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默片 Speedy 飛毛腿

2024-06-15 22:08:24

這是默片明星 Harold Lloyd 哈洛羅德自己的製作公司拍攝的黑白默片,由派拉蒙電影公司於1928 年推出的喜劇。因為這時候有聲片已經出現,所以這電影有一個有聲版,不過沒有默片的受歡迎。而這個默片的配樂則具有「有聲片」的風味,也就是跟畫面(包括歌詞) 相當配合。

這電影是根據 John Grey 的故事改編,由 Albert DeMond 撰寫字幕,導演是Ted Wilde,是他導演的最後一部默片,也是Harold Lloyd 主演的最後一部默片。電影是說一個叫做Speedy (飛毛腿) 的男人,因為醉心於棒球,工作不專心,每個工作都做不長久。電影中有很多飛車畫面,這也是這電影的特色之一。

因為男主人翁的醉心於棒球,當時美國最著名的棒球明星Babe Ruth 還出現在電影中,並且有不少對白。另外還有一位棒球明星Lou Gharic 短暫露面。

這電影有很大一部分是在紐約拍攝,當時導演並沒有清場,可以見到紐約市當時的街景,有如紀錄片,非常珍貴。

這電影在好萊塢第一屆金像獎獲得提名最佳(喜劇片) 導演,不過輸給了Two Arabian Knights 的導演Lewis Milestone。見到網上還有一個中文譯名「極速快感」,認為不是很適合。「飛毛腿」雖然也不是很好,但找不到更好譯名。此外這電影(片長86分鐘) 目前沒有版權登記,所以在網上很多免費版本可以看到,意外發現連Wikipedia 都附了一個清晰版本。

劇情:

電影開始時說,紐約居民非常忙碌,所以都在星期五就把星期六該洗的澡洗了,這樣可以在星期天,把星期一該洗的衣服洗了。不過在紐約一個比較寧靜的街頭,仍然有馬匹拉的電車。這是由Pop Dillon 狄龍老爹經營的。每天由一匹白馬拉著一輛電車,在市區的電車軌上行駛。

狄龍有一個孫女兒珍妮Jane,兩人相依為命。珍妮每天為祖父送午餐,一起在終點站吃午餐。珍妮有一個男朋友Harold Swift 哈洛,因為來去匆匆,又姓的是Swift (快速),所以被人取了外號Speedy 飛毛腿。他在一個soda shop 工作。這是早期的快餐店,通常是在藥店,或是小型百貨公司附設的一個櫃台,提供三明治,冰淇淋一類的簡單食物。是在快餐店沒出現之前,一般打工族解決三餐的熱門地方。

因為哈洛熱衷於棒球,是紐約洋基隊的忠實球迷,他一邊工作,一邊就抽空打電話去詢問球賽結果,並通知餐館廚房人員最新資訊。他會把每一局球賽的結果,用食物擺放在櫥櫃給大家看,例如說中間有孔的donut 代表零分,把pretzel 掰開一半,就代表3 分。他的經理每次巡視店面,見到他都要訓斥幾句。(下:哈洛用店中的糕點,擺放成棒球賽的得分紀錄。)

 

 

 

 

 

 

 

這天老闆跟經理一起來到,老闆要經理找一位職員送一束花到家裏,因為昨晚夜歸,要用鮮花跟太太道歉。經理就找他去送。還說如果他在二十分鐘之內不及時送到,就別回來。他拿了花就立即出去,但是途中見到有地方在報告最新棒球賽結果,他就停下來,擠進去看。等到快趕不上時間,就去擠電車,但是擠不進去,那一束花又被電車門斬去一半,他見到沒戲唱了,就決定不回公司,買了一份報紙準備再找工作。

他到了珍妮那裏,老爹見到他又沒了工作,就說他沒出息。他則說:大人物不會斤斤計較在soda shop 的工作,還對珍妮說,沒工作正好,明天星期天可以去Coney Island (遊樂場)玩一天,星期一再找份好工作。

