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 西線無戰事

2021-10-30 22:37:55

這是環球電影公司在1930年推出的黑白戰爭片,劇本取材自德國小說家雷馬克Erich Maria Remarque在前一年出版的同名小說。片中對於戰爭的殘酷,以及戰爭起源的探討(批判)非常嚴厲,所以被認為是一部早期的非常成功的反戰電影。

這電影的導演是路易邁爾史東Lewis Milestone,他此時才34歲,他會一直導演到六十年代,知名作品包括:The Front Page (1931),Of Mice and Men人鼠之間 (1939),The Strange Love of Martha Ivers (1946),Ocean’s 11 十一羅漢 (1960)等。電影片長超過兩小時(133分鐘),戰爭場面非常逼真,而且處處顯示不惜工本,一共用了125萬元預算,及兩千名臨時演員,並將加州一座一望無際的牧場改裝為戰場。很難想像是剛剛有有聲片第一年就拍出這樣的成績。

這電影主要演員有Lew Ayers 陸艾爾斯,Louis Wolheim,John Wray,Arnold Lucy,Ben Alexander等。他們多數都是飾演片中的(德國)士兵。這電影有幾十位演員飾演士兵,而且主要因為講的是德國的士兵,所以都不是美國著名演員。其中主角陸艾爾斯這年才21歲。他剛剛在前一年被葛麗泰嘉寶發掘,在她的 The Kiss (默片)中演出。這電影雖然讓他一炮而紅,之後卻沒有一路順風。他最成功是在米高梅一系列的Dr. Kildare電影中演出了九部,另外不計電視影集及廣播劇。此外在1948年的 Johnny Belinda 心聲淚影 中獲得最佳男主角提名,但沒有得獎。(下:當年的海報,跟男主角艾爾斯)

 

 

 

 

 

 

 

 

這電影歷史地位不朽,一共獲得當年(第三屆) 金像獎四項提名,獲獎兩項: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並在1991因為歷史及文化意義,被美國國會圖書館收藏。不過這電影的續集The Road Back (1936) 就完全不成功。

劇情:

電影開始時是1914年在德國的一個小鎮,第一次大戰剛開始,大批士兵列隊經過這裡,前往戰場。國民熱血沸騰,連送信的郵差Himmelstoss希米多斯都說他明天就會換上軍服上戰場了。

路邊一所中學的教授Professor Kantorek正在講課,他對學生說,他們都是國家的希望,有義務為祖國的光榮而戰。他說:「我不是敦促你們都拿起武器,不過我相信這樣的想法一定出現在你們的腦海。我知道很多學校的學生都已經登記從軍,或許有人說你們太年輕,你們的父母不捨得,難道你們的父母願意這國家被消滅嗎?難道你的母親如此軟弱,願意阻止自己的子弟保護這一塊讓她們能夠生育的國土?…祖國在召喚你們,祖國需要未來的領袖,這是你們光榮未來的開始…」他越說越激烈。一些學生本來無動於衷,甚至恐懼戰爭的,這時也積極的回應。一個個開始登記從軍。

之後他們都加入了軍隊,包括保羅Paul Baumer,他的朋友克洛Kropp,里爾Leer,以及法蘭茲Franz Kemmerick,他們都告訴自己說這將是一次短暫的戰爭。大家唱著軍歌興奮地出發了。一路上還拿著軍服開玩笑。

不過第一天,軍營生活就將他們想像的畫面破滅了。士官長正好是那個郵差希米多斯,一開頭就警告他們要守軍中紀律,不可以拿軍服開玩笑,不可以跟他開玩笑,甚至說:我要你們變成士兵,不惜殺死你們。很快,他們就知道軍隊生活不是他們想像的好玩。

這只是開始,之後在希米多斯的嚴格訓練下,他們每天拿著步槍在泥水中操練,甚至趴在泥水中,爬著前進。只不過幾天的訓練之後,他們就被送到前線。出發前,他們在半夜將他們痛恨的希米多斯用布袋綁架,痛打了他一餐。

