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For Love of the Game 往日柔情

2022-12-21 22:23:06

這是環球電影公司在1999年推出的彩色浪漫棒球影片。說的是一個大聯盟棒球隊的中年投手,面臨長期身體病痛,職業前途陰影,以及新結交女友的前景不明朗,又捨不得放棄愛了一輩子的棒球。內心不停的自我對話。飾演棒球手的是當時43 歲的凱文考斯納Kevin Costner,他本人非常喜歡棒球,所以將這角色詮釋得非常好。在片中的投球(包括姿勢) 也相當到位。女主角是這時36歲的Kelly Preston,她飾演一個單親母親。飾演女兒的是當時剛剛竄起的童星,14歲的Jena Mallon。此外片中還有真實的棒球界聞人,以及電台球評人親自客串。

這片子由Sam Raimi 導演。劇本是根據美國作家Michael Shaara 在1991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雖然電影推出後沒有預計的賣座,不過電影劇本相當扎實,保留了很多原著的精采句子。對於這名投手的心理敘述也相當細膩。考斯納在他那一場「完美球賽」中的自我對話,非常感人。不論是否棒球迷都應當會感動。

但是意外的,考斯納卻因為這片子被提名Golden Raspberry Award 的最差勁演員。我希望觀眾自己做決定,而不是聽信專業影評人的意見。

這電影的中文譯名不是太好,不過是當時戲院上映時的片名,只好用了。其他譯名也都不是太好:棒球之愛,為愛執著…。希望中文電影業能夠恢復舊時的翻譯水準。

劇情:

電影開始時,底特律老虎隊Detroit Tigers 的投手比利茄波Billy Chapel 回想小時候跟父親練球的情景。他從走路還走不穩就開始跟著父親練球了。而且自己每一場球賽,當時父親跟母親都會親自觀看。

這時是球季的尾巴,老虎隊已經被淘汰,無法參加季後賽,所以目前只是打友誼賽。這一天比利跟老虎隊的捕手球員尬斯Gus Sinksi坐飛機到紐約,去與紐約洋基隊對壘。不過洋基隊就有機會進入季後賽。這對於同樣有機會入圍的波士頓紅襪隊,也算是關鍵。在飛機上,尬斯知道他有肩膀痛的宿疾,勸告他就不要出賽了,說反正輸贏都沒有影響,他不聽。說對紅襪隊有影響。

他們住進了曼哈頓的酒店。他關照酒店經理,今晚甚麼人,甚麼電話都不接,除了那個人之外。經理保證他一切圓滿。酒店為他準備了一個餐桌,上面兩根蠟燭。他等了一晚上對方都沒有出現,他打過去,對方都是留言。之後他睡著了。他等的女人是珍Jane Aubrey。她是一本時尚雜誌的專欄作家。

第二天一早尬斯猛敲門,將他叫醒。正當他梳洗時,有人敲門,他以為是珍來了,急忙去開門,卻是老虎隊的老闆Gary Wheeler 韋勒。韋勒從他父親手中接下老虎隊,與老虎隊情誼深厚。坐下後他說,今天的老虎隊大不如前,現在的棒球也不像從前:球員,球迷,電視轉播等等都不一樣了。所以他決定將老虎隊脫手,雖然很不捨得。他又說,眼見比利為老虎隊效力19年,說他是老虎隊的靈魂,不過新老闆第一件要做的,是要將他拿去跟舊金山巨人隊交易。比利聽了很意外。他說自己一生都是老虎隊。韋勒叫他考慮,說今晚球賽時給他決定。他還說,40歲的他也應當考慮過退休了,是吧?(下:球隊老闆韋勒找他商量)

 

 

 

 

 

 

 