這時當地的電車大王威爾登W. S. Wilton 正準備收購好像老爹這樣的電車散戶,將紐約所有的電車收集壟斷,過去幾個月派了手下一直向老爹提出收購要求,老爹都沒答應。這時威爾登親自上門,說給他最後機會,讓他自己出價。老爹在紙上寫了一萬元,但這時在一邊看報的哈洛見到一則新聞說,威爾登的目的是要壟斷市內所有電車,而且倚賴所有散戶都出售自己的專利。他就將那紙上的一萬元稍微改動成為七萬元,(將1 改成7),威爾登見到說不可接受,就憤然離去。

之後哈洛將報紙拿給老爹看,老爹也說如果是這樣,他更不會出售。依照老爹跟市府的合約,他只要繼續在每24 小時內至少行駛一圈,就可以保持他的合約,所以他不怕對方的威逼。

第二天,哈洛就帶珍妮到紐約海邊的Coney Island 康尼島遊樂場,他還穿上了新西裝。他們先坐地鐵,在擁擠的車廂,哈洛為了搶位子坐,用線跟口香糖黏著一張紙鈔,引誘有位置的人去撿鈔票,他跟珍妮就搶佔哪人的座位。而事後又用線將那鈔票收回。(下:當時紐約地鐵的擁擠狀況。)

 

 

 

 

 

 

 

到了康妮島,他們玩了很多電動機械,有過山車,電動搖椅,升降車,滑車,甚至滑到人工水池,不亦樂乎。但是在吃熱狗時,被一隻黑色無主人的狗看中,一直尾隨著他們要吃熱狗,他趕都趕不走。那隻狗到垃圾堆找食物後又回來,趴在他身上,將他的西裝弄得汙濁不堪。之後當他站在一個剛剛油漆的欄杆前面時,西裝背後又被油漆畫成一條條線。(下:他們玩一種電動遊戲,成為最後留在轉動台上的一對。)

 

 

 

 

 

 

 

途中他撿到一隻從海鮮攤檔逃走的螃蟹,他貪小放在口袋哩,結果這隻螃蟹不停惡作劇,刺破一個賣氣球小販的所有氣球,又勾女人的裙子,刺穿男女遊客的衣服等等。最後他們贏了很多玩具跟公仔,正準備回去,那隻狗又跟來了,他生氣用繩子將那隻狗綑在一個小販的桌腳,但是小狗掙脫,讓桌子上的商品都摔倒在地,全部破碎。小販向他們索賠,將他們身上所有的錢都拿走了。他們身無分文,無法回家,幸好見到一輛送貨車,送的都是家具,司機是他認得的,才讓他載自己回到紐約市,而那隻小狗也跟上來了。

在車上他們見到車上有很多家具,就好好布置了,假裝是未來的新房,哈洛見到就向珍妮求婚,珍妮說,在老爹的事情沒解決之前,她不會考慮結婚。(下:他們將貨車上的家具整理好,好像新房。)

 

 

 

 

 

 

 

 

 

 

 

星期一,哈洛找到一個的士(計程車) 司機的工作。公司老闆告訴他,如果沒生意,或是車子有差錯,唯他是問。中間又發生很多倒楣事,一直沒有生意,加上亂停車,等到有了客人,又以為是警察要捉犯人,橫衝直撞,又被警察開罰單。最後他百無聊賴時聽到收音機說,洋基最強打擊手魯斯Babe Ruth 將在附近一個孤兒院慰問兒童,他立即開車到那裡,見到魯斯正在將簽了名的棒球送給那些孤兒。他看了一陣,見到兒童解散,而魯斯就走向他,要他盡快送自己到洋基球場。他開心的不得了,一路都說自己有多崇拜他。加上魯斯說要他快點,他就在紐約市一路瘋狂開快車。最後將魯斯送到球場,魯斯要給錢他不收,魯斯就請他進去看球。等他出去要停好車時,又見到警察在等他出來,他想起警察說的:第三張罰單就要他坐牢,於是他乾脆不要車子,進去看球。親自見到魯斯打出全壘打,開心的不得了。這時見到計程車公司老闆也在座,見到他根本沒在開車,氣憤得要打他,他跑出去躲過了。但是當他躲在電話亭時,聽見那個威爾登在隔壁電話亭打電話,他說因為這個老爹不肯出售自己的電車,他們要想辦法,要發動一些流氓在電車上鬧事,然後強奪走老爹的電車。(下:他不肯收魯斯的錢,魯斯就請他看球賽。)

