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73

2023-06-01 23:49:02

06/30/2023星期五

拜登的行為舉止越來越奇怪了,昨天他在接受極左MSNBC 的訪問時,訪問完畢自己摘下麥克風就在攝影機前站起來走開了。他這一輩子做了少說也有幾百上千次的電視訪問,居然會做出這樣奇怪的舉止。這證明他已經已經進入「失智」的階段。(下圖:拜登不等攝影機離開,就自己離開現場。)

 

 

 

 

 

 

 

而且上星期,他接連兩次在跟記者談話時,說「俄羅斯正在跟伊拉克打仗」,他是在被記者問到對俄羅斯發生的軍事叛變的看法時,這樣說的:「很難說,他明顯輸了伊拉克戰爭,又輸了國內的戰爭,現在變成全世界的被鄙視的人。」

你可以說他是說漏了嘴,但是接連兩天都這樣說就讓人起疑。事後更見到幾大媒體都在幫他掩飾,其中彭博新聞社Bloomberg  將他的話改成:「很難說,他明顯輸了這個戰爭,也輸了在國內的戰爭,他變成國際受鄙視的人。」USA Today 在報導時也幫他刪減了說詞,改成:「他輸了在國內的戰爭,並成了全世界的受鄙視的人。」ABC 就在報導時幫拜登解釋,說他指的是烏克蘭。

有這樣幫忙的媒體,多數人難免對拜登的失智所知不多。

拜登現在幾乎不接受正規媒體的訪問,即使接受訪問都是接受極端友善的媒體,或是娛樂圈的訪問,這些人絕口不會問他最近這樣多爆炸性的消息:家族從外國最少拿了兩千萬元,從20間空殼公司分別匯給十幾個家人,稅務部的吹哨人,司法部的一再偏幫及隱瞞等等,都不會問。你想知道昨天MSNBC 問他的問題嗎?

這位女主持Nicolle Wallace 一開始就吱吱咯咯笑個不停,說:「這(訪問)讓我們好興奮。」之後她的問題都是這些:最高法院六位保守派法官做出這樣錯的裁決got it so wrong,你是否同意民主黨參議員說的,最高法院是反民主anti democracy 的?你是否認為現在的大法官太年輕,太保守,會繼續(對國家)做出很多傷害,會不會想整肅一番?(表示對大法官任期設限)。司法部調查川普跟一月六日的事件,為什麼拖得這麼久?為什麼他(川普)還沒有被起訴?問到俄羅斯的軍事政變,她問白宮是否事先得到消息,之後立即問:如果川普仍然在位,你想他是否會事先提醒普京做準備?最後居然問到那個(最痛恨川普的共和黨參議員)麥坎John McCain如果今天還在世,會怎麼看今天的共和黨?

請問這樣的問題是出自新聞專業人員之口還是民主黨策士之口?這根本是給拜登機會發洩的。最後她還說:你就當這個位置是你的,你隨時可以來坐。…

拜登說:我會。之後就站起來離去了。這樣一次輕鬆的訪問,他都會出意外。

 

06/30/2023星期五

加拿大安省一間大學,發生有畢業學生回去在一間正在教授有關gender (性別)的課堂上,拿出刀來刺傷了女教授,跟兩名學生。現在這名24 歲的厄瓜多爾來的國際學生已經被捕及起訴,控以多項仇恨罪名,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當仁不讓出來指控這樣的仇恨罪行不可以原諒。

 

 

這名學生Geovanny Villalba Aleman (見圖) 是不久前從University of Waterloo 畢業的,他那天到了這間課堂,先問教授在上麼課程,當他確定是上有關性別的課程時,拿出刀來行兇。熟識他的人說,他性格內向溫和,不過過去表示過對於各種性別的課程反感,同時反對人妖表演等等。聽說他那天還撕爛了一面彩虹旗幟。

一個多星期前,我們這裡有報導,在美國麻省一間中學有一群學生拒絕穿彩虹顏色服裝到學校,反而故意穿著美國國旗的顏色,口中還高喊:我們的代名詞是USA。預料這樣的行為會越來越多,因為現在學生面臨的不是自由思想的空間,而是被迫接受一小部分人的觀念,而且這些觀念越來越不合常理。

不是鼓勵這樣的行為,但是一間大學為什麼要開一門叫做Adventures in Queer Studies 的課程?還要研究雙性,雙靈,非二元性別等等的名詞跟內容?這些都是強迫灌輸。剛剛的新聞說到,科羅拉多強迫蛋糕店為變性人做慶祝蛋糕,電腦設計師被強迫為同性夫妻做網頁,每一個城市都有幾十間蛋糕店,你為什麼非要去那一間強迫人家為你做蛋糕?人家不願意就告到法院,這樣做目的是甚麼?

剛剛才有一則新聞,美國密西根州眾議院通過一條議案,任何人故意錯用別人的代名詞,有可能被罰款一萬元,或是最高入獄五年。這法律說,如果有意的錯用別人的代名詞,讓對方感到受威脅,就要被起訴及被判罰。這個州的參議院及州長都是民主黨,預料很大機會成為正式法律。

這樣強迫極大多數人必須從心底裡臣服於一小部分人的作為,足以與納粹、共產黨相比擬。就是這樣的一樣又一樣的法律規定,每天在媒體上,學校裡,不停地灌輸,洗腦,疲勞轟炸,再加上法律的箝制,好像Geovanny Villalba Aleman 這樣的人隨時都會崩潰一條筋,做出暴力行為。

 

06/30/2023星期五

最高法院今日公布的另一項重大裁決是,以6-3 的票數打消了拜登總統去年八月宣布的「抵銷大學生貸款」的施政項目,指這項計畫超越了總統的行政權限。

拜登是在去年中期選舉之前,經由教育部長宣布對年收入12萬五千元以下者,可以最多寬免一萬元學生貸款,低收入者更可以寬免兩萬元,估計合資格者達到四千萬人,而國庫的損失就高達四千三百億美元。(下面是美國最高法院六比三的陣容。只有左下Sonia Sotomayor,右下Elena Kagan ,及右上Ketanji Brown Jackson三名女性是自由派,其他六人為保守派。)

 

 

 

 

 

 

 

這項計畫一推出就已經受到相關各界的反對,因為憲法上,總統沒有權力「寬免」這樣大一筆數字的貸款數額。當時的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說得很清楚:「總統沒有權力取消貸款debt forgiveness,他只有權力延遲付款。註銷貸款的權力在國會。」拜登在提出這措施時也承認,他沒有這權力。但是為了在中期選舉情勢告急之際爭取選票,他還是全力推動,即使四千萬選票中獲得一小部分支持,都足以影響選舉結果。

這項措施除了受到共和黨的反對,財經界有心人士也都反對,理由包括:對那些沒有貸款,或是已經還款的大學畢業生不公平;這樣做等於鼓勵借錢不還的心態;這措施等於是要納稅人貼補那些大學畢業的白領高職人士,(等於是要計程車司機,小業主等等的納稅人,貼補律師、華爾街及矽谷行業的新秀。)

拜登是在2020 年大選時做下承諾,要撤銷部分學生貸款。他明知總統沒有權力,他還是要這樣做,證明他走旁門左道的天性。過去在2003 年小布許總統時代,國會通過了一項HEROES Act,就是允許在阿富汗或是伊拉克參與作戰的青年改變他們的學生貸款條件,也就是寬免還款條件。當時是使用國家緊急時期 (911之後的緊張時期) 作為理據,也獲得極大多數國民的支持。但是拜登就利用新冠肺炎Covid-19 的「緊急時刻」作為理據,提出這項學生貸款寬免,這是很無稽的,因為他自己都已宣布Covid 的危機時刻在去年五月就已經過去,何以需要在八月時宣布寬免學生貸款?

最高法院作出今日的裁決再合理不過,總統在憲法上沒有大額撥款的權力。他有這樣的意願應當尋求國會批准。但是他在去年眾議院還在民主黨手中時都不這樣做,(因為明知做不到),就以行政命令非法去做。昨天已經說過美國是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的制度,現在他批評,攻擊最高法院,(還不說將司法部門當作家族權力基礎),又侵占立法機構的權限,如果美國人有明亮的眼睛,這個人早就應該被驅逐下台。

一個邪門的人就是處處邪門。他為此偷取了,詐騙了幾千萬年輕選民的選票,現在讓這幾千萬選民痛恨共和黨,痛恨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這個人在美國歷史上做的禍害真的是罄竹難書。

 

06/30/2023星期五

今天是美國最高法院夏季休會前最後一天,因此推出了多件裁決,其中第一件是有關商業機構對於營業的宣傳語言是否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言論及意見自由」的保障。結果法院以6-3 裁決科羅拉多一位網頁設計者Lorie Smith 史密斯勝訴,她有權拒絕為同性婚姻者設計結婚網頁。

科羅拉多州的一項法律Anti-Discrimination Act (CADA) 禁止任何商業因為顧客的性向,拒絕為他們服務。史密斯控訴科羅拉多州這項法律,違反了她的憲法保障的宗教及言論自由。最高法院今日的裁決,又是以保守派六名法官對自由派三名法官壁壘分明。代表多數做出裁決報告的是川普任命的大法官戈薩其Neil Gorsuch,他在裁決書中說:「在這件案例中,科羅拉多政府強制(史密斯)違反她個人對重大議題的良心看法,而要表達(政府的)意見。」(下圖:Lori Smith)

 

 

 

 

 

 

Gorsuch 繼續說:「(最高)法院一直以來堅持,個人自由思想,以及自由表達這些想法是所有自由中最重要的,也是維持這共和國強大的重要部分。…憲法第一修正案維持了美國成為一個富有及錯綜複雜的地方,人們在這裡可以自由思想及說出來,不受政府的要求限制。」

史密斯在訴訟中解釋,她完全可以與同性戀社區愉快的合作,只是無法為同性婚姻設計網頁。

這項裁決被認為是宗教及言論自由的一項勝利,但是已經受到自由派及民主黨的強烈反應,認為是打壓同性戀社區的裁決,預料將引起左派社團的強烈街頭抗議。自由派大法官Sonia Sotomayor 就在異見書中指出,這項裁決將使 LGBTQ+ 社區成為二等公民。

最高法院在2018 年時已經就科羅拉多州的這項法律CADA 做出裁決,當時是以7-2 的高票通過,指當地一個基督徒蛋糕店主菲力普斯Jack Phillips (下圖) 有權利拒絕為同性婚禮製作蛋糕。當時自由派法官Anthony Kennedy 都投了支持的一票。但是那一次裁決之後,有一名變性女子到他的蛋糕店要求製作蛋糕,慶祝變性成功,在他拒絕後,就向當地法院提出訴訟。而他及家人期間要不斷出庭應訊,多次關閉店面。結果他被判罰款。

 

 

 

 

 

菲力普斯所以繼續被控訴,是因為2018 年的裁決只是針對他因為宗教理由受到歧視,沒有提到憲法上對宗教自由的保障。所以這一次史密斯的裁決範圍更廣泛,可以引用在其他的類似案件中。

菲力普斯的律師Kristen Waggoner 指出,目前變性及同性社區一些極端分子專門針對好像菲力普斯一樣的業主,要迫使他們幫助他們的社區,傳達他們的訊息,不到目的不罷休。所以預料同性及變性社區會不斷騷擾這少數的業主,盡管外面還有成千上萬的蛋糕店,網頁設計師任他們選擇,民主黨也會繼續用這議題在大選時造勢。

 

06/29/2023星期四

美國最高法院今日除了對大學錄取新生時,是否應當以族裔膚色做標準做出裁決之外,也就一名郵局的基督徒工人是否可以因為宗教理由,拒絕在星期日工作做出裁決。結果法院難得的以 9-0 一致裁決,這名賓夕凡尼亞州鄉下地區的郵局信差,可以在星期日休息。

這位福音派信徒 Gerald Groff (下圖) 過去都在星期日休息,因為那是基督教的安息日,但是自從美國郵局跟亞馬遜簽訂合約,郵局要信差在星期日工作以派送亞馬遜的包裹。自此 Groff 就被派往鄉下派信,因為鄉下及小鎮還沒有亞馬遜派信服務,但後來連鄉郊地區都必須在星期日派送包裹,他被迫在2019 年辭職。

 

 

 

 

 

 

 

這項裁決對於所有有宗教信仰的員工,以及他們的雇主都將產生重大影響,此外對於員工的服裝,儀容,也都會因為宗教信仰不同,而有不同的規定,特別是目前在美國各種宗教信仰百花齊放,爭議也更多。

不過這裁決中的字眼也非絕對,只是雇主必須證明,若是當這員工遵守宗教休息日時,對公司的成本影響產生重大影響,雇主仍然有權要求職員在正常時間工作。特別是對於小型公司,職工人數較小的機構,都不受這裁決影響。

 

06/29/2023星期四

一項最新研究報告指出,美國目前仍然在世的總統中,只有一位的祖先沒有蓄養過奴隸。你絕對猜不到,不是奧巴馬,而是川普(特朗普)。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吉米卡特,布許父子,克林頓,甚至奧巴馬的祖先都曾經是奴隸主人。(下圖:美國五位前總統,這相片攝於2017年,所以沒有川普,多了老布許。)

 

 

 

 

 

 

 

奧巴馬雖然是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但是他的母親是白人,追蹤上去也曾經有一位祖先擁有過兩名黑奴。而川普的祖先在1885年到美國時,美國已經廢除奴隸制度,所以從未有過奴隸。

過去幾年,美國民權分子因為幾位開國先鋒:華盛頓,傑佛遜,甚至格蘭特將軍等都擁有過黑奴,而要打倒他們的歷史地位。現在看來他們要重新考慮。而川普家族是唯一沒有奴隸的後代,可能也出乎他們意外,所以這新聞不見於主流媒體。

這項研究很巧妙的省去了拜登的名字,其實過去有報導過拜登的先祖中,曾經有人擁有黑奴。而有意的只說是「前總統」。(見到一份左派媒體Politico報導,解釋拜登的祖先,一位曾曾曾祖父曾擁有兩名黑奴,但居然說在殖民時期擁有黑奴很普遍,而且他們家黑奴數字不多,所以不再提了。)

這項研究是哈佛大學一位教授,跟公共電視台PBS 的合作進行,相信如果結果是另一方面,媒體肯定會大肆報導。

 

06/29/2023星期四

極端左派無孔不入,特別是有關雙性、變性等議題,他們進占了校園,圖書館,軍隊,現在更佔據教堂。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個自稱極端進步progressive 的路得教會Lutheran church的一名牧師,最近在教堂宣讀一份經過全面改寫的「使徒信經」Apostle's Creed,裡面將LGBTQ2+ 等等的信條都寫進去,甚至包括了「耶穌有兩個爸爸」的字句。

這座位於St. Edina的社區教會,在上星期日為了慶祝同性戀自豪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由牧師Anna Helgan 宣讀這份改革派的信經。據稱這教會從1985 年開始就將同性戀,雙性,變性,游移性別等觀念加入路得教會的信條中。(下:牧師Anna Helgan 宣讀改革式的信經。)

 

 

 

 

 

 

Helgan 在星期日的宣讀已被放上網,引來傳統基督徒的韃伐跟反感。她的信經中這樣說:

我相信非二元性別的上帝,他的代名詞是複數;我相信耶穌基督,他們的孩子,他穿tunic 服裝,有兩個父親,…

我相信彩虹信念,打碎一陣白色光芒,就像彩虹一樣精彩的多元化;

我相信平民聖徒的教會,有創造力的,堅毅的,就像愛滋病的拚湊床單上的圖案;

我相信愛就是愛就是愛,所以讓我們愛。

我相信光榮的上帝,阿門。

這所謂的Sparkle Creed 是2021 年由左派教會United Church of Christ 的牧師Rachel Small Stokes 第一次寫下的,這教會也是打著「改革」基督教的旗幟,是一個左派基督教,打著紅旗反紅旗,標準的 oxymoron。

 

06/29/2023星期四

美國最高法院今早公布一項有關大學取錄學生時,是否應當以族裔為考慮條件之一的裁決,結果以6-3 比數推翻了2003 年的一次裁決,認為以族裔背景取錄學生違反憲法中的14號修正案,該法案保障美國人權利均等,禁止任何人因為膚色種族受到不平等待遇。

這項訴訟是由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代表亞裔學生)向哈佛大學,以及北卡羅萊納州大學UNC 提出,認為以族裔選錄學生傷害了(亞裔)學生的就讀機會。這團體早在2014 年就對哈佛提出訴訟,指這項政策違反民權法案的Title VI,該法案禁止任何使用聯邦政府經費的計畫或是活動,基於族裔,膚色,國籍等因素歧視申請人。(下:街頭抗議的永遠是左派分子。)

 

 

 

 

 

 

這兩項訴訟在較早時的聯邦及上訴法院裁決中,都裁決大學勝訴,這組織最後再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自從七十年代,美國的高等學府開始優待有色人種(黑人)學生,在1978 年的一項訴訟中,最高法院支持這做法,認為當時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醫學院在100名學生中規劃出16個位置給黑人學生的作法是適當的。到2003 年再有一名白人女學生認為自己就讀密西根大學法學院的機會,因為族裔選擇受到傷害,那一次法院再度以5-4 支持大學做法。不過重要的是,支持該決議的自由派大法官Sandra Day O'Connor 在裁決書中指出,這種以族裔選錄學生的,糾正過去的種族不平等的做法,不應該是永久性的。她當時指出,這樣的做法應當在25 年後就不必再存在。而目前距離當時是20年。

這政策導致目前許多最高學府的黑人學生錄取比例高達56%,亞裔學生錄取比例低至15%。

這次的法院裁決保守派跟自由派立場分明,三名反對裁決的都是自由派法官:索托馬耶Sonia Sotomayor,Elena Kagan,Katanji Brown Jackson。其中索托馬耶發表的反對意見中指出,今日的裁決將繼續製造美國教育的不平等現象,是對美國憲法的不適當的解讀,沒有給予每一個人平等的保障,…還說:平等必須做到對過去不平等的認知…。

到目前共和黨人對於裁決一致表示支持,但是民主黨就對此裁決表示失望及做出批駁,其中前總統奧巴馬夫婦指出他們就讀最高學府的經歷讓他們證明他們「屬於」哪裡,而這政策將使更多(黑人)得到同樣的機會。對於失去這機會表示遺憾及失望云云。不過他們沒有指出的是,他們都是憑自己本領進去的,可見黑人不用靠拉拔還是有機會。而拜登總統更進一步,他說強烈反對這項裁決,又強調今日美國仍然是歧視社會,不可以讓今日的裁決做最後的指標,誓言打倒。這表示要群眾起來反抗。這是他再一次忘記美國的憲法精神:行政,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的憲法精神。他一再要用行政力量壓倒司法獨立。這是大逆不道。

昨天提過,過去幾個星期最高法院做了七八個裁決,都是應著自由派的立場做的,拜登一夥一句話也沒說,現在有一個他們不滿意的就要抗議,就要推翻,這叫做司法獨立?

媒體很少報導的是,根據多項民調,極大多數美國人都支持廢除這族裔挑選的取錄方式,去年五月Pew Research 的民調顯示,74%的國民反對以族裔選錄新學生,另外在一個星期前CBS 發表的民調,也顯示有70% 反對大學以族裔選錄新生,只有30% 支持,連民主黨人都以反對的多55%,支持的少45%。然而目前的媒體卻與民意走反方向。證明媒體跟民意是唱反調。

其實今天的裁決中,還是允許各大學憑個人不同的表現及經歷取錄學生(就是個人遭受歧視,必須較多掙扎的經歷),並非完全關閉少數族裔就讀機會,不同的是不再限制族裔的名額。

其實要優待少數族裔或是背景受限制的學生,最有效及公平的方式是提供獎學金,但是過去半個世紀,獎學金制度也因為(黑人成績比較差)而大部分取消了,他們才退而求其次,採取限額措施。另外要檢討的是,這些大學的學雜費(書本費)為什麼上漲到天價那麼高,目前幾個著名大學幾乎是有錢子弟的專屬學府,政府對這些大學欠缺管制才是真正問題。此外亞裔學生及家長也不應當太迷信著名學府這招牌,目前的著名學府事實上也是只剩下這招牌,真正有天資的學生在哪裡都學到更多。當著名大學裡所見都是某一族裔的學生,有時也確實讓人反感。

 

06/28/2023星期三

如果你覺得亨特拜登在2017年七月30日發給中國嘉實基金董事長趙學軍的一封WhatsApp 很震撼(威脅對方立即付錢,否則他跟他父親會讓對方以後的日子不好過),其實如果再仔細挖掘,亨特拜登還有更多類似的精采文句。

共和黨眾議院發布了亨特拜登在2017年八月三日,發給中國華信CEFC 能源公司董事之一董功文Gongwen Dong 的一封  WatsApp,裡面這樣說:「非常簡單,說好了是一年一千萬元,用來推動這個JV。(你們說的)五百萬元完全出乎我的意外,明顯不能接受。……如果主席不重視這(我們的)關係至少值五百萬元,我無法理解。我已經厭倦(這樣爭執),告訴你,我今天隨便在美國哪一間律師行都可以輕易賺到五百萬元,所以如果你以為我是為了錢,就錯了。」

之後他說:「拜登(等人)是我認為今天最好的,能夠做到主席所需要的合夥關係最好的成果。所以讓我們不要再為芝麻綠豆爭議不止。」(下左亨特拜登,右圖董功文。)

 

 

 

 

 

 

 

這裡說的很明白,他們拜登一家人可以幫對方,得到最大的利益。這就牽涉到出賣美國的利益。

根據參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在2020年九月公布的一份調查報告,CEFC 在這封WhatsApp 發出之後五天,就電匯給與一間由亨特拜登與董功文合夥成立的Hudson West III 的公司五百萬元。之後的一年多時間,Hudson West III 就將五百萬元分批轉匯給亨特拜登的一間空殼公司Owasco,總數達到479萬餘元。項目是「法律諮詢費用」。

單單一單五百萬元的匯款,他們用了這樣多功夫及一年多時間分批轉匯。難怪早前在一位線人提供的 FD-1023 中,引用烏克蘭 Burisma 能源公司的高層(總裁)說:他們轉匯錢的方式,七轉八折,你就是花十年時間都無法查出來。

據說拜登家人有20 間空殼公司,而且用了美國12 間銀行(還不說外國銀行)轉錢,而現在共和黨只得到兩間銀行的合作,將來得到(強迫)更多銀行合作,相信會有更多透露。

較早時我們報導過,我們從亨特的電腦中見到,亨特跟退休海軍陸戰隊的巴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成立的公司,在2017 年六月的電郵跟對方(CEFC) 要求一千萬元(介紹費),後來證實是分兩批,每一批五百萬元。後來巴布林斯基說他沒有見到這筆錢,經過他查問知道匯到了亨特自己的戶口。相信上面亨特跟對方爭吵的就是這一千萬元,後來變成了五百萬元。而巴布林斯基也發現自己是被利用了,所以跟亨特拜登翻臉。(詳情見:拜登與華信公司合夥醜聞再解密)

說起來也很可悲,他頂著副總統父親的招牌,為了五百萬元,一千萬元要像耍流氓一樣的跟人爭論不休。你說習近平會看得起他們嗎?不過我相信習近平會使勁幫助拜登再當選,因為一千萬元就可以搞定他了。

 

06/28/2023星期三

我想「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這句話還是不變的定律。紐約時報終於在今天承認了稅務部吹哨人謝普利所提出的最重要的一句證詞:「(我們)獨立證實了。加州中部檢察官Martin Estrada 決定不起訴(總統之子)亨特拜登。」

這句話有甚麼重要?這句話證實了吹哨人謝普利Gary Shapley 指出的,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沒有獨立的權力起訴亨特拜登。他說,懷思在去年十月一次內部會議中說他沒有全權,又說他兩次決定起訴亨特,但是一次被華盛頓檢察官Matthew Graves阻止,一次被加州檢察官Estrada阻止,他們兩位都是拜登任命的檢察官。

但是司法部長嘉蘭Marrick Garland 兩次在參議院(宣誓下)作證,說懷思有全部的,獨立的起訴全力。不僅如此,在吹哨人謝普利在國會作證之後,嘉蘭還要再舉行記者會,說懷思是獨立的,不僅如此,還迫使懷思發表聲明說「他是獨立的」。現在紐約時報證實了,謝普利說的是事實。這是司法部長擺明說謊,而且在國會說謊是刑事罪。

據說眾議院的共和黨正在考慮彈劾嘉蘭,現在這樣多證據,還等甚麼?

不過最可笑的是,紐約時報將這樣重大的一則新聞刊在第16頁(A16),不僅如此,這最重要的一段居然埋藏在21段,而且像上面說得非常輕描淡寫。有多少人會翻開到報紙的第16頁去找新聞,而且要一直很有耐心的看到第21 段才看到這一則爆炸性新聞?

今天見到NBC 也在晚間新聞報導了吹哨人謝普利的新聞,第一次!而且都是以拜登否認有這回事放在第一段,跟最後一段,這就是要用編輯方式「粉飾」拜登家族的至大醜聞。看他們可以粉飾到幾時,我們慢慢等吧。

 

06/28/2023星期三

美國最高法院將在一個星期內休會(直到秋季),近日內將有幾件特大案件的裁決出籠。過去幾個星期,已經出籠了多項裁決,一個隱憂是,見到這些裁決讓人感覺到,這個目前是6-3 的保守派優勢的最高法院,在過去一年多左派國民不斷的上街示威,對大法官做出威脅的舉動,加上去年中期選舉結果顯示的趨勢,以及左派媒體不停聲討保守派法官的行動,這六位大法官已經無法就自己的良心做出裁決,而會迎合輿論方向,做出輿論要求的裁決。(下面是目前的九位大法官,左起:保守派的 Amy Coney Barrett,保守派的 Neil Gorsuch,自由派的 Sonia Sotomayor,保守派的湯瑪斯Clarence Thomas,首席大法官 John Roberts,新上任的自由派 Ketanji Brown Jackson,保守派的阿里托 Samuel Alito,自由派 Elena Kagan,以及保守派的卡瓦諾 Brett Kavanaugh。)

 

 

過去一個多月最高法院先後做出將近十項裁決,幾乎全部是遷就自由派的立場,其中最令人訝異的是,上星期五最高法院以8-1 的高比數,裁決德州對拜登政府的非法入境者的訴訟中,居然站在拜登政府立場,說德州政府沒有理據挑戰拜登政府的ICE (移民及海關執行局) 寬鬆的遞解非法入境者的政策。這項裁決的理據是:州政府的要求是非常例的不尋常extraordinarily unusual,只因為不尋常就批駁了,所以這不是依照合理性,而是依照民意(輿論)的裁決。唯一持反對意見的是Samuel Alito,川普任命的三名法官跟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都支持這決議。

另外在倆個星期內,最高法院就三個州的選舉法紛爭中,全部是站在民主黨的立場裁決。其中在阿拉巴馬州,及路易斯安那州,都是有關選區重劃的問題,前者的裁決是認為現有的選區規劃對於黑人選民不公平,必須重新規劃,讓黑人選區集中,這樣可以選出更多黑人議員。在北卡羅來那州的裁決,也是以6-3 通過,說州法官的權限蓋過州政府的選舉法,這也是非常奇怪的裁決,保守派居然認為一兩名法官的權限,大過州政府跟州議會。這項裁決中除了原本三名自由派法官之外,川普任命的兩名大法官:Brett Kavanaugh,Amy Coney Barrett 也支持,再加上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共六人。

過去一年多,自從有關墮胎案的裁決草案被洩露,(一年多了還未查出是誰洩露,證明左派可以為所欲為而無須負責),左派團體集結了無數次的示威抗議行動,甚至公開五位保守派大法官的地址,鼓動大家到他們門前示威叫囂,其中一名加州男子甚至帶了炸藥進行暗殺行動,這些全部沒有司法行動予以阻止。民主黨並利用墮胎議題,在去年十一月中期選舉取得意外的勝利。加上過去兩年多民主黨一方面叫囂要擴大最高法院大法官人數,直到自由派佔多數,沒有成功之後,又分開攻擊保守派大法官,先是左派媒體「揭發」湯瑪斯Clarence Thomas 接受保守派富翁招待度假,要他辭職,證明是完全無辜,也沒有成功,現在又攻擊Samuel Alito 接受富翁招待,要他辭職。此外那個做議員三十多年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居然建議對大法官設立「任職期限」。就是這接二連三的壓力,可能嚇到這幾位保守派大法官不敢再憑良心跟法律原則做出裁決。

目前還有幾件大的案子等待裁決,這些包括拜登堅持讓大學畢業生不必再償付他們的學生貸款,最高每人減免兩萬元,將使國庫增加四千五百億元的支出。首先總統是沒有權力作出這樣鉅額的財政決定的,連佩洛西都公開這樣說,而且這是明顯為民主黨買(四百多萬)選票;另外一單是,亞裔學生提出的目前很多大學在選擇錄取學生時,不顧成績而以族裔選錄,對於成績好的學生不公平;還有一單是有教徒業主被迫為不同信仰的人服務,例如基督徒業主被迫在網頁中註明,必須為同性戀婚姻提供蛋糕或是場地等等。

保守派很擔心,因為上面提到的示威,恐嚇,威逼等等手法,不敢再做出適當的裁決,這樣說來川普任命了三名保守派大法官有何作用?至於美國憲法中的司法獨立精神更是名存實亡。

 

06/28/2023星期三

CNN昨天又喘不過氣的報導他們的一項獨家新聞,沒有明說是從哪裡得來的獨家消息,(自然又是司法部內部匿名人士得來的,這是司法部/聯調局一向以來跟左派媒體合作的又一個例證。) 說他們得到了川普在2021 年在新澤西州的家裡,高舉一份機密文件跟朋友吹噓他沒有及時解密那份文件的錄音講話,藉機說他一方面承認自己沒有將文件解密,一方面要證明他將機密文件展示在公眾面前。而且還煞有其事的說,那是國防部有關攻打伊朗的可能計畫。

 

過去六七年,我們見到聯調局跟司法部門裡面仇視川普分子,一次又一次的將他們調查川普的過程中的文件、相片,錄音等等資料,甚至他們哪天幾點鐘去逮捕某人的訊息,洩露給媒體,讓媒體大作文章。這樣的洩密行為是違法的,但是到目前沒有一次找到洩密的人。這是官方跟媒體的通力合作,目標只有一個:整倒川普。對比他們調查亨特拜登整整五年,期間毫無風聲,沒聽過一件洩密消息。同樣一個部門的人(司法部)在主其事,同樣一批探員(聯調局)在調查,卻沒有一個人洩露風聲?

