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Patton 巴頓將軍

2021-11-02 21:48:37

這是20世紀福斯公司在1970年推出的彩色戰爭傳記影片,講的是美國在二次戰爭中的一位將軍George S. Patton的一段經歷。影片中牽涉到多場戰役,由突尼西亞,義大利,到法國及德國的戰場。劇本來自兩位將軍的傳記,一是Ladislas Farago所著的巴頓將軍的傳記Patton: Ordeal and Triumph,一是二戰將軍布萊德雷Omar Bradley的自傳A Soldier’s Story。改編劇本的兩人是Francis Ford Coppola,跟Edmund H. North。

電影中飾演巴頓的是喬治C史考特George C. Scott,一般認為他演活了這位將軍,所以今天提起巴頓將軍,人們都認為是他。他也因為這部片子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獎。片中飾演布萊德雷將軍的是卡爾馬登Karl Malden。拍這電影時,巴頓將軍已經去世多年,而當時76歲的布萊德雷就擔任這電影的顧問。

 

 

 

 

 

 

 

 

這電影的導演是Franklin J. Schaffner。電影中的戰役場面逼真,畫面美麗。片長超過三小時(172分鐘),推出後叫好又叫座,獲得十項金像獎提名,獲獎七項,包括最佳影片(Frank McCarthy),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男主角,最佳藝術指導(布景),最佳剪接,最佳音響。獲得提名但未獲獎的獎項包括:最佳攝影,最佳配樂,最佳特殊視覺效果。

這電影推出時非常成功,賣座收入高達2,800萬美元,高居當年排名第一位,同時在2003年被美國國會圖書館,以歷史及文化意義收藏在國會圖書館。在網上見到翻譯名字還有:鐵血將軍巴頓,也很不錯。

劇情:

電影一開始,銀幕上是一幅巨大的國旗,之後四星上將巴頓將軍走近,開始講話。他說:我要你們記得,沒有一個士兵可以用死換取國家勝利,他要讓敵人的士兵死去才能贏。不要輕信美國人不希望戰爭的狗屎謊言,美國人傳統上喜歡戰爭。…美國人喜歡勝利,不容忍失敗者。這是為什麼美國從不打敗仗。現在記住,軍隊是一個團隊,住,吃,睡,打都在一起。不要理會甚麼個人主義。我們有最好的食物,設備,士氣,及士兵,我其實同情那些要跟我們打仗的人。上帝,我們不僅要射殺那些敵人(雜種),我們還要切下他們的五臟,來潤滑我們的坦克。我們要成籮筐的屠殺那些可惡的(德國納粹)。

現在,我不知道你們中有沒有怕打仗的懦夫,不要擔心。我會擔保你們都會完成任務。納粹是敵人,你們只要走近他們,讓他們流血,射他們的身體。我還要你們記得,我不要任何人說我們為了任何原因不前進。我們沒有顧忌,那是對方的想法。我們會不停前進,我們會捉住對方,踢他們,直到他們起不來。我要你們回來時感謝上帝,三十年後,當你們坐在壁爐前,當你的孫子問你,你在大戰時做了甚麼,你可以不用說我在(家鄉)鏟牛糞。現在,你們這些(S.O.B.)都知道我的想法,我可以開始領導你們到任何地方去作戰了。

在字幕之後,電影開始時是1943年二月,盟軍在突尼西亞山區的Kasserine隘口被德國隆美爾將軍Erwin Rommel的軍隊擊潰,遍地屍首。當地貧窮的農民在死屍身上剝除衣服,金戒指,靴子。事後統計,盟軍死了1,800人。(下:布萊德雷將軍到了Kasserine戰地,見到美軍屍橫遍野。)

 

 

 

 

 

 

 

 

打敗仗的是美軍第二軍團II Corps,上級就想到調動剛剛在El Guettar擊潰德國跟義大利聯軍的巴頓去整頓第二軍團,預備再戰。

巴頓接到命令時是二星上將,但是獲悉他會晉升三星。因此未等參議院批准,他就將自己的所有軍服跟吉普車,都換上三顆星。他一到就整頓軍紀。早上六點過一刻,就不再供應早餐。士兵都必須服裝整齊,包括戴帽子,連醫生都規定要戴鋼盔。見到一些不是因為戰爭受傷的士兵,禁止他們住在病房。

