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I Was a Communist for the FBI 我是臥底共產黨員

2022-05-30 23:55:12

這是華納公司在1951年推出的黑白偵探電影,劇本是根據美國一個鋼鐵工人Matt Cvetic的真實傳記故事改編。說的是一個鋼鐵工廠工人加入共產黨組織為期九年,為聯邦調查局收集證據,揭發了共產黨在美國各地挑撥黑白衝突,製造動亂的事蹟。但也同時被家人背棄,指責他是共黨分子。

Matt Cvetic 的事蹟在當時非常轟動。他在公開自己身分後,在當時最暢銷的文學雜誌The Saturday Evening Post (星期六晚郵) 寫了一系列的文章,將自己在那九年期間見到的蘇聯共產黨的滲透行為一一陳述。因為文章大受歡迎,除了出版書籍,被拍成這一部類似紀錄片的電影,也在電台連續播出78集故事集,由1952年四月,直到1953年十月,主角是由著名影星Dana Andrews丹納安祖斯演出。(下圖左是本片電影海報,圖右是當年的電台廣播劇的宣傳海報。)

 

 

 

 

 

 

 

 

這電影由性格演員Frank Lovejoy飾演,導演是Gordon Douglas。推出時相當受歡迎,不過之後自由主義興起,媒體全面反對FBI剿共行動,將這部片子打成反共宣傳影片,特別是後來好萊塢跟媒體全面攻擊國會的反左傾調查行動,說是製造紅色恐慌,展開反面宣傳,將這電影描述的邪惡事蹟轉變成為對國會及聯邦調查局的抹黑。

這電影因為多數是自傳性質,而且很多細節都是事實,(只是人名都改了),所以被提名金像獎最佳紀錄片。因為劇情豐富,83分鐘的電影扣人心弦,很多緊張部分,因此也被歸類為黑色電影Film Noir。

我見到網上的中文譯名是「聯邦調查局的大紅人」,這譯名有了先入為主的歧視,有貶抑他的做法的基本觀點。另外見到網上有免費版本,而且素質非常好。

劇情:

電影開始時,匹茲堡一個男子Matt Cvetiv麥特西維提克旁白,說他是美國出生的斯洛文尼亞移民子弟。父母40年前移民美國,他在兩年後出生。這一天他回家為母親做壽。兄弟跟兒子迪克Dick都跟他很陌生,因為他很少回家。這天他想跟母親及家人好好享受一餐晚餐,卻接到電話,是他參加的共黨組織在匹茲堡的上級布蘭登Jim Blandon打來。說(他們在美國情報系統的最高級)特務艾斯勒Gerhardt Eisler來到匹茲堡,要見他,而且今晚召開緊急會議,通知他立即趕到某酒店。他很為難,但無法不答應。弟弟喬伊Joe Cvetic見到他又要走,非常氣憤,說他連母親的生日都不顧,捉住他要打,還罵他是slimy red噁心的共產黨。

他離開家後,先到一間餐廳用化名打公用電話給FBI的上級克勞里Ken Crowley,說黨方面叫他今晚到酒店去見艾斯勒。克勞里說,FBI已經知道艾斯勒出獄的消息。叫他今晚開會之後再打去他的巡邏車,他會去接他。

他到了那間豪華酒店,見到桌子上都是香檳,魚子醬。布蘭登還跟他說:「你可以先習慣,等我們接收這國家之後,每天都可以這樣吃。」他說:工人也這樣嗎?布蘭登說:工人永遠是工人。叫他不要太溫情主義。

他被引薦給艾斯勒,對方說他幹得好,介紹了不少斯洛文尼亞的人入黨,還在鋼鐵工廠引進很多黨員,宣稱晉升他為匹茲堡共黨總策畫。之後艾斯勒說,匹茲堡太安靜,需要製造一些動亂,他們才會成功。之後他們到開會的地方,原來今晚的數十名出席者多數是黑人。布蘭登在台上發表演說。他以深具同情的態度,說了解他們作為少數族群的苦衷,要為他們伸張正義,同時鼓動他們不要怕為自己討取公道展開行動。最後導致群眾多次熱烈掌聲。