CNN 在星期一晚上他們的所謂王牌節目Anderson Cooper 中播出這段兩分鐘的錄音,目的要證明獨立調查員Jack Smith 起訴川普37 項罪名是有道理的。

這段錄音是2021年七月的一次訪問,訪問目的是為了川普做總統時的幕僚長麥道斯Maek Meadows 在寫回憶錄,在座者包括一個作家,一位發行人,兩個川普的雇員(包括一名律師)。這段錄音是司法部起訴川普的起訴書中的證據之一。(洩露控方證據給媒體,是沒聽說過的,違法行為。)CNN 在報導中就大肆強調,川普將國家軍事機密洩露出去給沒有經過背景檢查的人知道。

錄音中談到川普說,當時的三軍參謀聯席主席麥里Mark Miley將軍說川普計畫攻打伊朗,錄音中聽到有紙張的唏唏唆唆聲,川普說:「他說我要進攻伊朗,是不是很無稽?我有很大一堆文件,包括這一件,他們交給我的,這是保密的,他們交給我的,國防部跟他(麥里)。…就是這些文件。軍方做的報告,交給我的。」他又說:「我可以解密的,但是現在我不行了,所以仍然是機密。所以現在我有麻煩。」

起訴書跟媒體都說,這段話證明川普自己都承認了,他現在無權解密,所以是非法持有國家機密,而且說這錄音證明他將機密文件顯示給在座多名沒有保密背景的人,是洩露國家機密,所以又牽涉間諜罪名。

兩件事,其一是川普的敵人再度以他「說的話」為他定罪,而不是以他的行為定罪。過去那麼多例子,川普說的話跟其他人不同,不代表他犯罪。其二是,總統文件法Presidential Record Act 中有明文,總統有權將機密文件帶回家,解密,而且強調那些是總統文件,在總統卸任五年後才允許公眾查閱。所以很多人問川普「為什麼把持那些文件不放」,他說當他將文件箱帶回家時,裡面有公文跟他私人物品夾雜在一起,他必須一箱箱檢查分開,但是時間永遠不夠,他需要時間整理。不像其他總統卸任後就沒有事做,而他卻要繼續競選,還要應付一樁又一樁的法律訴訟(單單應付法律訴訟就用了幾十名律師的團隊)。

川普在很多次訪問中解釋,所有總統事後都將文件帶回家,從來沒有被渲染成他這樣。好像克林頓總統將他任內的幾十小時的錄音帶帶回去,放在一個放襪子的衣櫥裡。直到2010年(他下台十年後)被一個保守派法律團體Judicial Watch 檢舉。這些錄音包括外交政策,貿易決策,政府的任命決策等等,但是當時的法官就說那些是屬於總統的「私人文件」,甚至說司法部若要強取是「非常例」行為,這樣的判例絕對可以做為案例。另外。奧巴馬帶回芝加哥的家裡三千萬頁的文件,其中不少是機密文件,他說要等五年數碼化之後交回給國家檔案局,但是過了六年還沒有交回,之後雙方也發生爭論,但是國家檔案局沒有像對待川普那樣,跟FBI 合作,去大舉搜查川普的家。類似的爭論在小布許總統,詹森總統Lyndon Johnson卸任後都有發生,到最後都拖拖拉拉的解決了。

另外根據川普的律師指出,那份「攻打伊朗」的文件根本不存在,而且在司法部的起訴書中也沒有包括這份文件(證明不存在),川普說他只是隨便拿了一份文件做例子,所以到了法庭程序,將一舉擊潰,罪證不成立。

還有,這份錄音司法部是怎麼到手的?據說是壓逼當時在座的一位川普律師交出的,司法部這手法又是非法的。過去司法部及聯調局多次壓逼川普的幕僚,律師跟他們合作提供川普犯罪資料,以交換減刑,結果只有一位合作(私人律師Michael Cohne),其次在法律界有Attorney-Client privilege,就是律師跟客人之間有保密特權,任何人(包括司法部)不可以強迫公開他們之間的談話內容,但是現在司法部在對付川普時卻一再違反這法律原則。所以川普團隊屆時可以以這項法律原則做理由,壓制這證據。

CNN 將這對錄音帶一播再播,加上字幕作為川普的罪證。如果這些證據真的那麼有力,司法部不需要媒體的合作大肆播放。這根本是要藉媒體之力在2024 年大選前打擊川普。現在你聽民主黨的策士在電視上的講話,他們要贏得2024年總統大選,唯一的希望就是藉打擊川普,摧毀共和黨的勢力,因為他們知道拜登完全沒有能力,沒有資格跟川普或是共和黨幾個強勢候選人對抗。川普的一連串起訴事件就是司法部跟媒體串通上演的無休無止的大小動作。

 

06/27/2023星期二

美國德州聖安東尼奧一間大學的生物學教授,上課時說:「男女的性別是因為X 和Y 染色體的配對決定的,而要繁衍後代必須是一男一女的結合而產生。」他這樣教學已經22 年,但是這一次卻有四名學生離開課堂,向校方提出抗議,於是校方將他開除。

這位教授Dr. Johnson Varkey 是當地St. Philip’s College 的教授,目前他正控告該大學,要求讓他復職。據他向法院提出的指控書,他在去年十一月的課堂上講到染色體跟男女性別的關係時,受到四名學生的抗議,之後他在今年一月被開除。他說,校方指責他「利用宗教教條,針對同性戀社區及變性社區,以及反對墮胎,針對女性,做出歧視性的言論,…他推動個人意見,讓課堂中許多人受到屈辱。」(下圖:Johnson Varkey教授。)

 

 

 

 

 

 

目前Varkey 得到First Liberty Institute 的幫助,向該校提出訴訟。First Liberty Institute是一間法律公司,專門為維護宗教自由的被告提出辯護。指控書中指出,Varkey 教導的內容不僅是科學論據,而且是經過該大學批准的教材,與他個人宗教信仰無關。

這件事再度證實了目前美國(及西方)對於性別及性向的怪異態度走火入魔的地步。連已經確立的科學論據都要被打破。過去自由派攻擊保守派不承認達爾文的進化論,是宗教僵化主義。現在輪到他們不相信染色體的配對決定性別,甚至要推翻女性才能生育的自然定律。至少人類的進化論(人是猿猴變化而來)還沒有得到百分之百的證實,然而男女之別卻是打不倒的科學事實,然而大學教授卻不能這樣教學。

我始終相信物極必反,總有一天這樣的瘋狂會被打倒,回復到理智的時代。盼望有那麼一天。

另一件正常教學的教授被驅逐的例子發生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州立大學,Zack DePiero 迪皮亞諾教授是該校的英語教授,他說這間大學指導每一位英語教授必須教導學生「白人種族主義存在於英文語言內,因此英語本身就是種族主義,而教授英語的人就是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者。」(下圖:Zack DePiero 教授。)

 

 

 

 

 

他說,因為他本身是白人,就不斷受到指控,針對。當他向校方的種族平等辦公室Affirmative Action Office 提出申訴時,對方卻要他了解白人種族存在的原罪,並建議他參加「反種族主義」的工作坊,直到他真正了解這個問題。也就是說他需要再教育,承認自己有問題。

迪皮亞諾參考了這個工作坊的一些課程,居然有一項課程是「白人老師本身是一個problem問題」。最後迪皮亞諾認為他無法再在這間大學教書,就被迫辭職。現在他由一個The Foundation Against Intolerance and Racism (FAIR) 的組織幫忙提出訴訟。

他在指控書中指出,該校英語系主任Liliana Naydan 強迫他們在打分數時必須顧及到種族平等,不可以讓學生因為族裔出現不公平待遇,也就是要顧及到族裔學生的成績必須均等。為此那些成績比較好的亞裔學生,南亞裔學生的成績都要被壓低,以示平等。

該校另外一位負責「平等」的行政專員Alina Wong 在明尼蘇達州發生George Floyd 死白白人警員手下時,居然建議所有白人教職員都「暫停呼吸」一陣,以體會Floyd 所受的痛苦。

迪皮亞諾還指出,系主任Naydan 有一次公開大聲的說,她很意外迪皮亞諾居然不是「註冊的民主黨人」。迪皮亞諾為此澄清,他是註冊的獨立人士。

迪皮亞諾在去年八月選擇辭職,目前他在FAIR 支持下向法院提出訴訟。

前幾年,美國教育界中的左派人士已經提出「數學是種族主義」,主張廢除九九乘法,還強調一加一不等於二,原因是數學成績中凸顯了黑白學生成績有差異。之後我們也報導過,很多教師提出莎士比亞是種族主義,主張廢除教導莎士比亞著作,一些教師跟學校已經停止教授莎翁的作品。這些都不是假新聞,但是你很少見到主流媒體報導。這些都是他們在默默推動的計畫。

 

06/26/2023星期一

福斯新聞台Fox News Channel 在Tucker Carlson 卡森於四月底離去後,終於推出了七月 17日起,新的晚間黃金時段的節目排列,原有的七點鐘主持Jesse Watters 傑西華特斯將取代卡森,主持八點鐘節目。

新的排列是這樣的:原有的十點鐘女主持Laura Ingraham 將主持七點鐘的節目,八點鐘由Jesse Watters 主持,原有九點鐘的主持Sean Hannity 的節目不動。原有11 點鐘的幽默談話節目Gutfeld 移動到十點鐘,原有午夜12 點鐘由加州Trace Gallagher主持的時事節目,將移前到11點鐘,也就是西岸的八點鐘。(下面是福斯新聞台四位黃金時段主持,左起:Laura Ingraham,Jesse Watters,Sean Hannity,Greg Gutfeld。)

 

 

 

 

 

 

華特斯Jesse Watters 的風格跟原來的卡森完全不同,他是自從一年半前才開始主持這個七點鐘的Jesse Watters Primetime 節目,聽這名字就感覺到他這人有些自大,把自己七點鐘的節目叫做「黃金時段」,但是看過他的節目覺得非常有得看,非常適合保守派(甚至共和黨人)的胃口,不會畏首畏尾。而且他因為只44歲,心態上更年輕,吸引不不少年輕觀眾。他會融合電影畫面配合時事,也會派特勤記者到街上訪問市民,突現小市民心聲,也暴露小市民對美國歷史跟時事的無知。我最喜歡他節目最尾巴的text 片段,由聽眾就當日的新聞給他意見,這些觀眾的評語有時比報紙的社論更精闢,而且有幽默感。

 

 

 

 

 

 

Laura Ingraham由十點鐘調到七點鐘,有點貶職的味道,過去一陣傳出她的節目會被腰斬,其實她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都是黃金時段最高收視率的女主播,節目也很有深度。她本人是律師背景,曾經是最高法院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 的助手,有相當的政治及法律知識,也足夠保守派。

Hannity 是一個非常opinionated 的主持,非常保守派,是川普忠實支持者及朋友。他的觀眾都是跟他一樣意見的,也是Fox News 的基本觀眾。最近他開始每周有兩三天邀請現場觀眾參加,而且多數是在紐約市錄影,見到紐約市有這樣多保守派觀眾(而且非常熱衷於鼓掌歡呼),很振奮人心。

Gutfeld 由Greg Gutfeld 主持,是五個人坐著清談,並有現場觀眾。雖然以時事為主,主要吸引觀眾不停的笑,我比較少看。這節目最初只在周末播出兩天,兩年前改成每晚11 點播出後,收視率直線上升,居然超越ABC,CBS及NBC的晚間同一時段清談節目,可以說是福斯的驕傲,因為福斯是收費頻道,而那些都是免費頻道。但我不知道移前對這節目是否好,因為兩個時段的觀眾性質不同。

過去兩個月見到福斯台好多人希望得到八點檔,現在由Jesse Watters得到了,必將受到眾人矚目。或許很多人會認為他的節目沒有卡森的深度,因此減少部分觀眾。不過Watters 的節目過去一年多收視率直線上升,也是有線頻道同一時段最高收視率。他今天宣布原有的節目內容及方式不會更改,有待看觀眾的反應。

最後Watters 跟Gutfeld 兩人也都是五點鐘的The Five 的共同主持,而那節目則是福斯新聞台收視率最高的節目。

 

06/25/2023星期日

我想多數人都不會了解,拜登政府(民主黨政府)為什麼急著要跟伊朗一次又一次簽核子協議。這一次經過伊朗的一再扭扭捏捏,擺架子(拒絕跟美方代表面對面談判,必須經由俄羅斯在中間傳話),現在這協議還是達成了。但是拜登政府對這項協議的態度是:低調,沒有正式簽約儀式,也因此無須經過國會的監督。也就是「沒有形式的協議。」

雖然是這樣,協議還是有的,這項後來經由中東阿曼Oman居中協調的協議內容十天前先是被以色列的耶路撒冷郵報Jerusalem Post 刊出,之後紐約時報跟華爾街日報都獲得官方的證實,其中最重要的項目就是,限制伊朗發展濃縮鈾到60%,這比2015 年奧巴馬跟伊朗達致的協議中規定的3.67% 高了將近20倍,距離發展核子武器需要的90% 也更為接近。協議中嚴詞禁止伊朗濃縮鈾的濃度達到90%,並稱若違反這標準將有嚴重後果。而伊朗願意簽約的果實就是,美國立即解凍對伊朗的經濟制裁,首先就會解凍兩百億元的石油收入,其中伊拉克即時付出一百億美元積欠的汽油及電力欠款,南韓也可以即刻付出70億美元石油買價的費用。這些只是積聚的欠款,至於未來的解凍估計會達到數千億美元。美國自己已經在一星期前解除了對伊朗的禁運。

協議中還包括伊朗必須交還美國多名人質,同時不得再出售彈道飛彈給俄羅斯。此外這些收入必須用做伊朗國內食物及藥品的開支,但是對於伊朗幾乎沒有監督的機制,很多人難免質疑其效力。

據稱除了共和黨反對這項協議,民主黨內都有很多不滿聲音,主要因為伊朗目前公然支持俄羅斯的烏克蘭戰爭,到目前已經提供數以百計的無人機。此外伊朗也跟中共多次簽屬雙邊協議,貿易上跟外交上依附北京當局,這新的協議對此並無限制。

其實美國國會對於總統簽署的與核子武器相關的協議都有規定,任何協議都必須在五天內告知國會,同時給予國會30日時間審核,此外任何協議不得危害美國對外國的承諾,以及不得危害以色列安全。但是已經兩個星期過去,到現在國務院發言人Matthew Miller 繼續否認有此協議的存在。即使親民主黨的媒體都認為這是「技術上」的說詞,只因為這協議到目前仍然沒有白紙黑字的簽約。雖然已經全面實行。

這樣做合法嗎?我們習慣了民主黨的「不合法」作為,或許這只是再增多一項。記得奧巴馬在2015 年第一次跟伊朗達成這項協議時,就是偷偷摸摸地將第一批17億美元的現金,用不同國家的現鈔,私自用飛機送到德黑蘭,以交換當時伊朗扣留的美國人質。因為是奧巴馬做的,媒體全都不說話。想想看如果是川普,或是任何一個共和黨政府這樣做,會有甚麼後果?(美國的庫存及撥款都是由國會控制,奧巴馬從哪裡來的17億美金?)

現在伊朗一步一步地接近製造核子武器,2015年允許他們製造3.67% 濃縮鈾時,已經說明這比例足以應付原子能的和平用途,現在增加到60%又是為了甚麼?事實是根據Bloomberg 彭博新聞社年初報導,國際原子能委員會IAEA 發現,伊朗已經做到84% 的濃縮鈾,距離製造核子武器非常接近。就在傳出這項協議接近達成之際,伊朗最高領袖 Ayatollah Ali Khamenei 本月11日公然警告說:西方國家不能阻止他的國家發展核子武器。

發展核子武器根本是伊朗的短期目標,事實是伊朗的飛彈發展已經先進到超越俄羅斯,剛剛在本月六日,伊朗就高姿態的向世界宣稱成功製造了比音速快15 倍的高超音速 Fattah 飛彈(下圖為當時的公布儀式),而美國就在此時再送他們一個大禮。

 

 

 

 

 

 

 

以色列已經表示,不會受美國跟伊朗達成的協議的限制,如果伊朗接近發展核武,以色列必然會更積極進行核武的研發製造,屆時中東引發的世界大戰就無可避免。

知道這樣多事實,拜登為什麼還要偷偷摸摸的,尋求第三國的幫助,跟這個美國最大敵國之一達成讓對方透氣的協議,讓對方大有好處的協議?誰能解釋?

 

06/24/2023星期六

在強人普京的治理下,俄羅斯居然會發生軍事政變是無法想像的事,不過在發生後不到一日就「結束」了,發動政變的瓦格納僱傭兵首腦Veygeny Pregozhin 埔里格津宣布,為了避免流血,終止向莫斯科進軍的行動,這時他們距離莫斯科只有120英里。埔里格津願意這樣做是因為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居中達成協議,莫斯科同意不對埔里格津實施任何懲罰。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東部時間今天上午在電視上形容瓦格納這次軍事行動是叛國行動,主事者及參與者都將受到懲罰。不過之後就傳出特赦消息,協議中並保證埔里格津的安全,讓他在白俄定居。至於他的追隨者全部都有權利選擇加入俄羅斯正規軍隊。(下:普京在電視上顯示的愁容。下右為華格納首腦埔里格津檔案照。)

 

 

 

 

 

 

瓦格納是一隻目前有兩萬五千士兵的軍隊組織,過去16 個月協助普京參與烏克蘭戰爭,是普京一個得力助手。不過埔里格津對於俄羅斯國防部長Sergei Shoigu就諸多批評,指他錯誤領導,供應彈藥裝備都欠缺計畫,甚至指責軍方誤導讓俄羅斯進入與烏克蘭的「戰爭」。昨日他更指責國防部長下令用火箭砲攻擊他的部隊,死了兩千人,於是他的軍隊先是佔領南面的城市 Rostov-on-Don,之後率領坦克車北上直驅莫斯科。

下圖是埔里格津的瓦格納部隊在占領Rostov之後向北進軍的路線圖,到達地點距離莫斯科只有125英里。地圖左下大片土地是烏克蘭 Ukraine,左上是白俄羅斯 Belarus。

 

 

 

 

 

 

 

 

 

 

目前不知道埔里格津的下落,一般人對於普京保證他的安全也有疑慮。不過他與普京有20 多年私交。過去埔里格津犯過搶劫襲擊等罪名,服刑12 年後獲釋,之後經營餐館時與出任莫斯科副市長的普京結交,利用普京的地位,包辦了克里姆林宮的食物外包生意,成為巨富。所以他也被稱為「普京的廚師」,因為這種關係他在俄羅斯的地位就水漲船高。

埔里格津本人有黑暗的背景,他的部隊中的士兵也同樣具有黑暗背景。據說因為俄羅斯青年在烏克蘭的死傷慘重,埔里格津到俄羅斯監獄中招募士兵,允許他們只要願意服役就可以特赦。據稱他前後招募了五萬士兵,其中四萬是罪犯。不過他的部隊也是死傷慘重,其中單單在Bakhmut一役中就死了一萬,所以普京也知道埔里格津的貢獻。

但是這一次的「政變」對於普京政權是極大打擊,特別是在目前與烏克蘭的戰爭節節失利之際,此外這次埔里格津的部隊一路上受到不少國民歡呼,普京是否會看舊情網開一面?雖然埔里格津此次針對的目標似乎是國防部長,但是對於普京的統御能力震撼力量不容忽視。據稱今日上午,普京一度逃離莫斯科,此外莫斯科外的道路多處被軍隊故意破壞,用挖土機挖出一個個大洞,以阻止埔里格津的部隊進入莫斯科,可見其如臨大敵的緊張氣氛。

也許普京度過了這一次的軍事政變的危機,但是很多人預言這也是普京的末路的開始。同時對於這世界上其他類似的獨裁暴君也都是一個警惕。一意孤行是有後果的。

 

06/23/2023星期五

美國稅務部的一位吹哨人說,他們調查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的稅務時,發現亨特將他花費在召妓,以及參加一個性俱樂部的會費,都申報退稅。

這一位吹哨人就是兩名稅務部IRS 中那一位不願透露身分的職員。他在六月一日在國會眾議院預算及審核委員會作證時指出,亨特用了很多功夫逃稅,把召妓等等的開支都當作是「商業開支」,其中包括加州洛杉磯一個玩變態遊戲的性組織SNCTM 俱樂部,那俱樂部的年費是七萬五千元。不過亨特只付了訂金一萬元(就被趕出來)。這位吹哨人說,亨特將這間俱樂部申報為高爾夫球俱樂部,申報作為開支。

據該俱樂部的老闆Damon Lawner 對紐約郵報說,稅務部的人曾經發出傳票,到他們的俱樂部查問有關亨特拜登的會員資歷。不過他也指出,亨特拜登加入這俱樂部一個月不到就被踢出。他說,亨特因為隨便捏女人臀部,像一個被寵壞的孩子,所以被踢出。(下圖是這俱樂部的宣傳照,Lawner 是中間坐著那人)。

 

 

 

 

 

 

Lawner 說,亨特是在2018 年透過一個神祕女子陪同前來填表付費,支票則是由亨特有名字的一間有限公司LLC 開出的。

這名吹哨人還說,亨特申報一位女子的薪水,說她是他在西岸的助理,但其實她是一位妓女。另一位吹哨人謝普利Gary Shapley 也說,他們查到很多開支都是開給妓女的,包括旅館,飛機票,他們由亨特拜登的電郵等資料,證實這些人的身分,及旅館等等的用途。很多支票都是由他的諮詢公司Owasco P. C. 開出的。(下:亨特拜登喜歡將自己召妓時的相片收存在電腦中,這只是他收存的上千張相片中比較含蓄的幾張。亨特本人及其律師從未否認這些相片是他的。)

 

 

 

 

 

 

大家都聽過拜登多少次咬牙切齒的說:我要讓富人繳稅,他們從來都不好好繳稅。…他應當好好看看自己的兒子。

拜登每天都罵共和黨不跟他合作,管制槍枝,但是他兒子買槍時說謊,之後跟情婦吵架時,對方將手槍丟到一間學校附近的公共垃圾桶,(是讓祕密警察去撿回來),他卻讓司法部放他兒子一馬,這不是讓全國其他人仿效嗎?

 

06/23/2023星期五

美國稅務部的吹哨人提供的有關亨特拜登跟其父親在外國「搜刮」的更多消息在昨天被公布之後,美國的媒體還是一個字都不提。只有那些全天候新聞台提過幾次,但是都以質疑及攻擊的語氣,打擊吹哨人跟共和黨。不知道民主黨跟美國媒體要怎樣的證據,才會相信這一家人利用職權向外國政府兜攬數以百萬元計的事實?

不過因為這兩名吹哨人提供的資料實在多,而且有更多資訊解釋以前的疑點,不能忽視。昨天提過,亨特在WhatsApp上威脅一名大陸嘉實基金的董事長Henry Zhao 趙學軍,要對方「依照協議」立即匯款,否則我們會對付你,讓你以後的日子不好過。他還說「我現在跟我的父親坐在一起…」裡面提到他父親三次。後來聽到民主黨人說:誰知道當時拜登是否真的跟他在一起,他也許是吹牛說父親在身邊,也可能是因為吸毒,根本不知道身在何處。亨特拜登的律師Chris Clark 今天沒有否認這訊息是真的,但是辯稱亨特當時處於嚴重的毒癮期,他說的話跟做的事與他家人無關。(What?這等於承認一半了。)

現在有兩個後續資料,其一是,根據亨特拜登自己電腦上的資料,他在發出WhatsApp那天(2017年七月30日),確實是在他父親在德拉瓦的家裡,因為他在那天拍了幾張相片,其中在電腦上就存檔了四張,包括他駕駛父親的1967年的Corvette Stingray 跑車,跟著家中幾位女眷在家門口一起拍的(下圖)。(亨特拜登的電腦裡面真是資料豐富,他將自己的形跡全部都留下給人做證據。)

 

 

 

 

 

 

 

至於那個WhatsApp訊息也不是假的,而是稅務部IRS 在2020 年八月經由法院批准的搜索證,到Apple 的iCloud 上搜來的。同時獲得證據,在那次的警告之後,趙學軍就在五天後電匯十萬元到亨特成立的(空殼公司之一) Owasco P. C.的戶口。(之後又在八月八日電匯了五百萬元。)

稅務部的吹哨人謝普利Gary Shapley在證詞中指出,有關這次的 WhatsApp 談話,當時他們幾位調查人員就要求,使用GPS 查出當時亨特是否跟他父親在一起,但是(昨天提起過的)司法部助理副部長Lesley Wolf 李斯莉沃夫就阻止了,所以他們當時無法做到。

謝普利是稅務部的高級稽查員,從2020 年一月起領導稅務部裡的一個小組查緝亨特拜登的逃稅及洗錢事件。但是他說每一次需要進一步調查時,那位沃夫就予以阻止,干預。例如當他們要求到亨特的住處去搜索文件時,沃夫說「他們不允許搜索亨特拜登」及他的住處。後來當他們知道亨特在維吉尼亞州(近華盛頓處)租了一處公共儲藏室storage room,申請去搜索,卻發現沃夫事先通知了亨特的律師,讓他們毫無所獲。

謝普利在證詞中說,他們(包括稅務部及聯調局)計畫在2020  年底查問一個重要的相關證人,就是拜登家族成立的許多(空殼)公司的主要負責人華克Rob Walker,但是沃夫指示他們談話時不可以觸及亨特的父親,甚至不准他們使用dad 這個字眼,也禁止使用 the big guy。(我們都知道,亨特在電腦中提過,他們的「收入」中都要為 the big guy 保留百分之十。一般相信這個人就是拜登。)

謝普利說,當時他們跟FBI 的人都面面相覷:我們怎麼能不問?但是這位沃夫提了很多次,不准他們碰這位「父親」。

有了這樣多證據,還有兩個星期前被公開的FBI 的F-1032檔案,揭露了拜登向烏克蘭索賄,還有17 捲錄音帶的證據,即使你們都說沒有證實,難道你們不想證實是假的?不想澄清拜登無罪?

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的司法部今天發表聲明說:「司法部一直都說,德拉瓦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有全權調查此事,包括何時何地起訴(亨特拜登)任何罪名,他不需要其他人批准,有疑問的應當到德拉瓦檢察官哪裡去尋問。」

嘉蘭今天還在麥克風前面面色嚴厲的說:「今天有人不停攻擊司法部,這是攻擊美國憲法,攻擊美國的司法制度,造成美國人的生命危險,非常危險的作法。」美國是自由民主國家,他的意思是他的部門禁止任何人批評?請問你那個WhatsApp怎麼解釋?難道讓廣大美國人都算了?

而且今天拜登政府根本關閉了質詢的大門。今天的白宮記者會,首先是柯比將軍John Kirby,之後是Karine Jean-Pierre,最初都沒有主流媒體問這問題,但後來聽到New York Post跟NewsMax 的記者問到這件事時,柯比立即說:這件事我沒有話說,你再問都是白廢。記者多問了一句,他就收拾公文轉身離開。之後白宮發言人面對記者時,更多記者問到這問題,包括CNN,紐約時報,CBS,NBC記者都發問了,KJP 也一樣,都說:「這件事我沒有新的聲明,都跟過去一樣。要資料你們到白宮法律部去詢問。」其中 CNN 記者問到昨晚白宮宴請印度總理,亨特拜登也被邀請,請問白宮的想法?,她說這是總統的家事,總統家人被邀請國宴是很平常的事。之後有記者對這答覆不滿意時,她說:「我怎麼回答不用你來教我。」之後也立即離開了。

不過我注意到,過去問到同一類問題時,他們都指責共和黨:「只會無風起浪,攻擊政敵,這把戲他們玩了很多年…。」但是今天他們沒有攻擊,只是臉色很難看。不過不要以為拜登跟民主黨會認錯,會讓步,就像嘉蘭一樣,他們會繼續頑抗,並將槍頭調轉對準共和黨,不惜玉碎瓦全,同歸於盡。

 

06/22/2023星期四

越來越多人感覺到亨特拜登的所謂「起訴」像是兒戲。調查了五年,那樣一籮筐的證據,別提那個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上的資料文件,只查出了兩單misdemeanor 的「有兩年忘記報稅」,以及一件申請買手槍時錯誤填報,全部都不用徒刑,而且允許他在pre-trial 就plead bargain 認罪,現在連共和黨以外的人都相信美國確實有two-tier 雙重司法標準。目前唯一不相信有雙重標準的,只剩下民主黨人跟媒體。

 

 

目前有很多美國人曾經因為漏報稅,或是沒有報稅被起訴之後坐牢的,即使事後補稅都免不了受刑,但是像亨特拜登這樣連續幾年沒有報稅,積欠稅款超過至少三百萬元,卻不用坐牢?

根據前面一則報導,亨特拜登跟家人在2014-2019 年期間一共從外國得到$1,730 萬元收入,其中亨特就獨得$830 萬元,但是根據司法部部對他的起訴書,只說他在2018跟2019年期間,每年未報收入150 萬元,總共有三百萬元沒有報稅,而欠稅就以每年十萬元計。這是根本沒有把手上的證據當一回事。

事實上這也是司法部自打嘴巴,其實司法部跟亨特之間的「談判」已經持續了一年多,因為早在一年多前就有報導說,好萊塢的著名律師Kevin Morris 幫亨特還了兩百萬元的欠稅,表示他的收入遠超過一年150 萬元。

美國立即有很多人列舉了例子,甚至他們自己的例子,說他們隱瞞的收入跟欠稅沒有他多,都要坐牢。好像電視影星Mike Sorrentino 在2018 年因為在五年內欠稅230 萬元,補繳之後還被判刑了八個月。他的哥哥Marc 也隱瞞890 萬收入,被判刑兩年。

還有著名的黑人演員Wesley Snipes 也是因為在三年內隱瞞一千五百萬元收入,被控三項misdemeanor 罪名,結果被判刑期三年,而他也確實被監禁兩年九個月,剩餘的三個月在家裡服刑。這些是名人,其他不知名的更不知其數。

還有川普的私人律師Michael Cohen,他後來倒戈幫聯邦調查局做證人,出來提出對川普不利的證據,但仍然被發現隱瞞稅收及詐騙,結果被判刑三年。這還是對聯調局有功。更不要忘記,川普家族公司的一位高層,75歲的Allan Weisselberg,因為公司給他的福利(不付租金的公寓,汽車,及子女教育費)沒有報稅,被判刑五個月。

至於買槍時說謊的罪名,在美國屬於重罪,沒有一個可以逃過判刑,這包括黑人rapper 歌星Kodak Black,他在2019年22歲時,隱瞞自己過去有過案底而買槍,結果被判刑三年零十個月。而亨特在買槍時隱瞞兩項事實,現在他卻可以使用diversion program,也就是初審前的分流處理計畫,(讓被告能及時治療,在他來說就是戒毒),而逃避坐牢,甚至可以沒有案底。據很多法律界人士指出,包括上面那位歌星的律師都說,在他們幾十年的從業經驗,沒有一次與槍枝有關的案件使用diversion program,因為這是重罪,不容許以「治療」做藉口從輕處理,也從來沒聽過與槍枝有關的罪案,可以不受徒刑的,但是亨特拜登卻可以獲得這優待。(下面是幾位犯案跟亨特拜登一樣的名流,他們都要坐牢,左起:Mike Sorrentino,Wesley Snipes,及Kodak Black。)

 

 

 

 

 

現在見到很多人在網上說,亨特拜登享受到的是純粹的「白人特權」,很多黑人因為同樣的罪刑要坐牢,他卻可以不必,只因為他的家世。

到目前我們看得太清楚,拜登家族不僅貪腐,而且不當一回事。昨天我們見到有記者問拜登對此事的感想,他微笑說:我為我的兒子驕傲。今天晚上拜登在白宮國宴歡迎印度總理莫迪,亨特拜登跟拜登的弟弟James Biden 都衣著光鮮的周旋眾人之中,這是對美國人嗤之以鼻。

亨特的律師Chris Clark 在電視上說,據他所知,亨特的案子到此為止,意思是他可以安枕無憂了。相對川普作為總統有權利將「總統文件」帶回家,現在卻被司法部控37 項重罪,所有刑期加起來四百年。

 

06/22/2023星期四

美國眾議院的預算審核委員會Ways and Means Committee 今天公布了稅務部IRS 的兩名吹哨人在該委員會的作證紀錄,再度揭發了許多有關司法部調查亨特拜登的行動中,許多政治干預,以及不合常規的行為。這裡每一件都可以說是爆炸性新聞,但是你不要想從美國主流媒體那裏聽到見到。

其中一名吹哨人是以前提起過多次的 Gary Shapley 蓋瑞謝普利,他曾經在主媒CBS 上面露面 (下圖),述說他知道的許多政治干預,不過主媒訪問過他一次之後,就不再理會。而他也因為做了吹哨人,他主持的整個調查小組都被上司解散,失去職務。另一位吹哨人就願意繼續匿名。他們是在上個月26號到眾議院提出證詞,預算及審核委員會整理後今日公布。

 

 

 

 

 

 

在謝普利六小時的證詞中,他說,調查亨特的德拉瓦州檢察官懷思David Weiss 在去年三月就計畫要在華盛頓特區起訴亨特,但是被華盛頓檢察官批駁。之後他在去年秋天要在加州(亨特當時的住址)起訴亨特拜登,再度被加州中部的檢察官批駁。這兩位檢察官都是拜登總統任命的。(媒體喜歡說懷思是川普任命的,暗示他是偏幫共和黨的,其實川普當時是依照德拉瓦兩位參議員的建議名單上選擇懷思,而當地兩位參議員都是民主黨。共和黨在德拉瓦州根本沒有人脈,只能依照民主黨的意思甄選。)

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過去幾個月曾在參議院出席聆訊時指稱,懷思有全部自主權,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時間起訴任何人,現在證明他根本在說謊。而在國會作證時說謊是嚴重的刑事罪,能控告他嗎?

