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One Foot in Heaven

2020-02-11 13:10:31

這是華納公司在1941年出品的黑白片,宗教意味很濃,但確實是一部傳記改編的劇本,所以非常感動人。故事是說一個醫科大學生畢業之後受到感召,決心做牧師,過了一生清貧的日子。作者Hartzell Spence是這位牧師的兒子。

電影男主角是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其他演員有:瑪莎史葛Martha Scott,Beulah Bondi,Gene Lockhart等。據說作者的母親一開始就希望由Fredric March飾演作者父親的角色。至於女主角華納最初安排Olivia de Havilland 奧莉維亞哈佛蘭飾演,但華納後來希望她主演另外一部電影They Died with Their Boots On,就換了瑪莎史葛。

目前看這一類電影讓人了解到上世紀初時,每一些小鎮的風土人情,宗教對每一個家庭的重要性,及作為牧師的社會地位等等。

這電影推出後叫好也叫座,並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04年,在加拿大安省的Stratford史特拉福市,一個即將由多倫多大學畢業的醫學院學生威廉史班士William Spence,通知他的未來岳父母及未婚妻一家人,他決定不做醫生,要做牧師。原因是他前一天經過多倫多一間衛理公會的教堂,進去聽過牧師講道之後,豁然開朗,覺得自己受到感召,就這樣決心做牧師。

他的未來岳父聽見大為不滿,但是未婚妻Hope Morris赫普就表示,只要這是他的決心,她就會跟隨。而且當場背出經文中的詞句,支持他的決定。

威廉又說,當時加拿大沒有空缺,他必須去愛荷華州。當時Morris一家都沒聽說過愛荷華,對於他們將去美國作洋基人Yankee非常遺憾。

他們婚後就立即去了愛荷華一個叫做Laketon 的小鎮。下了火車幾乎沒有人煙,威廉要跟妻子保證這裡沒有印地安人,沒有人會剝你的頭皮。(下:他們初到愛荷華州小鎮。)

 

 

 

 

 

 

 

 

到了鎮上他們的新家,因為他們早到了一個星期,房子沒有打掃,而且威廉提醒妻子,他們是地區的牧師,一年薪水$355元,不可以舖張豪華,連她的一些漂亮的服裝,最好都不要拿出來穿。幸好地方上的婦女都將教會當作是自己的家,紛紛幫忙打掃,還送食物來表示歡迎。

過了兩年,他們生了女兒艾琳Eileen,之後每兩三年,他們就要搬家,換到另外一個州的另一個教堂。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他們的一兒一女都已經長大,第三個男嬰也出生了。赫普要為兒子取名William Spence Jr.但是威廉反對,他說加拿大習俗是男人都使用中間名,還說Jr. 的名字娘娘腔sissy,因此拖了三個月還沒給兒子受洗,夫妻關係有些緊張。加上一份薪水養三個孩子經濟非常拮据,家裡經常沒有食物。這一天赫普就說,除了麵包,家裡只有嬰兒的奶粉。威廉提醒她,教會牧師都有一本行為手冊The Discipline,就是要安貧樂道。威廉說他們唯一的希望是等有人來結婚,他可以靠這收入買食物。但是因為附近來了一個Justice of the Peace太平紳士,他也可以為人證婚,影響到他的「生意」。

這天好不容易等到一對年輕人來結婚,事後他很失望地只收到兩元的費用。原來當時的證婚行情分二元及五元兩種,當他收到五元時,就是意外的驚喜,家裡可以吃像樣的晚餐。史班士還開玩笑的說:這星期我講的道理將提到兩條魚跟五個餅的故事,也許可以提醒教友請我們到他們家裡吃飯。

下一個周末,在教堂講完道,他們為社區的新生嬰兒舉行洗禮,赫普抱著新生的嬰兒也來了,威廉幫他行洗禮時念出嬰兒的名字:William Fraser Spence,明顯他沒有聽太太的話。赫普聽了表情有些意外,但接受了。

威廉史班士教導兒女每天在家做功課,即使出去玩也是做有益的體育活動。大兒子Hartzell曾經抱怨,他就說:我們牧師家庭與一般人不同,我們要做榜樣,我們是那種一隻腳在地面,另一隻腳已進入天堂的人,形容是戰戰兢兢做人。但是當天晚上,一個女教友來訪,言詞間說前幾天見到Hartzell剛看完電影出來。史班士聽了很不高興,因為他曾經教導兒女電影都是壞的影響,禁止他們看電影。Hartzell以為父親會教訓他,沒想到史班士說,他要跟兒子去看一次電影,告訴他不好的地方在哪裡。星期六他帶兒子去看了一場電影(默片),那是一部西部片,最初史班士一本正經,還對兒子說:這是你想變成的樣子嗎?但是他很快就被劇情吸引,而且後來壞人一一得到教訓,正義得到伸張,觀眾都大聲鼓掌,史班士也跟著鼓掌。威廉最後對兒子說:這電影不壞,有正面的教育意義。

