用了那位駕車的秘密警察的證詞,完全否認上述的證詞,據那位秘密警察作證說:「我沒有見到他要伸出手,總統從來沒有去搶駕駛盤,我沒有見到他…企圖到前座。唯一可以聽到的是他的聲音裡有不高興irritation,而不是肢體的動作physical presence。」

這個監督委員會小組委員會的主席Barry Loudermilk 發表這報告時說,調查小組完全掩飾了這兩位在座者的證詞,只將Hutchinson 坐大炒作。不僅如此,Hutchinson 的證詞,沒有一個白宮職員符合。反而是她提出的證人也駁斥她,Hutchinson 作證時說,她這番話是從白宮副幕僚長Anthony Ornato那裏聽來的。而Ornato 自己也作證說,他從來沒有聽見這回事,他第一次聽到還是從Hutchinson 作證的證詞聽來。單單從這兩個證人就可以駁斥Hutchinson,但是民主黨的調查委員會卻將Hutchinson 小姐一個人的證詞當作是聖經報導。

記得當時,不僅CNN,MSNBC 等全新聞台日夜報導,幾大電視網也都是好幾天的頭條新聞,說川普當天堅持要到國會現場去指揮群眾叛亂。其實這幾位的證詞當時也有共和黨人流傳出來,只是沒有白紙黑字,無法作實,現在才知道都被掩飾。

不僅如此,Ornato 另外一段證詞說,川普在一月五日建議要送兩萬國民警衛軍到首府,控制場面,但是被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跟華盛頓民主黨的市長拒絕。這段證詞也被掩蓋了。(這一段證詞有五個人提出,包括當時首府的警察總長 Steven Sund 在內,但是他卻因此被迫辭職。)

當時這個調查委員會中有兩個(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親自甄選的) 共和黨議員參加,都是百分百反川普的共和黨錢妮 Liz Chaney,跟Adam Kinzinger,共和黨裡就永遠有那些願意跟民主黨合作的人,他們圖甚麼?每天到CNN 出鏡的機會?現在他們兩人都已經下台了,錢妮在黨內初選失敗,無法再選,Kinzinger 則知道無法通過黨內初選,也退休了。

共和黨的「欠缺黨性」是致命缺點,你從來找不到一個會跟共和黨合作的民主黨人,一個都沒有。拜登今天做的事跟殺人放火相去不遠了(讓幾百萬不明背景的人到美國,不少是犯罪份子),民主黨還是會緊緊跟他站在一起。今天再有一個共和黨眾議員 Ken Buck 宣布下星期就辭職,這表示共和黨將只剩下218-213 的多數,也就是只能跑兩票,這樣的局勢可能涯不到十一月大選,就變成少數黨,眾議院議長又要雙手讓出了。(據說 Ken Buck 在跟CNN 商談做他們的評論員,這些共和黨人真的是天生有叛國的基因。)

這位Buck 就是上個月拒絕投票支持彈劾國土安全部長的三個人之一,而其中另一人Mike Gallagher 也在上個月宣布十一月時不再選。也因為受不了被黨內的人埋怨,難道這些人一點(自己人的氣) 都受不了?加上原來的議長麥卡錫也提前在去年底辭職,都等不及到十一月大選。(麥卡錫在加州的席位在五月時補選,到時候希望共和黨可以贏回來。)

 

03/12/2024 星期二

舊金山剛剛在上周通過一條法律,要求按月領取社會福利的人必須通過是否使用毒品的測試。這是經過市民公投 Proposition F 的結果,63% 的市民支持的議案。市長 London Breed 隨即宣布實施。拒絕接受測試,或是不願意接受戒毒的人,就會被終止福利。

這是這個過去多年來向左轉的城市的一個180 轉變。雖然仍然有左傾的公共衛生組織等機構反對,但是有見近年來舊金山的街頭髒亂,毒品充斥,連極左的市長都無法不順從民意。

舊金山目前有5,700 人坐領每個月720 元的福利。(下圖:舊金山街頭的髒亂與毒品。) 

 

 

 

 

 

 

除了舊金山之外,另一個極左的奧勒岡州也在上星期通過議案,將芬太奴等嚴重毒品重新列入禁絕項目。州長Tina Kotek 並且宣布因為芬太奴猖獗,宣布最大城市波特蘭Portland 進入緊急狀況。

奧勒岡州是在2020 年過議案,(全國首次) 將所有毒品都予以非刑事化,這包括:海洛因,芬太奴,安非他命,大麻等,表示居民可以擁有及使用。但是現在大家都見到波特蘭的街道有如戰區,毒販充斥,而奧勒岡死於芬太奴的人在這期間增長了210%,在去年底的12 個月內,有1,650 人死於芬太奴,增加了兩倍多。

這事實證明了當時該州居民以為的,毒品非形式化可以禁止將毒癮者關入監牢,對於該州是好事。現在證明是得到相反效果。而最明顯的體現是,讓波特蘭成為公開的毒品市場。當初對毒品立場非常「開明」的州長 Kotek 已經表示,她會立即簽屬新法案。

另一個180 度改變的是紐約市,紐約市長亞當斯 Eric Adams 上星期一表示,他要重新考慮紐約市作為庇護城市的法定地位。也就是要取消這地位。他在一項公開場合中這樣說:「我們需要調整庇護法,如果你犯了法,或是做了暴力行為,我們要將你將給 ICE (移民及海關執法處),或是將你遞解出境。」過去做為庇護城市,是拒絕跟邊境管理局合作,不交出非法入境者,即使犯了罪都不交給邊境警察。

紐約市在1980 年代就在民主黨市長Ed Koch 任內宣布作為庇護城市,在川普任內,這庇護城市增加到五百多個。亞當斯在兩年前當選時,還信誓旦旦的宣稱,要鞏固紐約市的庇護城市地位。但是自從一年多前德州開始將非法入境者輸送到各地的庇護城市,紐約市已經接納了18 萬非法入境者,對當地醫療系統,住房,福利系統及公立學校造成難以負擔的後果。

同樣在紐約市,紐約州長赫克爾Kathy Hochul 也一改過去反對由軍警處理罪案的立場,一星期前宣布調派一千名軍警進駐紐約地下鐵,檢查每一個乘客的手袋。讓紐約地下鐵滿布軍警。這與2020 年夏天紐約市議會順從街頭暴民的呼聲,通過削減一成的警方預算,削減數百名警察的作法也是背道而馳。

這現象在芝加哥,華盛頓,丹佛市都出現,雖然部分政府還是堅持寬鬆政策,但是市民已經感到忍無可忍,發出呼聲要逼迫市政府順從民意,做出改正。

據說居民中改變態度最明顯的是亞裔居民,很多亞裔居民(包括華人)最初移民時都選擇民主黨,認為民主黨對移民態度最好,但是住久了就知道,民主黨只關心亞裔的選票,而非亞裔的福利。最近在舊金山,爭取改變最力的也是亞裔居民,根據當地一項民調Chronicle Poll,有八成亞裔選民對市長London Breed 表現不滿意,只有10% 表示會投票給Breed。主要原因之一就是,亞裔商家近來是被打劫,搶掠,及攻擊罪案的最主要受害者。

希望這些市政府的做法不是短暫的,而是從根本改變,這就要每一個城市的居民繼續施用壓力。因為今天的媒體已經不再代表民意發聲,市民必須自己作出判斷,勇於發聲。

 

03/12/2024 星期二

調查拜登在家裡私藏機密文件的,聯邦檢控官赫爾 Robert Hur 今天到國會眾議院作證,因為他已經在昨天正式辭職,所以是以「前任檢控官」身分出席。在今天五小時的聽證中,從赫爾的證詞得到幾件重點,就是:拜登是有意的 willfully 將機密文件帶回家,前後歷時四十年之久;第二,拜登這樣做一來是疏忽,一來是為了寫回憶錄;第三,他知道自己在家裡有機密文件,所以知道自己做了非法的事。

 

 

 

 

 

 

拜登的白宮直到今天才公布赫爾這次調查的書面紀錄,共和黨要求將這次的調查錄音帶公布,但是白宮仍然拒絕。而錄音帶可以證實赫爾在報告中說的,拜登一再表現出失智跟失憶。證明白宮不想給國民知道真實況狀。

而參與問話的民主黨人就強調赫爾在報告中的結論:沒有足以讓陪審團同意的證據起訴拜登,所以「拜登獲得平反exoneration」,雖然赫爾一再強調報告中沒有用到這個字。此外民主黨還多次列舉川普的罪狀,說川普被聯邦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 起訴40 項罪名,包括私藏機密文件及妨礙司法。

民主黨還指責赫爾在報告中寫:「拜登因為老邁,失憶,失智,所以容易引起陪審團同情,所以不起訴他。」說這段話是有意供應共和黨用來攻擊拜登,並說拜登在上星期四的國情咨文演講已經證明他精力充沛,絕對不是失智。民主黨還播放了一段川普過去的「失智」現象,以證明真正失智的是川普。

民主黨還指責赫爾這樣做是要爭取在川普未來政府中被任命聯邦法官,或是從事其他公職。加州民主黨議員Eric Swelwall 同時要赫爾保證不在川普政府中任職,還說:他是被控強姦的人,是被起訴四次刑事罪的罪犯,你願意跟他在一起?

不過在共和黨議員的質問下,赫爾承認拜登有意在過去四十多年都將機密文件帶回家,而且分別放在七八個地方,都沒有保安設置。其中在2017 年還對幫他寫回憶錄的作家Mark Zwonitzer 說:「我剛剛發現在樓下有機密文件。」「這些是機密文件,你要小心。」而且當這位作家在得知拜登受到調查後,刪除了他跟拜登的談話錄音,他卻沒有被起訴。對比,川普在調查期間,憤怒地叫管家刪除家中的閉路錄影帶,事後卻沒有真正刪除任何錄影帶,他卻被起訴妨礙調查,連管家也被起訴。(到此我們都見到,川普在生氣時甚麼話都說,但事實上沒有一次真的做到。)川普家裡的文件也沒有一件消失,或是被毀壞,他被控銷毀文件的罪名,只是基於他說的話。

今天共和黨說,自從2016 年,民主黨的希拉里,拜登,跟川普三人都被發現「錯誤處裡機密文件」,但只有川普一個人被起訴。希拉里還被發現用硫酸跟鐵槌,毀壞了六個電腦跟手機,以湮滅證據。

而他們三人中,只有川普有權利將機密文件帶回家,另外兩人都沒有。而且其他兩人都多年從政,都知道帶機密文件回家是非法行為。

赫爾也證實,寫回憶錄就是拜登將機密文件帶回家的動機,而主持聽證的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 指出,這回憶錄的版權費是八百萬元,更是拜登作違法行為的動機。

民主黨人強調,拜登沒有說謊,沒有妨礙司法。民主黨議員Jerry Nadler 問赫爾:拜登在問話時,沒有說謊對不對?赫爾說:我們發現他很多回答不可相信 not credible。但是民主黨立即轉換話題。

今天聽到民主黨很多問話都很可笑,一個德州女議員問:「川普將機密文件帶回一個幾萬人tens of thousands可以接觸的地方,拜登有沒有將文件放在幾萬人可以接觸到的地方?」民主黨混淆視聽的本事真了不起,川普的 Mar-a-Lago 日夜都有祕密警察守門,進出的都要登記檢查。但是民主黨就故意將川普的住宅跟Mar-a-Lago 別墅區,高爾夫球場混淆。而且拜登放置這些文件的地方包括:家中的車房,地下室,以及四五個沒有保安的辦公室。

那位最會混淆是非的Jamie Raskin 更說:「這不是是否機密文件的問題,這是民主跟獨裁的選擇。前總統剛剛在住家招待匈牙利的獨裁,之後說他們一毛錢都不給烏克蘭,他們是跟普京一夥,跟習近平一夥,如果他們贏了全世界的獨裁都得勢了,你們記得法西斯?記得共產主義?」還有一個民主黨人說:你的報告說拜登年老失智,但是你看了上星期四的國情咨文?他比誰都精神,他列舉了過去三年的成就,以及未來四年要做的事,條理清晰,不像另一位總統被控91 項罪名……

我想任何一個人看了今天的聽證都會自己做出結論。不要想從今晚的新聞中找到公正的詮釋跟答案。

 

03/11/2024星期一

奧斯卡頒獎禮越來越不好看了,除了近年來走向政治左傾路線之外,也因為所謂的明星越來越沒有氣質,讓人不覺得非看不可。特別是主持人流於俗氣,說的笑話也越來越不好笑。

昨天當想起來有這節目時,已經在頒發最後兩個獎項,突然聽見主持人宣讀川普的推文,覺得很意外,因為像這樣的節目都是全部寫好稿子的,怎麼會宣讀川普剛剛在 TruthSocial 網上發布的推文?

