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Unforgiven 恩怨情天

2022-07-25 22:47:14

這是影星畢蘭卡斯托 Burt Lancaster 擁有的獨立製片公司 Hill-Hecht-Lancaster Productions,在1960年製作的彩色西部片,說的是一個白人家族領養的嬰兒,有可能是印地安人的嬰兒,除了引起雙方的仇殺,也導致兩個相鄰家族的仇恨。劇本來自美國作家 Alan Le May 在 1957 年推出的連載小說Kiowa Moon。他有很多小說被搬上銀幕,包括1956年的 搜索者The Searchers。可見這小說完成於這一部電影拍攝之後,有後續的意圖。而兩部小說的內容都是有關印地安及白人間彼此綁架嬰兒的故事。

這電影演員陣容堅強:畢蘭卡斯托之外,還有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奧迪墨菲 Audie Murphy,查爾斯畢克福Charles Bickford,老牌女星莉莉安吉許 Lillian Gish,約翰薩克遜 John Saxon 等等。導演是約翰休斯頓John Huston,雖然影星及導演陣容都強,但是電影不被認為成功,休斯頓還說是他最不喜歡的電影。原來休斯頓希望強調這電影種族衝突的主題,作為一部政治訴求電影,但是畢蘭卡斯托等製作人就希望以傳統西部片方式拍攝,顧到商業價值,所以雙方時有衝突。

劇情:

在美國內戰之後的時期,德克薩斯一個牧場區住著一家姓Zachary扎克瑞的家庭,男主人威廉William Zachary多年前被當地印第安人Kiowa卡歐瓦部落的人殺害。目前由母親麥提達Mattilda做家長,她有三個兒子跟一個女兒。長子班Ben,次子凱許Cash,及小兒子安迪Andy。三個兒子每天都在牧場忙著,家中就由小女兒瑞秋Rachel陪伴。

瑞秋知道她是領養來的,但是全家都愛護她,所以她每天都很愉快。這天她見到一個一隻眼睛的騎馬老人在河對岸,見到她問了名字之後,說她不是「扎克瑞」,她很奇怪這陌生人怎麼知道自己是領養的。之後對方說他是:上帝之劍、復仇之血,是來說真話的。瑞秋覺得很奇怪,回去對母親說起,麥提達立即警覺,藉口叫瑞秋去地下室取些蔬菜,自己出去查看,果然是一個叫做Abe Kelsey凱爾西的仇家。她拿著步槍出去警告對方,逼著對方走了。瑞秋出來見到,母親解釋只是驅趕一隻跑上他們屋頂吃草的牛。(下:母親知道凱爾西來過,有點發愁。)

 

 

 

 

 

 

 

 

 

他們說到老大阿班就要回來都很開心。原來老大到肯薩斯的Wichita 去商討出售他們家牛群的事另外兩個兒子就在自己的牧場管理野馬跟牛群。這時凱許跟安迪見到班跟十幾個牛仔從遠處出現,都開心去迎接。他們都沒去過Wichita,都幻想有一天可以去那裡,喝一杯啤酒。安迪還說,他聽說那裏有些女人只有名字(而沒有姓),非常想去見識。所以他們見到班,還問他有沒有帶來女人的相片,班拿出一張給他們看,還說不記得她的名字,他們聽了都流口水。

班帶回一群牛仔,是為了即將把他們的六千頭牛隻送到Wichita出售的大事做準備。其中一個看來樣子像是印地安人,老二凱許一見到就問阿班,這人是甚麼人?阿班說他叫做Johnny Portugal,凱許不信,說他們都會改名字。還說他老遠就可以聞到紅番的味道。阿班說他只考慮對方是否好的牛仔,不在乎甚麼人。還說他的騎術沒人比得上。

阿班回到家,瑞秋跟母親也開心歡迎。阿班從馬車上搬下一樣東西,原來是一架鋼琴,母女都非常歡欣。瑞秋沒見過這東西,不過母親就開心地彈起來。她彈的是莫札特。

他們隔壁住著另一個牧場家庭諾林斯Rawlins,主人是傑布Zeb Rawlins,他以前是威廉的好朋友,威廉去世後很照顧扎克瑞一家。他們也是商業夥伴,那六千頭牛多數是諾林斯家的。聽說阿班回來,就帶著一家人來造訪。雖說是鄰居,相距也有十英里路(合16公里)。

