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Barabbas 壯士千秋

2022-06-02 00:16:08

這是派拉蒙公司在1961年推出的彩色歷史寬銀幕電影,故事改編自瑞典作家Par Lagerkvist在1950年推出的同名小說。雖然說的是聖經故事,大部分人物都是真實的(或是出自於聖經),但是情節卻都是杜撰的。Barabbas巴拉拉是當年羅馬一個強盜,他跟耶穌同時被判死刑。但是羅馬王(依照當時法律) 要民眾選擇「是要釘死耶穌或是巴拉巴」,結果民眾在猶太教士跟羅馬人指引下選擇釋放巴拉巴。這電影就說巴拉巴如何從一個強盜,被感化成為基督徒的經歷。

電影中飾演巴拉巴的是安東尼昆Anthony Quinn,這片子也有很多有名氣的配角演員助陣,包括:Arthur Kennedy亞瑟甘迺迪,Vittorio Gassman維多利奧蓋斯曼,Ernest Borgnine厄揑斯鮑奈,Jack Palance傑克派連斯,Silvana Mangano等等。導演是Richard Fleischer。片中很多外景是在義大利的Verona跟羅馬拍攝。最珍貴的畫面是當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正好出現日全蝕,被導演充分利用拍了進去,畫面很震撼,不過就跟歷史無關。

片長兩個多小時(137分鐘)。中文譯名太過大氣,應當以宗教電影的方向翻譯。這小說改編的劇本首先在1953年在瑞典拍過一次,2012年美國又拍了一部電視電影,也叫Barabbas。

劇情:

在羅馬時代,拿札勒的耶穌被裁決妖言惑眾必須處死。當時羅馬的法律規定,在逾越節時允許群眾在兩名死刑犯中選擇寬恕一人。一些被收買的群眾高呼要釋放巴拉巴,結果被關在地牢的巴拉巴非常意外的發現,自己被釋放了。他走出地牢時見到那個耶穌被人抽打,並要他背負一個沉重的十字架走向刑場。(下:巴拉巴意外地獲釋。)

 

 

 

 

 

 

 

巴拉巴一出獄,就去找他的老相好瑞秋Rachel。他到了一間酒吧(妓院),那些女子都熱烈歡迎他,唯獨不見瑞秋。不久瑞秋來了,她見到巴拉巴一點都不高興,甚至說上帝之子耶穌,取代他而死。巴拉巴聽她這樣說很生氣。這時天黑地暗,大家都很害怕。他跟著眾人趕到山上的行刑處,見到耶穌跟兩個罪犯都已經被釘上十字架,不過太陽就全部變黑了。群眾心裡害怕,一個個高呼:我們殺死了他,這世界沒有光了。(下:耶穌釘十字架時,出現全日蝕。)

 

 

 

 

 

 

 

巴拉巴跟著眾人見到,當晚耶穌的親人將他的遺體取下,放到附近一個洞穴的墓地哩,之後推動一個巨石關起石洞的門。

當晚瑞秋回來說:「他保證會回來,我相信他會回來。不是明天,是後天。」巴拉巴嘲笑她說夢話。自己去一個妓女那裏過夜。他一睡兩天,醒來後想起這事,就到那個石洞所在,見到石洞的門已經被移開,見到裡面只剩下墊布。瑞秋坐在門口對他說,見到一團白光,之後巨石移動,上帝移走了他的遺體。巴拉巴不信,說任何人都可以搬走。瑞秋說如果你不信,可以去見耶穌的門徒,他們在市場的陶器街。他去了市場,在哪裡聽到門徒們在一間密室,就敲門進去。他問,是否是他們偷了耶穌的遺體。事實是他們也不知道那遺體到了哪裡,但是說:他答應過會回來,必會回來。他們在此等待。其中一個門徒彼得Peter正在做漁網,巴拉巴嘲笑他這一帶都沒有海,做漁網幹嘛?彼得說,主人(耶穌)口中的魚,指的是人群。巴拉巴嘲笑一陣之後走了。

之後他回去,但是自己代替耶穌活著的事,讓他內疚但是又不願意承認,糾纏著他。與此同時,瑞秋開始講授她知道的耶穌的事跡,說他在死後三天復活及升天了,要大家耐心等待上帝的兒子再度來到,拯救世人,人類將不再有痛苦跟悲傷。這時有猶太教士前來阻止她,說她沒有資格佈道。當瑞秋說她要走到一個山谷間休息,群眾圍攏來,說她是要去跟痲瘋病人在一起,開始對她叫囂。當她到了山谷,一個羅馬軍官宣布說,她散布妖言,要群眾向她丟石頭,結果她在數百群眾的石頭下喪生。(下:瑞秋被亂石打死。)

