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Da Vinci Code 達文西密碼

2022-11-23 20:56:16

這是哥倫比亞公司在2006年推出的彩色懸疑驚愫電影,劇本改編自2003年美國作家Dan Brown的一部同名小說。說的是幻想式的陰謀論,說耶穌當年留下有私生子(女),之後天主教會為了掩飾這事件,不惜發動戰爭,將事件關係人,及最重要的證物毀滅。這本書及電影都被認為是過分牽強附會,天馬行空造謠,是有意詆毀天主教會,因此在許多地方被禁映。

電影的男女主角是美國的湯姆漢克斯Tom Hanks,法國的Audrey Tautou,其他重要演員還有:Sir Ian McKellen,Alfred Molina,Jurgen Prochnow,Jean Reno,Paul Bettany等。導演是童星起家的Ron Howard。他比較為人記得的電影包括:The Music Man 音樂先生  (1962),The Courtship of Eddie’s Father  (1963),American Graffiti (1973)。不過他最深入美國家庭的是在1960-1968年在CBS 的電視影集The Andy Griffith Show 中的演出,及在1974-1980 年之間在ABC 的Happy Days中演出,美國人等於看著他成長。而他做導演更有相當成就,其中不少好的作品:Splash 美人魚  (1984),Apollo 13 阿波羅13號  (1995),A Beautiful Mind 美麗心靈  (2001) 等。

這電影跟原著一樣成功,賣座高居全年第二位,全球賣座收入高達七億六千萬元,也是Ron Howard 電影中最賣座的。不過影評毀多譽少,因為太多堆砌,說實話不是很好看,很多地方是故弄玄虛,或是不可能的巧合,而且內容類似幻想小說。不過在攻擊教會方面,已經比原著要緩和很多,減少了對教會的明顯的鞭笞。

劇情:

電影開始時,巴黎羅浮宮的館長夏克桑尼亞  Jacques Sauniere 在無人的館內被人追殺。追他的男人是一個穿著修道士服裝的年輕男子,他有點跛腳,追問桑尼亞那個keystone (基石)在哪裡。桑尼亞最後說了,給了他一個地點,說是在巴黎一間教堂Church of Saint-Sulpice內的Rose Line,說完之後,這男子還是朝他射了一槍,之後走了。桑尼亞在死之前,用身上流出的鮮血在地上寫了一連串數字及文字。

這名年輕修道士叫做賽拉斯Silas,他因為有白化病,所以皮膚泛白,頭髮也是白色。他立即前往那間教堂,但是不知道桑尼亞說的地址是假的。

與此同時,一位哈佛大學的符號專家蘭登教授Robert Langdon正在巴黎做一項演講,題目就是符號的發展以及意義。當他演講完為讀者簽名時,巴黎的一名警察隊長法西Bezu Fache 要手下考列Jerome Collet 去將蘭登找來,帶到羅浮宮,並說他已被殺害。蘭登承認桑尼亞當天約了他下午見面,但是他等了一小時對方都沒出現。

蘭登到了羅浮宮,見到法西。對方帶他去見桑尼亞的屍體,這時他身上已沒有衣服,而他躺著的姿勢,跟義大利文藝復興藝術大師達文西Da Vinci的一幅著名作品Vitruvian Man一模一樣。同時見到他的身體上用血畫了一個符號,是一個巨大的五角星。法西還讓他看桑尼亞臨死在地上寫的一些字跟數字,法西說需要他幫助解釋,其中一些字眼必須使用特殊的暗光才看得見,其中最後幾個字是:PS Find Robert Langdon - 尋找蘭登。(下:桑尼亞死後躺著的姿勢,跟達文西繪畫的 Vitruvian Man 一樣。)

 

 

 

 

 

 

 

 

 

在場的除了巴黎警察之外,還來了一個女子蘇菲Sophie Neveu,她說她是警方的密碼解碼專家。隔了一會有電話找藍登,他去接電話時,對方警告他已經成為法西心目中的主要嫌疑犯,叫他立即回國。他接了電話就對法西說,要去洗手間。到了洗手間蘇菲已經在裡面等他,她說剛剛的電話是她安排的。還說法西已經鎖定他是兇手,並且在他身上裝了追蹤器,並叫他掏口袋看看,果然找到一個像鈕扣一樣極小的裝置。她說法西會很快逮捕他。這時蘭登問她是誰,她說她是桑尼亞的孫女。她說她會立即帶他去美國大使館,逃避警方的逮捕。她並將這小裝置拋到外面一輛經過的大貨車上,引導法西跟手下前去追逐。

