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Serenade 小夜曲

2022-05-11 19:29:10

這是華納公司在1956年推出的彩色音樂電影,主演的是男高音馬里奧蘭沙Mario Lanza,他在片中飾演一個崛起中的男高音,因為著魔於一個蛇蠍女人,歌劇事業毀於一旦。幸好得到一個墨西哥女子的慰藉,成功復出。他在這片中唱了十多首歌劇曲子,是音樂片中最多歌劇曲子的電影。

這電影的故事取材自美國作家James M. Cain在1937年出版的同名小說。Cain擅長於黑暗的犯罪小說,其中被搬上銀幕的成功作品包括:Double Indemnity 雙重保險 (1944),Mildred Pierce (1945),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 (1946),等。事實上這部小說的原著與電影相去甚遠,是說一位歌劇演員被舞台製作人勾引發生同性戀關係,他對這關係不滿意,加上失去聲音,於是逃到墨西哥,在這裡認識一名妓女,與對方一起經營妓院。但是一次在教堂跟這妓女發生性關係後他恢復男性雄風,不再是同性戀。回到美國後,那製作人又想勾引他,這名妓女就殺死了他。所以這電影是全面的改寫,幾乎與原著沒甚麼關係。(如果不改寫,這樣的內容在當時也不可能被通過。據說先後有多間電影公司企圖拍這電影,但是每一次公司將劇本交給電檢機構Breen Office都不被通過,前後達到20年之久。)

這電影的導演是安東尼曼Anthony Mann,其他演員包括飾演蛇蠍女人的瓊芳登Joan Fontaine,飾演墨西哥女子的Sara Montiel (Sarita Montiel),以及飾演音樂經紀的文生派萊斯Vincent Price。

馬里奧蘭沙在拍這片子時已經四年沒有拍片,(1954年的 The Student Prince 學生王子 只用了他的歌聲,當時米高梅已經跟他解約。)他這時體重直線上升到將近300磅,加上酗酒,沒有人願意投資在他身上。RKO的富豪老闆豪華休斯Howard Hughes (霍華曉士)願意拔刀相助,因為他喜歡歌劇,但是華納獅子大開口,索取25萬元才肯出售版權,雙方談判不成功,最後華納決定自己製作。所以拖延了這片子的製作。

這電影片名Serenade 源自於片中唱了這首歌,其實與劇情不太相干。電影中除了歌劇外只有兩首歌(英文歌),一首就是Serenade,另一首是My Destiny,都是由Nicholas Brodszky作曲,Sammy Cahn填詞。這片子還有一個中文譯名「月下情歌」,我在網上見到ok.ru將全片放上網,素質不錯。

劇情:

電影開始時,加州一個年輕人戴蒙文生提Damon Vincente在葡萄園工作。他有很好的歌喉,他也曾經學過聲樂。後來葡萄收成越來越差,欠銀行的錢越來越多,加上父母去世,他就成為葡萄園工人。但是經常被其他工人要求高歌一曲。因為大家都是義大利人,對於歌劇的欣賞能力似乎與生俱來。

他的一個堂兄東尼Tonio經常四處張羅,幫他尋找機會。這天很興奮的告訴他,幫他安排到舊金山一間專門唱歌劇的餐廳去試音。老闆拉迪爾Lardelli一聽他的聲音就知道是天才,立即聘用了他。這是很多新歌手的發跡地,東尼希望可以為他帶來光明的星途。

果然不久,著名的歌劇星探和經紀查爾斯溫斯洛Charles Winthrop到拉迪爾的餐館來,跟他來的女伴是社交名媛,著名的女繼承人肯德兒Kendall Hale。溫斯洛一聽他的演唱就知道他是天才,約他今晚到肯德爾在酒店的房間一起晚餐。當他到達,肯德兒已經約了著名的歌劇教練馬可提羅Maestro Marcatello在座。經過他訓練的歌手,後來幾乎全部成名,所以有大師之稱。他要聽他唱歌,於是溫斯洛彈琴,他唱了一首My Destiny。大師非常滿意,願意免費教他唱歌,說等他成名才跟他收費。(下:他在肯德兒的家中,對她一見鍾情。)

