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erminal Station 終站

2022-10-30 19:53:42

這是義大利導演維多利奧狄西嘉Vittorio De Sica,跟美國製片人大衛塞茨尼克David O. Selznick 在1953年合作製作的一部黑白浪漫文藝片。說的是一個美國婦人在義大利期間,跟一個義大利男子邂逗相愛,最後在火車站難分難解的經歷。劇本是根據義大利作家Cesare Zavattini 的小說Stazione Termini (Terminal Station 之意) 改編,這也是電影在義大利上映時的片名,在美國推出時的片名是Indiscretion of an American Wife (一個美國主婦的任性行為,一個不檢點的美國主婦。)。

 

 

 

 

 

 

 

塞茨尼克取得這電影版權是為了給妻子珍妮佛瓊斯Jennifer Jones主演。這時他們剛結婚兩年。但是拍片期間因為劇本一改再改,塞茨尼克跟狄西嘉意見不合,影片拍完之後塞茨尼克不滿意,回到美國重新剪接了一個版本,結果89分鐘的電影被剪到只剩下64分鐘,都不夠做為一部正式電影的長度,於是塞茨尼克又請了當時著名歌星Patti Page演唱了兩首歌,放在最前面,勉強湊成72分鐘。這樣可以想像肯定是怪異。所以影評人跟觀眾都不受落。

雖然如此,因為有兩位大明星主演:蒙哥馬利克里夫Montgomery Clift,跟珍妮佛瓊斯,這電影還被提名參展1953年康城(坎城)影展,同時獲得好萊塢金像獎最佳服裝設計獎。(雖然珍妮佛瓊斯在片中只有一件衣服。)

劇情:

電影開始時,美國婦人瑪麗佛布斯Mary Forbes前往一個義大利公寓,要將一張紙條塞進門縫。但是臨時又縮手。原來她跟住在這裡的男子喬凡尼Giovanni Doria今天有約會,但是她臨時決定結束這關係。坐火車到巴黎之後,轉飛機回美國。

她是住在美國費城的一個家庭主婦,和丈夫生有一個女兒。她是獨自來羅馬探視在這裡定居的妹妹。但卻在這一個月期間跟當地人喬凡尼戀愛了。現在她決定回美國。她在車站問明了半小時之後有火車開往米蘭,轉往巴黎。從那裏坐飛機回國。她打電話到妹妹家,妹妹不在,她要姪兒保羅Paul Stevens幫她收拾一個行李箱,和她的一件貂皮大衣一起拿到車站給她。

這期間她在車站商店看上一件童裝,買了給七歲的女兒。之後上了火車,在擁擠的車廂找到位子坐下。但是她心不定,站在窗口前,這時見到喬凡尼跑過來找人的樣子,於是她下去了。喬凡尼說他在家裡等她,等不到,打到她妹妹家,才知道她來了車站。他責怪瑪麗連再見都不說。瑪麗跟他解釋,還拿出那張紙條,這時姪兒保羅來了,將皮箱跟皮大衣交給她。於是她跟喬凡尼說再見。但是火車要開動了,她還不上車,喬凡尼有點高興地將她扶著往另一個方向走。(下:當她跟喬凡尼說話時,保羅來了。)

 

 

 

 

 

 

 

 

他們走到車站的一個餐廳,立即有侍者來接過瑪麗的皮箱跟大衣。喬凡尼對她說:你昨天才說過你愛我,難道是騙我?瑪麗說,他們之間的事一開始就是錯誤,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開始,也許因為這裡是羅馬。不過昨天接到丈夫電話,問她幾時回去,她才想起丈夫的脆弱,她說她跟女兒就是丈夫的全部前途,而你還年輕,前途還可以走很遠。

喬凡尼親吻她的手。他說剛剛接到一間大學的教授工作,還希望跟她一起去。雖然一切都要從頭開始,他也不擔保兩人不吵架。喬凡尼的母親是美國人,父親是義大利人。他說他有一半義大利男人的脾氣,如果妻子不聽話,或許會打她的,因為父親就是這樣,但是他們感情很好,

他要瑪麗跟他一起回到他的住處,生火做晚餐,瑪麗不肯。他們經過車店的商店,她才想起把女兒的衣服留在火車上了。這時她見到保羅在車站閒逛,原來他還沒有走。瑪麗叫住他,保羅跑過來。瑪麗說要跟他買飲料,喬凡尼聽了不高興。當瑪麗再度跟他說再見時,他打了她一巴掌,這不僅嚇倒了瑪麗,保羅跟附近一群正在唱歌的義大利青年也都停止了唱歌。喬凡尼之後生氣地走了。