開完會,他們幾個領導進入內室,布蘭登很自豪地說:你看那些黑人niggers 都上鉤了。他還說,只要一個黑人跑到街上打白人,最好是打死了,再有一個白人陪審團判他有罪,我們就可以為他在法庭爭取。艾斯勒接了一句說,就像印地安納州當年的Scottsboro,那一次九個黑人少年被誣告強姦白人女子,就是共產黨為他們籌法律費用,獲得平反。散會後,因為麥特不跟他們一起上車,布蘭登就要一名手下哈蒙Harmon跟蹤他。

麥特到了一間酒吧去打公用電話,跟克勞里聯絡。剛剛接通,布蘭登的手下哈蒙已經來到電話亭外,他見到立即改口叫對方baby,克勞里當即知道是怎麼回事,說了見面地點。他擺脫哈蒙後去見克勞里。他上了對方的車子報告之後,克勞里說,這是共黨一貫的做法,1943年在底特律發動黑人暴動,同一年紐約哈林區也有暴動,還造成五名黑人青年死了。克勞里說:那些黑人死了都不知道自己做了棋子。(下:他電話剛接通,同志哈蒙已經出現。)

 

 

 

 

 

 

 

 

這天他在鋼鐵工廠監工,聽到有人驚呼,原來是一個工人的手臂被機器輾斷了,那人一直哀號,看了怵目驚心。他以為是工人不小心,這時負責這裡的黨幹部哈蒙輕聲對他說,不是不小心。說那人沒有入黨,是一個入黨的工人做的手腳,這樣他的位置就可以被取代。

之後不久他接到學校電話,說兒子迪克惹了麻煩。他立即趕到學校的校長室。校長說,迪克經常跟人打架,再這樣可能要跟教育局報告。校長留下他跟兒子私下談,迪克說沒甚麼好談的。逼問他,他反而責怪父親,說都因為他是共產黨,同學當面取笑他,攻擊他,說他是commie,是red,他才跟人打架。他說,我還不相信,你自己說你是不是共產黨。他承認了,說已經入黨九年。兒子憤怒的指罵他,還說每次說到他,祖母都流淚,他讓全家人羞恥。之後迪克哭了,說我小時候都想要長大後跟你一樣,現在我不要你靠近我。(下:兒子對他很不體諒。)

 

 

 

 

 

 

他離開時,迪克的老師伊芙Eve Merrick對他說,迪克是好孩子,希望他別太在意,她會幫忙勸導他。

當晚他回到家心裡難過,坐下來寫了一封信給兒子,大意是說:如果我出了甚麼事,你可以去找神父諾瓦克Father Novac,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我在幫助當局揭露一個黑暗的,危險的勢力,不是我不想跟你說,而是我不能。不過我為你願意為良心堅持的態度而驕傲。你做的是對的。最後他說:你跟母親將是我臨終最後想到的人。寫完信,聽到敲門聲,他將信收入口袋,很意外見到是伊芙。伊芙進來對他說,原來她也是黨員,今天下午就想安慰他。由於共黨的慣性多疑,他問伊芙怎麼知道自己的地址,她說一個同事也是黨員,她那裏有會員資料。她說她以前聽過他演講,很喜歡他說話很真誠,麥特問她是否有人派她來的,她則說是自己來的。麥特還是有疑慮,問她學校裡有多少黨員,她說教育局有30個女老師是黨員。之後叫他保持聯絡。

這天他下班後又跟幾個黨領開會,他在FBI幫助下,在他們的會議室裝了竊聽器,所以談話內容克勞里等人都聽得到。確定伊芙到他家裡去,也是為了查證他的態度。他開完會回到家,見到兒子迪克在他家門前的樓梯等他。原來是祖母病了,通知他回去見一面。結果太遲了,他回去時母親已經死了。他難過之餘,幾個兄弟還謾罵他為了黨,母親都不要了。

過了幾天他出席母親的葬禮。沒想到布蘭登也帶了一個助手來出席。從教堂出來他們嘲笑他居然跪下來祈禱,說「小心你的靈魂不見了」。他們走了之後,神父諾瓦克追上他說,他就要去羅馬了,他寫給迪克的那封信可能無法幫他保管,交還給他。這時兄弟喬伊等人過來,罵他居然帶共產黨來出席母親的葬禮,要毆打他。他脫下衣服準備打架時,那封信掉出來被伊芙撿了去。他被喬伊等人打得鼻青臉腫,都沒有還手。事後神父問他為什麼不解釋。他說:解釋甚麼?難道說我很驕傲作為一個共產黨員?神父了解了。伊芙也聽見了。