 

 

 

 

 

主持人Jimmy Kimmel 當時這樣說:還有幾分鐘,這裡是前總統川普在網上的貼子,說:沒有一個比Jimmy Kimmel 更差勁的奧斯卡主持,他的開場白像是一個普通人努力去模仿別人,但是做不到,他永遠做不到。…奧斯卡應當讓一個更過氣的,更廉價的ABC 主持George Slopanopoulos 取代,他讓台上其他的人會看起來更大,更強壯,更高貴。也許你們應當頒發奧斯卡給那些值得的人。也許那樣你們的收視率會從谷底恢復,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我奇怪Kimmel 將全部網文都念了。不過他在後面又加了一句:我很意外你還沒睡,難道沒過了你的jail time?,(意指川普應當在坐牢。)

今天Kimmel 在另一個節目中解釋,當他要念這封貼文時,製作人叫他千萬別念,但是他決定念。他還說:「我的工作最有趣的就是,明知他(川普)最恨別人拿他開玩笑,而我就從中得到樂趣。」這些人真是變態,Kimmel 是目前五六個晚間清談節目主持之一,他們全部都當川普是仇人,每天都詆毀川普,並要台下觀眾拍手叫好。

川普說得很對,現在的主持人真的越來越差勁,更缺乏氣質。像我們看過以前真正有水準的頒獎禮的,真的覺得浪費時間。川普順便罵了ABC 的星期日新聞雜誌This Week 主持George Stephanopoulos,這個人真的噁心,他是過去克林頓時期的競選顧問(策士),極端民主黨,但是假裝自己是新聞專業人士,在昨天上午的節目,他難得的訪問一個共和黨眾議員楠西梅Nancy Mace,因為楠西梅是南卡羅來納州的議員,而他不支持海莉,就成為民主黨攻擊目標。

看了昨天的節目,主持人喬治訪問楠西梅只有兩個目的,第一是問她:你自己以前被強暴過,你怎麼可以支持這樣一個強姦犯?第二:你以前說過川普必須要為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負責,為什麼現在又支持他。整個七八分鐘的時間,就繞著這兩個問題,逼她回答。楠西梅說,所謂的強暴,川普根本沒有被定罪,對方也沒有證據。主持人就強調「陪審團裁決他必須負責及付出賠償」,這是不跟你講理。楠西梅還反指控對方是利用她本人的不幸遭遇(十六歲時被強暴)羞辱她,要她反控川普,她說她不會被利用。(下面是楠西梅被訪問時的畫面,見到那銀幕上的標題居然說有18 個女人出來指控川普性侵犯,有任何一個讓川普定罪了嗎?這些所謂的主流大媒體居然這樣每天都製造假新聞,假象,抹黑。)

 

 

 

 

 

 

至於一月六日事件,楠西梅說,國會也已經調查過,也是民主黨自說自話。而且她自己在南卡羅來納州的選民,大家都認為應當往前看,也就是大家都不認為應當緊捉住這件事不放。但是主持人都不滿意,紅著臉逼她同意自己的立場。這哪裡是訪問,這是強逼你跟他一起批判川普。

再說回川普的性侵案,你們窮追不捨,盡管是這些民主黨女人製造的三十年前的事情,但是在克林頓競選總統時,四五個有名有姓的女人出來指證,他們多數是民主黨人,是克林頓做州長時被性侵,或是被性騷擾的,但是這個George Stephanopoulos 卻跟希拉里等人成立了War Room,目的是將這些指控克林頓的女人都抹黑,說她們是廉價的bimbo,還說:你們拿著一百元大鈔,到trailer park (窮人居住區),隨時可以吸引一大群。這就是他們對待指責民主黨的女人的方式。現在對待川普,完全是另一套。

 

03/11/2024星期一

美國自從1952 開始,獲得總統候選人資格的候選人就會得到情報單位的簡報,這是艾森豪總統釋放的一個善意,而且讓這個有50% 成為下任總統的人,在一旦當選時,不會對世界上的事一無所知。現在川普即將成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所以情報單位已經(必須) 準備對他進行定期的情報簡報,不過現在的美國左派媒體已經發出噪音,說川普因為「處理不當」機密文件而被起訴,所以應當考慮剝奪他這權利。

 

 

 

 

這就是思路混亂的典型。如果說川普處理機密文件有問題,那麼同樣由司法部任命的檢察官赫爾Robert Hur 在報告中也說了,拜登處理機密文件有更多不適當的行為及證據,但是他沒有起訴他只是因為他「老得不記得」,有可能引起陪審團的同情,才沒有起訴他。這樣說,拜登不僅繼續接受情報簡報,甚至還繼續做總統,那又怎麼解釋。

左派網路新聞Politico上星期發表長文,引用了幾位他們志同道合的前任川普政府官員的話,說川普現在跟好幾位外國元首有聯絡,包括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說他可以將這些資料提供給他,或是利用作為推動「自己的利益」。

這句話根本是將川普當作「美國的敵人」,將納坦雅胡當作美國的敵人,說這些話的人,以及做此報導的人,似乎對於川普四年任內的外交政策一無所知。相對,拜登現在為了國內政治(大選選情),將納坦雅胡當作美國敵人,他這不是更明顯出賣美國及盟邦利益嗎?

一位前任官員對 Politico 說:「我會擔心給他任何情報,誰知道他會拿去做甚麼?」這是極端不負責任的,政黨打手的說話方式。

報導中還說,當拜登上台之後他就下令禁止情報單位繼續對川普進行簡報。本來這也是情治單位對前任總統的善意的,志願性質的行為,但是拜登當時就以川普「不穩定」性格作為藉口,阻止情治單位這樣做。

而在Politico 文章發表後,奧巴馬時代的中央情報局局長(共黨同情者) 布理南John Brennan 就在左台MSNBC 上面說,他相信,即使情報單位真的要對川普提出簡報,他相信他們不會給他最敏感的資料,可能只給他表面的分析資料,無害的資料,以免被錯誤利用。

所以你見到了,美國的情治單位在奧巴馬跟拜登的長期操作下,已經完全woke 了。即使川普當上總統,他們都會「留一手」。讓他(總統)蒙在鼓裡。現在大家就可以知道,美國的deep state 現象多麼嚴重。而且近來的媒體報導一再強調:川普上台會整肅司法跟情報單位,這是秋後算帳,我們不能讓他這樣做。

這位布理南就是在2020 年大選之前,跟其他50 位前後任情報單位首腦發表公開信,說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是俄羅斯情報單位製作的假新聞。這些人當時完全知道這電腦是真實的,卻在大選前十天發表這樣一篇謊言聲明,這就是現在美國的情報單位,他們完全沒有心思去對付外國敵人,只會槍口對內,幫民主黨打擊國內政敵。

 

03/11/2024星期一

論語中有:「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小人無所不用其極。」這句話每天都可以用來見證美國共和黨跟民主黨的不同。

上星期,美國參議院否決了一項共和黨提出的議案,阻止在人口普查時將非法入境者算進去,但是被全部民主黨(跟他們的所謂無黨派獨立人士)以51-45 票否決了。這項人口普查的目的是要決定每一個州跟每一個地區的眾議員的人數及規劃,以及「選舉人票」的數字。民主黨現在就要將他們開大門戶放進來的非法居民都當作是公民,這樣在他們的州及庇護城市的人口就會增加,他們的議員數字,及選舉人票數字也因此會增加。下一步就是讓這些非法居民都有投票權。

當共和黨還在應付如何對付民主黨的「郵寄選票」作弊漏洞時,他們已經想到下面好幾步,如何大量增加非法選民。

這個戶口普查問題在川普時代就被他注意到,當時他就要杜絕在戶口普查時,取消「你是否美國公民」這個問題,但是被當時的最高法院否決,(當時最高法院還有四名自由派法官,加上左右搖擺的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站在左邊,以5-4 擊敗了川普。)

所以之後的戶口普查就將所有非法跟合法居民混淆在一起,這目的就是要打破合法與非法的區別。過去三年,拜登進口了九百萬非法居民,多數都被「策略性的」送到民主黨的庇護城市去,或是共和黨州分的大城市,將來這些地區非法人口增加,民主黨就會增加議席。(下圖是2016 年選舉結果,藍色州分集中在東西兩岸人口密集區,內陸廣大地區都是紅色州分。)

 

 

 

 

 

 

當極大多數國民渾然不覺時,電動車Tesla 老闆瑪斯克昨天在X 上發文說:「民主黨的參議院剛剛推翻了一項修正議案,就是不再(分開) 計算非法居民人口,他們多數都在民主黨的州分,將來只要這些州投票結果向左改變5%,就足以改變所有的權力平衡,這就是拜登要放進來破紀錄的非法(人)進來的原因。」

過去幾年,共和黨州政府靠著明智的政策,吸引了大批藍州居民遷移進來,很辛苦的才增加了德州跟佛羅里達三個議會席位,而加州跟紐約州就減少了三席。但是他們用這些非法入境者大量填充,好的政策相比起來進展就顯得艱辛。

昨天才說到,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已經誓言要阻止「投票時要查看身分證」的規定,這就是給予非法居民投票權的第一步。所以,君子再努力,都比不上小人的破壞力強大。

 

03/10/2024星期日

我相信全世界的國家的選舉,投票時都會需要身分證件,但是美國民主黨多年來都反對 voter ID,說是「壓制選民投票」的機制,說是壓制選民投票的意欲。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 Merrick Garland 上星期在一個黑人教堂中演講時更宣稱,他要全力抗爭(某些州分) voter ID 的法律,以及類似的選舉「限制」,說這些法律是歧視性的,繁複的,不必要的。

 

 

 

 

 

足以證明,民主黨對付今年十一月的選舉的最後一件法寶,是杜絕身分證。你問任何一個人,杜絕投票時對照身分證,就是要作弊的先兆。

民主黨用「種族歧視」做藉口,幾十年來都反對投票時驗證身分證明,特別是有相片的身分證明,但是到了21 世紀,美國黑人還拿不出一份有相片的身分證件?即使沒有駕駛執照,都應當有其他身分證。今天坐飛機,過邊境,到銀行兌現支票,兌現政府的food coupon,甚至連釣魚打獵,都需要身分證,而最重要的選舉投票卻不需要證明,誰走進去都可以投票?

難怪拜登一上台就打開邊界,讓所有人進來,原來就是要大家去投票給民主黨。

嘉蘭跟副總統卡美拉一起出席這次的教堂儀式,他們選擇阿拉巴馬州Selma 的這座教堂,就是因為這裡是,大半個世紀前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發源地,以便將投票時的身分證,跟黑人投票權掛勾。

民主黨每一天都說黑人沒有理由的受到打壓,但是今天他們提醒全美國人,黑人到現在都沒有身分證。他們怎麼不想辦法提高黑人都有身分證的觀念?難道美國黑人永遠都不想出國,不想坐飛機,不想開車,不想申請信用卡,不想到銀行兌換支票?要他們永遠做二等公民?

記得2021 年南方的喬治亞州共和黨政府通過了新的選舉法嗎?只是提出身分證,或是選票證明的規定,以及禁止工作人員在投票站前送茶水食物的規定,就被攻擊是鎮壓黑人選民,雖然新法律增加了提前投票的日期,增加了投票地點,但是拜登等人還是攻擊這是壓制黑人選舉權的Jim Crow 2,再經過全國媒體不斷的報導,民主黨還鼓吹抵制喬治亞州的工商業,連一年一度的棒球大賽明星賽都移師到科羅拉多州舉行,讓喬治亞州損失幾十億元生意。結果在這新法律之後的中期選舉,喬治亞州的投票率創下新高,而且沒有接到一宗相關的投訴。(後來對比科羅拉多州的投票限制,甚至嚴厲過喬治亞州。連德拉瓦州的選舉規定都嚴厲過喬治亞州。)

民主黨這種鼓吹選舉全無限制的想法,你不覺得可疑嗎?以後當你的朋友對你說:川普要壓制民主,川普欺騙選舉時,你大可以問對方:為什麼共和黨全力鼓吹投票時要有身分證,而民主黨全力反對。我聽到全世界的媒體都跟著美國媒體起鬨,說川普壓制民主,川普是民主的敵人,這就是不用大腦的人云亦云。

嘉蘭在演說中還說,除了身分證明以外,所有讓少數族群更難投票的方式,都是他要反對的。這個司法部長從他上台就任命檢控官起訴川普,又阻止對拜登家族貪腐的調查,盡管稅務部有人出來檢舉告密,還跟亨特拜登達成甜心協議,讓他至少有兩年的稅務過期,現在又發揮選舉作弊的管道。這就是民主黨司法部的作為。

聽了嘉蘭這番話,可以預料到未來幾個月,民主黨會如何「開放」選舉,讓每一個有腿的人都可以投票。

其實每一次民調,老百姓都支持投票時攜帶身分證。最近的一次Monmouth 民調,極大多數選民都支持 voter ID,民主黨人都有62%支持,無黨派人士有87%支持,共和黨有92%支持。民主黨贏不了選舉,就會在其他方面想花樣,但是口頭上卻說「共和黨反民主」。

 

03/10/2024星期日

上星期四,紐約州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 兼姆斯主持了一項消防員頒獎儀式,結果受到在座者 (多數是紐約市消防員,以及EMS 緊急事件反應小組) 的大聲喝倒彩,後來在她頒獎時,甚至高喊 Trump! Trump! Trump! 的呼聲。現在到了秋後算帳的時候了,

 

 

 

 

 

紐約市消防總部FDNY 頭頭們星期五發出了一份明確的,長長的指令,說明了要這些當時叫喊的人站出來,如果不站出來,「我們有在場有錄影帶」,會一一的將你們找出來,接受再教育…指令中還說,如果找不出這些人,會進行調查。

這是一月六日國會調查的翻版,他們要用現場錄影帶將所有川普支持者找出來,找出來後做甚麼?逮捕嗎?坐牢嗎?讓你傾家蕩產嗎?誰都知道兼姆斯在競選時就說:我要get Trump,我要讓他坐牢,我要讓他下台,我要讓他記得我的名字…(全部有錄影帶作證),之後在調查幾十年的帳本跟稅表之後,三年之後才找到川普的公司申報貸款時將物業的價格報大了,居然要罰他四億元之多,還說一天都不可以拖欠,多一天多罰八萬元,甚至要凍結川普一家人在紐約的所有物業,根本是要他破產…

這些老百姓看得很清楚,但是卻不准對她抗議?

因為這項頒獎儀式是在一座教堂中舉行,因此司法廳跟紐約消防總部FDNY 就以「教堂中」不宜有抗議聲作藉口,要對這些消防員做出懲戒。

看看這份FDNY 領頭的指令中的字眼:

現場的狀況極端不適當,…沒有人應當受到這些因為政治立場及信仰做出的行為,而且不應當在工作時間內這樣做。…排除政治之外,司法廳長是UFOA (消防員工會) 的朋友,過去支持過我們的會員,你們的行為讓我們難堪,…你們應當做該做的是,即使你沒有那樣做,而見到有同事這樣做,應當立即阻止。下一步就是:大家要了解,紐約州的BITS (調查及審訊局) 已經開始蒐集錄影帶,指認影帶中做出讓我們難堪舉動的人,我們要那些人自己站出來,他們必須來到總部被教育,告訴他們為什麼那些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這指令的語氣相當嚴重,這是要一個個從錄影帶中揪出來。過去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美國人都享受到抗議的自由,甚至見到一次又一次破壞公物式的抗議的自由,不要說2020 年兩百個城市整個夏天的打砸燒搶以及佔領行為,最近的通街大小巷的反猶太示威,國會聽證中的喧嘩吵鬧,幾百座歷史銅像被拉倒,燒毀,只要是左派的抗議,大小規模都可以忍受,甚至鼓勵,甚至給錢你打官司。但是右派只要一次,就要人肉搜索,一個不剩的捉去,羞辱你,再教育,破產,坐牢…

這樣的做法跟普京有甚麼不同?這樣的做法跟北韓,中共有甚麼不同?這跟他們左派最痛恨的麥卡錫主義有甚麼不同?

