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Lord Jim 吉姆爵爺

2022-11-19 20:13:30

這是哥倫比亞公司在1965年推出,由美國編劇、導演 Richard Brooks 李察布魯克斯負責導演及製片的彩色冒險長片,片長154分鐘 (兩個半小時)。主角是英國籍的彼得奧圖Peter O'Toole,他飾演一名曾經犯錯的船員,之後就活在那次錯誤的陰影中,企圖悔罪,並再為自己建立新的形象。劇本是根據原籍波蘭的英國小說家Joseph Conrad在190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這個故事已經在1925年拍過一次默片,由 Victor Fleming導演。

這電影中有多位著名的演技派演員參與演出: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伊萊華里克Eli Wallach,捷克霍金斯 Jack Hawkins,保羅盧卡斯 Paul Lukas,以及 Curd Jurgens等。唯一的女演員是以色列的Daliah Lavi。她飾演一名柬埔寨女子。

這片子的外景分別在香港,新加坡及柬埔寨拍攝,其中在柬埔寨吳哥窟選景最多,在當時對於觀眾是很新鮮的感覺。導演李察布魯克斯還負責編劇,由他導演兼編劇的成功電影還有: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 魂斷巴黎  (1954),Blackboard Jungle  (1955),Cat on a Hot Tin Roof 朱門巧婦  (1958),Elmer Gantry  (1960),In Cold Blood 冷血  (1967),等,並先後獲得八次金像獎提名。

這電影還有其他中文譯名:占勳爵(香港),一代豪傑(台灣),後者完全不符合劇情,其實所有翻譯名稱都不太好。這電影片名的來源是,這個男主角Jim吉姆幫助柬埔寨一個村子裡的人解決了一個土軍閥,村長就認為他好像一個 Tuan,直接翻譯就是Lord。其實是當他為一個大恩人的意思。

劇情:

電影一開始時是說,一個英國海員吉姆 Jim胸懷大志,立志做一名傑出的船員,以海為家,步步高升。他由最低層做起,後來升到大副。不幸在一次意外中腿部受傷,被迫到最近的海岸爪哇接受治療。但是他心在海上,一當自己能走路了,就立即報名加入下一艘商船工作。

這艘貨輪SS Patna是一艘很舊的商船,船上載了八百名前往麥加朝聖的回教徒。他們船員跟這些回教徒很少溝通,雖然回教徒中很多都是相當有學識的背景。半途遇到暴風雨,船身被擊,他見到船身進水,知道後果會很嚴重。有回教徒問他是否會將他們留在船上不顧而去,他說:你以為我們會這樣做?然而情況越來越危急,有船員就放下救生艇,自己跳上去了。他猶疑著不想這樣做,但是那幾位船員就叫他跳Jump。眼見這艘船有沉沒的危險,他就跳下去了。之後船員划著船離開。

一路上只有他感到內疚,其他船員就要他一致口徑,回去編造故事說他們沒得選擇才這樣做。但是等他們回到原來的港口時,卻意外發現那艘Patna 已經回來,好好地停在港口。其他船員見到都趕快逃走,以免遭到審訊。只有他因為內疚跟責任感,自動投案,接受審訊。英國的船公司還請了律師幫他辯護,說他是在當時沒有選擇的情況下選擇逃生,但是他卻自己解釋,是因為懦弱而逃生,違反了做船員的基本精神。

於是他被剝奪了所有的職業證書,他不再能夠從事正式的海員工作。他不後悔,認為自己是咎由自取。之後他就在東南亞一帶的港口做勞力工作。一天他在一艘小船上護送一批軍火時,有當地船員故意放火,其他船員見到了,都紛紛跳船逃生。他沒有逃走,反而奮而滅火,後來將火熄滅。這一批貨物的主人史丹 Stein非常感激他,欣賞他,就要給他錢,他沒有要。史丹問他為什麼不跳船,他說他藉口說不會游泳。(下:他開始在港口打零工。)

 

 

 

 

 

 

 

