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War Nurse 戰地護士

2022-06-19 16:39:54

這是華納公司在1930年推出的黑白戰爭文藝片。說的是一戰時,一群美國護士志願到法國戰區去為盟軍傷患服務。飾演護士的女星包括:Anita Page安妮塔佩吉,June Walker瓊恩華克,ZaSu Pitts莎祖碧茲,Marie Prevost,Helen Jerome Eddy,等。不過掛頭牌的是男星羅伯蒙高馬利Robert Montgomery,他飾演一名空軍。此外當時著名的娛樂記者,專欄作家Hedda Hopper在片中飾演類似護士長的角色。

這電影的導演是Edgar Selwyn,片子拍攝於剛剛開始有有聲片,有些地方仍然有默片風格。此外電影推出於Pre-code時期,有很多內容是跟後來一段時期的影片有不同(對比起來更開放。)

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劇本,沒有重大意義的對白。不過很盡責地描述了戰爭時期士兵跟護士之間的互動。加上演員陣容不弱,賣座都不弱。而且在目前來說,是少數的有關一戰的電影。

劇情:

電影開始時,正值美國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很多美國青年奔赴戰場,也有許多年輕女子志願加入護士隊伍。這些女子多數沒有醫護背景,她們加入的目的很單純,有的是跟志願入伍的男性一樣一腔熱血,也有些明白說是要去找對象。她們說:有五百萬青年在那邊,似乎挑選的範圍很廣。於是她們在法國紅十字會跟天主教修女辦的醫院的訓練下,只接受了很短期的訓練,就出發了。

第一批護士大約一百人在接受短期訓練後就到了法國。這些從來沒有受過苦的少女,到了戰區第一天就要面對現實。她們站在被轟炸得破破爛爛的教堂,以為會有人幫她們打掃。這時接到報告,要她們立即將教堂收拾乾淨,並且改裝成臨時醫院,因為馬上就有大批傷兵被送過來。於是她們在湯森太太Mrs. Townsend的領導下:清掃地面,發現還有很多老鼠,蜘蛛。她們都要捏著鼻子清掃。之後還要刷地,刷牆,清掃廁所,同時立刻做起看護工作。

這時來了一個美麗的金髮女子喬伊Joy Meadows,她出生富貴家庭,在家裡從來沒有做過家事,現在也要立即投入工作。最初那些女孩玩弄她,叫她打掃廁所,她嚇得哭了。一個比較好心地的女子芭芭拉Barbara (Babs) Whitney就說大家是玩她的,就把自己的水桶給她,叫她刷地板。

大批傷兵被送了來,她們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每晚都是幾乎倒頭就睡。即使這樣,早上修女或是湯森太太都是天還沒亮就叫她們起床,因為傷兵實在太多。有的護士起不來,領頭的修女就說:護士永遠不可能太累。而且想想那些傷兵的痛苦。加上這時德國空軍的炸彈不時襲擊,爆炸聲此起彼落,其中喬伊一度受不了,請求離去,湯森太太就勸她多等一陣,也許很快她就會適應。

這天來了一個美國空軍中尉華里Wally O’Brien,他是開戰鬥機的。這天他來看自己的一個同僚,結果發現那同僚已經在一個小時前去世了。他難過了一陣,之後見到芭芭拉就被她吸引了,立即要跟她約會。不過芭芭拉說太忙拒絕了,甚至連名字都不告訴他。而且這時醫生來叫她趕緊過去,華里只好離開。(下:華里第一眼就愛上芭芭拉。)

 

 

 

 

 

 

 

 

不過華里知道自己假期不多,第二天就來了。正好遇到芭芭拉有幾小時休息時間,要騎單車到河邊去養神。華里就趕緊找了一輛軍用電單車追過來,要跟她一起去。芭芭拉說她的單車跟不上他,他就用皮帶拖著芭芭拉的單車,沒想到讓芭芭拉摔到地面,傷了腳踝。華里很小心地用河水幫她冷敷,芭芭拉見到他的用心,開始對他有了好感。

