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看板

時事看板一
時事看板二
時事看板 三
時事看板四
時事看板五
時事看板六
時事看板七
時事看板八
時事看板九
時事看板十

時事看板 55

2021-12-02 18:35:48

12/31/2021星期五

曾經說過,當美國軟弱,國際宵小就會蠢動。俄羅斯居然明目張膽地聚集十萬軍隊在烏克蘭邊境,威脅美國跟北約組織以書面保證方式答應他,要永遠阻止烏克蘭加入北約,同時保證北約組織的軍事設施,不可以出現在任何一個前蘇聯集團的地盤上。普京說俄羅斯需要這樣的安全保證。

這樣的行為,等同黑幫的要脅、敲詐行為。普京在這樣的先決條件下,主動要求跟拜登對話。這很明顯:我的條件擺在這裡,就看你怎麼做了。

在他們昨日50分鐘的視像談話中,似乎沒有任何實質結果。白宮在事後發表的聲明中只是說:「(會談中)雙方領袖同意,有可以尋求有意義進展的地方。但是也有無法解決的差異。」白宮發言人沙琪的簡單解釋是:拜登敦促普京降低在烏克蘭的緊張局勢,並明言一旦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美國與其盟邦將有斷然反應。

 

 

 

 

 

 

這斷然反應respond decisively真是選擇很小心的兩個字。甚至不是「採取行動」。只是會有反應。至於這反應,據說拜登已經在會談中說了,據新聞稿中說,拜登警告普京如果他對烏克蘭採取任何軍事行動,美國都會施加更多的經濟制裁。不過同一份新聞稿也說,俄羅斯的反應更強烈,普京的外交顧問Yuri Ushakov事後立即說:如果美國採取進一步制裁,將會是巨大的錯誤colossal mistake,帶來危險的(慘烈的grave)後果。他還說,普京在會談中告訴拜登,俄羅斯的反應等同美國邊界受侵一樣,絕不手軟。

單單以言詞的激烈,俄羅斯都強硬過美國。

據說,NATO一些國家已經表示,目前無意擴大北約組織,美國跟一些盟邦似乎願意依著俄羅斯的警告,建議成立一個新的對話機制,例如NATO-Russia Council,加強北約跟俄羅斯之間的直接熱線對話。一看這就是一些蛋頭幕僚想出來的,逃避眼前的衝突的讓步。這等於是對普京的恐嚇讓步。

事實是,在拜登演出阿富汗撤軍驚慌大撤退之後,國際間已經清楚見到拜登的軟弱,無能,所以一個個都蠢蠢欲動。北韓開始試射國際導彈,伊朗開始進一步研製核彈,中共積極進行「收復」台灣,而俄羅斯除了軍事行動跟口頭警告,更在上星期試射了Zircon超音速飛彈。

對於拜登的制裁警告,也是很可笑的。他一上台就取消了對俄羅斯興建歐洲油管的經濟制裁,等於讓俄羅斯放手去建油管。現在添加新的制裁,會讓俄羅斯害怕嗎?2014年初,普京也是警告美國說他會入侵烏克蘭,當時奧巴馬政府嚴詞警告會以經濟制裁對付,結果一星期後俄羅斯就入侵烏克蘭,吞併了克里米亞。事後烏克蘭請求美國支援,奧巴馬甚至不肯提供軍事援助,只批准了給予毛毯之類的難民式援助。我見到美聯社最近的新聞中,說這是奧巴馬任內外交上的一個黑點。只是有幾個人知道的這個汙點?因為當時不記得有媒體這樣批評奧巴馬的。

川普任內,媒體跟民主黨指責他是俄羅斯的傀儡,說他是被普京買通的俄羅斯特務,但是川普任內普京一點都不敢亂動。足足乖了四年,甚至眼見川普提供烏克蘭四億美元軍事援助。現在拜登上台,普京終於有大動作了。大家睜亮眼睛吧,不要再聽憑媒體的蒙騙。

 

12/31/2021星期五

過去說過,左派媒體打擊保守派的努力不到把對方打死都不罷休。甚至對已經下台,已經退休多年的保守派都不放過。

最近安省政府剛剛發表了將給予前任省長夏里斯Mike Harris安省榮譽勳章Order of Ontario的消息,新聞一出,那個極左的國營電視廣播機構CBC就去徵調了政府文件,要搜出是那些人推薦他得這榮譽的。而因為政府發放這些文件時,為了隱私理由,將推薦人的身分抹去了,但是CBC還是要坐大新聞,找出一堆反對對他獲得提名的人的反應,說他是一個分化安省的省長,他的得獎是污辱了這項榮譽等等。

 

 

 

 

 

CBC列舉的其中一封反對電郵提出的理由,是有關1995年九月安省原住民在Ipperwash公園長期的占領及示威抗議時,與安省警方衝突,導致省警殺死了一名示威者Dudley George。以此證明夏里斯是一個「種族主義的殖民式兇殘領導」,不適宜獲得任何榮譽。

如果每一次與原住民的衝突,都用來指責當時的政府是種族主義,加拿大將沒有一個清白的統治者。事實是,那次事件中的警察作證時指出,George當時用槍指著警方,當事的警察後來也被判疏忽導致人死亡的刑事責任。這些事都與夏里斯一點關係都沒有。

夏里斯是在1995年以Common Sense Revolution的口號獲選為安省省長,當時這口號就是為了對付左派的荒謬的政治正確(以及嚴重浪費)行徑。但是他一上台就受到多倫多星報,跟CBC為首的媒體無休止的找麻煩,每一天都是大標題的負面新聞。後來更以沃克頓Walkerton汙水事件對他展開調查公審,(見:沃克頓污水事件真相) 記得當時星報每一天都是頭版大標題,說他將化驗室私營化,導致幾千人汙水中毒云云。事實證明,這件事跟私有化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有多少人會不理報紙的大標題,自己去找原因的?

CBC引用的反對電郵中,還包括說夏里斯現在經營長期護理機構,賺了很多錢,而他當年就是將這些護理機構私營化的。事實是,夏里斯在2002年就下台了,他在2012年才開始投資長期護理。何況私營化以提高經營效率(以及減少公營機構形式的的浪費)是他的理念,也是保守派的理念,難道說他不能投資任何的民營企業?

另一封電郵中甚至說,省府如果給他這項榮譽,等於是給這些「保守派老男人」提供一個園地,還說「你這無恥的福特政府」。

CBC最後還說,有94個人推薦夏里斯獲獎,還說這是比平常要低的數字。原來CBC要將這94人都起底的。

這件事顯示,CBC是要盡一切能力阻止夏里斯得到這項榮譽,甚至呼籲要改組頒發這獎章的程序。也證明CBC這一類左傾機構打擊任何一個保守派政治人物是沒有時效的,直到你退休了,老了,甚至死了都不會放過。

 

12/30/2021星期四

終於紙包不住火了,美國媒體大聲承認:拜登任期內因為新冠肺炎死的人,多於同一時期內川普政府任期內死的人還要多。而且在拜登上台將近一年時間,新冠病毒繼續在美國擴散,甚至以空前的張力肆虐。不僅如此,還對拜登政府多項相關措施提出的質疑。這包括:CDC突然間批准對證實染病的人隔離期,由十天減至五天;包括是否應當關閉商店餐館學校;包括遲來的測試工具,以及是否應當每一個人都測試等等。

2020年,媒體跟民主黨利用每一個新冠肺炎死亡事件大肆宣傳,都說成是川普的責任。拜登競選時多次聲言,他上台後會迅速打倒Covid病毒,但事實是他上台之後,擁有了川普送給他的疫苗,不僅沒有打倒病毒,患病病例更多,醫院人滿為患,死亡人數也不減反增。最初媒體幫他隱瞞這現象,但是接近年尾,無法再隱瞞。何況新的病毒變體持續出現,感染性更高。

星期一,拜登用視像會議形式跟二十多個州長會談時,對一位友善的共和黨州長說了一句肺腑之言:「我同意,這問題不能由聯邦層級解決,聯邦層級沒有解決途徑,必須由州級政府著手。」我的天,這句話若是當時出諸於川普之口,他會遭到多大的整肅。這是說,拜登雙手投降了,他沒辦法了,要各州政府去自己想辦法。當初川普在短期間內跟軍方合作,為全國醫院提供PPE (防護設備),提供價值昂貴的呼吸機,到了過剩的地步,甚至為病情嚴重的幾個州提供海軍醫院應急,都被指責是沒有盡到責任。現在拜登卻說,這不是他聯邦政府能夠應付的。

拜登一開始就說,他會依足科學家的建議及科學數據制定政策。但是一開始我們就見到他,完全聽取教師工會的建議,決定是否開放學校。現在又在商業團體(航空公司)壓力下,將感染者的隔離時期由十天減到五天,這能說是依足科學家的建議?這樣說,過去隔離十天的決定是錯的了?

最可笑是,拜登這個月初在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宣布他的病毒應對計畫時,跟台下的一些醫學行業者說,他與福奇醫生Dr. Anthony Fauci見面的時間多過他跟第一夫人的相處時間,甚至說福奇醫生是真正的美國總統。拜登這樣說,不能證明他的政策完全基於科學基礎,只能說他跟福奇蛇鼠一窩,因為福奇已經證明是一個最partisan的政務官。他每天出現在左傾媒體七八次,不僅在新冠肺炎問題上一再出爾反爾,(一會要大家不要戴口罩,一會要大家戴口罩,甚至戴兩層口罩,甚至室外都要帶等等),他在國會中否認撥款資助武漢病毒實驗室做病毒研究,後來連NIH都承認有參與研究。他跟幾位共和黨參議員因此發生口角,事後卻借用一月六日國會騷動的調查,詆毀所有共和黨人。加上那本Robert Kennedy Jr.的書更證明他數十年來與藥廠勾結,視美國人生命如草芥。

現在美國進入新一輪Covid恐慌期,每天的新感染病例屢創新高,(昨天達到五十萬人),(其實這Omicron的死亡率非常低,甚至低於普通肺炎或是重感冒。)醫院病床不敷使用,導致一般手術全部停擺。等待測試的人(及汽車)大排長龍。拜登一波又一波的計畫出籠,完全不起作用。他的違反憲法的強逼疫苗注射計畫,沒有遏止病毒蔓延,反而導致醫療人手更為缺乏。而他在應對新冠病毒的民意支持更是直線下滑,早已經到了負數階段,而這一項是他所有施政中,最引以為榮的一項。

 

12/29/2021星期三

香港最後一間獨立媒體,或是說民主派媒體也被封殺了,港警今早派了200名警察浩浩蕩蕩地去「立場新聞」,除了取走電腦,手機,及一箱箱文件外,還逮捕了六名現任或是前任高層,同時凍結了這份媒體的六千多萬港幣的資產。這龐大的聲勢明顯是告訴香港人,聽話了,今後不允許任何反對聲音。

立場新聞已經在今日停刊,並發表聲明,遣散員工。結束了剛滿七年的壽命。

我不太清楚這份媒體,過去也沒有看過。其實今天看他們過的新聞摘要,只能說是一份溫和媒體。只是其中有些新聞或者是當局禁止報導的事件。但是我記得鄧小平說的「五十年不變」,現在不到25年,已經翻天覆地的在改變。是共產黨說話不算話,還是當老百姓是豬。他們根本不在乎。

被捕的不乏知名人士,包括前任董事,國語歌星何韻詩。還有前任總編輯鍾沛權,前董事周達智,吳靄儀等。他們被控的罪名是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誰都知道,在極權制度下,隨便隱射,指責當權者或是政府政策都可以當作是「煽動」。

香港政務司司長李家超代表香港政府說話時這樣說:任何人假借新聞工具犯法,做出危害國家安全行為,政府都會嚴厲打擊。…所以他支持警方這行動。他應當記得港英時期,媒體如果攻擊總督,或是英國政策,肯定不會被逮捕,這是五十年不變嗎?

這是香港政府去年發動五百名警力對蘋果日報大肆搜捕之後的另一項行動,今後香港應當不再有異見,大家都做順民了。

何韻詩(她是加拿大公民) 的臉書已經在今天下午被封了。她的朋友,住在台灣的香港影星杜汶澤今天發表網文很痛心的說:「罵你們又說我引起社會仇恨;我繼續生活,不做任何反抗,默不作聲等你們倒台,這樣可以嗎?不行嗎?一定要祝你們千秋萬世?…」他說:(你們)乾脆就開出一個生存清單,大家跟著你們的意思活下去好了。

這不是等閒小事,不論是香港人,台灣人,國民黨,民進黨,大陸人都要當作警惕。今天不准你說話,封你們的口,難保明天不再進一步。另一個1949年很快就會來到,大家請找出1950年代共產黨做了些甚麼,那十幾年的腥風血雨,他們只要一天不認錯,就會再來一次。還有六十年代的文化大革命,九十年代的天安門,現在鎮壓香港只不過小菜一碟。

 

12/29/2021星期三

哈利波特作者羅琳J. K. Rowling 跟變性社區的磨擦,讓我想到一個星期前,People雜誌在他們的podcast上大篇幅刊登(推薦)一個母親介紹她的五歲的雙胞胎女兒中的克萊爾Clair,告訴她自己要選擇游移性別的事。

這個住在洛杉磯的母親Jennifer Chen十一月在個人的Instagram上刊出賀卡,裡面有自己跟丈夫Brendan Hay,以及一對雙胞胎女兒克羅伊Chloe,跟Clare的相片,但是說,因為克萊爾選擇he/them/they這一類代名詞,已經將名字改做Clark克拉克。

 

 

 

 

 

 

Jennifer在Instagram上面宣布女兒改了名字,同時現在是non-binary了。她還說:克拉克要我通知親朋好友,他現在的身分。

Jennifer說她最初很擔心這樣公開宣布,擔心家人以外的人不諒解,但事後意外收到廣泛的支持,甚至幾十年沒有來往的舊同學都支持他們。連克羅伊跟克拉克都感到意外,很高興這樣多人關心他們。不過她不否認,也有很多負面反應。當她跟兒女解釋時,克羅伊立即說:「別理他們」。她同意女兒的看法。

Jennifer說,他們注意到克拉克的改變一段時間,例如他不喜歡穿裙子,她跟丈夫的態度是,讓克拉克自己決定。她說這件改變在學校中也受到支持,同學也沒有明顯反應。她說這證明現代的孩子比大人開通多了。

Jennifer建議其他有類似經驗的父母到網路上尋找具同情心的角落,她說有很多網路都有這樣的群組,方便大家聯絡,互相支持。

她說她跟丈夫都支持克拉克的決定,說如果他將來要變回女性,他們一樣支持他。克拉克有這樣的父母是幸運的,至少他沒有壓力。但如果是這樣,為什麼現在的人壓力比以前任何時期都多?是否太多自由帶來更多壓力?

