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Escape from East Berlin 東德逃生記

2024-04-27 23:31:55

這是米高梅在1962 年推出的黑白驚愫片,說的是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東德共黨剛剛在東西柏林之間建立圍牆之後,東柏林居民個個都急欲逃出東德。劇本是根據真實事蹟改編,說一個家庭跟鄰居二十多人挖掘隧道逃生的經歷。故事性很強,經過也驚險。

片中演出者都不是出名的演員,男主角是美國演員 Don Murray,他在1956 年演出第一部片子 Bus Stop 巴士站,就跟瑪麗蓮夢露搭配,受人注意。女主角是德國女星Christine Kaufmann 克莉絲汀考夫曼,其他演員也多數是德國籍或是歐洲演員。

這電影的導演Robert Siodmak 也是德國人,他擅長黑色電影film noir,包括:The Spiral Staircase (1946),The Killers 殺手  (1946),Criss Cross (1948) 等。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西柏林拍攝,米高梅還用石膏在西柏林建造了一座三百米長的仿造柏林圍牆。對當時歷史不清楚的人,很可以經由這部片子感受到東西方被強迫分隔的一段史蹟。劇本很緊湊,而且因為是真事改編,看時不像是劇情片,更像是紀錄片。

見到網上的ok.ru 有免費下載,素質很好,這網站有很多免費老電影可看。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62 年春,東德共產黨在柏林剛剛建好了圍牆,阻止住在東柏林的人逃往西柏林。於是一夜之間,很多柏林家庭分隔東西兩地,那些及時走脫的人已經到了西柏林,他們的家人就被迫留在東柏林。而住在東柏林的居民,一方面想到西柏林跟家人團聚,又或是住不慣共黨統治下的地區,每天都有人想越過圍牆。

這部電影見到,東西柏林之間除了有一道白色的水泥圍牆,還有一道鐵絲網,鐵絲網這邊還日夜都有東德警衛巡迴守護,所以要逃過這鐵絲網真的難如登天,但是還是每天都有人想嘗試。

電影開始時,一個在修車廠工作的東柏林青年甘德Gunther Jurgens 趁著黑夜,開著一輛巨大的拖車tow-truck 企圖衝過圍牆,剛好他的朋友,也是一位東德少校的司機柯特Kurt Schroder 見到他,說要搭他的順風車,甘德遲疑一陣,同意載他,但是柯特看出他要這樣做,警告他說絕對不可能成功,勸他不要想。甘德終於說,算了,他放棄了。但是當柯特下車後,甘德立即加速向圍牆駛去,還未到圍牆就被守望塔的警衛見到,向他射擊,他負傷下車跑步衝向鐵絲網,這時再被守衛亂槍打死。柯特都看在眼哩,唏噓不已。

甘德的妹妹伊瑞卡Erika 跟這個哥哥很接近,她見到哥哥一夜未回家,就到哥哥工作的修車廠去詢問,但是修車廠的同事都含糊的說不知情,最後一個女祕書說,一個叫做柯特的人在昨晚見過甘德,跟她一起離去。她又問了柯特家的地址。原來柯特一家人就住在圍牆旁邊。她找到了柯特,柯特說他確實見到甘德衝過圍牆,但是沒有說他已經死了。還說所有企圖逃亡的都是傻瓜,伊瑞卡跟他辯論了起來,兩人話不投機,她就走了。出門見到圍牆就在旁邊,決定自己爬過鐵絲網逃過去,但這時兩名警衛走近,柯特見到立即衝過去拉走她,在衛兵沒走近時,假裝俯在她身上跟她親吻。衛兵走近見到,他就假裝尷尬的說:不好意思。兩人才得以走開。但是一名衛兵在鐵絲網下面見到一塊從伊瑞卡衣服上撕裂的一塊布,知道有異,立即追過來。柯特已經拉著伊瑞卡逃回家裡。(下:他們兩人假裝親熱,但是被警衛發現。)

 

 

 