這些傷兵有美國人,法國人,以及其他盟軍的傷患。他們很多都是重傷,有些要截肢。而且很多都是在痛苦中,不停的哭叫。這天一個美國傷兵羅比中尉Robin (Robbie) Neil,痛苦呻吟中看上了喬伊,因為他也來自紐約,跟喬伊就很談得來。喬伊也很照顧他,兩人很快進入情況,喬伊也不再吵著要回去了。

這天當地軍營要開舞會,幾個護士也難得的可以輕鬆一下。華里很開心的借到一輛吉普車,要來接芭芭拉去跳舞,芭芭拉也答應了。但是一路上都遭到德軍飛機轟炸,芭芭拉緊緊摟住他,到達時已經勤不自禁兩人擁吻。

他們三對,另一對是護士羅莎莉Rosalie Parker跟華里的同僚、空軍駕駛員Frank Stevens,一起玩得盡興。不過中間有兩個士兵喝醉了,來吃芭芭拉的豆腐,華里看不過,跟他們打起來。之後芭芭拉邀請華里一起回宿舍,進門後芭芭拉開始接受他的親熱。華里說:你真的很棒swell。芭芭拉聽了很不高興,她說:就是這樣?這讓華里很不高興。他說:你接受我的親吻,又邀請我來,你到底在玩甚麼遊戲?芭芭拉則說:我是見到你剛剛為了我跟兩個男人打架,以為你是真心的愛我。華里則說:「我只是不想讓別人碰我即將帶回家的女人,你知道我為什麼來這裡?因為這世界對我們來說,都不知道明天是死是活。只準備在最短時間盡情玩樂。而且這裡的男人都這樣,難道我要例外?」兩個人的理念根本不同。於是不歡而散。(下:華里要進一步,芭芭拉臨陣退縮。)

 

 

 

 

 

 

 

 

第二天,大批士兵又出發了。華里借了摩托車到醫院來跟芭芭拉道別,也有賠罪的意思。但是芭芭拉忙得沒時間出來,等她有機會出來時,華里只有機會說自己是被派到德國出任務,芭芭拉又被醫生跟其他護士叫進去,最後兩人只有草草地說了一聲再見。芭芭拉非常難過,後悔昨天的態度不知是否太過強硬了。

當晚芭芭拉在床上哭泣,喬伊卻開心的唱歌。原來羅比療傷之後又出任務了,他跟喬伊有幾個月不見,但是喬伊已經跟其他護士說,準備嫁給羅比,雖然他還沒有求婚,但是她很有信心這是遲早的事。但是沒多久,喬伊接到一封信,她看了信急得哭了,原來信中是說羅比是有太太的。喬伊一直說:我怎麼辦?這事給湯森知道了,要將她轉調到其他醫院,她不忍心離開大家,更傷心了。芭芭拉趕緊安慰她,讓她睡了。

這時接到上面命令,說另一個戰區亟需幫忙,要她們立即收拾行李,明天一早離開到當地協助。大家連夜收拾行李。第二天一早十幾個護士坐上紅十字的專車離去。但是一路戰火不停。她們一個同事綽號Kansas的瑪麗安Marian見到路上有傷兵,下車去救他,結果自己被炸死了。瑪麗安非常純樸,平時對大家都很照顧,所以大家心中都不好過。

到了新地方,湯森太太繼續要將喬伊調回國內。原來她已經知道喬伊懷了羅比的孩子,說這裡不能容忍任何醜聞。喬伊堅決不肯,但是湯森不通融。她去請求芭芭拉幫助她,說她這情況不能回家。芭芭拉沒有權力,但是她請求醫生的幫忙,允許她留下來在醫院幫忙。(下:喬伊請求芭芭拉幫忙。)

 

 

 

 

 

 

 

 

 

