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介紹

電影 Primary Colors 風起雲湧
電影 Bee Movie人類和蜜蜂這筆帳
電影 Pleasantville-批判五十年代
電影 由J. Edgar 談胡佛的一生
電影 鐵達尼號(泰坦尼克號)的謬誤
電影 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電影 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
電影 34街的奇蹟 Miracle on 34th Street
電影 春風秋雨Imitation of Life
電影 Pinky另一部講述黑白問題的電影

電影 The Girl of the Golden West 西部女郎

2021-07-31 23:01:03

這是米高梅在1938年推出的音樂浪漫西部片,也是歌唱情侶珍妮麥當諾Jeanette MacDonald跟尼爾遜艾迪Nelson Eddy合作的八部片子中的第四部。這部片子的導演是W. S. Van Dyke,他導了麥當諾和艾迪八部片子中的六部。

電影的劇本是根據美國劇作家David Belasco在1905年推出的同名劇本改編,而他那一部劇本,又是取自於義大利歌劇家蒲西尼Giacomo Puccini的一部歌劇La Fanciulla del West (西部女郎)寫的。說的是西部邊區一名女子愛上一個著名盜匪的故事。這個劇本過去已經被上銀幕三次,一次是1915年的默片,其次是在1923及1930年又拍了兩次。可見劇情之受歡迎。

不過說實話,這一次因為男主角Nelson Eddy不太像盜匪,(他氣質太文質彬彬),加上一把金嗓子,所以劇情看上來有點滑稽。而女主角麥當諾就很努力地學了南方口音,走路還故意很大動作,完全不像歌劇女高音的氣質,不過我想觀眾不在意,因為誰都希望他們兩人是一對。片中還有幾位重量級的配角,包括這年40歲的男星華特皮俊Walter Pidgeon,他飾演三角戀中的第三者。以及能唱能跳的男演員Buddy Ebsen。

這電影有十多首好聽的歌曲,但是沒有用到蒲西尼的歌曲,所有新的歌曲(專為這電影編作的歌曲),都是由Sigmund Romberg作曲,及由Gus Kahn填詞。其中不乏好聽動人的曲子:Senorita,Mariachie,Who Are We to Say等。

劇情:

電影背景是19世紀的加州。一名女孤兒瑪麗Mary Robbins跟她的叔父戴偉Davy,由東部(肯達基)隨著篷車隊長途跋涉到了加州。這女孩歌喉很好,在晚上的營火會中被眾人要求唱歌,她唱了一首 Shadows On The Moon。

附近一個神父西亞那Father Sienna來歡迎他們,說他們到了蒙特利Monterey,並指引他們未來的道路。這時有印地安人來通知他們,說強盜雷美茲Ramerez在附近的教堂吃喝。神父說,雷美茲本來是墨西哥士兵,但是因為政府長期不發糧餉,所以就帶著士兵做了盜匪。說他十分危險。

雷美茲收養了一個白人小男孩葛林哥Gringo Ramerez。他從小被印地安人捉去,在印第安部落中長大。現在跟著雷美茲。神父西亞那總是希望帶領他上正道,葛林歌也很想學好,但是他跟著雷美茲時間長了,神父感到有心無力。葛林哥也愛唱歌,他聽見小女孩唱那首歌,念念不忘。

過了十多年,瑪麗在加州山區的一個小鎮Cloudy承繼了叔父開的酒吧(兼賭場)波卡Polka Saloon。她漂亮,人緣好,當地警長傑克蘭西Jack Rance追求她很久,她則一直若即若離。這天她生日,蘭西送給她一座價值五千元的鋼琴做禮物。鎮上的男人都來恭賀她,要她彈琴唱歌,但是她不會彈琴,就讓一位綽號教授的男人(酒鬼) 彈了一首Liebestraum (Dream of Love),歌詞感人,當瑪麗唱時,在場的粗曠男子都聽得入神,一些人眼中還有淚水。特別是一位大男孩鐵匠阿拉巴馬Alabama,他很早就對瑪麗動情,但只是埋藏在心裡。