 

 

 

 

他進了家門將伊瑞卡帶到二樓,開了一道門,原來當時柏林到處是廢墟,沒有一棟建築完整,他們這房子也被炸過,所以開了門沒有「房屋」,是懸空的,走一步就會掉落地面。他讓伊瑞卡躲在門後的牆角,非常狹窄,也非常危險的角落,之後要她不要出聲。

這時警衛已經帶了人跟警犬到了門口,大聲叫嚷開門。柯特跟母親,及一個舅舅住在一起,另外還有一個成年妹妹,跟一個讀書的小弟弟。柯特的母親去開了門,這時柯特已經坐在廚房假裝在吃晚餐,警衛就進來找人,質問柯特,大家都說不知道,警衛就四處搜尋,一夥人上了樓,遍尋不著,見到有一道門就要柯特打開,他不肯,警衛就用長槍砸開了門,正要出去見到是懸空的,急忙縮回。四處望了一望,雖然狗在叫,但是認為不可能,就走了。伊瑞卡縮在旁邊牆角,已經快要嚇暈了。

當警衛進來時,正好隔壁一個年輕太太來借牛奶,給自己的嬰兒。這個女人瑪嘉Marga 的丈夫在圍牆建築之前在西柏林,現在她出不去,丈夫當然不願意進來,所以分隔兩地。她離去後,柯特的母親從窗口見到瑪嘉跟兩名警衛站在一起說話,懷疑她在告密,大家又緊張起來。還好之後見到一輛警車過來,兩名警衛跟車上的人換班,才知道是虛驚一場。

之後柯特找來伊瑞卡訓話,說她想死不要拖累他們,他說自己還不想死,還說自己在這裡有好工作,住得安心,不想跟她一樣惹禍上身。建議她等天黑後偷偷離去,他會想辦法跟少校借一晚的車子,將她送到城裡,之後讓她自己回去。

柯特到了少校的家,去接載少校艾克哈Major Eckhart跟妻子去宴會,原來柯特跟少校的妻子海迪  Heidi 私通,這是他在東柏林住得舒服的原因。他對少校說,這車子有毛病,如果拿去車廠修要大半天,不如他今晚開回家去,他在家裡有工具可以修好,明天帶來。本來少校拒絕,但是聽見開車後發出的引擎聲,(柯特故意製造的),後來同意了。

柯特晚上將車子開回家,就對伊瑞卡說,等天黑後就送她出去。但這時隔壁的瑪嘉來了,她對柯特說:「我見到你今晚有車,我要求你幫忙一件事,帶著我跟孩子衝破圍牆到對面去。」科特說:「你發瘋嗎?你不要命我還要命。何況我走了家人怎麼辦?」瑪嘉說:你可以帶全家人一起,六七個人擠一輛車足夠坐下。柯特說,他想死有很多辦法,不用她來指導。瑪嘉見他不聽,就威脅說:「我知道你這裡藏了一個人,我可以去告密。」之後就到處瘋狂的找,終於在樓上衣櫥裡找出了伊瑞卡。這時瑪嘉哭了,她說她每晚都思念丈夫,無法睡覺。現在真的是走投無路。之後失望的走了。

柯特看著家人,大家都不說話。不過每個人的臉色都明顯在針對他,原來他的妹妹英格寶Ingeborg 早就想逃出去,她懷念過去的自由日子,特別是隨處可以買到的便宜絲襪,甚至洗熱水澡現在都辦不到。她想念柔軟的毛巾,柔軟的地毯。柯特想不到,連溫順的母親都願意離去。她說:「我不是想出遠門的人,但是不喜歡現在這種每天被人指東指西的日子。」還教訓柯特說:你父親從來沒有「不理需要幫助的人」。柯特說:父親整天幫人,後來不是因此被關到集中營三年?母親說:但是他從來沒有後悔過。(下圖:柯特,伊瑞卡,跟柯特的母親。)

 

 

 

 

 

 

