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Fugitive 逃亡者

2020-05-11 21:27:41

這是美國RKO公司在1947年推出的黑白片,講的是墨西哥在二十世紀初期,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時期,鎮壓天主教時,一個神父逃亡的事蹟。

電影劇本是根據著名的英國小說家葛蘭葛凌Graham Greene在1940年出版的小說The Power and the Glory改編。這是他多部「天主教小說」中的一部。他也寫過其他小說,其中多部被改編為成功的電影,包括:1949年的The Third Man第三人,1951年的The End of the Affair,及1969年的Travels with My Aunt。

飾演神父的是亨利方達Henry Fonda,導演是約翰福特。他也是天主教徒。據說他在二戰前就已經有意拍這電影,並計畫以Thomas Mitchell飾演神父。戰後墨西哥導演Emilio Fernandez開始籌備拍攝之後,福特感到興趣全部接手,Fernandez成為他的主要助理導演,他並且用了Fernandez預定的一班墨西哥演員:女主角桃樂絲狄瑞奧Dolores del Rio,Pedro Armendariz,Miguel Inclan等,福特則增加了美國演員:亨利方達,Ward Bond,J. Carrol Naish等。

電影與原著有相當的改變,人物簡化了很多,而且神父本人的性格也簡單化,書本中他是一個酗酒的神父,而且有一個私生女兒,電影只略微提起他喝酒,至於私生女則省略了。由於劇本上的爭執,福特跟編劇Dudley Nichols為此不再合作。他們合作過的成功電影包括:The Informer (1935),Mary of Scotland  (1936),驛馬車Stagecoach(1939),The Long Voyage Home 天涯路(1940)等。

電影的全部外景都在墨西哥拍攝,也得到墨西哥政府的協助。內景則都在墨西哥的Churubusco Studios拍攝。攝影Gabriel Figueroa用黑白對比畫面呈現上世紀初的墨西哥有如藝術圖畫。

約翰福特認為這電影是他最好的一部,但是賣座就差強人意。

劇情:

電影一開始,一個男人騎著一匹驢子,到達一座廢棄的教堂。一進去他就對著窗口跪下,之後他見到一個印地安女人抱著一個女嬰躲在角落,女人以為他是警察,他說他是逃避警察的,這地方原來是他的教堂。女人說她的嬰兒生下,到現在也沒有受洗,沒有名字。他勉強為她行了洗禮,然後為她取了同她母親一樣的名字:瑪麗亞。

之後他到教堂屋頂敲鐘,沒多久,村民扶老攜幼都來了。他們一來到,就幫神父清理打掃,他們很多還帶了沒有受洗的嬰兒,之後他主持了彌撒,還為這些嬰兒舉行洗禮。教友們都莊嚴的唱聖詩。

在城哩,有一艘大船開到碼頭,一個男人下船前,將手槍,及大筆美鈔放到手提包之後下船。在碼頭他看到牆上貼的招貼,原來他是打劫銀行的通緝犯,懸賞五千元。另一邊,大批騎馬的警察在巡邏,連身上帶十字架項鍊的人,都被捉起來關起來。其中一名警探皮卓Pedro Armendariz向上級報告說,六個月之前已經將這附近最後一名神父都殺死了。但上級說,省長聽人報告還有一名神父出入,甚至有他上次主持婚禮時的相片。於是皮卓宣布,他們要到那個村子去搜查,如果村民將神父藏起來,他就會在那村子捉人質,如果不交出神父,就將人質一個個殺死。

這批警察到了那個村子,村民在街上擺小攤販,購物,騎馬的警察沿街掃蕩,驅散民眾,破壞了他們的攤販,商品。之後他們到了那間破舊的教堂,皮卓見到瑪麗亞抱著嬰兒在角落,原來瑪麗亞是他的舊情人。他問她在這裡做甚麼?她說「你走了之後,我就被父親趕出家門。」皮卓問她女兒叫甚麼名字,她說「跟我一樣,叫瑪麗亞。」皮卓似乎想表達對她及女兒都有感情,但這時另一個警察進來,於是他們分手。。

之後警察到大街上,叫所有村民集合在一起,皮卓對他們說,他們的目標是要找神父,因為他們都是騙子,騙了你們的錢,但是為你們做了甚麼?他們現在要捉人質,如果不交出神父,就會將這人質殺死。之後他們在群眾中捉了一個中年男子。雖然那神父也在人群中,但是沒有一個村民說話。這時神父站出來說「帶我走,那個人有家屬,我一個人,帶我走。」但是皮卓說「我要你做甚麼,滾開。」結果帶了那人走了。