這時男孩葛林哥也長大了,承繼了雷美茲的強盜地位,四處打劫。因為他總是蒙面,所以官方不知道他的長相,但是對他的懸賞就水漲船高,由一千元,兩千元,增加到五千元。這次他又帶領一班手下打劫回來,還帶了很多衣服珠寶給夥伴中的女眷。其中一名少女妮娜Nina非常喜歡他,但是他都沒有反應,他常對手下「蚊子」說,做盜匪不能動真感情,也沒有時間動感情。但他就經常在吉他上彈一首曲子,那一首多年前聽過小女孩唱過的,只記得曲調但不知道歌詞的Shadows On The Moon。

瑪麗的酒吧也幫忙山區的礦工保管他們的金沙,幫他們登記。積聚一定數字之後,就由她每年一次送到蒙特利的銀行去,幫他們存起來,或是寄給家人。瑪麗也利用到蒙特利的機會去看西亞那神父。這一次她就帶了兩萬元的金沙,所以是一次危險的旅程,瑪麗拒絕警長蘭西跟隨,蘭西就派了一隊志願兵七八人騎馬跟隨保護。

但是到了中途,還是遇到了雷美茲那一夥人。雷美茲下令他們下來,搶他們的珠寶飾物,但是當他見到瑪麗,就阻止手下碰她的箱子,對她動粗。說她到了蒙特利需要漂亮衣服,還說,如果他不是盜匪,他會追求她,結果將他們都放了。瑪麗警告他小心,說後面有志願軍幫助他們,這時才見到他們的志願軍已經都被雷美茲的手下擒伏了。瑪麗氣憤之餘,上車後還掌摑他一巴掌。

瑪麗的金沙結果倖存。她到了教堂,將其中一袋金沙捐給西亞那神父。神父說,當地印第安人生活貧苦,非常需要幫助。神父還透露,除了瑪麗之外,每個月月初都有神祕捐贈者在教堂的募捐箱子裡放下一袋金幣,裡面還留言說要捐給印地安人,因為這些原本都屬於他們的。

見到神父,西亞那要她一同練習那首Ave Maria (聖母瑪利亞),因為第二天的彌撒中當地總督跟政要都會參加。另一邊,雷美茲聽說瑪麗要去蒙特利,他也跟蚊子兩人便裝到了蒙特利。他在教堂中聽見瑪麗的歌聲,更加深了一層對她的愛戀。而他出現在教堂時,也見到他就是那個神祕捐款人。

總督夫婦聽見瑪麗的歌聲也非常欣賞,決定邀請她出席當地的慶典及演唱。雷美茲聽見了總督的計畫,就劫持了總督的副官,換上他的服裝去「迎接」瑪麗,用自己的馬車將她帶到海邊。在這裡他高唱一首Senorita訴衷情。雷美茲稱呼她是Golden Hair,其實瑪麗一見穿著軍裝的他也已經愛上他。但後來他要強吻她時,瑪麗又摑了他一巴掌,然後騎馬離去。(下:瑪麗跟穿著軍裝的雷美茲坐上馬車,駕駛馬車的是「蚊子」。)

 

 

 

 

 

 

 

 

 

 

瑪麗到了總督宴會會場,演唱了一曲Mariache,上百名著墨西哥服裝的男女跳西班牙舞,更有十多名騎馬的牛仔出現。一邊跳舞,一邊表演套牛。但後來雷美茲也來了,他用繩索套了樓梯上的瑪麗,一起合唱。這時他見到被總督的士兵發現,騎上馬逃走了。