 

12/29/2021星期三

美國左派的整風運動到了難以理解的地步。著名的魔幻小說哈利波特系列的作者羅琳J. K. Rowling,她跟變性社區的摩擦發生一年多來,不論她如何道歉,如何解釋,還是未被接受。聖誕節前主流媒體出現這樣的文章:我是否能繼續喜愛哈利波特,但是排拒他的作者?這篇廣為轉載的文章還建議大家,盡量不要購買原版的哈利波特,而是到圖書館去借,甚至買盜版書。

 

 

 

 

 

 

羅琳得罪變性族群,是因為她曾經在推特中表示了,變性的女人無法有月經(生孩子),而且她說「無意間」給了一個推特一個like,而那個推特主人Maya Forstater說她支持「先天的性別」的言論應當受到保護。沒想到這兩件事讓她成為同性社區的箭靶。

其實這件事之後,羅琳花了很多時間解釋,說她的那個like是在沒有太多思考下隨意給的。但這沒有用,因為之後她又在網路上follow一個同性戀女子彭思Magdalen Berns,這女子因為腦瘤頻臨死亡。彭思雖然是同性戀,卻拒絕跟變性的女人交往,(因為他們仍然有陽具)。羅琳曾經形容她是勇敢的女性主義者,不過這樣又得罪了變性族群。

羅琳在這份去年六月發表的自白書中指出,她被這個社區冠以TERF的帽子,這個縮寫代表的是: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也就是「排除變性者的女性主義者」,指責她們這些婦運分子,只因對方不是先天的女人,就排拒她們。

羅琳為了讓這社區接受她,她在同一時間揭露,自己曾經受到男人性侵,性虐待,(包括她的前夫,以及一個沒透露姓名的長輩),以博得同情,但都沒有用。大家或許記得,羅琳跟一班左傾文化人(總共150人之多),在去年七月在Harper’s雜誌上發表了一封公開信,指出現時的Cancel Culture走得太過了,到了禁止任何不同意見發表言論的地步。那是一件文化界的大事,但是盡管這150人包括許多重量級人物,(包括伊斯蘭作家Salman Rushdie,左派思想家Noam Chomsky,及左派作家Margaret Atwood等等),仍然受到紐約時報,CNN等的故意忽視,所以最後還是引不起一絲漣漪。(參見:哈利波特作者跟同性戀社區打筆戰)

就在今天,Rasmussen Report一份新的民調出爐,指出美國有四分之三的人(75%) 同意,只有(男女)兩種性別。這調查的問題是這樣問的:你同意J. K. 羅琳說的,只有兩種性別嗎?不過在民調新聞發出後,羅琳立即發了推特解釋,說她從未說過「只有兩種性別」這樣的話。還說:事實是有無數的性別識別存在。

事實是,羅琳以前說過:如果沒有性別,就不會有「同性」戀。如果沒有性別,全世界的女性都會被抹煞。我愛變性者,但取消性別,就讓很多人無法再討論他們的生活(方式)。說實話不是仇恨。

不過那是那時候,現在的羅琳已經學會不再說實話。連飾演哈利波特的很多位演員都跟她劃清界線。在哈利波特電影中飾演Luna Lovegood的Evanna Lunch在推特說:我不同意她的說法,因為變性人是社會中最脆弱的族群,她是站錯邊了。她為羅琳的看法感到悲哀。曾經兩次在拉利波特故事中演出的Eddie Redmayne也發推特說:變性女人也是女人,變性男人也是男人,游移性別是確實存在的。

說回那項民調,明顯證明在美國極大多數人還是相信兩種性別的存在。問券中還包括:你是否同意學校老師可以在父母不知情下,指導學童選擇性別,有69%反對。但是如果你每天只看紐約時報、CNN等媒體,你是不會這樣想的。(但是我見到主流媒體,包括Newsweek,AP等在報導這新聞時,卻在最後加了一句:Rasmussen Report一向都是有傾向保守主義的偏差conservative bias。)

今天很明顯,如果你相信「男女有別」,就是大逆不道。即使你已經是左派婦運分子,都免不了被鬥。

 

12/28/2021星期二

自從Let’s Go, Brandon! 這個名詞出現後,在美國各地都普遍出現,但是如果你是只看幾間主流媒體,你可能不知道這個句子的存在。

聖誕夜,奧勒岡一位男子在跟拜登夫婦通電話,互助聖誕快樂之後,居然加了這一句「賀詞」,這讓各大媒體無法不注意了,不過他們的角度就是大肆攻擊,說這是一句右派的罵人髒話right-wing slur,vulgar insult。一位資深媒體人Ron Brownstein在CNN上面說,這不只是一句幼稚的髒話,這是代表叛亂組織奪權insurrection的暗語…。他繼續說:「我不知道說這句話的人,不過這整個Let’s Go, Brandon!代表的是共和黨的基地,都是被川普那不實的謊言,說拜登的總統來的不合法而導致的。」所以媒體又將這句話跟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掛上鉤,凡是說這句話的都是要替川普發動叛變,奪權。

這樣說就太抬舉川普了,因為這句話的起源是在好多球類比賽中,大學運動會中,賽車中都出現的,群眾自發的叫喊。如果說這些話的人出發點都是要為川普平反,那他的勢力就太龐大了。(下圖左是打電話給拜登夫婦的Jared Schmeck,右為拜登。)

 

 

 

 

 

 

如果媒體為了這樣一句話就如此氣憤,那麼川普在台時,每一個人都可以每天謾罵川普,侮辱川普,甚至他的家人兒女,為什麼就可以呢?男明星Robert De Niro在2019年的舞台劇頒獎典禮Tony Awards上面公開叫喊F—K Trump,不記得有媒體攻擊他,或是為川普叫屈。紐約中央公園上演舞台劇,假裝有人暗殺了川普,還有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暗殺川普」的幻想劇本,這些在川普時代都是正常的。

這一次打電話給拜登的是奧勒岡州一名35歲父親Jared Schmeck,他在當地一份報紙Oregonian的訪問中,說他無意詆毀拜登,他說那句話只是開玩笑性質,他只是覺得拜登做得不夠好(可以再好些)。他也不知道那通電話是被現場轉播。不過他是一位前任警察,似乎可以解釋他的立場。他還將這段電話的視頻自己放上YouTube。只是他說,自從這件事之後,他接到了不少的恐嚇跟威脅。

(註:一天之後,這位Schmeck就上了班農Steve Bannon的網上電視”War Room” 的podcast,宣布自己是川普支持者,認為去年的大選百分之百是被偷去的。他並指責拜登在阿富汗撤退,打破南面邊界,製造能源短缺各個項目上的政策失敗,強調自己是基督徒,支持生命等等....這表示他最初還不敢站出來,現在他站出來了。)

 

12/28/2021星期二

越來越多跡象顯示,拜登的健康正在急速惡化。

聖誕夜,拜登夫婦依照傳統跟NORAD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聖誕老人跟蹤隊通話,假裝是跟蹤聖誕老人從北極出發,到各家各戶送禮物的足跡,讓美國兒童有一份期待。這期間還接收家長的電話,與美國家庭共度聖誕夜。

其中一個打電話的,是35歲的奧勒岡州家長Jared Schmeck,他有四個孩子。當他跟拜登互相祝賀之後,他說了一句:聖誕快樂,Let’s Go, Brandon。而拜登當時說的是:Let’s Go, Brandon,我同意。

這是非常奇怪的反應。因為這句話的意思目前在美國每個人都知道,是攻擊,侮辱拜登的一個代用句子。(參見:Let‘s Go Brandon! )他沒有理由不僅重複這個句子,還加了一句「我同意」。我幾乎要以為他是世界上(有史以來)最有風度的人了。好像聖經說的:你打我的左臉,我讓你再打我的右臉。

當然拜登不是這個意思,他是真的在昏庸的狀態中。(或是他被保護得太厲害,連這句話的意思都不明白?)以他這樣的狀態,他能夠代表自由世界跟習近平,跟普京,跟伊朗那夥人談判嗎?

昨天,他在白宮跟全國州長通電話,討論新冠肺炎的應對。全程都由電視轉播,現場也有記者旁觀紀錄。討論之後,他對白宮的病毒應變小組主席Jeffrey Zients說:我要多謝參與討論的各州長,現在要交給Jeff,我了解你們(記者)可能有問題要問?這時只聽到一陣騷動,(可能記者在準備發問),但是這位Jeff冷靜地說:好,我想我們要先清場(記者)。於是將記者都趕出去。之後白宮的線路就斷了。

再一次證明,白宮的幕僚控制了總統的行為。這是第幾次了?拜登說他要接受記者問話,但是中途被幕後黑手腰斬。還有很多次他說「我被告知不能接受問話,否則我有麻煩。」不過見到上面拜登對Let’s Go, Brandon句子的反應,也許這些幕僚這樣做是必須的。

上星期三,他接受了ABC (又是一個友善的媒體) 的訪問,主持人問他是否會參與2024年的大選連任,他說:會的,如果我的健康容許。…如果我的健康有如現在,而我現在很健康。那我就會參與。之後他說他是相信命運的,一切由命運安排。

我們都知道,白宮近來一再重申拜登會領導民主黨參與2024年的大選,不過明眼人都知道,這樣做只是要避免拜登政府成為跛鴨政府,他會競選連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這是拜登第一次自己說,他是否競選連任要看他的身體健康狀況。而現在他每天的表現,都已經顯示出他一半的時間思緒不清楚。

 

12/27/2021星期一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在Global TV年尾的電視訪問中,首次發表了強烈立場的講話,他說:多年來西方國家爭奪中國市場,而中國就利用這種局面分化我們。…現在是時候我們聯合起來,一致對抗(中國),這樣他就不能再讓我們彼此對立。

這是杜魯多首次以這樣強硬的態度談中國問題,也是第一次明白提名北京政府。剛剛在月初,加拿大才宣布加入英美澳洲等國,外交抵制明年初的冬季奧運。一般認為,杜魯多這樣講話是為期待已久的5G網絡的宣布舖路。如果杜魯多真的宣布禁止華為參與加拿大的5G網絡工程,將是他在中國立場上的一個大轉彎。

 

 

 

 

 

 

記得杜魯多2013年剛剛當選加拿大自由黨黨領時,在一次公開場合表示,他最佩服的政府是中國的獨裁政府,因為「他的基本獨裁制度讓他們有效的翻轉經濟制度,…我們就需要這種(效率),我們必須(這樣)綠化,發展太陽能源。」

當時杜魯多的這番話引起不少人側目。但是要記得,他那左傾的父親(老杜魯多)就是最先為西方國家開啟中國大門的。小杜魯多上台後就要承繼父親的道路,繼續拉攏北京跟西方的關係。沒想到他在當選總理後的2017年底興致勃勃的官式出訪北京,結果碰了一鼻子灰,(見:杜魯多到中國 )。讓他的「搭橋」計畫大大受阻。

過去兩年,加中關係更限於低谷。中共以莫須有的間諜罪名扣押了兩名加拿大商人,但是誰都知道這扣押行為源自於加拿大拘捕華為公主孟晚舟,等孟晚舟一被釋放,兩位商人立即獲釋,任何三歲孩子都知道甚麼回事。

杜魯多花了七八年時間才清醒了。現在兩位Michael安全在國內,他似乎可以暢所欲言,說出心底話了。至於未來還要看他是否言行一致。

我聽見很多中國人對「祖國」的看法,都跟2013年的杜魯多相似。最近還聽見他們說:北京政府是有辦法,圍堵了新冠病毒蔓延,整個中國都沒有病毒蔓延的現象。不像美國,太多民主自由,老百姓可以不打針,不戴口罩,所以病毒到處蔓延云云。

事實是,到現在都沒人知道這病毒是怎麼回事。在美國,那些限制最嚴格的幾個州:紐約,加州,密西根等州的疫情,都與限制最寬鬆的佛羅里達,德州不相上下,甚至有時更嚴重,證明戴口罩等規定與疫情未必有直接關係。其次,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舉報疫情,有很大差距。美國是因為媒體的渲染,從一開始就每天誇大疫情數字,(最開始是為了攻擊川普,後來是為了收視率,因為他們完全失去了正規報導新聞的能力。)而中方確實是全面限制國民自由,加上隱瞞數字。最後,到現在美國九成以上的新冠死者都是老年長期病患及過重的胖子,有多少是真正死於新冠肺炎,而不是其他疾病?這些媒體都隱瞞了。

還不要說,這個新冠病毒源自於武漢,但是一開始北京就封鎖調查,封鎖源頭的實驗室,破壞甚至摧毀證據,阻止調查。這也是「有效率」的一部分?

