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Lion 漫漫回家路

2024-02-11 21:25:40

這是澳洲與英國的電影公司在 2016 年推出的彩色傳記性文藝片,說的是一個印度小男孩,五歲時跟家人(哥哥)失散,之後一個人流浪,試圖找回家人,在吃了不了苦之後,幸運的被一對澳洲夫婦領養,到澳洲度過幸福愉快的青少年時期,直到成年後產生希望找回原來家庭的慾望,靠著網路上的搜尋機制,尋找自己的家鄉及親人。這劇本改編自印度青年Saroo Brierley 的自傳 A Long Way Home。至於片名為什麼叫做 Lion (獅子),是因為男主角一直以為自己叫做Saroo 薩鹿,他後來回家鄉後弄清楚應當是Sheru,而這個字的意義是「獅子」。其實我認為這電影片名也應當叫做 A Long Way Home,而不應當叫做 Lion,很多人想不起與劇情的關係。

這電影的幾個演員都頗受稱讚。男主角是英國籍的 Dev Patel,他飾演成年後的薩鹿。他的父母是印度 Hindu 人,但長年住在非洲肯亞 Kenya,之後移民到英國。現年33 歲的 Patel 帕特爾很早就踏入影壇,成名作是另一部以印度為背景的,非常成功的電影 Slumdog Millionaire (2008)。女主角是澳洲女星Nicole Kidman 妮可基嫚,不過我認為更引人好感的是飾演幼年時期的薩鹿的童星Sunny Pawar。(下:影片中三位主角,Dev Patel 以及他在片中的養父母。)

 

 

 

 

 

 

 

 

這電影推出時相當成功,除了賣座成功並獲得六項金像獎提名:最佳影片,最佳男配角 Dev Patel,最佳女配角 Nicole Kidman,最佳改編劇本,最佳原始配樂,最佳攝影,但是全部落空 (可能因為不是美國影片),不過獲得英國電影學院 BAFTA 頒發的最佳男配角 (Patel),及最佳改編劇本獎。在澳洲,這電影被提名包括最佳影片的12 項 AACTA 金像獎,全部獲獎。

這是一部非常令人感動的電影,雖然是大製作,卻絕不誇張,希望看一部平鋪直敘說一個好故事的人,喜歡令人感動的好電影的人,一定會喜歡。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86 年的印度,有一個五歲的男童薩鹿Saroo,是一個叫做Khandwa 村子貧苦家庭出生的五歲的印度男孩,他每天跟著11 歲的哥哥葛度Guddu 一起出來討生活。其中一個方法是偷偷爬上貨運火車,偷火車上的煤炭,之後拿去賣。這樣做飽受火車警衛的呼喝,驅趕。這一天,他們換得幾文錢,買了牛奶拿回家給母親,但是仍然沒有錢買零食,當薩鹿見到小販在大鍋子裡間一種紅色的麵食Jalebi時,很想吃,但是哥哥說要等以後,真的賺到錢時才能買。(下:他每天都跟哥哥出去討生活,葛度對他很照顧。)

 

 

 

 

 

 

 

 

他們拿了牛奶回去,除了母親家裡還有一個妹妹,但是沒有父親。薩鹿從來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母親陪他們吃完飯就出門,她自己在砂石場內搬運石頭,薩鹿有空時都會去幫忙母親一起搬運。

這天哥哥葛度半夜起床要出遠門去工作,要一個星期才回來,他醒了也要跟著去,哥哥說不過他就讓他跟著,他們沿著鐵道走了一天,傍晚到了目的地,但是這時薩鹿累得無法支撐。葛度抱著他在鐵道旁的長椅上,讓他繼續睡,說他等會回來接他。他睡了一陣醒來,四處無人,他等了半天,又在附近一帶尋找,都見不到葛度。第二天天亮以後,他上了一輛火車,以為哥哥必然在車上,他在車上高叫葛度的名字,都沒有回音。而他偷偷上去的是貨運車廂,不接載乘客的,所以中途沒有停,而且沒有門可以下來,他在火車上一路大喊大叫都沒有人理。他就這樣到了一千多公里以外的Calcutta加爾各答(現今Kolkata)。

火車在加爾各答停下,他逃出車廂,迎面而來是如潮湧的人潮。他繼續高喊葛度的名字,之後去購票窗口購買車票要回Ganestalay,原來他記錯了家鄉的名稱,也沒有人聽過這地方,而且他只說Hindi 印度(官方)語言,不說當地人說的Bengali (孟加拉語),也沒有錢買車票,又被人群驅趕。(下:他在加爾各答車站站在高處,叫喊葛度的名字。)

 

 

 