這時他們兩人再去察看桑尼亞的屍體,他們研究了他寫的那些數字,最初沒有頭緒,之後使用跳號方式,讀出是Mona Lisa 蒙娜麗莎,也是達文西的一幅畫。於是趕到羅浮宮另一個角落去看這幅畫像。從這幅畫上面找到一段隱藏的字謎,讓蘭登解開了是:so dark the con of man,並因此再聯想到達文西另外一幅畫Madonna of the Rocks (岩間聖母),於是再去找這一幅畫,在這幅畫的背後,給他發現了一個長形鑰匙,上面有法國百合王朝的象徵圖樣fleur de lis,就在他們還沒想通時,警察已經發現他們被誤導,並已回到羅浮宮,於是他們立即逃走。他們出來上了蘇菲的汽車,要前往美國大使館。(下:他們到了蒙娜麗莎的畫像前。)

 

 

 

 

 

 

 

 

在車上,蘭登對蘇菲有了疑慮,問她到底是甚麼人,因為事件太離奇。蘭登這時分析,他相信桑尼亞可能是Priory of Sion (錫安會) 的教主,這個組織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一個秘密組織,這組織以前的領袖包括達文西,牛頓等人,他們的團徽就是百合花。他們成立的目的就是要保守一個至高的秘密,並保護上帝在人間的權力。這祕密的代號就是the dark con of man。他認為桑尼亞生前就是這組織的頭子。

這時他們到了大使館,但是見到門前已經有大批警車在等待,於是蘇菲掉頭立即開走,但已經被警方見到,全部在後面追趕。

與此同時,那白髮青年賽拉斯自從知道那神聖的Keystone基石所在之後,已經打電話給一個主教Bishop Manuel Aringarosa雅林葛若薩向他報告,這位主教是一個極端保守的教會Opus Dei (主業會) 的頭頭。主業會是一個崇信嚴格苦修的教會,信徒堅持對自己的肉體苦修,以表示對上帝的敬奉。之後賽拉斯就到了那間Saint-Sulpice 教堂,進去後見到一名修女,他說是主教叫他來的,他見到地上有一條紅線,就是the rose line,於是自己跟著紅線往前走,修女要多問一句話,還被他推開。原來賽拉斯年幼時在一次爭吵時,殺死了自己的殘暴的父親,被判坐牢,是這位主教救了他,所以他從此對主教言聽計從。

另一邊,蘭登見到那鑰匙原來是一間銀行保險櫃的鑰匙,鑰匙上面除了有保險箱號碼,還有雷射刺上去的地址,於是蘇菲就開車到那間銀行。銀行經理安德瑞Andre Vernet見到他們的鑰匙,就帶他們到保險櫃所在的房間。蘇菲根本不知道這保險櫃的密碼,他們兩人又用Fibonacci sequence 推算出密碼,結果幸運地打開了。見到裡面是一個木製的盒子,上面有一個玫瑰圖形。蘭登說,玫瑰代表聖杯Holy Grail,這與他們的猜測越來越接近。這時安德瑞聽見外面騷亂聲音,原來是警方趕到了。

安德瑞將他們藏到一間很大的保險櫃中。當警察堅持要進去時,銀行職員讓他們進去了,而那經理安德瑞卻自己開著一輛運貨車離開銀行,而他們兩人就躲在貨車的貨櫃哩,被送出去了。在貨車上時,蘇菲說她不信上帝,對於這一切都感到無稽,但是蘭登就說他成長於天主教家庭,這一切都有理可循。這時他們打開這盒子,見到裡面的一個東西是圓筒形的,上面有五行字母,每一行26個字母。蘇菲說,她小時候祖父桑尼亞就送給她一個類似的玩具,上面也是有很多數字組合,所以見慣了。不過這東西的組合就太龐大,因為這五行字母有一千兩百萬不同的組合,簡直難如登天,他們必須在這字母中間找到那正確的密碼,否則盒子一打開,裡面的東西就會被隱藏的酸液自動銷毀。蘭登奇怪桑尼亞會給她這樣的玩具。她說自己四歲時父母跟一個哥哥都死於車禍,之後桑尼亞就將她當作兒子扶養,教導她所有相關的知識。不過後來他們發生爭執,才減少了來往。(下:蘭登取得了這個木盒子,木盒裡面有一個藏密寶盒,上有五行字母,都要破解。)

