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Great O’Malley 偉大的奧馬里

2022-04-28 20:59:46

這是華納兄弟公司在1937年推出的黑白片,說的是一個一絲不苟照著本子辦事的紐約警察,每天在街上開罰單,上司警告他要多些人情味,他卻認為自己是好警察。直到有一天他因為開罰單導致一個人犯罪,他才覺醒。這電影的故事出自於英國出生的美國作家Gerald Beaumont的一篇短篇小說,這劇本於1925年已經拍過一部默片The Making of O’Malley,這電影就這著那默片的劇本改編,不過細節改了很多。

這電影由派特奧布萊恩Pat O'Brien主演,男配角是與奧布萊恩同年的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 (勘富利保加),他們雖然同樣是38歲,但是鮑嘉仍然在掙扎期,他要再過四年,在1941年才先後以 High Sierra 狂徒末路,以及The Maltese Falcon 馬耳他之鷹 等片走紅。之後就一路當主角了。

這電影有兩位很美麗的女角,一個是飾演女教師的Ann Sheridan 安妮雪麗登,一個是飾演妻子的Frieda Inescort。不過片中排名高居第二位的是當時不滿十歲的女童星Sybil Jason雪珀潔生,她在片中戲份很重,表現也很好,華納最初希望用她來跟二十世紀福斯公司的秀蘭鄧波兒Shirley Temple對抗。雪珀非常可愛,如果給她更好的劇本,未嘗不能更有發揮餘地,可惜拍了幾部片子,再過三年就退出影壇。

這是一部相當具人情味的電影,劇本細緻幽默,對白跟幾個演員也都讓人感動,特別是男主角Pat O'Brien很適合這角色。電影的導演是William Dieterle,他從1920年開始拍默片,後來拍出多部成功電影:The Hunchback of Notre-Dame 鐘樓駝俠 (鐘樓怪人1939),The Devil and Daniel Webster 黑夜煞星 (1941),Duel in the Sun太陽浴血記 (1946)等。雖然我不喜歡這中文譯名,但是網上見到的,也沒有更好的名字,只有用了。

劇情:

在紐約愛爾蘭人聚居的區域,警察奧馬里James O’Malley每天都很盡職的在街頭巡視。他將市政法規背得爛熟,所以對於違法者一目了然,即開罰單。而他手上拿的紐約市政法規是在19世紀末通過施行的,很多已經過時,但是他照罰如已。這天一個駕駛三輪小貨車收買破爛的高聲叫喊「收買破爛」,不僅如此,他還在車上掛了六個大銅鈴,一路叮叮噹噹的經過,奧馬里立即叫住他,打開手中的手冊,說市政府禁止過分大聲騷擾市民,這包括不能同時有超過三個鈴鐺,每一個鈴鐺不可以超過六安士重量,所以叫他即時拆去三個鈴鐺,那小販很不高興地拆除三個鈴鐺。

紐約一個記者何登Pinky Holden很注意奧馬里的行為,他每一次對市民開類似的罰單,何登都會在報紙上發一則花邊新聞,把他損一頓,這讓他們這分局的局長克倫威爾Captain Cromwell很不高興。一方面文章說他們的警察吃飽了沒事做,亂開罰單;一方面讓他覺得警察疏忽了正事,不去捉嚴重罪犯,專門騷擾市民。

這天克倫威爾將他叫去訓話,說他是好警察,但好了過頭,讓他們警局三個月上報15次,成為市民笑談。之後克倫威爾勸他,不要像天女散花一樣開罰單。之後對他說,時代變了,現代警察是要做peace officer,要拉近跟市民的關係。做警察不只是要開罰單,要多一點人性,甚至多些技巧,多些幽默感。他不服氣,說自己不過是做我應該做的事,說:「我只是執法」。

之後他絲毫未改。這天經過一間雜貨店,又說他們的帳篷沒有達到應有的六尺高,差了兩吋半,說已經警告過三次,所以這一次一定要開罰單。那店主說生意不好,實在拿不出錢修補。但是他不通融,依法開了一張15元的罰單。到了法院那天,法官也訓斥他不應當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開罰單。但是依法又不能不罰他,於是宣判罰款15元,每拖一日多罰十元,不過最後說:延遲執行,直到他生意好轉。臨走法官還拋了一句:Justice tempered with mercy,要他恩威並重。雜貨店主臨走對他唊唊眼睛。

