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Escape from Fort Bravo 血戰勇士堡

2022-06-23 22:13:16

這是米高梅在1953年推出的彩色西部片。以今日的術語說,這是一部fusion影片,因為是西部片,戰爭片(內戰影片),以及類似肥皂劇的文藝片的綜合體。說的是內戰時期,被北方士兵俘虜的南方軍人,被迫在遇到印地安人襲擊時雙方攜手合作的經歷。

這電影演員陣容也很堅強,兩位英俊小生威廉荷頓William Holden跟約翰福賽John Forsythe分別飾演北軍及南軍的隊長,而美艷的伊蓮娜派克Eleanor Parker就周旋於他們之間。(下:男女主角威廉荷頓跟伊蓮娜派克。)

 

 

 

 

 

 

 

這片子的導演是John Sturges 約翰史特吉斯,過去多年他導演的片子都屬於平庸作品,但是自這部片子之後,他開始大放光芒,後來推出了多部成功(也是大片)作品:Gunfight at the O.K. Corral (1957),The Old Man and the Sea 老人與海  (1958),The Magnificent Seven 豪勇七蛟龍 (1960),The Great Escape 第三集中營 (1963),Ice Station Zebra 冰國戰雲 (1968) 等。所以這部片被認為是他突破之作。

劇情:

故事背景是1863年內戰正殷時,在亞利桑那特區的Fort Bravo北軍軍營。這裡囚禁了上百位的南軍俘虜。這俘虜營中的南軍經常有人逃跑,都由北軍一位少尉羅波Captain Roper 追回來。這天他又捉回來一個南軍士兵貝利Bob Bailey。但是他押送這南軍回來的手法很殘忍。他自己騎馬,將貝利用繩子綁著拖回來。在大太陽下,貝利被馬拖著回來時一路跌倒,羅波毫不體恤。當他們回到軍營時,在場的南軍見到無不氣憤填膺。之後羅波也被軍營首長歐文斯上校Colonel Owens叫去訓話,說這樣做不是軍方鼓勵的作法。但是他說,這是為了警戒其他人不要效法,同時不將他押送回來,如果遇到印地安人,他死法會很慘。

這些南方俘虜對於羅波恨之入骨,但是沒有任何抗議辦法。唯一的表達方式是在羅波經過時,他們就集體吹口哨Dixie (南方軍歌Dixie’s Land) 這首曲子。

此外歐文斯上校也對羅波說,有四輛裝載大批武器的篷車這兩天應該到了卻沒有到,擔心被印地安人騎劫了去。羅波就同意帶領一批士兵前往調查。他叫了16名士兵跟他一起,明天一早出發。

除了歐文斯之外,連軍營中的醫生,還有一名跟羅波同一階級的軍官Lt. Beecher畢切少尉,也都對他今天這樣的舉動表示不滿,說是不必要的殘忍,甚至可能引起俘虜兵變。

在俘虜營的南軍中,官階較高的是一位叫做約翰馬許John Marsh的少尉隊長。當羅波經過時,他要求跟貝利見面。羅波說貝利是懦夫,他將偷來的馬匹留在沙漠讓它死。馬許則說貝利還是一個孩子,他是寫詩的,也是他的朋友。結果羅波允許他去見貝利。他在軍營的病房見到貝利。貝利跟他道歉,說不該自己私逃,應當等他們一起,但是實在懷念維吉尼亞家鄉的楓樹。馬許就向他保證:我一定會帶你回家。

原來馬許跟幾個俘虜一直在計畫逃走。一個是年紀比較大的士官長坎寶Sergeant Campbell,一個是士兵凱博Cabot Young。其中凱博想立即逃走,馬許要他稍安勿躁,從長計議。

第二天一早,羅波跟畢切少尉率領十多位士兵一起出發。他們出發後不久,就在一名印地安嚮導的帶路下,見到一列已被焚燒盡毀的篷車。而那些蓬車駕駛員都被綑綁在好幾個木樁上,而這些木樁都被豎立在一個龐大的螞蟻窩上,證明他們是受到凌虐而死的。這也是當地Mescalero印地安人(Apache 的一個部落)  慣用的處死手法。同時相信蓬車上的槍械都已經被印地安人偷走。