傑布夫婦有也有兩個兒子跟一個女兒,長子查理Charlie看上了瑞秋,但是害羞,一直沒開口。女兒喬治亞Georgia就看上了扎克瑞家的二兒子凱許。快到扎克瑞家時還說要換衣服鞋子,母親也想她快快嫁人,鼓勵她在路邊換衣服。但是在河畔換衣服時,她見到那個單眼老人,急忙收拾起東西跑回馬車。

他們到了扎克瑞家一起晚餐。傑布代表大家祈禱之後,還說聖經說的,要大家multiply (生兒育女)。傑布的妻子明言要兩家人合婚,提起查理跟瑞秋,瑞秋還主動挑逗查理,逼他說出來要追求自己,等阿班的反應,阿班沒說話。之後喬治亞說她20歲了,不會再等20年。主動說對凱許有意思,還跟他打情罵俏。

這時喬治亞一個弟弟Jude說起姊姊剛剛見到一個神秘的一隻眼睛陌生老人,阿班聽見就很緊張,問母親是否見到有陌生人,母親說沒看見,但是瑞秋就說她也見到了。麥提達就說孤獨老人到處都有。之後麥提達為了轉移注意力,就彈琴給大家一起跳舞,大家都開心跳起舞來,只有阿班仍然在擔心,他很清楚這人就是凱爾西。

到了晚上,阿班不放心,決心到外面去查凱爾西的下落。凱許聽見他要出去,說這事不簡單,他要一起出去。到了外面正好起大風,風沙加上大霧,甚麼也看不見,但是聽見那老人還在嘶喊「上帝之劍」及要復仇的話。最後這人衝過來時,凱許射中他的馬匹,但那人逃跑了。最後見他不知所蹤兩人才回去。

第二天,瑞秋到牧場去看那班牛仔馴馬。凱許他們多天來尋找到八十多匹野馬,都需要先經過馴服。其中一匹馬沒人可以馴服,查理試騎時還被摔到地上,凱許就叫那印地安牛仔強尼去試。他先跟那馬匹說了很多話,之後騎上去,那馬匹居然很馴服的讓他騎。他騎了幾圈騎到瑞秋面前,說她頭髮上有木屑,伸出手去幫她取下來時,阿班突然衝過來將他推下馬,強尼本能地拿出小刀,被阿班打倒在地上,之後撿起小刀還給他。強尼以為自己會被開除,阿班說無意開除他,會按照合約僱用他到到Wichita賣完牛隻之後再說。(下:阿班勸告瑞秋,不應當在外面跟男人隨便微笑。)

 

 

 

 

 

 

 

 

之後阿班責備瑞秋,不應該在這裡招蜂引蝶,叫她回家。瑞秋不在乎被責備,反而很高興他為了自己跟人打架。但這時瑞秋發現她那匹白馬不見了。她很生氣會被人偷去,凱許他們都說是印地安人偷的,但是阿班不說話,他騎了自己的馬送瑞秋回去。瑞秋坐在他身後很開心,還說了很多挑逗的話。例如說她正在考慮選擇誰:查理,還是他弟弟Jude,甚至選他阿班。阿班叫她別亂說話。她又說見到幾千隻蝴蝶,都是一雙雙黏在一起,像是一體。阿班就叫她別太快長大。最後班說自己已經有了決定,就是讓查理來追她。她有些失望。

這晚上當他們一家人吃完晚飯,聽到外面有聲響,見到三個印地安人站在外面,旁邊有四匹馬。他們站了許久,不像有惡意,凱許說要將他們解決掉,阿班阻止。最後阿班出去問他們甚麼事,站在中間的男子說自己是Lost Bird,他們有四匹好馬要給他們,交換他們屋子裡的一樣東西,然後明說是他們家的女孩。還說她是我們族人,甚至是她的妹妹。阿班問他是誰說的謊話,對方說是一個白人老人說的。阿班說那人是瘋子,這人就說「上帝藉瘋子的口傳話」。他還問阿班要多少馬匹他都給。阿班說多少都不夠,叫他們回去。對方要求見那女孩一面,他拒絕,還說「她是白人,她的父母是被你們殺死的。」趕他們走。他們臨走,射了一隻長矛到他們的門上,凱許說這就像當年爸爸被他們殺死的經過一樣。大家都問阿班,剛剛談些甚麼,阿班沒說實話,只說他們要買屋子裡的女人,還說可能見過瑞秋,說她很漂亮。凱許聽了很生氣,拿槍追出去,但對方已經走遠了。