下一次的講道時間,威廉就用這話題對教友說:以前那種不聽下一代的時代過去了,我們必須有時候也聽聽子女們的談話,也許能學到一點東西。教會也要學習聽下一代人的話。

一次講道時,有人匆忙來報信,原來牧師家的房子燒了,他趕緊跑回去,最關心自己的那些書,幸好赫普知道他心意,幫他搶救了一些。見到房子付之一炬,大家都心酸,但是他說反正要搬家了,原來教會又通知他這一次要搬到Sioux City,是在一個軍營做牧師。因為是戰時,他要出任軍職,赫普就做護士。他以過去學的醫療知識,在人手不夠時也幫人看病。停戰那天,居民齊集他的家門前,由他領導祈禱。感謝戰爭結束,同時祈願永久和平。(下:史班士一家人。)

 

 

 

 

 

 

 

 

 

戰後經濟起飛,他又被調到丹佛市,這時兒女更大了,但是這裡的教會配給他的居住環境很差,下雨時家裡到處漏水。他去找教會的主要贊助人珊桃太太Mrs. Lydia Sandow,發現她自己住的房子建築宏偉,連她的車房都十分乾爽。因為珊桃太太不在,他跟珊桃家的車伕兼花匠談了一下。這花匠住在車房上的小屋22年,從來沒有朋友造訪。但是他桌上有一本聖經,每星期都不會忘記上教堂。他說「我不需要朋友,我有聖經,有花園就夠了。」之後他們一起祈禱,對於這花匠而言,能跟牧師一起祈禱是好榮幸的事。

因為居住環境太差,教堂也年久失修,史班士決定發起起建新教堂。他去找珊桃夫人,她不僅不同意,還因為他跟花匠的一席談話而生氣,決定轉到浸信會。史班士找了當地最有勢力的銀行家特斯頓Preston Thurston,但是特斯頓提條件,要由他太太領導的合唱團在新教堂有特殊的位置。史班士不同意,特別因為特斯頓太太領導的合唱班很沒水準,甚至五音不全。他已經私下訓練了一個兒童合唱團,下一個星期日,他就安排這個兒童合唱團唱了兩首聖詩,明顯比那班先生太太的好很多。並當場宣布讓這成人合唱團暫時休息,由兒童合唱團取代。特斯頓一聽說就取消對新教堂的贊助。不僅如此,兒子Hartzell一天回家說,他被學校開除了,原因是鎮上傳言說他搞大一個女孩子的肚子,迫使那一家人搬到舊金山去了。威廉審問兒子是否真的,兒子發誓說沒這回事。

史班士很灰心,這時他接到加州一個教會的邀請,決定跟妻子到加州去察看環境,見到那裏的教堂富麗堂皇,牧師的住所也乾淨漂亮,是赫普夢想的那種屋子。但是他決定不接受那份工作,因為他覺得「撿現成的」等同偷竊。他決定回來繼續同特斯頓周旋。

回程途中,他決定到舊金山去探訪那個剛剛搬去當地的教友一家人,證實了有關他兒子的傳言根本是假的,那家人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才搬走。回去後他就找特斯頓那班人,對他們說,如果他們不幫助起建教堂計畫,就會將這件(造謠)事在教堂中公開。特斯頓夫妻終於同意資助新教堂。

這時珊桃太太也後悔了,她來請求史班士讓她重回教會。威廉見她有誠意,趁機要她捐助教堂的大鐘琴(兩萬五千元),彩色玻璃,見她都答應了,又加上一座上好的風琴(一萬元)。

一年後教堂建好,美輪美奐。除了附有牧師住宅,還有社區中心。但此時威廉宣布他接受了愛荷華州一個小社區的工作,說那個教會面臨教友及經費都不足的問題,需要人去幫忙。原來近年來史班士在教會中的名望躍升,因為他的教會的出席率最高,都是為著聽他的講道。赫普雖然失望,但像以往一樣同意隨著丈夫走。