在紐約郵報將這些指令公布之後,FDNY 表示他們沒有人肉搜索的計畫,但是那些指令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可悲的是,只有紐約郵報等媒體做了報導,如果媒體都能做公正報導,FDNY 跟司法廳就不敢這樣大膽的整肅幾個抗議者。

 

03/10/2024星期日

川普跟拜登昨天同時在喬治亞州舉行造勢大會,拜登的大會在首府亞特蘭大市舉行,川普的大會則在亞特蘭大北面的Rome 市舉行。右派電視台NewsMax 的記者造訪了兩個地方,發現在川普大會前,照例的在七八個小時就開始有大批民眾排隊等候進場,而在拜登那邊真的門可羅雀,只見到大約十人稀稀疏疏的在排隊。(下左圖是 Daily Mail 刊登的排隊群眾的一角,右圖是 NewsMax 記者拍到的,拜登大會門前的排隊狀況。)

 

 

 

 

 

 

在場內對比更是天壤之別。據說川普在 Rome 的場地只能容四千人,但是電視機下人頭鑽動,只見到成千上萬的人頭。但是在拜登那邊,媒體及民主黨官員的人數遠遠超出觀眾人數。下面是網民在X 上貼出的相片,對比太過明顯了。

 

 

 

 

 

 

此外,川普的大會還有喬治亞州護理系女學生Laken Riley 的家人參加,Riley 是在上個月22 號在大學校園中慢跑時,被一個委內瑞拉的非法入境者殺害。拜登跟民主黨至今沒有提過這件事,也沒有跟其家人聯絡。拜登在星期四的國情咨文中,在共和黨議員叫喊聲中被迫提起此事時,脫稿說出她是被一個「非法」入境者殺害,事後居然在民主黨左派反對聲中,道歉並收回這字眼,聲明即使是非法入境者都必須得到尊重。所以遇害的家長得不到道歉,反而是殺人的凶手得到道歉。(下:川普在群眾大會前,在後台接見了Riley 的父母及同學。)

 

 

 

 

 

 

而且昨天拜登是挾其「國情咨文」被認為大大成功的聲勢,之後舉行的第一次演講,居然吸引不到一百名市民。這情況可以見出,誰是人民的總統,群眾的總統。誰是少數菁英推崇的虛假領袖。

所以到現在,民主黨以及全國菁英派群體:華盛頓,媒體,銀行家,學術界,甚至情報界,無計可施,他們已經動用所有兩級法院,對川普進行了過百項的起訴,輕微罪名的罰款數字也已超過五億元,能想到的罪名都起訴了,群眾都看得清清楚楚。這樣的對比比民調還要準,(可見民調還是動了手腳的)。在任何一個民主國家,這都是對於當權者的最大唾棄。但是在今天的美國,所有的川普支持者MAGA 都被扣上國內恐怖份子的大帽子,說成比ISIS 還可怕。

只希望這人民的力量能夠像過去東歐一樣,像中東一樣,遍地開花,結出果實。

 

03/09/2024 星期六

我們真的是活在一個黑白顛倒的世界。拜登在星期四的國情咨文中,唯一脫稿的地方,是稱呼一個殺害美國護士學生的兇手是「非法」illegal的,導致連續兩天被媒體質問,他在今天於 MSNBC 的訪問中,終於承認錯誤,正式道歉了。

對於這位22 歲的遇害大學生 Laken Riley (下圖左),拜登是第一次被迫提到她的名字,而且還將她的名字說錯。他沒有為此道歉,居然為了說這兇嫌是「非法」入境者而要更正,道歉。這是甚麼世界?

 

 

 

 

 

這事不能全怪拜登,因為是記者追著他問。星期五當他離開白宮時,記者就追問他:你是否遺憾用了illegal 這個字?他當時說:「也許,不過事實是,他是不應當在這裡。」

而今天在MSNBC 的訪問中,對民主黨極端友善的主持人Jonathan Capehart 再度問他,使用「非法」字眼形容護士學生 Laken Riley 的兇嫌,是否應當使用「無證件者」,拜登回答:「我不應當用非法這字,我應當,…應當的字眼是無證件,要知道,當我說到邊界問題時,是在指出我跟川普的不同,他說這事情時,就說他們是害蟲,說會汙染(我們的)血液,而我說時,只是說該做和不該做的事。我不會說些對這些人不尊重的話。要知道,他們建設這國家,是我們的經濟繁榮的原因,我們是應當管制邊界,但我不同意他的觀點。」主持人再問他是否後悔用那個字,拜登回答:是。

不僅如此,他居然強調「非法」移民對美國國家建設,及經濟繁榮的貢獻。

昨天說過,拜登一個晚上都照稿子念,只有當在座的共和黨議員 Marjorie Taylor-Greene (MTG) 大聲叫喊,要他說出遇害學生的名字時,他才突然脫稿,說了幾句話,不但說錯了Laken 的名字,說成 Lincoln,還使用了一次 illegal 的字眼,就出了問題。可見民主黨那邊人寫稿時多麼慎重,即使是殺人犯,下筆時都要「尊重」。難怪中南美跟全世界的罪犯都趕著到美國,一來有各種福利,二來即使犯罪都有總統庇護。

這其實是所有民主黨的心態,所有左媒的心態,當天晚上CNN 的主持Dana Bash 就問民主黨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拜登是否用錯了字眼。這些都是是非黑白不分的人,居然沒有一個人問拜登,是否應當向遇害者家人慰問跟道歉。在這種心態下,民主黨跟拜登繼續開放邊界的措施,所以拜登每次說,是共和黨不合作跟他一起解決邊界問題,真的只有最蠢的人才會相信。

過去每次遇到黑人遇害,或是槍擊手傷害了黑人,有一次亞裔按摩女遇害,拜登都第一時間站出來慰問死者家屬,或是開記者會大大發揮,但是這一次有非法入境者(而且是有前科者),無端端在大學校園殺害慢跑的女學生,拜登卻不聞不問。現在提了一句,卻要為「不尊重」兇嫌而道歉。而美國的媒體卻沒有一間是針對問題核心作報導的。

 

03/09/2024星期六

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 終於改組,原來的主席Ronna McDaniel 離開了七年的任期,由川普的競選顧問,也是原來北卡羅萊納州的共和黨主席Michael Whatley 華特里接任,而共同主席則由川普的媳婦Lara Trump 出任。這些人選都是一早決定,也都是川普甄選,所以昨日上午的投票只是例行公事。(下左:卸任 RNC 主席麥丹妮爾,右:Lara Trump。)

 

 

 

 

 

 

新聞都說,川普完全掌控了RNC,事實上這是非常傳統的做法,這樣在未來八個月,就可以將RNC 跟川普的競選團隊合併作業,而不至於有矛盾,甚至扯後腿的現象。而且川普是等到確定獲得提名之後才行動,已經做到滴水不漏了。不像我以前提過的,2016 年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 在還未確定得到提名時,就接管了DNC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結果利用DNC 的權力,打壓另外一名候選人山德斯Bernie Sanders,那樣的做法就不合情理。

其實McDaniel是在2016 年由川普提拔當選,之後連任兩屆,但是自從2022 年共和黨在中期選舉的結果令人大失所望之後,換人的呼聲就此起彼落,她甚至被攻擊沒有善用黨內的捐款,但是當時川普還是支持她,所以即使經過投票,她都沒有倒下。不過近來連續多件事,包括去年的籌款數字令人失望,又發現捐款被胡亂花用,例如工作人員乘搭飛機及住旅館的開支,就達到千萬元之譜,川普終於在上個月親自接見McDaniel,勸她讓位。

至於Lara Trump,她是川普第二子Eric Trump 的妻子,結婚已經十年,她個人有電視製作背景,而且是川普家族有力的發言人,頭腦清晰,言之有物。她昨天在當選之後表示:「我們現在只有一個目標,就是在十一月五日選出我們的候選人。而且要贏很多。」而McDaniel 在卸任前也建議,未來的工作是鼓勵共和黨人提早投票,同時要利用合法的 ballot harvest 做法。此外還要在墮胎問題上提出有效的宣傳策略。

RNC 去年一年籌款成績令人失望,到年底只剩下八百萬元現款,比民主黨少了一千多萬元,不過RNC 今年一月一個月就籌得一千兩百萬元,是近來的最佳成精。此外川普自從鎖定黨內提名之後,更親自參與籌款,他在本月初在Mar-a-Lago 親自招待了十多位共和黨捐款大戶,事件經紐約時報「揭發」,只因為被招待名單中有瑪斯克Elon Musk,還做大標題說,川普是要籌募紐約法官判罰的幾億元保證金。此外原來支持海莉的一些捐款大戶,也逐漸回到川普陣營。

至於RNC 是否會繼續使用籌得款項為川普支付部分法律費用,McDaniel 曾在兩年前表示,一旦川普成為候選人之後,RNC 將不再為川普支付法律費用,而剛剛當選為RNC 幕僚長的,川普高級顧問Chris LaCivita 最近也表示,RNC 不會再為川普支付法律費用。過去幾個月根據報導,RNC 為川普付出了五千萬元律師費用。

目前川普不僅控制了RNC,還得到共和黨內極大多數的國會議員的支持,原來跟他反目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最近已公開表態支持川普的提名,幾位表示要角逐其遺缺的參議員,也都支持川普,眾議院中所有委員會主席也都是川普支持者,所以現在的共和黨已被稱作是川普的共和黨。這與2016 年川普剛剛當選時大異其趣。當時有地位的共和黨人都對川普持觀望態度,甚至懷疑態度。這都因為川普在第一屆任期四年的執政表現無懈可擊。

 

03/08/2024星期五

最近拜登多次指出,加薩戰爭的停火有望,但是之後又沒有下文,昨晚拜登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之前,跟眾多官員寒暄時,被麥克風錄到他對國務卿布林肯等人說的一段話,是源起於一位民主黨參議員呼籲他繼續對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施壓,這時布林肯點頭,拜登就說:「我告訴他,我說Bibi ( 納坦雅胡的小名),你們不要說出去,我跟他說,你跟我要進行一次 come to Jesus meeting (決斷式會議)。」這時拜登的近身助理 Jacob Spreyer 走近,低頭對拜登說了幾句話,拜登就說:原來我們是在錄音範圍 hot mic。之後就不再說下去了。(下圖:拜登的談話被錄音錄影,左起交通部長Pete Buttigieg,國務卿布林肯,背對鏡頭者是民主黨參議員Michael Bennet。)

 

 

 

 

 

 

這段話顯示,加薩的停火目前不在拜登的控制範圍。因為民主黨在加薩戰爭的分歧,最近十幾個州的民主黨初選,出現大約10% 的抗議選票 uncommitted,這對於十一月的選戰影響至大。即使這些抗議者不可能投票給川普,但是他們只要有一部分不去投票都會影響拜登的選情。

(剛剛出爐的民主黨夏威夷初選,在不到1,500 選票中,居然有455 是不表態的 uncommitted 選票,比例高達三分之一,更高於明尼蘇達,跟密西根州。到目前的民主黨初選,拜登一共得到六百萬張選票,而 uncommitted 選票一共有37萬張。)

所以拜登為了迎合這黨內的極端派,全力在爭取加薩停火,至少達到人道援助的暢通。拜登在昨晚的演說中表示,他已經下令軍方在加薩海岸建立港口,將救援物資直接運送到當地。這是繼美國空軍將物資空投當地之後的另一計畫。

如果這樣做,美國就是直接進入加薩戰場。雖然官方強調:「這不代表我們的士兵會踏足當地。」但是實質的進入卻是事實。你能建立一個港口,卻沒有美國人參與?當年美國參與越戰,就是因為甘迺迪總統派遣軍事人員到南越做顧問,開始了美軍的參與。

如果是共和黨這樣做,不知會引起多麼大的喧嘩。

拜登政府沒有說這港口的時間表,以及在甚麼地方。但是從拜登的語氣,他似乎已經要跟納坦雅胡決裂,由美國另外訂一個作戰計畫。

關於中東戰爭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發展是,自從上個月美國因為報復約旦的軍事基地受襲,導致三個美軍死亡的事件,襲擊了伊拉克跟敘利亞多處目標地點,伊朗就不再還手。據上個月的報導,伊朗已經通告他的幾個國際爪牙,停止對美國的攻擊。表面上的理由是擔心跟美國正面衝突。事實上自然有幕後的原因,據分析最主要原因是,伊朗非常願意拜登繼續出任美國總統,過去三年證實,拜登上台後對伊朗的好處無限,不僅取消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還給他們六十億元交換人質。而取消制裁更增加伊朗每年數以百億元的石油收益,另外還睜眼閉眼讓伊朗發展核子武器。目前連聯合國原子能署都一再警告,伊朗在短期(幾個月) 內就會達到研發核子武器的階段。

事實一再證明,越是不願意打仗的人,越是容易引起戰火。

拜登一再吹噓,俄羅斯,中共,伊朗等都不希望他連任,事實剛剛相反。否則為什麼伊朗突然終止了對紅海,以及美國在中東軍事基地的攻擊?因為他們都見到拜登的民調支持落後,而目前距大選只有七個多月,為什麼不忍一忍?幫助拜登順利當選,你說他們會希望川普上位嗎?