負責接待巴頓的也是二星上將布萊德雷Omar Bradley,他帶領巴頓去巡視環境。但是巴頓是歷史迷,知道附近就是兩千多年前迦太基跟羅馬人戰爭的場址,親自去見了廢墟,緬懷之餘,還作了一首詩。

之後美國空軍少將Harry Buford帶了英國的空軍副元帥康寧漢Arthur Coningham 少將來見。巴頓對他發脾氣,說美軍在Kasserine戰敗,都因為英國沒有履行義務,提供空中掩護。還說地面的美軍不值得保護。康寧漢保證說,你今後再也不會見到德國飛機。言猶在耳,就聽到徳軍戰機飛近,並開始丟炸彈。他們三人都躲在桌子下。過了一陣巴頓憤怒的拿著手槍,出去對著空中開罵及開槍,這時外面已經有許多死傷。Buford叫喊要他進去,說盟軍需要戰地指揮,而不是多一個死傷數字。

事件過後,總部外面又多了一排墳墓跟十字架。

德國那邊也注意到巴頓將軍在盟軍那邊崛起,派了軍事學者研究巴頓的背景。說他是歷史學者,訓練部隊嚴格,會採取出奇不意的戰略等等。德國在北非的指揮隆美爾在晉見希特勒之後,決定採取迅雷速度,向巴頓的軍隊再進攻。但是巴頓已經準備好了。這一次德軍開著數十輛坦克,後面跟隨上千名部隊大舉進發。巴頓帶著部隊在遠處偽裝守望,直到對方接近才全力砲轟,結果對方的坦克潰不成軍。巴頓大勝。他驕傲地說:隆美爾,我也讀了你(寫)的書。知道對方的戰術。

不過這一次美軍也有死傷,包括他自己的副官Richard Jenson,巴頓很難過。他為Jenson在沙漠私人舉行葬禮。但是因為沙漠沒有樹木,連棺材都沒有,就這樣土葬。他還剪下Jenson一小撮頭髮,準備寄去給他的母親。

巴頓後來才知道,隆美爾沒有領導這次的攻擊,他正好回去柏林述職。巴頓很生氣,他擊敗了一個次等的將軍。

另一邊,由英國蒙哥馬利元帥領導的英美聯軍,也在突尼西亞贏了戰役。之後英美計畫聯合進攻義大利。但是巴頓跟蒙哥馬利之間發生爭執。巴頓計畫進攻西西里的梅西納Messina,蒙哥馬利進攻Syracuse。但是蒙哥馬利堅持他由Syracuse登陸後直上Messina梅西納,要巴頓在一個無人海灣Gela登陸,換言之要巴頓為他護航。蒙哥馬利很有手腕,他爭取到艾森豪副官Walter Bedell (綽號Beetle) Smith史密斯將軍的支持,所以艾森豪在接到蒙哥馬利建議後批准。巴頓看出蒙哥馬利的「陰謀」,要讓英國軍隊領功。當他順利在Gela登陸後,得知蒙哥馬利的軍隊在另一邊受挫,於是他就直上西邊的Palermo。

結果巴頓成功登陸及佔領了Palermo,德軍潰敗撤退,巴頓進城受到當地義大利居民夾道熱烈歡迎。他在吉普車上對新的副官Charles Codman (Cod柯德)說,歷史上腓尼基人,羅馬人,迦太基人,拜占廷,西班牙,阿拉伯,全部都在這裡贏得關鍵一役,現在是他這個美國人。但是亞歷山大將軍聽到了,再度發電文訓斥。蒙哥馬利則非常憤怒。

之後巴頓要搶先蒙哥馬利進佔梅西納Messina,這事為上級知道,英國亞歷山大將軍Sir Harold Alexander發電報要他即時停止。他則要下屬重新解讀這電報,繼續進攻。在場的布萊德雷(這時也已升至三星上將)勸阻無效。蒙哥馬利也不甘後人,搶先向梅西納出發。巴頓率領坦克大隊進發,一路面對德國空軍攻擊,英國空軍卻完全沒有蹤影。這一戰役巴頓的部隊蒙受相當的死傷,他在野戰醫院巡視,對傷兵一一致意。甚至跪下親吻,為重傷者授勳。但是當他見到一名士兵坐著哭泣時,詢問下,那名士兵說他受不了戰爭壓力。他痛罵那士兵懦夫,逼他離開醫院到前線,那士兵不動,他用手套打了他耳光,將他趕出去。(下:他在野戰醫院,對一名受傷的士兵下跪,為他別上勳章。)

