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Act of Violence 海角亡魂

2022-07-12 21:53:12

這是米高梅在1949年推出的黑白黑色電影 film noir,說的是一個二戰退役軍人在西部建立新生活之後,遭到舊同僚的報復。加上他自己良心的不安,內疚的掙扎,導致的悲劇後果。劇本是根據美國作家(後來做了製片及導演的) Collier Young一篇未完成的小說,由Robert L. Richards編劇。

這部片子演員很整齊,有范海弗林Van Heflin,羅勃賴恩Robert Ryan,珍妮李Janet Leigh,老牌影星瑪莉艾斯托 Mary Astor,以及Phyllis Thaxter。

這片子的導演是Fred Zinnemann,這片子在1949年康成影展獲得最大獎Grand Prix提名。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個跛腳的男子從紐約州坐長途巴士到洛杉磯。臨行在行李中收藏了一把手槍。同一時間在南加州洛杉磯附近的Santa Ana,一個建築商法蘭克英利Frank R. Enley 因為在這裡幫忙興建一座住宅計畫,在退伍軍人遊行之前受到市長的褒揚。

法蘭克也是二戰退伍軍人,退伍之後到這裡經營建築生意,成為成功的包商。在這裡有一個小家庭:妻子伊迪絲Edith,跟一個不到兩歲的女兒。遊行之後他們回到家,法蘭克就立即準備出發,跟鄰居弗來德Fred Finney到附近一個湖泊去釣魚。

伊迪絲送走了丈夫,剛進門就聽到電話聲,只是對方沒有說話就掛斷了。沒有多久她聽到門鈴聲,開門見到一個跛腳男人,那個人問她Frank Enley是否在家。她說不在家,要他留口信對方也說不必要,他會再來。臨走他問法蘭克去了哪裡,伊迪絲老實的說是Red Lake,於是這人趕著去了。

原來這人是Joe Parkson喬派克森,他在二戰時跟法蘭克是同一個小組。他現在要來殺死法蘭克。他先去租了一輛汽車,到了湖濱,找到管事的詢問法蘭克在哪裡,管理員說他們的別墅是四號房,不過他跟朋友現在在湖上。派克森聽了就租了一艘小船,朝那個方向划過去。他到了距離法蘭克跟弗萊克小艇不遠的地方時,躲在一個岩石後面,正要瞄準射擊時,法蘭克他們因為發現這裡沒有魚,剛好啟動馬達離開了。他只有一個人再划回去。

法蘭克到了岸上跟管理員買了一瓶啤酒。這時管理員問他「你的朋友找到你們了嗎?」他覺得奇怪,管理員又說那是一個跛腳的男人,他就知道是派克森來了。於是立即決定回去。這讓弗來德很意外,因為他們原來決定在這裡釣魚整個周末的。見他堅持也不好再問。

回到家妻子當然意外他提早回來,要為他煮飯他也沒心情吃,除了關燈之外,還緊閉了所有的窗簾。伊迪私見他這樣也跟著緊張。但是他不准伊迪絲大聲說話。不久他們聽到門鈴聲,還聽到跛腳男子的走路聲,他叫她別開門。聽到那人的腳步聲繞了房子一周,之後走了。法蘭克從窗簾見到派克森走到門前的車子裡坐下,就在哪裡等。(下:法蘭克跟妻子緊閉窗簾,緊張面對未來。)

 

 

 

 

 

 

 

 

 

這讓他們兩人都無法睡覺。伊迪絲質問丈夫,當初他們從紐約的Syracuse遷居到此,就懷疑他是在躲避甚麼。於是法蘭克拿出當年一個卷宗,裡面有時幾個下屬的相片,伊迪絲認出其中一個是今天見到的派克森。法蘭克解釋,他們都棣屬於他,他們的飛機被德軍擊落,全部被俘虜,受了不少苦。派克森就認為這都是他的錯,後來更精神失常,現在明顯是要找他報仇。伊迪絲聽到這裡,立即要去打電話給警察。法蘭克阻止了她。他說「你不知道他那種人會做出甚麼事。」不久他們聽到汽車聲,原來有警車開到,見到派克森的汽車聽在路邊有可疑,叫他離去,派克森才走了。法蘭克安慰妻子,他不會再來了。