我不是像某些人說的是仇視自己的祖國,我只是記得歷史,不帶情緒看祖國問題。也希望所有人都能不帶感情。感情只會模糊了判斷力。目前的情形很像大陸淪陷前的局面,資訊真假不分,而且沒有人會真的相信共產黨會走回頭路:中國已經這樣繁榮了,馬上就是世界第一大國,不會回頭的。連很多台灣人都說:哪個黨來我們都是過一樣的小日子。但是反觀北京政府很多作為,還是一樣的無理,蠻橫,與當年那政權沒甚麼不同。

記得那時好像張愛玲一樣的冷漠的中國人想法也是這樣,她說過上海人是最堅強的,不管誰來只要有一塊蛋糕吃,天都不會塌下來(大意如此)。這句話就像鄧小平說的「馬照跑,舞照跳」。但是後來只是幾年時間,張愛玲終於受不了了。不要說吃蛋糕,連稀飯都吃不起,父母跟兒女暗中搶食物吃,在這樣的絕望灰心之下,她想盡辦法離開那個她極端不捨得的上海,到美國去寄人籬下。(你不相信可以拿她寫的「秧歌」來看。)

希望杜魯多的覺悟也不是太遲。

 

12/24/2021星期五

每年臨近聖誕,都會意外全世界這樣多人在慶祝耶穌基督的誕生。雖然真正的教徒不多。大家忙著的是購買禮物,計畫怎麼在預算之內,將適當的禮物送到友朋手中。盡管最後十之八九都是對方不需要的,甚至不喜歡的。

真正過聖誕的方式是,計算自己的福氣blessings。現代人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每天打開水龍頭有冷水熱水就是一種福氣。一年四季都有水果吃就是一種福氣。現代人的生活素質好過過去的帝王,但是現代人的快樂指數卻未必比過去的帝王要高。

前幾天電視壞了,就在電腦上聽了一天的Hank Williams (當作背景音樂),他的歌曲多,可以連續聽幾個小時都不重複,特別是他唱的福音歌曲gospel,很多都是平常很少聽過的。聽到一首:Thy Burdens Are Greater Than Mine,歌詞是說:一天在寂寞的公路上,我口袋一毛錢都沒有,也沒有朋友,見到一個雙眼失明的男人,我扶著他過馬路,上帝,我哭了,他的哀愁多過我太多。我能見到每一天的光明,我不必摸索著走路,他的哀愁肯定多過我。…之後他又見到一個跛足的男孩,而且連話都說不清楚,於是他又感觸到自己的哀愁不算甚麼。

這樣的歌詞很通俗,但是由他的聲音唱來就讓我忍不住停頓下來,感傷很久,世上太多人沒有基本的福氣。想起在哥斯達黎加最後一天,在首都聖荷西,那天下午過馬路到對面的超市,見到一個只有一隻腿的年輕男人拿著一個足球也一起過馬路。到了路中央,我見到他的足球掉在地上,就趕緊幫他撿起來,說可以幫助他過街。他露出非常燦爛的笑容對我說多謝,然後用一半英文,一半西班牙語說不用了。我就跟朋友一起過到對面。朋友說,他可能是要在街上表演,果然我到了馬路對面就見到他利用那短暫紅燈時間,用一隻腳在十字路口玩踢足球的表演。後來購物完回去,見到他在地上休息,旁邊沒有收錢的工具,不知他是否在乞錢。

第二天到機場途中,我又在市區十字路口見到一個單腳青年在做同樣的表演。這才意識到當地是有這樣的青年,這樣的需要。但是讓我難忘的是他那年輕的,陽光一樣燦爛的笑容。他似乎很滿足於自己的blessings。

好多年前一條新聞一直在我心中縈繞。2018年一個印度尼西亞的男孩Aldi Adilang ,在海洋上失蹤(漂流) 49天之後在日本獲救。他獲救的新聞倒不是要點,而是他在失蹤之前的工作。這名18 歲的男孩從16歲開始的工作就是一個人住在一個簡單的竹筏上,漂浮在印尼海岸外125公里的地方。每晚點燃油燈,以(為其他漁船)吸引魚群。他的竹筏上只有一個茅草頂蓋遮雨,他長期一個人住在竹筏上,每星期一次有人送食物跟燃油給他。那是他唯一跟外界(人)有接觸的時間。(下:他的小船,以及Aldi Adilang 在獲救之後。)

 

 

 

 

 

新聞中形容他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寂寞的工作,日日夜夜一個人在海上一個小竹筏上生活,一個小爐子煮東西,只靠一個無線電跟外面聯絡。而他只是十六歲。他這樣一個月賺取大約130美元的收入。他是有父母的,他也足夠聰明,可以在海上漂流49天,當好幾天不下雨時,他將衣服浸了海水,擠了喝下去。我相信世界上還有不少跟他一樣沒有選擇的不幸的人。

那49天的求生艱辛,確實足以編成一部豐富的電影故事,但是那無休無盡的孤寂的生活,又怎能編寫成人生的劇本呢?

我們每一個人確實有太多的blessings,感激之餘是否大家可以平分一下呢。

 

12/23/2021星期四

當共和黨慶祝拜登的BBB議案胎死腹中之際,民主黨的激進派不僅沒有放棄,甚至加大把勁,要拜登全力推動這項議案中的各項措施。

其中民主黨在眾議院的激進黨團CPC (Congressional Progressive Caucus) 一夥人呼籲拜登使用他的行政命令權力,將這龐大議案中的幾個重要選項,例如:允許非法移民享受福利,氣候變化因應措施,以及包括托兒福利等經濟上的「改革」,都拆開來以行政命令方式執行。

CPC的女主席Pramila Jayapal進一步說,總統如不行動,太多人的(前途)會因為一個議員的行為摧毀。

白宮發言人沙琪在被問及此事時,說所有的選項都會被考慮。不過白宮寧願經由立法方式進行,因為那才是「永久」的。(不至於被朝令夕改。)此外因為只有國會可以撥款,所以即使拜登要使用行政命令推動,他必須找出「財源」,否則只是空殼子。(就像川普,當他推動建造圍牆時民主黨的眾議院拒絕撥款,後來川普用了好久時間才從各項軍事花費中找到款項開始工程。)

據說,民主黨的激進派知道他們在明年中期選舉必然落敗,屆時民主黨將無計可施,所以不計一切要將BBB的各項內容盡快推出實施。

另外,拜登還沒有放棄繼續對西維吉尼亞州參議員曼欽進行說服跟壓力,要他改變主意。在前天的記者會中被問及此事時,他就說他相信最終必會有結果。一般認為,拜登可以做的事,將這龐大的花錢議案繼續縮水,達到一個曼欽可以接受的數字。不過他們已經嘗試過一次,被曼欽識破只是玩弄數字遊戲,完全沒有誠意。

還有人擔心,拜登會去挖共和黨的牆角。只要一個共和黨人(參議員)被說服他們就有勝算機會。共和黨50名參議員目前非常團結,但是歷史上共和黨人出名的不團結,只要風吹草動就會搖擺。也因為美國媒體也非常團結,他們一致的攻擊曼欽,偏幫拜登,在這氣候下,那些容易動搖的共和黨人很難擔保他們站得穩。

據說民主黨參院領袖修莫Chuck Schumer已經同意於明年初盡快就BBB投票,暗示他們有「通過」的把握。

另一方面,民主黨激進派更督促黨內領導採取行動,取消參議院現有的filibuster(俗稱拉布條例),也就是重大議案必須有絕對多數(60票)的規定。這表示他們等待的選舉改革法就更容易通過。他們現在叫出的口號是:有什麼是比民主投票更重要?他們將共和黨州政府提出的「投票時出示身分證」都當作壓制投票的措施,必須除去。拜登甚至公開說,Filibuster是現代的 Jim Crow 法案,是阻止黑人投票的障眼法。

過去提過,當民主黨在參議院是少數時,一再使用拉布條例,阻止共和黨任何議案通過。在川普執政的最後一年內(2020),民主黨使用filibuster多達327次,共和黨只用了一次。現在發覺這規定對他們不利了,就要取消。

民主黨(跟所有的左派)一向是這樣,當他們達不到目的時,就呼喊要改變規定,甚至傳統。

不過過去除了曼欽說過他反對除去filibuster的規定,連另一位溫和派,亞利桑那的Kyrsten Sinema也表示反對。所以他們兩人現在都受到美國媒體的攻擊。

未來幾周的發展非常重要。因為這項BBB議案如果真的通過,將使美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正式由資本主義社會走向社會主義國家。

 

12/22/2021星期三

川普今天指出,他的陣營籌備已久的對抗主媒的網路將會在2022新年開始的第一季內運作。這個TMTG (Trump Media & Technology Group) 目前正密鑼緊鼓組織中,全部過程令人滿意。

一個星期前,共和黨加州眾議員努能Devin Nunes宣布不再角逐連任,而將為這間媒體公司擔任CEO。努能是共和黨內有能力的眾議員,在共和黨在國會占多數時,他曾經是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在他領導下發表了一份揭發聯邦調查局內高層如何掩飾證據,說謊,以達到調查川普通俄目的的備忘錄(見:共和黨備忘錄終於見天日)。

川普在Fox News的訪問中說,他創辦自己的網路平台,是要讓像他一樣的人有發言的平台。自從去年大選期間,幾大網路平台:推特,Facebook就多次找藉口封鎖了川普的網頁,甚至牽連到他的陣營的人的網頁。在大選前,更將New York Post等媒體的網頁封鎖,以阻止有關亨特拜登電腦醜聞事件曝光。大選後更藉口一月六日國會騷動事件,全面封殺川普的網頁。

川普說,這新的媒體將讓美國一半國民有自己的平台。事實是,川普支持者,保守派人士都必須支持這平台,讓這平台有機會發揚光大,不受欺壓。據說他們自由派已發起簽名運動,要打壓這媒體平台。主流媒體對這新的平台不是不報導,就是跟一月六日事件掛勾,說川普要發展自己的平台,繼續宣揚上次大選有不軌事件的「謊言」,甚至破壞美國憲法。

由於YouTube等視頻網頁都已經跟其他主流掛勾,打壓保守派聲音,川普的新媒體將與加拿大人發起的Rumble (Rumble Cloud) 合作,共同輸送叫做Truth Social的視頻訊號。為了進行新的合作,Rumble已經解除與原來幾個合作夥伴的關係,同時在月前上市,估計股值21億美元。不過就在自由派請求下(包括民主黨參議員Elizabeth Warren提出下),聯邦證券監管局SEC已經對Truth Social展開調查。我見到一些媒體的報導,就幸災樂禍地說:川普的新媒體可能遭遇阻礙。

此外,川普一個月前宣布已經籌集十億元資金,也受到監管局的注意。據說這些資金多數來自獨立公司,家族企業,及個人投資,到目前,華爾街的大公司集體抵制這間新媒體公司,無人注資。而據說這新公司的股值已經達到四十億美元。

川普在被推特封殺前在推特有八千九百萬追隨者,在Facebook有三千三百萬,在Instagram有二千四百五十萬追隨者。但在被封殺之後,他唯一的管道是藉由45office.com發布聲明(因為他是美國第45任總統),管道大大受限。

 

12/22/2021星期三

每到歲晚,TCM頻道上就會將這一年去世的影星(或是電影圈人)做成片輯,配上悲戚的音樂,很讓人感傷。更讓人感傷的是,這些人中很多都是曾經紅遍半邊天的人物,但在他們去世時,只在娛樂新聞中佔了一個小位置。而我雖然介紹電影,卻很少看娛樂新聞,所以多數是事後才對他們的去世感到意外。

去年過身的幾十位演藝人士中,只有Christopher Plummer普朗瑪的去世曾在一般新聞中出現。當然是因為他主演的The Sound of Music(真善美/仙樂飄飄處處聞) 瘋迷全球之故。普朗瑪出生於加拿大,在美國康涅狄克州家中去世時91歲,都算福壽雙全。他除了演電影,也一直都在舞台上發光。他在2012年還以82歲之齡以電影Beginners獲得奧斯卡最佳男配角的榮譽。

去年過世的影星中,曾經最有名氣的還有會唱歌也會跳舞的女星珍寶華Jane Powell,她在很多大片中擔當女主角:Royal Wedding(1951),七對佳偶Seven Brides for Seven Brothers (1954)等,她在今年九月無疾逝世,享年92歲,也是有福之人。

還有一位以童星起家的Dean Stockwell史托克維爾,也在今年於睡夢中去世,享年85歲。他由九歲開始演電影,直到將近八十歲,縱橫影壇七十年,可以說是影壇長青樹,很多新影迷會知道他較新的作品:Blue Velvet (1986),Beverly Hills Cop II (1987),The Rainmaker(1997)等,但我會更記得他在:Anchors Aweigh (1945),The Green Years 青澀歲月 (1946),君子協定Gentleman’s Agreement (1947),Kim (1950) 等片中可愛的面龐跟言談。

George Segal喬治西葛也算是一個著名影星,他在今年三月以87歲因為心臟手術引起的併發症過身。對於我來說,他算是比較新的演員,所以只介紹過他的 Ship of Fools 愚人船 (1965),及 Who’s Afraid of Virginia Woolf? 靈慾春宵 (1966),不過相信很多影迷對他後期作品會更熟悉。

黑人女星Cicely Tyson西西莉泰森也在一月時逝世,享年更達96歲。她最著名的片子是Sounder (1972),此外演過迷你電視劇Roots (1977),都是講述黑人在美國的奴隸時期的歷史,讓她因此獲得金像獎提名。她也是第一個獲得奧斯卡榮譽獎的黑人女演員,及艾美獎最佳女主角的黑人演員。

此外女星Olympia Dukakis奧林匹亞杜卡卡斯今年五月以89高齡去世。她演出過Moonstruck (1987),Steel Magnolias 鐵木蘭 (1989)等。我記得她最紅時,也就是當她以Moonstruck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時,她的堂弟Michael Dukakis同一年(1988)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身分角逐美國總統。