他們坐火車到了一個(德國佔領的) 法國小鎮,這裡他們第一次體會到敵人不停的炮火。戰爭到這時,德國已經顯示出財政的匱乏,軍隊的配給跟糧食都短缺。他們是新人不知道,到了軍營就找東西吃。那些老兵聽他們說從早上就沒吃過東西,還問他們要東西吃,就說他們昨天就來了,也沒有甚麼可以吃。不過其中一名老兵說,有一個士兵總能想法偷東西回來。原來這位士兵會到糧食部門那裏偷食物。這天他偷到一隻豬抱回來。年輕士兵也想吃,那士兵要他們交出香菸,肥皂,或是酒才給他們吃。(下:新兵跟老兵聚集一起,中間坐著的是保羅。)

 

 

 

 

 

 

 

 

不過他們吃了一餐,下一餐就沒有著落。而且營房中都是老鼠,因為老鼠也餓了,成群出來找食物。

當晚他們被派出去架設鐵絲網的工作。他們必須利用黑夜工作,但是砲彈聲音不絕於耳,他們必須躲著砲彈工作。午夜時砲彈聲越來越迫近,就落在他們身邊,他們急速躲避,不是每過人都躲過,一名士兵大聲哭叫:我的眼睛,我的眼睛,我瞎了。當他跑出壕溝哭叫時,被砲彈炸死了。他的同僚要跑出去拉他回來時,一名士官阻止他。他說:他是我的朋友,他是Behn。士官Katczinsky(Kat) 說:他已經死了,只是一具屍體。不管是誰,以後不准再做這樣的事。這些年輕人一方面為戰爭的殘酷,迫近而驚訝意外,一方面也是第一次學習面對死亡和做生死間的抉擇。

白天他們困在軍營中打發時間。即使玩紙牌大家都心不在焉。那名年輕士兵還是念念不忘Behn,口裡說:他根本不想來的。另一個年輕士兵躲在一個角落不停的發抖。砲彈落在他們的已經炸得不像話的營房,當一個砲彈落在營房門口時,一個士兵法蘭茲Franz Kemmerick忍不住了,瘋狂跑出去,幾個人跟著追出去,結果將受傷的這名士兵拉回來,他的腿被炸傷了。

之後廚師拿了食物回來,大家搶著分來吃,通常這是一天唯一的一餐,但是沒有水,因為水桶被炸穿了。吃完東西,意外的炮火停息了。他們知道這表示是敵人要衝鋒過來,於是都拿著武器到外面,準備迎戰。大批法國士兵奔向他們,他們猛烈開槍,一個手榴彈在面前爆炸,保羅見到那名士兵被炸斷的雙手還掛在鐵絲網上面。他露出惶恐的表情,難以置信。但是沒時間喘息,大批對方的士兵已經來到面前,他們跳到壕溝內與他們搏鬥。他們一方面迎戰,一方面搏鬥。刺死了對方不少,自己也死了不少。壕溝內外留下數以百計的屍體。之後當法國士兵退去,他們一方面喘息,一方面點數自己的親近的同僚死了多少。(下:一場戰鬥後,大家停下來喘息。)

 

 

 

 

 

 

 

 

 

之後士官Katczinsky(Kat) 報告,他們這個大隊損失一半士兵,只剩下80人。他們回到村子哩,排隊等吃飯。廚師說他準備了150人的飯,但是見到只回來80人還不高興,說沒人通知他。後來士官來告訴他,每個人多分一倍食物,士兵都高興了。