另外,拜登一再信誓旦旦的說,他從來沒有跟兒子談到亨特的生意來往,也從不知道亨特在外面做些甚麼。但是謝普利說他們調查期間從亨特拜登的  iCloud 得到一份2017年七月30日,亨特發給中國嘉實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Harvest Fund Management 董事長趙學軍 Henry Zhao 的 WhatsApp 訊息:「我現在跟我父親坐在一起,我們想知道,為什麼你們答應我們的事沒有辦到,請你告訴董事長我希望現在就解決這事,以免失控。我的現在就是今晚之前。還有,趙,如果我下一個接到的電話不是你自己打來的,或是主席打來的,我擔保坐在我旁邊的人,以及他認得的每一個人都會記得,包括我,會盡量跟你們過不去。你們會後悔沒根據我們說的去做。我現在就跟我父親坐在這裡,等你們的電話。」(下圖:趙學軍。)

 

這是一封措辭非常嚴厲的訊息,不僅證明拜登完全知道兒子在海外的「生意」,而且這措辭跟拜登在2018 年在一個演講中說的,他拿著奧巴馬的十億元經濟援助,去恐嚇烏克蘭總統,要他們開除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阻止他們繼續調查能源公司Burisma 時的語氣一模一樣:「我六小時後上飛機,如果你們屆時沒有開除他,我就帶著十億元離開。結果那班狗娘養的sons of bitches 果然將他開除了。…」(這是他親口說的話。)

另外我們也從亨特拜登的電腦知道,有一次中國華信公司CEFC 沒有依照協議給他們匯款時,他也很兇的要對方及時匯款,否則就要告對方。這些都有電郵作證據。

亨特為了與中國進行交易,在2013 年(也就是他跟隨父親,拜登坐副總統專機到大陸訪問之後12天),就跟嘉實基金的人合夥成立了BHR Parners渤海華美有限公司,這公司當時還有亨特的一個生意夥伴阿柴Devon Archer,以及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 的養子Christopher Heinz,後來Heinz 見到亨特在Burisma 做董事,覺得很過分才退出的。

當謝普利等人認為應當向亨特拜登問話時,司法部助理副部長 Lesley Wolf 沃夫就阻止他們,還說她不認為這裡有特別的刑事罪行值得追究。當稅務部建議到拜登在德拉瓦的家裡去尋找證物時,這位Wolf 也在會議中反對,同時阻止他們查問另一位相關人Rob Walker 華克,(後來我們知道他是拜登家族很多空殼公司的主要負責人。)

謝普利的證詞還指出,他們每次要訪問相關人士時,不是Wolf,就是聯調局FBI 的人從中阻止,干預,或是轉變話題。有一次甚至有人去通知拜登家人,讓他們避過或是不出現。當他們要訪問亨特時,也被他的律師阻止。

第二位吹哨人則說,調查人員發現,亨特跟他的合夥(公司)在2014-2019 年間一共從烏克蘭,羅馬尼亞及中國得到$1,730 萬美元的收入,而他個人就從中取得$830 萬元。調查人員主張起訴亨特嚴重罪行felony,並指他逃稅220萬元的重罪,但是到這星期我們終於見到,司法部只起訴亨特拜登「有兩年漏了報稅」,以最輕微的misdemeanor  罪名起訴他。

謝普利的小組是自從2020 年一月接手調查亨特拜登的逃稅及洗錢案子,但是當他在今年初做了吹哨人,他就被上級撤換職務,與這件案子完全無關了。

亨特拜登跟他父親的貪腐案,牽涉到的證據像是一個無底洞,挖之不窮,這裡說的只是冰山一角,證明司法部,聯調局,稅務部都盡量牽就,以大化小。對比川普那一邊,幾乎都是本來無事,民主黨,司法部卻能製造一批罪證,而且都以小放大到最大的罪名及刑期。

 

06/22/2023星期四

福斯電視台Fox News 自從在四月開除了名牌主持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之後,餘波未了,直到一星期前,再有兩名製作人離職,不過他們離職之前還搞了一個小地震。

在川普於本月八日被司法部起訴之後,於下個星期二(本月13日)前往佛羅里達法院報到,當晚就趕到新澤西州自己的高爾夫球場的酒店,對支持者發表演說。當時福斯電視台全程轉播,但與此同時拜登卻也在白宮發表有關種族歧視的演說。川普的演說只有福斯電視台跟幾個保守派電視台轉播,等到拜登講話時,CNN等才轉播,福斯電視台就在開始時兩個畫面都出現,只是只出了川普那邊的聲音。這時候分割畫面上出現一行解說字幕:Wannabe dictator speaks at the White House after having his political rival arrested. (夢想做獨裁的人在把政敵逮捕之後,在白宮發表演說。)

 

 

 

 

 

 

 

這樣的字幕當然驚動福斯上下,所以只出現27 秒鐘之後就急忙撤除。第二天福斯發表聲明,說針對有關事件已經採取行動,之後福斯電視台八點檔資深製作人麥斯可Alexander McCaskill 在自己的社交網路上宣布:今天是我在福斯工作最後一日,…並稱福斯是最好的工作地方,對過去十年的好時光感恩,及會懷念每一個人。不過據說跟他一起離職的還有資深製作人霍克斯Thomas Fox,他們都是原來卡森八點檔的製作人,所以他們跟卡森關係密切。圈內人說他們這樣做是有意在臨走前宣洩不滿。

麥斯可在網頁上說,是他自己要求辭職,獲對方允許,但是卡森在第二天就在推特發表了13分鐘的長白,他說麥斯可要求依照合約有兩星期時間離去,但是福斯要他立即離開公司。

卡特說麥斯可是福斯最能幹的製作人之一,言下之意是福斯向廣大的周邊勢力低頭。之後卡森就在獨白中解釋,拜登其實跟獨裁無異,他現在將最強有力的政敵起訴,法律上是逮捕了,這是只有獨裁國家的做法。此外他又舉例,拜登向所有獨裁一樣藉自己的權位,讓自己跟家人發財致富;同時禁止所有政敵及支持者集會,將一月六日的集會者都逮捕了;一方面要禁止國民有槍,一方面卻武裝稅務部職員,要他們對付納稅人;又列舉拜登在白宮慶祝驕傲月時,說所有的兒童都屬於國家,不屬於父母等等。

這件事證明兩件事,一件事是福斯新聞台內部普遍存在對拜登及民主黨的不滿,這種情緒或許出了新聞專業的範圍,但是大家如果每天對比CNN,ABC,CBS,N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幾十、幾百份媒體,他們做的不是更過火?他們每天用多少時間攻擊川普是獨裁,是納粹,是無惡不做的黑幫mob頭子,連支持他的人都說成是惡棍thugs,三K 黨,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們可以用任何詞彙攻擊任何一個共和黨,保守派,但是福斯公司只要做一次就吃不了兜著走。福斯上層願意低頭,裡面的製作人跟許多主持不願意!

另一個現象是,見到其他媒體的報導,福斯這回做了大逆不道的事,所以必須懲罰。同時他們再度在文章中證實,他們指責川普都是正當的,但是福斯不能批評拜登。同一天CNN 的報導就為拜登辯護,說拜登一再表示他從不干涉司法部做事(你信嗎?),福斯卻不公正的批評他。還說他們不轉播川普的演講,是因為他每次說話總是充滿了謊言。最後說在卡森被開除之前,福斯已經流失大量廣告,現在這樣做只會一路走下坡路。

過去幾年我都有追蹤美國民主黨跟其他媒體一義要打倒福斯新聞台,這是更走近了一步。

 

06/21/2023星期三

美國民主黨主政的城市,特別是那些被左傾大鱷索羅斯 George Soros 幫助推選檢察官管轄的地區,已經到了烽煙四起的地步。今天見到有報導說,舊金山市區自從2017 年到現在,有將近半數:47% 的商店關閉了,或是已經宣布要關閉。都是受不了當地惡劣的治安,要倉皇逃走。

 

舊金山曾經是美國最著名的觀光城市,但是現在不僅是觀光客卻步,連當地市民都不敢到街上。市區一條又一條街道上都是露宿者的帳篷,充滿了毒品及糞便,無家可歸者襲擊路人的事層出不窮。最常見的罪案是商店打劫,汽車被敲破窗戶偷走物品,以及路人無端端遭到襲擊。

過去我們提過的商店遷出事件包括一些著名連鎖店:首先是連鎖藥店Walgreens 忍受不了大規模的扒竊事件關閉了,因為當地檢察官根本不起訴,加上加州對價值一千元以下的偷竊事件也不過問,請問哪一間商店承受得起。之後各大連鎖公司,個體戶商店,紛紛關門離去。不久前Whole Foods,Nordstrom,先後宣布關閉分店或是旗艦店,現在Old Navy,AT&T,Coco Republic,Banana Republic,Crate & Barrel,Anthropologie,Saks Off 5th,不是已經關閉,就是已經宣布要撤走。

根據舊金山San Francisco Standard 的報導,在市區Union Square,2019年未有Covid 19之前,有203 間零售店,現在只有107間仍然開放,其他的都空置。最新更有消息,市區的購物中心Westfield San Francisco Centre上星期也宣布「因為面臨市區情況的挑戰」,及營業下滑,有可能隨時關閉。這個擁有包括Bloomingdale’s 的大型商場據說已經無法支付借貸利息,目前正在進行主權移轉。另外Union Square兩間大型酒店Hilton San Francisco 以及Parc 55 都已經停止付出貸款利息。都是頻臨倒閉的徵兆。

如果Westfield關閉,舊金山就會形同廢墟,有如密西根州的底特律Detroit,將形同鬼域。

舊金山的情況非一朝一夕,但是長久以來見不到當局有改弦易轍的跡象,不久前舊金山市議會還考慮一個委員會的建議,對當地合資格黑人居民每人賠償五百萬元,為什麼左派官員都以為錢是從天上掉下來的?

但是加州州長紐森Gavin Newsom跟舊金山市長London Breed 都不見有緊張的動作,紐森繼續跟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打口水戰,硬是要說加州比佛羅里達優秀。目前民主黨內還醞釀萬一拜登出意外,隨時拉紐森出來角逐總統提名。難道民主黨希望將整個美國都搞成舊金山這樣?

其實不只是舊金山,洛杉磯的市區,跟很多罪惡黑點都差不多,目前洛杉磯的檢察官George Gascon跟舊金山的檢察官Chesa Boudin (已被罷免)都是索羅斯支持當選的,他們一上台就停止檢控好像集體偷竊,打劫一類的案件,導致這一類案件市民見慣不怪,商店甚至不阻止。最後做老闆的只有落荒而逃。

不只商店如此,大公司也一樣,一星期前美國最大保險公司State Farm宣布將不再在加州出售房屋保險,另一間保險公司GEICO 則早在去年關閉了在加州的銷售中心,據說原因是州政府不斷的訂立新的規定,無論是建築,人事管理都讓業主增加開支,加上通貨膨脹,根本無法負擔。那天聽川普在訪問中說:要幫助商業發展「簡化規章」是比減稅更重要的,一點不錯,左派官員上台就不斷規定這個那個,於是業主大逃亡。不久前聽說,連好萊塢的電影公司都紛紛跑到德州去拍電影,以減少支出及繳稅。要知道好萊塢是極左的,他們都受不了了。

我見到美國主媒很少報導這方面的新聞(最多是地方報紙及地方電台報導),而且即使報導也不分析是因為民主黨政府製造的問題。這讓問題更遲遲不能解決。

 

06/21/2023星期三

美國眾議院終於通過了譴責censure民主黨加州眾議員亞當謝夫Adam Schiff 的議案,民主黨全部反對,共和黨中有六位投present,結果是213-209 通過。

上星期同一項議案中,因為夾帶對謝夫罰款一千六百萬元,所以有20位共和黨議員倒戈,以196對225票敗北。

兩次議案都是由佛羅里達的共和黨眾議員Anna Paulina Luna 提出,目的是懲罰謝夫在川普當選之後的兩年多期間,一再公開宣稱他有鐵證如山,證明川普跟俄羅斯勾結干預2016 年大選,讓他自己當選。謝夫以自己作為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的地位,定時接受情報機構的簡報,很清楚這不是事實,卻一再說謊。而且做為情報委員會主席這樣說,更容易讓人誤信。(下左共和黨議員Luna,下右 Adam Schiff)

 

 

 

 

 

後來的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 在調查兩年後,沒有找到任何川普跟俄羅斯勾結的證據,上個月司法部獨立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又提出調查報告,證明整個通俄說法都是基於民主黨及希拉里的「憑空杜撰」,但是到現在民主黨及謝夫仍然繼續說謊。

謝夫是美國歷史上到目前為止第26 位被眾議院通過被譴責的議員,不過謝夫就宣稱受到共和黨譴責是他的榮譽,而且在議案通過後,全體民主黨眾議員湧到他身邊為他鼓掌。口中還不斷高喊Shame!事實是,保守派選民都記得當時謝夫說的謊話,好像Fox News 也多次重播他說的一連串「川普是俄羅斯特務」的謊話,但是其他電台不僅不再播他說了那麼多次的謊言,甚至跟民主黨一樣,不承認過去是冤枉川普,所以多數選民或者也認為共和黨這議案是多餘,是玩政治。

今天如果川普宣稱他的2020 年大選果實是被民主黨及拜登偷走了,立即受到媒體攻擊,連川普的支持者都不能這樣說,但是民主黨包括謝夫就繼續說,2016年大選結果是俄羅斯跟川普勾結的後果。任何人都可以這樣說,沒有後果。謝夫目前還是加州參議員的熱門候選人。

 

06/21/2023星期三

美國司法部特別調查員Special Counsel 約翰杜倫John Durham 今天應邀到眾議院的司法委員會應訊,共和黨主持的委員會希望就他上個月提出的報告進一步提出解釋及細節,我在 杜倫報告有了結論 中說明了,這項調查及報告目的是要追溯川普總統一上台,民主黨及司法部門(特別是聯調局)就調查川普與俄羅斯串通,以干預2016 年大選,讓他自己當選。而杜倫的報告證實了,整個通俄調查都是基於民主黨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出錢,請英國退休情報員史蒂爾Christopher Steele,利用民主黨幕後送給他的假情報,泡製(杜撰)的一份川普黑材料做基礎,展開調查。而事先中央情報局CIA 知道希拉里有此計謀,CIA局長John Brennan 還去跟當時的總統奧巴馬,及副總統拜登等人匯報,但是這些人一句話都不說,聯調局長康米知道了也對下面的人隱瞞,繼續讓他們大張旗鼓地去調查。所以說是民主黨人跟司法部不理事實,串連做了一次整肅川普的運動。(下:杜倫今日在國會應訊。)

 

但今天看了這五個小時的聆訊,其中民主黨有一半的發言時間,發現他們不僅完全不理這報告列舉的事實,也不理杜倫提出的理據,卻從不同的角度打擊杜倫,繼續提出他們似是而非的論證,或是製造他們可以利用的宣傳字眼。

例如說,今天好幾位民主黨人問杜倫,為什麼沒有在報告中提起,川普公開向普京喊話,叫他找出希拉里的三萬多(消失的)電郵,之後俄羅斯就去駭客希拉里的電郵。(後面一半不是事實,是民主黨捏造。俄羅斯駭客民主黨的電郵在這之前很久就發生了。)之後又有好幾位民主黨議員捉住川普的兒子Don. Jr. 在接到一個俄羅斯女律師的電話後,就約了那個律師在紐約川普大樓見面。(傳說這律師說她有希拉里的黑材料,所以他們去了,但是到達後才知道上當,對方只是代表俄羅斯孤兒,希望獲得美國法律通融,讓美國人可以領養,所以談了十幾分鐘就散了。)這些民主黨議員,包括那個一再說謊的亞當謝夫Adam Schiff今天就質詢說:你的報告為什麼不提這件事?證明你的報告以偏概全等等。杜倫說:「那次(會面)事件不是非法行為,只是一次愚蠢的錯誤,而且經常有人打電話說有你的政敵的黑材料dirt,這不稀奇…」謝夫立即故作驚奇地說:經常發生?你知道有多少,給我們幾個例子。

在這裡很好笑的是,杜倫回答說:「在你的經驗可能不太出奇。」因為2018年一個俄羅斯諧劇明星(惡作劇)打電話給謝夫,說有川普的裸體相片,問他要不要,謝夫當場就以為是真的,立即同意跟對方見面。請問他自己是不是自打嘴吧?那人而且是俄羅斯口音,他居然好意思拿著川普兒子的行為做文章。(這段錄音後來廣為流傳,當然主媒是不會播放的。)這也證明杜倫相當有幽默感。

上面民主黨提出的兩個「證據」就是他們最喜歡用的(也是唯一證明川普通俄的證據),事實上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民主黨舉的這兩個例子,與上面杜倫報告列舉的證據,完全不能相比,杜倫列舉的證據全部都有證據(電郵,證人等等),而這兩件事都是虛無飄渺的所謂證據。

還有多位民主黨人責問杜倫:你用了六百萬元調查,卻只起訴了三個人,其中兩個被無罪釋放acquitted,另一個認罪,但是請問那認罪的判刑多久?杜倫說:守行為(緩刑)八個月。民主黨人笑了:你只起訴三人,一人只判緩刑。但是你說穆勒調查(川普通俄)是無稽的,人家卻起訴了三十幾人,十多人判刑。你能說你比他更值得?(杜倫當場苦笑說,那個被判刑的人竄改重要的電郵證據,只判八個月緩刑是笑話。)

這一點必須解釋,穆勒調查川普用了三千五百萬元,是杜倫的六倍。他起訴三十多人,只有大約十人判刑,而他起訴的人全部都跟通俄無關,全部都是挖出他們過去的其他罪名,例如逃稅,沒有舉報自己為外國政府遊說等,而且都是要他們合作對付川普,他們沒有同意,才起訴他們的。而杜倫起訴的三個人,全部與事件有關。

一名民主黨人還說:你沒有起訴希拉里?你沒有起訴(聯調局長)康米?你沒起訴任何一個報告中提到的人物,這就證明你沒有他們的罪證。

這一點真的很可悲。我在 杜倫調查只打蒼蠅,不打老虎 中就已經說過,整件事真正應當被起訴的就是希拉里,康米,聯調局裡面的副局長Andy McCabe,特別調查員Peter Strzok等等好多位大員,但是杜倫能夠起訴希拉里嗎?起訴康米嗎?那還不鬧翻天?康米自己在調查希拉里的電郵事件,及私藏機密文件之後就說了:「沒有一個講理的人reasonable 會起訴希拉里。」沒有人敢,共和黨更不敢。但是對比民主黨,他們就敢一次又一次的調查川普、起訴川普,一個民選的共和黨總統。這是真真正正可悲的事實。然而杜倫不敢做的事,現在被他們解讀做:你沒有起訴他們,表示他們都是清白的。不僅如此,你做報告汙衊這些人就是你們在無理詆毀他們。

再說,康米,McCabe 這些人不僅沒被起訴,全部都被CNN等媒體請去做評論員,康米、McCabe,希拉里等人出書,到處演講,都賺了大錢,被民主黨跟媒體當作英雄,杜倫跟他們相比像是過街老鼠,他能起訴對方那麼多人?

我看到這裡已經感覺到,「我們」真的不是「他們」的對手,我們永遠都做不到他們做得到的事。最讓我震驚的是,到了聆訊後面,一位民主黨的女議員Sheila Jackson Lee提議,要將今天的聆訊全部內容做成紀錄,還要公諸於世。我想了一下才想通,他們還要將他們繼續撒下的謊言摘要出來繼續宣傳。也就是說他們相信他們已經證明了:共和黨進行了一次無理的調查,全部被民主黨推翻了。

每次見到民主黨的作為,就進一步了解當年非正統的共產黨可以席捲大陸大片江山,也了解了一個能言善辯的列寧可以領導一小撮紅軍推翻沙皇,還有美國歷史上以最大比數當選的尼克森總統,可以被華盛頓郵報兩名記者給拉下台。我在這裡不厭其煩的列舉民主黨的作為,不要說中國人懶得關心,連美國人願意注意的都不多,最後一小撮人就可以達到翻天覆地的目的。

 

06/20/2023星期二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 終於到了北京做官式訪問,這是白宮渴望獲得的一次訪問,能見習近平更被當作是一樁成就。這樣的低聲下氣,之後還自我吹噓是「頗具成就」的一次訪問。

自從中共的間諜氣球在二月份大搖大擺橫貫美國上空被擊落後,雙方關係就陷於緊張,北京方面更取消了布林肯的訪問行程。美方一直表態希望能讓布林肯往訪,還說「保持雙方的直接溝通及互動是極端重要」,你這樣的表態不是懇求對方讓你跟他們見面嗎?

再看習近平跟布林肯見面的架式,他自己坐中間,中美雙方的外交官坐兩邊(下圖),這不是表明了他高高在上,中美雙方的最高級外交官都受他駕馭?共產黨國家對於排位置最小心了,這絕對不是無心之失。

 

 

 

 

 

 

 

所以不管白宮跟布林肯事後如何吹噓這一次的會談成果,還是被對方擺弄了一次。拿歷史上的經驗,西方的幼稚國家、政府跟共產黨談判哪一次不是被對方出賣,玩弄?沒有一次佔到便宜。

布林肯事後的宣布就是做了凱子還自豪:「我強調,只有最高層的直接溝通才能化解雙方的歧見,確保競爭不會演變成衝突。」北京要奪取台灣這是「歧見」嗎?人家說過這是不會讓步的底線。

以前說過,拜登跟民主黨在國際政壇上完全是幼稚園程度,所以一上台俄羅斯就進攻烏克蘭,中共就叫囂要打台灣。川普在位四年為甚麼就天下太平,沒人敢動呢?

川普本周接受了Fox News 福斯電視台下午六點鐘主持人Bret Baier的訪問,問到「中共攻打台灣時,你是否會為台灣作戰」時,他拒絕回答。他說:如果我回答,就會影響我談判的立場。這是聰明的答覆。聽不懂的人就是太笨。他不像拜登,每一次都說「我們會用武力保衛台灣」,這是亮出底牌,而且白宮每一次事後都立即否認,那是沒有底牌還要亮給人家看。

川普強調,「他在位四年,對方不僅沒有對台灣動武,甚至提都沒提過。」為什麼拜登上台後,攻打台灣就變成迫不及待呢?

被問到烏克蘭戰爭也一樣,川普說,他離任之前他曾經想到,普京或許會攻打烏克蘭,他將對方嚇倒了。他說:「我對他說,如果你(這樣做),你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會有災難性後果。我想你不會那樣做。他就說你不會。我說我會,我絕對會,…」他說:「他可能不全部相信,但是他只要相信十分之一,就夠了。」

這就是川普的談判技巧,但是對比拜登一夥人,嘴巴或許很硬,但是姿態一副低聲下氣,沒有一個人怕你。習近平是情報跟政治圈子裡混出來的身經百戰的博士班畢業生,完全看得出是將你玩弄指掌之上。

還有川普說過如果他重新當選,24小時就能讓烏克蘭停火,好多人又指責他說話不經大腦,又說他會將烏克蘭出賣掉。這一次Baier 又問他細節,他當然不會說。他說:「如果我說了,就會損害我的談判。」於是見到媒體的標題都是:川普不願意公布細節,好像他在空口說白話,不值相信。事實是,你能說甚麼呢?現在將你手上的牌給人家看,那還有作用嗎?

川普說,他跟普京有很好的關係,跟澤蘭斯基有很好的關係,所以他能跟雙方談判。但是美國民主黨跟媒體一定要將他跟普京的關係破壞,他還能讓雙方都信任他嗎?跟習近平也一樣,他讓習近平在貿易談判上損失幾千億的關稅,仍然能維持相當好的關係,不像拜登沒有上台就跟普京鬧翻了,跟沙地阿拉伯鬧翻了,習近平也一再給他臉色看。

川普未必能在24 小時內解決烏克蘭戰爭,但是短期內結束戰爭必定能做到,因為雙方都損失慘重,不想再戰了。今天國際上就是缺少一個像川普這樣的人主持大局。

 

06/20/2023星期二

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終於被起訴了,調查了五年之後,然而新聞內容是「亨特拜登同意對三項罪名認罪」,而且這三項罪名都是被沖了水的,極為輕微的罪名,全部都是不用坐牢的。這包括兩項misdemeanor (輕罪) 逃稅,以及一項買槍時沒有說實話,(其中兩項問題,一個問是否曾經被機構或是軍校驅逐,一個是是否吸毒,他都填否。而事實上他曾被海軍軍校驅逐,也正在吸毒)。

 

這新聞的重點兩個字是「同意」,過去一年多我們聽說亨特就要被起訴,一直都沒有消息,原來就是亨特在那裏討價還價,最後必須他同意,司法部才會起訴,而他同意的就是這三樣輕罪。而且因為是「認罪」plead guilty,可以讓他不僅不必坐牢,甚至可以沒有案底。因為沒有一項是重罪。

 

說到逃稅罪名,最初傳出時他就得到好萊塢一個左傾律師Kevin Morris 的支持,無條件幫他賠了兩百萬元欠稅,其他人欠了這樣鉅額的稅,即使賠了錢都要坐牢的。但是現在只被當作是 misdemeanor,說他在2017及2018年「錯過了報稅期限」。而買槍時說謊的罪名,據說也因為他已經出書承認自己當時吸毒,並且在積極戒毒時期,加上他認罪,所以只建議他接受probation (守行為) 的輕判。而且已經達成協議,守行為兩年。

至於我們過去聽過的洗錢罪名,這裡全部沒有提,那也是一項比較重的罪名。因為逃稅之前他必須將那幾百萬,幾千萬的錢轉移到國內,轉移到自己的帳戶,現在都沒有事了。還有好像莫斯科前市長夫人給他的350萬元(作為洗錢的報酬),出處跟下落?還有大家都知道的「為外國政府做說客」沒有登記申報,也沒有下文。川普的前任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只因為幫一個政府(烏克蘭)做說客,就被判刑四年。而亨特至少為烏克蘭,羅馬尼亞,中共及其他若干東歐小國做說客(收錢),這一項也全無下文。這就是調查五年的結果?(利用父親的職位,得到烏克蘭最大能源公司聘請做董事五年,一年一百萬元,這中間沒有利益輸送?)

還有最近共和黨國會才發現的,亨特跟他父親成立了20間空殼公司,將外國得到的每一次都幾百萬元的匯款,經過十多間銀行轉移到自己家人,甚至前後任妻子,情婦的戶口,這樣的「利用職權貪汙洗錢」,都有證據,也算了?(據稱德拉瓦檢察官聲稱亨特的案子仍在持續。但是只要司法部是在拜登掌控中,即使繼續調查也都可以預期到後果。因為所有的起訴必須先得到他們的同意。)

亨特的律師Chris Clark還說:我的了解是,這一次為期五年的調查已經結束了,有了結果。而結案的意思也代表,所有的證據都將塵封,不再被打開。

記得嗎,紐約地檢處調查川普的公司過去數十年的帳目,只找到一個CFO Allen Weisselberg收了公司的好處(房屋及汽車免租金,及兒女學費)沒有報稅,就被判刑五個月,而且被媒體報導了多少日子。亨特跟他比起來應該判刑多久?

拜登每天都在演講要嚴格管制槍枝,如果其他的買槍人都以亨特做例子,(因為吸毒就可以說謊),能夠嚴格管制槍枝嗎?

聽見CNN 的報導,沒有表示任何奇異處,只說這樣的後果必定使共和黨不滿,因為他們追在拜登家人後面好多年了,沒有得到他們想得到的結果,一定會吵鬧云云。今後你們看新聞一定都是這個角度:這件事沒有不妥,有人吵鬧都是政敵別有用心的舉動。目前已經聽到好多主流媒體的報導這樣說:共和黨不會妥協的,他們追緝亨特拜登跟他父親好多年,一次又一次都沒有實體證據。他們會繼續叫囂。他們說這是sweet deal,slap on the wrist,根本不是,這是司法部的獨立運作的後果。…

民主黨如此貪汙腐敗,拜登家族所以能夠這樣貪汙腐敗,都因為有一個助紂為虐的媒體。

拜登的白宮也第一時間發了聲明,大意說亨特的案子已經結束,拜登夫婦愛他們的兒子,亨特今後將過正常的安靜日子,白宮也不再對此事發言云云,也就是說以後不要再問我們,我們也不會回答。(但是據德拉瓦檢察官 David Weiss 另外發表的聲明,亨特的案子仍在持續,如果有新的證據還會繼續調查。這表示原有的案子還是已經結束了,而且即使繼續調查也都可以預期到後果。因為只要這司法部控制在拜登手中,所有的起訴都必須先得到他們的同意。)

相對川普的每一件訴訟,司法部用的各部門串連的人力物力去調查,拿槍突擊搜索,之後列出幾十項罪名,每一項的刑期是10-20年,總共400年徒刑,有那麼一點頭腦的人都可以見到其中的差別。而且不像亨特的案子,川普的案子會被媒體繼續炒作,每一天都是頭條負面大新聞,直到他無法選上為止。

 

06/19/2023星期一

川普被聯邦司法部起訴37 項罪名之後的民調出爐,多數證實他在黨內提名的優勢不變,同時多數美國選民認為,他即使被判有罪都應當受到赦免pardon。

這份由Harvard-Harris 在六月14-15日之間所做的民調顯示,在共和黨內,仍然有59% 的人支持川普代表共和黨,角逐總統提名,居第二位的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的支持率下跌到14%,這對他不是很好的消息。此外前任副總統彭思上升到 8%,其次是前任駐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以及商人Vivek Ramaswamy,後兩位都是印度後裔。

 

 

 

 

 

 

另外同一民調顯示,有53%的選民認為,即使川普在這次的錯誤處裡機密文件事件被裁決有罪,都應當得到赦免,以維持國家的團結。其中四分之三的共和黨認為如此,獨立選民有48%贊成赦免,民主黨人中則有30%贊成赦免。

另外在較早前的一項民調顯示,有48% 的選民認為這一次的起訴是基於政治動機,其中共和黨人認為是政治動機的達到81%。

川普這一次因為不當收存機密文件被起訴37項罪名,如果全部有罪將最高可以被判400 年徒刑。不過法律專家一致認為,這件案件不可能在2024 年大選前進入法庭審訊階段,所以最後極大機會都是以政治方式處理。

同一調查還指出,雖然多數政治議題都成 50-50 的對比,但是說到對目前國家前進的方向時,絕大多數都表示對目前的方向不滿意,特別是經濟方面。不過我見到所有媒體的報導,都沒有指明這一項問題是針對目前政府的,表示是對拜登政府的施政方向不滿意,多數渾水摸魚的說:沒有一個領導人讓他們滿意。

 

06/19/2023星期一

加州一個女孩在13 歲時進行變性手術,割除了雙乳,現在她18 歲,控告當時的醫生及醫院,促使她變性,還說他們是為了錢迫使她做這些手術。

根據Kayla Lovdahl 的指控書陳述,說她在11歲時受到網路上變性人的影響,認為自己是變性人。到了醫院就接到對方提供的各種手冊,讓她決定是否接受各種藥物及手術治療。她的父母當時為了尋求專業幫助,去見醫生,很快就被醫院告知,他們的女兒需要接受變性治療。到她12歲時,醫院就給她各種荷爾蒙藥物,阻止女性發育,13歲就接受割除雙乳的手術。她的父母指出,醫生及醫院完全沒有提供他們女兒心理上的輔導及諮詢。(下面是Kayla 成長的經歷,在她動手術之前,動手術時,及現在。)

 

 

 

 

 

 

 

指控書中指出,Kayla 前後一共只接受了75 分鐘的評估。目前她控訴加州的Kaiser Foundation Hospitals,以及四名醫生。

Kayla 已經在去年進行回復女性的治療,她承認自己過去的看法錯誤,更認為醫生對她的治療是疏忽職責。指控書中說,她當時的心理狀況被醫生疏忽了,極大多數的變性兒童如果是在年少時進行變性,成年後都會後悔。後來的研究也指出,變性兒童在變性後的心理狀況很少是有改善的。

Kayla的律師Charles Limandri在聲明中指出,目前的變性手術無異於虐待兒童,特別是在像加州一樣的州分,似乎是在推動他們的(變性)議程,希望這件訴訟可以改變現狀。跟著越來越多人在醫生敦促下進行變性,未來這類訴訟會更多,我們這裡提過很多次,加州不僅容許兒童自己決定是否變性,甚至宣布自己是變性庇護州,也就是歡迎被共和黨州拒絕變性的兒童到加州進行變性,如果父母反對,甚至會被剝奪子女扶養權。

做家長的更要睜開雙眼,不要到加州這些民主黨執政的州分去找麻煩。

 

06/19/2023星期一

英國一間教會學校八年級的學生,在上生活教育課程時,被老師問到:「你們願意做甚麼,是甚麼性別,完全取決於你自己」。而有一個女學生表示她決定自己是一隻貓。之後有一名女生就說:「你明明是一個女孩,怎麼可以是一隻貓?」結果這名13歲的女學生被老師叫去訓話,說她這樣做是令人厭惡的可恥行為Despicable,並說要向校方提出報告,同時如果他們的態度不改,只承認有男性及女性兩種性別,將不再歡迎他們回到學校。

 

事件發生在英國東南部East Sussex的聖公會學校Rhy College,有學生將當時的情況錄影,錄影中這老師說:「你居然敢質疑別人的取決,你讓別人很難過。」那學生回答:「如果一個人自認為是一隻貓,或是其他東西,那他真的是有毛病,或是瘋了。」老師說:你們哪裡來的觀念,只有兩種性別?還說:「性別不是由你們生下來的器官決定,性別是你們自己辨認的,這是我在這課程一開始就說過的。…性別實際上有三種,因為你可以生下來同時有男性及女性器官,或是荷爾蒙,此外還有變性,還有些人認為自己完全沒有性別的。」這時有好幾位學生都不同意,聲稱「如果你有陰道就是女性,有陽具就是男性。」老師提高了聲調說:你們是將常態norm當作是法律,那是不對的。「你們將順性別cisgender當作常態,就是以出生時的性器官決定性別,那樣的想法不可原諒。」還說:如果你們不喜歡這說法,可以到其他學校。

最後老師說:你們必須在平等,多元跟包容(DEI) 這方面有適當的對話,自我教育。

英國(也是左翼的) 電訊報Telegraph 刊登了上訴的錄影內容。同時引述一名家長的意見說:我了解這教師的立場,但是他/她不應當壓制學生的自由辯論。這樣做類似強迫灌輸教條主義。

據稱英國聖公會Church of England 在今年初下達命令,要所有教會學校「重新教育」學生,不要使用敏感的負面詞彙,以免引起其他學生不快。至於事件發生後,Rhy College 發言人就發表聲明說,該校宗旨是要提供包容教育環境,鼓勵學生發問及聆聽,不過會致力不要讓類似事件再發生。

這件事顯示,DEI (多元平等及包容)的偏激作風不只在美國,在所有西方國家一樣蔓延。教師鼓勵學生在幾十種性別中做選擇,如果都沒得滿意,就採取變性措施,甚至可以選擇做貓狗。學生如果提出質疑,就叫他們到其他學校,這等於是開除有不同意見的學生。

 

06/18/2023星期日

當奧巴馬Barack Obama剛剛在2008 年民主黨內總統初選時冒起,民主黨頓時譁然,立即吹捧他是美國黑人的成功典型,立即拋棄了他們當時要拉拔出來當美國第一任女性總統的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硬是將這個只有第一任參議員資歷的年輕人拉拔出來做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當拜登在2020 年提名卡美拉Kamala Harris 做他的副總統人選時,美國民主黨跟傳媒也眾口一致的稱讚拜登跟卡美拉,說卡美拉的成就是美國黑人及南亞裔婦女的光榮及典範云云,讚不絕口。

但是上個月,南卡羅萊納州的黑人共和黨參議員史考特Tim Scott 宣布角逐共和黨總統提名初選時,卻聽到美國媒體紛紛指責他的所謂成功是「掩飾美國歷史上的種族歧視」,奧巴馬甚至自己出馬,公開指責共和黨是利用史考特來重寫黑人歷史。(下圖左奧巴馬,右Time Scott。)

 

 

 

 

 

 

奧巴馬跟民主黨的說法才是要改寫美國歷史。有幾個人會清晰的分析,奧巴馬並非美國黑奴後代。他父親是非洲肯亞政府的經濟師,到美國深造時認識奧巴馬的母親,他母親是美國白人,也是學者,她是奧巴馬父親四個妻子中的第二位。他們結婚三年就離婚,奧巴馬只在十歲時再見過父親一面。之後奧巴馬母親再嫁了一位印尼學者,去了印尼,他十歲之後是由外祖父母(白人)扶養,母親則繼續取得博士學位。所以說奧巴馬的父母都是非常聰明的學者,他的身世跟美國黑奴毫無關係。

至於卡美拉,她母親來自印度泰米爾,19歲到美國,在美國取得醫學博士學位。她父親是牙買加裔的美國公民,有非洲及愛爾蘭血統,曾在史丹福大學任經濟學教授,所以她跟奧巴馬相似,都出生於父母有優秀基因的家庭。

然而史考特就不同了,他是真正美國黑奴的後代,他跟共和黨都說「他有一個故事」可以證明美國黑奴也可以有光明前途,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他最常說的例子就是,他祖父是摘棉花工人,而他卻成功進入國會,先是眾議員,之後是參議員,所以他說「這是30 年內由奴隸到國會的事例」。而且他是美國南方選出的第一個黑人參議員,不像民主黨那些黑人參議員都是其他地區選出來的。

但是民主黨卻非常害怕史考特的「故事」,為什麼?