回家他跟母親埋怨,說她連正當執法都被訓斥。母親是幫他的,說克倫威爾不過是忌妒他的家世,因為他父親就是一個嚴格的警察,叫他不用放在心上。但是當她母親要將一點麵包屑倒出窗外,說可以餵鳥時,他不僅立即阻止,還說依照市政法規,這是要開罰單的,甚至可以逮捕,下一次他一定不會放過,這讓母親很不開心。這晚當地的神父Father Patrick剛好路過,被他母親留下來吃飯,也趁機勸他說執法時不要忘記仁慈。他就說:如果不喜歡這法律可以修改,我只負責執法。

這天他在街上,見到一輛汽車發出好大的聲響,就立即上前吹哨子叫停。駕車人停下來說是滅音器壞了,他就要開罰單。對方求情說自己要趕去開工,遲到就沒有工作,他說這種藉口他聽多了,絕不通融。結果這人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趕到工廠果然遲到五分鐘,那是一間每天有大批臨時工人等工作的工廠,所以遲到就不收了,結果他沒了工作。(下:菲利普斯回家,不敢說他沒了工作。)

 

 

 

 

 

 

 

菲利浦斯家裡有妻子瑪莉Mary,跟一個八歲女兒芭芭拉Barbara,芭芭拉有一條腿是跛的。也是因為小時候腿部受傷一直沒有錢去治療。這天瑪莉對她說父親有工作了,以後日子會好過一點。但是菲力普斯回到家很洩氣,他沒有說自己沒有工作,只是偷偷拿了一把槍跟一個一戰時的勳章想拿去賣。但是到了當鋪,對方總共只肯給他三塊錢,他哀求對方給十元,對方說不值那麼多,他情急之下推扯間,對方被他推倒在地上,他見到銀櫃中有很多錢,就都拿走了。

他逃走後立即開車逃走,這時奧馬里見了,又把他截停,質問他為什麼車子不修好又上路,又給了他第二張罰單。這時當鋪傷人案已經被人發現,也發現銀櫃的四百多塊錢都不見了。目擊者就說嫌犯是開著一輛Model T汽車而且滅音器是壞的。於是到處找這人,當問到奧馬里時他說他剛剛就開罰單給這人,於是立即到他家將菲利普斯逮捕了。

這件事又上了報,但是奧馬里說,他若不是開罰單,還捉不到這個人。上法院那天,菲利普斯的律師就指責他若不是過分開罰單,菲利普斯就不會失去工作。律師問他被告是否曾經求情,他回答說「是」,律師就指責他不通人情。法官最後以罪行輕重(因為他當時有槍),就裁決應當服刑2-10年。瑪莉一聽就暈倒了。

之後克倫威爾說,外間反應不佳,要他自動辭職,他不肯,說他不過是盡自己的責任。克倫威爾就將他調職到處理學校附近的交通,專門幫助一群小學的學生過馬路。第一天,他就在校長介紹下跟學校學生見面,之後就在學校附近照顧學生過馬路。他還是一絲不苟,見到學生座位過分接近,就要教師改進。女教師茱迪Judy Nolan跟他說,消防處每個月檢查兩次都沒有問題,叫他少管閒事。

之後他每天跟學生相處,吹哨子指揮交通。他注意到一個女學生(芭芭拉)因為腳跛走不快,就讓她慢慢走,凡是不耐煩而按喇叭的司機,就開罰單給他們,(因為學校附近禁止按喇叭)。因此芭芭拉也開始對他親近。芭芭拉是一個可愛的女孩,見到奧馬里照顧她,還會拿蘋果跟他分著吃。這天聊天時,還說自己夢到他,這讓他開始有這女孩私人感情,每次都叫她Darling,Honey。因為他從來不笑,芭芭拉問他是否喜歡兒童。而有一次他笑了,芭芭拉也會很開心的說:你第一次笑了。

