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Snake Pit 毒龍潭

2022-11-15 20:59:03

這是20世紀福斯公司在1948年推出的黑白心理劇,說的是一個有心理疾病的女子,接受精神病及心理治療的經歷。是最早期的一部心理疾病分析的影片。劇本是根據美國女作家Mary Jane Ward 的同名小說改編,這是一本半自傳性的小說,大部分是作者的親身經歷。

導演是Anatole Litvak 安納托里李維克。主要演出的有:奧莉維亞哈佛藍Olivia de Havilland,馬克史帝芬斯Mark Stevens,里歐甘Leo Genn等等。哈佛蘭並且因為這部片子獲得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提名。此外這電影還獲得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配樂,最佳錄音等合共六項提名。不過只贏得最佳錄音獎。並在義大利威尼斯影展獲得最佳國際影片大獎。

這電影也非常賣座,是全年賣座第二位的電影,可以說非常轟動。

劇情:

24歲的女子維琴尼亞Virginia Stuart Cunningham住在一間精神病院中,她經常聽見聲音,對周圍環境很多疑慮,表情經常顯示焦慮,懷疑自己住在監獄中,對於周圍的人跟地方都沒有概念。她知道自己是Mrs. Cunningham康寧漢太太,但是對醫生說她沒有丈夫。

她的丈夫是羅伯康寧漢Robert Cunningham,是他將太太送來這裡。他也不知道妻子究竟是甚麼回事,他來看妻子,妻子卻完全不理他。他和維琴尼亞的主治醫生奇克Mark Kik說了過去幾個月的經歷:

維琴尼亞是寫小說的,而他在一間出版社工作。當時他們都在芝加哥,他的出版社退了維琴尼亞第一本小說,不過他們因此認識,而且彼此都有好感。他們經常一起聽音樂會,看電影。不過維琴尼亞很少談到家庭,他也忍住沒有問。有一天他們一起前去觀看波士頓交響樂團表演時,突然間維琴尼亞臉色變了,從餐廳座位上逃跑,他沒有追上,之後他就沒有再見到她。(下:她經常出現情緒大波動,羅伯安慰她。)

 

 

 

 

 

 

 

 

 

之後他搬到紐約,在一間旅館管帳,工作了六個月之後,見到波士頓交響樂團來這裡表演,他就決定去看,一個遙遠的希望是在這裡見到她。沒想到當他在門外點菸時,她來了,還習慣的為他點火。他好高興再遇見她,她也說這是不是巧遇,因為兩人都有同樣的希望。但是她沒有解釋自己當時為什麼消失。

之後他們恢復了來往,而且談及結婚。一天,在看電影時,加演片說到會在五月12日推出時,維琴尼亞突然緊張焦慮,拖他離開電影院,並且要他立刻結婚,他說等過三天有假期,她都認為是他推託,不愛她了。於是他們第二天就去領了結婚證書。五月七號就結婚了。婚後兩天,他回到家裡,維琴尼亞站在窗口,精神恍惚,說自己不能睡覺,非常焦慮。再過兩天,她更為焦慮,還說現在是十一月,天氣居然這樣好。當羅伯夫告訴她現在是五月時,她卻跟他爭吵,而且開始痛哭,躲著丈夫,還說自己無法去愛任何人。羅伯認為她應該去看醫生,就把她帶來了。

奇克醫生建議,要找出她疾病的根源,最好是為她進行電擊治療shock treatment,需要他簽名。羅伯問明這是最好辦法,就簽字了。

之後維琴尼亞接受了四次電擊治療。最初幾次都沒有顯著進步,她仍然對周圍環境感到困擾,不知自己在哪裡,同時缺乏認知和判斷能力,到了第四次才稍有進步。這時她才知道自己已經來這醫院五個月了,過去的日子她毫無記憶,連怎麼來的都不記得了。

奇克醫生對這進步感到滿意,決定停止電擊,採取對話方式,尋找她的病源。他通知了護士,但是這護士忘記通知她,等她到了病房才知道,而護士的態度卻很差,好像是怪她,讓她更為困惑。不過她開始喜歡這醫生,認為他是真的想幫助自己。但是發現護士們態度都不好,特別是其中一人戴維絲Nurse Davis,似乎是針對她。她覺得她仇視自己。(下:奇克醫生態度很好,開始跟她談話,讓她感到安全。)