 

 

 

 

 

 

 

 

哈洛聽到後,趕緊回去想辦法。他見到老爹對他說,他好像生病了,建議未來兩天由他代替他開車。老爹正好關節炎發作,就同意了。老爹的車子到了晚上就被附近一些年老街坊當作俱樂部,在裡面聚會,玩牌。他就過去對他們說,那個電車大王要威逼他們,還商量要製造糾紛。這些中老年人聽見就很憤怒,說要幫忙應付。這些中老年人很多都參加過內戰,說好久沒打仗,心理癢癢,回去號召鄰居,要一起「抗戰」。他們還記起當年內戰的通關密碼:聞起來好像要下雨 Smells like rain,用此作為暗號。

第二天他駕駛這馬匹拉的電車時,上來幾個像是流氓的大漢,心知不妙,就沿路對路人說:聞起來好像要下雨。之後又見到一群人在街角鬧事,還叫警察到現場去制伏。他知道這是調虎離山,就對路人說:好像要下大雨。那些人就回去號召更多人,他們拿了棒球棍做武器,又用鍋蓋跟垃圾蓋做盾牌,最後哈洛見到流氓那邊的人群也多了,不少還上了他的電車,於是他說:聞起來非常肯定要下大雨。

最後流氓終於出手開打,哈洛的鄰居們也奮勇作戰,對方用拳頭,他們就用土製武器應付,好像一個裁縫用剪刀剪斷流氓的褲腰帶,讓他們的褲子掉下來,或是剪下他們衣服的一片布。還有一個華人洗衣店的,用熨斗燙那些人的屁股。加上那隻黑狗也幫忙,最後趕走了流氓。雖然雙方都有人受傷,幸好傷勢都不重。

這次威爾登的計畫沒有成功,他們計劃下一步,今晚要去將電車偷走藏起來,讓他們在24 小時內無法開車。第二天一早哈洛要去開車時,發現電車跟馬匹都不見了,哈洛必須在今晚十點鐘之前找到電車,否則就失去合約。他正苦無頭緒時,見到一個流氓從裁縫店出來,而這時那隻黑狗撿到一塊布料,他拿起那布料一看,正好跟那流氓剛剛補好的褲子一樣。而那褲子口袋就有他們偷取電車的訊息。於是他帶著狗就到那群流氓慣常藏身的地點,果然見到他們的電車跟那匹馬。他正要將電車開走,守護那電車的三個流氓就追了出來。哈洛知道自己敵不過他們,就拿起旁邊的一罐廢棄的白油漆,將黑狗的嘴部塗上白漆,好像唾沫,然後大叫:這裡有瘋狗!那幾個流氓就都跑走了。

不過那些壞人也開了汽車在後面追,雙方都在紐約街頭橫衝直撞,加上警察見到也跟著追他們,包括騎電單車的警察,及騎馬的警察。途中他還偷了路邊兩匹白馬,取代自己那匹累得不行的白馬。直到最後他的電車撞到一根金屬柱子,不得不停下。這時發現他的一個輪胎扁了,動不了。大家都跑來要幫忙,這時距離十點鐘只有五分鐘。他見到路邊一個水渠蓋,就臨時想到用這蓋子權當輪胎,大家七手八腳將蓋子裝上,終於可以再出發,並且趕在十點鐘之前回到老爹的家。

這時威爾登一夥人見到他成功了,終於向老爹表示服輸,願意給他索取的價錢。這時哈洛在一邊出主意說,現在他們要十萬元,威爾登一口答應。這時哈洛再跟珍妮求婚,建議他們就乘坐這輛馬車到美加邊境的尼亞加拉大瀑布去度蜜月,珍妮也答應了。

