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75

2023-08-01 17:06:00

08/31/2023星期四

越來越多人不相信拜登會真的角逐2024 年的總統選舉,因為他的衰老程度已經一日千里,比波音747 速度還要快。

一本下星期就要面市的拜登傳記裡面說,拜登自己在私下承認,他「偶爾會感到疲倦。」這是客氣的說法。這位作者Franklin Foer 是被拜登視為自己人的作者,給了他長時間的訪問,而且兩年內訪問了三百多拜登身邊(幾乎都是友善)的人。結果還是說,拜登的年歲讓他失去活力,也經常無法說出熟悉人物的名字。

 

 

 

 

 

 

這本書The Last Politician 的少部分內容剛剛經由英國的(也是對民主黨友善的)衛報The Guardian 刊出,其中一句話這樣說:「令人驚異的是,他(拜登)現在在上午十點鐘以前,幾乎都沒有會議,或是任何官式活動。…他的公開面目顯示了生理上的衰退,以及神智上的遲鈍,已經沒有藥可以醫治。」

其實這是好久以來媒體就注意到的事。除了早上十點前沒有活動,下午四點以後也沒有活動。好像現在,他剛剛休假兩次,中間去了一次夏威夷,之後回來又休假了。這樣的人能夠再競選?

美聯社剛剛舉行了一項民調,全國有77% 的人認為拜登即使當選連任,都已經老得無法有效執行總統任務。這項統計中,連民主黨都有69% 的人這樣想,獨立選民中有74% 這樣認為。

同樣由美聯社AP - NORC 進行的問券,還詢問了美國人民對拜登的「第一印象」,也就是提到拜登時,第一個想到的字眼,結果極大多數都說出老邁,衰老等字眼。例如下面圖表,26% 的人說出:年老,過時,退休,老年痴呆等。其次有15% 的人說出:遲鈍,困惑,白癡,無知,出錯,想睡…。13% 的人說有負面印象,例如:可怕,失望,笑話,下流等。其次是6% 的人說:犯罪,叛徒,魁儡,出賣國家利益。只有5% 的人說他:強,能幹,有外交能力,有談判能力。另有5% 的人認為他愛國,是英雄。認為他誠實的只有4%。

 

 

 

 

 

 

 

 

這還是百分之百支持民主黨,及反川普的美聯社做的民調。不過上面這麼多拜登的負面新聞,(更不要說拜登家族的貪腐新聞)都上不了主流媒體的新聞版面。今天仍然有川普跟共和黨的三則新聞登上黃金時段新聞。相反的,他們還在為拜登塗脂抹粉。今天見到華盛頓郵報的一則X (推特),用了拜登在星期一訪問華盛頓一間初中的相片,上面的字幕說:這中學的一個課堂的學生驚呼:真的是你嗎?之後說:課堂中的興奮跟尖叫聲,就像是(英國)披頭士來訪。(下圖)

 

 

 

 

 

 

 

 

 

我的天,你看這相片像是(當年) Beatles 來訪的盛況嗎?旁邊一個女生根本別過頭去。可見美國的媒體真的都將讀者觀眾當白痴。

 

08/31/2023星期四

科羅拉多州丹佛市政府,昨天同意賠償470 萬元給一群在2020 年因為黑人George Floyd 死於警察手下事件引發的暴動的示威者。他們都是BLM (黑人命貴) 的成員,訴請賠償的理由是,警察違反該市的戒嚴法,「針對」他們。

市議會於星期一全票通過這項庭外和解,不過市政府否認這樣做是承認做錯,只是因為進行訴訟過程將會耗費更多錢,更多資源,而且讓市府承受更多名譽損失。

你懂這意思嗎?以後只要示威,暴動者提出訴訟,政府都願意寧願付出賠償,否則不僅賠錢不起,還賠不起名譽。原因是,今天這些左派示威分子背後都有一大群律師,他們都願意奉陪到底,而市政府就要考慮經費及名譽,因為媒體報導時都是偏幫示威者的。(那些律師都不收費,但是會從贏得訴訟的賠償中分一筆錢,可以說是無本生意。) 多倫多在2010年G20 之後,也對那些示威分子賠償了總共一千六百五十萬給一千多滋事分子。(下圖是美國在2020 年夏天許多大城市出現的畫面。)

 

 

 

 

 

 

很多人或許記得,在那一次全美國二百多城市同時發動的連續幾個月的暴動中,有數以萬計的商店被破壞,汽車被焚燒,不少警察局,法院被拋擲燃燒彈,數十條街被暴徒佔領,死亡人數多達四十餘人,包括一名警察,數以百計的警察受傷。但是每一個大城市事後都有暴徒控訴市政府,控訴警察單位,說是執法不公。這一次就是指責丹佛市警方的戒嚴法違反了他們憲法第一修正案的言論及示威自由,原因是戒嚴法雖然是針對公眾,但是警方只對示威者執法。(這就可笑了,公眾沒有破壞公物,當然不會去對他們執法。)

其實這不只是單一的訴訟,去年丹佛市已經在另一單類似的訴訟中,賠了1,400 萬元給12 個示威者,他們的申訴是,警方執法過嚴,危害了他們的憲法權利。每人賠償額在七十五萬元到四百萬元之間。另外今年三月,又對七個受傷的示威者賠了160 萬元。

那些被破壞,焚燒的商店主人向誰申訴?那些車行,汽車車主向誰申訴?到現在我只見到西雅圖(暴動最厲害的城市之一),今年二月在訴訟中同意賠償360 萬元給數間商店東主,其中60 萬元還是律師費用。估計那一次的暴動,美國的商家損失數以千億元計,現在只見到幾個商家得到三百萬元賠償。相反的,那些縱火的,打砸搶燒的卻一個個得到數以百萬元計的賠償。

今天最讓美國沉淪的,除了媒體就是這些法律界人士。美國的法律教育教出來的律師九成以上都左傾,他們的道德觀念就是幫破壞分子爭取福利。許多人說現在的破壞分子其實都是設下陷阱,再跟律師串通,向政府及警察勒索。好像剛過去的星期日,一群「環保分子」在內華達州的公路上設立路障,用一量大旅行車橫在公路上,又將自己用鐵鍊鎖在路障上,阻止交通,結果兩邊的車隊綿延好幾公里。(下面可以見到示威者的路障及標語,其中一個標語是:消滅資本主義!另外一個示威女子不肯離去,被警員制伏。)

 

 

 

 

 

 

 

之後當地警方前去清剿這些示威者時,他們根本不動,目前不知道警方手持的是電擊槍還是手槍,大聲驅趕他們。結果現在這名警察受到的行為調查。據報導最先展開調查的是美聯社AP ,你說,是不是媒體在幕後搧風點火?現在知道這幾位核心示威份子分別來自紐約,華盛頓,加州,歐洲的馬爾他跟義大利,全部是國際煽動組織在策動。他們都訓練有術,一方面自己錄影,一方面口中大聲叫嚷:警方過分暴力,我們沒有武器,我們和平示威…這樣將來到了法庭,他們有證據自己是和平的,那些笨警察執法時叫那麼大聲做甚麼?只證明了他們是惡勢力。

這集團星期二發表的聲明就是訓練有術人士撰寫的:「這次警方的過份暴力只是證明了(美國)系統性暴力,及警察殘暴的一小部分,用來對付任何致力於帶來美國制度改變的人。」

這樣的精美包裝的暴力運動,屢試屢勝,他們怎不食髓知味?

 

08/30/2023星期三

拜登今天宣布,將從他的政府及國會去年通過的基礎建設法案中,撥款9,500 萬元給夏威夷的電力公司,協助當地重建電力系統,以免好像本月初在茂宜島Maui Island 發生的山火一發不可收拾。

這表示甚麼?過去幾星期白宮跟主媒都說,這次的山火是因為氣候變化引起,為什麼不從氣候變化著手改進?事實是,以前提過,不斷有人警告,夏威夷過時的電線桿跟電線會引發山火,但是當地的電力公司充耳不聞,將極大多數的預算都用在與「氣候變化」有關的措施上。事實是,拜登整天掛在嘴上的所謂基礎建設法案,其中90% 以上的經費都用在「氣候變化」相關的用途,用在基建上的不到10%。現在嘗到悲痛後果的是老百姓,那些在上面做官的,絲毫不必負責。

美國的基礎建設亟需改善,公路,鐵路,橋樑,機場,好多都面臨瓦解,然而這項幾萬億元的基建到現在你見到用在公路,橋樑等等的建設嗎?很少,他們每天都在談的是:哪一年就全面禁止汽油汽車,急著發展太陽板和風力發電,房屋中那些電器用具要淘汰,…所有天災都是氣候變化造成,即使在今天拜登宣布撥款時,還在說這次災難是一場氣候災難。因為這是最好攻擊保守政敵派的工具。

越來越發現,這些自由派,西方左派政黨每一次犯錯,就用納稅人的錢補鑊。只要能用錢解決的,他們大方得很。大筆一揮,就是幾千萬,幾億元的發出去。我見到今天主媒的新聞,沒有一句譴責的意思,沒有一句檢討的意思,有的只是這個總統關心災難中的受害者,這項基礎建設議案發生了作用。

目前的選民,納稅人對於政府亂花錢太過疏忽,似乎已經麻木。要知道,一個政府不把錢當錢,不僅傷害到納稅人,更是政府腐敗的根源。沒有責任的花錢,就是沒有問責。隨便花納稅人的錢,就是不負責任,根本沒有資格執政。但是今天的選民被媒體訓練到:政府花錢是好事。政府越花錢,就是越幫我們做事。

就拿烏克蘭的戰爭而言,拜登繼續在每天開支票,每隔一個禮拜就是幾億元,幾十億元的支票開出去。不是不支持烏克蘭人,但是沒有問責的開支票?不問效果的開支票?人家要戰鬥機不給,給他們幾十億元的坦克車。人家要遠程飛彈,不給,給他們幾十億元隨他們怎麼花。共和黨要是多問一聲,就是不支持烏克蘭人。能幹的官員會把錢用在刀口上。不僅及早結束戰爭,少死幾千幾萬人,也少花幾百億,幾千億。

現在人評斷官員,不再問他們是否能幹,不再評斷效果,讓自己平白做冤大頭,甘之如飴。

 

08/30/2023星期三

又到學校開學時期,不少地區見到教會學校學生人數激增。最明顯是在美國維吉尼亞州 Middleburg的一間基督教學校 Cornerstone Christian Academy,上周開學日湧進了五百多名新生。

這間基督教學校剛剛在今年二月才開設,當時的口號就是給那些不願意子弟就讀公立學校的家長一個變通選擇。他們沒有想到會這樣受家長歡迎。校長Dr. Sam Botta 說,他們不僅與學生家長有同樣的價值觀,也重視家長對於管教子女的意見跟立場。(下:開學日的盛況。)

 

 

 

 

 

 

維吉尼亞州的學生家長,近來對於當地的學校違反州長楊金Glenn Youngkin 的指示,學生必須依照其出生時的性別使用代名詞及廁所,也就是說學校有另一套政策。一名學生的家長說:太多新的政策,好像學生可以任意選擇到哪間廁所,任意選擇性別跟代名詞,這已經不像是一套政策,而像是在推動一套政治企圖。

舉例說,維吉尼亞州Fairfax County 公立學校的教師指引不久前被人公開,發現當地的教師受到指導,學生可以改變姓名及代名詞而無須得到家長同意。據Fox News 得到的一套幻燈片中,裡面很明顯的指示教師,允許學生自己選擇性別及代名詞,而無須得到他們家長的同意。(下圖是「教師指引」上的部分幻燈片。)

 

 

 

 

 

 

在那套幻燈片上,講明「學生可以在文憑上,可以同時使用自己的合法姓名,及選擇的姓名,無須家長同意。」

而Fairfax County 教育局在去年的一次會議中,投票通過四年級以上的學生,如果惡意的錯誤使用其他學生的代名詞,足以構成被開除的條件。

一名家長說,他的女兒在上學的第一個星期,每一個班上都被問到她的「代名詞」,但當時很多班級連導師都還沒有。可以想見這些學校的「優先議程」。

而因為公立學校的目標全部放在政治議程上面,美國的教育水準在過去幾十年逐年下降。學生的讀、寫、算都在退步,特別是在新冠肺炎期間尤為明顯。當時公立學校在教師工會的堅持下,學校全面關閉了兩年,大大影響學生的程度。許多教會學校則繼續開放,期間學生患病的事例根本沒有差別。

在美國,學生就讀私立學校(包括教會學校)必須自己付費。這間學校對於低收入家庭有額外補助。這所以共和黨的州政府一直都支持註冊學校Charter schools,由政府資助見到成效的私立學校,讓低收入家庭的子弟也都有選擇,不一定要就讀公立學校。但是在加拿大,天主教學校也受到政府資助,雖然學費因此較低,但就因為有「公費」的因素,受到很多左翼團體(包括工會) 的「監視」,對於學校的課程還是有相當的規管,所以家長不要以為送子女到天主教學校就可以放心,不受教師工會的汙染。做家長的還是要隨時注意子女的教學課程內容,如果見到有問題一定要提出反映。過去幾十年就是因為家長的疏忽,才讓今天的學校教育一面倒的左傾及顛覆。

 

08/30/2023星期三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之一,印度商人Vivek Ramaswamy 在眾多候選人中目前的排名是坐三望二,他的38 歲年齡讓他成為共和黨的明日之星。兩個星期前,在Fox News 的初選候選人第一次辯論之前,Ramaswamy 在愛荷華州的全州博覽會中,即興演唱了一首rap 歌曲,讓他大出風頭。

Ramaswamy 唱的是著名rap 歌手Eminem 在2002 年唱紅的一首 Loose Yourself,結果不到兩星期,Eminem 透過他的唱片公司BMI 發了一封警告信給Ramaswamy,說這首歌的版權屬於BMI,禁止他以後再公開唱這首歌。

 

 

 

 

 

 

據英國Daily Mail 發布的新聞說,Eminem 本人反對Ramaswamy 用他的歌曲競選。Ramaswamy 說他在哈佛大學時,就是Eminem 的歌迷,當時他以Da Vek 的藝名就時常表演他的歌曲。不過Eminem 一直都是民主黨,2004 年大選之前還灌錄了一首歌Mosh,攻擊當時在競選連任的小布希總統。

這讓人想到,2016 年的總統選舉,大批好萊塢的影歌星群起出動,為民主黨的希拉里籌款,助選,拉票。但是當川普當選後要舉行就職典禮時,沒有人願意或是敢出席他的慶祝晚宴,或是慶祝大會。有一些人即使宣布要出席,(好像Donny and Marie 中的Marie Osmond),事後都受不了壓力,宣布退出。川普當選後的第一個周末,在華盛頓一百萬人上街示威抗議他的當選,女歌星麥當娜還在大會中發表演說要「燒掉白宮」,事後沒有一個人抗議。

作為保守派,作為共和黨,以後連聽歌,看電影,都要選擇。

 

08/29/2023星期二

到底要多少線頭出現,民主黨跟主流媒體才會承認拜登是一個美國歷史上最腐敗的官僚?最新的證據是,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至少用了三個假名跟兒子通電郵,這些電郵內容包括了許多有關他自己的公事日程,以及兒子跟人商談生意的事宜。

 

 

 

 

 

 

據說,拜登在2014到2016 年間使用的假名包括:Robin Ware,Robert L. Peters,JRB Ware 等。電郵內容包括他在未來一陣時間的公事行程表,讓兒子可以在哪裡找到他。這三年時間就是亨特拜登開始出任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董事的期間,而拜登在當時的行事日程表包括他跟當時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 Petro Poroshenko,以及總理 Volodymyr Groysman 等人會談的時間表。而這些電郵也在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中發現。(當時還不知道這些「人名」就是拜登本人。)

從這些電郵發現,拜登經常藉由助理John Flynn 約翰福林,將自己的每天日程表副本電郵給兒子。包括那一天幾點鐘會跟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打電話。而他前後在五個月時間內,壓迫波羅申科將烏克蘭的檢察長休金Viktor Shokin 開除。(根據亨特商業夥伴阿柴,跟聯調局線人提供的線索,都說Burisma 聘請亨特到董事局,每年年薪一百萬元就是要驅逐休金,讓Burisma 不受到調查。)

共和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 ,上星期要國家檔案局將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使用假名的電郵都交出來,不過都沒下文,不過今天國家檔案局NARA 承認,他們手頭確實有拜登副總統任期內使用假名的5,138 封電郵,及二百多電子檔案。NARA 所以承認,是因為一個叫做Southeastern Legal Foundation 的保守派組織,在去年六月依照訊息公開法提出要求,事隔一年多之後才得到的答案。據說所以要這樣長時間,是要過濾成千上萬的電郵,及電子郵件。(不過NARA 有三千名職員,而且現在用電腦搜尋,都是幾秒鐘時間。)

而且這只是承認,並沒有說會對國會公開。(下面是NARA 今日的回信。)

 

眾議院監督委員會已經提出要求,要NARA 提出「未經抹黑的」電郵正本,相信需要更長的時間爭取。要知道,NARA 那一夥人就是堅持要川普交出他帶回家的文件,引發了FBI 到川普家去搜查的人。但是對於拜登帶文件回家,卻不予理會。

不過在亨特的手提電腦中,事實是已經存在相當多的正本(副本)。拜登除了將自己的公事議程都提供給兒子,讓他了解自己的行程,更見到他在人事任命上都聽從兒子的建議(吩咐)。其中亨特在發給Robin Ware (父親) 的一封2014年六月23日的電郵中這樣寫:「你在填補人事空缺前,請先跟我談,(我一個朋友) John McGrail 非常希望在財政部門中任職。」那個Robin Ware 不到一小時就回郵,這樣說:「叫Johnny 立刻打電話給我,爹地。」之後不久McGrail 被任命為副總統辦公室的財政部門副顧問,又不久升任為正式的顧問。

拜登(副總統)除了使用假名發電郵,(而且是經由政府電郵發出,所以NARA 有存底),還在兒子亨特建議下使用所謂的burner phone,就是用過一次就銷毀的衛星手機。據著名的調查記者Peter Schweizer 許懷哲指出,亨特拜登建議父親使用這手機,而且每個月的費用三百美元,也是由亨特的一間空殼公司Rosemont Seneca 代為付出。你說,甚麼樣的人會使用假名發電郵,又使用用過一次就銷毀紀錄的手機?這不是存心犯罪是甚麼?

而且據亨特的商業夥伴Devon Archer 阿柴向國會提出的證詞也說,亨特拜登跟他當時就是使用這種burner phone。

許懷哲還說,他懷疑 Burisma 的所有人Mykola Zloochevsky 宣稱他收存拜登父子的17 通電話錄音就是由這手機打出的。

我相信這些都是美國國民會有興趣的新聞,但是你見到主流媒體報導過嗎?

這事件還會有新發展,隨時增補。

 

08/29/2023星期二

拜登曾經說,亨特是他見過的人中最聰明的。現在證明相去不遠。這個不停吸毒的,沒有正式工作過的社會懶蟲,斂財的本領舉世無匹。他剛剛被披露「迫於經濟原因」,必須大屋換小屋。他剛剛跟妻子Melissa搬進了加州馬里布一間三睡房的海邊別墅型房屋,月租將近一萬六千元($15,800),也就是年租金將近二十萬元。

據說他是自掏腰包付出這筆租金,而他目前唯一的收入來源是出售他的「畫」。

而他每一次換地址,美國的秘密警察都會在旁邊租一間房子,以便日夜保護他。這一次秘密警察租用的單位每個月也要一萬六千元,這就是納稅人支付的。(下圖:前面的灰色大屋,是亨特夫婦剛剛租用的,樓梯下去就是海灘。後面右邊一棟樹林遮住一半的灰色屋子,則是祕密警察租用的。)

 

 

 

 

 

 

 

 

據英國Daily Mail 每日郵報報導,亨特在過去幾年換了四處地址(都在加州),而他剛剛搬離的地方,是一個三睡房,三浴室的寬敞度假屋,每月租金超過兩萬元。而在此之前,他住的是有六睡房的大屋,月租三萬美元。

亨特上次租用的Venice Beach 河邊度假屋(以前報導過),只住了不到半年,臨走時欠了三個多月房租(八萬元),還將房屋內部弄得很髒,並破壞了一套音響設備。房東為了怕麻煩,沒有追討。

據每日郵報報導,亨特這次住的新屋是由建築師Ray Kappe 設計,面積超過2,500 平方呎,面對太平洋,也是夜晚觀星的理想地點,市價超過四百萬美元。而祕密警察的房屋,也有四間睡房,及可以望到海景。甚至有hot tub。(下圖:亨特跟妻子,還有一個幼兒Beau 現在住的大屋,可以俯望太平洋,每天見到日落。)

 

 

 

 

 

 

 

 

說到亨特畫畫賺錢,白宮方面一直欲蓋彌彰的保密,他們聲稱為了避免買畫的人藉機購買影響力,所以不公開買畫人的身分。你聽過這樣的事嗎?因為要透明所以要保密?

根據上個月的報導,已經知道的紀錄,亨特賣出了至少130 萬元的畫作,其中一名買者是民主黨的捐款人Elizabeth Hirsh Naftali,她也是加州的地產商。而她在去年七月被拜登任命到一個「在海外保存美國文化委員會」作為委員。

目前不知道Naftali 買畫的價錢,不過據這間承接亨特畫作的紐約曼哈頓畫廊Georges Berges Gallery 列舉的價格,他的畫價格都在七萬五千元到五十萬元之間。

拜登的白宮聲明,Naftali買畫之事與她的任命無關,而推薦她進入委員會的是眾議院前任議長佩洛西。不過Naftali 的任命確實是在亨特於加州舉行畫展之後的八個月,所以時間上也吻合。據當時報導,亨特在加州舉辦畫展期間,一共售出價值超過37 萬元的作品。

據一份左傾媒體Business Insider 最近報導,不時有神秘買家購買亨特的畫,最近一位是某人一口起買了11 幅畫,共值87萬五千元。

Business Insider 報導,購買亨特畫作的大戶之一,是好萊塢的富有律師Kevin Morris,他就是那位「借出」兩百萬元給亨特償付稅務部欠稅的人,有人給他取了sugar brother 的綽號。最近當亨特回到加州時,正值「換屋」期間,都是住在他的豪宅中。

不過以亨特花錢的方式,他每個月的基本花費都要三四十萬元,那幾幅畫夠用嗎?

共和黨控制的眾議院監管委員會,對於總統之子藉賣畫為生的行為認為有利益衝突之嫌,多次要求畫廊提出買畫者的名單,都被這間畫廊拒絕。

記得川普出任總統期間,有外國政要住入華盛頓的川普大樓,都被民主黨及媒體叫囂是「利益衝突」,甚至要川普家族將這些住房費充公。川普的女兒伊凡卡甚至被迫中止或是取消了所有的服裝品牌合約。

 

08/28/2023星期一

司法部那一夥人真的要盡全力阻止川普競選或是當選明年的總統。聯邦法官 Tanya Chutkan 今天決定了針對川普一月六日的起訴案件,將在明年三月四日開庭審訊,而那一天剛好是共和黨初選的超級星期二Super Tuesday 的前一天。那一天有15 個州同時舉行初選投票。也是初選選戰最重要的日子。(下:法官 Tanya Chutkan。)

 

這還不算川普另外幾個起訴案件的審訊日期,都是在黨內初選期間:紐約曼哈頓檢察官起訴的「謊報掩口費帳目」案件,訂於三月25日開庭,聯邦司法部的機密文件案,訂於五月20 日在佛羅里達開庭。

而且今天公布的這個日期跟曼哈頓法庭開庭日期如此接近,不僅川普的律師團隊認為有問題,曼哈頓地檢處都說他們需要至少六個星期陳述案情,(你聽過強逼一件如此重大的案件在三星期之內結束的嗎?)所以熟悉法律人士都認為這日期完全不合實際。

目前不知道曼哈頓法庭的開庭日期是否會被迫改期。圈內人士都認為這樣的安排類似開玩笑。

川普的律師團隊曾要求將審訊日期訂在 2026 年四月,也就是大選之後一年半,但遭到拒絕。有關這次案件的法律文件多達1,280 萬頁紙張(及錄影帶,電郵等),川普的律師說他們需要時間消化,但那法官Chutkan 說,其中60% 已經在較早前已公布。川普團隊說,這分明是要草草審訊,讓他在競選期間定罪,根本不在乎他的上訴是否成功,只求達到讓他競選失敗的目的。

川普首席律師 John Lauro 說,這法官尋求的是 show trial,而非公正審訊 fair trial。川普今天在自己的網路 TruthSocial 上發文指責:「(檢察官) Jack Smith 那一夥流氓剛剛被發現,在他們起訴我之前居然前往白宮(商量),這是絕對的非法行為。他們調查了我三年,卻選擇在此時起訴我這個拜登的頭號政敵,這是選舉干預行為。今天一個痛恨我的法官選擇在超級星期二開庭,我一定要上訴。」(下面是川普的律師團隊,中間的是首席律師John Lauro。)

 

 

 

 

 

 

 

 

此外這案件將在首都華盛頓審訊,川普的律師 John Lauro 今天提出,基於首都居民的政治傾向,他要在華盛頓進行民意調查,以決定是否提出要求轉移審訊地點。法官Chutkan 回答說:她會密切注意(被告團隊) 是否有汙染(破壞)陪審團員的行為。Lauro 指出,有見於這次審訊的迫切性,他們有可能要盡快進行,不過強調說,從未聽說法官做過類似的威脅。

越來越明顯,這所有的幾項起訴的目的都是要阻擾川普的競選,但是見到川普的黨內支持率有升無減,似乎篤定得到黨內提名,已經聽到好幾個電視台的評論員在說:他被起訴這樣多罪名,居然還有希望獲得提名。聲音中充滿怨氣。並聽到媒體有越來越多的聲音,支持法律界人士以憲法第14 修正案乾脆阻止川普「做總統」。

最初是幾位保守派法律教授(Never Trumpers) 提出的,說憲法中第14 修正案有一項條文,指出「任何人如果參加過反對美國政府的叛變,或是支持叛國行為,都不得從事公職。」這兩位屬於Federalist Society 的法律學者William Baude跟Michael Stokes Paulsen 是根據1869 年的一次判例,提出這建議。他們是擔心一旦川普競選成功,他可以赦免自己,他們的計畫就無法得逞,因此有此建議。

自從提出這建議後,響應的人越來越多。一些地方檢察官,州政府的司法廳官員,已經表態,只要川普被判定有罪,他們就會將川普從候選名單上除名,表示選民不可能投票給他。目前相關的爭論還在進行,有待未來發展。

 

08/28/2023星期一

夏威夷Maui 的大火終於找到源頭,茂宜當局甚至已經對當地的電力公司HECO 提出法律訴訟,指責電力公司沒有好好管理電線維修,導致多處電線走火,點燃了不少的火頭。訴訟書中指出HECO 嚴重疏忽職守,盡管國家氣象局多次發出警告,仍未適當處理。

 

 

 

 

 

 

這次山火是美國歷史上最慘痛的火災,到目前當局已經找到115 具屍體,另有388 人不知下落。這是最後的數字,相信也都已經遇難。

這項訴訟也打破了過去幾個星期,拜登政府及民主黨人將這次山火的責任完全歸咎在氣候變化的身上。甚至說,這是最好的理由盡快推動拜登的綠色能源計畫。

其實電線走火只是點燃的作用,導致山火迅速蔓延的罪魁禍首,則是漫無止境的野草叢生。多年來專家就警告說,夏威夷自從上世紀中期放棄了種植鳳梨及甘蔗,說是成本太高,就任由野草在那幾百萬畝的空地上生長。這些無人管理的野草在充沛雨水助長下,積聚了油份,逢到乾旱又成為最好的起火媒介。夏威夷多間大學的環境學家已經多次提出警告,指政府應及早採取野草管理行動,以免後患。這又是一項應當做而無人理會的重要項目。

據了解夏威夷政情的評論員說,夏威夷雖然是美國50 個州之一,但是因為位置遙遠,事實上政治架構與本土有一段距離,到現在當地的政府工作還是多數倚靠裙帶關係,很多官員的實際能力都未曾受過考驗,所以雖然聽到不少警告聲音,但都沒有後續動作。這次事件是最好的證據。

不過因為夏威夷長期以來都是民主黨主政,到現在幾乎聽不見批判政府的聲音,至於拜登本人,他在事件發生後繼續度假,而且幾乎一星期後,還以「無可奉告」回答記者的問題。也都沒有受到抨擊。他在一個多星期後到夏威夷去巡視火場時,居然說起自己家裡15 年前一個小小火警,以及自己的一輛跑車幾乎失去在火警中,來跟當地喪失家人及家園的慘痛經歷相比,也都沒有受到批評。原來是因為拜登的訪問受到媒體封鎖,據當時在現場的Fox News 記者說,他們是唯一在現場的媒體,其他媒體使用pool 的服務,事後完全幫拜登「清洗」了所有負面的報導。所以大家應當知道,何以當民主黨在台上時,沒有負面新聞。

這件事與西元二千年安省的Walkerton 汙水事件很相似,那件事也是因為當地市政府裙帶關係的兩名官員,都沒有專業知識,讓染了Ecoli 的汙水進入自來水系統,導致兩千人染病,七人死亡。但是當時的左派媒體硬是鼓譟,要求進行公聽聆訊,直到將責任怪罪到省政府(因為是保守黨)身上。

這一次因為聯邦政府都是民主黨,所以很便利的將責任怪罪到氣候變化。對比路易斯安納州Katrina 颶風之後,小布希總統慘遭無理的修理;另外川普任內,波多黎各發生颶風Maria 侵襲之後,川普也受到攻擊說沒有及時援助,事實是十億元援助被當地腐敗的政府扣留沒有發放…現在無能的民主黨政府卻再一次逃過任何批評。

 

08/28/2023星期一

很多人都預測拜登未必是明年總統選舉民主黨的候選人,因為他至今都沒有展開競選活動,甚至懷疑他是否組織了競選班底。不過這兩天,一個想不到的重量級人物頻頻為他站台,爭取支持。這個人是民主黨內極左陣營的頭子山德斯Bernie Sanders。

山德斯在2016及2020 年兩度出馬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雖然在每一次的初選頭幾個州都獲勝利,但是後來都在黨內DNC 高層的阻擾下,將他拋離權力中心,先後推出希拉里跟拜登出馬,但是山德斯都沒有「積怨」,還是對民主黨效忠,(盡管他都不是正式民主黨人),為什麼?因為他有政治智慧,左派的政治智慧。他知道,盡管自己沒有被接納,但是今天他見到,拜登推行的所謂民主黨政綱,比他自己的左派社會主義政綱還要左傾,對他這就夠了。所以這幾天見到,他頻頻奔波為拜登爭取支持,甚至喊話叫加州州長紐森稍安勿躁,不要輕舉妄動。

 

 

 

 

 

 

山德斯昨天出現在 NBC 的左傾新聞雜誌 Meet the Press (上圖),他在這節目努力的為拜登推銷。當被問到拜登的年齡問題不會困擾他嗎?他說他幾個星期前見過拜登,感覺他(狀況) 不錯。之後說:「當你看一個候選人,不論是誰,必須審核一連串的問題,最重要是,這個人的信仰。好像,你相信女人有權控制自己的身體?這個總統在這(墮胎權利)方面很強硬。其他好像氣候變化,提高聯邦最低工資,修改藥品價格等等,都比總統的年紀更重要。」

這就是山德斯站在左派立場上的政治智慧。他見到拜登(自己的政敵) 推行了自己的理想政綱,(還不包括拜登完全打開了南面的邊界,放了兩百多萬人進入美國;阻止美國開採石油,寧願向幾個共黨國家,及中東獨裁國家進口石油;窩囔的撤出阿富汗,讓俄羅斯大舉進攻烏克蘭等等…這些他不提,因為他知道這些議題爭取不到選票,但卻是他心目中的吉大成就。)就寧願放棄個人的政治願望,全力為拜登爭取連任。作為左派,這是多麼崇高的行動。

反觀共和黨那邊真是令人傷心。不要說黨內的RINO 了,就連那十多位初選候選人,他們連山德斯百分之一的政治智慧都沒有。川普在保守派的政績無懈可擊,百分之百的完美,而這一夥所謂忠實的保守派居然出來攻擊他,說他已經被打擊得體無完膚,不適合再出馬,要取代他。人家那邊放著拜登家族鐵證如山的貪汙腐敗事蹟都可以放在一邊,你們卻為了那憑空而來的無理攻擊,就也再踩上一腳?拜登所以能避過這排山倒海的證據安然無事,就因為人家左派懂得「死忠」。而川普所以一次又一次的被圍剿,也因為共和黨這邊太懂得劃清界線,明哲保身。

山德斯的同鄉,新罕普什爾州共和黨州長Chris Sununu 就是一個典型。他在上周在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勸導那些初選候選人「縮小」陣容,以便有一個人出頭,擊敗川普。還說:如果川普是2024 年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共和黨就會失去白宮。

人家拜登現在的選情更是悲觀,全國四分之三的人覺得他太老,失智,根本不適合競選,眼看他隨時都會仆倒在地,人家民主黨表面都做到不離不棄。你這邊自己人被人一再的無理攻擊,(難道自己人都沒有看過杜倫報告?)就第一時間棄船逃生?

