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A Majority of One

2024-06-07 17:57:58

這是華納兄弟公司在1961 年推出的彩色喜劇,說的是紐約布魯克林一個猶太婦人,因為兒子死於二戰時的日軍手下,對日本人心懷仇恨,但是在跟隨女婿的外交部工作,前往日本公幹,期間跟一個日本商人交往。飾演這婦人的是羅莎蓮羅素 Rosalind Russell,飾演日本商人的是英國演員亞歷堅尼斯 Alec Guinness。此外有兩名年輕演員飾演她的女兒跟女婿:Madlyn Rhue,Ray Danton。

 

 

 

 

 

 

 

這電影由 Mervyn LeRoy 製片跟導演,劇本是根據Leonard Spigelgass 的同名劇本改編。這電影也是好萊塢在二戰後蓄意教育美國人「不要仇恨你的敵人」的電影之一,剛剛介紹過的 Go For Broke! 二世兵團 ( 1951) 也是這一類。不過在當時仍然以西方人飾演日本人(或是其他人種) 的作法已經是末期,之後在演員工會以及民權團體抗議下,就不再出現。

片名A Majority of One 出自於美國散文作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 的一句話:「任何人如果是比其他人都對,他就已經是多過半數。」或是說:比半數多一票。這句話非常對,只是現在對於對與錯不僅含糊,而且經常是顛倒。

劇情:

住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一位猶太婦人Bertha Jacoby 柏莎傑可比太太日子過得簡單,而且滿足於現實。她有一個同樣是猶太人的鄰居Essie Rubin 魯賓太太就覺得布魯克林居民複雜,這天跟柏紗聊天時,就說已經決定搬到曼哈頓公園大道。

柏莎的丈夫四年前去世,唯一的兒子在二戰參軍,死於日本戰鬥機的轟炸,目前只有一個女兒艾莉絲Alice Black,兩人非常親近。愛莉絲經常隨外交部工作的丈夫傑瑞Jerry Black 四處為家。她今天跟丈夫一起來看母親,說有重要事情宣布。當他們跟魯賓太太打招呼時,魯賓就說她要搬家了,還說這裡來了太多的 colored people (有色人種)。這番話被傑瑞駁斥,要她記得過去很多地方也是排拒猶太人的。魯賓討了沒趣離開了。(下圖:傑可布太太有女兒跟女婿陪著,心滿意足。)

 

 

 

 

 

 

之後女兒女婿就跟她透露,傑瑞升職了,不再於領事館工作,升職到大使館任職,而且年薪加到九千多元,再升一級就可以拿到一萬多年薪。不過他們將最重要的工作地點留到最後才說,不僅說是日本的東京,而且說希望她跟他們一起去。艾莉絲一直擔心母親一個人,而且說她自從父親去世後就經常憂鬱,希望一起去,彼此有照應。柏紗非常不願意,一來要離開住了大半輩子的地方,二來她跟害死自己獨子的日本人深仇大恨。但是當艾莉絲說:一旦我有了身孕,也有人陪伴時,盼孫心切的她心動了。

他們先坐飛機到舊金山,這是柏莎第一次坐飛機,非常恐懼。特別是當空姐示範緊急事件發生時如何使用氧氣罩,更是擔心。當他們到了舊金山就上船,前往日本。

在船上時,他們遇見一個日本富商淺野Mr. Asano,人人都跟他打招呼,傑瑞見到他也認識。但是在甲板休息的柏莎,見到他坐到旁邊的躺椅,就站起身要離去。不過身上的東西掉到地上,淺野見到立刻很有禮貌的起身幫她拾起,她並不道謝,還是要離去,只是身上的東西連續掉落三次,淺野都幫她拾起,最後她還是冷淡的離開了。

之後船上進行面臨危機時期的演習,她跟淺野又在走道碰見,淺野叫住她問她:你對我好像有成見,是否因為我是日本人?柏莎說是因為戰爭,說她的兒子死於戰爭。淺野就說他自己的兒子在商船上時,也被美國空軍炸死,做護士的女兒則在1945 年死於廣島的美國原子彈轟炸。他說他們都飽受戰爭之害,希望以後可以和平共存。還說:我們可以重新開始嗎?於是互相問好。(下:柏莎在船上認識了日本富商淺野/右。)

