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Bee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Rooster Cogburn

2019-09-08 19:24:41

這部1975年的西部片,由天王巨星約翰韋恩John Wayne (尊榮),及凱薩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 (嘉芙蓮協賓)聯合主演。電影的主人翁Rooster Cogburn(公雞柯本)就是1969年電影True Grit 大地驚雷中的男主人翁。由於那部電影的成功,所以特意再寫了一個劇本,算是續集。

雖然是續集,但是有全然不同的風格,同時西部片中很少有這一類是以劇本取勝。韋恩與赫本的對白,是這部電影的精髓。他們兩個背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由整天鬥嘴,到彼此惺惺相惜,那一段過程,和精彩對白,足以捉住每一個觀眾。

兩位主角都是1907年五月出生,所以演這電影時都是67歲,而且兩人都已經顯出老態。但是在電影中卻能夠展示出老明星,老前輩的風範。他們完全不需要其他演員,觀眾只記得他們之間的互動,回味無窮。

 

 

 

 

 

 

 

 

 

 

也有人自然會將這電影與1951年的The African Queen 相比,那部電影中也是兩個性格,背景完全不同的人在一段艱苦的經歷之後,彼此惺惺相惜。但在拍那部電影時。Katherine Hepburn只有44歲,所以可以與男主角Humphrey Bogart展開戀情。這部電影中兩位老人家只可以彼此鬥鬥嘴了。

這部電影的中文譯名我發現有:莽龍怒鳳,狂人考伯恩,都很拙劣。

劇情:

大家記得在「大地驚雷」中,有一個傷了一隻眼的警長,綽號公雞的柯本Rooster Cogburn,他因為酗酒,以及多次逮捕犯人時發生流血事件,被取消警長職務,無所事事,就整天與酒為伍。

故事背景在目前的奧克拉荷馬,(當時還未建立州分,還叫做是Indian Territory),這時出現一批匪徒,他們到處打家劫舍,最近更劫持了一輛政府的篷車,上面滿載炸藥。在他們其中一次打劫事件中,他們進入Fort Ruby一個印地安村落,將男男女女都殺死,這個村落有一對傳教士父女。父親是傳教士,女兒尤拉Eula Goodnight是教師,他們在這裡一方面宣道,一方面教導印地安人識字,做家務。劫匪來到後,尤拉幫助許多村民逃到附近的田裡,但是她父親在爭論時,就被劫匪殺死。那個尤拉非常勇敢。她在面對劫匪時,一直宣讀經文,企圖說服劫匪放下屠刀。劫匪就放過了她,她在埋葬父親,及多名村民後發誓要報仇,將劫匪繩之以法。村子中一個男孩Wolf小狼,他的家人都被殺害,就跟著尤拉。

這時當地法官派克Parker 就去找柯本,政府的炸藥被偷走是一件大事,他給柯本一個機會,如果他能將劫匪都擒獲,找回炸藥,政府就恢復他的職務。派克說,他相信只有柯本可以對付這一幫匪徒,同時政府會派給他一個副警長,幫助他。

柯本最初不肯答應,但是法官將薪水提高一倍,最終他答應了。

柯本一個人上了路,他到了那個被劫匪攻擊過的印地安人村落,尤拉正在跟小狼安葬死者。柯本叫他們立刻離開,但是尤拉不肯,她說報仇的工作她也要參與。她還說,她見到劫匪有九個人,她不相信柯本一個人可以對付。柯本最初認為她一個老女人,加上一個印地安小男孩只會礙事,但是尤拉堅持,他只有讓他們跟著。

尤拉除了跟著,還一路引經(聖經)據典,讓柯本很不耐煩。他說你是女人,哪一個教會允許女人傳教preach的?他還說「哪天讓你們女人能投票,天助我也。」

不過尤拉還是跟著了。他們晚上在一處泉水邊宿營。晚上尤拉問他這個公雞的名字怎麼來的,他解釋也許因為自己性格一向cocky,(頑固,不肯認錯),所以被人起了rooster這個外號。然後他被迫說出自己的真名字是Reuben,因為這是一個古老的希伯來宗教名字,所以他禁止尤拉講出去。尤拉當然非常高興,他到底還是與宗教有關連。

對方的土匪頭子綽號Hawk老鷹,他平時對手下非常嚴厲,已經有幾個人表達不滿。其中一個叫做Breed,他過去當過柯本的探子,柯本還救過他,所以對Hawk不太服氣。這時老鷹派手下去突擊柯本,認為他不過是一個人,認為幾個手下足以應付。

第二天柯本等人見到對方好幾個人馬就在附近,於是他們三個人部屬好。柯本知道自己人丁單薄,(法官答應他的助手一直沒出現),就要小狼和尤拉各據一方,他一發號施令,大家就發槍,不要打死對方,只要讓對方以為自己人多勢眾。