幸好到現在,川普那幾千萬市井小民還在支持他,否則共和黨真的沒有戲唱。

 

08/27/2023星期日

加拿大外長 Melanie Joly 梅蘭妮喬麗上星期三接受魁北克一間廣播電台的訪問時,被問到:如果美國明年的選舉,選出一個(換了一個) 極右派,極權的政府,加拿大會怎麼做。(所以我很久不看加拿大新聞,這是甚麼樣的問題?)

 

喬麗的回答也不令人意外,畢竟她也是因為性別被杜魯多選入內閣的部長。她說:我們當然會就任何局面做出準備。並且暗示,加拿大會有一個game plan (行動計畫、整套方案),「不管發生甚麼事,我們都會跟各地市長,省長,商業界,工會領袖等等會商,應對所有的困難局面。」

這樣的問題,跟這樣的答案都將川普當作是一個破壞分子,極權獨裁分子。難道大家忘記了,或者是根本不知道川普在位的四年:國際沒有戰爭,所有衝突都被他一個人化解了,金融穩定,通貨膨脹1.4%,川普還重新談判了北美三國自由貿易,三個國家都高興得不得了?每一個人都稱讚。不相信的話,可以找出當時的報紙來看。

(當時唯一受害的是中共,他們被迫付出了數以千億元的關稅給美國。)

這就是現在的世界:只要不是左派,就先給你扣帽子,不管你做了多少好事,都當你是無惡不做邪惡的人。這個記者的問話,就是誤導。這樣的回答更是誤導加虛假信息。

之後喬麗還說:「這問題的另一個層面是,我們這(國家)是一個民主體制,可以知道如何在我們自己國家就擊敗國內的極右派。因為這目前在美國正在發生,在歐洲也正在發生。…所以我們現在不能太幼稚,其實正在我們這裡發生,好像我知道,現在(加拿大的)保守黨就正在被極端化。」她繼續說:「我作為外交部長目前最大的憂慮就是,在上次貨車司機事件中,外國的干預,那次的虛假新聞,哪裡來的。還有經濟支援,哪裡來的。」她說,因為加拿大跟美國的緊密關係,所以「我們要準備所有可能出現的局面。」

喬麗這番話暴露了目前所有自由派、左派政客都將「反對意見」當作是反動派。難道說只有你們自由黨(民主黨)才適合存在?只要是不同意見都是極端派,都是極右派,都是極權分子?那一次貨車司機的抗議行動,代表的是加拿大的反對聲音。「反對政府」在自由國家甚麼時候變成必須打倒的異己?這跟希拉里在2016 年大選時說的,所有支持川普的選民都是「一籃子令人憎恨的人」一樣,這是不准任何人支持他們的政敵。這才是真正的極權。如果說美國老百姓對於加拿大的貨車司機有共鳴,難道不能幾十一百的捐款表示支持?

他說到時候要跟所有市長,省長,商家及工會開會討論對策,請問,難道到時候要摒除所有保守黨人?

所以我在前面一篇文稿中說的:川普是在為我們每一個人打仗,一點都不錯。

 

08/27/2023星期日

川普的警方檔案照果然被左派媒體當作是聖誕禮物,愛不釋手。有媒體調查機構MRC 發表統計,川普的檔案照被公開之後,極左台 MSNBC 在24小時內播放了122 次,總共佔據了56 分鐘以上,而另一個左台 CNN 則播放 66 次,佔據時間超過27分鐘。(至於CNN 如何能夠在Fulton County 警方還未公開這相片之前,已經提前發布,又是一個值得調查的問題。這又是一次司法部門的非法洩露事件。到現在明顯見到,美國目前的司法部門根本不當法律是一回事。)

 

川普的策略是,以毒攻毒。他也將這檔案照當作是武器,一方面宣傳自己受到迫害,一方面藉此籌款。川普陣營在這張檔案照發出後,第一時間發出籌款通知,同時印製汗衫等產品,結果在48 小時內籌得710 萬元,又是一項紀錄。並且預期一星期內可以籌得兩千萬元。

其實這筆錢聽來數目很大,但是比起川普跟他同時被起訴者的律師費真的是杯水車薪。他即使是億萬富豪,都經不起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法律迫害。每一次起訴,每一項控罪,都要用錢來對付。而他被起訴的罪名是91 項,(隨時都可能增加。)而跟他一起被起訴的人也在增加,每一個人的法律費用都上百萬元。每一個關切美國前途的美國人,都應當捐款。要知道他不是為自己一個人作戰,他代表的是你、我,每一個人。

我見到他在上星期四發出的籌款信,覺得他真的是憂國憂民,77歲了,一個億萬富翁,總統也做過了…何苦呢?

他這樣寫:(我只是節錄,因為很長。)

「我們現在處於美國歷史上一個最黑暗時期。我們見到執政者試圖將政敵關起來,這在美國歷史上從未發生。我會繼續就這偉大國家的下墬繼續發聲,但是你永遠不會聽到我說…我為自己難過,我永遠不會對這國家失去希望。

「目前的日子不管多麼黑暗,我們國家的歷史中一直都有和平的愛國者,不管面對多麼的艱苦的時刻,他們永不放棄。

「事實是:生命中每一件偉大的事業都得來不易,而有甚麼是比從那個腐敗的,自私的,要囚禁政敵的政權哪裡,奪回美國的獨立更偉大的任務?

「當我選擇以一個圈外人身分站出來,面對這個統治階級,我已經知道會面對甚麼樣的壓力。我知道Deep State 會發揮全力,用聯邦力量將我拉下來。他們不知道,他們不僅要把我一個人拉下來,還要將那數以千萬計的努力工作的美國人,拒絕將我們的國家交出來的人一起都拉下來。

「讓我們一起,對抗所有的輿論頭頭。我們已經戰勝了那些所謂的專家,我們也戰勝了那些國際特殊利益的捐款人。…

「讓我再一次對那些企圖囚禁我的人說一次:我永不屈服,放棄我們的任務。讓我們奪回白宮,將美國從暴政中奪回來。」

他最後還在括弧中加了一段:如果你因為目前在白宮那夥人的政策下日子過得不好,到這裡就不要再看下去,我希望你會度過難關,但也永遠不要放棄我們拯救美國的任務。之後就是要求捐款的訊息,由每個人一元開始。

看到這裡又要重申一句:川普不是為他自己「戰鬥」,他是在為我們每一個保守派作戰。我很早以前就在 我為什麼支持川普 中說得很清楚,他倒下了,我們也都不再有希望。

 

08/27/2023星期日

被拜登拿了美國政府十億元經濟援助趕走的,烏克蘭前任首席檢察官休金 Viktor Shokin 第一次開腔。在昨天 Fox News 頻道播出的專訪中,他說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個媒體找過他,他除了受到名譽的損毀,還被人放毒兩次(目前身中水銀毒),但是他無法控告那些損毀他名譽的西方媒體,因為他目前的收入只是每個月(相當八百美元)的退休金。(下圖:休金。)

 

 

 

 

 

 

休金說他被拜登壓迫開除時,正在調查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的貪腐事件,他說如果再給他多幾個月時間,他必然可以找到 Burisma 跟期老闆Mykola Zlochevsky 更多的貪腐證據。

休金是在2016 年三月29 日被開除,那一天也就是拜登自己後來在2018 年一月23 日在電視訪談中吹噓:我叫他們在我上飛機之前開除休金,我說我還有六個小時上飛機(離去),你們如果不開除他,這十億元援助就會帶走。他們說我不是總統,做不了主,我就叫他們打電話給總統(奧巴馬),結果他們果然把那個 son of a bitche 給開除了。(下面是拜登在電視機前吹噓,他如何讓烏克蘭總統開除休金的經歷。)

 

 

 

 

 

 

 

休金說,他當時正在展開對Zlochevsky 的調查,但是對方也在同一時間帶人加入該公司作為保護,亨特拜登是其中之一。他在訪問中說:我不想提出沒有證據的事實,但是我個人深信,他們(拜登)是受賄的一方,拜登用美國政府的十億元,換取我被撤換,那就是貪腐。

在當時,美國政府,國際社區,齊聲指責休金,說他沒有盡到責任取締烏克蘭的貪腐,所以要除去他。當時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美聯社都發出同樣的攻擊。然而事實上,據當地報紙報導,休金在被開除前一個月,才取得法院許可,沒收了Zlochevsky 的私人財產,包括四座房產,兩處物業,及一輛勞斯萊斯跑車,之後Zlochevsky長住杜拜,再也沒有回去烏克蘭。這就是休金嚴厲肅貪的證據。但也許是肅貪對象不對,所以自己被整。

休金是當時的總統波羅申科上台後,為了極力整肅該國著名的貪腐現象,找來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檢察官。他說當時大家都知道Burisma 存在嚴重貪腐現象,他知道他們從事非法投資,操控能源市場,轉售圖利,並牽涉到很多賄賂及私相授受。他說這些非法行為花半天時間都說不完,還說Burisma 知道他的調查正逐步逼近,所以致力要將他除去。(休金現在正在寫自傳,揭發這些事實。)

過去一兩個月我們從FBI 的線人提供的文件FD-1023,以及亨特拜登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那裏知道,Zlochevsky 多次表示,他必須付給拜登家人一共一千萬元「買平安」,阿柴在對國會的訪談中也說,Burisma 的代表對他說,找亨特拜登加入他們的董事局,是要阻止有人在法律上找他們的麻煩。阿柴還說,他們在跟Zlochevsky 等人談生意時,對方都要亨特拜登打電話「給華盛頓」,而拜登(副總統)都會在電話中跟大家打招呼。

阿柴跟亨特拜登兩人都是在2014 年獲邀加入Burisma 董事局,每人每年的酬勞是一百萬元,一直做到2019 年任期屆滿為止。雖然他們都沒有能源背景,也不會說當地語言。(阿柴說,Burisma 先找他加入,是因為知道他跟亨特拜登的關係。最初還找了John Kerry 的繼子Chris Heinz,但是他當時覺得不妥,就退出他們的公司。所以證明民主黨人內還是有人知道這樣做不妥當。而且Heinz 是有錢的番茄醬家族,不需要這樣的錢。)

有關拜登家族貪腐的事例,每一次有新的證人、證據,都是彼此印證,沒有彼此抵消的。

拜登的白宮在休金的這項訪談新聞出爐後,發表聲明說:好多年來都有類似的虛假消息出現,也都被駁斥。不管Fax News 給他們多少時間,最後證實都是虛假。Fox News 專門給這些謊言平台,包括前任烏克蘭的檢察官,連他的副手都說他那裏是貪腐的溫床。不僅當時副總統拜登這樣說,還有美國的外交官,國際夥伴,甚至共和黨參議員Ron Johnson 都如此說。

這裡真的需要解釋。我也記得當拜登堅持要開除休金時,除了媒體,還有國務院官員,以及一個國際組織IMF 國際金融基金會發出聲音,說休金是貪腐的。當時確實很多人都有這印象,還說要請海牙的國際法庭對休金提出起訴,後來也沒有消息。但是當時知道休金正在調查Burisma,知道亨特拜登(一個嚴重吸毒,沒有能源背景,沒有正式上過班的人)被Burisma 請去做一年一百萬年薪的顧問的人非常少。而且現在我們知道了,拜登一夥人可以在兩天時間內,找到51 位前任中央情報局官員,包括三名前任局長在內,公開發表聲明集體說謊,說亨特拜登的電腦是俄羅斯跟川普製造的虛假信息,(參見:51 位情報人員的公開信是怎麼來的) 他們能夠在短時間泡製那樣大的謊言,泡製一個休金的謊言還不容易?連兩三名共和黨參議員都一起上當。我這裡都上過好幾次當,將他們的虛假信息當真。

紐約時報跟美聯社的新聞能當作證據嗎?還有他們引用國務院歐洲及歐亞司司長Victoria Nuland ,以及助理國務卿Bridget Brink 在2020年向參議院做的報告,說休金「對Burisma 不採取行動」,以及不對其他公司肅貪,是他們決定撤除休金的理由。首先休金確實對Burisma 下手了,其次他們說的是休金肅貪不利,並沒有說他本人貪腐。這樣就要撤除他?

休金在昨天的訪問中也說得很清楚:「當時沒有人對我的工作表示不滿,之後他們指控我這樣多年,沒有找到一件對我不利的證據。都是因為拜登的壓力,我就被開除。」確實,如果真的找到他貪腐證據,烏克蘭政府還不對他採取行動?

休金的遭遇跟川普一樣,任何人阻止拜登一家人發財,都要受到整肅,連外國政府也不免受到壓力。

 

08/25/2023星期五

俗話說:一百歲不死都有新聞。現在每天都可以用到。剛剛聽到美國司法部昨天起訴瑪斯克Elon Musk,說他的衛星公司SpaceX 歧視那些尋求庇護的人,跟難民。因為這間公司過去多年來都沒有聘請「庇護者跟難民」。

 

 

 

 

 

 

司法部的起訴書說,SpaceX 至少從2018到2022 年間,持續的阻止難民跟庇護者申請他們的工作,因為這間公司要求申請人有「公民身分」,所以說這是違反美國的「移民及歸化法」。

很奇怪,SpaceX 是美國唯一要求申請工作者有公民身分的嗎?而且為什麼在這時刻提出法律行動。

這起訴書又說,「過去多年來,SpaceX 錯誤的以為聯邦的『出口管制法案』要求他們只能聘請美國公民,及合法的永久居民。也就是所謂的綠卡持有者。」起訴書說,其實所有出口受管制產品的公司,都允許聘用公民,居民,難民及庇護者,無須向國務院申請批准。

這份起訴書還說,SpaceX 多年來在網上徵求啟事中使用「公民」的字眼是公開歧視。並舉例說2020 年六月的一個招聘啟事中說的:「美國法律要求有綠卡者才能在製作火箭,及其他先進武器的本公司工作。」

就因為你認為這間公司「過分小心」就要用聯邦司法部採取起訴行動?

司法部還引證,瑪斯克在2016 年九月在一次國際會議中說了一句話:SpaceX需要國防部及國務院的特別許可,以符合國際武器管制的交流。起訴書中說這句話也是錯的。

起訴書中說,過去那麼多年來,SpaceX 只用了一名受庇護者,而且是在司法部對該公司展開調查之後。

這真真是對私人公司的騷擾。司法部放著全國那麼多打砸搶燒的罪犯不理,卻研究一間公司有沒有招聘難民及庇護者。其實真正的原因再明顯不過,自從瑪斯克買下推特,又恢復川普帳號,他就成為民主黨以及左派的眼中釘,所以司法部才會將瑪斯克的公司過去幾年的招聘紀錄拿來查看。你難道不相信,稅務部已經將所有瑪斯克公司的稅表全部查過了,只是找不到可以控告的證據?                                                                

就在上星期,一份法庭文件被公開,一名聯邦法官在今年二月的一次庭訊中指控瑪斯克「試圖親近cozy up to 川普」,好像這就是一項罪名。

原來是正在調查川普的獨立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在今年一月,申請法庭許可,向推特秘密調閱川普過去的推特,結果被瑪斯克拒絕,說違反「總統特權」,之後聯邦女法官 Beryl Howell 在二月就事件開庭審訊,指責推特的CEO (意指瑪斯克) 想要討好川普,而且判罰推特35 萬元。由此可見這些司法部的大大小小都只有一個敵人:川普。

所以很明顯,司法部可能在今年二月就開始調查瑪斯克,最後在SpaceX 發現有漏洞可以起訴他。

到現在,這個民主黨掌控的司法部,這個華盛頓 deep state 分子之一的司法部,他們的起訴只代表一樣事:整肅所有川普的支持者、朋友、他本人。

 

08/25/2023星期五

Fox News 福斯電視台星期三晚上的共和黨初選電視辯論收視率出爐,根據權威Nielsen Media 的統計,當晚在Fox News 跟Fox Business 兩個有線電視台一共有1,280 萬收視,遠遠超出了業界的預期,也打破今年以來所有有線電視台的收視率,同時是當晚 ABC,CBS,NBC 三大無線電視台收視的總和。

 

 

 

 

 

 

 

這次長達兩小時的電視辯論是除了川普以外,其他八個候選人參與的辯論,只有三位候選人因為民調及籌款項目不達標,被除名。川普是因為自己的民調支持率遠超其他,以免被集中攻擊而拒絕參加。當晚他和Fox 前主人人卡森Tucker Carlson 的46 分鐘訪談同步在X 上播出,根據X 的統計,最初20 分鐘就有7,500 萬的瀏覽,之後的瀏覽上億。不過瀏覽始終不是「正式收看」,所以確實的數字難以比較,不過都不算少數。而且那個視頻得到超過12萬的轉發,及四十多萬的likes (讚)。

到目前,根據RealClearPolitics 的統計,川普在共和黨內的支持率仍然在55%以上,第二位的迪山塔斯14.3%,印度裔的商人Vivek Ramaswamy有7.2%,前任副總統彭思有4%,海莉3.2%,黑人參議員Tim Scott 有3.1%,反對川普最力的克利斯蒂有3%。

而下面是CBS 在星期三發表的共和黨內最新民調結果:

 

 

 

 

 

 

 

08/25/2023星期五

川普回到推特(X) 了,這是兩年半多以來的第一次。他在昨晚發出的X 中,只有三行大字:選舉干預,永不投降,以及他的競選網路地址。而且用了喬治亞州 Fulton County 的警方檔案照。

 

 

 

 

 

 

 

 

川普是在2021 年一月六日事件後兩天被禁(終生禁止)的,新的推特老闆瑪斯克在去年十一月恢復了他的推特帳號,但是他曾經說不再會去。現在情況不同,為了2024 年的大選,他需要這個地盤,而瑪斯克可能更需要他這個用戶。川普的這個發文幾小時內就有三十多萬的轉發。

過去當川普在推特時期,他有九千萬跟隨者。而川普在競選時,以及出任總統時,一直都利用推特作為主要通訊管道。他的回來不僅會帶回相當多的保守派用戶,一些在瑪斯克買下推特後離去的自由派,也可能回頭關注。因為川普一直都帶起電視及其他媒體的收視率。

昨天當川普的檔案照被發布後,瑪斯克在他的X 上只發表了兩個字Next-level。似乎是顯示各方面對川普的整肅,又上一層樓。

有左派媒體主持,以及左派人士在網路上立即諷刺,說川普用了「永不投降」的字眼,但是他不是surrender (自首/投案)了嗎?這是小家氣。他的投案是被迫的法律程序,而「投降」指的是不會屈服。由這些事情可以看出這些左派的心胸狹小,以及他們的極端復仇心態,這都不是正常人的心態,已經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

至於川普的檔案照說實話相當的大氣,Fulton County 警方也意外的相當照顧,這張相片的燈光幾乎是完美,頭髮也一絲不苟,讓他顯得更為年輕,川普做到了「在最壞的情況下,得到最好的效果」。即使是他自己的手下拍攝都未必有這樣的效果,(難道 Fulton 內有共和黨的內奸?)

 

 

 

 

 

 

結果川普陣營立即將這張相片大大利用,已經印製成汗衫、茶杯、汽車貼紙在網上推出,預料將來有更多產品出爐,

 

08/24/2023星期四

美國的電視媒體又是全程轉播川普的汽車隊離開新澤西州,上飛機,再到轎車隊伍前往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的法院,直播了一個下午到晚上。但是當川普辦完手續出來,跟記者說了幾句簡短的話時,包括CNN 的電視台卻不轉播了,攝影機還是對著那架飛機。他們這是怕甚麼?害怕他們的觀眾會聽到川普說話?這是要完全封殺所有的異見聲音,只能有一個聲音存在,這完全是一個獨裁第三世界的國家的做法。這些人還自稱是新聞人。(下面是川普在離開亞特蘭大機場時說話的片段,也是被媒體封殺的畫面。)

 

 

 

 

 

 

今天這是川普第四次到地檢處去投案,這個完全民主黨的敵人地盤,準備了一切要讓他出醜:電視拍攝(但是沒有直播),奈指紋,拍檔案照mugshot,準備給媒體無休無止的使用。前面三次去投案時沒有做的都做到了,而且一共是19名被告,這些相片到時候給他們排成幾行登在報紙上,就像過去警方在年底發表謀殺犯人的相片一樣,這是民主黨地區的大報復。過去那些嫌犯都是黑人佔多數,現在他們要讓你看這一批「新時代的兇嫌」面貌。

 

 

 

 

 

 

之後富頓郡發出了川普的檔案照,左媒果然第一時間全部大幅刊登,作為民主黨,他們難道沒有想到拜登家族依法可能很快就要自己成為罪犯?而且他們的罪行更是貨真價實,如假包換?如果到時候拜登父子都要被拍 mugshot呢?他們就那麼有把握,永遠逃避法律刑責?

川普的面孔是憤怒的,他有可能是故意做出這表情,向世人宣示他的不滿。川普在事後說,這是美國的悲哀的一日,對他的指控都是莫須有的,明顯是對他競選及選舉的干預。在他轉身上飛機回去時,見到機場三三兩兩的人,令人心酸。盡管見到來時十五輛保安轎車,至少15 輛警方的電單車,但回程卻見不到多少隨員,難道都被控告了?

不過以他77 歲的年齡,他氣色真的不錯。拜登以年紀來說做他的父親還有餘。這也許是讓他們氣憤的理由,非要置他於死地。見到那些媒體神色飛舞,連他在登記時的身高,體重,眼睛顏色等等都拿來開玩笑。MSNBC 的主持人說,他們不相信川普身高六尺三吋,及體重 215 磅,說他至少隱瞞了20磅。又說他的頭髮顏色:金髮blonde,或是 strawberry (草莓色),都是「誇獎」的字眼…問題是,這是你們左派的陣營,難道說他們也在偏幫川普,製造好的形象?

至於那些更是無品的小人,大肆宣傳富頓郡的監獄是著名的骯髒惡劣,說是老鼠臭蟲橫行。去年甚至有一個犯人因為無人看雇,居然被跳蚤咬死了才被發現。這都是他們民主黨經營的城市,完全不用問責。

記得那個 FBI 特務史托克Peter Strzok,就是發了重誓,絕對不讓川普當選,即使他當選都要讓他做不下去的,他在昨天發出推文說:「那個監獄(我知道),又髒又臭,沒有人願意去的…現在他們要送川普去一個人住。」這個史托克就是設了圈套,去對川普的國家安全局長弗林Michael Flynn 問話,之後將整個訪問記錄「遺失」了,然後指控弗林說謊,讓他丟官,還讓他花了兩百多萬法律費用。他們做了這樣多喪盡天良犯法的事,卻沒有受到任何制裁,現在還在說風涼話。

 

08/24/2023星期四

川普在昨晚播出的他跟Tucker Carlson 卡森的訪問中,有一段話是很少聽到的,也很確實的。他們談到如果拜登退出競選時,他相信候補人選不會是現在的副總統卡美拉,而是加州的州長紐森 Gavin Newsom。當卡森提及加州目前狀況那麼差,(滿街的露宿者及吸毒者,商店每天都被打劫,紛紛撤出加州),川普說:政客的政績不再像過去一樣重要,就拿紐森而言,只因為紐森樣子好,對很多選民來說那就夠了。不管加州很多城市正在腐爛,好像舊金山跟洛杉磯。(下左:拜登,右圖:紐森。)

 

 

 

 

 

 

這話一點不錯,這現象已經存在很久,但是卻是很少人說的話。自從有了電視,那樣子好看一點的(上鏡的)就佔了便宜。最早是1960 年的尼克森對甘迺迪,那一次的電視辯論明明是尼克森贏了,最初評論員都這樣說,聽收音機的聽眾也這樣說,但是最後總結卻說甘迺迪贏了。還有,你怎麼解釋加拿大的杜魯多怎麼能夠一再當選,而且任內一再犯錯,甚至兩次(史無前例的)被操守專員評鑑為違反操守規範。

這跟現在選民的知識水準也有關係。左派政黨一再降低選民門檻,只求「最多人」投票,其他都不計,然而選民的水準一點都沒有增長。過去常看Jay Leno 的節目,每天到街上去詢問市民的知識,他們連美國獨立革命是跟誰打仗、內戰是誰跟誰打,參議院有多少議員,甚至跟美國臨界的國家等等都完全答不出,他們能夠選擇最好的候選人嗎?

現在的Fox News 中的Jesse Walters 節目,也經常做這樣的市民訪問,十之八九也都回答不出上面的問題。但是左派政黨就整天要「增加」選民人數,將投票日期增加到一個月。甚至提議將投票年齡降低到16歲,這樣只增加了「人數」,卻更降低了素質。

川普真的是一個觀察入微的領袖,不像其他大多數的華盛頓官員,他們多數人說話都是千篇一律,毫無自己的思想,毫無新的見解。他都知道政績再好都沒有用。如果談政績,川普應當可以以98% 的高票當選。

 

08/24/2023星期四

川普將在今晚到喬治亞州的 Fulton County 富頓郡地檢處去報到,當地法官已經說了,法庭程序會允許電視攝影機拍攝,所以可能又是現場轉播。過去幾次媒體連川普的汽車車隊,以及空中的飛機都全程轉播,盡量做到「大件事」。

而且富頓郡的警察局長已經說了,要川普照正常「犯人」(其實是被告) 一樣印奈指紋,拍嫌犯相片。過去兩天已經有了與川普一起被起訴的八九名被告被拍了嫌犯相片 mugshot,包括紐約市前市長朱利安尼,川普過去的律師 John Eastman,Scott Hill,Sidney Powell,Jenna Ellis等人,預料他們所有人的嫌犯相片都會是媒體今後的珍貴寶藏,不時拿出來用。(對比那51 名公然說謊的情報官員的相片,他們一次都沒有用過。)下圖:朱利安尼,John Eastman,Scott Hall 等人的警方檔案照。這是富頓郡警方發出的相片,他們總算把朱利安尼的相片修飾了一下,其他人就故意做得這樣差。

 

 

 

 

 

這些「被告」全部都交保10-15 萬元保釋,而他們的律師費用更不知道積聚了多少,現在都靠川普幫他們籌募。其中朱利安尼自從做了川普的私人律師,就被不明人士控告不已,包括一個過去的女職員告他性侵犯,所說的理由也跟指控川普的女子一樣可笑,但是只要有人出面控告,那些民主黨的檢察官,法官全部都樂意接受。據說朱利安尼的法律費用已經超過三百萬元,達到破產邊緣。川普預定下個月在他的Mar-a-Lago 舉行私人籌款晚宴,專為朱利安尼籌法律費用。每位出席者要價十萬美元,預料12 人出席就是120萬元。對於朱利安尼也是杯水車薪。

18 名跟川普同時被告的前任幕僚跟律師中,前任幕僚長梅道斯Mark Meadows 曾經向法院申訴,要求將這案子轉到喬治亞州聯邦法院審理,因為他們的工作性質都是聯邦性質(例如為川普安排橢圓形辦公室的會議),但是這請求在昨天又被一名民主黨法官拒絕,這位法官Steve Jones 否決了梅道斯,以及川普時期司法部的一位主管Jeff Clark 的要求,說他們申訴的理由與聯邦事務(橢圓形辦公室會議)無關。

所以所有的 Fulton County 的指控都必須在當地審理,而 Fulton County 也是一個民主黨的陣營。

聽到昨晚的共和黨八位總統提名候選人的辯論,有說到一旦當選會否赦免川普,這些人提到川普的案件時,全部是當作已經承認川普被起訴是司法事件,而不是政治案件。這也包括 Fox News 的幾位主持。這所以我今早發出的謝倫伯格的文章這樣重要的原因。如果連共和黨人都認為,川普被一再起訴是司法案件,一般美國人怎麼會不這樣想?難怪川普不願意參加這樣的辯論。

川普事先跟Fox News 的過去主持Tucker Carlson 做了一個訪問,同一時間在X 網路上發表,據說20 分鐘之內已經有七千多萬點擊。到今天超過一億。(不過點擊不等於全部看完。)

每次寫到川普的法律問題都很痛心。一件謊言(誤導的言論)每天不斷地被媒體重複又重複,已經沒有「真相」跟「假象」的分別。美國現在這樣迫害政敵的現象,會在歷史上被還原嗎?就像尼克森被趕下台事件,五十年代的剿共事件,到現在都是假象。

 

08/24/2023星期四

上星期,紐約郵報轉載了 Michael Shellenberger 謝倫柏格的一篇文章Fear and hatred of the masses behind Democrats’ war on Liberal democracy,很多地方是在為川普辯護,我覺得非常中肯。要知道他是偏左的民主黨人,2018 年以民主黨人身分角逐加州州長,落敗之後支持現任的民主黨州長紐森。後來他被推特(X) 新老闆瑪斯克Elon Musk 找來揭發推特過去如何與聯調局以及民主黨串聯,遏制對拜登不利的消息,而且挺身到眾議院作證,提供證據。這些都是很難得的,在見到不公平的事情時,願意挺身而出說良心話的人。這種人現在真的不多。(下圖:謝倫伯格。) 

 

這篇文章相當長,我盡量翻譯出重點,目的是要證明在美國,究竟那些有良心的人目前看到多少真相。而且要證明,這些話不是共和黨編造的謊言:

「民主黨人說,川普總統是對民主的一個明確的、以及即時的威脅,他違法的發動陰謀企圖偷取2020 年選舉,應當進監獄。他們還說,川普刺激群眾在國會暴動,違反美國傳統,例如和平轉移政權。民主黨的基本原則是:無人居於法律之上,必須訴之於法。

「不過,那天在國會的暴動大部分原因是由於保安的失誤,至於川普否認選舉結果,以及事後的操弄,雖然不好,但與之希拉里Hillary Clinton、以及喬治亞州的Stacey Abrams 相比,沒有不同。還有民主黨前任主席Debbie Wesserman Schultz,他們都曾這樣做過。如果當時國會領袖沒有拒絕派遣國民防衛隊National Guard 的請求,就不會有一月六日的暴動。這是前任首都警長桑德Steven Sund 說的。但是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卻拒絕讓桑德到國會的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去作證。

「喬治亞州最近對川普的起訴,等於是將以後要求重新點票的舉動都當作是刑事罪,而這是過去民主黨跟共和黨都曾經爭取的。好像民主黨的(副總統) 卡美拉一再質詢投票機的可靠性,民主黨也一再質疑選舉結果,最明顯的例子是2016 年,不斷的有民主黨的評論員,法律學者,示威群眾要求廢除當時的選舉人制,以阻止川普當選。(下圖左起:希拉里,川普,Stacey Abrams。川普這張很顯老態的相片,是最近媒體最喜歡用的。都是別有用心。)

 

「希拉里也多次表示,2016年的選舉結果是被偷走的,並且製造通俄事件,宣布川普不是合法總統。那位Stacey Abrams 更進一步,不僅不承認落敗,還採取法律行動,最後她敗訴。…

「川普的行動確實多走了一步,不過他們的不同是程度問題,而不是性質問題。

「現在,聯邦司法部起訴川普的是他的state of mind (想法),要證明他是明知錯誤還要說出來,做出來。就算他說的不正確,這些都是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而且最高法院過去有判例。再說,真的有人相信一個像川普這樣自大的人,不相信自己贏了嗎?