這天芭芭拉對他說,明天(五月一日)學校會在公園慶祝春天到,她會扮演皇后,但是她還沒有后冠。奧馬里就說這由他負責。第二天,他一邊指揮交通,一邊為芭芭拉的后冠著色。做好之後由教室窗口交給她。不過天下雨了,孩子們都回教室躲雨,等天晴後,芭芭拉第一個衝出來,要給奧馬里看她的后冠,沒想到沒注意汽車,幾乎被汽車撞倒,是奧馬里衝過去將她推到馬路邊,不過是頭部輕微撞傷。這時女教師茱迪也趕出來了,於是他們兩人一起將她送回家。

在她家裡,他們發現她家甚麼食物都沒有,連牛奶都沒有。奧馬里掏出錢來叫茱迪去買牛奶,以及多一點食物。他跟芭芭拉聊天時,芭芭拉介紹自己的洋娃娃。之後說她父親在加拿大工作,所以不在家,還指了架子上父親的相片,這時他才知道她父親就是菲利浦斯。(下:他跟茱迪送女孩回家,之後拿錢給茱迪去買食物,讓茱迪對他改變觀感。)

 

 

 

 

 

 

 

 

之後她母親回來,女兒說這是她的好朋友奧馬里,瑪莉見到是他就趕他走,說她這裡不歡迎他。這時茱迪回來,帶回來牛奶麵包等食品,瑪莉也說:不要以為買一點食物就能收買我們。他要道歉對方也不聽,他只有出來,不過茱迪已經對他改變一些想法。

過了兩天,他在學校附近見到很多孩子在玩,芭芭拉坐在一邊。她說因為自己腳跛,那些孩子都不跟她玩。聊天時,芭芭拉又說她想父親,希望他早些回來。於是他打聽了一位腳科專家醫生,去請他幫忙為一個女孩看病。當他聽見那醫生一次收費要五千元時,本來要打退堂鼓,他說他本來只準備一個月扣除五十元薪水幫她付款。醫生說:你照樣拿出五十元存到銀行,這邊(醫療費)你就不用操心。之後醫生請當地神父Father Patrick去告訴瑪莉,說他可以為芭芭拉治療。瑪莉雖然滿腹疑慮,但是同意了。

奧馬里每天都偷偷到醫院去看芭芭拉。不到一個星期時間,她的腿完全好了。

與此同時,奧馬里到菲力普斯當初找工作的工廠,威脅他每天讓大批等候工人在門口聚集,違反市政法,要開罰單給他,但是表示如果他能擔保給那個菲利普斯一個好工作,他就不開罰單。之後他到監獄保釋局,親自為菲利浦斯擔保,說他相信菲利普斯出獄後會好好工作,因為他家裡有妻子跟女兒,而他還為他找到了一份穩定工作。經過他說項,菲力普斯獲得假釋出獄。

菲利普斯假釋這天,回家途中好多人告訴他「奧馬里在找你」,他越聽越害怕,以為奧馬里要將他再度送到監獄,心裡就不痛快。途中在酒吧喝了一杯酒才回去。其實奧馬里知道他會告訴女兒從加拿大回來,所以買了一些加拿大玩具跟食物,還包裝好要他拿回去給女兒。

菲利普斯一回去,瑪莉就告訴他好消息,女兒會正常走路了,芭芭拉還走給他看。這時奧馬里見他沒來找自己,就親自來敲門,菲利普斯跟妻子都認為他是來找麻煩,其實奧馬里把那些禮物留在樓梯口,要菲利普斯跟他一起出去去拿,沒想到菲利普斯一開頭就懷疑他,所以這時拿著手槍出來。奧馬里跟他打招呼他也沒好氣,奧馬里聞到他喝了酒,對他說要小心,因為假釋期間稍有差錯就會再入獄。他沒好氣的說,我是聽到你找我才喝酒。奧馬里勸他,太太女兒都好得不得了,要他不要辜負她們,但是每一句話都讓菲利普斯覺得是挑釁,他拿出槍警告奧馬里不要再針對他。奧馬里見到槍立即嚴肅告訴他,假釋期間有槍就是違法,叫他把槍交出來,他不肯,兩人糾纏時手槍走火射中奧馬里,他滾下樓梯。立即有警察趕到,將菲利普斯帶走。(下:奧馬里親自來敲門,菲利普斯夫婦都以為他不懷好意。)