美國ABC電視台極左女性談話節目The View的幾個主持,包括Whoopi Goldberg,Joey Behar 先後這樣說:「史考特以為他自己成功了,其他人都可以,這是無知,要知道他是例外exception,不是常態。直到他是常態,我們才能停止說系統性的歧視。」她們還把黑人大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 拖出來,說他們都是一類:「黑人共和黨人都以為自己掙脫了束縛,就沒有歧視存在,這些人是要抹煞歷史,他們永遠不會明白美國黑人歷史上遭受的系統性歧視。」

這星期,奧巴馬也火上添油,他在CNN的Podcast訪問中說:共和黨內有一些黑人候選人,他們會說美國一切都好,我們可以成功,…我不是批評史考特,不過他們的說法「我們都應當get along」不是誠實的說出我們的過去跟現在。

這就是他們左派的病態人生觀,他們見到史考特,湯瑪斯的成功不是為他們高興,而是要繼續挖掘負面事例,如果挖掘不到,就要製造。奧巴馬跟卡美拉都不是有成就的政客,美國的選民放棄其他候選人拉拔他們,只因為他們的膚色,他們還要每一句話都批判美國這個社會。他們忍受不了史考特要美國人get along (好好相處) 的話,證明了他們要鬥爭,永遠的鬥爭。

從史考特,湯瑪斯的例子,我們見到美國黑奴要成功需要時間,因為他們四百多年前被賣到美國時是最原始的非洲黑人,距離開化有相當一段距離的,(這是很多人故意要忽視的事實)。見到他們在四百年內能夠成功應當為他們高興。不像奧巴馬,卡美拉,他們的父母都已經進化了很長一段時間,已經是學者了。黑奴後代當然不能跟他們相比。明白這些事實,就知道今天是誰在想改寫美國歷史。

 

06/18/2023星期日

一間辦公室家具公司根據目前在家工作者的姿勢,以及英國里茲大學University Leeds 的研究結論,用電腦3D 做成一個未來人類的典型模型:駝背,眼眶深陷,手指彎曲,下部肥胖的醜陋模樣。(下圖就是這間家具公司用3D技術做成的未來人類造型,他們為之取名為Anna。)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我百分之兩百相信。在沒有Covid-19 之前,年輕一代已經因為電腦,手機跟電視的影響,變成不運動,有空就捲縮在家裡的一代。而人類的體型隨著生活習慣的改變,也在每天改變。這是自然定律。記得小時候家裡人都會嘲笑日本人的蘿蔔腿,因為他們長年生活在塌塌米上,回家就綣曲雙腿坐在塌塌米上,幾十個世代之後都變成短腿及蘿蔔腿的形狀。進入二十世紀後,日本人一方面建築新式房屋,大量減少塌塌米建築,同時大量給兒童喝牛奶,現在在日本已經見不到蘿蔔腿的兒童。另外我在寫「加拿大歷史」時,見到很多歷史文獻都稱讚以前的印地安人身材健美,一些歐洲女子更讚不絕口。原因是他們整天四處奔跑,不是狩獵就是捉魚吃。但是你看今天的北美洲印第安人,全部都有癡肥,糖尿病的問題。我在印地安人的村子住過,見到他們的食物全部是煎炸油膩的東西,沒有人吃蔬菜水果。而且他們幾乎都不工作,很多都有酗酒毛病,因為政府有照顧,多數在家沒事做。於是體型如此不堪。

自從Covid時期,全世界的辦公一族都改在家裡上班,到現在據說還有一半沒有回復正常工作。根據上述辦公室家具公司Furniture At Work的統計,很多人在家工作時不是坐在辦公桌前,而是坐在沙發上,甚至坐在床上辦公的,長久不改就形成了上述的醜陋體型。因為要低頭看電腦,於是形成了駝背。因為常時期摸著那個滑鼠,手指就成為鷹勾形狀。而且長時期坐著不運動,不出門,臀部就越來越大。加上兩眼整天盯著那一小方螢幕,眼睛就越來越深陷,視力越來越差,…

這項研究是針對家居辦公室用品而做,其實不需要這研究,簡單的設想都可以預期到的後果。此外還不要說,年輕人在家裡工作失去了正常社交生活,據說更多年輕人無法結識對象,變成無性別的一代,願意長期跟父母同居,甚至減少結婚及減少生育下一代的機會。我還沒有觸及辦公效率的問題,人類素質參差不一,有人工作效率跟素質都好,有人就會偷懶懈怠,在家裡工作難以有最好的效率。

所以雖然在家裡辦公有很多好處:節省上下班的交通時間,節省汽油及能源,方便在家裡照顧幼兒,甚至節省服裝費,但是缺點也不容忽視,更影響後代人類的健康福祉。

 

06/17/2023星期六

加州洛杉磯道奇棒球隊The Dodgers 昨晚終於舉行了他們預告已久的驕傲之夜,並且果真頒發社區英雄獎章給予一個人妖組織,一個專門諷刺天主教修女的Sisters of Perpetual Indulgence。不過天主教會發起的抗議行動就吸引了更多人群及注意力。(下:道奇隊的頒獎儀式,可以見到場內觀眾寥寥可數。)

 

 

 

 

 

 

 

 

這項頒獎儀式是在球賽開始前投第一個球之前舉行,根據現場的畫面及報導,當時球場的觀眾明顯比平時少很多,事實是只有三三兩兩觀眾在場。據稱當時的擴音機這樣宣布:道奇隊為伸向LGBTQ+ 社區,將這項社區英雄獎頒發給洛杉磯的Sisters of Perpetual Indulgence分會。據現場錄影顯示,在場稀少的觀眾中有人給予掌聲,但也有人發出噓聲。

在道奇隊這項儀式還未開始之前,洛杉磯的Dodger Stadium 場外就聚集了幾千人,他們都是應這個組織Catholics for Catholics 的呼籲前來抗議。這個天主教組織幾個星期前,就號召支持者這天到球場外參加祈禱儀式,以抗議道奇隊不僅邀請這人妖組織參加驕傲之夜,還頒獎給他們。(下:在道奇球場外的公路,以及球場外都有信徒聚集及祈禱。)

 

 

 

 

 

 

 

道奇隊是在今年五月宣布會頒獎給這個組織,之後引起天主教會及保守派人士的反彈,包括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迪山塔斯,甚至多名職棒明星球員的批評,道奇隊面對壓力第二天宣布收回成命,之後又遇到同性戀社區的強烈抗議,於是又向這人妖組織鄭重道歉,並再度邀請他們參加。但就宣布會在七月時,舉行一個道奇家庭日,象徵重視宗教精神。

昨晚出現在球場外的抗議者人數之眾,最多時兩千人,聲勢壯大,出乎很多人的意外。過去集體上街示威者幾乎都是左派群眾,右派及保守派極少發動群眾力量。而且這些抗議者屬於多個族群,其中以拉丁族裔明顯最多,所以左派及同性戀組織不能再以「白人至上的仇恨組織」來攻擊對方。許多示威這更以左派的示威口號還給對方,指責對方是仇恨組織,仇恨言論,因為這個組織Sisters of Perpetual Indulgence不僅是諷刺及窩囊天主教修女,甚至侮辱耶穌基督,侮辱天主教會,他們惡行惡狀打扮成修女,不堪入目,還在街頭表演修女在十字架前跳脫衣舞,及引誘耶穌的惡俗行為。(下:部分示威者的標語牌。)

 

 

 

 

 

 

 

但是到網上搜尋,都見不到有關這次龐大示威的新聞,只見到當地的新聞報導中,卻引用這組織網上的宣傳字眼,說這個人妖組織是一個「博愛組織,是以幽默及機智對付社會上的偏見態度」云云。(這裡引用的畫面來自 Fox News 網頁,以及New York Post 網頁)

目前的保守派遇到社會上龐大的有組織壓力時,通常都是無力還手。到目前似乎只有天主教會偶爾還會發出像樣的反擊,(另一個例子是反對無條件墮胎的集會),所以近來見到左派勢力(民主黨,聯邦調查局)都以天主教會為打擊對象。

 

06/16/2023星期五

過去多年來我一再報導,福斯新聞台Fox News 的收視率一直高居有線新聞台的首位,甚至前面八名都是福斯新聞台的節目包辦,其次才見到MSNBC 的節目逐漸出現在第八位以下。這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多年,只在2020 年大選之後,因為路向改變,被觀眾摒棄,短暫幾個月收視下跌,屈居第二位。之後迅速回升,又是收視冠軍。

 

 

 

 

 

 

但是現在在王牌主持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離開之後,局勢大變,過去幾星期福斯新聞台的收視大跌,現在前面七位都是極左新聞台MSNBC 的節目,福斯台只有下午五點鐘的The Five,跟晚間十一點的Gutfeld 進入前十名,最慘的是晚間八點到十一點的黃金時段全部下跌到30 名以下,連帶很多其他節目都下滑。(CNN 最成功的節目仍然在第十位以下才出現。而Newsmax 的節目更在第51位以下才出現。)

這很明顯是福斯的基本觀眾在離棄,而且時間上很明顯與卡森的離去有關。在我來說,這是沒有太大的道理,因為福斯與眾不同不僅因為卡森一個人,幾乎所有的主持都與其他電視台不一樣,沒理由因為他走了就全軍覆沒。

一方面,聽說卡森也在跟福斯「戰爭」,因為他跟福斯雖然斷了關係,卻繼續受薪(每年兩千萬元),而且一直受薪到2025年一月,依照合約他在這期間不可以在外面做節目。而他急於重新建立自己的品牌,他在推特的節目就是違反合約,所以不惜公開跟福斯翻臉,對抗,實施焦土政策。造成他的擁躉跟隨他走。

聽到另一個消息是,當福斯賠錢(將近八億元)給那個Dominion Voting Systems 時,條件之一就是開除卡森,所以福斯才會毫無條件的開除卡森。如果這是事實,就證明對方是結合了民主黨要打垮福斯新聞台。因為卡森在那次事件中是最無辜的。我記得很清楚,當川普的律師Sidney Powell 在電視上指責Dominion 作弊時,第一個公開說她沒有證據的就是卡森,還叫她不要胡說。Dominion 沒有理由要福斯開除他。福斯若是這樣做就是上了大當。

福斯做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唯一的保守派媒體做到每一個人都怕,民主黨跟其他主媒這麼多年來都希望他垮,現在他卻把自己搞垮,將收視寶座拱手讓出去。

CNN 那邊,也趕走了希望整頓的 CEO Chris Licht,現在很明顯已經走回極左路線,是記者跟主持擊敗了幕後老闆。現在2024 年大選的選戰進入炙熱期間,共和黨若是失去一個重要的據點,前景堪虞。

 

06/16/2023星期五

美國的媒體繼續隱瞞拜登嚴重的老人失智現象。他今天在康涅狄克州的West Hartford 一次有關禁槍演說中,居然這樣做結束:「就這樣,天佑吾后God Save the Queen。」這句話顯示他不知道今年是何年,他自己身在何處。

 

英女王已經在去年九月去世了,而且他是美國總統,他說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今天的活動是由幾個媒體發通稿,其中之一是達拉斯早報的記者Todd Gillman,事後好多記者問他拜登說這話是甚麼意思,他說他們想了半天也都不知道。

去年九月,拜登在白宮的一次活動中,也公開喊話叫在場的一位眾議員Jackie Walorski出來,但是這位議員也已經在幾個月前死於車禍。

更可笑的是,拜登星期三晚上在華盛頓一個環保組織League of Conservation Voters 的年會晚宴中演說時,居然這樣說:「我們有計畫,建一條鐵路,橫渡太平洋一直到印度洋。」這樣說他似乎還認為不夠,又說:「我們有計畫在安哥拉(非洲) 建造世界最大的太陽能發電廠,我可以繼續說下去,但是我不會,因為我脫稿了,再說下去我就有麻煩了。」(下圖:拜登腦子裡的橫跨太平洋及印度洋的鐵路,就是直線都有八千多英里,他說夢話嗎?)

 

 

 

 

 

 

這是真的脫稿,美國怎麼會橫渡太平洋及印度洋建一條鐵路?不僅這些話像是夢囈,而他最後說的:「我再說下去就有麻煩了。」這是小孩子說的話,生怕有人在後面懲罰他。但是拜登這樣說話已經不只一次,明顯白宮有人專門提醒他不要亂說話。他還算是總統嗎?

一個星期前,當拜登在白宮跟英國首相Rishi Sunak 一起開記者會時,他已經說過一次:「我們在討論,我的團隊也跟其他相關國家在討論,建一條鐵路從太平洋,到大西洋,一路到印度洋。」中間還說到其中一個建議是在非洲沙哈拉沙漠起建橫貫鐵路。有最基本地理知識的人都知道,你不能從太平洋到大西洋,再通到印度洋,那是繞圈子。

平常川普只要說了一句話他們聽不順耳,媒體都會立即 fact check,還會附帶攻擊。但是對於拜登的信口開河,主媒毫無反應,見到 Forbes 發表了一篇報導,卻說拜登他自己都承認是gaffe machine,表示經常說錯話,所以不足奇。最後還加了一段說:他不是唯一的一個,以前的總統也經常說了不想說的話。

不是騙你,他們真的這樣發新聞,幫他塗脂抹粉。

 

06/16/2023星期五

加州州議會眾議院五月初通過了一項法律,保障兒童有進行變性手術的權利。當時制訂這法律的理由,說是為了對抗共和黨的州分禁止未成年兒童變性的法律,要讓兒童有一個地方可以自由及安全的進行變性手術。

不過州議會又在一個星期前,於該法律中加註了一項修正案,規定「在法庭裁決時,為了兒童的健康,安全,及福利,家長必須認可兒女的性別認知gender identity。」這樣的字眼在法律上的意思就是說,如果家長不承認子女的性別認知,就會在爭訟時失去子女的扶養權。如果不是由另一方得到扶養權,就是由政府接管。

這項修正案讓家長權益組織警覺,因為這是說以後父母要由子女決定他們的性別,如果父母不同意,就會失去子女的扶養權。這是史無前例的法規,因為歷史上首次,未成年子女的決定大於父母。父母生下子女將隨時失去子女的所有權。

一星期前,拜登在白宮慶祝同性戀自豪月時,就這樣說:「沒有這回事,說這是別人的孩子,我們國家的孩子都是我們的孩子。」而第二天白宮也發出推特,將拜登的演說重發一次,他說:這些是我們的孩子,我們要平等對待每一個人,包括LGBTQ 美國人,你們是被寵愛的,有我們的支持。」最後還加了標語:「給LGBTQ1+社區,拜登跟卡美拉支持你們。」這些都顯示,今天民主黨支持的概念是:孩子不再屬於父母,而是政府的。(下:拜登在白宮慶祝驕傲月時說,孩子都是國家的。)

 

 

 

 

 

 

推特跟電動車Tesla的老闆瑪斯克Elon Musk 已經第一時間發出推特對抗,瑪斯克說:「你是政府,他們不是你的孩子。」

但是現在民主黨的州分藉口要給兒童變性自由,逐步立法要奪取父母的權利。除了加州,明尼蘇達也在四月通過立法,要讓該州成為「變性庇護州」,也就是歡迎在其他州不能接受變性手術的人或是兒童都可以前來尋求幫助。這法律也是特別為回應相鄰的南達科他州居民,該州也是不久前立法,禁止為18歲下兒童施行變性手術。然而該州的法律字眼也包含了父母必須同意子女變性的權利,否則就是違反變性者人權,在法律上構成違反子女權益。

 

06/16/2023星期五

物極必反,美國麻省波士頓郊區Burlington 一間中學,在本月二日該校開始慶祝同性戀自豪月的那天,校方通令學生都要穿著彩虹顏色的服裝去上學的那一天,卻有一群學生有意的穿著藍白紅三色(國旗顏色)服裝,到學校破壞校方的彩虹裝飾,撕壞彩虹旗,不僅如此,口中還高喊口號:我們的代名詞pronoun是USA,同時高喊:USA!USA!。這是非常明顯的對校方的鼓吹驕傲月不滿。

 

 

 

 

 

 

這批學生的舉動不止驚動了校方,也驚動了當地社區,因為當地推動同性戀及變性的平權運動不遺餘力,認為已經是正常生活的一部分,卻有學生敢公然出來對抗。該市的平等聯會共同主席Nancy Bonassera 已經向市政府提出要求,提升市府的DEI (多元,平等及包容)政策,盡快任命一名新的主管。

最讓他們意外的是,這事不是發生在保守的德州,或是美國腹地的中西部,而是最自由的東北區的麻省,而且是由一群中學生自己發起,他們都是吃左派的奶長大的孩子!

而在同樣是自由派陣地的密西根州底特律的一個郊區城鎮Hamtramck的市政局,上星期投票一致通過,禁止在市府所屬公共旗桿上懸掛彩虹旗。只有國旗跟代表戰俘的旗幟可以懸掛在市府的旗桿上。

經過四個小時的激辯後,議員一致通過禁止懸掛所有宗教,族裔,政治或是「性趨向」的旗幟。不過在場的幾位同性戀團體分子舉牌抗議,兩名女子更公然擁抱接吻以示抗議。

這個城鎮目前多數是回教徒居民,市長Amer Ghalib及多數市議員都是回教徒,市長在競選時已經以禁止彩虹旗為政綱,結果當選。

也許因為過去幾年美國左派大力推動變性概念等激進思潮,越來越多美國人向保守派立場靠攏。最近蓋洛普民意公司舉行的一次民調,有38% 的人自認在社會議題上屬於保守派,這比去年的33%,及2021 年的30%都明顯提升。

同一調查中,只有29% 自認是自由派,這比去年以及前年同樣是34%也明顯下降了。而宣稱自己是中間派,溫和派的就有31%。這也是近年來首次保守派選民遠遠超過自由派的比例。

上述是指的社會議題方面,這包括性別趨向議題,社會犯罪議題,學校教育議題,甚至移民政策方面的議題。

至於在經濟問題方面,保守派的比例就更高。同一民調指出,有44% 的人自認在財經問題上屬於保守派立場,(這表示主張低稅率,以及政府減輕各項管制),這是自2012 年以來最高。自認是自由派的只有21%,中庸派的33%。

如果以政黨分析,共和黨中有四分之三是保守派,民主黨只有不到一成是保守派,獨立人士中有30% 是保守派。

如果左派繼續推動他們的「隨想隨有」的變性概念,以及無限制的代名詞,這轉回頭的潮流就無法阻擋。

 

06/15/2023星期四

如果你以為用不同的代名詞代表不同的(幾十種)性別,只是一種短暫的潮流,幾年後就會不時興了,消失了,你可能錯了。最近看到新聞,著名的醫療機構約翰霍普金斯醫療中心John Hopkins Medicine (JHM) 發表了一份內部指引,要員工都能夠正確的稱呼其他員工跟病人,依照他們的性別,使用適當的代名詞。另外美聯社AP 也更新了他們的記者及編輯的指引,要每一個人在訪問變性者,或是寫新聞時,不要用錯字眼。

 

進一步看這些指引,難免不令人啼笑皆非。例如說,傳統的代名詞就那麼十幾個,而他們現在的性別卻有幾十種,根本不夠用,於是JHM 就發明了一些新的代名詞,例如增加了aerself,faerself 以擴大現有的yourself,myself範圍。另外還增加了:ve,xe,per,ae,faer等等,用來在你,我,他都不夠用時,可以使用。這不是庸人自擾是甚麼。

另外見到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 也在他們更新的LGBTQ 詞彙(辭典)中,將Lesbian 這個字解釋做non-man,非男人,而且作了以下的解釋:以前將lesbian (女同性戀者)解釋做:被其他女性吸引的女性,但這樣解釋無法包容non-binary (非二元性別,也就是男女性別以外的人),他們也可以是lesbian,所以統一改做non-man。

你懂嗎?

這就是今天的最高學府,以及高等醫學研究機構的做法。你搖頭嘆息都無法減除心內的不解跟疑惑。

至於美聯社AP的指引更像是一本書的複雜。指引中要每一個記者跟編輯,正確使用每一個新聞人物的性別,務必使用沒有歧見的字眼。還提醒大家:因為不是所有的人都屬於一種或是兩種性別類別,例如nonbinary (非二元),或是intersex (雙性人),所以連both,either,opposite或是sexes,genders這類字眼都要避免使用。所以說,以後提到這類問題時,不要再說:「兩種性別之一」,或是「相反的性別」都不能用了。因為那些字代表只有兩種性別。

指引中還說,以後連天生的性別biological sex 這一類字眼都不能用,也就是說,不能說人有先天的性別,所有人的性別都是後天決定的?這就是今天性別的以偏概全。明明只有那極少數的人對自己的性別不確定,變成所有的人都不能有先天的性別。前不久才見到一篇報導,說一個大學生在寫報告時,使用了biological sex 的字眼,就被給了零分。他們要全面消滅這些詞彙。

至於代名詞也讓人混淆不清,甚麼時候該用they/them?明明是一個人,卻要使用「他們」。(因為他們身體內好幾種性別)。

AP 的指引有幾十個大項目,每一個都叫人看了怵目驚心,包括如何報導與變性爭論有關的新聞,與變性手術相關的新聞,或是與變性人參與體育比賽項目的寶島方向,可以預料的都是站在自由派的立場。此外又叫人不可以這樣,不可以那樣。這個字不能用,那個詞不能說。而且有很多字是我不認識的,從來沒有到網上搜尋過那麼多次新字。

這些人瘋狂到此地步,相信總有一天要走回頭,只是不知道這錯誤的路要走多遠。

 

06/15/2023星期四

如果你有跟蹤美國的「真正」新聞,相對川普所謂的一些「罪行」,拜登家族的罪行才是真正的鐵證如山,而且更要嚴重。單單最近共和黨眾議院的監督委員會證實的,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前往羅馬尼亞幫助肅貪之後,就獲得對方三百萬元匯款,並且經由銀行轉帳紀錄,知道他們將其中的一百萬元經由中東一間銀行,再轉匯到美國的多間空殼公司,轉移給拜登家裡的九個人,包括亨特拜登的前妻及情婦,以及拜登的多名孫子女。現在已經知道的拜登家族的空殼公司多達20間。而且根據他們CBS 自己的報導,美國十多間銀行一共報導了拜登家族有150 次以上可疑的類似轉帳。(現在只傳調了其中一間銀行,就知道上面這樣多事情。)

另外最近更見到聯調局FBI 被迫公開的一份文件,知道有FBI 自己的可靠線民指出,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向烏克蘭的國營能源公司Burisma索賄,現在更有17個對方跟拜登,以及亨特拜登的電話錄音帶存在,可以作證明。但是FBI 擁有這些報告卻事隔多年都沒有展開調查,甚至企圖掩飾這份報告,不給共和黨人見到。如果你是美國選民,你是媒體,你不想知道更多內情嗎?而不是每天如雷貫耳的告訴你,川普又怎麼好像犯了甚麼法了。

從這些事也見到民主黨(左派)的好像瞎了眼一樣的盲目的團結。到現在沒有見到一個民主黨人出來,不要說批評拜登了,即使是說希望知道真相的人都沒有。反而是當被問到時,全部說的是一個調調:共和黨的人就是喜歡捕風捉影,他們多年來想找拜登的犯罪證據,毫無所獲,他們已經失去所有信譽;我沒有理由相信這任何一件事是真的,希望他們到此為止;他們這是希望用假的指控,掩飾他們自己的川普的罪行;美國人只希望每天日子過得更好,有錢付帳單,不希望政客浪費時間搞黨爭…

他們將事情反過來說的本事是不是很厲害?這些批評的話完全是應當用來照鏡子的,但是他們說的那麼順溜,露不出破綻。不僅是民主黨,連媒體都團結一致,話筒統一。

但是反看共和黨那邊,川普每一次都是被對方毫無證據(甚至製造證據)的罪名,一次又一次的抹黑,調查,起訴,甚至逮捕,到後來都有證據證明他是無辜的:獨立調查員穆勒Robert Mueller調查證明他通俄的指控沒有證據;司法部總調查員Michael Horowitz的報告證明是聯調局非法竊聽川普團隊:杜倫John Durham 報告則證明了民主黨跟聯調局聯合起來整肅川普。但是即使經過這樣多次事件,共和黨裡總是還有那麼一大群人每一次都站出來跟川普劃清界線,表示自己清高。這一次到現在,共和黨在參議院的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一句話都沒有表態。川普時代他自己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甚至說:這起訴書中如果只有一半是真的,他就玩完了He’s toast。而與川普角逐總統提名的十多位候選人中,除了一兩位有義氣的之外,幾乎全部都遲疑態度。前副總統彭思說:他不能為犯法的人辯護;前任駐聯合國大使Nikki Haley 說:如果起訴書說的是真的,他就是行為輕率,會讓我們國家安全受威脅;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比較技巧(聰明)的指責司法部跟聯調局將自己的權力當作武器,而沒有對川普提出批評,但是那幾位以出賣川普以獲得媒體吹捧的候選人:前任阿肯色州長Asa Huchinson,以及前新澤西州長Chris Christie就趁機攻擊川普,甚至說他這樣品性的人應當退出角逐。

民主黨內怎麼沒有這一類人呢?一個都沒有。只要這趨勢繼續下去,共和黨(保守派)就只有一路輸下去。

過去幾年川普頗有體會,他有一次說過,當年尼克森就是因為共和黨裡面背叛他,迫得他一定要辭職。這是真的,尼克森所謂犯的錯與民主黨人比起來真的微不足道,但是當時就是共和黨裡面包括一些黨內大老,司法界人士都出面勸退,甚至批評,才讓他沒有選擇。

 

06/15/2023星期四

美國共和黨在眾議院提出的譴責民主黨議員謝夫Adam Schiff 的議案沒有通過。有20位共和黨人投反對票,兩人投棄權。民主黨那邊也有五人投棄權。結果以225-196未通過。

 

 

 

 

 

這次投票失敗的原因倒不能完全怪共和黨人不團結,主要是議案中除了譴責謝夫,還要罰款一千六百萬元,讓一些共和黨人擔心後遺症。擔心以後民主黨掌握多數時回頭來就任何議題提出議案,針對共和黨人。

謝夫就是那個當民主黨掌握大權時,眾議院的情報委員會主席。他利用那身分連續兩三年在電視機前斬釘截鐵地說,川普是靠俄羅斯的幫助才當選的。他說:俄羅斯伸手給他幫助,他也接受了;我有鐵證如山他是普京的特務,他是俄羅斯的資產…

現在我們有太多證據,除了杜倫報告證明所有的「證據」都不過是民主黨跟希拉里出錢泡製的一份川普黑材料,還有司法部的總調查員Michael Horowitz 在2019年十二月提出的報告,都說得很清楚,聯調局針對川普的調查有17項嚴重錯誤。但是主流媒體跟民主黨完全不提這些報告,繼續說他們的謊言。而且做為情報委員會主席,謝夫應當知道這些事實,他卻一再在媒體面前說謊。

這件事再度證明民主黨,左派的shameless (我不喜歡用無恥這個字,但是除了這樣說還有其他字眼嗎?)在這法案失敗之後,謝夫還很理直氣壯的對記者說:我當這議案是一種榮譽,因為是MAGA 那一夥人針對我提出的。不僅如此,他還利用共和黨這議案發出募款通知:「共和黨整肅我,你要支持我就請捐錢。」加州(他的選民)都是左派,可能還對他發出同情心。目前他還是加州參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 的熱門接班人,將來他有意說謊的影響力將會擴大幾十倍。

 

 

 

 

 

解釋一下上面謝夫曾經被華盛頓郵報給了他一個說謊長鼻子的原因,倒不是因為他說有證據川普是俄羅斯特務,華郵是不會因為那個而給他長鼻子。那是因為在川普被彈劾時,是因為一個吹哨人去跟謝夫辦公室告密,說川普在跟烏克蘭總統通電話時,要對方調查Burisma 貪腐事件。當時謝夫說他們不認識這吹哨人,他也沒跟那人見過面。後來證明這吹哨人根本是謝夫辦公室安排的,他的告密內容也是謝夫辦公室幫忙撰寫的,所以當時才給他四個長鼻子,是最高數字的說謊長鼻子 Pinochino nose。

現在不知道共和黨會不會修正議案,取消那罰款字樣重新提出。

 

06/14/2023星期三

我這裡時常提到的國際左派大鱷(也可以說是大惡) 索羅斯George Soros最近將他的事業傳給了他的較年幼的次子艾力克斯Alexander Soros,艾力克斯已經說了,他比他的父親還要 political。也就是說他會更積極的致力於左傾的政治捐款及推動。

現年92歲的索羅斯多年來對這世界的壞影響罄竹難書。他用他的250億元的事業帝國在全世界撥款,專門推動左傾議題。其中最立竿見影的有兩件事,其中之一是他推動的「無國界主義」Open Society Foundation基金會,每年向全球一百多國家撥款15億元,藉口推動人權及民主,鼓吹不設邊界。但是到現在只見到美國及西歐等國家被強迫不設邊界,特別是美國,強迫這些國家無限量收容難民及非法移民,鼓吹第三世界的人往這幾個國家硬闖。你見過中國,俄羅斯,中東產石油的富裕國家,大開門戶嗎?(下圖:索洛斯將事業交給小兒子Alex)

 

他的另一個極大成就是,全面改變了美國各大城市的司法制度,過去提過很多次,他策略性地在美國的地方選舉中,推舉及幫助一些極左的法律界人士,角逐地方檢察官。這些地方性選舉通常只要$50-100萬美元就可以當選,但是一旦當選卻可以影響一個大城市的司法制度(再蔓延到全國)。可以說是本小利大。據統計他在過去十多年來已經成功推舉了美國75個城市的檢察官,這些包括紐約,芝加哥,費城,舊金山,洛杉磯,奧克蘭,波士頓,聖路易,巴鐵摩爾,休斯頓,達拉斯等等。這些檢察官一上任就宣布各種赦免措施,好像終止現金保釋制度,說是對窮人不公平,後果就是所有人犯了法立即釋放,讓他們開庭時自行報到,結果十之八九再去犯罪,甚至不知所終。還有幾位宣布普通傷人罪等等都不再起訴,結果好像紐約,洛杉磯等地的罪行半數以上都是那幾十幾百個罪犯重複再犯。這種措施也製造了集體犯罪的現象,好像在加州,動輒幾十人集體到商點打劫,可以幾個小時將商店搶劫一空。偷竊不僅不擔心被捕,甚至受到鼓勵。目前多少連鎖公司退出各大城市,讓市區成為鬼域,比非洲國家還要落後。最明顯是紐約曼哈頓現任的檢察官Alvin Bragg一上台就全面釋放犯人不說,他在競選時更大聲宣稱,他一旦當選一定第一時間逮捕川普,讓他坐牢。結果他就製造了川普「記帳錯誤」的罪名,將他起訴了三十多項罪名。

索羅斯可以說是最有計謀的政治投資者,影響者,因為這樣幾十萬元積聚的影響力,比他用幾十億元成立遊說團體,去影響美國的司法政策有效得多。

艾利克斯在上周承繼父親「事業」之後接受美媒訪問時說,他最擔心就是前總統川普捲土重來,所以他會積極參與美國的2024總統大選。奇怪,這不是外國干預選舉嗎?他這樣公開放話,沒有人發出質疑?但是除了保守派沒有人批評他,近來批評他的人甚至被攻擊是「反猶太」。這就是左派的邏輯。

其實根據他自己的推特,他過去一年多先後跟副總統卡美拉,民主黨參議院領袖修莫,眾議院的佩洛西,等多名民主黨人多次見面,根據白宮的訪客紀錄,過去一年多他出入白宮十多次,而他自己說,他最近跟巴西的左傾新總統Lula da Silva,以及加拿大的左傾總理杜魯多都見過面,推動他們志同道合的國際議題。

艾力克斯現在才37歲,如果他像他父親活得那樣長,他還有五十多年可以做壞事。

 

06/14/2023星期三

川普昨天在佛羅里達州邁亞米出庭之後,就飛到新澤西州 Bedminister 他的高爾夫球場所在,他將在這裡的住所度過他77 歲的生日。前第一夫人梅蘭妮雅跟他們17歲的兒子Barron 也到了,他們將與其他家人在此歡聚。(下:梅蘭妮雅跟兒子昨晚抵達新澤西州。)

 

 

 

 

 

 

 

川普是乘專機之後再坐專車抵達,一路上都有各有線新聞媒體跟蹤轉播,我說過他們是要將川普的一路行程做成是好像1994 年足球明星O. J. Simpson 殺妻案一樣的「罪案」相比。但是當川普抵達他的高爾夫球俱樂部,發表半小時演講多謝支持者時,CNN 跟MSNBC兩個左台突然間停止轉播了。CNN 的主持人Jake Tapper 解釋:「他(川普)經常說很多話,都不是真的,有時更是有潛在危險的。」

MSNBC的主持Rachel Msddow 也做了解釋:「我們在此是提供新聞的,如果我們轉播,明知是會有一連串謊話,虛假的指控,這會影響我們新聞機構的聲譽。」

更可笑是部分由政府資助的公共電視台PBS在播出川普的演說時,卻打出警告字幕,說川普的講話可能引發暴力行為。這是開玩笑嗎?