第二天一早,伊迪絲還未起身,就聽到汽車聲響,見到法蘭克開車走了。她見到一張他留下的紙條,說他要到洛杉磯參加建築商年度會議。當她後來開門取牛奶時,又見到派克森在門外等著。她很生氣去叫他走開,派克森不僅不走,還拿出手槍問她法蘭克在哪裡。她說不在家,他就逼著進屋子哩,到各房間巡視。口裡酸酸地說:「你們過得挺好的。」伊迪絲流著淚要他放過法蘭克,他就說:他不配你這樣,你不知道他以前做的好事。還說:「他有沒有告訴你,那些人怎麼死的?他們被刀刺死,滿地是血,那慢慢死的哭了一個晚上。其中多少是有妻子兒女的。我是唯一幸運的,因為我裝死。你丈夫是納粹的線民。只有我知道他做的好事。」之後他說:告訴他我會再來,就走了。(下:伊迪絲面對派克森。)

 

 

 

 

 

 

 

 

 

伊迪絲趕緊打電話給法蘭克警告他。但是對方的線路太吵,她說不清楚。於是交代鄰居瑪莎Martha (弗來德的太太) 幫忙照顧女兒,自己就開車趕到洛杉磯。

到了會場,她找到法蘭克。法蘭克立即將她拖到樓梯間,聽她說了。他對妻子說,他現在甚麼也不能做,因為派克森瘋了。伊迪斯說他沒有瘋。法蘭克再解釋,當年他們住在納粹戰俘營哩,食物非常少,幾乎要餓死。他手下的戰俘都計畫逃亡。他們挖了地道,還要他參加。他多次勸他們不要冒險,說是死路一條,他們不聽。到了那天他通知了納粹,交換條件是,不要殺死他們。到晚上他再勸他們,他們還是不聽。結果那天納粹在地道的另一邊等著他們。沒有用槍,全部用尖刀刺死。之後納粹獎勵他,給他很多食物,他都吃了。「也許我真的是線民,因為他們給的食物我都吃了。結果死了十人,留下六個寡婦。」伊迪絲說不管怎樣,她都支持他,之後才回去了。

派克森回到自己的旅館後,再打電話到法蘭克的家裡,這一次是瑪莎接的電話,她不疑有他,就說法蘭克去洛杉磯開會了。於是派克森立即check out準備到洛杉磯。但這時他在紐約的女友安妮Ann Sturges出現。他問安妮來做甚麼,原來安妮懷疑他是來尋仇,是跟過來勸他的。要他及時收手。派克森不聽,自己開車走了。

當晚法蘭克在會議廳,見到派克森到了。他急忙從另一邊逃走,但是派克森追了來。他一路逃走,因為派克森腳跛,最後他逃到一間酒吧終於擺脫了他。他在酒吧叫酒喝,但是酒保說已經打烊,要他走。酒吧裡唯一的女客人就幫他說話,叫了一杯酒,但是他不喝走了。女人跟出去,說他似乎需要人陪。那女人派特Pat是應召女。她帶他回自己的住處。問他到底有甚麼問題?他說有人要追殺他,他要派特打電話到酒店找派克森,要她對那人說:「我有很多錢,我全部給你,你回紐約去。」但是派特說,對方聽了笑了。於是他知道對方不會放過他。(下:他在酒吧遇見了應召女派特。)

 

 

 

 

 

 

 

 