 

 

 

 

 

 

 

 

 

奧馬里在醫院昏迷一天才醒,芭芭拉也來看奧馬里,因為奧馬里沒甦醒,她跟老師茱迪只能在外面等。她對茱迪說,那時她住醫院時,奧馬里也是每天去看她。她還說,聽到醫院護士說,是奧馬里幫她安排醫生治療她的腿。這時茱迪才知道一切。

奧馬里甦醒後,克倫威爾帶了菲利普斯來找他,問他是否菲利普斯開槍打傷他。他堅決否認,說菲利普斯是要將槍交給他時走火,他不小心跌落樓下。菲利普斯在一邊聽了很意外。克倫威爾知道他說謊,但是問了幾次他都不改口,只有放了菲利普斯。這時醫生說奧馬里情況很嚴重,必須立即輸血。

菲利普斯出來後,聽到茱迪說是奧馬里幫他安排假釋,安排工作,甚至為她女兒安排治療,及買了禮物,他才如夢初醒。

之後菲利普斯成為奧馬里的輸血人,兩人躺在相鄰的病床上。奧馬里多謝他捐血,唯一就是希望他是愛爾蘭人。當菲利普斯說他家人來自英格蘭時,奧馬里叫他別讓自己的母親知道(自己身體裡有英格蘭人的血液)。

之後當奧馬里重新在紐約街頭巡視時,大家都跟他微笑打招呼。老師茱迪也接受了他。當校巴在馬路中央停下來,因為學生都要跟他打招呼,其他警員要開罰單時,他還教訓那警察沒有人情味。

製作與卡司:

久不久就會看到這樣一部好片子,從頭到尾都很感動人,而又不失幽默。或許有人認為這劇本有些過份「說教」,好人好得過火,事實是只要不牽強,宣揚好人好事絕對是好事,何況劇本寫得好,很細膩。

好萊塢一向以來都拍了不少以愛爾蘭人為主要人物的電影,因為好萊塢本身就有很多愛爾蘭演員,導演,很多這類電影都不特別標明是有關愛爾蘭人,但是他們的姓名就會很明顯,內容也會很明顯。後來好像John Ford約翰福特這類導演,才會表達出願意特別拍攝以愛爾蘭為主題的電影。

男主角Pat O'Brien派特奧布萊恩被認為是好萊塢在三十年代的最典型愛爾蘭演員,他的祖父母及外祖父母都是愛爾蘭人,而且都是天主教徒,這就讓他血統最純正。而他也有「好萊塢愛爾蘭駐在演員」的別號。他拍了一百多部電影,多數也都是有愛爾蘭元素的電影。他跟另一個愛爾蘭演員James Cagney合作了七部片子,都是一起飾演愛爾蘭人。他甚至飾演過神父。

他也跟幾個同樣愛爾蘭背景的演員,經常聚在一起,後來他們被稱作是Irish Mafia,他們自己不喜歡這名稱,自稱是Boy’s Club。這個圈子主要成員是跟他最友好的史賓賽崔西Spencer Tracy,還有詹姆斯凱尼James Cagney,Allen Jenkins,Frank McHugh,後來加入更多:George Brent,James Dunn,Louis Calhern,Brian Donlevy,Ralph Bellamy,Frank Morgan,James Gleason,他們在一起除了聊天,喝酒,還彼此照顧拉拔。這組織存在十多年,四十年代之後才逐漸分散。