一個不是星期天的日子,史班士在新教堂中試著彈奏那座新的大鐘琴,鐘聲清脆,鎮上所有的人都被吸引,自發的走出屋外走向教堂,聚集到教堂前面,同時自發地唱起了聖詩The Church’s One Foundation。包括那些當初反對他建教堂的人,赫普和三個孩子也都來了,他一邊彈一邊流出淚水,不只是因為鐘聲的優美。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這電影宗教意味很濃,但是一點都不做作,因為這是威廉的兒子Hartzell Spence的傳記,他的父親就是這樣。看得出Hartzell Spence也為他的父親驕傲。他眼中的父親不是沒有缺點,比如說,他像當時的男主人一樣,非常大男人,比如為兒子取名字,他沒有讓步。隨時一聲要搬家,全家人就要跟著。赫普曾經抱怨,她好想有一個安定的家,兒女也希望有安定的住處,而不是像遊牧民族一樣,但是最後大家都會聽父親的決定。在那個時代,這似乎是必然。不僅如此,赫普隨時都會唸出聖經的一段話,說:你的地方就是我的地方,你的人就是我的人。心甘情願地跟著。

事實是,依照Hartzell的書,他父親不僅有智慧,而且因為外貌堂堂,(很受婦女教徒的愛載),解決了很多次的糾紛,化解了很多派系內鬥,也度過了很多危機(例如委員會集體辭職的威脅)。他在教會中的名望甚高,後來愛荷華教會還頒給他榮譽神學博士。這是Hartzell寫這本書的目的,因為他覺得父親是一個不凡的牧師。

在書中有很多段很感人,好像史班士隨時都在傳教。當他見到一個牙醫拒絕上教堂時就跟他說:唯有基督徒的道德Christian Moral可以解救這社會,之後就跟他講了一篇道理。而那天還是他們家連買晚餐菜錢都沒有的時候,你很難不為他這種工作的熱誠而感動。這種熱誠應當存在於每一種職業中。(下:史班士跟牙醫說道理。)

 

 

 

 

 

 

 

在Hartzell的書中,他父親後來的薪水提高到$4,800元一年,但是他們家仍然一貧如洗,都因為史班士經常幫助貧窮教友,跟他借錢的他沒有拒絕的。但事後還錢的絕無僅有,連道謝的都不多。

這電影一開始就出現一段文字,說要多謝當地衛斯里公會,以及牧師Norman Vincent Peale等人的協助及指導。也可以證明當時好萊塢願意公開與教會合作拍一部電影。

這電影推出時非常受歡迎,連影評都好,這是非常難得的。換了今天不僅不會有人拍這樣的道德電影,即使拍了也會被攻擊為宣傳八股。但在那個時代,這一類電影很多,而且都受歡迎。那個時代宗教是美國人生活中很重要的一個元素,這樣的情節大家覺得理所當然。我在網上看這電影的片段時,很多網友都說:要讓美國再強大起來,應當多拍多看這樣的電影。

不過如果能讓Olivia de Havilland飾演片中Hope的角色,這電影會更通行。瑪莎史葛不是不好,但沒有Olivia的觀眾緣,也沒有她的歷史地位。

電影中(1917年)威廉和兒子去看了一部電影,在當時只有默片可以看,但觀眾非常熱情,而且觀眾都打成一片。比如說,電影的對白都是用字幕打出來的,但有一些年幼兒童不識字,就由大人或是較大的孩子讀出來。另外在那時,當電影中壞人被打死,或是好人出來時,觀眾都會鼓掌歡呼,這都是後來的觀眾不會做的。(片中的電影是1917年William S. Hart主演的The Silent Man。)這也是我經常介紹西部片的原因,因為到最後壞人一定會被正法,好人都是英雄,這樣的電影就是連神職人員都會推薦。不像今天多數的電影沒有是非正義觀念。

威廉的長子被叫做Hartzell這個不平凡的名字,原來電影中一開始時說,他是在經過一個教堂,進去聽了當時在裡面講道之後決定做牧師的,而那天講道的就是衛里公會的一名主教Joseph Crane Hartzell,這個人對他的終生影響這樣大,所以以他的名字為長子取名。

這電影獲得一項金像獎提名「最佳影片」,但是輸給了How Green Was My Valley 翡翠谷,當年一起競逐的還有:約克軍曹Sergeant YorkCitizen Kane 大國民The Maltese Falcon 馬耳他之鷹等可見競爭之強烈。

主要演員表:

佛德烈馬區Fredric March飾威廉史班士William Spence

瑪莎史葛Martha Scott 飾妻子赫普Hope Morris Spence

Beulah Bondi 飾珊桃夫人Mrs. Lydia Sandow

Gene Lockhart 飾特斯頓Preston Thurston

Elizabeth Fraser飾女兒Eileen Spence (17歲時)

Harry Davenport 飾花匠Elias Samson

Laura Hope Crew飾特斯頓夫人Mrs. Preston Thurston

Grant Mitchell飾Clayton Potter

Moroni Olsen 飾牧師朋友John Romer

Frankie Thomas 飾兒子Hartzell Spence (18歲時)

Jerome Cowan飾牙醫Dr. Horrigan

Ernest Cossart飾岳父  John E. Morris

Nana Bryant飾岳母Mrs. Morris

Click: 14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