經過這件事,蘭西將他的懸賞提高到一萬元。他並計畫吸引雷美茲到Polka波卡酒吧。他放話說,波卡酒吧存放的金沙已經達到數萬元,但是Cloudy鎮上不再將金沙送到蒙特利去。其實雷美茲也計畫到Cloudy去找瑪麗。他要蚊子假裝是雷美茲,去吸引蘭西等人追蹤他,自己則到波卡酒吧去打聽。

到了酒吧,他才發現瑪麗就是波卡的主人。並且坦白自己不是總督的副官,那天只是偽裝。而瑪麗也很高興見到他。並且仍然以Lieutenant Johnson江森少尉稱呼他。不高興的是警長蘭西,因為他是陌生人,無法交代自己的職業,又似乎跟瑪麗很熟,下令他一小時離開這小鎮。這時阿拉巴馬進來說,他見到雷美茲。警長跟所有人都立即離去,很多人是為了那一萬元賞金。等大家都離去後,雷美茲發現那存放金沙的木桶。他表示那很容易被偷,瑪麗就義正嚴詞的警告說,任何偷搶的行為都是天理不容,因為每一分錢都是那些礦工用血與汗換來的。雷美茲似乎有所省悟。(下:雷美茲/左,到波卡酒吧,見到正在賭錢的警長蘭西。)

 

 

 

 

 

 

 

 

 

之後雷美茲說,他只有一小時要離開,要跟她去欣賞夜色。他們到了樹林哩,在這裡雷美茲唱了一首Who Are We to Say,似乎有一些認命。但是臨走,瑪麗邀請他第二天晚上到她的小木屋,她會做晚餐請他吃,他非常興奮的回去期待。他還對蚊子說,瑪麗今晚說的一番話,是多年前神父說的一番話。當時他不懂,現在他懂了。但是妮娜見到他的神情,知道他愛上另一個女人,就非常忌妒。

第二天大風雪,到了晚餐時分雷美茲到了瑪麗的小屋。瑪麗擺出做好的晚餐,還陳述自己對他的愛。當雷美茲吹口哨那首當年他聽見小女孩唱的歌時,瑪麗不由自己唱出歌詞,這時他才知道當年唱歌的小女孩就是面前的瑪麗。知道他們多年前已經見過面,不由自主地擁抱。但此時蘭西帶著人來捉雷美茲,她將雷美茲藏在內室。原來妮娜因為忌妒去告密,讓蘭西知道江森就是雷美茲。瑪麗聽見非常傷心,她不是太在意江森就是雷美茲,但是傷心他已經有一個心上人,以為他背叛自己的愛人。雷美茲只有失望的道別離去。(下:他們在小屋見面,瑪麗聽說雷美茲另有心上人,很傷感。)

 

 

 

 

 

 

 

 

 

 

但只是幾分鐘後,雷美茲就被蘭西射傷,瑪麗又將他藏在閣樓的小床上,蘭西進來後,卻見到雷美茲傷口滴下的血跡,於是要將他帶走。這時瑪麗建議,他們賭一舖牌,如果她贏了就放雷美茲走。如果他贏了,他就帶走雷美茲。蘭西雖然覺得不妥,但因為是瑪麗提出的,他同意了。他們賭三舖牌,贏兩鋪算數。最後瑪麗贏了,但是蘭西發現她作弊,瑪麗只有認輸。但是最後她跟蘭西表示,如果他放走雷美茲,她願意嫁給他,保證做一個好妻子。因為「我一直當你是一個冷血的警長,不願意嫁給你。如果你放過他,我會認為你有人情味,願意嫁給你。」蘭西同意了。將雷美茲放在馬上送他走了。

