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 蜜蜂總動員
電影 Pleasantville - 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Titanic 鐵達尼號 (泰坦尼克號)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雙虎屠龍
電影 Gone with the Wind 亂世佳人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 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 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Fiddler on the Roof 屋頂上的提琴手

2022-03-30 22:15:30

這是美國(加拿大)製片及導演Norman Jewison諾曼鳩伊森在1971年推出的彩色大銀幕歌唱片,說的是烏克蘭一個猶太人的村莊的貧苦農民,在上世紀初,於舊有宗教與社會變遷中的適應問題,以及遭受沙皇政府迫遷的一段經歷。劇本改編自當時一部非常受歡迎的同名舞台劇。這齣舞台劇在1964年開始在百老匯演出,歷時長達十年之久,一共演出超過三千場,是截至當時最受歡迎的舞台劇。估計包括其他30個國家及地區的演出,全球有三千萬人看過這齣舞台劇。

這部電影的主角是以色列演員Topol,他也是這齣舞台劇在倫敦上演時的主角。他在美國毫無名氣,但是導演鳩伊森認為他更適合這角色。鳩伊森沒有啟用在百老匯舞台上演這角色(而大紅的) Zero Mostel,讓很多人意外。但是鳩伊森認為Mostel個人的風格遠超過劇中人需要的氣質。這點絕對正確。Mostel或許適合在舞台上演出,但是他讓觀眾覺得是在看他,而不是劇中那個農夫Tevye。其他演員也多數是美國人不熟悉的舞台演員。雖然如此,這部片子卻非常成功,盡管片長三小時,卻是1971年賣座第一位,而且獲得八項金像獎提名,獲獎三項。其中獲獎的是:最佳攝影,最佳改編及原創音樂,最佳錄音。落敗的包括:最佳影片(輸給The French Connection),最佳導演,最佳男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布景等。

這電影說的雖然是烏克蘭境內發生的事,不過主要外景是在當時南斯拉夫的Zagreb拍攝。那裏的農村景色非常適合劇中需要。

片名Fiddler on the Roof表示猶太人就像屋頂的提琴手,戰戰兢兢,隨時會掉下來。這電影有將近20 首歌曲,多數由男主角Topol演唱,很多都是他對人生及宗教的思考。在香港推出時的譯名是「錦繡良緣」。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05年俄羅斯帝國境內,烏克蘭一個貧困的農村Anatevka 安納提夫卡。這裡有一個農人叫做Tevye提耶,他每天騎著馬車到附近送牛奶,牛油,乳酪維生。這村莊的人都是虔誠的猶太教徒。提耶很以這宗教代表的傳統為榮。在影片中的第一首歌Tradition,他就強調傳統的重要。有了這傳統,每個人才知道自己是誰,應當做甚麼事,社會有了秩序。(下:提耶每天推著車子送牛奶。)

 

 

 

 

 

 

 

他家中有妻子高迪Golde,以及五個女兒。因為家裡窮,女兒都沒有嫁妝,大家都準備靠媒婆說媒,嫁給年紀較大的有錢人。不過大女兒Tzeitel柴特兒私下已經跟村子裡的一個年輕的裁縫默特Motel Kamzoil要好了很久,並已私訂終身。她要默特跟父親提親,以免父母將自己嫁出去。但是默特認為自己太窮,他要等存夠錢買一架縫衣機時,再正式跟她父親求親。

但是這天,村子裡的媒婆楊提Yente來拜訪,說屠夫沃夫Lazar Wolf太太死了幾年了,還未續絃。現在看上了柴特兒,希望求親。母親高迪聽了很高興,畢竟嫁給沃夫終生就不缺吃喝。楊提走後,幾個大女兒就彼此調侃。她們唱了一首Matchmaker,內容是說按照次序,一定是大姊先嫁。但是柴特兒說她不願意聽信媒人擺弄。原來老二也已經看上當地教士Rabbi的兒子,她們都希望能夠嫁給意中人,不過最後都悲觀的認命,說沒有選擇自由,兩個妹妹就說,有丈夫比沒有丈夫好。(下:五個女兒一起唱歌。)

 

 

 

 

 

 

 

 

這天,提耶剛剛送牛奶到一個村落之後,回來又送到鎮上另一個角落,途中因為老馬走不動了,他要自己拖著車子,有點怨氣,唱了一首If I Were a Rich Man,有點詢問上帝為什麼將自己做成窮人。還說夢想成為有錢人,建一所大屋子,在屋樑上跳舞。還問上帝為什麼甄選猶太人Chosen people,不去選其他種族的人。提耶在唱歌時,或其他時候經常會跟上帝對話。同時尋找答案。也是他的一個思想過程。