老鷹的手下先將他們包圍,其中一人到後面攻擊柯本,沒想到尤拉一槍就把他擊斃,當另一個人還擊時,也被她打死。加上小狼也在發槍,對方以為他真的有助手,就全部嚇跑了。連那輛裝有炸藥的篷車也不要了。於是柯本打贏了一仗,還擄獲篷車和所有炸藥,以及車上的一座機關槍。

柯本不知道誰發的槍打死對方兩個人,尤拉說是她打的。原來她過去一個男朋友教她射擊騎馬,而且她很有心得。柯本對她另眼相看,但他強調,沒必要時不要打死對方,因為自己當初就是逮捕犯人時殺死對方,自己被解除職務。尤拉就說,如果她不打那一槍,柯本可能已經被殺死。

尤拉雖然打死兩個匪徒,臨走她還是要為那兩個死人唸經祈福,說ashes to ashes, dust to dust…然後才離去。

現在他們一行三人三批馬,還多了一輛篷車。一路上柯本問尤拉多大?多重?說她大概也沒有錢?於是尤拉諷刺他是「出來尋找有錢孀富的」童子軍。他們就一路鬥嘴。

老鷹手下去到鎮上的酒吧,向老鷹報告篷車及炸藥都被柯本奪回,老鷹非常憤怒,除了痛罵手下,還誓言要將那輛篷車搶回來。原來他們搶那些炸藥,是準備將來打劫銀行時用。

老鷹帶領手下到了昨天發生戰鬥的現場,見到兩個手下的屍體,知道柯本等人應當還在附近,於是部署晚上攻擊。

柯本就在休息時和小狼一起去打獵,獵到了火雞,之後就由尤拉負責烤雞。他們一邊吃,一邊聊天。柯本說到他在內戰時怎麼傷的一隻眼睛,怎麼因為性格不羈,太太離他出走。又說他曾經逮捕過一些著名的歹徒。小狼非常佩服,說將來要成為跟他一樣的警長。

當晚宿營時,柯本與小狼輪流守夜,小狼守上半夜,但是因為他打瞌睡,被對方捉去,之後對方高聲要柯本將篷車交出換小狼。小狼就高喊不要照辦,因為對方不會守信用。小狼這時用柯本較早時給他的一把迷你小槍射擊對方並且掙脫逃走,而柯本就用篷車上的機關槍對著對方發射。之後他叫小狼到後面將對方的馬匹都放走,當對方要離去時,沒有馬匹,忙著去追馬,柯本等人就有大把時間駕駛篷車離去。

他們到了一個渡口,柯本強迫渡口的老人,將一艘竹筏借給他用,將炸藥運到政府的基地。他要尤拉和小狼都留在岸上,但是尤拉又不肯,於是三人上了竹筏。

老鷹等人在岸上的高處向他們射擊,但是抵不過柯本船上的高射炮。於是他派了兩名手下到岸邊,去阻止他們前進。方法是用一根繩子先安置在水底,等柯本的竹筏到時,可能翻覆,他們就可以攻擊。但是當柯本見到繩子要除去時,其中一個匪徒就要對他發槍,這時另一個匪徒Breed卻朝他開了一槍將他打死。然後他對柯本說,現在我這是對你報恩,同時警告你,老鷹在前面部署好了,你小心應對。

Breed回去向老鷹報告,他們的計畫失敗,同黨被柯本打死了,他雖然極力搶救同僚都無效,只有逃回來。多疑的老鷹不相信,檢查他的槍只發了一顆子彈,知道他說謊,就將他踢落山崖摔死了。

但是柯本的竹筏前途艱險,因為一大段的水流非常湍急,一般的船隻都無法平安度過,何況他們是一個竹筏,而且上面裝滿了炸藥。他們抱著破斧沉舟的心情前進。

在激流中,他們的竹筏好幾次幾乎翻覆,柯本及小狼使勁挺住。一方面山崖上還有老鷹一夥人的子對住他們掃射。柯本除了用高射炮,尤拉和小狼也是彈無虛發。但在激流中,高射炮被翻落水裡,他們沒有了武器。這時連尤拉都洩氣了,她說:上帝保佑。柯本就說:如果上帝真的保佑,我就戒酒。(下圖:他們向山崖上開火。)

 

 

 

 

 

 

 

 

幸好這時度過了激流,但是老鷹的剩餘分子四個人騎馬在前面淺灘處等候,他們如果再接近,就會面對對方的槍林彈雨。老鷹也等著他們自投羅網。這時柯本就將船上的炸藥都放入水裡,讓它們往前飄。快要接近時,尤拉和小狼假裝投降,說柯本落了水,快死了,他們要投降,就在這時候柯本由剩餘的一個箱子後面起身,用槍射擊那些炸藥,結果老鷹等四個人都被炸死。

幾天後,法官派克本來要判柯本殺死犯人的罪名,但是面對喋喋不休的尤拉。尤拉說他們殺死那些強盜是沒有選擇,因此堅持要派克恢復柯本的職務。同時她引述聖經裡的章節,將柯本比做是聖經中的Gideon,他領導以色列人擊敗了米甸人。法官終於同意恢復柯本的警長職位。但是尤拉在長篇大論中,卻透漏了柯本的真名是Reuben,就讓法官忍俊不住,而令柯本惱怒。