 

 

 

 

 

 

 

 

 

當奇克約她談話時,說到為什麼五月12日這樣重要時,她說不記得了。但是她記得自己寫小說,不能睡覺,害怕,被人跟蹤,沒有出路…但是問到她十一月有甚麼問題時,她又開始痛哭,說自己無法愛人,…最後醫生問她的全名,她忘了自己姓Cunningham,當醫生提起她丈夫Robert的名字時,她開始微笑。於是醫生安排羅伯來探訪他。

羅伯探訪那天,醫院的服務員為她梳了頭,換了來時穿上的衣服。她瘦了很多,但是氣色很好。羅伯帶了午餐來,護士允許他們到外面的草地上去野餐。她見到有燒雞,吃得很開心,還可以正常聊天。但是天氣一變她就變了臉。羅伯想親吻她,也被她推開,他只有處處小心。(下:羅伯帶著野餐來看她。)

 

 

 

 

 

 

 

 

 

之後羅伯對醫生說,他認為妻子可以回家了。他說他母親在鄉下有一個農莊,他們可以去那裏住,環境比這擁擠的醫院要好得多。奇克醫生就說在沒有找到她的根源之前,都不適宜出院。但這天午餐時,醫院幾個行政部門的醫生就說,這間醫院現在過份擁擠,當初設計只能容納三百多人,現在已經住了七百多病人,而且每天都有新的病人住進來。奇克不同意因為這樣就要趕病人走。他計畫快速為她找出病源。

在下一次療程,奇克對她使用催眠術,讓她講述那天在芝加哥她為什麼突然消失。維琴尼亞敘述,她是因為那天(五月12日)要趕回家去趕一個約會,原來她約了一個叫做高登的男人,晚上出去。她說從小認識高登,他比自己大,從小就照顧她。她回家換了正式的晚裝,上了高登的車子。但是高登在汽車上說,他們的一對好朋友要結婚了,他就建議他們兩人不如也結婚,四個人一起舉行婚禮。維琴尼亞完全沒有這心理準備,嚇了一跳,就說她不舒服,要回去。高登見她神情焦慮緊張,而且堅持,就將汽車調頭往回家路上。但是兩人都不說話,情緒緊張,高登的駕駛也開始不穩定,之後她見到前面有來車,他們的汽車撞上去,事後才知道高登死了。維琴尼亞說到這裡,開始痛哭。說都是因為她要回去,才導致車禍。奇克見她情緒不穩,停止了這次的診療。之後他提出報告,說她還不適宜出院。

之後羅伯來探訪她,告訴她醫院決定舉行Staff  Review meeting,決定是否批准她出院。但是她見到醫院咖啡室裡面其他病人的瘋癲行為,對自己還是沒有信心,甚至建議丈夫離婚,說她不願意成為丈夫的負擔。

之後是Staff meeting,她要同時見十多位醫生,護士。但這天外面狂風暴雨,會議室的玻璃窗被風吹得很大聲響。她頓時神經緊張起來。本來奇克發問時,她還可以鎮定,但之後換了一位行政部門的醫生克蒂斯Dr. Curtis,他態度嚴肅,發問時帶著質問的態度,她緊張得難以回答,連自己的地址都答不出。這讓對方更生氣。最後克蒂斯伸出手指到她面前不斷重複問題,她終於崩潰了。

事後她發現這位醫生好像面熟,還奇怪他怎麼不理她,這時羅伯才對她說,原來那天她崩潰時,咬了克蒂斯醫生的手指。

她被送到Ward 12 (12號大病房),在這裡接受水療。她本來還生氣奇克安排她參加staff meeting,不想理他,羅伯解釋是他的主意,她才比較穩定。為了再見奇克醫生,她在夜裡假裝肚子痛,護士叫來了奇克。奇克一檢查就知道她是裝病,但是見到她思路跟言語都清楚,知道她不再是普通病人,就將她換到Ward One。在那裡她有自己的房間,食物也比較好。(病房號碼越大,表示病人情況越嚴重。)