電視圈中也有多人在今年去世,一個是曾經在兩個最受歡迎的電視劇中都演出過主角的Gavin MacLeod,今年以90歲去世。他先在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1970-1977)中飾演一個言詞犀利的編輯,之後又在The Love Boat(1977-1986)中飾演那個船長。兩個電視劇合起來播放了16年,他可以說是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另外一個在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中飾演總編輯Lou Grant的Ed Asner今年也以91歲逝世,他演出的電影,電視,舞台劇超過400部。同樣在今年,The Mary Tyler Moore Show中另一個飾演鄰居Phyllis的女星Cloris Leachman也在一月以94歲高齡去世了。她這角色也深入人心,她也是演出過舞台,電視及電影無數,電影中比較出色的有 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1969),The Last Picture Show(1971)等。後面一部還讓她獲得最佳女配角金像獎。

法國也有一個著名影星Jean-Paul Belmondo尚保羅貝蒙多今年以88歲去世。他是與法國新浪潮電影掛鉤的影星,其中1960年的Breathless更受影評界推崇,(不過這類電影在我個人都不太能接受)。

這些著名影星都以超過八十歲的高壽去世,可以說是福壽雙全。過卻因此在名聲過了高峰期與世長辭,不為新聞重視,也許是對於名人長壽的一個「懲罰」。

 

12/22/2021星期三

上星期在Drudge Report上面看到美聯社AP新聞的標題:「川普跟Bill O’Reilly到德州見群眾時,遭到群眾噓聲booed。」當時就感到失望,甚麼時候開始川普會被群眾噓呢?他到哪裡群眾不都是對他歡呼的嗎?我當時沒看全文,因為一來是主流,不可以全信,其次可能是不想失望。

昨天看到保守派網頁,才知道全不是那麼回事。川普跟O’Reilly (fox News以前的八點檔最紅主持,因為莫須有的性騷擾指控被迫離去,造就了Tucker Carlson的崛起),到達拉斯參加一次講座式的群眾會議The History Tour,期間他們說到,他們都接受了第三針加強劑,還呼籲群眾注射疫苗,這時有部分在座觀眾發出噓聲。很明顯,這些觀眾是對疫苗發出噓聲,跟他們兩人無關。八月時,當川普在阿拉巴馬州的群眾大會上,忠告群眾注射疫苗時,也有部分觀眾發出噓聲。當時川普也解釋,是否注射疫苗不等於政治立場。但是媒體是捉到一點點可以製造川普負面新聞的稻草都不放過,居然在這一類新聞網頁上,做出那樣的標題。

如果他們認為這就可以大作文章,為什麼全然不提Let’s go, Brandon這口號呢?最近拜登在公開場合出現時,多次出現有人高喊這口號的現象,這不是更為直接的對他的攻擊?前天,連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在介紹眾議院的議程時,也有人在旁邊高叫喊這口號,這不都是代表市民對拜登政府的直接抗議?而媒體對這些就全然忽視,卻將川普群眾對於政府強迫打疫苗的不滿,當作是對川普的攻擊。

 

12/21/2021星期二

拜登是靠著新冠病毒當選的,2020年全年,媒體跟民主黨都捉住新冠肺炎這話題,將全部責任放在川普身上,說他處理不當,讓30多萬美國人死了,每一天都說他是殺人兇手。競選時他還說:我不會關閉城市,我會殺死病毒。

現在他沒有殺死病毒,反而一波又一波新的病毒變體出現,新的旅遊禁制措施,戴口罩禁令不停地出籠。所以今天拜登再度召開記者會,叫大家不要恐慌。同時發表他對新冠病毒的最新策略講話,結果全部是老調重彈,要大家打防疫針,打了兩針還不夠,要大家打第三針(加強劑)。他說現在那些死的都是沒打針的,之後又說,全國只剩下四千萬人沒有打針,大大進步。三個月前還有九千萬人沒打針。

我就不懂了。如果只有一成多的人沒打針,只有沒打針的人才會死,為什麼死的人數及比例都比川普時期還多?這表示這病毒感染率及死亡率比過去加強了三四五倍?(他上台後又死了四十多萬人,那又是誰的責任?)他的科學家從來沒有在這方面做出合理解釋。

此外他很驕傲地說:現在不是2020年三月,(病毒出現之初),因為第一,已有兩億多人注射了疫苗,而當時沒有人打過針。他說:「美國是第一個有疫苗的國家,要多謝前任政府讓我們很快展開roll out注射計畫,讓最多人及時注射了疫苗…不過還是有一些媒體,組織散發不實資訊,阻止大家打針…我要他們停止,Stop it!,Stop Now!…」他總算提起了川普展開的計畫讓美國(以破天荒的速度)製作出疫苗,不過就指桑罵槐的責怪某些(川普支持者)散布不實資訊,。

此外他唯一提到川普的時候是:那天看到川普也打了第三針booster,也許這一點是我跟他唯一相同意見的地方。他這句話似乎是說,連川普都聽他的話去打針了。

(昨天聽錯了,沒聽到他說「前政府」,錯怪他了。只怪他那兩個字似乎是有意說得太快,很容易忽視。)

事實是,拜登上台後不僅更多人死於新冠病毒,而且朝令夕改,引起國民普遍反感。Let’s Go, Brandon的口號就是這樣開始的。如果照著川普時期的新聞標準,今天這些死於新冠病毒的人都應當是拜登的責任,何況他還有了川普疫苗在幫忙。

對於一些自己不會思想的人,今天聽了他的記者會,一定會以為:川普時期甚麼都沒有做,等拜登上台大家才開始打針,開始準備PPE,…事實是,他上台後即使有了川普給的疫苗,病毒還是不停地擴散,死的人更多,他只有開這記者會給自己塗脂抹粉,高歌自己的功勞。

 

12/21/2021星期二

年屆歲尾,一個事實是,保守派出版的幾本書雄霸紐約時報這個極左媒體的統計的榜首。

先說 Fox News主持人之一 Mark Levin 在今年夏天推出的 American Marxism 這本書,在七月剛推出時,一個星期就售出40萬本,(包括精裝本,有聲本),打破多年來的精裝本非杜撰小說紀錄。現在一年結束,更高居全年書籍銷售總冠軍。

這本書揭露了美國正在被一種新的馬克思主義侵吞,批判了BLM 黑人命貴運動的本質,以及侵占教育界的CRT批判性種族主義的本質,還有左派重新杜撰的1619年美國歷史的企圖,藉此要恢復美國精神,還原美國歷史真面目。

另外一本由 Fox News 主持人之一 Rachel Campos-Duffy 跟她的丈夫,威斯康辛前任眾議員Sean Duffy合寫的 All American Christmas,目前也高居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這有些出我意外,因為這本書只是集合了Fox News十多位主持人,記者述說他們從小家裡過聖誕的經歷。是所謂的Coffee Table Books。不過就有發揮美國傳統家庭過聖誕的一些愉快的回憶及圖片。要知道,這些書籍除了Fox News自己宣傳外,沒有媒體會宣傳的,居然在紐時的暢銷榜,以及亞馬遜的暢銷榜都暫時排名第一。(下左Mark Levin的American Marxism,以及有關聖誕的All American Christmas 封面。)

 

 

 

 

 

 

此外我見到,在紐時及亞馬遜的暢銷書名單內,Fox News主持人的書籍全部都榜上有名,這包括:

早晨節目Fox and Friends主持人之一 Brian Kilmeade寫的美國一段歷史:The President and the Freedom Fighter: Abraham Lincoln, Frederick Douglas, and Their Battle to save America’s Soul。與解放黑奴一段史實有關。

下午六點鐘節目主持Bret Baier寫的To Rescue the Republic: Ulysses S. Grant, the Fragile Union, and the Crisis of 1876。也是一段有關內戰的歷史。我支持保守派寫歷史書,以免歷史都被他們左派改寫了。

女主持Dana Perino寫的比較輕鬆的Everything Will Be Okay: Lessons for Young Women (from a Former Young Woman)。

夜間女主持Shannon Bream寫的The Women of the Bible Speak: The Wisdom of 16 Women and Their Lessons for Today。Bream是一個非常美麗但也非常保守的女主持,她引用聖經中女性的經歷,轉述今日女性面對的問題。

其他Fox News主持出版的新書幾乎都會進入暢銷榜,這還包括Tucker Carlson的The Long Slide: Thirty Years in American Journalism,隨著他的人氣高升,也有很好銷路。以及Jesse Watters的How I Saved the World,就是比較輕鬆的小品文章。

此外暢銷榜上還有好幾本暢銷書都是保守派(川普政府人物)出版的,包括:川普的財經顧問Peter Navarro剛剛推出的In Trump Time: My Journal of America’s Plague Year。川普的白宮發言人Kayleigh McEnany的For Such a Time as This: My Faith Journey through the White House and Beyond.。

此外我見到,今年二月剛剛去世的保守派廣播巨星Rush Limbaugh林寶,他生前的廣播搭檔James Golden也出版了一本紀念他的書Rush on the Radio: A Tribute from His Sidekick for 30 Years。林寶生前受到自由派猛烈攻擊,甚至說他是種族主義者,但是他的觀眾都知道他的搭檔Bo Snerdley是一個黑人,他跟隨林寶30年,每天為林寶篩選打電話進去的人。Snerdley真名就是James Golden,他就是證明林寶不分種族的真性情的最好見證。沒想到這本書也這樣好銷路。

另一本暢銷書也是我介紹過的,揭發民主黨的寵兒福奇醫生Dr. Anthony Fauci的種種不為人知的黑幕The Real Anthony Fauci,作者是甘迺迪家族的Robert Kennedy Jr.,也正高居暢銷榜前幾名。

川普自己出版了一本Our Journey Together,是一本厚重的精裝書,裡面有很多他在任內的精選相片,是過去沒有見諸報章的。這本書非常大本也非常厚,所以售價75元,也許因此還未進入排行榜。相信是某些收藏家有興趣的版本。

其他還有好幾位共和黨參議員,眾議員都出版了新書,我也意外都很暢銷。這證明在美國,你不需要左傾的媒體宣傳,美國自有一批保守派消費者會選擇他們要買的書。左傾傳媒無法操控所有美國人。

 

12/21/2021星期二

面對每個月十幾萬的非法入境者,德克薩斯州終於忍無可忍,自己出資在邊界重新展開川普時代未完成的圍牆工程。

州長艾伯特Greg Abbott星期六在邊界宣布,因為拜登政府放棄對邊界的職責,德州只有自己做了。他宣布用德州自己的錢(30億元),將那未完成的缺口填補上。他強調,這圍牆興建的土地不是州政府擁有的,就是當地居民自動捐獻出來的,因為他們都為每天無休止的闖關者忍無可忍。(下圖:坐輪椅的艾伯特監督第一道圍牆被吊起的工程。)

 

 

 

 

 

 

 

他說,今年到此時已經有120萬非法闖關者被德州邊境警察截停,至於漏網之魚還不知有多少。此外截獲的毒品芬太奴,足以殺死德州每一個大人小孩還有餘。

以前報導過,川普時期未完成的工程,留下了數十億美元的建築材料(都已經付過錢的),現在棄置在邊界,但是拜登政府就拒絕交給德州使用,寧願棄置一旁。

陪同艾柏特出席記者會的是德州土地委員會主席喬治布許George P. Bush,他也表示支持艾伯特,說德州會致力完成圍牆工程。喬治布許是佛羅里達前州長Jeb Bush的長子,Jeb Bush曾經跟川普角逐過共和黨總統提名,跟川普交惡,導致布許一家跟川普反面成仇。不過George P. Bush就公開支持川普,而且他已經宣布參加明年選舉,角逐德州州長。

目前美國南面的非法闖關者源源不絕,因為拜登在法院壓力下,重新跟墨西哥達成Remain in Mexico的政策,墨西哥也願繼續派軍維持邊界,不過南面湧到的非法難民還是無休無止。據邊界警察指出,新到達的闖關者包括更多中東人、非洲人(葉門,土耳其等),都以數十甚至數百倍的速度增長。

目前抵達邊境的闖關者,幾乎全部是由走私集團操控,因為不付錢的幾乎沒有機會到達邊境。據其中部分人對Fox News的記者說,他們每個人都付出了三千美元以上的費用。

此外,更有不少恐怖份子混水摸魚闖關。亞利桑那州上星期發現了一個國際刑警組織登記有案的葉門恐怖份子企圖越過邊界。這名21歲男子還特地穿了一件縫有美國國旗的一個志願組織的夾克,(不過那組織早已不存在)。

另外據警方指出,人口走私集團想出更為便捷的方法將非法移民送進美國境內。他們利用手機電召Uber司機,這些司機不疑有他,到附近一帶接了人就載到內地。不過他們承認這些人多數都有簡單行李,而且去的地方都是當地的旅館。Uber公司的解釋是:「我們有向他們簡報,如果覺得不安全,或是有可疑,可以拒載。」只是這些人見到有生意可做,利潤不差,很少拒絕。

 

12/20/2021星期一

香港剛剛在星期日舉行了新選舉制度下的首次立法會投票,結果如預期的,只有北京御准的「愛國者」當選。因為一早已經規定,只有愛國者(愛北京的)人可以參選。

如果還有人不相信,那個北京的政府是如假包換的共產黨集權國家,就是繼續蒙騙自己的瞎子。

這次的投票率只有三成(30.2%),是「回歸」之後的最低,甚至是香港有直選1991年之後的最低。盡管投票前政府發動免費公車送大家去投票。最好的解釋是,半數以上香港人抵制這一次的選舉。

今年三月,中共人大修改香港選舉法,將新一屆立法會由70擴大到90席,卻同時將直選的議席由35席減至20席。這表示將直選議席減到不到四之一。此外,還成立了一個新的委員會,審核每一個候選人是否符合「愛國主義」的資格,這是甚麼意思?這就像美國民主黨,將所有的川普支持者都貼標籤是叛國者。所以原來的民主派沒有一個人出來競選。他們不被捉去關起來已經是萬幸。

我到網上去查港人的反應,看到的都是不湯不水的意見。甚至說投票率低是因為「候選人的素質低,沒有足夠好的候選人」云云。之後聽香港朋友說,現在的香港到了焚書坑儒的地步,已經沒有人敢坦白說話,不要說直言抗議。

很難想像在21世紀的今天,北京政府會走這樣大的回頭路。除了人們衣服穿得好一點,住得好一點,跟北韓,跟古巴有甚麼不一樣?