事實是他沒有考慮過。棒球是他的一切,從來沒有想過離開它。他對韋勒說:棒球沒有變,還是一樣好。最後韋勒告訴他,這事外面還不知道,他也沒跟任何人說。

這時酒店經理上來告訴他,「她」來了,但是不肯上來。於是他追下去,珍已經到了中央公園。他追到中央公園,原來珍決定離開他,她接受了倫敦一間時尚雜誌編輯的工作,今天下午六點鐘的飛機。他懇求她留下來,去看他的球賽,珍搖頭。她說:從第一天認識你,我就知道你不需要我。你贏球,輸球,你都可以自己做到。你有棒球就足夠了。那邊一個月前就要我過去,我不知道怎麼告訴你,已經拖了很久。

他面色沉重的回到酒店,一天兩個大打擊。尬斯說:這不是你的日子。

他們到了洋基球場,球迷已經坐滿了球場。球評人史葛利Vin Scully,跟李昂斯Steve Lyons 的話題圍繞著比利的年齡,說老虎隊的投手已經40歲,暗示洋基隊今晚機會大好。

比利在大聯盟是出色投手,也為老虎隊建立不少戰功。但是今年球季中表現差強人意,球評界都認為以他的年齡,已經到了該退休的階段。特別是不久前手部受傷,恢復得很慢,加上長期肩膀痛,他隱忍不說,就是怕被人提醒該退休了。(下:比利見到洋基隊的球迷坐滿了球場。)

 

 

 

 

 

 

 

 

他剛到球場,教練裴瑞Frank Perry 就跟他提出今天要換捕手,換掉尬斯。他一口拒絕。裴瑞以商量語氣再問他,他堅持:今天必須是我跟尬斯。他說他過去從來沒有堅持過,但今天必須如此,裴瑞就不說話了。

第一局上半場,老虎隊先攻,沒有得分。下半場他投球,他站在投手的位置,一直抬頭看天上。大家都問到底他在看甚麼?尬斯說:看雲彩吧。其實他是看天上是否有飛機。這時珍已經到了機場,但是櫃台告訴她,飛機延誤,她要多等幾個小時。

他剛上場就對尬斯說,他今天會用力投球,叫他有準備。而在球場上因為都是洋基隊球迷,大家故意對他發出噓聲,甚至高聲叫罵。叫他輸球,叫他滾回去。他在心中苦笑。對方連著派出幾個強打擊手,這些打擊手他都認得,心中跟他們對話。雖然投出一兩個暴投,但是最後都讓對方三振出局,雙方還是零比零。

在機場,珍計劃看書等飛機,但是每一個電視機都是這場球賽,她忍不住到酒吧去看球賽。旁邊坐著一個洋基球迷,不停的講話,攻擊老虎隊,她忍不住叫對方住嘴。

第二局上半場,輪到他休息期間,他想起五年前第一次認識珍。那一天也是到紐約對壘洋基隊。他開著租來的汽車在公路上見到一個女子車子壞了,踢輪胎洩憤。他停下車去幫忙,那女子拒絕,說她已經叫了拖車。但又臨時問他是否懂汽車,結果他隨便拉一下裡面的電線,車子就打著了。她正要感謝他,這時拖車公司的人到了,一眼認出他就是著名投手比利茄波。於是他順便邀請珍去看今晚的球賽。

到了球場,珍發現自己的位子是跟球員的太太們坐在一起,她們全部都是絕色美女。一位女子還小聲說她是「比利這星期的blonde」,她覺得難聽就要離去,旁邊一個黑人太太勸她坐下,說沒關係的。比利一見到她來了,還投了一個球給她。

當晚他們一起吃飯。她很少談自己,只說自己在雜誌社寫文章。比利說起棒球就滔滔不絕。她問比利輸過球嗎?比利說輸過134場,她嚇了一跳。他說那是15年累積的場數。她奇怪:你們連這個都計算。他說:棒球甚麼都數,這就是棒球。(下:他們第一次一起吃飯。)

 

 

 

 

 

 

 

 

