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Wild North

2022-04-14 17:47:17

這是米高梅在1952年推出的彩色西部片,說的是加拿大一個獵人無意中殺了一個人,被一名騎警追逐的故事,因為牽涉到北國廣大冰原的風景,單單看風景都值回票價。劇本是根據一位騎警Constable Arthur Pedley的經歷寫的。他最為人記載的成就是在1904年被派到 Alberta 亞伯達省北面,去搜尋一個消失的教會,他幾經艱苦終於找到了。

這電影由英國籍的演員史都華格蘭傑Stewart Granger飾演那位法裔的獵人,他為這個角色學習一口法裔加拿大人口音的英語,很取信於人。飾演騎警的Wendell Corey是在很多電影中出現的熟面孔,包括:Sorry,Wrong Number 電話驚魂(1948),Holiday Affair 聖誕之戀(1949),Harriet Craig (1950/男主角),Rear Window 後窗(1954)等。另外片中有一個印地安女子,是由著名的舞星 Cyd Charisse 西德雪瑞絲飾演,她用化妝將皮膚弄得比較黝黑,比一般印地安女子漂亮很多,只可惜劇本沒有給她發揮機會,片中連名字都沒有,只是唱了一首歌。

雖然電影中的故事都發生在加拿大,而且是在北邊,但是電影卻是在(三月)美國愛達荷州拍攝。據說最初計畫部分外景要到事件真正發生的亞伯達北面一帶,包括當地Chippewa原住民保留區去拍攝,卻因為當地天氣很差,沒有去。

這片子的導演是Andrew Marton,他多數是在大片中擔任第二組的導演。例如:King Solomon’s Mines 所羅門王寶藏(1950),賓漢Ben Hur (賓虛傳)(1959),The Longest Day最長的一日(1962)等。網頁上見到這電影很多中文譯名:狂野北方,荒涼的北方,冰國亡魂,都不是很好。其實英文片名原來也有很多個:The Big North,constable Pedley,The Constable Pedley Story,North Country,後來都沒有用。其中一個原因是,如果用了Pedley在片名中,主角就是那名騎警,這樣史都華格蘭傑就不是主角,所以必須用其他的名字。

劇情:

電影開始時,一個北方獵人Jules Vincent朱爾文生划獨木舟,經過長遠水路來到一個小鎮。他半年才來一次,說有兩個目的,一是來大醉一場,一是來找人說話。因為他長年在北邊一個人打獵,沒有說話的機會,經常是自言自語的。

朱爾是18-9世紀加拿大北方眾多trapper中之一人。他們主要的營生是獵取動物皮毛,出售給好像The Hudson’s Bay一類的公司。

他到了這鎮上,見到一隻狗在追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緊追不放,就拯救了這隻貓,準備帶在身邊。雖然他半年才來一次,地方上的人多數都認識他。在旅館簽到之後,就到酒吧去喝酒。在酒吧見到一個印地安女子在唱歌。唱完歌在酒保介紹下,在酒吧台上跟他聊天時,一個酒客Max Brody布洛迪來打招呼,之後不懷好意的就要強拉她擁抱接吻,朱爾看不慣,打了他一拳,之後兩人互毆,對方打不過他,被打倒了。(下:他在酒吧結識了唱歌的印地安女子。)

 

 

 

 

 

 

 

 

之後他就跟這印地安女子單獨飲酒,知道她是Chippewa 的混血女子。他說自己父親當年跟Chippewa的人很熟的,又說自己是那一帶最好的皮毛獵人。很快他就醉了。期間這女子問他是否就要回北邊?她願意跟他一起回去,回到自己的部落,朱爾答應了。第二天一早,朱爾醒來後準備坐獨木舟回去時,這女子拿著行李包包來了,他這才知道自己昨晚酒醉後,答應了她。為了信守承諾就帶著她上了獨木舟。還未出發,昨天那個布洛迪也來了,他先是為昨天的行為道歉,說知道自己不對。而且願意跟他一起到北邊,說自己划船技術很好,對他一定有幫助。他遲疑了一下,見他很誠懇就讓他上船了。同時將他的步槍拿走,放在自己身邊。