這天在醫院,喬伊照顧傷兵時,意外發現其中一個重患傷兵是羅比。這一次羅比傷勢很重。他半昏迷中見到面前的護士是喬伊,重申自己對她的愛是真心的:I have always loved you. I know now.,這讓她的心情完全改變了。之後羅比要求她為自己祈禱。當喬伊趕緊祈禱時,羅比斷氣了。她黯然地叫救護員來,要他們將「我的丈夫」羅比的遺體抬走,之後心情久久不能平復。她說:原來他一直都愛我的,現在我肯定了。這時她聽到外面不停的炸彈聲,忍不住發出尖叫。芭芭拉好不容易安慰她,將她鎮定住了。

連日的轟炸,附近居民都逃走一空,但是傷兵更多,連他們的醫院也被炸毀了,好多等待救治的病人也被炸死。她們繼續在好像廢墟一樣的醫院裡為病人服務,經常要將病人搬來搬去。幾個月後,喬伊在破爛的房間角落生下了一個男嬰,她很慶幸新生嬰兒似乎對周遭的破爛環境沒有感覺,為此感到欣慰。但是她自己卻在嬰兒誕生後不久就死了。

不久戰爭結束,他們的醫院恢復過去的規模,傷兵也得到比較好的照顧。這天有護士傳話說,有人在湯森辦公室等著見她。她去一看,居然是華里。兩人都高興能夠再見面。她問華里怎麼這麼久才來,他說因為他被德國俘虜了,剛剛才被釋放。這時護士帶了喬伊的兒子過來,他這時已經快一歲了。華里說他也聽說了,問她孩子叫甚麼名字,她說目前只有名字叫做Wally華里,至於姓氏還沒有定。她問可能姓O’Brien,華里完全同意,最後三個人一起擁抱。

製作與卡司:

這樣的劇情跟結局,即使是在pre-code時期,都是必然的。女孩子唯一的人生目標是結婚,當芭芭拉接受了華里的一吻,她就認定對方是愛自己了。但是當華里只是說「你很swell」,而不肯說「愛」這個字時,她就失望得將他趕出去。最後當華里再出現時,即使沒有真正開口求婚,她已經認定他是來求婚的,立即說這孩子將會姓O'Brien。這不等於強迫對方求婚了嗎?這就是當時的環境。男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不過電影中還是有很多內容是只有pre-code時期才能出現的,(這是相對於1934年下半年之後電影檢查制度出現之後),例如喬伊跟羅比未婚懷孕,不僅如此,羅比還是有太太的。這是後來不可能被電檢機制批准的。此外,當芭芭拉跟華里獨處時,只因為他不肯說愛她,她就將他趕走。難道說,他只要說愛她,她就願意留他過夜?這在當時也是斷然不可的。此外片中的女護士有很多穿內衣走來走去的畫面,後來都是不被許可的。

這電影拍攝時,有聲片還在起步階段,所以看得出電影拍攝手法還有默片的痕跡,好像會藉字幕(title card) 交代背景。例如她們受訓之後出現的字幕:「在巴黎接受短期訓練後,她們就到前線了。這些戰地護士(大寫)!」還有一次,當護士們整天清掃忙碌時,出現了一頁字體很大的字幕:「工作!工作!工作!晚上如此!白天也如此!」這些都是默片的常態。還有經常會使用報紙頭條大標題,交代戰爭或是重大事件的最新發展。這樣的作法在後來都會逐漸消失。

這電影開始時也有一篇字幕交代故事背景:「這是一群女孩子的故事,她們在世界大戰初期,志願到法國展開護士工作,雖然沒受過訓練,沒有適當的組織,與政府派出的一般軍中護士也不能相比,但是她們仍然勇敢地做出了無比的付出。」電影最後也有字幕感謝這些戰地護士的貢獻。在今天看這電影雖然覺得技巧方面比較陳舊,但是故事的意義仍然存在。這些20歲左右的女孩子(跟當時20歲左右的士兵一樣),畢竟都是志願前往,不僅奉獻出時間,體力,有時甚至奉獻出生命。這是老電影必須存在的另一個理由。