 

 

 

 

 

 

無所事事的巴拉巴,覺得自己活著就是罪惡,於是去打劫一個篷車隊伍。結果中途遇到官兵,他沒有逃走,再度被捕。這一次仍然是上次的王比拉多。國王說,羅馬有法律,被赦免過的人不能再被處死刑。他很意外。於是比拉多罰他到西西里一個硫磺礦場去工作,維持終生。

那是一個不見天日的礦場。工人下到坑洞之後,就不再出來,作息睡覺都在地下。他遇見一個做了幾十年的瞎眼老人,他對巴拉巴說,硫磺會讓人眼睛失明。於是他用布遮住雙眼,學習在黑暗中工作。做了十多年之後,礦場來了一個年輕人叫做沙哈克Sahak。他原來是水手,無意中讓奴隸逃脫了,被船長誣陷,被送來這裡做苦力。沙哈克是一個虔誠基督徒,當他知道他就是巴拉巴之後,非常痛恨他,說上主之子是為他而死。不過後來他們因為一起工作,變成朋友。沙哈克每天都追問他耶穌是甚麼樣的人。因為他是他認識的人之中,唯一見過耶穌的人。他覺得很煩。特別是沙哈克老是要他也信仰耶穌。最後他煩不過,允許沙哈克在他的名牌上刺了基督徒的標誌,但是他心裡完全不信。

一天因為地震,礦坑發生災變,先是坍方,之後起火,幾乎所有的工人都被埋在瓦礫之下。他因為熟悉礦坑地形,急速逃到隙縫中。但是見到受傷的沙哈克落在後面,不忍心留下他,就拖著他往上爬。當他們到了接近洞口的地方,外面終於有人用粗繩拉他們上去。二十年沒見過太陽,他用了好久的時間才能適應。

他的生還是一個奇蹟。因為他們是僅有的倖存者,何況其中一人還是在礦坑工作了20年。這時正好地方官Rufio魯非歐前來巡視,對於他們能生還非常驚訝,說是奇蹟。於是下令他們以後在田裡工作。

田裡的工作雖然也辛苦,但是正常多了,兩人也都恢復了血色。一天魯非歐跟太太茱莉亞的馬車路過。他見到他們就對太太說:這兩個人就是奇蹟生還的人。茱莉亞說很想見見他們。他們被帶到馬車面前,迷信的茱莉亞說,她想摸一下他們,以感染一些好運。當他們再回到田裡工作時,有人送了一封羅馬來的劭令,原來魯非歐被選中做參議員,立即要到羅馬去做官了。茱莉亞聽了立即認為是她剛剛摸了那兩人的原因,就要丈夫把他們兩人帶到羅馬去做武士gladiator。

他們跟著到了羅馬,先是見識大競技場的武術表演。這些武士都致力將對手打倒。失敗的一方不是掉到有火的坑洞裡燒死,就是掉到有獅子的籠子裡被獅子吃了。要不就被對手殺死。他們看了知道,做這一行不是被殺死,就是殺死人。

他們第二天就開始接受訓練。在這裡生活環境好太多了,除了有像樣的衣服,舒適的地方睡覺,食物更是充分。不過訓練就非常嚴厲,需要極大的體力,及每一刻都不能分心,否則就會受重傷。他們也見到了這裡最兇悍的武士Torvald托瓦德,他被稱為羅馬最強悍的武士,從來不會失敗。他這天旁觀新人訓練,見到巴拉巴頭髮都灰白了,就嘲笑他是祖父,甚至親自下去挑戰他。巴拉巴是新手,每一次出手都被對方打倒。他知道自己還需要訓練。

他們吃飯時,沙哈克都遵從教徒規矩,這給一名服務他們的人注意到。這人是Lucius盧修斯,他自己是虔誠教徒,見到沙哈克的態度,在他面前用酒水畫了一個十字。他還問巴拉巴是否教徒,沙哈克替他說他不信。

