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67

2022-12-01 22:49:52

12/31/2022星期六

2022 年不是很好的一年。原來以為美國的拜登左派政府做得那樣差,美國選民會在中期選舉給他們一點顏色看,但是十一月的中期選舉結果是共和黨比預期的差很遠。僅僅在眾議院些微領先,甚至在參議院少了一席。這就是說,民主黨、左派、拜登可以濫得一蹋糊塗,選民都可以讓他們過關。

這不是一朝一夕的後果。我在九十年代就寫過一篇美國的文化大革命,列舉美國人民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就開始被洗腦。過去美國(或是任何一個正常的社會)大約有三分之一自認是保守派,三分之一自由派,其他三分之一跟著當時社會環境搖擺,這就造成民主共和兩黨輪流執政的和平替換。但是近年來我們見到,電影,電視,媒體,歌曲,學校,社交網路的不斷聯合起來的洗腦,自認保守派的族群越來越縮小,左派跟中間偏左的族群越來越擴張。今天自認保守派的選民已經縮小到不及四分之一。這就造成今年中期選舉的結果。拜登在一年內製造了能源危機,嚴重通貨膨脹,丟掉了阿富汗,吸引普京進攻烏克蘭,全世界金融大亂,又大開南面邊界,每天讓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的七八千人自由進入。但是媒體跟輿論不是假裝沒這事,就是為拜登塗脂抹粉,說與他不相干。然而只要汽油價格下跌一毛錢,就聽到媒體歡呼:這是拜登做到了!選舉前幾個月,每天歌功頌德,說:2022年是拜登最好的一年。

例如我經常看的電視頻道TCM (Turner Classic Movies)是播放好萊塢老電影的,照理說是喜歡「老」的電影,老的文化,但是近年來連這個頻道都woke了。除了定時播放為黑人平反的政治電影,近來更開放為同性戀者,甚至變性者訴求的電影及座談。當然啦,不但減少了播放好像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這類電影,即使播放之前,都要加上一大串解釋,說片中形容得當時黑人奴隸跟主人家融洽的關係都不是有代表性的,而是被錯誤美化的等等。至於約翰韋恩等主演的聲張黑白正義的西部片,更是鳳毛麟角,很少出現。倒是黑色電影film noir 大受吹捧。

每年這時候,電視上很多頻道給觀眾free preview,加拿大有一個Hollywood Suite 包括四個頻道,分別上演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及2000年之後的電影,喜歡電影的人應當會很高興,四個頻道一起免費看一個多月。但是看了幾天就發現,這些都不是娛樂電影,這些都是洗腦電影。甚麼時候開始,好萊塢擔負起了政治正確大旗?除了那些六十年代以前的電影,之後的幾乎全部是暴力與性與髒話,同時主題一定是目前西方左派的道路:吸毒的,同性戀的,變性的,反美的,反戰的,反共和黨的…不僅電影糟糕,擔任影評的立場更是鮮明左派。今天甚至聽見幾位影評人稱讚一位「先進的」導演David O. Russell,連他的電影中描述一個年輕人跟母親之間的性的行為,都說拍得很美。而且見到這些影評節目都是得到加拿大政府資助的。而且這位導演剛剛推出一部電影 Amsterdam,眾星雲集,說的卻是一位暗示是(崇拜希特勒的)川普的人物,在三十年代企圖推翻剛剛當選、左傾人物喜愛的羅斯福總統,要取而代之。還有曾兩度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Cate Blanchett,拍了一部女同性戀的電影,還在片中裸露表演性愛,她就在訪問中多次攻擊保守主義,說「保守主義如果得勢,我擔心女權會受到壓制」,現代人看多了這一類電影,怎麼不都變成自由派,視保守派為敵人?

我多次說到,保守派媒體Fox News 的收視率在有線新聞頻道獨占鰲頭,是CNN收視率三倍以上,而且比CNN及極左的MSNBC加起來還要多。這表示保守派還是不在少數。但是這一次中期選舉證實了,Fox News 再成功,都無法跟MSM (Main Stream Media 主流媒體)對抗,因為對方勢力太過強大,他們有: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ABC,CBS,NBC,教育電視台PBS,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洛杉磯時報,波士頓環球報,芝加哥論壇報,大西洋月刊,AP (美聯社),Bloomberg,Google,推特,Facebook,Apple,Microsoft,Tiktok,Netflix,Vanity Fair,Rolling Stone,Vogue,還有百分之九十的大學校園,全美教師工會,全美教職員工會,圖書館,博物館,等等,數都數不清。而且這些不是一點點左傾,而是極端woke。你怎麼跟他們打仗?現在的美國學校從小學到大學,一路都是左傾思想的洗腦體系,沒有一個兒童可以進去後不被灌輸左翼思想。

上面這些組織怎麼運作,怎麼每天偷天換日,指鹿為馬,我都在時事看板中做了紀錄。絕對不是好像他們一樣隨便栽贓嫁禍。

我也曾列舉過川普的政績(見:川普政績),但是明顯的媒體不僅不提,反而每一天都製造川普的負面新聞,現在全世界人都確認川普是一個不報稅的貪心的商人;無視憲法,企圖發動支持者暴亂,推翻選舉結果的叛國者;與俄羅斯勾結,出賣美國利益的賣國賊。事實是川普在位四年全世界都太平。媒體跟民主黨每次說到拜登的美國一團亂,就說:共和黨只會批評,提不出辦法。事實是共和黨在台上時這些問題都不存在,這就是解決辦法。但是因為媒體瞞天過海,有幾個人知道川普時期的「豐功偉業」?就跟著媒體說共和黨只會批評。

我不知道人類歷史上是否曾有一個時期像現在這樣黑白混淆,是非顛倒。因為歷史上沒有一個時期的媒體是這樣發達。無論是有組織的媒體,或是網上個體戶,每一個人都只能接觸到真正發生的事件中的極微小一部份,如何揀擇需要極大的智慧,而這是極大多數人欠缺的。於是專家說兒童可以自己選擇性別,男人也會生孩子,大家就照單全收。現在連美國國防部都以政治正確掛帥,他們只要軍隊中族裔平等,及一定的同性戀者及變性者,至於是否打勝仗不相干。連天主教都開始重新思考過去的想法,紛紛將傳統派踢出教會。

我只能盼望物極必反,總有一天多數人會醒覺,團結起來推翻這個說謊體系。這都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只有倚靠大家不灰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之火同樣也可以帶來生機。

 

12/30/2022星期五

民主黨的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沒完沒了的針對川普,在這一任會期最後幾天,又將川普過去六年的報稅表都公開了。除了要繼續抹黑川普之名,還有甚麼目的?如果川普做了違法的事大可以起訴他,現在明明無從起訴他,就要告訴全世界的人他繳的稅不多,甚至很低。So What?如果是合法的,每一個國民都有合法的減稅、避稅的權利。你看不慣就修改法律。不能說全國國民,包括民主黨的參眾議員及政府官員,都可以利用稅務優惠(漏洞)避稅,唯獨川普不可以。

見到所有媒體(包括加拿大媒體,中文媒體)都大聲告訴觀眾,川普夫婦有四年期間申報負資產,所以其中兩年只繳了$750的稅,之後在2018就繳了一百萬元稅,2019年繳了13萬元以上的稅。但是沒有一句話是說他做了非法的事。這是甚麼意思呢?知道極大多數的人不會獨立思考,只會跟著電視播報員的意思走,就強烈暗示他做了不好的事。

川普一直不想自己的稅表被公開,就因為知道這些文件會被民主黨及媒體拿去隨意解說。這些斷章取義的解說。任何一份文件(特別是稅表)要被用來打擊一個人太容易了。任何人如果事業有虧損,用來抵銷收入成為負資產就可以免稅。我曾經說過,按照Forbes 的統計,川普上任之後一年,他的資產就從43億元跌到32.3億元。他當然可以申報「收入減少」因而減稅。(按照一般規定他甚至可以得到退稅呢)。但是媒體不僅不報導他當了總統之後資產下降的事實,卻緊追他的報稅表,要從中挑剔。何況他將每年40萬元年薪全數捐出,四年一共捐了160萬元,有人提過嗎?這兩天只聽到新聞報導說,他的慈善捐款只有幾十萬元,說他成立慈善基金只會叫別人捐款,自己不捐。

因為這些稅表多達六千頁,所以民主黨就濃縮成29頁,說要「幫助」大家了解川普的報稅紀錄。你相信這是好心幫助?當然是欲加之罪的作用。這濃縮版中還包括川普在就任總統前後幾年,在中國做生意的收入紀錄。請問,一個像川普這樣有龐大家族企業的人,在中國有生意犯法嗎?相反的,美國各大銀行將亨特拜登跟外國交易的150項銀行轉帳掛了警告標誌flagged,說是可疑轉帳。這些都是為數超過一萬美金以上的轉帳,但是到現在媒體都沒有興趣去追查,拜登的聯邦商務部甚至禁止共和黨國會議員查詢調閱。誰都知道亨特拜登目前正接受聯邦調查局調查逃稅、洗錢等非法行為,調查好幾年了沒有下文。當共和黨要查閱這些轉帳紀錄時,商務部卻說「沒有民主黨的人參與」,他們不准看。甚至修改了法律,規定「必須兩黨都有人要求」才可以調閱。民主黨是最團結的黨,到現在也沒有一個民主黨人起身就拜登家族貪腐事件要求調查。難道就此算了?

事實是,川普是少有的做官之後資產減少的人,說要調查應當去調查那些做官之後發大財的人。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就是其中之一,他們夫婦從一個普通商人做官之後財富累積到十億元以上。還有拜登,以及無數的民主黨參眾議員,這些特大的標靶放在眼前,卻整天將川普的事業放到顯微鏡前。

美國民主黨及聯調局等「整肅」川普,沒有一日停止。從他2016年宣布競選總統那一天就開始了,超過了六年時間,即使記憶力不好的人都應當記得:希拉里及民主黨付錢給英國退休特務,製造川普黑材料,之後交給媒體刊登,之後聯調局FBI 就用這文件調查川普通俄,還逼使司法部任命獨立調查員,騷擾他兩年,之後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但是民主黨拒絕為川普洗清;之後因為川普跟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一通電話,指控他要外國政府調查他的政敵(拜登的兒子),這也算罪過?居然以此彈劾他;川普出任總統時,每一次出國開會,G7,G20,跟金正恩會晤等等,都要監視他,說他出賣美國利益。記得2018年七月,川普在赫爾辛基單獨會見普京嗎?事後記者吵翻了天,說要公開紀錄,說他不知道跟普京說了甚麼危害美國利益的事。事實是,川普在位時普京不敢對烏克蘭(或是任何國家)動兵,拜登一上台,普京就進攻烏克蘭,搞到全世界天下大亂,是誰出賣美國(及世界人民)利益?

還有,民主黨調查川普通俄就因為不相信他贏得2016年大選。但是當川普懷疑2020年大選結果時,就安置了他極大罪惡,(何況2020年大選確實存在極大問題,其中亨特拜登電腦事件被CIA、FBI連同媒體掩飾,就足以造成選舉舞弊的陰謀。)

之後還有司法部連同FBI到川普住宅搜索文件的舉動,是從未聽聞的,只有第三世界才存在的司法部「騷擾政敵」的舉動,唯一目的就是阻止前總統再度競選。加上這國會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所有成員都由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一個人任命,阻止共和黨傳召任何人作證,或是提供證物,完全是一黨獨大的獨裁作風。

現在共和黨就要掌控眾議院,聲稱會調查拜登家族貪腐事件,已經聽到民主黨跟媒體在做出反擊,說共和黨只會調查,不理國事。這才是做賊的喊捉賊,這不是他們民主黨做了六年的好事嗎?

共和黨還有一個星期就上任,還不知道民主黨(他們左派)會玩些甚麼花樣。大家等著瞧。

 

12/29/2022星期四

青少年毫無理由的襲擊弱者致死的事件,越來越多。多倫多有八名女孩在網上彼此號召,午夜到火車站,用刀攻擊一名她們以為是無家可歸的男子,將他刺死。這是一宗沒有人性的謀殺案,但是到現在我們除了這些女孩的年齡之外,一無所知。因為法律規定要「保護」她們。

這些所謂的兒童,有三個只有13歲,三個14歲,兩個16歲。她們在本月18日(星期日)晚上10:30到達市區的火車站Union Station,午夜剛過就挑選了一個坐在椅子上的59歲男子作為攻擊對象。當時這男人Kenney跟一個朋友坐在椅子上喝酒。據說Kenney 確實有一度是露宿者,但此時他是到這一帶探訪朋友,(可能也是一個露宿者),這八個女孩挑選他之後用刀襲擊他們,另一個人躲開了,Kenney 就被刺多刀,送醫院後不久死亡。

當時很多人見到這攻擊事件,八名女孩事發後就在附近被捕。警方還從她們身上搜出多個武器。警方說其中三名女孩有前科。

這一類事件近來聽聞不少,但在媒體的版面都只佔很少版位,而且報導一兩次之後就不再追蹤。因為這不是媒體喜歡的事件:不是警察打死人,不是白人打死黑人,或是白人攻擊亞裔,甚至不是男人打死女人…加上要保護未成年少年,特別是女孩,所以全部盡量掩飾。所以這類事件大家知道的不多。

今年三月,美國華府兩個13 及15歲女孩用stun gun搶劫一個Uber司機的汽車,將他打暈之後居然將他拖行,結果這66歲的男司機Mohammad Anwar因此死亡。Anwar 來自巴基斯坦,因為要謀生養家出來開車,卻被這些毫無工作概念的年輕人殺死了。

還記得不久前費城三個青少年無故打死一名街頭露宿者,他們對他拳打腳踢,用重物襲擊,當那人斷氣時,他們還不停哄笑。

過去這麼多年,美國的教育似乎只強調一項:關注弱勢,這樣的事怎麼還會發生?教育界跟媒體真的應當全面檢討。不過有見他們極力掩飾這一類事件,相信要他們檢討是痴人說夢。

 

12/29/2022星期四

加拿大又有一名警察在值勤時,被兩名兇徒冷血襲擊殺死。28歲的安省警察Greg Pierzchala 培查拉前天(星期二)下午接到報告,去調查Hagersville附近公路邊一輛滑落路邊的汽車時,遭到兩名男子襲擊,身中兩槍當場死亡。這是三個月以來加拿大第五名遇難警察。

被逮捕的兩名兇徒之一,25歲的Randall Mckenzie前科累累,剛剛在六月底才被假釋,他被假釋時就因為被控十多項罪名被起訴,這些罪名包括:攻擊Hamilton一名警察,持械襲擊,非法持有火器,隱藏手槍,使用偽鈔等等。他的假釋條件包括:必須留在家裡,必須在九月時出庭應訊,但是他沒有出庭又失蹤,警方事實是在通緝他。此外他早在2018年一項持械搶劫的裁決中,被判終生禁止擁有武器。(下左為遇害警察,右圖是兇嫌之一McKenzie)

 

 

 

 

 

但是這些「條件」對他一點作用都沒有。他繼續擁有槍械,繼續到公路上去殺死警察。安省警察OPP局長Thomas Carrique 昨天痛心的說:「我非常憤怒,這位McKenzie 被給予機會出去殺死一名無辜的警員,這完全是可以預防的。我知道很多人希望見到(制度上)一些改變,那些被控嚴重罪刑的人不可能再(出來)作案。」

他這一番話很快就煙消雲散,媒體絕對不會日夜重複報導。我們這時代只會保護犯人。那位頭腦有限公司的總理杜魯多事後發表一份推文,內文只是對遇害者警察及他家人「無限的同情,祝福,祈禱」,沒有一個字提到假釋制度,或是要懲罰兇徒。過去每一次出現這類事件,他就第一個站出來提出要嚴管槍械,這一次呢?我聽見多倫多市長John Tory 倒是說了一句真話:明顯的,我們管制手槍的行動沒有奏效。

有腦子的人都知道,你管槍只能管到合法擁槍的人,好像這一類職業歹徒,他會遵守任何一項法律嗎?甚麼時候這些自由派(西方左派)才會知道:你必須管「人」,只要有壞人,這世界就不會太平,我們的社區就不會安全。但是自由派到現在都不承認有壞人的存在(除非是警察跟共和黨),治安永遠都無法改善。

 

12/27/2022星期二

過去幾年,美國的進步分子提出全面改革司法制度,其中最「立竿見影」的措施就是取消現金保釋制度,這讓極大多數的犯罪份子可以不用交保,就即時獲釋。

目前已經有幾個州先後通過法律,全面取消保釋金制度,其中以伊利諾州最「先進」,此外紐約跟加州也在積極跟進。而全美更有幾十個城市推行這政策,加上左傾檢察官辦公室,以及法官的推動,無數的犯人都在犯罪之後即時獲釋,之後第一時間再度犯案。

除了政府跟民主黨官員在推動,還有一些私人組織在推動。一個由加州富有明星、及名流成立的The Bail Project,專門在美國各地為犯人交保釋金。

去年12月,一個慣犯就因為這個「非牟利慈善組織」為他付出三千元保釋金,他出獄後六天,就在拉斯維加斯一間中國餐館,向一間華人餐館Shanghai Taste的侍者Chengyan Wang 射了11槍,那名侍者身中七槍嚴重受傷,肺部及胃部都被刺穿,肩膀也無法正常行動。(下圖左受害華人,右為兇徒。)

 

 

 

 

 

 

 

如果當時這慣犯Rashawn Gaston-Anderson是坐在監獄中等待審訊,這名華人侍者就不會遭受槍傷,而且他非常幸運沒有死亡。任何人身中這樣多槍都難逃厄運。

現在唯一的好消息就是,這名侍者控告這個保釋團體,迫使這團體在昨日宣布關閉運作,表面理由說是要重組結構。這個組織包含了現今好萊塢一些當紅明星,包括John Legend,Danny Glover,還有億萬富翁Richard Branson。

這名24 歲的疑犯作案累累,根本是那種對社會安全存在極大威脅的人,但是這些所謂的司法公正團體卻認為所有罪犯都是無辜的。Gaston-Anderson過去幾年犯的案子包括:紐約州打劫罪,伊利諾州偷竊罪,拉斯維加斯持武器爆竊,以及非法持有槍械等等。然而在最後一次於拉斯維加斯犯下偷盜罪時,因為上述團體為他交了保釋金,及時獲釋,讓他有機會再度持槍殺人。他終於在本月初,被判刑18年。

我不知道好萊塢這個慈善組織是否會向這名侍者道歉。不過不要抱希望。這一類人的想法跟我們不同。拉斯維加斯的檢控官說,這些所謂慈善組織拿著錢,在全國各地去保釋犯人,他們對這些案子根本不熟悉,唯一的目的是要釋放犯人。

這些不是極端組織,是今天民主黨內的主流,記得2020年夏天,全美國兩百多個城市爆發動亂,幾萬間商店被焚燒,幾萬輛警車及車行的新車被焚毀,暴民向警察丟燃燒彈嗎?當時民主黨人就成立籌款,為當時所有被逮捕的人交保釋金。當時的副總統候選人卡美拉Kamala Harris 除了自己捐款,還在推特公開呼籲大家捐款。

這些人不了解保釋金制度的原意,是要減少犯人犯案的動機。如果犯了案連一天牢都不必坐,他們當然可以隨時再犯案。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慣犯就是習慣犯案,你給他們機會他們就會犯案。這些團體唯一的解釋是:保釋金制度是對那些付不出保釋金的(窮人)不公平。事實是,如果你的職業就是犯罪,你會有錢嗎?

 

12/26/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小組今天由另一位獨立媒體人David Zweig大衛楚格發出了有關推特文件的第十批,主要內容是推特在Covid-19 之後,如何在FBI 及白宮政府指示下,將有關Covid 的推文依照意見及立場分成兩批,一批大力推廣,一批就予以壓制。

 

 

 

 

 

Free Press 記者楚格指出,推特最早壓制有關Covid 的推文開始於川普時代。當時川普政府建議推特,不要散布有關新冠肺炎的恐慌,因為這會促成民眾到超市囤積貨品。到了拜登上台之後,他的政府就集中在要求推特壓制所有「反注射」的推文,以及他們的帳號。(由此可見,川普政府是針對事件,但是拜登政府是針對個人,及個人的帳戶。)

他舉例說,在2021年六月,拜登公開發言說,有人在網上發表反對注射疫苗的言論,這等於「謀殺」。之後紐約時報記者Alex Berenson 發表了懷疑疫苗有效的推文,立即被推特暫停帳號,之後永久禁止其帳號。(當然,紐約時報也將他開除。)後來Berenson 控告推特,迫使推特公開當時的內部推文,證實了是拜登的白宮施加壓力,讓推特終止他的帳號。

楚格列舉2021年四月,推特中一位不具名雇員在推文中說,「(拜登)政府提出非常嚴厲的問題,質問為什麼Alex Berenson還沒有被踢出kicked off我們的平台。」

當時Berenson 在推文中說的是:「(疫苗)不能阻止染病,或是傳染,我不認為這是一種防疫苗。想一想,疫苗充其量不過是有限的功效,但是不良副作用對某些人卻極可怕。」

楚格還說,推特的「美國公共政策」部門頭子Lauren Culbertson 這個月在一次會議中還提出,拜登的白宮如何使用壓力,就Covid-19向他們施壓,要消除所有對新冠疫苗有負面說法的推文。她說,例如一位哈佛大學醫學院流行病學家Dr. Martin Kulldorff,他在2021年三月發出推文說,「過去有過天然感染病歷的人,無須注射,此外兒童也不必(注射)」,之後他的推特就被掛了旗子,作為「誤導」的標誌。這就讓其他讀者無法給「讚」like,不能reply回復,也不能被分享share。雖然他的說法在當時被很多國家都承認。

另外好像川普在2020年十月得了新冠肺炎之後,發出推文說他在醫院接受相關治療之後「感覺很好」,並要自己的追隨者不要害怕這病毒,或是讓這病毒控制你的生活。當時推特高級法律顧問(前FBI高級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 就嚴詞指責說:為什麼這一則推文沒有被(掛上警告)旗子。他在發給推特信用及安全部們頭子洛斯Yoel Roth跟Stacia Cardille的推文中說:為什麼這個總統的推特不算是違反我們的Covid-19立場?特別是那一句「不要怕Covid」的那一段?(見下)

 

 

 

 

 

 

當時洛斯回覆說:「這推文基本上是樂觀的,沒有煽動教人做有害的事,也沒有叫人不要做預防的事,好像反對戴口罩之類。.....」

這樣的例子楚格舉出了很多。他說,推特未必每一次都符合白宮的要求,不過事實是壓制了大部分的反對意見。本月初在推特發出第二批推文時,就提到史丹福大學研究教授Dr. Jay Bhattacharya因為在Covid-19期間,反對封城,特別是關閉學校,結果推特將他的推特秘密列入trends blacklist 黑名單,表示他的言論不會被放到trending 欄目,就無法被多數人見到。

到現在我們見到,瑪斯克已經派了至少五名獨立記者在浩如瀚海的文件中,去找相關的資料,是花了多麼大的心血,真的要珍惜他們的努力。

 

12/26/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小組在聖誕前後也沒閒著。他手下之一的獨立媒體人泰比Matt Taibbi 在除夕夜發出第九批的推文發現,指出他可以證明聯邦調查局FBI 只是推特等社交媒體的「門房」doorman,開了門之後就見到多個政府機構在進行廣大的「監督及查禁」措施。

 

 

 

 

 

泰比在這些的推文中發現,社交媒體跟政府機構的合作行為,遠遠超出FBI的範圍。他說:從國務院,到國防部(五角大廈),到CIA 中央情報局,都在這一個作業範圍內。

泰比從這些推文中見到,推特高層在與FBI 官員的通訊中,多次使用OGA (other government agencies) 代表政府中其他機構。例如以前提過的FBI 在舊金山的一名華人特務Elvis Chan在2020年六月底發出的一封給推特兩名高層的推文中,就詢問「我們是否可以邀請一位OGA 的人出席下一次會議。」

這裡面的我們指的是,以前提過的FBI 為了未來的大選,特別成立了一個Foreign Influence Task Force (FITF),成員多達八十多人,表面上是要對付外國勢力影響美國選舉,事實是壓制對民主黨不利的聲音。Elvis Chan 代表這團體跟推特聯絡。而由這些推文中可以見到,FBI 盡力將其他機構都拉進這個圈子。在Chan 發出的推文中,見到他有部分地方使用OGA 代表出席這些會議的機構。(下面是兩封Elvis Chan 發給推特的推文,其中有OGA字眼。)

 

 

 

 

 

 

在上述那封推文之後一星期,其中一位收信者Stacia Cardille給前任FBI,當時推特的高層貝克James Baker的推文說:「我已經邀請到FBI 跟CIA 以視像方式出席。你就不必出席了。」這似乎是說,貝克地位敏感,這一次有外人的會議,你就不方便亮相?