吃飽了,大家也有空到河裡洗澡。這時有人說,為什麼要打仗,怎麼開始的?一個人說,是因為一個國家觸犯了另一個國家。那士兵Tjaden說:國家如何觸犯另一個國家?德國的高山,觸犯了法國的草原?Kat說:傻瓜,是一國的人觸犯另一國的人。Tjaden說,我不認識英國人,也不認識一個法國人,沒人冒犯我,不關我的事。對方說:這些事跟你一樣的小民當然無關。Tjaden說,那我更可以回家了。他說:你試試看,到處都是子彈打死你。

另一個士兵說:有些人需要戰爭,也許是英國人。我不想射殺英國人,因為在來到這裡之前我沒見過一個英國人,我猜想他們也沒有見過德國人。我想他們也不想來這裡殺死(我們)。另一個說:也許是(我們的)元首要戰爭。Kat說:不是,元首他甚麼都有了。士兵說:皇帝都需要戰爭,歷史上都是這樣。保羅說:還有將軍,這樣讓他們成名。另一個說:還有重工業,他們可以發財。最後Kat建議,每一次有戰爭可以把一片草原圍起來,賣票,讓那些元首,將軍,內閣一起來互相攻擊,讓他們打一架,打贏的國家算贏了。

第二天,保羅跟幾個士兵一起到一間法國教堂裡的臨時軍醫院去看受傷的法蘭茲。他樣子非常痛苦。他說他的右腳腳趾很痛。保羅奇怪的說,怎麼可能,你的右腿已經斷了。他這才知道自己右腿被截肢了。他悲痛的大叫。「他們怎麼不通知我,就切斷我的腿?」這時一個同僚Muller謬勒見到他床下的一雙靴子好新好漂亮,就羨慕的說,你這靴子沒用了,可以給我。我那雙靴子每天都讓我的腳起泡。保羅禁止他說下去。

其他人都走後,法蘭茲問保羅:我會好嗎?保羅跪在床前祈禱說:上帝,他才19歲。他不想死,請不要讓他死去。這時法蘭茲說他好痛,要叫醫生來,保羅急著去叫醫生。但是醫生都說忙得要命,已經沒辦法再幫法蘭茲做甚麼了。沒一會法蘭茲就死了。保羅離去時帶了那雙靴子拿去給謬勒,走出醫院他心想:活著真好。謬勒非常高興的穿上靴子,他還說:現在我不在乎打仗了,穿上這靴子行軍是一種樂趣。(這時電影的畫面顯示,穿這靴子的士兵受傷或是死了之後,又有另一名士兵穿上。)(下:保羅在法蘭茲的床前為他祈禱。)

 

 

 

 

 

 

 

 

不打仗的時候,士兵在一起就想像回家後要做甚麼。有的想念家裡的果園,有的想念太太孩子。保羅說三年了,他們一個班級20人中有三個升了軍官,九個死了,四個受傷,一個瘋了。而且將來我們都會死。他說當初的訓練完全沒有讓他們有適當的準備。這時希米多斯進來,保羅去對他說,要他在下一次任務一起出發,領導大家作戰衝鋒,否則他就是懦夫。

第二天他們穿過一處墳場,保羅見到希米多斯,壓迫他領導衝鋒,希米多斯恐懼地一直躲在壕溝,保羅押解著他叫他出來。希米多斯一路躲避砲彈,幾乎哭出來。之後他們在壕溝之間躲躲藏藏的前進。保羅頭部被砲彈碎片擊中,他以為中彈倒下,幸好只是暈旋一陣。他躲在壕溝時,一個法國士兵衝向他,他們在壕溝內搏鬥,保羅刺了他一刀。對方受傷躺下,他掩住對方的口部,以免他發出聲音,但後來見對方似乎非常痛苦,他又非常後悔,他要拿水給對方喝,他水壺沒有水,就到壕溝去取了泥水,撥開了餵給那名士兵。他口中不停道歉,說自己不想殺死他,又叫對方不要死去,「原諒我,我根本不想殺死你,上帝,為什麼要這樣,我只是想活著,你跟我都只是想活著。為什麼要送我們來彼此廝殺?如果丟掉這槍,脫下這制服,我們可以做朋友的。你必須原諒我。」