 

 

 

 

 

 

 

 

當他唱完歌,一位年輕男人衝進來,原來他是目前的拳擊冠軍Marco Roselli,也曾經跟肯德兒交往過。他很生氣地前來指責肯德兒,說他今晚的冠軍賽居然見不到她,說他們玩完了。之後憤怒而去。溫斯洛語帶玄機地說:The Champ is dead, long live the Cham!,意思是舊情人走了,新情人上位。

之後馬可提羅跟溫斯洛紛紛告辭,也沒留下來吃飯,戴蒙見到,也說他要走了。他臨走肯德兒對他說:「我不愛他,我也從未說過我愛他。」戴蒙坐溫斯洛的車一起離去。溫斯洛在車上對他說:「你的嗓子是上帝給的禮物,以後要全心全意地練唱,關上所有的門,不要分心。」戴蒙問他是否指的肯德兒。溫斯洛對他說,他從小就認識肯德兒,見到她小時候在沙灘堆沙雕堡sand castles,她堆起來唯一的目的是都推倒,毀壞。他記在心裡。

之後他開始在馬可提羅那裡接受訓練,但是他發現他無法抵擋得住肯德兒的魔力,跟她開始交往。但是她讓他分心,完全無法集中精神。甚至認為練習時間太長,總想逃課。一天他忍受不住了,對東尼說他要放棄唱歌,說他面臨的變化太大,他無法承受。東尼說,他的問題不是承受的問題,是那個危險的女人,要他停止跟她交往。他內心自我交戰,終於打電話給她,說要分手。肯德兒說:這樣分手太見外了,你上來我這裡喝杯酒我們好好談。結果他又被拴住,出不來了。之後他正式演出,每一次肯德兒都跟溫斯洛他們坐在最前面的包廂欣賞。他的演出越來越成功,各地巡迴演出的合約不斷。(下:他成名了,他知道肯德兒的提拔功不可滅。)

 

 

 

 

 

 

 

 

終於到了這一天,他受到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邀請演出,劇目是Otello (奧賽羅)。他過去為了跟肯德兒約會,已經取消了多次的排練,這一次為了大都會的演出他無法取消,整整排練了兩個星期,肯德兒都不肯來陪他。這一天他排練完立即趕到肯德兒那裡。卻見到她在家裡,一個年輕雕刻師在為她雕刻肖像。他很不高興,兩人吵了起來。戴蒙問她在哪裡認識那人,是否愛他,等等。她就說如果你忌妒,應當改行做雕刻師。還說:我擅長傷害人,那是我的天份。

第二天正式演出,這是每一個歌劇家最重要的日子,但是他只關心肯德兒沒有來,當劇務叫他出場了,他還是心不在焉。即使上了舞台,他還是一直望著那包廂的空位。當他見到溫斯洛到了後台,他居然跑出舞台到後台去質問溫斯洛,肯德兒去了哪裡。這把幾位製作人,導演都嚇壞了。結果他把自己關在化妝間,換了便服。那些人把門橇開,他還揍了那些人,之後不顧而去。

這是大都會歌劇院從未發生的事,更是歌劇界沒聽過的事。

他到了肯德兒的家裡,她不在,管家說她去旅行了。他問是否跟那個雕刻家,對方說是。

過了不久,他自己去了墨西哥,因為他已經預訂了在那裏的國家劇院演出。但是他試了幾次都唱不出正常的歌聲。幸好對方有後備歌手頂上。之後他流落在墨西哥,錢也花光了,自己去了一個叫做San Miguel de Allende的小鎮。這天他在小旅社發病,幾乎暈倒在地,叫旅社的男童去請醫生。男童叫來了一個女子,她見到戴蒙病得不輕,就把他接到自己家裡去住。兩個星期後他才好起來,知道自己被好心人收留了。