結果只有Fox News  跟Newsmax沒有干擾的轉播了全部的演講,讓觀眾自己抉擇。而且提供觀眾不同的聲音。

這就是這些媒體的謊言標準跟取捨。這兩個媒體過去幾年近一切能力打擊川普,川普那麼多具體政績,他們沒有報導過一件。他們到現在也沒有報導拜登索賄事件一個字。這是聯調局FBI 成立了正式檔案的案件,現在更出現17 個錄音帶,他們視而不見。這兩個媒體當初也都說,亨特拜登的電腦被發現事件是俄羅斯的陰謀,直到紐約時報都承認是事實了,也沒有更正道歉。他們更沒有對觀眾說,整個川普通俄的調查,都起源於希拉里出錢泡製的虛假的川普黑文件。至於說說謊,拜登可以說是說謊大王,他說了多少謊言 (參見:說謊總統),包括他說從來不知道兒子在外面的生意。他們事後有fact check 嗎?但是今天CNN已經出了一大篇fact check 川普昨天說的「謊話」。

不僅如此,CNN昨天轉播到川普走出法庭到附近一間古巴移民開的咖啡館時,見到有大批民眾對他歡呼,一名猶太教士還拉著川普為他祈禱,之後群眾自發唱生日歌為他祝壽,這時CNN跟MSNBC都停止轉播了,CNN 的Jake Tapper還露出厭惡的臉色說:我不需要再看這些東西,…他說完之後,後面的導播就切斷畫面。Tapper接著說:「他是要將這場鬧劇變成他自己的競選廣告。這已經太夠了,我們看得太多了。」

這就是美國及大多數媒體的心態,他們見到任何對川普,對共和黨,對保守派有利的畫面都要切掉,你說一般百姓如何可以得到公平的資訊?他們控制了95%的媒體,也就是輿論,連那5%都要箝制。

 

06/14/2023星期三

上星期四,華爾街日報揭發中共跟古巴達成協議,由中共出資幾十億元,在古巴設立電子監聽系統。由於古巴跟美國(佛羅里達)的接近,將會讓共黨勢力監測到美國東南廣大地區的通訊系統。這新聞一出,白宮發言人柯比將軍John Kirby 跟國防部發言人Pat Ryder萊德將軍都紛紛表示這消息不確實。萊德當時這樣說:我可以對你說,這消息是不正確的,我們不知道not aware of (不覺察) 中國在古巴成立了任何間諜站。

 

 

 

但是紙包不住火,兩天之後,白宮跟國防部就承認了,這消息確實。白宮發言人柯比說:其實我們從就任第一天起,就密切注意中共的情報監聽行動。還說他們當時不承認,是因為「這是機密消息,不方便公開。」如果真的是因為不方便公開,所以否認,萊德會說「我們不覺察」嗎?

而與此同時,一名白宮匿名人士也開始發送他們要大家知道的「假事實」,這位匿名人士說:「美國情報機構已經知道一段時間,中共自從2019 年就已經在古巴展開計畫,設立基地。所以這不是新的發展。」

你知道這意思嗎?這是說這發展早在川普時代就已經開始,而川普他們都不知道,是我們一早就覺察了。

這跟二月份當中共的間諜氣球大搖大擺經過美國上空時,拜登政府毫無察覺,知道後也沒有行動,當受到譴責時,就出現一名國防部的匿名人士出來說:「中國的間諜氣球在川普時期已經出現過三次,…」這樣的謊言,用來掩飾拜登一夥的失誤。事實是後來川普政府多名官員出面否認,但是主流媒體都接受了這位匿名人士的謊言。

這一次怎麼這麼巧,又有一位白宮的匿名人士出來說,中共在2019 年就已經開始計畫行動了?

拜登這一夥人我已經舉過太多例子,他們做事能力奇差,說謊及嫁禍的能力一級。上任以來沒有一件事情做得好:阿富汗撤軍在全世界人面前丟臉,還喪失了幾十億的軍事設備;拿著現金去跟伊朗談判,還碰了一鼻子灰,今天人家去跟中共結盟了,而且加速製造核子武器;拜登為了逞口舌之快,失去了一個幾十年的中東忠實盟友沙地阿拉伯;烏克蘭戰爭,前後撒錢幾百億,也沒有把握打贏,還讓烏克蘭損失幾十萬人口…國內政治更不要說,整個的一鍋粥。現在再度失誤,就用謊言遮掩,還怪罪到川普政府沒有盡責。(大家想一想,習近平敢在川普時代搞這些小動作?他即使真的想都不敢行動。)

拜登上台以來,北京的大小動作就不斷。現在眼看中共在中南美洲佔據了幾十個據點,整個的包圍了美國的情報及軍事監聽範圍。軍事專家很清楚,今天在中南美洲,中東,非洲,沒有一個地點沒有中共的軍事基地,設施,港口,運輸鏈接,…此外還占據了幾乎所有的重要金屬原材料及產地,包括製造飛彈彈頭武器需要的稀土,甚至美國F35戰鬥機的磁性合金都要靠中共製造及供應。

相對的,拜登上台以來一再強調:美國的最大敵人不在海外,是國內的白人至上主義者,是MAGA一夥。國防部跟部隊,甚至軍校,今天的最主要任務都是在消弭白人主義,及川普支持者,連課程訓練都改了。近幾個月還花了幾千萬元,將多個軍事基地改名字,將原有的美國歷史英雄人物,南北戰爭人物名字都從基地取消了,換了新的與種族平等有關的英雄的名字。而且軍隊中還加設了驕傲月的慶祝活動,以及提供變性醫療服務,在軍人家屬的基地加設人妖講故事之類的活動。

你以為這些變化北京當局都沒有注意到?所以他們對於短期內拿下台灣非常有信心。他們認為最適當的行動時間是在這一次的拜登任內,以免下次大選有反常結果,夜長夢多。即使這一年內沒有行動,相信2024 年大選後也是適當時機。因為美國選舉的「作弊已成家常便飯」,外國干預也都希望拜登繼續執政,他們有相當的把握民主黨會連任。

從美國身上我們見到,民主政治的缺點可以到達致命的階段,特別是當媒體成為這毒瘤的一部分時,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了。

 

06/13/2023星期二

川普前總統今天出現在佛羅里達的聯邦法庭,對於特別調查員Jack Smith 起訴的37 項罪名全部不認罪。美國的新聞台從昨天開始,他離開紐約到機場,坐飛機飛去佛羅里達,今天從他的Mar-a-Lago 再坐車去法院,都是全程現場轉播,就像1994 年美國足球明星OJ Simpson 駕車逃亡時的公路追逐轉播一樣,完全是當作一件對付極大罪犯的作法。(下:川普及律師今日出庭,旁邊光頭者是川普的保鑣跟助理Waltine Nauta,他分別被控一項藏起文件的罪名,及六項合併罪名。)

 

 

 

 

 

 

 

美國的司法機構現在是一件又一件案件追訴川普,目的就是要出現這樣的場面,讓觀眾將他跟罪犯的印象連接,導致他在2024 年之前焦頭爛額,一方面影響他的競選,一方面讓他身敗名裂。民主黨那邊的拜登面對的問題越來越嚴重,這邊的打擊就要越來越加把勁。

但是這樣做是否達到目的?這兩天的民調顯示,川普的支持率繼續在共和黨的候選人中領先,而讓民主黨失望的是,他的支持率甚至領先拜登。今天左傾的Newsweek 引述了多個民調,都悲觀的認為拜登毫無起色。其中一項民調指出,拜登的支持率繼續下跌到41%,比川普在同一時段的42.3% 還要低。另外,支持率與不支持率之間的差距(的負數),拜登是-14.6,川普只是-10.9。這表示至少到目前,他們沒有幫到拜登。等拜登的索賄事件更多人知道時,這些民調還會有變動。

今日川普出現在法庭之後,前往法院附近一間古巴社區的咖啡館,受到大批民眾包圍,除了聽見有民眾在路邊高叫We love Trump,在咖啡館內也見到群眾自發地唱了Happy Birthday,因為明天就是川普的77 歲生日。(下圖是川普在咖啡館中。)

 

 

 

 

 

 

 

說到這件案件的成數,很多法律專家都說,川普這一次的法律問題比以前都嚴重。原因是司法部DOJ 這一次的起訴書列舉37 項罪名,就像捕魚撒網,只要37項中捉到一項,都是罪名成立,都有十年以上的刑期。過去見到很多刑事案件,多項罪名中,陪審團會選擇其中幾件裁決有罪,好像對得起自己的良心。這就是檢控官的目的,我只要其中一項逮到你就夠了。

據說其中31項都是unauthorized retention 未經授權保存機密文件,這表示雖然在川普住所找到102 件機密文件,實際只有31件達到機密標準。現在故意將機密文件拆開來一件算做一項罪名,目的就是要讓川普更有機會入罪。(其實「未經授權」這幾個字就有問題,因為根據總統文件法,總統本人有權帶文件回去,保有文件,因為這些都是總統的文件,所以從法律角度,這31 項罪名全部都不能成立。)

此外對川普有利的條件也有很多,因為裁決必須是全體陪審團都同意才通過,只要其中一名陪審團員持不同意見,都是hung jury,也就是流產,無法罪名成立。

所以現在雙方就是要賭,一邊賭31 項罪名只要有一項成立,就成功了。另一邊賭12 名陪審團員中,即使不是全部支持川普,只要有一個堅持到底,37 項都不認罪,就成功了。

 

此外這件案件的審理法官經過抽籤選擇了Aileen Cannon(見圖),她是川普在2020 年任命的法官,除了主持審理,將來若是裁決有罪,也將由她判刑。她在川普家中被搜出機密文件時,已經做了一次對川普有利的裁決,(允許川普律師的要求,聘請第三者檢閱那些文件。)所以近日來她受到媒體不少批評。然而在紐約的幾件川普案件中,那些法官都是由左傾檢察官挑選的極左民主黨法官,卻沒有一個媒體批評。

另外也有其他因素對川普有利。檢控官及司法部非常希望快速審理,這樣可以在明年大選前有裁決及判刑,(大選之後他們就不在乎了)。但是分析這次的案件,根本無法在一年半內審理。而如果川普在大選獲勝,他可以特赦自己。而今天已有一位共和黨候選人Vivek Ramaswamy大聲疾呼,說他如果當選一定第一個赦免川普,他還呼籲其他候選人都簽署聲明,赦免川普,因為這是一次極端政治化的司法行動。雖然其他候選人無人響應,不過到現在都是川普出線的機會最大,他到時候赦免自己就夠了。

(目前共和黨候選人中,只有黑人參議員候選人Tim Scott公開支持川普,足見共和黨人的黨性及本性。)

 

06/13/2023星期二

星期六在白宮舉行的「自豪月」不僅被發現違反了美國的國旗法法典,還被發現有幾位被邀請的變性者與會者,居然在白宮草坪除去上衣露出乳房。

其中一位變性者Rose Montoya 出生時是男性,目前宣稱已經成為女性。她在白宮的慶祝會中先與拜登握過手之後,與另外一個同樣是變性者(女性便男性)脫除上衣,露出雙乳 (人造假乳)。他們還將這些畫面及在白宮草坪上跳艷舞的錄影放到 TikTok 網頁上。這些畫面後面還可以見到白宮的建築。

 

 

 

 

 

 

拜登在這次慶祝會的演說中,稱讚同性戀者及變性者是他所見過最勇敢及最鼓舞人心的族群。這番話已經受到退伍軍人組織的攻擊,因為「最勇敢的」應當保留給那些為國犧牲的士兵。而當時白宮將同性戀的彩色旗放在兩幅美國星條旗中間,也違反了美國的國旗法。

一名白宮發言人今天發表聲明,譴責Montoya 的行為:「這行為對於任何白宮舉辦的活動,都是不適當的,不尊重的,不足以反映我們慶祝LGBTQ1+ 及家庭的活動,該錄影中的人士今後將不會被再邀請參加白宮的活動。」

不過27歲的 Montoya 今日繼續申辯,指出華盛頓特區是允許露出胸部 topless 的地區,並稱 Trans right 就是人權,他們有露出乳頭 nipple 的權力。

Montoya 在TikTok有八十萬追隨者,他經常陳述自己的性生活,宣稱過去一年有六個性伴侶,其中四個跟他一樣是「多伴侶者」,甚至描述這些性活動的細節。這就是TikTok 一類的網路的問題,因為上網者多數是未成年者,而這些人都被吹捧為 influencer(影響家),取代了以前的 celebrity (名流),是目前最酷的形容詞,而目前的新潮人物都是這一類。難怪美國有五分之一的女孩心理不平衡,想過要自殺。

 

06/12/2023星期一

又是一單主流媒體視而不見的爆炸性新聞。共和黨參議員葛拉斯里 Chuck Grassley 今天在參議院公開指出,一星期前聯邦調查局拿到國會眾議院的FD-1023 文件中,被刪除(抹黑)的部分,原來顯示那名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的高層,擁有他跟當時副總統拜登的電話談話錄音兩段,以及他跟拜登兒子亨特的電話錄音15 段。(下圖:Chuck Grassley)

 

 

 

 

 

 

葛拉斯里說,從 FD-1023 文件中的那名線民指出,Burisma 高層指出,他收存這些錄音帶,是為了給自己買保險,一旦他自己出事,(被調查時)可以給自己做護身符。

上星期說過,這位高層(極可能是當時的總裁)透露,他付給亨特五百萬元,及給「另一個」拜登五百萬元,交換拜登給他對他有利的美國政策,也就是賄賂。

葛拉斯里要知道,為什麼聯調局要刪除這些重要內容,不給國會議員知道。他也要聯調局FBI 交代,他們調查此事到了甚麼階段?

 

 

 

 

 

 

上週交代過,當有吹哨人告訴葛拉斯裡有「拜登索賄」的FD-1023 文件時,FBI 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最初說沒有這文件,之後在共和黨監督委員會發出傳票之後,又說他們找不到,之後在催逼下,只同意要兩名眾議員(頭頭)到FBI 去到小房間檢閱,之後才同意帶到國會給兩名議員檢閱,最後在警告要提出藐視國會的控訴之後,才允許所有眾議員審閱,但是仍然抹黑了重要部分。

現在拜登向外國政府及公司索取賄賂的事件,不僅有了證據,還有了錄音帶。但是你以為會像川普的錄音帶一樣,洩露給媒體大肆刊登轉播嗎?

我們都知道這份FD-1023 是由聯調局一個非常信得過的線民提供的,這人為這消息獲得的FBI 酬勞高達20 萬元,所以證明FBI 也重視。但是這線人由2015 年開始提供資料,到2020 年六月FBI 做成檔案,到現在卻一點消息都沒有。和所有拜登醜聞一樣,全都沒有下文。還有人否認美國的司法制度只針對共和黨跟川普?

現在美國最腐敗的系統就是媒體,他們到現在不聞不問,拜登就可以躲在家裡不聞不問。

我們更知道,拜登自己親口說的,他拿著奧巴馬批的十億美元經濟援助到烏克蘭,阻止當時的一個檢察官調查Burisma 的貪腐事件。這就是 Burisma 聘請亨特拜登獲得的好處。

另外據眾議院監督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康默James Comer 指出,據他見過FD-1023 之後發現,其中兩個註腳footnotes 顯示出,還有其他的1023 文件存在,也就是說,這件案子的檔案不只他們見到的那幾頁。

所以未來幾天可以預期國會中的共和黨會繼續催逼FBI,提供這些相關資料。這些被隱瞞的資料要比川普那些所謂的私藏文件要嚴重得多,也更有趣得多。但是美國的媒體卻完全忽視。請大家支持保守派媒體,再不行動這世界,這人類會繼續淪陷,萬劫不復。

 

06/12/2023星期一

一名前哈佛大學教授 Cornel West 維斯特上星期宣布,代表人民黨 People’s Party 以獨立身分角逐 2024 年總統選舉,因為他的極左派立場,以及跟獨立參議員山德斯 Bernie Sanders 的密切關係,這讓民主黨擔心,會分薄拜登的選票。由於近年來的選舉差距都十分微小,稍微影響幾個百分比都影響輸贏。(下圖:維斯特)

 

 

 

 

 

 

維斯特過去曾經指責奧巴馬政府的立場太過中間化,也就是太過溫和,特別是有關黑人及貧窮問題。他在宣布時說,他是因為沒有人出來揭發華爾街,烏克蘭戰爭,五角大樓及巨型科技公司的真面目,所以他要出馬。

維斯特在2020 年大選時,曾經為當時民主黨總統提名候選人山德斯效力,他們之間有深厚友誼。據說在維斯特宣布之後,山德斯家人成立的The Sanders Institute 曾在推特轉發鏈接,但後來很快刪除,宣稱是助理的錯誤,並解釋該機構是非牟利組織,不會支持任何一個候選人。這表示站在民主黨立場,不會幫助這第三黨的候選人。歷史上逢第三黨候選人出現,都會傷害立場相近的政黨。當年柯林頓Bill Clinton 能在1992及1996 年兩度勝出,都因為共和黨的巨商Ross Perot 出馬,分薄了喬治布許George Bush 以及Bob Dole的選票當年喬治布許原來有92% 的支持率,被Perot 分去18.9%的選票,所以落選。

其實左派媒體跟民主黨一直暗中爭取共和黨的Liz Cheney 錢妮出來角逐,以分去共和黨的選票。但到目前她還沒有動作,事實是她在黨內人緣太差,一直都只有2% 的支持率。

到目前民主黨的立場仍然是堅決支撐拜登的競選,盡管所有民意的有半數以上的選民認為拜登太老,甚至在民主黨內的民調,都有六成選民希望有其他人出來角逐。目前民主黨內只有甘迺迪家族的羅伯甘迺迪Robert Kennedy Jr.,以及一位左派作家Marianne Williamson 宣布參選,但是民主黨為了支持拜登,已經決定取消黨內候選人的辯論,但在黨內的民調,有八成選民支持進行辯論。

其實目前民主黨非常清楚拜登跟副總統卡美拉的實力,拜登自從在四月25日宣布角逐連任以來還沒有競選活動,一方面他沒有講稿就會出錯,一方面預料他也不能著重自己的政績,因為國內外政壇一團亂,無甚可以驕傲的,所以民主黨的策略就是打擊川普,只要繼續製造川普是邪惡的形象就不用自己打選戰。

其實到現在,你問美國選民目前美國的方向是否正確時,都有接近八成說美國的施政是走向錯誤方向,而選舉最重要的是選出一個能帶領美國走向正確方向的人,所有媒體都知道這樣做只會幫助共和黨,所以全部避免談到行政措施。一星期前,前任聯調局長康米James Comey就在訪問中說:我們不談政綱,因為任何政綱都有支持與反對,所以他們只談守法與否。這就是控制輿論,他們利用司法部跟聯調局這警察工具,將川普打成不遵守憲法,其他的都不談了。

除了拜登是一個老懵懂,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 更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她在任上被拜登分派好多重要的任務,沒有一樣做出成績,而且每一次演講都像對兒童說話,甚至無緣無故大笑不止。但是民主黨的團結真是沒話可說,他們將卡美拉所有的負面新聞都說成是共和黨對「黑人女性」政客的惡意攻擊。百分之九十五的媒體都控制在你們手裡,共和黨有那麼大的能力嗎?昨天左媒Politico 發表長文,說左派集團EMILY’s List 已經準備出資一千萬美元以上,改善卡美拉的公眾形象,這個組織的宗旨就是選出支持墮胎的女性候選人。

在左派政黨,你可以愚蠢無比,貪腐無比,黨都支持你。然而在共和黨,只要一點問題被對方捉到把柄,盡管是惡意整肅,自己黨內都有人第一時間出來表示公正,跟你劃清界線。

 

06/11/2023星期日

川普這一次被聯邦司法部起訴,罪名比上一次紐約地檢處起訴的罪名要具體跟嚴肅得多,聽到好幾個法律專家說,川普這一次不容易脫罪。這些都是法律專家的法律分析,都沒有顧及川普的基本人權,憲法權利,以及政治因素。

比如說,這37 項起訴罪名中,有31 項都是說他「未經授權藏有有關國防的文件」,然後將國防文件,情報文件,軍事文件等分開列舉。這跟紐約地檢處的將一件行為重複說幾十次一樣。

如果只是unauthorized  retention,甚至沒有用非法的字眼,這罪名很大嗎?如果單單持有文件都算罪名,那麼為什麼川普的副總統彭思持有他不應該帶回去的文件,卻被裁決不用起訴?而拜登更持有數十年來積聚的文件,包括機密文件,分別藏在四五個地方,他是否也會同樣被起訴?

過去我們提過總統文件法Presidential Records Act (PRA),裡面說明總統有權將機密文件帶回家,有權將機密文件解密,甚至有權將國家的文件規劃為私人或是國家的。依照這PRA,川普唯一沒有做到的是,將這些文件及時交給國家檔案室NARA,而這檔案室就跟FBI 聯絡,展開了搜索及調查的後續行動。

熟悉這些程序的人都會知道,總統的文件最後都會交到「總統圖書館」,也就是未來的川普圖書館,國家檔案室只不過是暫時保管。所以最終還是屬於川普。而川普也一再強調,他的Mar-a-Lago 有如總統規格的安全保安,門口有祕密警察防守,出入人士都要登記,他不認為這裡是不安全的地方。聯邦調查局的探員前來檢查過,只是要他在收存文件的房間加鎖,他立即照做了。

然而這一次檢察官Jack Smith 居然在起訴的同時發表相片,要顯示川普將文件「隨便」擺放。不過川普指出這些文件箱都整齊地擺放,沒有一個箱子是亂擺。我見到很多媒體故意展示其中一個箱子是打開的,裡面的東西散了一地,但是你仔細看,哪裡面沒有政府文件,只有些報紙,及私人相片,而且是放在另外的房間,箱子也不同,明顯是私人文件箱,Jack Smith 故意拿來拍照,混淆視聽。而且將箱子推倒,散出裡面的文件也不像是川普家人的做法。後來聽見有人說,這是要顯示川普家裡私人文件跟國家文件分不清楚,但是這相片證明剛好相反。(下左是 Mar-a-Lago 收藏的部分文件箱,右圖是被打開的一個私人文件箱。) 

 

 

 

 

 

 

其他的罪名包括一項不交出withholding 政府文件,一項陰謀向陪審團藏起文件,這也其實跟前面的幾項一樣,只是沒有交出來。一項沒有跟陪審團說實話,甚至說他要自己的律師隱瞞事實,等於要他們作偽證。據說這些指控的最主要證據,是川普的律師Evan Corcoran 考可蘭交出來的一段錄音,是川普在2021 年跟律師跟幾位隨員開會時說的話,他說:這些是軍方給我的,我可以解密的。(其他人笑了),他說:但我沒有,現在我不能(解密)了,所以你知道,這文件仍然是機密。(下面又笑了,說:我們有麻煩。)

現在這段錄音被認為可以證明,川普很清楚這些文件還是機密。不僅如此,檢察官還認為川普這是「洩露機密文件」,觸犯間諜法。在唯一的一項川普「違反間諜法」的指控中,完全沒有說川普洩露的是哪一項機密,給哪一個國家,哪一個人。所以我不明白那些法律專家為什麼說川普這一次真的有了麻煩。我見到連一些左媒都提起,奇怪這項控罪沒有「動機」。一個人做間諜必須有動機,有目標,但是這起訴書憑空說川普向外國提供情報,卻沒有動機,沒有對象。居然說這些起訴很有份量。

而且最奇妙是,上面那一段錄音,這一次起訴川普最主要的證據,又被洩露給他們左派媒體被用來廣播了。這都是非法洩露法庭證據,為什麼聯調局不去追訴?

有關川普妨礙司法的指控項目中,說他隱藏自己藏有機密文件的事實,又說他指示手下(律師)向FBI 跟大陪審團說謊,說他沒有對方要求的文件,後來FBI 在他家裡搜出的文件中,找出102 件普通機密跟高度機密的文件,所以說他妨礙司法及作偽證。但是我們都記得,當希拉里被發現使用私人手機跟電腦,私藏三萬多件文件,其中相當多的機密文件時,她跟她的助理、律師全部都向FBI 跟國會說謊,之後在大陪審團發出傳票要她交出這些電郵時,她的助理用酸液及用斧頭將這些電腦及手機全部砸爛了,銷毀了。當時的聯調局局長James Comey 康米卻說沒有一個reasonable 講理的檢察官會起訴她,(因為她當時是總統候選人)。現在川普不僅是總統候選人,還是前任總統,那麼起訴他是不是百分之兩百的unreasonable不講理呢?

司法都講判例,講先例,希拉里的案子就是最好的先例。你不能說一項夠嚴重的犯法行為放過了,現在起訴一個遠遠不及前例的案子。

還有我說過,每一次他們調查川普,都把他身邊的人找去威脅利誘,叫他們倒戈,就是背叛川普,幫控方做證人,為自己減刑。過去那麼多年,川普很多忠臣都拒絕倒戈,許多坐了牢,唯一倒戈的是他的私人律師 Michael Cohen。這一次明顯有一個律師做了控方證人,交出了錄音帶。

最後說到這一次的審訊將在佛羅里達進行,所以有人認為可能對川普有利,不過這也很難說,因為佛羅里達州南面,特別是邁亞米一帶,還是有很多民主黨。

至於說川普有多大機會勝算,如果陪審團願意考慮希拉里的例子,同時知道拜登做了多少違法的事都可以逃過司法起訴;如果陪審團員都知道當年是希拉里製造的虛假的川普黑材料,導致聯邦調查局調查川普通俄兩年多;…這樣川普還有機會。如果陪審團都是些只看三大電視網跟CNN,MSNBC,只看紐約時報及華盛頓郵報,只聽NPR的電台,那川普就毫無希望。

 

06/11/2023星期日

這個月是同性戀自豪月,拜登當然不甘後人的大肆慶祝。昨天在白宮,象徵同性戀及變性的旗幟高高掛,拜登夫婦向數百位嘉賓祝賀,他還在演說中歡呼:Happy 驕傲月,Happy 驕傲年,Happy 驕傲的一生!