白天她被規定去大廳跟其他病人在一起。她見到一個女病人有一個布娃娃,很喜歡。那病人要求香菸跟她換,她就拿出幾支菸,換來布娃娃。之後那女人回頭又要走了一整包菸。但是沒多久護士頭頭戴維斯Nurse Davis 就被叫來了,說她搶去了那病人的娃娃。她解釋是換來的,戴維斯不聽,堅決要搶走她的娃娃。最後見她大吵大鬧,叫來服務人員將她帶到奇克醫生那裏。

奇克醫生問她為什麼不將娃娃還給人家,她辯稱那娃娃是她交換來的,是她的,還說「你就像我父親,總是站在母親那一邊。」奇克聽出她的話裡面有故事,就約了她第二天一早好好談談。第二天,維琴尼亞在醫生引誘下,開始說小時候六歲時,有一次她用自己的大娃娃跟鄰居的女孩交換了一個小娃娃,事後對方要求再換回去,她不肯。母親就罵她,等父親回家還告狀。父親本來認為是她對,聽了母親的話也跟著要她去換回來,她很生氣,認為父親偏幫正在懷孕的母親。晚上睡覺前將父親送給她的另一個士兵玩偶打爛,還說希望不會再見到父親。沒想到半夜母親通知她父親急病送去醫院,沒幾天就死了。她完全相信是自己的「願望」實現,後悔不已。而母親也因為她提醒父親的死,對她態度也更差了。

奇克問她父親死於甚麼病,她說了,醫生說那是一種多年累積因素的疾病,所以他的死跟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她聽到這裡寬慰很多,而且第一次說出這件事,也讓她更放鬆了。

在Ward One,一天護士頭頭戴維斯帶來一架打字機,說是奇克交代,她可以每天用一小時。但是那位戴維斯態度非常惡劣,說話帶刺。比如說:你是作家,現在你可以開始寫作了。而且站在旁邊看著她。當她說有人看著她沒法寫時,她還嘲笑她,說她自大,自以為了不起。她生氣了就說:我知道你為什麼恨我,因為你愛上奇克醫生。戴維斯生氣地離去,她後悔得在後面道歉。她害怕受到懲罰,就到處躲藏,最後躲藏到一間雇員的女廁所,將門反鎖不出來。護士找了半天,知道她在這廁所,就騙她說羅伯來了在大廳等她,把她騙了出來。之後四個護士將她捉住,用捆綁精神病人的衣服starsightjacket將她反手綁起。(下:四個護士聯合起來,將她綑綁。最右邊的是護士頭頭戴維斯。)

 

 

 

 

 

 

 

 

這一次她再被送到第33號病房Ward 33,是最嚴重的精神病患住的地方。這病房的輪值醫生是泰利Dr. Terry。因為她不說話,泰利帶了奇克過來看她。奇克見到她被綑綁,知道是錯誤,要泰利將她鬆綁,但是叫來了護士,卻說上面交代不可以鬆綁。兩個醫生打保單才將她鬆綁。

在這裡的大廳,那些病人情況相當糟,有些自言自語,有些自以為是歷史上的名人,有的性情粗暴,會動手打人。有的會無緣無故地大聲叫喊。其中一個病人Hester海斯特從來不說話,但是會隨時動手掐死人。她知道自己不屬於這裡。但是她同情Hester。下次再有機會見到奇克時,她形容這裡有如一個蛇穴,就像藏了很多蛇的大洞。她說過去讀過一本書,將心智不健全的人放進蛇穴,見到裡面的蛇,會恢復健全。現在她見到那些人的狀況,才知道自己沒有病。奇克這時確信她可以出去了。奇克並且跟她解釋,她過去將高登,羅伯一個個跟自己的父親相比,代入,而他們都有一部分性格跟她的父親相似,所以一直沒有辦法愛上任何一個男人。現在經過醫生的分析,她知道這些角色各自不同,都不是她的父親,豁然貫通。(下:在33號病房,每天跟嚴重精神病患在一起。)

 

 

 

 

 

 

 

 

這醫院久不久會舉辦音樂會跟舞會,讓醫院的男病人跟女病人可以聚集一處,輕鬆一下。音樂會這天,女病人坐在大廳的一邊,由其他病房來的男病人則坐在另外一邊。主持人說舞會開始後,一個男人不可以請一個女人跳三支舞以上,也不可以跳貼面舞。維琴尼亞這天決定要照顧海斯特,就跟她坐在一起。期間只跟一位男病人跳了兩支舞。之後見到奇克跟泰利進來,為了躲避跟那病人再跳第三支舞,她跟奇克跳了一支舞,這時她才問了奇克的名字(Mark),知道他一點點背景,包括他沒有結婚。這時台上一位女歌手開始唱了一首Goin’ Home,他們都聚精會神地開始聽,因為這是每一個病人的心聲:回家。大家都靜下來,聚集在台前,有的跟著唱。唱完維琴尼亞問自己:我會回家嗎?

