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77

2023-10-01 15:57:27

10/30/2023星期一

我舉了好多二戰前的例子跟現在對比,但是難以相信的是,怎麼會那樣多相似處?昨天在俄羅斯的一個機場,數以百計的暴徒衝進機場禁區,要從一架剛剛由以色列飛來的飛機上,找出猶太人把他們處死。

這班俄羅斯Red Wing 的航班是從以色列台拉維夫開來,當班機於昨日抵達俄羅斯南部的Dagestan 達吉斯坦時,當地以穆斯林為主的社區聚集了大批男子,衝進停機坪,高喊反猶太口號,並說要尋找猶太人。據說當旅客下機時,就被他們包圍,詢問是否猶太人。有旅客說不是,被他們追問要拿出護照檢驗,後來服務人員趕緊叫他們回到飛機上。之後數以百計的暴徒又衝進航運大廈,要阻止航班開走,迫使機場大廈關閉。(下圖)

 

 

 

 

 

 

 

這些暴徒中有人高舉巴勒斯坦旗幟,有些高喊「真主偉大」,有些說要殺死猶太人。警方說有20 人受傷,並拘捕了60 人。

不管是不是猶太人,這都是太恐怖的事。俄羅斯總理普京事後對記者說,他認為是「外國干預」才會發生,而這個外國他明言是指烏克蘭。這是避重就輕,逃避責任。

你以為經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這樣的事不可能發生。但是發生了,並且不是像納粹那樣最初是秘密進行,現在是在全世界光天化日下都在進行。在紐約康奈爾大學,昨天出現FxxK Israel 的塗鴉,之後署名Hamas Warrior 的人在X 上面發了多則推文,有的說:以色列該當受到十月七日的教訓,所有猶太女人都應當被強姦及殺死,以免生下更多猶太嬰兒。另外一則說:猶太人必須被消滅:如果你見到猶太學生,跟蹤他,割他的喉嚨,這些鼠輩必須從康奈爾消滅掉。還有:必須炸掉204 West,巴勒斯坦必須解放,自由,解放運動不計手段。…原來這地點是一間猶太學生聚居的地方。(下圖:X上的推文)

 

 

 

 

 

 

 

這些不是無中生有,康奈爾大學歷史系教授Russell Rickford 在十月七日的屠殺之後拿著話筒對示威學生說,他感到心花怒放,無比興奮。還說:不感到興奮的不是人。在史丹福大學,一位講師叫課堂中的猶太學生站出來,結果有三個學生起立,這講師叫他們收拾自己的東西站在牆角。對他們說:因為以色列就是這樣對待巴勒斯坦人的。我們也見到美國幾十間名校校園天天都有反以色列示威,要美國立即中止對以色列的支援,將以色列捍衛自己國家的行動當作是種族主義。

而就在今日,哥倫比亞大學就有一百多位教授發表聯名公開信,維護學生支持哈瑪斯的行動,要校方不可阻止,同時要保障這些學生的安全。信中聲稱學生正確的看待十月七日事件不是單一事件,而是對長期受鎮壓人民的一種反抗。

這像不像是1930 年代的德國納粹?現在不只是一個國家這樣做,而是全世界都這樣行動,太恐怖了。俄羅斯機場發生的行動,讓我想起發生在1939 年五月的一件事,當時德國剛剛殺死了將近一百名猶太人,歐洲猶太人開始有驚慌感。一艘載有九百多德國猶太人的船隻S. S. St. Louis 從德國出發,本來要去古巴,但是當地政府只收了28名有簽證的,其他的就是不給上岸,於是這艘船轉往美國,但是美國也不收,據說當時船上有人發電報給羅斯福總統,但是沒有回音。最後沒辦法就轉往加拿大,加拿大也沒有收,還說他們無法「沒有限制的接收難民」。最後全船轉回歐洲,但是先後在荷蘭,比利時,法國,英國都沒有接納。有猶太組織幫其中部分人申請到簽證,讓少部分人上了岸。最後剩餘的都回到德國,據報導最後船上有254 人死在集中營。

我們也知道,當時這樣的船隻被每一個國家拒絕,唯一接收猶太難民船隻的是中華民國的上海,後來很多猶太人聽說上海會收,就都去了上海,蔣介石政府一共接收了大約兩萬名德國猶太人。後來大陸淪陷,這件事就很少人提。不過據說在2015 年二戰勝利的70 周年,以色列為了這件事向中國人表達謝意時,卻向中共致謝,而中共外交部也很厚臉皮的接收了。

這是值得我們中國人驕傲的一件歷史,在那樣的時機,一點點正義感可以拯救多少人。

必須提出的是,當時美國是民主黨的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 當政,一個被美國左派當作是英雄的總統。事實是整個二戰的開始,擴充,到最後扶植蘇聯共產黨擴大勢力,為歐洲及亞洲帶來長期的禍害,他要負起多大的責任?(見:回顧雅爾達密約)而當時的加拿大也是自由黨執政,這些整天批評保守派冷血的自由派,事實是自己才是真正冷血。

 

10/30/2023星期一

過去有說:三分軍事,七分政治。這句話在今天更是確切。每天看新聞,都是加薩的巴勒斯坦人遭受到以色列轟炸之外,還被斷水斷電,還每天宣傳又死了多少,傷了多少,這些哈瑪斯的宣傳字眼都被西方媒體照收,用來逼使以色列停火。

真真感覺到君子與小人作戰,處處受到制肘。但是有腦子的人都知道哪邊說真話,哪邊在撒謊。昨天,以色列軍方IDF 邀請了極少數的媒體去看一段43 分鐘的影片,這影片是由十月七日那天,在加薩與以色列邊境發生的殺戮事件現場,取得的現場閉路電視錄影,汽車自動攝錄機,死亡的哈瑪斯恐怖士兵身上的(手機) 現場錄影,甚至哈瑪斯恐怖份子自己放上網的影片,事後現場的相片等等組成,據那少數幾位看過這影片的記者的報導,真真是慘不忍睹。好多在現場的人遮住雙眼不敢看,有的低頭不忍心看,有的哭了。(下:十月七日的兩個殺戮現場畫面,都在 Nir Oz Kibbutz 村落。)

 

 

 

 

 

 

 

 

這些媒體人在進去之前必須交出手機,或是任何可以拍照的工具,原因是為了體恤死者及他們家屬的感覺,禁止轉拍。

據一個紐約郵報的記者記述,影片中一個父親急忙找他兩個年幼的兒子要躲到安全屋,他沒找到,要進房間時還沒關門,一個手榴彈丟進來,父親當場死了,之後恐怖份子帶著他的兩個孩子進來,他們身上只穿內褲,一個孩子眼睛被碎片打傷看不見,另一個倒在地上,他哭著找媽媽,口中說:為什麼我還活著,為什麼我還活著。(IDF 說,這兩個孩子最後沒有死。)

還有一個畫面,地面上都是被燒過的屍體堆成一堆,還在冒煙,到處是血跡,可以見到一個男人的鼻子被炸掉了,一個以色列士兵沒有頭,一個年老的婦人身上只穿了花內褲,旁邊一群年輕哈瑪斯份子在慶祝,高喊:真主偉大。

還有一個畫面,一個屍體不全的女人被人從一輛吉普車的後座拖下來,她的臀部後面都是血,很明顯她死前受到怎麼樣的殘暴,幾個年輕人走過來,每個人都要望幾眼,還有人用手機錄影。之後兩個年紀大的男人走過來,記者說以為他會阻止,沒想到他們也上前去看。

還有美國CBS 的記者紀載,一個女人被強暴後,腿骨破裂,之後在攝錄機前被殺死。

還有一個男人的下體已經被槍射成難以辨認,但是還有一個男人拿了一個工具鏟子在他身上大力切割。

一個泰國工人腹部在流血,苟延殘喘,但是他身邊的幾個哈瑪斯份子還在爭論,誰有權利砍他的頭。每一次用鏟子,或是砍頭時,他們都高呼「真主偉大」。

哈瑪斯恐怖份子拍攝這些畫面,原來是要自己留下紀錄。這些有的被他們自己放上網,有的遺留在自己身上。

還有一個哈瑪斯年輕人在殺人現場用死者的電話打電話給父母,說他親手殺死了十個猶太人,他對父親說:「你應當以我為榮,爹地。」他母親則在一邊哭著說:你一定要回來。

還有在那個沙漠音樂會現場,見到這些哈瑪斯追趕輛逃走的汽車,從四方用槍掃射,之後汽車那慢慢停止,他們就上去開走。還見到他們從汽車中蒐集死者屍體,丟到一輛卡車後面。

IDF 還在一些哈瑪斯恐怖份子身上找到哈瑪斯給他們的指示,要他們殺死最多的猶太人,叫他們將死者砍頭,叫他們帶走最多的人質。其中有一句話是:要知道你們的敵人是一種疾病,沒有藥醫治,唯有砍下他們的頭,挖出他們的心臟跟肝臟。(見下圖)

 

 

 

 

 

還有過去提過的一位,德國的23 歲少女Shani Louk,她是在那音樂會場失蹤,後來她的家人見到恐怖份子發出的視頻,她的半裸的身體在一輛卡車上遊街。她的母親經由她手臂的紋身,及她的長髮認出是她,當時還相信她還未死,希望德國政府幫她找回女兒。結果昨天證實,Louk 已經死了,而且被砍頭。昨天以色列法醫以DNA 證實,一片頭骨碎片是Shani Louk的,而她的身體沒有被找到。法醫說,她極可能是頭部中槍死亡,她的母親終於承認女兒已不在人世,但是安慰的說,至少她當天就已經死了,沒有受太多痛苦。(下圖左,哈瑪斯恐怖份子將 Shani 的屍體放在卡車上遊街,右圖是Shani 生前。)

 

 

 

 

 

 

以色列仍然在進行非常艱難的辨認屍體工作,因為這一千多具屍體大部分都不完全,很多都被燒焦。好像一個被燒焦的女屍,最初以為是一個成年婦人,後來經過CT 掃描,發現有兩個脊椎,才知道是一個母親抱著一個嬰兒。

目前還未經辨認的幾百具屍體,仍然被放在巨大的凍箱裡,每一個細小人骨,碎片都要經過DNA 跟家人比對。而新的屍骨每天還不斷被發現,送到這裡。每一次確認一個死者身分,雖然對家人而言是悲劇,但也證實少了一個失蹤者。更難以接受的事實是,這些人死前受到的凌遲及羞辱。(下:存放十月七日遇害死者屍骨的巨大凍箱。)

 

 

 

 

 

 

 

最後說道那個接受IDF 邀請去看那段錄影帶的美國CBS 記者的報導,整篇報導沒有使用一個「恐怖份子」的字眼,而且在最後還是為了平衡報導,指出加薩地帶的巴勒斯坦人也死了5,800人,傷了一萬六千多,要拿來跟十月七日以色列遇害的人數對比。盡管哈瑪斯提出的死亡人數根本沒有根據。

 

10/30/2023星期一

拜登在本月19號的電視講話中,提出要求國會撥款一千零六十億美元,給他幫助烏克蘭跟以色列對抗外敵,這是利用以色列的生存危機,叫國會給他錢,任意花用。

拜登的要求中,包括了給烏克蘭614億美元,一半用來增強國防軍備,另外將近一半用來支付接收烏克蘭難民在美國定居。這筆錢中,只有143 億美元是給以色列,另外開給加薩難民,烏克蘭難民等等的需求達到100 億美元。至於給台灣以及亞太地區的安全防衛費用大約七十億美元。(下:拜登的撥款要求,勢必受到眾議院議長江森的反對。)

 

 

 

 

 

 

此外開給美國邊境的經費達到136億美元,不要以為拜登是要圍堵南面的不設防邊界,仔細看內容,這筆給邊境的費用是要用來聘請更多邊界檢查員及法官,讓闖關者可以更快速進來,同時用來添置巴士等設備,將闖關者能快速被送到各地區去安置。以及給予各地市政府,安置新到的難民。

你說,共和黨會接納這樣的請求嗎?剛剛上任的眾議院議長江森Mike Johnson 昨天指出,他會在本星期提出議案只包含對以色列的支援,拜登其他的多數要求都會暫時擱置一邊。這表示在新一輪的預算案談判中,國會跟白宮有新一輪對立。

較早時,江森提出他心目中的支援以色列的金額為145億美元,比拜登建議的稍高。此外他還提議,任何一項新的開支,都必須從其他開支中找出節省抵銷,而不是無節制的超支。

另一邊,多位共和黨參議員也在拜登的電視演說後提出議案,要將對以色列的援助款項跟烏克蘭援助議案脫鉤,這些參議員:Roger Marshall,Ted Cruz,JD Vance,Mike Lee 的議案中,提供以色列143億美元援助。共和黨議員表示,他們不是反對繼續對烏克蘭援助,只是希望知道這些錢的去處。自從烏克蘭戰爭發生一年半以來,美國已經提供烏克蘭超過一千億美元,但是戰爭的進展不令人滿意,而且烏克蘭沒有帳目上的交代。幾個月前烏克蘭開除了六位國防部副部長,理由都是貪汙,而美國對於這些貪汙細節也毫無興趣知道。

 

10/30/2023星期一

見到全世界各地的街頭示威抗議群眾,那些發生在中東國家的不必說,即使是在紐約,倫敦,巴黎,羅馬,馬德里等地的示威群眾,還有美國幾十個大學校園中的學生示威著,一大半都是中東族裔的面孔,這些都是西方國家過去幾十年大量廣收中東穆斯林移民的後果。但是今天如果講族裔跟移民的關係,立即會被冠上種族主義的大帽子,甚至白人至上的大帽子扣上來。這也是近半個世紀來的文明洗腦的後果。(下左是上星期紐約曼哈頓出現的支持哈瑪斯大遊行,下圖右是紐約布魯克林支持哈瑪斯的Flood Brooklyn for Gaza 遊行隊伍)

 

 

 

 

 

 

 

 

「種甚麼樣的樹,結甚麼樣的果」,現在這些政策跟教育都孵出果實。

在美國,只有共和黨人站出來凸顯這事實,並且建議及時改弦易轍:

十月七日哈瑪斯大屠殺事件後一星期,威斯康辛州的Tom Tiffany跟田納西州的Andy Ogles 兩名共和黨眾議員進行提案,禁止拜登政府接收這次衝突中製造的巴勒斯坦難民,以維護美國安全;

之後有民主黨議員陸續呼籲拜登政府接收此次衝突中產生的加薩難民,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Marco Rubio 立即宣布,他將草擬議案強迫拜登政府取消「同情及支持恐怖行為」的外國簽證;共和黨阿肯色州參議員Tom Cotton 也督促國土安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驅逐所有的哈瑪斯支持者出境。

另外有兩名共和黨眾議員(印地安納州的Jim Banks及南卡羅萊納州的Jeff Duncan)致函國土安全部長Mayorkas,要求他立即驅逐那些參與支持恐怖行為的,持外國簽證的學生出境,同時關閉邊界,阻止恐怖份子及其支持者闖關;

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上星期下令各大學關閉所有的「巴勒斯坦學生會」,要他們立即解散,同時切斷對類似的學生組織的所有財政資助;

前總統川普兩周前就在群眾大會中表示,會禁止哈瑪斯支持者入境,同持驅逐持外國簽證的哈瑪斯支持者。他還會對那些包庇恐怖組織國家來的人實施旅遊禁令。

川普又在星期六對「共和黨猶太人聯會」的演說中說,如果他當選,會驅逐所有的持外國簽證的、支持哈瑪斯的示威者出境。他說:我當選後會找到你們,一個個驅逐出去。他還說,他會讓十月七日的事件永遠不再發生。

其他的共和黨2024 年總統提名候選人也都一一做了類似的承諾。

但是可以想見,媒體對於共和黨人的這些表態明的暗的都提出反駁。CNN 及路透社等的報導都說,川普的想法跟做法屆時都無法通過法院的挑戰,還提醒大家,川普以前也提出過類似的旅遊禁令,都受到法律挑戰。又說過去巴斯坦人移民到美國的非常少,只有幾百人,似乎是說共和黨是庸人自擾。這些媒體卻不去分析,紐約、巴黎、倫敦街頭為什麼有那樣多哈瑪斯支持者?為什麼一夜之間這些城市可以聚集幾千,幾萬的哈瑪斯支持者?哈瑪斯不是英美等國公認的恐怖組織?

事實是,今天民主黨內存在極大的哈瑪斯力量,不要說 AOC 領導的 the Squad,他們公然參與支持哈瑪斯示威,公然叫囂拜登的以色列政策不受支持,公然叫囂要美國立即取消對以色列的軍事援助。根據民調,今天在美國八成以上民眾在以巴衝突中支持以色列,只有不到兩成支持哈瑪斯,但是在民主黨內,不到55% 支持以色列,45% 以上支持哈瑪斯或是巴勒斯坦。這是一個讓民主黨嚴重分裂的議題,這將會大大影響拜登的以色列政策,加上媒體的立場甚至偏激過民主黨,未來發展極需注意。

 

10/29/2023星期日

每天問自己好幾回:怎麼會這樣?問了不知多少次,還是沒有答案。

二戰前發生人類歷史上最慘絕人寰的一樁悲劇,德國納粹殺死了五百萬猶太人,以及至少一百萬波蘭人,西方世界一拖再拖,終於忍不住發動了一場世界大戰,之後大家發誓:永遠不再。之後聯合國為了讓猶太人有個「家」,在巴勒斯坦畫了一小塊地方給他們做家。

五百萬人要花多少時間殺死?他們在集中營被剝光衣服,剃光頭髮,送到大房間去沖涼,之後放毒氣毒死。剃下的頭髮以噸計,剝下的金牙都被融化做成金條。戰後有48 個牙醫因為參與剝金牙的行動受到審訊。至於剪下的女人頭髮都被送到工廠做繩索,或是其他軍事用途。

事隔75 年,現在有人公然殺到猶太人的家裡,男男女女都殺了,連嬰兒都砍頭。有的全家被殺死,逃走的就追殺,逃不走的全部燒死,將半裸的女死者被放在卡車上遊街,匪徒還用死者的手機拍攝殺戮過程,之後放到死者的網頁上,…總共死了一千四百人,另外還綁架了兩百多人做談判籌碼…這些都是公然的戰爭罪行。

但是第二天,只聽到很少的聲討聲音,卻見到全世界各地出現了數以萬計的反以色列示威,他們假借為了阻止更多巴勒斯坦無辜者受害,要以色列停火。這是要以色列人第二次遭到屠殺,卻不可以還手。

說到以色列被分配到的國土,只有兩萬平方公里,差不多台灣(3.6萬平方公里) 的一半,還要在巴勒斯坦人的夾縫中生存。但是以色列在1948 年(幾經艱辛)剛剛立國,四周圍的阿拉伯國家:埃及,約旦,黎巴嫩,敘利亞等就連同巴勒斯坦人攻擊境內的猶太人,之後的攻擊行動從未停止,其中1967 年拉拉伯國家更發動聯軍,計畫一舉殲滅以色列。幸而以色列早有準備,六天之內擊敗聯軍。之後才軍事佔領了埃及的加薩地帶,約旦的西岸地區,以阻止再有攻擊行動。這兩個地區都是巴勒斯坦人的聚居區,亦即巴勒斯坦的「國土」。即使將這兩個地區算進去,總面積也不過三萬平方公里。

但是之後我們都見到,阿拉伯國家及境內的巴勒斯坦人從未停止攻擊以色列,只是有見以色列強大的軍隊(全國皆兵,包括女兵),才沒有得逞。由於國際壓力,以色列在2005 年撤出加薩地帶,但是一年後加薩的巴勒斯坦人就選出哈瑪斯為執政府,之後公然暴力對付以色列就未停止過。而且大家目睹,加薩的巴勒斯坦人在地下建了像蜘蛛網一樣的隧道,目的就是進攻以色列,及逃避追捕。事實是,哈瑪斯政權從未掩飾他們的目標就是消滅以色列,消滅猶太人。十月七日的殘暴殺戮還不是最佳證據嗎?這樣的手法跟納粹有甚麼分別?

見到各地示威的大字標語,說以色列的轟炸是戰爭罪行,卻沒有人提到哈瑪斯到猶太人家裡去趕盡殺絕,以及當街綁架人質。還說以色列是對巴勒斯坦人進行種族絕滅,要說種族絕滅,哈瑪斯殺戮猶太人的手法才是種族絕滅。他們另一個口號是From the River to the Sea,這句話是要將以色列從約旦河到地中海之間趕出去,就是指整個以色列國土及九百萬猶太人都消滅掉。這已經不再只是「解放巴勒斯坦」,這是要讓以色列消失,這才是種族絕滅。(下左:昨天出現在巴黎街頭的反以色列群眾,右圖,羅馬街頭的反以色列標語。)

 

 

 

 

 

 

以色列的國土當初是聯合國策畫的,批准的,但是今天聯合國卻是領頭支持哈瑪斯政權的機構,這等於是要否決自己在1947 年給以色列立國的議案。聯合國大會剛在星期五通過了一項呼籲以色列停火的議案,結果以120 對14 票的大比數通過。議案中對於哈瑪斯十月七日的屠殺行為一字不提。14 個反對國家是美國,奧地利,克羅西亞,捷克,斐濟,瓜地馬拉,匈牙利,以色列,馬歇爾群島,Micronesia,Nauru,Papua,巴布亞新幾內亞,巴拉圭,東加。從這份名單可以見到,今天國際上願意為原則挺身而出的國家真的鳳毛麟角。

此外有45 個國家棄權,令人意外的是,英國,加拿大,南韓,日本,澳洲,義大利,希臘,丹麥,瑞典,芬蘭,印度,烏克蘭這些國家都棄權,而法國,西班牙等更表示支持。

(見到媒體為加拿大,英國,印度等國解釋,他們棄權是因為議案中沒有譴責恐怖行為的字眼,而加拿大提出的修正案包含了譴責字眼的沒有通過。這不是合理的解釋,這是削足適履的強詞奪理。)

這是一份令人唏噓的名單,讓我想起七十年代,聯合國每一年都投票是否支持讓中共進入聯合國,取代(台灣的)中華民國。那時也是只有美國一個大國,跟十幾個小國年年支持台灣,之後支持國家越來越少,希望這次不會再發生類似的情形。因為這等於只要政治立場正確(站對了邊),就可以「批准」政府下令屠殺無辜人民,等於批准種族絕滅行為。

今天見到以色列境內也有要求軍方停火的聲音,原來是那兩百多被綁架的家人出來,要求總理納坦雅胡先拯救人質,再進行軍事行動。問題是,劫持人質的是哈瑪斯,為什麼不去要求哈瑪斯放人?那不是更簡單,一句話就可以放人。難道大家都怕壞人?要知道,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要求哈瑪斯放人,他敢不放嗎?而且你今天不消滅哈瑪斯,他明天還會到你家殺你,綁架你。

到現在,全世界街頭的壓力都放在以色列身上,沒有人對哈瑪斯施壓。這所以哈瑪斯政權可以繼續使用謊言,宣傳,影響全世界,更可以繼續消滅以色列,消滅猶太人。哈瑪斯的衛生部每天發布死亡人數,沒有人可以查證。所以今天他說他們有八千人遇害了,於是全世界怒吼:他們死了八千人,你們只死了一千四百。還要死多少你們才滿意?

保守估計二戰死了五千萬人,這都因為開始時,大家不想干預納粹。如果每一個人都看清楚黑白,是非,可以少死多少人?

見到一次又一次的人類自取滅亡行為,只因為一些不可以解釋的仇恨,一些掩飾不了的野心,以及無數的愚民。今天的人類讓人失望。

 

10/28/2023星期六

美國前任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 今天宣布退出共和黨2024 年初選競爭,他在拉斯維加斯共和黨舉辦的「共和黨猶太人聯會」(RJC) 中做此宣布,他自己說原因是「這不是我的時機」。事實是,他的競選運動一直沒能有起色,最近幾次的黨內民調,他都在第四、五位以下,甚至跟前新澤西州州長Chris Christie 並列,而且籌款方面也落後在幾位熱門候選人後面,到目前他甚至無法達到參加第三次辯論的門檻。對於一位前任副總統,是很沒面子的事。(下:今日宣布退出初選角逐的彭思。)

 

 

 

 

 

 

彭思的退出,對於領頭候選人川普是好消息,因為幾位攻擊他最力的候選人都節節敗退。目前足以跟他對抗的只剩下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以及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但他們的支持率也都在10% 左右。

前此已經有四位候選人退出,不過他們都是支持率不及1% 的輕量級候選人,包括:前任眾議員Will Herd,佛羅里達一位市長Francis Suarez,富商Perry Johnson,以及加州電台主持人Larry Elder。

反觀民主黨那邊,雖然黨內全力支持現任總統拜登,但是內部暗潮洶湧。首先有極左獨立候選人Cornel West,在今年六月宣布以第三黨人民黨People's Party 身分角逐總統,之後宣布以獨立身分參選。他是極左(黑人)理論家,如果他能獲得任何選票,應當都是由民主黨那裏分過去的。

之後是68歲的小羅伯甘迺迪Robert Kennedy Jr.,他是約翰甘迺迪弟弟羅伯甘迺迪的兒子,原本要在黨內爭取提名,但遭到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封殺,不給他機會,甚至拒絕將他的名字放到候選人名單,停止舉辦候選人辯論,所有主流媒體都封殺他的新聞,於是他在本月九日宣布以獨立身分參選2024 年總統。他也是民主黨內左派立場,照理說他也可能從民主黨那裡分薄票源。因為主流媒體都拒絕訪問他,剩下只有保守派媒體給他訪問機會,因此主媒分析,認為部分共和黨人會投票給他,分薄共和黨票源,這也是民主黨的「夢囈」,是否如此就要到時候看了。(下圖左起:Cornel West,Robert Kennedy Jr,Dean Phillips,及加州州長紐森。)

 

 

 

 

 

 

雖然民主黨內對拜登重重保護,阻止任何人跟他競爭,但是拜登的民調節節下降,國民對他的老邁也越來越擔憂,目前已經有一位明尼蘇達州選出的民主黨眾議員Dean Phillips 正式宣布角逐初選提名,這表示是要向拜登挑戰。他說:「雖然拜登任內貢獻很大,但是民主黨需要向前看。」

據說54歲的Phillips 在宣布之前,已經向多位民主黨州長發出呼籲,希望他們出來參與初選,但因為得不到迴響,才自己宣布出馬。

其中一位躍躍欲試,蓄勢待發的民主黨州長雖然沒有宣布參選,卻以行動表示了隨時可以遞補拜登的「遺缺」。這位就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一般預料如果拜登因為任何原因無法出賽,繼任人極可能是紐森,但他又不願意打破民主黨的團結,因此只能以一連串小動作顯示出來。最近的一次就是以氣候變化及電動車為藉口前往中國大陸訪問了一個星期。而且他以州長身分還獲得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接見,還見到多位中央級的官員,每到一處都是紅地毯。過去幾個月,美國的多位部長必須低聲下氣的哀求,才獲得訪華機會,更難得跟同樣地位的官員平起平坐,而紐森獲得的待遇超人一等,讓人意味到,勢利眼的中共也意識到這位意氣風發的州長極有可能問鼎白宮,這時不押寶又待幾時。

所以共和黨那邊是熱熱鬧鬧的群雄爭霸,民主黨那邊就是情勢渾沌的暗潮洶湧。各有看頭。

 

10/28/2023星期六

經過三個星期的「備戰」,以色列的陸軍終於進入到加薩境內。以色列國防部長Yoav Gallant 今晨宣布,這次的戰爭進入新的階段。他在聲明中說,一夜間以色列部隊攻擊了加薩北部的150 地下目標,殺死了不少哈瑪斯恐怖份子,也破壞了不少哈瑪斯的地下設施。(下:以色列坦克大舉進入加薩地帶。)

 

 

 

 

 

 

 

此外以色列軍方IDF 說,哈瑪斯的空軍部隊領袖也已被殺死。不過軍方強調,這次的戰役可能持續好幾個星期,甚至好幾個月。

IDF 的幕僚長Herzi Halevi 今日在一項視頻宣布中指出,以色列部隊目前在加薩全境展開行動,並有空中的精準的火力支援。他重申,以色列的目標沒有改變,一是全面瓦解哈瑪斯恐怖組織的軍事設施及攻擊能力,以及救出230 名被哈瑪斯恐怖份子劫持的人質。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也在今日的記者會中鄭重表示,這是以色列的第二次獨立戰爭,不會鬆懈。(下:以色列總理在今日的記者會。)

 

 

 

 

 

以色列地面部隊延遲了三個星期才進入哈瑪斯的陣地加薩地帶,最初的說法是要等待以談判方式,讓人質都獲救之後才行動。之後有報導說,美國要求以色列暫緩行動,是要等美國軍方有全面準備,能夠保護美國在中東軍事基地人員的安全。目前美國在伊拉克,敘利亞,科威特,約旦,沙地阿拉伯,及阿拉伯酋長國都有軍事基地。據說美國需要時間將十多個空防系統安置好。

美國沒有證實這說法,表面上強調以色列的軍事決定都是以色列單方面的決定,不過白宮也多次強調以色列必須尊重國際戰爭規定,重視加薩地帶居民的安全,確保加薩地區有充分的食物及醫療供應等等條件。

到目前美國除了加派兩艘有飛彈發射能力的航空母艦到射程以內的中東海岸地區,同時在星期四已派出兩架F-16向敘利亞東部兩個軍事基地發射了多枚飛彈作為報復。原因是,這兩處基地在伊朗革命衛隊的運作下,過去一個多星期內,向美國在伊拉克及敘利亞的軍事基地發射了19次火箭襲擊,導致21 名美軍受了輕傷,其中一名外包工人則在事件中死於心臟病。

美國基地受到空襲的事件,美方最初沒有報導,遲了數日之後才因為媒體質疑而公布,至於採取軍事行動報復,也是在白宮記者會中受到Fox News 等媒體的質問之後才在星期四晚上行動。

由於多數媒體都是質問白宮對於以色列的軍事行動是否設下「紅線」,也就是監督以色列軍方是否有違反人道的行動,白宮發言人柯比將軍John Kirby 說,美國沒有設下紅線,不過會繼續以對話方式,了解以色列進行軍事行動的方式。並強調,美國會繼續關注加薩地帶的人道努力,讓更多物資補助進入加薩地帶。

IDF 發言人Daniel Hagari 在昨天的記者會中列舉證據,證明哈瑪斯將自己的指揮總部及軍事總部,都設在加薩的幾間大醫院的地下,其中加薩最大的醫院Shifa 地下有四層樓,就是哈瑪斯最主要的指揮中心所在,也是武器囤積所在。IDF 發言說,他們有證據在十月七日的大屠殺之後,數以百計的哈瑪斯恐怖份子都躲藏在這醫院中,

此外哈瑪斯在加薩的地下隧道四通八達,其出入口也都設在民居及醫院中,這樣的作法增加了以色列攻擊行動的極大困難。而且哈瑪斯的火箭攻擊持續的向以色列的住宅區發射,以色列若不是有精準的防衛系統Iron Dome 可以抵擋,傷亡數字必定可觀。

除了加薩地帶,以色列也遭受到北部黎巴嫩境內真主黨Hezbollah 的襲擊,這個受到伊朗政府支持及培植的組織今日上午針對以色列北面多個社區發射火箭,每一次都受到以色列還擊,以軍火攻擊對方的發射基地。據稱真主黨今日攻擊的程度沒有預計的猛烈,因為過去幾日以色列多次向伊朗放話,如果讓真主黨參與戰爭,將會不留情地反擊。

今日全世界各地都有新一波的示威行動,要求以色列終止軍事行動,包括聯合國,以及國際衛生組織 WHO 都以人道理由要以色列停火,這些都未必是巴勒斯坦的支持者,而是國際左派勢力發動的壓制以色列的呼聲。剛剛見到報導,國際左派大鱷索羅斯 George Soros (猶太人) 自從2016 年向幾十個支持巴勒斯坦及哈瑪斯的組織,捐贈了1,500 萬美元,資助他們上街遊行,或是針對以色列的破壞行為。所以那些上街示威的不是別有用心,就是被利用的無知愚民。

 

10/27/2023星期五

見到一則不為人注意的新聞,美國南方維吉尼亞州Charlottesville 一座南北戰爭時期南方著名將軍Robert E. Lee 的鍍金銅像,昨天在一項祕密的儀式中,被溶解了,就是要這銅像永久消失。

Charlottesville 就是2017 年在川普任內發生的,右派居民誓死護衛這座銅像的行動,被左派集團到場挑釁,雙方發生爭鬥,之後川普說了一句「雙方都有好人」就被解讀為維護納粹,推崇白人至上主義,之後被民主黨及左派媒體利用,作為攻擊川普及保守派的「至高罪狀」。現在更用來做藉口,要將Lee 將軍的銅像都損毀,永久消失。(下圖是維吉尼亞州的李將軍銅像,在2021 年的事故發生後就已經被移走。)

 

 

 

 

 

 

看到左派的新聞稿,說要將這座銅像改造成為一座「象徵包容」的藝術品,可以驕傲的在Charlottesville 重新展示。目前正在廣徵意見,徵求民眾提出建議。華盛頓郵報用的字眼是:避免「這座象徵白人至上主義的,有毒的廢物」傳到其他城市,所以才要焚毀再造。

這就是在改寫歷史,李將軍是南北戰爭時期最受尊崇的南方將軍,他的形象在南方無人出其右。不論是文學,音樂,藝術,都有一定的地位。但是今天的美國左派利用每一件大大小小的種族衝突,製造「所有的歷史人物都是種族主義者」的謊言,企圖打倒所有的歷史英雄人物。(記得嗎?那個奉獻一生幸福,曾經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到非洲為黑人建造醫院的人道學家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他也被後來的左派打成種族主義者。還有誰能倖免?)