製作與卡司:

這部片子的片名叫做Speedy 有很多原因,其實男主角Harold Lloyd 從小就被父親取了小名 Speedy,所以他在這片中的小名也是 Speedy。他在1925 年的一部片子 The Freshman 大學新生 中,也用了這個小名。而這部片子有很多開快車,及各種交通工具追逐的畫面,用這個做片名也非常適合。

這片中有一場是他駕駛的電車撞到一根金屬柱子,事實這是真的車禍,他的車子確實撞到柱子,而導演保留了這片段,所以是真實的車禍畫面。

看這部電影除了娛樂價值,還等同紀錄片。因為導演在紐約街頭拍了相當多的畫面:金融區,華爾街,時代廣場,布魯克林大橋,Queensboro Bridge,Columbus Circle,洋基球場,連那場球賽都是當時真正的球賽,以及魯斯擊出的全壘打都是真的,不過是真實的紀錄(新聞)片,不是為這部電影拍的。此外還有地鐵的擁擠狀況,可以見到一個世紀前的紐約,已經是這樣繁忙。更難得的是在康妮島Coney Island 的實景拍攝,人頭湧湧都是真實市民,不是臨時演員。而且可以見到的Coney Island 那時期的盛況。當時的遊樂場的遊戲設備,有些跟目前的很相似。所以有紀錄片的效果。(下:片中的一個鏡頭,電車經過紐約市街頭。)

 

 

 

 

 

 

 

 

Harold Lloyd 當時是帶了一個35 人外景隊及演員,浩浩蕩蕩開到紐約去拍這些外景,這在當時是很大的投資。因為在默片時代,極大多數的電影外景為了節省開支,都在加州就地取材,如果需要紐約的外景,佛羅里達的外景,甚至墨西哥,歐洲的外景,都是派一個兩三人的攝影隊去拍了片段,回來剪接進去,很少讓演員一起去到實地拍攝的。Harold Lloyd 所以肯這樣投資,是因為他的影片在當時瘋狂賣座。這樣的投資不怕賺不回來。據說單單這部片子的花費比他的前一部片子就多出25 萬元。其中康妮島那一個片段,就用去十五萬元。

通常傑出運動員參加電影演出,都是一晃即逝,但是棒球界最大明星 Babe Ruth 在這電影中卻有相當的角色。他坐在的士中,被哈洛的瘋狂駕駛顛得左搖右晃,沒有怨言,之後還請他看球賽,這已經不是客串演出,而是真正的演出。Harold Lloyd 的這個面子確實很大。也證實他當時在好萊塢的地位。事實是他這時不僅跟卓別林Charlie Chaplin,巴斯特基頓Buster Keaton 鼎足三立,在賣座上甚至超越另外兩人,所以能夠讓魯斯賣這個人情。此外據報導,另一個當時的棒球明星Lou Gehrig 也在這部片子露面,不過出現時間很短,是真正的cameo,不過他在片中伸出舌頭,也算很盡責的龍套演員。洋基隊另一個球員Bob Meusel 據說也出現了,這要真正眼尖才看得到。(Lou Gehrig 的傳記電影可以參考:The Pride of the Yankees 洋基之光/1942)

結果這電影大大賺錢,總共收入超過兩百萬元。因為這電影的藝術價值,有聲片跟默片都經過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 的電影部門重新修整,所以我們現在看到的影片素質都很好。

主要演員表:

哈洛羅德Harold Lloyd 飾哈洛 Harold “Speedy”Swift

安克里斯蒂Ann Christy 飾珍妮 Jane Dillon

Bert Woodruff 飾珍妮的祖父 Pop Dillon

Byron Douglas 飾電車大王威爾登W. S. Wilton

Brooks Benedict 飾威爾登的手下Steve Carter

貝比魯斯 Babe Ruth 飾演他自己

Andy De Villa 飾交通警察

Herbert Evans 飾哈洛工作餐館的經理

Tommy Hicks 飾地鐵上的胖男孩

 

Click: 29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