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What Ever Happened to Baby Jane? 姊妹情仇

2022-11-12 14:48:20

這是華納兄弟公司在1962年推出的黑白驚愫片,說的是兩個從事娛樂事業的姊妹之間,長年的愛恨情仇。飾演兩姊妹的是由米高梅投奔華納的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 (鍾歌羅福),以及在華納紅了幾十年的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她們兩人都已經紅了幾十年,這時都過了巔峰期,年紀都已經過了半百,而片中的造型也都很「不美」。

 

 

 

 

 

導演及製作人都是華納的Robert Aldrich羅伯奧瑞奇。劇本則是根據美國作家Henry Farrell在1960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改編。據說當時是瓊克勞馥要求奧瑞奇幫她跟戴維斯找一個適合她們的劇本,因為以她們的年齡已經很難找到適合她們的劇本。最初貝蒂戴維斯拒絕跟她合作,但是因為她現在也缺錢用,於是同意。結果影片大大成功,恢復了兩人的名氣之外,也賺了大錢。並獲得五項金像獎提名:最佳女主角(貝蒂戴維斯),最佳男配角(Victor Buono),最佳黑白攝影,最佳黑白服裝設計,最佳音響,結果只獲得最佳黑白服裝設計。

這電影牽涉到兩位姊妹(特別是妹妹Baby Jane)的心理戲,成為驚愫片的經典。後來被美國國會圖書館以文化、藝術及歷史意義收存。不過對於這一類描述心理變態(過分)者的電影我個人一直都不欣賞,所以拖到現在才介紹。(這電影還有一個中文名「蘭閨驚變」,也是不錯的譯名。)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17年,赫德森Hudson家庭有兩姊妹,父親Ray Hudson是巡迴劇團vaudeville的演藝界人士,從一開始就全力吹捧金髮的二女兒Jane Hudson珍妮,推她到舞台上唱歌跳舞,還取了藝名Baby Jane。他為女兒製作了幾首歌,其中一首I’ve Written A Letter to Daddy,每一次都又唱又跳,是她的招牌歌。歌詞是說寫信給在天堂的父親,申述女兒的愛。父親為她彈琴。父親還推出好像真人的巨大洋娃娃,每一個賣$3.50,在當時算是豪華版的玩偶。在各地巡迴演出時大力推廣。

但是Ray對於內向的大女兒布蘭琪Blanche Hudson就不假辭色,當Baby Jane無理取鬧時,他卻痛罵布蘭琪,這種環境也養成了珍妮對姊姊頤指氣使,踩在腳底下。母親雖然同情,卻不敢忤逆丈夫,而且因為珍妮一個人賺的錢足以供養全家,只有勸大女兒隱忍。(下:父親明顯偏袒妹妹/左,布蘭琪只有啞忍。)

 

 

 

 

 

 

 

等到1935年,她們長大了,父母也都去世了。布蘭琪模樣越來越漂亮,在電影圈逐漸走紅。珍妮卻因為自大傲慢,才藝一點都沒有進步。慢慢的,布蘭琪在演出的合約中都要求也必須給珍妮一個角色,但是導演跟製片人見過珍妮的試鏡之後,都認為不夠水準,拒絕採用。這讓珍妮將怨氣都發洩在姐姐身上,認為是她阻止自己有發展,同時養成酗酒毛病,繼續對她謾罵不已,而且說話極端刻薄,讓布蘭琪很難接受。

布蘭琪賺錢越來越多,足以供她們過非常優裕的生活,她們在好萊塢有一所大房子。一天,她們開車回家時,一個下車去開家中的鐵門,開車的(珍妮)卻朝著她一路撞過去。之後布蘭琪就殘廢了。事後警察的報告都說珍妮因為酒後駕車,將姊姊意外撞傷了。而布蘭琪從此癱瘓,也不能再拍片。