「川普被指控不當處置機密文件的事件,跟拜登的事例比較,也只能說是錯誤的程度問題,而非性質不同。民主黨人總是說兩件事不同,因為拜登跟調查人員合作。但是這不同的程度真的足以讓川普被起訴?或者說,事件所以不同是反映出川普基本上認為他是對的,調查人員是錯的。

「作為總統,川普有權力解密那些文件,他沒有做,所以變成違法。但這也只能算是技術性的錯誤。相對的,中央情報局CIA 前任局長,及退休將軍David Petraeus 曾經將國家機密洩露給一個情婦,以及幫他寫自傳的作家,這些機密還包括了美國間諜的身分,以及美國情報能力,作戰策略等等,結果法官只是象徵性的裁決他罰款跟守行為(緩刑)。之後沒有人繼續追究。

「民主黨說,沒有人處於法律之上,所以川普必須被起訴。但是過去20年民主黨的檢察官對無數的犯罪行為不再起訴,甚至包括一些暴力的罪行,…

「民主黨對於其他政客丟了不少石頭,但是我們聽見民主黨人過去說,拜登從未跟兒子談起他的生意,後來說拜登從未直接收錢,但是參與了這些生意談判,又跟兒子的生意夥伴一起吃飯,但是保證我們說,他們這些談話吃飯所談的都與生意無關。但我們都知道,這些顧客都倚靠(拜登)的影響力。

「至於說到法律跟規範,我們都見到司法部長上星期違反法律的任命德拉瓦檢察官懷思 David Weiss 做調查亨特拜登的獨立調查員。法律規定獨立調查員必須來自政府以外,而懷思一直在司法部工作。

「今天美國的司法出現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冤冤相報局面…無疑川普應當負部分責任,不過自由派民主黨人今天起訴川普卻讓局面更惡化,這是非常危險的整肅政敵的做法,這才是威脅及打擊我們的民主制度。今天很多民調都證實了,每一次增加對川普的起訴,他在黨內的支持度就更高,提高了他的當選機會。

「民主黨跟自由派說,他們要除掉川普,是因為他們相信他企圖在一月六日事件中推翻政府。但是他們起訴川普的罪名中,沒有一項是說他煽動群眾造成國會騷動事件。…那天的事件說起來很複雜,很多事實讓事件複雜。好像說聯調局FBI 跟其他執法機構,包括首都警察單位,大都會警察單位,有多達數以百計的便衣和線民,混在人群裡,假裝是川普支持者,根據當天一名目擊證人說,單單祕密警察就有一百到兩百人混在人群中。

「上星期,前任首都警長Sund 桑德又出面說,那些向當時眾議院議長洛西,以及民主黨在參議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 負責的警察單位決定不要派遣國民警衛隊National Guard 到首都,幫助維持秩序,才造成那次大規模的騷動。桑德在Tucker Carlson 的訪問中說,一月四日那天,佩洛西跟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Mitch McConnell 都拒絕他的要求,派遣國民警衛隊作支援,國防部代理部長Chris Miller 事先還下了條子,禁止國民警衛隊攜帶任何武器,包括可以維持群眾秩序的武器在內。這是要放任群眾暴動。(下圖:桑德)

 

「桑德又說,在一月六日之前,見到有意的取消軍事跟情報支援。他的這番話得到政府問責處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 的證實,GAO 在報告的結論說,FBI 確知有多名恐怖份子會參與一月六日事件,但卻不通知桑德。

「桑德說,他參與了很多次的全國特別安全事件,唯有這一次處理的不同,沒有情報簡報,沒有部門間的協調,事先沒有任何討論…幾乎像是他們期待有事發生,希望有事發生,所有事先已經知道的情報都被隱瞞。

「這次事件整個通訊及情報的斷裂,不只是發生在幾個人身上,而是從軍事,安全,到警察,經由許多機構到整個系統…似乎得到一個結論:我們不要防衛首都。

「換言之,一月六日事件是有計畫的取消保安,而不是一次企圖暴力推翻政府的舉動。政變表示,川普奪取軍隊,終止憲法,廢除國會,解散最高法院,關閉所有的獨立媒體。相反的,我們見到的是:美國保安系統,軍事情報機構,是他們可能幫助了一月六日的暴動。而這些組織的頭頭撤除保安的做法,顯示他們有意的鼓勵暴動,以及製造叛變的假象。而媒體配合了國會裡的資深議員,都參與這一次的假消息運動,說川普好像拉丁美洲的獨裁者企圖推翻政府。

「造成民主黨破壞民主舉動的原因,據說他們害怕川普上台會促成美國退出NATO 北約組織,不再對西方盟邦提供保護。但是川普毫無反對NATO 的立場,他過去所說的言論只不過是要德國、日本這些國家增加國防經費的負擔。說實話,他們要把川普關起來的原因有更深沉的情緒理由。

「那理由就是,民主黨人基本上害怕跟痛恨川普跟他的支持者,過去希拉里叫他們是一籃子令人討厭的人,看不起的人,美國的自以為上層社會的人(多數是民主黨人)都認為川普跟他的勞工階級支持者都是種族主義者,法西斯,粗野的人,他們寧願破壞民主,都不要再讓他們上台。

「為了打倒川普,民主黨人自己變成他們過去害怕的每一樣東西:極權,反民主,狹隘。拿喬治亞州 Fulton County 的法官 Tanya Chutkan 來說,她的腦子已經決定了。2021 年她就否決了川普有總統的特別保護權利,強迫他交出好幾個月的資料給國會的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去年十月,她在針對一月六日抗議者的審訊中,甚至說出『川普今天怎麼還自由』這樣的話。她在相關的案件中,在裁決中這樣寫:(一月六日行動)無異於要用暴力推翻政府。沒有一個法官像她一樣,送那樣多參與一月六日事件的人進監獄,她每一次裁決的刑期,都比檢察官要求的刑期還要嚴厲。(下圖:法官Tanya Chutkan)

 

「但是現在Chutkan 卻被選擇做主審川普的法官,顯示這件有關2020 年選舉事件起訴川普的案件,政治因素大於法律因素。對於我們這些不支持川普的人,只是希望這位法官自我迴避,或是川普能上訴成功。如果這案子就這樣不公平的進行,其後果對於憲法的傷害大於川普過去所說的任何言語。更可能讓川普更受歡迎。

「選舉必須能接受批評,懷疑及抗議才是合法。…現在最後的目標是讓他們的主要政敵川普坐牢,如果他們成功,會嚴重損害言論自由,及法律公平,這是維繫美國民主的基石。

「現在是時候所有不同政治信念的人站起來為民主說話,…好消息是,這現象已經開始,例如著名律師Harvey Silverglate 已經同意代表與川普同時被告的一名(川普的)律師John Eastman。Silverglate 是極端反川普的人,他說即使受到酷刑他都不會投票給川普,但是他認為這一次起訴川普的行動是一次『鎮壓政敵』的行動。完全是要阻止川普成為共和黨候選人,或是當選總統。

「最後,如果川普真的是對美國最明確的,以及即時的威脅,這都是因為民主黨將他塑造成的。…他們用來起訴川普的罪名,將來極有可能被共和黨用來起訴他們。這將使我們的司法制度變成政黨政爭的工具。」

謝倫伯格不是共和黨,更不是川普支持者,看到他願意陳述這些事實,讓人意外又感動。他說的一些事實也很值得推廣。但是見到這篇文章只被少數幾分網路媒體轉載,還是不可能廣傳。(而且紐約郵報已經撤了這篇文章。)

自從川普遭到一再迫害,民主黨人,美國自由派願意發出正義之聲的真的是鳳毛麟角,所以像謝倫伯格這樣的人更令人感佩。到現在,美國的司法正義似乎就靠這幾個人在維護,特別是稅務部的兩個吹哨人。難道美國三億多人口,只有這幾位正義人士?

 

08/23/2023星期三

一部比較複雜的小說或是電影,我們會見到雙主線的發展:兩套好像不相干的人物,遵循兩個不同的故事獨立發展,到最後兩個故事會合,得到一個結局。

現在在美國,也是雙主線的故事在發展中:一邊是敲鑼打鼓的每天陳述前總統川普的罪狀,一邊是靜悄悄的,抽絲剝繭的,暴露了現任總統拜登家族的真正的貪腐證據。

川普那邊大家都聽得到,看得見。拜登那邊除非你用心,去尋找,否則隱藏得很好。不過越來越多線頭隱隱若現,似乎馬上就要開鍋了。昨天,在CNN 一個女主持Erica Hill 提起紐約時報最近的報導,說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本來無意起訴亨特拜登,甚至計畫結束整個五年的調查,直到有稅務部IRS 吹哨人出面,才跟亨特的律師團隊達成認罪協議,她問 CNN 的資深法律分析員 Elie Honig有甚麼看法 (下圖),這位一項左傾的Honig 說整件事是難以理解的inexplicable,讓他困惑的perplexed,也是他從未見過的。女主持說她同意,還說司法部有可能因此「失去公眾信任」。

 

 

 

 

 

 

這樣的對白你會以為只會出現在Fox News 這樣的媒體。這還不算,Honig 之後還說了一大段:「首先,我們見到過去五年的時間在幕後調查,完全不透明,沒有行動,不禁要問:何以這樣久?但過去兩個月我們見到一個模式,我們見到(這模式)出現兩三次,司法部DOJ 提出一個非常寬大的建議,而且就要確認了,之後出現壓力,來自吹哨人,或是來自公眾(國會) 的審核,然後DOJ 退縮,還說「我們沒意思那樣做。現在被(人發現),我們要改改那(協議)。」

他還說:現在又來了,他們(司法部)居然還任命那過去五年主持這事件的同一個人(檢察官懷思)做獨立調查員。

他說的這番話過去只有保守派媒體說過,現在CNN 也承認存在。主持人Hill 最後說,確實未曾見過一件聯邦案件這樣發展,還說:司法部的行為確實不尋常,這事件確實在演變中…。

是甚麼讓他們開眼了?剛剛在上星期五,也是CNN 的名主持之一Jake Tapper 在節目中第一次說了:「川普是對的,拜登是錯的」的話。

Tapper 是引用兩天前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報導,說亨特拜登在法庭中承認,他在2017 年有240 萬美元的收入,2018 年有220 萬元收入。之後他說:這與拜登在2020 年跟川普舉行的總統選舉辯論中說的完全相反。(這時CNN終於播放了那次辯論中,拜登說他的兒子沒有從中國或是任何一個外國拿錢的片段。)Tapper說:「這明顯是錯的,他從中國,烏克蘭,莫斯科那裏賺了一大筆錢。…川普是對的,他們確實在中國那邊賺了很多錢,拜登是錯的。我不知道他當時是說謊,還是被亨特矇了,不過這樣的盲點是一個問題。」

雖然他最後還是給拜登找了一個藉口,說可能是被兒子騙了,但至少這是CNN第一次說出這樣的話。

說回華盛頓郵報,這份報紙昨天第一次公開呼籲對亨特拜登在海外的商業行為展開調查,該報專欄作家Henry Olsen 在文章中甚至說:如果是川普的一個兒子在海外出現類似亨特拜登的一連串行為,那喧嘩聲音會震耳欲聾。

完全不能想像華郵的文章中會出現這樣的字眼。他說:長久以來對於亨特拜登的許多報導都被摒棄,不過最近一些新的揭發,讓他改變想法。現在的證據已經超過應當進行調查的程度。他還首次跟讀者分享亨特拜登過去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揭露的一些事實,(這也是過去主媒幫忙掩飾的新聞),從而說:這些指控雖然不代表亨特做了犯法的事,不過就顯示拜登本人是知道亨特的這些交易,從而給予(協助)。

這篇文章很長,但是象徵這份左派報紙的立場在動搖。其實華郵在本月12 日的一篇社論中已經第一次指出,亨特拜登確實受到了特殊待遇。

從紐約時報,CNN,華郵等媒體的「轉身」,敏感的人會聯想到,左派媒體這樣做是在尋求真正的司法公正,還是展開了對拜登的圍剿?暗示要民主黨換一個總統候選人,以擊敗川普?長久觀察美國政治的人都會知道後者的成分多些。

剛剛結束夏威夷之旅的拜登夫婦,立即到了內華達州Lake Tahoe 湖邊的一座豪華私人別墅去度假,同去的還有亨特拜登夫婦,女兒艾希莉Ashley,以及幾個孫子。這是一處隱蔽的住所,是極左富豪Tom Steyer 的私宅。(因為內華達共和黨州長放話要調查這次度假是否有利益輸送存在,白宮才改口說拜登是付錢租了這別墅九天的。)

相信這次的「度假」拜登一家人不會有愉快心情。最近他們遭遇一連串的挫敗,包括稅務部的兩名官員的作證,過去合夥人阿柴的證詞,以及亨特拜登甜心協議在法院中崩潰。過去一個多月我們見到,拜登將兒子帶在身邊,住在白宮,到大衛營都寸步不離,就是要向所有人宣示,他全力維護兒子,但是現在他這總統的光環還在嗎?

這一次家人靜靜的度假,也許也是拜登做最後決定的時間。他的智力退化已經到了不可瞞騙的地步,他是否會明智的決定退出競選,一來選擇適當時機下台,二來最重要的,減輕對他及兒子的法律壓力。只要他同意不參選,媒體就可以不再圍剿他,轉而全力圍剿川普。這才是媒體跟民主黨的真正目標。我不是潑冷水,如果這樣,到最到倒楣的還是川普。

 

08/22/2023星期二

拜登的寬免大學生貸款還款計畫,一再受到法院的批駁,但是他跟民主黨不屈不饒繼續想辦法,要用現金換取這一批「白人大學畢業生」的選票。拜登跟他的教育部長 Miguel Cardona 今天又推出了一項 SAVE 計畫 (Saving on a Valuable Education,多麼好聽的名稱),規定那些大學畢業後,工資在每小時15 元的人,不用償還任何貸款。而工資高於那個標準的人,每年可以少付出一千元貸款額。

 

 

 

 

 

 

 

據說,拜登在2020 年當選,就是靠了白人大學生的選票,而過去兩年多,因為物價騰貴,這一個族群對拜登的好感降低了兩成多,所以他要用另一種方式爭取他們。雖然這樣做將會讓所有納稅人(國庫) 損失兩千七百多億元。只比原先的計畫四千億元少三分之一。但是理論上這還是要其他的打工階級,跟中產階級納稅來補貼這一幫大學畢業生。而且繼續是鼓勵「借錢不用還」的思維。

據說這計畫的合資格申請人達到兩千萬,這表示他可以爭取到兩千萬選票(還有他們的家人)。

Cardona 在聲明中說:我們的行動是要證明我們在努力不懈的,修補一項「破碎的貸款系統。」哪裡破碎了?借錢還錢天經地義。你真的要修補,可以盤問大學為什麼將學費調得這樣高?無人可以負擔得起。還有年輕人的理財觀念,甚麼是必需品,甚麼是奢侈品。一個多月前當最高法院推翻了拜登的寬免計畫時,好多媒體去訪問這些大學畢業生,他們居然說:「我們計畫用節省下來的錢度假,買房子,現在都要放棄了。」原來他們都準備一畢業就度假,買屋。沒有想到是用其他納稅人的錢這樣做。

 

08/22/2023星期二

過去說過,每當保守派執政,凡有天災都是政府的錯,最明顯是2005 年的Katrina 颶風,在路易斯安那州造成將近兩千人喪生的慘劇。那一次很明顯是新奧爾良市(紐奧倫斯) 市政府,跟路易斯安那州政府的安排有問題,放著大批巴士沒有及時撤遷居民,甚至讓大家聚集在一個低漥的體育館,結果全部在哪裡喪生。但是因為這兩個政府都是民主黨執政,所以後來媒體將所有責任怪罪到事件發生之後,聯邦政府的反應遲鈍,「事後」沒有及時到場協助,硬是將小布希總統的民意拉到最低。

我還記得當時的媒體每天痛罵聯邦政府的FEMA「來得太遲」,完全不合邏輯。這樣的例子非常多。

這一次夏威夷發生史上少見的山火事件,到目前發現115 具屍體,(全部難以辨認),還有850 人下落不明,所以很可能又是有一千名死者。但是到目前也是聽不到責怪「政府」的聲音,因為三級政府都是民主黨。(下:可以見到汽車都在逃生途中焚毀,汽車裡多少人就這樣燒死了。)

 

 

 

 

 

 

 

 

 

其實這一次火災的喪生者才是真的不幸(冤枉),太多的人為不臧,讓有識之士感覺到是可以避免的災難。不過因為主事者都是民主黨,所以只聽到是「氣候變化」的後果。

其實當地人心裡有數,知道這次火災的成因氣候變化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主要原因包括:近年來夏威夷很多農地都被放棄,因為當地的農業成本高,進口產品甚至便宜過自己生產,所以農地都被荒廢。(浪費了當地的好天氣,好土壤),於是大片土地都讓一種野草Guinea grass 蔓延得無止境,這種草不是當地植物,很容易乾燥,著火後就像是點燃汽油,不可收拾。這次的火災就被形容是汽油著火一樣的快速,人們根本無處可逃。很多人跳到海裡,很多人坐上汽車逃走時,在汽車中被燒死。

第二個因素是,夏威夷電力公司自從2019 年就得到警告,電線及電線桿很容易發出火花,點燃山火,但是根據華爾街日報的一篇報導,這電力公司沒有重視這警告,將全部資源放到轉移綠色能源上面,只規劃了25 萬元在這問題上。現在初步的研究都認為是電線的火花引起山火,因為根本沒有其他原因。

第三,這次的山火爆發之後,當地的水物管理局Commission On Water Resource Management 等了五個小時才放水給消防單位滅火。據說這個委員會的負責人曼維爾M. Kaleo Manuel 上任之後堅持「水是神聖資源」,必須公平分享。這次事件發生後,當地負責爭取農地及社區水源的West Maui Land Company 立即向曼維爾要求放水,讓他們滅火,但是等了五個小時才得到水源。要知道滅火是分秒必爭,五個小時等於一個世紀那樣長。

這間公司在八月十號(山火兩天之後)提出了報告,曼維爾則已在星期三被調任到同一部門的其他職務,相信他的責任已經被確定。據說曼維爾曾經主持奧巴馬基金會,他受到重視及提拔就因為他堅持「平等」的原則,堅持利用水源分配達到社會正義。據夏威夷當地報紙報導,火災發生之後,曼維爾還要求West Maui Land 公司去跟農人商量,先問他們意見:分出水源對他們的影響,等他們同意才發放。

還有,當地居民事後全部都說,火災發生時沒有聽到當局任何警報,或是通知,甚至沒有呼籲大家疏散的警告。居民是在見到煙火要燒到門前時才自己逃生。後來「當局」說,是因為擔心警報聲會引來誤解,跟海嘯的警告混淆,所以沒有使用。聽過這樣的解釋嗎?

因為這些錯誤全是發生在民主黨人身上,所以美國的媒體就集中將原因推在氣候變化身上。幸好夏威夷當地報紙知道真正原因。

再說到拜登自己,這樣大的天災,他在事發後第六天,已經知道死亡人數達到七十多人的八月14 日,第一次被媒體問到這事件(因為他在度假),居然回答No comment(無可奉告)。換了一個共和黨總統早已經被罵到體無完膚。這是美國人的天災,又不是問你家的醜聞,怎麼會無可奉告?

這期間拜登度假兩個星期,先是在德拉瓦海邊曬太陽一星期,之後又(帶著兒子亨特等家人)到了內華達州左派億萬富翁Tom Steyer 的別墅去度假一星期,之後終於在昨天(火災後兩個星期) 到了夏威夷茂宜島的火災現場去巡視。見到右派新聞報導,當地居民對他是怨聲載道,甚至有人高舉川普2024 的大旗歡迎他。但是你在主媒那裏見不到這些報導。

 

 

 

 

 

 

 

而拜登在當地的講話,又是語無倫次,首先他見到在現場搜尋的警犬,都穿著特製的「靴子」,他居然笑著說:「你們都要穿靴子?這裡的地面真的是很熱的。」這次火警的屍體都被燒得無法辨認,據說到現在只有兩具屍體借用 DNA 辨認,而他居然笑著說土地很熱?

之後他語無倫次的說不出當地參議員的名字,就說「跟我孫女名字很像的那位」,之後也說不清楚當地市長的名字,之後沒有話說了,居然說:「這次災難我也感同身受,15 年前的一個星期日,我正在華盛頓接受Meet the Press 的節目訪問,接到電話,我在德拉瓦的家也起火,我幾乎失去我的妻子,那輛1967 年的 corvette,還有一隻貓。」我的天,這次人家死了快一千人,幾百間屋子燒了,你用來跟你家那一次廚房一個角落失火相比?那次小火警20 分鐘就滅了,而且你那一輛得意的 corvette 提過多少次了?這種時候還不忘再提一次?

拜登這種把自己的事看作天大的習性,顯示他的自我中心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一個星期前,共和黨舉行阿富汗撤軍兩周年紀念,請了當時遇難的13 名美軍的家長到場,述說懷念子女的心情。其中一位母親說:「這次事件拜登政府絲毫責任都不負,我還記得當天拜登安慰我們時說的話,他說他身同感受,說他的兒子也死於戰場。我們都知道他的兒子是在醫院中死於癌症。他卻說這樣的話。」

其實不要對比Katrina 跟小布希總統,就是川普時代,2017 年波多黎各被颶風Maria 侵襲,之後媒體跟民主黨就不斷攻擊川普政府,說他故意拖延兩百億美元援助。有這樣的事嗎?當時川普政府發放的這筆援助,不過負責分發的是當地(民主黨)政府,見到整箱整箱的救濟品都擺著,媒體卻編造理由說川普政府按著不發放。他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說因為波多黎各是民主黨執政,所以這樣對付他們,這樣的話都說得出口。現在到網上去查,都是這樣的報導。

 

08/21/2023星期一

你永遠想像不出拜登每一天如何想盡方法破壞美國。最新的證據是,拜登在過去幾個月,靜悄悄地將擺放在南面邊界、沒有用過的鋼鐵築牆材料,廉價拍賣了。

這些鋼鐵都是為興建南面圍牆,訂做的鋼筋材料。但是拜登上台第一天就下了行政命令:立即停止興建圍牆,於是這些鋼筋就全部擺放在哪裡,任憑風吹雨淋。後來共和黨從國防部那裏知道,拜登政府每一天要花13萬美金作為這批沒有使用的鋼鐵材料的儲倉費用,到一年前這筆費用已經高達20億元。而川普時代留下來的鋼鐵物料總值不過是三億美元。(下左:建好的部分。右圖:被遺棄的鋼鐵原料。)

 

 

 

 

 

 

據說自從四月開始,拜登政府就透過GovPlanet 在網上拍賣這些鋼鐵,而售價只不過是原價的一小部分。據報導,到上星期二他們已經售出729 根鋼條,得款$154,200,平均一條才兩百元出頭。而未來兩次的拍賣都將在本月底之前進行。這是要斷絕圍牆的後路,如果川普或是任何一個共和黨人明年當選總統,他們都必須再以更高價錢重新訂做鋼材,這不是敗家行為是甚麼?

除了這是將鋼筋當爛鐵出售的敗家子行為,而且還是一項正面跟國會作對的行為。原來民主黨控制的參議院剛剛通過一項(共和黨議員提出的)議案Finish It Act,要拜登政府盡快用這些材料完成南面圍牆,(想不到吧?連參議院的民主黨人終於都夢醒了,要拜登完成南面圍牆。這是近來很多民主黨人的呼聲。)現在這議案正交由眾議院再表決,因為眾議院中共和黨占多數,所以預料一定通過,但是拜登卻在這時將這些物料都廉價拍賣掉。

這樣的事應當是美國的敵人才做得出的,但卻出自總統之手。

過去一年來,拜登的國土安全部先是下令阻止亞利桑那州,使用貨櫃建造邊界圍牆,一個月前,又下令德州,阻止他們在邊界的Rio Grande 用巨大水泡攔阻非法入境者。他根本是要讓全世界的非法移民進來。但是口頭上卻強調「美國的邊界是安全的。」怎麼還有一個美國人會相信這個叛國者說的話?(下左:亞利桑納州用貨櫃建造的圍牆,也被禁止。右圖:德州在河流中裝置巨大水泡,阻止非法過度者。)

 

 

 

 

 

 

 

據說當媒體去跟 GovPlanet 查詢時,他們說得到命令,甚麼都不能說。不能說這些是建造邊界圍牆的材料,否則都會被開除。

川普在任時已經建築了450 英里的圍牆,另外有250 英里仍在建造中,只要多幾個月就可以全部完工。拜登上台第一天就通令終止所有工程,同時不再遣返「所有只是進入邊界的外國人」,只有犯法的人才會被驅逐出境。導致過去兩年多每年的非法入境者都超過兩百萬。

 

08/21/2023星期一

民主黨的司法部門連續起訴川普四次,總共罪名高達91 項,最高刑期加起來接近一千年,但是美國的左派媒體跟民主黨還是不滿意。他們見到川普在黨內的民調居高不下,紛紛想起對策。這兩天見到左媒上的一篇又一篇報導,顯示了他們是鍥而不捨的要置川普於死地。

這些報導都不是我去搜尋的,都是一打開電腦就跳出來的要大家接受的宣傳文稿。

昨天CNN  引用大西洋月刊的一份報導,指出有越來越多傑出的法律學者認為,因為川普要推翻上次大選結果的「行為」,他應當被阻止參選或是當選2024 年總統。這兩位法律學教授Laurence Tribe 跟J. Michael Luttig 引用憲法第14 修正案,說川普已經不符合資格再當選總統。說「一個人企圖推翻國家,廢除和平轉移政權,都不應當再執政。」CNN還再訪問這兩名教授,要他們重申及解釋。

這是他們左派用司法箝制川普,還怕達不到目的,就繼續要用所謂的法律專家來加一把勁。雖然CNN 在同一篇文章也承認,這只是「道理」,未必能通過法院那一關。可見他們也知道是空口說白話。不過那大標題就已經先聲奪人。

同一篇文章還引用一星期前,同樣是Federalist Society 的兩位法律專家的意見,說川普在2020 大選後的表現,讓他失去任何當選公職的權利,包括總統。甚至說他連候選人的資格都不應當有,這些都是要不僅要讓川普無法競選公職,甚至要剝奪那些計畫投票給他的人的選民的權利。

記得嗎?聯調局 FBI 調查員史托克 Peter Strzok 在2016 年大選前在短訊中這樣說:「我們不能讓(川普)當選,他也絕對不會當選,不過我們還是要買保險。」他所謂的保險就是要搗蛋,調查他,阻止他好好執政。這些就是他們現在的「保險」計畫。不僅要用司法程序打擊他,還要阻止他競選。

目前川普被起訴四次,一次在紐約,一次在佛羅里達,一次在華盛頓,一次在喬治亞州,其中三個裁判區都是在民主黨的地盤,對川普都極端不利,只有佛羅里達他算是有機會的。而且這個法庭已經決定是由女法官艾琳甘儂Aileen Cannon 主審,而她一方面是川普任命,一方面已經在同一案件中做出對川普有利的裁決,於是昨天見到Newsweek 新聞周刊刊出一篇文章,居然說因為她這些「有問題的裁決」,她應當被要求被撤換。此外幾大傳媒也都在討論時,呼籲司法部將她換掉。

見過這樣的事?甘儂將主審川普藏有機密文件的案子,她在初審時做過的決定有利於川普,好像容許獨立的審查員先審查那些文件(在我來說,以免FBI 偷天換日),這與FBI 的要求不同。甘儂已經因此受到媒體攻擊,說她偏袒川普。但是對於紐約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競選時的政綱就宣稱要川普坐牢,而且他為這案件選擇的法官Juan Merchan不僅是民主黨人,捐款給民主黨,而且過去已經在與川普家族有關的案件做出兩次對川普不利的裁決,他卻拒絕「讓賢」,也沒聽到媒體一句話。還有喬治亞州案件的法官Tanya Chutkan 也是奧巴馬任命的極左民主黨法官,她過去在審判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幾個被告(川普支持者)時,不僅特別嚴厲,甚至判的刑期比檢察官要求的還要嚴厲,有聽見媒體要換掉她嗎?(下左:佛羅里達州聯邦法官Aileen Cannon,中:紐約州法官Juan Merchan,右:華盛頓特區聯邦法官Tanya Chutkan。)

 

 

 

 

 

 

另外今天左媒The Hill 刊出的文章,說川普經常在網路上,或是講話中說對他的指控及起訴都是witch hunt,是對他的政治迫害,這篇報導指出,這是川普對調查他的人,例如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警方的「騷擾」,「恐嚇」,讓聽到的人毛骨悚然,必須正視。

這真的是很可笑了,只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沒有理由的不公正的起訴、迫害,卻不允許川普「口頭」辯護?這篇以「川普的恐嚇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危險」(Trump’s threats are not empty – and they pose a danger to us all) 為名的文章指出,川普的行為是要以他自己的一套規矩來對抗法律跟權威。文章引用當年奧巴馬的勞工部長Robert Reich 的話說:(川普的)行為等同法西斯,我們不要怕用這樣的字眼,因為法西斯的威脅正在美國擴散。

這是再一次要為網路規管舖路。2020 年大選前,民主黨就聯合聯邦調查局,中央情報局等,全面規管媒體及網路通訊,阻止所有不利民主黨的新聞傳出去。嚴重影響那一次的選舉,現在看來他們食髓知味,將川普的話都冠以法西斯的大帽子,要在這一次大選前再使用一次。

最後,昨天還見到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刊出一篇文章,說「有關川普的民調可能是錯的」,內容也非常可笑,裡面懷疑川普經過四次起訴還在黨內有這樣高的支持率,因此懷疑這些民調都不準確,甚至懷疑所問的問題是錯的。文章說:多數民調都直接問對方,這些起訴是否影響他們對川普的看法,或是是否會再選他。因為共和黨人多數已經喜歡川普,所以他們會說:不管他是否被起訴,我都會支持他。但是如果問話的人要對方提出對川普這人的(評審)意見,將他被起訴的內容告訴他們,這樣或許可以達到比較中肯的答案。

這樣說,文章根本是要問問題的人「引導」對方說出他們希望對方說出的話。他們還好意思說,這樣問話的後果大大的不同。

上面只是過去一天內的報導,就可以見出媒體是在用盡所有的方法,不僅要在司法上打倒川普,還要用輿論加一把勁,不達目的不罷休。

 

08/21/2023星期一

目前我們生活在資訊爆炸的時期,而面對的資訊中極大多數是被特大媒體集團操控,如果要全部吸收不僅頭腦會爆炸,更會吸收無數的虛假資訊。

過去兩天,美國的左媒發布了許多有關亨特拜登調查期間的內部資訊,表面上看是亨特拜登集團想方設法避免被起訴,然而報導時卻在字裡行間暗示,如果沒有共和黨的不眠不休的攻擊,亨特拜登不會有那麼多麻煩。

首先是紐約時報在星期六發表的消息,說調查亨特的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在去年秋天已經準備結束四年多的調查,同時以「沒有足夠證據」為由完全不起訴亨特拜登。但是因為稅務部IRS 的吹哨人出現,才趕緊跟亨特拜登的律師討論「認罪協議」。(下左:亨特拜登,右圖:德拉瓦聯邦檢察官懷思。)

 

 

 

 

 

 

據說紐約時報是得到了亨特拜登律師跟懷思之間的私人電郵,得知懷思在今年一月就做了決定,不起訴亨特拜登。據懷思跟一位同僚的通訊中指出,他不準備起訴亨特任何罪名,連輕罪misdemeanors 都不會起訴。不過在IRS 吹哨人(於四月)出現後,懷思突然間要求亨特認罪。雙方協商期間,到了五月,亨特團隊建議亨特無須認罪,但同意以deferred prosecution agreement 方式,只要參與例如戒毒治療,就避免所有的刑期,同時保證以後都不再檢控他。這就是我們後來知道的「甜心協議」。

期間稅務部兩名吹哨人向媒體及國會提出證詞,說懷斯領導的調查小組每一步都拖慢程序,還禁止他們盤問亨特拜登,及他身邊的人,當他們要去調查亨特時,司法部還事先通知亨特的律師團隊,讓對方準備。這期間有意的讓2014及2015 年的稅表調查限期過期,不能再調查。

後來我們知道,七月26 日當這項甜心協議到了德拉瓦的聯邦法庭,被法官Maryellen Noreika 當堂駁斥,說是史無前例。在場的檢察官Leo Wise 也承認是史無前例。

然而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卻說,懷思認可這項認罪協議有充分理由,因為有案例指出,犯了與亨特拜登一樣過失的人,過去有過被寬恕的事例,這包括逃稅及買槍說謊,這就是不誠實。因為Leo Wise 在法官質問下承認,過去從未有過類似的案例。好多有法律經驗的人也都這樣指出。何況他還獲得「永遠不被起訴」的保證,更是史無前例。

另外一則新聞也是由左媒 Politico 在周末發表的,據說在去年秋天亨特拜登的律師克拉克 Chris Clark 見到有消息外洩,說亨特說謊買槍的事情可能會被刑事起訴。據說克拉克非常生氣,說這洩露消息是非法的,於是他威脅說:如果司法部起訴總統的兒子,他的律師會要拜登總統出庭作證!