 

 

 

 

 

 

 

之後他們又在甲板遇見,柏莎在打毛衣,聽見淺野咳嗽,就給了他自己皮包裡的咳糖,他吃了很有效,之後聊上天。淺野說太太兩年前去世,事發突然,很難接受。柏莎則說丈夫生病多年,即使這樣一旦離去,也是一樣難以接受。

因為女兒女婿都有社交應酬,柏莎跟淺野有機會獨處。兩人宗教種族都不同,但是對對方的背景都感興趣。柏莎說自己12歲時隨同家人離開俄羅斯,到達美國。結婚後丈夫作假花生意。兩人都謹守猶太教規,只是下一代沒有她的堅持。淺野跟她有同感。傑瑞認為岳母能夠有自己的社交,不再孤獨也感到寬心。

在船上的最後一晚,這天他們在甲板玩骨牌時,聽到大廳的音樂很好,淺野邀請她一起在甲板跳舞,柏莎最初拒絕,說很久沒有跳舞了,但是經不起對方說服,說「你不是說要追上時代?」,加上甲板月光很好,就一起跳舞。這給在隔了一層玻璃玩橋牌的女兒女婿見到,艾莉絲在丈夫的眼色下就到甲板,臉色不太好看的對母親說,是她休息的時間了。柏莎看出女兒神情不悅,跟淺野道了晚安回到艙房。

當晚柏莎跟女兒吵了起來。艾莉絲說,這是她過去的經驗,在哥斯達黎加時跟一個當地的女館員很要好,當她的丈夫被領事館開除時,她卻來向她請求幫忙,她才知道對方跟她的關係是彼此利用。她說現在傑瑞負責代表政府來跟日本商談提高關稅,淺野是大生意人,他難免要利用關係達到自己的利益。這番話讓她非常生氣,認為淺野跟她接近唯一的原因是要利用她。又說自己活得這樣大,不會連這樣的事都分不清。之後她說這是船上最後一天,她也擔保不再跟淺野見面。她並指責女兒女婿虛偽,自己以為沒有偏見,卻禁止她跟一個日本人做朋友。

第二天到岸,他們三人到達時已有使館人員來接。當女婿女兒去接運行李時,淺野見到柏莎來跟她打招呼,還留下名片說:如果你要觀光,可以來找我。

到了日本之後,他們住在使館安排的一座西式平房,只有浴室是日本式的,還安排了一個會說英語的男人Eddie 艾迪幫忙翻譯,以及打雜。另一邊傑瑞就忙於投入工作,上級Noah Putnam 普特南指示他要趕緊準備與日本方面的會議。柏莎在家中沒有事做,就幫女婿燙衣服。女兒對他說家裡既然有一個艾迪,不要事事親為,反而會被下人看不起。柏莎平時在家裡是唯一跟艾迪相處較多的,從他身上學會一點日本的文化跟習俗。不過她發現這個艾迪貪小,喜歡走歪路,例如要她給自己幾條香菸,他可以拿去賣,,之後跟她分帳。(下:柏莎有機會跟艾迪相處,學習少許日語跟日本習俗。)

 

 

 

 

 

 

 

這天大使館安排了跟日本商界開會,對方主要代表居然是淺野。他到了就跟大家打招呼,還特別跟傑瑞問好,以及問候他的岳母Mrs. Jacoby,傑瑞也認真回禮。上司認為必然可以進行順利,但是之後淺野的態度就改變了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之後接下來的談判突然轉壞,淺野甚至關閉談判的大門。普特南發現,淺野針對的是傑瑞一個人。就叫傑瑞去訓話,叫他解釋哪裡得罪淺野,並且要他解決問題,否則他的工作跟職位都有問題。

傑瑞回去後心情很不好。他認為自己沒有做錯,一定是岳母那邊出了問題,就詢問柏莎她是否曾經說了些甚麼,柏莎當然否認,而且一肚子委屈。但是傑瑞必須在明天答覆普特南,問話的語氣越來越嚴厲,結果柏莎翻臉,回到房間說明天就回美國。女兒過來勸她,她解釋不是傑瑞的錯,但是自己不適合這裡,還是回去比較好。