奇克通知她,已經提出報告她可以回家了。在下一次的staff review中,她表現很正常,醫生都說她進步了很多。批准了她回去。這天她收拾好行李,跟病房裡的病人道別,特別是海斯特,意外的是海斯特第一次開口說話,喃喃的叫她的名字,她特別感動,海斯特還肯跟她擁抱。之後她去會見來接他的羅伯。臨走她見到奇克,道別後她說:醫生,我已經不再愛你了。奇克說:其實你從來都沒有。

見到羅伯,羅伯將她的結婚戒指再給她戴上,之後兩人一起搭上巴士,她不由唱出了I’m Going Home,回家了。

製作與卡司:

這劇本是基於女作家Mary Jane Ward 的親自經歷改編,所以她在精神病院的經歷多數都是真實的,一方面可以讓觀眾(讀者)了解當時精神病院的系統、作業的真實面貌,甚至包括護士的態度,(在那醫院幾乎沒有好的護士)。如果不是真實的,很難相信會有這樣的事發生。而且對於她的心理分析,目前看來會覺得很基本,幾乎是一般常識,但是在當時卻是很新穎的理論。在奇克醫生辦公室的牆上就有一幅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大相片。

這電影最感人處是最後那一首歌曲  Goin’ Home。如果沒有這首歌,我懷疑這電影的感動人的指數會降低好幾級。因為電影到了這裡觀眾都對病人有一定的認識跟同情,適時地出現了這一首動人的歌曲,見到每一個病人期待的眼神,不可能不感動。特別是唱到那幾句:「工作做完了,煩惱擺在一邊,不再害怕。母親在等待我,父親也在等,好多家人都在,還有所有的朋友,回家了,我回來了。」

這首曲子相當動人,雖然最初是一首交響樂,捷克作曲家Antonin Dvorak到美國之後作的第九號交響樂,然而後來他的學生William Arms Fisher 為這曲子填了詞,成為Goin’ Home,變成一首類似福音歌曲的曲子,較前更受歡迎。而經由這部受歡迎的電影將這首歌更介紹給廣大的美國,甚至世界的觀眾。一直到現在都受歡迎。記得小時候在台灣,這首歌被改編成「念故鄉」,由李抱枕填詞,非常的哀愁,當時還被很多長輩當作是懷念大陸的歌曲。(原來的英文歌詞,以及李抱枕的中文歌詞都附在後面。)

在這電影中唱這首歌的Jan Clayton可能是最適合的人選,在那個時候唱這首歌。她要飾演一名病人,又要會唱歌。所以她必須模樣樸實,表情也要平實。她演電影不多,多數是在舞台上(歌舞劇),及電視上演出。(下圖:片中Jan Clayton唱歌時的模樣。)

 

 

 

 

 

 

 

一般認為這是女主角Olivia de Havilland演出最好的一部電影,雖然不是她獲得金像獎的電影,(她被提名五次,獲獎兩次:1946年的 To Each His Own,以及1949年的 The Heiress 斷腸花。)但是說放下身段,全力以赴,卻是這一部最「盡」。她很多時間完全不化妝,不惜露出眼袋,而她此時只是32歲,也是好萊塢最美麗的女星之一。據說這角色原來計畫是給女星Gene Tierney 珍蒂爾妮的,相信蒂爾妮肯定不會做這樣的犧牲。(下:哈佛蘭在片中一個沒有化妝的模樣。)

 

 

 

 

 

 

 

這電影有很多位重量級的配角,充當醫院中的病人,包括:Celeste Holm,Beulah Bondi,Lee Patrick,Betsy Blair等,這些都是常見的重要演員,卻都在這裡飾演精神病患,多數還都沒有名字。其中在這裡飾演Hester 海斯特的Betsy Blair 是 Marty 馬蒂(君子好逑) (1955)中的女主角,另一名病患Celeste Holm 在很多大片中擔當第二女主角:Come to the Stable 聖女歌聲 (1949),All About Eve 彗星美人(1950),High Society 上流社會(1956)等。