到了那地方,大家來取牛奶時,有人拿來報紙,說沙皇發下命令,已經有很多村鎮開始驅逐猶太人。大家聽了都認為那是很遙遠的事,不會發生在這裡。這時旁邊一個年輕人柏切克Perchik就教訓大家這種逆來順受的態度不對,要大家團結起來反抗。大家都不以為然。但是提耶見他是大城市基輔來的,受過教育,又沒有工作。就說願意請他到家裡教五個女兒,換取一宿及三餐。年輕人同意了。

當晚提耶就帶柏切克回家。這天是猶太人的安息日Sabbath,太太很重視這日子,要他們都換上衣服,點上蠟燭,提耶跟高迪唱了一首祈禱歌Sabbath Prayer。高迪在歌曲中希望女兒都嫁得好,衣食無缺。

其實在提耶回家時,太太已經忙不迭地叫他去見屠夫沃夫。他以為沃夫要跟他買乳牛,吃完飯就去了。見到屠夫家裡的家具跟設備,非常羨慕。談話間,出了許多誤會,最後才知道他是要求親。沃夫說他太太死去後,就感到寂寞,希望跟柴特兒結婚,說保證對她好。提耶只稍微想了想就同意了。雖然沃夫的年紀看來比他還大,但是至少嫁給他以後不會挨餓。沃夫高興得請他喝酒。他們喝得不過癮,又到酒吧去喝酒,一杯又一杯,這時歡樂的唱了一首To Life,他們的歡樂影響到旁邊一群俄羅斯人,哥薩克人,那些年輕人都一起加入唱歌跳舞,跳的是哥薩克舞,大家都盡興。

當晚他醉醺醺要回家時,遇見當地的一名地方長官,那官員嚴肅的告訴他,上面有命令要他們對地方上的猶太人來一次非正式的驅逐(預演)行動。因為那警察的表情,讓他感到擔憂。回家途中他見到了那個他經常幻想的小提琴手,見到他在前面拉琴引路。他跟那個幻想的琴手一起跳舞,再度問上帝,為什麼不選其他的民族。(下:他經常仰頭跟上帝談天,有時訴苦,有時商量。)

 

 

 

 

 

 

 

第二天一早,那個波切克已經在教兩個最小的女兒讀聖經。但是他對聖經的解讀,跟教士平常的教導很不一樣。還教她們永遠不要相信自己的雇主,要懂得爭取平等跟公平的待遇。這時二女兒Hodel赫朵在一邊聽了不服氣,就跟他辯論。赫朵明言自己喜歡教士的兒子,不喜歡他這種將世界顛倒過來的想法。波切克趁機教導她,要有主見,不要輕信別人的教導。還說現在城市裡的青年都自己選擇對象,不會讓父母決定。之後拉她起來跳舞。這些都是她沒有聽過的,而且男女一起跳舞在猶太教是禁止的,她急忙逃開了,但是思想上開始有了改變。

提耶因為昨晚酒醉,這天快中午才醒來。高迪趕快問她昨晚的情況。他說他已經答應屠夫,現在就去告訴女兒。他到了牛棚,柴特兒正在擠牛奶。他將事情說了,柴特兒聽了立即哭了,之後鼓起勇氣哀求父親不要讓她嫁給沃夫。她說如果是為了錢,她會做奴隸幫家裡賺錢。提耶最初非常生氣,因為他的世界還沒有女兒背棄父母的決定。但是見女兒哭得可憐,終於說不會強迫她。這時默特也聽到消息趕來了,終於鼓起勇氣說,他們已在一年前私定終生。提耶聽到了說:這是沒聽過的,荒謬的,難以想像的,但是見到女兒的渴求,他同意了。這時他又唱了那首Tradition,說世界反了,他們居然私定終生,沒有父親作主的婚姻,如何可以幸福快樂。你們終有一天會後悔。

但是柴特兒跟默特,已經興奮得到旁邊的樹林裡去邊唱邊跳,他們唱的是:Miracle of Miracles,都為這預料外的喜訊喜不自勝。(下:柴特兒跟默特高興得跳舞。)

 

 

 

 

 

 

 