 

03/08/2024星期五

這星期開始,在紐約地下車站你可以見到成百上千的,穿軍服的國民警衛軍National Guards 在出入口檢查乘客的皮包手袋。這是州長Kathy Hochul 赫克爾下的命令,也是這個民主黨的州,政策上的一大轉變。在2020 年全美爆發BLM (黑人命貴) 暴亂時,紐約跟著Defund the police 的呼聲起鬨,裁減了一成警察預算,裁減數以百計警員之後的180 度轉彎。(下:今日的紐約地下鐵像是如臨大敵。相片取自紐約郵報。)

 

 

 

 

 

 

同時也是好像拜登昨晚宣稱的,犯罪率高都是共和黨的宣傳術語,事實上各大城市的犯罪率不僅沒有升高,還在降低。如果是這樣,紐約需要動用一千名國民警衛軍跟警察進駐地下鐵?這就是最好的證據,紐約特別是地下鐵的犯罪情況已經遮掩不住了。

記得嗎?當2020 年全美兩百多城市發生暴動,成條街的商店被搶被燒,數以千計的汽車被焚毀,當川普建議派國民警衛軍前去幫忙鎮壓時,那些民主黨主政的城市及州政府全部反對,民主黨指責川普是要壓制黑人,是種族主義。現在他們就可以派警衛軍到地下鐵,搜查每一個人的皮包手袋。

見到軍警滿布地下鐵出入口,這是自從2001 年九一一恐怖襲擊之後難得一見的情況。赫克爾在做這項宣布時說:目前這種大膽的罪案是不可容忍的。她指的是近日來連續發生的地下車站襲擊事件,包括一名站長被神經漢用刀襲擊砍傷,還有一名地下鐵小提琴表演者,被一名神經婦人用金屬重物從頭部襲擊,另外有一名郵局工人在周末,被人推到鐵軌下。

 

 

 

 

 

 

但是這樣搜索手袋就會有用?有人攻擊赫克爾是為了爭取市民支持作的姿態,也有人攻擊是州政府跟市政府的權力鬥爭,因為在赫克爾上周作宣布時,紐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 沒有在場。而且在她宣布的前一天,亞當斯才宣布紐約市警察局會展開檢查手袋行動。此外更被人攻擊是殺雞用牛刀。難道說,進出地下鐵脫衣脫鞋檢查就可以阻止罪案?神經病犯罪不需要武器都可以。而且這樣大陣仗的檢查,要持續多久?以後取消了是否罪犯就可以再度猖獗?

 其實近月來亞當斯非常低調,他自從一年多前批評拜登的移民政策後,身邊多名助理跟幕僚就受到調查,本月初,他的高級幕僚 Winnie Greco (下圖) 的兩處住宅還被FBI 特務突襲,取走不少的文件及證據。據說也是牽涉到她利用商場的員工做隱藏捐款的掩護。Greco 是中國來的移民,目前受雇於亞當斯,是一年十萬元年薪的「亞洲關係聯絡人」。這已經是第三位亞當斯的助理或是幕僚受到調查,據說Greco 在被調查期間還病發。事後亞當斯說他繼續支持Greco。這又是拜登利用司法部整肅那些敢公然批評他的人,盡管這人是民主黨人。

 

 

 

 

 

據紐約自己的統計,今年一月,地下鐵罪案就增長了45%,全年比對去年上漲了13%。

除了增加警衛軍跟警察之外,這項計畫還包括增加裝設閉路攝錄機,以及加強社會工作者對精神病患的指導及輔導。

 

03/08/2024星期五

民主黨對川普的打壓持續發威,他今天付出了九千多萬元的擔保,以便進行對E. Jean Carroll 上訴案的保金。這是紐約州的特殊法律:你要上訴之前,也要先付出相當於罰款的保金。

 

 

 

 

 

在紐約,檢察官取消了所有犯罪嫌犯的保釋金,說是對窮人不公平,所以兇嫌逮捕後都無須交保,無條件釋放。但是對於川普,即使你要上訴,都要先把罰款拿出來壓著。

E. Jean Carroll 就是那個相隔將近三十年,才提出川普在二十多年前在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她的女人。但是審訊時,說不出正確年代,也沒有證人。所以陪審團裁決強姦罪不成立,但是就裁決「性騷擾罪」成立,即使如此,陪審團還是要判罰川普賠她「名譽損失」數千萬元。

如果罪名不成立,不是應當她賠川普嗎?但是在紐約這個民主黨地盤,川普反告她不成功,而且川普每說一句自辯的話,法官就當他再度傷害她的名譽,又再加高他的賠償罰款,從五百萬元,加高到八千八百多萬元。川普曾經要求延期付款,也被法官拒絕。

現在川普還要籌措四億元,以便進行紐約司法廳長兼姆斯,跟法官安戈隆裁決他「申報物業過高」案件上訴的罰款押金。

另外一件不可思議的審訊案也要川普賠償英國退休情報員 Christopher Steele 史帝爾38 萬美元的律師費。史帝爾 (下圖) 就是被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雇用,在2016 年大選前,閉門造車泡製了一份川普黑材料,說川普跟俄羅斯合作贏得大選。後來這份報告被證明無稽,(聯邦調查局要給史帝爾一百萬元,如果他能證實這份報告是真的,但是史帝爾連這一百萬元都不領取。)這些證據後來在司法部獨立調查員John Durham 的調查報告中都提出證據。(見:杜倫報告有了結論)

 

 

 

 

 

 

杜倫報告沒有說的是,史帝爾所以跟民主黨搭上線,就是因為他說過:「無論如何不可以讓川普當選。」但也許因為史帝爾是英國人,所以杜倫沒有辦法起訴他,但是川普當然有資格跟論據控告這位史帝爾,不過連這項控告都失敗,一位英國的法官去年十二月只經過一天的聽證,就裁決川普敗訴。說:沒有足夠的理由進行下去。我的天,只要拿出杜倫報告就可以一清二楚。

現在這法官居然要川普賠對方三十八萬兩千元的法律費用。

那份川普黑材料被美國媒體報導了幾個月,還被聯邦調查局用來調查川普兩年多,報紙跟電視天天頭條報導,說有證據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特務,川普出賣美國,這些都不算破壞名譽?現在倒過來要他賠錢。

現在全世界的媒體跟司法機構都一條路線對付保守主義者,而且無法無天,不分黑白,總有一天逼到全世界的保守派串連起義。

 

03/08/2024星期五

拜登昨晚發表了他這一屆任期最後一次國情咨文,這次67 分鐘的演講被共和黨形容是最分化國民的競選演說,但是民主黨跟美國媒體就非常興奮,因為達到了他們的兩個目的:第一,證明了拜登可以熱情澎湃,不像過去經常中途停頓,不知身在何方;第二,他盡情的攻擊川普跟共和黨,這也是民主黨的策士近來對他的建議,他也做到了。

 

 

 

 

 

 

 

拜登幾乎在演講一開始就開始攻擊川普,但是他整個晚上都沒有提川普的名字,全部都是以「我的前任」My predecessor 來代替,一個晚上他提到這個前任總共13次。他在開場就說:「我們的民主現在受到威脅,自從內戰之後首次,不論是國內或是國外,…現在我的前任,一個共和黨總統對普京說,你們愛做甚麼就做甚麼。一個前任總統居然向一個俄羅斯領袖低頭。」(這以前解釋過了,是一句謊言)

之後他又提到 2021 年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我的前任跟你們之中的部分,企圖埋葬一月六日,我不會這樣做。這是說真話、埋葬謊言的時刻。…這是最簡單的事實,你不能只有在贏的時候愛這個國家。」(又是一句謊言。)(下:眾議院議長 Mike Johnson 整晚坐著直搖頭,他只起立兩次,一次是因為拜登提到已故黑人眾議員 John Lewis,一次是為支援以色列。)

 

 

 

 

 

 

對於目前美國選民最關切的邊界安全,他等到演說過了一半才說,他跟國會參議院達成一項兩黨協議議案,還說是「最嚴厲的邊界安全改革議案」,台下的共和黨終於忍不住開始大聲喝倒采,(因為眾議院議長江森事先警告黨員不要在拜登演講時噓他,所以共和黨議員忍了好久),其中一位眾議員Marjorie Taylor-Greene 還高喊叫拜登「說她的名字」,原來自從喬治亞州的護士學生Laken Riley 在上個月於校園遇害之後,拜登就沒有提過她的名字。這時拜登就開始脫稿了,說:「哦,你們不喜歡那個議案?那是保守派議員一起制定的,真奇怪。」這時台下鼓譟聲音更大,於是他拿起一個白色徽章,是 (Taylor-Greene 剛剛給他,共和黨用來) 紀念 Laken Riley 的,說:「Lincoln Riley,喬治亞州一個無辜的年輕護理系學生,被一個非法移民殺害了,是的,但是有多少上千的人被合法的人殺死了?」

這就是「脫稿」的遺害。首先,他連 Laken (雷肯)的名字都說錯了,他說成 Lincoln (林肯),其次他用了「非法移民」的字眼。民主黨是不用非法這字眼的。沒幾分鐘,就有民主黨國會議員在網上紛紛發難,極左眾議員之一 Ilhan Omar 在X 上說:讓我說清楚,沒有一個人是非法的。(左派論調),另一位Chuy Garcia 也寫著:我極端失望,拜登總統居然用了「非法」這個字。(殺害Riley 的是一個從德州入境的委內瑞拉非法入境者,以前在紐約犯過法,但是被當地檢察官無條件釋放。)

民主黨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昨晚在 CNN 上慶祝拜登的演講成功時,主持人Dana Bash 也問她拜登是否應當用這字眼,佩洛西回答說:「是的,我們通常都說 undocumented (沒有證件的),不過我不認為是大件事,…因為我想他是在集中於對(遇害者)家屬的同情,那是一件悲劇。」

還有他居然說「合法人士殺了多少千的人」,更不知道是甚麼意思。難道說非法入境者殺的人,沒有合法居民殺得多,就算了?

所以證明拜登只要稍稍脫稿就會出事,所以他昨晚的「好」表現,只是他念稿子的本事還不錯,加上準備了好幾天,說不定還打了不少雞精。

另外,拜登還史無前例的,明確的攻擊了最高法院,這是一個總統公然攻擊美國三權分立的另外一個制衡機制。他說:「在Roe v. Wade 的裁決中,最高法院這樣寫:婦女不是沒有政治權力,現在,你們就要認識到你們說的有多對,那些吹噓推翻 Roe v. Wade 的人,根本不曉得婦女的政治權力有多大,但是他們很快就發現,當生育權利被放在選票上時,他們在2022 跟2023 就輸了(中期)選舉,很快會證明他們在2024 年還會輸。」

拜登最後還說,他如果當選連任,會將 Roe v. Wade 寫入法律。

這番話是針對台下的幾位大法官說的,我相信這樣威脅的話,對那些極左派的三位大法官都不應當順耳。因為沒有人應當這樣威脅大法官,何況是總統。

至於婦女選舉權利的這番說話,前幾天解釋過了,最高法院的裁決是要將墮胎權的立法交給各州政府,也就是州議會,他們就是民選的,由他們決定自然是最民主。但是拜登說他要將Roe v. Wade寫入憲法,這就有問題,因為Roe v. Wade並非法律,只是說「墮胎不應當是非法」,也就是合法,但是 Roe v. Wade並非法律,現在全世界的國家都有墮胎法,規定懷孕多少時間後可以合法墮胎,有那些情況可以例外等等。自從最高法院推翻Roe v. Wade後,才明言由各州立法。但是拜登現在鼓吹的是,由中央政府強壓式的規定。要知道美國 50 個州的民情風俗南轅北轍,為什麼要由華盛頓特區那一小撮人立法執行?

很多人不明瞭這內情,加上美國媒體整天幫著民主黨宣揚,才造成這特大的謊言。

最後,當民主黨跟媒體慶祝拜登的一個晚上的成功時,這對共和黨未必是壞事,因為一來,民主黨現在很有信心的要「保留」拜登到十一月,這對民主黨未必是好事。他隨時有失控失智的時刻。他連15 分鐘的超級盃訪問都沒有把握,他能夠參與辯論嗎?其次,民主黨現在證實要用最低級的打架方式競選,證明民主黨不是要從政策方面改善,他們能爭取到中間選民嗎?能爭取到那些覺得日子不好過的中產跟勞工階級嗎?這是敵人自甘墮落,這比對付一個清高的敵人要容易得多。

 

03/07/2024星期四

紐約州司法廳長兼姆斯Letitia James 今天出席紐約市一項消防員頒獎儀式時,台下的消防員發出大聲的噓聲,等她開始頒獎時,台下的出席者更大聲的高呼:Trump! Trump! Trump! 不絕於耳。(下:紐約州司法廳長今天被消防員鬧場。)

 

 

 

 

 

 

兼姆斯就是去年起訴川普,說他在申請銀行貸款及保險費時,將自己物業的價值申報過高,並且要求法官懲罰川普將近四億美元的罰款。她還在審訊期間,每天打扮得齊齊整整坐在第一排,給媒體拍照的廳長。

現在雖然川普要提出上訴,兼姆斯還要他在上訴期之前繳交與罰款相等的保證金,還威脅他說:每遲一天都要算上八萬七千元的利息。

她也是在2017 年競選時,每天都向選民承諾:我要Get Trump,我要他知道我的名字,我要他入獄,我要他下台…的廳長。

紐約消防員這種表現顯示,兼姆斯這種用司法箝制政敵的做法,在一般老百姓心目中看得一清二楚,盡管媒體都不這樣報導,掩飾真相。

拜登政府跟民主黨,以及媒體都將川普支持者形容是MAGA,說他們都是白人種族主義者,都是鄉村的沒有學歷的鄉下人,拜登還在每一次演說中,將MAGA 形容是「美國國內最危險敵人」,要將他們肅清。目前在聯邦司法部,聯邦調查局,國防部,軍隊中都已經受到整肅,但是他們能肅清這所有的消防員,警察嗎?