這期間他們積極準備送牛隻的工作,除了馴馬,還要為每一隻牛烙印。這時有關瑞秋是印地安人的事越傳越開,開頭是私下偷偷地談,後來公開去跟傑布查詢,而且都來勢洶洶,似乎是極不體面的事。傑布對於這些問題很不耐煩,說全部都沒有證據。那些人就說他應當找出證據,不要因為扎克瑞一家是合夥人就幫他們隱瞞事實。

這晚上,班回家時說,牛群烙印的工作接近完成,再有一天就可以出發了。之後他們聽見外面有聲響,查看一番見到是查理拿著一束花來跟瑞秋求愛。他躲躲藏藏,之後說他要問瑞秋一個問題。阿班叫瑞秋出去。他見到瑞秋時說,他就要去舊金山,也許趕得上下一班開往中國的船,在船上工作,不知道甚麼時候會回來。阿班留下他們進屋去了,瑞秋大聲地問他:難道你不親吻我嗎?查理不好意思地說,好多人在這裡。結果瑞秋主動攔住他主動熱吻他。之後問阿班:現在我親吻了他,我該跟他結婚了,是吧?阿班說:我要考慮。之後進門喝了一大口酒。之後對母親說,他們將舉行這一帶最大規模,最熱鬧的婚禮。當麥提達知道說的是瑞秋時,感到意外,她問瑞秋:你愛他嗎?瑞秋看了一眼阿班說:當然,他不是這裡最英俊的人嗎?

而查理因為被瑞秋吻了,開心得不得了,一路騎馬歡呼離去。但在過河時就被埋伏的幾個印地安人刺殺了。那個老人凱爾西在一邊看得清楚。

第二天,諾爾斯家裡愁雲慘霧。傑布的妻子眼見兒子的屍體泣不成聲,傑布都止不住老淚縱橫。親友都遠道來慰問。當扎克瑞一家人來到時,對方都很冷淡,當麥提達跟女兒前去慰問傑布的妻子時,她卻對著她們破口大罵說:你們出去,你這骯髒的紅番,卡歐瓦的紅皮髒婦。你害死了我兒子,你怎麼不去找一個跟妳一樣的雜種?你這紅皮賤人,你給我滾出去。瑞秋聽到這些話瞠目結舌,母親趕忙帶著她離去。連傑布都跟阿班說,他希望知道真相,希望這些不是謊言。

他們回去後,班就跟大家說,他要去找凱爾西。要所有能騎馬的牛仔跟他一起出發。他們追蹤了一段路,終於在地上發現了那批白馬的足印,確定是凱爾西騎著瑞秋的白馬。而且知道剛過去不久,就叫強尼過來,叫他帶著三匹空馬,一路去追。因為那白馬是好馬,他必須中途換馬才追得上。於是強尼一路快速追去。中途將三匹馬都換了用上,最後凱爾西的白馬終於不支倒下,強尼也終於追上他。將他帶回。

他們將老人帶到諾爾斯的家,大家都在那裏等。凱爾西笑著說:榮幸,這樣多人歡迎我。之後他說他是騎著那個「印地安女孩的馬」,不幸被捉到。又對傑布說:很抱歉,你的兒子死了。阿班問他:你怎麼知道他兒子死了?他說「有人告訴我的。」還說是「你們這邊的人說的。」這時大家不由分說,用繩子將他套起。傑布拿出家裡的祖傳聖經,要他摸著聖經說話。問他:我要知道瑞秋是否印地安人。凱爾西說:「是真的。…好多年前,我跟威廉一起去追卡歐瓦人,因為他們殺了我們的人。我們追到他們那哩,殺了很多他們的人。累了就躺下來休息,這時聽到有嬰兒哭,見到一個女嬰在搖籃哩,臉上還畫了花紋。我要掐死她,威廉阻止我,說我們今天殺的人夠多了,就把嬰兒帶回來了。就是那個小紅番女孩。…他將女孩帶回家,交給麥提達。我發誓是真的,反正我要死了,不會說謊。後來我的兒子被卡歐瓦人擄去,我要求威廉將女孩交出作為交換,他不肯,結果我的兒子死了。」