還有舅父艾伯特Uncle Albrecht也都願意離去,連讀小學的弟弟海默Helmut 也都想念過去的同學跟玩伴,不想留在這裡。柯特見到全家都反對他,生氣的責備伊瑞卡,說:都是因為你來了,大家才想走。伊瑞卡說:不是因為我來了,是大家現在才有機會說出口。

柯特說:總是可以想辦法的。他到樓下對伊瑞卡說:我們肯定是不能穿過圍牆出去。唯一的通道是地下。他指著地下室的圍牆說,也許鑿穿這牆壁可以通到對面。伊瑞卡聽見驚喜萬分。但是柯特說,用電鑽聲音很大,一定會引起衛兵注意。這時聽到隔壁有人吹喇叭,就想起用喇叭聲遮掩。舅父艾伯特正好是樂隊指揮,他每天都排練樂隊應付政府需要的遊行,(他總說:這政府沒甚麼好慶祝的,但是每天都要遊行。)柯特要舅父配合,將每天排練時間告訴他們,他們就利用這時間鑿牆壁。不過柯特告訴大家說,等挖好了洞,他是不會跟他們走。母親擔心他會被處罰,但是他說他會宣布跟他們劃清界線,不僅不會受罰,還會受到獎勵。母親生氣的質問他說:你到底是誰,還是我的兒子嗎?

他們開始挖掘之後,每次都有人負責在窗口把望,此外還設計了一根電線,見到有警察前來,就用電燈通知樓下的人,大家立即停工。而且柯特警告每一個人,一個字都不能說出去。不過就告訴了瑪嘉,以免她去告密。瑪嘉知道了高興的擁抱柯特親吻。

他們開始鑿洞之後,一天柯特在修車廠想借一個大的電鑽回去,見到一個男人Walter Brunner 華特布蘭納,他跟柯特說,有人介紹在他家租一間屋子,柯特說沒可能,他家已經沒有屋子,但是布蘭納糾纏不已。原來布蘭納是英格寶在理髮店的客人,有意追求她,但是被英格寶拒絕。他不相信柯特的話,而且對柯特注意起來,特別懷疑他帶走這個大電鑽的目的。(下:大洞剛剛挖好,伊瑞卡試探洞的大小。)

 

 

 

 

 

 

 

這時的東德,每個人都彼此懷疑,每個人也都彼此監視。柯特家對面一個男人,也覺得Schroder 一家人有點神祕,這天特地來打探消息。負責守望的母親見他來到急欲將他送走,但是他說想喝咖啡,母親就說正好家裡沒咖啡了。他就說要將他的鋤頭帶回去,於是母親急忙下樓,叫柯特交出這人的鋤頭,那人拿了鋤頭只好走了,但是見到鋤頭好像剛剛用過,也起了疑心。之後每天都監視這一家人的舉動。

這期間巡迴警衛也曾經對可疑的聲音起疑,但是他們一家非常小心,都避過了危機。一個多星期後他們終於鑿了一個大洞,之後的工作就是挖掘。這工作不會發出聲音,但是就要將大量的泥土搬出去。他們全家人用小水桶將泥土趁夜晚運到屋外的空地,而且要分散放置。幸好當時這裡一片廢墟,到處是炸毀的爛地,一時都沒有被發現。海嘉還將她的嬰兒車借出來,幫忙運泥沙。(下:舅父跟妹妹英格寶用嬰兒車運泥沙。)

 

 

 

 

 

 

 

同時他們還要收集木條,在洞穴周圍用來固定,以免洞穴坍方。有時小弟海默Helmut 出去從破爛建築收集木條。鄰居見到就說要做手工,而且都是趁警衛走開的時候,以免引起注意。

這期間,英格寶負責跟伊瑞卡的父母聯絡,目的是通知他們伊瑞卡安全,但是通往他們那邊的電話一直沒接上。伊瑞卡雖然擔心父母為她著急,不過這類(失聯) 事件在當時的東柏林很尋常,只有無奈認清現實。