而這天,家裡的三女兒夏娃Chava這天在玉米田一個人行走時,被四個俄羅斯青年調戲,她一再躲避,這時第五個俄羅斯青年出現,原來他是Fyedka耶卡,注意夏娃很久了。因為他跟夏娃都喜歡看書,常在圖書館見到她。耶卡見到趕來趕走那些男孩,夏娃見到他是俄羅斯人,也不搭理他。他則有備而來,帶了一本書給她,希望她看了之後兩人可以討論。夏娃收下了。

提耶答應大女兒的婚事後,不知該怎麼告訴妻子。因為已經答應沃夫的事,很難反悔。於他想出一個計謀,當晚睡覺睡到一半,他假裝做了惡夢,把妻子吵醒了,他就說自己夢到她的祖母 (也叫做柴特兒),她對他說,柴特兒應當嫁一個裁縫。之後沃夫已經去世的妻子莎娜Sarah 出現,她則張牙舞爪非常兇猛的說,禁止任何人嫁給我丈夫,住到她的家裡去,否則會每天騷擾到她死去。高迪聽到這裡也同意,讓柴特兒跟默特結婚。(這一段夢中墳墓的歌唱及舞蹈,叫做Tevye’s Dream)。

終於到了柴特兒跟默特結婚這天,村子裡的人都到了。提耶有感而發唱了一首Sunrise, Sunset,意思是時間一天天過,女兒都長大要嫁人了。之後沃夫還送新人五隻雞,但是卻說這婚禮應當是他的,於是提耶跟他吵了起來。之後有人辯論,女孩是否應當自己選丈夫,大家又爭吵。這時波切克起身,說既然新郎新娘彼此相愛,應當由他們做主。他還拉著赫朵跟他一起跳舞。大家都嚇著了。波切克還將分隔男女的一根繩子跟上面的布簾子取下,提耶見到就拉高迪去跳舞。之後新郎新娘也一起跳,其他夫婦也都一起跳舞。大家的情緒都很高。

但此時那名地方官帶著好幾個警察,大漢騎馬到了。本來那地方官不願意這樣做,但是上面的命令是,如果他不做,會叫別人做。於是他只好執行命令。他們到了除了到現場大肆破壞,將桌上的食物都推到地上,打爛家具,還放火燒他們的房子,穀倉。客人都已經四散。後來是這官員叫大家收手,才離去。提耶要大家收拾,同時又問上帝:上帝為什麼允許這樣的事發生?

(中場休息)

過了幾個月,波切克決定到基輔去參加革命,他向赫朵告別,也同時向她求婚。他求婚的方式很奇特,像是發表一篇政治演說。他說:世界在改變,有新的社會跟經濟形勢出現,人們必須團結,創早新時代。他們也要配合這時代。赫朵聽了半天問他:你這是求婚嗎?中間居然沒有提到愛情。這時波切克才說,他是求婚,並說,他到了基輔安定下來之後,會接她過去。她同意了。赫朵去跟父親說時,提耶一口拒絕,說事情沒經過他同意。但是波切克跟赫朵都說,他們不是徵求他的同意,只是需要他的祝福。提耶一邊生氣,一邊傷心,又唱了那首Tradition,說時代變了,孩子任何事都不再徵求父母同意。不過他見到兩個年輕人相愛,波切克又不是壞孩子,他只有同意,之後擔心不知道如何跟妻子解釋,他不能再做一場惡夢。波切克叫他編一套謊言,說自己有一個有錢的叔父。(下:得到他的批准,赫朵跟波切克都十分高興。)

 

 

 

 

 

 

 

 

這些發展讓提耶對於過去產生了疑慮,也為了跟妻子解釋,他回到家裡就問妻子Do You Love Me?,意思是說她們結婚25年了,從未考慮過愛與不愛的問題。高迪也不好意思說,也只是說:我幫你生了五個孩子,我幫你煮飯洗衣服,我們打也打過,鬧也鬧過,你說這不是愛是甚麼?最後提耶也說:我想我們之間是有愛。經過25年至少現在知道了。

這時在基輔,波切克手舉紅旗,帶領一批青年在廣場示威,叫口號。一批騎馬的俄羅斯士兵來到驅逐他們。人群開始散了,四處奔逃,但也有些堅持不走。他們被士兵的馬匹轟走,有的倒在地上被逮捕,波切克是其中之一。