 

 

 

 

 

 

 

 

這經理將貨車開到郊外時讓他們出來,卻拿出手槍迫他們交出那盒子,他說等了20年才有人來取這盒子。他拿到盒子後要將他們處決時,蘭登用貨車的門將安德瑞打倒,並搶回了盒子。而人開著經理的車子逃走。

至於那白髮青年賽拉斯,他跟隨那紅線,卻甚麼也查不到,知道自己受騙,這時又見到那修女在打電話,似乎在向上級報案,就將她一槍打死。

這時蘭登決定去找他一個朋友Sir Leigh Teabing 提賓爵士幫忙。他說因為提賓是錫安會及聖杯的專家,可以幫他們解決一些迷端。提賓很高興見到他們來,但因為銀行的卡車上有追蹤器(現在的GPS),所以警方也知道了他們的行蹤,警探法西立即打電話給雅林葛若薩主教報告,原來法西也是這個祕密集團的一份子。主教知道後,也通知白髮青年賽拉斯前往。(下:提賓向他們解釋歷史傳言。)

 

 

 

 

 

 

 

 

 

提賓見到蘭登後,就提出他的理論,先要他們觀看達文西繪畫的那一幅「耶穌最後晚餐」的著名畫像,首先說桌上13人卻只有一個酒杯,就是他口中的聖杯。之後他將畫像集中在耶穌跟他右邊的門徒,卻將這門徒說成一個女子,說她還有胸部,而這人就是耶穌的妻子Mary Magdalene 抹大拉的瑪麗亞。蘇菲插口說「那個妓女」,提賓立即否認,說她不是妓女,這都是教會一派對她的抹黑。之後用幻影說,耶穌跟這位瑪麗亞穿的衣服是同一種布料,以證明他們關係不尋常。他也相信,這是達文西利用這幅畫暗藏的訊息。之後又說了:聖杯是V字型,代表女人的womb子宮,所以Holy Grail 未必代表杯子,而是女人的子宮。他還引用福音中門徒彼得說的一句話:And Peter said: Did he prefer her to us? (他喜歡的是她,而不是我們),作為證明。(下:達文西畫的「最後晚餐」,提賓說,坐在耶穌右邊的其實是一個女人,她穿的衣服跟耶穌的衣服是同樣的顏色及布料。用以證明他們是夫妻。)

 

 

 

 

 

 

 

 

他的結論是:耶穌升天後,瑪麗亞就失蹤,事實是後來生下一個女兒Sarah。甚至說教會為了消除這個「證物」還殺死了五萬女人,稱這是歷史上最大的陰謀。這時蘭登予以駁斥,說是古老的道聽塗說,毫無證據。不過他們證實,桑尼亞有可能是這聖物的最後一個守護者,及錫安會的領袖。而桑尼亞死後,蘇菲就成為這聖杯的守護者。

這時提賓的一名手下雷米Remy Jean趕來報告,叫他們聽新聞,提賓這才知道他們兩人在逃避警方追緝,新聞中還說他們是兇手,到現在已經有四人死亡。提賓很生氣,要他們離開,但是蘭登拿出盒子說,他手裡有聖物的地圖,還說蘇菲是桑尼亞的孫女。提賓聽說後,願意跟他們一起逃走,但是白髮青年賽拉斯這時現身,拿著手槍劫持了蘇菲,要他們交出那「基石」,蘭登將聖物放在桌子上,當賽拉斯要開槍時,提賓用手裡的枴杖打他,蘭登趁機拉著蘇菲跑走。賽拉斯趕來,蘭登跟他搏鬥,將賽拉斯打倒在地。這時蘭登見到賽拉斯手臂上用S型的金屬圈緊緊套住,象徵他用這金屬圈綑綁自己,整天24小時不斷的受難。他也想起在法西手臂上見到同樣圖案的紋身,知道原來他們是同一個組織。(下:賽拉斯劫持了蘇菲,脅迫他們交出那基石。)

 

 

 

 

 

 

 

 

 