布洛迪果然是一個很好的划手,他們的船在經過一個激流之後,就到了北面一個村落,也是朱爾自己的小木屋所在,以及Chippewa所在,也是加拿大西北騎警North-West Mounted Police (Mounties)當地總部所在。但這時他們只剩兩個人,布洛迪不見了。而且朱爾一直在躲警察。

他們進了小木屋,那女子就問他,你認為他們知道了嗎?朱爾說他相信還沒有,就趕快將那女子送回她的部落,之後說他晚上就出發,回到北面自己的據地,之後相信就沒問題了。他先將那女子送到Chippewa的保留區。他對酋長說,他在回程時殺了人,因為那人堅持要走那激流,他知道那非常危險,但是那人脅迫他,他用槍擊中他的肩膀,只是要嚇阻他。但是那人卻因此落水不見了。他說,他知道這樣無法取信陪審團,於是他只有逃回北部。酋長同意他的說法。

當他在酋長的帳篷時,一個當地騎警派得利Constable Pedley來了,他們都以為是要逮捕他,結果不是。派德利說有印地安青年偷了騎警的馬匹,他必須將那些馬匹帶回去。他一共帶走六匹馬。酋長沒有作聲,事後他對朱爾說,他不想爭吵,擔心那樣引起派得利更多疑心,對他不利。(下:他們兩人從帳篷內偷看騎警的行動。)

 

 

 

 

 

 

 

 

當他要回小木屋時,那女子說要跟他一起回去。在他的木屋等他。他很意外,就將小貓也留下給她,讓她照顧。在這裡人人都認識他,包括一個神父Father Simon西蒙。還有雜貨店的東主。他們都很喜歡他,當他自己人。

他穿雪鞋走了幾天路,回到自己在Peace River附近的小屋。這裡方圓幾十里都沒有人煙。他長年在這裡一個人生活。

這時在那村子,派得利正要跟上司請假,但是上司說他不能放假,因為有人死了,他必須去查緝兇手。派得利知道最近只有朱爾經過那一帶激流,首先就到雜貨店打聽,雜貨店主人卡拉漢Callahan就很肯定地說,朱爾不是那種人。他又到朱爾的木屋,見到那印地安女子一個人在,還有一隻貓。他說他要調查布洛迪的死因,那女子立即辯稱說「朱爾不是殺人犯」,這讓派得利更相信他有嫌疑。他勸那女子說,朱爾應當自首,如果他真的沒有罪,回來自首可以洗脫,但是逃走就肯定會被判有罪。

一天當朱爾在他北邊的木屋時,聽見有聲音,他立即警覺起來,他向門外張望卻見到一個人走過來,他仔細看清楚原來是神父西蒙。他趕出去迎接,卻發現他幾乎凍僵了,而且神智不清。他立即將他扶到到屋內給他取暖,給他酒喝。但是西蒙只是念念有詞,要他回去自首,說他是好人,逃避不是辦法,又說「汝不可殺人」之類的話,之後就斷氣了。就在此時,派得利也帶著一隊阿拉斯加犬,拉著雪橇到了,他一到達就宣布要逮捕他。朱爾辯護說,他沒有殺死那人,完全是意外。而且以現在的法律,因為他前一天跟布洛迪打過架,他回去只是送死。派得利說,法律就是法律。他還將朱爾牆上所有的步槍子彈都取出。然後拿出手銬將他扣上。朱爾沒有拒絕,只是要求跟他下一盤棋。之後他們休息。派得利說明天就出發回去,朱爾說天氣會很差,也許要走幾個星期。

第二天,朱爾埋葬了神父,就跟派得利出發。臨走他帶了兩把斧頭,說有時比手槍還有用。他這一路都帶著手銬。他在前面穿著雪鞋跑步走,派得利就站在後面的雪橇尾巴上驅趕那十多隻狗。(下:他們還未出發,騎警就給他扣上手銬,警告他一定將他帶回去。)

 

 

 