他們談得很好,所以當晚比利邀請她到自己的酒店,她去了。第二天一早,比利必須趕飛機,跟她約好四個星期後的這一天晚上十點鐘,在酒店樓下見。她對比利說:如果你到時不出現,你會毀了我。他說:我一定會到。

回到球場:第二局下半場,雙方仍然是零比零。這一局他又連續投了好多犀利的好球,對方三個打擊手都被他三振出局。

第三局上半場,他坐在dugout,又開始回憶。四個星期後他回到紐約,坐在酒吧等她,但是她沒出現。他失望地走出來,卻見到她走過來。她說她不想來的,這時不停有人走來跟他要簽名。她說「就是因為這樣我不想來。你是比利茄波,我不是那種女人,我那天跟你回去,是因為你讓我開心。但是我不是那種女人,我不做那種事。我不是groupies。」比利跟她說:我從來沒有當你是那種女人,我尊重你你看不出嗎?見到你那天是我一個幸運的日子,你想做甚麼事?我們一起做。她說她想散步,於是他們在街頭散步,最後送她回家。他們談了很多,還是比利說棒球,珍還是很少談自己。分手時,他說下個月他還會來兩天,希望見到她。珍就說:「我知道,分開時,我們各過各的,誰也不管對方。是吧?到時候見。」

他開始買她工作的那份雜誌Elle,看她的文章,尬斯都看得出:你這一次認真了。

之後到了春季集訓,球隊都在佛羅里達州練球。他跟另一個球手伯奇Davis Birch在泳池邊喝酒。伯奇過去是老虎隊的打擊手,後來被換到洋基隊。他們一直都談得來。他對伯奇說,剛剛認識的這個女孩子讓他放不下。伯奇就建議他打電話,約她過來。於是他回到酒店房間後就約她過來。珍很意外,不過說她有很多工作走不開。他失望的掛斷電話。

下午他在酒店由酒店的按摩女幫他按摩。這按摩女人不錯,他也很熟,談笑間他有衝動,就跟她上了床。不久有人按門鈴,卻是珍到了。她說她臨時決定來了,還在機場買了游泳衣。他很意外,對她說:我見到妳很開心,未來五分鐘不論發生甚麼事,我要你知道…這時那個女人穿了內衣下樓問他吹風機在哪裡,給珍見到了。她立即轉身走了,他追出去解釋,說那女人不代表甚麼,但是珍無法接受,她說:我當初不敢開始,就是怕受傷害。比利說:我要說甚麼才能留住你?之後看著她開車離去。

回到球場,第三局他又送了兩個打擊手三振出局,另一個打了高飛球被接到。三局之後還是零比零。

第四局上半場他又休息,回想到之後他們沒有聯絡,一天他們在波士頓打球時,突然接到珍的電話,她氣急敗壞地說有事相求,說她的女兒離家出走,到波士頓去找她爸爸了。這時他才知道她有個女兒叫做海德Heather。他要珍安靜下來,問她那地址,立即趕到那裏。原來海德到朋友家過夜,一夜未歸。而那同學的家長經常不在家。她說母親管她很嚴,就是怕她重蹈她自己當年的覆轍。她說母親16歲就生下她,之後兩人相依為命。她去找父親,就是因為他百分之九十的時間不清醒(吸毒),不會管她。

比利坐飛機送她回去。珍見到他感激不已。他第一次到珍的「溫暖小窩」,珍也留下他過夜。他們復合了。他問珍為什麼從來不談自己的孩子,她說是為了保護海德,因為過去有男人跟她約會,一見到她有個這麼大的女兒都退縮了,海德都認為是她的錯。珍問他是否願意再來往?他留下了。

他跟海德也處得也很好。之後他們有機會在一起就三個人一起玩遊戲,這年的聖誕節,也一起度過。冬天球季停賽,他們就一起度假。珍還是不放心跟他的感情,一次問他:你是否真的傷心過。他想都不想地說:當然有,1987年輸了冠軍賽那一次。(下:只有冬天他們能一起度假。下面是一起溜冰。)