提賓帶著他們在警察到來前離去,由助手雷米開車,賽拉斯被綑綁放在後座。蘇菲在車上問他們Opus Dei (主業會) 是甚麼,提賓解釋是教會中一個保守派組織,目前由雅林葛若薩領導,宗旨是找到聖物,予以摧毀,以維護教皇以及梵蒂岡教會的權威。

提賓說,他們現在最安全是逃出法國,建議去瑞士,在那裏不會被引渡。他召來自己的私人飛機,一行人到了機場,上了飛機。蘇菲在飛機上質問賽拉斯,是否是他殺死自己的外祖父?賽拉斯唯一的回答是:我是上帝的使者,其他一概不說。蘇菲憤怒的揮了他一拳。

但是飛至中途,蘭登在那盒子上的一個小孔,見到一片銅片,見到上面有幾個字,如果倒過來看就是temple church (聖殿騎士教堂),想起這教堂在倫敦,提賓就臨時改變主意飛去倫敦。法西那般人從機場控制台獲得情報,知道他們不去瑞士,而是前往倫敦,已經聯絡當地警方等待逮捕。當他們到了倫敦的一個私人機場,也有當地警方得到消息在等待。不過經過他們三言兩語的解釋,英國警方本來也不相信法國警方的話,就放他們走了。

他們幾人到了Temple Church,見到很多好像墳墓一樣的人體,發現都不是墳墓,只不過是雕像。蘭登的推理是,牛頓雖然不是政要,但他去世時卻被以國葬儀式葬在這裡。他們找了許久都找不到密件上說的「圓球形墳墓」,這時雷米帶著賽拉西來了,他拿著槍要他們交出那聖物盒子。這時提賓才知道原來他一直是藏在自己身邊的敵人。提賓先被他們打暈,正當雷米要朝蘭登他們開槍時,屋頂一些鴿子飛起來,驚動了雷米,蘭登趁機跟蘇菲逃走。他們跑到街上,蘭登說要到圖書館去查資料,於是上了一輛電車。

賽拉西則跟著雷米,將提賓挾持到車上離去。在車上,賽拉西問雷米是否他們組織裡的導師the Teacher,雷米承認了。雷米將車子開到一處主業會的聚會場所,雷米對賽拉西說,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叫他在這裡等,他要去處決提賓。之後雷米面前出現一個神秘人物,並遵奉對方為「導師」Teacher,還說永遠保密他的身分。原來這導師是提賓,他終於現身,並給雷米喝了一杯酒,之後雷米就中毒死了。

之後提賓在現場打電話通知警方,說在主業會門前有凶殺案。而此時蘭登經由手機上的圖書館資料查到,牛頓的墳墓原來在西敏寺的教堂內,於是又趕去西敏寺。

他們在西敏寺還是沒有頭緒,這時蘇菲在地上見到有拐杖經過的痕跡。果然見到提賓出現。他並拿出手槍指著他們,要他們拿出那個藏密筒。因為有遊客來到,他就押著他們兩人到一個角落,先要藍登跪下,之後威脅要蘇菲說出打開藏密筒的密碼,如果不說就打死蘭登。蘇菲說她不知道,提賓還是逼她。最後蘭登說讓他想想。他拿去這小圓筒,不斷的思考。

這時在西敏寺外面,大批警察趕到,賽拉斯最先見到警察來到,跟警方對恃,打死了幾名警察,但此時主教雅林葛若薩也到了,他是聽說聖杯在這裡,要來取貨。沒想到法西領導的警察也到了,賽拉西向警察射擊時,誤中主教,令主教滿身流血,賽拉斯見到俯下身去痛哭。主教說:我們被背叛了。原來法西發現主教先前跟他說,蘭登已經跟他告解,訴說自己的罪行之事,是假的。現在他知道了蘭登根本沒有去告解,也沒有殺死桑尼亞,生氣自己被主教利用,所以要逮捕他。這時賽拉斯後悔不已,要警方殺死他,結果他中彈死亡。

在西敏寺內,蘭登思考了一陣說,他無法解答這謎語,開啟藏密筒,正當提賓要對付蘇菲時,蘭登將這小圓桶拋向空中,提賓飛奔去接,自己仆倒在地上。圓筒粉碎,裡面流出一攤液體,提賓傷心的哭了。