柏莎認為事件由自己起,還是自己解決。她想起淺野的名片,就叫艾迪幫她叫車子,給了他淺野的住址,坐了計程車前往,但是要艾迪不要告訴任何人。當時下著雨,她到了淺野那裡,對方熱烈歡迎。她要說傑瑞的事,淺野多次打斷她。先叫來媳婦拿了一套日本和服給她換上,之後一起喝茶。還帶她參觀房間跟花園。每次她要說正經事,都被他打斷。後來叫媳婦跟工人拿酒來。就這樣喝了一陣,當她說要走,淺野又留她晚餐,甚至說已經用Kosher 方式烹製了鮮魚,讓她意外又感動。席中還有日本女子彈琴,唱了一首日本民謠  Sakura (櫻花),同時又再度喝酒。柏莎很喜歡那日本的saki,喝了不少。(下:淺野叫媳婦找了日本和服,讓柏莎換上。)

 

 

 

 

 

 

 

這時在家裡,女兒女婿發現她不見了,都十分緊張,傑瑞還打電話到大使館,要求警衛四處去找。

淺野最後才說,他不高興的是,昨天開會之前,在彼此問候之後,傑瑞給他鞠了一個深深的躬。日本的習俗是,你如果過份鞠躬會被認為是取笑日本習俗。柏莎立刻解釋這是傑瑞不懂規矩,不可能有惡意。淺野又說,那天當他提出報告時,傑瑞一直咳嗽,讓他認為是不同意他的內容,甚至取笑他,這也被柏莎解釋了,淺野才放下心結。還說那件和服送給她,還送了她其他的禮物。

臨走之前,淺野陪她看一幅日本畫,借用畫中的涵義對她說,說他對她很有好感,希望跟她開始交往,就是在正式的音樂會,或是酒會中陪同他一起出席,她很意外,說要回去考慮。

當她回到家裡,家人才都放下了心。這時普特南很高興的打電話來說,跟日本的談判又恢復了,明早十點鐘,還說要傑瑞負責。傑瑞的煩惱突然間都消失,他知道是岳母的功勞,道謝不止。這時柏莎跟傑瑞解釋,他得罪淺野的原因。但是當柏莎說淺野要求跟她開始交往時,女兒女婿又開始提出異見,他們提醒母親對方是日本人,雙方認識不深,以後很多問題要面對,這些都讓柏莎不高興。她其實還未答應,但是這一對年輕人已經這樣反對。她指責他們是虛偽,出爾反爾。說他們自認開明,開放,事實卻是講一套做一套。這時她說,淺野馬上就要來了,日本人的習俗是,在一次真情滿意的探訪之後,就會立即回訪。傑瑞立即準備迎賓。

當淺野來到,他見到大家的表情,已經覺察到兩代之間有摩擦。當他私下問柏莎時,柏莎對他說,她必須婉拒他的建議,並解釋他只是失去妻子後寂寞,並不代表對她真正有感情。還說她已經決定回到美國。淺野失望的離去。(下:柏莎面對女兒女婿的反對,決心離去。)

 

 

 

 

 

 

 

回到布魯克林,她原有的公寓還有一年租約,恢復了固有的熟悉生活。魯賓太太還未搬走,很高興來探訪。過了幾個月,柏沙有了意外訪客,淺野說他帶領一個日本考察團到美國,並已經接受了聯合國一份工作,將在紐約住一段時間。柏莎準備了晚餐招待他。這時他們決定有機會一起參加音樂會,看歌劇,過一陣子之後再看兩人是否適合交往。

製作與卡司:

這部電影根據的舞台劇在百老匯連續上演556 長,非常成功。舞台上的女主角 Gertrude Berg 也賦予劇中人柏莎/Mrs. Jacoby 鮮活的生命。所以當華納的Jack Warner 接觸羅莎蓮羅素Rosalind Russell 要她演出這角色時,她非常意外,說自己是一個「來自於康涅狄克州的愛爾蘭背景的女人」,如何可以詮釋紐約布魯克林的猶太婦人?還有這角色應當是屬於Gertrude Berg 的。不過華納記得Berg 幾年前演出過一部電影,賣座慘敗,所以不敢再用她。