 

 

 

 

 

 

之後還向在場人士說:「你們是我認得的最勇敢的人,最鼓舞人心的一群人。…不過在場外,好多人要將我們這國家拉後倒退,所以還有很多仗要打。」

同性戀團體,跟變性團體目前成為美國(及西方世界)最活躍的一個政治團體,他們不僅每一天出現在街頭示威,出現在地方教育局的家長會議中,影響電影及教科書內容,插入足球隊、棒球隊的前後台,還組成了政治團體,推動選民登記投票,誓言將所有反對同性戀活動的政客拉下台,甚至與天主教有關連的政客都被當作針對目標。

物極必反,同性戀團體經過這樣長時期的爭取,已經出現部分同性戀者認為平權已經爭取得差不多了,他們還是要和其他人一樣過日子。他們厭倦了看自己的同志光天下日下,以表演街頭性行為為「自豪」的舉動,逐漸出現了family friendly 的同性戀團體跟活動。這跟我以前提過的Log Cabin Republicans 一樣,是支持共和黨的同性戀者。這團體在1977 年就已經成立,但是非常低調。加上媒體從來不提他們,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事實上一直都有同性戀者支持保守派政黨,他們也很清楚,共和黨不是要壓制他們的權利,而是要做到理性跟體面。有誰知道,川普是第一個任命同性戀者到內閣的總統。Richard Grenell 先是被川普任命為駐德國大使,之後又被任命為國家情報局副部長。他就是一個乾乾淨淨,讓你不會去討論他的性向的人。不像拜登大張旗鼓的任命了第一個性別浮動人妖Sam Brinton 到能源部做副部長,之後暴露這位具有名牌大學學歷的副部長,卻專門在飛機場偷別人的名牌皮箱,跟裡面的名牌服裝跟香水。(下左:Richard Grenell,下右:拜登任命的能源部副部長Sam Brinton。)

 

 

 

 

 

如果媒體誠實的話,我們會很清楚,同性戀團體中也有不同的陣容,一派是溫和派,保守派,他們只願意低調地過日子,他們也要繳稅,也要面對通貨同帳的壓力。這些人安於自己與眾不同,不會願意每天出來抗議。據說同性戀族群在2016 年及2020 年兩度的總統大選中,投票給川普的比例已經提高一倍到28%。就像黑人票數一樣,只要大家看清楚了,自己不過是被左派政黨當做一個棋子,這比例就會提高。(下面是支持川普的T Shirt 在網上出售。)

 

 

 

 

 

 

另外,拜登在白宮的掛旗舉動居然被發現違反了美國的國旗法,原來這法典規定,任何時間當多個旗幟要一起懸掛時,美國的國旗都要懸掛於中間,但是拜登的白宮連這都不懂,居然將彩虹旗掛在當中。但是除了網路上有人攻擊外,你見不到主流媒體提一個字。

 

06/11/2023星期日

這一陣加拿大各處的森林大火,導致美國東部也烏煙瘴氣,所以左派政客,環保份子又大聲疾呼這都是因為氣候變化導致的,紐約眾議員AOC 等人趁機推銷拜登的綠色能源計畫,好像大家開電動車,停止開採能源,只使用中東跟俄羅斯石油,這森林就不會有火災。(下:這星期紐約市的空氣呈黃色。)

 

 

 

 

 

 

最近幾年地球的氣溫確實在上升,然而森林火災多數是由閃電而產生,天乾物燥確實會更容易導致火災。不過這絕對不是唯一的原因。越來越多的「行家」指出,控制森林火災是有辦法的,但是近來的左派政客跟環保分子,阻止砍伐樹林,甚至禁止處理已經被焚燒的樹林,後果是一旦閃電助燃了林木之後,一發不可收拾。

記得過去幾年加州多次發生森林火警時,就有行家出來指出,禁止砍伐樹林的後果是,讓森林裡的樹木漫無止境的生長,當氣候乾燥時,都成為等待燃燒的「乾柴」,火勢更難控制。行家很早就建議,有計畫的砍伐樹林,讓森林裡出現空隙,當自然火災出現時,遇到「阻力」,就不容易蔓延。事實是,目前很多私人林業區就是用這種方式阻止大火。今天加拿大及很多國家發生的森林大火,都是在國有林地。(下面是Rocky Mountain Nationsl Park 內,多年前被焚燒的林木仍然沒有處理。)

 

 

 

 

 

 

(我說行家,而不說專家,因為所謂的專家都只會掉書包,說理論,而不具實際經驗。)

川普政府的內政部長David Bernhardt 剛剛在五月出了一本書You Report to Me,裡面就闡述了這方面的道理,也列舉了民營樹林的火災與國家林地火災的對比。他承認氣候正在變化,但是說,森林管理的技術這時就更重要。我記得當年他就對加州州政府指出這道理,這幾年加州森林火災大減,不知加州政府是否暗中接納了他的建議,做了相當的改善。

有人類歷史以來,就知道有閃電就會有森林火災,過去發生森林火災對人類影響不大,因為民居與森林都有一定距離。而且森林火警給人類積聚了無限量的煤礦,從森林火警還學會吃煮過的肉。到了目前,森林火警就成為威脅生命,威脅環境的極大災害。

Bernhardt 在書中指出,目前政府的決策極大多數是由政府內的高級公務員策畫,他在川普任內就遭遇到這一批職業政府官員及職員的阻力,盡管他們提出政策,底下都提出對策,予以抵抗。這就是我們見到的,華盛頓特區每一次選舉都有92-95% 的居民投票給左派政黨。(加拿大的渥太華地區也一樣,還有亞伯他省首府所在的Edmonton區都一樣),所以右派政黨上台後,都很難真正推行自己的政綱。

不過Bernhardt 說的道理很容易明白,你不有計畫的砍伐樹林,讓樹木櫛次鱗比,等於製造大片乾柴,幫助火勢蔓延。特別是在近代環保分子及政府主導下,國有林地幾乎都禁止砍伐,這就是今天加拿大從東部到西部,所有林地都在起火的原因。

聽到很多美國人說,這些灰霧是杜魯多送給美國人的禮物,一點不錯。他的政府肯定有責任。

到現在我們不僅見到環保理論嚴重傷害了西方國家的能源政策,現在更傷害西方國家的林木業。甚麼時候現代知識份子才會覺醒,知識必須與經驗並存,不要在背誦理論的時候,將common sense,前人經驗都拋到窗外。

 

06/11/2023星期日

除了禁槍問題,美國民主黨另一個成功的口號,就是共和黨要限制墮胎權利,侵犯一個人的reproduction 自主權利。(注意,他們不再說女人的權利,因為他們已經相信男人也可以生孩子。)

這又是一個混淆是非的話題。在CNN為共和黨總統提名候選人Nikki Haley舉行的Town Hall中,主持人問她對於共和黨的州分紛紛立法,限制墮胎權的看法,(一個有意讓她難以回答的問題),但是這時她說出了最有力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你去問拜登跟副總統卡美拉,他們是否贊同孕婦可以墮胎直到胎兒出生那一刻,我就回答你這個問題。」(下:Haley 在CNN 的節目中。) 

 

 

 

 

 

 

這一招太厲害了。民主黨跟媒體每一天都說共和黨的州分立法,阻止懷孕的人墮胎,但是絕口不提民主黨的州不僅不限制任何墮胎期限,好像紐約及加州等州,更容許孕婦在生產那一刻墮胎,換言之這根本是殺嬰。媒體從來不探討這問題,更不會去問拜登,或是任何一個民主黨人這樣做是否對。

至於共和黨的州,極大多數的限制都是在12-14 個星期之後就不能再墮胎,唯一的例外是當母親的生命有危險,以及強姦情況下,及亂倫情況下的懷孕。其實這樣的規定毫不「異常」,因為胎兒在12 星期之後就有了心跳,有了生命。而且沒有一個媒體告訴你,今天歐洲多數國家例如英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德國等國家,甚至丹麥也都做了類似的規範,都限制在12-14 個星期。不僅如此,即使合法墮胎都要經過一次甚至兩次的醫生諮詢,才可以進行。相反的,與那些民主黨的州一致的國家是那些?中共,北韓跟古巴,那些國家才允許孕婦墮胎到生產那一刻。

但是今天的美國人全部被灌輸,共和黨都是宗教狂熱分子,藉此限制女人打胎,所以所有愛好自由的人都應當出來反抗,順便將最高法院裡的保守派都驅逐出去。

 

06/11/2023星期日

加州一個朋友在電話裡說,美國的混亂越來越難以忍受,到商場都怕發生槍擊案。她將責任放在那個「槍會」,說都是那個槍會不肯退讓,後果是滿街都是槍。

她口中的槍會就是NRA,National Rifle Association 美國長槍會。這就是不會自己分析,整天跟著美國媒體的口號走。這個槍會有那麼大影響力嗎?他大過共和黨嗎?現在連共和黨都鬥不過美國媒體,連一國總統川普都被他們整得要坐牢了,一個槍會有那麼大能耐?

 

 

 

 

 

 

如果民主黨真的要想做到禁槍,過去幾年從奧巴馬開始,有多少次他們民主黨同時控制了白宮、參議院跟眾議院,他們為什麼不立法一百了?為什麼每一次都攻擊共和黨不合作?就連其中最容易做到的red flag (警告標誌,讓危險人物無法得到槍枝),以及禁絕「連發多槍的裝置」都做不到?因為他們知道做不到,連民主黨內都有反對力量。所以他們一再用這個做口號,用來攻擊共和黨。

至於做不到,不是因為反對者不講理,而是因為真的做不到。例如警告標誌,你怎麼規範危險人物?今天在美國到處都是精神有問題的人,不滿意的人,不開心的人,想過要自殺的人,年輕人中更已經高達五分之一,你根本無法規範。到最後你只會限制正常的人。

大家提起槍會就以為是一批白人共和黨,如果是這樣早就被打倒了。事實是今天的槍會五百萬會員中,增長最快的就是女性及黑人(以及其他族裔),他們都是正經的選民,多數住在治安敗壞的地區,買槍以防身。其中很大一部分更是民主黨人。就因為這樣,民主黨不敢真的行動。我記得2016 年總統選舉時,民主黨的希拉里最初還很強硬的叫口號,說她支持嚴厲的槍枝管制,但是到後來絕口不提。還有民主黨推出德州眾議員Beto O’Rourke 在2018 年角逐德州參議員,(要拉倒共和黨的Ted Cruz),及在2020 年角逐德州州長(要推倒現任州長Greg Abbott)時,都有強硬的禁槍立場,首先要每一個擁有AK-15 及AK-17 的人將槍支出售給政府,之後更說一旦上台要沒收每一個人的AK-15跟AK-17。後果是不僅共和黨選民反對,連民主黨都認為不智。民主黨內最有影響力的德拉瓦州參議員Chris Coons公開表示他不應當再說這種話,Coons 甚至說:他這樣說以後多年都會被人在NRA 大會中廣播,會讓民主黨失去許多選票。結果不僅O’Rourke 自己不敢再強硬,而且兩次選舉盡管民主黨動用全國人力物力,並撥款上億經費幫助他競選,他都慘敗。

還有更明顯的是,即使你真的沒收了每一個人的槍,你以為街上就沒有槍了嗎?真正的壞人會沒有辦法得到槍?就像美國禁酒時期,不僅沒有禁絕酒,跟私酒有關的罪案更助長了美國的犯罪組織成長及茁壯,從此成為美國一大患。

所以以後再聽到是因為共和黨跟NRA 阻止禁槍,才讓槍枝氾濫絕對不要相信。

 

06/09/2023星期五

福斯新聞台Fox News 的晚間八點檔主持塔克卡森Tucker Carlson 自從被開除後,福斯的晚間新聞就無起色,這給予敵對的左台MSNBC 有了起死回生的機會。這麼多年來,福斯都獨霸有線電視新聞台的收視率之首,但是這星期一,MSNBC 的晚間八點及九點檔節目,都超越福斯新聞台,其中九點鐘的Rachel Maddow 的節目超過240 萬收視,福斯台的Hannity 剛過兩百萬,CNN 照例的殿尾,只有62 萬。(下圖:卡森)

 

 

 

 

 

過去卡森的節目一向都獨占鰲頭,有超過三百萬收視率,但是這星期一只有159 萬。與此同時,卡森於星期二在推特推出了他的第一輯十分鐘節目,結果24 小時內居然有8,300 萬收視(點擊),而且持續上升中,對於電視新聞節目來說,這是天文數字。

見到網上說,卡森的節目及十分鐘獨白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完全沒有守門人」,所以是他自由講話。還說福斯新聞最初成功,就是因為言論自由,但是現在因為「公司所有人」及廣告商的操縱,所以不如當初了。這一點只能說部份正確,卡森的被炒可能是幕後有人操縱,但是到最後福斯新聞的方向,證明觀眾跟主持人的意願一再勝出。即使不能做到百分之百,也有八成。例如2020 年大選之後,福斯的路向一度企圖全面反川普,後來是觀眾抵制,罷看,才又走回頭路。

自從卡森離開福斯新聞台之後,福斯的八點檔都由不同的人主持,每人一個星期。我覺得他們都很好,事實上我過去並不覺得卡森特別好,我覺得福斯台的集體感覺很好,我每天從七點鐘開到十一點(因為沒有其他選擇),卡森是這「集體的好」的一部分。而且他是另類的保守派,例如他不是特別支持川普,他反對支持烏克蘭,有時會支持一些陰謀論等等。他也沒有自己的電台節目,很少上福斯其他人的節目,比較獨立,所以也比較勢單力薄。福斯所以成功是與其他新聞台不一樣的聲音,好像現在川普被起訴,每一個電視台都歡天喜地,喜不自勝,而福斯台就是唯一的為川普抱不平的電台。(我看不到美國的NewsMax,OAN,所以無法比較)。福斯也是唯一的報導拜登家族貪腐的電台,報導杜倫報告的電台,這些你在其他地方都看不到,這才是福斯成功的原因。

但是我對於卡森走後,福斯台收視率降低就感到不解。好像這星期的主持Harris Faulkner (下圖) 在星期一就讓我突然振奮。她的開場獨白monologue非常清新,非常的spiritual。讓我耳目一新。她是每天早上11 點的主持,我自從退休在家可以看她的節目,平時不覺得特別,但是因為她現在有了獨白,有機會自己寫稿,就有了機會表達自己的感覺,這是一個好的寫稿人特別容易發揮的機會。後來幾天因為突發新聞多,她少了這表現機會,但仍然中規中矩。

 

 

 

 

 

但是第二天我到網上去找,只見到一個左媒Huffpost 的一篇攻擊她的報導,說她的獨白是奇怪的怒吼strange rant,還質疑她舉的事例是捏造的,例如她說有一次她在餐館吃飯之前低頭祈禱,就被趕出去,其實她只是要證明今天的美國不再尊重其他人的信仰。其實她說的是:「我的信仰決定了我的價值觀,我希望你們也遵隨你們的價值觀。只是不要強迫我彎下腰服從你們的意願,我也不會強迫別人服從我的。今天我們在為美國的靈魂征戰,如果你不相信,只要看看周圍發生的一切,魔鬼已經進入一些人的心中。」她那天的節目內容還有批判現在的學校,公司機構著重於特別的「代名詞」:還訪問了一個舊金山男子,因為滿街的露宿者,吸毒及髒亂,決定離開那城市;這些都被這篇文章批判是「右派慣常的話題」。

不過我後來看到一位保守派的評論員,他卻說Harris Faulkner 可能被選中做為八點檔的固定主持,還說這都因為她是黑人擊女性,福斯台要做到diversity跟equal。這我倒不覺得,好就是好。目前福斯還未決定固定主持人,但我覺得她絕對夠水準。

 

06/09/2023星期五

最新消息顯示,川普這一次的法律麻煩可能是「真」的。今日司法部公開了他被控的罪名高達37項,其中妨礙司法罪名相當確實。包括他的一次錄音談話,承認他沒有在總統任內及時為這些機密文件解密,所以他後來在大陪審團的說詞是公然作偽證。而因為他的手下也一樣說法,今天已有一位他的私人助理被起訴同樣罪名。

這些罪名中,有31 項牽涉到軍事機密文件,一項妨礙司法,一項隱瞞文件,一項私藏文件,一項私藏正在調查中的文件,一項陰謀私藏文件,及一項作偽證。

其實這37 項罪名又是充水的,好像前面31 項根本是一項的重複,(就像紐約市檢察官將一項罪名重複34 次之多一樣。)如果這樣計算,拜登跟亨特的罪名可能超出一千項。

如果川普的罪名被證實,他將有機會每一項服刑10-20 年。

另外據說起訴罪名中,包括他將軍事情報與人分享。

川普的法律團隊中有兩名高級律師Jim Trusty 跟John Rowley 在今天宣布辭職,他們宣布將辭去在Mar-a-Lago 文件事宜及一月六日的調查事件,在辭職聲明中稱,相信川普會在最後獲得法律勝利。並指責司法部門利用司法制度將自己「武器化」。

之後川普宣稱,他的法律團隊今後將由Todd Blanche 公司代表。

為了證明川普將文件亂擺放,司法部還公開了他們拍到的這些文件的收放地點,有的在浴室,有的在酒吧櫃台,也有些在儲藏室。

 

 

 

 

 

 

這些相片可以跟拜登車房的機密文件相比,但是那些相片都不是FBI 拍的,FBI 從未公布拜登私藏文件的地點。這些包括與車房相連的客房,在華盛頓 Penn Biden Center 的私人辦公室,以及在華府唐人街附近的一間私人住所。

司法部今日才公布川普的罪名,顯示最初決定星期五起訴是真的決定,昨日知道拜登的索賄事件被公開了,才臨時決定提前到昨天下午公布。另外說到軍事機密文件,及隱瞞文件,與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摧毀她手中的三萬多文件,都無法相比。不僅如此,希拉里為了引開大家對她這件事的注意,還去雇用英國退休情報員捏造川普的黑文件,之後透露給FBI 知道,而FBI 明知是捏造的文件,還用來誣告川普,對他進行了兩年的調查,每一天都被媒體廣播天下。不管如何,司法部都是公器私用,何況川普不僅是前總統,還是目前正在角逐下屆總統的候選人。

記得當希拉里使用私人手機及伺服器傳送國務院的機密文件時,甚至銷毀這些電郵時,當時的聯調局局長康米說:「這是極大的疏忽,但是沒有一個講理的reasonable 檢察官會起訴她,所以放棄追訴」…云云,現在呢。

這件案子的檢察官 Jack Smith 已經在下午出來說了簡短聲明,其中一句是:「我們國家有一套法律,人人一樣對待。」這句話有如此地無銀三百兩。如果一視同仁,拜登的索賄案件何時調查?亨特拜登的案子調查了五年了,何去何從?

不要忘記民主黨在參議院領袖休默Chuck Schumer說的一句話:「不要以為你可以得罪情報機構,你永遠不會知道他們會如何對付你。」這不只是一句警告,更是民主黨對共和黨的一句威脅。表示:你跟 FBI對立,跟 CIA 對立,你吃不了兜著走。只能他們針對你,你不能反擊。

此外這位檢察官(獨立調查員)Jack Smith 也被司法部長授權調查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而那次事件他還未展開調查,所以預料以後還有更多起訴項目。

 

06/09/2023星期五

川普的法律麻煩從他就職美國總統就沒停過,證明美國的司法制度完全變成針對某一部份族群的工具。除了四月份被紐約地檢處控告34 項申報不實的違法行為之外,他還面對喬治亞州的干預選舉法,另外上個月他還被一個女子控告在30 年前在百貨公司更衣室強姦的罪名,雖然那個紐約陪審團都不相信她真的被強姦,卻仍然裁決川普對她性騷擾,要他賠償五百萬元的名譽及精神損失。

這是莫名其妙的裁決,你們若是不信她被強姦,為什麼還要賠償她?該被賠償名譽損失的應當是川普。但是這是在今天的美國,特別是在紐約,已經沒有司法公正這回事,特別是對川普。很高興聽到川普昨天已經向曼哈頓的聯邦法庭提出要求重審這件案子,提出的理由跟我上面說的相似。

根據川普律師提出的申請資料,裡面說:與原告所說的相反,陪審團發現她並沒有被強暴,但是裁決她被 sexually abused,這個名詞的定義包括從衣服外面撫摸,這與強暴相差甚遠。所以陪審圖裁決的賠償屬於過分。

 

 

 

 

 

 

在那次裁決中,陪審團裁決現年79 歲的E. Jean Carroll (上圖) 應當獲得兩百萬元精神賠償,及270 萬元的名譽損失。在川普律師提出的文件中指出,Carroll 既然沒有被強暴,她也沒有提出任何精神受損的醫療紀錄,加上被告否認他的指控之後,她在雜誌社的收入反而增加,沒有理由要被告賠償他如此多錢。

誰都知道這項訴訟是針對川普的司法騷擾。今天在媒體推波助瀾下,美國有一半的人毫無理由的痛恨川普,這位Carroll 提出的30 年前的訴訟,明眼人都看得出是憑空製造。他沒有人證物證,而且隔了幾十年才提出,這樣說任何人都可以控告你討厭的人在幾十年前做的事。我們已經見到,川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在提名時,不是也有三五位女子出來控告她在30 年前強姦,甚至集體強姦的事?幸好當時不是由紐約的陪審團來裁決,卡瓦諾才幸免於難。

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自從九一一事件發生,就成為全美國甚至全世界的英雄,但是自從他成為川普的私人律師之後,也跟川普一樣成為過街老鼠。上個月他的一個過去女職員也提出訴訟,說現年78歲的朱利安尼在2019-2021 年間秘密雇用她做公關顧問,期間對她性騷擾,而且騙去她兩百萬元未付的薪金,現在要求賠償一千萬元。

據她的指控說,朱利安尼在第一天聘請她,就在汽車後座親吻她,還要她傳送一些挑逗的相片給他。我覺得這些指控都很可疑,當時朱利安尼因為接近川普,已經訴訟纏身,他會這樣讓自己進一步惹麻煩上身?

這也讓人想起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眾議員Matt Gaetz,他因為堅決支持川普,也在2020 年被聯邦調查局指控越州走私未成年少女,調查了兩年多,只因為有人指稱他跟一個17 歲的女子共乘飛機從佛羅里達到紐約州。那兩年時間,連Fox News 都不敢接觸他,結果證實是政敵迫害,兩年之後FBI 默默地取消控罪。

作為川普跟他的盟友,是要面對無休無止的司法騷擾。(算一算他有多少盟友被下獄,或是被迫辭職的?)

 

06/09/2023星期五

拜登現在幾乎不舉行記者會,更少接受訪問,都是怕被問到對他不利的問題。但是見了昨天他跟英國首相Rishi Sunak 一起見記者時,一共點到兩位美國記者問問題,聽過他們的問題之後,真的要搖頭嘆為觀止,這樣的問題他還怕甚麼?

拜登挑選的第一個問題是英國Financial Times 的駐美記者問的,也是一個偏左的媒體,他問的是:「烏克蘭正在準備進行反攻,你確定你給予烏克蘭的經費fund夠嗎?共和黨包括眾議院議長麥卡錫都表示不會給你空白支票,你有甚麼看法?」這是一個明顯要拜登攻擊共和黨的問題,很難回答嗎?

第二個問題他選的是美國公共電視台PBS 的一位女記者,她的問題更是讓人瞠目結舌,她這樣問:「在我們國家,共和黨領導的州分紛紛立法,通過反LGBTQ,反變性人士的醫療法案,恐嚇的氣氛升高。這星期在加州,反LGBTQ 的示威者甚至走向暴力。…我跟德州一個變性者家長談過,他們非常害怕,已經考慮離開那個州,甚至離開這國家,先生,你認為這現象怎麼會發生?你對那些準備離開這國家的人有甚麼話說?」(下圖為拜登的記者會中,PBS 的記者問問題。)

 

 

 

 

 

 

 

請問這是一個問題嗎?不僅這問題像是自己人的問話,拜登的回答似乎也像是事先準備好的。他很嚴肅的回答說,他很驕傲他已經終止了在軍中阻止變性的規定,(過去在川普時代,停止軍隊為變性者付出所有經費的規定,拜登又恢復了),之後他說:「我們的奮鬥還未結束,因為我們有很多歇斯底里的,偏見的人正在全國出現,這會引發恐懼,這恐懼是毫無理由的,而且是醜陋的。…那些極端政府官員推動的是針對變性兒童的仇恨法案,威嚇家庭,將醫生當作罪犯。這些是我們的孩子,他們是牽引我們國家未來的野心的命脈。」

這就是今天美國媒體在助長民主黨繼續作惡。通常一個人壞,還不至於壞到通頂,兩個壞人湊在一起,作惡就不只加倍。今天民主黨所以敢無法無天,要知道媒體不僅助長,甚至推動。

在美國,法律規定18 歲以下的人不可以去紋身,因為紋身是無法抹去的,無法逆轉的。但是今天這班人卻鼓吹兒童變性,這是甚麼變態的想法?那些共和黨的州不是禁止變性,只是禁止18 歲以下未成年人變性。要知道進入變性程序之後很難再回頭了,這些人為什麼要鼓勵兒童變性?難道只為了增加他們的族群人數?好像擴大工會一樣的爭取人數眾多?

 

06/09/2023星期五

有關川普被起訴的消息,除了他自己宣布(因為律師得到通知)將被起訴之外,所謂的七項罪名,都是由媒體宣布的,這些包括紐約時報,及CNN 的媒體,他們似乎像以前一樣都有匿名人士透露的內幕消息,連川普的律師到現在都不知道究竟川普被控告些甚麼罪名,再次證明了司法部以及聯調局裡面的人跟這些左派媒體一直都在互通款曲。

據他們說,川普被控的罪名包括:非法持有軍事機密文件,妨礙司法,做偽證(說謊),竄改文件,以及間諜罪名。(最新消息是38 項罪名,多數是與私藏機密文件有關。因為這原因,據說審訊地點必須在佛羅里達,因為接近「犯罪地點」。)

據這些媒體解釋,獨立調查員(民主黨的Jack Smith)持有川普的一段談話錄音,承認他沒有及時將一些機密文件解密,這就證實了他所謂已經解密的文件是說謊。但是如果單單是做偽證就治罪,過去有幾十位部長級以上的官員,國會參眾議員都有作偽證的紀錄,到目前只有極少數被治罪,(而且幾乎都是川普身邊的人才被治罪。)這一點還必須加上蓄意的,及惡意的作偽證。

罪名中最嚴重的是違反間諜法,據說川普收藏的文件中包括一份攻擊伊朗的軍事計畫,但是如果要證明這觸犯間諜罪,必須證明川普有意儲存這文件在一個沒有防衛的地方,讓沒有權力見到的人見到,甚至必須證明除川普以外有第三者參與這「陰謀」,這幾乎是不可能。

依照1978 年通過的總統文件法,總統的文件屬於總統去處理。不過總統離職後這些文件須自動轉送到國家檔案局,而川普最可能觸犯的妨礙司法條例,就是沒有做到這一項。不過同一規定讓總統有權將私人與公務文件分開,再歸還檔案室,川普解釋他在做這些工作期間,一直都有跟聯調局溝通,並稱與檔案室有書信來往。這些也是川普一直在申辯的地方。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總統文件法中的規定都屬於民事法,沒有說可以刑事法的罪名起訴。另一方面拜登在離職之後幾年,甚至幾十年,都存在參議員時期,及副總統時期的文件,還包括機密文件。拜登解釋他在一旦被發現有文件後立即歸還,不過作為參議員及副總統,他根本沒有帶文件回家的權利。

法律界人士解釋,即使這一次川普被審訊,甚至被定罪,他仍然可以繼續競選,甚至當選後也沒有影響。這是為什麼前任聯調局長康米在訪問中說:他有可能戴著腳鐐就職總統。

司法部選擇在昨天宣布起訴川普,是太明顯的巧合,因為昨天聯調局再拖拖拉拉許久之後,終於被迫向國會公開拜登索賄的檔案,這樣一件驚天動地的罪行(索賄是足以被彈劾的high crimes 之一),就被司法部這行動壓制了。對比有檔案沒有交回去,以及公然向外國機構索賄,罪刑的對比是天與地。

過去遇到像這樣司法不公的事發生,都有民意來抵制,但是美國目前已經沒有民意,只有媒體控制的輿論。他們幫助民主黨壓制所有拜登及其家人的貪腐甚至犯罪新聞,所有對民主黨不利的新聞,導致民眾全部都一知半解。就像揭穿民主黨跟司法部勾結的杜倫報告John Durham report,你可以問身邊人有幾個人知道,甚至聽說過。那份報告可以說揭發了美國歷史上最骯髒的一齣政治黑幕,而且每一個字都有證據,但是因為媒體不聞不問,除了川普的支持者之外,有幾個美國人知道?

 

06/08/2023星期四

川普又被起訴了,這一次是聯邦司法部的檢察官,因為他在佛羅里達的家中放了機密文件。作為總統他將文件帶回去是公開的,但是據說他被起訴七項罪名,據說包括私藏國防機密,觸犯間諜罪,作偽證,其他還包括妨礙司法,就是在聯調局提出請求後,拒絕交出。相信要證明川普是間諜真的有問題,就像當初說他通俄一樣,完全是捏造罪名。至於妨礙司法更是強詞奪理,因為雙方律師可以談判,沒有理由先是大舉探員持槍去搜索,之後大舉調查。(下圖是川普在被起訴之後,在自己的網路上發表聲明,呼籲共和黨團結起來對抗。)

 

 

 

 

 

 

 

對比拜登家裡五個地方發現機密文件,第一次還隱瞞了三個月,秘而不宣,到現在也沒有調查出結果;對比亨特拜登逃稅,洗錢,為外國做說客沒有登記等等罪名,也是調查五年了沒有動靜。還有希拉里克林頓,她在國會及聯調局發出傳票之後,將三萬多電郵銷毀,(用斧頭跟硫酸,銷毀了五個手機跟電腦),那不是更明顯的妨礙司法?但是這些通通都沒有關係。獨有川普一個人必須被追訴。

起訴一位前總統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也是美國史無前例的事。何況他現在正在競選下一任總統。這好比第三世界的警察當局為政府整肅政敵,阻止對方競選成功。這種事在第三世界屢見不鮮。現在美國滑落到低過香蕉共和國。

司法部挑選今天起訴川普,未嘗不是要對抗拜登索賄的強有力的證據曝光。本來還傳出川普會在星期五被起訴,現在提前到今天,分明又是一項過分的巧合。本來媒體已經不會去理會拜登的任何醜聞事件,現在更有理由不去碰了。(拜登索賄之事曝光,見下面一則報導。)

川普在2019 年只是因為在一通電話中,建議烏克蘭總統調查當地能源界的貪腐事件,就被民主黨指責是藉外國勢力調查正在跟他角逐總統的政敵,展開對他的彈劾。現在拜登用他自己的司法部起訴他的競選對手,這不是更明顯的整肅政敵?如果川普該被彈劾,拜登豈不是更應該被彈劾?