 

 

 

 

他一個五歲的孩子,衣衫襤褸,到哪裡都被驅趕,最後流落到一個地道,見到十幾個像他一樣的孩子都睡在地上,其中一個孩子分給他一個厚紙皮,讓他睡了一晚,但是天還沒亮,就有男人來驅趕他們,有些孩子還被強行帶走,幸好他個子小,又跑得快,逃走了。他帶著一個厚紙皮在郊野遊蕩,遇到一個好心女人,見他餓著,就說要帶他回家去吃東西。他跟著那女人Noor 回去。那人給他吃的,還有一瓶他沒有喝過的汽水,之後還給他洗澡。不過第二天,Noor 帶來一個男人,說可以幫他找母親,但是他見到那人的舉動可疑,又說「他們正在找這類孩子」,知道不是好人,趁著機會又逃走了。

他一個人遊蕩,在垃圾堆中找食物,下大雨時,晚上就找避風雨的地方睡覺。流著淚默默跟母親說「對不起」。每天想著跟母親一起搬石頭的甜美回憶。

兩個月了,他繼續在垃圾堆裡找生活,也見到恆河裡洗澡的人群。這天給他挖到一個金屬調羹(湯匙),就收起來當寶貝。一天,在一間餐館外見到裡面一個男人在喝湯,他就拿起湯匙學他喝湯。那男人見到就出來,談了幾句話將他帶到警察局。警察問他家鄉,他說的是Ganestalay,沒人聽過這地名,問他母親的名字,他只知道是「媽媽」,最後就幫他拍了相片,發出去尋人組。與此同時,將他安排到一間孤兒院。

他在這裡也有上課機會,不過多數時間他感到寂寞,想家。晚上總是含淚睡著。其中一個孤兒有心理疾病,一天晚上突然大喊大叫,還用頭撞牆,這時來了工作人員,強行將他拖出,在外面處罰。其他孩子聽見了都睡不著,其中一個開始唱一首童謠,其他孩子聽了都跟著唱。當作自己的催眠曲。

又過了幾個月,到了1987 年三月,一個女社工Mrs. Sood 到孤兒院,找到薩鹿對他說,他的相片在加爾各答一份銷行一千五百萬份的報紙上刊登了幾個月,都沒有回音。認為已經沒有希望幫他找到家人,現在有一個很好的澳洲家庭願意收養他。之後他就跟幾個同時被收養的兒童一起學習英語,以及基本的餐桌禮儀跟知識。原來收養他的是一對住在Tasmania的夫婦。

他坐飛機到了澳洲,這對夫婦在機場接他,他們是一對年輕夫婦布萊爾利夫婦,約翰跟蘇John Brierley 跟Sue Brierley。薩鹿從來沒有得到這樣多的照顧跟愛,所以最初有點害羞,很快就融入新的生活。而約翰跟蘇好像期盼這樣一個孩子很久了,當他是玩伴,時常在附近的沙灘玩板球,或是在海裡戲水。(下:他在機場第一次見到了未來的養父母。)

 

 

 

 

 

 

 

兩年過去,布萊爾利夫婦又領養了一個印度男孩曼托許Mantosh,原來以為可以給他做玩伴,但是曼托許有心理問題,他會抗拒別人的好意,甚至會自殘。蘇要花很多時間教導他,照顧他。

又過了好多年,到了2008 年,薩鹿已經27歲了,成為一個健康快樂的年輕人,說著帶澳洲口音的英文。這天他前往墨爾本上大學,父母安排一家人在餐館吃飯,他們一直等曼托許,他都沒有出現(他經常如此),母親很失望。飯後薩鹿就到曼托許那裏去看他,勸他不要避開父母。其實曼托許是有意避開他們,因為他染上吸大麻等毒品的毒癮,但是薩鹿看在母親分上,盡量跟他維持兄弟關係。(下:大學期間,他跟美國來的露西開始交往。)

 

 

 

 

 

 

 

之後薩鹿到了墨爾本,攻讀酒店管理課程。在這裡他開始跟一位美國來的女生露西Lucy 交往,感情日有增進。在學校,有其他印度學生問他是哪裡來的,他都回答加爾各答。

一天他在一個朋友家參加派對,見到廚房有做好的Jalebis,突然想起小時候跟哥哥要這點心的情景,這情景讓他出現小時候的回憶,一時激動得說不出話。之後對人說原來他不是來自加爾各答,而是另一個遙遠的村莊,而且還有哥哥,妹妹跟母親。但是他又不記得那地方的名字。一個朋友建議他找出當地火車地圖,看他究竟走了多久時間,找出所有經過的車站,以推算他住的村莊。但是那樣可能要花幾年時間。另一個印度女同學就說,Google Earth 有每一個地區的畫面,可以利用這衛星地圖及畫面,找出來可能的地區。之後的兩年之內,薩鹿就利用這地圖,仔細搜尋,同時用數學方式,計算出加爾各答附近可能的車站及附近地區,用圓規畫出區域範圍。(下:廚房裡的 Jalebis 讓他想起小時候,在路邊見到鍋子裡炸的Jalebis,小時候的回憶全部湧上心頭。)