這證明了Chan 口中的OGA 至少包括了CIA 中情局。

泰比還找到很多FBI  發給推特的推文,是要讓推特跟各地方機構合作的,例如其中一封2020年11月五日的(大選後兩日),Elvis Chan給推特的推文,建議推特跟明尼蘇達州明尼亞波里斯的一位警察聯絡,原因是這警察前一天打破了一名示威者的鼻子。(下圖)

 

 

 

 

 

 

泰比指出,雖然FITF 說明是要對付「外國影響」,但是從Chan 發給推特要他們注意、檢查的文件,或是言論,幾乎全部是國內的演論(特別是保守派言論),與外國勢力毫無關係。

大選前一個月,2020年十月一日,推特的Stacia Cardille 在一封給 FBI 的推文中表示,他們還在等待國務院給予更具體的證據,證明俄羅斯的干預的證據,之後說「時間窗口已經接近要關閉」,言外之意是,他們希望「獨立」的時間窗口也在關閉。

最後泰比說,他的搜索是「第三者」的身分,所以他見到的很有限。

這讓我想起有讀者懷疑,推特高層為什麼沒有在瑪斯克佔據推特之前毀滅這些推文,現在從泰比的話中可以猜測到,推特高層確實是刪除了很多重要的證據,所以泰比等人找到的都是比較不重要的漏網之魚。例如他從某人的回帖中見到(或是猜測到),過去說過的一件事,但很多時沒有找不到過去那第一手的推文。

 

12/23/2022星期五

美國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終於在卸任前最後一個工作天,提出了有關去年一月國會騷亂的報告。站在新聞報導立場,有必要說明這是一個由民主黨任命的委員會,七名民主黨(極端反川普立場的委員),及兩名強烈主張彈劾川普的共和黨委員。議長佩洛西禁止共和黨指派任何委員參加,所以是一個一面倒的,百分之百偏見的調查及報告。

 

 

 

 

 

我見到所有加拿大媒體,及極大多數的華文媒體都不提這委員會的組成。只說是「兩黨」組成的委員會,傳召了一千名證人,卻都不提全部是委員會選擇的證人,支持川普的證人全部拒絕讓他們說話。史上沒有一次公正的調查是以這形式進行。還不要說用政府公帑請好萊塢電視電影公司將公聽會幫忙製作成十幾場的現場大秀,在全國電視台轉播。灌輸他們的立場。

這八百多頁的報告將一月六日事件全部責任放在川普一個人身上,而且報告中建議禁止川普再角逐任何政府公職,包括總統。這才是調查的目的。如果不能阻止他再競選,還建議司法部起訴他,罪名甚至包括叛亂罪。這是一個獨裁政黨利用國家司法及警察部門,阻止政敵出來競選,打壓政敵的作法。

共和黨昨天早一天提出他們的報告,(但是沒有一間主流媒體報導),這報告其實解釋了相當多民主黨的報告中造謠之處。最重要的一點則是,事先各界已經知道那一天極有可能有騷動,當時的總統川普提議調派兩萬國民防衛軍到首都預防。但是負責首都安全的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卻拒絕採取行動,如果要追究責任,佩洛西才是應當負責的一個。

共和黨列舉了當時川普的電郵,以及首都警察單位等人的電郵,證明川普在前一天就提出要求調派兩萬國民軍,再經由首都警察單位向佩洛西提出。但是當時民主黨對於National Guard 有戒心。因為2020 年黑人命貴在全國騷動時,川普一再提出調派國民軍,各地民主黨政府都反對,說是要用軍隊鎮壓黑人及民權組織。所以這時就根本不考慮。

共和黨提出的電郵證明,向佩洛西負責的國會警衛長官House Sergeant at Arms 厄文Paul Irving 因為受到民主黨壓力,對於一月六日事件全無準備,而且當時佩洛西禁止任何共和黨人參與他們的多次安全會議及討論。他們查到一封由厄文發給佩洛西的電郵,裡面說當他在當天(一月六日)發給他們(以及共和黨)有關當天的報告時,要他們假裝很驚訝的語氣。之後民主黨國會辦事處回復的郵件就說:我們很意外。另外還有一封電郵,是厄文的首都警衛處職員發出的,裡面明白說「這次事件佩洛西應當負責」。事後為了祭旗,他們迫使厄文辭職,很多首都警衛為他喊冤。誰都知道是佩洛西沒有採取他們的建議。

共和黨一早就有這些電郵,所以在國會調查一月六日事件時,要求佩洛西出來作證。但是整個委員會控制在民主黨手中,他們傳召了一千多名證人,但是共和黨提出的證人一個都未被傳召。

過去一年多,司法部的獨立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 調查出聯邦調查局跟民主黨串通,製造川普黑材料,透露給媒體發表,再使用媒體的報告作為證據來調查他,安裝他的罪名,已有三個人被起訴。媒體一個字都沒報導。最近瑪斯克的推特,又找出社交媒體全面掩飾拜登家族的罪行,製造川普的罪行,大大小小的證據一籮筐。主流媒體還是一個字都不登。但是對於這一月六日事件就全力坐大。其實看了報告川普最大「罪行」就是不承認2020大選結果,但是他們承認2016大選結果嗎?整整騷擾了他四年,沒有一天讓他好好做總統。

總有一天美國那些眼睛明亮的人還是會再度爆發。

 

12/23/2022星期五

美國海軍陸戰隊剛剛得到一份研究報告,建議部隊今後不再使用Sir 以及Ma’am 這樣的字眼,以免性別上叫錯對方,而觸怒對方。

這麼多年,軍隊中對長官都稱呼Yes, Sir,後來稍微增加了一些女性軍官,於是出現Yes, Ma’am的稱呼。據說報告建議今後以對方的官階,加上姓氏來稱呼,好像某某少校,某某中尉…等。

這份七百多頁的報告,是海軍陸戰隊兩年前交給匹茲堡大學所做的研究報告內容一部分,(左派最會寫報告,動輒幾百上千頁)。目前不知道海軍陸戰隊何時開始採用。

我喜歡看老電影,對於當時年輕人,特別是南方年輕人見到長輩都是稱呼Sir 跟Ma’am,聽起來特別舒服,有好感,覺得這樣的青年,都不可能太壞。(好像貓王普里斯萊)。但是進到六七十年代,「禮貌」這字眼代表的好時代都變成要打倒的負面字眼。

最近我想通了,為什麼近代的(西方)左派極力要打倒傳統的男女界線,甚至堅持男人也可以有月經,生孩子,你如果反對就是「極端右派」,連女權主義的J. K. Rowling 都被打倒了。而且連醫生,都要出來支持這種主張。

很久以前我就說了,如果上帝有一間辦公室在地球上,肯定是最多人(左派)去示威的地點。西方左派最不滿意的就是「不公平」,特別是男女不公平。女人到青春期不僅有月經,還要負起生孩子的責任。男人卻可以只求性的快樂,一點負擔都沒有。但是上帝沒有辦公室,於是他們就要想辦法改變這事實。這等於是要改變「太陽從東方升起」這樣的事實。但是現在左派勢力最大,明知不可以,大家也跟著鬧。

所以現在我們每天都聽說,學校,兒童醫院,診所都在鼓勵兒童變性,而且不要告訴父母。面談一次就給他們注射停止發育的賀爾蒙,之後不到一年就可以進行手術。而且都是免費(公費)。今年九月,美國家計會的一名主任醫生Bhavik Kumar 在國會聽證時,就明確指出:「男人也可以懷孕,生孩子。任何人不論男女,只要有子宮就可以懷孕。男女沒有差別。」於是他們全力研究如何給男人裝上子宮。(至於為什麼有男人願意生孩子,真是beyond me。)

現在的woke 世界就是要做到讓男人也懷孕。目的就是要向上帝抗議。你不依照我們的願望去做,我們自己來做。今天你見到越來越多的生鬍子的人塗口紅,穿高跟鞋。都是要自己做上帝。都是女權運動的變相後果。至於你如果看了噁心就是跟不上時代。

 

12/22/2022星期四

推特的瑪斯克透過第四名獨立媒體人Lee Fang 在星期二發表了第八批的推文,這一批推文主要是證明,推特讓美國國防部在推特上面發布「推動心理戰」的隱密文宣。

 

 

 

 

 

這位Lee Fang (李方)首先指出,盡管推特曾經公開宣示要阻止任何秘密行事的宣傳活動,但是卻暗中有意的協助國防部在線上推廣文宣,特別是psychological operation 心理戰的宣傳文字。

李方事先聲明,他獲得推特許可,有數天時間到推特辦公室接觸這些「資料」,他事先沒有得到推特任何指示,也沒有簽署任何文件,唯一受限的是搜索資料的過程是由推特律師協助。

他說在他接觸到前後兩年期間的推特檔案中,持續出現國防部的宣傳推文。他列舉其中2017年的一封電郵,是軍方中央指揮處(CENTCOM) 發給推特的,其中列舉了52個阿拉伯語的帳號,並說其中六個需要提供最高能見度,優先處理whitelist,還要避免受到警告旗幟等等的機會。當天推特就推出這些推文,並為他們加上whitelist 的標籤,部分還有藍勾記號。這樣就不會被人放到垃圾堆。

李方(下圖) 說,這些軍方的文宣包括宣揚美國的中東政策,或是反伊朗的,或是支持美方在也門的戰爭立場等等。他還說,最初這些推文還會明言是美國政府的立場,但後來就隱瞞不說了。推特中有人不滿意這作法,但是後來高層還是照做。這關係持續了五年。

 

Lee Fang 是一個左傾媒體The Intercept 的記者,瑪斯克將這任務交給他,證明瑪斯克沒有特定立場。只要是他認為不合理,違反言論公開自由,都認為要揭發。

另外,瑪斯克於星期一公開的第七批推文中,顯示FBI 官員不僅定期跟推特高層開會,指示他們如何處裡敏感新聞,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甚至在兩年期間付給推特350萬元「酬勞」,聯邦調查局昨天發表聲明,一方面解釋這筆錢是為了給予推特「在法律作業過程中合理的開支」作為報銷的。還說推特不是唯一的獲得這報銷開支的社交網路。

FBI還強調,他們的作為都是為了阻止「錯誤資訊」在網上流傳。所以針對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流通,也是基於同一方向。之後自我辯解說:「FBI的男女職員每天辛勞,都是為了保護美國公眾,很不幸又再出現陰謀論,灌輸抹黑(FBI)的錯誤言論。」所以用事實批評聯調局,也算是錯誤資訊。

此外,FBI 拒絕說出他們還對那些社交網路提供「報銷經費」。

或許有人記得,杜倫John Durham調查報告發現,FBI 在民主黨捏造川普黑材料時,曾經要付出一百萬元給這份黑材料的作者,英國退休特務Christopher Steele,要他證實這黑材料是確實的,結果他無法證明,連一百萬元都放棄了。而事後司法部及FBI 卻靠這份黑材料去調查川普,而且證明FBI為了取得川普的黑材料,不惜出錢購買。此外杜倫還發現,FBI還付給一名為民主黨工作的俄羅斯青年丹青可Igor Danchenko,這些到現在都沒有交代。丹青可就是在華盛頓家裡閉門造車,提供民主黨川普黑材料的人,FBI幹嘛要給他錢?因為過去幾年美國參眾兩院都掌握在民主黨手中,他們就根本不去調查。

總之聯調局跟社交網路串謀壓制對拜登及民主黨不利的新聞及言論,事後還用納稅人的錢多達幾百萬給對方酬勞,還不准批評。事實是,繳稅最多的是共和黨人,但是眼看納稅人的錢最多的都送給了民主黨支持者。

 

12/22/2022星期四

加密貨幣詐騙案主角,FTX前任CEO班克曼弗瑞Sam Bankman-Fried終於引渡回到美國。據說他是因為巴哈馬的監獄環境太不堪,有老鼠還有蛆,睡的床鋪從來不換洗,所以自動放棄了正常引渡法律程序,忙不及的要回美國面對法律。之後他在今天上午被法官裁定兩億五千美元的保釋金之後,回到父母家中暫時「軟禁」。

奇怪的是,有誰有錢幫他付出兩億多的保金?他父母用自己在加州的房子抵押,但是那只值四百萬美金。報導說有「第三者」簽名,據說這也是象徵性的舉動,所謂的兩億多元保釋金只是做樣子的,證明了紐約市檢控官再度做了一場戲。表面上說的是兩億五千萬元,史上最高,讓那些被詐騙的人舒服點。實質上只是四百萬,其他的是equity,只要簽名就好,這豈不是另一個騙局?這比當年龐氏騙局麥道夫的一千萬元現金保金還要低。(何況他父母的房子也是他們用FTX的錢買的,也不應當被用來做保。)

見到SBF 在電視上的畫面,已經沒有過去的意氣風發,甚至帶著惶恐及神經質,據說他回家後將見心理醫生。或許有些人見到會對他同情。特別是他的前女友艾利森Caroline Ellison 已經跟警方合作。28歲的艾利森是FTX 的附屬機構Alameda 的前任CEO,過去串通為FTX轉匯顧客的投資,及作為掩飾。她已在昨天認罪七項罪名,最高刑期110年。以25萬元交保。而FTX 另一位共同創建人Gary Wang也已向警方認罪四項罪名,最高刑期50年。他們兩人認罪及合作後,刑期將會大減,SBF就更容易被入罪。(下圖左起:班克曼弗瑞,艾利森,Gary Wang。)

 

 

 

 

 

 

紐約市南區檢察官Damian Williams辦公室說,他們正全速進行案件的處哩,但是到現在沒有聽到任何人討論,SBF跟FTX捐給民主黨的捐款是否會交出來。FTX 詐騙了投資者320億美元,警方當然有義務要將所有的FTX 不當花的錢都找回來。FTX 在2020年大選前捐給拜登一千萬美金,今年中期選舉又捐了將近四千萬元,九成以上去了民主黨那哩,8%給了共和黨人,這些錢是否應當叫他們吐出來?但是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 的主席Daniel Wessel 在上星期五發表的聲明說,他們已經準備了81萬五千元準備到時候交還。說這是自從2020 年以來民主黨收到的錢。這明明是想賴帳。SBF都說他捐出了三千九百萬元,現在你們只想交還八十萬算數?而且完全沒聽到有人問拜登,他的那一千萬元是否會還?

如果FTX 這些錢是捐給川普的,或是保守派共和黨人,媒體還不每天都追著問?SBF 的罪名也會加重好幾倍。好像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記者每天都能從他嘴裡問出一兩句攻擊川普的話來,但就絕口不問他收SBF捐款的事。

FTX 是民主黨第二大捐款大戶,僅次於國際左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這應當是FTX新聞中最重要的一個線索。他所以能夠順利升到那個位置呼風喚雨,都因為民主黨國會的護航。現在他身陷囹圄,那些護航的人難道都沒有罪?

 

12/22/2022星期四

民主黨佩洛西領導的眾議院,利用剩餘幾天的任期,使出最後一招,強迫前總統川普公布了他過去多年的報稅表。見到幾大媒體的大標題:說他在2015-2020的六年期間,有一年沒有繳(聯邦所得稅)一毛錢的稅,另外有三年是申報負資產,只繳很少的稅。

眾議院Ways and Means (籌款) 委員會裡的民主黨籍委員一致通過要川普公開稅表。川普一直不肯公開就是因為知道媒體會用來做這樣的大標題。新聞內容還很明顯地說明,川普一直都不肯公開稅表,一方面是違反競選總統候選人的傳統,一方面暗示他有事情要隱瞞。還特別聲明要查出川普跟俄羅斯之間的不法商業來往。結果這一方面又是一無所得。

任何人有腦筋都想得通,川普這樣的公眾人物,如果他真的逃稅,IRS 會不查出來嗎?我們知道聯邦稅務部IRS 自從奧巴馬時期就已經有了立場,當時就開始針對保守派慈善團體找麻煩,(不給他們非牟利團體扣稅的優惠)。而且現代拜登要增加八萬IRS 職員,就證明這個部門已經是民主黨的御用機器。何況川普的公司一向都是由專業會計公司報稅,根本不可能逃稅,即使逃稅會計公司首當其衝。過去包括紐約州政府圍剿川普家族所有公司的稅表,也只查出一名所屬公司的CFO 逃避將福利收入報稅,與川普的公司無關。這就是事實。

或許有人記得,川普剛剛就職總統兩個多月,MSNBC名主持Rachel Maddow 在節目中高聲宣布她找到了川普的2005 年稅表,並將在節目中公開,(雖然那是非法行為)。結果那一年,川普收入一億五千萬元,按照當時稅率25%,繳了三千八百萬元的稅。結果Maddow 在節目中無話可說,鬧了一個笑話。

還有川普一家人在他當選總統後就將全部資產交由第三者管理經營,結果一年之後資產就縮水四分之一,由43億美元降低到32億美元,這是少有的政府官員在「做官」後資產不增反減的例子。相對那些民主黨官員:拜登,佩洛西,Maxine Waters 等等那一個不是從無到有,現在都是千萬富翁以上?

川普四年任期每年40萬元的年薪,他全部捐給慈善機構,媒體也是一個字都不提。他的子女,女婿全部為政府義務工作,象徵性拿每年一元薪水,但是到現在媒體都造謠說「他的家人在政府做事,所以貪汙情況要比亨特拜登更嚴重,亨特至少是一個普通公民。」

記得川普在任那幾年,連外國政要住到華盛頓的Trump Tower,媒體都要鬧上一餐,說是利益衝突。甚至連他們每晚收多少錢都說是「川普利用職位,接受外國政要昂貴房租」等等的謠言。我總覺得,納稅人如果看清這些事實,如何會不揭竿而起?一月六日事件就是這些事件累積而發生的。

 

12/21/2022星期三

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選擇今天到美國訪問,特別是到國會演說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推動美國一項數達1.7 兆的龐大預算案通過。這項預算案中包含了提供烏克蘭的450億元的軍事援助。

 

 

 

 

 

 

這項預算案正等待參議院的通過,而共和黨人中有相當多數的人反對。這些反對聲音並非針對烏克蘭,畢竟那只是其中極小一部分。共和黨有太多理由反對,首先這份四千一百多頁的預算案昨天才交出來,而參議員必須在星期五午夜之前通過,否則聯邦政府就無法出糧,要暫時關閉等等。這不是要大家「別看了,就通過」的意思?

而且除了這任意花費的龐大數字,勢必立即再度提高通貨膨脹,以及大幅提升赤字之外,共和黨隨便找找就問題一大堆,例如說提供四億美元給中東六個國家(埃及,約旦,黎巴嫩等)建造圍牆,卻寫明了不能給一毛錢在美國南面建圍牆。這是甚麼理論?寫明不給一分錢建造圍牆,甚至不准完成未完成的圍牆?此外放著聯邦調查局各種違法行為不提,卻要給FBI 四億元建造一個新的總部。另外再給FBI增加預算110億元,此外還說明要修改選舉人法,以免好像去年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的重演。這不是預算議案,這是整肅共和黨的議案。

此外,預算中沒有提到能源開發,對付毒品入境,對付治安問題,卻增加五億七千萬元給墮胎診所的經費。還有五億元研究美國醫療制度傳統性種族不公,還有保障學校中教授CRT (批判性種族主義),保障變性學童權益的條文及經費保證。

這議案現在需要至少10名共和黨參議員支持才能獲得60席的多數通過,但是共和黨的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已經全力表明支持。過去還不想批評他,但是他真的越來越有問題。很多共和黨人都要他別支持,因為再過一個多星期,新國會就就職,共和黨控制眾議院之後可以對這議案做出較多的修正,更符合共和黨及國民的利益,何苦要急著通過?何況聯邦政府在過年期間關閉三五天影響不大,記得Covid時期?全國幾乎關閉了兩年。

麥康奈爾說,他們已經努力讓民主黨修改了這預算,還說這預算增加國防預算10%,好像不通過國防部的預算就不會增加,這是騙小孩子。

麥康奈爾等人說,他們迫使拜登在IRS 稅務部的預算中讓步,在未來一年刪減了IRS兩億七千萬預算,這只在IRS總預算126億元中佔2.2%,而且拜登早在幾個月前才批准給IRS 在十年內另外發出七億三千萬元的(與新冠肺炎有關的補助)預算,所以影響根本不大。而且議案中沒有說明IRS 不能如早先說的增聘八萬名職員。這算是贏嗎?