之後來到現在(1962年)。她們兩姊妹住在一間頗為像樣的大屋哩,不過布蘭琪就坐在輪椅上,困在屋子裡的二樓睡房裡。珍妮因為車禍的事內疚,每天服侍姊姊三餐,只是她態度未改,加上酒癮日益嚴重,酒後動輒對姊姊叫罵,布蘭琪都忍了。(下:珍妮每天都找機會痛罵姊姊。)

 

 

 

 

 

 

 

 

 

她們有一個鄰居貝慈太太Mrs. Bates,本人也是一個影迷。這天晚上在家裡的電視上看了一部黑白影片,是布蘭琪演的舊片。她就對女兒說,布蘭琪姊妹已經搬來六個月了,還沒跟她們打過照面,女兒建議她可以自己去打招呼。第二天她就在自己的院子裡剪了一大把劍蘭,拿到赫德森姊妹家去敲門,開門的是珍妮。她說是給鄰居的見面禮,還問候電影明星布蘭琪,說剛剛看了她的舊電影,你一定很為她驕傲,我希望那天能見到她等等。這些話都是珍妮不愛聽的,沒有好臉色的說:她不見客。當貝慈太太交出那一把花時,她說:我們如果喜歡花,會自己買。之後砰一聲把門關了。(下:貝慈太太跟女兒一起看電視上,布蘭琪當年演出的舊片。飾演這個女兒的是貝蒂戴維斯的親生女兒 B. D. Merrill。)

 

 

 

 

 

 

 

之後她將晚餐拿到樓上。布蘭琪聽到樓下聲響,問她是誰來了,她說是鄰居昨晚看了你的電影。其實昨晚布蘭琪也在房間看了這電影,當時珍妮還生氣地上來把她的電視關了,罵她顧影自憐。這時她還忿忿不平地說,我在那一年也拍了兩部電影,但是他們都不拿出來在美國上演。哼,如果當時上演,肯定比你那一部轟動。她不知道她那些電影太差了,製片人拍了都不拿出來上演。

她們有一個鐘點女傭艾維拉Elvira Stitt,每一兩天來一次,幫忙買菜,整理房間。她親眼見到珍妮對布蘭琪的行動近乎虐待,很看不慣,也沒有辦法。這天她來的時候,交給布蘭琪一個很大的牛皮紙袋,叫她看。布蘭琪打開信封,原來是電視台轉寄過來的影迷信。她很高興。不過艾維拉提醒她:你沒見到那些信封都已經被打開?其中一封上面還寫了Personal (私人)的信件?布蘭琪沒有反應,艾維拉再說:「你知道這些信件我在哪裡找到的?在外面的垃圾桶。她根本不要你見到這些信。」

艾維拉說:「她有病,越來越厲害。你必須將她送走。你星期六要賣房子,告訴她了嗎?你不敢說我來說。」布蘭琪阻止她,說這種事必須由她來說。布蘭琪就解釋:她小時候很漂亮,她的表演很成功,大了成就不及自己,所以不開心。

布蘭琪養了一隻鳥,珍妮為了偷聽她們說甚麼,就藉口上來幫她的鳥籠拿下去清潔。不久又上來說:我不小心讓鳥飛走了,我一開籠子牠就飛走了。布蘭琪聽到了也沒有辦法,只有由她去了。艾維拉聽了,就提醒她早些安排珍妮的去路,不要拖。布蘭琪說,她會在明天打電話給醫生,請他安排。

艾維拉走後,珍妮在樓下打電話去訂酒。但是酒鋪說,布蘭琪打過電話叮囑他們,不再給她們送酒來。除非布蘭奇再同意。於是珍妮假裝叫布蘭琪聽電話,之後她假裝布蘭琪的聲音,對電話那頭說,上一次是誤會,現在她允許珍妮訂酒了。於是珍妮又訂了一批酒。打完電話,她生氣的切斷了樓上電話的電線,於是布蘭琪再也無法打電話出去。當布蘭琪問她時,她說:你要打電話給誰?之後甚至連樓上的電話線也拔了。之後她拿布蘭琪的午餐上來,布蘭奇將蓋子打開,居然是那隻死去的小鳥。她嚇壞了,也沒有午餐吃。