感覺上,拜登的司法部跟聯調局,都已經成為拜登的2024年競選團隊成員了。難怪今天拜登在白宮見記者時笑得燦爛,還跟記者開玩笑。

川普被下令於星期二在邁亞米出庭,預料又會像四月初紐約市的檢察官Alvin Bragg 起訴川普一樣,讓民主黨跟美國的媒體再度注射了興奮劑,歡樂好一陣子。川普的支持者說,他會越戰越勇,他在黨內的人氣也會繼續高漲。不過可悲的是,共和黨內還是有那麼一批隨風搖擺派,生怕不被主流媒體接受。那幾個前州長,包括新澤西州前州長Chris Christie ,阿肯色州長Asa Hutchinson 此次出馬角逐總統提名,目的就是要對抗川普,其中Hutchinson 已經叫囂要川普退出競選。前任副總統彭思也一樣,口口聲聲「不尊重憲法的人不適合做總統」,其他的也很少願意放下競選,發出正義之聲,(除了Tim Scott 之外)。特別是在杜倫報告發表之後,大家更清楚整個美國的司法機構,警察機構都變成整肅共和黨的政治工具。遇到這樣公然的不合理的司法整肅,任何人都應當作不平之鳴,更不要說共和黨人。看對方,拜登老耋到神智已經不清了,而且貪污事例罪證確鑿,但是見不到一個民主黨人公然跟他對抗,更不要說公開批評他。共和黨人不改基因,就只有一路失敗下去。

這是美國黑暗的一天,希望前面有曙光。

 

06/08/2023星期四

在共和黨威脅要控以藐視國會罪名之後,聯邦調查局終於在今日允許國會監督委員會的所有委員,檢閱有關拜登在出任副總統時向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 索取賄賂的文件。這表示這份屬於FD-1032 的文件不再被隱瞞,向國會公開了。而且也公開了拜登向外國能源公司索賄的檔案資料。

據Fox News Digital 今日下午發表的新聞顯示,這名聯調局FBI 的線人,自從2015 年起就跟這位Burisma Holdings 的高層有長時間的談話,持續了好多年,同時將談話內容向FBI 報告,直到2020 年六月底,FBI 終於作成檔案存檔。

 

 

 

 

 

 

這份檔案中將這位Burisma 高層的姓名隱藏(畫黑線),但是據文件內容猜測,極可能是這間公司當時的總裁Mykola Zlochevsky。

這位線人指出,這位高層表示,該公司向拜登家族的兩個人,各付出五百萬元。而他的付款方式「經過這樣多銀行帳戶,」調查人員可能至少十年時間都無法查出。

這讓人想起,共和黨監督委員會在上個月前才發現的,羅馬尼亞一間公司給拜登家族的三百萬元中的一百萬元,就經由中東一間銀行,再轉帳到拜登家族九個大人小孩的帳戶的經歷。其中一個帳戶只有Biden 一個姓氏,沒有名字。

這位線人的報告中指出,他在談話中最初以為對方說的是每人五萬元,但是對方立即糾正他說:每人五百萬。他說:五百萬給一個拜登,五百萬給另一個拜登。線人還說,這五百萬元似乎是作為訂金,對方有多件議題要爭取拜登的支持。包括應付烏克蘭檢察官休金Viktor Shokin 的調查,以及爭取美國的投資。(記得嗎,休金就是被烏克蘭總統任命調查能源界,特別是Burisma 的貪腐事件。後來拜登拿了奧巴馬撥出的十億元經濟援助給烏克蘭,到了烏克蘭他警告烏克蘭政府說:我手上有十億元,我還有六個小時上飛機,如果你們不能即時開除休金,這十億元就拿走。結果烏克蘭政府將休金開除了。這一段話是拜登在2018 年在電視上吹噓時,自己說的。他還說,那個son of a bitch,果真將他開除了。)

結果拜登真的讓休金被開除了。這豈不是拿了錢之後,做到對方的要求。完全符合了quid pro quo 的索賄(利益交換)的定義。

根據這文件中線人所說,他相信這兩個五百萬元是給了亨特拜登,跟拜登副總統。文件中還引用the Big Guy 的說法,(我們從亨特拜登的電腦知道,他們在談話時及文件中,都使用Big Guy 代表他的父親。)這位高層說,他沒有直接付錢給Big Guy,所以今天聽到有人說:「拜登沒有拿錢」。相信今後民主黨會用這句話搪塞過去。

我們都知道,Burisma 在2015 年也聘請亨特拜登出任董事,每年薪水一百萬元。這位線人說,他跟這位高層多次談話,對方都徵求他對「獲取美國能源」的建議及忠告,這位線人說:你已經有了亨特拜登作為董事,還要問我做甚麼?他說對方回答時說,亨特不過是一個dumb 笨人。之後他說,他需要其他的「抵擋其他麻煩的」保證。明顯是指上面說的:避免被調查的保證。

據說這名信用度很高的線人,過去十多年由FBI 那裏得到20 萬元報酬。而這份文件的內容,據聯調局說,也已經交由德拉瓦的檢察官調查中。但是與所有調查拜登家族醜聞事件一樣,永遠沒有下文。

我們也知道,川普上台後在2019 年跟當時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的一通電話中,要對方調查烏克蘭能源工業的貪腐事件,後來國務院有人將這電話內容洩露給媒體跟民主黨,導致民主黨國會彈劾川普,說因為拜登將角逐總統,他這是利用外國勢力,讓外國政府干預美國大選。

據今日看過這份文件的一位眾議員Marjorie Taylor-Greene 說,他們今天看到的只是其中一份文件,明天以後還會有更多類似文件公開。難怪FBI 一直隱藏這些文件,阻止共和黨見到。

今天在白宮,當拜登跟英國首相Rishi Sunak 一起見記者時,有人問到這件索賄事件,拜登的回答是:Where's the money?(有人看到我拿錢嗎),之後說:我是開玩笑的,這件事完全是荒唐的a bunch of malarkey。

作為拜登真的是不用怕。他們一次又一次從外國那裏幾百萬幾百萬的拿,有人證,有物證,有電郵,有銀行轉帳,有人出面開記者會,有人向FBI 密告,但是作為民主黨,一點都不用擔心。

 

06/08/2023星期四

美國紅州跟藍州的分別越來越大:一個歡迎所有兒童前往變性,一個就立法禁止18歲以下兒童進行變性;一個自稱是庇護地帶,歡迎非法入境者定居,還立即提供免費醫療及教育,甚至允許選舉權,一個則主張嚴禁非法入境者;一個在街頭設立免費毒品注射站,以及免費的毒品供應機器,一個則主張嚴刑峻法對付毒販,嚴禁毒品進口;藍州立法允許孕婦到生產那一刻都可以墮胎,紅州就普遍限制在懷孕12 星期之後除非例外,都不可以墮胎…等等,不一而足。

近來見到數以萬計的居民從藍色州分遷移到紅色州分,這已經不是稀奇新聞,稀奇的是,藍色的奧勒岡州Oregon東面鄰近愛達荷州Idaho 的郊區居民,大舉要求合併到愛達荷州境內,他們對於奧勒岡州的左派政策到了無可容忍的地步。

這合併運動從2020 年就開始,總共有15 個郡有這個訴求,而目前已經有12 個郡舉行過居民投票,全部都通過了這項合併的訴求。最後一個是Wallowa 在星期二確定在三千多票數中,以七票之差險勝。

12 個郡全數通過都是一項肯定的訴求。另外三個郡其中一個郡決定明年五月投票,其他兩個郡還未決定投票日期。

這項被叫做Greater Idaho 的運動導火線是奧勒岡州通過了大麻合法化,導致當地居民不滿,說在他們地區邊境新開很多毒品商店,等於強迫將大麻推銷到他們的範圍內,違反了他們郊區的價值觀,及影響他們的生活品質。當時所有東部居民都投票反對大麻合法化,但是這東部地區雖然佔了奧勒岡州63% 的土地面積,人口卻不到一成,所以即使全數反對都人微言輕。於是促成當地居民要合併到共和黨主政的愛達荷州。(下面兩個地圖,左邊的地圖顯示中間部分是爭取合併的十幾個郡,其中紅色及綠色的郡都已經投票通過了合併到右邊的愛達荷州,只剩下左邊狹窄部分是奧勒岡州。右圖是合併後的Greater Idaho 的範圍,愛達荷州範圍幾乎擴大一倍,奧勒岡只剩下沿海部分。)

 

 

 

 

 

 

 

不過要奧勒岡放棄這六成以上的土地,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何況要改變州界還需要不只是兩個州的州議會參眾兩院的通過,還需要聯邦國會參眾兩院的通過,難於登天。除非哪一天,兩個州的四個議會,及聯邦參眾兩院都控制在共和黨手中。

盡管這樣困難,這十幾個郡的居民還是心存希望。就像共和黨眾議員Marjorie Taylor-Greene 建議的,美國的紅州跟藍州應當分裂各治其政,讓居民自己選擇定居哪裡。這樣才能避免一場流血革命。

 

06/08/2023星期四

美國的學生家長,是最新崛起的一支反woke 的前線尖兵。自從美國教師工會在新冠肺炎期間,使用其影響力迫使學校長期關閉(兩年)開始,就有家長開始醒覺,展開反擊。加上學校關閉期間,家長開始注意子弟的課程內容,更加上近來教學課程內容持續出現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BLM (黑人命貴)鼓吹的美國黑人歷史,改寫的1619 年美國歷史,以及不斷推陳出新的同性戀鼓吹課程,變性鼓吹課程,內容有如色情刊物…家長的反叛聲音此起彼落。

其中一個最有力的組織是2020 年在佛羅里達成立的Moms for Liberty,這組織聲稱目前在全美國有十萬會員,在37 個州有195 個分會。他們的主要影響力是參加各地教育局的選舉,推動更改課程,推動取消圖書館的色情刊物等等。目前已經逐漸發揮影響力,例如去年底在南卡羅來納州Berkley County 教育局的一次改選,他們支持的候選人成功地當選當地教育局總監,及選上六名新的理事,他們一上台就取消了教學課程中的CRT 的內容,同時宣布了圖書館的禁書名單。(下圖是這個組織 Moms for Liberty 的三位創始人。)

 

 

 

 

 

 

由於這組織的成功,已經遭受到拜登政府的注意,民主黨的一些外圍組織更全力配合。一個左翼民權組織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 (SPLC) 更在星期二宣布Moms for Liberty 是一個「仇恨及反政府的極端組織」,表示是跟納粹跟三K 黨一類的組織。這個標籤一貼,以後所有的主流媒體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將這個家長組織當作是邊際的,極端的,無須重視的搗亂團體。

事實是現在到網上去看,這些媒體對於Moms for Liberty 的形容,都說是一個:反對LGBTQ+ ,反對兒童變性的右翼組織,是一個跟共和黨掛鉤的組織,是一個被認為種族主義的組織,她們的手段極端攻擊性、侵略性,等等。從來沒有一間主媒訪問她們。

記得嗎,拜登的司法部在2021 年底應美國教育局聯會National School Board Association(NSBA) 之請,下令聯邦調查局FBI 針對美國各地的家長組織進行調查,阻止家長在教育局的會議中的「搗亂」行為。不僅如此,在NSBA 給白宮的信件中,指責一些家長的行為等同暴力恐嚇,是一種國內恐怖主義Domestic Terrorism。這等於是要FBI 將學生家長當作是恐怖份子來對待。在NSBA在九月向白宮發出這封信之後,白宮在十一月就指示司法部進行調查。之後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就成立專案小組,以「聯邦反恐條例」對付學生家長是否有違法行為。

用「反恐」條例對付家長?這豈不是共黨國家的作法?

其實這個SPLC 才是一個極端偏激組織,他們的董事Susan Corke 自稱宗旨在於「挑出右翼歇斯底里分子」,以及保障「黑人,LGBTQ分子及其等家庭的權益」。事實是他們才是極端恐怖份子,他們的律師Thomas Webb Jurgens 剛剛在三月被喬治亞州逮捕,是幕後策畫及參與在亞特蘭大的興建中的警察訓練中心施放燃燒彈,進行破壞的主要嫌疑犯之一。而這些被捕者都已被定性為國內恐怖主義者。

美國的媒體極少報導這些家長的行動,但是SPLC對這個母親團體的定位,就被廣泛報導。相信嗎?一個關心子弟教育及福祉的母親團體,現在被拿來跟納粹及三K 黨掛勾了。

 

06/07/2023星期三

在加州洛杉磯郊區的Glendale,昨天當當地的教育局開會時,大批家長前往抗議教育局在這個月將有關同性戀及變性的相關課程,融入到中小學的課程中,結果引來一批慣常示威的Antifa (反法西斯) 團體的圍攻,兩派人大打出手,結果警方逮捕了三人。

目前的六月,在全世界的學校都將驕傲月當作是第一要務,全心全意的配合。但是據這些學生家長說,這些所謂的同性戀融入課程,根本是洗腦兒童,部分課程更無異於色情文學,是一種思想灌輸。(下:學生家長身穿Leave our kids alone 的汗衫,與手持彩虹旗,戴頭罩的人對抗。)

 

 

 

 

 

 

這一區的居民以歐洲亞美尼亞人Armenian 以及拉丁族裔為主,傳統上都比較保守。據說有一半以上的家長決定將子弟帶走,據當地一份網路報紙Daily Signal報導,六月二日那天只有四成學生在上課。

其中一名家長在教育局的會議中說,他們反對當地教育局將  LGBTQ+ 的內容放到課程裡面,同時更反對讓男學生使用女學生的洗手間跟更衣室。有家長說,目前在當地,變性(異性)學生使用同一個洗手間及更衣室已經成為常態。

其中一個穿裙子跟高跟鞋的男人,在會議中發言時指出,這些家長都是跟Proud Boys 一夥的仇恨團體:他們的信念跟Proud Boys 一樣,其實是躲在他們身後的仇恨團體。

還有一個自稱是「革命共產黨」Revolutionary Communists 的男人發言說:所有的社會主義者都志在保障LGBTQ+社區的學生,使他們不至於受到基督法西斯Christofascism 的迫害。

還有一位老師在會議中指責亞美尼亞人是白人至上種族主義者,並稱很多同性戀者,及變性者都有慘痛遭遇。還有老師引用數據說,二分之一變性人會企圖自殺,還說兒童在三,四,五歲時就已經知道自己是變性人。

昨晚當部分人在會議廳發言時,也有一群家長在外面抗議,卻有Antifa Southern California 號召了一批人前來反抗議,雙方人數最多時達到五百人。在網上的現場畫面中見到,這些人多數帶有鋼盔,及面罩,同時身揹彩虹旗,他們對學生家長動武,被大批警員強行分開。

見到主媒很少發表這新聞,即使發表也沒有提那些反示威者是Antifa 的暴徒。而且花了很多筆墨形容這些家長是「反對LGBTQ」的團體,似乎這就是一項罪名。

很高興見到終於有家長採取行動,對抗各地教育局及學校的作為。因為極大多數的人都傾向於啞忍,不習慣拋頭露面的示威抗議。即使是這樣,當我們見到有人願意出頭時,至少可以為他們鼓掌,即使連鼓掌都做不到,也可以私下向他們表示支持,或是在網上支持,畢竟他們是為了我們每一個人的下一代在努力。

 

06/07/2023星期三

CNN 的大地震終於發生,上任僅14 個月的 CEO Chris Licht (下圖) 今日一早證實被開除,即時生效。前日報導過,Licht 自從就職以來,就沒有得到CNN 內部的記者及主持的歡迎。而他在上個月推出的川普與民眾問答節目Town Hall 被認為是為川普造勢,宣傳,引起內部強烈反感,波濤起伏,醞釀集體造反,終於導致他的下台。

 

 

 

 

 

現年 52 歲的 Licht 曾經是電視界的寵兒,他為MSNBC 塑造了受歡迎的早晨節目Morning Joe,又為CBS 翻新早晨節目,提升收視率,所以CNN 在換了新主人Warner Bros. Discovery 之後,新老闆David Zaslav 賽斯拉夫就將他請過來,希望翻新CNN 的頹勢,提升收視率,同時一改過去一面倒的左傾面貌,希望吸引共和黨的公眾,也就是吸引Fox News 的觀眾過來,沒想到他的做法讓CNN裡面一面倒的左傾記者及主持的非常憤怒,特別是在五月底的川普節目出台,全公司都表示憤怒,其中著名主持Anderson Cooper 更公開向觀眾表示:如果你們不再看CNN,我不會怪你們。很明顯,CNN的員工寧願沒有收視率,也要打倒川普,打倒共和黨。

川普的Town Hall事後統計有350萬收視率,之後第二天同一時段恢復到只有五十萬收視率。

Licht 的走勢下跌,導致賽斯拉夫請了一位新的COO到CNN,等於是將他架空,大家已經看出Licht在CNN的日子不長了。上星期五大西洋月刊的那篇文章更成為導火線,那長達幾萬字的文章,闡述了CNN內部對Licht的不滿之外,還說了他的自滿,自信,好像是與CNN員工對立。據說Licht在這星期一於電話會議中,向全體員工道歉,還誓言要作戰到底,爭取員工的信任及支持,但是明顯已經於事無補。

過去幾年,CNN靠著攻擊川普提升收視率,看來這路線短期內都不會改變。即使新老闆有意圖要改變路線,但裡面的員工已經左傾到骨頭裡。這情況跟今天的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特大媒體機構一樣,是裡面的記者跟年輕編輯在領導報社老闆,他們寧願報紙賣不出去,電視沒有人看,也要為他們的左傾目標打拼。

 

06/06/2023星期二

有關川普將被大陪審團起訴的消息越來越緊迫了。這次是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任命的獨立調查員史密斯Jack Smith 調查川普在佛羅里達Mar-a-Lago 家裡收藏機密文件的事。當時史密斯不僅受權調查機密文件的事,還包括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跟川普之間的關係。

據說因為拜登家裡跟私人辦公室,車房都有機密文件,所以他們不會起訴川普「私藏」機密文件,而會以「妨礙司法」罪名起訴他,表示他不合作。雖然這一點真的很難證明。因為依照過去最高法院的先例,必須證明一個人惡意的,有意的拒絕合作,才達到妨礙司法的標準。而過去我們報導過,川普跟他的律師一直都有跟聯調局探員聯絡,從未拒絕交出文件。甚至聽從FBI 探員建議,為辦公室再加鎖。這「大舉搜查」的動作就是沒有必要的行動。

為了達到他們定罪的目的,據說史密斯將安排這件案子在華府審訊。因為華盛頓地區有95% 的選民投票給民主黨,在華府審訊(的陪審團) 就有95% 的機會將川普定罪。不過這就很奇怪,那些文件明明是存放在佛羅里達家中,為什麼不在佛羅里達審訊?

目前川普在黨內的民調仍然最高,而且他越是被司法部打壓,他的選民越支持他。因為大家都看得出,這些針對多麼的不合理。不過距離初選還有半年多,這些起訴,審訊,是否真的影響他的支持度還很難說,聽到黨內對他最多的攻擊就是,他身邊太多噪音,導致他在大選勝出(拜登)的機會薄弱。要知道他在紐約的審訊訂在明年二三月,而且喬治亞州的陪審團還沒有做出決定。這會讓他負面新聞不斷。

從這一方面看,民主黨針對川普的計謀達到一定效果。如果不是有這些「噪音」川普在黨內的支持度將會更高,無人可以與他競爭。見到最近聯調局前任局長康米James Comey因為新書出版,頻頻在電視上出現,聽他說話真的要嘔吐,但是那樣多左媒吹捧他,證明還是有觀眾。其中他在MSNBC 的訪問中這樣說:「只有拜登才應當當選,我不是說政策的問題,因為政策的問題大家有不同意見,我是說一個總統必須守法,遵守我們的憲法。這方面只有拜登。」

這真是荒唐之言,他是聯調局長,他應當知道誰真正守法。他自己利用一份杜撰的川普黑材料,去申請竊聽川普(在他當選前後一年時間),還將自己跟川普的私人談話洩露給媒體公開等等。至於拜登的違法行為更是罄竹難書。所以大家知道,他們為什麼要掩飾這樣多真相,這樣他們才能繼續說謊,及保護自己。康米在同一個訪問中這樣說:「如果川普當選,他會在未來四年時間報復。他會下令懲處他的敵人,我確信我就在那名單上。因為總統有權監督所有行政系統,這包括司法部,及所有檢察官,檢控所有的人…我們的憲法給予一個流氓總統很大的破壞力。」記者問他:你預料俄羅斯會干預2024 年大選?他回答說:「當然,普京肯定不希望拜登當選,這一點我希望美國人看清楚,因為拜登是以美國的國家利益為重心。他肯定希望川普再當選。」

這些人真的壞到骨頭裡。(下圖:康米接受MSNBC 主持人沙琪的訪問。)

 

 

 

 

 

 

因為訪問他的是拜登的前任發言人沙琪Jen Psaki,他們的談話像是兩個極端民主黨人的夢幻囈語。他說,預料川普在這個夏天就會被起訴,沙琪問他:你認為他會再當選,司法就被拖延?康米說:我不希望,但是這世界是瘋狂的,他會將全國都拖累到一個境界,他也許會戴著腳鐐在共和黨全國大會接受提名。沙琪說:也會戴著腳鐐在十一月當選嗎?康米說:Yeah,有可能。如果這樣寫劇本,沒人會相信。但是我們可能有一個總統在當選時必須坐牢的。

這就是民主黨人的夢囈。他們自己每天都在做無法無天的事,卻全部說成是共和黨人在做的。

 

06/06/2023星期二

有關拜登出任副總統時期的索賄事件,更多細節被曝光。雖然共和民主兩黨各有一位眾議員看了那份文件,接受簡報約兩個小時,但是事後共和黨的康默James Comer,跟民主黨的拉斯金Jamie Raskin兩人的說詞根本不一樣,證實其中一個人說謊。

 

 

 

 

 

 

例如康默說,聯調局的人指出,這件事件已經交由檢察官繼續跟進,也就是說繼續調查中。他並猜測可能是由德拉瓦州的檢察官David Weiss 合併其他的(亨特拜登的)案子調查。但是拉斯金卻在事後對記者說,他聽到的是,這件案子在2020 年八月就被當時的(川普)司法部長巴爾 William Barr 決定,沒有證據,不需再追下去,已經宣布結案了。當記者們追問他時,他說:我可能錯過了,完全沒有聽到這繼續調查的事。後來因為兩人的說詞不一,康默再被記者追問,這時他再斬釘截鐵地說:他在說謊,因為FBI 的人在簡報中說了四次,這件事仍然在被調查中。

不僅如此,川普時期的司法部長巴爾出來澄清了,他說他們從來沒有說這件事證據不足,已結束調查,所以要繼續調查。所以FBI 不可能說過這樣的話。

所以說,這位民主黨議員又在空口說白話。

還有拉斯金多次說,這些資料都是道聽塗說,不足採信。但是康默說,聯調局指出,他們沒有能 disapprove 這些內容,也就等於被證實了。如果是不能證實,聯調局會說,現在還在調查中?(事實是他們說在調查,也是騙人的晃子,明顯他們從來沒有真正調查過。這就是今天的 FBI。)

這兩天聽到康默更多的補充,原來這位FBI 的線民是在FBI 工作了13 年的資深線民,非常有信用,他在這件工作上的報酬就達到20 萬美元。聯調局不會為了不重要的情報付出這樣高的酬勞。這份報告(相信有十幾,甚至幾十頁)中的資料,最早的引用資料來自於2017 年,之後每年都有新的被引用的資料,不過聯調局到2020 年六月才建立了這份FD-1023檔案。

由此知道,聯調局擁有拜登索賄的情報好多年了,卻一直都沒有行動,盡管給了這線民這樣多錢。即使後來做成檔案,也都沒有動作。

現在眾議院議長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威脅聯調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要他將整份文件交出,而且要給眾議院監督委員會每人一份。而不是像星期一那樣,只允許康默跟拉斯金兩人檢閱,而且不能拷貝。這份文件甚至不是機密檔案,何以這樣神秘?麥卡錫威脅說,若是聯調局做不到,星期四就將以藐視國會的罪名對局長雷伊進行程序。(下左:麥卡錫,下右:雷伊。)

 

 

 

 

 

 

這就是司法部、聯調局對待川普(共和黨)跟拜登(民主黨)的不同之處,如果這次不是有吹哨人出來指出這檔案的存在,共和黨跟全國人還將永遠被蒙在鼓裡。而且這份檔案也將被掩埋。我相信康默說的,這件案子仍然在被調查中,但如果不是吹哨人說出來,他們會調查嗎?可能就如拉斯金所說,早就結案了。

對比2016 年,民主黨的希拉里及民主黨陣營出錢,聘請一個痛恨川普的英國退休情報人員史帝爾Christopher Steele (外國人) 閉門造車,泡製了一份川普黑材料,說他通俄,之後希拉里陣營將這份報告透露給FBI 知道之後,FBI 卻利用這份假報告大張旗鼓的調查川普兩年多。兩者相比,多大的差異。難道你不能說是聯調局將自己當作是整治政黨的工具?(而且後來聯調局出錢一百萬元給史帝爾,要他證實這份報告內容屬實,史帝爾卻連這一百萬都不要,可見聯調局一早就知道那份文件是假的。)

麥卡錫說,眾議院五月初就要FBI 交出這份文件,當時聯調局甚至不承認有這份文件的存在。後來眾議院發出傳票,聯調局又說他們要保護當初提供情報者的安全,不可以公開文件。之後在一再警告下,才拖拖拉拉的,最初要康默自己到FBI 去看文件,之後才拿到國會,還不准拷貝,這些都證明聯調局一直在掩飾這件事。

最後,雷伊等人最初一再說,要保護這位線民的安全,說他的身分如果被揭露就會有危險,甚至會遇害,為什麼?誰會殺害他?大家想一想,誰會因為這事件受害,難道拜登一家人會動殺機?

 

06/06/2023星期二

美國辛辛那提大學一個二年級女學生,因為在一篇報告中使用了biological women (生理女性)的名詞,就被教授給了一個零分。

Biological women 的意思指的是「出生時,生理上是女性」,但是近來因為有人利用變性方式,讓自己由男變女,或是由女變男,所以很多宣稱支持變性者的人就拒絕使用biological 這個名詞。

這位女生,20 歲的Olivia Krolczyk 說,教授在她的報告後面解釋說,biological women這名詞是一個exclusionary term,也就是「排斥性」的字眼,會加強heteronormativity (傳統兩種性別規範)的觀念,不可以再使用。教授的解釋還說:雖然你報告的內容理據充分,不過我必須給你零分。(下面是Olivia Krolczyk 在TikTok 上面放的教授的評語。)

 

 

 

 

 

 

Krolczyk 的報告是讓她挑選任何與feminism (女權) 有關的主題,她選擇的是女性運動員在歷史上面對的問題,於是接觸到目前變性男人參加女子體育競賽的問題。結果造成了「天生女性」這名詞的爭論。也顯示今天的大學教授在這個嶄新議題上,已經有了根深蒂固的立場。

Krolczyk 說,這一個零分讓她的平均成績會拉下很多,她認為很不公平。

這不是單一的例子,麻省一間中學Nichola Middle School 一名12 歲的學生,三月時穿了一件印有There are only two genders (只有兩種性別) 的襯衫到學校,就被叫到校長室,要他立即脫掉,並且禁止他以後穿著。當他拒絕脫除時,學校就叫來他的家長。現在這名學童Liam Morrison 的家長已經向當地的教育局提出申訴,與此同時,Liam 就只好穿了下面一件There are censored genders (見圖),表示原來的句子已經被禁了。

 

 

 

 

 

 

Liam 說他無意歧視任何人,只是表達意見。當他見到學校懸掛彩虹旗時,從來沒有怨言,他認為每個人都有權表達意見。

新罕普什爾州另一學生就更不幸,他在一次跟同學討論相關問題時,被人聽到他說「只有兩種性別」的話,去跟教師告發,結果他被禁止參加學校的體育動及足球比賽。

這名學生是Exeter High School 高中一年級學生,他的家長現在正在控告該學校。這學生指出,他的天主教信仰讓他相信只有男女兩種性別,他也反對校方強迫他們接受non-binary (無性別)的性別,及要他們使用各種新式代名詞,說這違反他的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證的言論及意見自由。

這位沒有透露姓名的學生說,他很難接受將一個人說成是「他們」。

在加拿大情況也一樣嚴重,安省Renfrew 一間天主教中學的學生Josh Alexander 也是因為堅持「只有兩種性別」,被這間學校 St. Joseph’s Catholic High School 開除,他到現在還無法再回去上課。該校說,他被開除是因為「人權問題」,因為「變性學生」有權利使用女性洗手間,那是他們的人權。

除了學校,連一些跟學術沾邊的機構都在執行警察任務,監督每一個人的心裡想甚麼。今年二月,一群剛剛參加了  pro-life 聚會的學生,因為仍然帶著一頂上面有Rosary Pro-Life 字樣的毛線帽子,他們就被華盛頓的Smithsonian National Air and Space Museum 博物館趕出來。(下圖:他們戴的毛線帽子跟上面的圖案。)

 

 

 

 

 

 

據其中一名學生Patrick Murphy (上圖) 對Fox News說,兩個女職員見到他們在觀看一項展覽,就過來叫他們脫掉那帽子。學生解釋,那帽子是讓他們好辨認,大家不會走失。那女人生氣地走開,之後叫來一個男人,堅持要他們除去帽子。當他們說他們有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時,那人說這裡是中立地區,人權在這裡沒有用。

目前這些學生已對該博物館提出控訴。

 

06/06/2023星期二

星期六在台灣海峽,中共一艘艦蠻橫的橫切過一艘美國軍艦旁邊,兩艘軍艦相距不過150 米,迫使美艦USS Chung-Hoon 發出緊急鳴笛,並且減速。當時美艦正跟一艘加拿大軍艦渡過(巡航)台灣海峽,爭端在於,西方盟國認為台灣海峽是國際公海,中共就堅持這裡是其領海。

 

 

 

 

 

一星期前,美國軍方透露,當一架美國偵察機飛越南中國海時,也受到一架中共的戰鬥機從前面逼近,迫使美國飛機危險躲避。

這些都不是意外事件,顯示中共有意的要向美國示威,甚至挑釁。中共的文宣也顯示,目前在北京當局眼裏,美國是一個真正的紙老虎,他們不會像過去一樣默然承受,不再反擊。中過這種態度過去幾個月再明顯不過。自從二月一個中共的間諜衛星大辣辣的穿越美國上空,被美國擊落之後,中共已經斷絕了與美國的官方來往,國務卿布林肯的官訪被取消了,國防部長奧斯汀打過去的電話到現在沒有人接聽,幾乎是哀求見面都被拒絕。雙方部長級唯一的會面是在五月底,美國商務部長Gina Raimondo 在華府跟中共的商務部長王文濤見面,這次會面還是中共安排日期,地點,跟指定要Raimondo 出席,熟悉內情者分析背後的原因是要讓財政部長耶倫Janet Yellen 難堪,因為耶倫一方面懇求要跟中共官員會面,一方面卻在其他地方公開聲言「不會向中共低頭」,中共就藉這些姿態讓她好看。

面對中共這麼多強硬表態,我們見到美方的反應卻非常低調、卑屈,不管是國防部長奧斯汀,還是國務院發言人,在被問到這些事情時的回答都是:我們認為雙方保持溝通管道是好的;我們不希望有誤會而擦槍走火…,還是在懇求。

這樣的態度人家會怕你嗎?間諜衛星明明是對方在挑釁,事後卻見到人家比你更兇。

拜登多次表示:「普京跟習近平都害怕我當選,因為他們知道我上台對他們不利。」這樣的謊言因為沒有媒體揭穿,他就一再重複。

事實是,他剛上台幾個月,習近平就不再顧忌一國兩制的保證,全面收復香港,敉平所有民主勢力,甚至都抓起來下獄。事實是,普京見到他的無能,才敢大舉進攻烏克蘭。

這讓人想到1979 年伊朗新上台的穆斯林革命政府劫持了美國大使館五十多名人質事件,當時的民主黨卡特政府也是軟弱得拿不出辦法,競選時倒是共和黨的雷根Ronald Reagan 不斷地說狠話,結果雷根當選,就在1981 年一月他就職典禮那天,伊朗釋放了所有美國人質。整整經過了444 天。

如果拜登持續的「弱勢」被全世界看透,2024 年大選就會好像1980 年的總統大選,共和黨不管是誰出面,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當選。(不過有見美國媒體的腐敗,這一點都很難說。)

自從拜登上台,美國在國際上的勢力跟影響力全面縮水,中共結合了俄羅斯,伊朗,形成國際新的金三角。沙地阿拉伯見勢靠攏,阿根廷、巴西等國同意中共要求,交易時不再以美金為付款基準。這兩天沙地阿拉伯更宣布減產石油每天一百萬桶,這已經是去年六月拜登訪問沙地,哀求對方增加石油生產以來,對方第三次減產,這是明擺著要讓拜登失敗。(相信他不是痛恨美國,而只是痛恨拜登)

此外除了北韓不斷試射更快更遠的飛彈之外,今天伊朗更宣布他們成功製造了比音速快15 倍的超高音速飛彈,這不僅是對以色列的極大威脅,也是對美國的極大挑釁。與此同時,伊朗還宣布將恢復與沙地阿拉伯建交。這不僅是美國的惡夢,也是西方的惡夢。川普時代讓多個阿拉伯國家跟以色列結盟,以對付伊朗,現在是180 度旋轉。美國從強勢領導變成弱勢挨打。

最近見到美國的拜登,除了在平地上走路摔大跤之外,沒有其他公開活動,然而白宮發言人還面不改色地說:沒有一個統有拜登那樣多成就。

現代的西方民主政治似乎是在比賽說謊,誰能面不改色的說謊,誰能將事實顛倒來說,誰就可以勝出大選。我不知道美國民眾還要經過多少事件才會夢醒。

 

06/05/2023星期一

美國聯邦調查局官員今天終於將那份揭發拜登出任副總統時涉嫌索賄的文件,帶到國會去給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以及該委員會的民主黨頭頭拉斯金 Jamie Raskin 檢閱,以及作了簡報。事後共和黨的眾議員康默指出,聯調局FBI 沒有disproven證實文件上指控的事件不是事實,而且目前這事件仍在持續調查中。他相信是在德拉瓦州的檢察官那裡進行。

 

 

 

 

 

 

不過因為聯調局拒絕將這份包含許多頁數的文件交給國會,而且禁止他們拷貝,抄寫,康默說,眾議院還是要啟動程序,指控聯調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藐視國會罪名。

康默在今天下午對記者指出,提供這件索賄事件的是一個為聯調局工作 13 年,為這份資料獲取高達六位數字的酬勞,非常可信的線人。他說:這些都是事實,不管白宮或是民主黨用甚麼方式,謊言,都無法掩飾。

他說:我們今天在文件中看到的,跟我們過去發掘的羅馬尼亞那件事一樣,對方付的錢都經過空殼公司,及多間銀行轉手。這樣做就是洗錢,所以這件事件跟(我們知道的)其他事件一樣,都依循相同的模式。而且聯調局承認,這事件沒有被「證實不確實」。(下左康默,圖右拉斯金。)

 

 

 

 

 

 

但是民主黨在該委員會的眾議員拉斯金隨即出現,他對記者說:我今天見到的都是二手傳聞,雖然來源或許可信,但是那內容是聽來的。而且他說,他沒聽說這件事在被調查中,當有記者追問時,他說:「我一定錯過了,因為我沒聽見這事情屬於還在調查的案子。」他又提起川普時代的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以及朱利安尼的名字,之後說,這案子在2020 年六月存檔,之後在八月就決定沒有可以追查的必要,就結束了。

之後多位記者追問,他是否確定,因為跟康默的說法不同。他則說:我沒聽說,所以不能說。在記者繼續追問下,他又說:是有人告密,這告密者獲得報酬確實六位數,聯調局遇到申訴都會調查,但不能證實是真的,經常都不能證實。細節我不能說…

聽過兩個人的說話,看得出康默的說法斬釘截鐵,沒有閃縮。但是拉斯金的說法就閃閃爍爍,前後不一致。過去我們見到太多事件都被民主黨用謊言瞞騙。記得嗎,以前是情報委員會的謝夫Adam Schiff,他說了多少謊話指控川普跟俄羅斯勾結,完全說謊不眨眼。現在的拉斯金又玩同一套把戲。

不過由拉斯金的話中可以聽出,FBI 在2020 年八月決定中止調查,而那時正是大選最激烈的時候,這完全配合了司法部跟聯調局在當時壓制所有對拜登不利的新聞的時候,所以一點都不稀奇。而遇到這樣巨大的違法行為,他們都要打壓下去。這一次若不是有吹哨人告密,還將永遠被掩埋。

聽到這樣多記者問問題,不要以為記者盡忠職守,因為三大電視網的晚間新聞沒有提一個字。反而繼續大肆報導川普的律師團今天應邀到司法部去見獨立檢察官Jack Smith,所以說川普被起訴的日子就快到了。上網去查,也是斗大的標題,都說川普在家裡私藏秘密文件的事新的證據層出不窮,就要被起訴了。

怪異的是,前任副總統彭思家裡被發現私藏機密文件的事,上星期已被宣布不會起訴,結束調查。至於拜登家裡及私人辦公室前後搜出前後幾十年期間的機密文件的事,調查到現在一點風聲也沒有,你聽過有一絲消息嗎?沒有。唯獨川普的調查天天都有內幕被匿名人士傳出來,供應媒體作標題。你不覺得奇怪嗎?