目前在美國,不少的李將軍銅像都被破壞,收藏,但是今天在南方,還有幾十間學校,上百條道路、縣市是以他命名,證明了他的名聲不是虛有。記得以前看過的文藝小說,不知有多少人是以他的名字命名,那些叫做Lee,Leigh的,甚至就叫做Robert E. Lee 的都不少。但是今天,左派就會製造一些莫須有的罪名,要將歷史英雄人物都消除,這不是矯正歷史,這是紅衛兵式的破四舊,要打倒他們看不順眼的所有舊傳統,舊秩序。

最近去過美國南方的亞特蘭大Atlanta,被迫參觀了一座跟喬治亞州歷史有關的博物館,裡面說的全是攻擊「南北戰爭」中的南方,說南方打這場仗輸得很慘,所以事後製造了很多謊言,說他們有很多正當的理由打這場仗。還說,南方製造這些謊言都是要為後來實施種族隔離找藉口。又說,不要相信是林肯解放黑奴,事實是有幾十萬黑奴參與了破壞行動,破壞南方的武器,做北方的探子,才讓北方贏的。還說,黑奴真正被解放,是在戰後兩年通過的13 修正案,與林肯無關。這些全部是強詞奪理,到處是漏洞。即使是修正案,也是當時的白人議會通過的。大家見了今天美國的黑白衝突,會更明白今天的歷史跟事實越來越遠。

事實是,當時在北方沒有黑人,更沒有黑奴,因此藉口解放黑奴,事實是要南方完全被他們同化,接受他們的經濟模式。就像今天,那些藍色的州每天都在洗腦下一代,要紅色州的居民接受他們的所有思想:男人跟女人沒有界線(男人也可以生孩子);私有財物不在法律保障範圍,商店打劫行為受到司法保護;大開邊界,讓全世界的人自由進來接受福利;宗教(特別是基督教)是腐敗的傳統,必須清除或是改革;沒有好人壞人的分別,好的說成壞的,貪汙腐敗的打壓那些清廉的…數都數不清。

其實除了李將軍的銅像,其他如美國國父華盛頓的銅像,憲法起草人之一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林肯的銅像都被汙損,破壞。加拿大的立國者麥唐諾John A. Macdonald,還有第一個發現美洲的歐洲人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這些人全部是因為今天的左派編派的罪名,其中大部分是謊言,就要打倒他們的歷史地位,這些已經不再是為歷史正名,而是藉機打倒西方文明,將西方世界來一個翻天覆地的破壞,再依照他們的信念來重建。

今天的美國跟19 世紀美國南北戰爭前的局面非常相似,左右雙方的歧見差異無比的巨大,已經到了無可復合的地步。一星期前美國一項民調顯示,52% 的民主黨人認為,共和黨是美國最大的威脅,47% 的共和黨人認為民主黨是美國最大威脅。你說在這情況下,美國能避免一場戰爭嗎?而我們都知道,左派是最會宣傳的,到時候,他們必定會發明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作為戰爭藉口。紅色州就是有十個李將軍都不夠用。

 

10/26/2023星期四

昨天才說,拜登在記者會中說了一句公道話,指出巴勒斯坦那邊的傷亡數字都不可信,因為都是透過哈瑪斯政權發布的數字。當時還以為是公共電視台PBS 的極端記者才會這樣發問。今天先後聽過了國務院,白宮跟國防部的記者會,結果發現不斷的有美國記者質疑拜登這句話,他們不斷的要這三個部門的發言人澄清:如果你們不相信哈瑪斯宣布的數字,難道說你們不相信已經有幾千人死了?如果你們不相信那些數字,可以說出究竟有多少人死了?一千?還是幾千?

連著聽了幾天的記者會,已經可以肯定,美國(跟西方)的媒體對於這一次的戰爭,不僅不可能公正報導,西方媒體甚至已經成為哈瑪斯的傳聲筒。

今天這三個機構的記者會中,另一個被不斷問到的問題是:拜登政府有沒有督促以色列軍方,盡量不要傷及平民?有沒有督促以色列軍方,遵守戰爭的規則?你認為以色列有遵循戰爭的規則嗎?

還有媒體質問這幾位發言人,說以色列軍方IDF 阻止/干擾記者採訪,要他們解釋及證實是否發生過。紐約時報也刊出專文,說以色列記者都不敢「照實報導」,擔心受到軍方的報復。似乎只有譴責以色列的報導,才是正確的報導。

到目前,美國白宮,國務院等還沒有受到這些媒體的問題及報導影響,但是我們都記得越戰時期,一場本來可以贏的戰爭,就在媒體長期的,不斷的造謠,誤導下,硬是製造了反戰風潮,最後倉皇撤走。

其實這場戰爭目前有很多報導的角度,但都被媒體忽視。好像說,加薩的居民(包括美國居民)要撤離,但是通往埃及的南面邊界被哈瑪斯控制,根本不准他們出境,甚至向強搶出境的人掃射。事實是,不管過去發生多少次戰事,以色列周邊的阿拉伯國家,全部沒有接收一個巴勒斯坦難民,他們都要巴勒斯坦人留在境內做砲灰。這一次早在十月七日的哈瑪斯屠殺行動之後,約旦跟埃及就第一時間表示,他們不會接收一名巴勒斯坦難民,媒體從來沒有質疑過這樣的決定。反而是以色列收容了不少巴勒斯坦人到境內居住,給他們憲法保障的人權。

而且誰都知道,哈瑪斯多年來都用居民做人盾,阻止他們遷走,哈瑪斯甚至將他們的總部,及指揮部門都設立在醫院內,或是地下室,讓以色列無法攻擊,這些都是媒體避免提到的。

盡管以色列軍方面對這樣多的限制,在昨晚進行了兩個多星期來最大規模的攻擊行動,在過去24 小時在加薩境內發射250 枚飛彈,炸毀了多個哈瑪斯的指揮部門,及軍火庫。此外還在加薩北面用精準的轟炸方式,擊斃了哈瑪斯三名高階層的領導,他們都是有份參與十月七日在加薩謀殺以色列人的重要策劃者。但是以色列因為受到重重限制,到現在沒有採取地面行動。不過相信這行動很快就會展開,而且將是規模龐大的軍事行動。

 

10/26/2023星期四

過去多年來我們都見到,西方左派發明了仇恨罪案 hate crimes 的名詞,同樣的罪行,如果對象是特殊族群,族裔,都罪加三等。這些包括在牆上塗鴉,口出惡言,攻擊,殺人等等。後來發現,這些所謂的「仇恨罪行」似乎都只針對右派團體,保守派團體。所有支持川普的群眾都曾經被冠上極端,納粹,白人至上的帽子,稍微有行動就是仇恨行動。最著名的例子是2017 年一群保守派為了保衛內戰時南方將軍Robert E. Lee 的銅像不被拆毀,發動示威,而左翼團體就前去挑釁,引發衝突,事後川普只不過說了一句「兩邊都有好人」,之後好多年就被攻擊是「捍衛納粹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拜登還說謊說,這次事件是他出來競選總統的原因,要對付白人至上仇恨行為。

好像川普在新冠肺炎期間,宣稱他(經由情報資料得到的消息),這病毒是武漢研究所洩露出來的,立即就指責他是宣傳仇恨言論,之後美國只要有一個華人受到欺負,都是川普做下的仇恨罪行。另外好像剛剛在本月初,川普在九月份的一次訪問中說,南面非法入境的migrants 等於是「汙染我們國家血液的毒素」,立即被MSNBC 的主持人Medhi Hasan 扣上「翻炒希特勒言論」的納粹,是最嚴重的仇恨罪行。這些例子舉之不盡。

但是僅僅幾個星期後,全美國及西方,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到街頭支持哈瑪斯兇殘謀殺1,400 以色列猶太人的行動,不僅沒有當作仇恨罪行,並說這樣的兇殺有理,哈瑪斯是烈士,他們也都沒有被冠上納粹的標誌,反而見到巨大的標語,說以色列轟炸加薩的行為是納粹。這些名詞,這些定義全都是他們單方面規定,你們沒得辯駁。

過去兩星期,各大城市都見到巴勒斯坦的旗幟標楊,支持哈瑪斯,反對以色列,甚至針對猶太人的標語到處出現。在紐約,最多猶太人聚居的西方大城市,猶太教會警告猶太人不要到類似布魯克林的地區,因為當地正在舉行Flood Brooklyn for Gaza的行動。另外在昨天,紐約私立Cooper Union 大學一群猶太學生為了躲避一大群高舉巴勒斯坦旗幟的學生的追逐,將自己鎖在圖書館內,但是仍然聽見外面的追逐者大力敲門,並對他們高呼Free, free Palestine 的口號。情況持續將近一小時,雖然有學生電召警察,但是警察沒有行動,因為面對鼓譟的學生,認為他們也無法壓制現場。(下圖:紐約布魯克林的Flood Brooklyn for Gaza 示威行動。)

 

 

 

 

 

 

這兩天,在首都華盛頓的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 (GWU) 的圖書館牆壁上,出現極大的用探照燈發出的標語,包括:從河邊到海洋,解放巴勒斯坦!這表示要將以色列國土「從約旦河到地中海之間」消滅掉。還有:撤銷猶太復國主義的投資!歡呼我們的烈士!(哈瑪斯烈士);你們的學費來自加薩滅族行動…等。(下:GWU 圖書館牆上的掃射字幕。)

 

 

 

 

 

 

這些都是百分之百的反猶太anti-Semitism 口號,但是今天在西方街頭,在高等學府校園內響徹雲霄。還有一些口號揭露了這些都是國際左派長期以來發動的滅族行動。這些團體包括一些「猶太人支持停火行動」,利用極少數極左猶太人進行分化,他們叫出的口號是:他們不是反猶太人,而是反對以色列的右翼政府,及軍國主義。但是當哈瑪斯到以色列人家裡去殺死他們時,有問他們是左派還是右派?他們不是一律通殺,連嬰兒都不放過?那才是種族絕滅的仇恨行動。

自從二戰,「納粹」這字眼已經成為黑得不能再黑的標籤,經過這麼多年,每個人都以為自己很了解這字眼的定義,只是現在你可能發現這個字有了顛覆的意思,不再是你心目中的意思了。

 

10/26/2023星期四

紐約高等法院法官安戈隆Arthur Engoron 昨天判罰美國前總統川普一萬元,說他違反了他較早時發出的禁言令,指責他以及一個法院職員立場偏袒。當然這新聞立即又上了全世界媒體的顯著的位置。(下圖左:川普,右圖:法官Engoron。)

 

 

 

 

 

這位法官目前是川普被起訴「貸款及申報保險時,誇大物業價值」案件的主審法官。在未開庭前,安戈隆已經裁決川普有罪,表示他將賠償兩億五千萬元,而且再進行沒有陪審團的審訊,這表示不管川普的律師團隊如何有理,對案件都不會有影響。川普多次指出這位民主黨法官的立場對他歧視,前天並在法院外發言時,重複這句話,而且指出「法庭中跟法官坐在一起的一個人」也是有立場的人。

安戈隆就指責川普再度違反禁令,說他指責法庭職員立場有問題,必須判罰。不過川普就表示,他指的是本案的主要證人,他以前的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 公開承認說謊,立場也是對他不公平的偏見。但是安戈隆說他不相信,說他是指的那位女職員。

一星期前,這同一個法官已經罰了川普五千元,說他在網上指責這名女職員跟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有不正常關係,而且基本上對他仇視。當時安戈隆就下令川普從網路上刪除那段文字,但安戈隆後來發現,川普只刪除了網路上的條文,然而在他的競選文宣中仍然存在,所以判罰五千元。較早時並威脅,如果再度違反禁令可能讓他坐牢。

現在情況是,紐約州司法廳長 Letitia James 在2018 年競選時,就以「將川普下獄」作為競選口號,之後花了好多年時間,翻查川普家族公司過去幾十年的稅表都找不出證據,現在用他申請貸款時誇大物業價值作為罪狀,還禁止川普申訴他們都是民主黨人,你說這是甚麼司法制度?(下圖:川普跟律師出席紐約法庭的審訊,右邊是Alina Habba。)

 

 

 

 

 

 

現在安戈隆對川普進行司法鎮壓,每天都讓那名女職員坐在自己身邊,這是在法院中非常不尋常的現象,川普的律師Alina Habba 曾經正式提出抗議,她說,這位女職員經常在他們說話時翻白眼,非常不專業,但是安戈隆回答說:這位職員是我的主要助理,跟我非常接近。最後說:「我很重視我的手下的意見,這是我做事的方法,而且我是做最後決定的人。」最後堅持罰款。

我相信這些細節主流媒體都沒有報導,聽見他們的報導都是:川普違反禁令,不僅犯法而且又隨便說話,誹謗他人等等,甚至聽到說,他再違反禁令就會入獄。

我們每天都見到美國(跟西方的)媒體編派川普的罪狀,其中99% 是無中生有,但是當川普指出再明確不過的事實,就要禁止他說話,甚至罰款。難道他說那些都是民主黨人,全心全意要阻止他當選的話是說錯了嗎?還有,如果那個法院女職員跟休莫真的沒有私情,難道他們不會控告川普誹謗?現在是只許他們造謠,卻不容許川普說出事實。

 

10/25/2023星期三

今天看了拜登跟澳洲總理Anthony Albanese 一同舉行的記者會,聽到美國公共電視台PBS 一個女記者的問題,忍不住要搖頭嘆息這些美國記者立場如此極端偏袒 (違反專業),卻毫不自知,在全世界人面前揭露了自己的無知跟惡毒。

這位女記者 Laura Barron-Lopez (下圖) 的第一個問題是:眾議院剛剛選出了一位共和黨議長Mike Johnson,他在2020 年大選後散布選舉不合法的陰謀論,請問你是否擔心如果你在2024 年當選,會被他(出面)否決你的當選?

 

 

 

 

 

你說這是甚麼問題?這是要在事情還未發生前就給江森治罪了。這是極端民主黨人對於江森當選之後迫不及待的發出的負面抹黑行動。這是史無前例的媒體人在全世界面前丟臉。

她的第二個問題是:自從哈瑪斯殺害以色列1,400 人,十八天來以色列轟炸加薩已經造成六千人死亡,包括2,700 兒童,你是否擔心(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忽視你的建議,要他盡量減少平民死傷?

這問題又是極端的偏頗。她這是要以色列人被大舉屠殺後不要報復。幸好拜登說了幾句公道話,說這六千人的數字是哈瑪斯當局說出來的,不能全信。叫她小心不要隨便對比雙方的死傷數字。

我說過很多次,自從十月七日,哈瑪斯就每天拋出成百上千的死傷數字。只有白癡媒體才會照單接收。而且,以色列的行動並非只是為了報復,而是要清除哈瑪斯的恐怖勢力,以及他們散佈在四處的恐怖戰士,如果不一舉殲滅,十月七日的事件會持續發生。因為哈瑪斯公開宣稱要消滅以色列。

這位記者的問題也顯示了,美國高高在上的新聞界與一般民眾的想法相差多大。今天在美國多項民意調查,都證明七八成以上民眾強烈支持以色列,支持哈瑪斯的都不到三成,甚至在兩成以下,然而這些媒體人卻一面倒的支持哈瑪斯,是誰授權他們每天疲勞轟炸強壓他們的思想給一般老百姓的?

最近一項民調顯示,美國有84% 的人支持以色列,以及美國支援以色列,只有16% 的人支持哈瑪斯。但是在18-24 歲族群中,支持以色列的只有52%,支持哈瑪斯的有48%,與全國民眾有一大段差別。但是你看這些媒體的報導,卻比大學校園還要左傾。

美國的媒體人只是一小撮的特殊職業群體,他們不必被選舉,也不向任何人問責,卻操控了全國九成輿論。這問題不僅極端不公平,也嚴重影響世界和平。

我知道不是很多人看PBS 電視台,如果你見到PBS 有些節目是你喜歡的,好像好的歌劇,古典老歌,都會見到他們出來要求捐款,千萬不要捐錢給他們,這間電視台毫不掩飾的極端左傾。如果你有閒錢,請捐款給保守派政黨,絕對值得。特別在加拿大,每捐出一百元可以在報稅時退回75 元(不是按百分比退錢,而是實質的退款)。常常有人問我,可以做些甚麼?除了投票之外,就是捐款,這是百分百的有幫助。

 

10/25/2023星期三

共和黨終於選出了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眾議院議長候選人,並獲得黨內議員支持,在付缺三個多星期之後,美國眾議院在今日投票中,以完美無缺的票數220-209,推舉路易斯安那州的江森Mike Johnson為議長,共和黨沒有一票跑票。最近看了那麼多次的議長選舉投票,難得的出現一次兩黨壁壘分明,都沒有跑票或是頭缺席票。(民主黨照例是推選他們的眾議院黨領Hakeem Jeffries。)

這是共和黨幾經困難才選出的議長,江森所以這樣遲才出現,因為他並非黨內高層,沒有官職(只是眾議院共和黨會議副主席)。然而卻得到溫和派及右派的支持,昨晚當黨內會議局遴選出他為候選人時,前總統川普也第一時間發表談話及網路文字,說:他是絕頂人選 spectacular,非常好,我們很高興(他出線)。又說江森很受歡迎,聰明,靈敏。他會非常好fantastic。並要共和黨盡快做好這件事。(下圖是江森在昨晚被推選為候選人時,已經獲得全體支持。)

 

 

 

 

 

 

 

共和黨眾院領袖Steve Scalise斯卡里斯也稱讚江森是一個「誠實的,勤勞的,有原則的人」,認為他會得到一致的支持。

共和黨會議局是在昨晚投票中,在江森以及佛羅里達州的Byron Donalds 中選出江森為候選人。他們是星期一九名候選人中排名的第二及第三位的候選人。原來排名第一的(黨鞭) Tom Emmer 艾默在被提名後四小時,就發現票數不足而退出。在此之前(多數黨領袖)斯卡里斯也因為自認票數不足而退出,而黨內的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  則是在投票三次後票數都不足,被取消候選資格。

51 歲的江森是消防員之子,從政前是律師,從政經驗很短,2015 年才獲選路易斯安那州眾議員,兩年後參選聯邦眾議員當選,目前只是第二屆任期。不過他在2020 年大選後支持川普,是聯署支持川普挑戰該屆大選在四個州結果的100 名眾議員之一。

江森在今日的當選後演說中,強調國會的信條In God We Trust,宣稱是在冷戰時期的1964 年才擺上去,對比共黨國家「沒有宗教信仰」,也是美國的與眾不同。此外他強調要積極對付邊界問題,毒品問題,對付通貨膨脹,以及強調個人自由,小政府的原則。說到國際事務,強調美國要以實力達至和平,有強大的美國,世界才有和平。此外他是虔誠基督徒,反對無節制的墮胎法律。

聽到主媒已經將他貼上標籤,說他是跟川普同一年當選,他認識的共和黨就是川普共和黨。民主黨亦已在第一時間發出宣傳稿,指出江森曾經挑戰2020 年選舉結果,說他是典型的election denial 「否認選舉結果」一派。

原任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是在本月三日在一次罷免投票中,因為八名共和黨議員倒戈而下台。只出任議長八個多月。他是因為被指控在這次的預算案協議中,過分與民主黨妥協而引起不滿。事實是他在今年一月的選舉中就經過五天15次的投票才當選,而當時就埋下了倒台的種子,當時反對他最力的佛羅里達州議員Matt Gaetz 就提出議案,只要一個議員提出罷免議案,就必須經過投票。現在這一條議案將會被推翻,以免再有類似的「混亂局面」。

前面說過,華盛頓一句俗話:「近看民主政治議程,就像觀察香腸製作程序,見過了就不敢再吃香腸。」這一次共和黨選舉議長就跟製作香腸一樣,慘不忍睹。不過難得的有個好的結果。證明了民主雖然不是最好的政治制度,卻沒有更好的選擇。

 

10/24/2023星期二

今天有很多川普的法律新聞,聽到主媒的報導都是上氣不接下氣的興奮。首先,在喬治亞州再有一名川普的前任律師決定跟檢控官合作,也就是認罪,做了檢控官的證人(對付川普),同時換得輕判,不用入獄:五年緩刑(守行為),罰款五千元,公開道歉,及做一百小時社區服務。

這位38 歲的女律師Jenna Ellis 在法庭中聲淚俱下的說:她當時倚靠其他人的資料,沒有自己分析,就相信了(2020 年的)選舉有舞弊。而因為她是對媒體的發言人,所以首當其衝。她又說,如果當時知道現在這麼多,她斷然不會那樣說。(下圖:Jenna Ellis 在庭上哭訴)

 

 

 

 

 

 

Ellis 是在川普任期最後加入川普的律師團隊,她也是喬治亞州與川普一同被告的18人中,第三位跟檢控官合作的律師,前面兩位是Ken Chesebro跟Sidney Powell,他們都已經認罪,條件是要做控方證人,指證川普,換取較輕的刑罰,不用入獄,也不用再付律師費。

昨天說過,凡是川普身邊人被控的,除非跟檢控官合作,都要付出數以百萬元計的律師費,最後還要免不了罰巨款,坐牢,被吊銷牌照,甚至宣告破產。

現在大家見到了,檢控官所以要將川普身邊的人都起訴,就是要釣魚,釣他們做官方證人,指證川普。

說選舉有舞弊是「重罪」嗎?需要一網打盡嗎?需要迫使每一個川普的律師到庭上去哭泣嗎?這不是美國,這是共產黨國家,比納粹還不如。

川普的現任律師Steve Sadow 攻擊Ellis 的認罪協議,指責喬治亞州的Fulton County 檢察官Fani Willis 利用這種撒網方式釣魚,說這些被告的起訴書中很多的罪名跟川普一些關係都沒有,但就使用擒賊擒王的作法,給他們機會交換利益。

之後是川普最後一任幕僚長梅道斯Mark Meadows (下圖)。傳言他會轉鈦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今天終於被ABC 電台證實,說他終於作了控方證人,換取豁免一切指控。梅道斯是川普的一月六日起訴案件中的同案被告。據報導,他今年內已經跟司法部的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 見面三次,包括一次是在大陪審團面前,據說他對史密斯說,2020 年大選後,他多次對川普說,所謂選舉有舞弊的說法是沒有基礎的,但是川普繼續說他贏了2020 年大選。報導又說,梅道斯對聯邦調查員說,川普繼續說大選有不規則行為,是不誠實的做法。他說:「很明顯,我們沒有贏。」

 

 

 

 

 

 

我的天,這樣的「證詞」就足以讓川普「入罪」嗎?懷疑大選不公正有罪嗎?

我們都已經有證據,民主黨跟希拉里付出幾十萬元請外國情報員,閉門造車製作假的川普黑材料,轉彎交給媒體跟聯邦調查局,製造一國總統是外國間諜的謠言,而且聯調局在確知這份黑材料是虛構的之後,仍然繼續竊聽、調查一國元首(川普)。這都沒有罪,但是公開表示選舉有舞弊就是大罪?

ABC 記者又瞪大眼睛報導,川普為了保住位置,散布他贏了大選的謠言,迫使身邊的忠實幕僚好像梅道斯幫著他撒謊,維護他的謊言。

那51 名中央情報局前後任局長及高官呢?他們明明知道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是確實的,因為聯調局FBI 已經知道一年多了,仍然簽署公開信,說那電腦是川普跟身邊的策士聯合俄羅斯泡製的陰謀。硬是在大選前三個星期,將一樁歷史上最大醜聞給掩飾了,而且還嫁禍給川普。那還是白紙黑字的謊言,他們都不必負責嗎?