這時警方趕到,帶走了提賓。

蘭登出來後才對蘇菲說,他剛剛其實解開了這謎語,知道那五個字母是APPLE,因為是一個蘋果讓牛頓了解到地球吸引力。而且他當時已經打開這小圓桶,取得一張紙條。現在他打開紙條,見到裡面寫的是蘇格蘭一間教堂Rosslyn Chapel,並說聖杯是藏在neath the rose,也就是玫瑰之下。

他們到了蘇格蘭那間座立於山上的古老教堂,進入之後見到地上一個百合印記,打開原來是一個暗門,他們走到地下室,見到有一座女的石棺,正是抹大拉的瑪麗亞,旁邊還有一朵紅玫瑰。不過瑪麗亞的墓就已經被移走。在這裡,蘇菲似乎回憶道自己在很小時來過這裡。而此時,一個教堂管理員見到他們進去,阻止不來,已去通知了其他人。(下:他們進入教堂的地下室。)

 

 

 

 

 

 

 

 

 

蘭登在這裡的一間密室見到很多古老文件,他搜索了一陣,見到當年蘇菲家人死於車禍的新聞,而提到桑尼亞,知道他並非蘇菲的祖父,只是她的監護人。這時蘇菲想起來,她小時候有一次見到桑尼亞跟一班人進行神祕的宗教儀式,她非常害怕,從此不再跟桑尼亞交談,之後桑尼亞就將她送到寄宿學校。蘭登又查到,蘇菲的姓氏不是桑尼亞Sauniere,而是Sang Real,也就是古代皇族的姓氏。他終於證實了:你是皇室血統,耶穌的親骨肉,唯一的後人。蘇菲震驚了。

他們走出地下室,見到已經聚集了一群人,原來是教堂執事去找來的。其中部分人是Priory of Sion (錫安會)組織的人,包括一個年老婦人,她前來迎接蘇菲說,她是蘇菲的祖母,她說等這一天等了很久。她還解釋說,桑尼亞是他們家的朋友,幫助他們保守這秘密,延續達文西、牛頓等人的意願。而且他們要繼續保守下去。

之後蘇菲出來送他,蘭登跟她解釋自己為什麼信仰上帝,他在七歲時跌落一個水井,以為自己會死去,但是當時他就跟上帝祈禱,後來獲救。他希望蘇菲可以找到她的信仰。蘇菲顯然同意了,她企圖學習耶穌在水上走路,知道自己做不到,笑了。(下:他們解開了這謎團,輕鬆談笑。)

 

 

 

 

 

 

 

 

蘭登回到巴黎,他在刮鬍子時,割了一個傷口,鮮血流到水池出現一條紅線,提醒他那條紅線Rose Line,意識到跟藏密筒有關,就延著巴黎街道,心目中的紅線,回到羅浮宮。自覺聖杯就在羅浮宮前面新式金字塔建築倒立三角形的尖端。他在那地點下跪,似乎見到抹大拉瑪麗的石棺就在下面。

製作與卡司:

製作公司以六百萬元買到Dan Brown 的小說版權,導演Ron Howard 朗豪華最初希望Bill Paxton飾演蘭登的角色,但是他當時在拍電視劇集Big Love,推卻了。

電影維繫了小說的立論,不過基本立場有相當的不同。小說中含有嚴厲的批判天主教會的態度,強烈主張耶穌跟一個妓女有染,甚至生下私生子。這是基本上對天主教(及基督教)的詆毀汙衊。電影則淡化了這一點,用一句話強調瑪麗亞不是妓女,並且讓男主角蘭登持有天主教徒的立場,為教會辯護。

原著中嚴厲批判Opus Dei 主業會,形容他們都是一批變態的自虐者,目的是取得聖杯,控制天主教會。電影中淡化了賽拉斯等人的邪惡面目,只說他們是要毀滅聖杯,阻止這謠言被散播。(原著中不認為這是謠言,認為是真理,是事實。)

而這電影拍攝時,手機已經很普遍,所以片中多處使用手機通訊。最明顯的一點是,原著中蘭登跟蘇菲是到圖書館去找資料,但在電影中說圖書館在半小時以外的地方,於是蘇菲在電車上找到一個當地年輕人,用他的圖書館使用卡,在手機上找到他們要的資料:牛頓的墳墓跟A Pope的關係,原來這Pope 不是教皇,而是英國詩人Alexander Pope。這節省了很多時間。