之後他們籌備婚禮,並且計畫到蒙特利,在西亞那的教堂結婚。這天雷美茲也到了教堂,他對神父說自己就是當年的葛林哥,以及他跟隨雷美茲的經歷,他還說,當年神父說的話他不明白,但是現在明白了。神父也想起來了,說歡迎他隨時回來,當他是葛林哥,而非雷美茲,並約他吃中飯。這時蘭西跟瑪麗也到了。但是當蘭西跟神父作登記手續時,瑪麗聽見有人在外面哼歌曲,她好奇發現是雷美茲,她立即去叫他趕快離開,雷美茲不肯離去,問她那晚上說的話是否當真,她說仍然是真的,蘭西聽見他們的對話,終於覺得自己是多餘的。默默離去。最後瑪麗跟雷美茲開心的坐馬車唱歌離去。

製作與卡司:

雖然這故事很俗套,但情節仍然感人,唯一缺點是Nelson Eddy怎麼看都不像土匪。好像他打劫瑪麗的篷車那一段,很有喜劇味道,他有限的一兩句西班牙語也非常惹笑。據說女主角珍妮麥當諾拍這片子時就建議換男主角,換成她在The Firefly (1937)中的Allan Jones。傳言還說兩位主角在拍這電影時冷戰。不過他們在拍這電影時應當已經有深厚感情,為此冷戰的傳言未必是真,與公司冷戰則有可能。

不過因為是尼爾遜艾迪飾演雷美茲,劇本必須大改,將他寫作是一個被印地安人以及土匪扶養長大的白人孩子。那孩子非常溫文,也不像盜匪。(麥當諾拍這片子時,剛剛跟丈夫Gene Raymond結婚,她跟艾迪的感情也有可能處於低潮。)

珍妮麥當諾是賓州費城人,但是在這電影中她學了一口南方口音,非常明顯。另一個跟她一樣說南方口音的是飾演鐵匠阿拉巴馬的Buddy Ebsen易卜生,他外號是阿拉巴馬,表示他也來自南方,所以沒有南方口音會很奇怪。雖然易卜生經常演配角,但是他演藝生涯非常持久。特別是後來在前後兩套CBS的長壽電視劇集中飾演男主角:The Beverly Hillbillies (1962-1971),以及 Barnaby Jones (1973-1980)。前者他飾演一個鄉下人大家長,後者他飾演一個偵探,讓他幾乎在二十年的時間,常駐美國人的客廳。

華特皮俊外型不錯,他由默片開始拍片,演出電影將近一百部,傑出的男主角作品也很多,How Green Was My Valley 翡翠谷 (1941),Mrs. Miniver 忠勇之家 (1942),Mrs. Parkington (1944),That Forsyte Woman (1949),The Last Time I Saw Paris 魂斷巴黎 (1954),但是他不在乎演配角,也經常飾演「得不到女人」的角色。在這片中他的癡情讓人感動。為了瑪麗,他釋放了當地最惡名昭彰的強盜。最後去蒙特利結婚之前,他見到瑪麗流淚,還對她說:「如果你不想現在結婚,我可以等。因為你值得我再等下去。」最後見到她跟雷美茲敘舊,他還是忍痛割愛了。

片中歌曲:

這片中有很多首專為這電影編寫的歌曲,其中不乏好歌,是這電影值得推薦的原因之一。下面依照電影中出現的次序排列,除了特別註明,全部歌曲都是由Sigmund Romberg作曲,及由Gus Kahn填詞。

第一首是電影開始,篷車隊開往西部時群眾合唱的 Sun-Up to Sun Down,唱出了當時美國西部的開闊,及拓荒者的期盼跟樂觀。

第二首是小女孩瑪麗在篷車隊休息時的營火會中唱的Shadows On The Moon,由飾演瑪麗小時候的Jeannie Ellis唱出。(這首歌曲後來又出現過,由珍妮麥當諾唱出,尼爾遜艾迪吹口哨配合。)

接著是當土匪雷美茲等人出現時,他們合唱了一首 Soldiers Of Fortune,意思他們都是為了追逐財富的軍人。這首歌最初是由年幼時候的葛林哥主唱,(由Raymond Chace幕後代唱。) 之後葛林哥成年後,又由尼爾遜艾迪帶領手下一起唱出。