 

 

 

 

 

 

 

 

這期間,他跟露西的感情已經非常穩定,他並且在暑假時帶露西回家見父母。露西一度要說他正在找家人的事,但是薩鹿阻止她說。這天他們跟家人一起吃飯時,曼托許突然回來,不過態度惡劣,讓露西很不安。之後曼托許突然又發作,用頭撞桌子,無法制止。這晚餐變成一場災難。但是約翰跟蘇都非常有耐心,從來不會對曼托許說一句重話。但是薩鹿就不高興,當母親說「曼托許是你哥哥」時,他就生氣的說:我有哥哥,他不是我哥哥。(下:露西在他家吃晚餐時,曼托許/右也回來了。)

 

 

 

 

 

 

 

這時薩鹿對小時候的回憶像閃光一樣,時時出現。好像跟母親一起搬運石頭,跟哥哥檢別人剩下的東西吃,還有一次帶著一個西瓜回家,因為看不見路,被電單車撞倒,在額頭留下一個疤,回去後母親痛罵哥哥沒有看好他。他知道自己的童年永遠都是自己的一部分。不過露西就潑他冷水說:即使你找到自己的村莊,也未必找到家人。但是他還是繼續尋找。他見到地圖上有一座橋樑,回憶起經過這樣一座橋,以及住家附近有這樣一座橋樑。但是這些地方沒有一個是屬於他記憶中村莊的名字。

這樣的一再失望,讓他心裡一直籠罩著陰影,跟露西的感情也出現變化。一次參加派對時,露西要對他親熱,被他一手推開,露西說他必須擺脫這困擾。薩鹿就說,他無法忘記家人過去25 年來每天都在掛念他是否平安的罪惡感。他們終於因為這件事分手了。

又過了幾年到2012 年,薩鹿繼續利用Google Earth,放大尋找地圖上每一個角落,他因此跟父母也不再連絡。他找了一幅巨大的印度地圖,每天在上面的鐵路路線附近,尋找蛛絲馬跡。一天父親約翰來敲門,他不開門,約翰憤怒的指責他說,知道他已經辭去工作,說他跟蘇都想跟他談話。但這時薩鹿不再願意跟他們見面。

一天,薩鹿在商場的電梯上遇到露西,這次與然相遇讓他們重燃愛火。之後他也邀請父母到他這裡見面,約翰見到他的大地圖,才知道他忙得是這個而不是其他的事,立即表示諒解。他們也恢復了來往。

這時曼托許又失蹤了,薩鹿見到母親經常會為他跟曼托許的行為傷心,他問母親,說她為了「照顧其他人的孩子」經常要傷心難過,是否曾經遺憾沒有自己的孩子。但是蘇很慎重的回答他說,她跟約翰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不過他們在婚前就決定自己不要孩子,因為這世界上人口已經太多,他們寧願照顧那些需要照顧的孩子,帶給他們好的生活,帶給他們開心,說這是他們的選擇。她還說起自己小時候,父親酗酒,帶給她很多痛苦,12 歲時就決心要照顧其他人的孩子,她還幻想自己見到一個印度小孩。現在她非常愛他跟曼托許,當他們是自己的孩子,雖然有時候是一個挑戰。這讓薩鹿心中更感動。之後他又去找曼托許,勸他有空回家看父母,但是曼托許又上了毒癮,一直在熟睡。

一天晚上,薩鹿又在Google Earth 的地圖上,見到他畫的圓圈以外的一處山坡,似乎記起來在那裏見過很多黃色小蝴蝶飛舞的畫面。他沿著山坡見到一條河流,小時候在那裏游泳。之後見到一個火車站以及一座水塔。這些都帶回了他的記憶,他找出這地方叫做Ganesh Talai,才知道他過去一直叫錯了地名Ganestalay,現在他知道「他找到了」。他高興的跑去通知露西。(下:薩鹿回憶回到過去經常跑過的鐵軌,好像見到自己小時候,沿著鐵道走。)

 

 

 

 

 

 

 