這片子據說有後來成名的Loretta Young洛麗泰楊的鏡頭,她飾演護士之一。但後來她拍好的畫面被刪除了。但是我見到其中一個護士(只有兩句台詞)非常像她。就是最後當芭芭拉被叫去見湯森太太時,來傳話的女護士。據說法國影星Charles Boyer查爾斯鮑耶在這片中飾演一個外科醫生,不過我就真的沒有看出來。當然他後來也很紅了,代表作有:Love Affair (1939),Gaslight 煤氣燈下 (1944)等。

男主角羅伯蒙哥馬利這年才26歲,剛剛竄起。他在前一年才開始拍片,這一年就推出了 The Divorcee 棄婦怨,跟 The Big House 牢獄鴛 等大片,讓他一舉成名,這一年更拍了七部片子之多。他樣子不壞,身材又高,所以成名很快。他戲路非常廣,最初米高梅讓他跟葛麗泰嘉寶,瓊克勞馥Joan Crawford,諾瑪西兒Norma Shearer ,梅娜諾伊Myrna Loy等配戲,做文藝片的男主角,後來他演喜劇頗為上手,又走喜劇路線,最成功是Here Comes Mr. Jordan 佐丹出馬 (1941),Mr. and Mrs. Smith 史密斯夫婦(1941)等。但是後來演出黑色電影也非常成功:Night Must Fall 荒林艷骨(1937),Lady in the Lake (1947)等。同時他自己是二戰英雄,在美國尚未宣戰時他就志願投效英國作戰部隊,在法國戰區駕駛救護車,並參加了敦克爾克撤退行動。所以後來導演約翰福特John Ford找他演出 They Were Expendable 菲律賓浴血戰(1945),排名甚至在約翰韋恩的前面。他後來也兼做導演,但是四十多歲就退休了。他是共和黨,在好萊塢調查左傾潛伏分子時,他做了政府方面的證人。後來還擔任艾森豪總統的形象顧問。

這片子的女主角是飾演喬伊 Joy 的 Anita Page,她此時才20歲,走紅於默片。曾經被認為是好萊塢最美麗的女人,但進入有聲片之後,她做主角的機會就不多。她自己形容不適應有聲片,因為拍片時:音樂一停止就要說話,她無法應付。在這部片子中,真正的戲份較多的是飾演華里女朋友芭芭拉的June Walker。她的外型比起Anita Page差遠了。她們兩人如果調一調會好很多,但就或許因為Page不適應「說話」,只有這樣安排。(下圖:Anita Page)

 

 

 

 

 

 

 

其他飾演護士的演員很多,也都沒有發揮餘地。好像ZaSu Pitts,因為她以演喜劇起家,這片中給她一些跟人吵架的對白,一點都不討好。還有飾演那個傻大姊形象的Kansas,劇本中給她很多機會表現,但也不顯得特別突出。如果劇本能大大潤飾,可以再提升一級。

主要演員表:

羅伯蒙哥馬利Robert Montgomery 飾華里Wally O’Brien

安妮塔佩吉Anita Page飾護士喬伊Joy Meadows

瓊華克June Walker 飾護士芭芭拉Barbara (Babs) Whitney

羅伯艾姆斯Robert Ames 飾傷兵羅比Robin (Ribbie) Neil

莎祖碧茲ZaSu Pitts 飾護士之一Cushie

Marie Prevost 飾護士之一羅莎莉Rasalie Parker

Helen Jerome Eddy 飾護士之一瑪麗安Marian (Kansas)

海達哈波Hedda Hopper飾湯森太太Mrs. Townsend

Edward J. Nugent飾空軍之一Frank Stevens

Martha Sleeper 飾護士之一Helen

Michael Vavitch 飾醫生之一

洛麗泰楊Loretta Young 飾護士之一

 

Click: 87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