 

 

 

 

 

 

 

 

當蒙哥馬利進入梅西那時,也是坐著敞篷吉普車,由蘇格蘭風笛樂隊引導,好不威風。但是到了總部才發現,巴頓將軍早已到達,在檢視坦克大隊。蒙哥馬利心中憤憤不平。雙方軍隊的樂隊各自演奏自己的軍樂對抗。

但是巴頓對那名士兵的訓斥及巴掌,被美國媒體渲染之後成為美國最大新聞,讓艾森豪將軍非常不滿,指令他向那名士兵公開道歉。他非常失望,到教堂祈禱之後,召集所有士兵(包括傷兵及護士)當眾講話,最後帶了一句他的道歉。(下:他召集士兵,講話之後附帶了道歉。)

 

 

 

 

 

 

 

 

之後就在新年那天,他接到艾森豪的電報,說解除他的職務。副官Cod說,盟軍就要進攻歐洲,現在解除他的職務,表示他會有新的任務。但是當晚另一位照顧他起居的副官喬治William George Meeks卻建議給他一粒安眠藥,希望他睡好覺。原來收音機已經報告了,將進攻歐洲總指揮的位置給了布萊德雷。

賦閒後不久,他被艾森豪派往馬爾他。德國知道後認為巴頓不可能去這樣一個不重要的地方,肯定是做晃子。他們甚至不相信美國報紙說的,巴頓因為打了士兵一耳光,受到懲罰。因為德國人認為西西里之役的勝利,足以抵過任何罪過。但他自己知道前途到此為止,艾森豪甚至不回他的電報。他對副官柯德說,如果他跟其他下屬想在此時離去,他會了解。但是柯德說,他們全體下屬都已決定跟隨他。

就因為德國方面對他的重視,這時艾森豪在歐洲戰場的副官史密斯將軍來見他,說要派給他一個與諾曼第登陸有關的計畫。他以為要自己也參加一分,但對方說只是要他假裝進攻法國的加萊Pas de Calais,目的是讓德軍那邊以為加萊會有戰事,牽制住德國強大的第15軍。而且強調要他甚麼都不要做,只是要讓德國以為他有大作為。他聽了很不服氣,正要抗議,但是史密斯臨走對他說:你最大的敵人就是你那一張嘴巴。

在加萊無事可做,他每天帶狗散步。這天他被一個英國婦女團體請去演說。主辦者事先宣布沒有媒體,所有話都不可以被轉載。他在演說中大大稱讚英美關係,包括英國婦女的優秀,副官科德要他也提一下俄羅斯,但是他沒有聽。結過新聞發出去,說他的話代表英美要在戰後瓜分利益,置蘇聯於外。又在國內及國際引起軒然大波。史密斯又來警告他,並帶來指令若是再犯錯就要調他回國。他請求說,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他打仗,但對方不顧而去。

1944年六月,盟軍進行二戰最重要的一役D-Day諾曼第大進攻,也是由布萊德雷將軍指揮。他則被派遣訓練一支新的隊伍第三軍團,為盟軍訓練未來幾個月需要的精幹士兵。之後他的精銳士兵也參加了一些重要的戰役,建立不少戰功。

不過諾曼第登陸並未及時結束戰爭。這時在法國的布萊德雷召見他,現在他們雖然都是三星上將,但是地位已經顛倒。前往之前,他跟柯德都提醒自己這次不要隨便說話,要「玩他們的遊戲」。

見面後,布萊德雷坦白說,他們是不同的人,「我做為士兵,是因為我學習,接受訓練做士兵,而你是純粹因為喜歡。」說他擔心很難合作。當初在西西里如果他是上級,當時就會解除他職務。而這一次是艾森豪的建議才找他來。他就很順服的說,擔保不再隨便說話,或是抗命。(下:再度跟布萊德雷合作,他們的地位已經顛倒過來。)

 

 

 

 

 

 

 

 

 