他立即出發到了Ganesh Talai,畢竟離開了25 年,知道樂觀的機會不大,何況他已經成為一個大人。他找到了自己原來住的村子,找到原來的家,已經成為一個「羊圈」,一個住在那裏的女人要跟他說話,但他已經忘了印度語,他取出當年加爾各答警方幫他拍的相片,其中一個男人看了相片,又聽說他要尋找母親,哥哥跟妹妹,眼睛一亮,立即走開,還叫薩鹿跟著他,他們見到一群回家的女人,他見到其中一個比較老的女人好明顯就是他母親。他們不用介紹,那女人立即認出他就是自己的兒子,他們緊緊擁抱而且哭了。之後他妹妹Shekila 也來了,母親說,一直都盼望他是活著的,有一天會回來,這也是她沒有離開這村子的原因。當他問到葛度時,母親難過得沒有說話,剛才那男人說,他已經不在了。他難過的哭得更厲害。(下:他見到母親,兩人都激動的又哭又笑。)

 

 

 

 

 

 

 

那是2012 年一月12日,這時他寫信給養父母,告訴他們找到親生的母親,但是說「母親知道你們都是我的家人,我愛你們的心不變。」

電影最後的字幕說,薩鹿的母親繼續住在那個村子裏,他以後隨時可以回去看她。至於葛度,原來他在1986 年將弟弟留在車站的長椅之後,自己沿著鐵道前往目的地時,被火車撞死,所以他一直都沒有回來接弟弟。而薩鹿也發現,他一直都將自己的名字記錯了,他應當叫做Sheru,而不是Saroo,而Sheru 的意思是獅子。

在影片最後的畫面還有,真正的薩鹿出現,他帶了他的養母蘇到了 Khandwa Village,介紹給他的生母。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拍得非常溫情,也很抒情,將一個五歲孩子的艱難的經歷,以好像散文詩歌加上浪漫的畫面一樣的敘述方式,陳述給觀眾。雖然中間不少地方帶著像眼淚一樣的朦朧畫面,不能不傷感,但是小男孩的不屈不撓,微笑中含著眼淚的神情,總是給人一個信心,一份樂觀。所以這影片得到廣大觀眾的捧場,1,200 萬元的預算,賣座收入超過一億四千萬美元。利潤超過十倍。也是澳洲歷史上最賣座電影排名前五位。

電影只演到薩鹿將養母帶到母親住的村子,讓兩人見了面,之後的發展我見到英國衛報的一篇訪問,薩鹿一個人出席了2017 年好萊塢的奧斯卡頒獎禮。他說母親跟妹妹都十分保守,所以沒有帶她們來出席。說前一陣子的「震撼」已經太大,不過他已經在印度放了這部片子給母親看,說她一路看一路流淚,清楚知道兒子當時跟以後的生活過程。我奇怪他沒有跟養父母一起來出席,依照影片的描述,養父母的「付出」絕對不小於他的母親。而且他也對記者說,養父母給他的愛是沒有條件的,才讓他有今天。(下圖:2017 年的薩鹿真身。)

 

 

 

 

 

 

不過見到這份報紙(左傾的衛報) 的女記者 Rory Carroll 卻一再問他:你見到美國的川普(特朗普)上台,他反對移民的立場,要他對比一個棕色皮膚的小孩融入西方生活的政治意義,薩鹿說:「我真的不想談政治,我的這個故事也排除了政治,我相信所有製作群組也都有這想法。」那記者又堅持再問,說澳洲正在將(非法入境者) 拘禁在一個島上,薩鹿再次回答:「對這些我沒有甚麼要說的,我沒有所謂的世界觀,我只是將我經歷的以最好方式說出來,介紹我的兩個家庭,這對我已經夠了。」他最後說,這故事最重要的訊息是:每一個被領養的人都可以經過這啟發,找到自己的原有家庭。

這電影一個成功的因素是,飾演薩鹿童年的童星 Sunny Pawar,他當時只有七歲,是海選小組在全印度的小學中尋找之後,見過了兩千名兒童的試鏡影片,及面試更多兒童之後發掘的。據當時的導演Garth Davis說,他第一眼見到Sunny Pawar 就知道,他是電影中需要的薩鹿。我相信所有的觀眾都會當他是理想的薩鹿。他沒有表情的兒童神情,有少許無奈,但是沒有憂鬱,好像當命運是上帝給的甜美果實,偶爾會露出一個全然的微笑,「偷取了觀眾的心」。而且電影前面三分之一都是他一個人的戲,如果他不好,整部片子就砸了。但是影評人多數稱讚的是飾演成年後的薩鹿的演員Dev Patel,跟飾演他養母的 Nicole Kidman,他們也都獲得奧斯卡金像獎的最佳男/女配角的提名,而Pawar 並未獲得提名。(下圖:Sunny Pawar 在片中的劇照,以及他在金球獎頒獎禮時跟 Dev Patel,及真正薩鹿的合影。)