目前有將近十名共和黨參議員表明會支持這預算案,巧的是他們中多數都是曾經得到FTX 前CEO 班克曼弗瑞Sam Bankman-Fried 政治捐款的參議員。所以說華盛頓這swamp 真的是很深。(加註:這議案已在星期四下午以68-29票通過,18名共和黨參議員投了支持票。相信這跟澤蘭斯基的爭取很有關係。)

共和黨在做事方面一向都比較能幹,但是在政黨之間的競爭就有如白癡。去年麥康奈爾支持讓拜登的基建議案通過,就讓民主黨可以吹牛他們做了事。事實是那項議案中,只有不到10% 跟基建有關,其他都是假借名義的民主黨開支。到現在也沒有見到真正的基礎建設在動工。好像這一次,共和黨隨便翻一番就見到裡面多如牛毛的浪費跟歌功頌德的花費,包括將許多聯邦建築改名字,這是必要的嗎?這包括將舊金山一座聯邦建築改名叫做佩洛西建築Speaker Nancy Pelosi Federal Building。而這議案是由參議院撥款委員會負責的,而議案中就包括將目前已經實施的全國學校午餐項目,以這撥款委員會主席,民主黨的李溪Pat Leahy的名字改名稱為Patrick Leach Farm to School Program。另外還將一個湖泊Lake Champlain的重建計畫改了以他命名,此外撥款三千萬元成立一個以他命名的防彈背心合作計畫。為了爭取共和黨支持,共和黨在撥款委員會的頭頭Richard Shellby 也得到一個名字,就是FBI在阿拉巴馬州的辦事處,將以他命名。這就是我們過去說的分豬肉。每一個議員都要有一點好處才願意支持,於是一百名參議員,四百多眾議員,每個人一點好處,就寫滿了四千多頁。甚至連不是議員的奧巴馬夫人米雪兒,都會為她用六百萬元在喬治亞州建造一條步行小徑hiking trail。美國國庫的錢就這樣花掉,赤字就年年高漲。

現在澤蘭斯基大力推動這議案,並大力誇獎拜登的支持,完全簡單化了一件複雜的預算案,共和黨無形中也成為國際上的反派。

 

12/21/2022星期三

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今天到白宮訪問,這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整整三百天以來,他第一次出國,就選擇了到美國。很明顯,他需要美國持續的幫助,而且有見共和黨就要掌握眾議院,他要利用機會在這一屆國會最後幾天,爭取支持。

 

 

 

 

 

 

見到澤蘭斯基一再多謝拜登到他的支持,甚至給了他一枚十字勳章,「獎勵」他的英雄地位。

很有感觸。人們真是健忘。今年二月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前的幾個月,一方面因為拜登一夥人上演的倉皇阿富汗逃難大戲,給了俄羅斯極大的勇氣,之後聚集了十幾萬大軍包圍烏克蘭,但是拜登跟國務卿布林肯一再跟全世界保證,他們手上有「經濟制裁」的偉大武器,普京絕對不敢入侵。直到俄羅斯真的大軍入境了,拜登嚇得不敢給烏克蘭任何強有力的武器:澤蘭斯基懇求的戰機跟飛彈,都拒絕。連波蘭要給都禁止。結果是一再給對方基本的彈藥,讓烏克蘭人靠人肉去博殺。而且給俄羅斯機會將烏克蘭全境炸得面目全非。其中好幾次甚至傳出,拜登壓迫澤蘭斯基跟俄羅斯談判。若不是烏克蘭人民奮勇戰鬥,早已經棄械投降。

當時澤蘭斯基的談話中,聽得出相當的不滿。但是對於「給錢」拜登跟民主黨政府就一點都不手軟,給了一批又一批。到目前美國總共撥出五千五百億元的軍事設備給烏克蘭,而在剛剛參議院批轉的最新的特大預算案中,會再度撥出四千四百億元。總數將超過一萬億元。共和黨人對此相當不滿。首先共和黨人中的強硬派一早就支持給澤蘭斯基他需要的戰機跟飛彈,如果那樣做戰爭一早結束。至於普京口中說的核子武器根本是用來嚇人的。因為他根本沒有使用核子武器的本錢。共和黨人中另外一派反對這樣的「凱子」行為,其實不是反對支持烏克蘭,而是反對沒有問責的花錢。民主黨花錢無節制的事例太多。這些軍事武器及裝備的合約是如何批出去的?烏克蘭那一邊有沒有浪費貪腐?這些到現在民主黨的國會不聞不問。就像FTX 事件,民主黨人在中間有沒有人得到好處?沒有人查詢。

現在拜登批准了給烏克蘭愛國者防禦飛彈,為什麼拖到現在才給?早點給可以少死多少人?難道到現在才發現普京沒有發動核子戰爭的本錢?

就因為共和黨中有呼聲要問責,拜登從一個罪人變成英雄。自從中期選舉,美國媒體高歌拜登的2022是成功的一年。指出他在2021年所犯的錯誤不是被糾正,就是被忘記。烏克蘭事件就是一例。

作為民主黨(或是自由黨),你可以錯了再錯,可以一邊學一邊做,機會無窮。拜登所以能做到,當然因為整個媒體幫他掩飾粉刷,只要人們都健忘,所有的錯誤都被掩蓋,就可以做到。

 

12/21/2022星期三

說到媒體幫拜登的所有失誤粉刷掩飾,最明顯的例子就是邊界危機,拜登上台到現在估計有超過三百萬人闖越邊界進入美國,還不論偷渡入境的黑幫分子,罪犯,以及大量的毒品(特別是芬太奴,已足以殺死全美國人有餘。)但是美國的媒體對這事件幾乎沒有報導。白宮發言人Karin Jean-Pierre 前兩天在白宮對一位Fox 的記者說:「你們整天都說我們的邊界門戶開放,你知道你們這樣做,是幫了犯罪組織嗎?(外國人)聽見你們說我們的邊界是開放的,當然會想辦法進來。」

她這樣說是將邊界大開的責任都放在保守派媒體身上了,而這也是拜登政府今天的說詞。而美國的媒體不僅不報導邊界新聞,甚至跟著Jean-Pierre的腳步走。最可笑是ABC 的新聞主持Martha Raddatz 星期日訪問德州州長Greg Abbott 時居然這樣問他:「你們都說邊界大開是拜登的責任,但是我從來沒有聽見他說,我們的邊界是開放的,反而只聽到你,還有川普這樣說。」

你信這樣的事嗎?她是白癡嗎?拜登上台第一天的行政命令就立即停止興建南面圍牆,同時取消了川普時代的「留在墨西哥」申請的規定,才造成人潮洶湧前來闖關。不僅如此,拜登在角逐總統提名時親口說的:「這些國家的人民有權利逃避天災,逃避罪案,到我們這裡申請庇護,我認為他們應該來。美國歡迎他們來。」而且因為如此,拜登還未上台,中南美洲的所謂難民已經集體穿了拜登的競選襯衫,甚至撐著拜登競選的大旗,排隊到達美墨邊境。這些記者都是瞎子嗎?(下面是當時的畫面。)

 

 

 

 

 

 

這幾個星期,因為Title 42 就要到期,美國海關人員將不再有工具阻止或是遣返任何非法入境者,穿越邊境的人潮創下新高。連民主黨主政的El Paso 市政府都宣布緊急狀況。下面是加拿大一個保守派媒體Rebel News 拍到的,目前聚集在El Paso 難民中心的一個畫面。(整個視頻很長,證明這裡的範圍相當大。)而這樣的畫面居然要加拿大媒體去拍,美國媒體已經全部做了民主黨的共犯。(Fox News也有拍,只是從不放上網。)

 

 

 

 

 

 

 

El Paso 目前每一天都有幾千人闖入,民主黨的市長過去受到拜登安撫,默默承受,但是現在也承受了了。只要美國的媒體繼續包容,粉飾,拜登就可以做任何事都不用承受後果。

 

12/21/2022星期三

連著兩天,加拿大政府先後宣布了兩項有關環保的政策,一個是在若干年之內逐步達到出售及使用電動車的目標,一個是全面禁止一次用塑膠產品及使用的禁令。但是豁免的項目太多太複雜,執行起來是否能夠達到實效也很難說。

先說這電動車,政府建議四年之內國內出售的20% 的小汽車及SUV等必須是電動車。到2030年時這比例必須達到60%。2035 年時就必須是百分之百。這等於是跟美國加州的政策掛勾。

以前說過,電動車的功能到目前還未完善,而且推動電動車的配套設施短期間內也不可能完善。而且電動車到目前還是需要燃油充電。好像加州,幾個月前才因為熱浪襲擊,電力短缺,下令禁止電動車充電。而且,電動車是否比目前的汽油發動的汽車更環保,仍然存在爭議。最後,直到現在電動車依靠的電池主要來源產地仍然被中國操控,有必要這樣猴急推動?為什麼不等消費者跟市場都習慣了電動車,到時候電動車自然會淘汰汽油車。

這又是一個極左思潮下的運動,要阻止現代工業國家國民的行動自由,限制國民自由選擇行動工具。到時候高高在上的富豪跟高官仍然可以使用噴射機到處走。獨裁國家的高官也仍然可以靠汽油,電池賺錢,只苦了工業國家的中產階級。

至於塑膠產品的普遍禁用,則嫌太遲,甚至不夠。多年來我見到商店,特別是超市裡面的塑膠包裝,已經到了比裡面的食物還要重要的地步。不用塑膠袋,塑膠盒,那些食物能夠安全的擺放嗎?

現代人已經離不開塑膠產品,能夠全面禁絕嗎?我看了這些產品禁單,原來只是禁了我們每天使用塑膠的一小部分。禁的只是一次用(用完即棄)的塑膠產品:在超市結帳時使用的塑膠袋,所以超市內裝食物的塑膠袋,塑膠盒都不禁。所以這只佔一小部分,在我來說這早就該禁了。但是我又見到,居民盛裝「綠色食物殘渣」的塑膠袋也不禁,(因為你不用塑膠袋,勢必到處都是食物殘渣及汁液,流得一地。)這就造成居民囤積塑膠袋的習慣。

而且盛裝飲料的塑膠瓶也不禁,這就是說瓶裝水將繼續風行。其實瓶裝水是最該限制的東西。很多人喝完瓶裝水隨手都拋棄那瓶子,造成一年幾百億的塑膠瓶。這有必要嗎?喝那幾公升的水,給地球堆積了永不磨滅的垃圾。即使現在人以為交回去回收就過了良心那一關,事實是循環再用的過程本身就是一項工業過程,要用大量的水及電的過程,而且所謂的循環再用也不是真正的「再用」,不是再用來做瓶子,而是做了比較粗糙的產品,例如工業用地毯,建築材料等,而且都不是很好的質料。而且只有大約30% 的塑膠廢物可以再用。事實是,今天這一類廢物已經超過需要,沒有人要的地步。記得幾年前揭發,工業國家強迫第三世界接收這些廢物,很多貧窮國家已經拒絕接收。廢物就是廢物,誰要呢?

(我從來不買瓶裝水,即使在機場被迫接受瓶裝水,那瓶子我都會帶回家重使用。)

這一次主要禁的說穿了,只是購物式的塑膠袋跟吸管。這兩樣東西本來就該禁用。購物袋一早就應當用環保布袋取代。吸管根本是不必要的東西,多用腦子想一想,就不該再使用。

還有塑膠餐具,購買外賣時的塑膠盒。這些都可以盡量使用自己的塑膠盒,(一個塑膠盒可以使用幾百次,盡量不要拋棄。塑膠盒只要不放入微波爐就不會有害。)

每一個人只要到河邊,海邊去看一次被水沖上岸的廢物,就不會再隨意使用塑膠產品。如果再看一看,很多雀鳥死時腹內被發現的東西,更會對人類的無心過失而慚愧。

事實是,上述的塑膠產品只占極小部分,汽車裡面的配套,半數以上是塑膠產品;現代建築材料中的屋頂,通渠材料也都離不開;家具;安全玻璃等等。

塑膠產品給現代人帶來太多方便,很難完全禁絕。我們都只有帶罪過日子。不過每一個人都有義務做到最多。記得以前有人說,印地安人的生活方式最環保,但是我們能過那種日子嗎?

 

12/20/2022星期二

加州史丹福大學剛剛發表了一份「有害文字」列表,說這些被列名的字眼都是有害的,建議大家今後不要再使用,這些字眼包括:American美國人,brave勇敢,immigrant移民,homeless無家可歸者等等。

這份包含了13頁的字眼,據說是為了避免對一個人的能力,年齡,文化,性別,性向,種族等等因素造成歧視的字眼。例如「美國人」原來指的是America的人,而這字眼應當是美洲人,包括南北美洲42個國家。而現在大家一提起這個字,就當作是美國居民,是不正確也不公平的。所以建議以後都改用U. S. Citizen (美國公民)這個字。

其他例子很多,好像為了避免令傷殘者不快,不應當再用handicap parking,改作accessible parking。有毒癮者不應當再用addict,改用person with a substance abuse disorder。此外對於原住民方面,建議不再使用chief (酋長),或是Pocahontas 等字眼。

現在流行對變性者或是幾十種性別使用不同的代名詞,這份報告也建議不要使用preferred pronoun,而只是使用pronoun就好,因為prefer 給人的印象是那些non-binary性別似乎是可以選擇的等等。

此外又重彈老調,叫大家不要再使用:Freshman,fireman,congressman等字眼,說是排擠了擔當這一類職業的女性。至於傳統名詞:black sheep,black mark,等等也都不要再使用,因為讓「黑」這個字眼有負面印象。

至於brave (勇敢)也呼籲大家不要再用,不過就沒有說理由,也沒有取代字眼。明顯在wokeism 裡面,勇敢是壞字眼。還有  grandfathered (祖父的)也被認為是不要再用的字眼,應當改作是legacy status。原因是過去在美國南方,有一條禁止黑人投票的法案就被叫做「祖父條文」。

至於犯人prisoner應當改作「被拘禁的人」,homeless 應當改作是「沒有住屋的人」a person without housing。

上星期才說到劍橋字典,修改了男人女人的定義,取消了男女生理上的不同。現在史丹福大學就叫人為了政治正確翻新語言。證明最高學府所謂學者也不過是人云亦云的應聲蟲。

 

12/20/2022星期二

過去幾年加州是流失人口最多的州分,加州還因此損失了兩席眾議院的議席。人口遷徙最主要的原因是逃避重稅,嚴重惡化的治安,以及新冠肺炎期間政府嚴格的規管。多數居民遷移去了德州跟佛羅里達。

但是加州上下官員仍然不知檢討,繼續推動讓加州下沉的極左偏激政策。

州長紐森Gavin Newsom 本月初宣布,說基於族裔間住屋環境的差別,將研究給予該州黑人居民一次過的賠償,彌補當年奴隸制度造成的後果。目前的目標是每人賠償22萬三千餘元。這個小組就是研究那些人合資格,及應該付出多少錢。

紐森指出,多年來黑人因為族裔關係,損失了「應得的」薪酬。這工作小組估計,因為過去的住屋政策,黑人在1933 年到1977年之間每年損失約$5,074元。

加州早在2020年明尼蘇達州黑人犯人George Floyd 死在白人警察手中事件發生後,經過州議會通過,成立工作小組Task Force 研究賠償黑人奴隸後代的議案。今年三月再通過,將獲得賠償的範圍限制在黑奴後代,而非所有黑人。之後再聚焦於黑人在各種政策下,於住屋問題方面受到的不公平待遇造成的損失。

經過長期研究,紐森的政策目前騎虎難下,勢在必行,估計這計畫將為州政府增加五萬七千億元的支出,國民的賦稅額勢將再度提高。而其他民主黨主政的州分也已經紛紛仿效。紐約州民主黨州議員已經提出要求,研究對黑人居民做出類似的賠償。紐約市也有議員建議成立研究小組。而密蘇里州的聖路易市市長Tishaura Jones也已經任命委員會,就這事定期展開聽證,聽取民意。可以說這建議正如雨後春筍,在美國遍地開花。

此外讓加州腐爛的另一個因素就是,所有大城市的露宿者問題,讓市區商業區形同第三世界,嚴重影響生意,治安更是惡化到極點。過去民主黨(左派)政客諱疾忌醫,連媒體都裝作看不見。現在洛杉磯市剛剛選出了一個極左的市長Karen Bass。她終於決定處理這問題,一方面宣布緊急狀態,以便向聯邦申請款項。一方面撥款解決。她上週宣布上台後要以十億元興建房屋解決露宿者問題。任何有點腦子的人都會知道,蓋房屋不是解決露宿者問題的好方法。(下:洛杉磯市區的露宿者帳篷。)

 

 

 

 

 

 

 

加州大城市露宿者的問題,過去幾年嚴重到不像話的地步。市區商業街道到處是帳篷,遍地都是垃圾,毒癮者使用過的針筒。露宿者攻擊路人,甚至殺死人的事件層出不窮。但因為都是民主黨主政的地區,媒體對這些事不聞不問。有錢人都住在郊區,完全無所聞。加上集體打劫層出不窮,商家只有遷走,市區形同鬼域。

據最近統計,洛杉磯的露宿者多達四萬兩千人,Bass市長要為他們都建造房屋,加州居民等著多納稅罷了。

 

12/20/2022星期二

拜登信口開河的毛病,已經超越慣性說謊的範圍。一些原本無須說謊的事,也要憑空製造出來。這些例子過去舉出過不少,但是他繼續這樣做,美國的媒體根本不予理會,讓他大小謊言繼續說下去。

上星期五他在一次退伍軍人聚會中演講時這樣說:「當我當選副總統時,我父親對我說,他說你的伯父Frank參加了二戰的Battle of the Bulge,他現在覺得不舒服,不是因為那場戰役,而是因為他應當獲得紫心勳章,卻一直沒有拿到。你能夠幫這個忙嗎?我們可以讓他驚喜一下。」他繼續說:「於是我幫他得到那紫心勳章,我記得事後他到我家,我父親當時說:你幫他戴上。我們一家人都在。」還說他伯父當時很謙虛地禮讓了一陣子。

這「故事」有很多稀奇的地方。首先,拜登的父親在2002年就去世了,而拜登是在2008年當選副總統,他父親如何能在他當選時跟他說話?而他口中的伯父Frank更早於1999年去世,如何到他家裡接受這勳章?更有人去查過歷年來紫心勳章的名單,上面沒有Frank Biden 的名字,而在他的訃聞中也沒有提過紫心勳章。

拜登為什麼要造這謠言?沒人能解答?過去我們談過他另一個「無益的謊言」,是他跟Amtrak 火車列車長的對話,不僅內容查證是虛構的,那名列車長也是在很早以前就退休,後來更去世了。他卻一再重複那「故事」。(難道他能跟死人對話?)

所以當拜登說,他從未跟兒子亨特拜登談過(亨特)在外國的生意,就可能是在虛幻世界中他確實這樣相信。只是離奇的是,美國的主流媒體都讓他去胡言亂語,絕不追查,即使是跟國家利益有直接關係。

這些故事要是是川普說的,會是多大新聞?除了製造故事,拜登說的一些可以解讀是歧視的言論也被輕易放過。同樣在星期五,他重複了過去多次說過的一個「笑話」,他說:「我雖然是愛爾蘭人,可是我不笨。」這句話已經明顯歧視愛爾蘭人,但是他每次後面都要加上一句:因為我娶了一個義大利人的女兒。

他說的是「Dominic Giacoppa 的女兒」。事實是,第一夫人Jill的祖先確實是姓Giacoppa,但她的父親早已改掉了這個義大利味道很重的姓名,正式註冊將姓名改作Donald C Jacobs,而拜登有意強調妻子家族的義大利背景,這是玩弄種族主義,在美國人的族裔間挑起衝突:愛爾蘭人愚蠢。他可以這樣說,因為愛爾蘭在美國是大族,是純白人,所以可以這樣說。他娶了義大利人的妻子,就不笨了?通婚也等於換血的嗎?

這一句「笑話」他至少公開說了三次,就因為沒有媒體指責他,所以他一再重複。

 

12/19/2022星期一

瑪斯克的推特今天發出第七次的「推特文件」,證實在2020年十月前後,當亨特拜登電腦內容曝光之時,FBI (聯邦調查局) 如何閃電式跟推特合作,壓制這條大新聞。

 

 

 

 

 

這一批推文是由獨立媒體人Michael Shellenberger 謝倫伯格發表。他說這批推文證明,一當亨特電腦事件見光,FBI 立即向推特及Facebook高層發出警告,這電腦事件是俄羅斯的「駭客與洩露」hack and leak 工作的一部分,(推文#12)。

在紐約郵報報導這批電腦文件之前數小時,FBI 經由亨特的律師獲悉消息之後,FBI 在舊金山的一名陳姓特勤工作者Special Agent Elvis Chan 立即在十月13日晚間發了十份文件給推特的「信用與安全」部門的洛斯Yoel Roth,要求對方查閱及做出回應。這證明在紐約郵報新聞還未刊出,FBI已經採取了行動。

目前不知道這些文件內容,謝倫伯格只是從雙方推特知道,有這批文件。

謝倫伯格指出,這位Elvis Chan 是經由一個特別的管道發出些推特,而這特殊管道是在一個月前(九月中)。才由陳姓特務跟洛斯雙方同意,特別為了2020年大選開通的。目的就是要阻止在大選前有錯誤資訊傳出。除了這特殊管道,推特還選派多名高級職員,維持FBI 跟推特之間有定期的溝通,及更方便的溝通。為了開啟這特殊管道,陳姓官員還在七月時為推特高層提供了安全背景檢查,讓他們都獲得暫時性的批准,之後就能跟FBI分享機密文件。(下左Elvis Chan,右Yoel Roth)

 

 

 

 

 

謝倫伯格還由內部推特中得知,FBI在2019年十月2021年二月之間,一共付給了推特高層三百四十多萬元「酬謝」他們的合作。這是在貝克James Baker 於2021年二月發出的一封推文中他自己說的。賄賂?或是私相授受?如果FBI認為這些事是應當做的,為什麼要付出酬勞?(這些金錢來往都應當有紀錄的,國會有完全的權力跟義務去追查)

這都因為瑪斯克進駐推特,才發現了聯邦調查局跟科技巨頭密切合作,設立管道,甚至付出酬庸的事例。難保Facebook,Google及其他科技公司沒有類似的事例。

最近在電視上見到這位陳先生在電視訪問中,振振有詞的說:有見2016年大選(川普) 因為俄羅斯干預而當選,他們當然有義務要預防類似事件再發生。這是說他們FBI到現在都不相信川普在2016年當選是合法的。這樣說,為甚麼川普就不能質疑2020 年大選結果?

謝倫伯格今天公布的許多推文,還包括推特高層及FBI除了互送推文,還提到雙方的電話聯絡,以及之後做出決定封鎖亨特電腦內容。大選後一個月,當拜登證實當選之後,這時在推特工作的前FBI法律顧問貝克James Baker還發推文給FBI,多謝他們「保護」推特,沒有讓他們使用錯誤的資訊misinformation/disinformation。

我們從前一次第六批推文中知道,FBI成立這個特別小組,專門聯絡及指導社交網路避免錯誤資訊就用了80 多人。這是一個政府公務員組成的龐大的組織,使用的也是政府的無限的經費,目的都在阻止川普當選,保護拜登上位。

照樣的,上面這樣多資料的推文,主流媒體還是一個字都不報導。

 

12/19/2022星期一

佩洛西領導的眾議院只剩下幾天壽命,新的國會一月三日就要上台,但是她任命的「反川普」調查小組今天利用殘餘的一絲氣息,進行最後一次公開聽證,務必要讓川普入罪。(如果他們一早就有證據,會等到今天?)而且事先已經透露給傳媒界的盟友,說他們會建議司法部門,讓川普被起訴三項刑事罪名。

 

 

 

 

 

這委員會今日果然提出了三項問罪建議,包括:妨礙國會正式程序,指的是川普企圖阻擾國會認證2020年大選結果;做出虛假聲明,陰謀詐騙聯邦政府;以及煽動,協助,支援叛亂行為insurrection。

這委員會包括七名民主黨人,而僅有的兩名共和黨眾議員都是主張彈劾川普的,一個Liz Chaney已經在懷俄明州共和黨內的初選中被擊敗,不會再回來。一個伊利諾州的Adam Kinzinger,自知無法在初選中出線,不再競選。整個所謂調查期間,他們只傳訊反川普的證人,沒有一個共和黨建議的證人被傳訊。這整個調查根本是一場猴子戲。

我見到所有美國台,包括三大電視網:ABC,CBS,NBC,甚至公共教育台 PBS 全部都打斷原有節目加入轉播,連加拿大兩大電視網 CBC,CTV 也都加入。這些是甚麼目的?你只要看上三五分鐘,就會發現重複的話說了又說,這比納粹當年重複謊言千百次的策略還要犀利。

多位憲法專家指出,一個現政府利用司法機構阻止前任總統參加總統選舉,基本上就是違憲行為。還有法律專家指出,司法部到現在起訴了八百多位參與一月六日國會騷動者,全部的罪名都限於:闖入嚴禁地區,妨礙警察辦事等罪名,最嚴重的也不過是「陰謀策畫發動騷亂」,沒有一個是以「叛亂」insurrection 罪名起訴,所以何以構成理由以叛亂罪名要求起訴川普?