之後史丹要送一批軍火到柬埔寨內陸,給他在Patusan 巴土山村落的一個好朋友,因為當地被一個土匪軍閥佔領,他們需要軍火反抗。史丹就請吉姆跟自己一起前往,押送這批軍火。

史丹約了當地一個商人祥寶 Schomberg 幫他訂一艘有馬達的船隻時,祥寶受到當地的惡勢力的賄賂,臨時說一艘有馬達的船都找不到。史丹說,如果要划船,一天一夜都到不了。這時史丹說他可以前往,只要請到當地兩個幫手,他負責幫忙送到,並叫史丹不要去了,因為他年紀大,可能拖慢行程。史丹答應了,但是百般叮囑他說,這批軍火絕對不能到軍閥手中,寧願事先炸掉都不要給他們。吉姆問他何以相信自己,史丹說「信任存在於人心」。

吉姆不知道的是,這兩名船員之一就是那天在小船上放火的人,也是Patusan村落那個軍閥的手下。在他們的小船快到巴土山時,那人突然要另一個船員對吉姆下手,那人不願意,就被他用小刀刺死,之後他暴露身分,跳下船去跟軍閥報告。吉姆阻止不了,就趕快到岸上,設法藏起這些軍火。他用的方式是,將一桶桶炸藥用繩子高高吊起到樹上,沒有人見得到的地方。

這村子裡的人就是史丹口中說的朋友,特別是杜拉米村長Chief Du-Ramin,他的兒子Waris 沃瑞斯負責組織抗暴行動。他見到吉姆帶來的彈藥,知道是史丹送來的,就一起幫忙藏好。之後吉姆要逃回去時,被軍閥他們見到,追到岸上將他擒獲,帶回去綁在廣場的一根柱子上。

村民因為抗暴,凡是被發現的都被軍閥捉去,綁在一個個木柱上,沒吃沒喝,居民見到敢怒不敢言。沒幾天就有一個死了,村民就去收屍,然後以當地習俗埋葬。村子裡有一個很漂亮的女教師,她在村子裡的教室裡為兒童上課。每天見到人來人往,自己人被綑綁,受到酷刑都無法幫忙。

軍閥親自審問吉姆,問他是否史丹派來的,他帶來的軍火彈藥在哪裡,他都不肯說。軍閥甚至建議用錢跟他交換,他說都已經炸了。軍閥說他自然有方法迫使他說出來,之後開始用鞭子抽他,他忍住不出聲。軍閥見他不說,將他帶到房間裡使用酷刑,用燒得火熱的尖刀刺他,他痛得尖叫,仍然不說。之後軍閥叫人將他拖出來,再綁到柱子上。軍閥旁邊有一個英國人 Cornelius康尼爾斯,他過去也是史丹派來送軍火的人,被俘虜後成為軍閥的副手。他就說不懂吉姆為什麼會為了「這一群不認識的人」而受酷刑。

之後軍閥將女教師帶來,說如果他合作,可以將這老師賞給他,還將女老師的襯衫扯破,叫他看。他沒有動心。到了晚上,那名女教師偷偷到廣場,拿水給綁在柱子上的人喝水,並且為已死去的人收屍。這時他們將吉姆當作屍體收去,將吉姆的衣服換到另一個死者身上,就將吉姆運到村子裡。到了村子,吉姆跟沃瑞斯合作,策畫如何反攻。他們計算槍枝及彈藥都沒有對方多,但是有炸藥。沃瑞斯又說他們有一座長年不用的大砲,吉姆就叫他們用炸藥做砲彈。(下:軍閥帶來女教師,企圖色誘。)

 

 

 

 

 

 

 

另一邊,軍閥計畫天亮時進攻,康尼爾斯建議立即進攻,軍閥說黑天黑夜不適合,他要等天亮更有把握。沒想到村民就在半夜展開襲擊,讓對方措手不及。他們用大砲攻打對方的軍營,之後逐漸攻進軍營。但是軍閥那邊人多,也都有槍枝,此外還用和尚做盾牌,阻止他們開火。所以近距離交火後,雙方都有損傷,但他們的損傷更重。而且此時他們的大砲口徑斷了,不能再用。這時吉姆心生一計,他將兩大桶炸藥放上一個手推車上,點燃引線後推到軍閥所在的院子哩,結果不僅軍營被炸毀,軍閥跟他身邊的人都被炸死,他們勝利了。不過那個康尼爾斯就因為膽小,一早就躲在一個地下室,逃過一劫。(下:吉姆領導沃瑞斯跟女教師,對抗軍閥。)