這都拜拜登之賜,他等於跟所有極權國家開了綠燈。俄羅斯的普京在烏克蘭邊界集結了十萬大軍,直言警告北約組織不可以批准烏克蘭加入。伊朗也以發展核子武器挾持拜登政府,甚至不再回到限核談判桌上。北京下一步是取回台灣,不管拜登口裡說甚麼,大家都看穿了他是一個連自己放屁都控制不了的貪污失智老人。

也許香港人沒有言論自由,但是海外的華人你們怕甚麼?不要連話都不敢說。

 

12/20/2021星期一

CNN 一位重要的節目製作人John Griffin葛里芬本月10日被FBI逮捕,他被發現在過去多年來,多次引誘未成年少女,最年輕的只有七歲,跟他發生性關係。

44歲的Griffin直到最近是CNN早晨節目A New Day的監製,一度還是著名主持Chris Cuomo的製作人。Cuomo也在兩周前因為幫助紐約州長哥哥Andrew Cuomo打擊被他性侵犯的女受害人被CNN開除。而CNN也在兩周前將葛里芬停職。

 

 

 

 

 

 

 

 

據警方的報告,葛里芬的行為令人髮指。他多次在網路上徵求婦女或是家長,要他們將女兒送給他「訓練」,讓她們在性方面臣服。警方在他的電腦中搜出他的很多言論,說女人不論年齡,都有淫蕩的一面,甚至她們自己都不知道。

FBI的報告中指出,他在過去一年多與多位家長通訊,找到一些家長合作。其中一位母親接受他三千多元的旅費,將兩個12及9歲的女兒由內華達帶到他在維蒙特州的家裡,給他訓練。他的訓練包括抽打spanking,還有c-k workshop,(這字眼太髒了,無法翻譯。)這母親已經跟FBI合作。

他在電腦中的一些通訊顯示,他要訓練女孩子「從事對男性性臣服,以及自認低下的生活方式」。他說:這社會的一個謊言是,女人都是純潔的天使,事實是,她們每一個都是骯髒的淫蕩女子,每一寸都是。

葛里芬在CNN已經工作了九年,他在自己的Linkedln網頁上,自稱跟CNN著名主持Chris Cuomo肩並肩一起工作,還有他們一起的合照。也許是他能勾引到這樣多家長合作的原因。

葛里芬現在被控三項脅迫未成年少女非法性行為的罪名,每一項都面對至少十年的刑期。這新聞除了在幾間保守派媒體(New York Post,Fox News等)刊載之外,主流媒體很少報導,CNN也只在將他停職的當天在網頁上刊出一段。為什麼不像FBI逮捕川普的支持者Roger Stone一樣,派了直升機到他家裡等候做直接報導呢?這罪名不是更令人髮指?

 

12/20/2021星期一

民主黨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昨天在Fox News拋下的炸彈,肯定他不會支持拜登的BBB議案,在華盛頓引起巨大迴響,不僅是白宮,民主黨人,甚至媒體人都對他大張韃伐。

民主黨左傾參議員山德斯Bernie Sanders指責曼欽是被大公司利益團體牽著鼻子走。紐約州眾議員AOC則痛罵曼欽不識好歹,說民主黨已經bent over backward迎合他的要求,現在他反臉不認人。並說「我們對於應付氣候變化的野心,還有改善醫療體制的野心都被摧毀無遺。」AOC還指責整個民主黨統治階級失敗了,說他們將全部希望寄託在一個人身上(的策略) 錯誤,讓他們非常失望。(下圖是曼欽在星期五離開參議院小組會議時,仍然被民主黨寄以重望。)

 

 

 

 

 

 

 

 

媒體人更不客氣,美聯社AP在新聞中指出:一個參議員(的力量)讓總統整個的議程崩潰。而這個論點被ABC News當作論點在推特轉載。CNN評論員Kirsten Powers就在節目中指責曼欽,說他應當離開民主黨(對大家)更好些。網路媒體Politico的Sam Stein也附合說:氣候變化議案最後一線希望都幻滅了。

極左的MSNBC的Mehdi Hasan在推特說:那個曼欽毀滅了拜登的整個議程,甚至整個美國的民主前途。他還浪費一整年時間(假裝)談判,浪費了民主黨跟白宮佔有國會(多數)一半的時間達到這目的。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Jennifer Rubin痛心的說:如果曼欽真的投下反對票,拜登就完了,美國的民主命懸一線,想不出比這更具摧毀性的(行動)。

極左網路Daily Beast的Wajahat Ali說:美國三億三千萬人(的意願)都被一個人(因為大公司的貪慾,及利益團體的影響),而他只代表180萬人的小州,…這表示美國的政治制度亟需改革,否則我們沒有民主。

類似的哀鳴無法全部列舉,不過可以想見,民主黨及左派媒體都寄望於這一個議案,挽回拜登跟民主黨的聲望。他們忽視了,曼欽代表的不只一票,還有參議院50名共和黨參議員。而且曼欽不是因為大公司利益做下這決定,根據民調他代表的西維吉尼亞州有七成五的選民反對這象徵社會主義的BBB議案。

還有一點,曼欽昨天挑選在Fox News宣布他的決定,而且是在Fox News Sunday上宣布,這都不應當是偶然。上周說過,這節目主持人(Fox唯一的左傾主持) Chris Wallace剛剛宣布離開Fox News,他就向新的節目主持Bret Baier做了這宣布。這代表他相信Fox News,代表他背棄了所有左傾媒體,更代表Fox News被進一步推向美國主流。

 

12/19/2021星期日

拜登政府推動的一個重要政綱Build Back Better Act (BBB)花錢計畫,終於壽終正寢,至少今年內實現的計畫泡湯了。在50-50的參議院中,民主黨的參議員曼欽Joe Manchin今日斬釘截鐵地說,他不會支持。

過去幾天拜登自己跟他的政府還樂觀地說,他仍然在跟曼欽「談」,有希望達成協議。但是曼欽的口風一直沒有改變,今早他更在福斯電視的Fox News Sunday中,肯定的說:他盡了所有的能力,(希望跟對方達成協議),但是基於目前的通貨膨脹狀況,以及國家債務的(累積),政局的動盪不安,民主黨在此時推出這龐大的支出計畫,是不能接受。

白宮對他這番言論反應強烈,甚至說,他們一直相信雙方可以達致協議,白宮發言人沙琪更在聲明中要曼欽重新考慮。這真的是很天真的想法。這個政府一直想用欺騙的方法去跟曼欽談判,曼欽要求將這個四個兆的計畫削減到1.7兆他才考慮,拜登欺騙說他們做到了,事實是,他們只減去幾個零頭,隱瞞那些五年計畫,十年計畫,只計算了一年的花費。連國會預算委員會都相信實質的花費達到 4.5 個兆。你說曼欽如何可以同意?他是西維吉尼亞州的參議員,這是一個保守派(共和黨的)州份,他說,如果他無法向選區內的選民解釋,他無法接受這議案。

一些民主黨人,甚至一些媒體(CNN,AP等)在新聞中指責曼欽,說他一個人就阻擋了拜登政府的計畫,是違反民主的做法。指責他的權力比總統還大,此言差矣。事實是,拜登以50-50的參議院假多數,就要推動一黨專政式的議案,才是違反民主的作法。曼欽不只有一票,他還可以加上共和黨的五十票,甚至還有一位亞歷桑納州的民主黨參議員Krysten Sinema也沒有表示會支持,他們才是阻止拜登計畫的民主力量。

民主黨寄望這謝BBB可以挽回拜登的頹勢,提升他的支持度。民主黨內的左派更希望在明年中期選舉前達到目的,建設他們社會主義的理想社會。這項計畫中除了包括數以百億元計的環保措施,更有全面赦免非法移民的途徑,全民醫療(牙齒,眼睛等)健保制度,大批起建廉價房屋,免費社區大學教育,低廉甚至免費的托兒服務,三歲開始的幼兒園教育計畫,改革選舉制度,以及加大工會權力等等等等。

拜登原來希望在聖誕節之前通過這BBB,現在只有改口說等明年春天再說。但是大家心裡有數,在目前嚴重通貨膨脹嗆下,經濟狀況只會越差,未來一年內通過的機會更是渺茫。而共和黨極有可能在明年11月的中期選舉奪回參眾兩院,屆時更是毫無希望。

 

12/18/2021星期六

美國五大航空公司的CEO星期三到國會作證,陳述他們在Covid-19期間如何使用政府給他們的補助,不過聽證期間,有兩位CEO宣稱,強迫乘客在飛機上戴口罩是不合理的措施。

先後有西南航空公司,及美國航空公司AA的CEO表示,目前他們的飛機上空氣過濾系統HEPA,每兩三分鐘就翻新機艙內的空氣,帶入機身外的新鮮空氣,同時將99.97% 的病原體過濾掉,可以說機艙中空氣非常清潔,比一般戶外空氣更清潔。所以戴口罩規定沒有太大邏輯。(左邊兩位是AA及西南航空公司的CEO。)

 

 

 

 

 

 

 

不過這兩位CEO,西南航空的Gary Kelly,以及AA的Doug Parker都已宣布將在明年退休,可能是他們願意如此大膽違反潮流說話的原因。他們的話還引起在座民主黨議員的譴責,說是不負責任。

過去一年多,美國(及全世界)的媒體以特大聲音,恐嚇國民對新冠肺炎病毒造成極大的恐懼,任何人看淡這威脅,都被扣帽子,嚴批韃伐。有人問,拜登政府是否有權力強迫國民打針,不打針就失去工作:加州州長,紐約市長是否有權強迫國民戴口罩,打針,事實是嚴格依照法律,他們沒有這權限,拜登自己都承認他無此權力,但是在目前這種全民恐慌的心態下,民意授權他們這樣做。連法官都無法不順應潮流。

上星期一,美國最高法院拒絕了20名醫生及護士提出的訴訟,阻止紐約州對於醫護人員強迫注射疫苗的規定。他們的理據是這規定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中對宗教自由的保護,要求法院發出臨時禁制令。但是最高法院以6-3否決要求。裁決中沒有提出理由,只有三名反對者(都是保守派法官)Clarence Thomas,Neil Gorsuch,Samuel Alito寫了書面反對,除了陳述法律理由之外,認為這規定加重了醫護人員短缺的局面。

另外在星期四,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也打發了一項下級法院的請求,要求取消對於航空旅客必須戴口罩的規定。這項訴訟是一個父親代表四歲的兒子提出的,他們都以醫療理由提出請求。羅伯茨不接受訴訟,表示聯邦對航空乘客戴口罩的規定將持續有效。

過去一年多,西方媒體大肆渲染新冠病毒的可怕,一方面是為了收視率,一方面是藉以打擊保守派政客。他們掩飾病毒攻擊的對象都是特定族群,卻強迫每一個人,包括年輕人及兒童都一致陷入病毒恐慌。其實如果有清醒腦子,都知道只要那些特定族群加倍受到保護(年老的,有長期疾病的,體重過重的,…),其他人則只要注射疫苗,過正常日子。但是媒體跟左派政黨阻止人們這樣做,並藉此機會推出各種發錢政策,一方面收買人心,一方面藉機會平均財富,達到社會主義社會,(加拿大的杜魯多就明白這樣表示過。)美國的拜登及民主黨眾議院也一次又一次的漫天散鈔票,導致數以百萬計的低收入者在家裡領錢,拒絕工作。

這次病毒給了西方左派一次最好的機會推出他們夢寐以求的種種措施,擴大了他們集團的勢力。

 

12/18/2021星期六

一個變性女子最近在賓夕凡尼亞州立大學,以及校際女子游泳比賽中以破紀錄成績,囊括多項比賽的冠軍獎牌。不僅引起眾多女子游泳選手家長的不滿,也讓很多人對女子運動項目的未來公平性產生疑慮。

22歲的Lia Thomas在變性之前,已經以男性身分參加游泳比賽三年。這一次「她」在長春藤大學校際比賽的賽事中,以破全國女性選手紀錄,贏得了五百呎自由式,並創下1,650尺自由式,及200尺自由式的紀錄,全部獲取冠軍。

有十名女性選手的家長已經致函主管大學體育的NCAA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要求更改相關規定。NCAA的規定是,只要變性者完成「遏止睪丸素治療」達到一年時間,就可以以女性身分參加比賽。對於這些家長月初發出的信函,NCAA一直沒有回覆。據說當初NCAA是在同性戀利益團體的壓力下,為了擴大對變性者的包容,做到更為inclusive,而允許變性者參加體育賽事。(下圖是Lia Thomas變性前後。)

 

 

 

 

 

 