這時班站出來說,瑞秋是白人的孩子,是他父親在一個蓬車裡找到的,因為她父母被印地安人殺死,當然不會拿去交換。而且你的兒子是在戰爭中被殺死,你卻整天散布謠言。這時麥提達忍不住拿著一個火把去燒凱爾西騎著的馬匹,那馬匹就急速分奔,凱爾西就騰空被吊死了。這時節部的妻子不滿意,她說瑞秋的臉本來就比一般人黑,現在她要看她身上,要她脫去上衣。這時阿班憤怒地站出來,說誰敢動瑞秋一根寒毛,他就殺死他。傑布在此時說話了:我們的合作關係結束了,從此我們不再是合夥人,除非你們把她送回去。你們過去五年的投資都沒了,明天早上我們結帳。班就叫家人都回去。

當晚,他們回去後發現有人來過,房間地上有一把刀,上面是一幅畫在獸皮上的圖表。阿班看了說是過去三十年的紀錄。他們見到上面畫著有年代,在那一年falling star的一年(流星),一個搖籃裡的印地安女嬰,被幾個白人帶走。前前後後都有交代。凱雪要他讀下去,麥提達就說要燒掉。凱許說,凱爾西即使要被吊死了還堅持這樣說,肯定是真話。就要母親說實話,妹妹是否紅皮。這時麥提達終於說了,是的,是的,她是印地安的孩子。那時我生下的女嬰剛剛死了,還沒取名字呢,威廉就帶回這女嬰給我,我們把瑞秋的名字就給了她。他是一個美麗的印地安女孩。瑞秋聽到這裡,回房間脫下上衣看自己的皮膚,她哭了。(下:他們見到印地安畫布,麥提達說出當年的事。左起:大哥阿班,母親,瑞秋及二弟凱許。)

 

 

 

 

 

 

 

 

凱許為了自己家裡有印地安人很生氣,他要阿班將瑞秋送回去。說這樣他們還可以按照計畫參加送牛群的計畫。阿班拒絕,說他可以去諾林斯那裏參加送牛群,他這裡是不要了。凱許罵他是Injun lover,還說妹妹是red hide nigger下賤的紅皮人。連小弟安迪都聽不入耳,跟他打架,他們就聯手將凱許趕出去了。

扎克瑞剩下的一家人在他們的屋子裡守著,準備即將來臨的一場戰爭。他們的房屋都已經安裝堅固防守,阿班跟安迪,還有母親麥提達一人一把步槍守在窗口。入夜,外面有了動靜,聽到大批人在河對岸。之後見到三個人騎馬過河,估計對岸還有四十幾人。瑞秋見到說,讓她出去,這樣就不會有人死。阿班拉住了她阻止她。這時安迪見到那三人中有一人舉起和平的旗幟,但是阿班不理,叫他射殺其中一人。他說沒有回頭路了,這命令等於他要孤注一擲。安迪下不了手,阿班再發出命令,安迪終於射殺了一個。瑞秋說為什麼不讓我出去?你願意為了我死?阿班摟著她說:小印地安Little Injun,我的小印地安。他終於算是對瑞秋表白了,兩人都哭了。(下:阿班第一次擁抱瑞秋,阻止她出去。)

 

 

 

 

 

 

 

 

晚上,印地安人開始出現,這時瑞秋也拿著一把槍守在一個窗口。安迪注意到外面多了一些樹叢,之後見到那些樹叢還會動。他瞄準一個,結果倒下的是一個人。於是對方開始撤退。安迪高興宣布對方在撤退。過了一陣,聽到窗外有鼓聲及音樂聲,阿班說那是笛子音樂,表示他們會因此有防彈的能力,表示是在準備作戰。阿班就叫安迪幫他把鋼琴抬出去,叫母親彈琴。麥提達就開始彈奏一曲莫札特的曲子。班叫她大聲一些,對方聽到就停了音樂。不久班叫母親停了,回屋子備戰。之後更多印地安人到了,他們打爛鋼琴,開始攻擊他們的屋子。

之後更多印地安人出現,攻擊他們的屋子。甚至用粗木樁撞他們的門,班用力抵擋,他們每一個都在窗,包括瑞秋。之後印地安人又退了。

這時凱許已經逃到諾林斯這裡,喬治亞把他收留在穀倉裡。他來的時候是喝醉的,這時清醒許多。他說他聽到槍聲,擔心家裡人是否能應付,又擔心家裡彈藥不夠。但是喬治亞不准他走,要他只記得自己,糾纏著他。