(我的天,他們每天都洩露對川普不利的消息,偶爾一件有關拜登家族新聞外洩,就氣壞了?)

據說克拉克在一封32頁的給司法部檢察官的信中這樣說:「到時候,拜登總統將(被迫)在刑事法庭中作為被告的證人。」並說,總統兒子被審訊,將製造政治混亂及憲法危機,並將總統擺上台,與司法部正面衝突。

(這就更顯得拜登家族的自大了,首先這是向司法制度提出的恐嚇。其次,難道說總統兒子被起訴,就變成總統跟司法部正面衝突?哪你們一再起訴前總統,以及目前的總統候選人,就不是憲法危機?就不是司法部在作對?司法部究竟代表司法公正,還是代表權威家族?) (下圖左:亨特拜登案件檢察官Leo Wise,右圖:亨特拜登主要律師Chris Clark)

 

 

 

 

 

Politico 不僅取得這封信,還取得了與亨特拜登案情有關的其他多達300 頁的通訊及電郵。報導中說,這些通訊是一個「相關人士」提供的,可見是「有意的分享」,這又是故意地洩露了。這豈不是再度警告司法部不可以起訴總統之子,否則他們會讓司法部不好看。拜登一再說,他的司法部是獨立的,他從來不干預,而這些「警告」就等於是正面警告司法部。

Politico 的報導中還說,現在司法部已經「任命」(升級) 懷思為獨立調查員,就應當讓他放手去調查,暗示共和黨不要再吵嚷。但是我們都知道,懷思就是過去五年耽誤了亨特拜登調查的人,現在讓我們繼續等他調查,都不要插嘴?

這篇長長的報導中,字裡行間都是偏見,每次提到反對這份甜心協議的都是共和黨人,好像這份協議不值得批評。說到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任命懷思為獨立調查員時,又說「共和黨吵了好久,說懷思沒有獨立調查員的身分,現在他有了,共和黨還在吵。」這都是不誠實,為什麼不解釋共和黨反對懷思做獨立調查員的原因?還說川普團夥不眠不休的ceaseless 要求對總統之子展開調查,如果司法部服從,將是對司法部門名譽的嚴重打擊等等。

這些報導讓我們再一次見到主流媒體一方面開始注意到亨特拜登的法律問題,(過去這都是他們迴避的問題),一方面卻還是在袒護拜登家族。不像他們對付川普的法律問題,完全都是攻擊性字眼。

 

08/20/2023星期日

共和黨黨內初選候選人的第一次辯論,即將在星期三晚上舉行。這是Fox News 頻道第一次主持,過去這一類的辯論都是由CNN 包辦,所以Fox 非常重視,已經宣傳了好幾個月。但是到目前,川普已經表示不會參加,原因是他在民調上領先那麼多,與第二位的候選人相差40% 以上,他沒有必要去參加辯論,一方面等於是拉拔那些「不夠看」的候選人,一方面是要面對所有集中攻擊他的對手,何苦來哉。

 

 

 

 

 

 

其實川普的算盤沒有錯,但是Fox 就要顧到自己的收視率。他們知道沒有川普,收視率可能大減,他們面子上不好看。所以過去幾個月不斷的遊說川普,甚至在節目中一再強調不參加辯論的壞處,這導致共和黨內相當的分裂,再度證明保守派不懂得看大前提。左派媒體跟民主黨到目前,再大的意見差異都不會造成這樣幾乎公開的決裂。

而且川普也說,這麼久以來Fox 對他的報導越來越不友善,他已經不欠Fox 人情。這情況從 2020 年大選就開始了,當時就是因為Fox 高層最先「叫出」亞利桑那州是拜登贏了,才讓川普的選情一路惡劣下去。據說川普已經跟Fox 前主持卡森Tucker Carlson 錄好了一次專訪,準備在Fox 電視辯論直播時同步在X (前推特) 播出,等於是要跟Fox 打對台。左派主媒已經興致勃勃地等著看好戲。不過看Fox 的新聞,仍然在期盼川普會在最後一刻改變主意,可見幕後的談判還在繼續。

說到共和黨內的民調,川普的支持率仍然在56-59% 之間,沒有太大變動,但是第二位的迪山塔斯Ron DeSantis 就有明顯下降,從過去的25% 左右下跌到最低的10-15%,已經跟那個印度年輕商人Vivek Ramaswamy  看齊。為此迪山塔斯已經兩度大幅改組競選團隊的班子,連競選經理都換了人。聽到媒體對他的評論是:他越是出現,支持率越低,意思是他不討人喜歡。而且迪山塔斯也改變策略,不再批評川普,因為Ramaswamy的聲望上升就因為他不僅沒有批評過川普,甚至每一次川普被起訴都為他辯護。此外連前任副總統彭思,過去總是攻擊川普做事不合法,換了是他就不會這樣做,現在語氣也溫和了,都因為知道共和黨的選民多數是跟川普站在一起。

這一次共和黨12 位候選人中,有三位是以攻擊川普作為政綱的,其中前新澤西州長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 的支持率上升到3%,其他兩人都在1% 以下,證明這種想法的共和黨人把支持率集中在克里斯蒂身上,但也明顯不成氣候。

共和黨的不團結由此可見。這些人全部都支持川普那四年任期的政策,卻都因為川普法律麻煩纏身要出來搶他的位子。證明了他們全部都被美國的左媒牽引,也證明了他們沒有「忠」,也沒有「智」。何況他們多數都年輕,都有再等四年的條件。

現在聽到主媒的集體聲音是:這些共和黨候選人都不攻擊川普,他們為什麼出來競選?甚至說:這些都是cult follower,追隨邪教的教主…眼見共和黨基層選民仍然團結,就挑撥上層,說:共和黨已經被川普汙染,共和黨聰明的話必須跟川普劃清界線,徹底分割。…這就是他們的願望。他們極力拉拔彭思、克里斯蒂這些人,希望製造更多的RINO,讓共和黨徹底分裂,他們就容易擊潰。即使這些都不奏效,還可以用司法部來處置他,將他關起來。

如果保守派真有那麼一點智慧,看清楚民主黨跟媒體的陰謀,這些「陰謀」就不會奏效。但是眼見共和黨人的短見,當年尼克森被迫害的過程又現眼前。

 

08/20/2023星期日

拜登在大衛營與日本及南韓元首會晤,製造他在國際舞台上仍然可以左右縱橫的畫面。事實是北韓繼續在試放洲際飛彈,中共仍在叫囂拿取台灣,伊朗更接近製造核子武器,這些都是川普在位時不存在的威脅。而我們都見到拜登在事後後的記者會上瞪大眼睛說:你們告訴我,我的任內可曾有一件事是我沒有做到的?你說,有沒有一件事?

 

 

 

 

 

 

你跟一個臉皮如此厚的人鬥,怎麼鬥得過?他把一件阿富汗撤軍搞到雞毛鴨血,在全世界面前丟臉,甚至牽連出俄羅斯進攻烏克蘭。還有他上台不到一年就讓通貨膨脹由川普時代的1.4% 提高到9%,現在好不容易降低到3.2% (還是因為動用了國家為緊急時刻儲備的石油),卻好意思說他降低了通貨膨脹。現在老百姓每次去超市,都會發覺基本食物讓他們增加開支15-20%,還不要說房貸利率從川普時代的2.8%,上升到目前的7.1%,讓每一個買房子的人每一個月都增加好了幾百元的支出,他還大言不慚的說他的Bidenomics 正在生效。

但是因為台下的媒體都是「拜登友善」集團,所以他可以這樣公開吹牛。此外他還藉著美聯社AP 記者的一個問題你如何保證亞洲國家得到美國的「核子保護傘」的保障時?攻擊川普說:外交問題上,我跟我的前任很少相同看法,他的「美國第一」政策,等於放棄世界其他國家,這讓美國更衰弱而不是更強。…美國只有跟盟國站在一起才會更強。

你們見到,左派可以將事情做得很差,把所有事情都搞砸,但是他們可以把謊言說的頭頭是道,把自己做的糗事都說成是對方做的;把對方做的完美的事都說成自己做的。

過去西方自由派(左派)評審一個領袖的外交成就,只有一個標準,就是他是否避免了戰爭。就像甘迺迪總統任內唯一外交成就就是,沒有將蘇聯在古巴建造核子基地的事件,發展成為一場戰爭。但是現在,他們對於川普任內不僅沒有發動一次戰爭,(是近年來美國總統的唯一例外),還阻止了北韓,中東的戰火,甚至消滅了全球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拜登一上台就出現阿富汗撤軍的醜事,導致烏克蘭戰爭,現在北韓,中共,伊朗也都蠢蠢欲動,但是他們仍然可以吹牛自己成就輝煌。

 

08/19/2023星期六

繼西部歌星 Jason Aldean 的 Try That In A Small Town 之後,又有一名鄉村歌手的歌曲在網上大紅,這是一位名不見經傳的鄉下小子,在維吉尼亞州自己田地錄製的一首歌曲Rich Men North of Richmond,自從星期二被放上網,已經有兩千五百萬的點擊,打破所有包括蘋果手機、iTunes,X的排行榜第一位,但就被左派媒體形容為「右派」的國歌。

 

 

 

 

 

這位歌手是現年39歲的紅鬍子男子Oliver Anthony,他自稱是一個「帶著吉他的白癡」,中學都沒有念完。他在這首歌裡面哀嘆現在的世界,勞苦大眾日作夜作,賺一點雞屎薪水,然而被政府忽視,擺弄,分化。他唱:「美國的勞工階級每天面對困境,但是(政府)藉口用抽稅保障我們,這不是正確辦法,五呎三吋,三百磅的胖子將不受到保障…如果連食物券food stamps 都要跟體重掛勾,生活素質不會改善…」他說:政府應當多關心礦工miners,而不是只關心偏遠島嶼上的minors。(意指被Jeffrey Epstein 帶到小島上侵犯的未成年少女。)

Oliver Anthony 說他完全政治中立,這些歌詞是他十多年來的心裡想法,他說他甚至不是好的音樂人,或是好人,他說:「過去五年我與精神問題搏鬥,用酒麻醉自己,但是悲痛的見到今天的世界這樣子,大家彼此攻擊,無數的夜晚我感到無助,這個地球上最偉大的國家迅速的下沉。」

這首歌可能不代表你我的心聲,但卻是今天千千萬萬勞工階級的心聲。這些人每天憂愁柴米油鹽,但是他們的苦楚你在美國主流文化中見不到:電視報紙,大學教授,名流文化…他們全部被封殺,甚至輕視他們,嘲笑他們。就像這首歌,現在被主媒封予「右派的國歌」,說內容思想倒退,甚至與陰謀論掛勾。

但是Oliver Anthony 的一首沒有經過細心琢磨的草根歌曲引起這樣的迴響,證明他唱出了廣大國民的心聲。這首歌僅僅推出五天,Anthony 說他已經推掉了價值八百萬元的「合約邀請」。

Anthony 雖然說他沒有政治立場,不過這首歌名已經點出了南北對立,城鄉對立。他還勸導每一個人善用自己的言論自由,永遠不要被奪走,就像他的這首歌。

美國社會的分化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好像 Jason Aldean 的歌曲內容所說,目前都市的亂象,受到主流文化的包容,但別想在鄉村小鎮出現。現在Anthony 的歌曲,再度受到這樣大的迴響,就是無言的,對於現在左傾 elite 階級的抗議。

 

08/18/2023星期五

加拿大杜魯多總理Justin Trudeau 剛剛重組了新的內閣,只有八位部長留在位置上,其他23 位是換了職務的。這次重組內閣是因為幾位部長不稱職,製造了負面新聞,另一個更重要因素是,自由黨的支持率下降,有落選的可能,必須新瓶裝舊酒,讓選民覺得他們「面目一新」。

改組內閣後,立即見到好幾位換了職務的部長出來發表新的措施,見到他們的聲明覺得他們真是天才,居然可以在一兩個星期內就能對一個全新職務有了這樣徹底的了解,還能發表一套全新的政策,你能不佩服嗎?

就拿剛剛由國防部長調任國庫局長的阿南德 Anita Anand 來說,上任之後兩周就發表命令,要求所有內閣部長在十月前列出削減150 億元的計畫。這書面命令中還包括了很多削支的細節,她能夠在上任新職務兩個星期就發表這樣詳盡的命令?而且阿南德的背景是法律專業,她出任國防部長似乎也頭頭是道,這是否證明今天做部長必須全能?(下左:杜魯多,右:阿南德。)

 

 

 

 

 

當然不是,這些部長不管怎麼轉換位置,他們都知道每一個部門裡面都有成百上千的「公務員」,這些公務員由副部長以下,一層層的高層,中層及底層,他們都在那個部門裡面打滾幾十年,一向以來,所謂政府的政策,其實都出於他們之手。不管上面來了甚麼新的頭頭,實際作主的都是他們。長久以來,他們在心態上已經有了「做主人」的想頭。懂得做主管的都能順著他們的意,除非太離譜,只要稍作改動,大家相安無事。

這就是每一個政府「官僚制度」的形成。說實話,真正有能力的「部長」(官員)不多,他們都靠著這些部內的高級公務員幫他們制定政策,幫他們做簡報,讓他們很快知道自己業務的內容大綱,甚至幫他們寫演講稿,讓他們站出去說話時顯得能幹。今天做一個成功的部長、總理、總統,其實說穿了只要記熟了那些重點,做到每天說話時頭頭是道,絕對不要出漏洞,就萬無一失。

這所以戲劇老師、滑雪板教練出身的杜魯多可以做總理那樣成功。

但是如果做主管的太有自己的主意,這些公務員隨時會讓你難看。我在哈珀總理Stephan Harper 時期看得很清楚。渥太華的整個公務員系統從來沒有真正當他是新的主人,因為這個集團長年來都已經跟自由黨掛勾,受不了另一個派別的人上來要改頭換面。不僅不合作,甚至經常將哈珀政府的任何一點小失誤,這些包括在他們認為屬於過分保守派的政綱,每天偷偷告訴媒體,之後CBC,多倫多星報等就大字標題「揭發」。搞到哈珀在任時「醜聞」不斷。我當時就覺得,哈珀沒有一天是真正的總理。這情況過去在梅隆尼時代,克拉克時代都存在。

如果你無法了解我說的加拿大的政壇局面,可以看美國川普(特朗普)時代就清楚多了。華盛頓的官僚系統已經跟民主黨融合了大半個世紀,(今天華盛頓特區每一次選舉,92%以上的人投票給民主黨,投票給共和黨的不及5%。)他們更是一開始就抵制共和黨的立場跟政策。這是為什麼共和黨裡面那麼多「溫和派」,因為他們知道必須被這官僚系統接納,只有「溫和」自己的立場。這就成成了共和黨裡面多RINO (有名無實共和黨人) 的理由。

川普偏偏是一個有自己立場,堅持自己立場的人。而且他要做一番大事的想頭存在了三十多年,他到華盛頓的目的就是要革除弊病,而這目標就跟那幾百萬公務員的心態背道而馳。所以那阻力大到無以復加。我們都見到,聯邦調查局的(共和黨)局長康米James Comey 如何跟他正面作對。而司法部副部長Andrew McCabe ,偕同FBI 裡面的反川普官僚合作,將希拉里泡製的,杜撰的川普黑材料拿去作證據,申請竊聽川普過度小組,集體調查他。還有國務院,官員偷聽川普跟烏克蘭總統的電話,之後挑出其中一句話就去跟民主黨告密,導致民主黨彈劾川普,聽證會上多名國務院官員去作證,支持民主黨的彈劾。

在美國及加拿大,每一個部門,只有部長是總統或是總理任命的自己人,但是很多時,那些部長到了那部門之後,每天跟副部長以下官員開會,接受簡報,多多少少都「調整」自已的立場,特別是在川普時代最明顯,加上媒體都在另外一邊,有些就跟川普作對,那比較能堅持的,也開始「勸阻」川普。川普如果不聽,就被認為是川普的錯。(下圖左起:川普,他的第一任司法部長Jeff Sessions 賽深思,結果兩人鬧翻了。第二任司法部長Bill Barr 巴爾,巴爾對川普也是經常「正義掛帥」,毫無忠心。)

 

 

 

 

 

 

這就是deep state 的形成。

造成這泥潭swamp 的因素還有,極大多數人的智慧能力是中等的,這些人不會承認(或是看清)自己的真正能力水準。同時在一個重要位置坐久了,絕對不肯接受批評,更不會接受一個比他們能幹很多倍 (加上立場不同) 的上級。那智能低的就學會了因循苟且。對他們來說,工會制度是身家保障,絕對要誓死保衛。這也是為什麼陳年公務員越來越傾向左傾政黨的原因。

所以當一個好像川普一樣要真正做事的人出現,集體抵制,對抗的力量就浩瀚如海。

 

08/17/2023星期四

每次提到川普的法律問題,民主黨跟媒體就口徑一致的說:無人可以凌駕法律之上,即使是前任總統。但是提到拜登父子證據歷歷在目時,就說:共和黨調查亨特幾年了,上天下地找證據,都沒有證據證明拜登本人犯了法;而且亨特只是一介平民,沒有在政府任職,放過他吧;他有很多問題(惡魔纏繞),正在克服中,值得同情;拜登幫助他只是因為愛他;那是父親的無盡的愛…

到目前不管你有多少證據,從那些挺身而出的證人身上,從電郵、WhatsApp、從銀行轉帳…得到那樣多直接的證據,但是美國媒體從來不報導,然後他們說:到現在都沒有拜登本人得到錢的證據。(下:有其父必有其子。)  

 

 

 

 

 

 

 

與此同時,拜登政府的司法部,民主黨在各地的檢察官想盡方法要讓川普退出競選,甚至坐牢。加上媒體日夜宣傳,現在美國有53% 的人相信川普應當多多少少做了犯法的事。而相信亨特拜登犯法的(雖然在增加中),也只有50%,而且只是亨特,並不相信拜登本人有任何牽連。媒體這樣的每天製造川普負面新聞疲勞轟炸,就是要突破川普身邊忠實擁護者的磚牆。最新統計,全國選民中對川普堅定不移的只有36%。那另外的國民中,相信絕大多數不知道下面這些真正的事實:

拜登在任副總統時帶著兒子到羅馬尼亞,烏克蘭,北京去,之後亨特拜登就從這些國家得到數以百萬元計的匯款;其中中共的財經界人士拿出15億美元,跟亨特、阿柴等人成立公司(渤海華美BHR),免費送他們20% 股權,之後依照合約還定期匯款;

烏克蘭最大能源公司Burisma 的CEO 以每年各一百萬美元年薪,聘請亨特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跟亨特出任董事為期五年,換取「不被調查」,之後拜登就拿著奧巴馬給他的十億美元經援到烏克蘭,強迫烏克蘭總統將正在調查 Burisma 的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開除了,他還在電視機面前誇口這項「成就」。這段電視錄影只有 Fox News 等右派媒體播出過;(下:拜登在一個公開論壇中,誇口自己拿著十億元去威脅烏克蘭總統,最後對方果然開除了那檢察官。)

 

 

 

 

 

 

亨特拜登時多年的生意夥伴阿柴向國會報告說,他們跟外國商人談生意時,亨特經常一個電話打給父親,當場用擴音機跟對方對話,這樣的情況超過20次,打破了拜登說他從來不知道兒子的海外生意的謊言。阿柴還坦言,亨特出售的是「通向拜登(副總統)的管道」,說他是這方面的專家;

哈薩克斯坦、俄羅斯等國大鱷都有匯款給亨特拜登等人成立的空殼公司,那個聲稱從來不知道兒子海外生意的拜登,被證明跟這些大鱷在華盛頓見過面,最近更被發現,拜登因為烏克蘭戰爭,制裁了兩千多俄羅斯巨富,但這幾位跟他見過面的巨富卻都不在被制裁之列;

從共和黨獲得的(只是部分)銀行轉帳資料,知道那些跟亨特來往的上述幾個國家曾匯款到與拜登家族有關的超過20間空殼公司,中間轉帳過程非常複雜,多數都經由中東(杜拜等)銀行轉帳。查到最後落到九名拜登家人戶口,包括亨特拜登,他的前妻及情婦,子女等人(也就是拜登的孫子女),其中一個戶口只有Biden的名字,不知是拜登家族中那一個,極大可能是拜登本人;

亨特發給女兒的一封電郵中說:「我的收入一半都給了父親,但我不會像爹地一樣,要你們也交出一半收入。」從亨特手提電腦中發現,拜登的很多家庭開支(包括維修房子)的單據,購買大型家電,都是由亨特拜登的(空殼)公司支付的;

到目前,共和黨抽絲剝繭,找到的證據證實,亨特拜登從外國政府及巨富收到的匯款總數達到2,100萬美元;

亨特拜登在一段WhatsApp 中威脅中國華信公司CEFC 的趙學軍:「我現在跟父親坐在一起,如果你不依照合約(做事),我不會讓你們以後的日子好過,我父親(跟他的同仁)也不會讓你們日子好過。我現在等你的電話,除了你們經理之外,其他人的電話不算數。」之後兩天對方匯了五萬元,一個星期後又匯了一百萬元。這些WhatsApp 以及銀行戶口都有證據。當稅務部IRS 調查人員要證實當天亨特是跟父親在一起時,受到司法部阻擾。但是亨特電腦中有那天他自己拍的相片,證實那天他確實是住在拜登在德拉瓦的住所;

還有聯邦調查局線人從2015 年開始得到的證據,烏克蘭Burisma 的所有人及CEO 的談話紀錄,說他為了Burisma 不被調查,所以才請亨特做董事,還說他付了「兩個拜登」每人五百萬元,換取這個安全保證。他還說他存了17 段電話錄音做證據,其中15個是跟亨特的錄音,兩個是跟拜登本人;這些資料都存檔在FBI 的一份FD-1023 檔案中。共和黨費了好多功夫,才強迫 FBI 交出這份文件;

司法部在德拉瓦檢察官懷思 David Weiss主持下調查五年多,拖拖拉拉的,跟亨特拜登達成一項甜心協議,同意他只要因為買槍說謊罪名守行為兩年,之後終生都無須再被起訴任何逃稅,或是(未經登記)為外國政府遊說(拿錢)工作的罪名。懷思還任由亨特拜登在2014-2015 兩年關鍵時期的報稅期過期了,不得再追訴。結果這極端不合理,也沒有前例的協議,被德拉瓦一名法官Maryellen Moreika 批駁了。(這還是這次事件中,司法界唯一有良心的法官。)

拜登多次聲稱,他兒子從未從中共那裏拿錢,他在2020 年大選前與川普的電視辯論中說:「唯一從中國政府那裏拿錢的是這一位(手指旁邊的川普)。」然而在德拉瓦法庭審批這份甜心協議時,亨特拜豋承認了他其中一份六十多萬元收入,來自與中國官方有關的人物。

還有最早時,亨特跟父親聘請的公司經理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的證詞。他是第一個出來作證,說他加入亨特跟中國華信合作時,拜登不僅兩次都在座,還要他好好照顧兒子。當時拜登的弟弟James Biden 還說,他們可以做到「法律上說得過去」。當巴布林斯基在2020 年大選前召開記者會,宣布他知道的事實,以證明拜登多次說謊,居然遭到所有媒體封殺,連他的名字都沒有提過。他還在訪問中說,公司雖然是正式登記,但是他加入之後所有大筆匯款都進了亨特的個人戶口,他這經理除了要自掏腰包出席公司業務,還無權過問。

還有,川普合法帶文件回家,被司法部快刀斬亂麻的起訴。但是拜登以副總統及參議員身分,非法帶了一千多箱文件回家,分別放在四五處地方,也有特別調查員調查,但是幾個月了毫無動靜,沒聽說傳訊一個人。

上面這些「事實」美國有一大半的人被蒙在鼓裡。他們從來沒有見過拜登吹噓,他用納稅人的十億元去強迫烏克蘭開除一個檢察官;他們從來沒有聽見拜登一次又一次撒謊,說他不知道兒子的海外生意,因為這些電視畫面除了右派媒體無人轉播;他們沒有聽見兩名 IRS 證人在國會的證詞,甚至沒有一個字的報導;沒有聽說阿柴作證內容;不知道聯調局有一份FD-1023;不知道亨特在WhatsApp 上恐嚇中共官員;甚至不知道亨特的電腦是真是假,因為他們集體說謊……

不僅如此,當聯調局的 FD-1023 被共和黨公開當天,當阿柴到國會提出有力證據時,當亨特的甜心協議被法院批駁時,司法部的檢察官Jack Smith 就在同一時間對川普展開新的指控,牽引媒體視線,封殺這些對拜登家族不利的消息,而所有媒體(除了少數)都很合作的配合,全力封殺。於此同時大肆製造川普不利消息,鋪天蓋地的報導。

還有,盡管懷思被發現他拖拖拉拉調查亨特拜登五年多,容忍他有兩年的報稅追溯期過期,容忍調查員處處受到制肘,最後還批准亨特得到一份空前絕後的甜心協議,司法部長嘉蘭居然在一個星期前宣布「升級」懷思做亨特拜登事件的獨立調查員。你聽過這樣的事嗎?

我這裡說的每一個字都是事實,請問美國還有公正的司法?

 

08/17/2023星期四

我這裡希望做到盡量提供事實,而不罵人。但是當你知道這樣多一面倒的事實時,能夠忍住不罵人嗎?

星期一當晚,當川普第四次被起訴的新聞再度霸佔所有媒體畫面時,前任國務卿希拉里 Hillary Clinton 剛好事先就已經被安排到左台MSNBC 接受訪問。極左主持梅道 Rachel Maddow 跟她笑做一團,樂不可支的對話。梅道一開始就說:「這個時刻,全國人見到喬治亞州的事態,都難免在想,希拉里克林頓現在會怎麼想?」希拉里笑著說:我真難以想像,老實說,我都想不到會在這情況下(訪談),又多了一件起訴案件。

 

 

 

 

 

 

梅道也說:「這不是我預期到的(今天)要談的話題。」她還說,希拉里老早警告過美國人,川普對民主的威脅。還問她,對於今次的最新起訴,是否感到滿足。

希拉里說立即微笑但是(假裝)正經地說:「我沒有滿足的感覺,我覺得深刻的悲哀,我們有一位前總統面對這樣多起訴,而且每一樣都針對我們國家民主制度的核心。我不認為任何人應當感到滿足,這是我們國家可怕的時刻,一個前總統被控這樣多可怕的罪行。我們唯一可以感到滿足的是,這(司法)制度正在有效運作,有人追求司法公正。」

主持人沒有問她:你不是自從2016 年大選就說川普不是合法總統?說他是得到俄羅斯跟普京支持才當選的?你不是一直都公開說2016 年選舉是被偷去的?你不是在2016 年出錢泡製了一份川普黑材料,以掩飾自己使用私人電腦發公家文件的醜聞受到注意(有電郵作證),還叫手下到FBI 去告密說有這麼一份黑材料?並叫手下去通知媒體大作文章?你不是在電郵事件發生後,跟手下銷毀了三萬多件電郵,拒絕向國會公開?