 

 

 

 

 

 

途中天黑他們就在雪地宿營。派得利每天都寫日記,第一天他寫氣溫是攝氏零下31度,走了七里路。他嘲笑派得利的日記,還說最後一天的日記將由他來寫,因為他會打死他。當晚半夜,他見到派得利熟睡中,就起身要攻擊派得利,但是派得利驚醒了,跟他搏鬥,他用扣了手銬的手拿起一把鏟子要打派得利時,派得利訓斥他,叫他住手。他最後來是住手了。但是朱爾說:你不如現在就打死我。

之後派得利晚上就睡不好覺。他白天站在雪橇上都打瞌睡。朱爾是長年在雪地打獵的人,晚上又睡得好,就一個人在前面飛快地奔跑。第三天他們就見到有兩個人在前面,他們也是獵人,說他們的雪橇狗都死了,現在也沒有食物了。派得利允許請他們吃了一餐,但是說沒有辦法帶著他們一起走,就建議他們繼續往前走,到朱爾的小屋去暫住。當晚他們見到朱爾帶著手銬,就起了壞心要幫助朱爾制伏這騎警,三個人都有好處。朱爾沒有表態。第二天一早,那兩人趁派得利還在睡覺,突然發動要打死那騎警,沒想到朱爾醒覺動手阻止,他帶了手銬的手都先後打倒其中一人,之後派得利起身也打倒一人,但那頭一個人又回身打倒了派得利,是朱爾回頭又救了派得利。之後他們將那兩人趕走,指導他們去朱爾的小屋路徑。派得利問他:為什麼要救我?他說:(殺你)那工作我留給我自己。

雖然他們之間敵意很重,但是朱爾卻給奇景起了個外號,每次跟他說話就叫他Hey, Bebi。派得利聽慣了也不在意。

這時開始下大雪,一方面傷體力,一方面也很難辨識地形跟方向。這方面朱爾一點都不幫他的忙,不久派得利就不得不承認他迷路了,他們走到一座山前,前面明顯沒有路,當他正在考慮時,聽到雪崩,他們趕忙躲避到一座巨石下面,幸好大家都沒事,包括那十多隻狗。派得利低聲下氣的問他,究竟他們現在在哪裡,朱爾不肯說。派得利又說,他們已經沒有鹽,沒有糖,沒有茶葉,只有一些醃魚。朱爾跟他談條件,說「你給我槍,我可以打獵,就有得吃。」派得利不肯,再問他們到底在哪裡。朱爾說:反正我說了你也不信。派得利見他這樣,就帶著雪橇狗去勘查地形,說自己可能一天才能回來。但他走了不久,就聽見狼叫,兩三隻狼包圍著他,他要去拿槍時,不慎踩到朱爾在這一帶放的陷阱。(沒有朱爾帶路的後果),他開了一槍後還是動不了。朱爾聽到槍聲,趕著過來,用斧頭趕走了狼。他要派得利解開他的手銬,他才能為他鬆綁,派得利不肯,他就不理派得利,拖著雪橇走了,派得利在後面大叫,他才回頭,派得利解開他的手銬,讓他為自己解開了陷阱。(下:派得利被陷阱扣住腳,趴在地上,請求朱爾幫助。)

 

 

 

 

 

 

 

 

他扶著派得利回到原地宿營,這時朱爾解釋「你現在知道我為什麼殺了那人?當時沒有選擇。」之後派得利說可以不再為他扣手銬,但是也不會放他走。他們聊天時說到回家,派得利說「你還有一間木屋,我見到有窗簾,還有女人跟小貓等你回去。我卻連家都沒有。」之後他洩氣的說:我們都回不去了。朱爾笑笑,叫他別擔心。