為了表示公平,媒體報導川普是因為不合作才被起訴(妨礙司法)罪名,這樣大家都有機密文件,唯獨他被起訴就可以說得過去。問題是,法律上只有總統可以帶機密文件回去,及為機密文件解密,哪兩位副座憑甚麼帶機密文件回去?

川普,彭思,拜登都是2024 年的總統選人,司法部這樣厚此薄彼,不是再一次的干預總統選舉?

 

06/05/2023星期一

記得在川普時代,當時的第一夫人梅蘭妮雅Melania曾經是超級模特兒,但是在川普執政前後六年多時間,沒有一份時尚雜誌,家政雜誌,甚至新聞雜誌選用梅蘭妮雅做封面,甚至沒有專訪過她。現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中又出現了一位絕頂美麗的「未來第一夫人」,佛羅里達州的迪山塔斯夫人凱西Casey DeSantis,然而到現在沒有見到主流媒體對她的訪問,不僅如此,攻擊她是蛇蠍女人,廉價夫人,甚至Lady McBeth 的文章卻紛紛出籠。

一份左派的網路媒體The Daily Beast 昨天發表一份評論文章,裡面形容凱西最近的穿著,有如一個「WalMart 版的梅蘭妮雅」。這位作者Katie Baker 甚至在文章中,嘲笑凱西上星期在愛荷華州穿的一件皮夾克,有如(共和黨的)紅州大賣場每件$24.99 元的貨品。(下:凱西迪山塔斯上周穿的皮夾克,右圖:梅蘭妮雅也在2018 年穿過一件印了I don’t care 的外衣,不過那是名家設計。)

 

 

 

 

 

 

這些左派作家的勢利眼真的是自然流露。嘲笑別人穿$25 元的衣服?嘲笑人家是WalMart 的顧客?這跟他們整天掛在嘴上的平等,照顧窮人的口號完全相反,十足十的虛假面目。難道說所有WalMart 的消費者都是左派知識份子排拒的選民?

凱西那天穿的是一件背後印有一張佛羅里達地圖,以及這幾個大字:在這裡Woke 會消失(這也是迪山塔斯的施政口號之一)。就這一句話讓左派痛恨,所以辱罵她。這個Baker 還以政黨所屬規範一個人是否美麗。她在文章中說:即使是梅蘭妮雅,或是凱西,都永遠無法做到好像米雪奧巴馬,或是吉兒拜登一樣的「毫不費力就做到的高雅氣質」。我的天。

隨著迪山塔斯在共和黨內的人氣高漲,左媒對於凱西的攻擊也跟著水漲船高。一個多星期前,左派網路媒體Politico 發表了一篇長文,詳述凱西對丈夫的影響。訪問了不少的迪山塔斯的政敵,將她說成是好像(莎士比亞劇中的) Lady McBeth,一個為了丈夫的仕途不惜殺人的的蛇蠍女人。(下圖是迪山塔斯在2022 年州長選舉勝出後,跟家人出席就職典禮。以及今年四月與家人在俄亥俄州爭取支持。)

 

 

 

 

 

 

 

那篇文章說,迪山塔斯身邊的(幕僚親信)圈子很小,都因為他不容易相信人,而凱西就比他還更要記仇。作者引用他們訪問的人的話說,迪山塔斯經常在決定一件事情後,回到家裡跟凱西商量後,就改變決定。還說這些被訪問的人都不敢公開,因為害怕被報復。

文章中特別提到,迪山塔斯在2018 年州長選舉勝出後,就開除了競選顧問蘇西威爾斯Susie Wiles,懷疑她跟一份洩露的備忘錄有關。威爾斯被認為是佛羅里達最能幹的競選經理,她幫助川普在2016及2020 年的兩次總統大選,都能夠在佛羅里達勝出,獲得該州的 29 張選舉人票。據迪山塔斯的政敵說,他們夫婦不高興威爾斯對於他們在2018 年州長選舉勝出居功至偉的說法,感到不滿,所以出於忌妒將她開除,而且切斷她在佛羅里達州的所有政治關係。現在威爾斯是川普2024 年角逐總統團隊的高級顧問。相信迪山塔斯跟川普關係的惡化,跟這些瑣事都有蛛絲馬跡的關係。

42歲的凱西比丈夫小兩歲,她原來是佛羅里達一間電視台的記者跟主持,她跟迪山塔斯在2006 年相識,2009 年結婚,她對迪山塔斯的幾次競選:三次國會議員,及兩次州長競選幫助都很大。他們育有三個子女,但是凱西在一年半前被發現罹患乳癌,經過治療後宣布治癒。預料她在這一次迪山塔斯爭取總統提名會全力以赴。

 

06/04/2023星期日

有線電視新聞網CNN 內部的傾軋仍然持續,這星期連續在兩份左派媒體上:紐約時報,跟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 都有長篇專文分析,說一年前才上台的CNN 主席跟CEO  Chris Licht 不僅位置不穩,而且腹背受敵,隨時會再被撤換。

Licht 是在去年初才被CNN 的新老闆公司Warner Bros. Discovery 聘請,要拯救CNN 的極低收視率,以及帳面上的虧損。這間新公司的主席兼CEO 大衛賽斯拉夫David Zaslav迫使CNN 當時的CEO Jeff Zucker 渣克辭職,換上了Licht。記得Licht 一上任就大開殺戒,取消了已經花了十億元宣傳的網路新聞CNN+,之後又先後開除了多位著名主持人,包括九點檔的Chris Coumo (前紐約州長的弟弟),後來又將十點檔的Don Lemon 調到早上節目去做主持,最近還將他也炒了。此外還開除了媒體評論員Brian Srelter,以及白宮記者John Harwood等人。但是所有報導都說他在CNN 一直都沒有站穩腳,原有的記者跟主持多數仍然懷念渣克,對他沒有感情,等著看他失足。最後一根稻草是,他在上個月舉行的川普的一個多小時Town Hall 節目,由於策畫上的失誤,現場觀眾都是川普的粉絲,讓川普一再得到掌聲及歡呼。加上現場觀眾的問題,以及老經驗的川普多次給CNN 自己的主持難堪,等於大大拉拔川普的聲勢,讓CNN 很失顏面,之後就暗潮洶湧,直到現在CNN 的眾多記者跟主持還在醞釀要造反。(下圖左為CNN原來的CEO渣克,右為現任CEO兼主席Licht。)

 

 

 

 

 

 

據紐約時報跟大西洋月刊的報導,因為CNN 長期以來的低收視率,新老闆Warner Bros. Discovery 的大股東之一John Malone (一個右翼富翁)甚至建議CNN 向Fox News 學習,就是這樣的態度,在CNN 內部造成緊張及分歧。另外據說,當賽斯拉夫上台時,也要Licht 採取不同作風,他說,因為CNN 的(偏坦民主黨的)節目方向,「讓共和黨人都拒絕上CNN 的節目。」這話的意思是,CNN 的「反共和黨」立場要改變。

或許這是Licht 搬出了川普的Town Hall 節目的原因。沒想到這節目成為Licht 的滑鐵盧。

不過也有內部的人認為,川普節目的「失敗」不是因為這節目的構想,而是作法及細節。因為好像今晚,CNN又舉行了一次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Town Hall,今晚的來賓是川普時期的聯合國大使海莉Nikki Haley,不僅有一個半小時的問答,還有一個小時的分析。而且之後還再重播一次,同時預告下星期三還會再舉行以前任副總統彭思Mike Pence為主要嘉賓的一次Town Hall。今晚的現場觀眾全部都是愛荷華州的共和黨人,所以問題都是對海莉友善的,當她發言時也一直都有掌聲及歡呼,這分明是在爭取共和黨的觀眾,也在拯救收視率,所以證實這節目方向還是不會改,只是改變作法,好像今晚的主持Jack Tapper,他就是公認比較有經驗,也比較公正的主持。

不過不要以為CNN從此會改變立場,那裡百分之九十九的記者及主持人仍然是相當偏坦民主黨、極端反川普的。上面說的一些改變只是從上而下的指示,而且有實驗性質。

從目前的節目及內容看來,CNN 確實非常混亂,看不出未來的方向。估計這混亂局勢還會持續一陣子,最後會不會走中立路線(雖然不太可能),未來誰會上升,誰會下降,都要拭目以待。

 

06/04/2023星期日

不知聽過多少人說起,拜登在做副總統任期內,與家人串通的貪腐事蹟層出不窮,當時做總統的奧巴馬難道不知道?他為什麼容許拜登這樣做?

可惜的是,美國的媒體都跟民主黨同一陣線,他們從來不會去問奧巴馬這些事,甚至到現在都避免談及拜登家屬的貪腐事件。大家都只有自己猜測:奧巴馬不是太笨,就是視而不見。不管哪一個原因,美國的選民都應當得到合理的解釋。

 

 

 

 

 

 

舉例說,拜登在2010 年被奧巴馬任命,負責伊拉克戰後的重建工程,幫助伊拉克起建十萬間房屋,他的毫無建築背景的弟弟詹姆斯James Biden ,就被任命一間建築公司Hillstone International 的副總裁,六個月之內,這間公司就在毫無競爭對手的情況下,獲得這項總共經費超過十億美元的工程招標。

2013 年,拜登又被奧巴馬派遣前往中國大陸,進行所謂的「亞太再平衡戰略」路線,目的在抗衡中共在亞洲的影響力。當拜登乘坐副總統專機空中二號前去北京時,還帶著兒子亨特,以及一個孫女同行(做晃子)。這一次在大陸的兩天,亨特就見了中國一名銀行家Jonathan Li 李祥生,之後不到兩個星期,中共當局就批准成立了一間BHR Partners 渤海華美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目的是在中國招募股權基金。主要執行者是李祥生,亨特拜登是這公司董事之一,擁有一成股權。以當時該公司總值420 萬美元,亨特就獲得42 萬美元。這公司由中國多間銀行背後資助,後來知道一共集資了15 億美元。後來我們知道,這間公司前後幫助中共在全世界獲得許多利益,其中最引爭議,也最顯著的是在2016 年幫助中共獲得非洲剛果一處非常重要的銅鈷Cobalt 礦場Tenke Fungurum Mine 的八成股權,當時價值是38 億美元。而這金屬是目前電動車電池的主要原材料。這讓中共今天控制全球電動車的大半電池市場。

亨特在這些投資中都獲得一成利潤。這公司當時的合夥人還有當時的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 的顧問阿柴Devon Archer,以及克里的養子Christopher Heinz。後來這公司作業引起懷疑,克里的養子退出,而亨特直到2019年父親宣布角逐總統提名時,才宣布退出,但到目前仍然擁有這公司10% 股份。

而拜登一再表示,他對兒子的生意都從來不過問,也不知道,你相信嗎?奧巴馬也應當不知道嗎?

還有就是,奧巴馬在2014 年任命拜登到烏克蘭去協助該國改進能源工業,他又帶著亨特乘坐空軍二號到基輔,這一次亨特不費吹灰之力,就做了烏克蘭國營能源公司Burisma 的董事,為期五年每年一百萬元。亨特毫無能源背景,也不懂烏克蘭文,也不用上班,就在家裡乾領薪水。這些奧巴馬都不聞不問?

反而是川普因為在電話中向烏克蘭新任總統澤蘭斯基建議,應當調查烏克蘭能源界的腐敗時,卻遭到民主黨國會的彈劾。說他是針對國內的政敵拜登,要求外國干預。

今天提起奧巴馬幾乎沒有他的負面新聞,這就像他剛剛當選總統,諾貝爾委員會就頒發了一座和平獎給他一樣,只因為他是黑人,大家都要幫助他建立最好的形象,對於他的缺點一筆抹煞。其實他內政外交毫無建樹,(除了強迫通過了全面醫療健保,雖然有太多漏洞,後來要一一修補),他在內政外交上捅的漏子罄竹難書,要另外專門闢文。這裡只說他在民主黨內的漏子,除了容忍拜登貪汙腐敗之外,民主黨在他治理下也是怨聲載道,只是你聽不見而已。

記得2016 年民主黨總統選舉的黨內初選,當時因為維基洩密爆發了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的電郵毫無設防,容易被駭客入侵,加上揭露DNC 一面倒偏幫希拉里,迫使DNC 當時的主席Debra Wasserman 下台,換了過去擔任過主席的Donna Brazile 唐納布萊姿再度主持(代理主席)。布萊姿上台後才發現,她接手的DNC 是一個爛攤子。她後來在一本自傳中描述當時的情景時,責怪都因為奧巴馬的疏忽,讓DNC 的財政一蹋糊塗,盡管年年籌款都有成績,居然負債兩千四百萬元。其中欠銀行1,500 萬元,欠債主八百萬元。結果他們毫無辦法要向希拉里求救。希拉里一口答應從她的競選籌款Victory Fund 拿出錢來填補這缺口。不過就因此,整個DNC 要聽希拉里競選委員會的,導致那一次總統提名初選受到希拉里的控制,她的對手Bernie Sanders 毫無還手餘地。

那是我第一次聽見民主黨裡面有聲音,將重大的錯失歸咎於奧巴馬的疏忽。印證奧巴馬在內政外交上的許多失誤,他根本是一個「在其位,不謀其政」的頭頭。

 

06/04/2023星期日

美國共和黨的2024 總統提名候選人,目前已有七人,而這星期會再增加三人,都是強有力的候選人:前任副總統彭思 Mike Pence,前新澤西州長Chris Christie,以及北達科他州州長 Doug Burgum。不過直到目前,前總統川普在黨內的支持率仍然遙遙領先,多數民調他的支持率都在五成以上,對比位居第二位的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都在兩成以上,雙方差距仍然高達30%。而其他的候選人(及潛在候選人)都在5% 以下。

 

 

 

 

 

 

川普的繼續領先,表示迪山塔斯的正式參選對他的聲勢並沒有任何幫助,甚至有人說迪山塔斯越出面,越不引人好感。另一個原因就是,川普在那四年任期的政績,無懈可擊。

問起這些候選人的政綱,他們幾乎全部支持川普執政時期的政策,那麼他們為什麼還要出來跟川普競爭?他們的回答都是:我會執行(川普的)政綱,但是不會有他的(麻煩),他的戲劇性,他的包袱等等。

這就是共和黨不團結的地方。到現在大家應當很明白了,川普的麻煩,包袱幾乎都是民主黨以及媒體製造的。那份杜倫報告民主黨可以不理,共和黨人沒有理由不理會。見到聯調局FBI 跟司法部對待拜登家族以及對待川普的不同,共和黨人應當同仇敵愾,奮起對抗,而不是用這個做藉口來對付川普。

還有一點,你們大家都見到川普的政績了不起,都說「我會執行川普的政績」,其中副總統彭思甚至每一次提起川普的政績時,都要說「川普跟我的政績」,好像那些政績他都有分。雖然這是事實,但是只靠你一個人做得到嗎?即使是迪山塔斯,他在佛羅里達州確實推出一些讓人讚好的施政,不過仔細分析,那些都是某一個範圍的內政措施,然而你分析川普的政績,那是內政外交軍事環保農業商業金融…全面涵蓋的。其中很多是大家想都想不到的,好像說,他上台後立即迫使北約盟邦提高他們的軍事負擔,以減少美國的負擔,這些就是你們想到了,你們會到國際舞台去提出來嗎?記得當時以德國為首的盟邦是怎麼嘲笑、排擠川普的。加拿大,法國,都當川普是西方世界的對敵。還有,川普上台後也抵制俄羅斯的Nord Stream 2 輸油管工程,阻止俄羅斯能源大舉輸送到歐洲市場。像這樣的「冷門」小事,你們會都想得到嗎?還有,他排除萬難跟加拿大、墨西哥重談北美貿易談判,後果是三國都滿意了。還有跑到中東去建立新秩序的Abraham Accords,後果也讓舉世驚嘆。你們會想到、會做到嗎?

這些人見到川普做到了,就以為自己也做得到。即使你們作得到,也是跟隨川普的路線去做,如果沒有前人的腳步,你們走得出自己的路嗎?

見到現在每一次上面有空缺就大批人去競選:總統,州長,省長,市長等等,絕對不缺候選人,這些人難道都以為自己真的很能幹?分析起來就因為現代人對於領導的見解就是,坐到那位置上就自然有人大批幕僚幫你思考,幫你策畫。遇到事情只要照著「一般的公式」去應付。他們不僅沒有自己的思維,自己的創意,而且即使是蕭規曹隨做起來也是千瘡百孔。就像自阿富汗撤軍,那是川普的主意,但是拜登實施起來就一蹋糊塗。而川普的主意一大堆,每一次提出來就被攻擊得體完膚,而他都做得有效率,有成果。好像建圍牆,解決了南面非法入境者的問題,拜登一上來破壞圍牆,就造成全世界非法入境者川流不息。他重新跟北京談判貿易協定,強迫從北京那邊獲取幾千億元的關稅收入,並且將大小工業遷回美國本土。他不怕得罪人,哪裡是這些八面討好的政客作得到的。

如果沒有川普,大多數人仍然會以為「做官有甚麼難」,對照川普這面鏡子,這些候選人不僅沒有照到自己的真面目,還要說風涼話,以為自己沒有川普的包袱。就像耶穌說的:見到兄弟眼中的刺,卻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只希望選民不像這些候選人一樣愚蠢。

 

06/03/2023星期六

在美國,越來越多公司行號走woke 路線,一方面宣傳LGBTQ+2S 等等的產品跟標誌,一方面推動DEI (多元、平等,包容) 口號下的原則,而且步伐整齊一致,聲勢越來越浩大。是甚麼樣的動力在後面推動?

我們都知道,自從拜登上台後就大力推動ESG 跟DEI 原則。前者是要各政府機構及公司行號,在制定公司政策時必須以環境,社會平等及管理原則作為動力。後者就是必須提倡多元,平等及包容。但是我們也知道,不管口號叫得多麼響,都必須有後面的推動力,否則口號歸口號,光說不練。

現在我們知道原因了,還是一句話:Follow the money。剛剛因為使用變性人做代言人而遭到消費者抵制的啤酒品牌Bud Light 母公司Anheuser-Busch 一位離任高層透露,他們這些公司都受到美國一些主要投資公司的幕後操控。Anson Frericks在Fox News 的一個節目,列舉這些投資公司好像BlackRock,Vanguard,以及State Street,他們幾間公司總共控制了超過20 個兆(也就是$20 trillion,兩萬億的十倍) 的資金,而他們就是在幕後推動這些ESG,跟DEI 原則的金主。(下圖:Anson Frericks)

 

 

 

 

 

這些投資公司手上有美國最大企業,最大工會,及政府的退休金計畫,他們決定投資在哪裡,就是哪裡。如果你做不到他們決定的原則,你得不到投資,你自己的投資也就沒有前途。

Frericks指出,這趨勢在奧巴馬時期就已經開始,聯邦方面,民主黨在台上時,或是好像加州,紐約等民主黨基地的政客,都會知會這些投資公司,要他們將手上的資金,依照氣候變化,清潔能源,多元化等等的原則,選擇公司做投資對象。他後來就因為這些原則離開公司,因為他認為這些滲入了政治的經營原則,違反了一般經營理念。

所以我們見到過去幾年,啤酒公司,服裝公司,運動品公司一個個走向woke 路線。

為了有效計算每一個公司在ESG,DEI 上面做到多少,美國一個同性戀平權組織Human Rights Campaign 多年前就主動提供一套CEI 計分標準,就是Corporate Equality Index (公司公平指數),由他們決定每一間公司在這方面做到多少,提供給上述的投資公司參考。這個平權組織HRC 被認為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LGBTQ+ 平權組織。目前在西方左傾政壇擁有無比的勢力。事實是這組織每年從國際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手下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 得到數百萬元捐助。這組織目前的主席Kelley Robinson 曾經是奧巴馬2008 年競選總統時的主要組織者,也曾任美國家計會Planned Parenthood Action Fund 的執行董事。根據HRC 的統計,美國有840 間公司在他們的CEI 指數下達標。HRC 提供了五項統計指標,下面是節要:

第一,Workforce Protections,算五分。內容包括不可以因為員工的性向及性別認同而歧視;

第二,Inclusive Benefits,算50分,主要內容是必須對sex-sex 配偶(同性配偶及其他不同性別的配偶) 提供全套醫療保障;

第三,Supporting an Inclusive Culture,算25 分,包括制定中性服裝準則,及提供變性者洗手間等設備,讓每一種性別的人感到舒適;

第四,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ies,算20 分,必須向LGBTQ 顧客做廣告,就好像Bud Light 跟Nike 使用變性者做代言人的方式;

第五,Responsible Citizenship,這一項是如果公司捐款給某一個反對LGBTQ 原則的組織,就要扣分,最多扣25 分。至於反對LGBTQ 的組織,雖然沒有點名,但是經常包括一些基督教組織。

現在,GSE,DEI 跟HRC 等等的原則跟計算方式,在美國跟西方許多大國已經不是秘密,為了得到更多投資,為了讓自己的公司得分更高,才有更多公司走向woke。

 

06/02/2023星期五

在共和黨眾議院議員的威脅下,聯邦調查局局長雷伊Christopher Wray 終於同意,星期一到國會,將共和黨傳調的一份指控拜登在做副總統時,涉嫌索賄的文件,親自交給共和黨眾議院的監督委員會主席康默James Comer,一起檢閱,同時並提出簡報。同時一起獲准檢閱的還有監督委員會的民主黨的領袖拉斯金Jamie Raskin。

雷伊是在康默一再威脅要以藐視國會的罪名進行程序之後,終於同意這樣做。上星期三,雷伊在電話中允許康默到聯調局去,在限制嚴格的場所檢閱這份文件,不過康默拒絕。因為這樣的限制等於允許對方將文件內容「加鎖」,也就是允許對方將部分內容抹黑,加以限制。最後雷伊做了讓步。(下左:聯調局長雷伊,右圖:康默。)

 

 

 

 

 

這份文件的存在,是經由一名吹哨人最先向共和黨的參議員葛拉斯里Chuck Grassley 透露的。這名吹哨人指出,FBI 有一份FD-1023 文件,內容是告密者向聯調局指出,拜登在任副總統期間,向外國索賄,換取政策上的利益。據吹哨人說,FBI 自從2020 年六月就已經將這文件存檔。

葛拉斯里說,他不能確定這文件中所言屬實,也不能確定拜登確實犯了索賄罪名,但他認為聯調局有了這項告密就應當調查,而不是隱瞞。

據說這項索賄的數目高達五百萬元,而牽涉的國家是烏克蘭,據此猜測極有可能就是拜登之子亨特拜登獲得烏克蘭國營能源公司Burisma 聘請擔任董事之職的事件。因為亨特拜登獲聘董事的報酬就是每年一百萬美元,任期五年。而這份告密有可能就是在亨特獲聘時,拜登做出相關的,與烏克蘭能源政策有關的承諾,那就是足以構成彈劾的刑事罪刑。

拜登是在2014 年獲得奧巴馬的任命,前往烏克蘭協助烏克蘭改革能源政策。而同一時間亨特拜登就獲得Burisma 的任命。任何明顯人都可以見到這其中的利益交換事件。換了是任何一個共和黨人這樣做,不要說川普了,都早就已經被公開調查,甚至彈劾了。

而就在今天傳出這新聞之同時,CNN 立即獲得FBI 內部人士的洩密,說這份告密的消息來源,是由川普的私人律師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 提供的。似乎這樣說,就可以將整件事又打擊成是川普陣營的抹黑。(記得嗎?當亨特拜燈電腦事件剛剛發生時,媒體就宣揚是朱利安尼先得到電腦內容,向紐約郵報透露的,因此就不足採信。同樣的手法他們一用再用。)而且,為什麼CNN 等媒體永遠都能得到FBI 內部人士的洩密?

事實是,這份文件的告密者已經證實,是一位奧巴馬執政時期就開始在聯調局內工作的人,而且他提供的消息,也與朱利安尼無關。如果是跟川普有關,一早已經被甩掉作廢了。

不過朱利安尼當時因為懷疑這件任命,確實是前往烏克蘭蒐集證據。他也曾在電視中多次揭發這事件,但是導致了所有主流媒體對他的抵制,宣布禁止任何人請他上電視,後來司法部甚至展開對朱利安尼的調查,他的幾個生意夥伴還被起訴及下獄。

其實我們到現在已經經過康默的調查,知道拜登家族成立了20 個空殼公司,這些空殼公司沒有公司業務,唯一的業務是將外國政府給的數以百萬計的現金,七轉八轉,轉移到拜登家人的銀行戶口中,目前已經知道拜登家族九個人獲得款項,包括拜登的弟弟,兒子亨特,亨特的情婦,前妻及多個孫子女。如果這還不算是犯罪證據,不知還要等甚麼。

 

06/02/2023星期五

拜登又在空軍學員的畢業典禮摔了一大跤,這一跤摔得還很難看。不過美國民主黨到目前還是全力為拜登的黨內提名護航,民主黨人的團結基因也讓拜登到目前為止所向無敵,沒有「主流」候選人願意參選跟他對抗。(下為拜登跌倒後,被人扶起。)

 

 

 

 

 

 

一個指示標誌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月前宣布,這一次的初選將不會舉行候選人辯論,這明顯是幫助拜登的決定。一方面,任何人都知道,拜登是越少露面越好。其次,到目前僅有的其他兩位宣布參選的候選人:甘乃迪家族的(小)羅伯甘迺迪,以及左派靈異作家Marianne Williamson 名氣都不夠拜登大,讓他們跟拜登辯論,無異給他們製造知名度的機會。而且萬一他們在辯論中壓倒了拜登,更會讓拜登難堪,讓他們聲勢更強大。所以DNC 乾脆取消了這維持一百三十多年的傳統。

這是DNC 明顯的在候選人中顯示了偏袒。不過DNC 解釋說,目前的其他兩個候選人都是「非主流」,意思是說不夠看,所以才決定不舉辦辯論。事實是,甘迺迪有19% 的支持率,Williamson 也有9%,肯定不能說是不夠看。這也顯示了民主黨的團結,到現在都沒有黨內主流宣布參選,不像共和黨那邊,已經有七個宣布參選,而這星期還會有三人加入,說到團結,共和黨跟民主黨相比是零分。(主媒也配合得很好,他們不僅不訪問這兩位挑戰候選人,甚至有機會就攻擊他們。)下圖為這次民主黨三位候選人,左起:Williamson,拜登,羅伯甘迺迪。

 

 

 

 

 

 

DNC 另一個決定更是明顯偏幫拜登的,在2020 年民主黨的初選中,拜登在最初的三個州一路敗北:愛荷華,新罕普什爾,及內華達都輸了,而且都是左派的參議員Bernie Sanders 山德斯一路領先,當時民主黨都在考慮要拉拔其他人,甚至包括以前是共和黨的Michael Bloomberg (彭博)來跟山德斯對抗,但是到了第四個州South Carolina南卡州,拜登出奇不意的以48% 高票勝出,之後他就借勢坐大宣傳,起死回生。所以這一次拜登積極的要讓南卡州成為第一個初選州分,以免自己再出現「連輸」的局面。另一方面也是酬勞南卡州。在他推動之下,DNC 居然願意支持,在二月初正式宣布以黑人人口占三成的南卡州作為初選的第一個州。這不是明顯的要拜登出線?

在民主黨的計畫之下,南卡州最先在二月三日初選,新罕普什爾跟內華達洲其次,之後是南方的喬治亞州,及北面的工業州分密西根,之後才讓其他州自己決定。他們的理據是:民主黨代表美國,而今天美國的面孔就是更多黑人跟拉丁族裔。

不過愛荷華跟新罕普什爾等州已經表示不會躺下來投降,特別是新罕普什爾說,他們的州憲法都寫明了要最先舉行初選。做為關鍵州的新罕普什爾更威脅,如果民主黨更改初選時間表,他們不擔保到了真正大選時會支持民主黨。

不過初選時間表是由各州自己決定,到目前佔便宜的幾個州:南卡州,內華達跟密西根都欣然同意DNC 的決定,紛紛改了初選日期,而愛荷華跟新罕普什爾還沒有動作。據說截止期限是明天,有見民主黨的團結,順從的機會還是很大。但是順從之後,喉嚨不會感到不舒服嗎?

目前共和黨對於初選日程表毫無異議,還是跟隨傳統的次序,這是民主黨內明顯的內鬥,所以聽不到主媒太多報導。

 

06/01/2023星期四

進入六月是所謂的自豪月,準備被所有的驕傲文宣轟炸。似是而非的新式理論將被包裝的美輪美奐,免費贈送給大家。這包括:男人也能生孩子。英國的一份時尚雜誌Glamour UK 今期有一篇封面文章,就是宣傳男人生孩子的「實例」,說一個27 歲的變性男人懷孕,而且生了一個女兒。將這謊言廣泛散播給世人。

 

 

 

 

 

 

 

這個所謂的男人羅根布朗 Logan Brown,其實出生時是女的,現在自己說是變性男人,她的伴侶是一個非二元 non-binary 的人妖表演者 Bailey J. Mills。布朗最近因為健康問題,停止注射睪丸素(睪酮),結果就懷孕了。於是他們「進步派」歡欣鼓舞地說:男人也懷孕了。

不錯,布朗是「意外」懷孕,就像很多正在避孕的女人一樣,還是會意外懷孕。然而這位布朗根本是女人,不管她怎麼變性她還是有子宮,她懷孕稀奇嗎?她的伴侶不管多麼的「非二元」,多麼的人妖,他還是男人,所以授精成功,讓她懷孕了。就像烏龜生蛋,這稀奇嗎?

但是布朗藉著這件事,寫了一本兒童書籍 My Daddy’s Belly: The Miracle of Male Birth (父親的大肚子:男人生育的奇蹟),這是充分利用這事件,向兒童洗腦。書裡面充滿了洗腦式的宣傳八股,說她以前「出櫃」成為女同性戀者時,受到的打壓排擠,讓她得了心理疾病,後來又成為變性男人,第二度受到社會打壓,雙重加倍的心理壓力云云。向兒童灌輸這些似是而非的理論是甚麼心態?(他自己說,他現在第三度變性,為自己下定義成為一個queer。)

英國 Glamour 這篇文章裡面也是強調,自從布朗跟他的丈夫生孩子的事公開之後,他們遭受到來自各方面的 transphobia (變性者仇恨),特別是網路上的仇恨言論,說男人不可能生孩子等等。所以說,當你說「男人不可能生孩子」時,你就犯了「仇恨變性者」的罪名。

我們的世界全面顛覆之中,不僅是變態的媒體一族在推波助瀾,政府跟學術機構也都不甘後人。今天去醫院檢查身體,到處都是巨型指示版,強調:我們將盡一切能力,為每一個族群服務,特別標示出變性族群等等。還有標示版指出,任何對這些族群不敬的言語都是零容忍等等。

布朗還將自己懷孕的經歷做成日誌,在網誌上公開。他說:我就是變性男人生育的實例,這就是證據。這根本是自欺欺人。你根本還是女人的軀殼,你騙了自己,騙不了上帝。

而且一個人短短幾年間變性三次,能不發神經嗎?

Click: 404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