現在很明顯,你跟檢控官合作,指控川普,就可以不用坐牢,減輕處罰;不跟檢控官合作,你就跟川普的第一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Michael Flynn,川普的前任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川普的外交顧問George Papadopoulos,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川普地產公司的CEO Allen Weisselberg(沒有將福利報稅),還有賣枕頭的Mike Lindell 等人一樣,都要傾家蕩產,坐牢,永世不得翻身。

今天還有一個趾高氣揚的前川普律師Michael Cohen在紐約出庭,他是第一個(2018 年) 就跟檢察官合作,換取自己逃稅被輕判。這也是檢控官在川普身邊找出有犯罪紀錄的人,然後威脅他們跟檢控官合作,否則就讓他們被判重刑。Cohen 曾經發誓不願意坐牢,所以最先投降,之後就成為CNN 等電視台的常客(寵兒),每天攻擊川普。

他首先指控川普在2016 年大選期間,付遮醜費給一位色情女星Stormy Daniels,(雖然付遮醜費本身不犯法,但是就被紐約地檢處起訴,說川普在帳簿上沒有從實申報那幾筆開支。)而他今天到紐約法庭,是為川普過分申報自己的物業價值作證。(下圖:Michael Cohen 今日在紐約出庭,以及川普跟Cohen 同時在法庭出現,成為媒體的開心重點。)

 

 

 

 

 

 

Cohen 今天說,川普在企圖購買Buffalo Bills 足球隊時,要他幫著抬高自己的資產價值,雖然多數買家在談判收購時都會誇大自己的物業價值,根本不是一項罪名,但是見到所有媒體都在強調,川普說Cohen是騙子,Cohen 又說川普是慣性騙子,於是大家都很開心,只要有人說川普說謊,他們就達到目的。

今天大家看清楚了,這幾年民主黨的司法機構是怎麼(在媒體幫助下)整肅川普的。

今天無能的昏庸的白痴拜登,已經讓全世界都在戰爭,有可能爆發世界大戰,甚至核子戰爭,但是媒體仍然不自知反省,反而繼續打壓一個為全球帶來和平的總統,生怕他復出。人類的前途堪虞。

 

10/24/2023星期二

就在共和黨黨鞭艾默Tom Emmer獲任提名為眾議院議長候選人之後幾個小時,他就宣布放棄提名,原因是黨內至少有25 人表示不會支持他。艾默此舉讓共和黨再度陷入危機狀況。

前面說過艾默不是川普派系,川普已在第一時間發言,及發表短訊,指出艾默是RINO (只有共和黨之虛名的共和黨人),說如果選出他將是一項錯誤。此外他在很多事務上採取與民主黨妥協立場。

這是三個星期來,第三位退出的眾議院議長候選人。而艾默只擔任候選人四個小時。

(較早時)

共和黨距離選出新的眾議院議長又進了一步。在經過四輪投票之後,明尼蘇達州的共和黨議員,也是目前共和黨(多數黨)的黨鞭Tom Emmer 艾默獲得提名,成為議長候選人,現在就要看他是否能在投票時取得217 票的關鍵票數。

在這最後一輪投票中,艾默獲得117票,位居第二位的路易斯安那眾議員Mike Johnson 獲得97票。不過有五人投了其他人,一位投present。這表示要看Johnson 的支持者是否會歸隊,以及那六位「異見」人士是否會支持艾默。(下左:艾默,右圖:選票第二多的Johnson。)

 

 

 

 

 

 

艾默在國會中不屬於川普的派系,此外他跟虛擬貨幣 FTX 公司關係密切,而且曾經接受這間公司一萬一千多元的捐款,屬於共和黨中接受 FTX 最高捐款前15名者,而在FTX 倒閉及引發詐騙官司後,還為該公司辯護,這些都極有可能讓他在投票時形成障礙。

不過共和黨已決定,要是艾默也無法獲得足夠支持,共和黨會擴大目前暫代職務的Patrick O’Henry 權力,讓他執行議長職務,以免拖延下去,耽誤了眾議院的工作,以及讓民主黨有機可乘。

這次投票之前,共有九人參選,經過四輪投票後,一一排除,最後退出的是佛羅里達的眾議員Byron Donalds(黑人),他獲得第三多稅支持,以及奧克拉荷馬州的Kevin Hern。

前任議長麥卡錫是在三個星期之前,在佛州眾議員Matt Gaetz 的發起下,投票罷免。之後經過黨內會議選出多數黨領袖斯卡里斯Steve Scalise 為議長候選人,但是會議中票數不夠自動退出,之後在本月13 日提名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 為候選人,但是經過三輪投票都無法達到門檻票數,每一次都有20-25 人反對,而且反對者越來越多。由於共和黨在眾議院的贏面只有五票,所以每次投票最多只能失去四票。

這讓人想起華盛頓的一句話:民主政治就像製作香腸,當你見到香腸是怎樣做的,就再沒有胃口吃了。不過這個星期的過程,真的是像製作香腸,但也是民主政治的「真遂」。沒有人說民主政治最好,只是除了民主政治,找不出更好。

 

10/24/2023星期二

拜登這一家人真的是相當有問題,如果不是他們自己總是留下證據(相片,錄影,電郵等等),說出來都不會有人相信。最近又被發現,拜登(總統)的弟弟法蘭克Frank Biden 的裸體相片出現在一個同性戀的色情網站上。法蘭克承認那是他的裸體照,但是否認是自己放到同性戀網站,宣稱是自己的電話被駭客入侵,拿他的相片去搞事。

法蘭克比拜登總統小11歲,(現年69 歲),他離過婚,與不同女人有多個子女,目前有一個長期女伴Mindy Ward,50 歲的Mindy 過去是Hooter 女侍,及空中小姐。據說這張相片在2018 年就被放到這個GuysWithiPhones 的色情及交友網頁上,到目前仍然「活躍」。(下圖是法蘭克跟拜登的合照,以及他被放上網的裸體相片。)

 

 

 

 

 

 

這件事情是由一個右翼的調查網站Marco Polo 揭發的,之後由英國的Daily Mail 報導。(主流媒體是不會碰的。)Daily Mail 在兩周前於佛羅里達找到法蘭克,問他這件事情時,他回答:「我沒有話說,也不關心(這件事),…一定是他們hacked 我的手機,不管透露了甚麼,都只是Mindy 跟我之間的事,與其他人無關。總之不是我放(上去)的。」

這個網站上面都是裸體男人的相片,網站自己形容是一個「(大家都是) 基於對火熱男人的愛,特別是對各種高級的小玩意的熱愛的男人。」這網站自稱是由一個色情網站QueerClick.com 擁有。網站上使用的形容字句非常入骨,不堪入目。

法蘭克的自拍相片明顯是在一間浴室中對著鏡子拍攝,背景是一個馬桶。他也明顯對自己的身材滿意。

法蘭克也是多年來倚靠哥哥的事業,沾手各項生意。目前在一間律師行做「高級顧問」,住在Mindy 父母的房子裡。他在1999年加州聖地牙哥牽涉到一樁車禍,當時他跟朋友駕駛,後座兩個女人,據這兩名女乘客說當時「大家都在飲酒」,他們駕駛一輛租來的Jaguar 在限速35 英里的路上以80 英里高速駕駛,結果撞死了路上一名38歲的單親父親Michael Albano,事後法官判罰他一百萬元賠償給死者家屬,但是盡管對方不停索償,法蘭克一直拖欠,2008 年當拜登當選副總統時,Albano 家人向副總統辦公室申訴,拜登的助理回覆說「法蘭克目前沒有資產可以支付這件裁決規定的(賠償)」,雖然當時的紀錄顯示法蘭克生活富裕,駕駛名貴汽車,出入高級餐館等等。後來直到拜登在2020 年火熱競選總統時,法蘭克才開始小額支付這筆賠償,這已是事發20 年之後。

事實是,法蘭克長期有嚴重酗酒問題,及多次酒後駕車被捕紀錄,前後被停牌四次,並被法官裁決必須接受與酒後駕駛有關的教育培訓課程。此外他在2003 年有紀錄的在商店扒竊,那一次他被發現將店裡的電影DVD,藏在褲子裡帶出佛羅里達一間商店,被叫來警察搜身。想想看,這些事如果是川普的家人做的。(下面是亨特拜登放上網的自己的許多裸照之一二。)

 

 

 

 

 

 

過去介紹過,拜登的兒子亨特也為自己拍了許多裸照,許多是跟妓女一起拍攝的色情照片,甚至有吸毒的相片。這些他都收藏在私人手提電腦中,之後交到德拉瓦一間電腦修復店,又忘記取回,直到大半年後被公開。亨特在事件公開後,承認那是自己的電腦,但是美國及西方的主流媒體最初否認這電腦的存在,還攻擊說是川普集團連同俄羅斯,製造的虛假事件,等到連FBI 都承認這電腦確實是亨特拜登的,內容也確實屬實,主流媒體還是不肯報導這電腦中陳述的各項(亨特及家人)犯罪事實。(相關報導:亨特拜登的性事與電腦由亨特拜登電郵談到華府的貪腐)

 

10/23/2023星期一

說過了好多次,左派可以殺人放火,全世界都支持你,保守派不可以說錯一句話,或是說一句不中聽的話。川普的一個支持者,那個賣枕頭的My Pillow老闆Mike Lindell 因為不相信2020 年大選是公平的,也說過點票電腦有問題,現在被告到傾家蕩產,已宣告破產。如果是Fox News,或是NewsMax 的觀眾,可能注意到那個每天疲勞轟炸的My Pillow 廣告突然間銷聲匿跡,因為公司宣告倒閉。

Lindell 是川普最忠心的支持者,過去每當川普舉行群眾大會,特別是2020 年那一次,他都會從老家明尼蘇達飛到大會場地去親身加油。這人有一段艱辛的人生歷程,他出版了一本自傳What Are the Odds?,說他過去因為吸毒流浪街頭,後來倒臥墨西哥街頭,就要死了,他說就在那時他覺醒了,之後成為虔誠基督徒,發憤圖強,製作宣稱是能幫助睡眠的枕頭,成為成功的商人。但是就跟那些堅持支持川普的盟友一樣,也成為左派圍剿的對象,一次又一次的調查,起訴,即使賣枕頭賺了錢,都無法負擔那律師費。據報導,他的律師說他欠了幾百萬元的律師費,他已經宣告破產。(下:Mike Lindell 在2020 年大選時期,多次為川普站台。)

 

 

 

 

 

 

 

據報導他被三間公司控告誹謗,都是跟2020 年大選有關的。其中一間控告他的是點票公司Dominion Voting System,獅子大開口要他賠償名譽損失13億美元,另一間相關公司Smartmatic 索償十億美元,記得那間Dominion Voting Systems,從Fox News 那裏搜刮了將近八億元「名譽損失」,你說Lindell 一個賣枕頭的能鬥得過對方嗎?此外今年四月,已經有一個法庭的仲裁小組裁決,Lindell 要賠償一間軟件公司五百萬元,也因為Lindell 曾經說,該軟件公司跟中國有關,所以是外國干預美國大選。

你說一間點票電腦公司的名譽真的值那麼多錢嗎?都因為現在的美國有一個一面倒的司法系統。川普自己被民主黨跟希拉里泡製的一份虛構黑材料,接受聯邦調查局調查多年,多少人在電視上斬釘截鐵的說有他「通俄」的證據,甚至說他是普京的特務,說他叛國,(這些都有無數的錄影帶,聲帶可以證實),但是今天川普得到一毛錢的賠償嗎?不僅沒有,他還繼續被其他人造謠,說他誹謗其他人名譽,包括那個說他在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的女子,雖然強姦罪不成立,卻仍然要他賠償五百萬元給那女人。

你可以毫無證據的,甚至使用政敵泡製的虛假證據宣稱一國元首資敵、賣國,但是卻不能宣稱一個選舉點票電腦有問題,盡管有那麼多可疑之處,這就是美國今天的司法制度。

當年紐約時報跟華盛頓郵報因為報導「川普通俄」事件,被認為報導傑出,雙雙獲得普里茲新聞獎,後來司法部的特別調查員約翰杜倫John Durham 查出來,所謂的川普通俄事件,完全是因為希拉里為了轉移注意力,出錢要英國退休特務「閉門造車」製作了一份虛假報告(有希拉里的電郵可以證實),之後將報告「透露」給媒體刊載公布,引發一連串調查及抹黑行動。但是今天不僅川普沒有得到一毛錢賠償,沒有人抱歉,那兩份報紙也沒有將那個獎座退還。

川普身邊的人無一倖免,那個最初宣稱Dominion Voting System 有問題的律師Sidney Powell 已在上星期向喬治亞州法院認罪,同時願意做檢控官的證人(指證川普),以減輕罪刑。而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前紐約市長)也因為親近川普,欠下了150 萬元律師費,而且他也被那間Dominion 索賠數億元。

Lindell 說他現在工廠已經沒了,設備都已變賣還債,只剩下一間屋子跟一輛汽車。其實我們聽到很多類似的「故事」,包括那些在2021 年一月六日只因為跟隨群眾闖入國會的川普支持者,他們都要抵押房子,或是賣房子支付律師費,即使這樣還要坐牢。其中有兩三人已經因此死了。

其實在哈瑪斯十月七日暴行之前,類似新聞很多都被掩埋了。就在十月四日,左傾的新聞周刊Newsweek 刊出一篇獨家報導,說聯調局FBI 對他們透露,川普的支持者以及MAGA 群眾,是美國2024 年大選最大的「內亂」威脅,他們說,為了避免另一次的一月六日事件,聯邦調查局跟國土安全部正在積極調查內部恐怖份子的威脅。Newsweek 說他們跟十多位前任及現任的FBI 成員談過,他們唯一的擔心是共和黨人現在說司法機構被民主黨「武器化」,擔心如果追剿川普的支持者會被看作是利用司法機構整肅政敵。但是圍剿川普支持者似乎是眼前的路線。(下:新聞週刊以這篇報導做封面專題。)

 

 

 

 

 

 

 

拜登多次聲言他的司法部是獨立的,但是拜登每一次講話都要將川普支持者MAGA份子形容是美國民主最大的威脅。他在九月的一次推特(X) 中寫:「川普跟MAGA共和黨人嚴重威脅美國的核心靈魂,他們不僅質疑過去選舉的合法性,甚至質疑以後的選舉。」如果一個總統天天痛罵共和黨(政敵),你說他的司法機構會不受影響嗎?

Newsweek 說聯調局已經成立了一個分支部門,將「思想」Ideological agendas不同的反政府行為分開處理,這讓人懷疑是否政治立場不同也形成罪名。

如果不是發生猶太人被屠殺事件,FBI 一夥人可能會繼續以追剿川普支持者當作第一任務。在他們眼中,川普支持者是比哈瑪斯更為危險的敵人。

 

10/23/2023星期一

以色列幾十萬大軍集結在加薩邊界,以及北面的黎巴嫩邊界已經兩個多星期,都沒有「地面行動」的跡象,最初說是天氣的關係,但是一兩天後不能再以天氣作為藉口,後來我們知道,美國(特別是拜登)對以色列施加壓力,要以色列延遲地面軍事行動,藉口是要等兩百多人質的安全保證。這似乎是適當的理由,但是這樣無限期的延遲下去,等於是應了那些「哈瑪斯支持者」的要求:我們屠殺了你的國民,但是不要想對我們動武。

今天哈瑪斯恐怖組織又宣稱「以人道理由」釋放了兩名以色列人質,她們都是八十歲以上的生病婦人,從埃及的電視上見到,她們都被擔架抬出來,明顯是連恐怖份子都認為她們不是好的「籌碼」,不如放了減少麻煩,而且她們的丈夫都還被拘留做人質,沒有釋放。但是即使這樣聽見媒體報導,「延遲以色列軍事行動,繼續和平談判是有效的辦法」云云。這真是天真的白癡在說話。(下圖:今日被釋放的兩名年老婦女檔案照。)

 

 

 

 

 

 

「一點一滴的釋放人質」成為哈瑪斯的談判籌碼,對於拜登這樣的無能領袖非常有用。到目前他已經跟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通了將近十次的電話(及一次見面),無非都是要他「暫緩行動」。今天拜登又跟天主教宗方濟各通電話,之後說,他跟教宗都持同一個立場,也就是說,談判為先,軍事行動必須稍候。你有沒有覺得奇怪,拜登在跟宗教有關的事項上,例如墮胎問題,從來不跟天主教會商量,甚至明擺著背棄天主教立場,到了這件與天主教無關的問題上,卻特地去跟這左傾教宗「商量」?

其實以色列的軍事行動本身已經受到極大的限制,他們想快都不行。例如說,哈瑪斯將老百姓,特別是兒童都安置在關鍵地區,讓以色列不敢輕舉妄動,何況全世界的媒體跟左傾政客都在密切注意以色列有沒有越雷池一步。例如說,以色列首先要消滅那幾百公里的隧道,也不敢亂動。他們知道這些隧道裡面充滿了booby traps 類似地雷的機關,以色列士兵進去就會被炸死。以色列曾考慮用灌水方式,或是poison gas 毒氣瓦斯進攻,但又擔心對方會將人質藏在隧道裡面,這樣的做法都是類似哈瑪斯這樣的恐怖份子的慣例作法,他們本來就輕視人命。你說,以色列軍方已經面對這樣多障礙,現在加上拜登這樣的人處處阻擾,以色列的軍事行動能拖到幾時?

下面是在十月七日哈瑪斯大屠殺之後,以色列士兵發現的,裝在兒童背包裡的 booby traps,任何人撿起來就會被炸死。這就是以色列人跟以色列士兵每天面對的危機。

 

 

 

 

 

 

 

但是西方的以色列盟友,每一天每一分鐘都要他們節制。

這就像烏克蘭戰爭,一開始拜登就害怕俄羅斯的「核子戰爭威脅」,不敢給烏克蘭最需要的戰鬥機,不敢給最有效的中程及長程飛彈,讓烏克蘭人以肉軀去跟俄羅斯的飛彈對抗。現在花了一千億美元,烏克蘭還沒有勝算機會。而拜登盡管口中說全力支持以色列,背後就暗中阻擾納坦雅胡全力應戰。(不過讓人意外的是,國務卿布林肯跟國務院發言人在這次事件中的發言卻非常明確的支持以色列的還擊權利,及嚴詞譴責哈瑪斯的暴行,盡管有報導說,國務院內部醞釀造反的情勢。)

自從左派勢力得勢,美國(跟西方)就沒有打過勝仗:韓戰明明就要大獲全勝,卻以停火收場;越戰也在勝利前夕迫使美軍倉皇退出:阿富汗戰爭打了20年,也是圍堵政策,不求勝利,最後落荒而逃。每一次美軍參與戰爭,國內就群起反抗,除了左派策動的街頭、校園抗議,媒體也齊聲譴責,扯後腿,要不就發表負面新聞,打擊軍方權威。

以色列從1948 年立國開始就不斷遭到周圍的阿拉伯勢力圍剿,但也贏了每一次的戰役,這些戰役全部是四周圍的阿拉伯國家,或是回教恐怖組織發動,以色列全部是還擊。這些包括1948 年的「阿拉伯以色列戰爭」,1967 年的六日戰爭,1973 年的Yom Kuppur 戰爭,1971到1982 年由PLO (巴勒斯坦解放戰線)從黎巴嫩發起的長期戰爭,之後又有第一次的Intifada,第二次Intifada,之後又有真主黨Hezbollah 發動的2006 年黎巴嫩戰爭,以及2005 年以色列自加薩撤出後的一次又一次的加薩戰爭。

從這一次的衝突,我們明顯的見到是哈瑪斯用史無前例的暴力向以色列挑釁,兇殘的殺戮猶太人老弱婦孺,同時劫持做人質。我們還需要甚麼證據,證明這是文明與非文明的對立?這是文明世界的敵人在幫助野蠻世界要全力銷毀人類文明。但是以色列的所謂西方盟友每一次都「呼籲」以色列節制,等於是為對方撐腰。

過去一個多星期見到,世界的媒體每天都在使用哈瑪斯的文宣作為新聞內容。每天的報導都是以色列又轟炸了多少巴勒斯坦建築,有多少死傷。還報導到現在巴勒斯坦人的死傷人數已經遠超過十月七日他們殺死的猶太人好幾倍。但是這些能相信嗎?他們有報導哈瑪斯跟伊斯蘭聖戰等流氓組織向以色列發射了六七千火箭嗎?有人要他們停火嗎?只是以色列有完善的對付火箭的 Iron Dome 可以擊毀這些火箭。而他們連自己人炸毀的停車場都可以說成是以色列炸毀了醫院,宣稱有五百人死了,卻拿不出屍體的相片。你能相信他們宣布的死傷數字嗎?

沒有見過以色列(猶太人)這樣苦難的民族,不管多麼無知的人,都應當知道納粹殺死五百萬猶太人的史蹟,都應當聽說過「安妮少女日記」一類的故事,都應當聽說過以色列建國的苦難經歷,但是今天全世界的知識份子,男男女女卻在街頭怒吼以色列是戰犯。

見到網上很多中國人對於猶太人的苦難毫無感覺,甚至符合主流媒體的呼聲,覺得適時停火對世界有好處。想起過去很多中國人問我:蔣介石怎麼可能丟掉那樣一大片江山?你看今天全世界有多少人不分黑白上街怒吼,就可以想見。更有人說國共內戰誰贏誰輸兩邊都有不是,不關我事。也許不管你事,但是共產黨「立國」之後被迫害死去了五千萬以上的國民,都不關你的事嗎?

 

10/22/2023星期日

現在要說到拜登政府以色列跟伊朗政策沒有統一路線的第二個線頭。我們都注意到,他在哈瑪斯犯下慘絕人寰的屠殺行為之後,一直都不肯說出伊朗跟事件的關係,直到星期四(事發後第六天)的電視演說。在他到台拉維夫去親自力挺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時,還警告以色列不要反應過火,同時還當場宣布撥款一億美元,給巴勒斯坦做人道援助,(等於是間接給了哈瑪斯)。此外盡管民主黨內的極左眾議員,好像Tashida Tlaib  多次公開喊話,說拜登的以色列政策「不為美國人支持」,拜登到現在沒有一次表態,要Tlaib 等人收口。

從這些表現我們應當可以看出,拜登的「全力支持以色列」政策,不是表面上的那樣明確。

原因是,拜登的政策及路線不僅受到黨內的左派反對,抗議,目前還在國務院引發暗潮洶湧。據國務院內部高層指出,目前國務院內士氣極低,甚至在國務院內各階層都醞釀一股叛變mutiny (造反) 的氣氛。

原因是,國務院內多數的「官員」不願意見到加薩的巴勒斯坦人被轟炸,受難。甚至不願意見到地區衝突升級。他們認為國務卿布林肯 Antony Blinken 沒有聽取院內專家的意見,一意放話全力支持以色列,這會讓以色列擴充在加薩的影響力。(下:國務院同仁普遍不滿拜登的以色列政策。)

 

 

 

 

 

 

上星期三,國務院一名資深官員Josh Paul 已經宣布,因為不滿拜登的以色列政策宣布辭職。他說「道德上,他不能支持美國繼續支援以色列軍事擴展的政策。」Paul 說,他為這項決定難過,但是讓他意外的是,部內好多同事都向他表達,他們有同樣的看法。

據主流媒體(也是民主黨支持者) HuffPost 報導,國務院目前充斥濃厚的叛變氣氛,有兩名高層向HuffPost 表示,部內的官員正在準備一份dissent cable (異見電報),就是攻擊政府政策的聲明。這類聲明是由內部管道發送,以確保簽署聲明者事後不受到報復。這內部管道最初是在越戰時期開始,讓國務院職員可以反映與政府不同意見。

據這些官員表示,哈瑪斯的屠殺行為雖然可怕,但是他們更擔心以色列的報復行動,會讓加薩的巴勒斯坦人受害更慘重。這就證明,美國國務院內極大多數的官員(職員)都偏向巴勒斯坦,根本不在乎以色列人被屠殺。

我曾寫過一篇 Deep State 是怎麼形成的?,就是描述這狀況,這些不經民選的政務官員,無須向任何人問責,在位置上坐久了,就以為自己是政策制定者。如果來了一個總統想做的跟自己想法不同,就要反抗。本來拜登的路線已經夠左,與多數政務官相同,所以一向相安無事,現在唯有一項政策:以色列政策跟他們相違,就要「造反」?

這份以平實口吻報導的新聞說,雖然主要政策是由最高層:拜登跟布林肯等少數幾人制定的,但是國務院內相當多的中上層職員,平時都參與決策內容。現在他們普遍認為,布林肯沒有聽他們的聲音,或者是根本不在乎。其中多名官員強調說:「他不知道事態多麼的嚴重,真的很糟糕。」

上星期三,美國代表團在聯合國投票時,否決了一項多數國家支持的議案:譴責所有的暴力對待平民的軍事行動。很明顯這議案是針對以色列的報復行動。美國代表團此舉,也讓國務院內部官員不滿。(聯合國自從以色列立國之後不久,就因為以色列勢單力薄,成為阿拉伯世界及第三世界國家集體投票針對的目標。)

一名官員向媒體陳述,說目前部內情緒低落,沮喪,甚至憤怒。多人考慮辭職。其中一人在開會時甚至哭泣。他們認為美國沒有盡力,阻止以色列將戰事升級。

有些官員不滿布林肯的副幕僚長Tom Sullivan 湯姆蘇利文,說他阻止部內職員跟布林肯直接通話,而他因為是拜登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的弟弟,所以大家也不敢反抗他。而現在他們都認為,國務院只關心以色列那邊的需求,完全不顧巴勒斯坦人民的需求。

看完這些報導不免會想,國務院普遍的左傾真的是由來已久。當年國共內鬥時,就聽說美國國務院裡明顯支持共產黨,阻止國民黨有任何作為,甚至阻止國民黨(蔣介石)跟美國總統直接對話。當時美國國會調查國務院的共產黨時,民主黨,媒體等都攻擊國會,特別是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到現在提到他都是負面形象,水洗都不清。我也記得,1979 年當伊朗回教徒進行革命,推翻當時親西方的巴勒維王朝時,美國民主黨及當時的國務院就是暗中支持的。那次革命造就了中東長時期動盪不安的後果,現在極有可能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甚至核子戰爭。其實國務院裡的左派,共黨同情份子,現在是哈瑪斯同情份子的存在絕對是事實。

今天在美國(及西方)排山倒海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力量,霸佔了真正的民意。要知道今天在美國街頭、校園呼嘯的群眾,他們都不會投票給共和黨的,你說拜登會阻止他們嗎?這些都是他們的鐵票。所以拜登可以支持以色列多久,都讓人極端存疑。

再次見到左派勢力的龐大,他們無須人數最多,只要組織力強,再加上幾十年的培育洗腦,後果是是非不再分明,死的可以說成活的,殺人血流成河可以視而不見,無端端可以製造出五百人被炸死的新聞。

 

10/22/2023星期日

一直不明白,拜登政府(以及他的前任奧巴馬政府)為什麼一意的要跟伊朗簽署核子協議,而且每一次都幾十億的送錢給對方,哀求對方簽署。現在線頭理出來了,原來民主黨的伊朗政策一直都是伊朗政府在後面牽線指導,而奧巴馬跟拜登,以及他們的國務院就像白癡一樣的盲目的跟隨。

這不是共和黨的指控,這是事實。現在拜登政府的伊朗談判特使馬利Bob Malley 已經被去職(停薪留職),他的security clearance 安全證被取消了,而且正受到聯邦調查局FBI 的調查。他的三個高級助理也被查出是伊朗政府安置在拜登及奧巴馬政府內的間諜,兩個被去職,一個卻仍然在國防部內任高職,不過政府解釋留下她是為了「觀察」她。

根據幾分媒體的報導,政府對馬利等人開始疑心,是他們在2014 年的一些電郵在今年初被發現,這一組民主黨政府內的「伊朗政策專家」原來事事都向伊朗外交部請教。其中兩位甚至與伊朗外交部長Mohammad Javad Zarif 有直接的電郵來往。

其中馬利為他主持的ICG (Iran Crisis Group) 招募的一位高級成員Adnan Tabatabai,在加入這智囊小組後,寫電郵給Javad Zarif 部長,裡面說:「你知道,我們幾個人都非常願意將我們的能力跟資源奉獻給改善伊朗的外交關係。伊朗是我們的祖國,我們都認為有責任貢獻一份力量。當我說”我們”,是指你見過的這一夥人。」

至於馬利本人,他在奧巴馬時期就是奧巴馬的伊朗政策顧問,他在2008 年的一次講話中這樣說:「(說到哈瑪斯),將他們當作是恐怖份子是錯的,事實上哈瑪斯是一個慈善組織,是社會上一個社交網絡,不能用軍事力量擊潰。人們必須了解這一點。他們並不瘋狂,也許他們做的事我們不了解,他們有不同的理念,在他們的系統哩,他們做的事是合邏輯的。」據說奧巴馬一度認為他的立場偏激,2008 年將他從自己的競選團隊中剔除,但是在奧巴馬當選後,以及2021 年拜登上台後,卻成為民主黨政府伊朗政策的主力人手,而且招募了大批親伊朗的「伊朗專家」。(下圖是馬利/左邊第一人,在 2015 年六月到維也納,出席一項伊朗核子談判會議,左起第三人是當時的國務卿克里 John Kerry。)

 

 

 

 

 

 

 

 

左傾的(支持民主黨的)政論雜誌「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在上個月23號的一份報導中指出,伊朗有長期的「招募」計畫,就是在西方國家(包括英國,美國),找出伊朗第二代的移民,(美國出生的伊朗人),先是主動聯絡,向他們灌迷湯,那些回復這些迷湯的,就繼續接到各種好處。例如邀請他們到伊朗訪問,見高級官員,利用他們對祖國的感情,培植他們的「愛國心」,之後幫助他們在美國(西方)建立地位。當美國政府需要「伊朗政策專家」時,就在這個圈子裏面找。

馬利培植的一個伊朗專家Ariane Tabatabai (她跟前面一個Tabatabai 沒有親屬關係),她在國務院工作時期,發電郵給伊朗外交部官員Mostafa Zahrani,說自己接到一個邀請,到以色列一間大學出席一項會議,她問對方自己是否應該去。她說自己無意前往,但要對方指導自己是否應當去。Zahrani 建議她去,說她可以在會議中聯絡沙地阿拉伯的代表,但避免接觸以色列代表。之後Tabatabai 多謝Zahrani 的「指導」。

這些電郵是今年初被發現,完全揭露了馬利這一夥人根本不是為美國利益著想。好像其中另一個馬利的私人高級助理Ali Vaez,他經常在美國主流媒體撰寫文章,為伊朗吶喊助威,他就被發現在推特中承認,說他將自己寫好的一篇文章草稿,全文發給伊朗政府,要求對方給意見。這些都證明他們第一效忠的是伊朗,而非美國。馬利曾經推薦 Ali Vaez 到國務院任職,但是沒有通過安全檢查 (原因不明)。

但是那位Ariane Tabatabai目前繼續在國防部出任:負責特殊任務副部長的幕僚長。國防部還解釋她目前的工作,是經過各部門全面的審查過的,但就拒絕答覆她的那些電郵是否也曾經被審查。

這是明顯的證據,伊朗政府在美國政府中安插了自己的忠心份子。共和黨形容這是自從二戰前後為俄羅斯做特務的Alger Hiss事件揭發後,最嚴重的間諜事件,但是民主黨雖然剝削了馬利的安全證,而且委任聯調局調查他,卻繼續嘴硬,說共和黨是McCarthyism,圍剿無辜者,只因為他們是伊朗後裔。這些人死不認錯,維護自己人的做法真是罔顧國家利益。

再說,在馬利的主導下,奧巴馬政府跟伊朗簽下所謂的限核協議,讓伊朗有計畫的慢慢生產核子武器,當時還私下(躲過國會審核),送了17 億美元現鈔給伊朗。現在我們親眼目睹,拜登「求爹爹告奶奶」似的,追求伊朗跟他簽協議。伊朗看準了他們有求必應,不僅拒絕同桌談判,要俄羅斯在中間傳話,還用60 億美元代價,交換了雙方各五名人質跟囚犯。還不要說過去兩年半拜登的能源計畫,阻止西方國家產油,讓伊朗平空賺了500-800 億美元的利潤,這些錢除了讓伊朗自己喘氣之外,還足以繼續培植哈瑪斯跟真主黨。

川普時期,除了立即中止了奧巴馬跟伊朗簽的核子協議,而且推出各項經濟制裁措施,讓伊朗面臨經濟崩潰。據川普時期的國家情報局局長雷克里夫John Radcliffe 今天在Fox News 的訪問中指出,川普在任期的最後時刻,他們截聽到伊朗政府的官方對話,說他們當時一窮二白,自己都無法度過難關,(記得當時幾十萬伊朗人上街示威,抗議德黑蘭政府?)更沒有辦法培植哈瑪斯跟真主黨這些效忠伊朗的組織。雷克里夫說,拜登一夥人完全不理會情報機構的情報跟建議,一上台就取消了川普時期的所有制裁措施,而且積極爭取跟伊朗簽約,加上對伊朗(及美國敵國俄羅斯,委內瑞拉等國) 有利的能源政策,才讓伊朗兩年內元氣復活。

就在哈瑪斯在十月七日發動對以色列人的血腥屠殺之前一個多星期(九月29號),拜登的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 還在一次論壇中吹噓說:「幾十年來,中東地區從來沒有這樣安靜過。…葉門的戰事停火已經延續19 個月,伊朗也停止攻擊美國,我們在伊拉克的(駐守)穩定了,我這樣強調是因為,中東所有的動亂因素都靜止了,這是二十年來所罕見。」

蘇利文說這話八天之後,哈瑪斯就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史無前例的殺戮行為。好像蘇利文這樣的安全顧問是否幼稚園程度?他們是否真正詳讀情報機構的報告?就像阿富汗撤軍一樣,完全不理會情報機構的警告,就進行倉皇撤軍。

前面說,這是哈瑪斯在伊朗引導下,進行血腥屠殺的一個線頭。事實上還有另外一個更讓人驚嘆的線頭。接著就會說明。

 