到了這天是武士比賽前一天的預演。他們都穿上正式服裝出場,盧修斯來幫沙哈克整裝時對他說,未來幾天會很黑暗,羅馬王會試圖消滅基督徒跟他們的任何蹤跡。但是明天正式比武之後,警戒會鬆懈,他們跟一班信徒會在Catacombs (地下墳場) 聚會,還說門徒之一彼得也來了。沙哈克聽了很振奮,巴拉巴在一邊也聽見了。(下:盧修斯跟沙哈克說,明天彼得會來。)

 

 

 

 

 

 

 

 

預演時,托瓦德指示他們,第二天的出場序,及各項比賽程序。之後觀眾入場,比賽開始後,群眾呼聲震天,特別是到武士對決時,群眾都高喊:殺!殺!殺!當沙哈克跟一個勇士對決時,他有機會刺死對手,觀眾都起立高喊,要他刺死對方。他遲疑了許久,還是沒有下手,步回後台。其他人問他為什麼不下手,他說他的上帝不允許他殺人。其他武士問他的是甚麼神,他說是唯一的上帝,是傳授愛的神。這引起其他武士不滿。大家開始爭論,並且說如果他明天再這樣,羅馬王必不饒恕他。

這時羅馬士兵進來,說沙哈克跟巴拉巴的行為如同叛國,要將他們關起來。這時魯非歐出現,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叫他們在此時宣示背棄耶穌。沙哈克拒絕,說他選擇上主,任何時間都不會背棄祂。魯非歐再去問巴拉巴,他說他沒有神。魯非歐問他為什麼在頸鍊上刻了基督的記號,他說他只是嘗試去信仰,但是還沒有信。魯非歐將他頸鍊上的記號用刀塗抹去,叫他以後好自為之。沙哈克被帶走之前對巴拉巴說:也許上主要留下你,做更重要的事。

沙哈克被帶到此時已經沒有觀眾的競技場,他被綑綁在一塊木板上,讓幾個武士對著他射長矛。但是幾個武士都(故意)沒有射中。本來他已經可以被赦免。但是站在一旁的托瓦德明顯很生氣,他自己拿起長矛,一箭將哈沙克設死。巴拉巴在一邊看了憤怒不已。

之後巴拉巴跟幾個武士將哈沙克的屍體抬到競技場外的一處,用石堆埋了。

第二天正式比賽的日子,壓軸表演是托瓦德駕駛馬車出場,一名勇士用長矛對付他。如果刺不中他,就要躲過托瓦德的粗繩網。躲不過就被網子套住,拖在馬車後面飛馳,非死即傷。先後兩個武士都這樣被弄死或是重傷。觀眾都是大聲叫好。巴拉巴是第三個。托瓦德非常輕視的對付他。但是巴拉巴一開始要將長矛射向他時,卻只做了一個姿勢,之後收回長矛。托瓦德見了很生氣,再度駕駛馬車向他攻擊,他再度假裝出手。之後他靠在牆邊不動,當托瓦德再駕駛馬車去逼近時,自己馬車的輪軸就被牆壁割毀,兩次之後馬匹不願意再去追。這時群眾繼續高呼,托瓦德以為是對他歡呼,事實是對巴拉巴歡呼,他更憤怒。當他最後一次向巴拉巴攻擊時,巴拉巴走到場中央,當托瓦德拋出繩網,巴拉巴用手中的長矛去捲住繩網,將之捲在馬車的輪軸,馬車當即翻覆,托瓦德被馬車拖著飛馳。當馬車停下,他滿身鮮血躺在地上,群眾高呼要巴拉巴刺死托瓦德。他遲疑了一會,刺死了他。群眾發出歡呼,包括魯非歐跟太太茱莉亞在內。(下:巴拉巴沿著牆邊站裡。)

 

 

 

 

 

 

 

之後國王尼洛Emperor Nero叫他上前,說他已經成為羅馬英雄,當場宣布歸還他自由。觀眾繼續歡呼。

他得到自由後,立即到競技場外,挖出沙哈克的屍體,抱著他帶到地下墳場。他走了一圈,見到有人在聚會,盧修斯也在。他將沙哈克的遺體交給他們。盧修斯見到他,責備他在關鍵時刻背棄上主,說他讓沙哈克一個人死去。還說他的良心來得太遲。他沒有答覆,一個人離去。在墓地裡他迷路了,怎麼走都出不去,他大喊:他替我死了,為什麼會選擇我?是要給我甚麼任務?等等我,我迷路了…最後當他終於找到出口,卻見到到處都是火光,群眾都在奔跑。人們說:整個羅馬都在焚燒。他捉住人問怎麼回事,有人說是基督徒在燒羅馬,要把羅馬焚毀。一個說:要把舊世界燒了,新的王國就會到來。