這些主持人不僅不會問這些問題,你今天到網上去搜尋這些驚天動地黑箱作業,不是找不到,就是被加上「共和黨指控」的字樣,似乎是共和黨亂說。

不得不承認,美國民主黨,美國左派真的是另一種基因。這種基因不屬於人類。

 

08/16/2023星期三

每天看新聞,聽到的都是川普又被起訴,總共控罪91 項,他很難在未來一年內競選,角逐黨內提名。又借用一些民調說,即使川普贏得共和黨內的總統提名,都很難有機會在十一月的大選擊敗民主黨云云。

沒有聽到有一個新聞報導解釋,這四項起訴的檢察官都是極端民主黨人,沒有一個媒體解釋這91 項控罪的法律基礎,全部用的字眼都是檢察官起訴書裡面的內容。要知道檢察官的起訴書都是一面之詞,連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檢察官Fani Willis 星期一晚上都強調了兩次:起訴不等於有罪,要等到審訊之後再說。(雖然她說這話時是非常的口是心非,但法律上這是確實的。)但是所有的媒體,除了極少數保守派媒體之外,全部都已經定了川普的罪。(下圖左起: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聯邦調查員史密斯,及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的檢察官Willis。)

 

 

 

 

 

 

這四次的起訴,第一次是今年四月,紐約州曼哈度的檢察官布萊格 Alvin Bragg 起訴的34 項罪名最是笑話,所有(有良心的)法律專家都說不堪一擊,我已經在 川普被紐約檢察官起訴的是些甚麼罪名? 一文中解釋過了。因為付出掩口費不是罪行,他控告川普的是記帳時不誠實,但是起訴書引用的所有罪名都是虛假的。

第二次是聯邦獨立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在六月八日起訴川普在佛羅里達州Mar-a-Lago 家裡不當私藏機密文件的總共37項罪名,包括私藏國防機密,觸犯間諜罪,作偽證,其他還包括妨礙司法,就是在聯調局提出請求後,拒絕交出。之後又增加三項罪名,合共40項,包括指使下屬毀滅閉路攝錄影片。有法律專家研究過起訴書中的罪名,認為指控川普觸犯間諜罪非常難證實,因為起訴書中沒有發現他究竟洩露哪一份機密文件(他只是手舉一份文件,對當時開會的人說,那是一份機密文件)。這是其一。其次,透露這段事蹟的是川普的一位律師,而川普跟律師的對話受到「律師與顧客」法律的保障,也不可以作為證據。第三,說他私藏文件根本是強詞奪理。那些文件全部放在他在Mar-a-Lago 的家裡,而那裏日夜都有秘密警察防守,何以說是「私藏」。第四,說他下令下屬毀滅證據也沒有根據,因為所有的閉路電視影帶完全保存,沒有被改動或是毀滅。至於妨礙司法更是強詞奪理,因為雙方律師可以談判接管,沒有理由先是聯調局派了大批探員持槍去搜索,之後大舉調查。更重要的是,依照總統檔案法,總統根本是(全國唯一的一個)有權將文件帶回家的,根本沒有理由說他私藏文件。

聯邦司法部對川普整肅的還包括他身邊的人,這一次被起訴的還包括川普的一個司機,因為他幫忙川普搬運這些文件箱。另外一個是Mar-a-Lago 的物業管理人,因為他說受到指令要銷毀閉路錄影帶。總之沾上川普的人都不能倖免,除非你願意做控方證人(汙點證人),出來指證川普。幸好到目前這樣的人極少。

第三次起訴是,同一個調查員史密斯本月一日起訴川普在一月六日國會搜動事件中的四項罪行,既沒有起訴他鼓動insurrection 暴動,也沒有起訴他與事件有直接關係,(證明他們沒有證據),卻只是起訴他:詐欺美國選舉制度,干擾官方選舉過程,陰謀侵犯選舉權,以及「明知」選舉沒有舞弊,仍然宣稱有舞弊等等。幾項罪名全部都與憲法賦予國民,甚至總統的言論自由有關,到了法庭不堪一擊。何況這「明知」你怎麼知道川普是怎麼想的。這也是被許多法律專家公認不堪一擊的案件。

最後就是本星期一,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起訴川普企圖影響選舉結果,起訴書共97頁,看來似乎擲地有聲,不過仔細研究過之後,許多所謂的證據也是非常可笑,其中很多是某月某日,某某人的電郵或是短訊,要求對方提供甚麼樣的文件,或是聯絡,當事人都能提出證據是與工作有關,沒有一項牽涉到任何陰謀。至於那被認為最有利的證據,川普打給當時喬治亞州州務卿的一通電話,要對方找出一萬二千張選票的事,檢控官根本是斷章取義,刪掉了前後文,他是說:這次選舉有舞弊,只要找出其中一萬兩千張我就不會輸。但是檢控官認為他的意思是要對方給他「製造一萬多選票」,最愚蠢的人都不會這樣想,更不會在電話裏面這樣說。

幾位法律教授都說,這件起訴也是牽涉到憲法第一修正案,也就是言論自由。如果說總統相信選舉不公,有舞弊,而且公開這樣說都算有罪,那麼過去的希拉里克林頓,喬治亞州落選的民主黨州長候選人Stacey Abrams 都必須同樣受審,她們到現在都說自己沒有輸,都說選舉結果是被偷去的(有多次電視訪談可以證明),希拉里甚至到現在還說川普是不合法的總統。Stacey 到現在六年了還沒有認輸。其中一位哈佛大學教授 Alan Dershowitz 就說,民主黨在二千年Al Gore 落選之後,所作所為跟川普的所作所為是一樣的,那也應當被起訴了。另一位 George Washington  大學的教授Jonathan Turley 說,喬治亞州的案子等於是禁止以後的人挑戰選舉結果,這樣做非常危險,也是對民主的挑戰。

還有,史密斯針對一月六日的起訴,跟這次 Fulton County 的起訴內容幾乎一樣,為什麼要分開起訴。見到他們左媒理直氣壯地幫忙解釋說,因為川普一旦當選總統,可以特赦自己的聯邦罪刑,但是州政府的法院的罪刑,他就無法赦免自己。而即使他當選後,州政府的案子還可以繼續審訊他。所以史密斯要爭取在大選前審理,而Fulton county 的案子就可以拖下去。

見到了嗎?他們一次又一次起訴,每一次幾十項罪名,都是考慮過的,總之不會讓他過關。

至於這一次,Fulton County 居然在大陪審團還未投票就將川普的13 項控罪公布在網上,四小時後才刪除,更是一大失誤,證明了這個檢察官辦公室的馬虎大意。這錯誤逼得他們急急忙忙在將近午夜必須公布所有19 名被告的罪狀。最初還意圖掩飾,說網上的訊息是捏造的,事實證明後來所有的罪名完全一樣。那名犯錯的女職員Che Alexander 最後承認她是因為當天壓力大,想把事情做好,而在試驗時錯誤放出去了。她還解釋「我是人,也會犯錯。」那天因為是現場轉播,確實見到她跟一個助手出出入入,但是壓力大就可以犯錯?(下圖:Fulton County 法庭女職員Che’Alexander ,電視上見到她當晚忙得不亦樂乎。)

 

 

 

 

 

 

 

所有人都可以犯錯,只有川普即使沒有犯錯也要被一次又一次起訴。相對,拜登在家裡四周圍私藏文件的案件,同樣被調查,你可聽見一點消息?拜登跟亨特父子從全世界拿錢,轉匯到20 多間空殼公司的行為,150 次可疑轉帳的事情,怎麼又無聲無息了?只要川普一直被起訴,他們那家庭的骯髒醜事就可以不理。

川普自從做了總統,不僅沒有拿總統薪水,家裡的財富已經減少了十幾二十億,拜登一生做公務員,現在成為好幾個百萬富翁。最厲害是那個從未停止吸毒的兒子,沒有上過一天班,銀行戶口卻一個又一個百萬元進帳。但是媒體每天說:他已經被調查五六年了,共和黨都沒找到證據,他是被調查最多的人。

這裡說的都是你在美國媒體(跟世界媒體)見不到的,他們每天忙碌的都在扭曲每一件事,製造唬弄人的假新聞。

 

08/15/2023星期二

川普到目前四次被起訴,一共被控91 項罪名,這些罪名過去被統計過,最高刑期是六百多年,不要以為這些檢察官只是嚇唬他,不要他真的坐牢,這要看明年的選舉結果。理論上說,川普在被起訴期間還是可以繼續競選,甚至即使被判有罪,還是可以繼續競選及當選總統。如果他當選,還可以利用總統權限赦免自己。不過在四次起訴中間,有一次的起訴是由喬治亞州的檢察官提出,而總統沒有權力赦免州政府的判刑。所以如果這一次在喬治亞州被判刑,他將無法赦免自己,而如果他被判刑,他也必須坐牢。

而且到現在,沒有人可以擔保他在共和黨初選中一定出線,更沒有人可以擔保他在明年的大選可以擊敗民主黨(或是拜登),當選總統。到時候如果民主黨總統不赦免他,他就要坐牢。而他身邊的幾十個同時被告的親信,更有機會全部要坐牢。(下圖:川普以及與他同時被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起訴的18位親信及律師。最下面兩位是前任白宮幕僚長 Mark Meadows,以及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

 

 

 

 

 

 

 

不過所有的新聞都沒有提及,川普可以上訴,只要上訴到最高法院,川普有極大機會可以勝訴。不過民主黨及反川普勢力的目的,不過是要阻止他競選及當選,所以以後的發展都不是他們關心的。

目前共和黨人都說,民主黨的檢察官一再檢控他,目的都是要阻止他當選總統。拜登自己這樣說過,很多左媒的主持人跟評論員也都這樣說過。記得嗎,2016 年大選前,FBI 的一位高級探員 Peter Strzok 彼得史托克就在跟女友的短訊中說過,他們不會讓川普當選,還說他跟當時司法部副部長Andrew McCabe 有共識,要「買保險」讓他總統位子做不下去,之後就利用民主黨及希拉里泡製的川普黑材料,調查川普,又假借調查,趕走了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Michael Flynn。之後還藉一通電話彈劾他…他們現在只不過用同樣的手法,第二次要全力阻止川普當選。

川普的幾次被起訴法律上的不合理,這裡都分析過。而喬治亞州控告他的罪名:詐騙政府,違反公務員宣誓內容,書面製造假的聲明,陰謀提出假聲明,陰謀偽造文書一級罪名…等等,說穿了就是說川普不承認選舉結果,攻擊這選舉結果,及爭取平反。這有罪嗎?任何人都可以說一次選舉是不公平的,有舞弊的。希拉里到現在還在公開講話時攻擊川普不是合法總統,說那一次選舉是俄羅斯在幕後操縱,這不是更大的罪名?如果美國還算是一個司法公正的國家,如果美國還講憲法,所有這四次起訴的罪名都不堪一擊。

現在川普的其中三次起訴,已經排期在明年一月起,一直到五六月都要出庭,而喬治亞州的檢察官也說要趕著在六個月內開庭,這是要讓川普無法競選,根本是要剝奪他競選及當選的權利,這是過去只有香蕉共和國才會出現的現象。可悲的是,多數人被蒙蔽,看清楚的人不多,願意挺身而出說出正義之聲的人更少。體現了人的素質普遍的下降。

幾個月前,已經見到報導說,川普為他的幾件官司已經用了四千萬元,所以他除了要為競選籌款,還要為法律費用籌款。現在還未開庭,而他身邊已經有幾十個親信一起被告,他們也都要倚靠他來提供經費。隨便算算都上億美元。這是除了法律迫害,精神迫害之外,還加上經濟迫害。而司法部那邊,包括聯邦檢察官,紐約檢察官,喬治亞州檢察官,他們也用了數以千萬元的費用,而他們用的全部是納稅人的錢。但是納稅人有權說話嗎?

很多人說這是美國人的事,都隔岸觀火,漠不關心。其實這不只美國人的事,誰都見到其他民主國家的媒體都在向美國媒體看齊,有樣學樣。西方國家的政治也跟美國串聯。就像加拿大的杜魯多,他有甚麼資格當選總理還一再連任,就是因為這裡的媒體跟他同一陣線,壞消息都說成好消息。而西方(特別是美國的拜登)也跟他連成一氣,彼此拍肩膀打氣,在國際間統一說詞。你聽到有人說:美國自阿富汗撤軍是烏克蘭戰爭的源頭嗎?聽不到。有人說過如果川普在位,烏克蘭不可能發生戰火嗎?也聽不到,這就讓他們這一夥無能又無德的人彼此鞏固權位,位子都更做得更穩陣,舉世的禍害也更嚴厲。

 

08/15/2023星期二

正當美國司法部轟轟烈烈的起訴前任總統川普時,眾議院共和黨陸續公開了更多挺身而出的證人提出針對亨特拜登調查案件中的「不規則」行為。聽起來真像是天方夜譚般的不合理跟對比。

一名聯邦調查局FBI 的前任探員高登Joe Gordon 在上個月17日向眾議院提出證詞。他說,他們在調查期間安排好了在2020 年12月去「訪問」(問話)亨特拜登,但是臨時發現FBI 的高層事先通知了保護拜登(當時的總統當選人)的秘密警察,而祕密警察又通知了拜登的總統過渡小組,(也就是拜登團隊)。

他說,依照慣例,FBI 只應當通知他們在當地的FBI 辦公室,沒有理由通知被調查的一方。他說事後聯調局沒有提出任何解釋,為什麼要這樣做。

共和黨在昨天公布了高登在七月17日提出的這項證詞。並稱印證了稅務部IRS 舉報人謝普利Gary Shapley 在五月提出的證詞。謝普利在五月26 日提出的證詞說,他們原本計畫在12月八日那天去見亨特,但事前得到通知不可以自行行動,要他們等電話。但是那電話一直沒有到。謝普利說,到了那天,他跟高登在加州亨特住所外,坐在汽車中等候電話,後來電話來了,是打給高登的。是他的上級Alfred Watson 通知他,「亨特拜登會經由他的律師團,跟他們聯絡」。後來亨特的律師在電話通知他們:他(律師)會接受書面詢問,但是他們不可以跟亨特面對面談話。之後第二天,新聞就刊出了他們正在調查亨特拜登的新聞。

關注新聞的人都會知道,那就是拜登第一次親口承認,亨特拜登正遭受聯邦調查局有關洗錢跟逃稅的調查。美國人也第一次知道這消息。拜登跟民主黨隱瞞了幾年的事情,第一次在他們控制的環境下公開。

這事件證實,第一,調查亨特拜登的新聞封實的這樣僅,直到大選之後證實了拜登當選了,才由拜登自己公開。第二,這樣一件調查事件,聯調局居然通知被調查的一方,要他們準備?這等於是警方跟強盜聯手對付合法的調查。是警方腐敗的致中例證。

後來我們才知道,聯調局是在2018 年就開始調查亨特拜登的不法行為,特別因為美國的銀行發現,亨特的銀行匯款中有150 次的轉帳被銀行界標籤了警號red flag。而且FBI 後來承認,他們在2019 年十一月就已經確信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及上面的資訊都是確實的。(但在2020 年大選時,卻眼見拜登一夥,加上51位前情報局頭頭說謊,都不做聲。)

謝普利說,到最後他們只能跟拜登家族的一個親信華克 Bob Walker 談話。(熟悉這新聞的人會知道,華克是拜登家族真正的親信,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曾在訪問中提起他,他就是負責將國外匯款安排分發給拜登家人的經手人,而且絕對不會背叛拜登家族的。)

高登從2002到2022 年在FBI 服務,最後五年是管理階層的特殊探員。他跟謝普利一樣,都因為見到調查亨特拜登時許多不合理現象,而做了吹哨人。

但是當我今天到網上去尋找相關新聞時,最先跳出來的條目卻是:路透社的報導,說聯調局探員說他沒見到亨特拜登的調查有不軌之處,內文卻說:只除了阻止他們訪問亨特拜登;另外一則是:民主黨要求共和黨公開FBI 探員的證詞,因為對共和黨公布的陳詞有疑問…等等。所以說,如果你不去尋找,根本沒有一間主媒報導這新聞。而即使找到了,也是混淆視聽的角度。

 

08/14/2023星期一

川普一早發出消息,他將在今日被喬治亞州的司法廳起訴。之後當地Fulton County 檢察官通令今晚延遲休班。結果到了晚間九點半,大陪審團投票有了決定,一共起訴川普 13 項罪名,都與2020 年大選之後,川普企圖改變選舉結果有關。此外還有川普的18 個親信也一起被起訴,包括他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前白宮幕僚長Mark Meadows,以及前律師John Eastman,Sidney Powell等人。所有19 人的起訴罪名共41 項。(下圖:喬治亞州Fulton County 檢察官Fani Willis 在接近午夜時舉行記者會,公布所有控罪。)

 

 

 

 

 

 

但是大陪審團的投票結果在九點半交給法官之後,過了一個多小時還未能公開起訴文件內容,據稱所以要趕在今晚就起訴,是跟今天下午有人提前「錯誤的」公開起訴書內容有關。(下面有解釋)

最後Fulton County 檢察官Fani Willis 威爾斯直到過了11 點半才能舉行記者會,顯得這次事件的烏龍。威爾斯在記者會中宣讀了川普本人的罪名,以及18個共同被告的名字,說他們全部都被控不只一項包括詐騙國家的罪名。她並指出,要川普跟所有18名被告,都要在本月25日(下星期五)之前到當地法院自動報到,(也就是自動被捕),而過去當地警方已經表示,這一次會要川普拍檔案照及印倷指紋。相信19人的警方檔案照會成為媒體的寶貝新聞資料。

Willis 並說,她會要求盡快在六個月內開庭審訊,這表示未來一年川普都將忙於奔波法庭之間。這是天大的笑話。這是現任總統要阻止政敵競選的絕招。

川普這次是被指控的主要證據,是他在2020 年大選後的一通電話,企圖要當地的選舉官員為他「找出」十一萬張選票,被當作是企圖改變選舉結果。(如果將整段話播出來,他其實是說選舉有舞弊,只要找出那些被騙去的選票,他應當可以當選。)Fulton County 是喬治亞州最大的一個縣,包括了該州最大城市亞特蘭大在內。又是一個非常傾向民主黨的選區。

另外今天下午在喬治亞州 Fulton County 法庭的網頁,意外出現了川普被起訴的罪狀,包括13 項罪名,不過四小時後就被刪除。之後法庭辦公室發出聲明,說那是被捏造的文件,警告媒體不要採用。不過那網頁看來很像正式的政府網頁,甚至有文件編號,而且當局否認網頁被駭客,所以恐怕有其他內情,或是被人提早公布。據說就是因為那項錯誤,法庭必須今晚延期工作,將這起訴事件辦好。(下面是提早被放上網的「川普起訴書」內容,包括 13 項罪名,與後來指控的13 項罪名雷同,證明不是外面的人整蠱。)

 

 

 

 

 

 

 

 

Fulton County 法官 Robert McBurney  已經表示,川普的庭訊將會允許電視機進去轉播。事實是今晚已經開始轉播。

共和黨指責拜登的司法部們將美國司法作為私器,整肅政敵。真的越來越囂張。川普可以每一次都因為一通電話被起訴,被彈劾,但是拜登那邊,超過20通電話都可以被解釋作「只談天氣」。而且那邊不僅有電話,還有證人:巴布林斯基,阿柴,以及聯調局線人提供的FD-1023 索賄證據,還有稅務部的兩名吹哨人。還有無數的電郵,二十多間空殼公司,150 次的可疑銀行轉帳,通通可以不理。即使任命了獨立調查員都可以無聲無息,檯底交易。川普這邊就可以捕風捉影,一次又一次大張旗鼓的起訴,動輒數十項罪名。

到目前川普已經被起訴三次,包括紐約曼哈頓地檢處因掩口費帳目錯誤,以及被聯邦司法部檢察官Jack Smith 因為機密文件事件起訴,及被Jack Smith 就一月六日事件起訴。總共罪名高達78項。有人統計單單那些罪名加起來的刑期已經超過六百年。加上今日的 13 項罪名,總數已經達到 91 項。川普目前已經排期的審訊日期包括明年一月,三月及五月。這表示他將無法參與共和黨初選競選,甚至影響2024 年的全國大選的競選活動。這是選舉上無法贏過你,就用司法迫害。

川普的律師多次表示,有關2020年大選的事件(包括一月六日事件)都已調查了兩年多,何以拖到現在才採取行動起訴,證明都是因為他目前選情看好,一方面極有可能取得共和黨的提名,一方面更有機會打贏拜登,所以一波又一波的起訴他。

拜登在過去一年,兩次公開表示「他不會讓川普參加明年的總統大選」,或是不會讓川普贏得明年大選。兩次都是對記者表示,現在看來他的司法部確實要做到這項承諾。見到主媒又在很嚴肅的表示,這一次的罪名非常嚴重,所以他又逃不過了。幸好川普的選民不離不棄。只希望越來越多人看清事實,否則美國無望,世界無望。

 

08/14/2023星期一

左派政客一向都多白癡想法,這讓他們很快就自食惡果,但是左派死不認錯的天性,後果是繼續錯下去,同時讓那班沒有投票選他們出來的選民也跟著受害。

最近紐約市跟麻省(麻薩諸塞州)先後宣布緊急狀況,都因為他們境內的非法移民多到不勝負荷。紐約市現在每天都可以見到大批所謂的migrants 睡在街上,民主黨的市長亞當斯Eric Adams 繼續為他們這個「非法居民庇護城市」而驕傲,但就大喊吃不消。還說為了應付這些陸續湧到的migrants,估計在2025 年之前會用去120 億美元,呼籲要聯邦政府(拜登政府)分攤經費(也就是全國納稅人),同時大膽的要求拜登改變移民政策。他還因此得罪了拜登,將他從拜登2024 競選活動組織中除名。(下:紐約街頭隨處可見的露宿流民。)

 

 

 

 

 

 

 

自從一年前德州將非法入境者用巴士運到那些自稱難民庇護城市(紐約,華盛頓,芝加哥,丹佛等地)之後,紐約已經湧入了將近十萬人。

幾個月前,市長亞當斯花了六十幾萬元在曼哈頓一個島上的航運大廈,建了一個巨大的收容所,但只用了幾個星期就關閉了,因為地方不方便,根本沒有人去住。現在亞當斯又展開新的工程,要在Randall’ Island 的一個足球場上建新的收容所,估計可以收容兩千男性。(至於那些有兒童及婦人的家庭,仍然要被安排住在市區內的旅館中,食宿及食物每一天花費都在一百萬元以上。)

另外也是極左的麻省,民主黨州長Maura Healey 已經宣布進入緊急狀況,Healey 在發給國土安全部長Alejandro Mayorkas 的信中說,目前在州政府提供的庇護中心,已經住著兩萬多人,而新的移民陸續到來,而這些Migrants 中不少是孕婦,兒童,所以要求聯邦伸出援手,為他們提供安全的居所。

麻省是美國目前50 個州中,唯一的將「居民(不論公民與否)有居住權利」寫入法律中的州分,所以任何抵達該州的人,都有權利要求由州政府提供住處。

這表示,那些沒有這些法律的州的居民,都要出錢為這些白癡州長主政的地區的居民提供房屋。

另一個大嘆苦水的是科羅拉多的丹佛市,市長Michael Hancock 剛剛在上星期四宣布緊急狀況。雖然該市近幾個月只是進來了九百名migrants,但是市長表示:因為這些移民進來時的「非預期性」,使到該市的收容所無法應付。這些人真是可笑,他們攻擊德州州長將這些移民送到他們那裏是玩政治,但是他們是否知道德州每個月都被迫接收十幾萬非法入境者?你們幾百幾千就苦不堪言?而且拜登還控告德州,禁止他們用鐵絲網及水牆阻止更多非法入境者進來。

現在這些民主黨市長、州長沒有呼籲拜登修改南面移民政策,只是要拜登放寬這些人工作的條件。目前新入境者(不論合法與否),五個月之後就可以申請工作,這些bird brains 要求再放寬,最好是一進來就可以工作。這樣豈不是鼓勵更多人非法入境?

有這些bird brains 做同胞,做鄰居,只有跟著受害。

 

08/14/2023星期一

這又可能是你在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新聞。星期六下午四點左右,30-50 名戴著頭罩hoods 的男女(多數是男人) 集體闖進加州洛杉磯Topanga Mall 的百貨公司Nordstrom,將貨架上的值錢的時裝,皮包,盡量拿走。貨架散滿一地,有些甚至連貨架一起帶走。之後逃出到外面等候的汽車中。事後商店估計,總共損失商品高達十萬元。(下:Nordstrom 劫案現場。右邊的男子是趕到現場的商店經理,他也是毫無辦法。如果看錄像,這只是遭到破壞的一角,其實整間店面都被破壞無遺。)

 

 

 

 

 

 

 

據商店的錄像,這些人多數身穿黑衣,頭戴頭罩。警方稱,到現在一個嫌犯都沒有捉到。而這只是加州最近時時發生的FLASH MOB 集體搶劫事件之一。

僅僅在一個星期前,本月八日在洛杉磯 Glendale 商場 Americana 的一間 Yves Saint Laurent 貴價商店,也發生類似打劫事件。那一次有數十名劫匪闖進店哩,搶走了名貴手袋及時裝,總共價值大約30 萬元。

最近報導過多次,許多大城市都有光天化日下「取走」商品的事件。目前商店的政策是不予阻止,以免發生傷亡事件,或是被指控欺凌某些族群。

另外在兩周前的七月31日星期一,加州爾灣(洛杉磯以南)的購物中心Park Place 一間珠寶店,也發生類似事件。三名劫匪帶著槌子,將店內的玻璃櫥櫃都打爛,之後搶去裡面的貴重首飾,全部放到自己準備好的大塑膠桶(垃圾桶)內。那一次他們搶走了90 萬元的珠寶首飾。(下圖:珠寶店打劫現場。如果看錄像,可以見到三名劫匪用槌子打爛所有的玻璃櫃,迅速將裡面的珠寶一掃而盡裝到袋子裡。)

 

 

 

 

 

 

過去報導過,這些集體搶劫事件已經跟犯罪組織掛勾,他們偷竊的商品交給犯罪組織,集體脫手,因此可以很快再作案。

目前美國零售業對於日益嚴重的集體劫案毫無對策。一方面因為各大城市的自由派檢察官不再起訴類似案件,其次他們取消了現金保釋制度,捉了即放,毫無喝止作用。

 

08/14/2023星期一

很多年前在加拿大就有感覺,只要是保守黨上台,負面新聞就不斷。不說再早期了,從九十年代的梅隆尼總理Brian Mulroney,到後來的哈珀總理Stephen Harper,還有安省的夏里斯省長Mike Harris,其他中間的短時間的就不用提了,每一個保守黨在台上時,每天都是壞消息:醫院床位不夠,食物加價,天災人禍,都是他們的錯。有一次鄉下小鎮食水汙染都怪到省政府身上,雖然事後查出罪魁禍首,但媒體的報導還是省長的過失。更有許多人會記得,多倫多受人愛載的市長福特Rob Ford 在位時,每一天都慘遭修理,他的應對能力不是很高,(不像川普),結果就被整死了。(幸好這些事件我都留有專文,為歷史作證。)

再舉梅隆尼總理為例,他在台上時每一天都有醜聞,即使他做了好事,都變成壞事。他跟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 關係很好,在一起唱愛爾蘭民歌,就被攻擊是做美國的附庸國。當他跟美國達成美加自由貿易協議時,更被批評的一無是處,(後來這協議被認為是製造了加拿大長期經濟繁榮的最主要因素。)他開始施行GST (貨勞稅),取代原來的對加拿大沒有好處的加工製造稅,也是每天受到媒體攻擊,後來證實GST 大大幫助了加拿大的製造業,不僅提高就業,也幫助經濟發展。因為原來的「製造業稅」只對加拿大工業抽稅,但是貨勞稅就更公平的對進口外國產品也抽稅,當然對加拿大有好處。這些加拿大媒體都不告訴老百姓,反而天天罵梅隆尼,幾乎說他是叛國。(下圖:梅隆尼)

 

 

 

 

 

 

加拿大媒體攻擊梅隆尼在他下台後也沒有休止。渥太華的一個女記者Stevie Cameron 在他下台後還製造他在任內為國營加航Air Canada 購買大批空中巴士時,跟同黨抽取回扣幾千萬元,還說他跟妻子都在瑞士銀行開了戶口,存取這些錢。這位女記者當時出版了一本書On The Take: CrimeCorruption and Greed in the Mulroney Years繪聲繪影地描述梅隆尼如何貪汙,居然在全國熱銷,連續發行了十幾版,創下加拿大非杜撰小說最暢銷的多年紀錄。

這些「醜聞」每天都是新聞頭條,左傾的國營CBC 居然用這名女記者的資料做了專題報導。繼任的自由黨克里田Jean Chretien 政府非常興奮,就展開調查,還去函瑞士政府要求對方提供銀行資料,說要調查前任總理的貪腐行為云云。這封信還被洩露給媒體,更讓他們有了頭條大新聞。梅隆尼連續幾個月被抹了一身黑油,無法反擊,這時就展開反擊,控告政府誹謗,並要求對方賠償五千萬元。

這期間,梅隆尼一度為了息事寧人,建議跟自由黨政府的司法部長會面,說可以庭外和解,但對方居然不理會。這期間每天的新聞都對梅隆尼不利,那些媒體居然說他們找到了梅隆尼夫人在瑞士銀行開的戶口,其實只是一個姓名縮寫跟梅隆尼夫人Mila 相同的戶口MM,居然就牽強附會說是Mila Mulroney 的戶口。

經過幾個月時間的喧嚷,法院還未開庭,政府的案子就瓦解了,因為所有「證據」都是道聽塗說。最後政府找到了替罪羔羊,將責任推到騎警身上,說是騎警不應當洩露那封信函給媒體知道。之後法官裁決政府必須賠償梅隆尼將近兩百萬元律師及訴訟費用(當然這些錢都是納稅人負擔),以及必須向梅隆尼道歉。不過我記得當時的司法部長Allan Rock 只是在法院向梅隆尼私下道歉,事後的新聞完全是粉刷過的,只說是騎警犯了錯,根本不提梅隆尼被冤枉了幾年的事實。至於那位當初造謠的女記者,她完全不認錯,甚至繼續說她相信梅隆尼是從他的同夥那裏收了錢。她的書繼續熱銷,所有媒體都繼續暗示梅隆尼是收了錢。至於當時的總理跟司法部長,也不承認有錯,甚至聲言要繼續調查下去。到今天提到梅隆尼,還是有很多加拿大人認為他是一個腐敗總理。你今天到網上去搜尋,絕對搜尋不到真相,不是隱藏了,就是繼續暗示梅隆尼經由「同夥」那裏收了賄賂。(如果是真的,克里田政府會不繼續追訴下去?

今天提到此事是想起美國跟加拿大的媒體的腐敗不是自今日起,這真是一個壞到骨子裡的族群,那一天有人能修理他們,才會世界太平。

 

08/13/2023星期日

很少看主流媒體的新聞,因為看穿他們每一句話都是粉飾、謊言、抹黑。偶爾去看看他們又在怎麼造謠,每次都有新發現。看了幾分鐘今天幾大媒體的星期日雜誌,終於見到他們不得不報導司法部長嘉蘭任命了獨立調查員,調查亨特拜登的不法行為。不過仍然是每一句都是「扭麻花」,都不是真相。

好像ABC 電視的This Week,說到任命這位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作為獨立調查員時,主持人說:共和黨不是好幾個月來都說應當任命獨立調查員嗎?怎麼現在又集體攻擊這項任命?那位女評論員只是微笑說:「都是(玩)政治。」之後立即去討論川普的七十幾項「控罪」,以及他可能面對的法律後果。

你說觀眾怎麼可能從這些報導得到事實真相?這佔了美國92% 的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導過兩位稅務部IRS 吹哨人的多次證詞,指出就是在懷思的監督下,阻止他們真正進行對亨特拜登的調查,禁止他們訪問亨特及其家人,禁止他們使用GPS 查證亨特拜登在發表那些(對中共官員) 恐嚇時的地理位置,故意讓為期兩年的稅務調查過期,同時跟被告達成一份甜心協議,…這些都沒有報導,如何了解共和黨為甚麼反對,而只以一句「玩政治」就抹黑了共和黨。

ABC 節目今天只專訪了兩位政治人物,一個是民主黨內最partisan 的眾議員Jamie Raskin,拉斯金,他也是調查川普一月六日事件最起勁的民主黨人之一。(另一個是共和黨的前州長Chris Christie,攻擊川普最厲害的一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他的訪問不看也罷。)拉斯金照例的說,共和黨到目前也沒有找到直接牽連拜登總統的證據,他們製造的到目前全是煙霧等等。他們所以能這樣說,就是因為這些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導IRS 兩位吹哨人的證詞,所以可以說「沒有證據」;這些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導聯邦調查局線民提供的拜登父子向烏克蘭能源公司索賄的報告FD-1023,(記得嗎?共和黨公開這份報告的同時,檢察官史密斯倉促的對川普增加三項有關機密文件的起訴,以引開注意。)還有,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導,亨特拜登十多年合夥人阿柴 Devon Archer 在國會提供的有力供辭,更沒有報導共和黨眾議院監督委員會的三次備忘錄,證明拜登家族開設了二十多間空殼公司,將外國數以百萬計的匯款轉送到家裡九個男女老少的戶口,包括亨特的情婦,前妻,及子女等人…這些都被完全封殺,所以他們自然可以繼續說:沒有證據。

此外還要提醒每一個人,這些主流媒體從來沒有報導,或是引用拜登多年來一再說的一些話:我從來沒有跟兒子談過他的生意;我從來不知道亨特或是任何一個家人在海外的生意;我兒子從來沒有拿過外國人的錢…。這些媒體也從來沒有轉播拜登自己在電視上說的:我用美國對烏克蘭的十億元經援去威脅烏克蘭(總統),要他立刻開除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結果在我上飛機前六小時之內,他們真的將那個son-of-a-bitch 給開除了。這些他們從來不報導,更沒有報導,亨特拜登的甜心協議為什麼被法官拒絕,…你說那些無知國民怎會知道真相?