珍妮不時會重溫她在小時候的光輝,有時會自彈自唱她的那首歌I’ve Written A Letter to Daddy,甚至跳舞。這天她就開車出去,到當地報社登了一則廣告。內容是召請音樂家(鋼琴師),為她伴奏,重新到舞台上表演。她出去後,布蘭琪就想到寫一張紙條,丟出窗口,叫隔壁的太太幫她打電話給醫生,後面說:絕對不要將這紙條內容告訴我妹妹珍妮。她好不容易將輪椅推到窗口,勉強站立起來,將紙條丟出去。沒想到這時珍妮回來了。隔壁太太本來在花圃,可以走過來,但是紙條被珍妮見到撿起來。

過一會,當珍妮拿晚餐上來時,布蘭琪就對她說,她們面臨財政問題,她們投資的利息不夠生活,必須賣房子。珍妮說,這房子當年是父親買給她們兩人的,布蘭琪沒有權力一個人賣房子。還說,「你永遠都不可以賣」。之後她拿出布蘭琪寫的紙條交還給她,說:我看需要醫生的是你。布蘭琪見到自己寫的紙條,非常洩氣。

布蘭琪拿她沒辦法,看著晚餐也不敢打開,不知道裡面是甚麼,也怕她下毒。

第二天布蘭琪問妹妹,為什麼沒有給她送早餐,珍妮說,因為她沒有動昨晚的晚餐。不吃晚餐就不會有早餐。她說她害怕,不知道裡面是甚麼東西。珍妮當場打開來,自己拿起一塊肉咬起來,布蘭琪見到就要吃,但是珍妮已經收走了。到了中午,珍妮送來午餐時,跟她說:閣樓上有老鼠,你知道嗎?之後當布蘭琪要吃時,打開蓋子見到一隻死老鼠,她嚇得哭了。

結果,她兩天沒有吃東西。

這天布蘭琪等著艾維拉來,但是當艾維拉來到時,珍妮對她說,今天不需要她。艾維拉問她布蘭琪是否知道,她說知道。還給她15元,叫她星期二再來。

珍妮刊登的廣告被一個男子艾德溫Edwin Flagg見到,他會彈鋼琴,但沒有工作,跟母親住在一起。他整天看廣告找工作,見到了就對母親說,終於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工作了。於是換上西裝前往應徵。珍妮開了門,就自我介紹是當年很有名的Baby Jane,現在要重新出發,要他幫忙自己伴奏等等。艾德溫見到她的樣子,就知道她有問題,但是為了錢也只有敷衍她。珍妮不僅跳舞唱歌給他看,還拿出當年的剪貼簿給他看,問他自己是否可以再成功演出,甚至要到拉斯維加斯跟拍電影,艾德溫都說沒有問題。(下:她跳小時候跳的舞給艾德溫看。)

 

 

 

 

 

 

 

 

當艾德溫在時,布蘭琪很想知道樓下是甚麼人,就按那個叫人鈴,珍妮不理她,她就一直按,珍妮氣得上來將那個鈴也扯斷了。她還說:你是不是想阻止我有朋友?還打了她一個耳光。之後她下去,繼續表演給艾德溫看。表演完,那人還拍手,不過他最關心幾時可以領薪水,珍妮說下星期二來開始排練,還大方的說給他每周一百元,第一次就給一個月,艾德溫開心地回去了。她本來要約艾德溫一起晚餐,但是他說必須回去跟母親一起吃飯,推掉她。

布蘭琪因為沒東西吃,在抽屜裡找巧克力糖吃。這時她發現自己的相片上的簽名被人模仿,又見到自己的支票簿也被開了好多張出去,她見到珍妮開車出去,就試圖下樓去打電話,她勉強站起來,費了好大的勁沿著樓梯扶手滑著下去,結果滾到地下,爬過去拿起電話來打給醫生。她對醫生說妹妹情況越來越不行,希望他來一趟,還說非常緊急,醫生答應了,說送走這一個病人就過來。剛好珍妮回來聽見最後一句話,就假裝姊姊的聲音再打過去,說妹妹決定看另一個醫生,所以他不用來了。(下:珍妮回來,見到布蘭琪在打電話。)

