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Devil’s Disciple 魔鬼門徒

2023-07-07 18:26:53

這是一部由美國跟英國的製作公司,聯合在 1959 年推出的黑白戰爭劇情片,劇本是根據英國劇作家蕭伯納 George Bernard Shaw 在 1897 年推出的同名劇本改編。主演的有三位巨星:畢蘭卡斯托 Burt Lancaster,寇克道格拉斯 Kirk Douglas,以及英國籍的勞倫斯奧利維耶 Laurence Olivier。還有一位美麗清純的女星 Janette Scott。

這電影由 Guy Hamilton 導演,故事背景是美國獨立戰爭時期發生在新英格蘭的一段故事,一個自稱是魔鬼門徒的男子,做了一件有基督精神的事情。而電影對於當時的英軍頗具挖苦之能事,而蕭伯納原籍愛爾蘭,所以這方面也能夠了解。

這電影的製作公司包括了畢蘭卡斯托跟他的經理人 Harold Hecht,James Hill 共同成立的 Hecht-Hill-Lancaster Films,以及寇克道格拉斯的製片公司 Bryna Productions,所以可以說是兩位男主角聯合製作的影片。之後由聯藝公司 United Artists 發行。這兩間獨立製片公司都是相當成功的電影公司,分別製作了相當多成功電影,(後面會介紹),而這兩位紅星也多次合作,毫無工作上的嫌隙,非常難得。畢蘭卡斯托跟寇克道格拉斯除了本片之外,先後合作的影片還有:I Walk Alone (1948),Gunfight at the O.K. Corral  (1957),The List of Adrian Messenger (1963),Seven Days in May  (1964),Tough Guys (1986)等。

劇情:

故事背景是 1777年美國獨立戰爭發起之後,在新罕普什爾 New Hampshire一個叫做 Websterbridge 的地方,當牧師安德森 Anthony Anderson 正在講道時,一個大男孩匆匆跑進來,說英軍殺死了他的叔父,之後捉去了他的父親,據說要吊死他。這男孩 Christie Dudgeon 克里斯蒂德金說,英軍說他父親是叛軍分子,所以要處死他,他要安德森去證明,他父親根本沒有參加叛軍(美國獨立軍隊)。

安德森立即跟著克里斯蒂前去,不過當他們抵達英軍所在的 Springtown史賓鎮時,見到他的父親已經被吊死。安德森就向當地英軍的頭子史文登少校 Major Swindon 請求,將德金的屍體還給他們安葬,對方卻拒絕,說要展示給其他市民,作為警惕。他們非常難過的離去。

當晚安德森跟妻子茱迪 Judith 正準備進晚餐時,安德森聽到外面有聲響,之後見到一具屍體躺在墓地。轉身見到德金家的長子,惡名昭彰的李察(迪克) Richard Dudgeon 在旁邊冷笑。原來他冒生命危險,去將父親的遺體搶了回來,後面的英軍還向他射擊。他說他已經挖好了洞穴,要安德森為父親舉行一個像樣的葬禮。當安德森稱讚他的行為,還說要請他進去晚餐時,他就冷笑拒絕,而且說安德森不過是要拉攏他信教,再度聲明自己發過誓,已經做了魔鬼的信徒,之後揚長而去。(下:牧師安德森見到李察將父親的遺體偷了回來。)

 

 

 

 

 

 

 

第二天一早,德金家人一起在安德森主持的儀式中,埋葬了德金。之後全家人在律師郝金斯 Mr. Hawkins 召集下宣讀遺囑。這時李察也來了,大家都很意外,他母親德金太太更用憤怒的眼神望著他。有人叫他離去,但是他說:遺囑還沒有宣讀,誰知道誰該離去。他見到安德森的妻子很美麗,還去勾搭,說些很難聽的話。

結果律師宣布,德金臨終之前偷偷修改遺囑,除了留給小兒子克里斯蒂五十英鎊之外,全部遺產,包括這棟大房子都留給長子李察。母親聽了生氣得立即離開,她還說,當初丈夫一毛錢也沒有,都是她娘家帶來的錢,沒想到幾十年後落得這下場。甚至說她詛咒這個兒子。其他人也都失望離去。有人問郝金斯是否可以爭取修改這遺囑,但是律師說,這沒辦法,因為英國的習俗就是將遺產留給長子,將來法院也會這樣裁決。當大家離去時,李察就痛罵他們是懦夫,說:英軍就要到了,到時候我們都要被捕,因為我們都是叛徒,只是你們都不敢承認。