其實拜登的司法部,拜登的司法部長嘉蘭Merrick Garland 不需要國會的建議,也已經準備在2024年大選之前起訴川普,他不是已經任命了另一位民主黨的「獨立」調查員Jack Smith,就川普跟一月六日的關係,以及川普在佛羅里達家裡收存了「國家機密」事件對他展開沒有限期,預算無底的調查嗎?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起訴他。這是明擺著要阻止川普在2024 年角逐總統,明擺著是以司法機構干預國家大選。

這就是世界第一民主大國的司法制度,以及所謂代表民意的國會制度。

 

12/19/2022星期一

推特的CEO 瑪斯克昨晚在公開調查中,詢問推特用戶是否認為他應當下台,也就是辭去CEO的位置,他並且說他會遵照這調查的結果。結果到今天早上六點多,57.5%的人支持,42.5% 的人反對。投票的人超過一千七百萬人。

 

 

 

 

估計瑪斯克會遵照這「民意」辭職。這不出我意外,因為過去幾個星期他遭受的左派推民的指罵,騷擾,甚至栽贓攻奸前所未有,他這個世界第一富人的位置也因此不保。他這是何苦?如果找個台階下來,未嘗不好。何況即使他辭職,這間公司還是屬於他,接替的人也應該是他選擇的,照樣可以照他的意向執行政策。

瑪斯克進行這民調的近因,是他在星期日宣布禁止推民專門設立帳號為其他社交網路做宣傳,這包括:Facebook,Instahram,Truth Social等等十多個,結果引發反彈。之後他發出公告取消這政策,說:以後這一類修改都要經過公投,還表示道歉。

事實是,瑪斯克自從接管推特,負面新聞佔了九成以上,而且因為他花太多心血在推特,已經嚴重影響他的其他主要生意。過去幾個月他的Tesla 的股值持續下跌,一個星期連續下跌16%,而這一個季度就下跌了43%,而因為瑪斯克的財富與Tesla 價值掛勾,所以forbes 已經不再認為他是世界首富,現在是屈居第二。

為此Tesla 的股東已經紛紛表示不滿,部分大股東甚至呼籲他下台。並且都認為是他在推特上付出太多時間跟精力的後果,特別是脫售Tesla 的股票去收購及營救推特。

所以瑪斯克如果暫時卸下推特的任務,未必全是壞事。除非他完全繳械投降,那就是「言論自由」完全瓦解。世人必須看清,左派的勢力有多陰毒,多險惡。他們針對川普,針對瑪斯克都是一個警告:任何人不可以走保守路線,即使你是世界首富,他們都會不達目的不罷休。

 

12/17/2022星期六

過去的世界是有decency 這回事。莊重,教養,都是好字眼。但是自從有了政治正確,這些都成為壞的字眼。使用不當就是種族歧視,甚至種族主義。現在的wokeism 就更糟糕,全套新的規矩都不知道哪裡來的。加拿大安省一間高中的一位變性教師,每天戴著一對巨乳去上課,有些學生拍了照放上網,有學生家長要求校方跟這教師解約,但是當地的教育局Halton School District 不僅沒有跟他解約,現在更下令學生除非獲得許可,不可以再為她拍照放上網,否則要接受處罰,甚至判罰停學。(下:這位老師每天就這樣去上課。)

 

 

 

 

 

 

 

 

這名教師Kayla Lemieux到現在很難知道他是男是女。他每天戴著假髮,還有龐大無比的假乳,上面還有乳頭。到學校去給學生上課。他是代課教師,教授工藝課程,(木匠),難道這一行教師這樣難找,非他不可?而且據報導,他現在在兩間中學上課。

加拿大太陽報報導,他上課的學校接到炸彈恐嚇,現在他每天去上課還有警察保護。據說這Halton 荷頓地區教育局的所有委員,都支持這名代課老師。

加拿大一間保守派媒體Rebel News的記者大衛曼濟茲David Menzies 為了表述立場,十月時他也戴了同樣巨大的假乳,和金色假髮出席當地教育局的會議。許多支持他的家長當時也都在場。曼濟茲讀了一封他說有一萬六千家長簽署的請願信,要求開除荷頓區教育局主席Curtis Ennis,因為他允許教師以這樣的裝束在學生面前出現。而且校方的服裝規定中有述名:任何人都不可以穿著明顯見到乳頭及生殖器的服裝。但是曼濟茲卻當場被警衛帶走,之後教育局通知他「終身」禁止他出現在教育局所屬範圍內。他昨天在Fox News的Tucker Carlson 節目中說,教育局告訴他,他只要出現在教育局範圍內,會當場被捕。(下:右派媒體的David Menzies 出現在教育局的會議中。)

 

 

 

 

 

 

 

荷頓教育局多次強調,他們要尊重變性學生及教師的人權。

目前美國跟加拿大的各地教育局都採取類似立場。兩年前我們報導過,在維吉尼亞州Loudoun County 一個自稱是性別游移,穿裙子的14歲男學生,在學校女生廁所強姦了一個14歲女生。事後學校跟當地教育局都隱瞞事件,只是將那男生轉學。當這受害女生的父親Scott Smith在教育局的一次會議中申訴時,還被警衛壓倒在地上逮捕拖出去,之後控以擾亂秩序罪名,還被判刑十天(守行為一年)。之後那男生又在另一間學校強姦了另外一個女生。這件事導致該州許多家長不滿,發動抗議,選舉時選出共和黨的州長楊金Glenn Youngkin。現在他上任兩年之後,他的司法廳才終於在上周起訴這個郡的教育局監督Scott Ziegler,罪名是在那一次事件中的多項「失誤」。可見一個教育局的嚴重不當行為,居然要經過這樣長的時間,還要經過選舉才能採取行動,如果那次選舉沒有選出共和黨人,受害者到現在都不會面對真理。可見目前的wokeism 毒化這社會多麼嚴重。而且到現在,這許多相關新聞都沒有被主媒報導,絕大多數的家長都不會知道。

 

12/17/2022星期六

瑪斯克委託獨立媒體人Matt Taibbi 泰比發布了第六批的推文,證明在2020年大選前後期間,聯邦調查局FBI跟推特之間的緊密聯繫。泰比在引言中指出,這些推文證明FBI 視推特有如附屬機構,一再指示推特高層要密切注意一些「有害的錯誤資訊」,一再提出相關鏈接,要對方檢查,甚至連一些笑話推文都不放過。

 

 

 

 

 

泰比提出證據,在2020年一月到剛過去的11月之間,聯邦調查局一共與被開除的推特「信用及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之間交換了150封推文。洛斯就是前兩次揭露的推文中,推動撤銷川普帳號,以及封鎖亨特拜登電腦內容的主管之一。

泰比在昨日揭露的一批推文中,展示了FBI向推特提出許多鏈接,都是要對方仔細審閱這些推文,予以處理。之後推特都表示已經處理。其中包括一些明顯屬於笑話的推文。例如一則署名Ultra MAGA在2020年十一月八日發出的推文說:「美國同胞們請在今日投票,民主黨人請你們在明天投票。」FBI居然要推特去查證發出這則推文者的背景。

另外FBI還對下列好像一則偏幫民主黨的推文,也提出警告flagged:「我是我們州的點票員,如果你不戴口罩,我不會點算你的票。…任何人如果對(我的網址)發出負面推文,我就會給民主黨多算一票。」

泰比還指出,自從2016年(川普贏了大選),FBI非常關注網路的misinformation,成立了一個多達八十人的專案小組,專門對付這問題。其中多數人員負責與推特聯絡。這小組在2020 年大選之後仍然非常活躍,直到上個月22日,也就是在瑪斯克收購推特之後,FBI 在舊金山的辦公室還發給推特,要對方審查四個「可疑」的帳號,包括一個類似諷刺專文的網址。

從泰比提出的一些推文可以見到,FBI 職員跟推特高層的關係非常親密。他們會談到雙方每周一次的會談,也提到除了FBI之外,國土安全部DHS 的官員也有一起開會。其中一封推文顯示,FBI 內一名情報官員事後都質詢這種會議的真正目的。他寫:「你們必須跟我證明,你們能夠在政府內展開這樣的大規模審查AI  (人工智慧) 的文件。」

這些推文還顯示,FBI 與推特之間關係密切,彼此在私底下都意外雙方達到分享機密文件的地步。一封FBI 官員發出的推文還表示對於推特的即時合作感到意外。

不僅如此,到後來推特高層中不乏FBI 的前高層。以前提過,FBI最高法律顧問貝克Jim Baker 到了推特擔任高級法律顧問,後來發現他不是唯一的一個。自從瑪斯克進駐推特之後,更發現推特高層中超過一打是FBI 的前高層人員。其中多人曾經參與阻止亨特拜登電腦見光、及關閉紐約郵報帳戶的決策人。例如在FBI 工作15年的Matthew Williams 在2020年六月加入推特,也是在「信用與安全」部門參與審核推文的工作。還有Dawn Burton 曾經是FBI的聯邦起訴官,2019年加入推特,Kevin Michelena 在FBI情報組工作12年,2021年加入推特,在FBI 反恐部門工作23年的Michael Bertrand,在FBI 做特務20年的Karen Walsh,同樣做了20年的Doug Hunt,及工作18年的Mark Jaroszewski等等都在過去兩三年之間加入推特。

另外紐約郵報剛剛得到推特職工在2022年大選前的捐款紀錄,知道該公司員工一共捐出$185,267政治捐款,其中只有$451元給了共和黨,佔據0.27%。也就是99%以上給了民主黨。(下面是推特員工從 2008 年到今年之間的政黨捐款紀錄,藍色是給民主黨,紅色是給共和黨。圖中可見 2016 年時捐給共和黨的還相當多,可見當時支持川普的不在少數,但是之後媒體普遍對川普的負面宣傳指罵,影響到2018年之後幾乎變成零。)

 

 

 

 

 

 

 

12/17/2022星期六

瑪斯克對十多名主流媒體下禁令之後僅只一天,就在今天上午解除禁令。他在推特舉行問券,結果24小時內370萬人投票,以59-41要求他立即解除禁令。

過去的24小時所有主流媒體一致發聲,攻擊瑪斯克違反他自己「言論自由」的立場。連加拿大的媒體都很起勁。而且幾小時之內歐盟,聯合國等一致譴責,甚至聲言要懲罰。這就很奇怪,當推特封鎖紐約郵報跟任何有關亨特拜登的媒體時,這些團體跟媒體全部噤聲。當推特永久撤銷當時總統川普的帳戶時,歐盟跟聯合國也沒有反應。

而且見到這些媒體在報導這次瑪斯克對這些記者下禁令時,都沒有報導有關史文尼Jack Sweeney跟蹤瑪斯克家人的消息,似乎兩者之間無關聯。為什麼要隱瞞?他們只說瑪斯克私人噴射機每日的行程是公開資訊,任何人上網都可以查到。但是作為自認是「權威媒體」的多名記者,將這資訊在自己推特上掛勾,是何目的?那麼多自認環保先鋒的人:美國環保特使John Kerry 克里,幾位大明星如李歐納多卡皮奧,史蒂芬史匹堡,還有那一對全球最虛偽的哈里跟梅根,為什麼不跟蹤他們的噴射機予以公開?何況瑪斯克從來都不屬於他們那種極端綠色的一份子。

而且昨天瑪斯克的推特公布了第六批推特,證明FBI 聯調局跟推特之間的緊密聯繫,企圖壓制有關大選的所謂「錯誤資訊」,其實就是壓制對川普有利的資訊。並指出在過去兩年期間,FBI向推特高層發出150條推文,提出相關要求,證據確鑿,對於這些這些媒體一個字的報導都沒有。

 

12/16/2022星期五

川普昨天推出了一個新的視頻,以及一套以他為主角人物的Trade Cards (交易卡)。這個經過他前兩天大力鼓吹的「新玩意」,獲得他的粉絲的支持,但是媒體(包括保守派媒體)反應相當冷淡,甚至負面。因為每一張交易卡售價99元美金,被認為是他籌款發生問題,必須另享財源。但是有見交易卡在一日內全部售罄,足見他的粉絲與目前的「輿論界」想法有大幅差距。

不僅如此,一日之後這交易卡的「市價」已經上升到每張$214元的底價,漲價了一倍有多。其中有一百多人購買整套(一套$4,500元),有些更購買兩套以上。(購買一套者,可獲得與川普進餐的機會。)

這一套NFT 數碼交易卡一共45種設計,(代表他是美國第45屆總統),他的造型包括:足球員,太空人,牛仔,超人,警長等等。是模仿美國流行了一個多世紀的球員卡,只是設計更精緻,也更容易在網上交易。川普在視頻一開始就說:「哈囉各位,這是唐納川普,希望也是你們的最喜歡的總統,比林肯、華盛頓都好,現在我有重要宣布…」(下左是川普數碼交易卡的部分 collection,右圖是其中之一超人的造型。)

 

 

 

 

 

 

 

川普稱,這套交易卡將只發售四萬五千張,售完即無。並稱是最好的聖誕禮物。雖然媒體都不看好,但這套交易卡在第一天已經售出四百多萬美元,也就是全部售罄,(只除了保留極少數為非賣品)。顯示他的支持仍然非常強勁,他的粉絲還是支持到底。也證明川普的「市場頭腦」確實是超人一等。川普在視頻中說,所有購買的人還有機會抽籤,獎品包括到他在佛羅里達的Mar-a-Lago 跟他一起共進晚餐。

很多川普的支持者公開反對這「交易卡」行動。川普的前首席顧問班農Steve Bannon 更是反應激烈,呼籲川普開除這項「瘋狂」計畫的負責人。川普在媒體的支持者多數也都不認為這樣的舉動,對他的2024年總統大選有幫助。特別是目前幾項民調對他都不利。在共和黨內的民調,他落後於佛羅里達州長迪山塔斯Ron DeSantis,在全國民調,也落後於現總統拜登。

 

12/16/2022星期五

推特的CEO 瑪斯克昨天晚上禁止了多間大媒體記者的推特帳戶,理由是他們在推特中公開他以及家人的行蹤。被禁的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CNN,美國之音VOA等的記者各一人,其他還有幾分媒體如MSNBC,VOX等的前任記者等一共七人,此外推特對敵(一個字由派的論壇) Mastodon 在推特的帳戶也被禁,總共被禁者達25帳戶。

 

 

 

 

瑪斯克在自己的推特中指出:「整天攻擊我沒有問題,但是將我的行蹤即時公開,危及我的家人就不是。」但是因為瑪斯克過去堅持的「絕對言論自由」的立場,他今天受到主流傳媒的一致抨擊,說他是出爾反爾極大虛偽者。

瑪斯克同一時間禁止七八間主流媒體的記者,自然讓這些媒體團結起來圍剿他。事實是,自從瑪斯克表示要收購推特,以及放言要恢復川普的帳號,他就已經是這些媒體集體攻擊的對象。現在只不過是給了他們一個武器,讓他們更容易出手而已。今天聽到一些原本支持他的媒體都說:「他不該給對方這個武器。」難道說要讓他一直受到攻擊都不還手?

其實美國的左傾(主流)媒體針對他的現象再明顯不過,就像過去幾年針對川普一樣,甚麼法寶都可以用。星期三一早,瑪斯克就揭露,一個佛羅里達州的大學生史文尼Jack Sweeney 在跟蹤他以及他的家人,他在推特中說:「昨晚,一輛載著lil X的汽車在洛杉磯被一名瘋狂stalker 跟蹤,大概以為我在車上。之後還堵檔這汽車,爬上汽車前蓋。」這裡提到的lil X是他兩歲的兒子。並說「已經採取法律行動對付Sweeney跟支持他的相關團體。」瑪斯克說這些人對他doxxing「人肉搜索」,等於是公開暗殺座標。

瑪斯克當即就永久禁止了史文尼的帳號。他還公開了一個坐在白色Hyundai 汽車中,戴面具的男子的視頻,以及他衝到那輛汽車的篷蓋上的畫面,詢問是否有人認識。

史文尼除了私人跟蹤瑪斯克及其家人,並且開了一個帳號 @ElonJet,追蹤瑪斯克的私人噴射機的行蹤,予以公開。表面上攻擊他使用私人噴射機違反環保原則,事實則視揭露他的行蹤。。

昨日被禁的帳戶都是跟史文尼鏈接,公開瑪斯克的私人飛機路線的帳號。

過去一個星期,瑪斯克揭發了前任推特公司高層如何違反公司規章,對川普實施禁絕行動,然而美國所有主流媒體沒有一個字的報導。全新聞電視台如CNN及MSNBC 只報導了三數分鐘,但全部是負面報導。現在得到這樣的機會,就攻擊他不遵守自己的「言論自由」的立場。

紐約時報昨晚發表聲明說,推特毫無理由的行動讓人遺憾,還說報社及(被禁)記者個人都沒有得到解釋。華盛頓郵報則在聲明中攻擊瑪斯克,違反其言論自由原則,並要求立即恢復期記者的帳號。美國之音,CNN等也都各自發表了聲明。

瑪斯克嘗到的滋味就像川普跟所有的保守派一樣,左派可以用任何手段對付你,你一還手就是犯了罪。記得最高法院洩露出有關墮胎事件的裁決時,(到現在也沒有找出來是誰洩露的),左派在網上公開五名保守派大法官的地址,叫大家到他們家門前去抗議,甚至引來一名暗殺者,這些人到現在都沒有受到任何制裁。好像說如果你是保守派,就可以成為被暗殺的箭靶。

 

12/14/2022星期三

英國劍橋辭典剛剛修正了對男人及女人的定義。這辭典對Man所下的定義,現在是:「一個男人指的是,一個成人他(who) 過的生活,及自認的性別是男性,雖然這與他(who) 出生時的性別是不同的。」注意,這裏面的他使用的是who,是沒有性別意義的。

女人也一樣:「指一個成年人who 過的,及自認的性別是女性,但未必與who 出生時是一樣。」

這表示現在公認,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自己決定是男是女,生理上的特徵不再具有任何意義。表示學術界已經完全woke了。

世界怎麼變得這樣快?都靠著一小撮人在上面領導,大力鼓吹。昨天拜登在白宮大規模的慶祝參眾兩院通過的「鞏固同性婚姻,及異族通婚」的議案,並舉行正式簽署儀式,與此同時卻高姿態的邀請了一位性別游移人妖 Marti Gould Cummings 康明斯 (下圖) 在場,這與同姓婚姻,異族通婚有何關係?就是要用他總統的權力,強迫每一個人接受52種性別。及打破男女界線。

 

 

 

 

 

康明斯是民主黨內活躍人士,主要政綱是打倒警察,他曾代表民主黨參選紐約市議員但是落選。他經常舉辦人妖早餐會,說「任何人若以為人妖不適合兒童是錯的,因為drag queen 是一種表演藝術。」並且說:兒童見到我之後,都說未來志願要和我一樣做drag queen。昨天她在網路發表公開聲明,多謝總統及第一夫人邀請他到白宮,參加此一歷史性聚會。

 

12/14/2022星期三

紐約時報本周推選了2022年93名世界上最stylish (時尚) 的男女,名單上的人物只有極少數是一般人心目中的時尚人物,其他的很多不知道是說的是人還是鳥獸,不過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剛剛在賓夕凡尼亞州當選民主黨參議員的費特曼John Fetterman 也上榜。不過這也再次證明了,美國左派媒體的自大,霸道,到了甚麼地步。這是明擺著告訴美國人,跟世人:不要相信你的眼睛,相信我的教條。

費特曼自從出現眾人面前就是出名的sloppy,不修邊幅到了邋遢的地步。六尺九的身材,整天穿著一件運動上衣跟一條短褲。但是因為他為民主黨贏得一個重要的參議員議席,連他的「形象」也都被提升到無以復加。這是真正的給豬塗口紅之後,強迫說這是美女。(下面是費特曼平時的裝束,據說他只有一套西裝,到參議院時必須穿著的。)費特曼在這次大選中心臟病發,連話都說不清楚,後來幾乎沒有競選,讓媒體幫他打仗。但因為他的極左立場:立即提高聯邦雇傭工資到15元一小時,以及全國大麻合法化,以及出任副州長時又批准幾乎所有申請特赦的重刑犯人,成為媒體寵兒。

 

 

 

 

 

 

這張名單可以預期的,只有progressive 進步(左傾)人士可以上榜,所以好像籃球明星LeBron James,拜登任命的大法官Katanji Brown Jackson (她的項鍊) 出現名單上不讓人意外,算得上保守派的只有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她的帽子),及安妮公主,可以說出人意外。但是半數以上的列名者可以說是不知所云,下面是讓人稱奇的幾個「上榜者」。然而紐約時報用的字眼是:Most stylish “People”。說的是「人」,但是我發現有一條是蟲,還有一個是Spotted Lanternfly蛾蟲(蝴蝶)。

 

 

 

 

 

 

 

以前說過,川普時代沒有一個川普家人,或是政府官員被雜誌找去做封面,這包括當時第一夫人梅蘭妮雅本身是模特兒出身。川普女兒伊凡卡也是一等美女。但是拜登上台後,不僅第一夫人,副總統卡美拉,連一些參眾議員好像AOC,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不管是否有姿色都可以上雜誌封面。這就是讓教條主義蒙住大家的眼睛。

12/13/2022星期二

華盛頓郵報周末刊出一篇文章,說他們得到內幕消息,拜登的一夥朋友正在緊急籌畫,如何面對共和黨操控眾議院之後,展開對亨特拜登(貪腐)事件的調查。文章提到,其中一個主要的策劃人是好萊塢的律師Kevin Morris,(他是以South Park 動畫電視劇賺了大錢的製片人,也是去年拿出兩百萬元幫亨特償還欠稅的人),據說他在加州家裡召集會議,提到幾個對策。他說目前民主黨太被動,不夠積極,他建議民主黨主動出擊,對付亨特的幾個主要「敵人」,這些敵人包括:Fox News,川普的兒子Eric Trump,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等。此外還包括亨特拜登事件兩個主要證人,一個是曾經被拜登家族拉去做合夥人的巴布林斯基Tony Boubulinski,還有亨特拜登拿電腦去修理的電腦店主人Paul Mac Isaac。他們所謂的對付,就是要蒐集資料,挖這些人(及公司)的瘡疤,打倒他們。(下:Kevin Morris,以及亨特拜登的拼圖畫面。)