這一次他參與的是一項Operation Cobra眼鏡蛇計畫的一部分,他帶第三軍團直衝攻向Siegfried Line,目標是攻進德國。他的部隊一路殲滅德軍,更俘虜無數。問題是每一次作戰,都受到牽制。供應及配給都以蒙哥馬利的戰役為優先,他必須使用剩餘物資,有時只差幾千加侖汽油就能完成任務,進入德國境內,最後只能留在原地被敵人宰割。造成無謂死傷。他雖然氣憤,卻不敢再說話。(下:他們缺乏汽油供應,部隊只有中途停頓,任敵人宰割。)

 

 

 

 

 

 

 

 

當年八月巴黎光復,但是歐洲戰事仍然膠著,12月時德軍窮所有力量在比利時,盧森堡及法國北部發動最後一次大規模進攻,這就是著名的Battle of the Bulge戰役。盟軍因為過分自信,毫無準備,遭受重挫,除了死傷慘重,整個101空降部隊更被困於盧森堡的Bastogne巴斯通。如果不即時去搶救,可能全軍覆沒。

幾位將軍一起開會,說蒙哥馬利的軍隊目前距離太遠,詢問巴頓是否可以去,突破那道防線去救出被困的美軍。布萊德雷剛剛說完,巴頓說他早知有此事,而且已經有一套突破計畫。而且他承諾在兩天內前往到達100英里以外的目的地。包括艾森豪在內的將軍都奇怪他不用任何準備時間,他說他的軍隊已經被訓練到隨時可以出發。其他軍官諷刺他說:不知道你的士兵這樣聽話,喜歡你。他回答是:不是士兵喜歡我,只是他們都是好的士兵。

結果他帶了三個師的軍隊,連日連夜在雪地裡前進。他說他們平日的訓練見到了成果,「沒有熱食,沒有睡眠,沒有休息,卻沒停止前進。上帝,我為他們驕傲。」

當晚天氣預報說第二天大雪,軍官建議明天休息,停止前進,被他訓斥一頓。這時他召來軍中牧師,要他祈禱明天好天氣。牧師說他沒有試過這種祈禱,「祈禱好天氣,所以我們可以殺人?」但是他說以他跟上主Almighty的好關係,上帝必會收到。他要牧師一小時內完成祈禱詞。當晚他自己也私下禱告,說士兵都跟隨他,這勝利非常重要…。結果第二天天氣晴朗,完美的好天。他說要授勳給牧師。

結果巴頓的第三軍團成功攻入巴斯通,解救了一萬八千(主要是美軍)的圍困。巴斯通的德國總部焚燒文件,大舉倉皇撤退。一般都認為,這是奠定第二次世界大戰終結,德國投降的終極之役。而巴頓也成為第一支攻進德境的盟軍部隊。

慶祝勝利的晚會中。俄羅斯人表演騎術,巴頓對俄羅斯軍官不給顏色。中間俄羅斯軍官要來跟他敬酒,他黑著臉對那翻譯官說:他不願意跟任何俄羅斯人喝酒,或是任何一個俄羅斯Son of bitch喝酒。翻譯說他不能翻譯,他要他一個字一個字的照著翻譯。翻譯官只有照譯,之後俄羅斯軍官憤怒的說他也不願意跟他這個美國Son of bitch喝酒。他笑了,說讓我們兩個Son of bitch一起喝一杯。對方才換了笑臉一起喝酒。

巴斯通之役讓他成為盟軍的大英雄,整天有媒體訪問他。其中一次媒體問他,你不認為應當由文人制定軍事政策?他說他不反對,只是文人的決策總是讓他們提早結束戰爭,留下尾巴下次還要再打一仗。記者問他:你是說俄羅斯?他說我沒有說,但願我說過。結果這句話又讓國內生氣。他在電話中對史密斯說:我們已經給了俄羅斯柏林,布拉格,還要怎樣?