這女子Juana Montes璜娜跟叔父一家人住在一個農莊,戴蒙好了之後說自己沒有錢,願意在他們的農莊工作,還這個人情債,自己畢竟以前在葡萄園工作。一天他見到璜娜叔父的吉他,順手彈了一下,發現自己的嗓子還是沒有恢復,非常灰心。

工作了幾個月,璜娜說農地就要收成,到時就沒有工作了,勸他恢復唱歌。他說他已經沒希望了,璜娜就說「都是那美國女人」害的,要他打開自己的心結。在下一次鎮上的秋收慶典中,璜娜表演鬥牛舞。她就藉這支舞告訴戴蒙,當初她父親鬥牛時因為最後不動手,死於鬥牛場。有人說她父親是臨場怯弱,但是她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她的母親跟了另一個男人走了,讓父親失去生存的意志。所以她知道戴蒙必須解開這心結,才能恢復他的聲音。(下:璜娜鼓勵他再唱歌。)

 

 

 

 

 

 

 

 

之後璜娜因為在跳舞時說了重話,到教堂去祈求天主原諒,戴蒙找到她,見她在祈禱就跪在她旁邊祈禱。這時他不由自主地唱出舒伯特的Ave Maria (聖母頌),他終於有了嗓子了。不僅旁邊的璜娜感動到流淚,好幾位神父都出來聆聽。

他決定回美國演唱,他要求璜娜跟他一起回去,她拒絕了。但是她同意開車送他到Mazatlan去坐船。途中發生暴風雨,他們的汽車陷在泥地裡。他們必須在旅社過夜,這時戴蒙在月下唱了一首Serenade,璜娜聽了很感動,終於改變主意,同意跟他結婚,陪他去舊金山。

他們到了舊金山,戴蒙首先去拉迪爾的夜總會找工作。拉迪爾見到他回來喜不自勝,說大家都在找他。立即邀請他駐唱,並且通知了東尼。原來此時東尼已經成為溫斯洛的西岸代理。他說,正在巴黎的溫斯洛也叮囑他,有消息就通知他。不久溫斯洛也來了。戴蒙原來擔心他在大都會的事件會讓歌劇界不再任用他,但是溫斯洛說:只要聲音還在,甚麼都可以原諒。他立即安排他在舊金山歌劇院演出的合約。

不過,肯德兒聽到消息也來了,跟溫斯洛打過招呼,坐在第二排的好位置。璜娜見到她就緊繃面孔。她知道這人就是那個傷害戴蒙的美國女人。一來她擔心丈夫被她搶回去,不過更重要的是擔心戴蒙第二次被她傷害。當晚,她見丈夫睡不著,以為戴蒙仍然放不下她,就對丈夫說:如果你認為需要,我可以回墨西哥。戴蒙跟她保證,他現在只愛她一個。但是因為他拒絕了紐約大都會表演的邀請,璜娜認為他還是因為害怕見到肯德兒才拒絕的。她說:只要你還怕她,我們就沒有自由。

第二天排練時,肯德兒又來看彩排。製作人很高興見到她,談到要她捐錢的事,她一口答應。溫斯洛見到她,很意外地說:你的蜘蛛網範圍更大了,從來沒見過你回頭再找受害者。肯德兒說:難道你不相信,我會真的愛上他?之後戴蒙走下台,跟她介紹璜娜,說「這是我的太太。」肯德兒當場邀約他們星期六出席她為他們在酒店開的酒會,戴蒙拒絕了,但是璜娜代為答應出席。

到了派對那天,他們一到達,肯德兒就把璜娜帶到一邊,說要給她看自己旅行時收藏的一些墨西哥文物。璜娜知道這不是她真正的目的,她也毫不客氣的說:我會將他由目前的「平庸」境界搶救出來,幫助他成為大明星。還說他的婚姻對他不是最好。之後她說,她要出去招呼客人了,留下她面對那些古物。璜娜心中憤憤不平。她見到桌上有一把用來鬥牛的長劍,收藏在自己的紅色斗篷內,拿出來到客廳。