 

 

 

 

 

 

這次的會議目的是要製造「說詞」,供應給媒體採用。這些說詞就是要給共和黨貼標籤,讓他們對亨特的調查失去任何信用。到目前他們提出的說詞包括:共和黨不關心國家大事,只會打擊政敵,打擊私人(說亨特不在政府中做事,是一個無辜的私人);說共和黨此舉只是political stunt作政治秀;說共和黨權力薰心power hungry,說又是川普的老招Trump playbook,是極端共和黨人MAGA的作業程式;說川普家人全部都有生意,何況當川普執政時,家人還在做生意,而且他的兒子,女兒,女婿都在政府中有職位等等。

這些說詞真的很可笑,因為川普執政時,他的兒女全部是義務性質,沒有正式頭銜,沒有領取工資。他們的公司除了有另外的CEO處理作業,他們個人幾乎全部停止私人工作。(連女兒伊凡卡的品牌服裝都被百貨公司下架,也拒絕了所有外國公司的合作計畫。)記得嗎,川普上台一年之後,他的資產就從43億美元跌到35億美元,這有紀錄可查。至於說政治秀,有誰的政治秀可能超民主黨主持的「一月六日」調查?他們結合了好萊塢,製作十幾場的全國聯播大秀。民主黨最會將自己做的壞事,安在對方的身上。但是據與會人士說,他們認為用同樣的說詞,幫他們贏了這一次中期選舉,所以認為還會有用,所以要繼續使用下去。

到目前拜登的白宮已經表態,他們不會跟這個眾議院的調查合作,到時候可以預期到共和黨遭遇種種挫折。只要媒體幫他們說話,拜登怎麼應付都可以。而民主黨那邊就信心滿滿。過去幾個星期我們見到亨特拜登非常高姿態的出席白宮各種慶典,包括頒獎儀式,歡迎法國總統的國宴,甘迺迪中心的晚會,甚至又在紐約畫廊展出自己的一批新畫作,每一幅畫平均售價22萬元。想想看,川普任何一個家任這樣做會有甚麼樣的下場?這些都表示他們不在乎,他們可以為所欲為。(下:亨特拜登帶著小兒子,剛剛在紐約畫廊跟畫廊主人合影。)

 

 

 

 

 

 

 

 

12/13/2022星期二

自從拜登上台,美國南面的邊界危機一日嚴重過一日,但是因為媒體集體掩飾,好像沒有發生過。過去一年多,每一天平均有七八千人越過墨西哥邊界進入美國,其中極大多數是在德州進入,其次是亞利桑那州及加州。在過去的一個周末,在其中一個關口El Paso 艾巴索兩天內湧進了一萬六千人。

艾巴索過去不是大的關口,去年只是零星每天進入幾個人,但是今年以來成為另一個重要關口,每天平均湧入數百或是上千人,而一天湧入八千人的狀況則是空前絕後的畫面。由電視拍到的畫面,源源不絕的人流好像排好隊一樣,穿越Rio Grande,進入美國邊境。而美國境內的岸上已經有數千人聚集,等待官員登記。(下面是艾巴索當地媒體El Paso Matters 發布的夜間拍攝的相片,見到大批闖關者涉水過河,而美國這邊已經有成千上萬的人列隊等待被官員處理。)

 

 

 

 

 

 

這一次的人潮更有一個不同的現象,就是這些「難民」是在到達墨西哥之後,當地政府及警方無法處置,於是用了二十多輛大巴士將他們帶到美國邊界「丟下來」,所以造成了這局面。

艾巴索當局說,在此之前,他們已經有五千積壓的難民在等待處置,現在突然又來了一萬多,實在無法處置,只有讓部分自己離去。艾巴索的市長Oscar Leeser是民主黨人,今年夏天也開始學習德州(共和黨)政府,用巴士將這些闖關者送到美國其他城市,但是後來拜登政府跟他交涉,叫他不要再用巴士送難民出去,也不要攻擊拜登政府的邊界政策,同時提供他一部份經費。結果他就停止了巴士作業,也不再攻擊拜登。現在一次湧到一萬多難民,見到他也啞子吃黃蓮的吞了。甚至不肯宣布緊急狀況,以便獲得聯邦撥款。預料他是跟聯邦政府私下討價還價,以免拜登難堪。民主黨就有這麼團結。

據說這些「難民」來自尼加拉瓜,祕魯,以及厄瓜多爾,墨西哥官方的態度明顯與前大為改變,這一次墨西哥政府的作法很明顯是說:這是美國的問題,就讓你們美國去解決。

其實好像El Paso這樣的場面每天都在其他關口出現,好像德州的Eagle Pass每天都有十幾批,每一批三四百人,甚至更多的難民隊伍集體到達。海關人員處裡不及,經常是 catch and release 捉了即放。只要每天看Fox News,日日夜夜都出現類似人潮。(只是Fox News 從來不將這些畫面放上網,我懷疑 Fox 的網路作業小組有意隱瞞。)

川普時代推出的Title 42到本月21日就會到期,屆時邊界官員無法再以健康理由將闖關者送出去,(目前有將近一半會被打回票),預料屆時闖關人數更會成倍增加。到現在拜登政府仍然沒有任何舉動要解決問題。每一次共和黨攻擊民主黨不做事,他們就振振有詞的說:「我們要從根本解決問題,但是共和黨不跟我們合作。」而他們口中的解決辦法就是全面特赦美國將近兩千萬的非法居民。共和黨知道如果這樣做,等於是向全世界公告:你們進來了就會得到特赦。當然不會合作。

過去我們認為難以想像的「無國界」思想,現在在拜登政府任內成為事實。

 

12/13/2022星期二

虛擬貨幣上市公司FTX 前任CEO Sam Bankman-Fried (SBF/班克曼弗里) 昨天在巴哈馬被逮捕。他原訂今日接受國會眾議院財政委員會的質詢,因為他的被捕,這項問話就飄在空中,不知何時才可以進行。你不免要想:這逮捕行動來的多麼是時候?眾議院那些接受他大額捐款,並且跟他多次把臂言歡的「同志」避免了一次面對面尷尬的質詢。真的要舒一口氣了。

 

 

 

 

 

據報導,這項逮捕行動是由紐約的聯邦檢控官,以及證券交易委員會SEC 下的命令(正式起訴)之後由當地警方採取的。美國警方在FTX宣布破產之後一個月才採取行動,而且挑選這時機。過去一個月,SBF多次以Zoom方式接受媒體的高姿態的訪問,警方都不採取行動。現在面對友好國會的質詢,而且他已經同意以視像方式出席,卻在前一天晚上將他逮捕。再白癡的人都會起疑。有法律專家說,這還是歷史上第一次執法人員利用逮捕行動,全力阻止嫌疑犯作供。絕對是一次陰謀行動。我們都知道紐約州的檢察官都是民主黨的同志,連這一次逮捕行動都是友誼拯救行動。

下面這句話是美國 Georgetown 大學教授Jonathan Turley 說的:「這是記憶中歷史第一次,檢控官阻止嫌疑犯作證的例子,從來都是被告律師阻止嫌犯作證的。」可以想見這是檢控官幫助那些「可能被SBF 的證詞傷害到的人」。

紐約州檢察官Damian Williams 今天下午在記者會中解釋,對SBF的起訴完成於星期五。有報導說,所以昨天進行逮捕,是因為巴哈馬懷疑他有flight risk,會逃離國境。這是針對各界的質疑提出的解釋。信不信由你。(我在檢察官,SEC跟FBI等聯合召開的記者會中,聽見檢察官讚美FBI跟SEC等機構的調查付出的努力,之後FBI又感謝紐約檢察官,SEC,FCC等等的努力及合作,真的很噁心。這麼多人損失了金錢,他們卻在官官相護。彼此稱讚恭賀。)我還聽到Williams 今天說班夫曼弗里「用錢買bi-partisan influence」,這一句話真正是混淆視聽。他一句bi-partisan influence就說是「兩黨一致的影響力」,這能說是兩黨一致嗎?92%的錢去了民主黨,剩下的只給反川普,專門跟共和黨唱反調的共和黨人。怎麼能說「兩黨一致」?

目前檢控官起訴他八項罪名,在SEC 主席Gary Gensler 發表的聲明中指出,SBF 以買空賣空的方式,欺騙投資者將他們的畢生積蓄交給他,現在必須依法處理。但是很多人說,班克曼弗里一個當時 28-9 歲的年輕人,能在這麼一段短短時間進行起訴書中所說的詐欺行為,讓幾百億美元蒸發,證券交易委員會等監管機構,推託不了責任。

班克曼弗里被起訴的罪名包括:電匯詐欺,陰謀詐騙顧客,詐騙貸款者,商品詐欺,洗錢,以及違反選舉捐款法等。如果全部罪名成立,可以被判徒刑115年。

這最後一項值得商榷。FTX跟SBF 是民主黨的捐款大戶,在今年的中期選舉捐款將近四千萬元給民主黨,是繼左傾大鱷索羅斯George Soros 之後民主黨的第二大捐款人,事實上眾議院民主黨主導的財政委員會中每一個委員幾乎都得到他的捐款。現在八項罪名中加入了這一項,雖然大快人心,但是不要想會將民主黨跟他之間的非法關係給挖出來公開。因為如果檢控官是民主黨,SEC 中多數委員也都有民主黨關係(要知道,今天的華府民主黨成分佔了92%。)他們就不會這樣做。

據起訴書中指出,有關這捐款一項他的罪名是:「明知故犯的,以第三者的名義,向聯邦政府候選人,用第三者及籌款委員會的名義捐款,(一次)超過兩萬五千元。」以此推測,他犯的罪是以第三者身分捐款,或是捐給委員會,這樣說,接受捐款的人(極大多數是民主黨人)就沒有事了?因為似乎可以假裝不知道是他捐的。

今天太明顯,班夫曼弗里是民主黨最大捐款戶之一,民主黨非常害怕他出來作證,將他們的關係呈現在國人面前,何況他一個30歲的年輕人到時候難免說出不適當的話,讓他們難堪,所以要將他捉起來拿去祭旗。這是必須在他今天作證之前將他逮捕的原因。永久消滅他當眾說話的機會。(不知道他父親母親目前的心態,還繼續對民主黨效忠嗎?)

到現在SBF 都宣稱他是無辜的,只要官方停止凍結他的財產,他就可以將錢還給客戶。還說他的遭遇都與反猶太情緒有關。

 

12/12/2022星期一

美國能源部那個被發現在機場偷取女人行李箱的變性高官Sam Brinton布林登,終於在今天被開除了,原來他被發現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機場「順手牽羊」,偷了一個行李箱,他在七月時也被發現在拉斯維加斯機場,偷走了另一個女乘客的行李箱。

35歲的布林登是美國聯邦政府第一個變性官員,他由男變女之後,選擇使用「他們」they/them 作為自己的代名詞。他(們)在能源部負責核子廢物處理。(下左圖是Sam Brinton 在拉斯維加斯機場被拍到,偷走別人的行李箱。下右圖是他在最高法院前拍的造型。)

 

 

 

 

 

九月時他被發現在明尼蘇達雙子城機場,偷走了一個價值兩千三百多元的行李箱,回酒店之後拋棄其中的女人衣服,之後帶著這行李箱兩次坐飛機到華府。之後在上周,又爆出她在七月時已在拉斯維加斯機場偷取了一個三百多元的行李箱,但是這一次,這行李箱中有價值三千五百元的首飾及化妝品。目前維加斯警方已經發出逮捕令。

最初布林登還企圖否認自己偷取行李廂,但是警方擁有多次的閉路電視畫面,終於承認。

自從明尼蘇達機場事件被揭露後,布林登被上級下令留薪停職,但自從第二次事件被揭露,已在今日被解除職務。

我見到布林登在一次訪問中,說他擁有52對好像上面相片中的高跟鞋,他喜歡穿著這樣的高跟鞋出遊等等,連去迪士尼樂園都穿這樣的高跟鞋。所以「收集」行李箱大概也是他的嗜好。

布林登的母親今天對紐約郵報說,她仍然當Sam是自己的兒子,說到他時仍使用he/him,但她已很久沒跟兒子聯絡,因為兒子的手機會檢視來電,讓他們難以接觸。不過她說仍然愛兒子,會繼續為他祈禱。

 

12/12/2022星期一

推特的瑪斯克今天早上再經由女記者Bari Weiss 懷思發出第五批過去的推特推文,證明去年一月時,推特內的高層如何自我找理由,將當時總統川普的推特帳號永久吊銷。這些推文證實,即使是那些決策者都找不到適當的證據,可以摒除川普,但是就自我解說川普的推特存在暗語code,號召群眾造反。唯一的反對者聲稱自己來自中國,當時就指出這與獨裁者做法無異,但最後因為人微言輕,沒有發生作用。

 

 

 

 

 

 

川普是在去年2021年一月八日被推特永久吊銷帳號。事源於當天早上,川普發了一則推特說:「七千五百萬偉大的美國愛國者 great American Patriots投票給我,(大寫)美國第一,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他們將在未來很長的時間有更大的聲音GIANT VOICE。」之後他再發了一則推文:「他們不會被不被尊敬,或是以任何方式不公平對待!!!」之後他宣布,不會出席一月20日拜登的宣誓就職禮。

懷思指出,川普的推文出現後,在推特職員中引起騷動,其中一人在推特說:「我們必須做正確的事,禁止這人帳號。」另一個說:「非常時期,需要非常領導。」第三個說:「這很明顯,他是在搧動群眾,雖然沒有違反(我們的)規定。」

但是推特高層找不到川普違法的地方,一個說:「我想我們很難說這是煽動Incitement,他很明白說這些愛國的美國人American Patriots 投票給他,沒有說是恐怖份子投票給他,(那些一月六日的群眾可以算是恐怖份子,對嗎?)」

另一個人也說:「任何角度都看不到煽動。」另一個政策組高層Annika Navroli 符合說:「我在DJT的(推文)也見不到明確的,或是暗示性的煽動言論。」(他們用川普的姓名縮寫DJT代表川普。) 一個人綜合大家的意見說:「我就這選舉事件提出反映,我們的小組做出評估assessed後,沒有找到DJT有違規(violations)處。」

然而此時,推特當時最高法律、政策及信用部門主管 Vijaya Gadde 發言了:「最大的問題是,好像今天早上川普的推文,不是看表面是否違反(我們的)規定,而是看是否有暗語code要煽動進一步的暴亂violence。」之後她又發出推文,列舉American Patriots ,以及「他們不會被不被尊敬,或是以任何方式不公平對待!!!」都可以當作是暗語的一部分。(下圖:Gadde 在瑪斯克收購推特後,是第一批被開除的高層之一。)

 

 

 

 

 

之後好幾名推特職員響應說,American Patriots違反了推特對「美化暴力」的禁令。一個說:「如果用American Patriots形容那天的暴動者,就符合了這規定。」更有人說,用這定義川普等於是恐怖份子的領袖,可以與新西蘭Christchurch 襲擊事件。甚至希特勒相比。繼續鼓動高層採取行動。

在推特內部不斷的要求處罰川普的推文中,只有一個職員發出不同的聲音。他在一月七日的推文指出:「也許因為我來自中國,我深深了解言論審查censorship 會摧毀公共討論public conversation。」但立即有人反應說:「我了解這恐懼心理,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由政府從高處審查,跟(我們)審查政府,是全然不同的兩回事。」

另一個說:「川普是明顯的企圖推翻我們民主制度選出的政府,而且毫無悔意。…如果這還不是足夠理由禁制他,我不知道還需要甚麼(證據)。」

之後Gadde 發出詢問:是否可以將coded incitement 暗語煽動當作是煽動暴力。之後有人符合,說可以將American patriot當作是美化暴力。之後情勢急轉直下,推特的CEO 捷克多西Jack Dorsey 跟Gadde 等高層開了30 分鐘的會議,據說會中受到職工的壓力,決定永久吊銷川普帳號。

當時的「信用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發出一則推文:「無數的推特員工都引用了Banality of Evil的句子,說我們(如果不行動)就好像聽從(希特勒命令的)納粹。」當多西宣布了推特的禁令之後,推特辦公室掀起了一片歡呼喜樂的聲音。歡樂慶祝的推文此起彼落。懷思說,第二天,推特就開始推動打擊「醫學錯誤資訊」medical misinformation的行動。(展開第二步整肅行動。)

懷思在今天發出的推文中還列舉其他事實證明了,其他國際領袖即使真正的煽動暴力,都沒有受到推特懲罰。例如伊朗的Ayatollah Ali Khamenei,他多次在推特中號召穆斯林世界摧毀以色列(一個民選政府),此外還有非洲奈及利亞,衣索匹亞等元首,都有類似的推文。都沒有被禁,推特的員工也都沒有反應。

她還列舉了馬來西亞總理Mahathir Mohamad 在2020年發出的推特說:「回教徒有天賦權利殺死數以百萬計的法國人」,當時推特只是刪除了這一條推文,說是「美化暴力」,卻允許他保留帳號繼續發文。

懷思今日做結論說:最終我們可以說,推特查禁了亨特拜登手提電腦內容,將不同意見者列入黑名單,最終查禁一個總統的言論,這些都是由一間私人公司一小撮人做的決策,以影響民主制度下的公共話語權。

 

12/12/2022星期一

一名退休的美國海軍三棲作戰部隊Navy SEAL 隊員,在變性十年後的今天,公開表示他不僅後悔當年變性,並且在接受「回復性別」的過程。甚至呼籲美國人醒過來,了解變性對美國兒童的傷害。

Kristin Beck 克莉絲汀貝克在2013年轟轟烈烈的經過變性過程,變成Chris Beck克里斯貝克,也成為媒體的寵兒。今天他說:「(當時) 你在CNN上面見到的我,說的每一句話,全部都不要相信。…過去十年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毀滅了我的生活。我不是受害者,我這是咎由自取,但是中間有人幫助我。」(下為貝克在2014年的檔案照。右圖是他在海軍時期的軍裝照。)

 

 

 

 

 

他說:「我完全負責,當時我上CNN 跟很多媒體,所以現在我要出來,糾正錯誤。」當時CNN的Anderson Cooper 為他大肆宣傳,他說「我被利用了,我很天真,我當時很困擾,就被利用來做宣傳,很多人利用我,他們心裡清楚,只除了我。」他現在知道,自己只是從小是一個Tomboy,就誤以為自己性別混淆。

現年56歲的貝克在海軍服役20年,包括海豹部隊SEAL,出任務13次,接受超過50枚勳章。他說現在他出面,是為了保護兒童。因為現在全美國到處都有為兒童變性的診所。

但是他的新聞除了幾間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媒體報導。Fox News 致電CNN要求回應,也沒有任何回覆。

貝克說當年他只在Veterans Affairs (退伍軍人辦公室) 經過一小時的面談,就開始接受了賀爾蒙藥物治療。他說:「我到精神醫生的診所,一天之後我就得到一封信,說我是變性人,可以接受賀爾蒙治療,以及其他所有過程。」而費用多數是由VA 辦公室支付。

他說那賀爾蒙原本是給兒童色情罪犯使用,讓他們停止犯罪的,但是現在普遍用來給13歲的兒童,用來變性。

他說,這一行業現在為相關行業獲利數十億元計,包括:心理醫生,外科醫生,荷爾蒙藥物,社工,以及以後多年的追加服務,是一個無底行業。他說現在美國有數以千計的變性診所,每一間每一年平均可以賺五千萬元。

貝克說現在他出面申訴,卻被指責為「仇恨變性人」,他說這不是事實,他只是要保護兒童,並且提醒家長關注這現象。

 

12/12/2022星期一

推特CEO 瑪斯克星期六晚上經由一名獨立媒體人發布的第四批推文,再一步揭露推特的高層,在去年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後,如何在一夜之間決定永久吊銷川普帳戶的過程。

 

 

 

 

 

 

瑪斯克經由Michael Shellenberger 謝能伯格發布了第四批的推特內部通話。他們談到當時的CEO 捷克多西Jack Dorsey剛剛批准了新的規定,用來永久吊銷川普帳號。

在一月七日那天,當時的「信用與安全部」頭頭洛斯Yoel Roth很興奮地發了推文說:GUESS WHAT,捷克剛剛批准了「重複犯法」就構成觸犯了(我們的) civic integrity 的標準。

一個同事詢問,這決定是否代表「禁絕川普」。洛斯當時回答並不如此,因為川普還有一次機會one strike。(使用棒球術語,三振才能出局。)

不過到了晚上,推特一名設計師詢問洛斯:我們是否應當討論,修改「對於官員的」規定,並列舉川普為例子:我覺得好像川普,他的帳號與其他人無異,卻因為他的地位受到特殊待遇。沒有依照推特的法規處理。這時洛斯表示同意,他回答:「政策只是推特作業的一部分,我們所處的世界變化如此快,我們必須適應做出修訂。」

謝能伯格接著提出多位推特員工,以及知名人士,包括前任第一夫人,米雪奧巴馬當晚發表的推文,一個個都呼籲推特永久禁絕川普。這導致洛斯在推文中說:所有關切此事的人,都不滿意我們現在的做法。

只有一個職員說:「雖然這樣做(禁絕川普)很明顯也很簡單,但是有可能存在很多障礙。」這障礙表示的是,推特自己的各種原有規定。不過在眾多呼籲聲中,第二天一月八日,推特宣布永久吊銷川普帳號。理由是「基於可能激發更多暴動的危險」。

謝能伯格指出,搜索所有推文後發現,整個推特只有一個反對聲音,而且是低層職員。這位(未被透露身分)的職員在推文中指出:「(我這)可能是不受歡迎的意見,但是一個這樣臨時情況下做的決定,違反了推特的基礎原則,將會造成滑坡效應,製造出另一個專制問題。」這人說得很清楚,這是「以暴制暴」。滑坡效應slippery slope這用詞也很重,但是他只是推特群眾的鳳毛麟角。

謝能伯格在同一批推文中還列舉了一個事實,就是根據聯邦選舉委員會FEC 的資料,推特員工在2018年捐款給民主黨的比例是96%,捐款給共和黨的只有3.56%。2020年捐款給民主黨的數額提高到98% 以上,到2022年更提高到99% 以上。所以上面那些對話不出人意外。都是內部談話自我解說,自我尋找理由將川普永久禁絕。

瑪斯克這一次揭發推特內部(包括高層及所有員工)壓制言論自由的決心非常堅定。他說會繼續將他們的發現都一步步公開。他並警告推特員工必須配合,如有人違反雇傭合約,洩漏任何作業內容,都將立即以法律程序對付。他並要每一個員工在(上)星期六下午五點鐘之前簽屬同意書。