神父決定逃亡,他騎著驢子出發,瑪麗亞為他送行,告訴他比較安全的小路。他沿著小路出發,夜晚在一座河邊準備就寢。但是路邊一個男人見到他搭訕,見他衣著整齊,還騎著驢子,就說「你很有錢,還有一頭驢子。」他夜晚點了蠟燭,那人還說「真的蠟做的蠟燭,也是好東西。」事實是,那個人是警方的線民,他有所有通緝犯包括神父的招貼,知道他是神父。夜晚他打開神父的皮包,見到裡面除了衣服,還有聖經,聖杯,及一小瓶葡萄酒,他將酒偷喝光了,神父醒了見到非常生氣,也知道身分暴露,決定立即離開,但那人纏住他,說自己要告解,要跟著他,保護他,做嚮導。但他一路叫自己Father,讓他想躲都躲不及。

他好不容易一個人逃到港口,買了一張三等艙的船票。排隊要上船時,一個男孩出現,叫他神父。他本來想躲,但那男孩一直跟著他,然後說自己的母親就要死了,希望神父去走一趟。他想了一下跟著去了,眼見著自己的船開走了。到了男孩的家,見到那婦人病重垂危,他為婦人祈禱,之後幾個男人希望他為那婦人主持最後一次彌撒。但是他見到皮包裡沒有葡萄酒,他說沒有酒不能做正式的彌撒。男人叫小孩去找,他說他要一起去。因為當時的政府也禁酒,小孩帶他到市場去找到一個小販,他給了那人錢之後,那小販說他認識省長的親戚,可以帶他們去。他們去到那人的家裡,那人拿出白蘭地,但是他說他只要葡萄酒。那人找出一瓶葡萄酒,卻要打開大家一起喝。他幾次想走都被留下,結果一瓶葡萄酒幾乎喝光。最後他抱著酒瓶出來,小孩已經離去。他要前往那人的家時,被警察捉到,警察見他身上有酒要逮捕他,皮卓帶他去見上級,知道是上級的親屬賣私酒,要問他賣私酒人的名字,結果上級果然將他釋放。(下:他到了小孩家裡,家屬都要他幫忙祈禱。)

 

 

 

 

 

 

 

 

 

他走出警局後,這次他經過市政廣場,見到大批軍隊壓著上次逮捕的人質要去槍斃,他追著去想自首,但是又被警察驅趕。之後他又被那個線民發現,緊緊追著他,他又一路逃走,到原來村莊的一個小店,原來瑪麗亞在這裡工作,唯一的顧客是那個強盜。他疲累不堪,進店後就撲倒桌上。那顧客離開時留下一筆小費,還對著他叫了一聲「神父」。

瑪麗亞見他疲憊,將他帶到後面的房間讓他休息。不久線民帶著一批軍警來搜索,瑪麗亞阻止他們到後面房間,情願拿出私酒請士兵喝酒,甚至表演舞蹈娛樂眾人。之後利用空隙到後面通知神父趕緊由後面的玉米田逃走。(下:瑪麗亞為了拖住士兵,為他們跳舞。)

 

 

 

 

 

 

 

 

 

當線民發現神父逃走,通知警察去追。大批警察騎馬進入玉米田,但是早先離去的強盜通緝犯,守候在玉米田,射殺了多名警察,結果讓神父可以安全逃走。

第二天,他到了邊界一個教堂,受到教堂的庇護。教堂的醫生稱讚他的勇氣,這時他才認識到自己,既不是一個勇敢的人,甚至是一個自大,懦弱,充滿了缺陷的人。每一次面對真正的抉擇,都選擇求生的道路,讓別人為自己死。

就在他休息時,那個線民追來了,他否認自己是警察的線民,他說是為了贖罪來的,說那個「強盜」為了幫他,被警察射傷,傷勢垂危,需要他去。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神父,看在上帝的名。」他半信半疑,但是那人說他有兩頭驢子,不是騙他。他去了。

到了那個傷者那裡,那個強盜見到他,急忙叫他走,說自己不需要他。並說那紙條不是他寫的。他要神父帶著自己的槍快逃,但神父為他做最後祈禱,叫他不要放棄,就像耶穌釘十字架時,旁邊的兩名強盜一樣,可以進天堂。當他做完最後的儀式,皮卓已經等在一邊,即刻將他帶走。

第二天,皮卓到他的牢房通知他,他已經被判處死刑,明早執行。皮卓說可以為他向省長求情,只要公開宣布自己已經不相信上帝,但他不接受。他反問皮卓:你是甚麼時候失去信仰的?皮卓跟他講道理,說他找到了更好的信仰,就是一種社會信條,可以幫人民活得更好,而不是只為了死後上天堂。他指出皮卓其實心裡更害怕,因為他想殺死(消除)上帝但是做不到。他不否認自己怕死,因為自己不是聖人,甚至懦弱,但是更大的力量讓他不怕死。