他們當場將這些死者都適當的埋葬了,之後離去。羅波注意到周圍山坡上有人在偷偷張望,於是立即要手下準備離去。但是當他們回程時經過一個峽谷,卻遭到周圍山坡上的印第安人的攻擊。他們中有人中箭倒地,於是停下來還擊,將印地安人擊退之後來到一個水源處休息,又再聽到槍聲。原來印第安人又在攻擊一輛篷車。他們趕緊去救援。篷車上是一個女子,她也用自己的小手槍對付圍攻的印地安人。當羅波等人趕到幫忙時,印地安人才撤退。

原來這美麗的女子卡拉Carla Forester來自德克薩斯,她是來看歐文斯上校的。因為歐文斯的女兒艾麗絲即將跟畢切少尉結婚,她將前來做伴娘。她見到有傷兵,立即捲起袖子幫他們包紮。之後羅波一直將她護送回到營地。這一次羅波跟歐文斯報告,他們兩死五傷,其中一人重傷。(下:卡拉到達,給這軍營添了幾許色彩,也給羅波帶來微笑。)

 

 

 

 

 

 

 

 

歐文跟羅波談到,一旦跟印地安人交火,他們的兵力未必足夠。他詢問是否屆時要讓南方俘虜一起作戰。羅波認為這些南方俘虜可能比印地安人還要糟糕,但必要時可能要這樣做。

當晚,卡拉要羅波送她回到自己的營房房間,順便帶她參觀軍營。平時不苟言笑的羅波也為卡拉的美麗震撼,聽她的話送她到軍營角落的房間。臨分手,卡拉還主動邀約他明天一起參加軍營的舞會。

因為南方俘虜都被安置在軍營中間的空地上,晚上睡在帳篷裡。所以他們對於軍營中的人來人往都看得很清楚。羅波跟卡拉經過南方俘虜時,南方士兵中有人彈吉他唱歌,唱一些南方的歌曲。卡拉問羅波,他們不會逃跑嗎?羅波說,是有人嘗試,不過他都會將他們追回來。

第二天舞會時,羅波將卡拉接到舞會場地。卡拉很意外見到幾位南方士兵也在場,羅波解釋這是歐文斯的建議,目的是要顯示大家畢竟是一個國家的人。卡拉跟羅波跳了一支舞之後,馬許走過來詢問是否可以邀請她跳舞。歐文說:這好像是沒有前例的事。卡拉說,她願意做沒有前例的事。當他們一起跳舞時才輕輕說話,原來卡拉是馬許的未婚妻,她這次來是來安排馬許逃走。他們談到艾麗絲結婚當晚就逃走。她會安排四匹馬及其他必需品。(下:卡拉跟羅波出席舞會。)

 

 

 

 

 

 

 

 

當晚舞會之後,她又要求羅波送她回到自己的營房。這時羅波已經愛上了她,先帶她到自己的房間。她認為這樣做已經超越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但是羅波是帶她到他的後院去看他的玫瑰花。原來他種了很多玫瑰花,在這沙漠地區生長得很好,也受到每一個人的稱讚。他說自己父親的夢想,就是種植自己喜歡的植物,在鄉下有自己的園地。也許這是父親遺傳給他的綠拇指。他又說父親從小教他騎馬,打獵,種植,甚至說父親就是他的人生的聖經,一本就夠了。卡拉開玩笑說:他沒有教你笑嗎?他終於笑了。之後他們一起欣賞這裡完全安靜的黑夜。連歐文都注意到他的改變,說他戀愛了,沒有過去那樣不通人情了。

第二天,卡拉跟艾麗絲一起到鎮上去買東西,羅波居然要跟著一起去。卡拉最初想拒絕,但是羅波真的想去,她就不好堅持。到了鎮上的小店,艾麗絲自己去挑貨,她就跟店主Watson華生說要選一些花邊。他們看了一些貨品之後,華生說有新到的貨還沒拆箱,在後面房間,就一起到後面。華生是同情南方的。他責怪不應當帶羅波一起來,她說她也沒辦法。她趕緊拿出現鈔交給華生,是給他準備四匹馬匹及其他用品的錢。同時安排了當天他如何接應。