 

 

 

 

 

 

 

杜拉米村長對他的幫助不勝感激,就封他Tuan的封號,叫他 Tuan Jim,女教師翻譯給他聽,說這個tuan是一個封號,就好像他們英國的 Lord。之後老師帶他到村民的墳場,說自己的母親葬在此處。當吉姆表示慰問時,她說「活過一次就是永遠活著。」之後他們到女教師的房間,這時吉姆問她,如果當時有機會,她是否會真的獻身給他,她說會,因為那是環境必須。

她說自己的父親是英國人,也是史丹當年的朋友,來過一陣就走了。她說:像你一樣,你也會走的。吉姆說他可以不離去。還問她:你要我留下?她說不要,因為不想好像當年的母親那樣,傷心流淚一輩子。吉姆說,他已決定留下來,讓他們過一天算一天。

康尼爾斯不僅沒有死,他還知道軍閥曾經侵占了村民的一批價值連城的珠寶,這時就計畫侵占。但他知道以自己一人之力做不到,就到爪哇去找那不肖商人祥寶,希望藉用他的電動船隻,一起下手。他還說,現在去取黃金只是舉手之勞,不過要先除去一個傻瓜(吉姆)。祥寶說如果牽涉到殺人,他們都不是專家,建議找來一個綽號紳士的海盜布朗 Gentleman Brown合作。三人一拍即合。布朗還帶了十幾名手下(殺手)一起前往。

正好此時史丹見到報紙,原來那艘Patna 的船長自殺了,新聞中重新談到吉姆事件,他才知道原來吉姆曾經犯下大錯,就要到巴土山去見吉姆。他也乘坐了祥寶的船隻。當他們的船抵達巴土山時,村民見到史丹站在船頭都熱烈出來迎接。吉姆見到史丹,非常開心,也非常敬重的歡迎他。知道他收集熱帶珍奇蝴蝶跟昆蟲,還特地叫村民蒐集了一些珍奇蝴蝶跟蜘蛛的標本送給他。這時吉姆在巴土山受到村民極高的推崇跟敬重,不時都奉獻生禽跟食物給他。但史丹最主要的目的是告訴他,對村民誠實,不要隱藏自己的過去。吉姆說他不是在隱瞞,那黑影無時無刻不在他的心中,但是他現在就是要彌補過去的錯誤。他建議史丹幫助村民建造一條運河,這樣村民將擁有不絕的水源,確保稻米收成一年兩造。

史丹完全不知道祥寶等人的企圖,這時軍閥搶劫的珠寶已經被村民都奪回去了,康尼爾斯等人相信是藏在村民最崇拜的地方– 寺廟裏面。而現在不動用武力將無法去取。他們趁著當晚村民舉行歡迎史丹的晚會時下手。全部幾百名村民都在廣場觀看表演,他們潛入寺廟,正要搬走一箱箱珠寶時,被一個男孩發現,他們殺死了這男孩,引起村民注意,追趕他們,他們一夥逃上一艘小船,因為沒有馬達,走得不遠,布朗就宣稱要跟他們談判,吉姆做為談判代表,布朗利用他的「白人基督徒的正義感」,說服他讓他們平安離去,而吉姆也因為自己過去犯的錯,同意了。村長杜拉米跟多名村民都反對,村子一位長老很不高興,說:你們白人還是幫你們自己人。但是吉姆說服他們同意,甚至以自己的信用跟生命作擔保,他說:即使是你們之中有一個人死了,我都償命。