 

 

 

 

 

 

 

 

 

 

之後她踢打布蘭琪,將姊姊打暈過去,然後將她抬到樓上,將她的房門上鎖。

星期二當珍妮再出去時,見到艾維拉來了。她立即對艾維拉說,決定將她辭退,以後都不用來了,因為她們決定賣房子。艾維拉說要見布蘭琪一面,她也拒絕,還要她交出房門鑰匙,艾維拉假稱沒有帶在身邊。珍妮不信,要看到她離去自己才開車走,艾維拉只好走了。不過等珍妮開車走後,她又回頭,她進去後上樓,發現布蘭琪的房門已經被上了鎖,她叫她也沒有反應。她下去找工具(包括一個鐵鎚) 上來,花了許久功夫將門敲開,進去卻見到布蘭琪雙手被高高吊起吊在天花板,嘴巴被膠布封鎖。她嚇壞了,而且見到布蘭琪臉色很難看,像是死人一樣。她正在驚嚇狀態時,布蘭琪一直無聲的驚呼,原來見到珍妮已經來到艾維拉身後,艾維拉不察覺,結果珍妮用她剛剛取來的鐵槌敲她的頭,將她打死了。

她原來剛剛是去銀行,使用布蘭琪的假簽名去領錢出來。這時那個艾德溫也依照她說的前來排練跟取錢。但是她剛剛殺死了人,哪裡有心情,打發艾德溫走了,說不能讓他進來,對方生氣地離去。之後她趴在樓梯上哭了,對自己說:我該怎麼辦?

到了晚上,她將艾維拉的屍體放到輪椅上,推到車房,再放進車上,這時隔壁的貝慈太太剛好回家,見到她的車房門開著就來看究竟,她生氣對方多管閒事,但也不敢發怒,把她打發走了,之後自己開車出去。

因為艾維拉的一個表姊妹報警,說她失蹤了,警察就開始找艾維拉。他們問到珍妮這裡,珍妮說不知道,警察就說過幾天再來。她緊張了,到樓上把布蘭琪鬆綁,還要她幫忙。她說「不是我的錯,是她不放過我,我才殺她的。你要幫助我。」布蘭琪已經多天沒吃東西,餓得不像話。她還是自己說:「也許我該逃走,我們可以去海邊,排練唱歌,像爸爸以前說的。…我怎麼會傷害我的姊姊?警察都說上一次是意外事件,不是我害你。」

這時那個艾德溫找來了,她本來不讓他進來,但是他堅持進來,要開始工作賺錢。進來後珍妮給他酒喝,之後說要送他禮物,原來是當年的自己那個洋娃娃。當珍妮進去煮開水時,艾德溫自己坐上輪椅,抱著洋娃娃,給珍妮見到了大發脾氣,說他猥褻自己的娃娃。這時布蘭琪在樓上聽見有人來,就盡量製造聲音,她推倒了床邊的一個小桌子,發出聲響。艾德溫聽見了就要上樓去,因為他早從母親那裏聽到說,珍妮有可能要殺死她的姊姊種種的傳言,珍妮不給他上去,他推倒珍妮上了樓,見到布蘭琪被綑綁的樣子嚇壞了,立即跑出門,飛奔而去。

珍妮知道她必須逃走了,就將布蘭琪抱到汽車上開出去,開到海邊。她將布蘭琪抱到沙灘上,裹著毯子。自己在沙灘跳舞,堆沙堡。這時艾德溫已經通知了警察,於是警察四處尋找珍妮的汽車。

布蘭琪奄奄一息的躺在沙灘,珍妮還是活在自己的思想哩,也不給她東西吃,水喝。(下:珍妮將姊姊放在沙灘上,自己玩泥沙。)