10/21/2023星期六

川普在2020 年大選時期的律師之一 Sidney Powell 西妮鮑華前天(星期四)向喬治亞洲Fulton County 地檢處認罪,以交換較輕的刑罰,包括緩刑(守行為) 六年,罰款六千元,及對喬治亞州居民發表公開信道歉。此外她還必須在相關案件中未來的審訊中出庭作證。

見到主流媒體興高采烈的報導這新聞,說鮑華此舉是對川普的打擊,表示她會在審訊中做官方的證人,協助對抗川普。

西妮鮑華是在八月14日跟川普,以及其他17 名川普的律師或是下屬一起,被控干預2020 年大選。鮑華的罪名包括未經授權,企圖接觸選舉設備,得到投票機器(電腦)中的軟件。據說鮑華承認六項與干預選舉結果有關的輕微罪名,她是同案被告中,第二位認罪的,另一位是保釋債權人Scott Hall,他在上個月認罪,也換取了緩刑五年的從輕處罰。(下圖:西妮鮑華被控時的警方檔案照。)

 

 

昨天聽到主媒無限興奮的報導這些消息,一方面顯示川普隊伍確實「有罪」,其次顯示這些人都將在川普的審訊中為檢控官作證,就對川普大大不利。事實是,從這些發展可以見到這是檢察官一向採取的手段,就是用「輕判」引誘被告跟他們合作,達到整肅「大魚」的目的。其實這18 名連同被告都不是喬治亞州司法廳的目標,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川普,只要這些被告中有那麼幾個願意合作,就可能得到自己需要的證據,將川普入罪。

過去檢察官用這手段對付社會黑社會份子、黑幫首腦無可厚非,只要證詞是確實的。但是現在明顯的,他們的目的是志在阻止川普繼續競選,幫助民主黨繼續掌權,這就是干預政治,干預選舉,根本就是違法之舉。何況鮑華未必有川普非法行為的證據,如果有,檢察官無須用這樣的方法取證。

 

10/21/2023星期六

正當媒體興高采烈的報導,川普前律師西妮鮑華Sidney Powell 同意做控方證人的新聞,但是對於另外一則,國會眾議院發現了新的拜登貪腐證據的「大新聞」就全部視做不見。

國會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  James Comer 昨天發表網路視像,提出一份新的證據。這是拜登的弟弟James Biden 在2018 年三月寫給拜登的一張二十萬元支票,上面只有兩個字 loan repayment (償還貸款)。不過那一天也是詹姆斯拜登從一個目前已經倒閉的連鎖醫療系統 Americore Health 那裏得到60 萬元貸款的同一天。而當時這間醫療系統正在爭取一個中東投資者的投資,希望得到拜登的支持。(下圖是這張支票。)

 

 

 

 

 

康默說他無法得知這位中東投資者的身分,但是知道當時詹姆斯拜登正在與沙地阿拉伯商談另外一宗合作生意。後來這間Americore Health 在2019 年宣告破產。

據康默獲得的文件,詹姆斯拜登在2018 年一月得到這間連鎖醫院的40 萬元付款,之後在三月一號,詹姆斯就付給拜登20 萬元。當時拜登剛剛自副總統任內退下一年。

後來詹姆斯拜登在去年九月同意退還35 萬元給Americore Health 的債權人。康默這次獲得的資料中,很多就是從這件案子中的法庭資料得到的。

一個感覺是,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跟弟弟詹姆斯拜登,盡管貪汙了這樣多錢,他們的很多生意都是跟對方糾纏不清,甚至要像流氓一樣威脅對方付錢。要不就是最後沒有得到實質利益。

康默目前負責有關拜登的彈劾聽證,他說他們仍然在深入傳調證據的階段,相信類似的證據會越來越多。

 

10/21/2023星期六

記得川普被聯邦司法部起訴於佛羅里達Mar-a-Lago 家中私藏機密文件的聯邦罪名,其中最嚴重的一項是他洩露國家軍事機密。當時的新聞報導中高度宣揚川普2021 年在家中一項小型會議中,手舉一件高度機密的文件,說:「這是軍事機密,我沒有解密的,現在我不能解密了。」並指出川普此舉等於是向在座者洩露了那份機密文件的內容。

盡管這樣,起訴書跟媒體就轟轟烈烈的攻擊川普洩露了高度軍事機密,甚至說川普此舉嚴重威脅到相關人士的生命安全,又說他掩飾自己的行為。盡管到現在,我們都不知道那份重要機密是甚麼內容,起訴書中也沒有提,而且起訴書中也沒有提到究竟有哪一份文件「不見了」。

回到今天,白宮在星期四公開了一張拜登在以色列訪問時,跟數名當地特種部隊的美軍握手的相片。這些特種部隊是與以色列部隊一起到加薩參加救援被哈瑪斯劫持的人質的。他們的任務是機密的,他們的樣貌到目前都是保密的,但是白宮為了宣揚拜登見過他們,支持他們,居然將這張相片放在白宮網路,向全世界公佈。(下圖:下面是白宮曾經發出的短訊,不過敏感的士兵面部及刺花部分已經被遮去。)

 

 

 

 

相片中露出了三名屬於三角洲部隊Delta Force 的士兵的面貌,其中一人除了面貌,還有手臂上的刺花,都足以辨認他們。這嚴重威脅了他們的安全。這張相片被放上網一個小時後才被發現錯誤,立即撤下。據說當時已經得到六千多個like。

白宮事後表示:「一當我們知道這件事,我們立即刪除了這相片。我們遺憾這錯誤以及可能引起的後果。」

白宮愚蠢到將自己在危險地區的特務的身分都公開了,一句道歉就算了。對比川普手舉一份文件,連內容是甚麼都未公開,連是甚麼文件都不知道,而且這文件到現在都沒有證實,就受到聯邦司法部的起訴。

 

10/21/2023星期六

我以前說過無數次,他們左派可以殺人放火,都不用負責,都可以原諒。但是保守派如果說了一句好像是對某個族群不敬的話,或是被認為有某種暗示,立即要受到舉世(媒體跟政客)的圍剿,之後甚至惹上官司,賠罰巨款,甚至禁止再競選公職等等。

下次我再說這樣的話,不要說我誇大,說我言論不負責任,因為證據就在眼前,比我形容的還要強烈一百倍。

十月七日,數百名哈瑪斯恐怖份子衝進加薩境內以色列人的家裡,衝到每一個家庭的safe house,槍殺他們,用刀刺殺他們,在子女面前強姦他們的母親,將兒童及嬰兒殺死,砍頭,臨走之前還放火燒屋,以免留下倖存份子。他們空降到沙漠的音樂會場,用機關槍四處掃射,還用機關槍掃射駕車逃跑的青年男女,當場殺死了260 人。他們強姦了年輕女子,然後殺死脫光衣服放在卡車上遊街示眾。他們當街劫持了兩百多男女,將父母跟兒女分開,當著父母的面殺死他們的孩子。…。

事後統計這次行動被殺害的以色列人達到1,400人,被劫持的人質超過200人。這是史無前例的暴行,是自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對某一個種族的最大規模的集體屠殺,種族滅絕的暴行。(下左圖是伊拉克巴格達Tahir 廣場在上週五所謂的 Day of Rage 出現的十多萬人的支援哈瑪斯大遊行,右圖是同一天出現在葉門首都Sanaa 的反以色列示威群眾。)

 

 

 

 

 

 

然而第二天,全世界各地就出現譴責以色列的大規模遊行,紐約、倫敦、巴黎、多倫多、澳洲,中東的葉門、黎巴嫩、約旦、伊朗、埃及等地更是人山人海…高喊口號譴責以色列在加薩的占領行動是殖民主義,(雖然以色列在2005 年已經撤離加薩,之後加薩就由哈瑪斯政權統治。)譴責以色列實施隔離主義,要求美國立即終止對這個「種族絕滅政權」的支持。對於哈瑪斯恐怖份子的暴行全然不提,而且好像是說這些「行為」都是因為以色列的「暴行」造成的後果。

這些示威遊行不只是慣見的左派團體策動的集會,在美國(及西方)各地的大學校園也同時出現了數百上千的示威抗議者,其中哈佛大學第一時間就有31 個學生會集體簽名,強烈抗議以色列是這次衝突的罪魁禍首,並呼嘯要阻止以色列採取軍事行動。美國由西部的加州(柏克萊)大學,史丹福大學,到東部的哈佛,哥倫比亞,紐約州立大學,賓州大學的校園等等幾乎全部都成為哈瑪斯的擁護者。他們的口號包括Intifada 有理,永遠支持Intifada,這是說「暴力反抗有理」,這是忽略事實,搶先在事實被人看清之前,用似是而非的謊言排山倒海的掩沒事實。(下圖:左圖是哈佛大學在本月14 日發動的反以色列示威,右圖是加州長堤州立大學的支持巴勒斯坦示威。)

 

 

 

 

 

 

 

加薩一間「醫院」被炸事件就是絕對的例子。加薩的衛生部(其實就是哈瑪斯政府的衛生部)星期二宣稱,他們一間醫院被以色列飛彈擊中,死了200-300 人,之後很快調整到500人,於是全世界(上述所說的地方)立即出現成千上萬揮舞巴勒斯坦旗的群眾,上街叫口號說以色列是實施種族絕滅的兇手,犯下的是最最嚴重的戰爭罪行,並且要以色列立即停火。事實上,很快就有證據證明這火箭不是以色列發射,而是加薩境內的伊斯蘭聖戰份子Islamic Jihad 發射的土製火箭,中途失靈在空中解體,碎片擊中醫院旁邊的一個停車場,而火箭上剩餘的汽油起火燃燒了附近幾十輛汽車。這些以色列軍方都有追蹤的錄影及錄音證明,包括兩個聖戰份子的對話,承認是他們的火箭。而且到今天,這所謂的醫院都拿不出醫院被炸的相片,拿不出「幾百具」屍體做證據,但是這些盲目的群眾,堅持不相信以色列軍方說的任何一句話,繼續大聲呼嘯,堅持要以色列立即停止軍事行動。

不僅是盲目的群眾,愚蠢的大學生,還有志願配合哈瑪斯的西方媒體。美聯社將哈瑪斯政權的聲明當作是聖經,向全世界發布。紐約時報也以頭條大字標題引用「巴勒斯坦」其實就是哈瑪斯政權的話說,有醫院被以色列轟炸,死了幾百人,但是他們拿不出醫院被炸的相片,於是用了加薩另外一個地方被炸後的廢墟的大相片,配在新聞裡面。

到現在我們也沒有見到這間醫院被炸的相片,到現在我們也沒有見到那幾百具屍體。(下圖:今日倫敦有十萬人上街,支持巴勒斯坦。圖為群眾經過唐寧街十號。以及部分示威者的標語。)

 

 

 

 

 

 

 

現在見到西方主流媒體的報導,全部都集中在加薩地區因為被以色列軍隊包圍封鎖,斷水斷電,苦不堪言。又說通往埃及的通道被封鎖,物資無法運進去。受到以色列轟炸地區如果有受害者,都有畫面刻劃形容,雖然只見到很少的受害者,其中死者更不多,然而每一單都被誇大形容其等的苦難。但是對於周邊的阿拉伯國家:約旦、埃及、敘利亞等國堅持一個巴勒斯坦難民都不收,甚至關閉邊界阻止難民進入,卻沒有一個字的報導。

而且沒有一間媒體更正道歉,美國的CNN,國際的路透社事後提出類似解釋的分析說,戰爭期間很難分辨事實,所以他們會繼續「兩邊都報導」,這就是今天的媒體的標準。這是極端鄉愿作法,也是有意的混淆視聽,有意的掩人耳目。這根本是採取了立場。

美國民主黨的幾位極左眾議員,那些屬於the Squad 的極端份子繼續高喊因為醫院事件,要拜登阻止以色列的軍事行動,呼籲立即停火。這等於是說:我們屠殺了你的國民,但是你不能還手。其中來自巴勒斯坦的眾議員Rashida Tlaib 到各處抗議群眾中繼續引用醫院被炸事件爭取世人對巴勒斯坦的同情:「單單見到人們以為轟炸醫院是OK 的,就足以讓人痛苦。那些醫院是有孩子的,你知道,見到那些錄影,大人用阿拉伯語叫孩子們別哭,但是他們應該哭,我們應該哭,如果我們都不哭,一定是有事情錯了,…」(下圖:民主黨眾議員Tlaib 對群眾發表煽情講話)

 

 

 

 

 

 

他們左派怎麼這樣懂煽情?而且是沒有事實基礎的煽情?

自從二戰,德國納粹殺死了五百萬猶太人,事後世人才逐漸知道真相,大家齊聲發誓Never again!,但是現在?眼見以色列人遭受到比納粹還要殘忍的屠殺,眼見以色列周邊幾個國家跟政權,將「消滅以色列」寫入憲章裡,眼見哈瑪斯誓言要殺死所有猶太人,卻有那樣多人公然呼嘯支持哈瑪斯?這些人是愚蠢?是白癡?還是基本上的行屍走肉?

 

10/20/2023星期五

哈瑪斯釋放了兩名美國人質(一對母女),說是基於人道理由,見到美國跟西方媒體都當作大好消息,甚至認為這個哈瑪斯也有人情味了。殊不知這是恐怖組織的例行手腕。他們現在手上有兩百多以色列及西方人質,這樣一點一點釋放,一方面收買媒體的正面報導,做公關,一方面讓國際輿論繼續打壓以色列的軍事行動,為國際要求以色列停火的輿論助陣,換取自己的軍事空間。甚至可以分化受害者家屬的團結。

獲釋的母女是美國伊利諾州的Judith Raanan,以及18歲的女兒 Natalie,被劫持時正在靠近加薩的一個以色列南部城市為母親做 80 歲大壽。她們獲釋後,還剩下十名美國人質。下圖是她們獲釋之後,在軍方人員帶領下離開以色列的畫面。。

 

 

 

 

 

 

較早時聽到有報導,哈瑪斯將釋放所有「非以色列人質」,當時就認為是一條「好橋」,因為沒有了西方人質,就可以打散西方的反抗力量,甚至阻止西方國家任何的軍事干預的可能性。現在發現,哈瑪斯比那條橋更聰明,現在他們可以一個個西方人質慢慢的釋放,遇到有需要就釋放一兩個,換取西方的好感及減壓。見到今天的媒體報導,已經可以看出來,釋放兩個人質已經讓他們如此開心。

據稱,因為哈瑪斯釋放了兩名美國人質,已有更多呼聲要求美國施壓,迫使以色列延遲地面軍事行動,這就是哈瑪斯的算盤。今天有記者詢問拜登這問題:是否應當要求以色列延遲軍事行動,以便等到哈瑪斯釋放所有人質?拜登回答:是。不過當國務卿布林肯在記者會中被問到同一問題時,布林肯難得的回答說:「不要誤認哈瑪斯有任何善意行動,哈瑪斯說的任何話都不可信。哈瑪斯的行為跟言語,是與伊斯蘭國恐怖份子如出一轍。」如果這是美國的政策,美國還有希望。

(不過白宮很快就澄清了,說當時記者喊話跟拜登有一段距離,拜登只聽見問題的前半部:是否要哈瑪斯釋放放所有人質,所以才回答了「是」,等於是否認了拜登的答覆。)

記得雷根時期,川普時期都堅持,絕對不用金錢或是好處去交換人質,這樣對方會食髓知味。美國剛剛用60 億美元跟伊朗五個恐怖份子,換回自己五個人質,你說伊朗怎麼會不回味無窮?

 

10/20/2023星期五

共和黨真是沒有希望了,今天上午眾議院再度(第三度) 投票選舉議長,結果黨內提名人喬登Jim Jordan 失去了25 名黨員的支持。這比前兩次投票失去的支持都多,第一次他失去20 名黨員支持,星期三第二次投票失去22 票,今天失去25 票。

民主黨那邊仍然是一票都沒跑,結果民主黨的Hakeem Jeffries 得到210 票(有四人缺席,其中一人去了以色列)。相對喬登只有194 票(共和黨兩人缺席)。(下圖:喬登今早舉行記者會時還表示有信心。)

 

 

 

 

 

 

喬登在今天一早舉行了一個記者會,語重心長的說,美國需要眾議院正常運作,美國需要正常運作,他不會放棄。但是黨內就有那麼多人不想正常運作。其中有八人投票給斯卡里斯Steve Scalise,兩人投票給前任議長麥卡錫,六票給了臨時議長Pat O’Henry,其他幾人就隨意亂選。據分析,有些共和黨人不滿意喬登將斯卡里斯「硬是推出去」,也有人(建制派)不滿意喬登代表的「保守勢力」。

事實是,民主黨那邊就是全力要打倒喬登,在喬登記者會之後,Hakeem Jeffries 也召開記者會,指責喬登是危險人物。原因當然是喬登是川普的忠心擁護者,現在又在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導拜登家族的貪腐調查,民主黨當然要全力阻止他當選。

人家民主黨那邊每一次投票都是齊心齊力,不管大家的理念有多大的差異。好像現在,民主黨眾議院內的四人幫the Squad 及其支持者,都全力支持巴勒斯坦的屠殺行為,與拜登等主流的路線相左,但人家在投票時都不會分裂。共和黨這邊居然會因為一點點歧見,一點點恩怨就不顧大局,各行各路。(下:第二次投票時,前任民主黨議長佩洛西親自為 Jeffries 打氣。)

 

 

 

 

 

 

好像昨天在Jeffries 見記者時,有記者問他,黨內的議員好像Rashida Tlaib 公開反對拜登的中東路線,還說加薩那間醫院是以色列人炸的,他是否會採取行動。Jeffries 居然說:「我沒有看到那推特。」塘塞過去。人家就可以這樣大小罪過都不問。

據喬登表示,他仍不放棄,會在周末繼續投票,直到當選。據分析這具有相當的危險性。因為要當選眾議院議長,要以投票時出席的半數作為標準。如果共和黨缺席的人數多過民主黨,而每一次民主黨都不跑票,這樣極可能選出Jeffries 做議長,那就讓共和黨貽笑大方。但如果民主黨那邊有很多人缺席,共和黨這邊即使有很多人跑票,喬登也有可能當選。但這後者的可能性就更小。(不過最新消息,共和黨已經放棄讓喬登作為議長候選人,這表示,共和黨要另外推選一位候選人。看來這樣共和黨內會更混亂。)

經過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投票,幾派人之間的裂痕越陷越深,以後還能繼續合作嗎?古人說:宰相肚內能撐船。這班人的肚子別說撐船,連一根針都容不下。

共和黨的不團結已經嚴重破壞自己的名聲,經過媒體的渲染,共和黨連家務事都做不好,如何管理國家大事?更見到媒體藉此機會稱讚拜登,說他是華盛頓剩下的唯一的「成年人」,共和黨這是在對自己最好的時機,將勝利果實送給民主黨。

現在眾議院無法運作,除了無法就以巴戰爭撥款的事進行討論,所有的調查拜登貪腐的事也都停擺,還有政府預算議案的最新截止日期(11月17日)期限也不能忽視。

 

10/19/2023星期四

哈瑪斯恐怖份子衝到加薩的以色列人家裡進行攻擊事件已經過去十多天,但是拜登總統跟他的國務院,國防部到現在都說,沒有證據顯示伊朗跟這次的事件有直接關係。拜登在昨天訪問以色列時,甚至不願意稱呼哈瑪斯是恐怖組織,他們做下的行為是恐怖行為。要知道,這一次的哈瑪斯大屠殺死者中已經證實有32 人是美國公民,還有11 人失蹤(做了人質),這是自九一一事件後,美國死人最多的一次恐怖襲擊,即使這樣,拜登都不肯找出罪魁禍首,稱呼對方恐怖份子?

拜登在與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會面時,說根據美國的情報,那間醫院被炸的事件應當不是以色列所為,而是the other team 做的。他這「另一個隊伍」似乎在說一個球隊。難道說他無法說出「哈瑪斯恐怖份子」的字眼?甚至只是點名批判哈瑪斯?不僅如此,他剛剛說:「我們將與你們站在一起,你們不會永遠孤獨」之後,立即對以色列說:「希望你們不要因為憤怒而立即做出錯誤的行動。我們在九一一之後就因為憤怒做了不正確的決定。」(下:拜登到台拉維夫與納坦雅胡見面。)

 

 

 

 

 

 

 

這是在對以色列提醒、訓話,他忘記了在九一一之後美國人全國的悲憤,事過二十多年,他自己可能忘了美國的悲憤,卻要以色列人悲憤之餘要冷靜。(拜登在今年的九一一紀念日當天,不僅人不在紐約,還在那一天宣布以六十億美元的代價跟伊朗交換五名人質。)

之後他立即宣布撥款給加薩地帶巴勒斯坦人一億美元作為人道援助之用。這又是間接給錢哈瑪斯。他說這筆錢只能做人道用途,不是給哈瑪斯的。但是哈瑪斯是加薩的實質統治者,是巴勒斯坦人選出的政府,你這些錢怎麼給巴勒斯坦人民?連當地的衛生部,當地的醫院都由哈瑪斯控制,你這筆錢怎麼發放?天真的美國民主黨硬是以為他們說的話對方一定會做到,而這對方是殺人不眨眼的兇徒,是誓言要殺光以色列人的恐怖份子。

現在以色列面對兩面敵人:加薩地帶的哈瑪斯,北面黎巴嫩境內的真主黨,這兩個恐怖組織都是宣言要消滅以色列的組織,也都是伊朗培植的,支援的,供應武器的,幫忙訓練的組織。以前說過,伊朗選擇在此時發動對以色列攻擊時機再好不過,一來愚蠢的拜登政府眼中只有一個目標,跟伊朗簽署限核協議,不惜給他們大筆現金達到目的,這樣的凱子在台上還有一年任期,現在不下手還等何時?其次,自從拜登上台,他的能源政策阻止所有西方國家開採石油,這政策已經讓伊朗增加了五百億元石油收入,(極大多數來自中國,其他來自西方國家,亞洲,非洲等國家),而且拜登取消了川普時代對伊朗的幾十項經濟制裁項目,讓伊朗的錢多到用不完,他們有充裕的經濟後盾,進行這項自從1979 年掌握政權以來就堅持的終極目標。

拜登求合式的到中東去支援以色列,計畫中還要見巴勒斯坦領袖阿巴斯,以及約旦、埃及的總統,但是都因為醫院被炸的事而被對方取消,這是一次失敗的旅程。對於他的來訪以色列是歡迎的,因為顯示美國這世界第一大國的支持。很多人會記得,烏克蘭戰爭開始時,全世界的領袖爭相到烏克蘭去跟澤蘭斯基站在一起,以示支持,擔心安全的(怕死的) 拜登等了一年多才去。這一次怎麼第一時間就去了?唯一理由是因為他在國內的民意支持達到最低谷,特別是外交事務上被國民認為軟弱。他在外交事務,(及移民,通脹等事務上的支持,都低於川普20% 左右。),所以他必須冒生命危險走這一趟。這純粹是在國內爭取支持,證明他在做事。所以他一方面作秀,一方面教訓納坦雅胡要謹慎,就是報復都要節制。

拜登今天完全是沾了作為第一大國領袖的光,以及媒體每天為他掩飾,塗脂抹粉,他本人是成事不足、壞事有餘。我見到納坦雅胡對他的捧場溢於言表。目前拜登每次要說話,手中必有一份「稿子」,再短的答覆都要讀稿,即使這樣都結結巴巴,詞不達意,成為美國人的難堪。但是注意到,他跟納坦雅胡見面時,納坦雅胡也準備了一疊稿子,而且說話時不時眼望著這提詞稿,分明是要減低拜登的難堪。精明的納坦雅胡何時需要一份提詞搞?這樣做真是苦心到家了。(見上圖)

目前的情況跟1979 年伊朗回教政權劫持美國領事館五十多人質444 天的事件非常相似,軟弱的民主黨卡特政府也是只會求和,拿不出辦法,但是一當共和黨的雷根當選,就在就職之後第二天,德黑蘭政府毫無條件的就全部放人。這件事怎麼不見媒體提起?

今天這樣的發展原本是川普順利當選的最好機會,但是今天美國的媒體比當年的媒體更要兇悍的支持民主黨,沒有一個人醒覺川普跟拜登的差別。這是美國人要有意的走向滅亡,沒有人幫得上忙。

 

10/19/2023星期四

雖然加薩一間醫院被以色列火箭轟炸的消息證實是假新聞,但是無阻於世界各地的巴勒斯坦支持者藉機發動吵鬧的抗議行動。昨天有數百名抗議者衝到美國國會大堂,佔領大堂呼嘯,要國會立即通過「強迫以色列停火」的議案,否則不離去。

這些多數是穿黑色汗衫的男女,自稱他們是要求停火的猶太人,口號是「猶太人要求立即停火」,並且宣稱暴力都源自於以色列的暴力鎮壓。他們佔領了國會大廳,坐下或是躺下不走,聲稱不達目的不離去,有些甚至衝進國會議事廳的旁聽席吵鬧,當時正值眾議院正要投票選出新議長。最後有三百多人被捕,其中三人被控襲擊警察。

 

 

 

 

 

 

那位民主黨選出的巴勒斯坦眾議員Rashida Tlaib 塔利布在場拿著話筒聲淚俱下的呼喊:以色列軍隊正在轟炸醫生,病人,跟兒童,我們現在親眼目睹有人犯下種族絕滅罪行,大批屠殺的行為,我們怎能不說話。…拜登總統,我告訴你,美國人在這問題上不會跟你走。

這些人有沒有良心,有沒有腦子?今天是哈瑪斯要將猶太人殺光,是伊朗宣布要讓以色列在地球上消失,你卻說以色列在進行種族絕滅?

很明顯,他們盲目的,(有意的) 將哈瑪斯恐怖組織的文宣當作是事實。這只是美國廣大的支持巴勒斯坦行動之一。昨日在美國各大校園也立即一呼百應,由巴克萊,哥倫比亞,史丹福,紐約州立大學,賓州大學…其中在哈佛校園,有好幾百名屬於Palestine Solidarity Committee 的學生舉行Die-in 行動,就是躺在地下詐死。連博士班都有Graduates 4 Palestine 組織參與。

 

 

 

 

 

 

這顯示這些支持巴勒斯坦的組織在各大校園存在已久。他們不會自己分析新聞的真假,在十月九日哈瑪斯大屠殺之後第二天,以及醫院被炸的假新聞之後第二天,可以立即展開這樣大規模的行動。在過去,這樣的盲從者被叫作是useful idiots 有用的白癡,而現在美國最高學府中,極大多數的高等知識份子全是這一類。

見到電視畫面,躺在地上的有上百名學生,而事先參加遊行的更有數百人,他們高呼Free, Free, Palestine! Ceasefire Now!,的口號。如果了解巴勒斯坦歷史,知道以色列早在2005 年撤出加薩,他們當即選出了哈瑪斯執政,之後就不停的攻擊以色列,要消滅以色列。哈瑪斯沒有一天關注民生問題,每一年從聯合國跟西方得到上百億元的援助,都用到哪裡去了?全部用來對付以色列,這是大家有目共睹。

現在哈瑪斯兇殘的殺死了一千多以色列人之後,他們齊聲高呼要以色列停火,否則就是種族絕滅。這等於說:哈瑪斯可以屠殺以色列人,但是以色列人不可以還手。這是過去共產黨使用的伎倆,每次都高舉停火旗幟,給自己準備下一次攻擊。

自從一星期前,哈佛校園31 個學生組織聯名發表公開信,譴責以色列在加薩的「佔領」行為,及「殖民」行為,這所高等學府存在的「問題」已經受到注意,到目前已有多名慣例向哈佛捐款的大戶聲言將斷絕對該大學的支援。不過好像哈佛一樣的大學每年得到幾十億元的捐款而言,這幾位捐款大戶的行動發生的作用真是杯水車薪。這問題的嚴重不始自今日,這是長期的教化,豈止一天兩天可以板回。

 

10/19/2023星期四

昨天說了,加薩地帶一間醫院「被炸」的事件完全是假消息,紐約時報昨天在頭版的新聞報導,借用巴勒斯坦官方的說詞,說是以色列的火箭炸死了三五百人,還用另外一個城市 Khan Younis 的火箭廢墟作為圖片搭配,之後被網民舉發攻擊,就(多次)更改標題及相片,但是到最後還是堅持,以色列脫不了干係。這是甚麼邏輯?到現在還宣稱有數百人喪生,但是卻不追究為甚麼這間醫院到現在沒有發出這些死者屍體的相片。

除了紐約時報,其他西方媒體也都一樣,一開始就使用巴勒斯坦官方(其實就是哈瑪斯政權)的說詞,說以色列炸毀了當地一間醫院al-Ahli Arab Hospital,造成200-300 人死亡,這些都是避難到醫院的巴勒斯坦男女老少。美聯社、CBS 一字不改的將巴勒斯坦的聲明發表,還引用當地記者跟醫生的對話,證明確實「引發大量死亡」。英國的BBC,美國的CNN都發出譴責以色列的新聞,並呼籲以色列立即停火。我最初在Fox News 聽到這消息時,他們的記者就引用以色列官方IDF 的話說:事件剛發生,媒體必須小心不要立即做下結論等等。直到兩三小時後,IDF 才發表聲明,提出證據說這不是以色列的火箭,甚至不是由以色列境內發出。首先以色列的火箭一定會在地面造成大坑,但是這間醫院只是停車場幾十輛汽車被焚毀,附近建築並未受損。(下圖左是以色列火箭在加薩南面一個目標地點造成的典型坑洞,右圖是這次醫院旁邊停車場的受襲現場。)

 

 

 

 

 

 

 

以色列軍方有很好的追蹤及現場拍攝系統,他們以無人機拍攝到的錄影證實,這是一枚位處於加薩境內的恐怖組織Islam Jihad 伊斯蘭聖戰的火箭,本來要發射到以色列,但是中途故障於空中解體,碎片掉落附近一帶,而火箭中仍有相當汽油,所以在地面引發火警,畫面可以見到大量火光,也符合了這些汽車都被焚毀的畫面。(所有哈瑪斯及巴勒斯坦其他組織針對以色列發出的火箭,99% 都會被以色列軍方的火箭防衛系統 Iron Dome Missile Shield 擊潰。)

其次一個極大的可疑處是,巴勒斯坦衛生部最初的官方說詞有200-300 人死亡,後來加到500 人,但是到現在沒有見到有三五百具屍體出現的畫面。這個最會做秀的政權,如果有三五百人死了,還不展示這龐大的「死亡證據」?下面是到目前見到的所謂「以色列屠殺」的證據,這只能證實是一個停車場被炸彈剩餘汽油引發火警的後果。

 

 

 

 

 

 

 

還有昨天報導過的,IDF 得到兩名伊斯蘭聖戰分子的對話,證明是他們的火箭發生故障。如果巴勒斯坦真的有證據為什麼不公開現場的火箭碎片,證明是以色列火箭?為什麼不抬出三五百具屍體給大家看?為什麼不公開醫院內部被炸痕跡?等等。證明完全都是謊言。(反而在加薩其他地方,有被以色列火箭擊中的地方若有死傷,全部都被哈瑪斯及媒體拿來做新聞,形容的苦不堪言,證實在這所謂的醫院死傷,根本是假的。)

今天見到 CNN,路透社等媒體對這件新聞事後的「解釋」,他們都沒有承認錯誤,CNN 的解釋是:戰爭期間很多事件都不清楚,所以全球各大媒體最初都免不了使用巴勒斯坦的官方聲明,但是之後以色列IDF 的聲明出現,於是媒體又全部發表以色列的官方聲明,他們的結論是:兩者都不是全面的真相,所以媒體必須自己判斷。同時暗示最接近完美的方式是兩者都報導,讓讀者取捨云云。

這樣的說法等於是鼓勵鄉愿。我記得烏克蘭戰爭剛剛開始時,俄羅斯也經常做出殘暴的攻擊行為,並發新聞是對方做的,但是當時極大多數媒體都看穿了俄羅斯的手段,不跟隨俄羅斯的話筒走。而現在的哈瑪斯在紀錄上是比俄羅斯還要會說謊的組織,為什麼現在在以巴衝突時,就刻意要跟隨巴勒斯坦的宣傳腳步走?