但是越來越多人認為,這樣的規定並不足夠,他們提出數據說,男性即使在變性後,身高平均比女性高四英吋,體重超出32磅。先天上就不公平。

據稱,Lia Thomas在變性前(Will Thomas)表現雖然傑出,但並非特別出眾的選手。他在男性比賽中,100英尺自由式排名是第14位。

越來越多體育賽事允許變性人參加,包括奧林匹克賽事,環球單車比賽,中學體育賽事,以及舉重及短跑等等項目。今年四月,美國一名聯邦法官駁回了女子運動員提出的訴訟,稱變性人參加賽事是不公平作法。不過也有多個保守州份立法阻止或是限制變性人參加女子運動比賽。最新的一個是德州,今年十月立法禁止變性人參加中學的體育比賽。

 

12/18/2021星期六

可能不少人記得山德曼Nicholas Sandmann,他就是2019年16歲時戴著MAGA帽子,跟自己的天主教學校支持生命March for Life運動,出現在華盛頓的中學生。當時一名印地安原住民打著鼓在他面前,他不知如何面對就只有微笑,結果所有媒體都將他當作是白人種族主義者,說他面上的微笑是smirk,是不屑的鄙視表情。在全國媒體中大肆批判。

 

 

 

 

 

 

事後他控告這些媒體,昨日第三間媒體(NBC和MSNBC)跟他達成庭外和解,這表示對方付出了數十萬元名譽損失賠償,甚至可能上百萬元。

山德曼一共向十多間媒體提出控訴,每一間要求賠償兩億五千萬元,在此之前CNN已經在今年一月跟他庭外和解,付出一筆賠償,華盛頓郵報也在今年七月同意付出賠償。(通常庭外和解的一個重要條件,是將對方付出的賠償數字保密。)

這些「庭外和解」的消息都不會見諸主流報章,卻明白表示了這些極大規模的媒體知道自己犯錯,打官司無法勝訴,才會一一同意賠償。這是對於左派媒體囂張行為的一個約束,一個打擊。

山德曼是肯達基州天主教中學Covington Catholic High School的學生,他在2019年三月參加了學校舉辦的反墮胎遊行去到華盛頓。當時正好一個原住民團體也在遊行,一個長老就打著鼓唱著歌走進他們,他以微笑面對。這時一個左傾的「黑人希伯來」組織對著他們叫囂,就被媒體認為他們都是白人種族主義者,特別因為他們中不少都戴著支持川普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帽子。

這樣一個簡單的新聞,一個簡單的畫面,當時連續多天被各大媒體用來炒作,在主要新聞中多次翻炒,足以見到當時媒體只要捉到任何一個可以攻擊川普的角度,都不放過。而他當時才16歲。希望每一個受害者都像山德曼一樣,予以反擊。

上個月當威斯康辛州18歲少年Kyle Rittenhouse雷登豪斯受審時,山德曼就鼓勵他也向各大媒體提出訴訟。他們都是因為所作所為不為媒體喜歡,遭到全國媒體日夜攻擊誹謗。據說雷登豪斯的律師已經照做。

 

12/16/2021星期四

這次旅行深受Covid-19之苦。首先出發前,就被旅行社規定要投保包含了新冠肺炎的醫療保險。我相信是因為,一旦我們回來前被發現染病,必須在當地隔離兩星期,而旅行社擔保我們的14天旅館及食宿,所以要我們自己有保險。我原來的保險沒有新冠肺炎這一條款,又不肯添加這一項,於是各處徵詢,終於以150元投保了為期十天的旅遊保險。(算是便宜的,另外一間公司要將近三百元。)

雖然哥斯達黎加沒有規定遊客前往之前,必須證明沒有染病,但是旅行社要求我們在出發前72小時之內測試,不過要求的是最便宜的Antigen測試,只要加幣40-45元。但是回來之前,加拿大卻要我們在72小時內以PCR方式測試。那是比較貴的(大約美金90元),而且是要等24小時才有結果。我們本來最後有半天時間是在哥斯達黎加首都聖荷西San Jose遊覽的,就因為要全團人都去測試,浪費兩個多小時,取消了這一項遊覽。

此外,來回兩趟旅程都要預先在手機上填表,證明自己打過防疫針。這些都必須利用手機上的App程式。我們都在導遊指導下做過一次,之後再自己填表。我不是這方面熟手,都必須有人指導。我知道一些人比我更「盲」,真的很體諒這些人。這些都花了不少寶貴時間。(我見到有些人到了機場才知道有這回事,結果被帶到一個專人櫃檯去填表,更浪費不少排隊的時間。

另外就是戴口罩。戴口罩遊覽是非常煞風景的。但在封閉室內都要戴口罩,這包括在飛機場,以及坐飛機的全部時間,(每一程五個多小時),以及在哥國坐巴士的期間。因為新冠肺炎,在機場時間憑空多了幾個小時,中間有一次又要拖著行李轉機,戴著口罩真的很難呼吸。我的口罩封得非常實,很多時透不過氣,我就拉開下面透氣。事實是沒有人可以長期在封閉的口罩內呼吸。我幾個朋友都跟我透露,他們也不時拉開口罩透氣,甚至故意戴一個寬鬆的口罩方便透氣。

好的是,在戶外時無須戴口罩。這次旅程很多時間是在熱帶雨林,在小船上看動物,那就不用戴口罩。我認為到醫院時,那裏有很多病人時應當戴口罩。但是出入餐館時要戴,大家坐下來開始吃飯時又不用戴,這些都是很無謂的規定。到現在美國很多規定不嚴格的州份,患病的人甚至少過那些嚴格的州份,就證明了很多的規定都沒有科學基礎。

 

12/16/2021星期四

席捲美國各大城市的犯罪浪潮,終於讓那些大連鎖公司受不住了,二十多間連鎖百貨公司的CEO聯名寫信給國會議員,要求他們盡速採取行動,關注這些針對零售商店的集體打劫行為。

這些公司包括:Target,Best Buy,Nordstrom,Dollar General,CVS,Home Depot,Academy Sports + Outdoors等等。他們在信中說,由於近來頻頻發生的集體針對零售業的犯罪行為,迫切希望國會採取行動,更新法律,保障社區跟家庭安全。這包括嚴厲禁止出售贓物的規定。

近幾個星期,在一些大城市如舊金山,洛杉磯,紐約,芝加哥等地,經常出現幾十人集體打劫商店,十幾分鐘之後呼嘯而去,駕車逃走。據說他們是經由社交媒體號召,彼此間並不相識。原因是集體打劫比較不容易被捕。之後他們公然出售贓物圖利。一方面由於近來(特別是加州)對於$950元以下的贓物不予處罰,二來因為這些自由派(民主黨)主政的城市,對於罪犯檢控寬鬆,甚至取消了現金保釋法,讓罪犯都能逍遙法外。

要知道,上述的多間零售商都是近來紛紛向民主黨靠攏的公司,例如Nordstrom,是最先將川普女兒Ivanka品牌下架的公司,Home Depot,Best Buy等也一早公開宣言支持BLM (黑人命貴運動),間接支持削減警察局的號召。現在他們都受到民主黨政策之害。

到目前為止,拜登政府都不承認這些集體打劫犯罪行為跟民主黨的政策有關。白宮發言人沙琪本周在被問到此事時回答:造成這些集體打劫的原因,歸根究柢是因為Covid而起。芝加哥黑人左傾女市長Lori Lightfoot甚至指控那些商店自己沒有負起保安責任。

舊金山是所有城市中最左傾的一個,有最左傾的市長,檢察官,但是該市市長London Breed最近一改常態,發言說要採取行對,對抗犯罪浪潮。她在昨天說,罪犯摧毀了舊金山,必須中止。她聲言要增加警力,增加警方經費,加強監聽設備,讓警方第一時間可以出動終止正在進行中的犯罪行動,同時立法禁止在街上出售贓物。(下圖是舊金山市長London Breed,以及劫匪打劫一間Apple商店。)

 

 

 

 

 

 

這跟她一年前還大力聲言要削減警方經費的立場大相逕庭。

不過不要以為他們會從根本上改變立場,左派從來都不會承認自己的政策是失敗的。他們要讓國民跟他們一起同歸於盡,都不會罷休。

 

12/16/2021星期四

威斯康辛州一個郡Racine County的警方在上月底向地方檢察官建議,檢控當地多名選舉委員會的委員,指他們涉嫌在2020年大選中選舉舞弊。當地警長Christopher Schmaling列舉多項選舉違規事件,包括阻止官方人員special voting deputies (SVDs)到護老院監督/協助老人投票,導致一些神智不清的老人被院方人員非法「幫助」投票。另外有超過五十萬選民的登記卡上的日期是1918年或是更早,表示他們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登記。

在去年的選舉中,拜登僅僅以兩萬一千票之差,贏得了該州十張選民票。

威斯康辛州州議會本周就這事件舉行了聽證會,一名電腦程式員歐當諾Jeff O’Donnell作證時說,有十一萬九千(活躍)選民的登記年份分別是110或是119年之前。總共有五十萬(活躍,或是非活躍)選民的登記年份是1918年。他解釋這個1918年可能是填表格時的選樣年分,證明其中牽涉到舞弊。(活躍選民active voters指的是選舉前六個月之內登記的選民。非活躍選民Inactive voters指的是較早前登記的選民。)歐當諾又指出,有三萬二千在大選前六個月內登記的選民,現在被列為非活躍選民。相對的,超過四萬多在去年大選時投票的選民,事後也被列入非活躍選民,這些都屬於非尋常。雖然他相信其中少數選民投票後去世,但也應當被刪除名字,而非列入「非活躍」名單內。

也有護老院的家人作證指出,她年邁失智的母親剛在十月去世,卻在十一月大選中投了票。

本周的聽證更揭發(證實),Facebook的總裁扎克柏格Mark Zuckerberg在威斯康辛州投入了數百萬元,幫助拜登當選。一名監督2020威斯康辛州選舉審核的法官Michael Gableman蓋柏曼指出,扎克柏格利用新冠肺炎安全的藉口,一共給了該州五個城市的民主黨市長880萬元,事實用來發動民主黨選民投票。

 

 

 

 

 

較早時紐約郵報也揭發,扎克柏格在2020大選前一共利用一項選舉研發計畫Center for Election Innovation and Research (CEIR)的名義,投放了四億多美金,用來在四十多個州幫助推動民主黨選民投票。方式是在民主黨選民集中地區增設「郵寄票箱」,(這些票箱被認為存在相當的舞弊機會),以及安排巴士載運選民到投票所。甚至推動將郵寄選舉方式立法成為永久性的選舉方式。

2016年川普當選後,扎克柏格一度揚言要自己出馬角逐民主黨的總統提名。後來衡量情勢知道無法勝出,就開始全力阻止川普再度當選。他的Facebook並多次封鎖川普的Facebook帳號,一般認為是要阻止川普使用Facebook籌款。

 

12/14/2021星期二

我們這一團在哥斯達黎加時的導遊在其中一段旅程中,說起目前很多南美洲的「難民」會經由南面的巴拿馬入境,之後經過哥斯達黎加一路向北走,再經由中美三小國,入境墨西哥進入美國。他說起這事情時很不滿意。不過他責怪的是古巴,委內瑞拉等共黨國家,說他們的政策製造了難民。這是很奇怪的說法,因為美國的難民除了古巴,委內瑞拉外,還有海地,中美洲三個國家:宏都拉斯,厄瓜多爾,瓜地馬拉。甚至南美洲,中東,亞洲等地的所謂難民。該責怪的當然是美國拜登政府一上台,就取消了邊界政策,甚至說美國歡迎所有的難民入境。

這位導遊Alonso說,哥斯達黎加本身沒有很多人願意到美國去。他們的政府對待這些人的態度就是幫助他們「快快」離境。雖然哥國也不富裕,唯一能做的是人道方式讓他們迅速離去。但是他說每一天都有五六百人由南面入境,累積下來人數眾多,也是一個大負擔。

只是很難由他口中聽見對拜登政府不滿意的話,想他更不敢稱讚川普的邊界政策。因為一團團的美國遊客多數是民主黨人,至少他們聲音比較大。這一次我們有幾個團員就明白表示,不會跟收看Fox News的人交談。(所以我一開始就隱瞞不說)。另一個更說她整天都開著MSNBC,不轉台的。這些人怎麼能跟他們交談?