這時外面砲聲不斷,他不能出去。後來那人不再有反應,他知道對方死了。他繼續要對方原諒他,說會寫信給他父母。他在對方的口袋尋找地址,但只見到那士兵妻子跟幼兒的相片,於是說要寫信給他的妻子,甚至照顧他們的生活,讓他們一輩子衣食無憂。並繼續請求對方原諒。(下:他守著敵人的屍體睡了一晚。)

 

 

 

 

 

 

 

 

整整過了一晚,砲聲才停止。他被人送到醫院,在這裡他對Kat說,他殺死了一個人。Kat說:我們都要殺人,這是我們來這裡的目的,不要放在心上。

之後他們繼續進發,到了一個法國農村。大夥有機會在酒吧喝酒。保羅跟兩個年輕士兵說,他們已經好久沒見過女人,都忘記女人的樣子。但是知道這村中有女人,就決定一起到河裡洗澡,以準備萬一見到女人時可以乾淨一點。他們洗澡時,果然見到三個法國農村女子經過。他們用言語挑逗對方沒有反應,這時他們中有人拿出一瓶酒跟一串香腸,對方立即表示歡迎,要他們今晚游到對岸。

當晚保羅,艾柏Albert跟里爾三人就帶了更多食物,偷偷游泳到了對岸。女孩子見到食物非常開心,因為戰時大家都沒有吃的。他們度過了愉快的一晚。保羅的女伴叫蘇珊Susanne,他說也許我們永遠都不會再見面,但是我會永遠記得今夜。快天亮時他們才偷偷回到營地。(下:保羅跟蘇珊。)

 

 

 

 

 

 

 

 

 

重新出發,但是保羅心情好了很多。途中又遇到大砲,這一次保羅腹部受傷,同伴艾柏腿部中彈。他們都被送到醫院。一個病人對他們說,換病房就代表等死,他見到很多病人換病房之後就不再回來。所以當醫生跟修女前來為他換病房(換繃帶)時,他高呼自己不想死,不想離開病房,一路抗議離開病房。

幸好他之後回到原來病房,慶幸自己沒有死。不過就發現艾柏必須截肢。艾柏知道了也是大聲反抗,說他寧願死都不肯少一條腿。

這一次復原後,他獲得假期回家去看看。他用薪水買了麵包,香腸跟米回家。三年不見,妹妹安納Anna熱烈歡迎他。生病的母親躺在床上更是高興見到他。為了安慰母親,他欺騙母親說戰場沒有她想像的可怕。但是他見到小鎮的和平寧靜反而感到跟自己的心情不協調。

之後他跟父親在酒吧見面,跟父親的朋友一起喝酒。父親驕傲地介紹這個士兵兒子。父親的一個朋友拿出地圖,說他們只要繼續努力,很快可以進軍到巴黎,這樣就可以有和平了。保羅不贊同地說,戰爭不是紙上作業,對方就說他根本不懂戰爭。之後他離開了,那些大人根本不知道他已經離去。

之後他到了當初上學的地方,那位教授Kantorek仍然在講當初他說的那一套,叫學生為祖國而戰。學生也是好奇地睜大眼睛。當教授見到他,非常高興的歡迎他進去說幾句話。他說他沒有甚麼好說的,但是教授敦促他,說他到過戰場,一定說的比他好。幾經推卻不成,他終於說了幾句:「我沒有甚麼新奇的東西可以說。我們整天都在壕溝哩,我們奮戰,跟敵人搏鬥。我們的目標是不會被殺死,但有時逃不過,就這樣。」教授說他說的不確實,保羅就說:「我聽到你剛剛又在說以前說的那一套,要年輕人做英雄。你仍然以為為祖國而死是甜美的經驗。是吧?我以前也相信你,但是第一次轟炸就讓我們覺醒了。為祖國而死是骯髒的,痛苦的。我們的感覺是,不要死更好。已經有上百萬的年輕人為祖國而死,有什麼好處?…叫別人去打仗送死,比自己去打仗死去更容易。」他說到這裡,下面的年輕人開始噓他,說他是懦夫。