之後因為艾麗絲還要辦其他事情,羅波就跟她倆人騎馬回去。在經過一處峽谷時,羅波下馬要擁抱她,她企圖躲避,但是羅波說:從第一天你就主動對我好,邀請我跳舞,我想我沒有會錯意吧。事實是卡拉也逃不過對他的好感,接納了他的吻。他們久久不忍分開。(下:他們在峽谷相擁。)

 

 

 

 

 

 

 

 

艾麗絲跟畢切結婚這天,軍營一片熱鬧。南方俘虜都在軍營中注視。羅波知道卡拉即將回去,將她帶到自己房間跟她求婚。他說自從第一天見到她就愛上她,這也是他一生第一次有這種想法。卡拉知道自己也已經愛上他,但是自己的人生已經有了計畫。雖然她跟他擁吻,卻掙脫了,說她要想一想。之後她決定跟馬許他們一起離去以躲避這一段情。原來這晚上,華生開了帳篷車準備離去時。車上已經載了馬許他們四人。這時卡拉就跑到華生的篷車上,要一起離去。馬許責怪她不應當這樣輕舉妄動,但是卡拉說她覺得這樣最好。

他們的篷車必須經過軍營門口,剛好是羅波在檢查。他問華生車上有些甚麼,華生答說是一般的雜貨,羅波就讓他走了。

第二天,軍營發現俘虜中有四人逃走了,羅波聽說了最初不甚在意。但是當歐文告訴他,卡拉也走了,他立即緊張跟憤怒。說要去將他們都追回來。畢切聽說了也要跟去。羅波說他剛結婚,阻止他前去,但是他關心卡拉,一定要跟去。於是他們帶著六名士兵及一名印地安嚮導出發。

他們到了附近第一個小鎮下馬休息。羅波自己到一間小酒吧去問話時,見到貝利一個人在裡面喝酒。他說他因為臨時膽怯就沒有跟去,特別是因為他怕印地安人,說「你知道。他們會怎麼整死你」,他也為自己的膽怯自責,幾乎流著淚說自己沒用,只會寫詩。這時其他人趕來,說附近有篷車受到印地安人攻擊,他們要趕去救援。於是羅波決定自己帶嚮導去追,這時貝利說他要跟著一起去,證明自己不是懦夫。而畢切擔心他對這些人,特別是對卡拉報復,決定跟去。

另一邊,馬許,卡拉等四個人一路走向德克薩斯。卡拉還開玩笑說走了這許久,還沒有見到一個印地安人。他們到了一處瀑布下來休息。馬許已經注意到卡拉的改變,知道她跟羅波的關係。當他在瀑布下企圖親吻卡拉時,感覺到她在迴避。馬許說,現在他甚至希望羅波追到他們。這時凱博為了射一隻兔子,打了一槍。馬許指責他魯莽,說這樣會引來印第安人注意。但是個性急躁的凱博辯稱,他們不能全程都緊張兮兮。這時聽到槍聲趕來的是羅波一行人。他叫凱博繳械,也將其他人都繳械。馬許趁他不注意,跟他打了起來。兩人一直打到瀑布底下,後來馬許有些受傷,卡拉急忙到瀑布下去照顧他。羅波見狀沒有說話。他對他們說,明天一早大家回軍營去。

第二天一早他們一行往回軍營的路上出發。一直走到一個峽谷時,羅波注意到旁邊的峭壁上有人影晃動,之後見到前面更多印地安人在峭壁上出現。於是他們加快速度,途中貝利墬馬,羅波要大家在一個洞中躲避。這時他們的馬都跑了。坎寶問羅波,為什麼要讓馬跑掉,他說如果馬匹被射殺就將成為印第安人的目標。這時印地安人不時成尋呼嘯而過,其中一次羅波身後遭到一名印地安人偷襲,凱博跑到他身後及時將那印第安人打死,救了羅波。之後羅波就分發步槍跟子彈給幾個南方俘虜,大家一起抗敵。那個印地安嚮導第一個中彈,當時就死了。(下:他們在洞內向外開槍。右起:馬許,卡拉,凱博,貝切。)