現在拜登的民調越低,他們對川普,以及他的支持者的打擊力度也越大,據他們左派媒體的報導,拜登身邊的人都對他獻計,要拯救民調,就必須加大力度攻擊川普。其中Axios 得到白宮方面的消息,拜登今後將針對trigger 川普攻擊,而且他們(包括拜登自己)都相信,只要牽動川普的神經,他就會反撲,就會給他們捉到把柄。Axios 在報導中說,拜登相信他可以讓川普公開失控go haywire in public。

這是非常骯髒,狠毒的作法,他們在政策上,政績上無法做出成績,就要盡全力讓你發瘋。

另外見到民主黨的著名策士Paul Begala 星期一在CNN上面說:拜登要贏必須做七件事,就是:attack,attack,attack,attack,attack,attack,attack川普。

這些所謂的建議都已經見諸實施,這幾天見到左派媒體痛罵川普到了潑婦罵街、不負責任的程度。MSNBC 的一位明星主持人Joy Reid (黑人女性) 昨天就信口開河的謾罵:「共和黨選民不是根據經濟或是國民得到的經濟好處而投票的,他們越來越像是當年的茶黨Tea Party 餘跡,他們是基於種族投票,他們只見到邊界那些棕色皮膚人的侵略,他們因為找不到自己喜歡的工作,見到黑人得到那工作,就要把所有黑人驅逐出大學,要取消 DEI (多元,平等,包容) 計畫。這是他們的投票基礎。他們只見到種族仇視,跟經濟無關。」(下:Joy Reid 中間,跟MSNBC 的另外兩位名主持沙琪Jen Psaki /左,以及Rachel Maddow /右,經常圍在一起漫罵川普。)

 

 

 

 

 

你說他們的腦子有多麼中毒?他們自己相信這些話嗎?因為川普的支持率高了,他們說的話也越來越氣急敗壞,完全沒有事實根據。今天在 CNN 上面聽到一位他們請的評論員Karen Finney 這樣說川普:「他現在說話越來越種族主義,越來越歧視女性,已經完全失控。」好像只要說的時候咬牙切齒,就無需證據,但是川普每說一句話,立即有十多份媒體集體fact check。

媒體為了拯救拜登,就強調:川普跟拜登差不了幾歲,他也是老人,而且編織了很多「川普失憶」,「川普失常」的新聞;又說川普跟拜登都是不受歡迎人物,選民痛恨在他們之中選擇;…事實是,川普比拜登清醒得多,川普的政績比拜登好一百倍,川普的支持者存在於社會各階層,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當老百姓檢視自己每個月的伙食費帳單,檢視自己的銀行存款,他們會懷念川普在位時的好時光。千萬不要被媒體唬弄,以為「川普跟拜登一樣都不受歡迎」的謊話。

 

03/07/2024星期四

見到昨天媒體報導超級星期二的結果,發現非常不負責,不專業,這包括加拿大的媒體,跟華文媒體,因為他們的消息來源都來自CNN,或是紐約時報等。這些媒體都沒有報導民主黨方面有 uncommitted (不表態) 的項目,也就是抗議拜登的項目。昨天說過這項目在明尼蘇達州得票數就高達19% 以上,其他各州凡是有這項目的,也都有 3% 到13% 之間得票率,絕對不是小數字。但是所有報導都針對共和黨海莉退出後,拒絕支持川普的說話,還引用他的話說「他必須賺取我們的支持」,用來再次對抗川普。

另外,昨天共和黨在參議院的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終於宣布支持川普,這表示是共和黨的團結,但是所有的報導都重提麥康奈爾過去譴責川普,說他要為2021 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負責,還特意找出他當時說的話,重新攻擊川普一次。他們為什麼不找出海莉在去年也宣誓過pledge 即使角逐失敗,也會支持「共和黨的提名人」,但是現在卻背棄當時的誓言,說不支持川普?

難道現在不再有人相信,媒體的新聞報導必須公正,不能存在極端偏頗?這樣的新聞報導根本是在為其中一方做啦啦隊,甚至做打手。

 

03/06/2024 星期三

這兩天見到各國媒體熱鬧烘烘的報導,說法國總統馬克龍跟國會立法,將婦女墮胎權寫入憲法中,人權組織跟婦女團體都歡欣慶祝。馬克龍還說,這是因為美國最高法院駁回了1973 年的一項裁決 Roe v. Wade,所以要做此保證,言下之意川普有機會重返美國政壇,更加緊了這行動的迫切性。

 

 

 

 

 

這又是國際媒體一樁極端不誠實,要不就是極端無知的報導。首先,法國的墮胎法並沒有改變,今天在法國合法的墮胎期限仍然是14 個星期,所謂「憲法保障」也是要在這期限內進行的保障。所謂「憲法保障」只是政客玩的花樣。

至於美國最高法院兩年前推翻 Roe v. Wade,不是要禁絕墮胎,而是1973 年的這項裁決在當時等於打開了一扇大門,將墮胎合法化,但是從此之後,美國並沒有墮胎法存在,這現象就被美國民主黨跟左派解讀為:孕婦任何時間都可以墮胎。這是無法無天。

最高法院將這裁決推翻時,於裁決中指出,各州政府有權力,以及必須因應當地的民情,制定墮胎法。但是這就引起所有左派團體的強烈抗議,因為他們不想要墮胎法的存在,更不想有共和黨政府為他們制定法律。這樣他們就可以好像目前很多民主黨執政的州一樣,可以在懷孕九個月之後,甚至生產時墮胎。那是無限制的墮胎,那是殺嬰。你以為法國的新「憲法保障」允許這樣做嗎?

今天全世界據說只有北韓跟中國大陸兩個地方,允許沒有期限的墮胎。就拿歐洲來說,極大多數國家的規定是12 個星期,這些國家包括:比利時,盧森堡,義大利,俄羅斯,捷克,德國,丹麥,芬蘭,愛爾蘭,北愛爾蘭,希臘等等,其他比較寬鬆的如:瑞典18 個星期,冰島22 個星期,荷蘭24個星期,英格蘭也在特殊情況下允許24 個星期。一些比較嚴格的,好像土耳其,葡萄牙等許多小國都只有十個星期等等。

美國最高法院認為應當將墮胎法的權限交給州政府(州議會),其實是基於民主原則,因為州政府比聯邦政府更接近國民,而且州議會也是民選,他們必須代表民意,如果他們跟民意相反,下一屆很容易就被趕下台。如果他們制定嚴格的墮胎標準,也是民意所趨。但是民主黨(基本上是左派)他們不要民主,他們要全國都聽他們的意見。再說,過去幾年我們見到的現象是:民主黨執政的州的居民,大量遷移到共和黨執政的州,你見過「倒流」的嗎?

其實川普在這一方面比其他共和黨人都開明,佛羅里達州州長迪山塔斯去年角逐總統提名時,一度提出要將佛州的墮胎期限縮小到六星期,一時反應嘩然,連共和黨都側目,於是他不再提。據說這是他的選戰一蹶不振的原因。

所以美國的媒體跟民主黨就製造假輿論,說共和黨要「禁止墮胎」,所以要求聯邦立法保障,這包括由政府出錢,讓住在那些州的婦女到民主黨執政的州去墮胎。目前國防部等聯邦機構就訂了規矩,願意付錢給他們的職員(包括女兵)到其他州去墮胎,由政府負擔機票跟所有住宿費用。這些都是為了製造宣傳的假新聞。

現在全世界的媒體不是不誠實,就是程度太低,所以一方面自己被騙,一方面欺騙所有民眾。

 

03/06/2024 星期三

川普在昨晚的超級星期二勝選演說中表示,他剛剛知道,拜登政府用他們的一項計畫,去年一年偷偷的從(中南美洲)空運了三十多萬無法達到移民目標的人,運到美國四十多個機場。這計畫完全沒有公開,證明是「拜登有意廣收非法移民」的做法之一。

這消息到目前除了少數幾個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人跟進。據英國的Daily Mail 報導,拜登政府在去年初推動一項 CBP One app,目的是要讓那些想要去美國的人在自己國內,用這項app 計畫申請庇護,但這計劃公布時,沒有說明還包括「飛機空運」在內。結果這些申請人就以「人道理由」被安排由美國政府將他們接運到美國。在這計畫下,這些人完全無需具有合法身分,可以在美國停留兩年,同時可以工作。

現在根據一個法律組織 Center for Immigration Studies (CIS) 提出法律訴訟後,迫使拜登政府公開資料,才知道美國政府在去年一年用飛機接運了32 萬這類庇護申請者到美國。但是政府還是不肯公開究竟這些人被運到哪 43 個城市和機場,也不肯公布這些得到庇護者來自那些國家。

據CIS 得到的回話是:如果公布這些(43個) 機場及城市,擔心會有壞份子bad actors 製造傷害,讓執法人員遭到危險。

這是甚麼邏輯?你可以偷偷將幾十萬沒有經過審核的外國人運到美國各地,卻不肯公開運到那些地方,難道這飛機上沒有壞份子,卻擔心國內有壞份子?

其實我知道他們擔心的壞份子是誰,兩年前我這裡就根據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報導,說他們的記者偷拍到拜登政府私下用巴士跟飛機,在半夜兩三點鐘將邊界的非法入境者,運到紐約等地的內陸機場。這就是拜登移民當局的做法,半夜三更用納稅人的錢將非法入境者,或不走正門的闖關者運送到每一個城市去。而好像紐約郵報這樣的保守派媒體就是他們心目中的壞份子。

其實拜登政府不肯公布這些城市的名字,很明顯是不想引起地方居民的反感,所以才偷偷的這樣做。

電動車大王瑪斯克 Elon Musk 今天在X 上發文說:「這個政府一方面大量進口他們的選民,一方面運進未經審核的非法移民,這是製造另一個國家安全威脅,為另一個比九一一更可怕的恐怖襲擊奠定基礎。只是時間而已。」

CIS 說,雖然當局不肯透露這些申請人來自哪裡,但是當政府宣布這app 措施時,是針對中南美洲的古巴,海地,委內瑞拉,尼加拉瓜,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哥倫比亞及厄瓜多爾執行的,所以相信不外這些地方。

難怪川普罵這些人都是bird brain,這項計畫你可以說要阻止人們從邊界闖關才進行的,避免人們長途跋涉從墨西哥入境。但是你要先關閉邊界,再進行這app 計畫,對不對?現在你保持邊界大大開放,再同時讓其他的人坐在家裡申請,給他們飛機坐,兩樣同時實施,這不是控制,這是雙管齊下的「門戶大開放」。

 

03/06/2024星期三

二戰後美國最著名的一張相片,就是一名美國水兵在紐約時代廣場街頭,擁吻一名穿白色制服的女護士,因為這張相片顯示了戰後群眾歡欣鼓舞的心情,所以被認為是一張最具「代表性」的美國社會橫切面相片。

 

 

 

 

 

 

但是窮極無聊的拜登政府的「退伍軍人部」中有高層,卻以這張相片不能代表美國的現代價值觀,於上星期下傳命令,禁止所有該部門機構懸掛這張相片。不過據說當該部門的部長Denis McDonough 聽到這紙命令時,大為震驚,立即再下命令,扭轉這先前的命令。

原來有人沒有通知上級,就擅自下了這道命令。這位人士是該部門的助理副部長RimaAnn Nelson,她在二月29 日那天向全國的辦公室發布一份內部的memo,指出:「這張相片代表不適當的行為,導致很多同仁見到不舒服。同時製造了不舒適的工作環境。所以要除去,以反映一個尊重有禮的,安全的工作環境。」還說:你們的合作很重要,請務必妥當除去。(下左:RimaAnn Nelson,右:部長McDonough。)

 

 

 

 

 

 

這張相片是在1945 年八月14 日日本投降後,群眾及士兵湧向街頭的歡欣鼓舞的場面的代表。因為一張相片就能體現那種歡樂氣氛,後來在很多政府機構,軍人醫院,及VA 的機構中都懸掛。但是現在這張相片就被指責為:這是未經該女子同意下的親吻,所以不符合今天「必須徵得同意」才能有的親熱行為。

幸好這位女中層的上司聽到這事情後,又下令取消禁令,他在X 上面說「搞清楚,這張相片沒有被禁,我們會保留在VA 辦公室。」

這就好像啤酒公司中層領導下令用變性女人做代言人一樣,庸人自擾,影響了啤酒公司幾百億元的生意。幸好退伍軍人部不靠賣商品營生,可以不受牽連。但是這體現目前做官者的心態,廣大老百姓的心態,任何一點不符合woke 想法的東西,都要用放大鏡審視,然後摒棄。

當時拍這張相片的攝影師是生活雜誌Life 的攝影師,事後表示,當天群眾歡欣若狂,大家湧到街頭見到人就擁抱,親吻。他拍了很多相片,卻以這張最具代表性,所以賣出去之後,廣受各媒體採用。成為最為人知相片之一,就像達文西的「蒙娜麗莎」一樣具代表性。

 

03/06/2024星期三

超級星期二的選戰大勢已定,川普贏了15 個州的14 個,而且極大多數都以30%-50% 的差距勝出,對手海莉已經在今天早上宣布「暫停」suspend 選戰,而且沒有表示要將支持轉給川普,這是怨氣未消。她還引用英國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 的話說:不要隨波逐流,要獨立思考及行動。原來她一直還以為自己會是美國第一個女總統。而且似乎她認為自己在共和黨內還有浮出希望。她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共和黨內的保守派,這樣的做法是自我矛盾,自絕於人。(下:海莉終於退出)。

 

 

 

 

 

另外在共和黨內,長期跟川普對立的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 Mitch McConnell  也在今天早上宣布支持川普在十一月的總統選舉。他在聲明中說:明顯川普已經贏得黨內足夠的支持,必將成為共和黨提名人,他將得到我的支持。我們將合作為美國人完成偉大事業,包括稅務改革,繁榮經濟,及聯邦司法。

共和黨的選舉結果已在昨天報導(並已更新),民主黨那邊,雖然拜登也已經在15 個州(加上愛荷華)勝出,(因為愛荷華被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強迫延後初選日期),但是在很多個州出現了uncommitted  (不表態) 欄目,在這欄目也有相當的「抗議」選票,也就是「反拜登」選票,其中最高的是在明尼蘇達州,有19.8% 的民主黨選民投了這個欄目,表示不支持拜登。其次是麻省(麻塞諸瑟),有11.2% 投這抗議票,其他在北卡羅萊納州,有10.5%,科羅拉多有7.3%,阿拉巴馬5.1%,愛荷華州有3.9%,德州有3.3%,這些都是明顯的抗議票。還不要忘記在上個月,密西根州有十萬民主黨人投了這抗議票,佔13%。