當主持人問拉斯金:你對那些指控,亨特拜登從烏克蘭,俄羅斯,中共那裏得到幾百萬元,你沒有疑問?拉斯金說:「我當然有疑問,不過這都是自從川普開始的,他在任期內鼓勵大家懷疑政府,說家族生意不應當被政府管轄,…我更關心是他自己的女婿從沙地阿拉伯那裏得到20億美元(的生意)。」之後主持人就不再說話,也不反駁他。

這種扭麻花真是技巧高明。川普家族本來就是做生意的,而且川普就職後,他家族幾十年的稅務表都被紐約州,紐約市的檢察官拿去用放大鏡檢查過了,(結果只查出一個CFO 沒有將他得到的各項福利報稅,被判刑四年。)連媒體MSNBC 都拿了其中一年(2005)的稅表去檢閱,結果大張旗鼓宣傳之後,發現川普家族那一年收入一億五千萬元,繳了3,800萬元的稅,剛好是合法的25%。如果川普家族有一點逃稅,或是貪污的證據,他不老早坐牢了?

至於說被民主黨跟媒體炒作最厲害的,川普女婿Jared Kushner 拿了沙地阿拉伯20億元生意的事件。首先,他是在川普下台之後半年得到這項生意,而且Kushner 家族本來也是做建築發展商生意的,而且他是因為代表川普政府穿梭中東各國,達成了好幾個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簽和平協議的Abraham Accord 的幕後主要功臣。他因此跟沙地阿拉伯王室建立了關係(知道他能幹)。沙地王儲願意給他這一筆生意你只能忌妒,不能說是違法。這過去兩年我們都見到,沙地這個美國幾十年的忠實盟友,在拜登上台後就跟美國翻臉,甚至願意去跟宿敵伊朗、中共來往,以表示對美國的不滿。甚至連番減產石油,以懲罰拜登。他們知道誰是真正的盟友,知道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再說,這20億元是生意,不是給Kushner 的現金。Kushner 只是能夠從中間(合法)賺到傭金。只能說是一筆大生意,不是私相授受。相反的,拜登在2013 年副總統期間,帶著兒子亨特乘坐副總統專機空軍二號到北京去官式訪問,回來之後中共銀行界就在亨特跟他們成立的渤海華美公司駐資15億元,當時就說明了亨特擁有20%的股權,之後又持續匯款好幾個百萬元到亨特成立的空殼公司戶口,那才是真正的金錢轉手,而一個因為吸毒而沒有一天正經工作過的亨特手中有什麼生意足以讓他得到這麼多錢?

但是今天聽到主流媒體每一次談到拜登家族的腐敗行為,就拿出Kushner 比較,說川普家族更糟糕。他們臉皮怎麼可以這樣厚?

另外,ABC 請的一位前任聯調局探員還解釋,起訴川普的檢察官Jack Smith 為什麼要求盡快展開法庭程序,是因為「如果延期到大選之後,如果他當選了,一來他可以赦免自己,二來有可能你無法審訊一名在職總統,所以必須快速審理。」所以你可以見到,這所有一次又一次的法律行動,證明他們要盡一切能力阻止川普競選跟當選。

這只是看了十分鐘的主流媒體的新聞就得到這樣多的混淆視聽的證據,之後NBC 跟CNN 的新聞內容幾乎如出一轍,不停的 24/7 的謊言炸彈。

 

08/12/2023星期六

美國歷史上可能沒有一個時刻面對比現在更腐敗的政府系統及司法制度。昨天,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任命了一個整整耽誤了五年的檢察官David Weiss懷思,讓他升格繼續以「獨立」調查員的身分,調查同一件案子-- 總統之子亨特拜登逃稅、洗錢,貪汙,索賄等罪行。當初負責調查的稅務部的兩名吹哨人(舉發人)在國會舉證,說懷思領導的小組任由調查slow walking 緩步進行,任由司法部的官員跟亨特的律師通風報信,任由幾個重要年期的起訴年限過期,更在他的監督下,跟亨特拜登達成一項甜心協議,讓他永久逃避起訴。

現在嘉蘭卻讓懷思繼續負責調查同一件案子,他會更「努力」嗎?何況昨天說過,依照司法部對獨立調查員的定義,獨立調查員必須由「政府以外」的地方找來,這樣才算獨立。但是懷思不僅棣屬司法部,還是原來案件的檢察官,根本不符合條件。難怪共和黨齊聲反對。

這項任命也逃避了亨特律師團必須在本月底,再提出一項新的認罪協議的限期。而就在同一時間(星期三),德拉瓦的檢察官卻向聯邦法庭提出建議,要將亨特的案子轉移到華盛頓或是加州去開庭,這表示甚麼?一方面兩個地方都是民主黨的強固基地,在那裏審訊對亨特極端有利,其次,他們可以逃過那位拒絕他們「甜心協議」的女法官 Maryellen Noreika。那兩個地區的任何一個法官都可以讓他們為所欲為。

與此同時,調查及起訴川普的獨立調查員史密斯 Jack Smith 卻在星期四向華盛頓的法院提出建議,要在明年一月二日開庭審訊川普與2020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責任的案子。申請信中還說,快速審訊是國民的憲法權利。(我的天,亨特拜登的案子可以拖上五年都沒有人催促,現在卻想起來快速審訊?)

史密斯在信中預估,審訊要4-6個星期,而明年一月二號這日子,距離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的第一個州愛荷華州的投票日(一月15日),只有兩星期,也是各候選人競選最激烈時期,現在民主黨的司法部要在那時間將川普「霸佔在」法庭裡,等於是禁止他競選。而且第二第三個初選州分都會相繼舉行投票,難道這些都要讓川普錯過?(下圖:川普對壘史密斯。)

 

 

 

 

 

 

現在媒體的narrative (說詞) 都是,拜登跟民主黨非常希望對壘川普,因為拜登有極大機會打贏他。這是欺騙自己跟欺騙大眾,事實是他們害怕川普怕得要死,否則會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整肅他?這說詞也欺騙了共和黨裡的捐款大老們,他們(以及其他黨內候選人)都說,因為川普已經被「整壞了」damaged good,所以不適合再競選,所以他們才要出來頂替他。這才是中了民主黨跟媒體的計。

現在拜登的司法部箝制川普越來越緊。那個紐約曼哈頓檢察官布萊格Alvin Bragg (競選時就宣稱第一要務是將川普關起來的),已經跟法官串通在明年三月(在紐約) 開庭審訊川普支付掩口費時,記帳不誠實的案子。而史密斯起訴川普的收藏機密文件的案子,也訂好了五月在佛羅里達開庭,而每一次庭訊都需要大約兩個月時間。所以他們已經密密排滿川普出庭的日子,讓他一天都不得空去競選。

還有,川普得到消息,喬治亞州的左派檢察官即將會在下周起訴他,說他企圖改變2020 年大選結果。這表示明年競選期間他們還會找出空檔來審訊他。你見過一個西方民主國家用這樣的手段,整肅一個正在角逐總統的政敵的嗎?(說到收藏機密文件,同樣被任命調查拜登收藏了一千八百箱政府文件的檢察官,怎麼一點聲息都沒有?何況拜登是沒有資格將機密文件拿回家裡的。怎麼他就無需得到快速司法處理?)

南美洲厄瓜多爾正在舉行總統選舉,上星期其中一名總統候選人被暗殺了,據說這位被害者就是對當局的腐敗,以及對犯罪組織攻擊最力的候選人。現在拜登的司法部用這樣的方式整肅川普,以掩飾自己的貪腐行動,這種行為比美厄瓜多爾的犯罪組織,手段則更為高明。

 

08/12/2023星期六

現在全世界的媒體都堅持,美國2020 年的選舉是公正的,拜登是合法選出來的總統,任何人說反話都是川普同夥,都是罪人。雖然相反的例子比比皆是。上星期,美國一個草根Podcast 主持人Joe Rogan羅根在節目中說,他完全相信那次選舉有fraud,他並舉出亞歷桑納州州長選舉為例。

羅根列舉的資料(其實是公開訊息) 指出,當選的州長的賀布絲Katie Hobbs只比落選的共和黨候選人蕾克Kari Lake 多出一萬七千票,差距不到250 萬張選票的1%。但是在投票日當天,該州的223個投票中心,有132個因為電腦失靈,被迫關閉了至少三個小時。那是59% 的投票所。記得當天的混亂情況下,蕾克大聲呼籲,要求延長這些投票所投票時間,但是被州政府,特別是管理選舉的州務卿拒絕了,而當時的州務卿就是賀布絲。

情況最離奇的是,這些電腦失靈的投票所,都集中在共和黨居民的選區。蕾克就事件多次向法院爭訟,第一次已被當地聯邦法院批駁,目前在上訴中。她在爭訟期間,提出下面的地圖,顯示電腦失靈的投票所都集中在共和黨選民(深紫紅色)的區域內。不僅如此,傳統上共和黨人極大多數都在投票日當天投票,當天投票的選民中,共和黨與民主黨人是三比一。

 

 

 

 

 

 

 

(民主黨一般都在預先投票日投票,這一點其實一直都值得探討,為什麼民主黨多數在投票日之前投票,而且爭取要一再增加預先投票日,都因為這方便民主黨的黨工「帶領」他們的選民去投票。如果投票日只有一天,他們工作的日子就少了很多。要知道,預先投票日的出現,是要讓那些出差的,旅行的,或是生病的人可以投票。現在變成方便黨工拉人去投票。)

說回選舉日當天,因為電腦失靈,每一個投票所前排隊人龍長達幾條街,甚至十幾條街。最後很多人無法投票,甚至在投票所關閉時許多投票所還有數以千百計的人無法投票。這些我當時都記得。

羅根說,電腦壞掉已經非常引人起疑,而極大多數集中在共和黨選區更讓人起疑。他認為是 coordinated efforts才能做到這樣。其實羅根只是提出部分事實,已經高呼選舉有fraud 舞弊,了解實情的人更要懷疑整個選舉都是黑箱作業。而羅根根本不是共和黨人。

據州政府在法庭提出的辯護說,這些電腦失靈因素很多,其中包括當天用的紙質比較厚,進入電腦後無法閱讀等等。即使是再外行的人都可以見到,這些電腦集體失靈,而且都在幾個小時的關鍵時刻,都在共和黨的選區內,難道都是巧合?(下左:賀布絲,右為蕾克。)

 

 

 

 

 

 

說到蕾克,她原來是當地非常受歡迎的電視記者及主持,但是因為她是川普支持的候選人,就被媒體跟民主黨抹黑成為極右派的MAGA。記得當時賀布絲完全不競選,繼續做她的州務卿,甚至拒絕跟蕾克辯論,一次辯論都沒有。原因很多人都知道,她沒有頭腦,說話就會出錯(完全是現在副總統卡美拉的翻版),所以完全不競選,就靠這些手法贏了。

所以,你還相信2020 年的選舉是公平公正的?

 

08/11/2023星期五

美國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終於在今天宣布,任命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為特別調查員special counsel,繼續調查亨特拜登各項違法事件。嘉蘭說,懷思在三天前向他提出要求,他在考慮過目前的特殊情況,基於公眾利益就批准了。(下左:嘉蘭,圖右懷思。)

 

 

 

 

 

 

表面上看這是一項正面發展,司法部終於認為情況嚴重到必須任命特別調查員,稍微分析就知道是一項迴避策略。首先,嘉蘭過去一再堅持,懷思擁有所有的權力處理這件案件,為什麼現在覺得不足夠了?他過去在國會說的話是否說謊?懷思自己對國會解釋,對這案子他擁有所有的權力,現在為甚麼認為不足夠,而提出請求升格做獨立調查員?太明顯,這是他們兩人在唱雙簧(扯貓尾)。

其次,依照司法部的章程,獨立調查員必須從政府以外的地方找人來任命(才是真正獨立),但是這個懷思不僅是司法部內的人選,而且他調查亨特拜登事件足足五年,拖拖拉拉,而且在他監督下,跟亨特達成一項「甜心協議」,讓他不用坐牢就同時逃避逃稅及說謊買槍的罪名。這項協議滑稽到被法官Maryellen Noreika 推翻了,形成司法界的大地震。現在你將這位檢察官升格做獨立調查員?這是獎勵無能,獎勵失敗。

第三,懷思調查亨特五年,一點都不緊張,結果讓其中兩年最重要最關鍵的兩年:2014 跟2015 年的所有有關報稅的期限過期了,不可以再檢閱其中的過失。而根據共和黨本周提出來的第三次備忘錄,他在這兩年就從外國得到兩千一百萬元收入。此外亨特拜登從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得到每年一百萬元的董事費收入,就是起於2014,這些都不再能被調查。而且聯調局的FD-1023 檔案中所說的拜登父子索賄案也在這兩年期間,也都不再能被調查。這是完全的懷思的過失。現在讓他繼續調查?

最後最重要的,當懷思被任命為特別調查員之後,他就可以有藉口不再接受國會的盤問,因為所有盤問都可以以:正在調查中的案件,不方便回答。所以說這是絕對的迴避策略。而且進入特別調查員程序,他要拖多久就多久。他也可以保密,讓外間人甚麼都不知道。就好像現在正調調查拜登私藏機密文件的獨立調查員Robert Hur 一樣,你聽到一點消息嗎?(只有調查川普時,每天都有匿名消息給媒體大作新聞。)

另外,這個時機也非常可疑,一來亨特拜登的甜心協議即將在法官Noreika 要求下,本月底就必須提出一項新協議,而他們無法達成。有了這項調查他們避過一個難關,同時杜絕了那位法官在讓他們難堪。其次,共和黨的眾議院正在考慮展開彈劾聆訊impeachment inquiry,這項任命就可以讓國會的調查更困難。他們將更有理由拒絕提出相關資料給國會。

嘉蘭今日對懷思的任命一方面是迴避,一方面還可以振振有詞的說,他現在是維護司法公正,司法獨立。幾大媒體好像CNN 已經使用這些詞彙,還加上說懷思是川普任命的德拉瓦檢察官,事實是以前說過,川普任命時是從德拉瓦兩名 (都是民主黨) 參議員那裏得到名單任命的,因為德拉瓦長期由民主黨把持,根本沒有共和黨人可供選擇。(拜登已故的長子就是德拉瓦司法廳長,那裡是他們說了算的地盤。)

嘉蘭今日整個聲明都說是針對亨特拜登的調查,沒有一個字提到Joe Biden,雖然到現在國會的調查得到無數證據,都是跟Joe Biden 有關係。而這位獨立調查員就受到限制,又將Joe Biden 給迴避掉了。

對於今日的發展,盡管不如人意,都不可以忘記稅務部兩位吹哨人的挺身而出,不是他們,沒有人知道司法部過去多年來的黑箱作業:禁止他們查閱相關資料,禁止他們訪問亨特家人,禁止他們提到「父親」等字眼,禁止他們訪查拜登家裡,當他們要去查訪亨特的儲物艙時,甚至事先通知亨特的律師等等。

至於亨特那項甜心協議,在 Noreika 的要求下,必須在本月底由檢控雙方提出新的協議,現在明顯雙方無法達成協議,今日的消息是,檢察官方面宣稱達到impasse 階段,「無法再進行」,這表示放棄甜心協議,進入審訊。後果是亨特極有機會坐牢。

不過眾議院的共和黨人已經表示不會放棄,會繼續爭取傳調相關資料,甚至傳訊相關人等。現在就看雙方繼續鬥法。

 

08/11/2023星期五

加拿大一個男子為了做「好公民」,買了一輛電動車,結果讓他花了錢之外,無法做長途旅行。這位住在緬尼托巴省的溫尼伯Winnipeg 的男人Dalbir Bala 說他在今年一月,用十一萬五千元(再加稅)買了一輛福特F-150 卡車,之後為了能自己充電,就在家裡跟工作的地方各裝了一個插電器,用去了一萬塊。但是在家裡裝這插電器時還要升級電表,又花了六千元。這時已經用了超過十三萬元。(下圖:Bala 跟他的 F-150。)

 

 

 

 

 

 

之後他出了一次輕微意外,要換前面的防撞版bumper,結果送去車廠維修,卻讓他等了六個月,原因不明。這還不算,之後他跟家人開車到芝加哥旅行,行程一千四百英里,他發現旅程中不僅很難找到插電處所,而且每一次插電(由大約10% 插到最高的90%)需要兩個小時,而且收費每一次大約56元美金。而每一次插完電之後,只能走215英里。

對於長途旅行這樣的不方便可想而知。而且不只上面說的,Dalbir Bala 說,當他們在美國明尼蘇達州的Albertville 停站時,先後找到兩個插電處都暫時失靈,而他們的汽車只剩下12英里的電。車上的太太跟孩子們都焦慮及疲累不已。最後他們到了一間車行,租了一輛汽油車繼續旅程,回程時再來取這輛電動車。

其實這位先生說的經歷是可以預期的,絲毫不令人意外。而且最近幾份報告都列舉了類似的事實。一份上個月提出的報告指出,電動車不僅比一般汽油汽車貴很多,每次插電的里數也無法跟汽油車相比。好像對比目前的電動車平均售價是美金$64,338,汽油車是美金$26,101,即使加上政府的退款,電動車售價仍然接近六萬美元。而插電後及加油後的平均里數,電動車只是234 英里,汽油車是403 英里。當然電動車還要加上配套設施,以及插電的配套目前跟加油站的比例,甚至十分之一都不到。

而美國好幾個州,以及加拿大的政府都加強了電動車的促銷。加拿大政府規定2026年之前新車銷售達到1/5數量,2035 年達到60%。美國最大幾個州好像加州,更規定在2035 年之前做到,所有新車(包括卡車)都必須是電動車或是電/油混合車。

至於說電動車是否更少汙染,誠實的專家並不這樣看。不少專家指出,製造電動車過程中產生的汙染(CO2 的排放),就不少於一般汽油汽車,因為製造電池,需要的是更多稀有金屬。而且電池的年限及報廢機率過程,產生的廢氣一點都不低於使用汽油。

 

08/10/2023星期四

不久以前,還聽說同性配偶很難領養子女,以免孩子從小被他們影響。但是現在美國麻省一對天主教夫婦卻被禁止領養子女。這對夫婦說,他們被拒絕的唯一理由是他們謹守的天主教教條中,對於性別以及婚姻的信念。這對夫婦 Mike 跟 Kitty Burke 說,他們只得到一個理由,就是他們可能不會肯定一個孩子的 LGBTQIA 的性別認知。(下圖是Burke 夫婦接受 Fox News 訪問。)

 

 

 

 

 

 

目前麻省(麻薩諸塞州)發給領養子女的條件這樣寫:「申請家長必須有能力維護孩子的身體,心理及情緒的福祉,包括支持及尊重孩子的性別認知;必須尊重及支持一個孩子的種族,語言,文化及宗教的背景。」Burke 夫婦說,他們就因為他們的宗教信仰跟其中一項規定發生牴觸。

Burke夫婦說,作為天主教徒,他們相信所有的兒童都必須被愛,受到支持,但他們也相信,一個兒童不應該企圖改變他們出生時的性別。但這信念明顯跟麻省的兒童福利政策背道而馳。

這對夫婦已經在星期二以宗教自由為理由,向聯邦法院提出訴訟。

你永遠想不到,天主教這個傳統的宣傳仁愛的最古老的傳統機構,今天會成為被抵制的黑名單上的頭號組織。今年一月,一份被維吉尼亞州的FBI 辦事處洩露的備忘錄中,指出天主教的極端傳統教條符合極端主義,有潛在的可能成為國內恐怖主義溫床。之後眾議院共和黨司法委員會在傳訊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時詢問此事,他說只是FBI 內一兩位探員隨便寫的字條。司法委員會主席喬登Jim Jordan 認為他迴避問題,要他交出相關文件,但是FBI 交出的文件中,大部分都抹黑了,只見到零星的字句,對了解事實毫無幫助。喬登進一步用傳票方式調閱這文件,這份文件終於在今日獲得公開,透露了原來那份備忘錄是由聯調局在奧勒岡州的Portland 辦事處,以及加州洛杉磯辦事處,等發出的,加上維吉尼亞州就是三個辦事處。絕對不是一兩個探員隨便寫的紙條。(下:聯調局長Christopher Wray。)

 

 

 

 

 

 

這表示,聯調局中至少有兩個辦事處發出正式公文,譴責天主教的信念是極端主義,是培育國內恐怖主義的溫床。

早在過去一年多時間,我們就見到聯邦調查局大舉調查支持生命、反墮胎組織的行動。記得一個在墮胎診所前祈禱的男子被聯調局探員跟蹤,之後FBI 在凌晨時分大舉派持槍探員到他家裡去(在他妻子及子女面前)將他逮捕?但是對於在反墮胎組織門前被潑油漆,被破壞事件就毫不理睬。當雷伊在國會被問到此事時,他的回答是:「因為支持墮胎組織的行動都是在夜間進行,所以我們查不到。」所以他們專在白天欺負那些和平示威的人。

還有一年多前被發現的,拜登的白宮在教師工會的壓力下,指示聯調局監視那些在教育局會議中「搗亂的」家長,還有聯調局的備忘錄作為證據。當維吉尼亞州一個女學生在學校廁所中,被一個變性男生強暴時,那男生沒有受到處罰,她的父親在教育局會議中抗議時,居然被視為搗蛋,被警方打倒在地上,予以逮捕。這些就是今天的新道德思維,聯調局的新作業方向。

 

08/10/2023星期四

聯邦調查局昨天破獲了,也殺死了一名在網上聲言要殺死拜登,以及多名民主黨人的75歲男子。警方是在網上發現他有暗殺拜登的「想法」之後,前往猶他州他的家裡,要逮捕他時,將他擊斃,據說當時他持有槍械。

據聯調局給紐約郵報的聲明指出,FBI 的探員昨天清晨6:15 分到他在鹽湖城的家,要對他發出搜索令及逮捕令時,將他擊斃。

 

 

Craig Robertson 克瑞羅伯森在網上自稱是川普支持者,是一個MAGA Trumper。據說他在網上發出多個威脅聲明,包括針對拜登總統,副總統卡美拉,司法部長嘉蘭,紐約市地方檢察官布萊格,紐約州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 等人。其中他在去年九月在facebook這樣寫:暗殺總統的時間到了,先是喬(拜登),之後是卡美拉。

今年二月他又這樣寫:「我夢想我在華盛頓一個停車場黑暗角落,我俯望司法部長嘉蘭的屍體,額頭有子彈孔。我手上是一把九釐米手槍,還在冒煙。」

盡管他的博文充滿了槍械暴力,但是他的鄰居Andrew Maunder 說,羅伯森是一個瘦弱的,柱著拐杖的老人,看來一點都不危險。而且說「絕對不相信他會拿著槍,從鹽湖城開車到華盛頓去槍殺總統,絕不可能。」

羅伯森甚至向FBI 挑逗,他在其中一個發文中這樣寫:「Hey FBI,你們仍然在檢閱我的網路嗎?我要知道這樣當你們來的時候,我可以有裝滿子彈的槍等著。」

羅伯森是一名空軍退伍軍人,職業是電焊工人,自稱是相當好的木工。結婚兩次,第二任妻子十多年前去世,有兩個兒子住在猶他州,一個女兒是律師住在東岸。鄰居還說,他非常關注政治,喜歡說些黃笑話,不過絕對不像一個有威脅的人,何況他現在健康有問題,很脆弱的樣子。他的發文更像是跟FBI 開玩笑。不過因為拜登昨晚抵達猶他州,可能是FBI 對於猶他州的威脅特別關注。

不過羅伯森的「死」無聲無息,聯調局沒有一個字的解釋。保守派媒體對FBI 的詢問完全得不到回應。就像一月六日事件中,唯一被警察打死的女士兵,她的死也被當作是「罪有應得」,連她的母親每次示威抗議要求解釋都被逮捕。

當然,這條新聞又被主媒大大渲染,形容拜登處於險境。甚至譴責川普,說他平時攻擊拜登,攻擊嘉蘭的言論,才會製造出好像羅伯森這一類聽命於他的,偏激的,有危險的人物。

我這裡常說,美國的媒體,美國的司法制度這樣毫無底線的一面倒,任何人都會血脈噴張的要揭竿而起。沒有憤怒的人除非是沒有知覺,毫無正義感的族群。就像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一當有人要反抗時,就被當作是叛國罪,給他們藉口全部消滅掉。這種環境,這種氣氛不是川普製造的,是「他們」集體製造的,是一個可怕的陷阱。難道要川普跟他的支持者全部俯首就擒,毫無反抗?

 

08/10/2023星期四

美國俄亥俄州星期二舉行了一項公投,這次的公投Issue 1 是要決定以後該州修憲是否應該維持在目前的簡單多數,也就是50%多一票,或是提高到60% 的較高門檻。經過相當激烈的爭論,結果這項由共和黨州長提出的建議以40% 對59% 極高差距被否決了。也就是說,以後修憲仍然可以在50% 的選民支持下就達到目的。

表面上這議案是關於修憲,但是反對一派將之當作是對於墮胎權利的維護。因為近來這個共和黨執政的紅色州分在對墮胎權利方面有規定,雖然仍然是相當寬鬆的規定,也就是說懷孕之後22 個星期內都可以合法墮胎,但是自由派就虎視眈眈,要將每一個有規定的州的限制都取消。俄亥俄州長Mike DeWine 這次舉行公投,就是為了保護目前的規定,以免偏激自由派輕易修改。而這一次這樣大差距的失敗,不僅對於俄亥俄州的共和黨是一項打擊,對於明年大選都是一個警號。如果民主黨繼續以墮胎權利做主要議題,對於共和黨都將十分不利。(下圖:反對公投議案的勢力,大過支持的。)

 

 

 

 

 

 

而今年十一月,俄亥俄州將再舉行一次公投,決定是否維持目前的墮胎規定。並將結果正式寫入憲法。

以前說過,多數國民事實上都支持有限度的墮胎,但是目前國民得到的資訊都是不誠實的。很少人認清楚,民主黨支持的是無限制的墮胎權力,好像紐約州,加州等地孕婦可以到出生那一刻墮胎(殺嬰)。共和黨只是支持在懷孕後十幾二十個星期內墮胎。事實上今天在歐洲一些先進國家,包括英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丹麥等國,都有孕後12-16 個星期內才能墮胎的規定。這些規定都比美國共和黨的州分嚴格了很多。

俄亥俄州這次公投並非單純的州憲法的修改,因為反對一派得到全國各地支持墮胎權力組織的支持,包括捐款及人力支持,導致這次公投投票率出奇的高。例如預先投票率就高出上次選舉的一倍,達到64萬人以上。而預先投票者一向都是民主黨佔大多數。

這次公投的失敗,更威脅到今後在其他法律上的修改,例如自由派今後很容易就控制了家長對兒童教育的控制權利,或是一個人自衛的權利,政府對個人自由限制的權力等等不一而足

 

08/09/2023星期三

美國國會眾議院共和黨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 今天上午公布了有關拜登家族貪腐的第三分備忘錄,這是基於最新取得的銀行資料,證實了拜登家族先後從俄羅斯跟哈薩克斯坦Kazakhatan 的大鱷那裏得到多筆數以百萬元計的匯款。

這份19頁的備忘錄列舉了這些大鱷的人名,及匯款時間,並稱先後三次備忘錄證實,拜登家族成立的空殼公司一共得到外國的匯款超過兩千萬元。這些都發生在拜登擔任美國副總統期間。(下圖左起:康默,拜登,亨特拜登。)

 

 

 

 

 

 

國會是使用傳票subpoena 方式得到數間銀行的資料,完成這份備忘錄。除了證實外國財閥匯款給拜登家族,也證實了他們匯款的時間,跟拜登本人的關係。

例如康默在備忘錄中指出,從阿柴在一星期前的證詞,知道拜登本人在2014年春天跟俄羅斯女富豪Yelena Baturina在華盛頓的CaféMilano 晚餐,據阿柴指出,哈薩克斯坦前任總理Karim Massimov,跟哈薩克的財閥Kenes Rakishev 也在座。

之後不久,拜登在同年四月16日第二次跟亨特的「朋友」在Cafe Milano 晚餐,這一次除了Yelena Baturina,在座的還有她的丈夫莫斯科前市長Yury Luzhkov,以及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高層Vadym Pozharskyi,(莫斯科市長在2019年去世,之後他的遺孀成為俄羅斯最富有女人。)

之後,哈薩克財閥Rakishev (他的丈人father-in-law當時是哈薩克斯坦首都Astana 市長),使用他們在新加坡的公司的銀行帳戶,在2014四月22 日(這次晚餐後),匯了$142,300給亨特拜登及阿柴等人成立的Rosemont Seneca Bohai 銀行戶口,第二天,這同樣數字的款項(一毫不差) 就被轉匯到新澤西州的一間豪華跑車公司Fisker,後果是,亨特拜登得到一部Fisker 豪華跑車。(下圖是拜登父子在CaféMilano 跟哈薩克斯坦前總理Karim Massimov/右,以及財閥Rakishev/左,合影。以及亨特拜登用匯款換來的一輛跑車 Silver Porsche。)

 

 

 

 

 

 

 

這次飯聚之後阿柴跟亨特拜登都成為Burisma 能源公司董事,每人年薪一百萬美元,之後他們每人每個月得到$83.333萬美元收入。

而俄羅斯當時莫斯科市長夫人 Yelena Baturina 在2014年二月14日,匯了350萬美元匯給亨特拜登跟阿柴等人成立的Rosemont Seneca Thornton,之後這間公司將其中的275萬餘元轉匯到他們另一間公司Rosemont Seneca Bohai,而這戶口在這筆錢匯入之前一天才開設。阿柴曾說,這戶口他跟亨特是50/50,就是一人一半。

在2020年十月的競選辯論中,川普曾經質問拜登:我只是好奇,莫斯科市長的太太為什麼要匯350 萬元給你的兒子?拜登回答:那不是真的。川普又問:他做了甚麼事,得到那筆錢。拜登又說:那是謊言。

我們也從過去的備忘錄知道,Baturina 借用亨特跟阿柴的公司,在美國進購數千萬元房地產。我們也知道,拜登家族一共成立了20 間空殼公司,將這些外國匯款經由中東的銀行,再轉匯到拜登家族裡的九個男女老少。

康默在這次的備忘錄中說,亨特拜登的銀行戶口得到這些錢,見不到他們出售任何「產品」,唯一可以出售的是「通向拜登的管道」,甚至拜登他自己。康默說他們會繼續傳調其他銀行資料。不過到現在,民主黨跟白宮還是說:共和黨一次又一次的調查亨特拜登,但都沒有證實拜登跟這些事件的關係,更說共和黨沒能證明拜登本人得到錢。

到目前見到共和黨的調查是艱苦的,因為那十多間銀行只是逐間被迫公開相關資料。最近傳聞,眾議院議長麥卡錫考慮展開「彈劾聽證」,這樣可以更迅速取得所有資料。但是至今沒有行動,主要是因為共和黨這邊在眾議院只有四席的多數,超過五人反對就無法通過。而民主黨那邊無比團結,不要夢想會有一票跑過來。相對如果是共和黨總統有拜登十分之一的腐敗,早已經有一半以上跟他劃清界線了。好像這次川普被無理的起訴,共和黨十名總統提名候選人中,除了一位(印度商人Vivek Ramaswamy)之外,全部都伸出手指譴責川普行為有不檢之處。

 

08/09/2023星期三

所有有關川普第三次被起訴的新聞,都是對他不利的:他被指控當天發言措辭不當,涉嫌鼓動群眾暴力叛亂(雖然起訴書沒有這句話);他是自從內戰之後唯一鼓動暴亂的總統,這些起訴事件在開庭後將大大挫折川普的競選活動等等。這些新聞報導沒有說的是,川普跟他的律師也非常期待開庭,因為開庭之後作為被告,他們將有權力傳調subpoena 對方的文件,這樣可以更清楚查閱對方手中的證據究竟對誰不利。