到了白天,卡歐瓦人再度來攻,麥提達肩膀受到槍傷,但是她忍著沒說。安迪跟阿班都發現他們的彈藥所剩無幾。阿班叫安迪把她小時候玩的用鉛做的玩具士兵都拿出來,當作子彈。大家開始有了悲觀的想法。安迪說他還沒有去過Wichita,沒有喝過啤酒。瑞秋問阿班,死的時候會不會痛苦。阿班說「我們不會死,這次事件過去,我們全家一起去Wichita,一起喝酒,到最好的餐館。你穿上漂亮的衣服,還有面紗的。」瑞秋去叫母親一起來聽,發現母親的傷口流血厲害,這時才知道她傷勢不輕,不僅是手臂,連胸部都有一個好大的彈孔,流了不少血。阿班心疼的說,母親居然忍著沒有說話。瑞秋趕緊幫她抹拭傷口。

這時聽到更多馬蹄聲,他們望出去見到卡歐瓦人把他們的牛群放了出來,那些牛到處跑,一些上了他們的屋頂,因為他們的屋頂種了草。不久屋頂就塌了,穿了大洞。阿班叫大家躲到地下室去。並且將母親也抬到地下室躺下。

這時阿班開始將汽油都澆到屋頂,及四周圍,開始燒房子。除了他們躲藏的地方,其他地方都開始著火。最後屋頂開始塌陷,不久他們見到母親死了,瑞秋傷心痛哭。安迪腿部也中了彈。阿班抱著瑞秋親吻。突然間聽到外面有人,他們望出去見倒是凱許,他一個人射走了卡歐瓦人,卡歐瓦人在撤退。阿班也拿著矛衝出去,這時一個印地安人進來,原來是Lost Bird,就是他說是瑞秋的哥哥,他走向瑞秋,瑞秋看著他,射了一槍Lost Bird倒地。阿班聽到槍聲進來,見到瑞秋射死了他,兩人擁抱。

最後三兄弟終於團圓,凱許也接受了這個紅人妹妹,他們三人看著被毀的家園,望著天上一群歸雁,似乎對未來都有了新的期待。(下:一家四兄妹劫後餘生)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這是作者Alan Le May在他的前面一部作品 搜索者The Searchers 被搬上銀幕之後,立即出品的新著。本身也有意思作為續集。在The Searchers中,是一個白人女孩被印地安人擄去,而這一部就說是印地安人小孩被白人搶走。因為前面一部小說被人攻擊是「醜化」印地安人,作者或許要藉此平衡一下。而約翰休斯頓就因為這個原因才願意拍。但是拍片期間跟製作公司,也就是男主角畢蘭卡斯托等人一直發生衝突。畢蘭卡斯托跟James Hill他們不想太過政治化,誇大種族衝突那個層面,只想訴說一個故事,雙方不太愉快。休斯頓後來在自傳An Open Book (1984)中解釋:「一個錯誤是,我同意做下去,這就違反了我一向的原則,堅持我的信仰,就是拍電影就為的不管如何堅持信念。…結果之後整個電影變味了turned sour,好像上天要懲罰我沒有堅持原則。」

這就是在1960年好萊塢還沒有完全轉彎之際。之後的好萊塢都是約翰休斯頓這一類導演、製片及編劇,之後的電影都為了鼓吹自由主義,都在傳達一個具有政治意識的宣傳(洗腦)作品。幸好這電影還保留了一些原味。種族主義確實存在於每一個社會,我們無須掩飾,但也無須誇大,製造社會更嚴重的衝突。

也有一些工作人員批評休斯頓,說他在拍攝期間根本心不在焉,有些人說他接拍這電影的目的根本是為了賺取片酬,為他剛剛在愛爾蘭買的一處物業籌錢。也有人說他是藉著在墨西哥拍外景之便,為他的另外一個嗜好,(非法)收集中美洲的歷史文物,這些都為他積存不少外快。所以片子一拍完,還沒有進入後期作業他就消失無蹤。其實這一類的批評過去聽到很多。他每一次拍片都是為自己的私人目的,片子拍完就拋棄責任。例如在拍1951年的 The Red Badge of Courage 時,他也是一拍完就消失了,盡管他對片子不滿意,需要修改也顧不得了。

