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Desert Fox 沙漠之狐

2020-01-28 21:28:17

這是二十世紀福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在1951年推出的一部黑白歷史片,電影全名是:The Desert Fox: The Story of Rommel,敘述的是二戰時納粹德國最了不起的將軍,有「沙漠之狐」之稱的隆美爾Erwin Johannes Rommel將軍,他為納粹德國在非洲北部創下多場勝利戰爭,但是他在人生最後一兩年時間,參與並推動打倒(暗殺)希特特計畫的一段情節。

電影劇本是根據一名英國准將Desmond Young在1950年出版的書Rommel: The Desert Fox 改編的。這位作者曾經以中校官階,參與了英印聯軍在北非的戰事,因此與隆美爾的軍隊直接交戰過。他的軍隊甚至(在1941年)被隆美爾的德軍俘虜,他說隆美爾給盟軍俘虜吃的食物,甚至藥物,與他們德軍享受的一樣,所以他對隆美爾很有好感。戰後他訪問了隆美爾的妻子及兒子,他寫的這本書幫隆美爾塑造了一個很好的形象,有人說他塑造了「隆美爾神話」。

飾演隆美爾的是英國籍的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這是他到好萊塢拍的第一部電影。女主角(飾演隆美爾的妻子)是Jessica Tandy。導演是Henry Hathaway。

這不是一部戰爭片,戰爭的場面不多,對於歷史有興趣的人會感到滿足。我見到有人將全部電影放上網,素質非常好。非常難得。

劇情:

電影開始時(還未出片名之前),是一段英軍士兵企圖衝進德軍在北非的總部,去暗殺隆美爾的行動,結果行動失敗。之後才出片頭及演員字幕。

之後這位英國將軍說,戰後他想知道隆美爾怎麼死的,就賦予自己任務,到德國去訪問了隆美爾的遺孀及兒子,閱讀了隆美爾生前的信件,文件等。還見過一些他生前隨從他的士兵。結果他拼湊了隆美爾生前最後幾個月的生活經歷。

他由1942年十月的一個晚上開始的戰役說起,那一次戰役隆美爾沒有參加,他因為鼻炎回德國住院,當他接到電話趕回戰場時,面對的是英國蒙哥馬利元帥準備大舉攻勢的計畫,他檢討自己的形勢,如果不撤退,就會全軍覆沒,但是此時柏林送來希特勒的指示:「必須守住(埃及)El Alamein,要戰到最後一人為止,不可以撤退,一公分都不可以讓步,不勝利就是死。」隆美爾看了電報認為不可思議。他們念了幾次電報,私下認為柏林那一夥決策者都是瘋狂的人,如果聽命就更瘋狂。他說「我們的士兵是最好的,如果我們撤了,還能繼續打仗,讓他們都犧牲就沒有了。」

最後他決定撤退,之後才去跟希特勒解釋。當他們撤退到突尼斯時,被盟軍包圍,二十多萬軍隊全部投降。不過隆美爾本人卻不在隊伍中,他因為再度生病,住在德國的醫院。這一天老朋友,也是德國Stuggart的市長Karl Strolin史托林來看他,他是一個可以說真心話的朋友。隆美爾的妻子露西及兒子也在座,也一起談話。隆美爾說起希特勒罵他是懦夫,還說「我這種人在俄羅斯早就被槍斃了」。此外他還說,他為德國在北非建立戰功,但是現在(希特勒)卻完全不在乎非洲了。

這時史托林問他:你覺得我們真的會贏嗎?隆美爾說,連希特勒也相信他們不會贏。他自己這樣說過,但他騎虎難下,因為到目前沒有一個國家會跟德國和談。他只有戰至最後一人。「而我們作為德國人,就只能跟他一起戰至最後一人,直到毀滅。」

這時史托林說,他其實還有一個選擇,就是退位。隆美爾沒有答腔。等隆美爾的妻子露西及兒子走了之後,史托林問他:你不擔心真的會被槍斃嗎?他說「我不相信目前我們有任何危險。」史托林臨走時對他說:你應當想一想,萬一你出事,露西跟你兒子以後的平安。隆美爾反而勸他不要隨便跟人說這樣的話。

史托林離開醫院到火車站,他知道被人跟蹤,上了火車後就跳下火車,擺脫了跟蹤的人。

1943年11月,隆美爾奉命到大西洋岸視察,因為他們知道盟軍下一步行動就是由海岸登陸,做一次總反攻。在這裡,他去見了德國在歐洲的戰地司令朗斯特von Runstedt。雙方談到戰略計畫,都不樂觀。甚至提到希特勒倚靠星象家的建議做決策。最後朗斯特提醒他,說要注意像他們這類的職位的人,都受到柏林方面的人的「觀察」,意思是被跟蹤監督。他可能在非洲待久了,所以不知道。