第二天,派得利問他怎麼走,他說有一條近路,但是以派得利的腳,他可能無法走。他建議走一條遠路,但是路比較平。

這個晚上他們連魚都吃完了。他們隨便吃了點東西,又聽到狼叫聲,突然間他們見到大批野狼的眼睛閃閃發亮,朱爾知道他們遭遇整批狼的襲擊了。派得利拿起步槍嚴陣以待,朱爾也拿起斧頭,這時見到野狼從他們前面,後面及四面包圍,知道這一群郎至少有三十幾隻。當狼群接近時,他們開始開槍,用斧頭攻擊,但是無法同時間應付這樣多狼,等他們擊退這些狼時,已經有好幾隻狗被咬死。而派得利也受了傷,朱爾只聽到他慘叫一聲,原來他一度被一隻狼咬住喉嚨,是朱爾趕走了那隻狼。這時見到他已經嚇傻了。朱爾跟他講話他也聽不見,只是兩眼發直。

第二天起來,他們只剩下三隻雪橇狗。派得利還是傻的,不能說話。這一天雪更大,地上的雪也有一尺多厚。派得利還是不說話,最糟糕是他走走就會自己轉彎。朱爾叫他回頭他也不聽。後來朱爾用手銬將他扣到雪橇上。但即使這樣,他還是倒在雪地上,朱爾就連雪橇都丟掉,自己拖著派得利走。走了好久終於到了他們的村子。朱爾對他說,不能讓他這樣落魄的回去,這會讓村子裡的人說好久的閒話。於是等到天黑才將他帶回自己的小屋。(下:途中派得利失去神智,朱爾將他用手銬扣住,拖著他走。)

 

 

 

 

 

 

 

 

到了小屋,那女子好高興見到他,說大家都說他們兩人一定都死了。還問他為什麼帶回那騎警。他說都是他的錯,因為他故意讓他迷路。他叫女人拿酒給派得利,派得利還是不清醒。朱爾甚至學那隻狼掐他的脖子,想把他嚇回來,都沒有用。

這期間,那女人到雜貨店去為他們買酒,也買食物,雜貨店的卡拉漢眉精眼企,見她買這麼多東西,故意多給她一些菸草,也不收錢,還說:「我早知道有朱爾在,他們不會出事的,一定會回來。」不過他警告她,說地方上的騎警發誓要找到派得利跟朱爾,叫他們小心。

她回到小屋,派得利還是沒有恢復正常,只會跟那隻小貓玩,跟人完全不溝通。朱爾決定帶派得利去那處激流,一來讓激流嚇醒他,二來讓派得利體會到當時他射擊布洛迪的心態。於是他半夜帶著派得利到當時的村落去買了一艘上好的獨木舟,跟派得利上了船。最初派得利還是渾渾僵僵的,但是到了激流處,他也開始緊張了,人性本能讓他開始划動木槳,而且越划越快,最後終於說話了:你要殺死我們嗎?朱爾很高興的說:你終於說話了。派得利叫他回頭,回頭,但是此時已經無法回頭。他們兩人都用力划槳,控制船身。這時派得利認為朱爾故意要兩人都死掉,就忍不住拿起槍朝他開了一槍。他避過了,但是這時激流打轉,幾乎無法控制,最後兩人滾下瀑布一樣的激流,船也翻了。他們兩人抱住那木舟,跟著水流滾下,最後終於抱住岸邊石頭,兩人摻扶著上岸。

最後是法院,派得利親自作證,說他對著朱爾開了一槍。法官問他是要殺死他嗎,他承認是要殺死他。他的證詞洗脫了朱爾的罪名。於是他被無罪釋放。大家都恭喜他,他跟那女子一起離去,見到派得利一個人,他回過身將那隻小貓給了派得利,叫他為他自己跟小貓建一個家。最後他還問:你是真的要殺死我?派得利點頭,不過說:我經常失手的。(下:他們將小貓給了派得利。)

 

 

 

 

 

 

 

 

 

朱爾他們走遠後,派得利對小貓說:Hey, Bebi 。而朱爾就跟那女人一起划船走了。

製作與卡司:

史都華格蘭傑演這電影時38歲,正是他最當紅時期,他剛剛演出 King Solomon’s Mines 所羅門王寶藏(1950),之後馬上就會演出Scaramouche 美人如玉劍如虹 (1952),The Prisoner of Zenda 古堡藏龍 (1952),都是他一生最成功的作品,而他也是多才多藝,並沒有被定型為劍俠片角色。他在前面介紹的一部 Soldiers Three  (1951)中,學了很濃重的倫敦下等人口音,而在這部片子中,又說一口法裔加拿大人的口音,那口音真的很讓人相信,也是他的語言天才。這一部片子雖然不是他最為人記得的片子,主要因為配角方面比較弱,我認為那個騎警的角色如果是讓James Stewart 來演,一定會成為大片。本來這電影的主角也應當是那名騎警,而非獵人。不過看完電影,對於Wendell Corey也會很欣賞,只是因為他不紅,(不夠有型),電影的地位就有了偏差。

女主角是當時30歲的Cyd Charisse西德雪瑞絲,在這片中是一個被糟蹋的角色,她在片中甚至沒有名字,這角色其實換任何一個沒名氣的演員來演效果都一樣。雪瑞絲有一副近乎完美的身材,而且十分美麗,舞藝也是一流。影評人解釋她所以沒有大紅,是因為當她進入影壇時,舞蹈電影已經式微。而她據說因為太高(五呎七吋),就難以找到搭配的男星,在 The Band Wagon  (1953)中,男主角Fred Astaire就在劇本中埋怨她太高,不肯跟她配戲。(他們後來又合作了一部 Silk Stockings /1957,兩部片都很成功)。

其實這電影還有一個主角,就是風景。好像電影剛開始時,朱爾一個人划獨木舟到達,那是一個沉靜的胡,背景是有雪的山,周圍是聳立的常綠樹,美麗得讓人窒息,可以亂真是加拿大風景。我上網去看愛達荷的風景,發現如果選對角度,是可以比美亞伯達省Alberta的湖光山色。據說片中的實景是在1951年三月,在愛達荷州的Sun Valley風景勝地,以及Hood River,Galena Pass等地拍攝。原定計畫是六月時再到亞伯達北面的Fort Chipewyan (也就是故事的確實發生地點)去拍攝,但因為當時當地的天氣太差,就繼續在愛達荷州拍攝。否則就太可貴了,因為那地方人煙稀少,如保留當時當地的畫面,就肯定非常珍貴。

雖然這電影很多冬天雪景讓人體會到當時的北方獵人生活的孤寂和辛苦,但是對於獵人的生活毫無描述,是唯一的遺憾。這些早期的加拿大皮毛獵人,包括法裔的跟主要是蘇格蘭人的,曾經是加拿大歷史上很重要的一部分。是在他們孤獨的腳步帶領下,發展了加拿大西部的開發歷史。這電影的描述雖然不是全面,卻也讓我們體會到片面,也已經很讓人開眼界了。

這電影號稱是第一部使用Ansco 技術拍的彩色片,據說MGM 米高梅的攝影部門研究了十年,將這種技術發展到最好,主要是可以與使用黑白底片時同樣的沖洗程序,節省時間。此外在分辨白天及黑夜時,不用特別在適當的時間拍攝,就有相同效果,對於製作程序相信非常有利。不過在彩色效果上,倒不覺得比其他技術更好看。這一點就要專家評述,我只是以觀眾的眼光評述。

這電影賣座不錯,北美收入211萬元,海外市場收入190萬元,淨賺80萬元。

主要演員表:

史都華格蘭傑Stewart Granger飾獵人朱爾文生Jules Vincent

溫德爾考利Wendell Corey飾騎警派得利Constable Pedley

西德雪瑞絲Cyd Charisse 飾印地安女子

Morgan Farley 飾神父西蒙Father Simon

J. M. Kerrigan 飾雜貨店主卡拉漢Callahan

Howard Petrie 飾酒吧挑釁者布洛迪Max Brody

Houseley Stevenson 飾碼頭老人

Lewis Martin 飾騎警上司

John War Eagle 飾印地安酋長

Ray Teal 飾歹徒之一Ruger

Clancy Cooper 飾歹徒之二Sloan

Holmes Herbert 飾法院行政官

 

Click: 13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