度假期間,Fox News訪問了瓜地馬拉總統賈曼提Alejandro Giammattei,他說自從拜登任命副總統卡美拉出任邊界全權大使之後,他只在六月時跟卡美拉見過一次面。此外跟拜登通過一次電話,跟國土安全部長也談過一次。不過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是他建議(本身也做過檢察官的)卡美拉,她應當了解刑事法,首先應當將走私人口及毒品的刑事法加強,做為聯邦罪刑,將他們都下獄,之後雙方才能談引渡法。但是卡美拉之後毫無下文。

 

 

 

 

 

 

他說,這些不法份子才是難民的「根源」,現在經營非法入境的組織營利以數十億元計,連我們的導遊Alonso都說,這些難民每一個人都變賣家產,然後將錢交給這些人口走私販子,(他稱他們是罪犯criminals),然後在他們協助下一路向北走。

當被問及那一個總統的邊境政策更好時,賈曼提不願意明說是川普。但是他說,他跟川普政府的溝通更為直接,雖然那時候雙方的立場不是完全一致,但至少雙方都願意談,最後也都談出結果,達成共識。而現在是「不知跟誰去談」。

他更批評拜登上星期的民主高峰會,邀請了一百多個國家對話,但是卻把瓜地馬拉排拒在外,理由是說瓜地馬拉的「貪腐猖獗」,賈曼提說這是莫須有的攻擊。他明白指出,拜登把他排拒在外都因為政治理念不同。他舉例說,拜登大大稱讚剛剛當選的左傾的宏都拉斯總統卡斯楚Xiomara Castro,而這人的競選政綱就是跟台灣斷交,跟北京建立外交關係。而瓜地馬拉就繼續防衛台灣,並與以色列建交。這些才是他們跟拜登不同的地方。

很多人見到上周拜登邀請台灣參加民主峰會論壇,排拒北京政府在外,會以為拜登這是以行動支持台灣。事實可能不是這樣。過去美國民主黨政府搞民主論壇,其實都是在搞左傾立場政府的小圈子。凡是保守派主持的政府都受到排拒。這一次中國人也不要上當。拜登跟國務院那夥人極可能是跟民進黨政府暗通款曲。因為傳統上民主黨都是跟每一個國家的左派最合拍。民主黨跟國民黨的關係一向都是彼此帶刺的,由羅斯福開始,杜魯門,卡特一直都如此。(否則大陸也不會丟掉)。

本來民主黨跟中國共產黨非常合拍,(雙方貪汙的習性也相近)。但是現在為了表面上好看,暫時把北京擱在一邊,拉近跟台灣(民進黨)的關係,封上國內的反對聲音。事實是,拜登沒有一分鐘把真正的民主精神放在心上。我在CCTV上見到北京方面批評說,美國的民主已死,一點都沒有錯。拜登一夥已經把美國立國的民主精神摧毀無疑。

中國人可能需要美國的幫助,但是在接受這幫助時要睜大眼睛。因為美國民主跟共和兩黨在中國問題上的立場是南轅北轍,加上國務院的一大批蛋頭,他們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團夥。看看當年伊朗政府是誰搞垮的?不是美國,而是民主黨。

 

12/13/2021星期一

這一次在哥斯達黎加十天,除了在Tortuguero烏龜國家公園完全沒有電視之外,其他的國家公園 (Arenal 火山公園),以及Monteverde國家公園,還有首都聖荷西San Jose 的旅館,都有電視,但也都是西班牙語節目,僅有的英文台是CNN,另外有一間是中央電視台CCTV佔據了。CNN除了有一間英文台,居然還有一間是西班牙語發音的,兩間電視台都明顯是洗腦用的。

我只在聖荷西時,發現酒店有Fox News,那是非常偶然的發現。因為你按照正常的尋找是找不到的。比如說,CNN都在第60台,你順著上去到了第69台之後就去了第90台。而Fox News是在第80-7台。那怎麼找呢?我是前後花了一天多時間才發現巧妙,你要自己打上80,再一個個加上去。問題是當你打上80時,電視螢幕上甚麼都沒有,是雪花(好像壞了),還會有人繼續看下去嗎?這根本是要阻止人們去看。這就像在早期的美國,跟現在的加拿大,你若是要訂購Fox News,總是阻力多。不像CNN是跟所有加拿大新聞台連接在一處,而Fox News就被孤單的放在很遠,而且沒有HD。

所以哪幾天要看新聞就只有看CNN,但實在看不下去,每五分鐘就報導一次有關一月六日國會闖關事件,那幾天最「熱門」的要點就是,川普要阻止他當時的白宮文件被國會調閱,說得好像是川普做錯事,必須隱瞞。完全不提這個所謂的國會委員會,全次是民主黨提名的人選。就像當年調查川普通俄時,也是每一天都是對他不利的大消息,到最後呢?全部都是杜撰的,甚至發現是希拉里陣營製造的陰謀。

CCTV倒是有很多新聞填補的空白,但也全部是一面倒的政治宣傳。否則哥斯達黎加那麼幾個中國人,需要一個中文台嗎?我在酒店期間看到一個專題報導,欄目是「國家記憶」,說的是1942年香港大營救事件。這是完全的改寫歷史。例如一開始就說:「(當年) 一些愛國人士例如作家茅盾等人,因為抗日受到國民黨迫害,逃到香港。」請問有這樣好笑的事嗎?明明是國民黨抗戰,卻說共產黨因為抗日遭到國民黨迫害。之後又說到日本佔領香港,中國共產黨出力營救那些因為香港淪陷受到迫害的人,(我因為當時只是看,沒紀錄,只是依照記憶,不過大意不會錯。)還說整個行動是周恩來在英明領導,大大的誇獎他。不過好笑的是,電視畫面上明明也有毛澤東,但是稿子上卻一個字都不提毛澤東。

之後說到日本投降了,是中國人全面抗戰的勝利。也是打馬虎的說法。日本人是跟國民政府投降的,壓根不關共產黨的事。我猜想這營救事件跟國民黨剿共有關,但是中共卻顛倒過來說成是他們在抗日,國民黨就阻止(抗日)。完全在改寫歷史。我最痛恨的就是改寫歷史。目前中共在做的事就是全面改寫歷史。他們幾年前把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偷了去(搶了去),今年更開始慶祝國民黨的辛亥革命,他們要把台灣侵吞掉,就是要搶中華民國的國號。以後的人將全部被洗腦,真相將全部被掩飾了。

左派最厲害就是打宣傳戰,把黑的說成白的,達到奪權目的。CNN如此,中共也如此。做老百姓的若不是打起萬分精神,就只好做白癡了。

 

12/13/2021星期一

同時那個美國黑人演員Jussie Smollett 史莫列也在上星期被陪審團裁決五項作偽證(說謊)罪名成立。他就是謊稱被川普支持者攻擊的同性戀演員。他雇人半夜在芝加哥街頭毆打自己,說都因為自己是黑人及同性戀之故。事後還到電視上哭訴,說那幾個戴著支持川普的帽子的人,對他拳打腳踢,一時間成為主流媒體的寵兒,大肆報導。

 

 

 

 

 

 

結果他有六項罪名中五項成立。但是我見到媒體的報導中,全部都沒有提當年(2019冬天)他是說戴著MAGA帽子的人帽子的人用侮辱黑人的言語攻擊他,打他,CNN等只輕描淡寫的說:他是因為謊報有人攻擊他的仇恨事件而被控罪。至於那個極左的MSNBC甚至沒有這條新聞。至於他給三千元,聘請一對非洲演員兄弟攻擊他,甚至在事件前一天還舉行的排演,都沒有報導。兩個索馬里兄弟的證詞相信也具有爆炸性,甚至牽涉到他們幫他買毒品,及否認他們有同性戀關係,但是整個兩天的審訊,在媒體來說都不是新聞。如果今天是川普支持者設局陷害另外一邊,你可以想見會是多麼大的新聞。

這六項罪名也很可笑,原來全部都是:他向警察謊稱自己是仇恨罪行受害者,他向警察謊稱自己是被人攻擊受害者,他向調查人員謊稱自己…。…最後一項是他向第二位警察謊報自己是受害者,只有那一項罪名不成立。

這表示,他請人製造鬧劇,陷害於川普,這行為不違法,只有證明跟警察說謊時才將他定罪。

本案法官表示他會另外進行相關調查再判刑,而史莫列的律師就說他會上訴。

 

12/13/2021星期一

旅行期間,CNN將他們的晚間黃金時段主持人克里斯康莫Chris Cuomo給開除了。他就是紐約州前州長康莫的弟弟,過去一年多大力幫康莫宣傳吹捧的節目主持。自從康莫被多名女子指控性騷擾及性侵犯事件後,他不是在節目中完全不提,甚至被發現他在幕後做哥哥的軍師,甚至幫助哥哥在幕後尋找那些女子的資料,企圖抹黑她們。據說CNN在這件事的最後一根稻草是,CNN得到更多證據,證明克里斯參與康莫州長事件的幕後攪局。於是,CNN主席Jeff Zucker當天(12月四號)就親自通知克里斯,他將無限期被解除職務。

僅僅在四天前,CNN才宣布暫停克里斯的職務。之後CNN解釋他們得到更多的證據。

不僅如此,紐約時報在同一天報導說,CNN也在一周前獲知,克里斯本人也曾經被女人指控性行為不檢。事件發生於當他在另外一間媒體工作時,一名女下屬提出的。CNN說兩件事沒有關係。因為解除職務的決定在那之前已經做了。

據說克里斯在接到通知時十分憤怒,他重申自己在保護哥哥的行為上沒有犯錯。說這不是他願意見到的「下場」。據說他已經跟律師商量準備對CNN採取法律行動。

我見到新聞報導都說,克里斯是CNN的皇牌主持,但是他們沒有一個人提及,這個皇牌節目的收視率在有線新聞網中排名第22位,Fox News的同一時段節目收視都在三百萬觀眾以上,但是克里斯的節目幾乎從未達到一百萬。在他之前有14 個福斯新聞節目,及七個MSNBC的節目。

CNN少了一個所謂的皇牌主持人,卻得到一個爛蘋果。Fox News的一個「異類」克里斯華萊斯Chris Wallace宣布離開福斯新聞台,同時跳槽到CNN,將加入CNN Plus (CNN+),也就是CNN明年將新推出的網路媒體。華萊斯在福斯工作了18年,主要工作是主持星期日的Fox News Sunday。這是每一個媒體都有的星期日新聞雜誌時間。。(下左Chris Cuomo,下右Chris Wallace。)

 

 

 

 

 

 

這不讓人意外,他本來就是一個潛伏的敵人。凡是喜歡看Fox News的人都不喜歡他,他走了最好。我相信他也是Fox News所有節目中收視最低的,他自己也知道不受歡迎。上一次他主持總統競選的辯論時,川普就非常憤怒說他不僅要對付拜登,還樣同對付他這個主持人。每次川普說一件事,好像說亨特拜登的電腦,他就要立即糾正說,那電腦的事沒有證實。

主流媒體在報導此事時都說,華萊斯是福斯新聞台唯一可以制衡所有其他右派主持的媒體人。這才奇怪。其實他們才都需要一個保守派去制衡。

 

度假中,暫停發稿。

12/03/2021星期五

涉嫌性侵多名未成年少女的美國富翁伊普斯汀Jeffrey Epstein生前女友姬蘭麥思薇爾Ghislaine Maxwell被控幫助伊普斯汀安排少女供其洩慾的案子本周開庭。不過有關伊普斯汀生前結交權貴的細節陸續被揭露。最新揭露的是由英國每日郵報Daily Mail索取到的白宮探訪記錄,這紀錄顯示,伊普斯汀在克林頓總統在任初期,曾經出入白宮17次。有時一天多至兩次。

其中一次是1993年九月29日,那天伊普斯坦跟姬蘭一起到白宮出席一項籌款晚宴。那一次伊普斯汀捐出一萬元,作為白宮裝修的基金。(下面是當時三人交談的相片。)

 

 

 

 

 

 

 

現在我們都知道(現年59歲的)姬藍蘭是伊普斯汀的「姘頭」兼皮條,(鴇母),後來伊普斯汀因為與未成年少女發生性行為多項罪名被捕,姬蘭就逃往外國。伊普斯汀則在2019年在紐約的監獄自殺身亡。因為當局知道他極有可能自殺,還特別加強了保安,所以他能夠成功自殺就一直有傳言是被人暗殺。原因是與他交往的權貴人士太多,可能涉及好多位權勢人物的黑幕。到目前傳言最多的是英國安德魯王子,而且似乎有人證物證。另一個相當有關連的就是克林頓。

除開上面說的那一次,伊普斯汀在1993年又到白宮三次,1994年則有12次。不過他到白宮不能證明兩人就牽涉不軌行為。其中有兩次,當時克林頓本人並不在白宮。不過我們過去報導過,克林頓卸任後曾經多次乘搭伊普斯汀的私人飛機,最初報導是11次。後來查閱飛行紀錄,發現克林頓在2001-2003年之間,乘坐伊普斯汀的波音727飛機26次之多。其中五次沒有帶同他的隨身保護的特務。這兩年是他剛剛離開總統任期的時間。而伊普斯汀的飛機被取名叫做Lolita Express,熟悉這字眼的人都應當知道,Lolita(羅麗塔)指的就是一個喜歡跟成年男人發生性關係的未成年女孩,這字眼已經成為一個代號。

此外有證人說,克林頓至少去過一次伊普斯汀在加勒比的一個島嶼,取名叫做Paedophile Island(戀童癖島嶼)。據一位出面指控姬蘭的少女Virginia Giuffre說,2011年見到克林頓在那個島上,說他住在伊普斯汀的住所,那裏經常有瘋狂性派對。不過這指證沒有得到其他人覆核。克林頓也否認自己到過島上,或是參加過性派對。

到現在可以看得出媒體在報導伊普斯汀的新聞時,對克林頓非常保護,反而一定會把川普扯進去。川普住在佛羅里達Palm Beach,伊普斯汀也在當地有住所,社交場合一定經常見面,他們的交往相片也都是在社交場合拍的。不像克林頓跟伊普斯汀的交往那樣神秘。

如果川普真是有一丁點的行踏差錯,你肯定可以見到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

 

12/03/2021星期五

我們活在一個極端不安全的世界,周圍都是定時炸彈。太多因素形成這些定時炸彈,太多因素讓他們毫無顧忌炸開。

密西根州一間中學Oxford High School,一名15歲的學生伊申Ethan Crumbley星期二拿槍在學校走廊掃射,殺死了四名男女同學,傷了七人,包括一名教師。

這件事件離奇的是,校方發現了許多警示,一再向他的父母提出警告,但是父母毫無反應,結果造成致命意外。今天當地的檢察官宣布,不僅是這名學生本人被(當作成年人)控以多項一級謀殺罪,多項一級蓄意謀殺最,一項恐怖罪行之外,他的父母也同時將被起訴四項「非主動過失殺人罪」,以及七項過失傷人罪名。如果罪成,都有15年以內的刑期。(下圖左為伊申,右為他的父母。)

 

 

 

 

 

 

據說,伊申的父親詹姆斯James Crumbley在上週黑色星期五才帶著兒子一起買了這把九釐米Sig Sauer半自動手槍,據說當天伊申還在自己的網路上刊出手槍的相片,顯示非常高興。第二天,他的母親Jennifer也在社交媒體上稱「母子二人試用了他的聖誕禮物。」