此外原著中,桑尼亞是蘇菲真正的祖父,而她的哥哥並未在意外中死去,後來在那間蘇格蘭教堂中做執事,跟他們的祖母隱身過活。

看過這電影就會感覺到,提賓教授(其實就是原著的作者Dan Brown)牽強附會的想法真的是天馬行空,居然從一幅達文西的作品「最後的晚餐」就找到證據,說耶穌旁邊的一個門徒是妓女瑪麗亞,說那人是有胸部的,說她衣服的顏色跟質料跟耶穌是一樣的,以及福音中一句門徒彼得的話,就用來證明耶穌有「女人」。作者Dan Brown自稱他是在年輕時初次接觸到天文學,知道了Big Bang理論後,開始懷疑聖經。這就是現代知識分子以為可以用達爾文的粗淺的進化論、跟基本天文學就能打倒聖經。事實是,達爾文以及愛因斯坦等科學家到最後都是宗教的信徒。

天主教會在這書本出版時,已經發表聲明譴責,說是充滿了錯誤,與歷史不符,目的只是汙衊教廷的一部著作,紅衣主教Francis Arinze甚至製作了一個紀錄片The Da Vinci Code: A Masterful Deception,希望教友及媒體增加了解,及用來駁斥該小說。美國的主教協會也開設網頁,逐一論點駁斥。同時鼓勵教友抵制。

這電影得到羅浮宮的許可,拍攝部分畫面,不過電影最開始時很多部分需要很大動作:槍殺,奔跑,追殺等等,這一部分羅浮宮內部的畫面,就是電影公司在倫敦的Pinewood Studios 攝影廠製造出來的景。還有那幅蒙娜麗莎的畫像,也是複製品,要比真正的蒙娜麗莎畫像大了很多。而且真正的蒙娜麗莎因為太珍貴,根本不准在上面打燈光,(平時的燈光都很黯淡)。另外,西敏寺跟巴黎的Saint-Sulpice都禁止電影公司進去,所以都是搭的景。而西敏寺的一些畫面是以十萬元代價,租用英國的Lincoln Cathedral 拍攝。不過很多天主教徒對此反感,舉行抗議。其中一名61歲的修女在教堂外面長跪了12個小時祈禱抗議。說教堂不應當為了這筆錢,幫助拍攝一部「散播謠言,詆毀教會」的電影。蘇格蘭的Rosslyn Chapel 則是實景。(下:羅浮宮前面金字塔型建築,在地下室的倒立三角形。就是電影中指出的聖地所在。)

 

 

 

 

 

 

 

 

 

 

 

這電影推出時雖然賣座,卻得到很差的影評,認為除了詆毀宗教,而且製作惡劣,沉悶。因為對基督教及教徒形象的侮辱(包括扭曲可蘭經內對耶穌的描繪),推出後在許多國家被禁映:埃及,敘利亞,黎巴嫩,白俄羅斯,巴基斯坦,斯里蘭卡,此外印度很多省分禁演,在泰國影片被刪減十分鐘內容後,獲准上演。一些敏感的對白也被修改了。

據說影片在法國康城(坎城)影展放映時,觀眾反應很差,不僅沒有掌聲,甚至有人發出嘲笑聲。結束時還有人噓。在Rotten Tomatoes 的Tomatometer,也只有25%的分數。不過賣座就相反,是導演Ron Howard及湯姆漢克斯所拍電影中最賺錢的。

主要演員表:

湯姆漢克斯Tom Hanks 飾蘭登Robert Langdon

奧黛莉桃桃Audrey Tautou 飾蘇菲Sophie Neveu

英麥克里蘭Ian McKellen 飾提賓Sir Leigh Teabing

亞非莫林納Alfred Molina 飾主教雅林葛若薩Bishop Aringarosa

Jurgen Prochnow飾銀行經理安德瑞Andre Vernet

Jean Reno Police飾警探法西Captain Bezu Fache

Paul Bettany 飾白化病修士賽拉斯Silas

Etienne Chicot 飾警探法西的同事Lt. Jerome Collet

Jean-Yves Berteloot 飾提賓的助理雷米Remy Jean

Jean-Pierre Marielle飾桑尼亞Jacques Sauniere

Seth Gabel 飾教堂執事Michael

Marie-Francoise Audollent飾修女Sister Sandrine

 

 

Click: 7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