這時英軍逐漸向他們這裡逼近,但是步伐很慢。因為當地的反英分子(被叫做 rebels叛徒)雖然沒有武器,卻用鋸樹的方法阻止英軍前進。英軍每走幾步路,就有一棵大樹倒在他們面前,阻斷了通道。這些樹都是幾十年的老樹,有一尺多直徑的樹幹,英軍要花很多功夫去移除。這時跟隨部隊前進的伯剛將軍 General John Burgoyne 就不停取笑領軍的史文登少校,說他們沒有計畫,連當地的烏合之眾都對付不了。說話間,又有一群印地安人呼嘯而至,他們都是支持美國獨立的戰士。美國士兵害怕印地安人剝頭皮的習慣,不敢跟他們正面交鋒,都躲開了。史文登說他們是正規打仗的,言下之意,不習慣叛軍這類形式的戰爭。

另一邊在 Websterbridge ,英軍的先頭部隊來了,說要在教堂門口貼告示。告示上面說,英軍要執行戒嚴法。但是在貼告示時,一個士兵見到德金的新墳,知道德金的遺體是被他們偷回去的。

這時地方居民中很多都在秘密組織叛軍部隊,準備對抗。但是在白天,這裡一帶仍然是英軍的勢力。這天在律師郝金斯開的雜貨店,幾個英軍前來拿取食物,李察坐在一邊見他們拿了好多袋的麵粉,咖啡,馬鈴薯等等,也沒有說要付帳,等英軍走了,他就批評村民太沒有骨氣,就這樣被英軍欺壓。稍後,安德森見到他,對他說英軍正在搜捕他,他這樣到處露面太危險,叫他到自己家裡去喝茶暫避。

安德森約了李察到家裡,太太茱迪聽說後非常生氣,她說李察是流氓,安德森卻將他帶到家裡,埋怨丈夫總是能從任何人身上「找出好處」。但是安德森要她善待李察,說他感覺到李察不是那麼壞的人。當李察到達時,茱迪幾乎是捏著鼻子招呼他,但是他們剛坐下,就聽到克里斯蒂敲門,他說母親病重垂危,要見牧師。於是安德森跟著克里斯蒂走了。茱迪非常害怕,說丈夫不應當把她跟李察留在這裡,對方是一個粗魯的色魔。安德森安慰她,叫她不要怕,同時偷偷說,英軍正在捕捉李察,叫她幫個忙隱藏他,就離去了。

之後茱迪小心翼翼地坐在一旁。其實今天李察是修飾了一番才來的,因為他人前人後都說,茱迪是漂亮女子,他也因此更尊敬安德森等等。吃點心時,李察也察言觀色,不敢讓茱迪不快。正當他們無言相對吃東西時,又聽到敲門聲,原來是幾個英軍,他們說是來逮捕牧師安德森,李察問他們:我犯了甚麼罪,要逮捕我?英軍回答他的罪名是做了反英王的叛徒,(其實就是偷走了德金的屍體),要吊死他。李察聽見了,就起身要跟英軍離去。他見到壁爐前安德森的牧師袍子,就拿起來穿上,茱迪見到就阻止他,並且大聲說「他不是我丈夫」,李察阻止她說下去,英軍也以為是做妻子的慣有反應不理她,就將李察帶走。臨走一名好心的英軍說:你這是訣別,不要跟妻子道別?李察走進去將朱迪拉到一邊,假裝溫存說:你去將丈夫帶到安全地方,不要來找我,否則兩個都會吊死。茱迪還是要阻止他,被他勸開了。(下:英軍前來逮捕牧師安德森,但是李察冒名頂替。)

 

 

 

 

 

 

 

茱迪非常意外李察會冒充自己的丈夫被捕,急忙趕到德金的家裡,跟丈夫報告。她到達時氣喘如牛,披頭散髮,大家都以為她是被李察污辱了。她急忙否認,說英軍要逮捕他,卻將李察帶走了,還說要吊死他。其他人聽見都叫安德森逃走,安德森就叫妻子想辦法去拖延英軍的吊刑,這樣給他多點時間。茱迪看著他騎馬快速離去,但卻不是往英軍駐紮的地方,非常意外的說:他逃走了,他逃走了。

其實安德森不是逃走,他去找律師郝金斯,因為只有他還可以在英軍面前說幾句話。他說:「你去解釋他們捉的不是我,如果我去,我們兩個都會被吊死。」但是郝金斯正在組織村民的義勇軍,每人發給一支槍,準備發動對英軍的攻擊,哪裡有空應付他,他看著那些人都走了,就跟在後面。