回到家裡,他發現那封信不見了,立即要求見克勞里。他們見面的方式是在唱片行。當時在唱片行,顧客可以聽選一兩張唱片到小房間裡試聽。這些試聽房間都隔音所以很安全。這天克勞里帶了助理梅森Mason一起。他一開始就對他們說,已經加入共黨九年,像是做監牢,每天都精神緊張,擔心被發現,而且跟家人幾乎脫離了關係,他要求立即解除這工作。他說,你們都有家庭,等下可以回家去,我永遠都是一個人。克勞里安慰他,說他其實隨時可以辭職,但是他的工作到目前很有成就。這時他說,自己那封信不見了,可能很快洩漏身分。他懷疑伊芙拿去了。但是克勞里說,他們剛剛竊聽到伊芙跟布蘭登等人談話,完全沒提這事,證明她不是沒拿到那封信,要不就是在保護你。他聽了放心了,臨出去叫克勞里他們忘了他剛剛說的,他會繼續做下去。

布蘭登告訴麥特,艾斯勒指示要他們發動一次罷工。在他們下一次的會議中,就由一些事先安排好的人在會中倡議罷工,幾個人立即附議。那些反對的立即被喊叫聲壓制下去。這些都是事先安排好的動作。會議開完,示威牌子已經都做好了。布蘭登等人還準備了棍棒,教大家用報紙捲起棍棒,這樣別人看不出是武器。伊芙注意到布蘭登用的報紙全部是猶太社區的報紙,就問他為什麼要用猶太人的社區報紙,不是會讓人誤會。布蘭登就笑著不回答。麥特立即阻止她再問下去。(下:伊芙見到棍棒都是用猶太社區報紙捲起。)

 

 

 

 

 

 

 

因為會場裝了竊聽器,麥特不用做報告,反而是克勞里警告他,說布蘭登安排了手下到時候跟蹤他跟伊芙,注意他們。

第二天,他們都在鋼鐵廠外面舉牌示威,在場也有一些反對罷工的工會會員,他們都遭到激烈分子攻擊。喬伊是外面帶來的反對示威的,他們一到就受到攻擊,被人用棍棒打傷,面部流血被救護車抬走。伊芙見到這些事很不開心,拒絕叫口號,旁邊的女工會會員對她表示不滿,說她是treason。麥特知道他們都被監視,還去對她面斥,等於是警告。說這是莫斯科的決定,但是伊芙不認錯,說她今天不是在莫斯科,還說她反對嫁禍給猶太社區。麥特見事情鬧大了,就說,當然要嫁禍給猶太人,天主教等等,這樣才能做到美國的蘇維埃化。之後叫一個女同志帶她離開。

事後他們都在辦公室,布蘭登指責伊芙沒有做黨員的條件,還問她當初為什麼入黨。伊芙說她當初以為共產黨是知識份子的黨,是為爭取自由民主,現在發現他們是要完全的控制。之後她說她不必等開除,會自己退出。出去之前還說要公布所有教師裡面的黨員名單。麥特知道她危險了,立即說他會去阻止她,然後追出去。他對伊芙說,這樣做非常危險,他要她今晚就坐火車離開。伊芙對他說自己越來越有疑慮,他的那封信也讓她逐漸覺醒。

麥特送她回到家,叫她隨便收拾幾件重要東西,他會在後門等她。當他接了她下樓時,已經見到有兩個布蘭登的打手在走上樓,他們匆促到後門開車走了。那兩人到了樓上自己拿出鎖匙開門進去,見不到伊芙正要離去,被一名潛伏的FBI探員持槍威脅,本來是要逮捕他們,卻被其中一名歹徒制伏之後殺死。

麥特戴了伊芙到火車站,買好車票之後正要離去時,見到那兩名歹徒也來到火車站,知道他們會對付伊芙,就趕忙回頭也上了火車,見到他們已經制服了伊芙,正要掐死她,他前去跟他們搏鬥。伊芙拉了緊急鈴,火車停止後他們逃出,但另兩人也跟著跳車。他將伊芙安置在一個安全角落,自己跟那兩人周旋。最後將一個推落鐵軌被火車壓死,之後用那人的手槍射殺了另外一個。之後他安排伊芙上了火車到一個安全地點才回去。