奧布萊恩飾演過陸海空軍,最多是飾演警察,或是幫派人物,比較著名的包括:Angels with Dirty Faces 狂徒淚 (1938)中的神父,Knute Rockne, All American (1940) 中的足球教練,Some Like it Hot 熱情如火 (1959)中的警探,不過他自己說最喜歡的角色是在 Oil for the Lamps of China 煤油燈  (1935)中飾演在中國推廣煤油燈的石油工程師。他原來有希望主演 約克軍曹Sergeant York(1941),但是因為他在1940年離開華納,失之交臂,所以才給了賈利古柏Gary Cooper。這電影中,小女孩芭芭拉說:你笑了,第一次看到你笑。所以說這劇本是依著他的型寫的。因為奧布萊恩真的很少笑,即使他笑都像是苦笑。他是屬於那種acquired taste,你要看很多他的片子,才會開始欣賞他。

亨弗利鮑嘉在當時還是二三線的演員,而且有華納最偉大土匪的綽號,凡是有土匪的角色都找他,他在成名之前已經在十多部片子中飾演土匪,包括:The Petrified Forest 化石森林 (1936),Kid Galahad 脂粉拳王 (1937),Dead End 死角(1937),Angels with Dirty Faces 狂徒淚 (1938),The Roaring Twenties 私梟血(1939),Virginia City 維城血戰 (1940),High Sierra 狂徒末路 (1941) 等。據說這部片子還幫助他讓人注意,否則他要等更多年才會出頭。

據說亨弗利鮑嘉在拍這片子時跟導演迪特爾William Dieterle有摩擦,最初是狄特爾要童星雪珀Sybil Jason摘除她手腕上的金手鍊,那女孩不肯,因為那要切斷那金鍊子。迪特爾堅持,鮑嘉就在一邊插嘴說:「何苦,也許廉價商店也可以買到假的金鍊子,讓她帶著算了。」話裡面還帶著幾個髒字眼,迪特爾不理,他去跟華納爭取,最後沒成功,兩人就結下樑子。後來迪特爾指導鮑嘉一段戲時,兩人意見不同吵開了,後來相持不讓,鮑嘉就說:好了好了,你拍好了。等到導演叫「開機」之後,鮑嘉解開拉鍊在攝影機前小便。之後他說,除非導演聽他的,他以後都會繼續這樣。之後他們沒再合作過。

片中說菲利普斯是「祖籍英國」的美國人,鮑嘉也是一口美式英語,但是飾演芭芭拉的雪珀Sybil Jason是南非出生,英國長大,仍然有英國口音,而飾演瑪莉的Frieda Inescort也有英國口音,為了掩飾這一點(一家人口音複雜),就加了加拿大元素進去,說他們以前在加拿大住過。雖然加拿大人也未必有英國口音,至少可以稍微混淆視聽。

Sybil Jason在這片子的排名先於亨弗利鮑嘉,Ann Sheridan等人,看得出華納有心力捧她,她的台詞相當多,她也都應付裕如,非常可惜星運不佳。拍完這部片子,華納就逐漸冷藏她,跟她解約了。可見一個Shirley Temple不是那樣容易製造出來。她後來還在兩部Shirley Temple的片子中做配角。下面是她在本片的劇照,以及她後來在 The Blue Bird 青鳥 (1940)中與秀蘭鄧波兒一起演出的畫面,之後就退出影壇。

 

 

 

 

 

 

 

 

 

主要演員表:

派特奧布萊恩Pat O’Brien 飾奧馬里James Aloysius O’Malley

雪珀潔生Sybil Jason飾女兒芭芭拉Barbara Phillips

亨弗利鮑嘉Humphrey Bogart 飾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

安雪瑞登Ann Sheridan 飾老師茱迪Judy Nolan

芙里達茵絲考Frieda Inescort 飾瑪莉Mary Phillips

唐納克里斯普Donald Crisp 飾警長克倫威爾Captain Cromwell

Henry O’Neill 飾辯護律師

Hobart Cavanaugh飾記者Pinky Holden

Mary Gordon 飾奧馬里的母親Mrs. O’Malley

Gordon Hart 飾醫生

Frank Sheridan 飾神父Father Patrick

Lillian Harmer 飾校長Miss Taylor

Delmar Watson飾男童Tubby

Frank Reicher 飾醫生Dr. Larson

 

Click: 101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