保羅要跟喬凡尼算帳,瑪麗要他不要在意。她跟姪兒說,她已決定搭下一班火車直達巴黎。其實喬凡尼此時已經非常後悔,他又回到車站,一直在尋找瑪麗。

保羅陪著瑪麗在車站一個三等車廂的候車室找到位置坐下。見到旁邊一個婦人好像很痛苦,有人說她要生產了,她旁邊的丈夫說她才懷孕四個月。原來他們是到英國去工作的煤礦工人家庭,現在煤礦停工,他們只好回來。她見婦人很痛苦,就陪她去救護室,醫生診斷是要多休息,但她丈夫說,妻子捨不得花錢住旅館。她要給他們錢,他們不收。出來時,她買了許多巧克力給他們另外三個孩子。

之後瑪麗送走了保羅,保羅一個人在車站還是不捨得離去。他撞見了喬凡尼,喬凡尼捉住她,問他瑪麗在哪裡,他還是很仇視,不肯說。瑪麗心情還是不好,一個人靠著鐵道欄杆,剛好喬凡尼經過對面月台,見到她,立即跑下軌道衝過來,而正好有一輛火車疾駛過來,兩邊的人都見到他幾乎要被火車撞倒,大家都驚呼。瑪麗更是震驚,當見到他安全過來,忍不住跟他擁抱。(下:喬凡尼撞見保羅,但是他不肯說瑪麗在哪裡。)

 

 

 

 

 

 

 

喬凡尼拉著她到一節空無一人的車廂中坐下,兩人在沒有人的環境,又回到過去的激情。但是剛剛他們進來時已經被工作人員見到,並去向上級報告。不久幾名警察到來,發現他們在這裡溫存,將他們帶走,說要去見這裡的警察局長。到了才發現他們犯的是刑事罪。一路上還被人取笑。這時距離她八點半的火車只剩下十五分鐘,但是警察局的人做事緩慢。先是通知他們要罰款,但因為是刑事罪,必須經過審訊,由法官決定罰款多少。等到局長來了,先是查閱證件,之後下屬寫好自白書要她簽字。這等於要她承認自己行為不檢。局長見到她的證件,知道她結過婚,還有孩子,最後撕了那張自白書,允許她離去。

他們心裡都知道這回她必須走了,立即到行李寄放處領她的行李。喬凡尼送她到火車上,問她是否會發電報說自己平安到家?她黯然說不會,以後也不會通信。(下:他們無奈地走向火車,知道這一次真的要分手了。)

 

 

 

 

 

 

 

 

喬凡尼跟她到了火車上,久久不肯下車。她也望著他不捨分手,臨別時說:我這一生都會不時想著,不知你在哪裡,這一刻在想什麼。平安嗎?在戀愛嗎?她漂亮嗎?…這時管理員趕他下車。火車已經開動,他下去時跌到在月台上。有人將他扶起來…

製作與卡司:

這樣的題材處理不好就像Hallmark的小說(電影),或是說像瓊瑤式的電影。而這一部就沒有拍好,盡管這樣多人寫劇本,除了原有的兩位編劇Luigi Chiarini,Giorgio Prosperi之外,還邀請了著名小說家Truman Capote加以潤飾。後來銀幕上的credit 說Capote只負責潤飾對白。而他自己說,他只負責兩場戲。此外塞茨尼克David O. Selznick  自己也一直都參與修改劇本。

美國與義大利兩個製作組織間的摩擦,據說一開始就存在。塞茨尼克跟狄西嘉都是在自己圈子裡獨攬大權的人物,一個人說了算,但是兩人碰在一起,就難免要對方服從自己。據說當時,塞茨尼克每晚坐在拍攝現場(火車站)修改劇本,第二天交給狄西嘉,要他照著拍,狄西嘉當然不服氣。

更麻煩的是,當時是兩個團隊一起工作:一隊說義大利語,拍義大利版本;一隊說英語,拍英語版本。然而兩組人卻是使用同一組演員。好像說,狄西嘉不會說英語,於是他先指導一個義大利演員做男主角蒙哥馬利克里夫的替身,先指導他演一段,之後要蒙哥馬利模仿他(照著做),你說蒙哥馬利怎麼會服從?

女主角珍妮佛瓊斯Jennifer Jones本來就是一個敏感跟脆弱的人。拍這電影時(1952年)她的前夫Robert Walker 剛剛自殺不久,死時才32歲,而他自殺的原因跟他們的離婚很有關係,而他們離婚又因為塞茨尼克橫刀奪愛,她為此很感到內疚。據說在拍到其中一個要跟男主角溫存的戲時,Jones 突然情緒崩潰而跑開,當塞茨尼克追過去,他們吵了起來,瓊斯還打了他一巴掌,將他的眼鏡也打破了。據說當時他們夫妻都在(長期) 接受婚姻顧問的心理輔導。