路透社今天的報導跟CNN 的如出一轍,首先就強調這是繼十月七日哈瑪斯攻擊以色列之後,雙方衝突死亡最慘重的一次事件,並且宣稱有500 人死於這次的火箭襲擊,(難道這些媒體都可以不見到屍體就下結論的?)之後將以色列跟巴勒斯坦雙方的支持者反應都列出來,就交代了。也是「持平」報導,各占百分之五十。

美國NBC 的報導更可笑,他們在結論說:「要取證這次事件是誰的責任,非常困難,因為目前沒有外面的專家可以進到加薩,這裡還是受到以色列的軍事包圍及封鎖。」這樣的說法等於說新聞是被以色列控制。真是這樣,怎麼加薩的新聞都對以色列不利?

過去在新聞系上課時,經常聽到的一句話是:戰爭爆發時,第一個受害者就是真相。現代的媒體人不僅忘記了這句話,甚至爭相幫忙將「真相」殺死。

 

10/18/2023星期三

以巴衝突因為加薩一間醫院被炸,死了幾百人變得複雜。當地的巴勒斯坦衛生部立即發聲明,是被以色列的火箭炸的,於是全世界的阿拉伯國家,以及巴勒斯坦的支持者立即展開大規模抗議行動,哈瑪斯並發動今日在全球展開「史無前例的憤怒」抗議行動。

其實以色列對於自己發出的火箭一直都有紀錄,而且以色列一向都特別小心不要誤炸平民地點,特別是醫院、學校這類地方。所以很快就發現這不是以色列火箭。首先這火箭落的地方在醫院旁邊的停車場地方並沒有坑洞,這是以色列火箭必有的現象。而且現場只是一堆碎片,見不到建築物受損,證明火箭是在空中解體後掉落。(所以我對於是否真的死了五百多人都存疑。最初說200-300人死,之後增加到五百人死。但是看這現場很難相信。)後來見到報導,也有媒體懷疑死亡五百人的說法。更沒有見到「幾百具」屍體的畫面。(下面是現場的停車場被炸畫面,以及以色列拍到的衛星圖片,都顯示只是停車場被炸,附近建築沒有受損。)

 

 

 

 

 

 

 

其次,以色列有無人機拍到的火箭掉落的局部畫面(因為是夜間,所以不夠清楚),但是分析得知是加薩境內的Islamic Jihad ( PIJ伊斯蘭聖戰)發射的火箭,原來要向以色列境內發射,因為中途發生故障,提前跌落。不僅如此,以色列還截獲了兩個Islamic Jihad 分子的對話,可以聽見他們清晰的用阿拉伯語說:「他們說,這(火箭)屬於巴勒斯坦伊斯蘭聖戰的,是我們的嗎?」另一個說:「看起來好像是。他們說從是那火箭彈片見到是本地製造的,不像是以色列的,…是因為故障掉落的。」第二個說:上帝保佑,難道不能掉在另一個地方嗎?

這樣的錄音很容易證實的,而且那些彈片就是證據,但是加薩的巴勒斯坦人會讓以色列軍方去辨認嗎?至少可以拿出來證明是否以色列的火箭,但是想都不要想。(就像武漢實驗室禁止外國人去檢查一樣。)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是否會將那些彈片公開,或是給國際組織檢查?

不僅如此,那個自認是媒體老大姐的紐約時報,居然在今天的頭版新聞中大肆報導加薩「一間醫院」被炸的新聞,頭條大標題就說是「巴勒斯坦當局說:以色列的火箭炸死了幾百巴勒斯坦人」,但是卻用了另外一幅加薩其他地方被炸的相片,跟醫院被炸的新聞搭配。以茲證明「這間醫院被炸毀」,這是極端的不誠實,這是移花接木,這是公然製造假新聞,已經在網上被人揭發。(見圖)。

 

 

 

如果這醫院真的被炸,如果這醫院真的死了這麼多人,紐約時報需要用「虛假的」相片來報導嗎?而且到現在見到全世界各地都有為巴勒斯坦聲張的示威抗議行動,人山人海,群情激憤,但卻見不到有那間醫院抬出屍體的畫面,(只有新聞剛發生時見到有十幾具屍體),要說三五百人被炸死了,哈瑪斯還會不將屍體都抬出來示眾?

到目前所有阿拉伯國家都不肯相信是哈瑪斯自己的火箭,還說以色列軍方的話都不能相信。今天全球的抗議行動越演越烈,暴徒更已經包圍了美國在黎巴嫩,在約旦的大使館,焚燒美國跟以色列國旗。

事實是那麼多年來我們都見到,以色列軍方萬分小心不能出錯,否則只要一次他們就水洗都不清。這一次大規模以色列部隊開到加薩境內,多天了都沒有動靜,就是為了小心,不可以出錯。因為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包括那個一面倒的聯合國。

這次拜登到以色列訪問,以示行動支持,原定還要跟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 Mahmoud Abbas 會晤,以及與約旦總統,埃及總統等舉行峰會,都因為這次醫院被炸事件引起的民情激憤而取消。約旦那邊藉口要進行為期三日的「哀悼醫院死者」,證明故意散發的錯誤新聞,以及阿拉伯國家的不講理的反應將會全面引導這一次的衝突(戰爭)。導致更多的無謂犧牲,他們要戰爭,他們根本不要和平,他們要消滅以色列跟猶太人。

 

10/18/2023星期三

共和黨要選出一個議長真是艱難,目前的候選人,俄亥俄州眾議員喬登Jim Jordan 始終無法得到足夠的218 票數,也就是黨內只能跑走四票。但原定星期一的投票改在昨天下午,結果有20 名共和黨議員「跑票」,他們有的投票給前任議長麥卡錫,有的投給斯卡里斯Steve Scalise,有的投給其他的共和黨(甚至前任)議員,這都表示不支持喬登。

至於民主黨,他們趁共和黨的亂,提名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領袖 Hakeem Jeffries 做議長,結果民主黨的210 票全部給了他,一票也沒少。幸好沒有一個共和黨議員投票給他,讓他也無法達標。雙方票數是210-200。(下左:喬登,右圖:Jeffries。)

 

 

 

 

 

 

其實喬登是獲得前任議長麥卡錫的大力支持,前總統川普也全力支持他,但是黨內就有那麼些心胸狹窄的人不願意服從多數,長此下去真該當共和黨「失敗」。正當目前中東戰雲密布,眼看世界大戰就要爆發,這十幾二十個地方選出的小小議員,卻以為掌控大局,願意興風作浪,實在讓人想不通。

民主黨那邊盡量的搧風點火,以及趁人之危。他們公開幻想說,有「溫和派」共和黨願意跟民主黨合作,選出一個民主黨認可的議長人選。這包括因為反川普而落台的前議員錢妮 Liz Chaney。甚至說有人願意投票給Jeffries,選他做議長。這消息傳出,已經有多名所謂的溫和派共和黨人出來大力否認,說他們百分之百相信,不會有一個共和黨人投票給 Jeffries。(幸好共和黨還有這底線。)

也許在這種壓力下,那8-20名共和黨會最終夢醒而歸隊。但那可能有要多次投票之後才會實現。今年一月麥卡錫就是經過五天、15次投票才被選出。

共和黨計畫今天舉行第二次投票,據說喬登有機會增加支持票數,不過還是未達需要的門檻218票。據說共和黨已有變通計畫,就是讓麥卡錫欽定的臨時議長 Patrick O'Henry 延長暫代期限,暫時由他擔任這議長職務,讓議會展開正式作業,以免耽誤議會的正常作業。

 

10/17/2023星期二

拜登啟程到以色列去跟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見面,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國防部長奧斯汀這幾天也僕僕風塵,在中東各國穿梭。我見到主流媒體充滿了期望,認為他們的「斡旋」將可以帶來甚麼樣的成果。(下左起:拜登,布林肯,奧斯汀。)

 

 

 

 

 

 

事實是,這些媒體如果誠實的話,他們會知道這些人根本不是在做甚麼斡旋,他們根本是在「補鑊」。這是他們幾個人做下的爛攤子,如果到現在還不明白這場戰爭是怎麼發生的,他們的斡旋永遠都不可能有用。

前些天見到幾分媒體終於覺悟,這場戰役都是因為拜登政府的伊朗政策,跟能源政策引起的,以為他們夢醒,事隔多日,他們的口徑又回到從前,不肯承認過去有錯誤,繼續以他們有限的智慧面對面前複雜的局勢。盡管從媒體的言談中,都知道他們這次闖的禍不小。剛過的星期日,CBS 的星期日旗艦節目60 Minutes 中對拜登的專訪中,就透露了相當多的蛛絲馬跡。

主持人佩利Scott Pelley 以憂慮的神情問拜登:「現在美國面對歐洲的烏克蘭戰爭,加上中東以巴衝突剛剛開始,美國有能力同時對付兩場戰爭嗎?」拜登立即瞪大眼睛說:「美國是世界、歷史上第一強國,看在上帝分上,我們當然可以同時面對兩場戰爭。」

這樣的回答幾乎等於沒有回答,這好像在一堆事先準備好的答案中隨便挑選一個作答,毫無內容。美國再有實力,給你這樣窮折騰很快祖產就會用光。幾個月前才傳出,國防部哀嘆製造武器的速度,趕不上烏克蘭那邊的需求。美國的石油庫存又被你用來填補需求,壓低通脹,剩下的只夠十幾天所需,你能說美國仍然有實力?

當佩利問到更為實際的問題時,拜登根本答不出來。例如佩利問:現在(以色列)北面也遭受到真主黨的威脅,展開零星戰事,你有甚麼話對他們說?拜登回答:Don't,之後接著說了三個Don't,就不說話了,於是佩利幫他接下去:「你是說叫他們不要越過邊界,不要升級戰爭?」拜登說:That's right 對的。

這叫做訪問嗎?這完全是CBS 在幫助拜登完成這項訪問。這位總統根本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無法回答。連佩利在訪問最後都無法不解釋拜登的「狀況」,他說:拜登總統看來很累,「當我們在跟總統談話時,他的國務卿在以色列,他的國防部長在北約參與烏克蘭的會議,而美國歷史上最年長的總統看來因為指揮這些所以很疲累的樣子。這是非常艱難的一個星期,我們在他臉上都看得出來。」

這顯露了連他在媒體的盟友都無法掩飾他的疲累蒼老,而且要知道,這次播出的訪問是經過剪接的,見得出其中幾處jump cut 剪接的痕跡,原本的狀態不知道多麼差。

佩利問他,伊朗在這次的哈瑪斯事件中應當有多少責任時,他還是嘴硬不肯承認伊朗的幕後操作。他說:「我不能透露軍事機密,不過我可以說,沒有明確的證據證明(他們有關係)。」你說伊朗聽到這話會有甚麼反應?美國若不是情報做得太差,就是拜登這總統還在向他們低頭,不敢得罪他們,這伊朗還會不變本加厲嗎?

訪問中佩利問他:你真的要繼續競選嗎?他回答說:當然,因為他要利用目前的機會,「幫助中東及歐洲創造和平。」這就是蠢人不知自己蠢,闖了禍還以為只有自己能夠「拯救世界」。只有比他們更蠢的人才會繼續投票給他。

之後談到共和黨時,他突然可以說出一大段的句子,他說另一個選擇就更可怕:「那些MAGA 共和黨人,他們不是你祖父時代的共和黨,30% 的共和黨人根本不當民主像我們以前眼中的民主,(他們上台)民主就將被毀滅…」他以此做為自己必須再選的理由。美國人跟地球上所有的人都難免大禍臨頭。

 

10/17/2023星期二

哈瑪斯匪徒的暴行,掩蓋了很多新聞,上星期三一班知名左傾人士在紐約舉行了一次Stop Trump Summit (圍堵川普高峰會),在這一天的會議中,多名大家熟悉的、Never Trumpers (永不允許川普上位)的人輪流發表演講,說穿了是自說自話,因為他們所言都是老生常談,無甚新意,而且他們是慣常的「反川普」分子,即使新聞發出去,讀者跟觀眾也是一個呵欠。

這項所謂的高峰會,是由目前影響力減退到最低的極左媒體New Republic (新共和)主辦,而協辦單位包括那個極端左傾(近乎共產黨的)美國教師工會American Federation of Teachers,以及極左勢力 MoveOn,Courier Newsroom 等。只要看他們排出的講座名單,就可以見到都是民主黨的基本擁躉,平日大聲發言攻擊川普的「常客」:民主黨第二次彈劾川普的領頭人,眾議員Jamie Raskin,CNN 前任主持人Don Lemon,教師工會主席Randi Weingarten,跟川普反面的他的前任律師Michael Cohen,極端不負責任的黑人民權運動搞事分子Al Sharpton,曾經寫書攻擊川普的川普姪女兒Mary Trump,以及以反川普為目標的共和黨成員組成的The Lincoln Project 中多名成員,好像George Conway 等等,此外影星Robert De Niro 本來要出席,但是因為染上新冠肺炎就以錄影方式講話。(只要經常看CNN或是MSNBC的人,都會熟悉這些面孔。)

由這次會議可以見到,今天在美國有多少「名人」都在以打倒川普為人生目標。也證明了川普讓他們害怕。

這些人為什麼害怕川普?新共和的編輯Michael Tomasky 發表了一篇長文解釋,裡面說:還有13 個月就是D-Day (大選日),我們這些愛國者必須盡所有力量,警告美國人我們面臨的最明確及緊急的危險就是川普,我們每天都在「新共和」網頁上面做了,每個月的期刊也都這樣提醒大家,現在只是要「現場」再做一次。

至於川普危險在哪裡?這篇文章只舉了一個例子,就要證明川普是一個「種族絕滅的種族主義者」genocide racist,裡面引用川普最近說的一段話,說:「我們不知道這些(南面闖關進來的人)是哪裡來的,我知道他們或許來自監獄,精神病院,有可能是恐怖份子,或是有傳染病在身,這些都是近期沒人見過的現象,所有可能的現象。…這些將有可能毒化我們的國家。」Tomasky 就說這最後一句話是過去納粹用過的,然後引用希特勒在「我的奮鬥」中的一段話「過去所有偉大的文明都因為原有的種族死於血液中毒」,證明川普說的話來自於希特勒。

這就是他們美國左派今天的做法,將你說的一句話套到任何一個歷史罪人的框框哩,之後就將你打到十八層地獄。川普有他四年的政績做為證據,這些人一點都不去看,卻成天拿他說的一句話攻擊他。而川普不是律師出身,說話像漏勺,於是成天被用來做把柄。

還有一條被以巴衝突掩沒的新聞,就是民主黨的2016 年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她在本月五號在CNN上面說,她不明白為什麼還有那麼多共和黨人支持川普,說他被聯邦司法部起訴四次,罪名91項,她說:「可悲的,這麼多極端分子,那些MAGA  極端分子,都聽命於川普,盡管他已經一點信用都沒有了,他只是為他自己一個人,他現在在刑事罪跟民事罪上都官司纏身,這些人甚麼時候才會跟他脫鉤?…總要有一個時刻,也許我們必須有一個正式的洗腦作業deprogramming,才能讓這些邪教會員脫鉤。」

這番話讓那位CNN的民主黨主持人Christiane Amanpour 不停地點頭。(下圖:希拉里在 CNN 上面鼓吹對川普支持者全面洗腦。)

 

 

 

 

 

 

希拉里還哀嘆說,因為川普極有可能成為共和黨2024 年總統候選人,更有可能當選,於是攻擊他是傳統上那些「受歡迎的集權領袖」的模式,利用群眾中部份人的情緒,煽動他們,爭取支持云云。還說今天的共和黨的基礎民眾就是這樣得來的…。

你聽懂了嗎?這些民主黨人都認為,只要你支持川普,你就是邪教的會員,就必須經過全面洗腦(不是普通洗腦,而是進行好像電腦程式的全面換用程序。)這是比共產黨,比納粹還要全面的撤換腦子。而他們卻口口聲聲指控對方是納粹。

這很明顯是自己在選舉上鬥不過對方了,現在就要抹黑對方,甚至鼓吹用壓制言論自由,用各種手段壓制對方。這才是真正的獨裁極權者使用的手段。

這兩件新聞還不足以令大家心驚膽戰?

 

10/16/2023星期一

放假期間見到一則新聞,拜登政府的國土安全部靜悄悄發布一則宣告,說因為「面對迫切及緊急的情況,有必要在美國南面起建實體的圍欄physical barriers,以阻止非法入境到美國的人」,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拜登政府使用「非法入境」這字眼。

這是拜登政府的180 度轉變。這短短宣布不僅承認有非法入境者,還承認了南面邊界面臨非法入境者「迫切及緊急」的情況。(下:德州南面一個關口等待闖關的人流。)

 

這項聲明中還說,拜登政府為了興建這圍牆,取消了26 項相關的與環境保護有關的法案,為圍牆開通道路。這圍牆將在德州南面的Starr County 興建,但說明只有人流最高地區的20 英里範圍。即使這樣,都表示拜登政府相信「圍牆有用」了?

記得拜登在2020年競選時說過的,如果他當選,一英里的圍牆都不會興建。同時在宣誓就職後,立即使用行政命令,停止興建圍牆,停止遣返任何非法入境的人(命令中說:如果這人唯一的罪行是非法入境,絕不遣返。)而且終止了川普時代實施的:申請庇護的人必須留在墨西哥境內申請,不可以先進來再申請。前幾個月,還將價值幾億元的沒有用完的圍牆材料都賤價出售。

現在拜登再度以行政命令起建20英里的圍牆。不過不要期望拜登政府裡面的任何一個人公開承認,他們相信圍牆有用。就在國土安全部的宣告傳出後第二天(星期四),拜登被問到為什麼要興建這圍牆,是否因為圍牆有用時,他只回答了一個字:No。之後他解釋說:這筆錢是在2019 年民主黨還未上台之前劃定的,他要求重劃這筆錢的用途,但是共和黨國會拒絕,而且規定要在2023 年之前完成工程。「你要我怎麼辦,違法嗎?」

你聽過這樣的事嗎?川普時期所有的政策他都拒絕實施,現在這一項大家都忘記的「規定」被他們找出來了,就變成「不實施就違法」?

其實真正原因再明顯不過,直到一個多星期前,非法移民的問題嚴重侵蝕十幾個民主黨主政的大城市,不僅是當地民主黨市政官員:紐約,芝加哥,波士頓都在向拜登政府求助,要求阻止更多非法入境者進來,他們實在應付不來。其中在芝加哥更出現族裔衝突,數百黑人居民在社區會議中群情激憤,指責政府不顧黑人社區福利,卻引進幾千非法入境者,參雜到他們的社區中,嚴重影響到他們社區的安寧。這才是引起拜登政府不安,如果連他們的基本票倉都不滿了,這問題就大了,於是不得不採取行動。

在國土安全部的聲明中,還引用官方數字說因為非法入境問題,這一個會計年度進來了245,000非法入境者。這是嚴重誤導甚至說謊。事實是根據美國移民及海關執法機構 (ICE) 的統計剛過去的九月就有破紀錄的26 萬非法入境者,平常的數字都是每天七八千人,而2020 會計年度的非法入境者達到276 萬人之多。國土安全部的數字不知道是怎麼得來的。

不僅如此,根據國會剛剛發表的調查報告,拜登政府讓99% 的非法入境者留在美國,被遣返的只有1%。而其中接受「檢查」過的 screened 只有不到 6%。其他的都只給予一份通知,或是一個特殊的手機,要他們在某年某月到法庭去報導,據Fox News 的記者查訪,有些人的「報到日期」直到2028 年,也就是五年後。這是甚麼樣的系統?

另外據ICE 報導,他們截獲的人中,屬於國際恐怖份子名單的就已經超過150 人。那沒有截獲的漏網之魚更不知有多少。而每一天闖關的人分屬120 多個國家,很多都是恐怖份子的溫床:伊朗,伊拉克,葉門,埃及,土耳其,阿富汗等等。已有多間保守派媒體呼籲加強管制邊境,但是見到好幾篇左媒(如NBC)的報導說:保守派媒體又在製造恐慌,製造歧視。要知道,九一一事件只是19 名中東人就造成了這樣的禍害,現在是一天七八千人,他們能夠製造多少個九一一?如果有那麼幾十個哈瑪斯闖進來,美國很快就會變成另一個以色列。

 

10/15/2023星期日

見到一個剛剛出爐的美國民意調查,有66% 的美國人在這一次的以巴衝突中,強烈支持以色列。這項由Rasmussen Reports 所做的民調顯示,53% 的人認為,這一次以巴衝突巴勒斯坦要付極大責任,認為以色列應當負責的只有10%,24% 的人責怪雙方。

在問到:你同意以色列這次沒有選擇,必須在加薩地帶完全消滅哈瑪斯勢力嗎?有66% 的人同意,19% 的人不同意。

看了這項民調讓人不由覺得前幾天熱熱鬧鬧在全美國大城市,在全美國的著名學府中出現的敲鑼打鼓的支持巴勒斯坦的示威者,原來只是代表少數的美國人,但是怎麼他們的聲勢那樣壯大?這表示這些傳統的左派勢力,他們的組織能力真的十分強大。他們根本是要借用外表的「聲勢」壓倒對方。他們有的是「組織能力」,而不是真正的實力。(下圖:在哈瑪斯屠殺事件發生後的街頭示威,支持巴勒斯坦的陣容及組織,都優勝於支持以色列的群眾。)

 

 

 

 

 

 

 

舉一個例子,哈瑪斯恐怖分子在上星期六大舉衝進加薩地帶以色列民居家中去進行殺戮,第二天紐約街頭,以及許多校園就出現高舉巴勒斯坦旗幟的示威者,之後見到他們手中所持的標語都是印刷精美的招牌,上面的字句都是統一的:以色列殖民者才是恐怖份子!美國應當立即中止對以色列的支援!猶太復國主義就是恐怖主義!巴勒斯坦人民有權爭取正義!等等,這些標語怎麼印製得那樣快?是誰在背後指揮策畫?

就像那些大學校園,怎麼會立即出現幾百上千的「支持巴勒斯坦」的學生群眾?而且好像哈佛大學,怎麼會立即有31 個學生組織聯名簽署書面聲明,譴責(受害人)以色列?這些人的行動怎麼這麼快?目前在大學唸書的學生,如何對於巴勒斯坦有這樣深刻的感情?見到以色列人被大規模兇殘的屠殺之後,居然可以立即簽署聲明,聲討受害國家?

原來又是國際左派組織長久以來作的功夫。早在1993 年就有一個叫做Students for Justice in Palestine (SJP) 的組織在美國左派學生發源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成立,這個「學生爭取巴勒斯坦正義」的組織之後就在美國,加拿大,澳洲,新西蘭等地的大學蔓延。目前已經有三百間大學有此組織。而一開始的目標就是抵制以色列,抵制所有跟以色列有貿易來往的公司、組織等等。所以好像這一次的衝突一發生,這些學生會就一呼百應了。

目前部分大學將這組織的名稱簡化做Palestine Solidarity Committee (PSC),又或是Students Against Israeli Apartheid (SAIA),Solidarity for Palestinian Human Rights (SPHR),這些都是長久存在及運作的組織。如果只是為巴勒斯坦人民爭取人權,平等都情有可原,但是這麼多年來你可曾見過這些學生組織真正的為提高巴勒斯坦人民的生活水平做出努力?沒有,他們唯一的目標是打壓以色列,說穿了,根本是仇視猶太人的一個組織。

以前說過,這麼多年沒有一個人真正關注巴勒斯坦人的福祉,他們自己的政府,包括目前的哈瑪斯政權,只顧到要消滅以色列,沒有一天真正的想到改善國民生活。否則,聯合國一年幾十、幾百億元的援助都用到哪裡了?美國那邊也是每年藉口各種援助項目,總是給予上億元的支援。但是我們見到的是,巴勒斯坦國民從小就被教育要仇視以色列,仇視猶太人。這一次以色列要進攻加薩北部地區,奉勸居民盡速撤離到南面,但是哈瑪斯政權卻阻止國民離開。這不是要他們去送死,做砲灰?

這些事例也證明了,近代教育使用的教條主義,學生被教導得完全失去了自我思想的能力。即使新聞畫面及內容那樣慘絕人寰,他們還是根據教條,絕不接受。

在美國民主黨內,也有一批強硬的「巴勒斯坦派」,或是「反猶太一夥」,這些都是紐約眾議員AOC 領導的那幾位所謂The Squad:明尼蘇達州的Ilhan Omar,密西根的Rashida Tlaib,麻省的Ayanna Pressley,紐約的Jamaal Bowman,密蘇里的Cori Bush等等,他們過去多數都發表過反猶太言論,這一次更有好幾位發言攻擊以色列,指責以色列進攻加薩是製造人道危機。國會唯一的巴勒斯坦族裔的議員Rashida Tlaib更大聲疾呼,指責以色列殖民主義是中東動亂根源。作為巴勒斯坦人她這樣說或許可以理解,不過為甚麼這樣巧合這些  Squad 成員全部是極端左傾分子,公開承認的社會主義分子?(下圖:民主黨內The Squad 的四位核心分子,左起:Talib,Omar,AOC,Pressley。)

 

 

 

 

 

 

自從二次大戰,德國納粹屠殺了五百萬猶太人,國際左派就將希特勒定位為極右極端分子,然而現在這些國際左派卻領頭仇視猶太人,跟那些要消滅以色列,屠殺猶太人的屠夫掛勾。總之左派一向的做法就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盡。

 

10/15/2023星期日

終於聽到主流傳媒批判拜登的「伊朗政策」跟「能源政策」,是這次哈瑪斯恐怖份子攻擊加薩地帶的重要導因。雖然這批評是隱晦的,也不承認川普的伊朗政策跟能源政策是正確的,但是任何有腦子的人都可以從這些批評中得到答案。

左傾的 (民主黨的盟友) 媒體Politico 這兩天發表了一篇長文,標題是要拜登做出選擇:是要讓伊朗的石油繼續通暢(賺錢),還是要讓油價上升。

這篇文章很明顯是知道,拜登很不願意讓油價上升。因為他上任之後因為油價上升導致的通貨膨脹,讓國民苦不堪言,也嚴重影響他在明年大選的連任機會。但是這篇文章指出,你讓伊朗的石油繼續無限制的出口,讓伊朗政府的收入源源不絕,他們才能夠支援國際上的恐怖組織,發動好像上星期六一樣的恐怖襲擊。

這篇文章引用的數據跟批判言論,其實都是共和黨在過去兩年一再提出的警告,(真難得在左派文宣中見到),例如文章中指出:能源分析師指出,伊朗自從2020 年石油出口增加了四到五倍,而這期間也是拜登政府尋求減輕跟伊朗衝突的時期,好像要恢復奧巴馬時期的一份協議,以阻止伊朗發展核子武器。但是這政策讓伊朗多賺了數以十億元計的收入,都可以用來支援恐怖組織。

其實文章中都說,伊朗是自2020 年增加石油出口,他們都不願意說是2021 年才開始,以免被人看出都是川普下台之後,伊朗才開始走運的。但這篇文章的後面終於說了:川普執政時期,使用各種經濟制裁措施,伊朗的石油出口被迫減少到每天四十萬桶,目前則提到兩百萬桶。這是增加了五倍。這才是事實。

 

 

 

 

 

 

文章中很難得的引用了川普一段話,說川普在2018 年上台後不久,就取消了奧巴馬跟伊朗定的協議,說那是一份窩囔跟最爛的協議。同時對伊朗實施新的禁運措施,才使到伊朗的出口大減。(即使這一小段話,都要聲明伊朗確實遵守了限核協議,其實這一句才是謊話。)

不過Politico 也說,如果要伊朗減少每天一百多萬桶石油,國際油價必定會巨幅上升,也影響美國的油價,這可能是拜登難以接受的。以前說過,拜登所有的政策都是為了「選票」,而油價跟食品價格是最影響選民投票的。

(為什麼川普可以一方面讓伊朗等國石油減產,一方面又讓國內油價降低到數十年來最低?這些左媒怎麼不分析呢?)