這是主流媒體都避免報導的選情。要知道上一次大選,拜登只在四個州以四萬多票勝出,這樣大的抗議票比數,是他承受不起的。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結果是,加州的參議員選舉初選,這一次有五個候選人,民主黨有四個,共和黨只有一人,是前洛杉磯道奇隊棒球手卡維Steve Garvey,他昨晚有極優異表現,以32.4% 緊追在民主黨眾議員亞當謝夫的33.2% 之後,差距還不到1%,所以他們兩人都晉級,要在十一月大選時決一勝負。(下圖左是亞當謝夫,右圖是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卡維。)

 

 

 

 

 

加州目前是深藍色州,一般認為共和黨無望在這裡取得參議員議席,卡維的表現鼓舞人心。相信未來幾個月的選戰會非常激烈,因為民主黨會集合所有候選人的力量取勝。但是自從2020 年我們已經見到加州冒出很多新的「川普支持者」,記得2020 年大選前,加州各地(特別是南加州)都出現高舉川普大旗的群眾,包括比華利山,洛杉磯街頭,還有聖地牙哥港口,出現幾百艘懸掛川普旗幟的小船等等。

另外在紐約州這個深藍色州分,近來也出現願意站出來的共和黨選民,在2022 的中期選舉,就選出了七八名新任共黨眾議員,當時的州長選舉,共和黨就以53%對47% 的接近選票落敗。都顯示紐約州也在轉型中,這都因為大批非法移民湧到,街頭犯罪日益嚴重,新冠病毒期間政府對小生意過分的管制,以及州政府的管理無方,導致賦稅加重等等因素,目前紐約跟加州是最多居民外遷的州分,川普甚至表示,他會考慮在紐約曼哈頓以及布魯克林等地召開群眾大會,爭取紐約州民的支持。

只要讓川普安穩再做四年,他有本事將加州跟紐約都轉變顏色。

 

03/05/2024星期二

川普在今天的超級星期二15 個州的初選,可以說大獲全勝,在多數傳統的州分,他以20% 以上的差距勝出,在幾個保守州分,領先海莉的差距更超過50%,可以說是表現驚人。

例如在德州,最後開出票數,川普以78% 對18% 領先,差距達到55%。阿拉巴馬州以85% 對12% 領先幅度超過70%,奧克拉荷馬,也是以82% 對15.9% 領先,阿肯色州以76.9% 對18.4% 領先,田納西州以77% 對19% 領先,維吉尼亞州,川普以63% 領先海莉的34%,北卡羅萊納州,則以74% 對23% 領先。即使是東北新英格蘭地區的緬因州,川普也以71-26% 的大比數領先,麻省(麻瑟諸塞),川普則以60% 對37% 的差距領先,只有維蒙特州呈拉鋸戰,最後海莉以大約 4% 領先川普,這是海莉繼星期日贏得華盛頓特區 DC 之後的第二個勝利。(不過要註明:維蒙特州允許民主黨人參與共和黨的初選,所以這項投票結果難以做準。另外兩個新英格蘭州:緬因州及麻省都禁止兩黨人士穿梭投票,就有不同結果。)

中西部開始開票之後,科羅拉多的選情也對川普有利,川普最後以63% 領先海莉的33%,明尼蘇達州由川普以69% 領先海莉的28%。北達科他州川普也是以84% 對14% 領先,猶他州川普以57% 領先海莉的42%。而最後開出的阿拉斯加,川普更以87% 對12% 的大比數勝出。

其中科羅拉多州,跟緬因州都是企圖刪除川普名字的(民主黨) 州分,川普的勝出特別甜美。而海莉僅僅獲得兩個共和黨參議員支持,緬因州的Susan Collins,跟阿拉斯加的 Lisa Murkowski (都是女性),而川普在這兩個州都以極大比數勝出,可見這兩位所謂溫和派的共和黨人的支持沒有大作用

川普在今晚10:15 分出現在他佛羅里達州Mar-a-Lago 的家中,對百餘名支持者發表了20 分鐘的講話,他完全沒有提到海莉的名字,足見這場初選已經結束,今後的要務是團結共和黨。他以大部分時間提及拜登政府的失敗,以及他在任內的國內外政策的成就。海莉就沒有在今晚發表講話的計畫。

今天舉行初選的還有加州,開票時間會再晚一個鐘頭。在開出部分選票後,川普以72% 對海莉的23%勝出。到目前,川普已贏得 1,025 張代表票,海莉獲得 66 張代表票。要取得總統提名人必須得到 1,215 張代表票。

今天同樣也是民主黨的超級星期二,但是因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的高壓政策,反對者(挑戰者)無從施展,所以拜登贏得幾乎所有的州分。只不過在一兩個州分,投票給 uncommitted (不表態) 的高達10%,另外在美屬薩毛婭 American Samoa,挑戰者(一名科技商人)  Jason Palmer 得票多過拜登,是出人意外的結果。此外拜登也沒有今晚講話的計畫,但是白宮就發表了一份聲明,攻擊川普,說他如果當選美國經濟會惡化,國內外政策都會倒退。

今天也是各州的參議員,或是州長的黨內初選,其中較為人注意的是加州參議員選舉,以遞補去年逝世的范士丹 Dianne Feinstein 的遺缺。這個深藍色的州,預計又是由民主黨佔領,但是共和黨的候選人Steve Garvey 現在支持率直逼民主黨的頭馬候選人,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公認的說謊大王) ,甚至有超越他的趨勢。這個州不分黨派,會在今晚選出兩位得票最高者,因此他們兩人都有可能出線,不過到11 月正式選舉時,民主黨會整合所有候選人的力量,(因為民主黨團結無間),到時候謝夫還是有較大機會當選。

 

03/05/2024星期二

美國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在共和黨的初選一路落敗,但是至今不肯認輸,說要競選到底,而且為了「競選」,對於黨內首號政敵川普的攻擊也越來越厲害,似乎不惜摧毀後路,每天譴責川普,說他沒有機會贏得11 月大選,說他的官司用了共和黨競選經費是不合法舉動,說川普以前或許是好總統,但是他的時間已經過去,應當讓位。…這就應了民主黨跟左媒的心願。CNN 等左台每天都用她的「話」來攻擊川普,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在CNN的節目中談到她時更喜孜孜的說:「她真好,她留在這選戰越久越好。」還說:她是我們(民主黨)最好的代言人。(下左:海莉,右圖:紐森。)

 

 

 

 

 

 

這就是親痛仇快的最好寫照。但是海莉還是不為所動,浸浴在民主黨跟左媒供應給她的光環之下。你為什麼不看一看,CNN 等左台幾時給過拜登的黨內挑戰者Dean Phillips,或是羅伯甘迺迪一分鐘的訪問機會?一分鐘都沒有,你就這樣甘心被利用?真是腦殘的代表。

這就是保守派跟自由派,左派跟右派的不同。紐森其實是以另一種方式,在做民主黨的影子候選人。因為很多人都預期拜登無法應付十一月的大選,隨時都有「倒下」,或是被「踢走」的可能下場,到時候紐森就可以很輕易地登上舞台,取而代之。但是到現在紐森一句拜登負面的話都沒有說過,不僅如此,他還一有機會就稱讚拜登,到了肉麻的地步。上個月他在ABC 的訪問中說:拜登在現代美國歷史上,有最好的三年政績,說到這裡,連這個極左台的主持人都要打斷他,說拜登的民調支持率是歷史上最低,以及在國際上面對許多新的挑戰,這時紐森辯稱說,那些國際挑戰都起於過去六七年 (等於是怪罪到川普身上),而且因素複雜。之後他甚至連通貨膨脹跟邊界的非法難民,都歸咎於前任的川普身上。

這就是他們左派,他們的團結無與倫比,而且說謊能力也無與倫比,出口成章,都不用在肚子裡先打草稿。

另一個例子是亞利桑那州的(民主黨)參議員西妮瑪 Kyrsten Sinema,她的政治理念跟民主黨根本不同步,很多時在重大議題上背道而馳,後來被迫退出民主黨,宣布做獨立議員,但是每一次投票她一定跟民主黨同步。她原來宣布在今年的選舉中以獨立身分參選,這就分散了左派選民,給了共和黨提名人Keri Lake 極好的當選機會。但是她今天宣布,在她明年任期屆滿,她不會再參選。這表示,她又為民主黨的團結鋪路了。(下圖:西妮瑪出席去年的,拜登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說時。)

 

 

 

 

 

 

這些民主黨人即使轉為獨立身分,還是不會破壞民主黨的當選機會,或是投票通過的機會,這包括目前的另外兩位獨立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跟曼欽Joe Manchin,(他也是跟西妮瑪一樣,因為不滿意民主黨目前的極左立場,而宣布獨立,但是同樣的,也沒有一次破壞民主黨的投票紀錄。)這幾位獨立參議員,你們有一絲感覺他們會背叛民主黨嗎?

但是在共和黨內,卻有那麼多的有名無實的議員,每天都以跟黨作對為光榮,不惜被 CNN 等利用而沾沾自喜。這樣的名單隨時可以舉出一長串。如果左派跟右派這基本上的差異不解決,保守派真的很難跟對方作戰。

 

03/05/2024星期二

昨天美國最高法院的裁決幸好是九比零,即使這樣,還是免不了引起反川普族群的反對,抗議。如果是6-3,三個自由派大法官持反對立場,你可以想像街頭又會出現好像2020 年初,最高法院墮胎案裁決內容被洩露時,在全美國出現的大規模抗議行動。

這個九比零的裁決,是很多法律專家一致的看法,因為從哪個角度,都無法讓一個州決定,那些人不可以競選。那其他州的選民不是失去一個選舉機會?民主黨每天都指控共和黨,指控川普,說他們壓制民主,打壓選民選舉機會,但是是他們整天要阻止川普競選,用盡了各種手法,剝奪全國七千多萬人的投票權利,大家都有目共睹。

說到這些民主黨人跟左媒的反應,真是無奇不有。MSNBC 的前任主持,著名體育評論員Keith Olbermann 首先就在X (推特) 上面發文:「最高法院背棄了民主,他們的成員,包括Jackson,Lagan,Sotomayor (都是自由派),證明她們理解能力有問題,總體來說,這法庭證明已經腐敗,不合法。」最後說:「這法院必須解散。」

這就是他們左派,美國的法院過去一個世紀,幾乎八成以上的裁決都符合左派意願,偶爾有一次不合他們意願,就建議打垮,解散。

那個左派婦女清談節目The View 也是一路攻擊,其中主持人Whoopi Goldberg 態度上似乎要表示公平,說出來的話卻是「狗嘴裡沒有象牙」:也許這是正確的裁決,但是我感到不安的是,這樣做將川普正常化了。我們將他的壞行為都正當化了。

全國有七八千萬人支持川普,現在的民調希望川普當選的人,多過希望拜登當選的人,你們為了要將川普除名,讓那七八千萬人無從選擇,就為川普編織罪名,不看他四年的政績,卻說他行為有問題?誰是違反民主?

最高法院的裁決中,主要的論據是,州政府沒有權限在聯邦選舉中將候選人除名,這權限只有國會擁有,於是民主黨又有想頭了,民主黨在國會監督委員會的頭頭 Jamie Raskin 拉斯金在最高法院裁決一出,就在CNN 上宣布:我已經跟幾個同僚,包括Debbie Wasserman Schultz,跟Eric Swalwell研究,設立一個程序,以決定那些曾經參與叛變的人,沒資格競選總統。」

拉斯金說他們不同意最高法院對於第14 修正案中第三款的解釋,他認為那條文寫得很明確:曾經參與過「叛亂」的人不宜競選聯邦公職。他承認,國會已經就這議題彈劾川普一次,但是沒有在參議院通過,現在共和黨在眾議院佔多數,所以他不相信現任議長江森 Mike Johnson 會重新提這議案。不過他也認為民主黨更因此在十一月的大選全力以赴,爭取國會多數,以達到這目的。

這些人的思路真的很有問題,他們每一句話都說川普參與叛亂,事實是川普既未被起訴「叛亂」罪名,也沒有被證明叛亂罪名。參與一月六日闖進國會的人已經有1,200 人被捕,九百多人被起訴,但是他們也沒有一個人被起訴叛亂罪名,因為他們沒有一個人被發現有武器。他們的罪名都是「闖入禁地,妨礙警員執法」,請問,民主黨跟媒體是活在迷幻世界嗎?這些事他們不知道嗎?