巴拉巴想起瑞秋的話:舊世界會被毀滅,於是他也加入放火,以幫助新王國加速到來。他甚至拿著火把去宮殿,將裡面的布置,衣服都點火燒了。沒多久,他就被羅馬士兵捉住,說他放火。於是他又被關起來了。這次他被關到地牢,裡面已經有很多犯人。這一次當他被問到是否基督徒時,他毫不隱瞞地承認了。並且說,是為上主準備一個新的王國。不過犯人中有一個是彼得,他讚揚他的誠實,但是告訴他,這場火警是尼洛王自己放的,基督徒不會放火,這不是新世界建立的方式。彼得提醒他,他們幾年前見過。他並說:「你當時錯了,現在又錯了。你現在是在幫助羅馬王。」巴拉巴很不高興,他說:死了那麼多人,到處都見有人死去,難道他們的死都白費了?彼得說:你真的以為是白費了?沒有一個人的死是白費的。巴拉巴要他解釋為什麼自己被放過,因為自己是基督精神的反面。彼得說,因為最近的也是最遠的,並且警告他,面前將是黑暗。他預言將會有大量的人被處死,殉教的人會一批批死去,但是叫他不要灰心,因為這是最後希望的開始。之後果然,羅馬王開始大批處決基督徒。從來沒有信仰的巴拉巴,第一次將自己交出來。這個被形容死不了的巴拉巴,終於跟許多基督徒一起被釘上十字架。

製作與卡司:

巴拉巴是聖經中提過的名字,但是只是在耶穌被釘上十字架前,群眾選擇了讓他生存的一幕,之後不再有故事。而這位作家Par Lagerkvist就編出了一整本的故事,還讓他跟很多聖經中的人物有了交流,可以說是想像力非常豐富。不過原著中,巴拉巴最後並沒有接受基督,而是一個人孤寂的在黑暗中死去。這就是製片Dino De Laurentiis跟導演Richard Fleischer的想像力。介紹了一個原本十分暴力,沒有是非觀念的盜匪,一路上沒有一個人可以感化他,最後卻轉變為一個願意為建立基督新世界拿起火把焚燒羅馬皇宮的信徒。

這樣的安排也因為編劇Christopher Fry是虔誠教徒,他認為巴拉巴應當有這樣的心路歷程。另外,他也是第一個提出,聖經中說耶穌釘十字架時出現天黑地暗的景象。但是導演跟攝影都不能想像如何在白天製造出天黑地案的效果。就在此時,他們聽說了幾天之後會有一次日全蝕。不僅如此,還讓他們拍攝外景的地方(義大利中部) 可以全部見到,加到耶穌被釘十字架時的畫面中。

那一次日全蝕發生在1961年二月15日,據說製片人跟導演等人是在日全蝕之前48小時才知道有這事。據製作人De Laurentiis 後來對紐約時報記者說,導演跟負責布景的Mario Chiari 跟他提起將日蝕加到故事裡面,他們說,當時天色會變暗,會達到他們需要的戲劇性效果。他決定接受這挑戰,就立即派了八十名製作隊員,到羅馬西北120英里的一個小鎮Roccastrada,在哪裡拍攝耶穌被釘十字架的畫面。由於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地方是一個山坡,而當地沒有山坡,他們還即時在當地堆起了一個山坡。之後他們有一天時間給攝影隊做準備,還要確定豎立十字架的位置,跟太陽的位置成正確角度。

 

 

 

 

 

 

負責攝影的Aldo Tonti等人必須準備好在黑暗中攝取畫面,雖然當時沒有演員必須說話,不過十字架上的人,以及群眾也都不能出錯。因為日全蝕的時間通常都非常短,最多不到一分鐘。他們當時心中都知道這是一次賭博,極有可能甚麼都拍不出,或是拍得很差根本不能用。(Tonti之後說,從太陽91%被遮,到日全蝕之間有六分鐘時間。)