兩個月後,1944年二月,史托林到隆美爾的家裡去探訪。他見到隆美爾的房屋周圍有持槍者監視。進去後他們談到艾森豪可能會等到春天就採取攻勢,他問隆美爾德國是否準備好。之後他問隆美爾這房間是否有竊聽器,之後他說他要談的是「希特勒問題」,原來目前越來越多的人要除去希特勒,隆美爾說他對這種事沒有興趣,但是史托爾提了很多名字,有些是將軍,有些是地方市長及官員,還有著名的學者,宗教領袖等,隆美爾很意外有這樣多人參與。史托爾說:如果我們要被打敗,我們要像人一樣被打被,而不是好像禽獸般被打敗。我們要活得有尊嚴,不要活在恐懼中。(下:史托林對他提起「希特勒計畫」,他難以接受。)

 

 

 

 

 

 

 

隆美爾說,他不想牽扯到這類事情裡。他只是軍人,不理柏林那般人做甚麼。最後他甚至憤怒地叫史托林離去。但史托林臨走時說,他與露西談過,露西還告訴他隆美爾可能想法,隆美爾才開始深思事件。之後隆美爾跟露西討論這事,他認為事件太嚴重,因為牽涉到叛國罪名。但他不否認史托林的話可能是對的。他們決定等事件非決定不可時才決定。

另一邊,盟軍經過四年的準備終於展開了D-day大反攻,傾全部之力在諾曼第海岸一帶登陸,建立橋頭堡,向納粹在歐洲的勢力做全面攻勢。這時被調派到來的隆美爾跟戰地指揮朗斯特討論到局勢,朗斯特非常灰心,說希特勒仍然是依靠星象學家對抗盟軍,甚至拒絕加派軍隊支援,但卻叫他們戰到最後一人。這時隆美爾就關起門來,跟他談到很多人計畫內部策反除去希特勒的計畫,說那是唯一挽回局勢的辦法。當時的計畫是將希特勒逮捕,然後交給盟軍,達到沒有傷損的投降(和平)。朗斯特沒有反對,只說他年紀太大,(太遲了)要他再做叛徒,但是他祝隆美爾好運。(下:他和朗斯特談到去除希特勒的計畫。)

 

 

 

 

 

 

 

 

 

 

這時柏林的威廉凱特爾將軍Wilhelm Keitel打電話來問情況,隆美爾說情況危急,凱特爾就說他不能將這消息告訴希特勒,因為近來太多壞消息,他必須同時有一條好消息一起報告。最後隆美爾覺得不可理喻,說:其他唯一的方法就是「和平」(投降)。然後掛斷電話。

朗斯特臨走對隆美爾說:他(凱特爾)永遠不會向希特勒報告實情,悲觀地說「戰勝時有一百個朋友,戰敗時就是孤兒。」他還說,24小時之內,隆美爾就會被任命取代他做歐洲戰事的戰地指揮。他祝福他們的「特殊計畫」成功。

盟軍登路後,大批陸海空軍向陸地進攻,經法國沿著萊茵河直奔德國內陸,德軍節節敗退。隆美爾指揮撤退的同時,接到柏林來的一個(自己人)上校的報告,說有三個他們的人在柏林被捕,擔心他們會在拷打下招出同謀,不過這三人位置極低,知道的可能不多,所以計畫要盡快進行。只要隆美爾一聲令下,他們就進行。

隆美爾這時致電凱特爾,說他必須立即見希特勒,安排在法國境內見面,他必須直接向Fuhrer(元首) 報告。因為是極端緊急,最好明天早上就見。結果他們在法國Margival希特勒一個地下碉堡內見面,隆美爾說目前情況危急,希特勒不等他報告就說:你每次都說情況危急,你沒有其他的說嗎?我要你是去打仗,不是推卸。隆美爾說:敵人陸海空都比我們人多勢眾,武器更優越…希特勒就說他的態度是失敗主義,思維錯誤,並且堅持盟軍不會對法國的一些鄉村有興趣,他們只要保住倫敦,說隆美爾過分擔心。還說多堅持兩個星期,他們的V Bomb轟炸倫敦的策略就會收效。但隆美爾說,再多兩個星期,盟軍就會突破我們的防線,進入我們腹地。(下:希特勒責備他無能。)

 

 

 

 

 

 

 

 

這時隆美爾已經決定對希特勒下手。但(1944年)六月17號,他的座駕在法國鄉村小路受到盟軍飛機攻擊,他受重傷,汽車也翻覆。之後他在法國一間醫院昏迷了三日。六月20日,希特勒在德國的東普魯士一個碉堡內跟高級軍官開會時,一個手提包內的炸彈爆炸,但是希特勒本人沒有死,他隨即下令逮捕所有嫌疑份子,七千人被捕,五千人被槍決。包括放炸彈的Claus von Stauffenberg,一名貴族出生的上校軍官。

在希特勒大舉搜捕期間,隆美爾躺在醫院及家裡三個多月,官方沒有發布他的消息,也沒有人與他聯絡,是完全的與世隔離。直到十月十三日,凱特爾打電話給他,說要他到柏林,會交給他新的任務。隆美爾說他身體還不夠好,凱特爾就說會派專人明早到他家見他,給他指示。