羅莎蓮羅素考慮了很久都沒有答應,直到她聽見說男主角將是亞歷堅尼斯,她就同意了。亞歷堅尼斯當時對羅莎蓮承認他是為了片酬接這部片子,於是兩人同時接納演出。

看得出羅莎蓮用了很多功夫準備這角色,她學習了布魯克林猶太人的說話口音,與她平時的說話語氣跟語音都不同。不過她五尺九吋的身高,跟亞歷堅尼斯也是五尺九吋的身高,站在一起有點突兀,因為她看來人高馬大,而亞歷堅尼斯就顯得瘦弱。

亞歷堅尼斯也做了相當的努力。他要求製片人讓他先到日本住十天,以便學習日本人的神態,動作,以及日本文化。看了這電影覺得他神態十足。他似乎對於裝扮成不同族裔的人的挑戰很有興趣。他後來在1984 年的 A Passage to India 印度之旅 中,飾演一個印度人,就更是神似,簡直看不出來是他。亞歷堅尼斯到這時已經演出了 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 桂河大橋  (1957),並獲得金像獎最佳男主角獎,他之後還會在: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Dr. Zhivago 齊瓦哥醫生  (1965),Cromwell (1970)等大片中擔當主要角色,同時在六十多歲時,開始在Star Wars 系列中擔當重要角色。但他在這電影中飾演日本人就有讚有彈,有的說他神似,有的說他的化妝(特意用乳膠將眼睛弄細),是一種侮辱,又說他還是不脫英國人風度。(下:亞歷堅尼斯在片中的日本人形象。)

 

 

 

 

 

羅莎蓮羅素後來在自傳中指出:「見到堅尼斯拍片是一種讓人激動的經歷,即使是拍一個動作二十次,他仍然能夠做得一模一樣。他說他在家中對著鏡子練習。他的風格,雖然有點特別,卻全然吸引我。」不過堅尼斯對於導演Mervyn LeRoy 卻全無好感,他後來批評LeRoy 是他合作過的最差導演。這只能說是不投緣。LeRoy 先後在華納跟米高梅都效勞過,都有相當不錯的成績。這些包括華納的:Little Caesar (1931),I Am a Fugitive from a Chain Gang 牢獄餘生 (1932),Gold Diggers of 1933 (1933),以及在米高梅的:Waterloo Bridge 魂斷藍橋 (1940),Random Harvest 鴛夢重溫 (1942),Quo Vadis 暴君焚城錄 (1951),Mister Roberts 羅伯先生 (1955) 等,都是叫好又叫座的大片。(要參考各導演的作品名單,可以點擊:已經介紹過的導演作品名單)

片中飾演柏莎女兒及女婿的兩位演員都是靠外貌的明星:Ray Danton,Madlyn Rhue,為了讓電影更有賣座力。

這電影是六十年代開始的系列帶有教育性的電影,好像1967 年的 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 誰來晚餐,說的也是美國先進的自由派,一方面支持黑人民權,但是面對自己家人有黑白通婚的事實,就有保留。這些電影都是好萊塢為了淺移默化美國人的族裔成見,而做的努力。不過這樣快讓美國人忘記戰爭的殘酷,鼓吹「擁抱你的敵人」,到越戰時這條道路演變成仇視美國,之後仇視美國傳統價值觀的電影就成為主流。

主要演員表:

羅莎蓮羅素Rosalind Russell 飾柏莎Bertha Jacoby

亞歷堅尼斯Alec Guinness 飾日本商人光一淺野Koichi Asano

雷丹頓Ray Danton 飾女婿傑瑞Jerry Black

梅德琳茹以Madlyn Rhue 飾女兒艾莉絲Alice Black

Mae Questel 飾柏莎的鄰居魯賓太太  Essie Rubin

Marc Marno 飾艾迪Eddie

Gary Vinson 飾使館人員Mr. McMillan

Sharon Huqueny 飾新娘

Frank Wilcox 飾傑瑞上級普特南Noah Putnam

Francis De Sales 飾美國大使館的代表

Yuki Shimoda 飾淺野的秘書

Harriet MacGibbon 飾普特南的妻子Lily Putnam

武井穗鄉George Takei 飾淺野的管家

Maria Tsien 淺野家女僕

 

 

Click: 11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