最後他說,現在我見到被送上戰場的都是孩子,babies,他們維持不到幾個禮拜。我根本不該回來,在前線,你不是死就是活,你唬弄不了誰。在前線,不管我們死活我們都知道我們已經輸了。每一天都是一年,每一個晚上都是一世紀。我們跟死亡一起吃,一起睡。我們心裡已死,因為你們不能哪樣活著還能思想。我不應當回來的,我明天就回去。雖然我還有四天假期,但是我已經受不了。

他回去對母親說,上面命令改了,他明天就要回去。母親給他準備了兩套新的羊毛內衣褲,以免他凍著。母親叫他小心「外面的」女人,那些不是好女人。他對母親說,戰地沒有女人,不過可能我們更壞。母親叫他盡量小心,避免那些危險任務,他開玩笑說他要爭取做廚師。保羅臨走,戀戀不捨看了一眼牆上的蝴蝶標本,那些是他過去跟妹妹捕捉的蝴蝶。

他回到戰地,尋找他的那一個小組。組長Tjaden說原來的150人只剩下九十人,不過昨天才到了一批新兵補充。保羅問那些新兵幾歲,他們說16歲。保羅發現他認識的人差不多都已經喪生。不過Tjaden說,Kat還在,他正出去找食物。原來現在比過去更缺糧食。保羅急著看Kat,就出去找他。他記得Kat說的一句話:他們把我留著到最後的一個(才弄死)。

他在外面見到Kat,兩人開心擁抱。他說在家哩,父親叫他無時無刻都穿著制服,叫他進攻巴黎。他認為他們的想法都不實際,急著趕回來。他說:我們這邊的人至少知道真實情況,Kat 說,「進攻巴黎?他們那邊有白麵包吃,他們是數十架新式飛機對我們一架飛機,其他也是一樣。我們的槍那麼舊,打出去都會掉到自己人身上。沒糧食,沒武器,沒士兵,還叫我們進攻巴黎?

當他們往回走時,一架飛機經過,向他們丟炸彈,射中了Kat的護膝。保羅把他背在背上帶回去。但中途又有炸彈在他們身後炸開。保羅繼續往回走,到了營房叫其他人把Kat抬上擔架,他去給他倒水喝,這時他們才說,Kat已經死了。他眼神呆滯的走出營房。

果然在Kat死後,雙方就宣布了停火,士兵紛紛離去。剩餘的士兵清理戰壕。保羅一個人在戰壕,他到一隻蝴蝶停在不遠處,他伸出手臂去,一步步接近。當他的手就快接觸到那蝴蝶時,不知道有一個法國狙擊手就在對面,對準他射了一槍。他的手縮了一下,就不動了。

製作與卡司:

這電影被稱之為反戰電影,其實更明確的說,應當是反德國軍事主義的電影。作者雷馬克是德國人,這電影述說的也是戰爭的發起毫無道理,而德國一昧的堅持作戰,用民族主義(愛國主義)讓國民去犧牲。至於英國,法國,後來都是為了保衛國土才參戰。法國更是因為已經淪陷,不得不戰。所以說,電影不能純粹的以一句「反戰」概括。因為法國如果不戰,國土的一塊就會消失,甚至被併吞。