 

 

 

 

 

 

看過這麼多童星演出的傑出的電影,很多都是他們的初次演出,演技都讓人驚嘆,好像:The Courtship of Eddie’s Father (1963) 裡的 Ron Howard,Flipper 海豚飛寶(1963) 中的 Luke Halpin,The Champ (1979)中的Ricky Schroder,The Black Stallion 黑神駒 (1979) 中的Kelly Reno等,證明了「演戲」並不是甚麼火箭科學,只要人選對了就水到渠成了。還有一些成功的童星演員:Jackie Cooper,Mickey Rooney,Shirley Temple 等等,他們不僅演技好,還搶鏡,當時很多成人演員都不願意跟他們合作,以免自己被比下去,不過如果要承認這事實,對於很多成年演員很難接受,特別是那些專門修讀過演技的演員,所以好像奧斯卡這一類頒獎機制,很少頒獎給兒童演員,特別是第一次就演出驚人的演員,害怕揭穿「原來演戲不是甚麼大學問」的秘密。

這電影的演員也是完美搭配,Dev Patel 可能是最帥的印度男星,而且具歐洲風味。這就是觀眾的偏見,不像飾演曼托許的Divian Ladwa,雖然也是英國籍的印度人,但是外型就很印度,很難擔當歐洲影片的男主角。過去在介紹 A Passage to India 印度之旅 (1984) 時就提過,在那時代如果用「純」印度面孔演員擔當主角,賣座會受影響。而這時不僅時代已經隔了三十年,Patel 更有一副性感的國際面孔,自然大大幫助賣座。

飾演母親的妮可基嫚也是很受歡迎的國際女星,而且原籍澳洲,這樣安排順理成章。她演這電影時47 歲,已經不再掛名主角,反而是飾演露西的Rooney Mara 掛頭牌,其實她戲份未必更重,也沒有妮可基嫚好看,只因為她此時30 歲,沾了年輕的光。飾演父親約翰的也是澳洲演員David Wenham。至於飾演薩鹿生母的印度演員Priyanka Bose 演出這電影時33 歲,曾經是模特兒及舞台演員,即使飾演一個貧民窟中討生活的婦人,都看得出十分美麗。她還有自己的時裝品牌。

這電影有很多感動人處,特別是見到很多兒童都在垃圾中討生活,找食物,夜間睡在地下道,沒有大人照顧,年紀小小都必須自己照顧自己,有時還會照顧其他人。好像一個男孩見到薩鹿剛剛進入地下道,坐在水泥地上,還會分給他一個厚紙板。看到這裡都讓人鼻酸。還有孤兒院的兒童,每個兒童每一晚都孤獨入眠,聽見別的兒童受處罰,唯一的解脫是唱兒歌。這些都讓人更佩服Brierley 夫婦的做法。這世界上不幸的兒童太多,能照顧一個是一個。見到不幸的兒童能過好的生活,讓每一個人開心。但是我們都知道這不是治本的方法。

這電影的外景都是跟隨劇本,在印度加爾各答等地拍攝之外,也到了澳洲的Tasmania以及墨爾本等地拍攝。這電影於2016 年九月於多倫多電影節首映,並且在十二月在澳洲Tasmania 舉行紅地毯首映,薩鹿跟他的澳洲家人都參加了。

主要演員表:

戴夫帕特爾Dev Patel 飾薩鹿成年時期Saroo Brierley

Sunny Pawar 飾兒童時期的薩鹿Saroo Brierley

露妮瑪拉Rooney Mara 飾女友露西Lucy

大衛文漢David Wenham 飾養父約翰John Brierley

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 飾養母蘇Sue Brierley

Abhishek Bharate 飾哥哥葛度Guddu Khan

Divian Ladwa 飾曼托許Mantosh Brierley

Keshav Jadhav 飾曼托許Mantosh 兒童時期

Priyanka Bose 飾薩鹿的生母  Kamila Munshi

Deepti Naval 飾印度收養協會女負責人Saroj Sood

Tannishtha Chatterjee 飾給他飯吃,但是存心不良的女人Noor

Nawazuddin Siddiqui 飾存心不良的男人Rama

Riddhi Sen 飾餐館喝湯的年輕人

Kaushik Sen 飾警察局的警察

Pallavi Sharda 飾薩鹿大學同學Prama

Sachin Joab 飾薩鹿大學同學Bharat

Arka Das 飾薩鹿大學同學Sami

 

 

Click: 653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