海默喜歡玩模型飛機,當警衛到他家檢查時,也注意到,甚至將飛機拆卸了,知道沒有「陰謀」才放過他。這天海默做好了飛機,希望跟西柏林的舊友聯絡,就將飛機釋放往西柏林飛過去,結果飛了一半掉到鐵絲網那一邊,但是沒有越過圍牆,他就過去伸手去撿拾。這時被巡迴警衛見到,以為他要越過鐵絲網,急忙趕過來,這情況被舅父見到,急忙大聲喊叫,叫他回去。警衛趕到後取過飛機,全部拆卸,見到一張紙條,就打開來看,上面寫著:Bella 生了八個小狗puppies。舅父這時趕到說:他只是個孩子。這時警衛才放走海默。他回去後被柯特訓斥,說以後再也不能做這樣的事。他知道如果警衛動作快,海默已經沒命。

他們很快挖掘了一百多尺,眼見就要到對面,卻發現遇到堅實的牆壁,柯特說他們可能遇到一個地下室,需要更大的電鑽,而且發現他們挖掘的深度不夠,距離地面只有幾尺,稍微出錯就會坍方。妹妹英格寶急的哭了,擔心功虧一簣。而且柯特發現他們挖到了樹木的根部,更怕影響地面樹木而被發現。

這些問題他們都一一設法解決。這天母親告訴柯特說有人找他,他上去見到是布蘭納。:他開門見山的說:我知道你們在做甚麼。他說他見到有一棵樹會動搖,知道地下有問題。還說:我也要參加一份。柯特緊張了,說:我們怎麼相信你?他說:我自己好早就計畫挖洞,現在我就下去幫忙。於是柯特只好允許他。他下去後見到挖好的洞穴,說他們做得不錯。他們見到上面漏水,布蘭納也幫著鞏固洞穴的工作。

這天伊瑞卡在洞內待得太久,無法呼吸,柯特將她拖出來,讓她在地下室的窗口呼吸。伊瑞卡對於前景感到樂觀,說盼望西柏林的天氣晴朗,每天藍天白雲,因為那是她心目中的西柏林。她還迫切見到哥哥甘德,說哥哥是她唯一的可以說心事的人,這時柯特忍不住對她說,甘德已經死了,說他當時開著修車廠的拖車,企圖衝過圍牆時,還沒有逃到西柏林就死了。他說一開始沒對她說,是不想讓她難過,現在他不想再瞞著她。伊瑞卡震驚又難過,傷心一陣之後,她決心離去的意願更堅強。

這個晚上,他們突然聽到巨大的震動聲,小弟上來說,有修理電話的工程卡車在上面要挖路舖設電線,柯特聽到知道這是最壞的消息,他們的洞穴一定會被發現。即使不被發現,這樣的震動勢必讓他們的洞坍塌。就在這時他們見到有警察趕到,將工程車趕走了,原來這工程車沒有先拿到執照。當大家正在慶幸時,布蘭納說,現在是因為沒有執照才離去,星期一他們一定會拿到執照回來的。所以他們現在必須快速將這洞穴完工。於是他們實施三班制,每一班八個小時,連母親跟小弟都參加挖掘,以及搬運泥沙的工作。

到了星期六黎明,洞穴終於完工,他們見到對面的藍天。他們將洞口封好,柯特跟家人道別,說他要去上班,如果他晚上趕不回來,要大家等天一黑就全部離去。母親跟家人都不捨,他跟每一個人親吻後就走了,伊瑞卡還在身後叫他一定趕回來,他說「我盡量」。這時他跟伊瑞卡兩人之間已漸生情愫,只是都是存在內心。