最後尤拉和小狼騎馬離開,要回到Fort Ruby去重建印地安人社區。走了不久,尤拉又回頭對柯本說:「跟你走這一趟,是每一個女人終生都會記得的冒險經歷。我看著你那被生命磨練過的面孔,你的肚腩,你像熊掌一樣的大手,和發亮的眼睛,我可以說你是整個男性的榜樣,我很驕傲你是我的朋友。」柯本無可奈何的說:(這個女人),她總是必須插進那最後一句話。

製作與卡司:

這個電影故事,可以說是True Grit與African Queen的綜合體。前一半說一個女的硬是要跟著柯本去報仇,後一半就說的是兩個性格極端不同的人,一個粗魯的漢子,一個忠實的基督徒,最後成為好朋友。等於是將兩個劇本拆開,再結合,成為一個新的劇本。

至於復仇的本身,西部片中這樣的情節是常見的,也就是可預料性很高。但是前面說過,這電影因為對白精彩,風趣,所以就與其他西部片不一樣。加上兩位巨星級人物的演出,成為西部片的經典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這劇本是由女明星瑪莎海爾Martha Hayer(用化名)寫的,雖然故事有些老套,但是寫出那樣多精采的對白也不容易。瑪莎海爾的丈夫Hal B. Wallis是好萊塢巨人級別的製片,製作的大片數不勝數,他也是「大地驚雷」以及本片的製片,所以她寫這劇本明顯是給老公用的,也是針對約翰韋恩及凱薩琳和本的型來寫的。

凱薩琳赫本在片中飾演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讓人意外。因為她一直都代表先進分子。在好萊塢她是最早穿長褲的一個女明星,而她飾演這個基督徒非常傳神。她有機會就向人傳教。其中最傳神的是,當老鷹在印地安村子裡要殺他們時,她不停地念經文:上帝是我們的牧者……而且口裡說著:我們不怕,讓老鷹對他一點辦法也沒有。雖然局面應當是悲慘的,但這一段也讓人感到滑稽。

而且約翰韋恩在好萊塢是保守派的龍頭,他能夠與凱薩琳赫本有這樣的互動也讓人感動。赫本與Humphrey Bogart(民主黨)似乎更要合拍一些。也許年紀大了,大家都懂得磨合了。約翰韋恩也是到了六十多歲才獲得一座金像獎(1969年的大地驚雷),為好萊塢接受。

 

 

 

 

 

 

 

 

不過有地位的影評人還是不接受這電影,認為故事走西部片的老套,炒冷飯。又說兩人的對白無聊。Roger Ebert說,兩位明星演得好,但是跟劇本無關,而且因為觀眾光顧著看兩人對話,忘了跟劇情。所以只給了一顆星。我則覺得這些影評人只記得評論,忘了做觀眾。(怪不得Martha Hayer不肯用真名發表。)我個人就覺得這電影的娛樂性高過True Grit,那一部還得了獎。

約翰韋恩演完這電影後,只在下一年拍了最後一部電影The Shootist 英雄本色就在1979年去世了。

這電影風景很美,特別是在過河的那一段,有山有水,原來是在奧勒岡拍的。但是有影評人指出,如果說故事發生在奧克拉荷馬,斷然不會有這樣的山水,所以說是導演一個失誤。

這電影中有一個中國人,他是在開始時提供柯本喝酒的一個店主Chen Lee,柯本曾經向尤拉提過,Chen Lee是他的朋友,幫他製作玉米團,同時懷念一起飲酒的日子。最後當柯本回到鎮上,再見Chen Lee,Lee還叫他「飲多杯」。他戴瓜皮帽,只說廣東話,電影沒交代他們怎麼溝通。

此外那個渡河的老頭綽號叫Shanghai McCoy,在當時的西部,shanghai這個字眼有「騙子」的意思,當作動詞。

這電影幾個配角都受讚賞,哪個演老鷹的,及飾演Breed的都被認為非常稱職。至於演小狼的Richard Romancito,他是新墨西哥州的印地安人,他在演過幾部電影之後就轉行做新圍記者,及寫作,同時也製作及導演電影。他在本片很可惜光彩都被兩位巨星遮蓋了。

主要演職員表:

導演:Stuart Miller

約翰韋恩John Wayne 飾柯本Reuben J. Rooster Cogburn

凱薩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飾尤拉Eula Goodnight

Anthony Zerbe飾老鷹手下Breed

Richard Jordan 飾老鷹Hawk

John McIntire 飾法官Judge Parker

Richard Romancito 飾小狼Wolf

Strother Martin 飾渡口店主Shanghai McCoy

Tommy Lee 飾華人Chen Lee

Jon Lormer 飾牧師George Goodnight

Click: 7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