Aldo Tonti後來說,他最初認為很難辦到,但是製片人堅持。結果他將一個天文望遠鏡的鏡頭裝在一個攝影機上,專門攝影那日全蝕,另外一個攝影機拍攝耶穌的十字架。第三個攝影機拉遠,將三個十字架都拍進去,包括那個日全蝕。但是問題是,當時(早上)的陽光很刺眼,在鏡頭裡製造反光。而且他擔心一旦進入黑暗沒有時間再調光。日蝕前兩分鐘,他臨時做決定將鏡頭對住太陽(不管有沒有反光),結果這賭博成功,他的鏡頭得到了日全蝕的效果,而且沒有任何反光(的干擾),他甚至臨時除去了濾光鏡。

這樣的作法是歷史第一次。即使在以後也是多數拍紀錄片,很少將日全蝕寫進劇本中當作劇情的一部分,何況是這樣一部聖經式史詩的大製作。現在看那畫面是一個完美的日全蝕,最初我以為是特殊效果,那就沒有意義。不過如果是特殊效果,太陽會大一些。電影上的日蝕畫面雖然清晰,但是偏小。換作是現在,可能可以做得更大些。正如Aldo Tonti所說,他當時全無前人的資料可以參考,一切都是自己琢磨。可以想像那幾個小時(特別是最後幾分鐘)他們是多麼的手忙腳亂。事實也是如此。

其實除了日蝕畫面,Barabbas中還有很多值得留意跟記得的畫面,都證明導演等人用了不少心血,以及不惜工本。例如硫磺礦場中的畫面,也是幾可亂真。因為巴拉巴在那裏度過二十年,礦場中的橘黃色泥土,及狹小的空間,都很逼真。(雖然及大多數觀眾心目中沒有固定的形象)。還有競技場,預料用了幾千名臨時演員才可以做到。這些觀眾都要穿著羅馬時期的服裝,還有數百名武士,以及他們的服裝。很多人都記得電影 賓漢Ben Hur (賓虛傳) (1959)中的壯觀場面,但是巴拉巴片中的很多場面也很壯觀,那些武士搏鬥畫面也很不錯。讓人見到兩千年前的人類是比現在殘忍,觀眾願意見血的心態也非常不文明。

 

 

 

 

 

 

 

45歲的安東尼昆演出這電影時,正是他當紅時。他剛剛演出了 The Guns of Navarone 六壯士 (1961),下一年還會演出 Lawrence of Arabia 阿拉伯的勞倫斯 (1962),以及一部可以算做是他最成功的個人代表作 Zorba the Greek希臘人佐巴 (1964),而這部片子非常適合他的「型」,所以他演來不費吹灰之力。(據說製作單位最初考慮過用光頭影帝尤勃連納Yul Brynner飾演巴拉巴,但是沒有成事。)

而這片中一個很重要的角色Sahak沙哈克是由義大利演員Vittorio Gassman飾演,他這年38歲,他很少演出英語電影,比較為人知道的有1956年的War and Peace (戰爭與和平),及1959年的The Miracle (奇蹟),都不是第一男主角,有點可惜。另一個飾演黑心武士托瓦德Torvald的是傑克派連斯,他演得非常好,雖然真的令人討厭,但是充分顯示出了別的演員不可能顯示出的性格。此外Ernest Borgnine厄捏斯鮑奈飾演的盧修斯,與他平時的造型不太一樣,雖然角色小,他都發揮了那角色的目的。

主要演員表:

安東尼昆Anthony Quinn 飾巴拉巴Barabbas

亞瑟甘迺迪Arthur Kennedy 飾羅馬王比拉多Pontius Pilate

傑克派連斯Jack Palance 飾武士托瓦德Torvald

Silvana Mangano 飾瑞秋Rachel

哈里安德魯斯Harry Andrews 飾耶穌門徒之一彼得Peter

厄捏斯鮑奈Ernest Borgnine 飾信徒盧修斯Lucius

Katy Jurado 飾妓女之一莎拉Sara

維多利奧蓋斯曼Vittorio Gassman飾沙哈克Sahak

Norman Wooland 飾地方官魯非歐Rufio

Valentina Cortese 飾魯非歐的妻子茱莉亞Julia

Arnoldo Foa’ 飾約瑟夫Joseph of Arimathea

Michael Gwynn 飾Lazarus

Roy Mangano 飾耶穌Jesus Christ

Nino Segurini飾門徒之一Apostle John

Jacopo Tecchi飾門徒之一Apostle Thomas

Ivan Triesault 飾羅馬王尼洛Emperor Nero

 

Click: 12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