回到提耶的村子,媒婆楊提拿了一封信來給赫朵,原來是波切克寫的。他沒有接赫朵到基輔的意思,只是說他被放逐到西伯利亞去了。赫朵接到信立即決定到西伯利亞去,跟他在一起。提耶無法阻止,只有送她到火車站。唯一希望是,西伯利亞也有被放逐的猶太教士,可以為他們證婚。在等火車的時間,赫朵唱了一首:Far From the Home I Love,意思是捨不得離開這個住了一輩子,所愛的家鄉。提耶送女兒上火車之後,仰望天空希望上天為自己照顧女兒,確保她衣服穿得夠暖。

幾個月後,柴特兒生了兒子,默特也買了縫衣機。村子裡的人都前去參觀。默特宣稱自己以後做的衣服都會更完美了,他還為大家示範縫衣機的用法,大家都嘖嘖稱奇。

三女兒夏娃這天鼓起勇氣跟父親提起要跟耶卡結婚的事,提耶一聽對方是俄羅斯青年,立即反對。他說絕對不容許女兒嫁給不同宗教的人。他並且要女兒及終止再跟耶卡見面,斷絕往來。甚至不准她再提對方的名字。但是第二天,夏娃就跟耶卡私奔了。提耶知道了,禁止任何人提起這個女兒,他當這女兒已經死了。

母親高迪私下到當地一間俄羅斯教會去打探,知道他們在這正教教堂由當地牧師(神父)證婚。回去後對提耶說了,提耶就宣布夏娃已經死了,叫家人以後不再提起她的名字。這時他唱了一首Chava Ballet Sequence,其實是感傷的對女兒的懷念,述說她們小時候的種種成長的經驗。這是一首抒情歌曲,中間有三個女兒的芭蕾舞畫面,用黑影表達。而且三個女兒後來的伴侶也有出現,將她們接走。是一首音樂及畫面都優美的歌舞。(下:這首歌曲中有三個女兒跳舞的畫面,非常美麗。)

 

 

 

 

 

 

夏娃不忍離開家人,這時又回來要求父親接納他們,再度被提耶拒絕。但其實提耶心中也有疑慮,他不停地問上天,自己拒絕一個外教女婿是正確的,對不對?但是與此同時on the other hand,如何可以將自己扶養長大的女兒摒棄於門外?他自己也在糾結,只是後來對宗教及傳統的執著讓他堅持立場不變。說再也沒有on the other hand了。

到了這年冬天,俄羅斯士兵終於有行動了,通知大家三天內必須把房子賣了,全部搬走。大家聽說了,聚集在一起開會,說要反抗。但是默特等年輕人說,也許換一個地方是新的生機,反正這裡過的都是窮日子。於是大家開始收拾行李。這時大家唱了一首Anatevka,將自己在這裡的一生做了總結,總之是一鍋一瓢都捨不得。但也辛酸地說,自己從祖先開始,已經不知被多少個國家,多少個政府驅逐,一處又一處的遷徙。

不只是居民被迫遷走,連教士Rabbi也要走。這時媒婆楊提說,她要回到耶路薩冷,這樣以後就不會再被逼遷了。其他多數是到歐洲其他地方,屠夫沃夫說要去芝加哥,投奔那裏的親戚。提耶跟高迪,還有兩個小女兒決定了去紐約。他們期望柴特兒跟女婿之後會到那裏跟他們會合。也希望波切克獲釋後,也跟女兒到美國跟他們談團聚。出發前,夏娃跟丈夫來跟父親告別,說耶卡雖然是俄羅斯人,他們可以不走,但是他們不會再住在這樣一個壓逼猶太人的地方。但是提耶仍然不理她,也叫別人不要理她。夏娃很難過,哭著離去,母親高迪也是含淚見她離去。但是大姊柴特兒不忍,在她身後叫了一聲:再見夏娃。提耶這時才低頭輕聲說了一句「上帝與你同在,」大家都聽見了,柴特兒開心地重複了一次。夏娃含淚回頭說,他們會跟舅父Avram住一陣子,希望大家保持聯絡。(下:夏娃跟丈夫來跟家人道別。)

 

 

 

 

 

 

 

三天後大家一起出發,每一家都推著一車子的難捨的身外物。教士跟著大家走了一段路後,在分叉路口為大家做了最後一次的宗教儀式之後,大家才分道揚鑣。最後響起了Fiddlers on the Roof的樂聲,繼續為猶太人的經歷感傷。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最後見到這些貧苦的人家,將全部家當放在手推車上,離開住了幾世的家園,確實很令人感傷。這電影的攝影也很優美,很多草原上的景色,在黃昏時拍攝。還有很多歌曲是以光影方式表達,都增添美感。