 

 

 

 

 

 

 

 

回到球場,到了第六局上半場,尬斯打了一支安打上壘,洋基隊緊張了,教練換了投手。他看著自己的右手,又開始回憶。那個冬天他們在底特律他的別墅度假。珍在煮咖啡,他在車房做木工。結果手被電鋸嚴重割傷,而且是右手,流了一地的血。珍嚇壞了,立即開車送他到醫院急救。一個醫生給他安排直升機到大醫院。臨上飛機醫生禁止她上飛機,說不夠位置。她著急得不得了,想跟著去,這時比利叫住她,對她說:你一定要打電話給Mike Udall,他是我的訓練師,告訴他情況。說了一次見她沒反應,還加了一句:他是我現在最重要的人,你一定要打給他。這讓珍非常失望。

之後他的手恢復得很慢,體育界不斷傳出他要退休的消息。在外面也聽了很多冷言冷語,他心情非常不好,而此時珍也勸他不要勉強。這天他大發脾氣,說外面沒有人支持他,回到家裡她的態度也一樣。要她把自己的瓶瓶罐罐都搬走,珍也說了氣話:你只要你的棒球,你最完美,贏球輸球都不需要別人,你不需要我。兩人終於爭吵分手。

回到球場,老虎隊終於贏了一分。一比零。第六局下半場,他看著對方的打擊手Sam Tuttle,心中跟對方對話,說:我知道你向來都不會打擊第一個球。於是他給了對方一個好球。對方果然沒有打。之後又是一個好球,Tuttle揮棒但是沒打中。這時連球評都開始注意他了,因為六局了,對方還是沒有一個安打。但是球評還是說:聽說老虎隊要換老闆,未證實的傳言說,第一件事就是要換掉比利茄波。

這時珍在機場的酒吧繼續看球。她聽到球評這樣說,心理不好過。特別是旁邊的洋基球迷對比利的攻擊,忍不住叫那人住口。但是見到比利的投球,一再三振對方,雖然開心也忍不住心痛。

這時響起的背景音樂是Bob Seger 唱的Against the Wind,這首歌的歌詞在這裡真是貼切,除了悲嘆歌者跟女友情誼的結束,也有對時間及年齡的感嘆:看來就像昨天,我們曾經分享祕密,情堅可以移山,野火難以控制,但現在不剩下一點餘溫。記得那時我們擁抱多緊,只是現在不同往日,…年輕時我們逆風行駛,仍有無限精力,但時間逐漸消逝,我發現自己一人獨行,四周都是陌生人。而我離家越遠。

他又利用上半場的時間回憶,想到分手後他非常寂寞,見到珍唯一留下的一瓶香水,拿起來聞了聞,決定去找她。經過她的公司的指點,知道她正出席一項畫展,就直接去了。談了幾句話,他要約她一起晚餐,珍的神情很不自然,原來她是跟雜誌社的編輯Ian 一起來的,所以要跟他一起走。而且她還開始抽菸,而且表示跟他已經分手。他盡最後努力,邀請她跟女兒明晚看老虎跟洋基隊的比賽,她也拒絕了。她說:你的球賽我都有看,只是不會在你的親友包廂裡面看。他失望的回去。(下:他去找珍,她卻跟Ian 在一起。)

 

 

 

 

 

 

 

回到球場,已經到了第八局,球評發出驚嘆,這一場球到現在,洋基隊還沒有一個人有過安打,沒有人上過壘,投手也沒有一次失誤。難道這是一場perfect game?