但是像變魔術一樣的,眾議院的共和黨人發現,民主黨控制眾議院時調查川普跟一月六日事件關係的委員會,卻沒有「依法」保存那些文件,這包括書面文件,證人的供詞,以及所有的錄像。(下圖:民主黨眾議院舉行的一月六日聽證。)

 

 

 

 

 

 

你相信嗎?他們大張旗鼓調查了兩年,傳訊了數百名證人,調閱了幾千小時的錄影帶,現在卻發現都沒有正式存檔?據國會新的監督委員會審查一月六日事件的小組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眾議員Barry Loudermilk 羅德密爾指出,他們接到的調查案件的資料全部是混亂的、零星的放在一些紙箱中,既沒有目錄,也沒有分類。更沒有用數碼方式保存。要在這些文件中找尋任何資料,等於是大海撈針。更嚴重的是,根本不知道消失的是些什麼文件。這樣的「交接」等於是沒有交接。至於證人供詞的錄像,更完全失蹤。

依照眾議院的法規,每一屆的眾議院都必須在任期結束時,將所有調查報告完整的,有系統的移交給下一屆眾議院。

川普跟他的律師一直說,他們最需要的是,當時首都警察總長Steven A. Sund 的證詞,他對委員會說川普總統在一月六日之前向他建議派遣國民防衛軍,以防意外,但是經過Sund 向當時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提出卻被否決。以及事件過後,民主黨眾議院跟拜登白宮之間的「完整」通話紀錄。但是目前似乎都不可能再找到。

總之,從美國(及其他國家)的新聞中,你只能得到對川普不利的負面新聞被誇大數十倍,但是對他有利的新聞你一個字都聽不到。

 

08/08/2023星期二

很難得見到一個敢說真心話,而又不怕威脅恐嚇的人,本來每一個人都應當是這樣的,但是現在見到了卻讓人意外。

藍調歌手Ne-Yo 上星期在Vlad TV 上接受訪問時說了一段話:「我覺得今天的家長幾乎忘了做家長的角色應該是甚麼樣的。如果你的小男孩哪天來跟你說:爹地我想變成一個女孩,你就讓他去(改變了)?你不問他哪裡來的這想法?…甚麼時候開始應當讓一個五歲,六歲,12歲的孩子做這改變一生的決定?」這個43歲的rap歌星說:「我的那個時代男人是男人,女人是女人,只有兩種性別。如果你想說自己是金魚,那是你的遊戲,不關我的的事。但是如果你要強迫我玩你的遊戲,那就是我的事。我不會叫你是一隻金魚。我認為家長忘了他們的角色。」

三天之後,這位歌手在推特上發表公開道歉,說:「經過深思,我為自己有關家長及性別認知的言論可能傷害了某些社群深深致歉,我一直都提倡對於LGBTQ+ 社區的愛跟包容,所以了解我的言論可能會被解釋為冒犯及冷酷,…我將在這問題上教育我自己。」(下圖:Ne Yo 在Instagram 上的截圖。)

 

 

 

 

 

 

過了一天,Ne-Yo 自己在Instagram 上發表另外一個冗長的聲明,說那個道歉聲明是他的公關部門未經他同意發出的,他說那不是他的意思,他說:「首先,我沒有為自己對這事件有自己的意見而道歉,我是一個43歲的heterosexual 男性,生育了五個男孩兩個女孩,這是我的事實。現在這事情失控,我不會因為發表意見而被人脅迫道歉,有不同意見不代表宣戰。…我從來不想冒犯任何人,但是我的意見是我的意見,我不要求任何人同意我的意見,也不會告訴你應當怎麼處理你孩子的事,我只是說出我的想法。…每個人有權有不同意見,同意或不同意。…」

這樣簡單的道理:「每個人都可以有不同意見」,但是今天卻有那樣多人不敢說出來,不敢說出自己的意見,被迫跟著電視上的意見領袖學舌。多少人說了自己的想法,之後被迫道歉,之後啞口無言。

過去幾個世紀標榜自由民主的西方社會,今天在極大多數問題上,只允許有一個意見。越是先進的社會越落伍,教育水準越是高,越是不會思想。希望像Ne-Yo 這樣的人多一點。

 

08/08/2023星期二

加拿大聯邦政府官員,久不久就站出來宣布,將在2030 年之前種植20 億棵樹,這樣做就好像達到綠化目的,同時彌補山火損失的樹木。我不知道這些樹多數種在哪裡,其實全世界第二大版圖的加拿大,目前有一半是森林地區,加拿大並不缺乏樹木。應該植樹的地區應該都在都市區,但是今天誰都見到,加拿大都市範圍內的住宅區一直在擴充,蔓延,每次開車到郊區,新建住宅一排又一排,觸目驚心。這些都是urban sprawl的後果。而且這些新屋很明顯都取代了農地,取代了林地。然而政府官員還在訴苦說:新建住宅不夠應付新增加的人口。誰都知道加拿大新生嬰兒出生率抵不過老人死亡率,人口幾乎是零增長,這些住宅都是為了應付每年政府吸納的新移民。去年加拿大首次吸收了超過一百萬新移民,其中44萬是永久居民,其他都是各種新開計畫下的臨時居民。要知道,加拿大十個省中,有四個省的人口不到一百萬,這是說,政府一年吸收的新移民超過其中四個省的人口!

還有,這些新移民中超過95% 都選擇住在全國不到十個大城市中,造成對都市住宅需求的壓力。杜魯多政府靠著這些巧立名目的計畫,為自由黨增加新的選民。但是每一次說到:都市蔓延,郊區新社區,就聽到輿論指責發展商,說他們砍伐林木,破壞環境。沒有住宅的需要,發展商會蓋房子嗎?真正造成對環境破壞,砍伐林木的罪魁禍首是人口的增長,不是蓋房子的發展商。(下:總理帶著兒子植樹,又是一個極好的宣傳畫面。)

 

 

 

 

 

 

再說到植樹,最需要林木的是都市區,但是今天的大城市為了應付人口增長的壓力,用房屋取代樹林,已經沒有空地。不要說是市區內沒有空地等著你去種樹,即使是荒郊野外,只要沒有人的地方,樹木會自然生長。這是自然定律,不用人來植樹。請問你那些樹苗種在哪裡?這條街種幾棵,那條街種幾棵,公園又種幾棵,說穿了又是自欺欺人。

加拿大已經有一半土地是樹林,佔據了240萬平方公里,其中90% 屬於政府公地,只有不到一成是私有林地。每一年山火幾乎都發生在政府公地。因為私有林地都在有計劃的砍伐,重植。相反的,政府林地從來不准砍伐,到了乾旱季節,一個閃電就起火,加上林地沒有邊緣,幫助這山火蔓延得不可收拾。

今年大大小小的山火更是驚心動魄,將近一千個山火區,燒去了將近十萬平方公里的樹林。但是一聽見新聞報導,就說這些山火跟氣候變化有關,不是氣候變化不會發生這麼多、這麼廣泛的森林大火。

其實科學紀錄一再證實,森林火警不自今日起,更不是近代的特產。加拿大自己的Fraser Institute 在2020年統計過去60 年的山火紀錄,證實最大規模的六次森林大火都發生在西元2000年之前。另外連左傾的NPR 新聞社的專家都承認:說這次的特大山火是因為氣候變化才發生是錯誤的,因為不僅過去發生過,而且一再發生。Paige Fischer說,加拿大大部分的森林是boreal forest,都是習慣自然界的自然山火,每一兩百年就燒毀一次。即使人類真的強硬阻止,到頭來災難更為嚴重。

「氣候變化」這名詞近來被媒體跟左派政黨不遺餘力的用來做宣傳,就好像大半個世紀以前的「種族歧視」一樣,口號叫得越響,越沒有效果。幾乎所有的左派政敵都被冠了種族歧視的大帽子,但是問題解決了嗎?沒有。而環境保護的口號也叫了半個世紀,問題似乎越來越嚴重。但是左派仍然要利用這口號,不是為了解決問題,純粹為了打擊政敵。

 

08/06/2023星期日

今天任何人聽新聞或是看新聞,都會相信特別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對川普的指控擲地有聲,甚至認為川普必定會被問罪。不知道有多人人真正理解那四項罪名。首先,很多左派民眾對於史密斯沒有起訴川普「煽動暴動」insurrection 的罪名感到不滿,如果不是煽動暴動,那他被起訴甚麼呢?只是「散布不確實的言論」,那也算犯罪?不知道有多少人真正深入想過這問題。(下左檢控官史密斯,右圖川普)

 

 

 

 

 


 

只有少數深入思考過的法律界人士看得清楚,這是一份非常「輕」的起訴書。不僅如此,史密斯連這樣輕的罪名都沒有確實的法律基礎。哈佛大學法律教授Alan Dershowitz 德許維茲說,史密斯的起訴書有許多嚴重錯誤,站在法律角度來看,包括許多無法原諒的錯誤。這些錯誤的嚴重性可以導致他自己被起訴。第一個例子,起訴書中引用了2021年一月六日那天川普在國會前的演講中的幾段話,要群眾:We fight. We fight like hell. And if we don’t fight like hell, you’re not going to have a country anymore. 還說,你們要去國會,讓國會議員知道勇敢的奪回我們的光榮等等。但是起訴書特意的遺漏了其中相當重要的一段,要大家和平及愛國的表達意見:I know that everyone here will soon be marching over to the Capitol building to peacefully and patriotically make your voice heard.。而且當天川普不只說了一次peacefully and patriotically。

德許維茲指出這表示檢控官在「說謊」,因為是「扭曲證詞」。其實不需要德許維茲指出,我們都知道這是非常嚴重的缺漏。在任何一件訴訟案中,如果被告指出檢察官這樣重要的缺漏,案子立即可以峰迴路轉的。

德許維茲指出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事實是,總統在第一修正案之下,有言論自由,包括他的演講。質疑選舉結果絕對不能算是犯法。(如果這也犯法,過去不知有多少總統,州長,參眾議員要坐牢。) 德許維茲指出史密斯這是要剝奪總統的憲法保障的自由。

至於起訴書中說,川普接納(數名)律師「錯誤的意見」(告訴他選舉有舞弊,所以他沒有輸),所以那些人也變成「共謀者」,一起被起訴。德許維茲說過去的判例已經裁決過,沒有所謂的「錯誤意見」,當時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William Rehnquist 在一項裁決書中指出,基於憲法第一修正案對言論自由的保護,不存在「錯誤的意見,或是錯誤的想法」,很多人對於選舉是否公正有意見,何況這牽涉到憲法第六修正案,如果說(總統的)律師不能夠對總統(或是任何顧客)提出不同意見,這是從未聽過的事,也是非常危險的作法。以後還有律師敢跟顧客大膽提出建議嗎?

德許維茲一直都是民主黨人,而且是自由派,但是他見到川普三番五次不公平的被起訴及彈劾,所以多次站出來說話。他也因此受到民主黨及自由派學者的排擠,甚至捏造他的罪名,但是他是堅決的憲法修正案的維護者。另外,喬治華盛頓大學的法律系教授Jonathan Turley (也是民主黨人) 也認為這是一份太過輕率的起訴書,他看完後說:「難道就這樣?」他說整件起訴就基於false information,但這是一來很難證實,二來這是根本不算罪名的兩個字。甚至說這是要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難看。

其實亨特拜登的認罪協議已經讓司法部非常難看了,這樣一份重要的協議到了法院卻被法官推翻。只是新聞界沒有認真的報導,才讓司法部,特別是司法部長嘉蘭過了輿論這一關。

現在司法部調查一月六日跟川普的關係調查了兩年多,才只列舉了四項罪名,可以想見史密斯根本拿不出東西來。但是普羅大眾知道多少?全部都被媒體欺騙了,以為史密斯有多少具體的證據。事實是過去幾年,民主黨全部靠媒體的幫忙,以輿論審判川普,讓大家都以為川普有罪。後果是川普花了幾千萬元律師費,沒有一項將他告進去了。但是一半國民都以為他是罪人,這樣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一半。

還有起訴書中相當重要的一句話,川普「明知自己是錯誤的,還要散布不實的言論」以改變選舉結果。如果這前提不確實呢?所有的四項控罪都不能成立了。因為,你無法證實川普「明知」這些事實是錯誤的,因為沒有人可以證明他是否真的知道,及確信。即使他清楚告訴人說他相信這事情不確實,你都不法證明他心裡也這樣想。而且即使你能證明了,不要忘記他是總統,他也有言論自由。至於說「明明知道還要撒謊」,我們有更確實的違法者,就是民主黨諸多眾議員,他們幾乎每一天都在「明知是錯誤的,還要散布不實的言論」,拿那個眾議院前任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Adam Schiff 來說,他做為情報委員會主席,定時接受情報單位的擠爆,但是卻每天站在電視機前向廣大的民眾說,他有確實證據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特務,為普京服務」的話來。這不是更容易證明的謊言?還有那51位前任情報機構首腦,明明知道亨特電腦是真的(因為FBI 一早已經證實了),卻說是川普跟俄羅斯串通製造的陰謀。這些豈不是更為有罪。(如果你不相信這些話,你就是被CNN,紐約時報等說謊媒體蒙騙了)

最後,那個謝夫跟一共38位民主黨眾議員剛剛向司法部提出要求,要川普這件案子開審之後以電視轉播方式全程公開。不要以為這些人確定他們一定贏,所以要公開審訊。他們只要公開,第一讓全國(全世界)人都見到川普以一個罪犯的身分每天出現在法庭中。這樣不論誰輸誰贏,川普都是輸家。其次我們都見到民主黨跟媒體的說謊本事,今天他們能夠將「拜登在兒子跟人談生意時,前後打電話二十多次」,都說成是去談天氣,客套話。他們把死的說成活的本事如此高強,到時候每天有畫面給他們做文章,現場轉播當然對他們有益無害。

 

08/06/2023星期日

著名主持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 星期五公布了他訪問亨特拜登生意合夥人阿柴 Devon Archer 訪問的第二部分,這裡面解決了很多謎團。首先他說,2004 年美國總統大選後,他本來預計自己可以得到白宮的一份工作,(因為他是當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克里John Kerry 的主要助選人之一),但因為克里落選,他就跟克里的繼子漢茲 Chris Heinz,以及亨特拜登成立了一間 Rosemont Capital,目的是以他們的關係推銷房地產來賺錢。短期內獲得成功,經手物業價值達到30 億美元。(這裡也見到,華盛頓那班人就靠幫人競選,獲得政府高薪厚職。這是利用名氣再賺更大的名氣。)(下圖:左亨特拜登,右:阿柴)

 

 

 

 

 

 

他承認當時他跟亨特拜登等人在華府是靠「遊說lobby」賺錢,後來因為遊說這名稱不好聽,他們都轉換了名稱,叫自己是 strategic advisory 「策略性顧問」,阿柴跟主持人都承認,只是換個好聽的名字,工作性質是一樣的。

這公司靠著有太子黨人,加上跟民主黨的關係,生意越做越大,甚至在國際都搞出名聲。那時阿柴先在國際拉生意,認識了烏克蘭的能源公司Burisma 的老闆兼 CEO 米可拉羅且夫斯基 Mykola Zlochevsky,跟公司高層(秘書) Vadym Pozharskyi。當時米可拉介紹他認識波蘭總統 Alexsander Kwasniewski 亞歷山大。亞歷山大那時已是Burisma董事之一,他們見面後,亞歷山大建議他加入Burisma 董事局。所以他比亨特還先獲邀成為Burisma 董事(2014年三月)。不過他說他很清楚,他被邀請也因為他跟華盛頓權力中心(太子黨)接近之故。

之後Burisma 方面說得很清楚,需要有在華盛頓的公司幫他們「照顧Burisma的利益」,所以很快就將亨特也邀請到董事局。也就在這時漢茲認為「不妥」退出了這公司。阿柴也承認,華盛頓有許多有歷史的遊說公司,Burisma 挑選他們就因為這時拜登是副總統之故。至於Burisma 的利益就是,他們正面臨烏克蘭政府的首席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加緊調查肅貪,而 Burisma 是最大目標。

當他跟亨特第一次一起跟米可拉等人在義大利的 Lake Como 見面時,他第一次體會到亨特拜登的身分價值被對方看重。那一次見面,對方也提起休金的名字,據阿柴所知,休金查出很多米可拉的存款來處不明,之後就扣押了米可拉在烏克蘭的產業,所以之後米可拉就沒有再回國。他們明言休金是 Burisma 的最大威脅。

之後美國的一個智囊組織Atlantic Council 就刊出文章攻擊休金,我記得當時很多新聞報導都說休金本人貪腐,連國際法庭都要調查他。之後就是拜登(副總統)拿著奧巴馬給烏克蘭的十億美金經援,到烏克蘭去威脅烏克蘭總統立即開除休金,否則他會取消這十億元援助金的事件。結果休金被開除了。

阿柴在訪問中說,當時他們的說詞是:「休金是被人控制的,他對 Burisma 很不利。現在他被除去了。」他承認「現在回想起來很有問題。|

(不過今天拜登及民主黨改了說詞,說他們堅持撤換休金是因為他肅貪不力,不再提他貪汙的事,證明他們過去的攻擊完全是栽贓嫁禍,現任的烏克蘭政府都不再支持這說法。也證明奧巴馬是一個大白癡。而所謂的智囊機構Atlantic Council根本是民主黨的傳聲筒。)

阿柴強調,沒有拜登父子這招牌,Burisma 不可能生存這樣久。他說他知道米可拉他們不斷地施加壓力,要確定亨特與他父親的關係,這就是那些「會議中間打電話」的原因。後來米可拉的秘書 Vadym Pozharskyi 多次提出要求,要跟拜登見面,於是他們果然在(2015)在華府的Café Milano 見面。他說:這就是權力管道的重要性。

他說,後來亨特拜登在Burisma 做董事的事成為新聞焦點,加上奧巴馬政府下台後,拜登不再是副總統,據說亨特拜登的薪水被減半。之後拜登宣布競選總統 (2019),亨特就辭去了 Burisma 的董事身分。全部證明他的「價值」只在於他的父親這招牌。

阿柴說他們在 Burisma 那裏賺了不少錢,他跟亨特每人每年一百萬元。此外還有很多貴重禮物,包括貴價手錶,但他不知道最後到了誰的手裡。之後發生他自己的官司(侵吞原住民社區六千萬元),他被拜登家族切斷關係。現在他認為他生命最大的錯誤,就是跟亨特拜登的牽連,他說如果他從未見過亨特,他的處境會比現在好。這句話可以看出他對拜登家族的不滿。

最後說到拜登一再聲明他不知道兒子在外面做些甚麼生意,阿柴說這是完全的謊言。絕對不是事實。他說的事實已經證明拜登不僅知道兒子的生意,而且跟兒子的生意合夥人見過面。

最後要說,民主黨到現在還在說,拜登在兒子談生意時以電話跟他聯絡的事情,只證明他是跟兒子閒聊,順便跟對方寒暄,談天氣。想想看,如果是川普這樣做,不要說有 20次之多,只要一次,他就可能被彈劾了。

 

08/06/2023星期日

你能夠想像舉辦一個有關Harry Potter 的展覽,完全不提這系列書籍的作者J. K. Rowling嗎?居然有一個博物館這樣做了。西雅圖(極左地區)的Museum of Pop Culture 目前正在舉辦Harry Potter 的展覽,但是決定完全抹煞Rowling 這個人,連她的名字都不提。

 

 

 

 

 

我們都聽說過去幾年,J. K. Rowling 因為說過:男人不可能有月經,男人不會生孩子…這樣的話,被自由派組織封殺了。雖然Rowling 一直都是他們自由派陣營的人。他們指責她是transphobic 變性者恐懼症。這一次展覽的負責人Chris Moore 昨天就發表了一封冗長的個人柏克,解釋他這決定。他說:這個人this certain person 經常表達她的超級仇視,以及分化的觀點,不容忽視…她的變性者恐懼症越來越公開明顯,我們也不能忽視她的其他問題,例如小說中角色的反猶太性格,種族定型,對胖子的嘲笑,缺乏LGBTQIA+ 角色及代表性,…等等。

Chris Moore 自稱是變性者,並使用he/they 的代名詞。他批評Harry Potter 的世界是一個冷酷的,沒心肝的,沒有樂趣的世界,而他指出這性格不只存在於書中人物Dementor,所以很明顯是在說作者J. K. Rowling本人。奇怪的是,如果你認為書中角色就代表Rowling 本人,你幹嘛要「展覽」這些角色?她塑造的角色是可以展覽的,推廣的,但是塑造他們的人卻必須封殺?

事實是,Rowling 過去已經低頭了,她公開聲明她百分之百支持變性社區,完全尊重他們選擇的代名詞,並希望他們的生活都更舒服,更無憂慮。但是即使這樣,變性社區還是不願意容忍她。再度證明了這個社區的仇恨心態,他們要求其他人的百分之百的寬容,自己卻連0.1%的不順眼都不肯寬容。他們推廣的不只是單一的「被接受」,他們的目標是侵占,同化,要擊破原有的傳統,文化,社會,要用自己來取代。

 

08/04/2023星期五

華盛頓郵報本周報導,說前總統奧巴馬上個月底到白宮,對拜登表達了他的擔憂,說川普仍然有一群忠實的擁護者,並認為他將是比民主黨知道得更為有實力的候選人,很有機會再當選。他還說,這都是因為美國現在兩極分裂,以及在美國存在著對川普友善的保守派媒體之故。還說他會盡全力幫助拜登當選。

 

 

 

 

 

 

美國民主黨跟媒體一再表達了不了解,何以這個「兩度被彈劾、三度被起訴」的前總統,仍然有這樣多支持者?這幾天聽見主流媒體的許多評論員用了更大力度的言語攻擊川普,說他是一個cult 的集團領袖,他的支持者不論他做了甚麼還是支持他。並誇大這次起訴的威力,說這是世紀大審判,任何人在這樣的罪名下都不應當再存在於政壇。那個前任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甚至說:他們是一個cult,我們不應當允許cult在這國家存在。

沒有聽到他們提起拜登拿著納稅人十億美元現金,去逼使烏克蘭總統開除一個正在調查貪汙的檢察官。原因是這檢察官正在調查剛剛聘請他的兒子(亨特)做董事的能源公司。

據說奧巴馬關心的不是拜登的實力political abilities,而是川普緊緊地將共和黨掌握在手中。這就是不知自己檢討,只願意在對方身上找錯處。

左傾雜誌 Vanity Fair 昨天在一篇分析文章中透露了一絲希望,他們引用左傾的民調公司FiveThirtyEight 的調查,說如果川普在明年投票日(十一月五日)之前被定罪,選民支持他的會減少。如果他在那一天之前被判刑(入獄) 的話,願意投票給他的更少。所以現在他們就將希望放在「川普在大選之前被定罪及判刑」。而且說這一次的控罪中有兩項最高刑期是20年,似乎迫不及待的要他坐牢。你說說這是甚麼心態?川普完全說對了,這是:選舉選不過你就用司法來起訴你。這是違反憲法的。但是在全國痛恨川普的心態下,怎麼做都不算違法。

所以你如果以為2020 年大選民主黨人的手段夠骯髒:大選前民主黨的關鍵州通過修改選舉法,允許空白選票滿天飛,以及集體代為投票;允許無限期的點票;封殺任何對民主黨不利新聞,下令社交網路合作封殺亨特拜登電腦新聞,集合51位前情報人員集體謊說這電腦是川普跟俄羅斯搞出來的陰謀;Facebook 的扎克伯格一個人就花了四億多美元幫助各地關鍵州、市政府的選舉機制,確保民主黨獲勝等等…

 

08/04/2023星期五

亨特拜登可以說是最沒有家教的(53歲的)成年孩子。他的認罪協議只能說包含了他做的非法事的一小部分,(所以被叫作是sweetheart 協議,所以被法官批駁了。)之後拜登就叫他跟在自己身邊,寸步不離,意思是說:我保護你,看他們能怎樣。每天看新聞畫面,亨特也跟在父親後面亦步亦趨,出入還有祕密警察貼身保護,

最近看到新聞,原來亨特跟妻子在2021 年離開他們在加州Venice Beach 運河邊租用的一間貴價別墅之前,不僅將房屋弄得髒亂不堪,還欠了三個月的房租將近八萬美金。

他們只住了半年,所以說有一半時間沒有交房租。(下圖,這間房子有3,375平方尺,據報成交價390萬元。)

 

 

 

 

 

 

 

據認識這間別墅主人的人說,亨特跟他的太太(還有一個剛出生不久的男孩Beau )住在這房間時,態度惡劣,為了(不給) 房租跟屋主多次爭吵。搬走時房間也被破壞,最後屋主以比購買時還低一百萬元的價格出售。

據Daily Mail 的報導,亨特的妻子,37歲的Melissa 態度惡劣,覺得甚麼都是自己應得的。他們破壞了一套音響系統,當有人來修理時,卻蠻不講理不跟對方合作。

這個屋主是有機食品連鎖餐廳Sweetgreen 的CEO Jonathan Neman,據說他事後花了不少錢整修房子,但因為對方是亨特拜登就沒有聲張,何況他說他也不缺這筆錢,鬧開了大家尷尬。

現在我們更從亨特拜登合作十多年的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 那裏聽到,說亨特跟他在海外「出售」亨特在華盛頓的「關係」,收入經常數以百萬元計。亨特拜登在其中一封電郵中甚至說:「介紹費一年一千萬元」,介紹誰,當然是他父親。阿柴說,亨特是「這方面」的專家,經常在跟外國富豪談生意時,一個電話接給父親,父親(拜登)只要寒暄幾句,生意就成交了。這樣的電話超過二十次。

但是後來阿柴也跟亨特鬧翻了。因為他見到亨特做了那麼多被認為違法的事,卻得到「甜心協議,不用坐牢,而他也犯了事,拜登家族曾經保證他不會有大問題,他卻被判刑一年,加上罰款六千萬元。他沒有看懂的是:你幫助他們是應當的,不應當反過來希望他們也幫你。有多少人跟富豪「做朋友」佔到便宜的?阿柴自己跟Tucker Carlson 說:當你跟太陽靠得太近,難免被灼傷。

另一個被拜登家族利用的是,他們在跟中國華信CEFC 合作時,在美國請的總經理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最初見面時拜登也將他當作親密的晚輩,但是很快他就發現,當初談好的酬庸他沒有分,所有的匯款都到了亨特的戶口。他說每次到國外談生意,他都是自己出機票,到頭來連渣都得不到。

我們都聽說太子黨靠父蔭不勞而獲,但很少聽到太子黨一路踩著朋友,之後將朋友拋棄。

Daily Mail 新聞中說,亨特妻子的氣焰更高,認為自己理該獲得,真是物以類聚。還有,亨特被聯邦調查局調查了五年,卻只起訴他三項不用坐牢的輕罪,據說大半年前檢控官就已經願意跟他達成認罪協議(新聞都說了),但是拖了那麼久,都因為亨特堅持不坐牢。其實如果他當時願意接受那協議,那時稅務部IRS 的吹哨人還未出現,FBI 線人的FD-1023 也未出現,他的協議順水推舟,哪裡會遇到被法官批駁的後果?

現在情況也一樣,拜登跟亨特貪腐的證據越來越多,而且彼此呼應,但是他們還在否認,打壓,甚至用全力打擊政敵川普,以為這樣做就可以蓋過自己的更大罪過,真的嗎?等著瞧。

 

08/03/2023星期四

共和黨的眾議院今天公布了,亨特拜登多年合夥人阿柴Devon Archer 星期一在國會監督委員會閉門訪談的四小時談話全文,這一次效率很高。證實了前幾天洩露出來的內容,而且多了細節跟實質內容。但是如預期的,媒體全部的眼光都在川普出庭,有意的忽視這新聞,(除了少數的保守派媒體),不過不用擔心,這些證據現在堆積如山,總有一天全部引爆,到時民主黨不得不「看見了」。

現在共和黨眾議院醞釀對拜登展開「彈劾聽證」impeachment inquiry,議長麥卡錫強調彈劾聽證不是正式彈劾,不過可以更快速的取得證據。不像現在逐一由證人那裡得來。但是媒體跟民主黨就用這來譴責共和黨不幹正經事,只會找拜登麻煩。(這話聽來耳熟嗎?他們又在說自己。)

據說眾議院的共和黨人下星期就會公開調查拜登家族銀行帳戶的最新消息,不知他們在12 間銀行中得到多少間銀行的資料,(這些銀行使用所有推拖扭捏的技巧,就是不肯交出。幾乎每一間銀行都要經過法院的傳票程序,才肯交出。)

其實任何一個熟識新聞的人都已經知道,拜登父子利用權勢謀取個人利益的證據已經堆積如山,其實最主要證據都是他們自己透露出來的,包括拜登在電視機前吹噓:「我拿了十億元的經濟援助,叫他們在我上飛機之前開除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我說我還有六小時上飛機,他們說你沒有這權力,我說我有,叫他們打電話給奧巴馬,結果他們將那個SOB 開除了。」現在經由阿柴的供詞,印證了聯邦調查局的線人證據FD-1023,知道烏克蘭Burisma 能源公司以五百萬元聘請亨特拜登進入董事局,(以及另外五百萬元給拜登本人還待證實),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拜登幫他們除去休金,因為休金正在調查他們的貪腐。這些都是鐵證如山的證據。

當拜登的司法部雷厲風行起訴川普時,共和黨這邊抽絲剝繭的堆積證據。總有那麼一刻,那些證據會自己引爆。

 

08/03/2023星期四

川普第三次被起訴(形式上的逮捕)後第三次出庭,所有媒體又照例的出動轉播車從他離開新澤西的家開始,電視攝影機就一直跟著他的車隊,直播到他的車隊到Newark 機場,上了飛機之後,有些電視台(好像CNN) 甚至從空中轉播那架飛機,一直沒停過,之後川普在華盛頓的雷根機場下飛機,攝影機還是跟著車隊到華盛頓的法院。這已經三次了,他們還樂此不疲。(下:川普今天出現在華府機場的機艙門。)

 

 

 

 

 

 

 

但是當川普走進法院之後,川普的私人律師Alina Habba 出來跟媒體說話時,轉過去CNN 他們卻不轉播了,雖然仍然在談川普被控的罪名的事,卻將這天直到當時唯一在現場發言的當事人之一封殺了。不僅如此,當川普從法院中出來上飛機之前發表的簡短談話,這是他當天唯一的講話,CNN跟MSNBC居然也都沒有轉播,這都顯示他們完全不肯讓他們的觀眾聽到一句「另一邊」的聲音。這些不是媒體,這些是某一政黨的職業打手。

據說,今日庭訊由裁判官 Moxila Upadhaya 聽從檢控官Jack Smith 要求快速審訊,將開庭日期訂在八月28日,川普的律師說是開玩笑,將會挑戰。此外這位裁判官對四項控罪訂下最高刑期及罰款額,第一項是最高刑期五年,罰款25萬元;第二及第三項的最高刑期都是20年,罰款也是最高25萬元。第四項刑期10 年,最高罰款25萬元。以上都可以分開或是同時執行。這表示最高刑期達到55年。(下圖:川普今日在法庭,對所有指控都不認罪。) 

 

 

 

 

 

 

 

盡管現在只有檢控官的起訴書,只代表沒有證實的罪狀,但是所有的媒體已經當起訴書是證實的罪狀。而且鋪天蓋地的要讀者跟觀眾相信。加拿大CBC 的大標題是:為什麼這一次川普的罪名是最嚴重的。打開電視跳出來一篇文章,是美聯社AP 發的,但是經由加通社Canada Press 大力轉載。標題是:到現在共和黨還是不敢批評川普,說這只會助長川普在2024 年的聲勢。

這是甚麼意思?川普被定罪了嗎?文章裡面指責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到現在出奇的沉默,甚至說,見不到當川普因為一月六日事件被彈劾時,那些挺身而出向川普挑戰的共和黨人。所以很明顯共和黨的團結讓他們失望。(事實是共和黨內跟川普唱反調的人相當多,只是他們還不覺得滿意。)

這篇文章漏洞百出,其中一段說:這份45頁的起訴書被權威歷史學者形容為「(川普) 破壞美國民主的典型作為」,之後就說麥卡錫卻有不同的看法,說這是要「轉移大家對目前新聞的注意力」,但是通篇文章沒有提這個「目前新聞」到底是甚麼。提都不敢提嗎?沒有提亨特拜登做的那些非法行為,沒有提阿柴的名字,這豈不是欲蓋彌彰?

