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You Only Live Once 逃命鴛鴦

2021-11-06 22:38:34

這是Walter Wagner在1937年推出的黑白犯罪電影,也是導演弗里茨朗Fritz Lang拍的另一部黑色電影film noir,說的是一個多次犯法之後被釋放的男子,出獄後在社會上及求職上都遭遇歧視、挫折,雖然不想再度走上犯罪的路途,卻被過去作案的朋友誣陷。而一個愛上他的女子也都跟他一起走上不歸路。

這電影由女星Sylvia Sidney希薇亞西妮,以及亨利方達Henry Fonda主演。這是31歲的亨利方達早期的電影之一,此時還未成名,而女主角西妮雖然只有27歲,卻已經有十年的影齡,並已經演出過多部大片,都是女主角:City Streets (1931),Street Scene (1931),Madame Butterfly (1932),Fury (狂怒) (1936),Sabotage (1936),Dead End 死角 (1937)等,所以電影是由她掛牌主角。

 

 

 

 

 

 

 

這只是弗里茨朗在美國拍的第二部片子,第一部是1936年的 Fury (狂怒),據說他拍的這電影被刪減了15分鐘,因為太過暴力。這電影跟剛剛介紹過的尼可拉斯雷Nicholas Ray 導演的 The Live by Night 夜逃鴛鴦  (1948) 很相似,都是要為誤入歧途的青年訴求。尼可拉斯雷以及Fritz Lang的電影都有這個趨勢,認為社會上的不法之徒都有不幸的身世,未必是他們的錯,但是Fritz Lang就更一步,將警察,社會上正義之士都描述為偽君子,因為他們的壞,才讓那些人變壞。這是非常的不正常的看法。不過他們卻因為這樣的看法,受到現代影評人推崇。

劇情:

一個純潔的少女瓊恩Joan Graham,在一個大城市的法律事務所工作。這種多數由政府資助的法律事務所Public Defender專門為罪犯,特別是付不起律師費的人打官司。瓊恩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了一個慣犯艾迪泰勒Eddie Taylor,而且愛上他。而艾迪即將獲釋,她非常高興要去迎接他出獄。瓊恩的上司惠特尼Stephen Whitney一直暗戀瓊恩,他多次勸告瓊恩,說這樣的人未必立即改變,但是她都不聽。

艾迪要出獄了,監獄的典獄長惠勒Wheeler警告他,他已經犯案三次,再犯一次就會是至少終生監禁,叫他好自為之。原來他過去犯過偷車罪,侵占,還有一次打劫銀行時,他負責開車。不過監獄中的神父諾蘭Father Dolan就說對他有信心。

當他走出監獄時,驚喜的見到瓊恩來接他。瓊恩等了他三年都沒變心。他們開車途中,見到有公證結婚,就去辦了結婚手續,之後在一間小旅館住下。在這裡他們享受難得的溫馨時光。他們在池塘見到一隻青蛙,艾迪說當一隻青蛙死去,另一隻也會死去。他們沒有另一半就活不下去。瓊恩說,也許青蛙在對方身上,見到別人見不到的好處。(下:公證結婚後的溫馨日子也帶著傷感。)

 

 

 

 

 

 

 

 

不過在他們登記時,那旅館主人已經起了疑心,因為他喜歡看偵探雜誌,覺得艾迪的樣子眼熟,此外當他問到他們名字時,覺得他們神情有異。於是他翻出舊偵探雜誌,一本本去找,果然發現艾迪曾是犯人。於是跟妻子立即到他們房間下了驅逐令。

艾迪很不服氣,但是瓊恩勸他,以後要習慣這種待遇,不要發脾氣,否則只有自己吃虧。他們半夜離開了那間旅館,另外找住處。之後在瓊恩上司惠特尼幫助下,艾迪在一間貨車公司找到開卡車的工作。瓊恩就計畫以他們兩人的薪水買一間小屋。但是艾迪的老闆威廉William很歧視他,經常叫他jailbird。一天,他在出勤時中途帶瓊恩去看一間屋子,結果遲到了一個半小時,老闆就將他開除了,說耽誤後面的任務。盡管他解釋,威廉還是不同意。

回去後,瓊恩告訴他她已經為那間屋子付了一部分訂金,周末時他再付一部分就算。他聽了非常意外,立即再去找威廉,他哀求威廉給他多一次機會,威廉不僅拒絕,連推薦信都不肯給他,還說很難聽的話,艾迪揍了他一拳之後離去。

這時艾迪過去認識的一些損友來找他,希望一起參加一次銀行打劫。他拒絕了,堅持自己不再走歧途。但是那人還是去搶銀行,他在解款車到達時下手,用瓦斯彈進攻,結果死了六人。但是那劫匪故意將(有艾迪名字縮寫的) 帽子留在現場。因為真的劫匪不知所蹤,他就成為警方第一通緝目標。