之後吉姆敲鐘讓他們離去,但是船開出去之後,布朗跟康尼爾斯他們假裝一名船員還在岸上,就偷偷上岸來找他。這時康尼爾斯帶著幾個人又回到寺廟,正好此時沃瑞斯認為這些珠寶已經不安全,企圖將珠寶放到寺廟中兩枚作為裝飾用的大砲口徑裡面,被康尼爾斯見到,用小刀刺向他,當場倒地。吉姆聽到聲響趕來,見到沃瑞斯已經重傷垂危,非常難過。吉姆求他饒恕。沃瑞斯臨死對他說:這些珠寶不能被奪走,請他繼續保護。之後死了。這時布朗帶領更多人進來,吉姆躲在大砲後面啟動大砲,裡面的珠寶四散,威力將布朗等人都炸死了。另一邊,村民用引火線引爆炸藥,將祥寶的船隻擊沉,剩餘的人都無法逃走。(下:布朗,康尼爾斯帶著手下進入寺廟。)

 

 

 

 

 

 

 

 

此時村長進來發現兒子已死,非常悲哀及憤怒,他下令吉姆立即離去,帶著他的女人一起走。如果天亮他還在,就會殺死他。史丹勸吉姆離去,吉姆拒絕,史丹問他爭取的是甚麼崇高目的?只是彌補Patna的過失?他說他不知道還有其他的方式。史丹說這無異於自殺,說他不過是要做英雄,彌補自己過去的錯誤。他說:我曾經是懦夫,後來是英雄,但是發現懦夫跟英雄沒有太大差別。(下:村長抱著兒子的遺體,悲痛萬分。一旁的史丹還在企圖遊說他放過吉姆。)

 

 

 

 

 

 

 

那女教師一直都在旁邊,沒有說一句話。他走過去對她說:我從來沒有如此想活下去,也從來沒有如此害怕死亡。當史丹再度勸他時,他說:我當你是我的父親,請你幫助我,不要救我。我有過機會,但是放棄了。現在幫助我做應該做的事。

他沒有逃走。第二天是沃瑞米的葬禮,村民舉行隆重的打醮儀式。吉姆一早穿上海軍制服,走到杜拉米村長面前,交給他一把步槍。杜拉米開槍打死了他。兩具屍體一起跟隨打醮儀式焚毀的模擬祭品焚燒了。(下:吉姆在葬禮中,走向村長,將一把步槍交給他。)

 

 

 

 

 

 

 

 

 

最後是史丹的船隻在划手的護送下離去。

製作與卡司:

彼得奧圖後來說,吉姆在這片子中極少對白,很多時他好久只說一兩句話,幾乎像是默片。這是事實,不過到了片子的後面,他跟史丹有冗長的對白,不斷的辯論:懦夫與英雄,生與死的選擇,道德跟目標的意義,重複又重複。而吉姆跟布朗在霧中的談判,也是這主題,談了許久,這些都嫌太多重複,斷了電影的緊湊性。這些討論是電影的主題,的確有必要,但是敗筆是太過重複。

電影的主題是,一個船員偶爾的一次做了違反船員操守的行為,遺憾終生。也導致他一生都生活在自責,屈辱中。不過觀眾或許會覺得,這自責過了頭,因為那次事件很幸運地沒有人死去。如果那次事件死了人,甚至八百人中許多都死了,他確實是死有餘辜。換了任何人都會自責一生,甚至會自殺。但基於這電影的事實,他確實是過分了。也許這是電影失敗的原因。

雖然這電影很多方面都非常成功,特別是攝影,(Freddie Young,他也是 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的攝影。)那些大霧中的談判,以吳哥窟為背景的歌舞及槍戰,都奪人心弦。但是電影當時是失敗的,彼得奧圖後來解釋他接這部片子的理由,是以為這是一部以「異鄉」為背景的片子,他認為有機會演出一部類似西部片的片子。好像 原野奇俠Shane  (1953) 裡的英雄,「一個沉默的,有著不良背景的槍手,騎馬進入一片原野」那樣,結果不是那麼回事。

其實彼得奧圖這時正是日正當中的輝煌時期,他剛剛在1962年拍完了 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接著是1964年的 Becket (雄霸天下),都為他獲得金像獎提名。他這時有絕對的挑選劇本的權力,所以這後悔也是他自己的。他還說不喜歡這角色的性格 -- 永遠在自責。他表示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的海盜角色,或是Eli Wallach 的軍閥角色,都比吉姆有性格。