她見到肯德兒正在跟戴蒙,溫斯洛等人閒談,就走過去說她要表演一段鬥牛舞,大家都感到意外。當璜娜表演到要刺殺牛隻時,她抽出那把長劍,口中說:現在是用劍的時機,真相展露的時機,…同時將那把劍指向肯德兒的頸部,大家都呆住了。不過她沒有下手,反而哭著離去了。等大家回過神來,戴蒙才追出去。但此時璜娜在街上飛奔時,已經被一輛卡車撞倒。戴蒙趕到時,她說,她盡量適應,但是這裡不是San Miguel,她覺得這裡不適合自己,戴蒙跟她保證,她是他唯一所愛,她屬於美國,屬於他。最後璜娜告訴他,他必須繼續表演,不要為她擔心。(下:璜娜拿出劍,對著肯德兒的頸子。後面是溫斯洛。)

 

 

 

 

 

 

 

 

 

最後當戴蒙表演時,他宣布要為他的妻子唱一首歌Serenade。當他唱歌時,見到後台東尼趕來用口語對他說,璜娜沒有生命危險了,他就繼續含著淚唱下去。

製作與卡司:

前面說過,這電影的劇本比原著乾淨了很多。原著中,男主角被一個樂壇男子壓迫發生同性戀關係,加上失聲,就逃到墨西哥。在哪裡認識一個妓女,對方見他是同性戀,不會跟她發生不必要的枝節,就跟他合開妓院。但後來兩人在教堂發生性關係,「醫治」好了他的同性戀,也恢復了原來的好嗓子。這時因為法律關係被當地警方追緝就逃回洛杉磯。之後重新展開歌劇生涯。但是當他再度回到紐約時,又要逃避那個有地位的男人的勾引。這時那個妓女(妻子)就在表演鬥牛時,將那男人殺死。這樣的劇情在當時當然無法獲得批准,除了同性戀的題材不會被批准,還有跟妓女在教堂發生性關係也很過分,加上醫治同性戀的話題,在今天更是政治不正確。所以一改再改,改了20年之久。劇本難免有點支離破碎。

其實這電影有最多歌劇曲目,而且多數都很完整,所以愛好歌劇的觀眾非常值得看。而且這些歌曲都事先錄製好,再拍攝電影,所以歌曲的素質也都十分好。不過電影當時不賣座,影評人說是因為當時已經進入搖滾樂時代,多數年輕人對歌劇失去興趣。即使是這理由,這電影都非常值得保留。何況馬里奧蘭沙拍的電影不多,他再過三年就會去世,這樣的聲音將成為絕響。

這電影不賣座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選角錯誤,以及在兩位主角的感情發展上毫無交代,觀眾無法體會戴蒙跟這個富有的女繼承人之間,有任何感情基礎。一個讓歌劇明星放下大都會的演出的女人,應當具有相當的魔力,他們的愛情應當是驚天動地的。但是在這電影中,完全沒有他們兩個人建立感情的過程,怎麼叫觀眾感動?只感覺到他是一個毫無理由就衝動的男人。

此外,女主角瓊芳登Joan Fontaine絲毫沒有蛇蠍女人的味道,不知道為什麼要她飾演這角色。她在1950年也曾主演一部 Born to Be Bad 紅顏禍水,也是飾演一個壞女人,都不夠味道。那一部片子是她自己爭取演出。這些女明星就是喜歡演壞女人(有性格的女人),因為容易發揮,但對於觀眾就欠缺說服力。另一個錯誤是,飾演璜娜的是西班牙女明星Sara Montiel,她非常美麗,甚至比瓊芳登美麗很多。但是劇本上她明明有自卑感,見到肯德兒時會自慚形穢,但是在銀幕上,就讓觀眾覺得沒有必要。如果她樣子平凡一點,會更有說服力。

當時27歲的Montiel確實很美麗。導演安東尼曼一眼就看上了她,立即墬入愛河,片子拍完就跟結婚25年的第一任妻子離婚,跟她結婚了。他們之間相差22歲,結婚六年就離婚了。不過據說當時(已婚的)馬里奧蘭沙也對Montiel產生迷戀,但是知道導演已經先行動了,兩人還產生摩擦。