這篇文章甚至提起,在烏克蘭戰爭發生時,拜登都沒有「限制」俄羅斯能源通行無阻,所以這一次都懷疑拜登會採取行動。但是下一句話就引用共和黨那邊的話說:拜登不應當因為擔心油價上升而不行動。說(拜登)一早已經製造了通貨膨脹,這一次不能夠再度砸鍋,闖更大的禍。文章還說,現在不只是共和黨在呼籲改變原有的能源政策,連民主黨那邊都有人符合,提出聯名議案,要求政府加大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加強對與伊朗交易國家的懲罰等等。

不僅如此,今天也在左媒ABC 的This Week 中聽到左傾的Atlantic 大西洋月刊的記者振振有辭的批評(目前的)能源政策,說(現政府) 讓伊朗每年的石油收入增加了三倍,強調說現在再不改弦易轍,國際恐怖份子的行動會更嚴重。而且他也很明顯的說,伊朗就是這次哈瑪斯恐怖行動的幕後主導,等於說出了白宮不願意承認的事實。這些話過去都不可能在主流媒體那裏聽到。

其實拜登的失敗政策豈止這幾項,他的邊界政策更是一個極大漏洞,將來的禍害會更大。自他上日後兩年多,已經確知有兩百多萬人「未經檢查」就進來了,而拜登政府遣返的只有1%。經過檢查的闖關者中就有155 人屬於國際恐怖份子名單的。這未經檢查中的有多少是潛伏進來的恐怖份子?當年九一一只不過是19人就造成那樣大的禍害。

一再說這個無能又貪汙的拜登,是美國歷史上最大的罪人,不是預言,是事實。

 

10/14/2023星期六

這一次哈瑪斯恐怖份子大舉入侵以色列所屬的加薩地帶進行殺戮,規模及手段都空前,幾乎所有軍事專家都相信是伊朗在幕後策畫。最初拜登的白宮還矢口否認與伊朗有關,這兩天已經不再堅持。同時,拜登政府也已經跟中東的卡達爾Qatar 政府默默的取得了解,將收存在卡達爾銀行的,原本要給伊朗的60 億美金(交換囚犯的代價)凍結,不給伊朗了。

這些是否都是承認拜登過去的路線是大錯特錯?但是不要想從拜登一夥人口中聽到他們的懺悔。事實是前幾天在白宮記者會中,還是不承認這筆錢被凍結的決定。所以只能說是「默默的」協議。

伊朗近年來不僅在背後大筆資助哈瑪斯政權,從事對以色列的攻擊行動,並明目張膽的訓練哈瑪斯的「戰士」。此外這幾天宣稱會全力支持哈瑪斯的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更是伊朗多年來一手培植的政治勢力,他們每一個組織都在章程中寫明,要讓以色列這「國家」消失。但是國際上居然還有好像拜登這樣的領袖,一上台就爭取跟伊朗簽屬協議,大筆的錢交出去。

拜登另一個政策,阻止西方國家開採石油,甚至停止西方國家興建油管工程,更是讓伊朗這一類中東產油國家如虎添翼。只要西方國家不再開採石油,他們產油國家的進帳就無虞匱乏。這些立意要消滅以色列的政權,全部都等於找到了金礦。

川普時代推展Abraham Accord,讓中東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建交,主要的目的一來是保衛以色列的安全,最重要的是,要孤立伊朗。川普成功的拉攏了五個中東國家跟以色列簽約,但是拜登一上台就中止這項計畫,只因為這是川普的計畫。但是私下他們承認這是非常好的計劃,最近更跟沙地阿拉伯達成初步協議,(這協議在川普時代已經接近完成),沙地阿拉伯同意跟以色列建立正常外交關係,交換條件是美國協助該國建立和平使用核子計畫,對方則同意在巴勒斯坦方面讓步,及跟中共保持距離等等。

但是在哈瑪斯星期六的殺戮行動之後,沙地阿拉伯突然將與美國的協商擱在一邊,立即去跟伊朗對話。根據兩個可靠消息來源說,沙地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 表示他無法在這時候商談有關巴勒斯坦的讓步,同時伊朗那邊的消息也說,伊朗總統 Ebrahim Raisi 也已經致電 bin Salman,爭取他對巴勒斯坦的支持,而且據說談話45分鐘,氣氛良好。(畢竟血濃於水。)

其實伊朗最怕的就是好像沙地阿拉伯這樣的大國跟以色列簽和平協議,而他們就利用這機會,離間沙地跟美國的關係。如果得償所願,這是這一次伊朗收穫的最大果實。

目前中東一場大戰已經無法避免,就像烏克蘭跟俄羅斯對壘,俄羅斯因為手中有核子武器,所以美國跟歐盟就步步小心,不敢全力協助烏克蘭。試想,如果伊朗手中有核子武器,以色列還有生存空間?但是過去幾年我們見到,奧巴馬政府跟拜登政府花了多少心血要跟伊朗做朋友,讓他們「有限制的發展核子能源」做和平用途,還一次又一次給他們鉅款,(奧巴馬時期,瞞著國會私自將17億美元現金,用飛機運到伊朗。那是違法行為。)結果眼見伊朗越來越接近製造核子武器的能力。

任何有腦筋的人都相信,只要伊朗有了核子武器,他們必定用來對付以色列。消滅以色列是他們的國策。而以色列必然會以核子武器還擊。民主黨這批整天宣稱要避免核子戰爭的鴿派,卻是製造戰爭的專家。

 

10/14/2023星期六

哈瑪斯恐怖份子在上星期屠殺了一千三百名以色列人的事蹟,慘痛程度是近年來罕見行為。有些行為若不是有人證物證,確是難以相信。前天提過的一位德國及以色列及雙重國籍的紋身女子Shani Louk,她在出席一個沙漠音樂會時,跟其他260 名在場的青年人一起遇害。見到錄影畫面,她的半裸屍體被放在一輛卡車上遊街示眾,據說她在遇害前還被強姦。

現在我們知道與Shani Louk 遇害有關的更多事實,當時她是跟一位墨西哥籍的男友Orion Hernandez Radoux 在一起,之後兩人都銷聲匿跡,相信已經遇害。之後有一份阿拉伯文字的網文被公開,而且發自Radoux 的手機,這段網文這樣說:我鄙視你,上帝詛咒你!

這更證實Shani Loux 跟她的男友都死於哈瑪斯之手。(下圖:Shani 跟男友的合照,以及出現在網路的阿拉伯文的詛咒文字,是發自Radoux 的手機。)

 

 

 

 

 

 

不過據Shani 的母親說,她從巴勒斯坦那邊得到的消息,說自己的女兒並沒有死,目前頭部受重傷,住在醫院中,正尋求德國政府幫助讓她見到女兒。

上面提到的那場沙漠音樂會Tribe of Nova Music Festival 是當天死人最多的地方,共有260 人遇害。剛剛傳出一段錄影帶,顯示其中一名哈瑪斯槍手進入音樂會場後,向一排臨時廁所掃射機關槍。錄影帶還聽到這男子說阿拉伯語。

事後檢查錄影帶,見到廁所上面很多彈孔。以色列防衛隊IDF 將這錄影放上網,認為有必要讓世人知道,哈瑪斯根本不在乎他們射殺的對象是甚麼人,總之是殺無赦!(下圖左:被機關槍掃射的廁所,右圖:事後以色列警方蒐集的部分屍體。)

 

 

 

 

 

 

 

一名當天參加這音樂會的青年Shahar Gabay 幸而生還。他形容當時的情況說:「我們在帳篷中,突然聽到四周圍都是爆炸聲,火箭砲聲,完全的震驚,每個人都開始逃跑,驚叫,沒有人知道該怎麼做。而且要知道,那是沙漠,沒有地方可以躲避。而火箭就在身旁炸開。這樣持續了四五個小時,直到(我們)逃離,我跑了19 里路才逃離現場。」

據說這些手持機關槍及裝備了手榴彈的哈瑪斯的殺手,是在清晨六點多大家都在睡覺時,乘坐電動馬達發動的滑翔機空降到音樂會場。Gabay 說,他見到很多人遇害,有些被俘虜。另外在網上有當時目擊者說,有些女子當場就被哈瑪斯恐怖份子強姦,而旁邊就是其他人的屍體。

跟Gabay 有類似經驗的男女很多。

一個住在加州的美國籍女子丹妮爾Danielle Waldman 跟未婚夫一起參加了這音樂會,他們不幸都在逃離時遇害。之後她的父親Eyal Waldman 追蹤女兒的蘋果手機,說他希望見到女兒還活著,但是等他見到女兒的汽車時,見到上面都是彈孔,見不到女兒,認為24歲的女兒已被劫持。之後不到24 小時,他獲得證實,女兒跟她的男友Noam 都已經遇害。

Waldman 說,他從現場的子彈殼,知道屬於三到五個不同的AK 步槍發射出來,知道至少有三個人對他們攻擊。汽車上的彈孔也證實子彈從不同方向發射,他們根本沒有生還的機會。(下圖:丹尼爾跟未婚夫Noam)

 

 

 

 

 

 

 

事後Waldman 更說,據他所知,當時丹妮爾跟兩到三個朋友一起上車試圖逃離,結果無一倖存。

另外在加薩地帶,一個以色列警察Shimon Portal 接到自己22 歲女兒Neta 的短訊,只說了幾個字:他們要進來了。

Shimon 自從跟妻子離婚後,跟這女兒已經六年沒有來往。他接到這短訊,立即知道這是什麼情況,他回復女兒說:鎖上門。之後立即趕去。

當時Neta 跟男友Santiago 以及其他鄰居都躲在在KIibbutz Kfar Aza的一個安全屋內,而這時哈瑪斯槍手也正在這一帶一家家去掃蕩。最後哈瑪斯強行進屋,向屋內掃射。Neta 腿部中彈六槍,男友也身中一槍。

Neta 事後說,槍手大人小孩都射,好多人求情,也不倖免。男友要她從窗口跳出,她不敢,結果男友拖著她一起跳出。因為她腿部受傷跑不動,也是男友拖著她逃離。他們逃到一堆垃圾堆,途中見到10-15 名槍手在吸菸,等待下一步行動。

Neta 這時再向父親發短訊,說:我被擊中,救命!父親回話說,他立即來。Portal 趕去途中,救了三名以色列兒童,但是他們的汽車也遭到槍手襲擊,車上許多彈孔,不過最後趕到女兒身邊,將他們都送到醫院去急救。(下圖:Neta 在醫院中含淚說出經歷。右邊是她的父親。)

 

 

 

 

 

 

 

最後統計,單在Kfar Aza這個村莊就有200人遇害。這裡每一段經歷都是生離死別、慘絕人寰的故事,但是那一天在沙漠音樂會就發生了260次,在整個加薩地帶發生了一千三百多次。

 

10/14/2023星期六

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在本月三號被黨內八名議員(連同所有民主黨議員)投票趕下台之後,到現在也無法選出新的議長取代。星期三聽說,共和黨的內部會議投票,選出了現任的黨內多數黨領袖斯卡里斯Steve Scalise 為正式候選人之後一天,他就宣布退出,原因是無法得到黨內議員足夠的支持,也就是無法達到218 票的門檻票數。

當時就認為斯卡里斯不是如意人選。雖然他人品高尚,黨內人緣也好。他在2017 年被一名民主黨極左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 的支持者,(也是極端反川普者) 持槍針對共和黨人射擊時,受了重傷,經過幾個月的手術才復原。此外他也在最近接受癌症治療。不過他的形象及地位始終不及另一位有意問鼎者喬登Jim Jordan 來得高。(下左:斯卡里斯,圖右:喬登。)

 

 

 

 

 

 

斯卡里斯的退出,造就了喬登的出線。他是目前眾議院司法委員會的主席,正在負責對拜登父子貪腐行為的調查,知名度頗高。他屬於黨內的保守派,也是川普的忠心擁護者,並得到川普公開宣布支持。甚至那位出面罷免麥卡錫的佛州議員Matt Gaetz 也公開表示會支持他,但是現在聽說他也無法得到218票,公開表示絕對不會投票給他的達到數十人之多。這些人有些是斯卡里斯的支持者,有些認為喬登太多在黨內「只支持他的人」,表示他會製造分裂。也有一些是因為屬於民主黨的選區,擔心他對拜登的調查,會影響自己的選情。而且民主黨那邊也在放話,說喬登若是出線,民主黨那邊今後絕不合作等等。

共和黨在確認喬登為候選人後,宣布將會在星期五(昨天)下午正式投票,但在得知喬登的票數不夠之後,取消了這次的投票,現在聽說投票改在星期一,而喬登就在這周末跟那些反對他的黨員去一個個爭取。

說過無數次,共和黨人(或是保守派)沒有團結的基因,只要一點不合心意就不妥協,特別是在對付自己人這邊。可以說太有原則,也可以說是心胸狹窄。民主黨那邊,只要是自己人(幾乎是) 殺人放火都可以原諒。人家那邊沒有一次會在投票時起紛爭,盡管私下多麼不滿意,投票時一票也不少。

事實是,那一次八個人罷免麥卡錫是毫無理由的,因為他們心目中沒有替代人選。現在仍然有人呼籲麥卡錫再出山,他已經拒絕,同時表示會支持喬登。民主黨那邊(跟媒體)樂不可支,口口聲聲說共和黨在內戰,CHAOS,並且說現在兩個戰爭同時爆發,美國國會卻癱瘓了,都是共和黨不顧大體,癱瘓三分之一的政府云云。

 

10/13/2023星期五

以色列大軍終於開進加薩地帶,在一百輛裝甲推土機(有防彈及掃雷作用),三百輛坦克引導下,三十萬部隊以及無數裝甲車跟進。以色列防衛部隊IDF 宣稱這次的任務一方面是要消滅哈瑪斯,一方面是要盡快尋找被捕捉的150 名人質。(下圖:加薩地區連日來遭到以色列空襲。)

 

 

 

 

 

 

為了減少平民傷亡,IDF 在星期四向加薩地帶北部的居民投放了數十萬的宣傳單,要當地110 萬居民在24小時內疏散到南面地區。部分居民確實逃離,但是極大部分仍然拒絕遷出,或無法遷出。聯合國表示,要這樣多居民在一日內遷離實屬不可能。並稱當地有多間醫院,一日內疏散病人也做不到,並指責以色列這作法不人道。以色列回答稱,哈瑪斯到以色列平民家中進行屠殺,事先並未給予警告。此外哈瑪斯政府也勸告居民不要撤離。事實是,哈瑪斯在過去一直是用平民做擋箭牌,將火箭發射地方,以及武器彈藥庫都隱藏在民居中。

以色列這一次採取迅雷不及掩耳的軍事行動,是要全力掃蕩哈瑪斯恐怖集團的據地,但是過去這麼多年來哈瑪斯有極為先進,以及複雜的防衛系統,特別是將軍事重地跟民居混雜結合。很難讓以色列進行針對性的攻擊。軍事專家甚至警告說,哈瑪斯會將這些以色列(以及西方)人質安置在重要的軍事基地,讓以色列轟炸時左右為難。

到今天下午以色列已經針對性的對加薩地帶發射六千發火箭,巴勒斯坦衛生部宣稱已造成1,900人死亡,超過了哈瑪斯在星期六屠殺的1,300 名以色列人。為了爭取國際支持,哈瑪斯前任領袖Khaled Meshaal 呼籲全球穆斯林在今日上街進行所謂的聖戰日Global day of Jihad,後來知道「聖戰」這字眼可能引發反感,改為國際憤怒日Day of rage,結果全球各地都有響應,在紐約時代廣場有上千人出現,高舉巴勒斯坦旗幟,並要求美國立即停止對以色列的支援,標語中很多是指責「以色列是戰犯」,以色列實施種族隔離及種族迫害政策。此外在歐洲每一個大城市,亞洲,東南亞都有大型示威,中東各地的支援行動都有上萬人參加。

這項示威的目的是要人們忘記星期六哈瑪斯對以色列人的屠殺行動,轉移注意力到以色列的軍事報復行動。預料未來幾天巴勒斯坦的傷亡會更嚴重,用以激發國際的輿論譴責。

一般預料這一次的以色列報復行動將會比過去幾次戰役都要長久。例如2008 年的Gaza War持續了三個星期,2014 年也是發生在加薩的Operation Protective Edge 用了六個星期。以色列總理納坦雅胡宣稱這一次要徹底摧毀哈瑪斯的部隊及軍事力量,讓他們自地球消失。

不過以色列這一次面對的困難也超過過去。例如這一次哈瑪斯成功滲透到以色列範圍內,才能構逐家逐戶去屠殺平民,就是靠得精密的隧道工程,而一向最先進及精密的以色列情報機構,竟然毫無所知。而哈瑪斯的這隧道工程目前不僅四通八達,而且深入地下30米(一百英尺),設計堅固及精密,到處都是陷阱,以色列士兵要是想摧毀這些地道,很可能自己造成巨大的傷亡。

據估計,在範圍不及41公里乘10 公里的加薩地帶,哈瑪斯居然建造了500 公里的隧道。以色列在2021 年摧毀了100 公里的隧道,以為已經毀滅了哈瑪斯的地道系統,但是哈瑪斯政權很驕傲的宣稱,以色列只摧毀了他們不到5%的地道。而且哈瑪斯的隧道入口都建造在學校,醫院,甚至商業大樓,以色列若是想要全部炸毀,無法不傷及大量的平民。(下左:以色列宣稱在2021 年摧毀的,哈瑪斯在加薩地帶的隧道路線圖,以及內部的堅固。)

 

 

 

 

 

 

 

這次以色列的報復行動與過去幾次的戰役都不同,一來哈瑪斯上星期六的攻擊行動作法殘忍,死傷慘重,以色列比喻是他們的「九一一」,所以納坦雅胡宣稱要全力消滅哈瑪斯。此外位於以色列北面的黎巴嫩真主黨 Hezbollah (該國最大反對黨),也在昨日宣布會支援哈瑪斯到底,甚至不惜加入戰鬥勢力。真主黨主要的幕後支持者是伊朗,財源跟武器供應都不虞缺乏。此外美國總統拜登也在昨天宣布,會支持以色列到底。這樣說來,這一場戰役將不會在短期內結束。

拜登上台不到三年,已經讓全球兩度頻臨第三次世界大戰。又讓人想起奧巴馬那句話:不要小看拜登「搞破壞」的能力。

 

10/13/2023星期五

以巴衝突其實我關注了很長一段時期,目前的巴勒斯坦人仇視以色列跟猶太人,除了歷史因素之外,眼前的事實跟德國納粹時期有很多相似之處。希特勒跟很多德國人當時仇視猶太人,是因為他們認為猶太人位居財經界高位,剝削他們的經濟,一般工人階級也認為他們把好的工作都搶走了,基本上是一個忌妒心態。加上他們是外來人,所以認為可以趕盡殺絕。再經過希特勒這樣一個極端小人的(變態) 野心家登高一呼,好多德國人就進了圈套,齊心要消滅猶太人。

無可置疑的是,猶太人因為長久沒有家園,自力更生的心態很強。另一邊,我要說猶太人是比較聰明,很多工作他們做起來輕而易舉,很容易出人頭地。這一點不僅當時在德國已經很明顯,現在在巴勒斯坦就更明顯的對比出來。巴勒斯坦人民也是經過長久戰亂,人民長久的貧困。而在1967 年發生了六日戰爭,周圍的阿拉伯國家(埃及、約旦跟敘利亞等國聯軍)企圖一舉殲滅以色列,沒想到以色列以更強的空軍,及地面部隊在六日之內驅逐了各國聯軍,之後以色列為了更為安全,就占領了上述三個國家的部分領土,包括約旦河西岸,戈蘭高地,以及加薩地帶(加薩走廊),為自己作為緩衝區。形成了巴勒斯坦人民宣稱要奪回土地的聲張。

而在巴勒斯坦,在經過幾十年戰亂之後已經有了和平,除了政府自治,還有聯合國長期的經濟支援,但是我們見到的是這麼多年來,自治政府的貪汙腐敗,在阿拉法特時期就見到政府明顯貪污,每年聯合國幾十億元的支援,沒有見到他們修建一間像樣的醫院,建造像樣的公路,或是提高國民教育水平,而只會教導他們仇視猶太人。周圍的阿拉伯國家也沒有真的提供援助,甚至沒有接受一個巴勒斯坦「難民」,或是幫助他們生活升級,反而是一再利用他們做砲灰,達到消列以色列這國家的最終目的。

相反的,以色列政府開始在加薩地帶設立徙置區,安排以色列國民在這裡居住。同樣貧瘠的土地,猶太人卻管理的欣欣向榮,果園,綠地,跟隔壁的巴勒斯坦人對比就像是天堂。巴勒斯坦政府不知自己反省,卻教育民眾這些都是猶太人從他們那裏「偷去」的,要他們有機會就攻擊以色列。他們從小孩子時期,就學會向以色列人丟石頭。我見到很多旅遊紀錄片,只要是兩邊的邊界區,年輕孩子就以向對方丟石頭為每天的課題。長大後就是發射火箭砲。邊界區不僅警衛森嚴,所有外牆都是被攻擊的痕跡。

其實以色列在加薩地帶建立徙置區,繁榮了當地經濟,也有不少巴勒斯坦人沾受利益,但是巴勒斯坦政府阻止國民跟以色列人合作,只會激發他們的憤怒,仇視,製造衝突。這都不是正當的治理手法,這是要大家同歸於盡。

所以說穿了,德國納粹跟今日的巴勒斯坦現象有很多相似之處。這是利用人民忌妒的心態,仇視那些會過日子的人。基本上這是左派的思潮跟做法,難怪今天巴勒斯坦人民在美國(及西方)的校園中得到這樣多的同情跟支持,因為西方的高等學府過去多年來都灌輸學生左翼思潮,現在這些教育都孵出了果實。

 

10/13/2023星期五

以色列遭遇到哈瑪斯武裝分子集體的,殘暴的攻擊之後,西方的媒體集體的避免使用恐怖份子terrorist 的字眼形容這些哈瑪斯暴徒。加拿大國營電視及廣播公司CBC 的監管新聞寫作標準的主管George Achi 當時就發出指令,要編輯跟記者不要在新聞中使用恐怖份子這字眼。他在電郵中這樣說:不要使用terrorists 形容任何一個武裝分子,士兵或是任何人。

他解釋:「這個字眼本身具備濃厚政治意義,在(這次事件中)已經是一個爭議。」然而Achi 更進一步說,連以色列在2005 年「單方面從加薩地帶撤出,並將巴勒斯坦交回給他們自治,結束了以色列的佔領」的行動都不要當作是事實。他說:「不要將2005 年的行動當作是佔領行動的結束,因為以色列仍然維持空中,海岸及出入口的限制。」我的天,以色列若是沒有這些防衛措施,那還不早已經被巴勒斯坦(跟他們的盟友)消滅了嗎?經常注意新聞的人都會知道,即使是有這些控制還阻止不了巴勒斯坦人民有機會就發射設火箭砲攻擊以色列,要不就是滲透到以色列境內去進行破壞跟謀殺行動。

 

 

 

 

 

 

英國的國營BBC 電視跟網路媒體也有同樣的政策,自從這次事件發生後,就沒有見到報導中使用terrorists的字眼。BBC 發言人說「這是我們長久以來的標準立場,不要記者用這個字,除非是被訪問的對方使用。」BBC 的國際通訊記者 John Simpson 解釋,使用這樣的字眼象徵他們「採取了立場」。

不過BBC 這樣做已經引起政府普遍不滿,包括國防部長,外相,文化部長,甚至工黨領袖都紛紛發出譴責,要BBC 拿出自己的「良心羅盤」,做真實的報導。國防部長Grant Shapps 說:這些到民居家裡拖出大人小孩一律殺害的人,不是freedom fighters (爭取自由的戰士),不是單純的武裝分子,BBC 這樣做是(新聞行業的)羞恥。

但是BBC 拒絕這些指責,John Simpson 代表BBC 發表長文,解釋說:「BBC 沒有義務告訴他們的讀者觀眾誰是對的誰是錯的,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觀眾該當支持誰,反對誰。」他說:我們多次指出,英國以及其他政府都譴責哈瑪斯是恐怖組織,但那是他們的事,我們只是報導跟訪問(客人),我們只會經由被訪問者的口中說誰是恐怖份子。我們不會說那是我們的意見。

我只想說,自從二次世界大戰到今天,似乎沒有人質疑希特勒是歷史上的一個罪人,一個「壞蛋」,因為他沒有理由的殘殺猶太人。那麼BBC 是否也要讓他們的觀眾自己決定希特勒是好人或是壞人?他們可以站在一邊說:你們自己決定?

到現在,西方所有媒體都是一樣做法。紐約時報到現在提到哈瑪斯的(罪惡)行為時,都沒有一次使用恐怖份子的字眼。而且過去的報導都當他們是自由戰士。但是在談到以色列總理納坦也胡時,卻從來不忘記在前面加上一個批判性的「右翼」字眼。路透社進一步多次指責以色列總理納坦也胡的加薩政策是野蠻的。洛杉磯時報前天並且嚴詞要讀者小心,不要相信「所有的以色列官方發表的消息」,說以色列軍方慣於發布未經證實的消息,包括這一次哈瑪斯殺死40 名嬰兒的消息。雖然到現在好多美國官員及媒體都已經見到那些錄影,證實是確實的。只是因為太過兇殘,很少媒體刊出這些相片。

西方媒體說他們無只是報導新聞,不「站邊」,但是從他們的這些所謂政策,見到他們已經是非常明確的採取了立場。

 

10/12/2023星期四

哈瑪斯政權這次發動的針對以色列國民的襲擊,跟二戰前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的做法如出一轍。但是在事發後第二天,美國各地就出現了譴責以色列的大規模示威行動,大呼小叫的聲音支持哈瑪斯。先是在美國街頭,出現示威群眾發出的此起彼落的憤怒聲音,指責以色列是這一次以巴衝突的罪魁禍首,說是因為以色列實施種族隔離措施,讓巴勒斯坦人感覺到失去領土,失去家鄉等等。事實是,以色列是中東全境唯一的民主國家,唯一沒有任何歧視的國家。即使右翼的Likud 黨要實施對巴勒斯坦人不公平的政策,該國的左傾媒體跟左傾政黨都不會允許。相對的,所有中東阿拉伯及回教國家,全部是不同程度的獨裁政權。

左派族群規劃朋友與敵人的一把尺真的不知是甚麼做的。明明是恐怖份子殺到你家去,而且是大人小孩,男男女女一起殺,而且兇手自己拍下錄影帶到處流傳,現在示威群眾卻說:不要相信以色列政府說的話,他們整天造謠。甚至連哈瑪斯恐怖份子殺害四十多個嬰兒及兒童的錄影帶、相片,都說是政府「製造」的。這已經是不再相信事實了。

這幾天在美國以及全世界的示威活動,幾乎都只有一個主題:支援巴勒斯坦人民抗暴!Intifada 回教抗暴行動不是恐怖行動!在舊金山,示威者高呼:Intifada 萬歲,巴勒斯坦萬歲!在澳洲,有示威者高呼:毒死猶太人(Gas the Jews) !Fxxx 猶太人!在多倫多,星期日的示威行動有一千人之眾,很多都穿載了巴勒斯坦人的頭巾,或是綠色領巾。在蒙特利爾聽到示威者高呼「真主偉大」。

這些都不是烏合之眾,他們後台強硬,而且都是社會「菁英」。就在以色列被襲擊後第二天,哈佛大學校園內就有31 個同學會發出公開信,譴責以色列完全要為這一次哈瑪斯的驚人攻擊負責。就連平時最關注國際不公事件的「國際特赦」校園分會,都聯署這份聲明。(下面是哈佛大學幾十個學生會主席,高舉巴勒斯坦旗幟支持哈瑪斯。)

 

 

 

 

 

 

 

而且哈佛不是單一事例,其他的菁英大學學生會都有類似的聲明,或是舉辦示威活動,聲援巴勒斯坦。這些支持哈瑪斯行動的都指責以色列佔領西岸及加薩的行動,讓巴勒斯坦人遭受沒有家園的痛苦,所以要奪回領土。事實是,以色列自從1948 年立國,周圍的阿拉伯國家就要消滅以色列,不僅發起大規模戰爭圍剿,之後戰敗了,就培養巴勒斯坦人民攻擊以色列,發動「永久的戰爭」,這些阿拉伯國家沒有一個幫助巴勒斯坦人民真正的建國。事實是,聯合國每一年提供巴勒斯坦數以十億元計的各項援助,你見到他們生活改善了嗎?那些錢都不知道哪裡去了。好像伊朗這些國家就不斷鼓動他們攻擊以色列,讓自己沒有好日子過。請問哪一次衝突不是因為巴勒斯坦人民無止境的發射火箭砲攻擊以色列而造成。

看到這裡應該可以感覺到,今天的以巴衝突已經不再是猶太人跟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而是國際左派在後面搧風點火。好像民主黨內的左派,那些Squad,一個個爭先恐後發表譴責以色列的言論。事實是,一個左派集團 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 (美國民主社會主義運動) 被發現是他們在幕後支援及策動星期日在美國許多地方的示威活動。請問,巴勒斯坦攻擊猶太人跟社會主義有甚麼關係?(下圖:多倫多也有上千人支援巴勒斯坦,似乎是哈瑪斯殺人有理。)

 

 

 

 

 

 

 

 

現在哈瑪斯見到國際上人多勢眾,發出呼籲要在明天(星期五)發動全球 Jihad (聖戰) 日,這等於是藉宗教之名發動種族、宗教戰爭。完完全全的仇視、歧視行動。要將中東的衝突擴大到全世界。巴勒斯坦人不過是他們的一個棋子,最終達到消滅資本主義、民主陣營的目的。

 

10/12/2023星期四

巴勒斯坦哈瑪斯恐怖份子這一次針對以色列的襲擊是空前的有策畫,大規模。過去他們都是釋放大量的火箭炮襲擊以色列居民,所以以色列人都做了嚴密的防備,(1993 年以後興建的房屋) 每一家都有類似防空洞的穩固的地下室。聽到警報聲,第一時間都躲到所謂的 safe room 安全的地下空間。所以過去這一類襲擊,以色列的死傷率都不高。

但是這一次不一樣。他們躲到地下室之後,居然有持槍的哈瑪斯分子到他們家裡去,一個個攻擊,一個個殺死。而且那些以色列人原以為安全了,都沒有了戒心,之後反而都死於槍下,或是被凌虐致死,或是被活捉做人質。到目前已經確定的以色列死者已經超過1,200人,被劫持做人質的在150-200人之間。你想想,哈瑪斯可以用這些人質換來多少好處?

而且這一次哈瑪斯恐怖份子的殺人手法更是令人髮指,手段不輸當年德國納粹。很多受難者在躲藏時間都跟家人發了短訊,說慶幸自己安全,之後卻不幸遇難。而哈瑪斯份子自己更將殺人或是經過錄影,自己放到社交網路上,甚至放在死者的網路上。這是甚麼樣的變態心理?這是不是應當人神共憤的譴責?