這時珍也在機場緊張地注視球賽,第八局下半場,他一直沉迷於回憶中,到這時才意識到至今沒有一個人上過壘。他問尬斯,尬斯肯定了這事實:沒人安打,沒人上壘。他說他還沒試過,尬斯也說他沒有試過。他說他不知還有多少精力剩下,尬斯告訴他:「你繼續好好投,我們全部在這裡支持你。不管剩下多少精力,全都使出來。」(下:尬斯知道他痛苦,但是鼓勵他。)

 

 

 

 

 

 

 

 

 

這時又輪到他的朋友Davis Birch 上場,他在給對方三個壞球之後,第一個好球對方就打擊,不過是高飛球被接到了,於是下半場結束。這是連續22個打擊手被三振或是被截殺。

這時正要走向飛機通道的珍,聽到候機室呼聲震天,回過頭見到比利又連續出局了三個,決定暫時不上飛機,將座位讓給其他人,等下一班飛機,回去繼續看球賽。

他又想起不久前到洛杉磯去跟洛杉磯天使隊打球時,在一間露天餐館見到路過的海德,兩人都高興見到對方。海德說她是到這裡就讀南加大。他問海德母親可好,因為海德有同學在等她,兩人擁抱後就分手。之後就是這一場球賽前一天,他打給珍,說他在紐約希望見她一面。最後約了當晚在華爾道夫酒店他的房間,他訂了兩人蠟燭晚餐,結果等了一個晚上她都沒到。他不知道的是,珍正在收拾行李,準備去英國。等到蠟燭都燒完了,他才上床去睡。

回到球場,第九局上半場,他回憶起五年前兩人第一次見面,珍就說他:「你不需要我,只需要棒球就夠了。」他拿起一個棒球,在上面寫了字,叫球隊的小弟拿去給韋勒。上面寫的是:告訴他們我跟棒球完了Tell them I’m through,For love of the game。下面是:比利茄波。

下半場他出場,球評人開始預期他極可能打出一場完美的球賽,就是:對方沒有人安打,沒有人上壘,他也沒有一次失誤。球評史考利說,這是每一個投手的夢想。打了一生的棒球,4,100局比賽,比利茄波是否可以在他40歲之年實現?如果成真,對於他這一生的職業絕對是一個完美的加冕。

第一個打擊手被他三振之後,比利的肩膀痛的難以忍受。但是他知道必須撐完這一場比賽。其實這時教練裴瑞已經安排了替補投手,隨時準備上場。

他在心中祈禱:「上帝,我一直都說不會為棒球的事打攪你,你有更重要的事要費心。不過如果你能讓我這肩膀停止痛十分鐘,我真心的感激。」他聽見場外球迷不停在叫喊,他要自己不要分心,不停地對自己說:Clear the mechanism,再投三次就行了。這時尬斯暗示他打一個curve ball,但是他知道自己現在做不到,太痛了。不過他的高速快球讓對方不是打到界外,就是是高飛球被接到,又出局了一個。

這時洋基隊更緊張了,洋基的教練臨時叫了一個新人Ken Strout 出場,他的父親過去是老虎隊,跟比利同事。他今天被教練叫來,以為不過又是坐冷板凳,沒想到居然叫他出場,非常興奮。球評史考利說,這是教練的特殊考慮,因為打到這時候每一個球員都緊張了,只有像Strout 這樣的年輕小球員可能初生之犢不怕虎,可能打出一個像樣的球。比利今天剛到球場時,Strout 還跟他打了招呼,現在見到他在眼前出現,先就給了一個好球,球迷的情緒高到無以復加,現在轉向都為他加油,因為雖然是對方的球隊,他們也願意見到一場完美的球賽。果然他第一棒就打出去,一個界外球。之後他知道自己必須投curve,即使痛得厲害。打出去,對方果然沒法揮棒。兩個好球之後,球場五萬多球迷呼聲震天。

比利心中對Strout說:今天不是你的大日子,就是我的大日子。結果第三個好球出去,對方揮棒,但是滾地球被接住之後未上一壘就封殺。老虎隊不僅以一比零大勝,而且是幾十年難得一見的完美比賽。球場歡聲震天,全體球迷都叫喊他的名字。老虎的球員將他高高舉起。洋基隊員,特別是Birch 看他的眼神,充滿了無奈跟服氣,你不能不感動。