沒多久,史密斯又來通知他不好的消息,他終於再度被解除軍事職務。他跟手下二十多部屬及隨員黯然道別,說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製作與卡司:

電影沒有說的是,戰後巴頓還是被賦予監督德國重建的任務。而且在美國人心目中,他一直都是偉大的作戰英雄。下圖左是他在1945年六月,在洛杉磯接受市民夾道歡呼。右圖是他跟艾森豪,布萊德雷三人,檢視巴斯通的戰場廢墟。他在右邊,艾森豪在中間。不過很不幸的是,他在同一年底,在德國出去打獵時,他的汽車被一輛美國軍車撞上,別人都只受輕傷,他卻傷重致死。年僅六十歲。

 

 

 

 

 

 

 

 

 

以巴頓個人而言,他非常聰明,特別對於西方歷史非常熟讀,而且說流利法語。喬治C史考特在這電影中,就以法文演講了一段話,證明他的法語也不錯。此外他相信輪迴,自比古代打勝仗的英雄人物。其中一次還自認曾經是拿破崙的愛將(或是拿破崙本人)。據他的同事說,他不是愛說粗口的人,只偶爾講一兩次加強語氣。這電影中則不過多次讓他使用bastard,son of bitch,Goddamn這一類詞彙,比起現代電影中不停的髒話,要乾淨(可以容忍) 多了。(據說是因為製片希望能避免得到限制級的等級,使更多人可以看,才避免用粗俗的粗口。真是造福大眾,讓這電影可以更廣為流傳。)

這電影拍得非常好,但是娛樂性高於歷史性,所以不能純粹當作歷史看待。至於巴頓的性格,就做了相當的描述,不全是誇張。好像開頭那一大段話,也並非他在一次演說中講過,(事實是他沒有那樣演講過),只是編劇將他過去說過的話,集結在一起,很聰明的變成一大段演講。據說在原來劇本中,這一段演說是放在中場,但導演Franklin J. Schaffner很聰明的放在最前面,加強了巴頓這個人對觀眾的吸引力。更容易聚精會神。

最近川普總統在他的群眾大會中,都會將這一段巴頓的演說放在最前面先播放出來,我也是在看過之後非常感動,因此把這部電影找出來再看一遍。此外很多人會將川普的「嘴巴」跟巴頓相比。無疑巴頓可能是美國在二戰時最能幹最英勇,最被德國人害怕的將軍,但是只因為他經常說錯話,多次被放上冷板凳。相對那個溫和的,做事只求不錯的布萊德雷做了總指揮。這電影也讓人見到,軍隊中的政治氣氛與其他機構相比一樣的濃厚。(此外,還有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不僅喜歡問敏感的問題,還將他的話誇大喧染,讓他惹麻煩。例如一次記者問他:你認為德國人加入納粹,是否就像美國人加入共和黨及民主黨,他隨意回答說:我想是吧。結果被媒體解讀做:他認為德國納粹就像美國的民主黨跟共和黨一樣。又讓艾森豪生氣。這全是媒體製造出來的事件。)

不過很多人為艾森豪辯護,因為諾曼地登陸是非常關鍵性的一場戰役,要協調多國部隊,不能出一點差錯。他必須找一個穩重的人負責。

巴頓有一句話說得很對,文人做決策,總是不讓他們把仗打完,留下尾巴以後必須再打過。他當時就見到蘇聯的野心跟無理,會留下禍害,但是他沒有辦法跟布萊德雷,羅斯福,以及後來的杜魯門對抗。後來證明羅斯福在戰後一再對蘇聯讓步,造成東西方對壘,還讓東歐淪入蘇聯手中,將亞洲多個國家赤化。羅斯福的政治取態跟今天的拜登相似,都有對左派求和的政治意識。

除了川普喜歡這電影,尼克森總統也非常欣賞。他在白宮就經常放映這電影給自己看,也給其他賓客欣賞。據說尼克森在1972年到中國訪問之前,周恩來還特地看了這電影,做為他與尼克森見面的準備功課之一。

現代人看這電影,可能會不苟同巴頓的作風,但是這電影很清楚表明,他那一套訓練方式可以幫助國家打勝仗。所以即使艾森豪一再給他冷板凳坐,還是要靠他訓練軍隊,打勝仗。(否則希特勒還可以再苟延殘喘一段日子。盟軍還會有更多死傷。)但是今天,美國跟很多西方國家的軍隊,講究的是增加女兵,增加同性戀甚至變性軍人,保持多元化,不再以打勝仗為目標。在過去的標準,這些都等同通敵,叛國的行為。