法蘭克要走,派特說她有朋友可以幫他忙。就帶他到一個秘密地方去見一個人。那是一個地下酒吧一樣的地方,聚集很多黑社會的人。派特將他介紹給裡面的老大賈威Garvery,派特本來不想跟他們打交道,但是派特鼓勵他。派特又對賈威說,這人有錢,可以幫他忙。他們灌他喝酒,賈威就開口說通常這樣的事很危險,大約要八千到一萬元。他說這個錢他有。旁邊一個殺手強尼Johnny非常有興趣,就接手了。法蘭克說他不想殺死他,只希望他離開加州。賈威就說強尼會先警告他,不會逕自殺了他。他們還說:你做過一次,不怕做第二次。

之後法蘭克非常後悔,他一個人離開,走到鐵路軌上,見到有火車開來他站在鐵道中間企圖就這樣死了。但是最後來是沒有膽量躲開了。這時派特因為懷疑,跟在後面來了,見到他趴在地上將他帶回去。他因為喝了酒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他想起昨晚的事非常後悔。派特告訴他,強尼已經通知派克森今晚九點鐘到火車鐵軌旁邊談判。法蘭克聽了決定自己也去警告派克森。他先叫車回家,叫司機八點半來接他。伊迪絲見他回家心放寬了,還說要給他準備洗澡水和晚餐。但是等八點半太太在房裡忙著時,他溜了出去上了車。等伊迪絲發現已經太遲。(下:他在派特家醒來。)

 

 

 

 

 

 

 

 

他到了火車站,一個人走到鐵軌附近,派克森見到他就拿著槍走向他,他也走過去。這時強尼的車開到。他見到了就繼續走向前,當他見到強尼準備開槍時,大聲警告派克森,自己也撲過去阻擋,結果自己中彈。他還繼續攀在強尼的汽車上去搶輪盤,結果車子失事,撞向一個電線桿起火燃燒。強尼當場燒死。他也倒地不起。這時警方及消防人員都趕到,救護人員說已經無望了。有人說,誰去通知他的家人,派克森見到法蘭克為他擋了子彈,就說讓他去吧。

製作與卡司:

這是二戰後第一部描述納粹戰犯集中營被俘美軍的心理戲的電影,而且刻劃到很敏感的「出賣」同僚的部分。所以在當時是很新鮮的主題。法蘭克當時一直不敢讓妻子叫警察,就是擔心事件被揭發後刊登在報紙上,他無法做人。因為他是真正的出賣同僚,他做了「漢奸」,只為了交換好的食物,能夠活命。這類主題的電影不多,因為牽涉到軍人的榮譽。美國軍方不願意宣揚這類事件,即使發生也會以軍法審訊。記得1956年的一部 The Rack 叛諜,說的就是韓戰之後一名美國軍官被手下舉報,說他跟共產黨合作,讓手下受罪,而遭到軍法審訊。而這電影中雖然觀眾最初都會同情法蘭克,不喜歡派克森。但最後是法蘭克死了,也是因為做錯事的是他。

這電影原來計畫是小製作,由廣播明星Howard Duff擔綱主角,但是後來Mark Hellinger負責之後,提升了好幾級,並且計畫由葛雷葛萊畢克Gregory Peck跟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擔綱兩個男主角。只是沒有成事,最後成了范海弗林跟羅伯賴恩分擔兩位男角。女主角因為有了珍妮李,以及Mary Astor也提升了好幾級。

這電影中很多戲(就是最後的部分)是在洛杉磯市區所謂的Skid Row拍的,那地方很髒亂,是最多露宿者聚集的地方。導演Fred Zinnemann後來在傳記中說:「拍那部片子最難忘的是,很多個晚上我們不睡覺,拍攝洛杉磯市區的slums,而這電影的主題也是要點出一個人性格上的缺點,特別是一個好人的致命缺點。…這劇本點出很多可能的視覺範圍,(洛杉磯市區)很可以表現這些性格缺陷。我們的攝影師Bob Surtees充分利用攝影機都表現出來了。…這是我為米高梅拍的最後一部電影,也是我第一次對我自己有信心,知道我要表達甚麼,及如何表達。」果然,他之後拍了許多成功的大片:日正當中High Noon  (1952),From Here to Eternity 亂世忠魂 (1953),Oklahoma! 奧克拉荷馬 (1955),The Nun’s Story 修女傳 (1959),A Man for All Seasons 良相佐國 (1966)等。