這時皮卓問他,是否為村子裡一個印地安女人的女兒施洗禮?他說是,皮卓表示善意說,他願意給他一點白蘭地,減輕他的痛苦,但是他拒絕了,他要體會他的死亡I want to live my death。皮卓走後,瑪麗亞在窗口叫他,並用手巾交給他一個木製的十字架. (下:他手持木製十字架,走向刑台,)

 

 

 

 

 

 

 

 

 

 

村子裡的人聽見神父被處決,聚集在教堂裡祈禱,遠處傳來槍聲,這時門被打開,門口出現一個人影對他們說:我是新到的神父。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全部英語對白,所以除了神父之外,都盡量用墨西哥演員,以便講有口音的英語。只有那個強盜,是由美國演員Ward Bond演出,所以片中強調他是「美國強盜」,以掩飾他的口音。(Ward Bond 可能是好萊塢最繁忙的演員,演出超過兩百部電影,幾乎每天都在拍戲,證明他人緣好。他與約翰福特合作最多,在福特的25部電影中出現過,其次是導演Frank Capra的影片也參與了十多部。)

飾演瑪麗亞的Dolores del Rio是好萊塢最成功的拉丁演員,也被公認是最美麗(包括身材)的女人。此外最後出現的新的神父,是新進演員米爾法拉Mel Ferrer,只有一句台詞,這是他第一次出現在銀幕上。

這電影外景全部是在墨西哥的拍攝,Taxco de Alarcon,Cholula,Cuernavaca等地拍攝。這是一部拍攝非常美麗的電影,從開始的教堂內景,廣場的走廊,監獄的內景,及最後的教堂,光影的效果都非常好。很多電影宣稱,甚至賣弄黑白光影對比效果,但很多時似乎只是為了效果,而這一部電影就讓人看了驚嘆,震動。將墨西哥最美麗的一面呈現。福特說,他們每天都等最好的時間,光線,才拍攝,而不像目前都是差不多就算了。難怪。(下:電影最後一個鏡頭,一個新的神父出現在門外。)

 

 

 

 

 

 

 

這也是RKO與約翰福特的製作公司Argosy Pictures的第一次合作,他們合作了三部電影,資本及利潤均均分,但製作主權在福特手中。

作者葛蘭葛凌是在1938年到墨西哥,探討當地政府鎮壓天主教的事蹟。當時在Tabasco是鎮壓最嚴厲的地區,當地政府關閉教堂,強迫神父結婚生子,如果不放棄神職,就被槍斃或是處死,一些不服從的教友,也會被處死。葛蘭葛凌在記述這經驗時說,這是他聽聞的在任何地方最嚴厲的鎮壓,這經驗讓他開始仇恨墨西哥人。但是在他的書中,你見不到仇恨,因為他見到了墨西哥人對宗教的熱誠,他們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保護神父。這書中除了那個警方的線民,幾乎每一個人都挺身為神父獻身,最感動人是那個強盜,他最後將自己當作是神父的保護神。這導致神父本人也由懦弱變成勇敢。(下面是當時在沿海的Colima,Jalisco一些縣市,教友的屍體會被懸掛在鐵軌旁邊示眾,而右圖就是一名神父被槍斃前的畫面。圖片來自wikipedia)

 

 

 

 

 

 

 

 

 

這電影獲得威尼斯影展的,國際天主教電影協會OCIC大獎,評審委員稱這電影「對於道德重整,及人道價值復興」著有貢獻。他們唯一的批評是畫面的唯美,分割了電影的真實價值。據說約翰福特到了墨西哥後,見到當地建築的美,產生了新的靈感,才將原著做了相當的修改。而原著者Graham Greene對於這些修改不滿意,對電影也失望,但是福特本人卻十分滿意,認為是他最好的電影,甚至認為十全十美perfect,是最讓人欣賞的影片。我完全了解他的看法。這部電影的攝影絕對比得上福特的另一部更多人讚賞的電影:搜索者The Searchers(1956)。

主要演員表:

亨利方達Henry Fonda 飾神父

桃樂絲狄瑞奧Dolores del Rio 飾印地安女子瑪麗亞

Pedro Armendariz 飾警察

J. Carrol Naish 飾線民

Leo Carrillo 飾警察總長

Ward Bond 飾強盜

Robert Armstrong 飾另一位警察

Click: 7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