蘭沙的性格有很多人批評,說他跟女演員演對手戲之前喜歡吃生蒜,惹到很多女明星批評他。最開始跟他合作了兩部片子:That Midnight Kiss (1949),The Toast of New Orleans 彩鳳朝陽 (1950) 的Kathryn Grayson 就聲言不再跟他合作。而據說他在這電影中,特別這樣做,以免被瓊芳登upstage (搶鋒頭),不知道是否因此這電影完全沒有他跟瓊芳登的對手戲。不過導演安東尼曼,以及飾演溫斯洛的文生派萊斯Vincent Price都稱讚他夠專業,更佩服他的嗓子是天下無雙。文生派萊斯這樣說他:「他具有我們這時代最好的一副嗓子,你要他假裝不知道這事實,是不合理的。不過,知道自己很行,跟自大,是兩回事。這一點我很分得清楚。」(下:馬里奧蘭沙在大都會歌劇院演出Otello的劇照。)

 

 

 

 

 

 

 

 

文生派萊斯是最被低估的演員之一,不論演甚麼角色,他都那麼討好。他在這電影中雖然是一個旁觀者,但是卻有最好的台詞,也顯示出他的功力。他後來專演恐怖片,很多影迷心目中他就是演恐怖片的,這其實很可惜,他早期的電影可以見出他是多方面演員。

馬里奧蘭莎在這片中體重明顯開始增加,很多影評人都提到這事,他的體重也為他增加很多煩惱。這都是沒有必要的。沒有人規定一個歌劇家必須苗條。結果他因為去減肥,一方面嚴厲節食,一方面動手術時導致心臟病發死亡,才38歲。他的妻子五個月後因為哀傷過度而自殺,留下四個孩子。非常可惜。

這電影在墨西哥的部分都是在當地(San Miguel de Allende)拍攝,外景包括當地一座古老教堂,和一座有200年歷史的著名莊園。此外還有兩次的當地慶典,雖然都是噱頭,但增添很多氣氛。而馬里奧蘭沙也應當地人邀情,在教堂中演唱,很受當地人歡迎。

這電影中除了最前面提到的兩首英文歌曲之外,他演唱的歌劇曲目有:

蒲西尼Giacomo Puccini的Nessum dorma (Turandot)

浮爾第Giuseppe Verdi的Dio Ti Giocondi (Otello)

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的Il Mio Tesoro (Don Giovanni)

舒伯特Franz Schubert的Ave Maria

義大利作曲家Francesco Cilea的Lamento di Federico (L’Arlesiana)

浮爾第Giuseppe Verdi的Di Quella Pira (Il Trovatore)

李察施特勞斯Richard Strauss的Italian Tenor Aria (Der Rosenkavalier)

義大利作曲家Ernesto De Curtis的Torna a Surriento

德國作曲家Giacomo Meyerbeer 的O Paradiso (L’Africaine)

蒲西尼Giacomo Puccini的O Soave Fanciulla (La Boheme)

主要演員表:

馬里奧蘭沙Mario Lanza 飾戴蒙文生提Damon Vincenti

瓊芳登Joan Fontaine 飾肯德兒Kendall Hale

Sara Montiel 飾璜娜Juana Montes (原名Sarita Montiel)

文生派萊斯Vincent Price 飾溫斯洛Charles Winthrop

約瑟夫加里亞Joseph Calleia 飾聲樂教練Maestro Marcatello

Harry Bellaver飾東尼Tonio

Vince Edwards 飾拳擊手Marco Roselli

Silvio Minciotti飾拉迪爾Lardelli

Frank Puglia 飾璜娜的叔父Manuel Montes

Edward Platt 飾Everett Carter

Licia Albanese 飾奧賽羅中與他合作的女高音(Desdemona in Otella)

Jean Fenn 飾演舊金山餐館跟他合唱的的女高音

 

Click: 8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