他回去之後,才知道FBI派去保護伊芙的探員被殺死了。至於共產黨那邊,他們只知道兩名「打手」還未回來,不知道他們的下落,對麥特也還沒懷疑。這晚上他們又在酒店開會,說國會展開了對國內共產黨的清剿活動,也就是HUAC (House Committee on Un-American Activities 國會對非美國行為調查委員會的聽證會)。他們今晚的會議就是要在全國散布說法(謠言),說這個委員會是侵犯國民人權,侵犯憲法第一修正案保護的言論跟集會自由,不僅要詆毀這個聽證會,還要讓國人嘲笑這機構,才能達到目的。會中布蘭登還宣布最新聽到的好消息,說北韓將越過鴨綠江,也許很快就有行動,要大家注意。

會議還沒開完,有人拿報紙進來,說鐵路邊發現兩具屍體,就是布蘭登手下的打手。布蘭登立即懷疑麥特,質問他那天的行蹤,還說他一直沒有交代清楚。麥特說這件事跟他沒關係,但是布蘭登跟手下已經開始對他拳打腳踢,還說:「你知道做叛徒的下場,我們會讓你自殺。」因為FBI一直在竊聽,這時就有幾名探員進來,假裝要以謀殺罪逮捕麥特,罪名是一名FBI探員在伊芙家裡遇害,而他的指紋到處都是。那些人見到是聯邦探員,都不作聲讓他被捕帶走。

麥特被帶到聯邦調查局,克勞里告訴他:你終於解放了。但是說他目前在監牢裡最安全。於是他被以謀殺嫌疑關在牢裡。並說已經決定讓他做警方的證人,在未來的指控共產黨11名高層策畫破壞跟騷動事件中做主要證人。這時共黨那邊已經不再懷疑他,布蘭登並且來監獄探視他,叫他放心,說他們請了律師,下午就會保他出獄。

不過稍後,地方檢察官發現他們已經有足夠證據,讓這11人入罪,所以不用他作證。但是國會那邊的HUAC委員會決定傳召匹茲堡的共黨組織頭子到國會應訊,麥特也在被傳召之列。那天,FBI還接了麥特的弟弟喬伊,跟兒子迪克都去旁聽。這天一開始,委員會的委員就一個個問他們:你是否是共產黨員,或是曾經加入共產黨?他們從布蘭登開始,都說他們有憲法(第五修正案)保障的權利不予作答。委員會一點辦法都沒有,當輪到麥特被問到同一個問題時,他回答:是的,我已經加入共產黨九年。這個答案讓布蘭登他們非常意外。喬伊跟迪克坐在後面聽了,也很失望跟露出不齒表情。之後委員問他第二個問題:你為什麼加入共產黨?他說:我加入共產黨是因為要做聯邦調查局的臥底。這時布蘭登他們非常憤怒,其中哈蒙幾乎要站起來打他,而喬伊跟狄克就露出欣喜表情。(下:麥特在國會承認自己加入共產黨。左邊三人是布蘭登等共黨分子。)

 

 

 

 

 

 

 

 

委員會主席拿出幾大本厚厚的文件,他說都是這幾年他向FBI寫的報告。委員會要他節要報告幾句,他就接著說:我加入這組織,看清楚他們只是一個晃子,事實是作為蘇聯在美國的間諜組織,目的是將美國赤化,成為蘇聯的附庸。他說,「所謂讓人民當家作主在蘇聯從未有實現過。他們其實是要完全的操控。」下面有很多共黨支持者噓他,罵他。也有支持政府這一邊的人為他鼓掌叫好。

之後喬伊跟迪克到後面的辦公室來看他,兒子請求他原諒,說自己不可能知道。他說他知道,反而為他堅持原則而誇耀他。最後三人一起回家。

製作與卡司:

如果這不是改編自一個真人的傳記,真的很像是宣傳八股。但是這是真的。還被提名最佳紀錄片,所以大家要相信。

好萊塢拍了很多有關國會調查共產黨的事,特別因為好萊塢有很多左傾人士,後來還產生了「好萊塢十人名單」事件Hollywood Ten,其中多數是編劇,所以五十年代之後的好萊塢對HUAC特別反感。電影,文學中對HUAC的諷刺,謾罵非常多。而這一部是少有的,站在另一個角度拍的電影。不過這是1951年,在此之後這一類立場的東西將不再存在。大家一定要珍重。(相關文章見:好萊塢黑名單事件)