最近幾天,這一類驚心動魄的事例一一傳出來,令人感傷也令人憤怒。其中一個住在加薩郊區的家庭,其中母親Tamar 跟丈夫,兩個女兒,以及一個最小的四歲兒子,在星期六下午一聽到警報聲就躲入地下室。35歲的Tamar 當時還發了WhatsApp給在澳洲的兩個朋友,說現在在防彈室中躲藏,相信會安全。(下圖是Tamar 一家人原本的幸福家庭合影)

 

 

 

 

 

 

之後Tamar 不再有消息,她的朋友感到擔心,她們一再發出訊息都不再有回音,她們嘗試詢問Tamar在以色列的朋友,都沒有他們一家的下落。最後終於證實他們一家人都被殺死。

另外一對住在加薩以東三英里地方的30歲的年輕夫婦,也在那天被殺死了,不過他們事先將一對剛剛十個月大的雙胞胎兒藏在隱密的角落,結果在他們夫婦遇害之後,一對嬰兒被以色列士兵救出。(下圖是這對年輕夫婦,Itai 跟Hadar Berdichevsky。)

 

 

 

 

 

 

另一件更令人悲憤的事件,是一個以色列少女Mor Bayder 透露的。她說她跟祖母非常親密,每天早上剛過七點鐘都收到祖母的短訊,她也必定愉快地回復,之後展開對話。但是這一天沒有收到祖母的短訊,她還發了多宗短訊去詢問。之後發現祖母也被哈瑪斯武裝份子殺死了,他們還將殺害的過程拍了短片,經由她祖母的手機,發到她自己的Facebook 網頁上。他們是見到那相片跟錄影,才知道祖母遇害了。Mor 說,是甚麼樣的人會殺死一個無害的健壯婦人,還將過程放到她的網頁上?(下圖:Mor Bayder 跟她的親愛的祖母。)

 

 

 

 

 

 

另外一件恐怖的作為也是被拍了短片之後放上網。畫面上是一個母親被人強拉走,她的兩個幼兒也被一起拉走。這母親極力哀求,緊抱著自己的孩子,他們只有三歲跟九個月大。但是盡管她苦苦哀求,那些巴勒斯坦男子還是將他們劫持到一輛車上。後來證實這母親是30 歲的Shuru Silberman-Bibas,這件事也是經由短片才證實。

據說這家人住在加薩邊界地區,當時他們也是躲在家裡的地下安全室,但是那些武裝分子拿著槍強行入屋,將他們帶走。據說當時Shuru 的丈夫,36 歲的 Bibas 還跟家人通短訊,說:我愛你們。之後說:他們進來了。這是他的最後一個訊息。之後他就沒有消息,據說當時 Bibas 身上有一把手槍,當然抵不過對方的機關槍。相信他也已經遇害。(下面是這一家人原來的合家歡畫面。)

 

 

 

 

 

 

 

這樣的例子舉之不盡,其中一個年輕女子只穿著內褲 (和靴子) 的身體,被多名哈瑪斯男子放卡車上遊街示眾。那女子看來昏迷,或是奄奄一息,甚至已經死了。後來她在德國的母親經由她身上一個紋身,跟她的綁成細辮子的髮型,認出是自己的女兒。

這個母親說,Shani Louk 是以色列跟德國雙重國籍,職業是為人紋身,她是到加薩去參加一個演唱會跟新潮舞會Tribe of Nova dance rave,當時在場有幾千人,也是最多受害者的地方,在哪裡有260 人遇害。最先的報導說,Shani 是被那些恐怖份子強姦後殺害。當晚 Shani 還被人拍到盡情跳舞的畫面,她在演唱會場還跟母親通電話,之後就聽到槍聲。她跟母親說跟一些人躲在樹叢中。之後聽見很多男子用阿拉伯語高聲歡呼:真主是偉大的。(下圖是Shani 的身體被放在卡車後面遊街,幾個巴勒斯坦人還用手指她的身體。右圖是她母親提供的女兒的相片。)

 

 

 

 

 

 

 

現在 Shani 的母親仍然相信女兒沒有死,希望政府會提供幫助,找回女兒。

二戰時,德國納粹殺害了五百萬猶太人,只因為他們是猶太人。之後世人逐漸知道那殺人過程的冷血,殘忍,變態,大家都說:Never again!!!。但是這仇視猶太人的種子仍然存在,而且變本加厲。而且還是基於同樣的不成理由的理由:只因為他們是猶太人!

 

10/12/2023 星期四

以前說過不少次了,只要拜登的無能、軟弱展示在世人面前,這世界的宵小就會蠢蠢欲動,現在見到地球上的無賴之徒一個個都「動起來」了。繼俄羅斯大舉入侵烏克蘭之後,伊朗資助的哈瑪斯恐怖政權也發動了從未見過的,有組織有計畫的,從以色列內部發動的集體攻擊行動。那些以為拜登的方式更能帶來世界和平的人,還要甚麼樣的證據才會相信:「軟弱是動亂的泉源」呢?

很明顯,巴勒斯坦恐怖份子都以為,要趁拜登在位子上發動攻擊,這是機不可失。如果中共真有意思要拿台灣,看來也會發生在拜登剩餘的任期之內。

很多人看不見、看不清楚目前局勢完全是因為拜登政府的無能所造成,因為他們只聽見媒體的說詞,自己不會聯想,不會思想。記得嗎,七十年代末期美國總統吉米卡特Jimmy Carter 就是這樣一個軟弱無能的總統。在他任內伊朗進行了穆斯林教士主導的人民革命,之後這個政府的支持者,一批年輕激進分子見到卡特的這軟弱,衝進美國大使館,劫持了五十多位使館外交人員及辦事員,整整444 天都不放人。而當時卡特政府除了開會、發表聲明之外甚麼也做不到。而跟卡特競逐總統的共和黨強勢候選人雷根(李根) Ronald Reagan 就以嚴厲的外交政策跟卡特對壘,結果雷根以極大比數當選總統。就在雷根宣誓就職總統的第二天,沒經過談判,伊朗立即將五十多人質都「無條件」釋放了。

這是再明顯不過的對比,雷根不用一兵一卒,就讓對方將人質都釋放了。但是媒體都不願意重提這件事,因為這等於提醒大家,川普的強勢外交言論跟動作,是讓對方害怕的。而拜登的無能跟卡特如出一轍,只會捅出大漏子。如果今天是川普在台上,這樣的事會發生嗎?

就像到現在,拜登都沒有表示要對伊朗強硬。更有共和黨人指出,就是因為拜登一再向伊朗示好,才讓伊朗大膽支持哈瑪斯政府進行屠殺以色列人的行動。事實是,拜登一上台就取消了川普任內對伊朗的多項經濟制裁,並積極展開跟伊朗的(所謂)「限核」談判,盡管伊朗一再端架子,甚至宣言不跟美國代表坐在一起開會,拜登跟布林肯都委屈同意。最後還跟伊朗交換人質,將五個真正被誣陷的美國人,換走了五個伊朗的真正恐怖份子,不僅如此,還同意將其他國家購買伊朗石油的六十億美元交給伊朗。你說伊朗不會用這六十億元去支援哈瑪斯的殺人行動?因為這兩個政權都一再公開宣言要消滅以色列這個國家。在哈瑪斯進行屠殺以色列人集體行動之後,伊朗政府就是第一個表態支持的。伊朗外交部發言人發表的聲明中,恭喜哈瑪斯這一次的「反猶太民族運動」是一項偉大行動。還說這樣的行動在敘利亞,黎巴嫩,以及所有被以色列「佔領」地區的人都應當響應,支持的。同一天,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軍事顧問也經由官方媒體放話,說會大力支持哈瑪斯對以色列發動的軍事行動。

這還需要甚麼證據證明伊朗是哈瑪斯的幕後金主,跟幕後資助者。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他們有證據證明伊朗不僅提供經濟援助給哈瑪斯,還幫助訓練他們的軍隊(恐怖份子),此外也提供好像無人機之類的先進設備。否則一向只會打游擊的哈瑪斯武裝分子,如何可以事先悄無聲息的潛伏到以色列腹地,隱藏多日之後,在以色列國內對以色列國民發動同時的、大規模的攻擊,以殺死殺光為目標?

但是到現在拜登政府都嘴硬說,他對伊朗的「示好」跟哈瑪斯這次的突襲沒有關係。拜登跟布林肯都堅持,他們會監督伊朗,只能將那六萬元用在醫藥跟食物方面。這就是白癡在說話。你給他60 億美元買藥品跟食物,這樣伊朗可以騰出原來要買食物跟醫藥的錢挪出來用在恐怖注意活動上對不對?你自己笨,不代表人家也笨。你說這錢只能用來買醬油,不可以用來買鹽。人家不會先買了醬油,再去用你的錢去買鹽嗎?

那個布林肯更是笨得交關。以色列遭受攻擊後的第二天,他在Meet the Press節目中被問到,明知伊朗一向都支持哈瑪斯,為什麼還要給他們這筆錢?布林肯先是解釋這筆錢只能用在人道方面,之後卻又這樣說;「伊朗(很不幸的) 他們一向都用錢支援恐怖行動。」我的天,你既然知道他們一向都支持恐怖行動,居然還給他們大把錢繼續這樣做?

這一群笨人把美國都出賣了還以為自己佔了便宜。美國的盟邦如烏克蘭,以色列都跟著一起受罪。

 

10/04/2023星期三

美國南面的邊界問題繼續被拜登一夥視而不見,但是那些自認是「庇護城市」的民主黨城市卻大嘆吃不消了。如果你目前經過芝加哥機場,可以見到那裏目前成為數千「難民」的臨時居所。據說芝加哥目前兩個國際機場都在收容難民,而市政府就在積極設法,要在嚴寒的冬季到達之前,將他們安置到有暖氣的正式住所裡。(下左:芝加哥最初安置難民住在警察局。下右:目前被安置在芝加哥機場客運大廈的難民。)

 

 

 

 

 

 

 

據說德州州長自從今年初以來,已經運送了一萬三千多「非法入境者」到芝加哥。最初只有一千多人時,市政府將他們安置在警察局內,後來越來越多,無法安置,就安置到兩個國際機場。據市政府估計,要全部安置他們,每個月需要至少三千萬元。

這些都是當初(川普在位時)非常驕傲的大聲說他們是庇護城市,願意接受每一個尋求庇護的人。所以現在怪不得人。何況德州目前每一個月都面對二十多萬的非法入境者,你能怪德州嗎?

另外在紐約,目前也有超過12 萬人被送過來,而德州還在以每天以六百人的數字,繼續將闖關者送過來。最初紐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 將他們都安置在旅館中,後來幾十間旅館都不夠用,現在有許多單身男子就被安排睡在街上。但是紐約的冬天也就要來到,目前也是焦頭爛額。(下:剛被送到紐約等待登記的難民,以及隨處可見睡在紐約街頭的新到難民。)

 

 

 

 

 

 

 

亞當斯多次向拜登喊話,造成兩個民主黨人的摩擦。現在亞當斯決定自己解決,他已經在這周出發,前往墨西哥,厄瓜多爾,哥倫比亞等國去企圖說服當地政府想辦法,停止讓他們的國民,或是阻止其他國民到美國來。

你說這樣的辦法有用嗎?當初副總統卡美拉不也是到中美各國去呼籲,要他們停止送難民來,結果完全無功而返。他們就是不肯承認,今日非法難民的關鍵是在拜登,他一上台就大開門戶,你去那些國家指手畫腳會管用嗎?

那個紐約州長Kathy Hochul 也很可笑,她現在不得不承認美國的邊界有問題了,但是在提到問題時,卻責怪國會的共和黨不做事。她星期日在CBS 的節目中這樣說:「太多人進來了,這應當有限制,我們的邊界是過分開放 too open right now,這都要怪(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跟眾議院的共和黨人,他們每天瘋狂的抱怨邊界移民,但是卻拒絕跟拜登總統合作,完成一項合理的邊界策略。」

你聽過這樣的說法嗎?拜登跟他的國土安全部長,還有白宮發言人每天說到這問題時,都說「我們的邊界是關閉的,不是開放的。」還說共和黨人天天說邊界開放,是造成太多人闖關的原因。現在你承認邊界是大開門戶,卻說是共和黨的錯?

根據美國海關跟邊界保護局CBP 的統計,九月份就有26 萬人闖關(指被截獲及登記的人),那些漏網之魚還未計算在內。這是美國歷史上一個月內闖關的最高紀錄。事實是在八九月內,經常出現每天一萬人闖關的現象。而目前闖關者還是絡繹不絕,但是民主黨那邊仍然在瞞騙自己,說美國沒有邊界問題。

 

10/04/2023星期三

如果美國有公平選舉,共和黨將可以輕易獲勝。只是美國的選舉越來越像是香蕉共和國。昨天公布的一項蓋洛普民意調查Gallup poll,美國國民對於共和黨在處理經濟問題方面的信心,比對民主黨高出14%,這是自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最大的差距。不僅如此,在多數重要議題上,共和黨都明顯領先。

根據這項民調,53% 的選民認為共和黨在處理經濟問題上,會比民主黨更好。認為民主黨會做得更好的,只有39%。這也比去年同期的調查的10% 差距更為上升。

另外在「保衛國家,對付恐怖份子」的問題上,57% 認為共和黨會做得更好,只有35% 認為民主黨會做得好些。這也是蓋洛普自從2002 年開始問這問題以來,兩黨間最大的差距。

至於處理困難問題方面,54% 認為共和黨會更好,36% 認為民主黨會更好。

蓋洛普民調一向都是民調的金本位,而且較少政黨偏差。由這項民調可以看出,民主黨內部不得不緊張。盡管近來拜登一再宣揚他的政府的經濟政策Bidenomics多麼成功,老百姓畢竟都能感覺到自己荷包裡的錢在大大縮水。

其實不是媒體幫忙遮掩,洗刷,拜登的政績真的是千瘡百孔。就拿他整天掛在嘴上的「歷史上最支持工會的」總統而言,聯合汽車公會UAW 卻在他任內發動史上最大罷工,而且是三大車廠一起罷工。到今天已經20 天了,各大車廠已經開始裁員,而且連帶影響很多零件工廠,經銷商都受到影響。但是拜登除了到其中一個罷工場地,跟四五十名工人站在一起15分鐘之外,完全沒有動作。而且他這樣跟工人站在一起,讓政府無法站在中立位置參與協商,連民主黨內都有奧巴馬時期的老臣發出怨言,說這是極端不明智的作法。

另外五個州的八萬名醫院工人也在今天發動為期三天的罷工,還聲言若達不到滿意要求,會擴大罷工範圍。這些也是民主黨的忠實擁護者,這些屬於Kaiser Permanente 的工會醫療工作人員,在加州,華盛頓州,科羅拉多,奧勒岡,以及維吉尼亞,還有首都華盛頓特區展開罷工,難道說,拜登還要去跟他們站台?

據美聯社的報導,今年美國已經發生了三百多次大小罷工,包括好萊塢的編劇人員罷工,那一次持續了將近五個月之久。這些工會完全不給拜登面子,挑選他執政時期罷工,又或是希望這位「工會之友」幫他們的忙?

前面說過,拜登政府繼續使用納稅人的錢,收買年輕人的選票,另一個法寶就是攻擊所有的川普支持者都是極端共和黨 Extreme MAGA Republicans,這個句子他整天掛在嘴上,似乎這樣就足以讓選民害怕。雖然川普的七千多萬支持者中,極多是打工階級,家庭主婦,農人,你我,每一個階層都有,但是拜登每一次演說中這樣咬牙切齒的說:那些極端 MAGA 分子他們會搶奪你們的投票權,毀滅美國人最珍貴的民主,剝奪女人的自主權,…企圖讓選民忘記他們自己的無能。不要以為這樣沒有用,剛剛提到的蓋洛普民意調查,盡管多數人認為共和黨最能辦事,最有效率,但是問到你對那一個政黨有負面看法時,共和黨有56% 的人說有負面印象,民主黨則有58%。這就是民主黨的策略:我們雖然很差,但是那個共和黨更要可怕。

 

10/04/2023星期三

拜登跟民主黨政府知道他們很難在大選中勝出,除了繼續進行選票上的舞弊之外,另一個絕招就是拿錢買選票。今天拜登再度宣布,寬免為數達九十億美元的(大學生)貸款。

拜登一上台就宣布要寬免數百萬人的學生貸款欠款,因為總統無此權力,拜登就假藉過去一項「作戰退伍軍人免學費」的條款,用來討好年輕選民。後來一次又一次被法庭駁回,今年六月底更被最高法院駁回為違憲作法。現在拜登又想取巧,選擇其中30 萬人,寬免他們的欠款。原因是,近來多項民調都顯示,拜登在年輕選民中的支持率也大幅下滑,所以他必須繼續推廣這不合法的措施。

這項措施中,拜登政府以這些貸款人的收入區分,每一個人可以寬免多少。過去說過,最初這計畫會用去政府五千億美元,現在這一次是九十億美元。根據白宮自己發布的消息,加上這一次的寬免,拜登政府前後已經寬免了價值1,270 億元的貸款數額,前後受惠的達到360 萬人,在拜登來說,這些所謂的「債務寬免」措施都是他的政績。

但是要知道,這些借貸的大學生只要畢業後才逐年還款,而他們都是大學畢業生,從事的也是較高級的白領工作,但是這筆錢卻是由一般納稅人付出的,包括餐館侍應,的士司機,及一般藍領工人。而且對於那些沒有借貸的人,或是已經還款的人,也是非常不公平。至於將來貸款的學生,是否都會存有「不必還」的心態?基本上是非常不公平的一項「買票」措施,但是為了年輕人哪幾百萬選票,拜登一次又一次的推出。

教育部長Miguel Cardona 今天還在聲明中說,「會繼續努力制定新規定,讓更多借貸人得到解脫relief 。」這是完全鼓勵借錢不還的觀念。

所以說,即使有最高法院的裁決都沒有用。只要媒體不批評,拜登還是可以為所欲為。

 

10/04/2023星期三

川普今天第三天出席紐約曼哈對法庭,就他「誇大」資產案件的審訊出庭。據說他在中午之後就離去,之後搭機返回佛州的Mar-a-Lago,預料今後幾天他不會再出庭。不過他說,如果法庭有需要他出庭作證,他會出席。

川普每天出庭前後都對記者發表說話,照例的攻擊紐約司法廳長跟這次案件的法官,說她們意圖破壞他的競選,是選舉干預。第一天他這樣做,聽見很多評論員指責這是不明智做法,因為你指責檢察官及法官,勢必引起司法界不滿,對他的案件沒有好處。但是後來兩天聽見評論說,川普的作法不是法律上的,因為這件案件的法官已經做出了裁決,並裁決他已經輸了,川普這樣做是政治目的,爭取電視機前的選民的支持,而目前最重要是共和黨的初選。而他已經清楚傳達他的意思。加上這案件中起訴書中指他誇大資產價格,根本是地產業界的普遍作法,何況沒有一間銀行或是保險公司真的受騙,已經公認是針對川普的訴訟,進一步加強司法迫害的印象。(下:川普今日在法庭,仍然非常嚴肅,旁邊是律師 Christopher Kise。)

 

 

 

 

 

 

所以說,川普總是走在其他人的前面一步。

而且這一次是沒有陪審團的審訊,川普已經多次抱怨,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 利用一項法律62(12)阻止他選擇陪審團,而法官又一早裁決他有罪,這根本是一場show trial。

好像今天在法庭中,當川普的律師Chris Kise 質詢檢控官的證人時,對方甚麼都說不記得了,根本是阻止對方交叉盤問,當Kise 向法官申訴時,法官安戈隆居然說他們是浪費時間。甚至諷刺川普的團隊說:這裡沒有陪審團,不用做戲。甚至問他們:你以為這裡有觀眾嗎?換言之,一切底定,無須再進行甚麼交叉盤問。這是甚麼樣的猴子法庭?

這不是一次審訊,因為已經有了結果。到最後,法官只是要決定如何懲罰川普。而檢控官提出的懲罰要求包括:賠償兩億五千萬元,及阻止川普及其家族在紐約州內進行任何生意及交易,同時要其等交出在紐約的物業主權,使之無法再轉售等等。現在就等法官選擇如何懲罰。至於最後的裁決還是要等到他的上訴,而估計那將是在2024 年大選之後,那時候甚麼都不重要了。

川普在多年前就已經察覺紐約這個民主黨的州不是一個正常的政府,不適宜在此做生意,所以將陣地轉移到佛羅里達,現在證明這選擇是正確的。紐約州過去多年不僅調查他過去幾十年的帳目,企圖挑出他的毛病,包括逃稅等等,都捉不到任何把柄,現在卻利用他在房地產的交易,找出這些可笑的罪狀。那位曼哈頓檢察官Alvin Bragg 也一樣,說他在付出掩口費時的「記帳」有問題,也將他訴之於法。這些都是明眼人一眼看穿的「司法整肅」。

紐約過去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但是見到紐約州跟紐約市的司法機構這樣整肅一個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為了政治上的不同意見,不惜屠宰對方在該地區的營生管道,你想這個地區的金融地位還會持久嗎?

 

10/04/2023星期三

難得的見到左媒華盛頓郵報WAPO今天出現一篇該報自己的專欄作家的一篇文章,說她認為紐約州的司法對川普做出過分的,沒有前例的處罰。Ruth Marcus 的前提是,她仍然認為川普是一個騙子,但是他在這次的詐欺案件中,受到的是比其他任何類似案件中,都更嚴厲的處罰。還說這令她擔心。

Marcus 引用多名專家的話,其中之一還是在紐約州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 辦公室工作的,他們都指出因為這件事史無前例,他們必須每一步都臨時及快速的做出彌補措施。而這又是一樁規模極大的案例,表示疏忽不得。

她還說,法官安戈隆上周做出的裁決,不僅是不必要的處罰,也是不合比例的處罰。她擔心這樣的後果將來如果有其他人再犯,後果會一樣嗎?

雖然Marcus 說,如果要罰川普一大筆錢,她會很開心,不過她認為這樣的過份懲罰會有後遺症。她還批評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的檢察官Fani Willis (記得她嗎?她起訴川普以及他的18 位部屬企圖影響喬治亞州的點票,)那也是一件漏洞百出的起訴案,而Marcus 就明言,Willis 欠缺職業水準。

左媒也漸漸認清,針對川普的司法案件都缺乏理據,只是這些認知太稀疏也太無力。

 

10/04/2023星期三

美國前總統川普終於被福布斯Forbes 的美國富豪榜前四百名名單中除名。據稱他目前的26 億美元資產,比門檻的標準還少三億美元。

其實很少人記得,當川普在2016 年當選美國總統時的資產是43億美元,在他出任美國總統一年之後,他的資產縮水了將近十億元,記得當時新聞發布他的資產是34億美元。記得當時的左傾媒體(包括加拿大CBC) 很高興的報告說:川普最喜歡吹噓誇大他的資產,現在縮水十億元,哈哈。之後發現這新聞實際上對川普更有利,證明他不但沒有貪汙,還影響他的家族生意,從此新聞就不再提。

現在川普的資產進一步縮水,更證明了總統這職位不但沒有幫助他賺錢,他的錢還越來越少。(不像拜登,佩洛西等民主黨人,全部利用職權一步步發大財。)我們都見到民主黨的司法機構一步步地在催逼川普,除了阻止他做任何生意,還逼使他放棄手中的企業,目前紐約司法廳就在利用司法職權,要企圖讓川普一家人不能在紐約做生意之外,還要他放棄紐約的物業,還要判罰他兩億五千萬元。更不要說他每一個月六七單官司就要用去數以千萬元計的律師及法庭費用,還有與他同時被控的二三十位前後任部屬、其中不少都要靠他支付法律費用。這是甚麼樣的壓逼手法?

現在有數字證明,川普一家人的錢財,一步步化水。他們還不滿意,每天都說他貪腐。這幾天見到法院外有人舉牌,還說他是美國歷史上最貪腐的總統。報紙上及電視上的評論員,幾乎每天都聽見大標題說,川普是一個腐敗的總統,絕對不能讓他再度上台。

見到福布斯的解釋,川普的資產縮水是因為他的網路Truth Social 正等待合併,但因為Truth Social 正賠錢,牽制了合併交易,也牽制了川普的九成資金流動量。這方面使他減少了六億元流動資金。據稱Truth Social 目前只有650 萬用戶,只及X (前推特)的百分之一。

不過即使增加這六億元,川普的資產還是比他出任總統前少了至少三分之一。你聽見過有人分析這事實嗎?這又是一個美國主流媒體不會碰觸的題目。他們只會繼續製造川普貪汙的謊言。

 

10/04/2023星期三

說是天主教的內部大地震一點也不為過。天主教的五位紅衣主教因為對於現任教宗方濟各在許多問題上的看法及作法有疑問,在七月時發給教宗一封正式的提問,希望就五個問題做出「是與否」的回答,但是在這個星期一梵諦岡公開的回覆中,對這些問題仍然是「有意的」含糊不清。(下:立場左傾的教宗方濟各,受到保守派信徒質疑。)

 

 

 

 

 

 

這五位樞機主教分別來自美國,德國,墨西哥,幾內亞,以及香港的陳日君,他們都屬於天主教內的保守派。他們詢問的問題包括教會對於女性出任教職,同性戀問題,婚姻問題,教會內領導階級問題等等。原來希望教宗在本屆主教會議常規會議(今日展開)之前作答。不過梵諦岡在會議前兩天發表了類似答覆的聲明,完全沒有「澄清」上述的任何一個議題。

例如在對婚姻的問題上,這答覆是:「婚姻是一項男女間的神聖儀式,教會有非常明確的婚姻觀念,男與女的,孕育子女的結合。至於其他形式的結合,類似的部份的結合,嚴格說來不是婚姻。」但是對於教會準備「祝福」非一男一女結合的婚姻,仍然持開放態度,回答中繼續解釋:(教會)必須謹慎對待其他的請求,因為請求上帝的祝福是希望自己生活得更好,是對上帝的信任。

這五位主教所以發出這樣的要求,是因為梵諦岡為了準備這一次的主教會議,在今年六月發出這次會議的議程,裡面陳述了必須提高婦女擔任教會職務,以及積極的增加LGBTQ 教徒,說他們過去被教會忽視。同時要增加神父的問責性,阻止藉職務濫權事宜等等。

自從方濟各出任教宗以來,他在很多議題上都與傳統的天主教不一致,已經引起頗多信徒的不滿,這次五位樞機主教發出公開信,也是代表了這一大部分的教徒。但是有見這次主教會議的議程,梵諦岡似乎已經決心改弦易轍。

過去我們都見到,天主教會經過多次的「被改革」,最明顯的是十五世紀德國神學家馬丁路德,藉口天主教會腐敗,特別是禁止神職人員結婚的教義,從此分支建立了基督教會。(任何左傾人士為了符合自己的主張,都先指控對方腐敗,沒有一次例外)。之後又在16 世紀,英國的亨利八世為了要離婚及再婚,也跟天主教會分割,從此建立了英國聖公會。目前這一次危機很難說不會再形成一次分割。過去幾年我們已經見到好多基督教會因為出現過分激進的分子,造成分裂。這包括已經非常左傾的聯合教會United Church,這個宗教組織當初就是因為見到基督教會的保守而創立的,現在居然又出現更為激進的分子,為了爭取百分之百的LGBTQ權益,再度要將這教會分裂。此外聖公會也因為女性神職人員,及同性戀社區的問題面臨嚴重的分裂。

聽很多人說,特別是目前的主流媒體,一次又一次的指責羅馬天主教的教義不合時宜,必須隨時代改進。然而很多信徒認為,他們的信仰就是來自於這古老的傳統,這古老的儀式。見到今天世界的亂象,事實是只有在這些傳統信念中,找到安寧,找到依靠。

這一次的全球主教會議值得注意,極有可能是這個千年老店再度面臨被分割的命運。

 

10/03/2023星期二

今天是川普的「誇大申報物業」案件到紐約法庭審訊的第二天,不過今天法官安戈隆Arthur Angoron 對他發出一項禁言令,原因是川普在他自己的網路TruthSocial 上面轉發表了一則短訊,說:「(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的女朋友Allison R. Greenfield 現在是這件案子的主要搞手來對付我。這是多麼的可恥,所以這件案子應當立即撤銷。」同時還附有修莫跟Greenfield 的合照。(下:川普第二日出席紐約法庭審訊。)

 

 

 

 

 

 

 

安戈隆的禁令沒有指明是針對川普,只是指出「被告」中有人如此做。不過在安戈隆的禁令發布後,川普已經將他自己的這短文撤銷。但據說原來出現在Instagram 的短文已經被轉發數十萬次。安戈隆在發出禁令時稱,(川普)對他的部屬做人身攻擊不可容忍,而且所說不是事實,目前只對(川普)發出有限制的禁令,如果再犯會發出全面禁令。而且為示公正,這禁令也對檢控官方面有效。

不過很難相信川普會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發出這短文。

川普在早一天已經發出一則短文,說Greenfield 不應當參與這件案子,因為她曾經說過她「恨」川普。事實是這些都不必查證,這些檢察官,法官,控方律師及證人,那一個不是「仇恨」川普。他們一來全部都是指控川普莫須有的罪名,其次全部都在沒有證據之前,已經定了川普的罪。

另外,昨天川普在下午離開法庭時,很高興的宣布法官安戈隆澄清了,這件起訴案件有時間期限,也就是2014 年之前的案件都已經過了追溯期,這表示這些案件中80% 都過了追溯期。此外一個上訴法庭在今年六月時,也曾經裁決這件案子的追訴期以2014 年為限。

不過安戈隆今天澄清說,2014 年之前的案件,仍然可以用來做證據。他似乎要對川普澆冷水,但是意義上,2014 年之前的案件只能用來做證據,而非作為控訴的案件,所以川普並沒有錯。

原來這件案件川普無須親自出庭,但是這兩天他都親自出庭。目前不知道他明天是否會出庭。預料這案件會持續到年底。

另外,法官安戈隆在上個月的裁決書中指出,川普的Mar-a-Lago 物業只值一千八百萬元,已經引起普遍的側目,甚至嘲笑,據報導目前檢控官自己更正說,這是多年前的估值,所以要調整,但也只調整到兩千八百萬元。所以這新的估值也被取笑不能做準。因為附近兩英畝的物業都已經以一億元以上價格售出,而川普的物業占地21英畝,還不要說附有高爾夫球場,以及有川普這品牌的價值。

 

10/03/2023星期二

看了今晚麥卡錫的講話之後的臨時記者會,居然將近一個小時,而且很少見到的氣氛融洽。過去他的記者會多數是跟記者爭論,對於記者的偏袒的問題,他總是不留餘地的反駁,而且最後總是逼到對方啞口無言。而今天聽到的記者的問題居然都很中立,而且讓他說了許多譴責民主黨的話,都不跟他辯論,讓人意外,可能是因為他即將下台,所以對他客氣?(下:麥卡錫在被罷黜後發表講話。)