在此之前,有老師發現,伊申於上課期間在手機上尋找ammunition「彈藥」,立即跟校方報告。同時在電話中告訴他母親,他母親當時沒有反應,之後卻跟兒子通短訊,其中一封短訊是:lol,我沒生你的氣,不過你要學習不被人捉到。

到了星期二早上,伊申的老師發現他桌上畫了一幅圖畫,畫的是一個人身上被射了兩槍,畫中有很多短句子:「那想法在我腦子裡止不住,救救我。」「到處都是血」,「我的生命毫無意義」,「世界已死」。

據老師說,他們當時就立即召見伊申的父母,當時就通知祂們,必須在48小時內立即帶兒子去給醫生診治。當時還給他們看了伊申的圖畫,不過伊申事先就將部分圖畫抹去,包括那血淋淋的,被槍射中的人。老師說,當時他的父母很不想將孩子帶走,就自己離去了。伊申就回到教室,幾小時後從背包拿出槍來做出命案。

當命案消息傳出後,他的母親在下午1:22分傳短訊給兒子:伊申,不要這樣做。再過15分鐘,他的父親打九一一,說他的槍不見了。他相信他的兒子可能是槍手。

後來檢察官發現,詹姆斯買了槍枝後放在他們臥室的一個抽屜,也沒上鎖。

這是一連串的失職,主要是父母毫無警覺,而且對槍枝粗心大意,而老師當時也沒有堅持。檢察官對他的父母提出檢控是絕對正當的,因為美國人太多人有槍,如果都這樣粗心大意,美國一半人要死於槍械。

不過當檢察官開完記者會後,發現這對夫婦消失了。原本要他們自動投案。所以聯邦調查局已經啟動找人。當局也奇怪,先開記者會再去捉人。而這對夫婦又能跑多遠?他們不顧兒子了嗎?(據說他們去找律師去了。)

目前像伊申這樣的人(大人小孩)相當多。過去聽說這裡有十分之一的人精神有問題,當時還不相信,現在發現相去不遠。很多父母其實知道孩子有問題,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在沒有真正發瘋前,都不可能採取行動,但是到了真的有了行動已經太遲。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多精神不正常的人?除了文化上的長期放縱,姑息之外,上星期(11月24日)介紹的那本The Real Anthony Fauci的書中,可以見到蛛絲馬跡。作者Edward Kennedy Jr.在書中指出,這位福奇醫生跟大藥廠過從太密,不斷推動新藥面市,(加上西方人動輒吃藥,這一句是我說的),就在人體造成影響。他說自從八九十年代,各種新的與精神有關的疾病就大為增加,例如自閉症,ADHD等等…這說法絕對可信。

 

12/03/2021星期五

幾周前說過,美國副總統卡美拉Kamala Harris因為工作表現惡劣,民調支持率跌至谷底,搞至她跟白宮(拜登的人馬)之間關係惡劣。過去分析過,卡美拉不僅工作表現差,她的辦公室更是混亂,幕僚彼此推卸責任,彼此攻訐,過去一個多星期已經先後有兩名重要臣子辭職,先是她的傳訊主任Ashley Etienne宣布辭去,本月初已生效,之後是本周,她的高級顧問及發言人Symone Sanders也在昨天宣布兩周內就離去。這樣的人事變動,相當於副總統辦公室的大地震,任誰都頂受不了。

拜登總統本人的民調支持率已經低到不能再低,只有38%的國民認為他做得好,七成以上國民認為目前國家的方向錯誤。而根據USA Today的民調,認為卡美拉做得好的更只有28%,如果拜登想靠副總統拉他一把,相信是做夢了。所以目前盛傳,拜登考慮不等下次大選,就把卡美拉換掉。

這是相當大的舉動,但不是不可能,目前在華府就風聲不斷的有傳言,甚至連可能人選都呼之欲出。其中最熱門的人選據說是現年39歲的交通部長布提傑Pete Buttigieg。可能因為他近來頻頻露面,宣傳政府的基建法案,加上不久前卡美拉陣營傳出,說白宮偏袒布提傑,他在貨櫃輪被困洛杉磯港口外的「危機」事件中,居然請產假兩個半月的事情,白宮積極為他辯護,但是卡美拉每次出狀況,白宮就任由她被擺上台,讓她一個人出醜。(下左為卡美拉,右為布提傑。)

 

 

 

 

 

 

誰都知道拜登不可能在2024年競選連任,過去不少人預料拜登會培植卡美拉出馬角逐下屆總統提名,(又是女人,又是黑人),但目前看來越來越不可能,最主要的跡象是民主黨的一些捐款大戶發出警告,表示如果屆時是卡美拉出馬,他們就不會捐錢給民主黨。其實不用他們警告,民主黨都不會抬出卡美拉。昨天聽到一個民主黨的評論員居然說「她不是很聰明的人」,這豈不是轉著彎說她笨?

前一陣傳言,拜登會將卡美拉送上到最高法院院出任大法官,就有藉口換走她。但是擴充最高法院的計畫目前受阻,又沒有大法官出缺,不太可能實現,所以又傳說,拜登政府會將現任司法部長Merrick Garland嘉蘭騰出來,讓卡美拉做司法部長,這就可以送走她這瘟神。(因為她過去做過加州檢查廳長)。

至於布提傑他真的那麼理想嗎?因為去年他以一個印地安納州一個人口僅十萬人的小鎮的鎮長,居然出馬角逐總統提名,就知道是那種不自量力的政客。不過這類人也最有機會出頭,好像克林頓,他當年就是以美國倒數前三名的小州州長角逐,也成功了。還有吉米卡特(喬治亞州長),奧巴馬(只當過兩年的參議員),…在民主黨,似乎只要有膽量就可以出頭,(他們知道只要獲得提名,至少媒體會支持,已經成功了一半。)不像共和黨每一個候選人似乎都有相當的背景,相當的經驗,相當的壯志。

還有,布提傑雖然是白人,但是同性戀者,這背景可以爭取到民主黨內左派支持,抵銷了作為白人的先天罪惡。

 

12/03/2021星期五

加州比華麗山高級住宅區星期三凌晨(深夜)發生入屋打劫案,著名的音樂製作人,電影製片,有「黑人教父」之稱的Clarence Avant家裡出了搶劫案,但當警察趕到時,Avant的81歲的妻子Jacqueline已經被劫匪打死。

Avant的豪宅價值七百多萬美元,Jacqueline也是社區聞人。這住宅區是美國最富裕,保安最好的區域,而且劫案發生時,他們家裡還有一名保安在場,但都阻止不了一個人被射殺。

幾小時後,同一社區的鄰居再遭到打劫,劫匪不慎自己射傷了腳部,警方逮捕之後發現他就是殺死Jacqueline的同一個劫匪,(槍枝及子彈證明)。他是29歲的Aariel Maynor,又是一個犯案累累的慣犯。做案時也是在假釋期間。他因為在Avant家裡沒搶到東西,於是又到隔壁去搶,卻又笨到打傷自己的腳。(下左Avant夫婦,右為劫匪檔案相片。)

 

 

 

 

 

 

 

記憶中,這是非常少有的富有黑人被黑人打劫而有人致命的事件。可以見到美國社會的另一個轉型的現象。過去極大多數黑人搶劫的對象都是白人,所以在司法上很多自由派就打出種族平等的旗號,宣稱要為這些犯罪分子爭取社會公義,阻止重判。現在黑人開始有了極富階級,遇到這樣的案件,那些自由派似乎也應該調整腳步了。

我記得七八十年代,還有不少人跟我辯論(包括很多華人),他們舉出的例子都是:黑人打死白人一般判刑都很重,白人打死黑人,判刑就輕得多。這就是只看數據,不了解實情的胡說八道。在過去一兩百年,黑人打死白人幾乎都是因為搶劫,而白人打死黑人,(這類案件發生的比例非常低),除了極少數的「私刑」(所謂的lynching),極大多數都是發生搶劫時(自衛),或是強姦之後的行動。當然判刑上會有分別。知道這些實情,可能容易了解最初美國黑白隔離政策的起因。(這種話今天說不得,這也是自由派要改寫美國歷史的原因,全面抹煞最初的黑奴是完全沒有文化的野蠻人,越少人知道實情,就更有助於他們推動自己的政治目標。)

其實到今天,黑人搶劫事件還是層出不窮,這已經是經過數百年的教育及感化的後果。好像最近加州的集體搶劫事件,(雖然媒體不報導,卻掩飾不住。)動輒七八十人到商店搶劫,這些幾乎都是黑人,只因為法律寬鬆了,就都容易給他們機會作案。但與此同時,好像Avant一樣的事業有成的黑人也在增加,證明美國是一個自由流動的社會,只要努力,都有機會成功。希望大家在談論美國種族問題時不要被媒體誤導,以為法律上就存在制度上的偏差。

 

12/02/2021星期四

十月21日在拍片現場用道具手槍射死了一名女攝影師的影星艾力克鮑溫Alec Baldwin,在ABC電視的一個訪問中說,他從來沒有按板機。他說,他絕對不會拿著手槍對著一個人,更不會按下板機。

這樣說起來,鮑溫沒有按板機,那手槍就自己射出子彈,殺死了人。這讓我想起來最近一個多星期,美國左派媒體對於威斯康辛州黑人駕駛汽車故意撞上遊行隊伍,撞死了六個(白)人,傷了六十多人的事件,都說是:「一輛SUV撞毀事件crash,造成多人死傷」,或是「一輛汽車進入遊行隊伍,造成死傷。」好像殺人的是汽車,不是人。

我不懂槍枝,但是有武器專家出來辯駁說,不按板機而子彈射出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因為現代手槍早已經做到百分百的安全裝置,必須有人先將保險掣拉開,再按板機才會發射。沒有這些程序,不可能發射。

鮑溫最近幾年在電視上(NBC的Saturday Night Live/SNL)中扮演川普頗紅了一陣子,自己就以「政治人物」自居,不時用動作,用髒話辱罵川普,辱罵保守派。四年前當加州Huntington Beach一名警察辦案時,誤殺了一名頑強抵抗企圖拔槍打死警察的嫌犯。當時鮑溫就發出一則推特說:「我在想(這警察)錯誤的殺死一個人時,有甚麼感覺。」現在他是不是應當問自己呢?何況那警察是在辦案,他先被嫌犯毆打,之後嫌犯拔槍時他才還擊。而你呢?平白無事拿著槍就打死一個攝影師,打傷一個導演。

這訪問在星期四晚播出,鮑溫在訪問中落淚,還哭了頗長一段時間。很多人認為他這是在做戲,因為作為演員這樣的表演不是很困難。而且這是在律師導演下做的,因為將來這案子很可能由陪審團裁決,他這樣早做準備,已經在潛在的陪審團員心中留下印象,有助於將來的裁決。(下:鮑溫模仿川普的畫面,以及這次訪問時流淚。)

 

 

 

 

 

 

 

這件案子還在調查,真相沒有人知道。鮑溫的律師跟他自己都提出一個解釋,說有人搞破壞,將真子彈夾雜在一些空彈中間,造成意外。不過當地(新墨西哥州)地方檢察官已經說了不可能,因為到現在沒有這一方面任何證據。

但是好像鮑溫說自己沒按板機,子彈就出去了,相信沒有幾個人會相信。鮑溫自己不僅是拿手槍射死人的人,他還是這片子的監製,相信都很難逃脫責任。我這裡介紹了無數的戰爭片,西部片,每一部都有砲彈,槍彈,燃燒彈…都有機會出意外,但是發生意外的鳳毛麟角,都因為事先要有完美的策畫。鮑溫一夥需要提出解釋的還有很多。

 

12/02/2021星期四

CNN終於採取行動,將他們的王牌主持人克里斯康莫Chris Cuomo 暫時停職。他是紐約州前任州長康莫Andrew Cuomo的弟弟,原因是紐約州司法廳辦公室調查康莫性騷擾(侵犯)多名女子的事件時,發現克里斯不僅是幫他的哥哥辯護,甚至在媒體中尋找那些指控康莫州長的女子的資料,或是潛在的會出面指控者。這就有可能是犯下騷擾證人(或是原告)的罪行。

過去一年多,克里斯不斷在他九點鐘黃金檔的節目中,訪問他的哥哥州長,兩人一搭一唱為兄長宣傳。即使沒有訪問時,也為康莫的政績大吹大擂。其實早已經有新聞界(多數是保守派)認為他的行為不僅利益衝突,也遠遠超出新聞從業員的規範,但是CNN我行我素,絕不干擾。因為吹捧康莫同時,克里斯(跟CNN) 就利用這時機貶低川普,用來做對比,說康莫對付Covid-19多麼有成就,川普就多差。現在我們知道剛好相反。康莫應對護老院的肺炎患者方式,讓紐約多死了四五千老人,事後還湮滅證據。之後當紐約州司法聽証實康莫的確有性騷擾的嫌疑,並列舉多項證據時,克里斯的節目居然提都不提。(下:克里斯/左,在自己的節目中訪問當時的康莫州長。兩人非常享受螢幕上的光輝。)

 

 

 

 

 

 

 

據說克里斯他自己解釋,他是在媒體中詢問有沒有可能新的出來指證的人,但事實上不只如此,因為他也曾表示過:「我有某某人的新的線索」,此外他也將蒐集到的資料傳給康莫的辦公室或是下屬,這都不是記者的職責。

不過CNN這行動也有可能是做個樣子,因為CNN絕不捨得放棄一個這麼好的民主黨主持人。CNN一位負責「新聞操守」的主持Brian Stelter已經在節目中說,克里斯將只會「坐冷板凳幾個星期」,還解釋他的情況史無前例(兄弟間擔任媒體跟官員的關係),所以很難「照本子辦事」。似乎這所謂的處分也只是短期的,暫時的。

Click: 3425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