而這天海嘉剛好見到伊瑞卡的父母,就私下對他們說,伊瑞卡不僅安好,而且計畫跟他們一起到西柏林,如果他們願意,今晚可以到他們那裏集合,她還口頭告訴他們柯特家的地址。伊瑞卡的父親是一個支持共產黨的教授,他聽了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居然跑去跟艾克哈少校告密。艾克哈聽了立即通令所有下屬,立即趕到柯特那裏去捉人。伊瑞卡的父親要艾克哈擔保,不會懲罰自己的女兒,還要保障她的安全。但這時艾哈特說,這個他不能保證。(下:開始逃亡後,布蘭納幫助母親,及英格寶逃出。)

 

 

 

 

 

 

 

 

艾克哈一邊部屬,一邊打電話告訴妻子海迪,說如果見到柯特,叫他不要離開,困住他。海迪問丈夫「柯特是否有麻煩」,艾克哈說:「麻煩大了」。於是海迪立即通知柯特,柯特一聽就知道東窗事發,立即開著上校的汽車回家,到了家裡發現居然聚集了二十多個人,都提著小皮箱等著出發。他問甚麼回事?大家才說凡是知道的人都想走,他沒辦法,叫大家立即行動,於是大家手忙腳亂的全部都到樓下從洞內出發,這時艾克哈領導的警察跟士兵都已經趕到,敲爛了前門衝進來,這時大家都已經爬進洞,本來不想走的柯特也不得不走了。他是最後一個,他將洞口用泥沙封住,但是封口之前腿部還是中了一彈,他負傷爬著,後來是已經爬出洞口的伊瑞卡,回來拖著他爬出去。

他們一夥總共29人,終於爬出洞口到了西柏林,這是1962 年的一月27日。對面馬上有市民到來歡迎他們,東柏林的警衛在瞭望塔上見到他們,無計可施。(下:伊瑞卡回頭將負傷的柯特拉出來。)

 

 

 

 

 

 

 

 

製作與卡司:

這件事發生在1962 年一月,是當時相當轟動的一件新聞。因為當時每天都有人逃往西柏林,有的成功有的失敗。而這部電影推出於1962 年十月,可見當時電影公司的效率,據說當時很多電影公司都想趕著拍這故事,以便得到宣傳效果。

二戰後,戰勝的盟國於1949 年簽署波次坦協議Potsdam Agreement 將德國分成兩半,一半由蘇聯治理,一半分別由美、英、法治理,然而柏林就位於東德境內,也分成東西柏林。分開之後最初大家都無以為意,有東柏林的人每天到西柏林上班,也有西柏林的人到東柏林看電影。不過後來出現的情況就是,東柏林的居民大批往西柏林遷徙,其中更以年輕人占多數。不僅東柏林居民遷往西柏林,其他東德人也都經由東柏林前往西柏林,因為到了西柏林就可以自由前往西德,或是世界其他地方。五十年代初,每一年多達十餘萬人經過東柏林前往西柏林。

為了阻止人才流失,也因為政府沒面子,東德共黨在1961 年八月幾乎是一夜之間起建圍籬,最初是鐵絲網,關閉通道。之後更建了圍牆,東德人想到西方,就只有冒生命危險,而邊界守衛更是殺無赦。這電影演繹的就是「人民想逃」的心理。這電影是由德國出生的Robert Siodmak 導演,柯特的角色是一個東德的司機Erwin Becker,他是東德議會議員的公用司機,結果他為這部片子做了顧問,所以真實性很強。何況電影拍攝時他剛剛逃出來,記憶猶新。電影雖然沒有大明星,但因為故事性強,從頭到尾牽住人心。再說導演本人不是一個有政治感覺的人,甚至沒有「反共」的心態,只是專注於故事性,完全「據實以報」,但即使這樣,推出時還是受到左派的批判,其中在法國被批判的最厲害,全力打壓這部片子,東德當然不用說,被政府批判是一部資本主義社會的宣傳電影propaganda,為此當時的甘迺迪總統取消了在華盛頓及柏林的兩地同步首映活動。當時的國務卿魯斯克Dean Rusk 還勸阻NBC 電視台取消了原來的播映計畫。