本來問題還不大,電影拍完後,三個工作人員在從墨西哥外景場地回程中遇到空難死了,就被解釋做是凶兆。此外第二男主角,飾演二弟凱許的奧迪墨菲Audie Murphy拍片時他的小船在湖中翻覆,幾乎溺斃。幸好是一個攝影師救回了他。之後奧黛麗赫本也被一匹馬摔下來,跌斷了一個肋骨,回到洛杉磯醫院住了六個星期,因而停工六個星期,大大提高預算。而當時赫本是懷了孕的(她當時的丈夫是影星米爾法拉Mel Ferrer),拍完片之後她流產,一般相信跟這次墬馬應當有關係。不過赫本很有風度,她一直說這次墬馬是她自己的責任。

就因為這些關係,製作公司不願意宣傳這電影,導演不願意對這片子說好話,導致片子沒有好好宣傳。過去我介紹過很多很好的電影,都因為電影公司不宣傳,甚至主動提早下片,或是冷藏,導致好片子沒有人看。這電影也因此賣座大受影響。我見到影評人說,賣座不好是因為大家最初期望過高,因為演員及導演都有來頭。但這說法只適用於行內人,對觀眾的影響應該與這無關。

其實有一個因素是,男女主角似乎不來電。銀幕上跟銀幕下都看不出他們彼此吸引。他們中間似乎有一道鴻溝,而且劇本也這樣寫,直到最後打得落花流水,阿班才第一次做出表態。不知道他前面在想些甚麼,甚至鼓勵查理追求妹妹。有影評人說這電影有「亂倫」意識,但他們之間根本無血緣關係,應當不牽涉到亂倫。(也許在當時還有這個忌諱。)(下面這畫面是宣傳畫面,是電影中沒有的。如果電影中有這樣的畫面,可能賣座會好一點。)

 

 

 

 

 

 

 

 

據說最初二弟凱許的角色計畫是給李察波頓Richard Burton的,但是他要求跟男主角Burt Lancaster畢蘭卡斯托同樣掛頭牌,畢蘭卡斯托不同意就放棄了。但是他的英國口音不知道怎麼演。後來給了二戰英雄奧迪墨菲。他在這部片子裡的表現受到影評人最高的評價,說是本片的一個亮點。另外飾演印地安牛仔強尼的John Saxon約翰薩克遜這時24歲,剛剛跟HHL簽了三部片的合約。他其實很帥的,我最初以為他是奧黛麗赫本角色的對象。後來他拍好的部份都被刪了,成為極小的角色。

飾演母親的Lillian Gish莉莉安吉許這一年67歲,她是默片時期的紅人,1915年的The Birth of a Nation讓她名震一時。其他著名影片有 Broken Blossoms 殘花淚  (1919),The Wind 大風 (1928),Duel in the Sun太陽浴血記 (1946),她一直演電影到94歲時的 The Whales of August (1987)。我最欣賞她在1955年 The Night of the Hunter 獵人之夜 裡面的表現。她一直活到1993年99歲才過世。

結果這部原本預算三百萬美元的片子,用了550萬元。而畢蘭卡斯托的製作公司Hill-Hecht-Lancaster Productions (HHL) 拍完這部片子之後就瓦解了。可以說是送終的影片。這公司過去是成功的,拍了十多部成功的片子,包括:Marty 馬蒂(君子好逑) (1955),The Sweet Smell of Success (1957),Separate Tables 鴛鴦譜 (1958)等。其中不少是得獎作品。

主要演員表:

畢蘭卡斯托Burt Lancaster 飾大哥阿班Ben Zachary

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 飾瑞秋Rachel Zachary

奧迪墨菲Audi Murphy 飾二弟凱許Cash Zachary

約翰薩克遜John Saxon 飾印地安牛仔強尼Johnny Portugal

查爾斯畢克服Charles Bickford 飾傑布Zeb Rawlins

莉莉安吉許Lillian Gish 飾母親麥提達Mattilda Zachary

Albert Salmi 飾查理Charlie Rawlins

Joseph Wiseman 飾單眼老人凱爾西Abe Kelsey

June Walker 飾傑布的妻子Hager Rawlins

Kipp Hamilton飾喬治亞Georgia Rawlins

Arnold Merritt 飾喬治亞的弟弟Jude Rawlins

Doug McClure 飾小弟安迪Andy Zachary

Carlos Rivas 飾印地安人Lost Bird

 

Click: 100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