艾迪決定逃亡,但是瓊恩勸他逃走不是辦法,如果他沒有做一定可以脫罪,勸他留下來自首。這時警察到了,瓊恩逼他自首,他唯有同意。之後惠特尼全力幫他打官司,不幸的是,他被陪審團裁決有罪,法官裁決死刑,等待電椅死刑。

艾迪非常氣憤瓊恩當時不讓他逃亡,拒絕見她。幾經哀求,加上神父的勸告,他同意見瓊恩。見面時,他只提出一個要求,要瓊恩將一把槍(拆解了)帶給他。(下,他們透過囚室的窗口說話。)

 

 

 

 

 

 

 

 

瓊恩非常害怕,幾經思考她還是帶了一把槍去監獄。不過這把槍沒有通過監獄的電眼,發出警報,幸而神父諾蘭在場,跟警衛說是他不小心帶了一把小刀在口袋,避過了瓊恩被警察逮捕。之後他私下取走了瓊恩的手槍。瓊恩這次無法見艾迪,她要神父轉告艾迪一句話,說她沒有忘記那青蛙的故事。

不久就是艾迪行刑的日子,這時已經懷孕的瓊恩決定在他行刑那一刻服毒自殺。但在艾迪的最後晚餐時,他拒絕吃東西,送餐的是一個同情他的舊時的囚犯,他在咖啡杯底下藏了紙條,說在單獨監禁的囚室的床墊哩,有一把手槍。他知道後就打破咖啡杯用來自殘,割破手臂流了很多血,於是被送到醫院。在醫院,他又故意打爛設備,導致自己被送去單獨囚禁的房間。在這裡由床墊裡取出手槍,當醫生跟獄卒前來檢查時,就將醫生脅持,一起走出囚室。消息傳出,典獄長跟他喊話,醫生也跟他求情。但他堅持要典獄長打開大門,讓他出去。

就在這時,警方在打劫銀行的犯罪現場打撈出劫匪的汽車,以及真正劫匪的屍體,證明艾迪是無辜的,於是州長立即下令他被赦免,免除刑罰。電訊員將指令交給典獄長,典獄長立即在擴音器宣告他已獲得自由。但是艾迪認為這是典獄長的計倆,根本不信。典獄長見狀只有同意打開監獄的大門。不過神父Dolan就表示,他如果出去還是會被警方打死,而且他自認有罪,還是會因為自衛殺人。他請求讓他去跟艾迪說清楚。典獄長同意了,但是當神父去跟他說話時,他還是不願意相信,神父說「你自由了」。他仍然不信,見到神父繼續走近他,就開了一槍。典獄長見狀,就開了大門。之後神父倒地死亡。

半夜十一點,是艾迪行刑的時間,當瓊恩正準備服毒時,接到艾迪的電話,她非常高興,艾迪告訴她現在在鐵道邊的一列貨車車廂哩,她聽了立即要趕去。這時在她家的姐姐邦妮Bonnie Graham跟惠特尼都勸她不要去,惠特尼說她這一去,將來至少是十年刑期,但她堅持不聽,惠特尼見她不聽勸,就塞給她一筆錢,還給她汽車鑰匙,叫她開自己的汽車比較快。她到了鐵道,找到艾迪的車廂,將受傷的艾迪扶上汽車一起開走。(下:他們走上了逃亡之路。)

 

 

 

 

 

 

 

 

途中,瓊恩見到藥店,打破玻璃偷了裡面的消毒藥水給艾迪療傷。之後他們一路逃亡,但在一次打劫加油站時,被加油站工人認出,致電報警。這時他們的通緝懸賞已經提高到一萬元。艾迪多次叫她回去,但是她不僅表示會像那青蛙一樣不離不棄,還說這是她的錯,她的責任,因為當初是她要他自首。

他們一路都在農村小路,途中瓊恩生下了孩子。他們決定把孩子交給邦妮照顧,挑了一個晚上到他們住處附近,邦妮去敲門,邦妮他們還以為她回家了,但她只是將嬰兒交出就走了,臨走留下紙條交代嬰兒的事情。惠特尼說已經安排好小船,叫她前往古巴哈瓦那,他會繼續幫艾迪爭取司法公正,但她說無法離開艾迪,他是孩子的父親。