今天見到很多影評用的都是負面的字眼,好像TCM 的評論,用的都是:西柏林政府當時鼓勵拍攝一些反共電影,美國政府鼓勵電影公司拍攝反共電影,好像沒有人鼓勵,這樣的片子就沒有人會拍。(前面才說過,當時這新聞正火熱,是電影公司爭相要拍的。)又說導演本人對這電影評價不高,甚至說「這電影好像是1939 年,德國納粹在掌管宣傳」,居然將好萊塢跟納粹相比,這簡直是不顧事實,顛覆是非。由此可見現代影評人(文化人)左傾意識的嚴重。

這是很不幸的,這部電影的內容是基於事實,無可置疑之處,何況當時每天都有人冒生命危險逃離東柏林(及東德),這是都有數據作證。這麼多年來見到左派一再昧著良心掩埋事實,對於忠於史實的人而言,真的心中很不順氣。我小時候在南台灣,家裡訂了香港時報跟工商日報,記得當時(從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這些報紙的大標題新聞中,幾乎每天都是「珠江又見浮屍」,這些都是企圖從中國大陸逃往香港而遇難的不幸的中國人,有的浮屍身上還有子彈孔。對於中國人來說,真是人間大災難,大悲劇。甚麼樣的情況下,會有這樣多人不顧生命的逃亡?當時年紀小沒有蒐集報紙的習慣,後來知道五六十年代起的逃亡潮是因為飢餓、鬥爭,而不得不逃,七十年代則是因為文化大革命,這些都是中國人的悲劇,但是今天到網上去查,幾乎沒有任何資料,全部都被共黨清除了。將來等我們這一代人(記得的)都死光了,歷史就可以被「壞人」全部改寫。真是痛心。希望手中有資料的人多多放上網,保留史實。

這片子演出的多數是德國演員,但主角還是用了美國人,以爭取美國觀眾。Don Murray 唐穆瑞在美國不算大紅,他在1956 年拍的第一部片子 Bus Stop 巴士站,就是跟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 合作,雖然算是男主角,卻得到最佳男配角金像獎的提名,也算是一炮打響,星運算是不錯的。他也因為「巴士站」一片,跟片中的初露頭角的女星Hope Lange 賀普蘭結婚,(五年後離婚)。他演出電視到2017 年,直到今年(2024) 二月才以94 歲逝世。

女主角是這年剛剛17 歲的德國女星Christine Kaufmann 克莉絲汀考夫曼,她這時已經有十年演出經驗,並且在前一年因為Town Without Pity 一片,獲得金球獎最佳新進女星New Star 獎,是第一位德國演員獲此殊榮。在拍完這部片子後,成為美國影星湯尼寇帝斯Tony Curtis 的(第二任) 妻子,五年後離婚。她很美麗,據說她推卻了Stanley Kubrick 導演的Lolita (1962)。那是一部頗具爭議的片子,(主題不正確),所以她的推卻不需要太多理由。

這電影在同類電影賣座不錯,米高梅宣稱營利19.3 萬元。這是扣除所有製作費用,演員薪酬及宣傳費之後的營利。

主要演員表:

唐穆瑞Don Murray 飾柯特Kurt Schroder

克莉絲汀考夫曼Christine Kaufmann 飾伊瑞卡Erika Jurgens

Werner Klemperer 飾布蘭納Walter Brunner

Ingrid van Bergen 飾妹妹英格寶Ingeborg Schroder

Carl Schell 飾少校艾克哈Major Ekhart

Edith Schultze-Westrum Mother Schroder

Maria Tober 飾鄰居瑪嘉Marga

Horst Janson 飾伊瑞卡的哥哥甘德 Gunther Jurgens

Kai Fischer 飾少校的妻子海迪 Heidi Eckhart

Kurt Waitzmann 飾伊瑞卡的父親Prof. Thomas Jurgens

Helma Seitz 飾伊瑞卡的母親Frau Jurgens

Ronald Dehne  飾小弟海默Helmut Schroder

Click: 51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