這電影及舞台的劇本來自於烏克蘭的猶太作家Yakov Rabinowitz的幾本小說:Tveye’s Daughters,以及Tevye the Milkman等小說綜合編成。他的筆名是Sholem Aleichem,他跟家人也是在俄羅斯的 pogroms行動中,被驅逐出境,先是居住在瑞士,後來在1914年前往美國紐約。他出版很多書,其中不少是兒童書籍,他還有「猶太人的馬克吐溫」的外號。

導演Norman Jewison這時已經推出了 In the Heat of the Night惡夜追緝令 (1967),The Thomas Crown Affair 龍鳳鬥智 (1968)等片,已經在影壇有一定地位。他拍的很多片子都有政治訴求,或是要顯示走在時代尖端的思想。此外他因為拍了這部片子,加上他的姓氏Jew-i-son (猶太人的兒子),經常被誤認為是猶太人,但其實他是加拿大出生的基督教家庭。這部片之後他有十年時間沒有成功作品,不過之後有多部知名作品,包括:Best Friends (1982),Agnes of God (1985),Moonstruck (1987)等。我很少介紹這一類電影,因為總有些地方讓人看不下去,或是感覺不舒服。

這電影的男主角Topol (Chaim Topol) 非常適合這角色,歌喉也不錯,據看過舞台上的Zero Mostel演出的這齣舞台劇的人,與電影比較,都說他的演出要更好,特別適合電影的表現。(Zero Mostel脫不了他諧星的本性。) 他在本片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並獲得金球獎最佳男主角獎。不過Topol除了這部片子,就不再有能讓他如此發揮的角色。但他多次在世界不同舞台上飾演這同一個角色,1991年還在百老匯演出時,獲得舞台東尼獎Tony Awards的最佳男主角獎。

這片中其他配角後來也都默默無名,包括因這部片子,獲得最佳男配角提名的(飾演裁縫默特的) Leonard Frey,他也沒有紅起來,之後只在舞台及電視中偶爾演出。唯一例外是飾演共產黨員波切克的Michael Glaser (Paul Michael Glaser),他後來在七十年代 (1975-1979) 在電視劇集Starsky and Hutch中飾演其中一個主角Dave  Starsky,所以是那幾年在美國家喻戶曉的人物。

除了電影的外景南斯拉夫鄉郊景色非常真實,而且片中那些農舍都是真的,不用建一座新的農舍,再以人工去「弄舊」,所以給人完全真實的感覺,另一個幫助效果的因素是,攝影師Oswald Morris為了讓影片看來非常鄉土,所以在鏡頭前蒙上一層女人的絲襪,結果就是後來大家見到的有一種夢幻,但又不離真實的美。結果他贏得一座奧斯卡金像獎。(後來很多攝影師都用絲襪製作效果,讓原有類似皺紋,或是其他的缺陷都可以被遮擋。)

這電影中幾乎所有歌曲都是Jerry Bock作曲,Sheldon Harnick填詞,這些歌曲都是為1964年的舞台劇編寫。這齣劇的歌曲當年還為他們贏得一座舞台東尼獎 Tony Awards,但這電影推出後獲得這一年的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及改編音樂時,卻是由這電影的音樂改編者John Williams獲獎,他也對一些歌曲做了改動。

這電影大大成功,九百萬元的預算,賣座收入高達8,300萬元。賺了將近十倍。

主要演員表:

Chaim Topol飾提耶Tevye

Norma Crane飾妻子高迪Golde

Rosalind Harris 飾長女柴特兒Tzeitel

Michele Marsh 飾次女赫朵Hodel

Neva Small飾三女夏娃Chava

Molly Picon飾媒婆楊提Yente

Paul Mann 飾演屠夫沃夫Lazar Wolf

Leonard Frey 飾裁縫默特Motel Kamzoil (大女兒的丈夫)

Paul Michael Glaser飾波切克Perchik (二女兒的丈夫)

Raymond Lovelock飾耶卡Fyedka (三女兒的丈夫)

Elaine Edwards 飾四女兒

Candy Bonstein 飾小女兒

Zvee Scooler飾猶太教士Rabbi

Louis Zorich 飾地方官員

Alfie Scoop飾舅父Avram

Tutte Lemkow 飾提琴手

 

Click: 154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