第二天那個特使Wilhelm Burgdorf的汽車開到,顯示隆美爾的家四周圍已經包圍了大批士兵,這位特使見到他之後說,Fuhrer 多謝他多年的服務,又遺憾他遭受的意外…隆美爾叫他直話直說,他才拿出一份裁決書,上面寫著隆美爾的罪行:叛國treason。隆美爾想了一會說他要到法院辯護,但是Burgdorf警告他那樣無補於事,甚至警告他如果那樣,連他妻子及兒子的安全都不獲保障。最後隆美爾屈服了,他問他有多少時間準備,對方說他們即刻要一起離去。而且保證他會有很快速地及無痛苦死法,官方會說他死於上次的槍傷,同時保證他的名節不受影響。隆美爾沉重的走下樓,他的副官Aldinger見到他臉色就知道結局,輕聲說,我們有槍,可以最後一擊。但是他說:沒用了,房子周圍已經被包圍。之後他去跟妻子露西道別。(下:他和妻子道別。)

 

 

 

 

 

 

 

 

他見到露西第一句話就是:我要你堅強,要非常勇敢。露西知道甚麼一回事。他說:我會離開,不會再回來。他向露西保證,自己會走得很快,沒有痛苦。他說出門時會跟兒子說,露西說讓她去說比較好。在門口時,兒子還笑著問父親:你是去俄羅斯戰場嗎?他只能苦笑,叫兒子努力好好做人。之後他就這樣隨著Burgdorf走了。沒多久,他們在車上就給了他毒藥。

製作與卡司:

我們都知道不久後,(下一年的四月30日)希特勒自己也自殺了。他就是不給德國人一個和平投降的機會。見證了他的「殺到最後一人」立場。

這電影塑造了隆美爾一個英雄的形象,都因為作者Desmond Young親自訪問了隆美爾的遺孀露西,及兒子Manfred,因此得到的資料都是正面的,而且很多隆美爾的部下對他也很敬愛。但也有人批評這電影提升了隆美爾在暗殺希特勒事件中的角色,卻淡化他在早期非洲戰場時期對希特勒的效忠。

這電影是採取旁述的方式交代部分劇情,所以很有紀錄片的感覺。而且在開始時作者Desmond Young他是親自現身,有他走訪露西及Manfred談話的畫面。此外,一些北非戰場的畫面,以及D-day進攻的戰爭畫面,都是真實的紀錄片,特別是諾曼第登陸,以及以後的進攻,畫面用了很多。確實是可以當作一部紀錄片來看。而且我認為作者的用語很平實,不讓人覺得他有意的誇大情節,爭取讀者(觀眾)。

這電影在原著出版不到一年就推出,可見書本還未出版已經開始拍攝工作。好萊塢經常是在聽說一本好書要出版時,已經先行購買電影版權。製片人Nunnally Johnson用了八個月編寫劇本,比一般劇本使用的時間多出四五倍,他說是因為劇情複雜,事實是牽涉太多歷史,要詳細考證。

當時對於一本偏袒一個德國將軍的故事,引起不少美國人的疑惑,因為仗剛打完,很少人願意看一部吹捧德國將軍的電影。但這本書在英國非常受歡迎,首印就賣出17萬本。甚至有人說,這本書及電影,增加了英國(及美國)人願意在戰後幫助德國復興的決定。

最初飾演隆美爾的人選包括寇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李察威麥Richard Widmark等,後來訂了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他是因為當時星運不濟,積極爭取飾演這角色,他甚至願意跟福斯公司簽約七年,因此得到這角色。而因為這電影的成功,福斯公司又在1953年拍了一部The Desert Rat,講的是隆美爾在二戰時,於北非的幾場戰役。仍然由James Mason飾演隆美爾,但增加了英國演員李察波頓Richard Burton飾演一名英國將軍。但就沒有這一部成功。

主要演員表:

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 飾隆美爾Erwin Johannes Rommel

Cedric Hardwicke飾史托林Dr. Karl Strolin

Jessica Tandy 飾妻子露西Lucie Rommel

Luther Adler飾希特勒Adolf Hitler

Everett Sloane 飾最後送毒藥的軍官General Wilhelm Burgdorf

Leo G. Carroll 飾歐洲戰地指揮朗斯特Gerd von Rundstedt

George Macready 飾將軍Fritz Bayerien

Richard Boone飾隆美爾的心腹Hermann Aldinger 隊長

Eduard Franz飾放炸彈的軍官Colonel Claus von Stauffenberg

Desmond Young飾作者Lt. Col. Desmond Young

John Hoyt飾希特勒身邊紅人凱特爾將軍Field Marshall Wilhelm Keitel

William Reynolds 飾演隆美爾兒子Manfred Rommel

Michael Rennie 擔任旁述Narrator

Click: 10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