 

 

 

 

 

 

 

 

印地安人越聚越多,他們沒有大舉進攻,但是不時騎馬過來掃射一陣。羅波知道,對方是要等他們彈藥殆盡。之後他也仔細分發子彈給大家。他們這裡距離軍營50英里,相信救兵都不可能即時來到。過一會,一匹黑馬自己走了回來,大家都很意外。羅波用口哨聲引他回來。他越走越近但就是沒有靠近他們。那個貝利一直觀望,最後等到距離靠近,他跑去騎上馬,飛奔而去。大家都洩氣得叫他是懦夫。最初羅波還希望能夠讓卡拉騎馬逃走。

到了夜晚,雙方槍聲沉寂,他們在洞裡輪流睡覺。第二天一早,印地安人在他們藏匿的洞口外面射了一圈長箭,等於標出他們的位置。他們最初不知道為什麼,之後印地安人就幾十個人一起朝這長箭內的範圍射箭,每一次有五六十支箭。真的是箭如雨下。當他們見到近百支箭一起飛過來,見到都是一個方向,就在洞內飛奔躲避。很快,他們中就有人中箭了。坎寶,畢切紛紛中箭,不過都不是致命傷。一次馬許見到飛箭向他們這邊過來,他用自己的身子蓋住卡拉,結果自己背後中箭。傷勢不輕。

這時大家都知道那一圈長箭是將他們的範圍標出來,坎寶跟凱博兩人冒險也冒著傷,跑出洞外去拔箭,結果兩人都被印地安人的槍擊中,第一槍沒死,他們繼續跑去拔箭,結果第二槍第三槍終於死亡。他們眼見無法救助,直到夜晚才能出洞,拉回他們的屍體。

之後又好久沒有動靜。卡拉抱著馬許受傷的身體,問究竟他們在等甚麼,羅波說:「等我們都死了。」這時馬許拿出手槍,要羅波帶著卡拉逃走。他說他們不走,他就殺死他們。他還說:「卡拉這次來是有任務的,但是我沒有想到她會愛上你。現在你們走。」之後就倒下了。卡拉抱著他說:對不起。

到了早上,羅波將沙土撒在受傷的馬許,跟畢切的身上。他說現在唯一的救命方法是,讓印地安人以為你們都死了,只剩下他(羅波)一個人。他在擁抱卡拉之後,一個人拿著兩把槍出去。他一邊走一邊向印地安人開槍,他自己身上中了不少子彈,但是他倒下後又爬起來。就在這時印地安人突然開始逃跑,他們聽到號角聲在遠處響起。原來是貝利帶著軍人來了。卡拉跑出洞迎接。羅波見到貝利,讚許的眼光多謝他。貝利跑向馬許身邊,馬許也說了一聲:你是好孩子,之後就斷氣了。

最後,羅波帶著卡拉,受傷的畢切回到軍營。

製作與卡司:

這部片子凡是有台詞的都是好人:坎寶跟凱博雖然每天爭吵埋怨,但最後都會為了集體的利益,冒險去拔除長箭。馬許見到滿天的箭飛來,用自己的身體去蓋住卡拉。雖然此時他已經知道卡拉愛上了羅波,而且有意將她讓給羅波。最初相當冷酷的羅波,最後也願意犧牲自己,讓其他人有機會活命。這是看以前的電影的好處。讓人對人有希望。不過也有很多地方不切實際,就是讓主角都活著,好像羅波最後走出洞外,身上多次中彈,但都沒有死。做配角的就比較容易死去。