詹姆斯梅森在這片中的角色非常輕,可以算是一個小配角,但卻排名第二,主要因為他在影壇的地位。他後來解釋,他接這電影只有一個目的 -- 就是賺錢,因為他這時極需要「錢」。他剛剛跟結婚23年的第一任妻子 Pamela離婚,妻子將他的財產幾乎全拿去了,包括一百萬元現金,他可以說是一文不明,要從頭開始。

詹姆斯梅森也說,他們拍這部片子最大的收穫是「我們都能夠以相當的身分,到遠東這些難得去到的地方遊覽」,在當時,這些地方都是極大部分觀眾沒有機會去到的地方,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香港,柬埔寨,特別是柬埔寨(吳哥窟)一帶。為了拍這部片子,製片單位在吳哥窟建造了一個村莊,包括一間學校(課室),一間寺廟,一間像是宮殿的建築。不過演員也都說,那裏的環境不是讓人舒適的,因為氣候濕熱,蚊蟲很多。彼得奧圖說,那三個月時間非常難受,簡直是可怕:「像一場惡夢,每天面對高及膝蓋的蛇蟲鼠蟻等可怕的昆蟲,而且當地每個人都仇視我們,太可怕了。」還說有一次他在自己的湯碗裡見到一條小蛇,他也見到很多當地的僱員受到當地政府官員的欺壓。因為他說了不少話,之後柬埔寨國王施亞努(西哈努克)就禁止他再進入柬埔寨。事實上奧圖也不敢再回去,他說當時已經見到柬埔寨瀕臨暴亂,走得及時。他們離開第二天,當地暴徒就焚燒了英國及美國的大使館。

片中有多位重量級的配角:詹姆斯梅森,伊萊華里克 Eli Wallach,保羅盧卡斯Paul Lukas,他們都已經過了以前的光輝期,都顯老態。其中詹姆斯梅森這時54歲,過去也是演過小生及中生,到美國之後演出過:Julius Caesar 凱撒大帝  (1953),A Star Is Born 星海浮沉錄  (1954),北西北North by Northwest  (1959),可以對比他此時的樣貌。伊萊華里克算比較年輕,也有50歲,他過去比較成功的影片有:Baby Doll (1956),The Misfits  (1961)。保羅盧卡斯這時 69 歲了,除了歐洲口音沒有變,樣子全變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是他,可能認不出來,他過去的代表影片有:Dodsworth  (1936),Watch on the Rhine  (1943),Uncertain Glory  (1944)等,可以見出有很大的差別。

這電影的女主角Daliah Lavi原籍以色列,這時僅22歲,她非常美麗,但是無法展示劇情需要的表情(表情死板),所以紅不起來。此外片中有兩名日本演員,齋藤達雄Tatsuo Saito飾村長杜瑞米,伊丹十三Juzo Itami飾村長之子沃瑞斯。

這片子拍攝期間,聘請的一名當地的翻譯是 Dith Pran,他也負責電影製作組與柬埔寨官員之間的溝通。他在共黨占領金邊之後的1975年逃出柬埔寨,到達美國。他的故事後來被好萊塢拍攝了一部非常成功的電影 The Killing Field (1984),一共獲得七項金像獎提名,包括最佳影片。

主要演員表:

彼得奧圖Peter O’Toole飾吉姆Lord Jim

詹姆斯梅森James Mason飾海盜布朗Gentleman Duncan Brown

Curd Jurgens飾康尼爾斯Cornelius

伊萊華里克Eli Wallach飾土軍閥

捷克霍金斯Jack Hawkins飾船長Marlow

保羅盧卡斯Paul Lukas飾史丹Stein

Daliah Lavi飾女教師

Akim Tamiroff飾奸商祥寶Schomberg

伊丹十三Juzo Itami飾村長之子沃瑞斯Waris

齋藤達雄Tatsuo Saito飾村長杜瑞米Du-Ramin

Andrew Keir飾Brierly

Walter Gotell 飾Patna船長Captain of Patna

 

Click: 6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