 

 

 

 

 

 

 

 

到了早上,沙灘很多人,有人向警方報案說海灘邊有一輛汽車停得很奇怪,警方去察看果然是她們的車子。這時在沙灘,布蘭琪用微弱的聲音對珍妮說:「幫助我,我快死了,我死了你就只剩下一個人了。」珍妮也不理她。布蘭琪繼續說:「我要死了,時間不多了,你一定要聽我說,我浪費了我們一生的時間,讓你以為那一次事件是你撞傷了我,其實不是你,是我自己弄到殘廢的。那天你喝得太醉了,我沒讓你開車。是我叫你下去開門,因為我生你的氣,你在酒會裡當眾罵我讓我難堪,我就開車去撞你,你見到車子就躲開,我撞到了鐵門,傷了我的脊椎,我才殘廢的。」

珍妮聽懂了,她說:「原來我們一直是可以做朋友的?」她很高興地要去買冰淇淋回來給姊姊吃。這時她被人發現就是警方要找的人。警察跟著她找到了布蘭琪,及時將她從鬼門關救回來。

製作與卡司:

這樣的故事不是讓人開心的,但是電影當年很賣座,原來喜歡看這一類灰暗電影的人真的還很多。

其實貝蒂戴維斯演這部片子時54歲,瓊克勞馥(因為出生年度不準)也只有55-58歲之間,瓊克勞馥保養不錯,也不肯太過犧牲,所以大部分的樣子還可以,但是貝蒂戴維斯的化妝就非常過分,像是七八十歲,而且隨時血盆大口。這都是沒有必要的。如果是男性,五十多歲的演員還是可以演出很正常的影片,加利葛蘭Cary Grant,賈利古柏Gary Cooper等人這個年紀還在跟年輕一大截的女主角談情說愛。

這部片子雖然相當成功,但是兩位女主角在拍片前後,及拍片途中的互鬥新聞卻比電影本身還精采。(我在「巨星傳」中有詳細敘述。見:第八章:年華老去淪落拍恐怖片)最初因為是瓊克勞馥要拍這電影,所以貝蒂提出很多條件,她要飾演珍妮(因為那是片名的角色),她要排名在前,同時她要多些片酬,瓊都答應了。因為當時大家都沒預計到會賺錢,所以貝蒂只拿六萬元片酬,加上5 %影片紅利,瓊拿四萬元,以及10%紅利。後來影片大大賺錢,瓊克勞馥賺的錢反比貝蒂多了幾倍。(下:兩位影星簽約時,還滿臉笑容。)

 

 

 

 

 

 

 

 

 

導演兼製片Robert Aldrich奧瑞奇賺得更多。奧瑞奇是在為克勞馥拍攝 Autumn Leaves 怨婦悲秋  (1956)時,跟他建立了互信。她要奧瑞奇為她跟貝蒂找一個適當的劇本,因為她一直都想跟戴維斯合作。當奧瑞奇找到這劇本時,沒有一間電影公司願意投資,包括華納在內,因為都認為沒有市場,還說「誰會買票看兩個老女人演這樣的恐怖片。」於是奧瑞奇只有自己做製片,並找到七藝公司(Seven Arts) 合作,華納只負責發行。

電影開拍期間,片廠中的情況其實跟電影中差不多。貝蒂戴維斯看不慣瓊克勞馥的「大陣仗」:每天都有大批跟班跟著:秘書,髮型及化妝師,男僕,保鑣等等,還帶著兩隻小狗,貝蒂每次見到都要口出穢言,最初還小聲講,後來就公開大聲指罵。她還說瓊總是跟導演上床,讓自己的畫面好看些。奧瑞奇公開否認,但是說「這未必表示我沒機會。」而且兩個人都極力爭取導演站在自己那一邊,每天晚上每個人都跟奧瑞奇打電話遊說。貝蒂的女兒B. D. Merrill 在這片中飾演鄰居貝慈太太的女兒。她後來在自傳中說,母親當時每晚都跟奧瑞奇打一個多小時的電話,商量第二天怎麼改劇本,增加自己的戲,以及怎麼對付克勞馥等等。(當時16歲的 B. D.就是後來寫自傳痛罵母親的不肖女)。奧瑞奇的兒子Bill 後來也證實,這兩位女星每晚輪流打電話給父親,都是一個多小時。後果是奧瑞奇不僅要在片場維持片場的和平,還要在兩人間取得平衡,那精神壓力相信極大。也難得他是少有的EQ極高的導演。(下面是這片子的導演帶著工作人員,在加州的海灘拍攝那一場沙灘的戲。)