但當她出去打公用電話時,被人發現報警。所以這一次他們走了不遠就被警方包圍了。警方朝他們的汽車開槍,他們沒有被擊中,繼續開車。途中瓊恩說,不管再來多少次,她都會同樣這樣做。艾迪則說:多謝你愛過我。但不久他們的汽車滑入斜坡,他們被迫下來徒步。這時受傷的瓊恩不能行走,艾迪抱著她。到了半途瓊恩要斷氣了,艾迪安慰她我們就到了,你挺著,當瓊恩斷氣時,艾迪親吻她。這時警方趕上,朝著艾迪上了一槍。這時艾迪的耳中想起了Dolan神父最後對他說的話:艾迪,你自由了。門打開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有意的煽情,將他們的恩愛大大著墨,要讓人同情。但就對他們做錯的事輕描淡寫。例如做貨車司機,中途帶妻子去看房子。而妻子在丈夫工作幾天就去買房子,都是非常不智的。此外因為這是杜撰的故事,所以很多情節是編劇的安排,好像他被誣陷,又好像電影中塑造了旅館主人這樣的偏激的人,一定要趕他走,又塑造貨車公司老闆這樣不講理的人,一定要歧視他。還有加油站的工作人員誣告他們搶錢,都是編劇做出來要證明他受了委屈。加上在電影中,導演藉很多人的口幫他們說話。好像神父說的:沒有人生出來就是歹徒,有好的環境,不會是這樣子。又好像那惠特尼說的:他被冤枉了五個多月,之後你要他立即就改變心態,接受大家?這些都是一個思路的安排。(還讓亨利方達這樣的小生飾演罪犯,都是要引起同情。)

電影一開頭就要將警察抹黑。好像瓊恩做事的法律服務處,來了一個水果小販,他來告狀說,每一個警察經過他的攤販時,都會拿一個蘋果去吃,從不付錢,他要求賠償等等。都是要說明,警察未必是好人,強盜未必是壞人。這樣的理念在當時還很新,但是到了今天終於被他們長期洗腦成為主流思想。可以說害人不淺。

我在介紹Fritz Lang的 M (1931),Fury (狂怒) (1936)等片時,都曾經感嘆Lang有這方面的念頭。其中Fury (狂怒)是在米高梅拍的,當時Lang就不滿意米高梅的「干預」,例如強迫他將結尾改作圓滿的結局。而且他原來希望將那被冤枉的人寫作是黑人,也不被接受,(他根本是想在美國發起另一次的內戰)。所以這一次當製片人Walter Wagner找到他時,他就爭取有最後版本的決定權。雖然Wagner同意了,但是後來Lang說, Wagner 還是拒絕他在電影開始時加一段開場白,強調艾迪的成長環境是他走上歧途的原因。

女主角Sylvia Sidney希薇亞西妮跟弗里茨朗合作了三部片子,她自認是很難得的經驗,因為弗里茨朗不是很容易相處的導演。他跟亨利方達就處得很冷淡。有一次他在片場帶了熱湯給西妮,而且親熱地親自撥給她吃,還小聲地跟她說話,故意讓在一邊的亨利方達看在眼哩,讓他感覺自己對西妮有特殊的待遇。這些行為在片場都是應當避忌的作法。但是西妮後來解釋,亨利方達看了果然很生氣,因此在下一個鏡頭就顯出憤怒。說這是導演有意要帶出他這種反應。這就是過分牽強的說法。亨利方達需要這樣刺激才能演出憤怒?誰知道弗里茨朗不是真的看亨利方達不順眼?

這些犯罪片的劇本有很多地方過分草率,好像說,他們兩人四處逃亡,中間還生了孩子,但是隨時可以回到姐姐那裏把孩子交給她。之後就被警方發現了,但是劇本又說他們已經到了加拿大邊境,而且進入加拿大。這些都是太過方便的安排。昨天介紹的 The Live by Night 夜逃鴛鴦 也一樣,他們到處逃亡,過了好幾個州界,但是當女主角琪琪一生病了,他們立即可以開到他們認識的梅蒂開的旅館。而這時他們想起到墨西哥,他居然可以立即開車到他們結婚時為他們證婚人的家裡,難道這些地方都聚在一起?

這電影推出時不受觀眾歡迎,63萬元預算的電影,賣座僅59萬元,總計虧損48萬元,但是因為影評人吹捧,後來歷史地位逐漸升高。

主要演員表:

希薇亞西妮Sylvia Sidney飾瓊恩Joan “Jo” Graham

亨利方達Henry Fonda飾艾迪 Eddie Taylor

Barton MacLane 飾惠特尼Stephen Whitney

Jean Dixon 飾瓊恩的姊姊邦妮Bonnie Graham

William Gargan 飾神父Father Dolan

Jerome Cowan飾醫生 Dr. Hill

Chic Sale 飾旅館主人Ethan

Margaret Hamilton 飾旅館主人太太Hester

Warren Hymer飾 Buggsy

John Wray 飾典獄長Warden Wheeler

 

Click: 76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