一般人著重這電影的反戰角度,主要是因為這電影對於戰爭的殘酷有特殊的描寫。每一次戰爭動輒死幾十萬人,每一個死亡都是悲慘的,血肉模糊的,但是一般的電影多數只是輕描淡寫,甚至當作笑片處理,很少像這部電影這樣深入的描述。例如士兵眼睛被炸瞎之後的哭喊,鐵絲網上的兩隻沒有身體的手,年輕士兵在營房的顫抖發狂,(其實真正的戰爭會更悲慘,)這樣的畫面真的應當廣為流傳。但是問題是,這樣的電影只在自由世界被流傳,被推廣,反而在德國納粹被禁,直到1952年才開禁,(此外奧地利,義大利也都被禁一段時間,相信在日本也不會被推廣。不過法國也因為不願觸怒德國,禁演到1963年。澳洲則因為反對綏靖主義,也一度被禁),結果對於第二次大戰完全起不了任何阻嚇作用,甚至只會阻止自由國家反抗霸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越戰。所以說,該看的人沒有看,或是不會看。不該看的人大大推廣,用來達到政治目的。

在原著中,保羅也是在Kat死後心灰意冷,有了不在乎死活的念頭。之後他在停火後的一個平靜的日子被擊斃,也就是All quiet on the Western front的日子。當他的遺體被發現時,他的表情似乎是高興見到一切都結束了的平靜。不過電影中他為了一隻蝴蝶被擊斃,是電影拍完之後導演邁爾史東Lewis Milestone才想起來的。而這時演員都已經離去,所以那隻手不是男主角Lew Ayres 的,而是導演自己的手。

這電影拍攝時是剛剛有聲片的第一年,所以當時是用兩架攝影機同時拍攝,一部是類似默片,適合歐洲市場(非英語地區)的觀眾,稱之為International Sound Version,就是對白部分用音樂及字幕取代,這一個版本長達152分鐘。而一部就是英語版本。(觀眾非常幸運在1930年就能夠欣賞到這樣一部高素質的有聲片,不過被質疑的地方就是,片中的德國士兵全部是說英語,而且是美國不同地方口音的英語。)

不過我們今天看到的版本是經國美國國會圖書館在2006年重新修整的版本,所以畫面素質非常好。據說這是導演邁爾史東在他在1980年去世前向環球公司提出的要求。結果由國會圖書館做到。

電影中飾演保羅母親的本來是比較著名的女星ZaSu Pitts,不過她是一個喜劇明星,所以當試映時,觀眾一見到她出現就笑了,這當然不是需要的效果,所以立即換了另一位演員。不過ZaSu Pitts的畫面在默片中獲得保留。

這電影的戰爭場面都是在環球片場在加州的一個兩百多畝地的牧場拍的,可以見到到處都挖了戰壕,很多轟炸場面都見到遍地開花。動用的臨時演員多兩千人。當時據說在加州住了不少德國二戰士兵,都被徵招來參加演出。

 

 

 

 

 

 

 

 

 

 

片中很多夜間打仗的畫面,其實都是在白天拍的,只是攝影師使用特殊燈光製造的夜間效果。

主要演員表:

陸艾爾斯Lew Ayres 飾保羅Paul Baumer

Louis Wolheim 飾士官Stanislaus Katczinsky (Kat)

John Wray 飾郵差及士官長希米多斯Himmelstoss

Arnold Lucy飾學校教授Professor Kantorek

Ben Alexander飾喪生的截肢士兵Franz Kemmerich

Scott Kolk飾士兵之一Leer

Owen Davis Jr. 飾士兵之一彼得Peter

William Bakewell飾士兵之一艾柏Albert Kroop

Russell Gleason 飾士兵之一謬勒Muller

Richard Alexander飾老兵之一Westhus

Harold Goodwin 飾老兵之一Detering

Slim Summerville飾老兵之一Tjaden

Walter Brown Rogers 飾士兵之一Behn

G. Pat Collins 飾士兵之一Lt. Bertinck

Beryl Mercer 飾保羅的母親

Marion Clayton 飾保羅的妹妹Anna

Heinie Conklin飾醫院病患Joseph Mammacher

Raymond Griffin 飾被保羅刺死的法國士兵Gerald Duval

Yola d’Avril 飾法國女子Suzanne

 

 

Click: 139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