川普在2016 年第一次當選時,他們就泡製了「川普通俄」的虛假材料,通告天下,並讓聯調局調查川普兩年多,現在距離大選還有半年,他們已經準備泡製川普叛亂的虛假訊息,準備再騙全世界一次,這些人怎麼這麼沒有廉恥?他們眼中不僅沒有民主這回事,還是如假包換的土匪。

 

03/04/2024星期一

最近公布的兩項主要媒體的民調,都證實川普明顯的領先拜登,如果現在舉行投票,他將可以取勝。所以見到聽到越來越多民主黨人跟他們的媒體盟友宣稱,要繼續以「川普的法律問題」作為訴求。

先說紐約時報跟 Siena College 合作的民調在周末發表的結果,以全國而言,川普以48%-43%,領先拜登,差距5%。而且紐約時報承認,他們的選樣中,44% 承認自己在上次大選(2020 年) 大選時投票給拜登,只有33% 承認自己投票給川普,所以選樣上已經偏幫拜登很多。

 

 

 

 

 

這項民調對拜登不利的還包括:上次大選投票給拜登的選民中,83% 說會繼續投票給他,有10% 說會支持川普,而上次投票給川普的選民中,97% 說會繼續支持他;

而在拉丁族裔選民中,川普以46%對40% 領先拜登,這一個族群過去都是以支持民主黨佔多數,而且差距多達20%;

黑人選民中變化更大,在2020 年大選時,72% 投票給拜登,只有22% 投票給川普,差距達到50%。而這次的民調,兩者的差距已大幅縮小,拜登只以47% 對41% 的差距領先。

另外根據Bloomberg  彭博新聞社跟Morning Consult 在上周發表的民調,在七個關鍵州中,川普全部都以明顯的差距領先,其中亞利桑那州49%-43% 領先,喬治亞州同樣以49%-43% 領先,密西根州46%-44%,內華達州48%-42%,北卡羅萊納州50%-41%,賓州49%-43%,威斯康辛州46%-42%。上次選舉。拜登贏得所有這些州分,所以這些州的轉鈦明顯對川普相當有利。

如果將其他候選人也算上,川普也以43% 對拜登的37% 領先,羅伯甘迺迪得到9%,另外兩名候選人Cornel West 跟綠黨的Jill Stein 都只有1% 。

這項民調也詢問選民對於川普及拜登的精神狀態,心智健康的看法,川普都以大約15-25% 差距領先。

川普所以支持率節節上升,明眼人應當會看出,及感覺到,是因為他在四年任期內的政績逐漸被人對比出來,見到很多街頭訪問,那些白領階級,還有很多市井小民,特別是黑人勞工階級,全部都說他們在川普任期內日子好過得多。再加上邊境的非法移民,街頭犯罪,以及全世界烽煙四起,任何有腦筋,有良心的人都可以知道甚麼一回事。所以盡管媒體天天都有川普的負面新聞,將他與希特勒相比,將他描繪成白人種族主義者,每一個清談節目都詆毀他,但是廣大的民眾終於願意用自己的眼睛跟腦子決定了。

但是民主黨不會放棄,今天聽到他們又出來說:最高法院只是裁決聯邦及州政府的權限,沒有說川普在一月六日事件上沒有叛亂行為,所以即使現在保留他在選票上,不代表他可以順利成為總統,…只要能證明他確實煽動民眾叛亂云云。所以這給他們更好的宣傳藉口,要奪回國會多數,就可以用國會力量給川普扣帽子,說他唆使叛變。此外還聽到很多媒體對於川普的四項刑事起訴,兩項民事起訴,寄以極大希望,認為終究可以將川普打垮。

 

03/04/2024星期一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上午十時宣布,以九比零一致通過,科羅拉多州沒有理由在總統提名初選的選票,除去川普的名字。這項裁決也將適用於其他各州的同樣舉動,目前除科羅拉多之外,緬因州及伊利諾州也都宣布了刪除川普名字的動議。此外還有十多個州仍在進行法律行動,要阻止川普角逐總統提名,甚至競選總統。(下:難得九位大法官立場一致。)

 

 

 

 

 

 

 

川普即時在自己的社交網路上宣稱:這是美國的重大勝利 BIG WIN FOR AMERICA!,並於12 點半發表講話。他感謝大法官的裁決,並呼籲拜登政府停止對他的司法打壓,進行公平的選舉。

科羅拉多州高等法院七名法官是在去年 12 月,根據憲法第14 修正案第三款的條文,以4-3 通過阻止川普角逐總統提名初選。之後緬因州州務卿,及伊利諾州的一名法官,也先後做出相同的決定。不過後面兩個州也都同時宣稱,最後決定要等最高法院作出裁決,所以今天的裁決也影響到所有其他州都將終止這行動。(這項憲法修正案是禁止任何參與過叛變的人,角逐政府公職,包括國會議員及正副總統。)

最高法院的裁決指出:我們總結各州或許可以阻止一個人角逐州政府的職位,但是在憲法上無權執行這項(憲法修正案)的有關聯邦官職的條款,特別是角逐總統職位一項。

這樣的裁決等於是說,阻止任何人角逐聯邦職務,包括國會議員,正副總統職位,權責在於國會。

科羅拉多民主黨的州務卿 Jena Griswold 已經在今天早上發表聲明,表示雖然對裁決失望,但是:美國最高法院已經做出裁決,為配合此一裁決,科羅拉多州將保留川普的名字在初選選票上。

最高法院必須在今天做出裁決,因為科羅拉多州跟緬因州都是將在明天「超級星期二」舉行初選的15 個州分之一。

不過聽到民主黨人已經發表意見,說此一裁決只是規劃州政府及聯邦的權力,並沒有否認川普參與一月六日的「叛變」行動,所以不能說是川普全贏。這表示他們仍然有不同的說詞。(說到一月六日的 insurrection 叛變,完全是民主黨跟左媒製造的說詞,即使是民主黨的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在起訴川普「干預選舉結果」時,整個起訴文件都沒有提到一個字的一月六日,更沒有一個字的 insurrection。但是民主黨及媒體在公開講話時,卻整天都說川普參與一月六日的叛變行動。)

而且在科羅拉多州發動「除名川普」訴訟的始作俑者Citizens for Responsibility and Ethics in Washington (Crew) 也發表聲明說:「雖然這法院的裁決沒有達到我們運動的目標,不過仍然是民主的勝利,川普將在歷史上永遠將是一個叛變者。」可以想見這些人不達目的不罷休,而且可以見到美國這些人為了打倒川普,成立了多少無謂的組織跟運動,借用廣東話說,全部是搞屎棍。

最高法院這次九比零的裁決,是近年來這個左右對立的法院難得的一項裁決。事實也是近來很多法律專家預料到的結果。因為科羅拉多州等的做為,在法理上太過無稽。就像裁決中指出的:這樣做,將使一個候選人在某些州被除名,而在其他的州被保留。產生困擾及不穩定局面。

其中一位大法官Amy Coney Barrett 在她的符合意見中這樣寫:「法庭今日解決settle 了一件在總統選舉時期,充滿政治氣氛時期的一件議題。特別是這一件爭論,法庭的裁決希望能為目前的局勢降溫,而不是升溫。我們每個人的意見分歧,不應當重要過我們的團結。所有九位大法官都同意這件案子的結論。這是美國人應當帶回家的結果。」這是她語重心長的希望國人團結。不過看樣子這又是一個空中畫餅。

最高法院另一個重要的裁決:總統是否有絕對豁免權,將在四月22 日聽取雙方口頭訴說理由,預料將會在五、六月時做出裁決。那件裁決將影響檢控官史密斯起訴川普的「干預選舉結果」案件,預料那件案子川普將不會獲得全勝。不過對於史密斯,就拖延了他堅持在大選前審訊川普的日程表。

到目前川普已經在共和黨初選中,贏了所有七個州的初選,而對手海莉Nikki Haley 只在昨天贏了華盛頓特區的19 張代表票。不過據報導,海莉這兩天停止了所有的初選廣告,這象徵她已經有退出的跡象。

 

03/03/2024星期日

亨特拜登在星期三於國會閉門作證之後,以為自己處理得很好,還有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 也在早一個星期,到國會去「志願」作證。不過,眾議院共和黨將他們的證詞公開之後,不僅共和黨人關注,「中國」方面也有不少人關注,因為那些「匯錢」給他們的人當然關注這兩叔姪是如何交代的。

現在第一個「反應」出現了,據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今天的報導,曾經透過中國華信 CEFC  付給亨特一百萬美元律師費的何志平Patrick Ho,在見到他們兩人的證詞之後,很不高興,已在上星期透過香港的律師行 Huen and Partners 致信給亨特的律師,說他雖然付出了一百萬元,卻沒有得到服務,威脅要對方還錢,限期七日,否則會提出法律行動。(下圖:何志平)

 

何志平是香港前任民政事務局長,因為牽涉對非洲國家行賄,於2017 年十一月當他要搭機返香港時,在紐約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之後被控行賄及洗錢等罪名,一年多後被判刑三年。這期間他致電亨特拜登,而且付給他一百萬元律師費。

據今天的報導,何志平生氣亨特拿錢不做事,說當時亨特只打了一通電話給另一個律師Edward Kim,約他在拘留所見面,而且還遲到半個多小時。之後在他被拘押期間,亨特一次都沒有去看他。據何志平的朋友說,這期間以來,何志平經常為這事生氣發牢騷。

其實去年七月,亨特的甜心協議在德拉瓦法庭被女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推翻時,就因為稅務部告密人Joseph Ziegler 提出的證據,談到這筆錢。當時亨特向法官承認他是因為「提供法律服務」得到這筆匯款。據說何志平當時就對這段法庭對白而生氣,因為他另外還要向那位Edward Kim 付出一筆龐大律師費,所以對這一百萬元的「用途」感到不解。

何志平的友人對紐約郵報表示,何志平對亨特等人不滿已有一段時期,但是上星期美國眾議院先後公布了亨特拜登與詹姆斯拜登的證詞之後,就更不滿。據說詹姆斯在作證時,說CEFC 的主席葉簡明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 protégé (門生),這樣的說法在中國很敏感,也很忌諱。

葉簡明是跟亨特拜登等人聯合創立SinoHawk 華鷹公司的幕後推動人,亨特等人除了不必付出任何本錢,每年還可以得到一千萬元引介費,為期三年。這引介費當然就是引介拜登。擺明了用三千萬元買「關係」。葉簡明除了創立中國華信能源公司,還擁有多間投資公司,是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者,可以說權傾一時,但卻在2018 年二月沒理由的被從家中帶走(也就是華鷹公司成立不到一年),至今下落不明。他的失蹤在中國是一宗政治懸案。

由此看來,何志平的警告信不僅是代表他個人發出,極可能有政治涵義。警告亨特家人今後不要亂說話。(下圖:左拜登,右圖是亨特拜登跟詹姆斯拜登。)

 

 

 

 

 

 

 

據亨特拜登的電腦紀錄,以及稅務部的告密者的資料,CEFC 一共給了拜登家族720萬元匯款,還給了兩粒鑽石,其中葉簡明在2017 年二月給了一粒3.16卡的鑽石,亨特在他的電腦中記錄這粒鑽石幾乎完美,價值約八萬美元。但是在上週作證時,他說將這鑽石給了叔父(詹姆斯),但是詹姆斯在一周前作證時,卻說他丟到垃圾桶了。

從過去這麼多證人出面指證拜登家族,很多都是像何志平一樣,覺得跟他們家做生意「上當」,所以反面相向。好像跟亨特合夥十幾年的伙伴阿柴Devon Archer,他是因為牽涉到一宗詐欺原住民的案件被判刑,但是見到亨特自己犯法卻有甜心協議(不用坐牢) 而氣憤,出面指證。而被請來跟他們合夥的,華鷹公司的CEO 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也因為見到合約上自己應當分到兩成的,但是所有的錢都進到亨特拜登一個人的戶口去了。現在何志平又因為不甘損失冒出來發律師信。

多行不義必自斃,拜登家族的不法行為,不道德行為實在太多了。美國的媒體不知道能夠幫他們掩飾到幾時。

 

03/03/2024星期日

川普在這個周末又在三個州贏得初選勝利,而且是大獲全勝。在密蘇里的初選中,全州九百多選區中,川普在所有選區都獲得半數以上票數,這表示他可以獲得該州全部51 張代表票,另外三張則依照該州憲章將由代表到時候選擇。而前駐聯合國大使海莉就一票都無。

 

 

 

 

在密西根州,該州已經在星期二舉行過初選,當時川普以 68% 的高票,戰勝海莉的27%,獲得11 張代表票,昨天密西根再舉行 caucus 小組投票,這一次川普再以90% 高票擊敗海莉,獲得了剩餘的39 張代表票。

另外在艾達荷州Idaho 初選,更是沒有懸念,川普獲得84.9% 選票,海莉只得到13.2%,後果是川普得到全州的32 張代表票,海莉又是零票。

到目前,川普已經贏得所有七個州的初選,總共得到了247 張代表票,海莉只在兩個州獲得第二位,得到24 張代表票。不過她聲稱不會退出,要等到星期二的超級星期二之後再做決定,三月五號的超級星期二將有16 個州同時舉行初選。

共和黨將在七月中在威斯康辛州舉行提名代表大會,屆時這些代表將齊集一堂就總統提名投票。候選人必須得到至少1,215 代表票就算勝出,獲得提名。目前所有觀察家都相信川普可以勝出。

海莉所以至今沒有退出,一般認為是她手中的捐款還未用完,而她得到的捐款多數來自於民主黨那邊的捐款大戶,他們明顯要破壞川普勝出機會,至少打擊川普聲勢。部分來自反川普的共和黨人。至於海莉本人,她是寄望於川普在十一月大選之前「出事」,被迫退出,她就可以順理成章的補上。

另外首都華盛頓特區 DC 今天也在舉行初選,華盛頓是一個極端左傾的地區,海莉也希望今晚會得出好成績,至少讓她贏一次,這地區有19 張代表票。(最新消息,海莉果然獲得這地區的所有19 張代表票。海莉以二比一的票數,1,274票,對川普的 676 票勝出。華盛頓特區69 萬居民中,只有兩萬多共和黨員,居然也這樣左傾。共和黨真的很不爭氣。)

 

03/02/2024星期六

川普受到這樣多打壓,民調卻持續上升,至少還沒有被打倒,於是那些象牙塔裡的學院派掙扎想出了一個理由,說是「鄉村的白人」在作怪。紐約時報的極左經濟「學家」保羅克魯格Paul Krugman 最近撰文說,因為這些農村及小鎮的白人追趕不上新進科技,工作上越來越不如意,所以產生一股怒氣,而川普的出現幫他們抒發這股怨氣,形成一股勢力。

所以我經常罵這些坐在象牙塔裡的理論家脫離現實,一點都沒有說錯。

克魯格是在評論一本新書 White Rural Rage: The Threat to American Democracy 的新書時,這樣評論。這本書中的論據是:雖然科技讓美國更富裕,並且在城市及周邊郊區提供高薪酬工作機會,但是在鄉村地區,工作機會反而減少,讓當地人面對阻滯,甚至感到失去尊嚴。書中推廣White Rural Rage (白人鄉村居民的憤怒) 這名詞,形容目前支持川普的MAGA 都是這類人。說他們因為越來越感到失去尊嚴,所以生出一股怨氣,但是在川普的引導下,這股怨氣導向「錯誤的」目標。

這本書也是由現代的蛋頭學者,馬里蘭州大學政治系教授Tom Schaller,跟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Paul Walkman 合作完成,雖然剛剛出版,但是White Rural Rage的名詞已經是美國媒體人近來琅琅上口的最喜好名詞,因為可以把川普支持者一網打盡,任意痛罵。(下圖:這本新書的兩位作者,最近在 MSNBC 上痛罵鄉村白人是美國民主制度的最大威脅。)