接著一首是在山區,瑪麗的朋友阿拉巴馬(Buddy Ebsen飾演)一邊吹笛子,麥當諾一邊唱的The Wind In The Trees。

第五首是藍西送了一架鋼琴給瑪麗之後,由綽號教授的酒鬼(Brandon Tynan飾演)彈鋼琴,珍妮麥當諾演唱的Liebestraum (Dream of Love),這首曲子是由奧地利鋼琴家李斯特Franz Liszt在1850年作曲,Gus Kahn填詞。歌詞非常優美,所以在場的粗曠男士都難免動容:讓我們夢,因為當我做夢,我感到人生不過一場夢。噢讓我夢,因為只有夢是真實的,而生命是一場愛之夢。而生命之歌讓我的明天填滿喜悅。

下面一首是她到了蒙特利,跟神父練習Ave Maria聖母瑪利亞這首聖詩,之後在彌撒中正式演唱。這首大家都熟悉的曲子是法國的古諾Charles Gounod在1853年根據巴哈的曲子所作。

第七首是雷美茲將她接走時,與當地民眾合唱的Senorita。雷美茲藉著這首歌,唱出對她的愛慕。之後他們二人在海邊談情時,兩人又合唱了一次。

接著是在總督主持的Mariache慶典中,瑪麗跟眾人(合唱團)合唱的Mariache,這一次有上百人的舞蹈團,跟騎馬的牛仔一起合唱及表演,非常熱鬧。

之後瑪麗回到山間,跟阿拉巴馬述說自己戀愛了。之後阿拉巴馬在他的鐵匠店鋪內,一個人唱歌寄情,他唱的是The West Ain’t Wild Anymore (今日的西部不再狂野)。是由飾演阿拉巴馬的Buddy Ebsen巴迪易卜生演唱。易卜生是好萊塢一個能唱能跳的演員,水準非常高。據說他為本片錄製多首歌曲,後來因為時間關係刪減了剩下這一首。

第十首是雷美茲跟瑪麗在山間談情時,面對被警長驅逐,他有一點宿命感覺,唱了一首Who Are We to Say (由不得我們):沒人知道愛情會怎麼做,由不得我們。愛情也許只有一天,也許持續一生。由不得我們,就像玫瑰也許會謝,也許不停開放。我們也許都計畫好,但是一切命中注定。由不得我們,甚麼時候說再見。所以我們活過今日,如果知道我們相愛。…後來當瑪麗要跟蘭西前往蒙特利結婚時,她又在酒吧唱了一次,似乎認命。

這電影推出時相當賣座,居當年賣座第15位。收入高達288萬元,利潤24萬元。

主要演員表:

珍妮麥當諾Jeanette MacDonald 飾瑪麗Mary Robbins

尼爾遜艾迪Nelson Eddy 飾雷美茲Gringo Ramerez

華特皮俊Walter Pidgeon 飾警長蘭西Jack Rance

Leo Carrillo 飾雷美茲助手「蚊子」Mosquito

巴迪易卜生Buddy Ebsen 飾鐵匠阿拉巴馬Alabama

Leonard Penn飾酒保 Pedro

Priscilla Lawson 飾妮娜Nina Martinez

Olin Howland 飾酒客之一Trinidad Joe

Cliff Edwards 飾就克之一Minstrel Joe

布蘭登泰能Brandon Tynan 飾「教授」

H. B. Warner 飾神父西亞那Father Sienna

蒙提伍利Monty Woolley 飾總督

Charley Grapewin 飾瑪麗叔父戴偉Uncle Davy

Noah Beery Sr. 飾將軍

Bill Cody Jr. 飾雷美茲小時候葛林哥Gringo

Jeanne Ellis飾瑪麗小時候Mary Robbins

Ynez Seabury 飾印地安少女Wowkle

 

Click: 174
About Us | Privacy Policy | Contact Us | ©2011