這片中的北軍還是以Rebel,Reb稱呼南軍。片中一開始,那些南方俘虜對北軍的仇視是難以形容的。如果眼光可以殺人,他們已經讓羅波死了好幾次。但是他們只能用口哨聲抗議。但後來當雙方面對共同敵人印地安人時,北軍給南軍武器跟彈藥,通力合作。而這也是片中一個重要主題。片中司令官歐文上校就說過一句話:畢竟最後都是一個國家的人。(值得中國人思考。)

這電影的外景多數是在兩個地方拍攝,大部分的軍營跟前面的追逐畫面,都是在新墨西哥州的Gallup附近拍攝的。但是後來很多的峽谷區,印地安人出沒區,最後的槍戰,看得出都是加州死亡谷Death Valley National Park,這些地點甚至多過新墨西哥州的畫面。我看得出的地點就有:Golden Canyon,Artist’s Palette,Devil’s Golf Course等等。那地方很熱,而他們當時都穿軍服,相信是非常熱。記得有好幾部非常著名的片子都曾在這裡取景,效果都很好:Greed 貪婪 (1924),三個教父3 Godfathers (1948),Star Wars(1977)等。特別是這部片子,完全融入故事中,你不覺得刻意在這裡拍是沒有必要的。

兩位男主角威廉荷頓跟約翰福賽,都是1918年出生,這時都是35歲,但是威廉荷頓已經相當紅了,他不僅已經在多部大片中演出:Sunset Blvd. 日落大道 (1950),Born Yesterday (1950),等,並且就在這一年初剛剛因為 Stalag 17 戰地軍魂 一片,獲得最佳男主角金像獎。但是約翰福賽起步得比較遲,他25歲時剛剛在Destination Tokyo (1943)中跑了一個小龍套,就入伍參加二戰。回來之後多數在舞台上發展,不過後來他也不時遇到一些好的片子給他發揮,包括兩部(緊張大師)希區考克Alfred Hitchcock 的片子:The Trouble with Harry (1955),Topaz 諜魂 (1969),以及文藝片 Madame X 秋霜花落淚 (1966),犯罪電影 In Cold Blood冷血 (1967)等。只是在銀幕上他一直不算是大紅。但是他卻有相當長的演藝壽命,特別是在電視上,紅了相當久的一段時間。很多人會記得他在1957-1962年間,在CBS電視網播出的Bachelor Father當主角,以及在Charlie's Angels (1976-1981) 中飾演Charles Townsend,雖然是主角,卻只出聲音。但後來這劇本兩度拍成電影(2000 及2003)時,他就露面了。要知道他此時已經八十歲了。而他是那種少有的越老越帥的男人,在影圈真的不常見。此外他最令人難忘的角色,是在1981年臨時取代George Peppard在非常受歡迎的ABC電視劇Dynasty 中演出Blake Carrington的角色。因為演出成功,之後CBS的Dallas劇集也邀請他在1985-1986年演出。這些都是一個演員值得驕傲的成就。(下:John Forsythe幾個階段的造型。)

 

 

 

 

 

 

 

這電影拍攝時正是好萊塢風行3-D影片時期,所以最初這電影以3-D拍攝,不過還沒拍完,這股熱潮已經消失,所以最終又拍了普通2-D版本。那3-D就被放棄了。不過這也是米高梅第一部寬銀幕Panavision 大片。

結果這電影相當賣座,推出時北美市場收入152萬元,海外市場收入163萬元,是導演John Sturges 最賣座電影之一。

主要演員表:

威廉荷頓William Holden 飾北方隊長羅波Captain Roper

伊蓮娜派克Eleanor Parker飾卡拉Carla Forester

約翰福賽John Forsythe 飾南方隊長馬許Captain John Marsh

威廉迪馬瑞William Demarest飾南方士兵坎寶Sgt. Campbell

威廉坎寶William Campbell 飾南方士兵凱博Cabot Young

Polly Bergen飾艾麗絲Alice Owens

李察安德森Richard Anderson 飾士官畢切Lieutenant Beecher

Carl Benton Reid 飾上校歐文Colonel Owens

John Lupton 飾年輕南方士兵貝利Bob Baily

Forrest Lewis 飾醫生Dr. Miller

Howard McNear 飾演雜貨店老闆華生Watson

Click: 6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