 

 

 

 

 

 

 

 

 

瓊克勞馥原來也是一個厲害角色,但是遇到貝蒂就難以招架,跟電影中的角色一樣隱忍,實在忍不過了,就給貝蒂傳紙條。後來華納只提名貝蒂戴維斯最佳女主角提名,瓊很氣憤。(華納到底偏心,其實這電影中兩個人演技都不錯,只是貝蒂更放。)之後克勞馥就全力阻止貝蒂獲獎。她還通知其他四名同時提名的四位女星,如果她們屆時不能出席,她就代替她們上台領獎。結果當晚其他四人都沒有出席,瓊就打扮得珠光寶氣準備上台。最後The Miracle Worker 的Anne Bancroft獲獎,她一個箭步跑上台,終於也算是一個得獎人。有雙重報復的心態。

結果這部片子賺了一千多萬元,瓊分到一百多萬,貝蒂只得到四十多萬。她很生氣自己掛頭牌的戲卻分到這麼少錢。為了打鐵趁熱,奧瑞奇又為她們安排了續集:Hush….  Hush, Sweet Charlotte (1964)。這一次很多大公司都願意投資了,而且兩人片酬都提高到20萬元。不過開拍後,貝蒂因為金像獎事件懷恨在心,給瓊受的氣更超過上一次,甚至當眾辱罵她,加上這次合作演員多數是華納的人馬(Joseph Cotten,Agnes Moorehead),都是貝蒂的圈子裡的人,每天排擠她,她實在無法忍受。最後謊稱生病進了醫院,拖了幾個星期之後,製片人無法再等,於是換人演出。換的也是貝蒂的好朋友Olivia de Havilland。

這片子裡用了很多她們兩位的舊片,她們過去拍了那麼多片子,取之不盡。好像珍妮在片中的幾段試鏡(被批評非常差的),就是取自貝蒂戴維斯在1933年推出的兩部片子:Parachute Jumper,及Ex-Lady  片中的片段。而鄰居跟布蘭琪觀看的舊片,則是瓊克勞馥在1934年推出的Sadie McKee。

這個劇本在1991年推出電視版,由英國影壇兩位姊妹影星Vanessa跟Lynn Redgrave 合作演出。

主要演員表:

貝蒂戴維斯Bette Davis 飾妹妹珍妮Jane Hudson (Baby Jane)

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 飾姊姊布蘭琪Blanche Hudson

維克多布歐諾Victor Buono 飾艾德溫Edwin Flagg

威斯利艾迪Wesley Addy 飾電影公司編劇Marty McDonald

安妮巴頓Anne Barton 飾兩姊妹的母親Cora Hudson

瑪喬麗班內特Marjorie Bennett 飾艾德溫的母親Dehlia Flagg

Bert Freed 飾電影公司導演Ben Golden

Anna Lee 飾鄰居貝慈太太Mrs. Bates

Maidie Norman飾女傭艾維拉Elvira Stitt

Dave Willock 飾父親Ray Hudson

Julie Allred 飾珍妮九歲時

Gina Gillespie 飾布蘭琪13歲時

Maxine Cooper 飾銀行職員

Robert Cornthwaite 飾醫生

B. G. Merrill 飾貝慈太太女兒Liza Bates

Bobs Watson 飾報紙廣告部職員

 

Click: 9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