這年42歲的Mary Astor瑪莉艾斯托已經是演藝生涯的後期,所以早已開始飾演母親了。她在這片子中飾演一個年老的妓女,她特意的不化妝,或是化了「老妝」,而她當時同時在拍 Little Women小婦人,在那部片子中她是一個賢良的母親。她後來在自傳A Life on Film中這樣說:「在那兩個多星期,我跟著Zinnemann拍這個年老的下等妓女,跟那個小婦人中的母親是天與地的對比,對我來說是很刺激,…我盡量讓自己看來老醜,我那件衣服在米高梅的服裝部都找不到。是我到最廉價的服裝店找來的。還在上面用香菸燒了幾個洞,撒了一些醬汁。高跟鞋也故意切去一角,走起路來就顯得不舒服。口紅也擦得過濃…有一天我就這樣到了小婦人的片場,那導演Mervyn LeRoy見了嚇了一大跳,他不知道我同時在拍兩個片子,他問我:你怎麼搞的,你看起來像是街上兩塊錢的妓女。我聽了很開心,這表示我扮得成功了。」

她確實很成功。因為她在銀幕上就顯得老,顯得沒化妝。好像在家裡剛起身的樣子。很多女明星是不願意這樣「犧牲」的。另一邊飾演妻子伊迪絲的Janet Leigh才22歲,剛剛起步不久。她後來也在自傳There Really Was a Hollywood中談到這部片子,說「這是我到當時拍的最需要用心的片子,我很高興可以跟好幾位有才氣的演員一起演出,我當時就知道這是難得機會。我盡了力的去證明我自己。不過真的不容易,每一個畫面都需要用心。…我一直要克服我自己的年輕跟不夠經驗,而每一次出點錯,我都第一個道歉,立即認為是我的錯。而且很多時都是我的錯。後來工作人員就整我,說我每次說抱歉,就要罰我放一分錢penny到一個瓶子裡。拍完戲那瓶子裡一共有三塊錢。」這表示她說了三百次的I’m sorry。

米高梅很少拍黑色電影film noir,而這是一部非常正宗的黑色電影。女明星沒有一件漂亮的衣服。珍妮李在家穿的睡衣像是男人穿的那種,非常家常,跟米高梅女明星平常的性感是天壤之別。她在家裡也好像沒化過妝。兩位男演員更是全身都是戲。

這電影除了最後的夜景及外景都是在洛杉磯市區拍的,那湖濱跟釣魚的畫面則是在南加州Big Bear Lake以及San Bernardino National Forest取景。內景則都是在米高梅片場拍攝。

這部片子不算太賣座,北美市場收入70萬元,海外亦只收42.6萬元,虧損63.7萬元。一般主角最後死去的電影,賣座都不理想。

主要演員表:

范海弗林Van Heflin 飾法蘭克Frank R. Enley

羅勃賴恩Robert Ryan飾派克森 Joe Parkson

珍妮李Janet Leigh 飾伊迪絲Edith Enley

瑪莉艾斯托Mary Astor 飾妓女派特Pat

菲利斯泰克斯特Phyllis Thaxter飾安妮 Ann Sturges

Berry Kroeger 飾殺手強尼Johnny

Taylor Holmes 飾黑社會頭子夏威Gavery

Harry Antrim 飾鄰居弗來德Fred Finney

Connie Gilchrist 飾鄰居瑪莎Martha Finney

Will Wright 飾湖濱管理員Pop

 

Click: 10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