到了早上,茱迪到英軍的營地,見到吊刑架已經準備好。她到囚室去看李察,守衛跟她說妳丈夫昨晚睡得很好,還跟士兵賭錢贏了不少。她再度說:「他不是我丈夫,我丈夫逃走了。」她見到李察時,李察私下問她安德森是否安全,她不屑的說:他不是我的丈夫,他逃走了。她還問李察:你這樣做是否為了我?李察說,或許有一部分是。不過他又說:「我都不知道我自己的動機,即使是最壞的人,都會有那麼一點善心。」茱迪說: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時候士兵叫他去前面接受審訊,主審的是史文登少校,伯剛將軍說他願意坐在一旁旁觀。當史文登問他的名字時,他回答:你不知道我的名字還將我捉來?史文登很生氣,又問他的政治觀點,他只說:我是美國人。史文登再問他是否對英國王室效忠等問題,他都顧左右而言他,為美國人辯護,史文登說:難道你以為我們會這樣想(相信)?他回答:「我不以為你們英國士兵會思想。」這些對話讓伯剛不住的抿嘴微笑。最後憤怒的史文登再問他是否對對英王喬治三世效忠,他卻說所有英國王室都是豬頭神經病等等,這時史文登就確認了他的罪名,決定正午吊死。

這時伯剛見到朱迪在旁邊,問她是誰,叫士兵給她位子坐,這時茱迪再度說:「他不是我丈夫。」伯剛問她:他不是你丈夫,他是誰?茱迪說他是冒名頂替的,伯剛就叫史文登暫停審訊,等查清楚再說。但是史文登說,他剛剛的回話已經足夠證明他有罪,不用再找證據。

這時郝金斯帶領的義勇軍已經攻到英軍在史賓鎮的軍事基地,但是他們一到達,就遇到對方的大砲,他們每人只有一支槍,完全不是對手,只有全部撤退。安德森這時到達,他見到在軍營總部辦公室旁邊就是軍火庫,他心生一計,闖進辦公室,準備點火去燒那些軍火。但是他點了火都被吹熄,他見到壁爐裡面的燃燒的木材,就脫衣服去包裹那木材,準備丟到窗外。不過期間一直受阻,多次有士兵進來見到攻擊他,幸好他體格高大,用室內的桌椅對付,最後他成功將那些軍火引爆,全部炸毀,好多英軍也受了傷亡。英軍沒有了軍火,士氣大大不如從前,而美國義勇軍就士氣大振,反敗為勝。(下:安德森拿起木柴,要去引燃軍火庫。)

 

 

 

 

 

 

 

等安德森認為完成任務要離開時,一名英軍的信差到來,說有郝威將軍General William Howe送來的緊急訊息交給將軍,因為辦公室只有他一個人,他假裝是英軍,說由他轉交。他看了訊息後,立即趕到史文登的營地去,也就是李察將被問吊的地點。安德森到達時,李察已經被送上吊刑台,他終於露出有點恐懼的眼神。這時見到兩人騎馬過來,一個是安德森,他下了馬直接到軍營,見到伯剛就要他釋放李察,但是伯剛說他已經經過審訊,安德森說他有史賓鎮的英軍將領菲利浦給他的安全證,還說史賓鎮已經被美軍佔領,菲利浦將軍已被俘虜。伯剛說他不信,因為英軍的支援即將來到,到時候他們就可以反敗為勝。這時安德森將那封快信拿出來,信中指出,伯剛等候的郝威將軍的支援部隊目前滯留在紐約,不在 Albany,據伯剛的了解,英國倫敦那邊的指揮官去度假,忘記給郝威下達命令。伯剛知道大勢已去,他身在美國腹地,被無數的美國人包圍,卻無後援。於是下令釋放李察,甚至心中作了投降的準備,因為他只剩下五千部隊,而華盛頓將軍那邊聽說很快就有一萬八千士兵到來。這時安德森提出條件,要對方釋放所有的犯人,及六小時內撤出史賓鎮。伯剛只有同意。(下:伯剛將軍閱讀了安德森帶來的快信。左邊站立的是安德森,跟史文登。這時的安德森已經換了民兵的服裝。)

 

 

 

 

 

 

 

這時安德森去跟李察打招呼,並對李察說「安德森牧師」已經不存在,他現在是叛軍(美軍的)安德森隊長。這時的茱迪很困惑,她不知道丈夫是好人還是壞人,她本來要跟著李察一起離去,現在遲疑了。另一邊伯剛就對李察說:你現在不用問吊,下午可以跟我一起喝茶,李察見到伯剛身邊的眷屬有一美麗女子,立即同意了。而茱迪就困惑的跑向回家的路上,安德森見妻子跑走,就騎上馬追過去,將她抱上馬匹一起回家。

伯剛在三個星期之後投降。這時史文登問伯剛:你說歷史會怎麼寫?伯剛說:當然是說謊,歷史一向都是這樣。電影最後的旁白說,電影中的歷史部分是真實的,其他都是虛構,不過你可以相信這裡說的每一個字。

製作與卡司:

事實是,伯剛投降之後,美國獨立戰爭的走勢就一面倒,英軍之後就一路挫敗。這一點是事實。不過其他的確實全屬虛構。片中人物除了伯剛都是虛構的。至於伯剛跟英軍之間的衝突也是蕭伯納虛構的,他因為是愛爾蘭人,對於英軍先天的仇視,就藉著伯剛之口一再諷刺英軍的無能,膚淺,通常一國的將軍是不會這樣整天諷刺自己的部隊的。

這故事最大的問題是,將一個連自己家人都痛恨的,甚至自己母親都咬牙切齒詛咒的惡棍,卻安排讓他也有那麼善良的一面,甚至願意為一個跟自己不相干的人,甚至敵對的人奉獻生命,這是難以理解的。只能說這些「作家」總是要製造不可能的局面,似乎只為了要出位。其實原著中的李察更要不堪,他在遺囑宣布之後,立即驅逐母親跟家人出家門。電影中他要善良多了,一方面好萊塢大約也不想讓這樣一個壞人突然間變成好人,認為難以相信。一方面最主要的是,寇克道格拉斯也不希望飾演這樣一個可惡的人。過去提過,很多大明星都將自己的角色「變好了」,因為不想飾演奸人,這些包括約翰韋恩,加利葛蘭,賈利古柏等等。

此外原著中,李察跟牧師的妻子茱迪之間,培養出深厚的感情,電影中淡化了。不過即使這樣我相信很多觀眾還是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發展,再怎麼說,觀眾都不會願意接受牧師的妻子會愛上一個歹徒。何況電影的真正男主角是牧師,不是這個奸角。

至於英國籍的勞倫斯奧利維耶 Laurence Olivier 為什麼會接這樣一個角色,一個被取笑的軍隊的領袖,一方面因為他當時需要錢,去開拍他計畫中的莎士比亞劇作 Macbeth,所以接了這部片子,還取得 20 萬元的相當高的片酬,同時希望爭取到男主角 Burt Lancaster 支持他的計畫,不過最後那部片子也沒有拍成。另一方面,雖然他在這電影中角色不重,排名屈居第三位,卻有最好的對白,多次冷嘲熱諷,讓他有得發揮。

說到畢蘭卡斯托,他是最早自己成立的電影公司的影星,他跟經理人合組的Hecht-Hill-Lancaster Films可以說成就非凡,這公司拍了20部片子,幾乎每一部都成功,其中更不乏具有歷史意義的佳作,包括:The Flamed and the Arrow (1950),Vera Cruz (1954),Marty 馬蒂(君子好逑)  (1955),Separate Tables 鴛鴦譜  (1958),The Unforgiven 恩怨情天  (1960),Birdman of Alcatraz  (1962)等。這些影片多數都由他自己主演,多數都獲得多項金像獎提名,或是外國影展提名。至於寇克道格拉斯的製片公司Bryna Productions也有相當不錯的成就,包括他跟其他公司聯合攝製的影片,有許多大片出自這公司之手:Paths of Glory 光榮之路  (1957),The Vikings (1958),Spartacus 萬夫莫敵  (1960),Seven Days in May  (1964),Grand Prix (1966),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1975)等,而且很多是他自己主演(除了後期的製作),表示這些影星自己創立的公司,極大作用是爭取他們能夠自己主演的影片,以免受到大公司制肘。而且從他們的影片看出,他們都賺了大錢。

這部片子也有英國的投資,就是影片是在英國倫敦附近的 Associated British Studios 拍攝內景及製作,電影推出後,影評毀譽參半,多數承認這不是蕭伯納最好的劇作之一,所以賣座也普通,不過奇怪的是,這電影在英國的賣座反而好過美國,只能說英國人氣量寬宏,不在乎取笑自己,甚至不在乎承認自己的戰敗是因為無能。

主要演員表:

畢蘭卡斯托Burt Lancaster 飾牧師安德森Reverend Anthony Anderson

寇克道格拉斯Kirk Douglas 飾李察Richard “Dick” Dudgeon

勞倫斯奧利維耶Laurence Olivier 飾英國將軍伯剛General John Burgoyne

珍妮史考特Janette Scott 飾牧師太太茱迪 Judith Anderson

Eva Le Gallienne 飾德金太太(母親) Mrs. Dudgeon

Harry Andrews 飾英軍史文登少校Major Swindon

Basil Sydney 飾律師郝金斯 Lawyer Hawkins

George Rose 飾一位英軍士官長

Neil McCallum 飾克里斯蒂Christie Dudgeon

Marvyn Johns 飾投靠英軍的牧師Reverend Maindeck Parshotter

David Home 飾德金家的舅父Uncle William

Erik Chitty 飾德金家的舅父Uncle Titus

Allan Cuthbertson 飾英軍隊長

Percy Herbert 飾英軍少尉

Jenny Jones 飾李察家的女傭Essie

 

Click: 88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