瑪斯克並已經暗示,下一個對象是美國傳染病中心的福奇醫生Anthony Fauci,暗示會讓他接受刑事起訴。他在昨天早上發的一則推文中說:「他對國會說謊,而且資助gain-of-function (功能突變) 的研究,害死了數百萬人。」在此之前,瑪斯克攻擊目前變性社區提倡的「代名詞」風潮,指出:Pronouns suck。

變性風潮對瑪斯克有切身之痛,他的18歲兒子 (雙胞胎之一) 最近變性為女兒,甚至改變姓氏,與父親脫離關係。瑪斯克認為這些都是「新馬克斯主義」的禍害。

 

12/11/2022星期日

白宮目前的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祥皮耶也屬於拜登政府一個最無能的官員之一。她每天按著座位允許前面兩三排固定座位的記者發問,其他的幾十位記者幾乎永無被叫到的機會。偶爾有記者「膽敢」自己發問,她完全不理。有這麼一個非洲記者發問了幾次,被她嚴詞罵回去,甚至用難堪的態度對付他。要是換了是一個白人官員這樣對待一個非洲黑人記者,肯定會成為頭條新聞。如果是共和黨政府這樣做,更會造成國際危機。但是發生在拜登的白宮就不是新聞。

也不免讓人聯想到:「黑人歧視黑人」的這個存在於黑人社區已久的事實。

剛剛在星期四,那個經常出現在白宮記者會的(坐在後排的) 黑人記者賽門Simon Ateba,他趁著剛好有幾秒鐘的空檔,就喊了一個問題:「你可以回答一個有關美非高峰會的問題嗎?」但是祥皮耶不理他,用手點了另一個記者。正當那記者要發問時,賽門又重複了一遍。祥皮耶還是不理他,叫另一個記者發問。賽門再度發問:「Karine,難道這麼困難,回答一個美非峰會的問題,(拜登)要去跟五十個非洲國家元首會面,是最大規模的峰會,為什麼你不能回答這問題?」這時祥皮耶說她回答了,(但事實是沒有),當賽門再提醒她沒有回答時,她說:「你可以讓我回答嗎?還是要繼續用喊yell的?是你不讓我回答。」之後她態度轉變:「我是要回答的,但是你(的叫喊)阻止了我,現在輪到你的同僚發問了。OK,多謝大家,明天見。」她捲起自己的卷宗,轉身就率領一批官員一起離開了。(下左祥皮耶,下右Simon Ateba。)

 

 

 

 

 

如果這只是一次事件,大家可以審閱他們的對話,去找出幫忙Karine 解釋的地方。但這不是第一次。剛剛在上個月22號,她對這位賽門發了更大的一次脾氣。那一次是Dr. Anthony Fauci 福奇醫生的告別記者會,賽門問了一個有關新冠肺炎起源的問題,祥皮耶不理他,轉頭去叫另一個記者。賽門就叫喊說:「你每一天都叫同樣的幾個人。」當時祥皮耶就說:「你這態度是很無禮,對你的同僚不尊重,對我們的客人(福奇)不尊重。我是不會叫你的,如果你叫喊。」(事實是她從未叫過一個後排記者。過去的發言人每天都會挑選幾個後排記者給他們機會問話。)

之後她發脾氣了:「告訴你賽門,我聽到你的問題,但是我不會用你的方式做事。I’m done 我告訴你完了,我跟你是完了I’m done with you right now,你佔了別的你的同僚的時間。」當場捲起卷宗,帶領福奇等人離開。

賽門出生於非洲喀麥隆Cameroon,是白宮記者會中唯一的非洲記者,想想看,如果是一個白人發言人這樣對待他,甚至是共和黨發言人這樣做,會有甚麼後果?但是祥皮耶很公開的這樣做了。而美國媒體(除了少數保守派予以報導之外)沒人提起,因為這牽涉到一個極端敏感的黑人社區的公開的秘密:黑人之間的膚色歧視。一直以來(幾百年了),黑人之間就以膚色的深淺彼此歧視,他們叫做Colorism,此外來自的地區也有歧視。我在網路上黑人的論壇中見到,幾乎每一個黑人都曾受到自己同胞的歧視。不僅是膚色淺的歧視膚色深的,反之亦然。連頭髮的質地跟「直或是捲」都造成歧視。祥皮耶是海地來的,本來在黑人社區受的歧視指數相當高,但是遇到非洲黑人,似乎就有資格高高在上。

當然這些話不能用英語說出來,否則會遭到無情批判。不過這是他們黑人自己承認的事實。其實很久以前我就想通了,部分黑人所以整天以為自己受到歧視,就是因為他們對於自己的膚色頭髮自卑,甚至痛恨,所以認為其他人也這樣想。在黑人社區,企圖用「通婚」改變膚色的觀念存在每一個家庭。(事實是今天我們在電影,電視中見到的黑人,都是已經經過十幾代的黑白通婚才有的「淺膚色」黑人族群。) 而一些偏激的就像 Michael Jackson用漂白方式。另一種更偏激的則是基於忌妒心理,仇視其他所有人。(所有左派思想不都是奠基於忌妒?)

種族歧視是不應該的,但是今天的「視覺藝術」(電影電視廣告)全部都強調同一種美麗的標準,好難不助長歧視。而同一時間又將歧視的定義劃定為針對「非黑人」,模糊了事實。經常感覺我們生活在一個混沌的世界,有理說不清。

 

12/10/2022星期六

習近平剛剛到了沙地阿拉伯跟該國國王及王儲,進行了高規格的會談,雙方除了簽訂全面戰略性夥伴關係協議,還簽署了三十多項貿易及合作協議,包括沙特將與中國的華為合作,習近平還宣布要全面開啟與海灣阿拉伯國家的全新關係。(下:習近平與沙地王儲會面。)

 

 

 

 

 

 

這不僅是北京當局與中東地區劃時代的外交創舉,更象徵美國在中東失去了一個最強勢的盟友。這完全是拜登一個人的作為。這麼多年來,沙地阿拉伯都是美國(及西方)在中東一個最可靠的盟邦。由於王室在很多事物上的保守立場,長期以來都持反共立場。同時在對抗其他穆斯林國家如伊朗,伊拉克等反美聯盟上面起了制衡作用。

但是拜登為了國內的競選,打擊川普,在2020年大選期間強烈攻擊沙地王室,還說要讓王儲成為舉世憎恨的小丑。之後為了爭取沙地增產石油,又前倨後恭的去哀求,被碰了一鼻子灰,回國後還賣口乖,否認是去乞求。這製造機會讓沙地跟俄羅斯眉來眼去,結合產油國聯盟。現在正當美國將中共當作頭號的潛在敵人之際,人家兩國簽訂了一連串友好協議。還明白說明兩國互不干涉對方內政,這完全是做給美國看的。而且這局面幾十年都轉變不了了。

另外在俄羅斯方面,美國軍方及國務院剛剛證實,伊朗已經成為俄羅斯的頭號軍火供應商,根據白宮軍事發人人柯比John Kirby昨天在記者會中宣稱,伊朗除了在烏克蘭戰場供應俄羅斯數以百計的無人機,包括最先進的幾種自殺無人機,及各種進攻性無人機之外,莫斯科方面也提供了伊朗各種直升機及空防系統。而且柯比指出(承認),俄伊雙方的武器互動在未來數月只會更為加強。

這又是一項外交上的重大失利。伊朗是拜登的民主黨極力爭取的目標,還準備了巨額金錢企圖收買對方簽訂限核協議。但是對方就是不領情,反而去跟俄羅斯結盟。這明顯是讓拜登難堪。但是見不到媒體批判。

無論是北韓,中共,俄羅斯…美國可以說輸光了籌碼,他的敵對國家紛紛穩固了結盟。這是未來幾十年都無法改變的局面。

這樣重大的國際外交大洗牌,見不到媒體有適當的報導。只因為美國及西方媒體都不願意見到拜登丟臉,能掩飾就掩飾。到現在只見到國際上幾個左傾政府彼此拍肩膀誇獎對方:法國,德國,加拿大,歐盟…等等的領袖還在自欺欺人。相對的川普當年做出那樣多成就,卻只聽到國際一片罵聲。

我以前說過,拜登的眼裡只有美國的選舉,他的舉動一再證明他眼裡沒有美國利益這回事:他讓兒子拿著自己的招牌,全世界去招搖撞騙。他停止美國能源自足計畫,寧願協助其他獨裁國家生產石油。他為了給民主黨增加票源,不惜大開南面邊界,讓每一天數以千計的人自由闖關。他為了在2021年九一一恐襲20周年能夠大肆慶祝,演出阿富汗撤軍的難堪局面。他為了討好左傾媒體跟黨內左派,一次又一次向:黑人團體,左翼環保團體,同性戀團體,變性團體,每一個工會…低頭,讓今天的美國面目全非。

尼克森最成功的外交策略就是分化莫斯科跟北京,讓美國無後顧之憂。一舉節省美國數以百億元計的軍費。卡特時期最大的失策是支持國務院的左派,支持伊朗境內回教徒發動人民革命,推翻了巴勒維家族王室,讓極端穆斯林掌權,之後中東就不太平。明智的總統如雷根(列根),不費一粒彈藥就瓦解了蘇聯集團,打破東西德的疆界。川普只在四年期間就建立了中東永久和平基礎,只可惜被迫讓位,這基礎現在也被瓦解了。

這些都是事實,但是在今天的新聞中,現代歷史中你都見不到。

 

12/10/2022星期六

瑪斯克的推特昨晚繼續推出第三批的推文,這一次證實了:在2020年大選之前,推特高層定期跟FBI 聯邦調查局,國土安全部DHS 等部門官員開會,以決定封鎖那些人的言論,以及採取甚麼樣的「管制」言論措施;他們採用不同的方式,壓制當時總統川普的推文,在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之後,更全面封鎖,吊銷川普的推特帳戶。

 

 

 

 

 

 

如果這還不算是smoking gun,不知甚麼才是。聯邦機構跟媒體定期見面,商討封鎖總統(或是任何官員) 的言論,都是嚴重違法。但是美國的媒體,除了少數保守派傳媒之外,對於瑪斯克的連續三次的發放推文,沒有一個字的報導。(即使有,也是反面的,攻擊瑪斯克的。)

這一批推文是由獨立媒體人Matt Taibbi 發出。他一共發出四十多則推文,包括很多當時推特高層的對話,作為證據。(其中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最為全面,包括了這49則推文全部內容。)

Taibbi 逐步解釋,推特如何在2020年年大選之後,到去年一月六日前後,一步步瓦解了內部原有自訂的標準,開始跟聯邦官員會面,而且推特高層「如何從這種與(聯邦官員)的關係中沾沾自喜」。

其中一則推特證據是(昨日推特#11。),當時推特的Trust and Safety (信任與安全)部門主管洛斯Yoel Roth 解釋,他要如何掩飾這每星期一次的會面的真正目的,他在推文中說:我是崇信公開透明的人,但是現在我到了一個處境,我們的會面變得…很有趣…很難跟人用一般的名義來解釋…。

之後一個人回答:是很悶的會議,肯定不是有關川普的J。

推特政策顧問 Nick Pickles 最初對於如何處置他們與FBI 聯邦調查局,以及DHS 國土安全部官員之間的關係有疑問。他在一則推文中(#19) 詢問:是否就叫他們「夥伴」partnership,之後再發一條推文說:不確定他們是否「專家」。洛斯回答:要小心,否則就是slippery process,我們未必想這樣公開對外解釋。(可見他們也知道要掩飾這關係。)

一則討論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時的推文(#20),證實了推特高層不僅跟FBI,DHS官員定期會面,還跟政府的DNI (國家情報局長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 會面。這則推文說:「洛斯YoelR 連絡上了,有新消息嗎?駭客的說法爆炸了,成功賭擋了NYP (紐約郵報)的新聞。然後解封了,(但是我們說反話),之後真正解封,現在是一團糟。我們的政策遭到質疑,公關部門很生氣。媒體認為我們是白癡,…簡單一句話,我們FML (f—k my life) 了。…每星期跟FBI/DHS/DNI的會議主題是:大選安全,會議開始時剛好是駭客說法爆炸後15分鐘。(川普) 政府不跟我們分享任何資訊,…」

要知道當時還是川普主政,而他手下政府各部門已經私下跟推特(相信跟其他媒體等機構也一樣) 秘密會晤,商討怎麼讓他下台。

在2020年十月八號,推特高層開闢了一個2020年大選專案(#7) ,用來討論如何在大選時,針對各種有關選舉的言論,並通知大家列舉幾十個代號,處理他們認為有嫌疑的言論。第二天,就有人傳來一則川普的推特,內容是引用AP美聯社消息說,俄亥俄州有五萬人收到錯誤的選票,川普說:「Out of control! A Rigged Election! 」這人問:他用了rigged election,是否觸犯規條?洛斯回答:如果他說的是錯的,當然屬於。不過之後他又發了一則推特說:看來是真實的。

不過十月十號,他們就自己再訂了規矩:一個人說:「…我們可以逐條推特檢查,…但是有見川普和他的朋友過去四年的行為,一直到大選之前,這些都要考慮進去。」這證明了他們將過去四年累積的「成見」都要計算進去,作為衡量標準。所以是否真實不再重要。之後任何說大選有問題rigged的推文全部被封殺,要不就附加一個警告標誌,或是強調事件未經證實。(下:其中一則推文顯示,他們巧立名目要封鎖共和黨Jim Jordan的網上言論。)

 

 

 

 

 

 

 

 

這些推特證實了幾個政府警察、司法、情報機構跟媒體定期會晤,商討全面阻止川普再連任。這都因為2016年川普「意外的」當選,讓所有反川普組織,團體等等聯合起來,要阻止他連任。如果還說2020大選不是偷來的,才是有意做白癡。

其實我們知道,不只是推特,Facebook 的扎克伯格已經說明,FBI指示他們封鎖亨特拜登電腦新聞,(扎克伯格自己捐了四億元,阻止川普再當選),Google,YouTube也一直是全面封堵共和黨及保守派的資訊。現在只有瑪斯克一個人願意站出來揭開這陰謀。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

 

12/09/2022星期五

推特CEO瑪斯克經由女記者 Bari Weiss 的推特,昨天發布了第二批有關壓制亨特電腦事件中的內部推特。證明推特過去確實將多名保守派的用戶,及他們的推特列入黑名單,同時使用shadow banning 的方式,限制保守派言論的「見光率」。

Bari Weiss 懷思 (下右圖) 曾經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因為不滿時報的偏民主黨立場而憤而離去。她昨日一共發出18 則推特,逐一證明下列各項事實:

 

 

 

 

 

史丹福大學研究教授Dr. Jay Bhattacharya,他因為在Covid-19期間,反對封城,特別是關閉學校,指出關閉學校對於兒童的損害大於好處,結果推特將他的推特秘密列入trends blacklist,表示他的言論不會被放到trending 欄目,就很難被多數人見到。(事實是後來,很多專家都承認這事實,關閉學校對兒童的負面影響大於流感本身。)

此外保守派的電台主持,及Fox News 的電視主持Dan Bongino,他的推文被圈為search blacklist (搜索黑名單),也就是不容易被搜索到。還有一個保守派年輕人Charlie Kirk,他在各地校園招募保守派青年加入共和黨,他的推文都被秘密圈為Do not amplify,也就是「不要聲張」。(下左起:Jay Bhattacharya,Dan Bongino,及Charlie Kirk。)

 

 

 

 

 

懷思指出,推特這些「決策」都是暗中做的決定,沒有通知用戶本人及公眾。

瑪斯克昨天指出,這只是第二批,未來還有更多證據會公布。這一批推文本來要在本周初(上周末)就公布,但是像我在前日說的,因為其中一名可疑人物,前FBI法律顧問James Baker 私自在中間檢閱這些文件,於星期二被瑪斯克解雇,才延遲了多日。

懷思指出,推特前任法律部門首席執行長Vijaya Gadde跟產品部門總管Kayvon Beykpour都公開否認曾經shadow ban 任何用戶,甚至說「不會因為政治立場」設限。而上述的推文就是證據,他們不僅shadow ban而且說謊。Vijaya Gadde 等人已經因為多項類似行為,一早被瑪斯克開除。

推特創始人及前任CEO Jack Dorsey 也在2018年於國會作證時,否認因為政治立場shadow ban (暗中禁言)。如果他當時知情,就是在國會作偽證,是藐視國會的刑事罪名。

懷思在推特中還指出,推特這一類壓制保守派言論的作業方式,在內部被形容是VF,也就是Visibility Filtering 能見度的過濾。一名高層這樣說:你們想一想,VF是我們用來做為不同程度的壓制方式,這是非常有利的工具powerful tool。

在他們的不同VF工具中,包括了:阻止搜索,阻止出現在trending,阻止放入hashtag searches等等。而這些工具全部只對保守派使用,除了這圈子的人,其他政治言論都不受限。

懷思指出,至於那些人決定「那些人」被限制,他們屬於一個Strategic Response Team – Global Escalation Team,簡稱為SRT - GET,她說,這小組一天最多可以處理200宗推特。除此之外,還有一個秘密的Site Integrity Policy, Policy Escalation Support team,簡稱為SIP - PES,這一個團隊就負責最具政治爭論的(政治敏感的)決策。而這秘密小組的成員就包括了Vijaya Gadde,Yoel Roth,Jack Dorsey,Parag Agrawal等最高層。這幾個人負責最具政治敏感的決策。

昨天公布的一個被封鎖的推特屬於Libs of TikTok,這個保守派的影像推特,是被SIP - PES 決定封鎖,先是被列為trends blacklist,內部檔案並且放了一個標語:Do not take action on User without consulting with SIP - PES。懷思指出,內部職員告訴他們,這表示列入黑名單之後,只有他們幾個高層可以做決定。

Libs of TikTok 的推特是由Chaya Raichik 在2020年十一月開始推出,有140 萬追隨者,部分內容是反對醫院或是診所,為兒童改變性別的手術。但是她今年內已經被註銷(暫停)六次,最長久的是一星期,推特提出的理由是「違反推特仇恨政策」,然而根據SIP - PES 內部文件,Libs of TikTok沒有實際牽涉到違犯仇恨政策的行為,他們自我解釋說,Libs of TikTok的推特的立場會助長對「性別肯定」的反感。基於此,就必須嚴禁。

瑪斯克表示,未來還會有更多內部推特以及內部作業被公布。據稱未被公布的資料中,可能牽涉到FBI與推特之間的合作關係。

 

12/09/2022星期五

亞利桑那州民主黨參議員西妮瑪 Krysten Sinema (下圖) 今早宣布已經登記為獨立參議員,這表示民主黨在參議院的多數51席,將減為50席。但是不要以為民主黨就真正少了一席。首先西妮瑪表示,她將繼續選擇留在民主黨的參議院小組委員會中,其次,參議院中另外還有兩位「獨立」參議員,維蒙特的山德斯 Bernie Sanders ,以及緬因州的 Angus King,然而他們也都留在民主黨小組中,他們的投票紀錄也完全跟民主黨一樣,其中山德斯更是比民主黨更民主黨。所以民主黨內出現獨立派,只是一個晃子。

 

 

 

 

 

 

西妮瑪為什麼這樣做?最主要原因是她將在2024年面臨改選,她知道自己在民主黨內獲得再度提名的機會很微,也就是會面臨艱鉅的挑戰,因為過去幾年幾項重大議題上,她堅持自己的(與民主黨不同的)立場,受到民主黨內左派的強烈攻擊。她極有可能以獨立身分競選連任。其次,亞利桑那州目前越來越趨向於保守派立場,特別是邊境安全問題上,普遍不滿拜登的政策。這一次州長選舉,及另一位參議員Mark Kelly 的競選,民主黨都以極微差距當選,而且被共和黨攻擊為利用選舉制度的漏洞才競選成功。

西妮瑪今天是在亞利桑那州的一份報紙中作上述宣布,她形容自己的決定:美國人都以為只有兩種選擇,民主黨或共和黨,我們必須全心全意選擇其中之一的全套政策。那是虛假選擇,…我加入越來越多的亞州居民,不再以政黨政治區分立場,宣布獨立身分。」

但是在與左派媒體Politico的訪問中,她又強調:我的行為及我的價值觀,完全不會改變。

過去幾年,西妮瑪在多項重大政策上與民主黨唱反調,例如取消參議院的拉布條例,也就是(她堅持)必須絕對多數才能通過重大議案方面;以及拜登的全套Green New Deal,她都站在反對立場,所以讓她受到民主黨內左派的多次圍剿,(甚至追到女廁,並拍照放上網)。不過在極大多數議題上,她的投票紀錄有 93% 都與民主黨一致。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民主黨的)修莫Chuck Schumer 已經在今日發表聲明,說同意西妮瑪的要求,保留她在原有的四個委員會中的位置,這表示,民主黨還是「多數」,不必好像上一次50-50的局面時,必須跟共和黨分享委員會的權力。所以這是完完全全的做表面。

如果是共和黨跳出做獨立派,(過去也有例子),那就是完全獨立,並開始跟共和黨唱反調。但是民主黨即使嫁了出去,也都不會忘記娘家。這兩黨人基本上的不同,存在於基因裡,難以改變。(因為做民主黨好處太多。)

 

12/08/2022星期四

拜登政府又做了一件難以想像的事,為了讓俄羅斯釋放美國女子籃球隊國手Brittney Griner 葛蘭納,美國用俄羅斯的軍火商維克多布特Viktor Bout 作為交換。布特是惡名昭彰的軍火販子,有「死亡軍火商」的綽號,在世界各地為俄羅斯奔走,同時將軍火出售給美國在各地的敵人,及恐怖組織,危害美國士兵及國民生命。他在2008年在泰國被捕,之後被美國法院判刑25年。(下圖:雙方在阿拉伯酋長國機場當場交會,最左是葛蘭納的背影,右邊第二人拿黃色信封者是布特。)

 

 

 

 

 

 

 

葛蘭納是在今年二月(烏克蘭戰爭發生前一個星期)前往莫斯科打球時,因為攜帶少量大麻油在機場被捕,之後拜登政府一直尋求她的釋放,但是她在八月時被判刑九年。

拜登願意跟普京商談交換犯人之舉,等於是開啟大門讓世界上其他獨裁國家今後都可以照著做,只要逮捕你的國民就可以將他們最罪大惡極的犯人換回去。何況今天美國公民全世界到處走,隨便捉幾個是太容易的事。過去說過,川普短短四年任內,在全世界以談判方式,送回了56名美國犯人(極大多數是冤枉被捉的),但是沒有出過一毛錢,沒有交換一個犯人,他就做到了。

何況目前還有三個美國犯人在俄羅斯,他們坐牢時間都比葛蘭納久,為什麼拜登政府獨獨偏袒葛蘭納?其中一個犯人Paul Whelan 是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兩度駐守伊拉克,他是因為到莫斯科出席一個好朋友的婚禮而冤枉被捕,說有間諜嫌疑。說起來他比葛蘭納更值得被營救。(葛蘭納明知大麻在俄羅斯是禁物,而且當時烏克蘭戰雲密布,全世界人都有警覺。她不是自找?)