之後說到「共和黨的國會目前轉移他們的注意力,調查拜登的兒子亨特的一些家庭財務問題。」我的天,那麼嚴重的貪污問題,居然一筆帶過說是他們的「家庭財務問題」over the family finances。這就是美國媒體的現在面貌。川普大聲說他不相信2020 年的大選結果,就要被司法部一再調查、起訴,但是拜登父子可以在全世界去敲詐,而且入了口袋數千萬元,而且是經由全世界的銀行再轉帳到他們二十多間空殼公司的戶口,卻輕描淡寫說是家庭財務?(眾議院下周就會公開這些轉帳紀錄,拭目以待。)

這篇文章說,川普攪亂了美國延續了130 年的政權和平轉移的民主過程,這是事實。過去也發生過選舉糾紛,但是那些委屈落敗的都忍氣吞聲,最著名的例子是1960 年的大選,當時的副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 以歷史上最小的差距落敗給民主黨的約翰甘迺迪John F. Kennedy。雙方在全國相差的票數僅十一萬餘,其中好多個關鍵州的差距僅幾千票。特別是大州之一的伊利諾州,雙方只差八千票。而且伊利諾州由民主黨的戴利Daley 家族操控,他們是甘迺迪父親的好朋友,當時還阻止共和黨選區繼續點票,作弊情況非常明顯。當時的總統艾森豪將軍就主張挑戰選舉結果,還對尼克森說他願意讓共和黨負責出錢挑戰,但是尼克森非常講理的說,這樣的挑戰會撕裂國家,他說他還年輕,可以以後再來過。結果他在八年後捲土重來,當了總統。但是他這樣明理有用嗎?美國的左派媒體還是當他是邪惡的人,沒有一天放過他,就像今天對付川普一樣的對付他,最後以一件小小的水門案,硬是將他逼下台。

川普今天是從尼克森身上學到教訓,你忍讓的後果是一樣的,為什麼要忍讓?很多川普的粉絲也是因為他這種不願被挨打的態度支持他。過去太多共和黨人挨打之後不會還手,川普是唯一的一個。我們都見到,他再不還手,保守派就等於全面投降了。

 

08/03/2023星期四

你永遠想像不到那些鼓吹變性的族群下一步會做甚麼,他們似乎要將「我們」都嚇死才滿意。英國的貴價咖啡品牌Costa 最近使用一個漫畫形式的變性男人做宣傳廣告(下圖),特色是他的胸部有割除雙乳的痕跡。這是甚麼樣的想法?鼓吹女人割除雙乳做男人?

 

 

 

 

 

 

 

這個宣傳廣告立即引起了網民的攻擊,說是變態的鼓吹女性變男性的技巧。在受到攻擊後,Costa 發表聲明,解釋這廣告只是為了去年參與慶祝英國Brighton跟Hove 的自豪月,而設計的。並說是為了慶祝他們顧客的多元化,同時很驕傲的不會改變。

根據多個統計,目前變性人在英美等國家所佔人口大大低於0.1%,但是這些大公司卻紛紛慶祝這個看不到的族群,還要大辣辣地將這個手術刀痕放大擺在你的眼前。這不是洗腦是甚麼?(據說這圖案最初被人見到時,是畫在Costa 送貨的大貨車車身上的,在英國市區滿街走。)

Costa 咖啡不是單一例子,著名的Dr. Martens 鞋店早已將同樣的圖案畫在他們的皮鞋上,這些鞋子及圖案出現在該公司的網路宣傳上,雖然不是對公眾發售,卻很顯著的作為該公司的宣傳,並且贈送給社區人士。(下圖:Dr. Martens 的各種割除雙乳變性者的圖案。)

 

 

 

 

 

 

 

Dr. Martens 過去已經將有彩虹圖案的鞋子,寫著Trans Joy,Queer Love 字樣的皮鞋大大推廣。現在更公然鼓吹少女割除雙乳。在受到攻擊後,Dr. Martens 宣稱他們一向擁抱多元族群,還說他們的廣告是針對18 歲以上的成年人。然而誰都知道今天的媒體廣告無孔不入,你能擔保18歲以下的青少年看不見?真是自欺欺人。

但是在網上,每出現一個攻擊這類變態作為的網文,也會立即有一個支持的網文,攻擊這些反對者都是trans-phobic 變性恐懼者,會助長針對變性者的暴力行為。

再說到對兒童洗腦,一個電子遊戲The Sims 4 也公開宣布,他們的遊戲允許玩家挑選的角色,包括一個割除雙乳的變性人,以及一個將胸部綑綁(阻止繼續發育)的看不出性別的人。The Sims 4 較早前已經在遊戲中允許玩家選擇代名詞They/Them 以代表性別不明朗者。(下圖:The Sims 4 的幾個角色選擇,還有一個性別不明的角色。)

 

 

 

 

 

 

The Sims 4 自稱是「終極的模擬人生的遊戲」,這表示玩家可以將自己跟朋友代入遊戲之中。而你將這些變性的,性別不明確的人當作遊戲中的角色,就是幫助推廣這些性別。而這遊戲的對象極大多數是兒童。

有多少家長知道,你的子女現在受到的是這種無處不在的惡性洗腦的魔爪。

 

08/02/2023星期三

那個阿柴似乎是豁出去了,他在昨天坐下來跟 (前Fox News 主持人) 卡森Tucker Carlson 談了一個多小時,其中上半部已經在今天在推特網站公布。這些談話內容引申並證實了他跟國會訪談的內容。包括他跟亨特拜登在外國跟商業夥伴談生意時,亨特會打電話找到父親加入談話。他說拜登應當知道這些談話的性質。他說亨特向外國生意夥伴出售的是華盛頓的「管道」,最大本錢就是他的父親。他也證實了,他跟亨特在2010 年就到中國去鋪路,等到2013 年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到中國官式訪問時,他們的合夥生意就水到渠成。最後他也證實了拜登曾經跟俄羅斯兩位億萬富翁一起晚餐,之後他們經由亨特的公司在美國採購地皮。(大家上網就可以看到這訪問) (下圖:阿柴接受卡森訪問。)

 

 

 

 

 

 

阿柴Devon Archer 在Carlson 的訪問中說,他跟亨特拜登合夥做生意十多年,早在2010 年就開始了,那年四月他跟亨特拜登飛去北京,還有祕密警察跟隨。在那裏三天,跟多位中共的財經界高層見面。那一次他說是經過麻省波士頓著名的地頭蛇 James Bulger 介紹(他屬於當地一個犯罪家族),在大陸認識了台灣富商林俊良Michael Lin,以及富商車峰,金融界的李祥生等人。

(這裡要解釋,當時應當還有參議員,後來的國務卿,以及現在的能源特使克里John Kerry 的繼子  Christopher Heniz,但是因為Heniz 後來退出這公司,大家不再提他的名字,又是為了保護他。還有聽說James Bulger 也收到國會傳訊,即將到國會作證。)

之後在2011年一月,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訪問華府,亨特跟阿柴都被邀請,(他說是亨特堅持要白宮將他的名字也加進去,還有電郵証實。)午餐之後拜登就寫了一封信給阿柴,上面寫:抱歉昨天沒時間跟你談話,我當時無法從胡主席身邊抽身,希望很快有機會再見到你跟亨特,希望你對午餐滿意,多謝你能來。(下圖)

 

這封信顯示,拜登很重視兒子的這個生意夥伴。(這讓人想起亨特另一個生意夥伴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他在跟拜登見面時,拜登也要他多多照顧兒子。)

阿柴說,那次午餐之後他電郵給亨特一些sovereign targets,就是可以做生意的國家,他當時寫了:中國,土耳其,墨西哥,印度,塞爾維亞等十多個國家。卡森問他他們出售的是甚麼?阿柴說他們成立了諮詢公司,提供的是在美國的regulatory environment,他解釋「說穿了就是selling access 出售管道。今天華爾街很多人就是做這個,只是他們不明說。而他(亨特)就是這方面高手。」

阿柴說到他們在海外談生意時,經常一個電話就打給拜登。其中一次是在巴黎跟法國一間能源公司代表晚餐,還有一次是跟李祥生Jonathan Li一起,他們將李祥生介紹給拜登之後,他們合夥的渤海華美公司BHR Partners 就正式立案成立。

阿柴說,類似的「電話參與」發生二十多次,這很明顯,會議對方都要知道確實有美國副總統的「知道」才願意成交,這也是阿柴的意思。但是今天民主黨解釋拜登只是每天都跟兒子通話,所以當兒子的電話打過來他當然要跟「兒子的朋友」寒暄,而且他們根據阿柴的描述說,拜登只不過是談天氣。你相信嗎?­他要我們都相信,拜登在跟兒子的朋友寒暄時,都不問他們是甚麼人,也從來不問兒子在跟誰做生意?這是純粹的渾水摸魚。

阿柴在訪問中說:我可以肯定說,在某些晚餐跟會議中,他(拜登)知道對方是生意夥伴business associates。他說:我不知道是否事先安排,不過電話中聽到副總統的聲音確實很震撼。他說,他們出售的是Biden brand (拜登這品牌),之後他承認:現在回頭看,這也算是濫用軟權力abuse of soft power。

另外他說到,亨特也爭取跟俄羅斯的富豪做生意,包括億萬富翁Vladimir Yevtushenkov,以及前莫斯科市長的遺孀Yelena Baturina,後者後來經由他們的公司在美國買了幾千萬元的物業。Baturina 還電匯350 萬元到他們的帳戶。這筆錢後來也被稅務部IRS 追查,但到目前沒有做出指控(逃稅及洗錢)。阿柴說,拜登本人在2015 年四月還跟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的高層Vadym Pozharskyi以及Baturina 一起在華盛頓的Café Milano晚餐,證明拜登跟兒子的生意夥伴見過面。而拜登因為烏克蘭戰爭對2,500 俄羅斯富豪進行經濟制裁,但是Yevtushenkov跟Baturina 兩人一直都不在制裁名單上。

卡森說:美國副總統是不能跟外國政府做生意的。阿柴說:他不知道。但是承認拜登但是承認拜登「做了」。

過去多年來,自從拜登開始角逐總統之後,每一次被問到這問題時都說:我從來沒有跟兒子談過他在海外的生意;我從來沒不知道兒子跟家人做甚麼生意;我甚至不知道他在烏克蘭能源公司做董事;我的兒子沒有從外國那裏拿過一毛錢,只有他(川普)才從外國那裏賺錢。

卡森有問到阿柴,為什麼現在會出來說話,他說:「最初我認為能夠在華盛頓找到這樣的管道是中了頭獎,不過經過這麼多日子,好像太接近太陽就會被太陽灼傷。」明顯聽出了他的不滿。據紐約郵報的 Miranda Devine 說,自從他在去年因為詐欺原住民保留區的案子被裁決要坐牢一年,及罰款六千萬元之後,他就感到自己被拜登家庭背棄了。特別是在亨特拜登的「認罪協議」之後,見到亨特可以一天牢都不用坐,心中更是忿忿不平,所以終於同意眾議院的傳調,現在更接受訪問。

拜登這犯罪一夥可能以為用起訴川普這一招可以掩飾自己的犯罪事實,不過共和黨那邊經過這樣的層層剝繭,終有一天讓更多人知道真相。始終不想說「壞事做得這樣多,會有報應的。」只要對得起良心就夠。

 

08/02/2023星期三

拜登司法部第二次起訴川普的新聞,果然摧毀了亨特拜登老友記阿柴Devon Archer 在國會眾議院提供的具殺傷力證供的威力,美國新聞台24 小時不停的報導川普新聞,甚至目前已經見到好幾十架電視攝影機守候在華盛頓的法院門外,這包括好幾個加拿大電視台,甚至一些其他歐洲及澳洲國家的電視攝影機在內。

見到加拿大國營電視台CBC 的Katie Simpson 很嚴肅的站在法院外面說:再過24 小時川普就要在這裡出現,這將是他第三次被逮捕,我相信會是地毯式的wall to wall 報導…

這個Simpson就是當年跟一大群記者每天包圍在多倫多市長福特Rob Ford 旁邊,終於將他害死的記者之一,這些人後來都獲得大大的升遷。(另一個是星報的Daniel Dale,他因此成名被CNN 網羅了去,也是每天針對川普。)

見到加拿大新聞台每一小時播一次川普被起訴,被捕的新聞,除了新聞還有專人分析,每一次都有半小時,甚至蓋過了總理杜魯多跟妻子分居的新聞。因為那新聞沒甚麼好說的,都說要「顧及隱私」,所以就集中痛罵川普。電台更是每半小時播報一次,用的內容都是引述美國電台的內容,說川普戀棧權位,不肯下台,企圖改變選舉結果,叫手下在五個州阻止公布選舉結果,結果沒有一個州聽他的…。事實是,他在那五個州是提出法律挑戰,這是他的憲法權利。何況在每一個國家,在被定罪之前被告都是無罪的,但是現在媒體的報導是當他已經有罪了。聽到CNN 的主持跟評論員一個個咬牙切齒的說:這是憲法的勝利,美國自從珍珠港事件,九一一事件,再輪到川普,都是要搗碎美國的民主基石;還有人說:川普從來沒有顧及美國的民主,美國的憲法,這次起訴是最振奮人心的,期待已久的法律行動…

這明顯是要用輿論來審判。見到其中一個網頁,特大的標題(下圖),暗示川普要坐牢五百多年,上面的相片是以前媒體製作的,川普穿了囚衣的相片。還說喬治亞州已經準備起訴川普,當地警察局長還宣稱要讓川普拍犯人拍的mug shot 嫌犯相片。這就是他們等待已久的,以後他們就可以來做封面,可以每天用,用來做襯衫上的相片,茶杯相片…………

 

 

 

 

 

 

我這裡說的「實情」沒有見到一個媒體談起。檢控官史密斯Jack Smith 每一次在拜登家族出現巨大負面新聞時,就以「起訴川普」來遮掩,之後媒體全力配合。不是我一個人說,有太多的證據。媒體找到去年十一月,拜登在G7 會議中被一個美國記者問到,如果川普角逐2024 年總統,「你有甚麼辦法,向美國的盟友保證這位前總統不會回來,特別因為他領導的運動現在很強…阻止他重新掌權?」(這是那個記者的問題,多麼荒謬。)當時拜登這樣回答:「我們必須顯示他不會再掌權,如果他再選,我會確保他,在合乎憲法的努力下,他不會再成為下屆總統。」這就是民主黨人跟媒體一唱一和,而且是在全世界人的面前,「保證不要讓川普再當選」,他們究竟知不知道美國憲法是怎麼寫的?

現在拜登一夥人用的就是他們自以為的「合乎憲法」的手段,一次又一次的起訴他,一次不夠,過幾天再加料,從37項罪名加到40項,現在三次起訴已經有一百多項了,大家看他們還會加多多少項。

而拜登現在就每天坐在沙灘上曬太陽,他根本不用競選,自有媒體幫他去打仗。

見到加拿大CBC 訪問一個美國的評論員,他「語重心長」的說:「我希望你們加拿大不會變成好像我們美國,兩派人仇視得厲害,這不是很正常的現象,對國家沒有好處。」但是他將這責任全部放在川普身上,好像沒有川普這樣的現象就不會發生。事實是,這現象都從川普出現在政壇開始,大家拿出以前的新聞再回頭看,他們怎麼開始用假情報整肅他,如何每一天謾罵他?有哪一個總統被調查那麼多,彈劾那麼多,起訴那麼多?現在將這些摩擦的責任都放在他身上?

 

08/01/2023星期二

拜登的司法部果然在他們的親信阿柴Devon Archer 於國會提出供詞後的第二天,起訴川普新的罪名。昨天說過,過去一個多月每當拜登家族遭遇重大指控、法律挫折的第二天,檢察官史密斯Jack Smith 就起訴川普。一次兩次可以說是巧合,但是三次?

這一次川普被起訴的是有關2021 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但是非常奇怪也意外的是,這次被起訴的四項罪名居然沒有一項是與「鼓動群眾闖入國會」的罪名有關,這是他們過去一年多說得最多的川普罪狀,難道是要再等到拜登家族有更大挫折時才提出?(或是他們根本沒有直接證據。)

而這次川普被起訴的罪名也非常奇怪,因為都是很難建立罪名,很難告得進的,而且與美國的憲法精神基本上背道而馳。好像說,他被控「明知情況還做不實的宣告,說選舉有欺詐fraud,以爭取自己不必下台」。一方面誰都可以大聲叫喊選舉不公,至於說有詐欺。直到現在希拉里 Hillary Clinton 還在電視上說她的2016 年選舉是被偷去的,說誰都知道川普是非法總統。民主黨人也是直到現在還有人說2000 年的大選民主黨的高爾 Al Gore 是被騙去了當選機會。何況,你怎麼知道川普是「明知」?

其中第三項指控中包括四個項目,說是因為他不服氣,阻止了選舉結果的程序 (各州認證選舉人票,拖了幾個小時) 等等,因此是詐欺美國政府。這些指控都很容易被推翻。不過這次被選中的法官是一位非常嚴厲,也是奧巴馬任命的民主黨法官Tanya Chutkan (下圖),她曾在亨特拜登成立的法律事務所工作,過去她審訊過好幾位因為一月六日闖入國會被控的(川普支持者),結果都被判重罰。據說她經常判的刑期甚至高過檢控官要求的刑期。而且一旦進入陪審團程序,華盛頓區域的居民中已經知道每次大選投票給民主黨的比例都超過92%。對川普十分不利。

 

 

不過川普也不用害怕,因為盡管史密斯說要尋求快速審訊,這些案子都很難在大選前進入審訊階段,在此期間他仍然可以競選。其次即使他敗訴,都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訴,勝訴的機會很大,因為表面上看這些指控很難過得了憲法那一關。再說如果川普勝選,他可以特赦自己。拜登的司法部只是要打擊他,讓他日子不好過,讓他無法競選,讓媒體可以每天用來攻擊他。今天聽見主媒全部都一臉嚴肅,說這些指控是非常嚴重的、歷史性的指控。

史密斯在今天的指控書(45頁)中,指出有六個人將跟川普一同被起訴,但是沒有寫出名字,(可能又要等到拜登家族有困難時宣布),不過據起訴書中的描述,其中好多人是呼之欲出,他們包括川普的私人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川普的前律師John Eastman,Sidney Powell,以及另外幾位律師。

留心新聞的人都見到了,川普從2016 年出來角逐總統就不停地被司法部及各地檢察官調查,起訴。他只要稍微做了犯法的事,今天早已經坐牢了。但是他的律師費已經到了天文數字。而他身邊的人呢?也都不是被調查,就是被起訴,其中不少坐了牢。連一月六日闖國會的都已經有一千人被捕,他們全部都要付律師費,不少將房屋抵押,甚至賣了房子,甚至要舉債。而檢察官那邊也花了上億 (單單穆勒調查就花了3,500萬元),但是那些都是納稅人出錢。

這兩天媒體大作文章,說川普用競選經費支付法律費用,現在共和黨內與川普角逐提名的候選人(好像那個新澤西州前州長Chris Christie) 叫囂,要川普賣掉紐約川普大樓,將這筆錢還給他自己的競選總部。共和黨人有一半民主黨人的團結,都不要擔心以後的競選會失敗。

 

08/01/2023星期二

果然,川普又被起訴了。那位司法部長任命的調查員史密斯 Jack Smith 再度起訴川普四項與干預選舉程序有關的罪名,並要川普在星期四出庭。而且起訴書中暗示未來還會有更多添加罪名。…(下左:Jack Smith,右:川普。)

 

 

 

 

 

 

這次的罪名包括:陰謀詐欺美國(選舉制度);干擾官方選舉過程;陰謀侵犯選舉權;宣稱選舉存在舞弊,但明知這選舉沒有舞弊;…稍後史密斯自己出來講話,說這些罪行跟2021 年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有關。同案還有六名沒有說明身分的被告。

現在很明顯看到,美國司法部準備一點一滴的每隔幾天起訴川普幾項罪名,讓美國的媒體有新聞日以繼夜的報導,並且讓拜登的負面新聞被掃到一邊去。川普自己在今天下午稍早時在TruthSocial 上宣布,他將被起訴,並稱,史密斯跟司法部此舉,目的就是要配合拜登的負面新聞,抵銷對拜登的打擊。

但是這樣做會奏效嗎?選民看到你每隔幾天逮捕他一次,就像「狼來了」,不是開玩笑嗎?而且他是前總統,而且你越是捉他,老百姓越是支持他,到時候不好看的不是他,是你們。

這讓我想到,很多事情在一般人想像中是不可能,不應當發生的,所以當發生時就認為必有其原因。因為大家以自己做標準,我不會這樣做,所以他們也不可能這樣做。就為他們設想原因。

這可以套用到川普一再被民主黨的司法部門起訴罪名。多數人不會相信,拜登的司法部門,民主黨的檢察官會利用「起訴川普」作為阻止他競選2024 年總統的手法,對於川普這樣說,也持懷疑態度。但是事實一再擺在眼前,特別是最近,每當拜登那邊的醜事要被揭發時,這位檢察官(調查員) Jack Smith 就宣布起訴川普的新的罪名。這樣做不嫌醜嗎?

上個月八號當共和黨眾議院宣布將開記者會公布FD-1023 文件內容時,這位史密斯就臨急臨忙的在第二天起訴川普私藏文件37項罪名,當天甚至沒有正式寫好起訴罪名,要第二天再補充。上星期三,亨特拜登的認罪協議意外的被聯邦法官推翻了,這位史密斯也立即在第二天宣布在私藏文件一事上,要起訴川普的花匠,跟加補川普三項罪名。現在亨特拜登過去的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跟拜登家族反面,在昨天提出了更有殺傷力的證據了,史密斯又在今天宣布起訴川普在一月六日國會騷動的罪名,而且又是起訴書只準備了一半。怎麼做得那麼明顯都不怕的?

而且你說他散布競選有fraud 的謊言,你能說那是謊言嗎?任何人了解2020 年大選前,民主黨跟媒體跟政府那麼多機構聯合起來,用非法手法打壓所有對拜登不利的新聞,你能說選舉沒有 fraud?而且以今日起訴的罪名,如果就包括了所有一月六日的騷動事件,這些罪名似乎沒有任何有實質份量的罪行。他們調查了川普兩年多,包括佩洛西的眾議院大張旗鼓的調查了將近兩年,只能寫出這幾個罪狀,包括川普說選舉有fraud 的謊言?比起拜登的謊言這些算甚麼?此外六名共同被告的姓名沒有公開,顯示有關文件還未完全準備好,為什麼要在這時趕著起訴?明顯又是為了對抗昨日阿柴作證對拜登的負面影響。

當然史密斯袖子裡還有其他法寶,他可以將一件案子分拆起訴,好像Mar-a-Lago 文件事件一樣,等到拜登再有危機出現時拿出來用。過去華盛頓一直都說:檢控官權力大得很,他們甚至可以起訴一個火腿三明治。這就是今天的曼哈頓的Alvin Bragg,跟司法部長嘉蘭任命的Jack Smith。不管有罪沒罪,起訴再說。華盛頓還有一句話:你將一團團爛泥丟在牆上,總有一坨不掉下來。這就是他們動輒起訴幾十項罪名的原因,只要一項成功了,對方就「罪名成立」,洗不脫了。輕則汙名在身,重則坐牢。

這些檢察官這樣做更大的作用是,所有媒體有了他們需要的新聞,可以將拜登醜聞、甚至非法行為都掃到一邊不理會。過去幾天,美國新聞鋪天蓋地都是川普的「不法」行為,左派媒體一個個口沫橫飛。沒有人顧及拜登那邊天大的發展。

 

08/01/2023星期二

奇蹟一樣的,川普現在天天都被起訴,美國的媒體也盡全力誇大這些被起訴的罪狀,但是他在黨內黨外的民調支持率還是有增無減。這讓他的政敵恨得牙癢癢,也百思不得其解。紐約時報昨天發表的民調,在共和黨選民中,川普一枝獨秀有54% 的支持率,第二位的佛羅里達州長僅有17%,兩人相距37% 之多,其他的候選人都在3% 以下。(下左:川普,右:迪山塔斯。)

 

 

 

 

 

 

迪山塔斯一直說,他比川普更有機會擊敗拜登,但是同一民調指出,共和黨人並不這樣想,58% 的人認為川普有機會擊敗拜登,只有28%的人認為迪山塔斯有機會擊敗拜登。

同一時間RealClearPolitics 的統計,也是川普以54% 領先,迪山塔斯只有18.4%支持,另外FiveThirtyEight的民調中,川普得到52.4%,迪山塔斯得到15.5%,這些民調結果這樣接近,證明可信度極高。

紐約時報的民調中,也在全國詢問選民在川普與拜登兩者選一時,結果是43%對43%,其實最近出現的一些全國民調,川普與拜登對壘時,不是均等就是川普領先。這讓支持民主黨的許多媒體緊張了。CNN 昨天就發表了一篇報導,說:川普再次當選的機會非常大。CNN的論據包括,2020 年大選時拜登是以4.5% 票數的差距擊敗川普,而且2020 年大選之前,川普沒有在任何一項(CNN 認可的) 民調中領先,而現在川普的民調顯示他的形勢比當時好很多。而且要知道,這些CNN自認「他們認可的」民調都是偏坦民主黨的。

 

 

 

 

 

 

最讓CNN訝異的是,川普現在面對多項司法部起訴行動,似乎驚訝這些起訴沒有起到作用。這證明了他們根本是要以起訴行動打擊川普的競選形勢。

如果美國的媒體夠誠實,他們必須承認川普是得到美國極大多數民眾支持的一個總統 (人民的總統)。因為在連續沒有停止的痛罵,攻擊的情況下,他還有這樣多的支持。而拜登那邊在媒體每天塗脂抹粉,掩飾罪行的包裝下,他只有34-39% 的支持度。

要知道川普的群眾基礎,只要看他的捐款人是誰。分析今年以來川普獲得的$4,400萬捐款總數中,82%來自於兩百元以下的捐款人。相對迪山塔斯,他的捐款人中只有17% 來自於小額捐款。而他的捐款中,71%來自於兩千元以上的捐款戶。

川普是一個稀有現象,他是億萬富翁,但是最得基礎民眾的支持。如果他是左派立場,早就被吹捧為人民領袖,人民英雄了。但因為他是保守派,所以他變成必須打倒的邪惡領袖,甚至被民主黨、希拉里冠以cult 邪教教主的封號。

 

08/01/2023星期二

亨特拜登長期事業夥伴阿柴 Devon Archer 在國會的「訪問」出人意外的「獲料頗多」。四個小時的問話中,他洩露了很多重點,證明亨特利用父親的名義在外面獲取商業利益,而拜登並沒有像他過去一再聲明的「對兒子的生意一無所知」。這些證據印證了聯邦調查局線人提供的FD-1023 資料中的證詞,更印證了以前提過的作家Peter Schweizer 多次著書揭露的拜登父子貪腐實錄。(下左起:拜登,亨特,阿柴。)

 

 

 

 

 

 

至於阿柴為什麼會提供這樣多寶貴的資料,我覺得是相當重要的關鍵。他畢竟是拜登家族最重要的親信,而且是忠實民主黨人。誰都知道如果你在這時機放棄這「關係」後果不堪想像。何況他大可以以憲法第五修正案拒絕回答國會問題,更何況昨日的問話是無需宣誓的。

媒體很少就這方面分析,但是我聽見有媒體說到阿柴最近給亨特拜登的一封電郵,是非常不滿的埋怨。原來阿柴在侵吞一個原住民社區六千萬元的訴訟案件中,被判刑一年零一天,還要罰款及賠償六千萬元。這件案子拖了很多年,2018 年在紐約第一次審判中,聯邦法官Ronnie Abrams 裁決他無罪,法官說她相信阿柴本人對這事件的「詐欺成分」茫然不知。對此阿柴跟亨特交換了很多電郵,共同慶祝。亨特在其中一封電郵中說:「我為你高興,你知道我愛你多少,除了我哥哥之外我相信你是我最親愛的人,雖然我知道作為合夥人,很多地方我不是最(好)…」

但是這件案子後來出現更多證據,2022年再度經由陪審團裁決他有罪,同一位法官裁處他上面說的刑期及罰款。這對阿柴是很大的打擊。他在給亨特的電郵中這樣說:「你說過會幫我解決這件事,但是現在你跟你的家庭卻眼見我接受這樣的處罰,讓我跟家人處於這樣的絕境…」(大意如此)。

我見到有關這件訴訟案的報導都說,亨特拜登跟這件訴訟案件無關。而據他在判刑後他的律師說過一句話:他是被人(其他商人)利用,他自己只是當時沒問清楚。不管怎樣,他跟著拜登家族風光了那麼久,遇到這種事拜登家族卻幫不到他?否則不會沒有原因的背棄拜登家族,背棄民主黨。

雖然到目前正式的訪問談話資料還未公開,但是已經傳出的內容就已經頗為具體,除了最多人提出的,拜登在兒子跟人談生意時,至少20次以電話連線,並以 speakerphone 的方式,以行動支持,甚至可以說參與,這些已在昨天提過。至於其他爆炸性的資訊還有許多。據說阿柴證實了,拜登在副總統任期間,跟中國銀行界投資商人李祥生Jonathan Li 在華盛頓見過面,一起喝咖啡。這更證實了拜登說他「從未過問兒子的生意」是謊言。因為李祥生是亨特拜登(以及阿柴,還有前任國務卿克里的繼子Christopher Heniz 成立的渤海華美BHR Partners 投資公司合夥人)。而這間公司是在2013 年九月拜登副總統攜同亨特到北京官式訪問後兩個星期就成立了,並由中國銀行界注資15億美元作為資本。

另外,阿柴也證實,烏克蘭能源公司的高層當時明講,他們需要拜登支持,唯一目標就是要除去當時正在調查他們公司的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而我們都知道,亨特拜登加入Burisma 董事局之後,拜登就公開吹噓他成功的叫烏克蘭總統開除了休金。這是明顯的 Quid pro quo 利益交換。

此外阿柴又證實,他們跟俄羅斯的首富之一,前任莫斯科市長Yury Luzhkov 的遺孀Yelena Baturina 見過面,之後我們從其他管道(亨特手提電腦的電郵及匯款資料)知道,她經由他們的投資公司在美國投資數以千萬元購買房地產,並在2014 年二月匯款350 萬美元到他們公司的帳號。(這些都發生在拜登副總統任內),然後到現在,因為烏克蘭戰爭,拜登政府陸續宣布對俄羅斯兩千五百名以上的富豪進行經濟制裁,但是Yelena Baturina到現在都不在制裁名單上。

Yelena Baturina 匯給亨特拜登等人的帳戶350萬元,曾經被美國銀行標記為「可疑」轉帳項目之一,這些都是共和黨眾議員正在調查的項目。

Click: 471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