我們都知道蒙哥馬利克里夫也是一個情緒化的人,有先天性的憂鬱,他這時還沒有出車禍,樣子非常英俊,據說珍妮佛瓊斯對他產生好感。當時的編劇之一Truman Capote就說,珍妮佛瓊斯愛上了他,卻不知道他是同性戀者,後來當她知道時非常激動,還將影片中用到的貂皮大衣沖到馬桶裡。Truman Capote說話有誇大的習慣,所以真實性很難說。當時蒙哥馬利聽說了,否認有這事,還說據他所知Jones很愛她的丈夫,只是……。他說,拍完這電影後,瓊斯送他一個昂貴的Gucci皮製公事包,不過上面的別扣有故障。蒙哥馬利說:doesn’t quite work – how like Jennifer.。這表示,珍妮佛瓊斯在蒙哥馬利的眼哩,比他還脆弱。

據說狄西嘉最初計畫將這部片子拍成一部「火車站眾生相」,將很多人的故事組合而成,但是越拍下去,加上塞茨尼克的修改劇本,成為一部以一對異國情侶為主要內容。這一點男主角蒙哥馬利也不贊同,說塞茨尼克將這片子拍成一部廉價的愛情故事。此外,塞茨尼克拍這電影是要吹捧妻子的,但是狄西嘉照著拍義大利片子的習慣,沒有給女主角很多特寫鏡頭,這讓他不滿意。多次反映給狄西嘉。後來兩邊各自補拍。狄西嘉照自己的方式拍完後,塞茨尼克就忙著補拍特寫。

這電影是在羅馬的新完成的火車站拍攝,為了避免白天的人流,所以是在每天午夜到凌晨五點鐘拍攝。這是相當短的時間窗口,所以大家都情緒緊張。不過見到影片中人來人往,川流不息,知道都是臨時演員在充場面,不由佩服每一部片子使用的臨時演員之多。這些臨時演員包括其他的火車乘客,火車站職員,人流中包括一些學校學生,修女,合唱團員,男男女女,都安排得十分自然。而且每一個人都知道站好位置,表情自然。這些都是經驗老到的「臨時演員」。負責臨時演員的助理導演,也是一份相當重要的工作。

因為兩組工作人員的矛盾,電影拍完後塞茨尼克將影片帶回美國重新剪接。他刪除了跟兩位主角無關的劇情,將原有的78分鐘片子剪到只剩64分鐘,這是一般B級片的長度,無法交代。於是找了當時的著名歌星Patti Page (就是演唱Tennessee Waltz以及Changing Partners 的歌星) 唱了兩首跟電影主題有關的歌曲:Autumn in Rome,和Indiscretion放在前面,不過今天在電視上看這電影,並沒有這兩首歌。還將片名改作Indiscretion of an American Wife推出。

除了拍攝上的問題,這電影還有內容問題。據說,最初當製作單位交出劇本時,不獲當時好萊塢的電檢機制PCA批准,說是沒有好好處理通姦問題。這時是1952年,好萊塢還沒有完全擺脫檢查機制。塞茨尼克當時保證他會修改劇本,讓這位主婦沒有真正的通姦。而且影片最後她會離開這位情夫,回到丈夫身邊。後來劇本修改了,PCA才批准。不過我們怎麼看,她跟男主角都有肌膚之親。真的不知道是騙誰。塞茨尼克當時還吹噓:這是歐洲拍出來的最「道德」的片子。

後來蒙哥馬利說這電影是他拍過的a big fat failure,影評人也都持相同意見。觀眾也有同感,因為看來看去就是兩個人在火車站分手又和好,雖然說珍妮佛瓊斯拍片時愛上了蒙哥馬利,但是影片中看不出他們有深切的感情,觀眾完全無法認同。還有因為多次刪剪,很多地方看不出有交代,或是有必要。好像瓊斯將行李箱跟貂皮大衣順手交給一個義大利行李夫,那人就不知去向。觀眾不免心裡納悶,那行李箱跟貂皮大衣去了哪裡?我們都知道義大利特別多扒手,但兩名主角好像一點都不擔心。直到最後火車要開了,擴音機才說要她去拿行李。我想每個人都放了心。還有那位懷孕的婦人,那一段與劇情完全無關,安插的也奇怪。

片中飾演保羅的是當時14歲的Richard Beymer李察俾麥,這是他第二部片子,他之後會演出:So Big (1953),The Diary of Anne Frank 安妮少女日記 (1959),West Side Story (西城故事/1961),The Longest Day 最長的一日 (1962),等片,都不是主角,不過他會一直演出電影及電視到2017年。

主要演員表:

珍妮佛瓊斯Jennifer Jones 飾美國主婦瑪麗Mary Forbes

蒙哥馬利克里夫Montgomery Clift 飾喬凡尼Giovanni Doria

李察俾麥Richard Beymer飾侄兒保羅Paul Stevens

Gino Cervi 飾警察局長

Memmo Carotenuto 飾扒手

Paolo Stoppa 飾火車站推銷商品男人

Giuseppe Porelli 飾火車上坐對面的男人

Liliana Gerace 飾懷孕婦人

 

 

Click: 14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