其實誰都知道葛蘭納被「重視」的幕後原因。美國全國教師工會的主席,左傾女同性戀者Randi Weingarten 立即發了推特:「多麼可慶的寬慰,特大好消息。一個籃球明星,也是一個同性戀,黑人婦女,被釋放了。不過當然,我們也希望另一個犯人Paul Whelan獲釋。」

這才是真正原因,因為她是黑人女同性戀者,民主黨對於每一樣事情都用這種尺來衡量,她是人上人,地位遠遠超過一個多次為國犧牲的白人陸戰隊士兵。

還不要說這位葛蘭納過去多次發出反對美國的言論。在2020年黑人罪犯George Floyd 死於警察手中時,她發出言論要在籃球比賽前停止唱國歌的傳統,並且在唱國歌時拒絕出場。但是在被捕後,卻不斷使用LGBTQ+團體的力量,爭取第一時間放人。今天「她」的妻子還被請到白宮,與拜登,副總統卡美拉,以及國務卿布林肯等人一起興高采烈觀看葛蘭納回國的現場視頻。(下左圖,右圖為葛蘭納上了飛機。)

 

 

 

 

 

 

 

有見俄羅斯歡迎布特的特高規格,知道布特在普京心目中的地位。這一次交換人質太明顯,是俄羅斯的主導。他們知道葛蘭納「值錢」,就獅子開大口,而且得逞。拜登這一夥人每一次出去都是灰頭土臉損兵折將的回來:迫切跟伊朗達成協議,結果被迫用俄羅斯做中間人。沙地阿拉伯那邊除了拒絕增加生產,還對他嗤之以鼻。委內瑞拉那邊讓對方全力開採石油,交換民主選舉的空頭支票。還有阿富汗撤軍更是在全世界面前丟人。這一夥人真的是一點用都沒有。

今天白宮發言人(另一個黑人女同性戀者) Karine Jean-Pierre 為拜登解說:「總統全力要讓葛蘭納回來,現在有一個機會,就是如果不是葛蘭納回來,就是沒有人(回來),我們不為此抱歉。」之後還繼續說:「我以個人身分說話,Brittney 不只是一個運動員,也不只是奧林匹克運動員,她是美國數以百萬計的國民的模範,特別是LGBTQI+的美國人及黑人女性。」

她說得很清楚「如果不是她,就是沒有人」,為什麼每一次都是讓對方掐著你的喉嚨開條件?自己就沒有條件嗎?川普寫過「談判的藝術」The Deal of the Deal,而且他一再證明談判可以達到目的,(北韓,中東,北美貿易談判,迫使中國付出五千億美元的關稅等等),但是現在大家將事實都反過來說,而且因為他的失勢,甚至取笑他的「談判藝術」,我們眼見這世界一天天向下滑。

 

12/07/2022星期三

American Girl 是一個玩具品牌,專門生產洋娃娃,但同時也出品兒童圖書。最近推出的一本新書A Smart Girl’s Guide: Body Image,翻開來看,最初幾章都很正常,要女孩子「愛你自己」,愛你自己的身體。但是到了後面卻開始推動變性觀念。

這本號稱以8-11 歲女孩(或是男孩)為對象的書籍這樣說:你的性別可以是陰柔,或是陽剛,或是中間任何一種,不僅如此,還是可以改變的。也許你會以鮮豔裙子,長長的頭髮展示自己。也可以以鬆垮的短褲,格子布群,或是短平頭來代表自己。不管甚麼形象,只要讓你自己舒服就可以。(下為該書封面,及內頁。)

 

 

 

 

 

 

 

書中又說:你的身體的部分或者讓你不舒服,你或許想改變你的樣子the way you look,這完全是可以的。

還有:「如果你還沒有到青春發育期puberty,醫生是有藥來幫助你延遲發育。讓你有更多時間考慮你的性別辨認。」

我的天,一般的發育期是13歲左右,你要讓13歲的孩子開始考慮選擇未來的性別?這本書還建議:「你也許很喜歡你目前的身體每一部份,但是都仍然可以改變適當部分。」

當然你如果給孩子選擇,每一個人都可能選出一兩樣可以改變的地方。哪一個人不想更完美?何況目前的電影、電視、歌曲錄影帶全部都是宣揚完美的身體的,讓每一個人都自卑。難道你要每一個孩子開始檢討自己的身體,能改就改?這跟你一開頭說的「要每一個孩子都愛自己的身體」不是背道而馳?

更糟糕的是,這本書還在鼓吹非二元性別,中間性別,還說:如果你找不到信得過的家長,監護人,可以去找醫生。後面居然付了一些診所的名單。這不是鼓動要未成年的孩子們瞞住父母去改變性別?

因為過去幾年專家及教育者不斷的洗腦,已經有不少孩子上了賊船。請問13-4歲兒童有能力做明智的決定嗎?經常見到有年輕人為當時做的決定而後悔,而極大多數都已經無法改回去了。下面是奧勒岡州一個現年32歲的女子Camille Kiefel,她在兩年前經由醫生割除兩個健康的雙乳,以便成為一個nonbinary性別,但是現在她說她精神狀態穩定了,非常後悔當時的決定。她還不是未成年,她是在二十多歲時做的決定都後悔了。她說當時只經過兩次的Zoom會談就在對方協助下做了決定。現在她在控告那醫生,診所以及社工,要求85萬元賠償。(下圖左是未動手術之前,右圖是現在。)

 

 

 

 

 

 

預料將來類似的訴訟會很多。

我家裡沒有小女孩,沒聽過上面說的玩具品牌,不過在網上見到這公司的娃娃多數售價在$200-400元之間,做為父母的如果不起而抵制,只會讓下一代兒童更受屠害。一個多星期前報導過的Balenciaga 品牌使用小女孩跟S&M 性工具做廣告事件,就因為公眾抗議,目前該公司不僅抽回廣告,公開道歉,還斷絕了跟廣告公司的合約。所以家長一定要有反應,否則明天的世界會變成甚麼樣子,真的難以想像。

 

12/07/2022星期三

推特的CEO 瑪斯克開除了他們的最高層法律顧問貝克 James Baker (下圖),他的動作真是快。星期五他才公開了推特在2020年十月壓制亨特拜登電腦的一連串內部推文,揭發了貝克在其中做了決策推動人,之後兩天就將他開除了。但是瑪斯克的最新推特證明,原來貝克被開除的理由還不止這個。

瑪斯克昨天在推特中說:「有鑑於貝克在鎮壓對於公眾知之權利重要的資訊的可能角色,他今天已經離開推特。」

 

 

 

 

這位貝克就是前任FBI (聯邦調查局) 內的高層法律顧問 General Counsel。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希拉里的律師Michael Sussmann 薩斯曼製造川普家族公司「私通」俄羅斯國營公司的虛假證據,到FBI去通風報信時,他聯絡的就是貝克。當時薩斯曼假裝沒有政黨背景,而貝克就接受他這「說詞」,並將他提供的資料當作是川普通俄證據,用來向情報法院申請竊聽川普陣營的許可。

根據司法部調查員杜倫John Durham調查後作出的報告,當時FBI 內部就有專家查驗出,薩斯曼提供的證據根本是公司與公司之間互通的廣告交換管道,毫無「私通」作用。但是貝克繼續當作是證據。

在司法部及FBI展開對川普的調查之後,貝克在2018年聽說他自己因為洩漏(虛假的川普黑材料)給媒體大作文章而受到調查時,就離開聯調局,之後前往左傾研究中心Brookings Institution 工作一陣,2020年六月又在推特招手下,轉移陣線到推特。當時也正好是推特將川普的兩份(說選舉是被偷的)推文加註警告字樣,引起川普支持者的攻擊。他的加盟時機可以證明是要去幫助推特,繼續採取反川普的行動。

我們在上周五報導過,瑪斯克公開了一批2020年十月的推文,證明推特高層幾個人私自就決定壓制所有亨特拜登的電腦的消息,而貝克就是建議下級要「小心」,不要讓任何有關消息上網的人。

獲得瑪斯克授權,公開貝克等人壓制亨特拜登電腦推文的Matt Taibbi在第二封推特中說:「現在我們可以解釋這(貝克事件)部分原因。星期二,推特的法律部副總監,(前任FBI的總顧問) 貝克被開除了,其中理由之一是,在未得到新管理層知情下,私自檢閱第一批推特資料。」原來,一位前任紐約時報的女記者Bari Weiss 發現,貝克在(瑪斯克不知情的情況下私自檢閱)這些推文。這位Bari Weiss我們以前提過,她因為不滿紐約時報每件事都要去跟民主黨商量,憤而辭職。

原來公開這些推特之前,只有Matt Taibbi跟Bari Weiss 獲准查閱這些推特,但是Weiss發現,「負責發放」這些推特的人居然是貝克。Taibbi說,他們都嚇了一大跳。因為他們將這一批推特(文件)都取了名稱叫做「貝克推文」,他本人卻插手發放。所以公司認為他非走不可。於是瑪斯克立即下了決定,讓他走路。

不得不佩服瑪斯克。如果政府做事也能像他這樣快刀斬亂麻多好。

這事情真的證明貝克這班人(FBI跟推特原有高層),真的自大到以為他們可以無法無天,無處不插手。

推特後來以亨特拜登電腦被駭為理由,拒絕任何相關新聞在推特上出現,還封鎖了首先報導這事件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的帳號,甚至當時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的帳號。Facebook 也在FBI一名官員勸告下,封殺所有有關亨特拜登電腦新聞。

Matt Taibbi並且在新的推特表示,他跟Weiss 會繼續審閱手中的推特,並將在短期內發放第二批當時的推文。可見瑪斯克還在繼續努力,要揭發事實真相。他甚至不是共和黨。

 

12/06/2022星期二

喬治亞州參議員競選結果出爐,共和黨的華克Herschel Walker 以49.3% 輸給了民主黨的Raphael Warnock的50.7%。似乎是預料中事,仍然讓人大失所望。現在參議院是51-49,還比不上目前的50-50。(下圖左,華克,右圖為Warnock。)

 

 

 

 

 

雖然目前民主黨有副總統那一票,在投票時佔了便宜,但是技術上兩黨還是平等,也就是說所有的委員會中,兩黨參議員都有同樣的議程及傳調權力。今後兩年,共和黨參議員必須屈居下風,凡是決定議程,傳調證人等等方面,都居於副手地位,失去主導權。

Herschel Walker 曾經是著名的足球員,在喬治亞州的名聲響噹噹,原來要當選應當不費吹灰之力。但是民主黨(不顧他是黑人)對他無情的攻擊,幾十年前的證人都找出來了。而共和黨則因為他是川普提拔的候選人,很多黨內人就攻擊他不是很好的候選人,也就是不善言詞,櫃子裡太多過去的包袱。但是他的對手呢?一個前牧師,當然能言善辯,但是他的名氣比得上華克嗎?他櫃子裡沒有死屍嗎?(他的前妻就多次出面指責他動粗。)唯一能解釋的是民主黨夠團結,為了勝選他們無所不為。他們也從來不會攻擊自己的候選人。

這一次華克競選,川普不敢去為他造勢,因為他已經被抹黑了,不敢露面。其實拜登也不敢露面,他是因為在當地不受歡迎,只有靠奧巴馬去為他站台。而且民主黨善用郵寄選票「造票」,這一點共和黨還要經過十幾次選舉的經驗大概才跟得上。雖然喬治亞州剛剛由共和黨的州長坎普Brian Kamp政府改革了選舉制度,比以前公正了許多,至少點票上面不太可能作假。

現在共和黨面對下一個考驗是,眾議院推選議長。雖然共和黨已經以222-213獲勝,但是有五名共和黨議員直到今天還聲言不支持現有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 做議長。因為共和黨只有四席的多數,少了五票(達不到218票) 就無法做議長,這五個人是怎麼想的?

這五個人都是目前共和黨內Freedom Caucus 的成員,也就是過去Tea Party (茶會運動)的分子,是真正的保守派。在他們的壓力下,共和黨的Jim Jordan以及James Comer 兩位未來委員會主席,已經第一時間召開記者會,聲言一上任就要調查拜登父子的貪腐,然而這些人還是認為不夠,要推舉自己的人上台。

共和黨目前天時地利都沒有條件,還做不到人和。甚麼時候才能學到民主黨的團結?

 

12/06/2022星期二

紐約曼哈頓的一個陪審團,經過兩天的考慮,裁決川普組織下的兩間公司瞞稅,作假紀錄等15項罪名。明顯,這又將是各大主媒的天大新聞。

其實這消息以前報導過,被控罪的是川普手下的兩間公司容許他們的 CFO 維斯伯格 Allen Weisselberg 將公司付給他的:轎車,子女讀私立學校的學費,高級公寓的租金,都沒有列入收入而報稅。而維斯伯格已經在一年前認罪了,這一次只是進一步製造新聞。(本來說先認罪,法官判刑時會輕一點。據說他自己要求判刑五個月,及另加罰款160萬元,也就是逃稅款額。)(下圖為維斯伯格上個月在紐約出庭時)

 

 

 

 

 

 

聽到新聞說,這項控罪跟川普本人無關,都是維斯伯格個人的造假帳,及貪餒。但是我見到所有的報導都著重於川普,說是在他宣布要角逐2024年總統選舉之後對他的打擊,又說川普跟他兩個兒子還面對紐約司法廳類似的控告,說這些公司存在多年的,廣泛的詐欺行為,以及司法廳長Letitia James 對川普的公司索取兩億五千萬元罰款等等。(James就是那個競選司法廳長時,唯一的口號就是要讓川普坐牢的那個。)

一條新聞說:川普他個人不受指控,不過檢控官說,川普「完全知道到底發生甚麼事,」但是這間公司的律師已經否認(川普或是他的家人知道)。這就是記者明明知道川普無分,但還是要將他扯進去。

也許維斯伯格的行為是過分,但是如果不將公司的一些福利都看做是收入而規矩報稅的人都捉去關起來,不知道監獄夠不夠容納。說到逃稅,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被 FBI 調查逃稅已經三四年了,(拜登自己在2021年當選後承認的),並且知道查出逃稅至少兩百萬元,他那個還是將自己在國外賺的黑錢,以及外國人給他的黑錢都隱瞞了,是真正的逃稅,到現在見不到任何司法的蹤影。(只見到新聞說,有好萊塢的左派大哥幫他還了200萬元稅金)。這中間存不存在利益衝突?但是沒有新聞報導,也沒有任何一個檢察官願意追訴。

一個前總統的前任CFO逃稅160萬元,轟轟烈烈的審訊,沒完沒了。一個現任總統的現任兒子逃稅至少兩百萬元,無聲無息的私了。

 

12/06/2022星期二

一直擔心川普回歸推特會給他帶來更大麻煩,現在他即使只在他自己的TruthSocial上說話,都讓他麻煩不斷。過去幾天,主媒的大標題都是:川普呼籲廢除美國憲法。於是攻擊的言論不斷。即使他的原意不是左媒說的那樣,但是負面報導已經吸光了所有的空氣,共和黨的正面報導的空氣都被吸光了。

川普的整段言論是這樣的:「現在(瑪斯克)揭露了大科技公司,跟DNC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跟民主黨之間密切合作,廣泛的欺騙國民,你們是否應當將2020年總統選舉結果推翻,宣布真正的當選人?或是重新舉行一次真正的選舉?這樣一次全面的,大幅度的詐騙行動足以讓我們終止所有的規章法律,甚至包括憲法中的內容。我們偉大的先祖不會願意,批准虛假的,錯誤的選舉。」

但是所有的媒體都不提川普這段話的前面一大段,(前兩天說過了,媒體對於瑪斯克揭露的,民主黨跟推特公司之間密切合作的證據,一個字都不提。)只用了川普最後一句話,還加油添醋的說:「川普要將憲法中的所有內容規定都廢除,全面撤銷美國憲法。」你見過這樣歪曲事實的嗎?

川普不是律師出身,他是實話實說,但是這些媒體就用顯微鏡,用法官的尺,在川普每一句話中挑毛病。

川普第二天企圖說明白:「那些假新聞企圖說服美國人,說我要廢除憲法,這根本是假新聞Fake News跟誤導新聞Disinformation,跟謊言Lies。就像以前的RUSSIA, RUSSIA, RUSSIA,那些所有的謊言跟騙局。」

我們這些老百姓一看就明白川普的意思,但是自由派,媒體,民主黨就是故意看不懂。川普第三段解釋又出籠了:「天大的謊言,必須立即採取行動糾正錯誤。只有傻瓜才不會同意(我的話),接受偷來的選舉。MAGA。」

但是他每一次再解說,都被說成是越描越黑。連不少共和黨人都說他這些言論難以辯護,那個共和黨參議院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又第一個站出來指責川普,說任何人「鼓吹終止憲法」都不可原諒。我很奇怪,這麼多發言的共和黨人都不引述川普的全段文字,都捉住他那最後一句話做文章。

相對的,瑪斯克揭發的那些事實,沒有一個字的報導。(因為記者不會發問,所以沒有人會回答。)

只要美國還有這一批不誠實的,有立場的,險惡的媒體,美國就不再可能有公正選舉,言論自由,公平的世界。

 

12/05/2022星期一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Michael Avenatti 米高艾文納堤,他就是2016年當川普競選總統時,拖出來一個色情電影明星Stormy Daniels,天天開記者會,說川普企圖付錢給她讓她收口。之後又在川普任命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提名時,找出來一個女子Julie Swetnick,指控卡瓦諾三十多年前在一個派對中喝醉了,帶領其他在場男子,給在場女子下藥,輪姦了好多女子。這位律師做了這樣多「好事」,立即被主流媒體吹捧為「最紅律師」,天天坐在CNN跟MSNBC的評論台上,甚至宣布自己要角逐2020年民主黨總統提名。結果今天,他再被加州一名地方法官判刑14 年,罪名是欺騙自己的四名顧客數百萬元,以及逃稅時又妨礙司法。(下圖:艾文納堤當年意氣風發,跟Stormy Daniels 一起開記者會。)

 

 

 

 

 

在這之前,他已經因為侵吞Stormy Daniels 出書(攻擊川普)利潤30萬元,以及一度恐嚇Nike 勒索兩千五百萬元,而在今年初被判刑五年。同時吊銷了律師執照。

我打賭你不會在主媒那裏看到今天這一則新聞。但是在2016-2018年期間,他最走紅期間,你想逃過他的新聞都不成。在他每天找題材攻擊川普時,有人統計他在2018年三月七號到五月10號兩個月之間,他一共在CNN跟MSNBC出現108次。由於媒體整天捧他,他成立了籌款行動委員會,宣布要角逐總統提名。華盛頓郵報說他是最有希望獲得提名的前五名之內。加拿大極左國營電視台CBC還派了記者,千里迢迢到美國給他做專訪,我還記得訪問他的女記者眼中流露的仰慕之情。當時他真是人氣高漲一時無倆。(這些媒體今天都不吭聲了。)

這就是左媒吹捧的經典人物。原因是在川普任內,任何人願意站出來製造任何對川普不利的新聞,都會這樣被捧上天,不論對方提出的「事實」多麼荒謬。

根據法庭紀錄,艾文納提幫洛杉磯一個車禍受傷而癱瘓的男人爭取到四百萬元賠償,但是用這筆錢自己開了一間咖啡館,只分批給那人一次1,900元。2017年他為另一個客人爭取到三百萬元賠償,卻把這錢給自己買了一架私人噴射機,然後欺騙顧客說,這筆賠償只能按月給她,要分好幾年付清等等。

說到Stormy Daniels事件,他把這女星拖出來,說川普為了壓制她出來說話,給了她一筆掩口費,他指責川普用的是競選經費,在大選前鬧得轟轟烈烈。之後他還代表Daniels 控告川普破壞名譽,結果敗訴,被法官裁決賠償川普大約15萬元律師費,(這些你都不會在新聞中見到。)後來Daniels 說,這一項訴訟根本不是她的主意,是艾文納提不顧她的意思硬要提出的。

說到卡瓦諾的案件更是離奇,最初一個極左民主黨教授出面指控卡瓦諾在30年前侵犯她,完全沒有人證物證,已經是政治指控,但是艾文納堤還覺得不夠,又找了一個女的出來,將他的「罪刑」擴大到輪姦。這些媒體完全不去查證,就跟著報導起鬨。後來那女子Julie Swetnick 說,她沒有見到卡瓦諾「下藥」,或是參與輪姦,而她提出的一些「證人」不是死了,就是否認她說的話。(下面這漫畫中的serve 有雙重意思,一個是指「服務」國民,一個是指「服刑」。至於那女的身上的 MSM,代表的是 Main Stream Media,也就是主流媒體。)

 

 

 

 

 

 

 

艾文納堤今天在法院宣判後說,他非常後悔,為自己的行為道歉。我覺得最該道歉的是當初吹捧他,利用他攻擊川普的媒體。

 

12/04/2022星期日

推特的CEO瑪斯克公開了第一部分的內部推特,證實推特內部高層跟民主黨勾結,在2020年大選前,全面封殺亨特拜登的手提電腦新聞。兩天了,主流媒體一個字都不提。今天早上看幾大電視網的星期日新聞雜誌,全部是「零」報導,相反的,都用了超過三分之一的時間,攻擊川普跟一個反猶太種族主義者共進晚餐的消息。你相信嗎?

 

 

 

 

 

ABC,CBS,NBC,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全面封殺這新聞。瑪斯克昨天回應一位保守派電台節目主持Clay Travis的相關推文時,發出推特說:紐約時報不過是一份「為極端左傾政客當說客」的報紙。這兩天只見到主媒零星的負面報導,HuffPost大標題說:連共和黨都說這是Nothing burger。如果這不算是smoking gun,那麼過去七年來,你們調查川普每一件至大醜聞時,也沒有找到一個smoking gun,為什麼還轟轟烈烈的鬧了七年之久?每一天都直著喉嚨喊:Bombshell!。

奧巴馬任內的白宮高層Jon Favreau在他的podcast中說:瑪斯克的所作所為是要讓一個有癮患的人尷尬,這樣他可以哄抬推特,賺點錢;MSNBC的主持Mehdi Hasan攻擊幫瑪斯克掛上鏈接的Matt Taibbi,說他是將靈魂出售給魔鬼,「幫一個世界上最有錢的人,推動右翼說詞,假裝說是為了真理,與此同時,讓新納粹言論四處開花,可悲。」

另外民主黨跟他們的媒體友人統一陣線的互相約好,都說當時還是川普做總統,所以不應該怪民主黨。大西洋月刊的作家Tom Nichols在推特中說:「作為政治學者,我可以告訴你,2020年拜登不是總統,當時的總統是川普。如果有其他疑問我可以幫忙作答。」

這是很奇怪的事。這跟當時誰做總統有關嗎?這還是政治學者說的話,頭腦渾沌不清。最可笑是加州民主黨眾議員(華人) Ted Lieu,他的推特這樣說:「親愛的瑪斯克,我是政府中人,我下令你終止發放這些狗屎shit,你知道你錯在哪裡?推特作為民營(私營)公司,可以說任何話,而且拜登當時不是主政,川普才是2020年的總統。」這不是奇怪嗎?他先是禁止瑪斯克隨便說話,之後又說這是私人公司可以任意說話?我發現你不能跟左派討論,他們頭腦本來就不清楚。

作為世界第一巨富,瑪斯克這樣跟媒體對抗,確實很勇敢,很有義氣,他甚至不是共和黨。但是不知他能撐多久。我們都見到川普已經是遍體麟傷。美國媒體龍頭大哥紐約時報,星期五才刊登長文,標題是:Hate Speech’s Rise on Twitter Is Unprecedented, Researchers Find。(有研究指出,推特中的仇恨言論前所未有的上升。) 瑪斯克當時回了一句:Utterly false。一點沒錯。這就是他們利用手中的武器(媒體),利用有偏見的研究員,做針對性的攻擊。當他們要採取一項立場時,可以完全沒有底線,沒有規範。但是你這一邊即使有百分百的確鑿證據,他們卻封鎖你。

這一場仗不知該怎麼打。就像跟共產黨打仗,對方完全沒有規則。

 

12/04/2022星期日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中國各地爆發反「清零」封城計畫之後,一馬當先表示支持中國人民都有表達意見的自由。他說:「每個中國人都有表達,以及抗議的自由。我們要繼續確保中國知道,我們支持人權,跟那些表達意見的人站在一起。」

我們都歡迎杜魯多的立場,不過這番話立即引起不少人掩嘴偷笑。他剛剛在本年初,使用加拿大從未使用過的緊急法令鎮壓在渥太華的貨車司機抗議隊伍,甚至封鎖他們的銀行戶口。而且剛剛在一個多星期前,才在國會中為他的種種獨裁行動辯護。為什麼在中國的抗議就必須支持,加拿大的抗議就必須鎮壓?