真正的Matthew Cvetic是在1941-1950年的九年間,加入共產黨。他在1950年二月親自到國會作證,這些都是真實事件,他在匹茲堡的共黨同僚,都是當時才知道他是臥底。可見他平日的作為非常密實。不過之後他又作證多次,一共列舉了幾百名共黨分子的名單。也提供了許多共黨在美國的組織及滲透方式。他後來還在不同政府部門作證,直到1955年。(下圖:麥特出版的自傳封面及他本人相片。)

 

 

 

 

 

 

 

這電影裡面有幾段是今天的西方自由派無法忍受的,因為說中了他們的底。好像說,這麼多年來誣賴國會的調查委員會是借題發揮,他們還將發動這項調查左派的參議員麥卡錫Joseph McCarthy打擊成瘋子,這麼多年都將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代表作打擊自由主義(打擊進步思想)的神經病。這豈不就是蘇聯共產黨的目標?自由派都幫他們做到了。

這電影一推出,就有很多影評人不喜歡這電影的主題,紐約時報的影評人Bosley Crowther當時就說:「這是一部不負責任的,可怕的間諜片子,製片人完全不負責任,隨便將一些危險的罪名拋出去,製造莫須有的恐懼。…這電影抹黑共產黨是種族主義者,將黑人跟工人都說成左傾…又讓人不信任教師…又將擁抱自由主義的人都說成是共產黨的魁儡…等等。」由此可見,當時的紐約時報已經見不得共產主義被批評了。

TCM的影評也很不客氣,直言這電影有很奇怪的odd立場,把教師,工會會員都刻劃成共產黨的、紅色的、盲目追隨者,讓觀眾以為共產黨真的會滲透到教師集團,工會裡面,製造暴亂。另一邊卻將國會的HUAC調查行動描述成正當的作為。

其實反觀今日,這電影說現象不僅存在還更厲害。今天美國的教師工會幾乎全面左傾,(不是教師,而是教師工會),他們全面向學生灌輸新版種族主義,教導所有白人都有原罪。要將美國的歷史改成1619年開始的黑人建國史。BLM (黑人命貴)操縱了小學教科書,及街頭運動。所謂一個黑人被白人打死就變成全國破壞運動,已經是一再發生的事實,還有各大城市要求取消警察局…這些都正在風起雲湧進行中。

其實在1950年之前,好萊塢還分得清楚是非黑白,記得類似的片子還有I Married A Communist (另一個名稱叫做 The Woman on Pier 13),以及Conspirator ,兩部片子的丈夫都是共黨間諜,兩部片子都拍攝於1949年。只是過了五十年代中期之後左派就開始反擊,不再拍攝了。

不過當時這故事的電台廣播劇比電影還轟動,由1952-53年在全國600個電台聯播,當時每一集的預算高達一萬兩千元,在電台而言是相當高的預算。據說因為劇本緊湊札實,加上男主角是著名男星Dana Andrews,吸引全國的觀眾。一共演出78個星期,歷久不衰。

這電影也拍得相當有水準,每一個場面都不敷衍。據說單單罷工場面就雇了2,000名臨時演員。其中那國會聽證的場面,也是依照當時的新聞相片,照著做了一模一樣的廠景拍攝的。雖然男主角Frank Lovejoy不是大明星,但是他演技沒話說,而且外型跟Cvetic很相似,相信是選擇他演出的原因。他比較知名的代表作有1953年的 The Hitch-Hiker

主要演員表:

法蘭克勒夫喬Frank Lovejoy 飾麥特Matt Cvetic

桃樂西哈特Dorothy Hart 飾女教師伊芙Eve Merrick

菲利浦凱瑞Philip Carey 飾FBI探員梅森Mason

詹姆斯密利坎James Millican 飾布蘭登Jim Blandon

李查韋布Richard Webb 飾FBI上司克勞里Ken Crowley

Konstantin Shayne 飾艾斯勒Gerhardt Eisler

Paul Picerni飾弟弟喬伊Joe Cvetic

Roy Roberts飾神父Father Novac

Edward Norris 飾布蘭登手下哈蒙Harmon

Ron Hagerthy 飾兒子迪克Dick Cevtic

Hugh Sanders飾布蘭登手下之一Clyde Garson

Hope Kramer 飾祖母Ruth Cvetic

 

Click: 11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