 

 

 

 

 

 

 

好像有記者問到他,為什麼展開對拜登的彈劾聽證,他就發表了一大篇言論,而都沒有被打岔。他說:「好像我,以前都不知道拜登家族成立了20 間空殼公司,專門收取外國的匯款;我都不知道他們從羅馬尼亞得到15 次的匯款,而那時他是負責羅馬尼亞的貪腐問題;我不知道他用假名跟兒子他們戶通電郵及電話;我不知道稅務部IRS 有人舉發,說司法部阻止他們調查,阻止他們對亨特拜登問話,甚至事先通知亨特的律師,說他們要去搜索現場;不知道檢察官任由亨特拜登兩年的稅務過期,無法再調查…如果你們知道這些事,難道不想知道真相?」

非常難得的,這些記者讓他說了那麼多,都沒有打岔,而且CNN也全程轉播了。(今天下午當共和黨正反雙方辯論,是否要罷黜麥卡錫時,連著兩三個小時,CNN 都只給畫面不給聲音,因為共和黨人講話的內容都是攻擊民主黨的多,所以全部用自己主持人的聲音蓋過。)所以這次給麥卡錫一個小時的時間非常難得。

記者會中很多記者希望聽他攻擊川普,但是他不僅沒有,還陳述川普的許多政績,包括國際上的,不會倉促從阿富汗撤軍,包括經濟制裁俄羅斯的二號天然氣油管,包括在中東建立新聯盟的Abraham Accord,國內方面包括管制邊界,提供美國自給自足的能源供應等等。甚至說如果川普在位,俄羅斯不會進攻烏克蘭,甚至將拜登跟二戰前的英國張伯倫首相(姑息主義者) 相比,這些也沒有一個記者反駁他。

記得僅僅在兩個星期前,就有一位美聯社女記者攻擊他,說:「到現在一個證據也沒有,你為什麼展開拜登彈劾聽證會?」他解釋,彈劾聽證不是彈劾,是要尋找答案。同時反問那記者:你難道對於我們最近發現的一些事情不關切嗎?你們有沒有問過白宮那些問題?那位記者Famoush Amiri (很不誠實的)回答:有問過。麥卡錫就問她:那你相信拜登總統向美國人說謊,說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談過他的生意跟交易?你說你信不信?那記者說:我不能回答這問題。麥卡錫說:「你不能回答?你相信總統在兒子談生意時,跟他們電話商談你信不信?」那記者說:「那些是證詞。」麥卡錫再說:「你是否相信,總統到(華盛頓的) Cafe Milano 跟亨特拜登的顧客一起吃飯,而他自己說那些顧客都因為拜登這品牌得到的?」那記者又說:那些都是證詞上說的。麥卡錫又說:「那你是否相信,他在談生意吃晚飯後第二天,就得到一輛十四萬美金的保時捷,你知道吃飯之後俄羅斯的石油大鱷就電匯給他們的空殼公司三百萬美元?」這時女記者再度說,這些都是證詞。麥卡錫就再問她:「現在再問你一句,你是否相信總統跟國人說謊?」這時Amiri 插嘴說:「但是說謊是值得彈劾的罪過嗎?」

從這些對話可以知道,美國的記者們的腦子是多麼的離譜變態。我見過麥卡錫很多次類似的記者問答,他都會逼問對方直到對方說出讓人瞠目結舌的話。今天很多政客(特別是保守派政客),為了明哲保身,遇到這種問題都算了,很少會跟記者辯論,讓對方無所遁形。所以我認為麥卡錫是目前少有的頭腦清晰的共和黨領袖。他被逼下台確實是非常可惜。

目前沒有人知道誰是接班人,不過最理想的是俄亥俄州的眾議員喬登Jim Jordan。一月份當麥卡錫的投票遲遲都沒有結果時,就有很多人要推舉他出馬,但是他拒絕了,他說他寧願做司法委員會主席,針對拜登家族的調查。但是以聲望上,他可能無法推卻。他也是川普在國會的最忠貞支持者,為人也最正直。

 

10/03/2023星期二

只是八名共和黨眾議員,就將現任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趕下台。這八人在佛州眾議員Matt Gaetz 的提案下,連同每一位民主黨議員的支持,就以216-210 票通過了趕他下台。沒有人知道這八個人的真正意圖,因為他們心目中並沒有取代人選。所以共和黨人攻擊 Gaetz 是基於個人恩怨。(下左:Matt Gaetz,下右:麥卡錫。)

 

 

 

 

 

 

這還是美國歷史上第一次有議長被眾議員趕下台。上一次是1910 年有眾議員投票,但未通過。

今年一月份,麥卡錫經過五天,15 次投票才取得這個位置,當時就是以Gaetz 為主的強硬派一再反對,才需要經過那樣多次的投票。之後麥卡錫做得戰戰兢兢。但是這一次跟民主黨談判新的預算案,就被Gaetz 集團攻擊是對民主黨讓步太多,沒有做到確實的縮減開支,甚至在預算中沒有撥款在維持邊界安全方面,最後獲得民主黨支持才通過,避免了一次政府關閉的危機。不過共和黨只有五六席的多數,如果共和黨不團結,他如何可以不倚靠民主黨完成預算案?

民主黨的團結表現無遺。民主黨在眾議院的領袖Hakeem Jeffries 一早表示,共和黨的內鬨只有共和黨自己解決,他不會對麥卡錫伸出援手。結果人家一票也沒有跑。

民主黨一來不會幫助你解決紛爭,這是自然道理。其次民主黨也宣稱麥卡錫對他們食言,沒有做到五月份對拜登的承諾,事實是,星期四通過的預算案已經被90名共和黨眾議員攻擊是「民主黨的預算案」,投了反對票,證明麥卡錫是左右為難。

現在眾議院只有45 天時間解決預算案,因為現有的臨時開支撥款議案直到十一月17日就到期。而在這期間,還必須選出新的人選。因為沒有議長,眾議院的議程就全部停擺。而麥卡錫已經宣布不會再競選。還記得他在一月當選時的簡短說話,現在位子做了不到九個月,他再度發表講話,還是一樣動人。聽到黨內不少人認為他應當在競選,今日的記者會中居然也有記者這樣問:「如果有超過200 位議員支持你,你是不是應當再選?」這樣的問題讓人意外。

見到共和黨這樣的內鬥紛爭,據說民主黨已經在籌劃各種可能性。因為他們的213 票是鐵票,所以他們只要拉攏五個「溫和的」共和黨,就可以選出一個民主黨人當議長。這是他們的如意算盤,當然要找出五位溫和派共和黨就是一個關鍵。有見共和黨裡面願意唱反調的一向多,如果給CNN 等左媒吹捧幾句就暈了的人也不少。

很多人說Gaetz 對麥卡錫的不滿是私人恩怨,以前提過,Gaetz 曾經因為有一個17 歲女友(據他說是家族朋友) 的事,遭到聯調局調查,後來案子被撤銷。據麥卡錫自己說,Gaetz 曾經要他幫忙將這案底完全清除,但是他說依法他做不到,因此Gaetz 懷恨在心。這些都是錯誤的恩怨。這筆帳應當算在FBI,算在民主黨身上。

因為Gaetz 曾經是川普的死硬派支持者,所以有人將這次的內訌的帳算在川普頭上。事實是川普在今年一月已經表態支持麥卡錫,川普並在今天發出網文,指責將麥卡錫拉下台的行為是愚蠢。他說:「為甚麼不將精力用來對付那個無能的拜登,拜登政府跟政策已經將美國毀壞無遺。」

見到過去幾屆的共和黨眾議院議長,沒有一個做得安穩,證明共和黨真的不懂團結。民主黨那邊,上一屆的佩洛西Nancy Pelosi 最後也是在極少數的差額下出任,但是她的最後兩年就無風無浪。

目前暫時的代理人選是北卡州的 Patrick McHenry,據說是因為一直有人挑戰他的議長地位,所以有人建議他草擬一份繼任名單,一旦他被迫下台,有人可以立即繼任,據說 McHenry 就是這份秘密名單上的第一人。

 

10/03/2023星期二

今天的新聞非常多,首先川普前總統第二天出席紐約曼哈頓法院,就他被司法廳長起訴的「私人物業報大數」出庭,他照例的在法院向記者說話,陳述司法廳長Latitia James 針對他玩政治,以及法官的民主黨極端立場。

之後拜登總統之子亨特也在上午十點鐘,到德拉瓦州的地方法庭,就他被起訴的「買槍時說謊」的三項罪名應訊,據說他向法官說不認罪,程序簡單,二十分鐘後就離開了。

另外加密貨幣交易所FTX 的創辦人Sam Bankman-Fried (SBF) 的詐欺及洗錢等罪名,也在今天在曼哈頓聯邦法庭開審,這項審訊可能會持續頗長一段時間。

最後,今天在美國國會,共和黨的眾議院議長麥卡錫,面對黨內大約五名「叛變」分子的挑戰,可能今日之內就會面對他們提出的罷免投票。如果這五名集體投票,麥卡錫就有可能被罷黜。因為民主黨那邊宣稱,如果真的有此投票,他們屆時會投支持票。

先說亨特拜登的案子,因為今日的程序已經完畢。七月時,檢察官跟亨特拜登的律師達成一份「甜心協議」,不僅讓他可以不用坐牢就免除說謊買槍的罪名,還附連帶他過去所有的逃稅,洗錢,非法為外國政府工作(而未登記)的罪名一律終生免除,不再被起訴。幸好一位明事理的 (也不畏權勢的) 女律師覺得太不合哩,推翻了這協議,才導致今天他再被起訴其中一項罪名。

共和黨指出,這非法買槍罪名根本是障眼法,試圖證明司法部是公平的,其實是掩飾亨特拜登跟他父親過去那麼多年的貪腐行為,那些行為經過多年調查早已經證據如山。

不過據德拉瓦的檢察官辦事處指出,亨特拜登的法律問題並非到此結束,他們仍然有可能繼續起訴他在上述的其他罪名,不過問題是,在司法部檢察官的拖延戰術下,亨特在2014-2015 年的稅務問題都已過了法律追溯期限,而那兩年就是亨特被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聘請做顧問的最初兩年,也是能證明拜登貪腐索賄等事件最關鍵的兩年。而且目前的司法部,以及德拉瓦的檢察官辦事處都是民主黨的心腹包攬,很難相信他們會認真辦事。

另外,據共和黨內部調查文件指出,聯邦調查局還在調查亨特的其他罪行,這包括他將應召女子「越州」帶來帶去的性販賣行為。因為亨特多次將應召女郎假借是他的秘書名義,將她們由加州,帶到華盛頓,波士頓,及德拉瓦「工作」。這些已經有收據可以證明。要知道,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眾議員Matt Gaetz (只因為曾經是川普支持者) 曾經只是帶一位17歲的家族朋友,從佛州到紐約去,就被起訴「將未成年女性越州」的性販賣罪名。

如果司法部認真的調查亨特拜登,好像他們調查川普一家人一樣,今天頻頻奔波於法院之間的不應當是川普,而應當是拜登父子。

 

10/02/2023星期一

美國前總統川普終於在今日上午出現在紐約高等法院,就紐約州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控告他虛報物業價值,以博取更好的銀行貸款條件,以及保險費用的案件應訊。這案件的法官Arthur Engoron 安戈隆已經在上周裁決,同意司法廳長James 的指控,同時吊銷川普及其家人在紐約州執業的牌照,並進行尋找獨立第三方接管川普家族的所有事業。(下圖:川普今日在法庭中,一直表情嚴肅。)

 

 

 

 

 

 

川普曾要求這件訴訟案件延期審訊,但未獲准。他在今日上午十時抵達法院之後,原來法官宣布這次審訊庭內沒有攝影機,但事實是,自從川普進入法庭,全部程序都有攝影機在場實況轉播,見到法官安戈隆微笑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是非常奇怪的現象)。而且整個過程中,安戈隆都是笑容滿面,止不住的高興。

據法庭報告,安戈隆上星期的裁決是基於James 提出的兩件指控,其一說川普在紐約的川普大樓面積只有一萬一千呎,但是他卻在銀行報告中報稱有三萬呎。另外一件是,川普在佛羅里達Mar-a-Lago 的物業只值一千八百萬元,他卻報稱三億美元。

過去已經提過,申請貸款或是保險時,並非物業主人報了算,所有銀行及保險公司都會查證。至於Mar-a-Lago 的價值,已經有很多人提出,當地兩英畝的物業最近都以一億元以上價格售出,何況川普的物業超過20英畝。老實說,如果今天Mar-a-Lago 以一千八百萬元放盤出售,全世界會有多少人打破頭爭取?這根本是笑話。但是我聽到過去幾天的新聞,沒有一個媒體提到這位法官這可笑的裁決。(下左:紐約州檢查廳長James 今日在法院前發表聲明,右圖:法官安戈隆。)

 

 

 

 

 

 

川普今天到達法院後說的,這又是一項企圖阻止他競選以及當選的計謀,並說紐約司法廳長 James 在2018年競選時就以 "get Trump"「我會拉下川普這個不合法的總統」,作為口號。這些都是媒體不提的事實。今天CNN 等左台一路都在轉播川普的汽車隊前往法庭的畫面,但是當川普的律師出來說話,甚至當川普自己說話時,他們卻不轉播了,或是只見到川普的畫面,卻沒有聲音,這就是證明了他們根本不想大家知道或是聽到任何對川普有利的證詞,這是明顯的要罔顧事實,操縱輿論。

然而當司法廳長James 出來說話時,他們卻一字不漏的轉播。這位民主黨的打手說的話理直氣壯,卻全部是謊言,而且充滿了個人恩怨式的怨氣:「多年來川普虛假誇大其物業價值,幫助自己發財及欺詐這系統,上星期法官的裁決已經證明這事實……所以不管你是多有錢,多有勢力,沒有人居於法律之上,我們這國家都只有一套法律,平等對待每一個人,我的責任是做到這一點。」她的聲明甚至說:「你即使再有錢,都做不到談判的藝術,你這個是偷盜的藝術。」這是些甚麼話?這根本不是一個檢察官應當說的話,完全是個人攻擊的私怨語氣。(川普在1987 年出版過一部「談判的藝術」,連續高居暢銷榜首13 個星期。)

James 在指控書中指出,川普每年虛報物業的數字高達36億美元,但是卻沒有指出任何一個受害者。就像謀殺案指控案件中,沒有一個死者。但是沒有一個媒體指出這事實,所有的新聞報導都拿 James 的指控當作是事實。

不過聽到多位法律界人士說,川普今日嚴詞攻擊法官跟檢察官,證明他已經認輸,所以在爭取政治上的(選民)支持。因為這是一件沒有陪審團的案子,法官說了算。不過在一天的審訊之後,川普離開法庭時稱讚法官今天最後說的,這件案子的statute of limitations (時效) 是有效的,所以他說所有指控中有關2014 年以前的指控都不算數,這表示80% 的指控都不再存在。

川普曾經表示他會在這案件中出席第一個星期的審訊,但預料整個審訊會長達兩三個月。法官安戈隆預料會就James 其他列舉的事件一一做出裁決,同時裁決應得處分。James 要求川普及其物業公司對紐約賠償兩億五千萬元。此外這是民事案件,無須坐牢。

川普在最近的群眾大會中指出,他被起訴的次數已經比美國歷史上任何一個黑幫人物都高,這都因為他要角逐2024 年總統,他的支持率越高,對方就越要起訴他。好像他被起訴的這麼多案件,都已經被調查了好多年,但都在臨近黨內初選及大選日期越來越頻繁。他說的沒有錯。拜登那邊越是沒有希望,他這邊的法律問題就越來越多。

 

10/02/2023星期一

加州州長紐森果然在民主黨的各項選項中,挑選了一個符合最多選項的女性擔任代表加州的參議員,這位Laphonza Butler 不僅是黑人,女性,而且是公開的同性戀者,這讓她成為「又紅又專」的紅五類,資格爆棚。

所以即使她不是加州居民,她也被選中了。

 

 

 

 

 

 

Butler 資歷中還包括,她曾經是工會領袖,以及是一個EMILY’s List 的主席。這個組織成立的的宗旨是,幫助民主黨在選舉中選出最多的「支持墮胎」的女性。此外她也曾經是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 的顧問。不過直到昨天以前,Butler 在履歷上的地址仍然是馬里蘭州的Silver Spring。

紐森在聲明中指出,「Butler 是一個位女性及女孩倡權的,第二代的為工人階級倡權的,以及是副總統可信賴的顧問。她將繼續帶領大家衝破玻璃天花板…」並稱她將遞補剛剛去世的加州參議員范士丹的職位,直到大選選出新人。

EMILY’s List 是目前民主黨內的一個有力的勢力,章程中宣傳以推動反歧視,多元化及平等為目標,同時驕傲地宣稱他們的雇員中,有3% 是「非二元、第三性別」的族群。

 

10/01/2023星期日

美國的民主黨是一個講究「招牌」的政黨,招牌不對,甚麼前途都沒有。這招牌除了必須是左派立場之外,還包括越多下面的選項就距離成功越近:黑人,(不是黑人混血也行),女性,在LGBTQ2sia+ 之中任何一項都好,拉丁族裔,原住民,等等等。如果加上本人已經有了名氣,那就萬無一失了。

剛剛去世的加州選出的女參議員范士丹 Dianne Feinstein 遺下的空缺,可以由加州州長任命遞補,直到原有的任期屆滿。而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一早已經公開表示,他會任命一名黑人女性遞補這個遺缺。

於是黑人女性的名字一個個出籠,這包括著名的電視主持人Oprah Winfrey 歐普拉,還有加州的好多位現有的政客:現任州務卿Shirley Weber,剛當選洛杉磯市長不久的Karen Bass,舊金山市長London Breed 等等,不過這些都是太明顯的選擇,通常這類挑選都會爆冷。而且紐森還有一個限制,就是他不能挑選一位將來會下海角逐的候選人,那樣就等於是幫助對方競選,有偏袒之意,所以還必須是圈外人。

而范士丹原來的任期只到明年底,所以這被任命的短期參議員將只有13 個月的任期。

在這些人選中最讓人側目的就是英國哈里王子的妻子梅根Meghan Markle,據說她對於這短期任命沒有興趣,她有志於的是自己競選參議員,出任至少六年的參議員任期。至於她有甚麼資歷?那都沒有關係,上面那些選項她至少已經有了最重要的兩項,加上名氣也舉世無匹,還有真正的王子做後盾。(下面左起:梅根與哈里斯王子,歐普拉,以及州務卿Shirley Weber。)

 

 

 

 

 

 

據說當2020 年拜登挑選(黑人女)參議員卡美拉Kamala Harris 做副手時,紐森當時就曾經跟梅根談過,她當時就是繼任卡美拉空缺的可能候選人之一。據說當時兩人見面談了一個多小時,不過之後紐森選擇了當時的州務卿Alex Padilla 遞補,使他成為第一位拉丁族裔的加州參議員。但是自從那時起,梅根就開始部署,鋪路,準備自己競選。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梅根對於政治十分熱衷,她認為只有在政壇,她才能有真正的權力。她在加州定居後就積極跟一些有影響力的人士結交,包括女權運動先鋒Gloria Steinem,以及電視名主持歐普拉,以及一些民主黨內的捐款大戶。不過也有黨內人士不予看好,認為她的名聲被八卦新聞沾汙了。沒有人會當她是正經的候選人。

如今范士丹屍骨未寒,角逐她的空缺的已經大不乏人,一個是過去提過的民主黨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白人男性),多次出面領導彈劾川普(也多次當著全世界人面前說謊的) 的民主黨重臣,他也受到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大力支持。另外兩位已經宣布角逐的還有眾議員Katie Parker(白人女性),以及眾議員Barbara Lee (黑人女性),這兩位女性都是立場極左的眾議員。

還有一位黑人女性是時常被民主黨人掛在嘴上的,就是奧巴馬的妻子米雪兒,不過她的重量已超越參議員,如果拜登真的退出競選,她有可能被提出來角逐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至於資歷,那又是不必提的。

 

10/01/2023星期日

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終於在昨天晚上先後通過了一項臨時撥款議案,阻止了政府在午夜限期前關閉的命運。不過眾議院議長麥卡錫的議案,是在民主黨全體議員的支持下才得以335-91 票通過,共和黨人中有90 人反對。造成麥卡錫本身的領導地位面臨極大考驗。

這項議案後來在參議院以88-9 票通過,遠超過需要的60 票,也是有九名共和黨參議員反對,之後由拜登總統簽署立案。所以民主黨宣稱是他們的勝利。(下:到現在都沒有動氣的麥卡錫。)

 

 

 

 

 

 

 

這也是一項妥協的議案,所以受到保守派共和黨議員的反對,是因為這議案中沒有包含縮減聯邦支出的條款,會讓政府的赤字繼續上漲,(目前已經是33 個兆),此外也沒有一分一毫用在南面邊界的防守上面。不過也沒有對烏克蘭增加援助的撥款條款,是麥卡錫對保守派的讓步。此外就增加了160 億美元的災難性援助,支援好像夏威夷火災,佛羅里達颶風的受害者。

這項臨時撥款案給予國會45 天緩衝時間,尋找一項為多數議員支持的年度預算案。保守派爭取的是縮減年度開支8%,以阻止預算案的支出年年上漲。但是目前預算案中有七成以上是「自動上升」的範圍,根本動不得,只能在其他三成中縮減,彈性非常低。保守派就希望在原有的七成預算中探討是否有縮減的餘地,而不是官僚性的年年提高。

眾議院議長麥卡錫目前地位難保。他這次度過難關靠的是民主黨的「全體」支持,黨內反對派就可以振振有詞的說,他是串通民主黨,出賣國民利益。其實麥卡錫目前面臨的黨內內鬨就是今年一月角逐議長時內鬨的延伸,最初只有五六位強硬保守派公開反對他的議長的地位,但是由昨日投票顯示,有90 位議員公開投票反對他的議案。主媒之一的ABC 今日非常難得的訪問了MAGA 保守派議員Matt Gaetz,從他口裡證實他的目的是除去麥卡錫的議長職位。另外CNN也訪問了民主黨內的極端派,紐約市選出的眾議員AOC,她也表示民主黨無意幫麥卡錫的忙,讓他保留議長的地位。據說,現任的眾議院民主黨領袖Hakeem Jeffries 私下表示願意趁這混亂局面,爭取議長席位。到時候這五六位強硬派共和黨是否會跟民主黨連成一氣,轟麥卡錫下台,還是未知之數。

這次的GOP 內鬨給了拜登又一個宣傳機會,他在今天(一個星期天)難得的出來講話,說共和黨內極端保守派extreme MAGA 再度顯示,他們不顧國家利益,唯一目標是破壞美國民主,破壞國際秩序,並誓言要繼續為烏克蘭爭取勝利。並且指責麥卡錫沒有做到他對民主黨的承諾,限期內完成預算案。他的講話沒有提到一句目前美國的南面危機,在他上台後沒有國界的南面已經湧進六百萬非法入境者,超過美國中界州分明尼蘇達州的人口總數。在演講後聽到有三個記者問問題,兩個是有關烏克蘭的撥款,一個是:你認為麥卡錫是否可以信任,繼續跟他合作下去…?同樣的,沒有一個問到南面邊界的危急問題。

其實這臨時撥款案沒有提到烏克蘭的撥款,並非從此不再支援烏克蘭,而是要求烏克蘭對於美國的撥款提供問責。目前的拜登政府只會一昧給錢,從來不查詢對方如何使用這筆錢。烏克蘭的澤蘭斯基在過去一個月,先後以貪汙理由開除了國防部長,及六位副部長,這是多麼大的人事地震,但是美國的(及西方的)媒體從來沒有報導,這些國防部所有上級官員是如何貪汙的?難道他們一點好奇心都沒有?(就像他們對於烏克蘭最大能源公司Burisma 以每年一百萬元聘請吸毒的亨特拜登做顧問一樣,一點好奇心都沒有。)

共和黨的內鬨是不幸,共和黨好不容易得到眾議院多數,卻被幾位不懂談判的議員搞渾了。麥卡錫到目前的表現仍然非常冷靜中肯,與他的前面兩位John Boehner,Paul Ryan 完全不同典型。他到目前仍然是GOP 的一項資產。

 

10/01/2023星期日

昨天是加拿大的「真相與和解日」,目前已經是法定假日,全國都有紀念活動。這個日子也叫做Orange Shirt Day,好多人穿了橘色襯衫,參與遊行。

Orange Shirt Day 源自於一個原住民女子Phyllis Webstad 在2013 年說的事件,說她到原住民住宿學校residential school 去上學時,祖母給她的一件橘色襯衫被學校沒收了。再加上2021 年五月,在卑詩省(英屬哥倫比亞) Kamloops 一個印第安保留區附近一座前印地安住宿學校,被雷達探測儀發現「有215 個可能的」兒童遺體埋葬的無標記墳場之後,聯邦政府就在那年六月經由議會,宣布每年九月30 日為真相與和解日的法定假日。(下:昨天在魁北克蒙特利爾的紀念遊行。)

 

 

 

 

 

 

 

繼Kamloops 之後,這種雷達探測儀又在多個地點探測出有「沒有標記的」墳墓,包括卑詩省,沙士加吋省,New Brunswick省很多過去由天主教會,以及聯邦政府成立的住宿學校附近,都說發現了無名集體墳場所在地。每一處都有一兩百個原住民兒童的遺體被發現,一時間成為全世界的大新聞,各地都有臨時的弔唁場所,供大家去憑弔。

我找出當時的媒體報導,好像英國BBC 的報導,用的字眼都是「已經發現了215 個兒童遺體」discovery of 215 children’s remains,以及「找到215 名原住民兒童遺體的證據」evidence of remains of 215 Indigenous children等等,然後你繼續看全文才會發現,這所謂的發現,遺體,找到,證據等等,說的是「經由雷達探測儀發現可能存在這樣多的兒童遺體」,這跟「找到」根本是完全兩回事。因為remains 遺體應當是具體的,可以見到的,摸到的。但是新聞中並沒有這實際的「東西」,只是說「可能存在」。

但是這樣的報導就震驚全球,說天主教會辦學校的目的是集體屠殺原住民子弟。事實是新聞中也這樣說,昨天的CTV 一則新聞中,就引用緬尼托巴一名大酋長Cathy Merrick 的話說:「這(住宿學校)的整個目的,就是殺害原住民兒童,殺死他們的族系,讓他們不懂自己的文化,語言。」在蒙特利爾(滿地可),加拿大建國有功的第一任總理 John A. Macdonald 的銅像被破壞,被移除,只因為他當年曾經資助由政府設立住宿學校。

昨天的轟轟烈烈的媒體報導中,我也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媒體提起,在兩年多有關住宿學校「發現兒童遺體」的報導後,終於有人在其中一個地點的14處進行挖掘,卻是連一個遺體也未發現的新聞(詳情見上個月,九月11 日的時事看板)。原來所有的媒體都將「雷達探測儀」的所謂發現,所謂遺體,都當作是真事。這是完全的不負責任,以假亂真。

我對加拿大原住民的歷史很感興趣,當我寫「加拿大歷史1492-1892」一書時,裡面的內容也有一半是跟原住民有關的。現代人不懂真正的歷史,所以只聽見左傾媒體的大標題報導,就將這些顛倒是非的內容當了真。事實是,有多少人知道,當歐洲人到北美洲時當時的印地安人是甚麼樣子的?他們徒步由亞洲到北美洲的最初一萬年左右時間都過的是野蠻人的生活,他們剛剛會生火,但是沒有吃過鹽,他們沒有布料,針線,魚鉤,鍋碗瓢盆。衣不蔽體。他們沒有基本道德觀念,隨時會將妻子女兒送給陌生人作禮物,亂倫不是一回事。第一批到達加拿大的歐洲人中半數是教士,其中尤以苦修的耶穌會教士為多。他們見到印地安人這樣過日子,將很難進步。經過兩三百年的相處,後來的天主教會才想起設立住宿學校,給他們的兒童制服穿,教導他們使用肥皂牙膏等衛生用品。或許有很多原住民兒童不習慣,認為是剝奪他們的家庭生活,剝奪他們跟父母相處的機會。如果是受到教師的體罰就是教會的虐待。在過去,哪有學生不受教師的體罰的?

我過去參觀過印地安保留區的住宿環境及學校,包括魁北克省北面一個受聯合國資助的保留區Ouje-Bougoumou,在那裏的學校見到,由天主教神父為原住民編寫的字典,我也訪問過大學教授,談到原住民社區在歐洲人來到時是只有語言而沒有文字的,後來都是天主教的神父或是教士長期研究他們的語言,幫助編寫他們的字典,所以才保留了最初的原住民的語言。因為加拿大原住民的部落很多,每一個部落的語言都不同,所以要編寫字典功夫很大。但是這些神父這樣做了,難道是為了「殲滅原住民文化」?如果不是他們這樣做,多少個原住民的部落的語言會經不過時間的挑戰而喪失殆盡。(下面是在這個原住民社區,一間Cree 族的原住民學校牆上掛的字典,這都是教士的心血。)

 

 

 

 

 

 

我不是在這裡譴責原住民,我譴責的是媒體,現代的歷史學家,和投機政客。原住民確實有一段悲哀的歷史,那是因為他們在落後一萬年之後,遇到了一個比他們進步一萬年的文明,任何人都無法在五百年之內趕上那一萬年。如果我們認清這事實,他們也願意認清這事實,對他們可能更有好處。

我曾經說過,原住民在1492年的「現狀」其實就是我們一萬年前的樣貌,用這種心態,我們或許可以更了解人類歷史。但是現代人不想知道世界上某些人是那樣落後,所以一再掩飾。就像美國的現代理論家掩飾黑奴在四百年前的樣貌一樣。

你要了解歷史才能了解現狀,可惜太多人不懂歷史,只會拾人牙慧,以假亂真。我在寫歷史書時就已經發現,1970 年以後的歷史書都是動了手腳的,都是以近代人的政治正確的眼光去改寫的。所以我都只參考七十年代以前的書跟典籍。好的是,最早期到魁北克的歐洲人不論是教會人士,修女,或是探險家,商人,政客都留有書信,日記,這些是最真實的歷史,真相。不像今天的所謂「真相與和解」委員會,只會聽取他們要聽取的一面。就像杜魯多昨天在大會中說的:「這一天是我們承認過去悲哀、憤怒及難過的一天。」這些悲哀,憤怒,難過都是無謂的政治表態,對原住民,對人類都無好處。

Click: 413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