珍在機場看到這裏哭了,海德在學校宿舍看完,也一路開心的含淚。

當晚他跟尬斯都喝醉了,他扶著尬斯回旅館,安排他上床之後回到自己房間,一個人坐下哭了。想到自己19年的職棒生涯,就這樣結束。第二天一早,他出去叫了計程車到機場,準備到倫敦去見珍。到時該怎麼說他毫無準備,只覺得應當去英國跟她解釋。但是到了候機室,卻見到珍還在座位上等飛機。他過去問她怎麼還在機場,珍也問他為什麼來這裡。他說準備到倫敦去見她。之後他說:「我只是要告訴你,你那天說我不需要你,是錯的。昨晚我一個人在旅館,我一生最重要的一個晚上,我一點都不開心,因為你不在。」說完他準備走開,珍捉住他的手,於是他們都不走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據說最初是計畫由Tom Cruise 演出,不過後來凱文考斯納Kevin Costner 表示有興趣。考斯納是棒球迷,他說喜歡這劇本,說讓他感動。雖然這一場球賽斷斷續續,被他的回憶一再打斷,不過確實是一場精采的球賽,在電影中還沒有見過一場像這樣完整的真正精采的球賽。特別是比利在中間不停地跟自己對話,跟對手對話,讓這角色有血有淚。我實在想不通這電影沒有更受歡迎。考斯納拍過三部棒球電影:Bull Durham (1988),Field of Dreams 夢幻棒球園  (1989)跟這一部,這一部在賣座上沒有前面兩部成功,是很想不通的。甚至說他演技不好,事實是我的感覺他是完完全全的進入比利這角色。

考斯納為了演這角色,聲明不收片酬,而他當時的正常片酬是兩千萬元,(因為預算只有五千萬元)。他換取了影片一定比例的利潤(分紅),不過賣座只有4,610萬元,所以相信分紅也不多。此外他還獲得影片剪接的話事權,可見他的目的是要拍出一部令他自己滿意的電影。

不過他雖然有剪接的主權,但是在最後是否要保留片中十幾秒的畫面時,他的建議卻被否決了。原來據說他要保留那十秒畫面,不過就因此會被列入限制級,也就是R 級(restricted),所以製片不同意。我真是慶幸,因為如果是限制級,我是不會介紹的。這電影目前是PG - 13。片中我只注意到出現一次髒話(F word),是在機場時,一個洋基隊棒球迷說的,這時機場酒吧的女服務生立刻叫他「小心說話,這裡有其他客人。」真是好。我相信考斯納可能要保留片中的性的場面,可能一開始他們兩人回到酒店時的肉緊畫面。我完全不覺得那是必要。為什麼不能拍一部大人小孩都能看的娛樂電影?我一直沒有介紹Bull Durham 就因為很多畫面噁心。(據說為了這十秒鐘畫面,製片人還願意補給他應當給的兩千萬元片酬,但是他拒絕了。雙方都夠義氣。)

最近介紹了幾部好電影,都遺憾片中出現一次F-word,好像 Weirdos 怪胎 (2016),也奇怪為什麼都是出現「一次」,後來知道,美國的電影分級制度機構MPAA 允許PG13的片子有不超過一次的F髒字,所以這些導演就讓他們的PG13 電影出現一次髒話。真的是有毛病,好像不用這quota 白不用。據說只有一次例外,就是1997年的 As Good As It Gets,明明出現三次,應當列入限制級,經過製片上訴爭取,結果網開一面。而我很少介紹現代電影,即使一些出名電影,特別是所謂著名導演馬丁史高西西,昆丁塔倫提諾的片子,他們電影中的演員一開口就是髒話不停,我聽見立即轉台。現代社會怎麼這樣暴力骯髒沒有倫理,都是他們搞壞了。