剛剛寫過 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西線無戰事 (1930),那部電影被認為是反戰電影,而這一部電影很難說是反戰,還是支持軍隊,支持戰爭。因為電影完全沒有提到為什麼而戰,完全沒有提到希特勒將歐洲五百多萬人送進毒氣室,甚至計畫席捲歐洲。加上日本在亞洲也屠殺了數以十萬計的無辜平民。如果不提,這些士兵都平白犧牲了。不過難得的是,今天不論是左派右派的影評人都一樣稱讚這電影。

喬治C史考特因為這電影獲得金像獎,但是他不僅拒絕領取這金像獎,之後還退還給金像獎委員會。他是自從第一次被提名(1959年的 Anatomy of a Murder 桃色血案 ),輸給了 賓漢Ben Hur (賓虛傳) 中的Hugh Griffith,他當時就覺得這項獎項的選舉方式不公平。史考特一共獲得四次金像獎提名,兩次是最佳男配角,兩次是最佳男主角。此外他多次獲得電視艾美獎Emmy Awards的最佳男主角提名。

據說這電影最初考慮的男主角人選包括:李馬文,畢蘭卡斯托,約翰韋恩,羅伯米契,洛史泰格Rod Steiger等,他們都推了。現在看來,喬治C史考特確實是最佳人選。約翰韋恩也會很好,但是他此時六十多歲,可能嫌大了些。至於布萊德雷的角色,曾經考慮過查爾登希斯頓Charlton Heston,但沒有成功,就換了卡爾馬登。片中一個德國軍官就這樣批評:他樣子好普通嘛。似乎說他不像大將軍。但是那些德國人就對高大威猛的巴頓非常驚佩。(要知道,當時已經升為五星上將的布萊德雷本人是這電影的顧問,他沒有反對讓卡爾馬登來飾演他。

這電影的主要編劇是Francis Ford Coppola,他因為這電影獲得最佳編劇金像獎。一年之後他就開始導演了更為成功的教父影集The Godfather。

這電影自1969年二月開始拍攝,一共選了六個國家的71個外景場地,包括北非摩洛哥的首都Rabat,以及摩洛哥的古城Volubilis,英國Cheshire 的Knutsford,至於義大利西西里的戰場,則是在西班牙南面的Almeria拍攝。在法國跟德國的戰場,則是在西班牙北面的Pamplona拍攝。而比利時的冬天的戰事,也就是Battle of the Bulge,也是在西班牙的 Leon,Castile 等地拍攝。

主要演員表:

喬治C史考特George C. Scott 飾巴頓將軍George S. Patton

卡爾馬登Karl Malden 飾布萊德雷將軍Omar N. Bradley

David Bauer 飾美國空軍中將Lt. General Harry Buford

Edward Binns 飾艾森豪在歐洲戰場的副官史密斯中將Lt. General Walter Bedell Smith (Beetle)

John Doucette 飾少將,下屬之一Major General Lucian Truscott

Michael Strong飾准將Brigadier General Hobart Carver

Peter Barkworth飾Colonel John Welkin

Lawrence Dobkin飾Colonel Gaston Bell

保羅史帝芬斯Paul Stevens飾巴頓第二個副官Lt. Colonel Charles R. Codman (Cod)

摩根保祿Morgan Paul 飾巴頓第一個副官Captain Richard N. Jenson

Stephen Young 飾Captain Chester B. Hansen

James Edwards 飾巴頓的黑人隨從副官Sgt. William George Meeks

Tim Considine 飾被巴頓掌摑的士兵

麥可貝茲Michael Bates飾英國戰地指揮蒙哥馬利元帥 Field Marshall General Bernard Montgomery

Jack Gwillim 飾英國中東及義大利戰區司令亞歷山大將軍General Sir Harold Alexander

Gerald Flood 飾英國空軍副元帥泰德Air Chief Marshall Sir Arthur Tedder

John Barrie 飾英國空軍副元帥康寧漢Air Vice-Marshall Sir Arthur Coningham

Frank Latimore飾Lt. Colonel Henry Davenport

Karl Michael Vogler 飾德國元帥隆美爾Field Marshall Erwin Rommel

Richard Munch 飾德國中將Colonel General Alfred Jodi

Siegfried Rauch 飾德國少校Captain Oskar Steiger

 

Click: 118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