兩者都是抗議過分的限制國民的行動及生活。兩者都是安分守己的國民展開抗議。在加拿大,部分示威者確實喊出對杜魯多不敬的口號,但是沒有人說出要推翻政府,打倒杜魯多。然而在中國,示威者公然叫出了:共產黨下台,習近平下台的口號。杜魯多沒有看新聞嗎?他支持那一邊的口號,卻反對加拿大這邊貨車司機的真正和平的示威抗議。

據說他的自由黨政府已經嚴陣以待,準備面對二月時可能再度出現的貨車司機抗議行動。到時候他還敢用上一次的高壓手段對付「自由示威者」?

杜魯多從政之前唯一的資歷是前總理的兒子,完全沒有任何內政外交經驗。觀看他這麼多年,他的外交政策就是在國際舞台賣口乖。他沒有一件一貫的政策足以誇口對加拿大有長遠利益。重大事件上,就跟著西方的左傾政府一個步調,完全忽視本國利益。

舉例說,拜登一上台就停止興建加拿大的XL輸油管,嚴重影響了加拿大的石油工業,而且使到加拿大的汽油價格跟美國一樣的直線上漲。但是為了逢迎拜登的左傾路線,硬是將這「毒藥」給吞了,毫無怨言。他很幸運,因為加拿大的媒體跟他一樣左傾,跟拜登一個路線,所以他們做甚麼樣的蠢事,壞事,都沒有人批評,甚至叫好。

就好像,習近平在上個月於印尼舉行的G20中,當著面訓斥杜魯多,教訓他不應當在他們的閉門會晤之後,透露他們的談話內容 (下圖)。事實是,杜魯多在事後跟媒體誇口,他跟習近平談話時提到中國人權問題之外,也向中國抗議對方干預加拿大的選舉事務。

 

 

 

 

 

 

不管怎樣,你見到習近平跟杜魯多這一次的互動,杜魯多像一個小學生一樣被老師訓話,臉色非常尷尬。外國元首中批評習近平的不知凡幾,他卻只敢在公開場合讓杜魯多這樣下不了台。這肯定不是有面子的事。習近平表面在笑,其實是教訓:「我們所有的討論都被洩漏給報紙,這不合適。如果有誠心,咱們就應該以互相尊重的態度來進行好的溝通,否則這結果就不好說了。」杜魯多當時明顯難堪的作狀微笑:「我們在加拿大相信的是自由,開放跟坦率的對話…我們會持續尋求建設性合作,但也許過程中也有意見分歧的時候。」這不是理直氣壯的抗議,這是自我辯護的解說。

加拿大媒體透露了這段錄影,但是CBC,多倫多星報等都加了說明,說:加拿大總理敢予挺身向不同意見的外國領袖對恃,似乎將他當作英雄。極左多倫多星報專欄作家Susan Delcourt的用詞是典型代表:杜魯多被習近平責備,說明他在認真工作。還說:「加拿大人喜歡看到他們的總理緊張應對充滿爭議的世界領袖。」甚至又搬出川普(特朗普),說習近平跟川普一樣,沒有資格教訓杜魯多。

我們要知道,得罪北京當局不是杜魯多的原意。他未上台時,說過最佩服的國家及制度是中國共產黨,因為最有效率。他在2017年第一次到中國大陸訪問時,是以「第一個與中國建交的西方元首」老杜魯多之子的身分去的,而且事先吹噓要跟中國建立自由貿易關係,但是當時就因為態度傲慢,被當時的中國領袖給碰了一鼻子灰,灰頭土臉的回來了,甚麼貿易也沒有談。(見:杜魯多到中國 )

如果不是有媒體護航,這些瘀事都不是光榮政績。

 

12/04/2022星期日

拜登的確是與眾不同的總統,他的腦子九成九是用在「下一次的選舉」,所以他可以在短短兩年時間把美國的內政外交經濟搞得一團糟,但是他可以確保以後他自己跟民主黨可以一再當選。

最近他又提出了一個沒有人想到的「好主意」,要改變幾個關鍵州的初選日期。他一力促成將南卡羅萊納州的初選日程,提前到初選日曆上的第一個州。也就是取消傳統上愛荷華州Iowa永遠是第一個舉行caucus (議決初選)的州分,以及新漢普什爾州第一個初選投票Primary 的州分的地位。他的理據是:愛荷華州以白人居民為多(90%),而南卡州白人只佔68%。他說,將南卡州提前,可以讓少數種族(黑人)更大發聲機會,而且確保民主黨更為多元化。

其實誰都記得2020年初選的經歷。拜登在黨內初選時,連連敗北:愛荷華,新漢普什爾,內華達全部慘敗,當時沒有一個人看好他的提名,直到南卡州,因為這個州的唯一一個民主黨眾議員Jim Clyburn 出面支持拜登,使他在這一個州獲勝,讓他的競選起死回生。他一直都記得南卡州,現在他要南卡州最先舉行初選,一來加強這一個州在民主黨內的影響力,二來如果他在2024年再度角逐總統提名,可以確保他一炮而響,不用一開始就節節敗退。

現在民主黨的全國委員會DNC的「法律與規章小組」已經在星期五通過了,讓南卡成為第一個舉行初選的州。DNC會在明年初再舉行全體投票,不過幾乎可以肯定不會否決這小組的決議。

在這新決議之下,南卡州會在2024年二月三日就舉行初選,比愛荷華,新漢普什爾,內華達等都要早。之後是喬治亞,密西根。其中愛荷華州是採取Caucus (會議討論) 形式舉行,而且自1972年以來,就是第一個以這方式第一個舉行初選的州分。至於真正的初選投票,則是自1920年以來,就由新漢普什爾領先。目前這兩個州都已經表示,不會改變這傳統,而且這兩個州都有法律要確保他們是在一定的日子舉行初選,新漢州更有法律明言規定,該州必須比任何一個州的初選日期早七天。該州民主黨主席Ray Buckley已經表示,不會服從DNC的決議。愛荷華州的民主黨代表也說不會更改該州的法律,同時說「民主黨不應該抹煞一個小的,鄉村州分發聲的機會」。

不過我們都知道,民主黨是最團結的,最終他們都會聽話順服,特別是面對掌握權力時。其次可以見到拜登極可能是在為他競選連任舖路。再一次證明,他的個人權力慾,不知羞恥的性格。他仍然是將個人及家人的利益擺在國家之前。

 

12/03/2022星期六

紐約一個藥廠女繼承人Annabella Rockwell安納貝拉說,她受了現代的woke教育之後,感到焦慮,憂鬱,每天都忿忿不平,她的母親無法和她相處,必須每天花三百元來deprogram 她,將她受到的多年教育從她腦子裡消除掉,也就是「反洗腦」。

安納貝拉 (下圖) 唸的是麻省一間昂貴的貴族女子學校,也是非常自由主義的Mount Holyoke College,每一年學費高達六萬美元。但是經過四年教育後她說:「我離開那學校時非常焦慮,緊張,沮喪,悲哀。我入學之前看每一樣事情都是平等的,但是離開時每一件事都以壓迫、偏見、及受害者的眼光去看,每一件事都要尋找正義,自動地以為所有白人男性都是對女性的壓迫者。我的想法不再是我自己的。」

 

 

 

 

 

 

安納貝拉畢業後,就去為民主黨的希拉里2016年競選總統陣營工作。現在29歲的安納貝拉在接受紐約郵報訪問時說,她發現自己的轉變開始於學校的「性別研究」課程「(女)教授告訴我男權社會patriarchy的觀念,當時我根本不明白這個字的意義,我不是女權分子,我只是一直覺得,我要做甚麼都可以去做。從來不覺得受到壓制。但是教授說有這麼一個男權社會在壓迫我們,壓迫我的一生。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而你必須反抗,對抗。從此我掉入這(思想的)坑洞。」從此也改變了她跟母親的關係,母親本來是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因為想法不同,她開始跟母親爭吵,希望教導母親她的錯誤,最終無法相處。

她說她的同學都跟她一樣,誰有不同意見都會被排除,孤立。

她的母親Melinda Rockwell對郵報說,她認為女兒是被學校洗腦,她們爭吵越來越激烈,最終決定聘請deprogrammer 幫女兒反洗腦。她還找了女兒過去花式溜冰的教練幫忙。但是這教練說她可能需要七年時間,才能將女兒變回去。最初還不敢太激烈,以免女兒反感,鬧得更僵。他們只能逐漸感化。安納貝拉現在終於知道自己的改變歷程,承認學校那一套洗腦課程對她的傷害。她不再感到焦慮不安,心境平和多了。

他說在2020年美國各地發生因為George Floyd死亡事件的暴動事件開始反思:難道說你們焚燒商店,破壞公物就能幫助你們的訴求得到權力?這對黑人有好處嗎?這完全不合邏輯。

安納貝拉的一個同學Laura Loomer說,不只是這間Mount Holyoke,她們的學校不過是整個教育系統一部分,所有七間著名學院Seven Sisters Colleges都一樣,他們教導女學生痛恨男人,仇恨白人男性,以作為女同性戀為榮。

過去半個多世紀,美國(跟很多先進的西方國家)的教育系統都被左傾教育分子霸佔了,安納貝拉只不過其中一個例子。她的母親負擔得起一天三百元為她「解鎖」,其他人就只有永遠困在學校的思想改造巢臼裡。

 

12/02/2022星期五

推特的新老闆瑪斯克Elon Musk 今天下午發放了推特在2020年十月,也就是總統大選前大約半個月時間,如何決定壓制有關亨特拜登手提電腦內容的決策的「過程」。也就是將當時推特高層,如何決定壓制,封鎖這件極大的新聞的過程公開。

瑪斯克將這些資料透過一個鏈接,經由獨立媒體人麥特泰比Matt Taibbi 在他的Substack網路公開。由這些公開的推特可以見到:

推特高層使用一種原來設計用來對付兒童色情資料的程式,用來壓制封鎖有關亨特拜登電腦的資訊;最初兩黨都會提出要求,對可疑的資訊進行審核,查禁,但是到後來,極大多數的反應都是針對民主黨的要求;最終決定壓制亨特拜登電腦的決定來自最高層,不過當時的CEO Jack Dorsey 卻不知情;當時推特法律部門的最高層Vijaya Gadde (下圖) 是主要的決策人。她也是瑪斯克一上台就開除的四名最高級主管之一。

 

 

 

 

 

由於今天被公開的推特上千,估計很多細節會逐漸見光。

從泰比公開的一些推特內容,可以見到民主黨當時對推特的影響。例如在十月24日,一個推特說,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又送來了新的報告。另一個推特是:拜登團隊 Biden team 送來更多要求,之後是一連串的鏈接,表示要他們跟進,之後不到三小時得到的回應是:已經處理了。意思是說,那些鍊接全部被刪除了。

連左傾的娛樂刊物Rolling Stones 都表示:這樣的制度不平衡,因為都是基於「關係」。也就是說,有關係的請求得到回應。

 

 

 

泰比公開的一個推特是兩個最高層的交談,一個問:我很懷疑這政策的目的是為了安全,我們真的可以宣布這是公司政策?而當時推特的高級法律顧問Jim Baker回答:「我支持我們需要更多事實來決定,這(電腦內容)是否被入侵,所以我們必須假設需要更謹慎處理。」也就是說,他們並不確定這是被入侵的資料,但是卻因為不確定,所以要壓制。而這個Jim Baker 居然是前任FBI的最高法律顧問,(你如果留心新聞報導)他就是民主黨的人去FBI密告時,由他經手寫「川普通俄」報告展開對川普調查的同一個人,同時也是後來負責調查川普的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人,

現在我們知道,FBI,CIA,以及這些科技公司的高層是互相流通的。都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確保民主黨掌權。

在這些努力下,在大選前不到一個月時間,壓制了所有有關亨特拜登電腦內容的新聞,這電腦內容可以證明拜登的兒子利用父親的職位,在全世界搜刮了幾千萬美元收入,而且拜登全部知情。他們不僅壓制這新聞,還指控是川普陣營泡製的假新聞。當時就開始整肅川普的律師朱利安尼,甚至令所有媒體封殺他,直到現在他還是黑人物。

2020年大選,拜登只以幾個州的幾萬票勝出。這電腦新聞如果不被壓制,至少可以讓幾百萬人改變投票立場。但是每當共和黨人說2020年大選是被偷的,立即就受到攻擊謾罵。這完完全全是干預投票,干預民主選舉的最明顯的舉動。更是對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論自由的最大侵犯。

據最先揭發亨特拜登電腦的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表示,瑪斯克公開的推特可能不是全部,他們相信很多關鍵推特可能還是因為敏感問題,沒有公開。

 

12/02/2022星期五

拜登總統夫婦本周在白宮宴請法國總統馬克隆夫婦,這還是新冠肺炎之後白宮的第一次國宴。這是由美國納稅人支付的豪華晚宴,但是三百名賓客中,半數是民主黨的捐款人,另一半是美國商業、娛樂及文化界的民主黨友人。這是一次美國左派elites 的聚會,大家摩肩擦踵之餘,穩固了彼此間的影響力。

先說捐款人那一部分,全球左派第一號捐款大戶索羅斯George Soros 的兒子Alex Soros有分出席。他們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 (OSF開放社會基金)在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捐款70萬元給拜登。這個組織的外交政策主任Sarah Margon也有出席。她被拜登提名為民主及人權事務助理國務卿,(但是因為曾在推特中發表反以色列推文,她的提名可能受阻礙。)

 

 

 

 

 

 

 

其他出席者包括捐款給拜登競選慶功委員會70萬元的(蘋果創辦人Steve Jobs的遺孀)Laurene Powell Jobs,現任蘋果CEO Tim Cook夫婦也在場。還有華特迪士尼片場主席Jeffrey Katzenberg夫婦,他們兩人各捐出70萬元給拜登慶功委員會。其他還有:國務卿布林肯的母親Judith Pisar(她是大西洋月刊所有人,曾捐款十萬元給拜登慶功委員會),美國連鎖旅館Choice Hotels International 的CEO夫婦,(他們捐了120萬元),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副主席Anne Finucane (捐款一萬元)等等。

重量級人物還包括美國最大教師工會主席Randi Weingarten,她是極左的女同性戀者,獨力推動美國中小學進行CRT以及BLM課程。她的同性妻子Rebecca Pringle(黑人女同性戀者) 也是全美教育聯會主席(有三百萬會員的全國教育界雇員工會),這兩個工會都是民主黨的捐款大戶。此外全美最大工業公會AFL-CIO主席Liz Shuler 都出席了。

娛樂界也是傾巢出席,見到有NBC,MSNBC,ABC等電視台新聞節目主持人,晚間節目的Late Show 主持人Stephen Colbert,華納公司及Discovery的CEO David Zaslav,NBC環球公司的CEO Jeff Shell (他們分別是CNN及MSNBC的主管),還有Netflix 的CEO Ted Sarandos,以及迪士尼娛樂公司主席Dana Walden,時尚雜誌Vogue 的總編輯Anna Wintour。還見到好萊塢影星中多人出現。此外還有波音公司的CEO Davis Calhoun,連鎖藥店Walgreens的CEO Rosalind Brewer等。(下為好萊塢影星,權勢夫婦John Legend 及Chrissy Teigen夫婦抵達白宮宴會。依次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跟女兒參加,以及白宮發言人Karine Jean-Pierre 跟她的「丈夫」。)

 

 

 

 

 

 

由這名單可以見到,幫助民主黨的巨賈都有機會擠身世界最高宴會殿堂,而民主黨今後在籌款方面也更方便了。

如果FTX的SBF不是出了大事,相信他也必然在這名單中。此外也有人見到醜聞不斷的亨特拜登出現在宴會中,他絲毫不用擔心共和黨的調查,因為共和黨在華盛頓的權勢圈子根本是圈外人。(雖然昨晚有那麼幾個共和黨人點綴式的出現。)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晚宴的菜單中兩個主菜是:緬因州的龍蝦,跟Calotte of beef。其中緬因州的龍蝦,剛剛因為環保分子的抗議,說捕獲龍蝦的方式會傷害北大西洋的right whales (一種鯨魚),正在抵制,其中連鎖食品超市Whole Foods 已經全面停止代理緬因州龍蝦。影響數以千計的漁民生計,這事情鬧了幾個月,拜登政府拒絕插手,現在白宮為了招待豪客,破例向緬因州訂購200隻龍蝦,如果是向環保組織說不,當然是好現象。但事實是,環保組織的抗議仍然持續,緬因州漁民仍然在失業。(下圖左是當晚的龍蝦餐 Butter poached Maine lobster,American osetra caviar, delicata squash raviolo, and tarragon sauce,右圖為牛肉餐 Calotte of beef, shallot marmalade, triple cooked butter potatoes, sunchoke and creamed watercress, and red wine reduction。)

 

 

 

 

 

至於Calotte beef 也被指責因為是特殊部位的牛肉,必須畜牧業以特定方式畜養,遭到環保團體韃伐。而剛剛閉幕的COP27才大力說服世人不要吃牛肉,白宮這菜單是顯示他們開完會,就將議程丟在一邊了。再次證明那些會議只是用來訓斥老百姓的。

 

12/01/2022星期四

虛擬貨幣交易平台FTX 宣告破產已經三個禮拜,這間公司的前任CEO Sam Bankman-Fried (SBF)還在巴哈馬,美國沒有進行引渡的行動。這兩天SBF頻頻接受美國媒體的訪問,繼續做其名人。最奇妙是,幾次訪問都跟以前一樣,現場有觀眾的節目在座觀眾不時發出笑聲及掌聲。這給人最直接的看法就是:因為他捐款給民主黨,因為他捐款給氣候變化及槍枝管制的團體,所以他即使讓數以百萬計的投資者血本無歸,他仍然是英雄人物。否則你有其他解釋嗎?

在昨天紐約時報舉行的 DealBook Summit峰會中,SBF也是受邀者之一 (下圖),(其他受邀者還有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美國商務部長耶倫Janet Yellen,Facebook 的渣克柏格等,)主持人Andrew Ross Sorkin問了他一個問題,說是代表一個損失了兩百萬元全部身家的受害者問的:「請問他,如何偷取我的終生積蓄,以及總數一百億美元的投資者的錢?請問他,這是否詐欺?」SBF低頭回答:「我很抱歉,不過我沒有有意的轉移(我們手中的)基金,只是最終,這些錢不如我想像的都tie together了。」他這樣說好像自己一點責任都沒有,一副無辜的樣子。之後他說:I've had a bad month. 這時台下在座者發出笑聲跟掌聲。似乎同意他說的,這只是他的人生一段小插曲。

 

 

 

 

 

 

事實是他讓全世界為數百萬的投資者血本無歸。財經界認為這是比麥道夫Bernie Madoff 龐氏詐騙案更要黑暗的詐騙事件,因為麥道夫事件中的受害者多數都是有錢的投資家,將大額投資交給他處理。不像這一次的受害人,極大多數都是小資本的投資者,經由廣告的欺騙引誘,進行股票買賣式的投資。

如果他是共和黨的捐款人,川普的捐款人,紐約時報還會邀請他出席這高峰會嗎?

如果他說自己無辜,他在兩三年內建築起三百多億元的基金,2020年一次捐款一千萬元給拜登競選總統基金。兩年後再捐出四千萬元給民主黨作為中期選舉經費,又將公司設在巴哈馬,如果不是想做壞事,會鑽營這樣多的舖路工作?

今天他接受ABC的早晨節目的訪問(主持人也是移樽就教的前往巴哈馬訪問),也是給他一個機會解釋而已,沒有一句重話。麥道夫有受過這樣的優厚待遇嗎?媒體中沒聽見有人問他從哪裡來的錢,在巴哈馬住在四千萬元的豪宅中。他現在的說詞就是自己是無心的,似乎為未來的刑事調查擺脫責任。見到好多媒體說他現在只有一張信用卡以及幾乎沒有現金了,似乎說他很值得同情。(下面是保守派媒體得到的,他在巴哈馬頂層公寓豪華住所的畫面。)

 

 

 

 

 

 

 

SBF除了自己住在價值千萬元的豪宅,據說他的父母以及他用公司名義,在過去兩年內也在巴哈馬購買了19處房地產,總值超過一億兩千萬元。根據本周才得到的紀錄,這些多數是在海邊的房地產,用途是作為「家庭度假」之用。(下圖為SBF父母購買的一座海邊別墅。)

 

 

 

 

 

 

 

你們一家人靠FTX獲取重利,之後作為私人用途,現在投資者的錢都不見了,能說不是蓄意詐欺?

到現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還沒有傳出有調查行動的計畫,這樣多民主黨人得到他的捐款的,也都燜不吭聲,只聽到一個(競選德州州長的)民主黨候選人Beto O’Rourke 靜悄悄退回了一百萬元捐款。其他的呢?到現在民主黨還是說:他兩黨都有捐錢。但是連SBF都承認,他的政治捐款中,有92%是給民主黨的,共和黨只占極小數,而且經過查閱名單,得到他捐款的都是曾經支持彈劾川普的參議員。這兩天又聽見說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也得到他的捐款,原來也是反對川普最力的。所以他捐款給共和黨的目的也不過是要打倒川普而已。

川普當初叫口號,要打倒的華盛頓的官官相護,就是這局面。

很多外國的投資者可能過去都不重視美國國內新聞,認為政黨之爭與我無關,但是了解FTX所以發跡這樣快,所以敢於這樣大膽做違法的事,所以可以事後逃避重刑,都因為懂得「與民主黨掛勾」,與當權派掛勾。一個28-30歲的大孩子,一開始就因為懂得跟權貴掛勾,所以步步高升。他自己這兩天都說:他只是不幸被逮到而已。

Click: 382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