 

 

 

 

 

 

克魯格在文章中解釋他們的歪論,說「過去鄉村小鎮都是自認道德崇高的人,但是近來因為失去工作機會,所以情緒低沉,而過去發生在城市的單親家庭,謀殺,自殺,都在增加。而這時出現了一些政客,說他們愛聽的話,這就解釋了MAGA 的出現,他們將紐約這類對等安全的城市,描繪成為犯罪黑點,並且將他們無法適應的科技,轉嫁到非法移民身上,說成都是因為外國難民,wokeness,deep state,讓他們受害。」

你懂了這些蛋頭的思維嗎?最後克魯格的結論居然是:「今天White Rural Rage是美國民主的單一的最危險的威脅,我簡直不知道如何解決這問題。」又是一個欺壓者當自己是受害者的偽裝的痛苦呻吟。

不要以為這幾位作者都是文化人,寫出來的都是經過思考的理論,事實不過是用來幫助拜登連任的武器。這位作者Tom Schaller 上星期一在MSNBC 節目中慷慨激昂的說:「(他們)是最種族主義的人,最仇視外國人的人,反移民,堅持人口結構不變的人。其次,他們也是陰謀論者,QAnon 支持者,否認選舉結果者,否認新冠病毒者,科學疑惑者,懷疑奧巴馬出生者…他們不信獨立媒體,不信言論自由,他們最可能堅持總統可以為所欲為,不受國會或是法院的制衡,他們也是最為白人種族主義者,及白人基督國粹White Christian Nationalist 者,第四,他們最可能原諒及鼓吹正當的暴力,取代和平抗議的原則。」

這兩位作者在電視上咬牙切齒,口中幾乎要噴火。這就是現代學者,真的很可怕。

這個名詞White Rural Rage就像是2016 年民主黨希拉里發明的的「一籃子可惡的人」,用來形容川普支持者,現在比起來,那個名詞真的溫和多了。看來這批左派要大大對付川普的支持者,即使不把他們都人道毀滅,也都相差不遠。真的不知道誰更可怕。而這些都是在大學裡為一代又一代學生洗腦的學者。

 

03/01/2024 星期五

川普今天又出庭了,他是出席佛羅里達州 Fort Pierce 的法庭,今日是聽取有關他的私藏機密文件事件的法官Aileen Cannon 就開審日期做出宣布。

檢控官史密斯 Jack Smith 昨天提出動議,要求在七月八號開審,這已經比原訂的五月中的日期遲了兩個月,而川普的律師團隊以當時正值初選炙熱時期,提出要求在八月12 號之後開審。那是在共和黨提名大會 (七月15-18 日之間) 之後的日期,也就是大局已定,他不必再角逐初選,(但還是要為十一月的總統選舉。)

不過法官今日沒有宣布開審日期,她在裁決時指出:「雖然檢方希望夏天能夠開庭,但是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在這些事解決之前無法決定日期。」聽她的語氣,很難達到史密斯要求的時間表。

川普今天上午前往法庭時,接近法庭的道路兩旁擠滿了不少他的支持者,高舉大旗。而川普全程都坐在法庭仔細凝聽,但就未發一言。

另外,最高法院星期三宣布將接納川普提出的「總統應有豁免權」的訴訟,而最快都要六月才會有結果,這就延遲了川普另一件起訴案件「干預選舉」的開審日期,是檢控官史密斯的另一次失敗。史密斯倉促起訴川普兩項刑事案,就是要阻擾川普角逐總統選舉,現在兩件案子都有拖延的可能。

自從最高法院的宣布之後,美國的左派媒體紛紛發難,甚至對最高法院開罵,這完全是忽視司法獨立的憲法原則。其中晚間笑談節目The Late Show 主持 Stephen Colbert 居然警告最高法院大法官說:「小心你們怎麼作裁決,因為現在(海軍蛙人) Seal Team 6 是為拜登服務。」他甚至宣稱,最高法院接這件案子是「違反憲法的行為」。

婦女清談節目The View 的幾位左派女主持更是眾口一致的罵街,主持之一 Whoopi Goldberg 說,這是最高法院的自甘墮落 slippery slope,另一個更左的Joy Behar 更開展潑婦罵街的本事:「我覺得悲觀,好像這世界只剩下我們,我們本來應當倚靠最高法院的,現在絕望。我覺得我處於錯誤的國家。」Goldberg 接著說「…如果最高法院最後偏幫川普,拜登可以將每一個共和黨人都下獄,他應當。」

這些人已經佔有了95% 的媒體(包括電影電視),95% 的大學校園,他們還悲嘆自己被孤立。這些原本是說笑話的節目現在都變成民主黨跟拜登的打手,不僅節目一點都不再好笑,甚至充滿了殺氣。但是這些節目的觀眾似乎都很願意被洗腦,每次他們說甚麼都大聲鼓掌,大聲叫好。而這些節目都在外國(包括加拿大) 連播。

新聞台 CNN 及MSNBC 等電視台也跟著叫罵,MSNBC 的主持 Jason Johnson 說:「這不是最高法院,這是最高自大,…不再是公平裁決。」記得過去川普的圍牆計畫被一位法官駁回時,川普批評那位法官是墨西哥人,對他歧視,就受到全美國的媒體跟法律學者攻擊,說他批評法官是無禮及違法行為,比起現在這些集體攻擊大法官的行為,川普的行為真算是小巫見大巫。

另外在喬治亞州,有關地方檢察官威爾斯 Fani Willis 跟她任命的檢控官韋德 Nathan Wade 是否應當被解除職務的案子,今日進行雙方結案陳詞,川普團隊那邊的陳詞鏗鏘有力,但是威爾斯的律師在做陳詞時,見到法官  Scott AcAfee 不斷的質問他的理由,從任何角度,這法官都應當做出對威爾斯不利的裁決。不過以前說過,這法官要在四月改選,很難說他是否會維持公平原則。

 

03/01/2024 星期五

拜登之子亨特星期三在國會出席眾議院的閉門聽證,之後不到一天功夫,眾議院的共和黨監督委員會及司法委員會就公佈了這次聽證的全部對話內容,可以說最高效率。根據幾分保守派媒體報導(紐約郵報跟 Fox News),亨特在聽證中雖然一再用「不記得」,或是以毒癮發作作為藉口而推搪之外,也難免間接承認了一些爆炸性內容。

 

 

 

 

 

 

好像被認為拜登本人在亨特的生意中獲利的最主要證據之一,就是當亨特一班人在2017 年五月跟中國華信能源CEFC 合作成立SinoHawk 公司時,在一份電郵中說明了保留10% 的利潤給 Big Guy (大人物),而這大人物一般被認為就是拜登。這份電郵存檔於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中,當時電郵中的分帳方式是:H (應當是亨特) 獲得20%,幕僚華克BW,另一個幕僚James Gilliar (JG) 及公司的CEO 巴布林斯基(TB) 各得到 20%,JB (拜登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 10%,最後Big Guy 得到10% 由H (亨特) 代為保管。

當天有議員拿出那份電郵給亨特看時,他說他不記得分帳時有他父親的份。還說:如果當時看到這電郵,我會拿起電話跟發出電郵的人(James Gilliar) 說:你們發瘋了。而且這也不合理,一來如果我們真的合作,我的叔叔不可能只得到10%,因為我們合作一向都是平等的。

不過當時這間公司的成員,包括CEO 巴布林斯基,還有拜登家族最信得過的幕僚華克Bob Walker 等,都曾在國會中宣誓作證,承認這間公司的分帳方式確實如此。

據當天在場的共和黨眾議員 Marjorie Taylor-Greene 指出,當他們拿出這電郵給亨特看時,說了一句你們是想「天上掉餡餅」pie-in-the-sky,亨特說:「天上掉餡餅有甚麼不對?而且,那時我父親已經離開(不再是副總統)了。」這就好像間接承認了。不過言語上,還是堅決否認父親有任何獲利及分成。這是否認電郵(一份正式公文)以及其他兩名宣誓作證者的證詞。

至於當時2017 年五月,巴布林斯基說拜登親自參加了(在加州比華麗山酒店的)會談,拜登還親口要他照顧亨特。但是上星期詹姆斯到國會作證時就說,拜登沒有出席,只是因為經過「到場打了招呼」。但是亨特就含糊地說,父親在場。這豈不是證明拜登參加了兒子跟華信成立公司的會談?

當問到 2017 年七月底他在 WhatsApp 發給CEFC 高層趙建軍的警告短訊,說:我父親就坐在身邊,如果你們不依照協議做的話,我跟我父親都會讓你們以後的日子不好過…等等。他在星期三這樣解釋:我可能醉了,也可能(因為毒品)而high,而且我可能將本來要發給Raymond Zhao 的郵件,發給了Henry Zhao,因為第二天當我詢問 Raymond Zhao 趙建軍時,他說他沒收到我的短訊。

這個答覆表示他首次證實了這WhatsApp 是確實的,因為過去他不承認(稅務部告密者發現的) 這個短訊確實存在,其次,如果短訊發錯對象,為什麼十天之內對方先後給他電匯了510 萬元?難道那個Henry Zhao 這麼聽話,連錯誤收到的短訊都當真?

亨特在星期三一開始就發表聲明,說他父親從未參與他的任何生意,但是證據顯示,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有十多次官式外訪都帶著亨特乘坐副總統專機「空軍二號」到國外出訪,先後在羅馬尼亞,烏克蘭,墨西哥,卡薩斯坦等,都造就了亨特做生意的機會。其中一次是2013 年九月隨拜登前往中國,之後當年12 月,拜登就跟當時已經跟亨特成立公司的「渤海華美」CEO 李祥生Jonathan Li 在華府一起喝咖啡,因為留下了合影,所以成為證據。對於這件事,亨特解釋:當時我是去酒店跟李一起喝咖啡,但是我父親也來了,我見到有(事先布置的) rope line (阻擋群眾的繩索),我見到父親出現就介紹他們見面,他們握手,我想我們可能還拍了一張相片,之後我父親到他的房間,我跟李就去我們的咖啡廳。

亨特這樣的解釋似乎就是要說明「他跟父親,跟李祥生何以會在酒店中會面及拍照」。這是否巧合得太厲害?而且他也無法解釋之後,拜登怎麼會跟紐約的布朗大學,跟康乃爾大學幫李祥生的兒子寫推薦信?此外之後根據阿柴作證,當亨特再度回到中國去開會時,拜登又打了電話,用speaker phone 跟大家問候。(下左起:趙建軍,葉簡明,李祥生。)

 

 

 

 

 

問到他在2017 年收了CEFC 主席,中國商人葉簡明一個2.8 卡拉的鑽石事件,他自己在電腦中拍了照,還說鑽石價值八萬元。不過問話時就說,他不知道這鑽石的確定價值,還說這東西不過是交易,因為他也送給對方一瓶酒做為回禮。為了解釋兩樣東西「等值」,還說他當時認為那東西不過是一個石頭stone。此外對於阿柴說的,他父親參加了他在2017 年跟葉簡明的一次午餐,他也說不記得了,還說根本不記得曾經介紹葉簡明給父親認識。

根據華克的證詞,拜登跟葉簡明見過面,之後CEFC 就電匯了三百萬元到他們的戶口。其中三分之一轉帳到亨特跟詹姆斯拜登的戶口。華克說,這三百萬元是為了「多謝他們先前的幫助」,而當時拜登剛剛退下副總統職務,所以這「先前」指的應當是他在副總統任內的幫助。這就可以算是賄賂。

對此亨特說,他都沒有記憶。後來葉簡明在中國失蹤,到現在也沒出現。

在問到拜登曾經兩次參加了,亨特在華盛頓高級餐廳 CaféMilano 跟生意對象的「聚餐」,一次是2014 年二月四日,跟俄羅斯最富有的女人伊蓮娜Yelena Baturina (莫斯科前任市長的遺孀),還有卡薩斯坦Kazakhstani 一名富有商人等,亨特說,他父親沒有「參加」,只是前來打招呼,之後坐下吃了一盤義大利麵,跟一杯可樂。

不過據當時在座的亨特合夥人阿柴  Devon Archer 作證時說,拜登是全程都在座。而伊蓮娜在這次聚餐後十天就電匯350 萬美金到亨特的帳戶。而那位卡薩斯坦商人Kenes Rakishev就電匯14 萬兩千元給亨特,用來買了輛保時捷跑車。

亨特解釋,那天是他的生日,父親前來祝賀他生日有甚麼不對。

這幾份媒體還注意到,自從烏克蘭戰爭開始後兩年多,拜登政府開列了幾千個被制裁的俄羅斯富翁名單,但是到現在,伊蓮娜的名字都不在名單中。而伊蓮娜的這350 萬元也因為司法部的獨立調查員懷思David Weiss 有意的讓時效過去,所以也無從調查或是懲罰,一方面有洗錢嫌疑,一方面更有逃稅嫌疑。而現在亨特就說「我不記得伊蓮娜有給過我一分錢。」

根據阿柴的證詞,這350 萬元中,275 萬元是被轉帳到他們的公司 Rosemont Seneca Bohai 華美渤海,這間公司是他跟亨特50/50 成立及分帳。此外伊蓮娜還向阿柴的地產公司 Rosemont Realty 投資了一億美元,在美國購買房地產。

聽到這樣多證詞,見到亨特真的是跟他父親一樣的回鍋多次的油條,難怪他父親說他是「我所見過最聰明的人」,但是在法律之前,這樣的迴避推搪能有用嗎?要知道共和黨擁有幾千份電郵,數十份銀行轉帳等等的證據。這些證詞有一句是謊言,都是作偽證,要坐牢的。

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 說,他們認為這一天的證詞「收穫豐富」,並稱這項彈劾聽證還會持續下去。

(監督委員會今天也公布了拜登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 上星期的閉門聽證紀錄,據說中間有不少是跟亨特的說詞矛盾,不過詹姆斯作證時因為是志願出席,沒有經過宣誓。)

 

Click: 502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