女主角非常美麗,五官近乎完美,只是她的性格描述顯示她有點「麻煩」,她會因為對方是著名投手,一再有人跟他要簽名而要分手。多次因為自己的工作要對方遷就她。而且當比利叫她一定要打電話給他的trainer時,她居然會生氣。我不相信一個女人會在這種時候吃醋。所以最後他們即使在一起,都未必一路順風下去。(下:女主角的片中造型。)

 

 

 

 

 

 

 

 

Kelly  Preston 這時36歲,她在1991年嫁給男星John Travolta,非常可惜她在2020年57歲就死於乳癌。

片中飾演女兒的Jena Malone這時剛剛演出了:科幻片Contact (1997),飾演女主角Jodie Foster 小時候,在Stepmom (1998) 中,跟Julia Roberts 配戲。之後她會在2005年的 Pride and Prejudice (傲慢與偏見) 中飾演最小的 Lydia。星路一直都很暢順。

這電影中有很多比利小時候跟父親打棒球的畫面,很多是考斯納小時候的家庭影片,所以是真正的他們家裡的影片。而且看得出,有些他父親年輕時的畫面,是他飾演的。而後來他父母多次在看台上看他比賽,也是他真正的父母,而且出現很多次。

以前介紹過好幾部有關棒球的電影,早期的有 The Pride of the Yankees 洋基之光 (1942),說的是著名球員Lou Gehrig 的一生。還有:Take Me Out to the Ball Game (1949),The Stratton Story (1949),Angels in the Outfield 天賜神威 (1951),Field of Dreams 夢幻棒球園 (1989)等。我覺得這一部,跟「天賜神威」是最好看的,表示可以多看幾次都不會膩。

這電影推出時,海內外收入僅四千六百多萬元,所以以五千萬的預算算是虧本。一些著名影評人給予非常低的評分,只能解釋這些影評人不喜歡傳統的浪漫,喜歡現代電影:多點粗言穢語,多點動作,多點新潮思想,因為一些被他們吹捧的電影經常是難以入目的,兒童不宜的,要不就是要洗腦年輕人的。

主要演員表:

凱文考斯納Kevin Costner飾老虎隊投手比利Billy Chapel

凱莉普里斯頓Kelly Preston 飾珍Jane Aubrey

約翰萊里John C. Reilly飾老虎隊捕手尬斯Gus Sinski

珍娜瑪龍Jena Malone 飾珍的女兒海德Heather Aubrey

文史考利Vin Scully 飾球評人史考利(他自己)

史蒂夫李昂斯Steve Lyons 飾球評人李昂斯(他自己)

布萊恩考克斯Brian Cox 飾老虎隊主人韋勒Gary Wheeler

JK西蒙斯J. K. Simmons 飾老虎隊教練裴瑞Frank Perry

Rick Reed 飾本壘裁判Bill Murdy

Michael Papajohn 飾洋基打擊手Sam Tuttle

Bill E. Rogers 飾洋基打擊手/及比利朋友伯奇Davis Birch

Bob Sheppard 飾他自己/球場主持人

Daniel Dae Kim 飾急救室醫生

Larry Joshua 飾演在機場的洋基隊球迷

Gerald Friedman 飾咒罵比利的洋基球迷

Carmine Giovinazzo 飾演洋基打擊手Ken Strout

Laura Cayouette 飾演按摩女子

Christopher Cousins飾演雜誌社編輯Ian

Hugh Ross 飾比例的訓練師Mike Udall

Domenick Lombardozzi 飾演拖車司機

Arnetia Walker 機場酒吧女侍

Mike Buddie 飾演洋基隊投手Jack Spellman

比爾考斯納Bill Costner 飾比利的父親Mr. Chapel

雪儂考斯納Sharon Costner 飾比利的母親Mrs. Chapel

 

Click: 16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