這片子的導演安納托里李維克,跟女主角哈佛蘭都花了很多時間到當時的精神病院去參考。哈佛蘭特別留心那些接受水療,電擊療法的病人及他們的反應。甚至跟病人坐在一起,旁觀他們的心理治療過程。哈佛蘭也曾跟這位作者Mary Jane Ward見面,討論內容。(下圖) 從Ward的相片可以見到她是一個美麗的女人,難怪在書中寫出護士對她忌妒。Ward是在1941年第一次因為被丈夫Edward Quayle 認為有精神問題去看醫生,她後來被診斷出有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c,她後來又持續發作,先後在1957,1969,1976年都進過醫院,徵狀是說話類似胡言亂語,焦慮,及不知道自己在何處,做何事。不過她卻可以繼續寫書發表。

 

 

 

 

 

 

 

這部電影的內部是在加州的Camarillo State Mental Hospital拍攝。不過片中的精神病患都是演員,除了上面說的幾位,也都是簽了合約的臨時演員。據說為了擔心觀眾會誤以為片中有真正的精神病患,在英國上映時,還特別增加字幕,陳述畫面中沒有真正的病患,還寫明英國的精神病院不是「那個樣子」。此外還將片中被穿上straitjackets 的病人的畫面都剪去。據說一群英國護士企圖申請禁映這部片子,但是失敗。此外這電影也導致美國一些州分修改精神病院管理法。

這電影的成本380萬美元,在北美首映時的賣座收入就達到410萬美元,是當年賣座前三位之內。

主要演員表:

奧莉維亞哈佛藍Olivia de Havilland 飾維琴尼亞Virginia Stuart Cunningham

馬克史蒂文斯Mark Stevens 飾羅勃Robert Cunningham

里歐甘Leo Genn 飾奇克醫生Dr. Mark Kik

希莉絲荷姆Celeste Holm 飾病患之一Grace

Glenn Langan 飾泰利醫生Dr. Terry

海倫克里葛Helen Craig 飾護士戴維斯Nurse Davis

Leif Erickson 飾前男友高登Gordon

Beulah Bondi 飾病患之一Mrs. Greer

Lee Patrick 飾病患之一

Howard Freeman 飾行政醫生之一克蒂斯Dr. Curtis

Natalie Schafer 飾維琴尼亞的母親Mrs. Stuart

Ruth Donnelly 飾病患之一Ruth

Katherine Locke飾病患之一Margaret

Celia Lovsky 飾病患之一Gertrude

Frank Conroy 飾行政醫生之一Dr. Jonathan Gifford

Minna Gombell 飾Miss Hart

貝西布萊爾Betsy Blair 飾病患海斯特Hester

Lora Lee Michael 飾演維琴尼亞六歲時

 

 

下面是Goin' Home 的英文歌詞,以及中文版「念家鄉」的歌詞:

 

Goin' home, goin' home, I'm a goin' home;
Quiet-like, some still day, I'm jes' goin' home.
It's not far, jes' close by,
Through an open door;
Work all done, care laid by,
Goin' to fear no more.
Mother's there 'spectin' me,
Father's waitin' too;
Lots o' folk gather'd there,
All the friends I knew,
All the friends I knew.
Home, I'm goin' home!

Nothin lost, all's gain,
No more fret nor pain,
No more stumblin' on the way,
No more longin' for the day,
Goin' to roam no more!
Mornin' star lights the way,
Res'less dream all done;
Shadows gone, break o' day,
Real life jes' begun.
There's no break, there's no end,
Jes' a livin' on;
Wide awake, with a smile
Goin' on and on.

Goin' home, goin' home, I'm jes' goin' home,
goin' home, goin' home, goin' home!

念故鄉,念故鄉,故鄉真可愛,
天甚清,風甚涼,鄉愁陣陣來。
故鄉人,今如何,常念念不忘,
在他鄉,一孤客,寂寞又淒涼。
我願意,回故鄉,重返舊家園,
眾親友,聚一堂,同享從前樂。

 

Click: 10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